« 1 2345» Pages: ( 1/6 total )
本页主题: 02.21 意外伤害1-6(完)  2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酉昔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4
腹黑: 85 点
珍珠: 1812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9 点
在线时间: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8
最后登录:2010-04-25

鲜花 [1] 鸡蛋 [0]

 02.21 意外伤害1-6(完)  2F

3
(一)

秋日傍晚的街头热闹非凡,拥挤的人群中,出落一身不凡,剑子仙迹,此时不过道门小丁,应该是潇潇洒洒一个少年人,奈何一头天生白发,让人不知所措该称他什么?这正是此时剑子身边一孩童的困惑,孩子拿着个小灯笼,纠结着眉头,看着这一张年轻的脸和满头的银丝,“你是哥哥还是爷爷?”剑子语塞,低头看着孩子,“叫道长!”
   “啊~~~”一阵慌乱的吵闹声由远及近,剑子望过去,两匹高头大马拖着辆马车直奔而来,那马显然是受了惊吓,剑子单臂抱起眼前的孩子,将他放到身后安全处,回身正巧两匹惊马擦身而过,顺手扯起缰绳,轻盈的旋身一跃踏上马背,白衣飒飒。剑子扯着缰绳将惊马导向了一条偏僻的小路,远离熙攘的人群,矫健的身影甩下背后一片叫好。
    站在被自己驯服的马背上,此时的剑子很是自豪,竟一时忘了后边马车中是否有伤者。毕竟还是年轻气盛,虽已是道门中人,凡事应求清静无为,但是这般热血的年纪要宠辱不惊实在为难。剑子负手立于马背,面对如血残阳,一身洁白在郊外广阔草原映衬下显得英姿飒爽,毫不掩饰的孤芳自赏,迎着风,白发雪衣烈烈飘动,剑子满胸的豪情正欲抒怀,一盆冷水却无情的泼下来,“吾说……这位仁兄,汝是显够了没有,此地只有汝吾二人,阁下是显给谁看啊?”
剑子顿时惊愕,自己这幅倨傲的姿态莫不是在别人眼里成了笑柄。这话像根刺刺的剑子好一个不痛快,于是压下了恼火,潇洒的一个转身倒骑在马背上,刚要开口还击,却被眼前人吓了一跳,乍见这一身华丽,剑子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发现了对方不满自己惊诧的注视,回神的剑子只手轻触额头,“哎呀,是吾失礼了,在下剑子仙迹,还未请教公子大名……”
“请教不敢,疏楼龙宿。”剑子看着这一身雍容华丽缓缓走下马车,动作慢的极有节奏,温文有礼,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之态,只是在剑子看来一个男子如此似乎是少了些硬气,然而又称不上是妩媚。龙宿明白剑子眼神里的意思,自己这矫情地姿态看起来定是可笑,然而无奈,刚刚在车上不小心睡去,被一阵剧烈的颠簸扰醒不慎竟然闪了腰,掀开车帘却发现原来是马惊了,车夫也不见了踪影,自己行动困难没法制止也只好由着那惊马在街上狂飙了。见龙宿下了车,剑子也跳下马,礼貌的一揖,“方才真是失礼,让公子看笑话了,刚刚马车巅的厉害,不知公子伤着了没……”剑子边说边浑身上下打量起眼前这位,论年龄应是和自己不相上下,体态相貌应是男子没错,只是天色稍暗,看不清仔细,听口音,似是儒门独有,穿着很是气派,所乘确是普通的很。几番打量剑子已经清楚此人来历,应是儒门弟子没错,打扮较儒门其他门生有些华丽的过火而已,能这般放肆打扮,想来是被儒门龙首宠坏了的。至于龙首,只是江湖上传言的儒门老大,是否真有其人剑子是没有见过,但看眼前人这一身的装扮,儒门的风气自然也可窥豹一斑。
在剑子猜测龙宿身份的同时,龙宿当然也在猜度剑子来历,看身法路数,道门无疑,论风度气质,嗯,扇掩朱唇,龙宿低眉一笑,仙风道骨尚不足,潇洒翩然却有余,印象大好。只是这一头白发,徒增几许不应有的沧桑落寞,让龙宿一阵莫名伤感,只见眼前银丝曼舞缠了自己一身,扯不开避不掉,烦不胜烦,龙宿一时懊恼竟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
剑子见状一惊,连忙上前扶起,手刚触到龙宿的肩膀,便被华扇挡开,“兄台这手是要往哪里去?”龙宿微愠,一手扶着腰,对自己的失态有些窝火。
     “诶?公子又不是女儿家,还碰不得了?我只是要扶你起身,没别的意思。”剑子两手说着就扶到龙宿腰上,略一施力就将龙宿扶起。龙宿见剑子好意也不便推却,只是被一个男人这样扶着,心中不快。剑子见龙宿已站稳,便放开了手,然而却不知道应再将手放在哪里似的尴尬的在空中乱挥了几下,正巧被龙宿瞧见,惹来脸上一阵臊热。
“嗬!兄台不是刚说吾又不是女儿家的,怎么着自己又臊起来了?”龙宿眉间一点轻蔑,非是轻蔑,只是习惯使然,挤兑挖苦是龙宿一向的待人之道,再加上一身不知所谓的高傲华丽,看他不顺眼是正常,看的顺眼的那一定是自虐狂。
恰好剑子就是个不折不扣地自虐狂,听出龙宿故意调侃,剑子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同情起这个酸得让人倒牙的性格。
“哈……公子真是抬举了,剑子的脸皮还没薄到这个份上!”说着剑子大方的伸手搀起龙宿,手到之处正好是龙宿腋下,来回的磨蹭,敏感的龙宿浑身微颤了下,不习惯与人这样拉扯,只觉得身上痒的难受,说着全身就泛了一层鸡皮疙瘩,偷偷打了个寒颤。
剑子扶着龙宿上了车,检查了马车上下零件是否有损,修修补补敲敲打打的半个时辰有余,剑子将马车来来回回检查了好几遍,终于决定宣布没有安全隐患了,掀开车帘,车上的人却是倚着靠枕睡过去了。剑子将车内打量了一番,外表虽朴实,内里还真是舒适宜人,看着龙宿一脸疲态睡得酣然,剑子撇了嘴,悄声放下车帘掩好,呵,还真是不防人呢,兴许该趁机卖了他,应该很有销路,玩笑玩笑,剑子摇头自言自语,翻身跳上马车。


        (二)


剑子想着熟睡的人,正在思索怎么处理眼前的麻烦,远处一束闪电无声劈下,是暴雨将至的征兆,虽不知道儒门所在,但总不能露宿荒郊野外,还是先回城里再作打算。剑子,拉起缰绳,驱车出发。马车一路徐徐而行,是怕惊扰了车里的人,所以回到城里已经是二更天,入秋后本就萧条,太阳一落山街上就冷清许多,再加上暴雨将至,更是鬼影都不见一个,只听得脚下嘚嘚的马蹄声,剑子边走边瞧,寻了家干净体面的客栈,趁还没有打烊,想今晚就在此躲雨歇息,没想到却已经客满。剑子坐回马车上,看店小二正拿了个客满的牌子挂在门外,伸开手掌,雨点正一点一点的滴落,有预感一般剑子迅速回身躲进车内,后背还是被瞬间倾泻而下的雨水砸得狼狈不堪,内外几层衣衫换了一倍的重量统统都粘在了身上,好生难受。剑子正叽歪着,抬头却见龙宿正盯着他的狼狈样瞧,一脸幸灾乐祸的愉悦,剑子受到挑衅眼神瞬间一变,换了个奸笑的表情,只手拄着马车的木肋,紧贴着龙宿的身边慢慢的蹭下,不怀好意的打量起龙宿的脸,黑暗中龙宿白皙的皮肤泛着青光,那人佯装出来的猥亵笑意,在龙宿看来可笑又欠揍,然而儒门的修养是雷打不动的,华扇掩面只露一对凤眼微眯,龙宿上身微侧向后倚了倚躲开了剑子紧贴的身躯,“呵……兄台,汝就是披了狼皮也练不出贼胆,快别在吾面前逞能了。”
剑子脸一臊,被戳中弱点,却不服气,随即玩兴大起,“耶……流氓哪里是用看就看得出来的呢?要用……”说话间身体向着龙宿又凑了凑,伸手欲往龙宿的腰间摸去。
龙宿肩头轻颤,强忍笑意,笑剑子负气也是笑他言语动作间略带犹豫和保留的笨拙,忍不住的便要捉弄,“嗯……兄台不服气,那打个赌如何?”边说着自然的推开了剑子伸上来的手。
剑子气盛,也答得爽快“你想怎么个赌法呢……”
龙宿微摇华扇,闭目深思。剑子此时习惯了车内的黑暗,眼前的景象都开始清明起来,看龙宿低头思考,也一生不吭的瞧着他,相识了多个时辰,剑子此时才如此近距离地仔细端正的看清了龙宿的容貌,怎么形容嘞?一时间自己也觉得迷茫,如说他俊朗,眼梢唇角又颇显妩媚,尤其眉间那颗殷红的花痣总让觉得带了些许妖气;如说他俏丽,华衣锦带包裹不住的浑然气势又让人敬畏三分,这绝对是个惹不起的主儿。剑子越端详越是兴趣盎然,情不自禁的将脸凑近了想瞧他个仔细,却见龙宿朱唇微抿,两颊立时憋出了一对可爱的梨窝,剑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吐气间鼻子轻轻碰着了龙宿的鼻尖,冰凉,于是沉思的人终于睁开了眼,剑子立刻挺直了身体,瞧着龙宿饱满的额头下,一对凤目像是含了千年的积怨一样朝他瞪来,剑子笑得更大声了,“唉呀公子,剑子刚才绝不是有意冒犯,只是你算计人的模样实在……咳……实在可爱!”剑子向后靠着,给龙宿腾了个安全的距离,“想出怎么制我了么,看你那副怨怼的样子,我今天就认栽好了,想让我怎么伺候?”故意轻佻的话语,是对于可爱的东西忍不住地戏弄,可真是瑕疵必报的一个人。
剑子的目的龙宿了然于胸,并不生气,学着对面人的样子随意的向后靠着,慵懒的声音启口,“就赌……胆量……汝看怎样?”龙宿笑得嫣然,一派天真,让剑子瞧的有些寒,“怎么赌法?”
“寅时为界,谁在这之前占了上风……谁就是胜之一方……居于下者……”龙宿两颊的梨窝渐深,笑意忍得辛苦,憋得双颊绯红,剑子见了这娇羞之态,立刻便会意了龙宿所谓何意,莫名一阵眩晕,心中大叫不妙,这便是要玩火自焚了,可是这边要是输了气势,恐怕从此便要受此人的嘲笑,于是不动声色地回道“居于下者怎样?”话说出口,心却不平静,私下琢磨着儒门一向以清圣自居,即便免不了一些尘俗之事,论起年龄经历,龙宿与自己应是不相上下,许是做势想要自己难堪而已,最后难免不了了之,想到这步剑子忐忑的心情平复了不少,脸上又笑意连连。
“嗯……居于下者,为人使唤三日,做牛做马与人高兴不得有任何怨言!”龙宿得意地说着,看得剑子又一阵心虚,想着龙宿这般高傲骄矜的人绝不会给自己下绊,不会是心中早有计算,不然怎么说的这般自信,剑子终于还是收起了笑容,看定了龙宿,龙宿也坦荡的直视着剑子。
“公子不开玩笑?许下赌约,是两厢情愿,这结果可是要自己负责,有什么差错,可怨不得别人……”
“那是当然……耶……汝不是自许贼狼来着,这会怎么又成了君子,吾这不是正要成全与汝,汝怎么就……怂了?”龙宿调笑着,心里痛快地紧。还没动手就先畏缩了,果然不出所料,不过就是逞一时口舌而已。
“哈……我是怕麻烦上身,日后甩都甩不掉……”剑子心虚是真,可听得龙宿一副轻佻姿态调笑自己,心里竟有说不出的难受滋味,他不会真的是这种人的,想着当下流行男风,剑子一阵心寒,不过是个一届儒生,怎得这身华丽,不会真的是……之前对龙宿的猜测与好感瞬间崩塌。
剑子不想再往下猜测,既然赌上了,都是男人,没有输不起的道理,“既然公子执意要赌,剑子没有退缩的余地,只是剑子想问,公子之意为何呢?”不明白,一头雾水,剑子开始以为只是玩笑,没想到真的杠上了,欺负人的事情,剑子绝对不屑,但是万一流年失利被人给欺负了,那代价——抬头看看龙宿,龙宿嫣笑依然——被这样一个男人压在下面是绝对不能忍受的。
“不为何,雨天无聊,全当消遣……”
“消遣?”剑子诧异,难道不是自己想的那回事?
“或者说……”龙宿微微迟疑,剑子忙问:“或者说怎样?”
“或者说吾赌定了汝没有这个能耐,存心想看汝的笑话,吾就是看准了汝是有贼心没贼胆!”一层层加重的语气,龙宿笑的得意。
“哎……你这是逼我上梁山啊,剑子也有控制不住的时候!”剑子叹气,确实是被人摆了一道,不是没有胆,而是这种事……后果实在难料,剑子是极怕麻烦的。
“兄台这唱的又是哪出啊?刚不是还生龙活虎,一副要将吾生吞活剥的架势,怎么这会又是这付无奈,像是吾要逼良为娼了……哎呦……吾这不是在求汝强奸吾呢……哈哈……”龙宿已经笑的全然不顾形象,伸手扯来身后的靠枕,将半张脸埋了进去,放肆的大笑着。
“……”剑子额头冷汗一层,好个龙宿!汝这是诚心逼我!剑子我好修养自是没话可说,但是这般侮辱……师尊,剑子今日一定不辱师门!
[ 此帖被think在2009-09-23 00:32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7(By 風宇狼)
  • 珍珠:1 (By 風宇狼) | 理由: 感謝,原為9,扣掉原先的1個,共八個.^^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搜索更多相关文章:H文
    顶端 Posted: 2006-02-21 01:32 | [楼 主]
    酉昔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4
    腹黑: 85 点
    珍珠: 1812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9 点
    在线时间: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8
    最后登录:2010-04-25

    鲜花 [1] 鸡蛋 [0]

     

    (三)

    剑子双眼聚光看定龙宿,见人已经笑的吞了声,险些背过气去,带忍不忍地满脸憋得泛着嫣红,醉了酒一样,眼睛里含了泪水,正要抬手去拭。剑子看准时机,一把扯过龙宿抬起的手臂,将人拽到了面前,想多无益,作势就要将嘴堵上去,没想到……亲到的是软绵绵的……抱枕!剑子难堪已极,没想到出师不利真的让龙宿给说中,果真没有实战经验!(糗大了吧= =+)龙宿当然不是案板上待人宰割的鱼肉,而是只精的要命又傻得可以,吃软不吃硬,给糖就消气的紫狐狸。见剑子欲霸王硬上弓,顺手就拿怀里的抱枕堵了剑子的嘴,谁要他是闭了眼睛来亲啊!剑子首战告败,心里暗自反省,抓住龙宿的手却没有放开,龙宿此时证实了自己的判断,看着剑子的狼狈模样心里开了万紫千红一地可爱的小花,一个个朝他盈盈的笑着。愉悦从来在龙宿的脸上都会表现的夸张几分,所以每每都拿着扇子遮着,此时身边寻不着绢扇的影子,龙宿本能的低了头,忍着不出声,肩头微微颤抖着。剑子看在眼里,知道龙宿是在嘲笑他,一张脸立刻阴沉下来。(自做孽者不可活!- -)
    此时外面雨势见大,落在地上已分辨不出节奏,搅得人心里烦乱,剑子有些颓丧,没了主意也没了斗志,慢慢的放下龙宿的手臂,龙宿的玩兴也有些退了,拿着靠枕垫在背后,眼里依然盈着笑,但已不见了刚才的作弄,只是留下了单纯的愉快。剑子知道他是解了恨,可是自己心里这个疙瘩算是解不开了,暗自有些伤神。车内安静的只听得两人的呼吸,龙宿应是玩累了,加上早上闪了腰,这一阵痛感又找上来了,于是干脆闭了眼休息,不再理会一边的剑子。
    剑子无趣的听着外面雨声,往车门口坐了坐,将车帘掀开了一角,兀自欣赏起雨景,其实没什么可看,白蒙蒙的一片,偶尔闪过一道电光,也是无声的沉闷。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剑子觉得可笑,想起那人……剑子回头,正巧一抹闪电划过上空,照的车内瞬间一亮,转眼而逝的龙宿的脸庞,让剑子有些茫然,刚刚自己一时兴起的冲动到底是至气还是动情?剑子悄声摸到龙宿的身边,借着外面微弱的一点点光亮,又一次端详起眼前的人。车帘被风吹得来回的鼓动,龙宿睫毛的影子也随着轻轻颤着,气息吞吐的平稳显示人已经睡熟了,剑子将脸凑到离龙宿不过一指的距离,似乎不是用看而是用闻的,在龙宿的脸上仔仔细细的闻了一遍,总觉得龙宿的脸像假的,皮肤光滑的没有一点瑕疵,一双秀眉本是乖顺地沿着眉骨却在未端不安分的张扬起来,眉间那点红痣妖媚横生,是剑子最最看不顺眼的。剑子一遍遍玩味着龙宿的睡颜,不知是什么美梦,也许是想到了剑子的狼狈,龙宿的嘴角突然扬起了弧度,双颊的梨窝又陷了下去,这么近的看一个人的笑脸,剑子突然有种偷窥的罪恶感,脸上立时羞得通红。感觉到了自己行为的不当,剑子侧身靠着龙宿坐了下来,这才发现刚刚用来支撑上身重量的手臂已经没有知觉,正揉着自己麻痹的手,突然觉得肩头一沉,龙宿的头靠了过来,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就着剑子的肩仰面朝天地睡起来,吐气又比刚刚重了些。(糟啦!打雷啦!!- -)剑子看着这个自己送上门的蠢狐狸,突然起了一丝报复之心。于是微微正了身,缓缓将龙宿的头从肩上扶下,靠在自己的手臂上,仔细瞧着怀里翕动的薄唇,唇缝间露出一点点皓齿,毫无防备。剑子喉间突然的一阵干涩差点就咳出声来,捂了自己的嘴,剑子冷静的思考着权宜之策……
    随着一声几不可闻的哼笑,剑子慢慢的俯下身,左手轻轻拾起龙宿摊在身边的右手攥在胸前,顺势又压住了龙宿的左臂,剑子用自己的唇比划着龙宿的,正在思考从哪下手,怀中的人却开始有醒转的迹象。剑子觉得不妙,心想已然到了这个份上,就是不做也是洗不脱清白的了,赌约在前,这个可不是强奸啊……而且最重要的是刚刚失掉的面子一定要挽回不可,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剑子干脆身子一扭,左腿一跨,轻轻松松压住了龙宿,随后迅速的抽出被龙宿倚着的右臂,失了依靠的头猛地撞在了车板上,虽是有棉垫在下,依然是吃痛地惊叫了一声,正欲挥手推开桎梏,却被剑子快一步制住。龙宿瞬间清醒过来,使劲晃了晃脑袋,瞪着的凤目,里面赫然映着剑子得逞的微笑,龙宿一时气滞,之前虽是有意作弄,但自己先入为主的确定了剑子的为人绝不可能因为这一点计较做出趁人之危的事,于是丝毫没有防备之心,没想到……没想到……
    “放开我!”龙宿沉声轻喝,剑子笑而不动,两手又略施了些力,压得身下人丝毫动弹不得,两人虽都是练武之人,然而较力的话,龙宿还是多少落了下风,“汝……卑鄙……无耻……龌……”“住嘴!我可什么都没做呢!”剑子笑着喝道,“你要是这样口不择言诬蔑我……那我可就依了你……左右我也是洗不清了,不能做了冤大头啊!”(腹黑就是这样练成的= =)
    “……”龙宿沉住气,“汝想干嘛?”
    “耶……这赌约是你下的,是你逼良为娼啊!我随了你的意思?你怎么反到质问我?”剑子故意阴阳怪气的冲着龙宿道。
    “汝违反了规则!”龙宿怒道。
    “你哪里有定什么规则?你只说寅时为界,现在离寅时还早呢!”剑子故作严肃的解释,又逼近了龙宿几分。
    龙宿喘着粗气,一半是气的,一半是挣脱不得的耗损。见剑子逼近,龙宿将后脑紧紧贴住车板,紧抿着双唇,两颊的梨窝又如剑子期望的呈现出来,而且还微微的颤抖着,想是气的不轻。剑子如此近的距离欣赏伊人怒颜,突来的一阵心血来潮竟然没有把持住将自己的双唇堵住了龙宿的。龙宿双眼圆睁,不敢致信!然而全身被制,动弹不得,只得双脚不停互相磨搓,却无法借力。身被制,口不能言,气息也因那人吻得太狠滞在胸口,释放不出的怒气,憋得龙宿脸色发青,双眼渗红,脑中闪过的一个念头:自己是真的在被人强奸么?
    松了口,剑子看着身下人剧烈的咳嗽,眼里涌出泪来,竟是喘得有些哭腔,剑子心一下软了下来,先前的报复情绪被抛至九霄云外。略带了心疼得眼神温柔的看着身下的人,手里默默的松了力道,龙宿敏感的很,感觉剑子放松了自己,手猛地抽出就要一巴掌扇下去,剑子明白龙宿来势,也想由他泄愤,闭了眼睛等着龙宿赏巴掌,没想到等来的是一声脆响,像是骨头断了的声音,剑子睁开眼见龙宿将手腕堵在嘴上,略显纤瘦的手腕眼睁睁的肿起了一圈,龙宿眼里水汽更重,说话就淌下来了,带着点委屈的哭腔嘟囔着,“都跟我作对……都跟我作对……”龙宿想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先是因为同门算计被师尊训斥派他出去执行本不是他分内的工作,然后马又莫名其妙的受了惊,自己闪了腰,车夫又不见踪影,随后就是碰到了这个妖寿的剑子,现在是什么情况,自己什么时候这般委屈过,竟然沦落的被人……越想越委屈,龙宿咬着自己磕肿了的手腕,就是抡胳膊打人都能轮到车肋上去……
    剑子看着龙宿委屈的表情,觉得可爱,竟一时忘了安慰,兀自笑了起来,龙宿见剑子一笑,刚刚被压抑的怒气骤然爆发,剑子本能的施力压住,免得这人没轻没重又伤了自己。龙宿猛提气想要坐起身,却遭到剑子更重的压制,只抻着脖子咬着下唇瞪着剑子,两眼冒火,就要活吞了剑子一般。剑子眯起了眼,长长的睫毛挡了挡龙宿射来的怒焰,抱歉的笑着。龙宿就一直维持这样的姿势,不遗余力的瞪着剑子,剑子看龙宿颈着脖子,用力过猛竟然撑破了领口,身下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龙宿的颈子上青筋暴露,喉结上下抖动,锁骨一隐一现,颈窝深的足可以鞠上一捧水。剑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吸住一般的定睛看着,然后温柔的俯下了身,将脸埋进了龙宿的颈窝,用力的吮着,像是那里埋藏了千年的沉香,就等的此时剑子的忘我沉醉。龙宿被剑子的动作恍了神,不知道为何剑子刚刚的目光突然温柔的像潭深水,而此时颈窝间传来的舔吮的酥麻,更让自己没有能力去思考其他,脑子里突来的一阵空白,双眼一闭,情不自禁地向后仰去。(完了完了!!灭火器在哪?= =)


    (四)

    [    hide=2]


    龙宿竟然不再反抗,剑子权当这是默许和鼓励,顺势向龙宿的身下摸去。剑子不敢抬头,怕一抬头迎来的又是委屈和愤怒,只兀自低头用舌头一路将龙宿胸前的盘扣一一解开,手伸进龙宿后背来回揉搓着,清晰的感到龙宿突出的后脊正因承受着攀升的欲火慢慢的扭动,剑子这时确定龙宿已经开始默默配合自己了。剑子左手支起自己压在龙宿身体上的重量,将人轻拥入怀,龙宿始终偏头不看剑子,剑子会意将龙宿的一头紫发顺到了胸前替他遮了侧脸,将头压在了自己的肩头。

    剑子从龙宿背后一层层将衣服剥掉,龙宿全身无骨似的任由摆布,只是头始终都停在剑子的肩上一动不动。马车内安静的只听见欲望怂恿的声音,肌肤的摩擦,两种不同节奏的喘息,衬的外面的风雨似乎是隔了一个世界那么遥远。

    剑子紧搂着龙宿,秋雨总是寒气逼人,湿冷的空气渗入每寸皮肤,让人不由得相互索求着温暖,剑子收紧怀抱,龙宿本是垂着的双手也慢慢的在剑子后背上摸开来,剑子微微一愣,没想到龙宿会有此动作,心里添了喜悦。剑子左手搂紧龙宿,右手将龙宿的腿扶到了自己的腰间,两人虽是初回,但都不是不谙世事的孩子,下一步要做什么,理论上心里都有准备,只不过,都是头一次……

    龙宿有些紧张,双臂环着剑子的脖子,将脸紧紧贴在剑子的脸侧,打定了主意绝不让剑子看到自己的表情,剑子也莫名的紧张起来,借着自己唯一的一点理论基础,想要尝试却又怕伤着怀里的人,犹犹豫豫之下又回到了刚才的情况,剑子泄气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在龙宿的颈子到腰间来回摸索着不敢行动,被身下欲望折磨的痛苦不堪地暗骂自己没用,果然做起来和看书里的是不一样的。

    龙宿双腿跨在剑子身上,动作很不舒服,稍微一动就触到剑子已经挺起的性器,随后就是剑子一阵痉挛一样的颤抖,龙宿寻到了机关,自然不肯放过剑子,刚刚那般对待,现在不报复更待何时?

    此时剑子全身已是退不去的燥热,只等一声令下提枪便冲,可惜这怀里的人是成心要与自己为难,一时间剑子竟然觉得龙宿的不反抗是故意的欲擒故纵,只等得剑子着了套便死咬住不放,狠狠的折磨个痛快。这人的心思……剑子一阵心寒。其实龙宿何尝不是赌,赌剑子第一次绝不敢冒然挺进,然而龙宿忘了今天是他的倒霉日。

    倒霉的人总是要倒霉到底才会有转运的机会。剑子见龙宿几次来回的在他身上缓缓扭动,故意去磨蹭他的下体,实在隐忍不住,有些恼火,略施力地掐了龙宿后背一把以示警告,不想怀里的人得寸进尺,竟然大胆的调弄起来,剑子权当是邀请,在自己理智恢复之前,使劲将人压了下去。

    “啊……”叫的不是龙宿却是剑子。龙宿受痛却不吭声,转嫁到了双手狠狠掐了剑子的后颈,没有防备猛然吃痛的剑子惊叫出声,背后立即渗出了细密的一层虚汗。

    “你狠!”剑子使劲钳住了龙宿,不再有所顾及,侧身欲将龙宿放倒,龙宿确是紧紧攀住剑子的颈子不放,急促的喘息着像是恐惧被人抛弃的宠物一样不肯离开主人的怀抱,剑子一手撑着两人的重量狼狈不堪,用手欲推开紧搂着自己的龙宿想卸下重量,但是几次都不成功,龙宿着魔一样,不动不语全身僵硬只管搂着剑子不放,也不去看他,剑子累得大汗淋漓,然而却不知道,此时的龙宿也是痛苦不堪,方才刺入毫无准备,龙宿惊痛之下竟叫不出声,只是掐紧了剑子不放,以转嫁下身的痛感,而剑子的每一步动作都牵动着龙宿体内的入侵物不停的摩擦,陌生的疼痛让龙宿全身僵硬,也是渗了一身冷汗。知道自己一出声那人就会失去控制,龙宿紧咬住下唇,打死也不哼一声!

    ……

    “好吧……现在要怎么办?”剑子没辙了,终于妥协。一手扶着木肋让自己跪坐着,微微挺起身,希望疲累的身体得到一丝缓解,这样尴尬的处境让剑子欲哭无泪,身下的欲望依然折磨着自己,可是现下的情况却不得有任何进展。这身上的人,是存心要捉弄他么?

    “……”听出了剑子有些不耐烦的怨怒,龙宿依旧没有吭声,只是这个攀附的动作也是颇费力气,手臂酸痛难当,一个不留神放松了自己,坐下去,便是万劫不复的痛苦,龙宿痛得一个机灵登时又夹紧了剑子,剑子被这猛地一坐也受痛不小,感到腰间双腿的力量,剑子大受刺激,不能再这样耗下去,释放不出囚禁在龙宿体内的欲火,剑子觉得心里火燎一样的焦躁,狠下心,用力将龙宿向后一推,确是连带自己也跟着倒了下去,龙宿的头狠狠的撞在了马车的后门上,剑子及时用双手撑住门板,却不及制止龙宿,心里有些歉疚。这一撞龙宿吃痛下放开了缠住剑子的双臂,双手扣住头顶上的门闩,指节发白。

    剑子看见了龙宿的脸,苍白的渗着冷汗,头发凌乱不堪,碎发粘在脸上,惹人怜惜。剑子这才觉得有些心疼,后悔方才不该。同是初回,两人的狼狈让剑子有些无奈,一开始不就是个玩笑么?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看着眼前人不堪折磨,剑子支起身想要抽出分身,龙宿在预感到这个动作的同时猛地抓住剑子的手臂,侧过头不看他,那样子倒像是默许了剑子可以继续。

    “为什么?你不是不愿意的么,既然这样痛苦,就到此为止吧……”剑子撩开粘在龙宿脸上的碎发,替他擦干了额上的汗。

    龙宿回转过头,盯了剑子瞧着,直到两人都意识到互相是赤身以对,脸上都羞得通红,剑子扶着龙宿的双腿欲抽身。龙宿突然抓住剑子垂在前胸的头发,狠命扯过来,压着嗓子叫道:“你什么意思?就让我这样难堪么?我也是个男人……我……你……”龙宿脸一阵红一阵白,结巴的眼睛里几乎涌出泪来,终于侧头不看剑子,恨恨得低声道,“你……就是个混蛋……”竟然听在剑子的耳朵里像是呜咽。

    剑子心里不是滋味,“之前不是说好,赌约罢了,现在这个状况,我不是已经赢了么?”剑子说这话有些狠心,自己也明白,只是看了龙宿的样子,自己也是一身狼狈,实在不想继续这种荒谬的事情了。

    “……”龙宿惊讶地瞧着剑子,表情又似是在回忆,原来刚刚的刺激之下这层赌约已经被自己忘得一干二净,可为何他又记得这样清楚?莫非一开始他就是怀着报复,呵,本来也应该如此不是么!

    “汝说的没错,吾输了,汝要我怎样尽管开口就是了!”龙宿言语间故意的冷漠,是不自觉地想要索取同情,而剑子果然就中着了。

    见龙宿靠着门板,双肘撑着身体,将头无力的靠在肩上,碎发间那深深地颈窝又一次揪住了自己的心,扯得有点疼。剑子像个好奇的孩子,看着密林深处神秘的一潭碧水双眼不自觉的变得迷蒙起来,总觉得那里面有什么宝贝一样想要奋不顾身的一头扎下去,于是刚刚说话间的无情都统统溺死在这潭深水里了。龙宿的样子确实是让人心疼,于是心一疼,就失了理智,龙宿说自己混蛋,剑子也就温柔的觉得自己真的是个混蛋。

    想着自己是个混蛋的混蛋,就这样又一次朝着那个神秘诱人的颈窝啃咬下去,埋头于龙宿颈间使剑子脑子里总有个念头,总觉得很久以后的某一天,他们会一起在个山水秀丽的地方安静生活,而剑子闲来无事也真的会拖着龙宿去到溪边,掬捧清泉洒在龙宿白皙的颈窝里,也许还可以养上一条鱼……

    胡思乱想的剑子趴在龙宿颈间笑开了,耳边毛烘烘的碎发蹭得龙宿一阵奇痒难耐,也忍不住笑起来。这片刻的温存让两人格外珍惜起来,谁都不愿轻易打破,害怕回到方才的尴尬处境,直到龙宿的腰疼的忍不住了,稍稍挪了挪身子,这才发现,剑子的分身还在自己的体内,小腹中火辣辣的胀痛卷土重来……

    [/hide]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02-21 01:33 | 1 楼
    酉昔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4
    腹黑: 85 点
    珍珠: 1812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9 点
    在线时间: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18
    最后登录:2010-04-25

    鲜花 [1] 鸡蛋 [0]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正文字数:16172
    [ 此贴被酉昔在2006-02-28 00:10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02-21 01:33 | 2 楼
    好孩子
    爬我的墙,让别人打洞去吧
    惊涛拍岸奖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1
    发帖: 301
    腹黑: 161 点
    珍珠: 1705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51 点
    在线时间:21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5-22
    最后登录:2011-02-09

    鲜花 [0] 鸡蛋 [0]

     

    很喜欢这样滴文哦.........龙大真是可爱到爆了,明明忍不住了还是那么的倔强,就是这点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米什么
    顶端 Posted: 2006-05-22 23:33 | 3 楼
    花之光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4
    腹黑: 77 点
    珍珠: 1777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小时)
    注册时间:2006-06-15
    最后登录:2009-06-02

    鲜花 [0] 鸡蛋 [0]

     

    那个……看到一半,正起劲的时候嘎然而止的感觉不是一般的难受啊~~
    无奈,谁叫自己的威望不够……
    话说回来,这文里的龙宿真是可爱到不行了,
    还目中含泪……
    啊啊啊,想到就受不了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06-15 22:54 | 4 楼
    露露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0
    腹黑: 88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9
    最后登录:2007-11-16

    鲜花 [0] 鸡蛋 [0]

     

    .....
    在馬車上做這麼激烈的動作(運動)
    馬車怎麼沒有壞掉啊..?
    --喂..你就這麼希望哦----一一"
    哈..不錯的一篇文章..
    謝謝嘍.....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06-16 10:18 | 5 楼
    江水萧萧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2
    腹黑: 79 点
    珍珠: 1779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07
    最后登录:2012-07-25

    鲜花 [0] 鸡蛋 [0]

     

    呵呵呵~
    龙宿真的很可爱的说~
    剑子好像也没那么腹黑(莫非是年轻的原因~)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08-14 17:26 | 6 楼
    纯银翼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1
    发帖: 71
    腹黑: 76 点
    珍珠: 1770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50 点
    在线时间:141(小时)
    注册时间:2006-10-17
    最后登录:2010-07-21

    鲜花 [0] 鸡蛋 [0]

     

    啊~~~~
    年轻时的剑子和龙宿都很可爱呢~~
    [ 此贴被纯银翼在2006-10-18 22:28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1 (By 菊一文字则宗) | 理由: 请针对文章主题回复,重新编辑回复后,评分会加回来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博爱至上,龙宿最高!!!!
    顶端 Posted: 2006-10-17 23:44 | 7 楼
    小丸子猫猫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2
    腹黑: 68 点
    珍珠: 1655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364(小时)
    注册时间:2006-10-30
    最后登录:2016-07-04

    鲜花 [0] 鸡蛋 [0]

     

    天 啊..我看到了什么..龙大竟然色诱..让黑腹剑子强奸他...

    两只先天年轻的时候实在是可爱爆了..大心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11-04 13:54 | 8 楼
    mizuko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4
    腹黑: 77 点
    珍珠: 16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9-16
    最后登录:2013-08-21

    鲜花 [0] 鸡蛋 [0]

     

    这两人还真是两个可爱的先天人啊~~~~~~~~~~~
    龙宿美人就这么被剑子老道给拐跑了呀~~~~~~~~~~~~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6-11-12 20:56 | 9 楼
    « 1 2345» Pages: ( 1/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08-22 17:1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