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转贴] 圣诞红特别篇-艾伦外传 by 玭珂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冰塵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75
腹黑: 192 点
珍珠: 1752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02
最后登录:2007-10-22

鲜花 [0] 鸡蛋 [0]

 [转贴] 圣诞红特别篇-艾伦外传 by 玭珂

管理提醒:
本帖被 介末 从 原创耽美文学 移动到本区(2008-03-29)
毒草学苑:http://ww2.myfreshnet.com/GB/literature/li_homo/100092316/index.asp


圣诞红特别篇-艾伦外传(上)
更新时间: 12/24 2006

--------------------------------------------------------------------------------

  「好久没看到下雪的情景了…。」我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倚在窗边看著外面的夜空自言自语道。现在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艾伦已经出门了好几天,不知道为什麽他这次坚持不让我跟去,他话也没多说,一出门就是四天没回来…。

  我将手伸出窗外,想试图抓住些什麽,可是手一挥,握在手心里的却是什麽也没有。闻著空气中飘来的一股淡淡花香,看来我在庭院里种的花朵都开了呢。过去的我,从来没有被这种芬芳味道牢牢包围过的感觉,现在每天都沉浸在这种气氛中,有时,还是相当地不习惯。

  艾伦说他讨厌雪,我也是。

  我的母亲死在一个风雪飘摇的天,那被人称作圣诞夜的日子。即使过了这麽多年,我在佛罗伦斯所过的每一个圣诞节,都不是很快乐。

  艾伦和我从不庆祝圣诞节的到来,起初,我以为他是为了我。但是,在我来到义大利的第二年後,他才亲口说出这其中真正的原因。

  他说他讨厌雪,讨厌冬天,更讨厌在这种天气里还能这麽快乐的人们。

  「她也是在一个下雪的日子离我而去。」

  当时艾伦背对著我说出这句话,我知道,他是在说他自己的母亲。

  以前,莎拉奶奶告诉过我ㄧ部分艾伦的过去,很久以後,我才知道,那段时光在艾伦过去的人生中,占的比例实在太微小了。他对我说,在他离开面包店前的那段日子,那是他的人生中,过得仅次於现在还要好的一段日子。

  「在你离开莎拉奶奶那里後,你去了哪里?」有一次,我和艾伦躺在床上聊著,我不经意地问了这个问题。我虽然对他的过去很感兴趣,但是真正问出口的次数却是少之又少。「…你就直接到亚尔先生那里去了吗?」我翻身问他。

  艾伦冷瞪了我一眼,轻轻地说道:「你问这个要做什麽?」

  「回答我啊…这个问题又没有很困难…。」

  「多事。」艾伦冷冷地道,索性直接翻身背对我,顺手拉起身上的被子就要入睡。我见他不理我,乾脆直接把他的被子扯下来。结果这个动作似乎真的惹到了他,艾伦一脸不悦地直坐起身,锐利的眼神带著隐隐怒气瞪著我。

  「你到底想做什麽呢?」艾伦露出微笑问我。但是我很清楚,他在生气,在不高兴,他现在的表情告诉我,要是我再无理取闹下去他要狠狠修理我…。

  「对我说嘛。」我索性放低姿态,趴在他身前讨好他,虽然这一招通常不管用,但是我也想不出新方法了。「你不相信我吗…?」我低声问他道。艾伦的脸一瞬间闪过某种表情,但是他一向是隐藏自我的高手,我还没捕捉到他的心思,那道表情就消失了。

  「我们都度过这麽多事才能走到今天。」我继续慢慢地说,叹了一口气:「你还不相信我…。」

  艾伦看了我一眼,然後我只听见一声冷笑。

  「知道那些事,能让你这麽高兴吗?」他带著轻蔑的笑容看我,手抚上我的脸颊,指尖深入我的发丝间。

  「只要是你的,任何事情都能让我开心。」我笑著对他说。

  「爱管閒事的家伙…。」艾伦耸耸肩,从床上坐起身。我知道艾伦最喜欢听到我说我只在乎他一个人之类的话,虽然他现在还是一脸冷漠的样子,但我知道,他现在或许愿意说一些出来了…他的过去。我想知道,全部都想知道。

  「那些事,没什麽好记的。」艾伦将身体靠在身後的枕头上,我从被窝里凑过去和他靠在一起,他的体温一向有点低,在晚上时总是让我有些冷。艾伦说他是个冷血的人,我不怎麽怀疑这一点,但我不相信他从小就是这样的。「我几乎全忘了…。」

  艾伦的眼神直望著前方,彷佛那些过去的景象正在他的面前重现。

  「告诉我,愈多愈好。」我靠在他身边,让他的手能环过我的腰。

  「她死了,我就离开,就这样。」艾伦闭上眼说。

  「你去哪里?」
  
  「本来有社会局的人要把我带走,然後我逃走,从家里拿了最後的一点钱去买火车票,我就这样自己离开莫斯科了。」

  「你要去哪里?」

  「去死。」艾伦简短地说,无视我惊愕的眼神。

  「就是找一个喜欢的地方去死的意思。」他又说了一遍,声调仍是一贯的冷漠无情。

  我握紧他的手,静静地听下去。

  「结果…每个地方都是雪,白色的世界…当时,我自己一个人走在街上,看到很多人和自己的家人走在一起,和我擦身而过…。」

  我听著他的话,几乎能感受到当时刚失去唯一亲人的艾伦…他的心情,一定是很难过的吧…。

  「我只想把他们全部杀了,让他们再也笑不出来。」艾伦冷笑著,完全不带任何温度地说著这句话。「难道你不这麽认为吗,嗯?」艾伦用手指勾起我的下颚,笑著问我道。这…和我先前想得完全不符,我只能有些尴尬地握著他的手,有种害怕却又不敢说的感觉…。

  「那…那你最後怎麽了?」我不想回答艾伦这个问题,所以打算让他继续说下去。艾伦看起来有点不满我这种近乎於逃避的行为,但是他也不打算硬逼我回答,於是他再度地说下去。

  「在街头上流浪了一个月,後来被警察抓到。」艾伦轻笑:「我想我讨厌警察,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吧。」他的笑容愈发愈诡异,我刻意装作没听见他後面的话,即使我对於他话里说的是哪个人是谁再清楚不过…。

  「他们叫她的家人来带我,後来我就被带回那里去,接受那群人的教养。」艾伦这时突然放纵地大笑起来,带著以往的倨傲,以及些许的嘲讽。我不解地看著他,突然这麽做的意义,好像只有他自己才懂。「你不觉得很好笑吗,我的维恩…。」他停下来对我说,脸上笑著,却让我感到一股寒冷。

  「我接受了那群人的教养。现在想想,这大概是我一声中所做过最愚蠢的事了吧。」艾伦说著:「他们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我,於是把我偷偷地关在某个地方里养著,就像某种见不得人的动物…。」他边说著,边玩著我的头发,就像我平常常对他做的一样。

  「不过我不在乎,你知道为什麽吗?」艾伦低头看著我,我不明白,只能茫然地回望他。「因为他们总有一天要全死在我手下,我当时就是这麽想的。」

  「我只要这麽想,就什麽都能忍下来了。」艾伦的酒红色髪丝垂到我眼前,我难得地没伸手去拨弄,平躺在他身上。「哼…这点倒是和你以前一模一样呢。」我闭口不言,脑中不自觉地又想起了某段令人痛苦的过去。

  据艾伦说,他的人生,就是在他被抓回去的那一刻重生。

  被关在一处偏僻的房子里,虽然每天有人照料生活,负责教养,然而踏出房子是绝对禁止的事情,就连离开自己房间,也都要有人随时跟随。他们认为,艾伦是从街上捡回来的无耻女儿的私生子,手脚不乾净,必须严格管教。

  长时间失去自由的小艾伦,不管到哪里都在别人的监视下,不管是吃饭、洗澡、甚至上厕所的时候都不例外,因此,他说话一天比一天少,渐渐懂得将自己的感情藏在心里,只有在自己的心灵空间里,他才能得到绝对的自由。而长久以来忘却不了的怨恨,也成了他活下去的动力。

  他在这样的生活下过了五年,没有任何改变。

  有一天,他发现监视的人被撤走,一觉醒来,大家都消失了。他带著奇异看著突然变得空洞的屋子,在房子里四处奔跑,推开一扇又一扇的门,没有任何一个房间里有人,里面的东西也被撤走,全都是空的。有种怪异的兴奋从他的体内悄然萌生,小艾伦高兴地躺在地上,偏头看著走廊上一整排被打开的门,以及里面空荡荡的景象。他大笑,仰头狂笑,笑了很久很久…。

  突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小艾伦停止了笑声,马上起身,看著声音传来的方向。有个高大的人影走了进来,有著一头璀璨的金发,身上穿著极其名贵的服饰,看起来华丽万分。本来死寂的屋子,在那个人的照耀下突然变得光彩,只见他用打量似的眼光环视著四周,眼里的鄙夷表露无遗。

  「…破烂地方。」那个全身散发著光芒的男人边走边不屑地说著。艾伦坐在原地,看著他一步又一步地走向自己。在看见艾伦时,那男人停了下来,弯下身仔细端详他,小艾伦也看著他,两人的视线在一间对上。

  那男人看著小艾伦的脸一会儿,接著露出微笑:「嗨。」

  「你是谁?」小艾伦冷漠地问道。

  「这个嘛…。」那美丽非凡的男人笑了又笑,他偏头故作姿态地想著,然後回头对著艾伦:「我是你的主人。」

  「我没有主人。」这个人耀眼得讨厌,小艾伦厌恶地瞪著他。

  「现在有了。」那美丽的男人对他拿出一张纸,是张契约,交易内容正是当年只有十几岁的小艾伦。「你可怜的爷爷需要钱,所以他把你交给我照顾,懂吗?」

  「…。」去死吧。小艾伦看著那个男人这麽想著。

  「所以,我是来接你的。」那男人拉起艾伦的手。小艾伦站了起来,但是并没有跟他走的打算,只是盯著那个男人的脸瞧。男人停了下来,回头亲切地看著小艾伦:「你在看我的脸吗?」那男人满意地问道。

  「是啊。」小艾伦说道。「我是在看你的脸。」

  「你觉得这张脸美吗?」

  「呵…。」小艾伦做出最甜美的笑容,高兴地看著那男人:「它比天使的脸还要好看一千倍。」

  「你真是个乖孩子。」那男人明显地非常喜欢这样的回答,他拉紧艾伦的手,笑著说:「将来你也会变得和我一样这麽美的。」他说。

  既然都被卖掉了,继续留在这里一点意思也没有,十几岁的小艾伦这麽想著。就跟他走好了,这个人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

  「好啊。」小艾伦笑著,跟著那男人的脚步,踏出了这栋囚禁他整整五年的屋子。当他踏出房子的那一刻,他并没有看到睽违已久的阳光,头上的天空是暗色的,满天的银白雪花被风吹著,在没有温度的空中纷乱飘舞著。

  听到一半,我起身问艾伦。

  「那个男人是亚尔先生吗?」

  「那种人,全世界大概也只有那麽一个吧。」艾伦不怎麽在意地说。

  「你被他带走,难道你没有被他强迫…」我停了一下:「做…那那种事吗?」 艾伦斜睨著我的表情,好像我问了一个再愚蠢不过的问题。


.....................

圣诞红特别篇-艾伦外传(中)
更新时间: 12/24 2006

--------------------------------------------------------------------------------

  当时的艾伦来到亚尔先生的私人宅邸後,受到非常完善的照顾。他睡了几天好觉,可是艾伦当时觉得这一切并非如此单纯,一向善於观察的他,很快就察觉到宅邸内的异样。整栋房子被装饰得像皇宫般漂亮豪华,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有次他未经允许走出房门,却不经意地偷看见几个衣著高尚的男人正从宅邸大厅走出,一些美丽妖媚的男孩们正陪在身边和他们调笑著,男人和他们亲腻地交头接耳,不时爆出放纵的笑声。

  十几岁的艾伦当下就转身跑回房间里,他说那时候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回房间照镜子。

  亚尔先生的收藏品是按照楼层来分级的,去掉他自己居住的十三楼和地下楼层,总共有十二楼,他一向会仔细地挑选,一开始很喜欢的,就会放到比较高的楼层,我当初被带去时,被分到十楼的房间。艾伦说,他刚进去时也是住在十楼,夏洛也是。

  照完镜子後,艾伦想著刚才在大厅所看到的样子,那些陪笑走出去的男孩,和自己的年岁,很是接近。後来,艾伦再度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是对的。他说,那时只要一想到自己也得让人搂搂抱抱,贴在身上胡乱摸索取乐就想吐、就想杀人…。

  他独自思索了好几天,想趁著自己还安全前找出一个方法来脱身。

  於是他开始会从房间里偷跑出去,四处观察,看看有没有可以利用的事物。当时亚尔先生自己处理自己的资产,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自己处理。有次,亚尔先生找艾伦吃饭,艾伦很敏锐地发现了亚尔先生脸上的疲惫。

  「您怎麽了?」艾伦做出担心的样子放下餐具,走到亚尔先生身边俯视著他。「您看起来好累…天使…。」他低声说,弯下身,和亚尔先生的脸相距不过几公分。

  「看得出来?」亚尔先生看起来非常享受和一个俊美少年近距离的对视,他伸手将艾伦拉过去,几乎要接吻的距离。「那我是不是不美了?」

  「天使大人…您太疲累了…。」艾伦用著可惜的目光看著亚尔先生。「应该要有人替您解劳的。为什麽没有人愿意帮助您呢?」

  「他们?哼,我才不相信他们。」亚尔先生用著妩媚的声音说著,他的目光在艾伦身上游走著:「不过…我的确很久没有人来安慰我一下了…。」

  「你要安慰我吗?」亚尔先生笑著说:「用你的身体…。」

  艾伦并没有直接回应亚尔先生的邀请,艾伦说,这就是他和我最大的不同。他知道怎麽让自己处於主导地位,而我只是被人牵著鼻子走。

  「我说,」艾伦笑著,放开了亚尔先生的手。「不如让我分担你的辛苦吧,天使大人?」

  亚尔先生迟疑了一下,然後对著艾伦打量了一会儿。

  「我记得…」亚尔先生突然指著艾伦说道:「你是我从某个银行家那里买来的,对吧?你…叫做什麽名字?」

  「艾伦…」这时艾伦原本想说出母亲的姓氏,可是一想到母亲,就会连带想到那些让他憎恨的人。「维萨利。」那时候,艾伦报的是父亲的姓氏。

  「维萨利啊…我不记得那个银行家叫什麽了。」亚尔先生偏著头说。

  「但是既然是银行家的孩子,应该会写点字…至少基本的算数也难不倒你吧?最好能做点记帐之类的事情。」亚尔先生端详著艾伦说道。艾伦一听,就知道亚尔先生心中在盘算的事情是什麽。

  「写字、算数我都会。」艾伦对亚尔先生说,露出一副自信的脸:「尤其是算数方面的,因为是祖父亲自教育的关系,所以是很精通的。」

  「这样说,亚尔先生就让你做了吗?记帐的工作?」我问艾伦。

  艾伦并没有对我这次的打断感到生气,他只是懒懒地说:「…怎麽可能一开始就让我做这种工作,你想太多了。」

  那个时候,亚尔先生半信半疑地看著艾伦。

  他们之间沉默了很久,不,应该说是亚尔先生考虑了很久。「嘻…那好吧,反正少一个人帮我赚钱也没什麽大不了。我倒是需要有人来帮我的忙呢…。」亚尔先生突然笑出来,接著将手放在艾伦的肩上:「而且我更喜欢的是,替我帮手的人是个美少年呢。」    

  「就先试你一个月吧,美丽的孩子。」亚尔先生这麽说道。

  「然後呢?一个月後你就算被正式录用了?」我又插话问道。

  「不然呢?」艾伦说道:「不过我变成那里的总管也不是一两天的事。」

  艾伦说,亚尔先生首先让他在自己的身边做像是秘书之类的工作,记帐,写信等等之类的,他还没有交给艾伦在我那时所见到的那般大的权力,他做那种工作做了大概一年之後,亚尔先生突然决定让他去做所谓的调教官。

  「我想你应该很适合这份工作。」亚尔先生在决定让艾伦去做调教官时说了这句话:「你在当我的小帮手时做得不错,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哦,艾伦。」

  艾伦就是在担任调教官的时候,在亚尔先生的宅邸立下了不可动摇的地位。我在那里的时候,也曾经耳闻过一些艾伦过去的作为,调教官的工作,刚好能让童年有著深沉怨恨的他有了发泄的出口,因此他的手段,比任何人都要残忍,而在他手下吃过苦头的人,不计其数,然而,我最常听的,就是夏洛的例子。

  夏洛是亚尔从一个没落的贵族女子那里买来的私生子,基本上他和艾伦的出身是一样的,夏洛初来的时候,因为他出色的美貌,让很多客人一见面就喜欢上了他,但是他一直无法适应那里的生活,常常想逃,不然就是在性交的时候打伤客人,听说还有人被他咬断阴茎送到医院去。亚尔先生那时对夏洛很头痛,让好几名调教官去对付夏洛,但是一点用也没有,因为亚尔先生很喜欢他,调教官们大多不敢下重手,到後来,甚至有调教官爱恋夏洛的美貌,以致於不敢给他处罚。最後,亚尔先生将夏洛的事交给艾伦处理。

  「我想让美丽的人去对付美丽的人应该会比较合理吧。」亚尔先生对艾伦说。「不过请小心对待,夏洛现在可是我的宝贝呢。」艾伦恭敬地接受亚尔先生的请托,不过以艾伦的个性,我相信他才不会去理会这些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夏洛的双手被锁在墙上,身上插了一根根烧红的银针,血不断地从伤口流下。「住…住手!!好痛!!啊啊啊啊!!!」

  艾伦站在夏洛面前,冷酷地笑著。

  「不能留下痕迹…是吗?」他手里拿著一根钳子,在旁边的火炉上夹起一根银针,毫不留情地往夏洛的下体刺进去。「这样的话,痕迹就不会太大了呢。虽然可能会坏掉…。」

  「痛…啊啊啊啊…!!」夏洛不断地挣扎著,但是这样只会让自己更痛。「混球…你…啊啊啊!!」

  「吵死了。」艾伦从地牢房里的墙上取下一条电线,走到正痛苦扭曲的夏洛面前。「你以为自己现在还是贵族出身吗,淫贱的小鬼?」他移近夏洛说道。

  「我最讨厌的,就是像你们这种自以为高贵的家伙。」艾伦看似轻松地笑著:「每一个都很讨厌。所以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懂吗,好孩子?」

  「…我不会…忘了你这面孔的…!」夏洛恨恨地说道。

  艾伦顺手就将电线夹住夏洛下身上的银针,然後飞快地走到墙边,扳下上面的开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伦冷冷地站在墙边看著夏洛因痛苦挣扎,他一直等到夏洛快要晕厥过去的时候,才将开关扳回原来的位置。他慢慢地踱步到夏洛身边,抓起他的头发阴狠的说道。

  「其实亚尔先生也不用那麽担心,你的问题很简单。其实就只是自尊心而已,这种东西…只要摧毁掉就好了。」

  艾伦笑著,抽掉了夏洛身上的针,接著向夏洛身上压了过去…。

  後来,夏洛被抬著离开调教室,完全地不省人事,身上被刑求的痕迹并没有太多。亚尔先生担心得还为了夏洛特地请医生来看,但他还是整整昏迷了两天。两天之後,重新醒来的夏洛就像是完全死心了,就此乖乖地顺从亚尔先生所有的话,甚至和亚尔先生度过了好几个夜晚。从那次以後,夏洛的地位就节节上升,成为排行榜上的第一名,直到最後被我超越为止。

  亚尔先生非常满意艾伦的表现,在艾伦让夏洛乖乖听话後,他大大地提拔了艾伦,但其实是他将注意力都放在夏洛所展现的非凡美丽上。亚尔先生经常地找夏洛吃饭、欢好,因此很多事情自然而然地落在艾伦的身上,艾伦就趁著这个机会,更巩固了自己的地位。最後,亚尔先生交给他许多更要重的事情。艾伦在那时已经近乎成为亚尔先生的代理人,在幕後替他处理大大小小的事情。

  某天,亚尔先生将艾伦找去。

  「有事吗,先生?」进到亚尔先生的书房内,艾伦有礼地对他行礼道。他抬头瞧著亚尔先生坐在书桌後方,看来正在处理一些事情。看见艾伦来了,他放下手边正在处理的事情站起身来。

  「你终於来了。这些东西帮我处理一下,我快受不了了。」亚尔先生顺手将好几叠的文件交到艾伦手上,然後揉揉自己的肩。「真是,这些东西对我的脸真的很不好啊…。」

  「…。」艾伦低头一看,都是一些关於别墅改建的文件。

  「我不想去看这些东西,就麻烦你替我处理。」亚尔先生挥挥手说:「不过那些工程的人可是很罗唆的呢…那麽,艾伦,你过来。」艾伦走过去,亚尔先生从口袋中掏出一串钥匙,放在那叠文件上。

  「这是…?」艾伦一眼就看出来,那是整栋别墅的钥匙。

  「从你来到这里後…我交代你去做的事情都表现得非常优秀,管理财务、调教官,这里的工作你几乎都做过了,你是个聪明又心思敏捷的人,在应对进退方面也很机警。再加上你算是在我眼底下长大的,我对你还算放心,交给你,我想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亚尔先生说道,然後一笑:「真是高兴,我有一个这麽优秀聪明的美男子替我打理一切呢。」他看著艾伦。

  艾伦收下钥匙,对亚尔先生一鞠躬,抬起头说道。

  「能为您效力,才是我的荣幸。」

  在此之後,艾伦得到了俱乐部内的总管身分,地位仅次於亚尔先生。



圣诞红特别篇-艾伦外传(下)
更新时间: 01/01 2007

--------------------------------------------------------------------------------

  「哦哦…原来是这样的啊…。」我坐在床上说道。「不过你真的很厉害呢,竟然一点事也没有,还当上了那里的总管。」我笑著说。

  「运气吧。」艾伦懒懒地回应。

  艾伦成为亚尔先生手下的总管,同样地,夏洛也成为排行榜上的第一名。据说他们两人不和,在我来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夏洛曾经处心积虑想将艾伦除掉,但是他的影响力在那时根本奈何不了艾伦,但艾伦因为亚尔先生的缘故,也不能时常找夏洛的麻烦。两人就这样维持著微妙的危险平衡。

  根据我记忆里,艾伦和夏洛的关系一向都不好,当他们在走廊上相遇时,两人往往都是假装没看到对方。就算看到,也会瞪个几眼再转向别的地方。从艾伦的话里看来,他们两人的关系从来都没有好过。但是在亚尔先生面前,又要装出什麽事都没有的样子。

  「我搞不懂,为什麽你以前会对那小鬼有意思?」艾伦在提起夏洛时突然说了这句话,他的话让我愣了又愣。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麽说,夏洛对我很好,而他又是我当时唯一的依靠,所以,产生依赖情感是理所当然的吧。可是对於艾伦,我又是抱著什麽样的心情跟随他呢?

  「我…我没有啊。」我小心谨慎地回答这个敏感的问题,要是回答得不好,我接下来几天大概都没好日子过。「我那种感觉…和爱有点距离…。」

  「哼,是吗?」艾伦将身子移近我,近距离地审视著我的眼睛。我被他看得有点窘迫,却不敢将脸别开。「…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对我…」

  「…就是真正的爱罗?」艾伦修长的手指挑起我的下颚,邪笑著说。

  「我倒想看看你所谓真正的爱呢…。」艾伦将我推向床铺,一翻身,已经压在我的身上。「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爱情吧,维恩。」
  
  「等等!」我挣扎著,在这时却又显得很没力。我半推半拒正抱著我的艾伦:「你还没有说完…!」

  「明天再说。」艾伦在我耳边低喃道,然後我只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脱下,一个晚上就这麽没了。隔天,我又问艾伦他过去的事。他那天刚完成一笔很大的交易,回来只想睡觉,本来是不打算理我的,在我不断苦苦哀求下,艾伦终於被我吵得睡不著,只好闭著眼睛继续说昨天的话题。

  在艾伦当上总管的几个月後,路克斯就来了。关於路克斯怎麽喜欢上艾伦的,这一点我想过,而且想很久,可是完全没有头绪。我问过艾伦,我很讶异他对於路克斯的印象几乎是没有。虽然我知道他对路克斯一点感觉也没有,对於他没兴趣的人,艾伦通常是连理都不理,但是完全没有印象可言这点我不怎麽相信。我很讨厌路克斯,过去的日子里,我对他可以说是恨到骨底,但是当一切都过去後,我发现自己变了,对於过去所恨的事物、所恨的人,反而会想回头细看一次又一次…路克斯是,亚尔先生是,克莱也是…。

  经过我问很多次,艾伦才勉强想起来以前和路克斯所谈过的几次对话。但是每次提到路克斯的时候,艾伦的脸色都很差,表情就像是怪我怎麽又提起这个惹人厌的家伙一样。

  「你为什麽一直问他的事?」有次晚上,艾伦抱著我躺在床上时,我不小心又提起路克斯的事,艾伦终於受不了地出声问我。「那家伙这麽值得让你一直死缠著我不放?」艾伦说道,脸色阴暗到让我觉得大大地不妙。

  「我…我只是想知道我不知道的他。」我对艾伦说:「他曾经喜欢过你,所以我想知道他的事…就只有这样。」我小声地说,到几乎听不见的地步。

  艾伦偏过头,好像要说什麽似地捂著头。但是很快地他又转回来,轻抓著我的肩头淡淡地地说了一句:「那家伙打过你,我除了想杀他外没有别的想法,而且,我更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提到他的名字。」

  「不过你嘛…」艾伦半闭著眼瞥了我一下:「我可以格外开恩一下…。」他露出有些不安分的笑容对我说道。
  
  看到艾伦这样的笑容,我吓得几乎连头发都要竖了起来:「你…你你…你要做什麽…我们刚刚…不是才…!?」我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的,可是才一跳起来,我的腰际就疼得让我动弹不得,艾伦一把将我揽回他的怀里,他一向很少这麽做的,可是当他突然对我做出很亲密的动作时,我就知道我应该逃了。

  「…你要去哪里?」艾伦抓著我,贴著他体温略低的胸膛对我低声说。「既然想要我说些我不喜欢说的事,那你也得表现点诚意出来给我啊……。」我紧张地回头,看到艾伦的脸,正是我最忌惮的可怕笑容。

  「唔唔…啊…啊…好了!我真的不行了!放过我!」我挣脱开正压在身上的艾伦,将被单缠在身上裹得紧紧的滚到床边,一边大口地喘气,脸上的燥热还没散去。艾伦有点不满地看著我打断我们两人的亲热,但是我很清楚,如果我想继续问下去的话,机会只有这一次。

  「等一下!」我伸手止住艾伦伸过来的手。「你还没告诉我,有关路克斯的事…。」

  「你怎麽还在想他?」艾伦皱著眉。「我以为我已经做到让你无法思考的地步了。」艾伦脸色略有不满地躺回床上,我看他似乎已经放弃,於是裹著被单爬回他身边的床位,打算继续躺下听他说。

  「艾伦大哥,今晚三楼的事情我已经替你处理好了。」路克斯笑嘻嘻地走到正在巡视的艾伦背後轻声说道,有意无意地想挽著他的手臂。「艾伦大哥,您今天很累吗?」路克斯甜笑著对艾伦说。

  艾伦斜视著路克斯,冷冷地看了一下就转过头。

  「艾伦大哥…。」路克斯脸上带著陶醉的神情看著艾伦,一步一步地跟在他身後。有时候他会看著艾伦的背影发呆,然後等他从自己的幻想中醒来时,艾伦早已走到很远了。「啊?等等我!艾伦大哥!」

  「艾伦大哥…艾伦大哥等等我…!」路克斯追著艾伦的背影,跑著过去。

  艾伦话说完停下来,沉默了一下。

  「就只有这样?」我看著艾伦的脸说。

  「我说过我对他的印象不多。」艾伦懒懒地回答。接著,看似认真地想了一下,但很快地又对我摇头,似乎想不出其他的例子可以告诉我。我半信半疑地说道。

  「可是你以前有用他来骗过我。」我想想说道。想到那次经验,我就很不高兴。可是如果艾伦当时不那麽做,我想我的性命要保住恐怕也是很难。「不过你到底是怎麽让他相信你的?你不是一向对他很冷淡吗?」

  「我对他是没兴趣。」
  
  「那他怎麽会相信你的话,从头到尾被你骗得团团转?」我问道。

  「因为没大脑吧。」艾伦冷淡地说。

  我将被子拉过来,将半个头都缩进被子里。「那你是怎麽骗他的?」

  「傻子还要怎麽骗?」艾伦反问我,这时他露出一抹不祥的笑容。「他自己就会上当了。」

  路克斯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自己陷入的圈套,或许可能在他死前才发现吧。感情是最容易让人有机可趁的东西,不能随便对人泄露自己的感情,否则就是暴露自己的弱点。这,是艾伦告诉我的。

  「艾伦大哥。」路克斯走到坐著的艾伦的身边,艾伦一脸心情不好的样子,颈子上还可见到缠著的绷带。「你的脸色好差,怎麽了吗?」路克斯柔声问道,身子移近艾伦。

  「滚。」艾伦冷冷地说道。

  「怎麽这麽凶,难道还在为地牢里的事生我的气吗?」路克斯急声说道。「我都交代过了,不能打太用力的!怎麽了,艾伦大哥,难道他们真打伤你了吗?是哪些人,谁打你的,我替你出一口气!」路克斯急著想替艾伦看伤势,却被艾伦一把推开。

  「滚。」艾伦斜视著路克斯,手指抬起来,正对著路克斯的脸:「消失在我面前,现在。」

  「艾伦大哥!」路克斯气恼地说:「我知道了,你还在想那个维恩是吧。」路克斯阴笑道。

  「他是在利用你啊!艾伦大哥!」路克斯气急败坏地叫道,一提到我的名字彷佛就要让他抓狂:「他和那个夏洛早就要在一起了!他是为了活命才会亲近你啊!他根本是要利用你!」

  「让你滚,听不懂是吗?」艾伦的语调突然袭上了一层隐隐的杀气,路克斯愣了一愣,立刻闭上嘴不敢说话,悻悻然地走开。

  「慢著。」

  路克斯停下脚步,回头看著身後正被某种可怕气氛包围的艾伦。

  「你说…维恩真的和夏洛那家伙在一起了吗?」艾伦淡淡地说,音调听起来非常平静。

  「有人告诉我的,就是那个海勒啊,说他亲眼看见的夏洛和维恩那两个贱人常常私下幽会!」路克斯大声说道,立刻扑回艾伦的身边对他急急地说道:「艾伦大哥,相信我,你别被那家伙给骗了!」

  「你有什麽值得我相信的?」艾伦笑著说。

  「我对艾伦大哥是绝对的服从与忠诚。我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你!」路克斯对艾伦说道。「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直到你相信我为止。」他哀求地拉住艾伦的衣袖说著。「真的,请你相信我,你是我的主人,我愿意做你的奴仆,任你使唤啊…艾伦大哥…。」

  「哦,任何事吗?」艾伦挑眉。这时他的心中正想著一件事。在他的计画当中,舒曼正带著我去参观亚尔先生那恐怖骇人的收藏室。而艾伦的脑子里正在酝酿一个阴谋,他需要几个牺牲者,当时他已经得到了夏洛的尸身,但是,还不够,他需要一个活人为他送命,一个优秀的替死鬼。

  「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哦。」艾伦转过头,满意地笑道。「为我做任何事。」

  「当然,艾伦大哥,只要是为了你,什麽事我都愿意!」

  艾伦缓缓举起脚,伸到路克斯面前。

  「第一件事,把鞋子脱了。」艾伦说。

  路克斯照著艾伦的话,替他把鞋子脱下。鞋子脱下後,他又照著艾伦的命令,连袜子也一并拉下来。露出艾伦光裸的脚底。

  「让我看看你所谓的忠诚在哪里吧?」艾伦笑著说。将脚趾伸到路克斯的面前。「请你用舌头,好好地替疲累的我按摩一下吧…。」

  「艾伦大哥…。」

  「做得好的话,说不定会考虑让你用别的地方替我服务的。」

  可能用你的性命吧…。

  路克斯如痴如醉地望著艾伦充满邪气的脸。然後,伸手握住艾伦的脚趾,弯下身体,伸出舌…。

  我表情难看地捂住艾伦的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别再说了,我听不下去了。」我对艾伦说道。

  艾伦握住我的手,从他的唇上移开。他看起来洋洋得意,让我不禁怀疑刚才的事情是他为了让我知难而退所胡诌出来的。至少我希望是这样,但如果这…这是真的话…我想我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了。「所以我已经告诉过你了,路克斯那家伙没有什麽值得你问的。」艾伦语调轻松地说道。他的表情很明显在说:活该被吓到,谁叫你不敢听还要问。

  「你们有更进一步吗?」我问道。

  「你想知道吗?」艾伦打趣地问。「我想你应该很清楚…我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男人…。」

  「不会吧,你真的…真的和他…。」

  「不过我对没兴趣的对象也提不起劲,这你也应该很清楚。」艾伦接著说。

  艾伦在确认路克斯的利用可能性後,便著手进行下一步计画。他将放在地下室的夏洛尸身偷出来藏好,一等到我被骗去那里放火後,就和路克斯联手把我抓进地牢。在我被抓进地牢,看似永不能翻身後,路克斯当时更认定,从此以後,艾伦就只是属於他一个人的了。

  「艾伦大哥,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我会有和你在一起的一天呢…。」在艾伦房里,路克斯搂著艾伦的腰说道。说著往他的唇上吻了一下,深情地望著艾伦,艾伦则是抬起路克斯的脸,亲腻地亲吻他的脸颊。

  「现在,你是我的人。」艾伦在路克斯耳边低沉地说道:「要是你敢像某个贱人一样背叛我,我就杀了你…。」

  路克斯笑了,再次吻上艾伦的唇。

  「不是我!这…这一切一定都是误会!!我不知道是夏洛…我以为…我以为是…!!」路克斯尖叫著,慌乱地丢下手上沾血的刀。亚尔先生站在仓库门口,脸色铁青,不发一语。「我…我我我…不是…不是我!!」路克斯抱头大叫著,全身沾著死去夏洛的血,近乎疯狂的可怖姿态,让在场的人都有些胆颤心惊。没人注意到的是,当时站在亚尔先生背後的艾伦,看著路克斯害怕惊恐的表情时,露出了一抹不为人见的阴笑。

  「把这个家伙拖下去,让他不得…好死…呜!」亚尔先生手捂著脸,肩膀不住地抽动,他激动得已经无法正常说话。「夏洛…我可爱的夏洛…呜呜…。」 

  「艾伦…去…不要再让我看见这个家伙。」亚尔先生无力地挥挥手道:「让他消失…彻底地消失…快…。」

  路克斯带著万分恐惧地看著亚尔先生,然後又像溺水的人要抓住最後一根浮木般地无助,求救似地望向艾伦。然而,他所爱的艾伦大哥,并没有对他伸出援手。而是一脸冷漠地站在一旁,观赏著他的末日来到。

  「救我!艾伦大哥…求求你…救我!」路克斯朝著艾伦绝望地喊道,亚尔先生的手下们一步步向他逼近,路克斯一步步地後退。他跌坐在地,再一次地看向艾伦:「艾伦大哥!救我!救我!!我对你忠心不二,我服从你!求求你救我!!艾伦大哥!!!」路克斯大喊道,手臂和脚被人分别抓住,他死命地挣扎著。

  这时,艾伦从亚尔先生背後走出来,他走到被毁得破碎不堪的夏洛尸体旁,先是轻蔑地一笑,然後再慢慢走到路克斯眼前,弯下身与他平视。

  「你做了这种大逆不道的事,还敢跟亚尔先生讨饶?」艾伦带著笑容说出这句话。接著,他用唇语对路克斯说:

  你去死吧。

  「不!!我不要!!」路克斯大叫说道,想冲到艾伦面前去抓住他。艾伦轻巧地向後退了一步,闪过路克斯伸来的手退回去。亚尔先生这时抬起头,眼里充满可怕的血丝。艾伦依然带著笑容看著路克斯,眼神里充满了冷酷残忍的味道。他伸手打了个响指,对架著路克斯的人命令道。

  「把他带走。」

  接著我被送走、亚尔先生发现我、克莱、姊姊…最後那段和夏洛的幻觉…很多很多的事情,就在那之後发生。他们在我面前带著过去的阴影出现,又一个个在我背後死去。最後,过去死绝殆尽,和那段过去有关的人似乎都消失了,唯一还活著的,似乎只有艾伦和我。而我们,抛下了一切,选择让这段回忆留在永远的黑暗之中。

  「不知不觉就天黑了呢。」我望著窗外自语道。不知道今天艾伦会不会回来?

  电话突然响了,我过去接起。

  「喂?」我应道。

  『回来了,在楼下,替我开门。』电话的另一边,传来熟悉的冷漠声音。

  「是吗!好,我马上去!」我大声应道。连忙冲出房间跑下楼,也不顾自己凌乱的样子能不能见他。我高兴地替他开了门。

  艾伦望著我,奇异地笑道:「你今天心情怎麽看起来特别好…?」

  「你回来了,我最高兴!」我替他拿著行李进屋,紧紧地抱住他。「辛苦了,我的艾伦。」我对他笑著说道。

  「你今天真的特别奇怪…。」艾伦露出难得的真笑,然後从行李里面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递到我面前。「给你的,拿去。」

  我收下艾伦给我的礼物,然後急忙地推著他进屋。

  「跟你说,我……」我兴奋地对艾伦说道。一关上门,声音随著脚步声渐渐地隐没在门後。屋里的灯光被点起,只传来一阵轻轻的笑声。

  离开的过去不会回来,他们离开、停留、徘徊在宁静的黑暗之中。我不会在看见他们,他们也不会再度出现在我面前。命运的齿轮不因他们离开而停止运行,只有活下来的人,依然跟随著它的脚步向未来前进。

  ……。

  活下来的人,才能看见最後的结局。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7-08-28 21:42 | [楼 主]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原[桃源仙榭]旧帖库存

Time now is:04-14 21:2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