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 Pages: ( 1/3 total )
本页主题: 1.12   发妻  下 3F(完结)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斑驳破碎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0
腹黑: 72 点
珍珠: 1753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9(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5
最后登录:2014-01-11

鲜花 [1] 鸡蛋 [0]

 1.12   发妻  下 3F(完结)

1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晓问管理员 从 ≡暗香盈袖≡ 移动到本区(2012-08-15)
发妻


中原


中原在三年前从嗜血之乱中元气大伤,无数武林正道在修养声息之中,江湖也难得有太平的日子。但要素还真来说这是好事但也坏事。


因为,谁也没想过中原三教先天打头阵,会是今天这个样子的。要他素还真说,是欠剑子仙迹最多的。


疏楼西风一向是很冷清的,通常只有三个人外加一个常来骗吃骗喝的道人和一个云游四方讲经布道的和尚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但是,从三年前那场大战结束后,这里被人刻意弄得很热闹。


因为……儒门龙首疏楼龙宿,自那次之后,就成了一个没魂的娃娃……


素续缘牵着佛剑的手,他的臂碗了躺着一束幽昙,那迷离销魂的香气是那人的最爱。每次踏进那个房间,所有人都会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是他们……他们所有人欠剑子前辈一个人情。


打开雕刻着繁复华丽纹样的大门,就看到剑子前辈抱着紫发已经披散到小腿的丽人,拿着丽人最爱的紫玉半月梳替他梳头。


“龙宿,今天天气很好呢。我们等等出去散散步好吗?晒晒太阳对你有好处……”本来严肃的修道人,是最不会把甜言蜜语放在嘴上哄心上人开心的,如今说出来的温柔爱意怕是比相知的数百寒暑都要多吧……只是那灿若星子的眼眸依然无神的睁着,像是听到又像是没有听到。


“剑子前辈,我给龙宿前辈带花来了。”续缘顾做开朗的拿着花走过去,对上那记忆深刻的,美丽傲然的眸子,心酸得想要哭。


“龙宿前辈,今天气色不错呢。”他笑着说,顺便把手中的花递给男人。


不过,他这是在自欺欺人罢了,身为医者的他又怎会不知道呢?挑断的四肢经脉,那是西蒙报复前辈的处心积虑,报复前辈从一开始就安排一个灭亡嗜血者的局。唯一知道宁暗血辩的皇者用最残酷的手法要拖着那耀眼的人一同去地狱,在剑子前辈的面前……


疯了!当那刺目的紫,像个破布娃娃软软倒在剑子前辈怀里的时候,就是一片血雨腥风了。


没有人想过剑子仙迹杀人可以这样残忍。


为了所爱之人,连命也不要了。


闍城塌得如此惨烈,是因为疏楼龙宿重伤,是那为爱而疯狂的男人做出来的。


血淋淋的场面让赶来支援的中原正道们,见惯了各种场面的前辈们都忍不住想要呕吐。他更记得那满身血迹的男人把自己的手握得很紧,拉着他去救他奄奄一息的最爱。


“前辈,续缘无能为力,这是嗜血者独有的手法,我……”想着自己当时只能为失血过多的龙宿前辈止血,其他的他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力感,就觉得喉咙发苦,可是看着比他痛苦一百、一千倍的男人,他却说不出半句安慰的话来。是因为他们来得太晚了,一切的伤害都已经造成,无可挽回。


剑子一声不吭,用自己勉强还算干净的袖子仔细擦拭着龙宿的脸旁,专注得好象天下没有什么可以打捞到他。


没有人敢靠过去,除了佛剑。拿着一方素白的手帕递了上去,缓缓的说


“剑子,龙宿素来爱干净,这里又黑又脏,他会受不了的。”从没见过佛剑这样说话,也许是因为无比的伤心吧……自己那向来不可一世的好友变成这般模样,为了他,为了他们,变成了这样。


剑子前辈抱起龙宿前辈离开了,其余中原各位前辈们扛起死去战友的尸体跟着那两个人也离开了……


怨吗?很怨!怨自己为什么不够强……


恨吗?很恨!恨自己为什么不多支持那人一些,即使他不需要……


回到琉璃仙境,素还真从他的手上将龙宿接了过去,可是剑子却迟迟的不想放手,好象一放开龙宿就再也不回来了……


“剑子放手,交给素还真医治吧……”佛剑说医治,对,他的龙宿,他的宝贝还要医治,他还有救……


颓然的坐下,脑子里盘旋着全部都是龙宿,他的笑、他的哭、他的怨、他的嗔,他的一切……


“剑子,吾们来交换吧!吾把吾的紫金箫给汝,汝把汝的白玉琴给吾,好吗?”白玉琴,是他的宝贝一下子就看上眼的东西,也是他们的定情之物。


“剑子,剑子,汝要好好保管吾的紫金箫哦……吾可是要检查的!”我一直保管得好好的,龙宿你快来检查吧……


“剑子,这场打完,如果吾们都没死,汝可要和吾一起退隐,共饮一世悠然哦……”这是大战前夜,他笑着对自己说的。龙宿,龙宿,我没死,我在这里等你共饮一世悠然……


茫然的等着那带走龙宿的人再度出现,而这一等就是三天。


等到的却是让他无法接受的事实,一个天崩地裂的事实。


“龙宿前辈虽然还活着,但是恐怕这一生都……”剑子没有听到素还真接下来的话,他只知道,他的龙宿还活着,只要还活着就好……


精力一旦松懈,在众人的惊呼中,仙风道骨的男人晕厥过去了……



清醒时,双眼茫然的看着天花板,他知道他在疏楼西风。疏楼西风……龙宿!!


门口站着的红衣少女,看见剑子先生只批着一件中衣就起身想找主人……


“先生……先生,仙凤去给您拿件外衣来,您的身体可不能在倒下了……”突然,眼前的男人握着她的肩,力道大的简直可以把自己的骨头给捏碎了。


“先生,主人就在隔壁,先生……你捏痛我了……”只见男人拔足而去,仙凤无奈去找外衣给先生披上。


剑子打开门,如果不是那头熟悉艳丽的发丝,他宝贝的脸色白得就和自己的衣服一样。


走了过去,扶上那熟悉的睡颜,恨不得把人摇醒。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对他,龙宿,你想看我发疯吗?


看着苍白的脸,他无比眷恋的脸,剑子害怕,如果龙宿醒来,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手握紫龙,他会不会宁愿死在那场战斗中?可是如果是这样,那么那时的自己又该怎样?龙宿,我是不是个自私的人,为了自己让你活着……呵呵哈哈…………


仙凤在门外听着这样凄厉的是笑声却也是呜咽,心痛得向是被活生生的剜掉一块。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早些到呢?否则……否则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剑子一直把这里当做是他的家,他和龙宿的家。后来也成了中原人士最常来的地方,送些灵药看看情况或者是来帮帮剑子说笑话解闷又或者是帮忙照顾,总之是不想让这里冷清下来,希望把爱热闹的儒门龙首给吵醒过来,因为,这是他们该还的……


剑子每天用龙宿从幼年时就不离身的紫玉半月梳,给最爱的人梳头


每天都小心翼翼、仔仔细细的把那头如瀑布般的美丽发丝给梳整齐了,然后,不厌其烦的问着永远也不会回答的爱人要不要出去……


三年后


中原参战还活着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来到疏楼西风,都自带瓜果佳酿想要庆祝一下中原得到最终的胜利。从来都不会有这样的庆功会,可是今天破例了,他们想要为叫醒龙首上能稍稍帮上点忙,这样他们也许会好受一些。


今日的疏楼西风格外的热闹,甚至还有烟火表演。剑子仍旧是那样不动声色的看着,仔细照顾好怀里的宝贝,可是,他仍旧是睡着没有醒来……像一个娃娃一样窝在剑子怀里,一动不动。


所有人都要失望了,甚至是绝望了,也许,他再也不会醒,他们也无缘道一声谢,即使那人从来不在乎……


突然,一阵清丽的琴声划破众人的无奈,只见素还真在那月色笼罩下波动了白玉琴的琴弦,一点点一滴滴,点点滴滴用琴音堆砌的相思与缠绵进入每一个人的耳中,在后来一管悠然飘渺箫音应和着,带着那一丝丝一缕缕,丝丝缕缕的无怨无悔的忠贞与守侯刻在每个人的心房……


日月才子,琴箫合奏尽最后的人事,听遥远的天命。


一曲终了,怀中人依旧无任何反应,无奈溢满整个空间,突然,金琥珀色的眸子豁然张开,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剑子愣愣的看着那金色的眼眸,亲吻着他的额头,呼唤着他的名字。心中的感动犹如再生,上天你终究还是让他醒了


“龙宿……”剑子突然感到不对劲,他的宝贝没有回答他……


“慕少艾!!!”他的宝贝,他的龙宿,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中原三大神医闻声而动,但是这结局恐怕是他们想也不敢想的。醒了却仍旧失了心魂,失了魂的娃娃……最麻烦也最棘手的事,他们该怎么办?他们该怎么做?



“人醒了,却什么也不知道,不哭也不笑是吗?”剑子出乎意料的,绝对镇静的听完三人的结论。因为在他眼里,龙宿能够活着,能够睁开眼睛,就已经是上天给他的奇迹。对他而言,醒着比永远睡着好太多了,他知足了……


“龙宿,你醒了呢。真是太好了,想要吃些什么还是要到花园里去看烟火?”满含笑意的询问着,即使知道他不会回答。但是,他依然笑着,三年来第一次展露笑意……


木然的贴着男人的脸,空洞的眼神,茫然的找不到焦距。


素还真不由的握紧谈无欲的手,因为他知道,如果有一天他变成这个样子的话,那么身后的人大概也会这样疯狂吧……


龙宿睁着眼睛,像是看着有像是没看着,眼睛睁开又闭上,靠在男人的怀里,像个步娃娃。


“累了吗?那就睡吧我陪你。”轻轻的拍着他的背,缓缓得摇着他,嘴里哼着安稳的曲调。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哼出这样的曲调,只是那一刻记忆深出的东西蓬勃而出。他哼着、他唱着只是想要怀里的宝贝睡得更好一点,有个美梦。


当怀里的孩子呼吸逐渐平缓绵长的时候,剑子抬起头来看着素怀真以及在场的所有人,说到


“诸位,请允许剑子不为中原正道护航了,剑子从今日起退隐,望诸位海涵……”


素还真点了点头,和谈无欲率先退了出去。接着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下穆仙凤一人。他们没有什么可以强求别人的,因为他们都欠着剑子的,也欠着龙宿的,他们欠的他们恐怕今生是还不起的,那么就让他们撑起一片天,给他们一方安宁吧……




又是新一天的开始,仙凤捧着银盆进入卧室,帮着先生为主人擦身体。依旧是白皙的肌肤,但是肌肉已然有些松软。三年了,先生从来没有离开半步,如果先生不在,要她一个人如何照顾主人,主人还会是今天这个完美的样子吗?


剑子帮着娃娃净身,梳洗然后又帮他挽了个漂亮的发髻。一切做得是那么的有条不紊,那么的体贴细致,她看见主人似乎有那么的眯了眯眼,似乎很舒服的样子。她知道,抱着主人的先生,到底有多呵护自己的主人呐……


看着把自己主人抱向餐厅的先生,仙凤很想哭,也觉得这样的先生很可怜。孤独没有回应,却比不过等待奇迹出现的心,比不过深埋在心底的情。她终于知道主人为什么肯这样的牺牲,他们都用彼此的生命爱着,融为一体了……


剑子盛好一碗香气扑鼻的粥,试了试温度,然后笑着说


“龙宿,很香是吧。”拿着勺子将一小口吹凉的粥送到对方的嘴里,看着他好象喜欢的眯了眼睛,不由的摸着他的脸也笑开了


“味道很好是吧,你很喜欢呢。”接着又是一口。一口一句的哄着他吃饭、咀嚼。等到自己吃的时候早就失掉了温度。仙凤端起那未吃的早点去重新加热,她至少不能让先生跨下去。


剑子又喂了一口茶水,再次看到那貌似享受的眯眼,就和猫咪似的。他很开心,所以他笑了。


龙宿茫然的睁着双眼,看着周围熟悉又好象不熟悉的一切。似乎只有身边不停说着话的人,才是三年来他最习惯的人。


他的世界是一片空白,从他睁眼开始,他有的只有身边那个不断说话,哄着他的人。


看着他不停开合的唇,很好看他很喜欢;他的声音很低沉也很温柔,让他听得每次都想睡觉。


他会给他梳头让他很舒服,想要抬手去拉看看是什么让他这样舒服,可是一点力气也没有。略微低头,看着手腕上有一点丑丑的痕迹,他不喜欢。也许就是这个让他没有力气的吧……


剑子一边吃着早饭,一边还要观察着维持一尘不变坐姿的宝贝,怕他坐久了会不舒服,所以要快点吃完带他去散步,晒太阳……


放下筷子,将宝贝转过来正对着他,他看到,金色的眼睛第一次会找他。即使只是略微的转动,但这都值得他欢天喜地一阵子了。仙凤推来了轮椅,剑子把龙宿安顿好就推着他到花园散步去了。


花园里像是感觉得到这是久违的春天,似乎都在拿出全部的精力去开个国色天香。暖风拂过他们的脸,吹动他们的发丝。剑子把他推进里一处亭子,在石桌上煮起了茶


“很漂亮是吧,龙宿。你看我有把他们照顾的很好哦。”男人笑着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不一会儿,他又把龙宿抱起来坐在亭子里,靠着柱子让他看着外面美丽的风景,可以看得更舒服一些。过了很久,剑子又把人转了过来拿着沏好的茶水润着他的喉咙,然后把他靠在自己的怀里,抱住……


“呵呵……龙宿,这几天像是会找我了呢。”男人笑着说他这几天的发现。自从他睁开眼之后到现在,他会找自己了呢,他的眼睛会随着自己而移动,他能够不高兴,他怎能够不高兴。


会找他……不好吗?龙宿不懂也很难理解,他不懂为什么自己找他不好……


“你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清醒啊……”剑子看着不在精彩的眸子,无力的说到。他好想好想把那空洞的金色里挖出昔日的活力与睿智。龙宿你什么时候才能够与我共饮一世悠然……


他不懂,他说的一切他都不懂,可是他不喜欢他苦苦的表情,会让他很难受好象吃了他最讨厌的药一样。


无力的轻举复而又落下,打到剑子的衣料,让他睁大了眼睛

“龙宿,龙宿!你刚才举手了是不是?”男人惊慌的问着,问着仍然呆楞的宝贝,他希望,他真的希望刚才的一切不会是幻觉。

笨笨!他有可能会喜欢上他吗!又试图吃力的举了一次,虽然还是没有举多高,但这一切足够让眼前的男人欣喜若狂了。剑子知道,他的龙宿,他的宝贝会听见他说话了,会想回应他了。这就够了……

这虽然只是一点点,但是足够让他疯狂。看着拥抱自己的男人,他不讨厌,因为这是他最熟悉的人,他的世界啊……


乖乖的让男人抱回去,看着男人为他忙碌的样子,想着是不是好了以后,他就会一直像今天一样高兴了。那就快些好起来吧……


当仙凤知道自己的主人会举手,会听到他们说话时,她抱着主人哭了,她从来没有哭得那么无法克制过,他拽着主人的衣袖求他快好起来。她想老天还是爱着他们的,她想她可以等到一切最完美的到来。
[ 此贴被斑驳破碎在2008-01-12 01:43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blood4198) f&e:很好的文!~大大加油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1-11 23:03 | [楼 主]
    夜玄昊
    疏楼监视先生家米缸的耗子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25
    腹黑: 267 点
    珍珠: 1709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4(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4
    最后登录:2017-06-18

    鲜花 [0] 鸡蛋 [0]

     

    为虾米这是为虾米
    为虾米最近都是悲文成打的放!!!!
    耗子的纸巾快米了啊!!!
    龙:汝就知道担心纸巾么?
    夜:主子啊~~耗子是心疼您才哭的啊
    要是是那只白毛先生,挨次不浪费半张纸呢
    剑:= =#
    夜:要钱的知道不?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江山如画人作棋                楚河汉界藏乾坤
          九霄龙吟风云际                  逍遥依旧不染尘


    顶端 Posted: 2008-01-11 23:37 | 1 楼
    无月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4
    腹黑: 69 点
    珍珠: 1753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9-08
    最后登录:2014-03-01

    鲜花 [0] 鸡蛋 [0]

     

    看来虽然是有点伤感,但也不会太悲伤!
    龙宿的伤应该会好起来的吧,总会有奇迹的!
    期待楼主的续编咯~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1-12 00:33 | 2 楼
    斑驳破碎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0
    腹黑: 72 点
    珍珠: 1753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9(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5
    最后登录:2014-01-11

    鲜花 [1] 鸡蛋 [0]

     Re:1.12   发妻 下

    月光下,龙宿还睁着眼睛,男人的摇篮曲都唱了三次了。


    “你今天怎麼了?”半边的床,都被这头紫发铺满,很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龙宿眨眨眼,不会说。


    “明天就把紫玉梳放你身边吧。你懂…结发吗?”把玩着宝贝银紫的发丝,剑子像自言自语般说着。


    沒指望身边的宝贝能够听懂,只是想说給他听。


    结发?


    剑子把那耳边的发丝,抓了一些,把自己鬓角上的发,和龙宿的发交错编织成一个麻花辫。


    掏出一节紅绳,两边绑好,把辫子給割断。


    另一边,也做了一样的。


    “知道这做什麼用吗?百年后,我們各帶著一个长眠。龙宿,我要怎样做,你才懂回应我?”把那一节结发,给放到枕头边,剑子吻着那睜眼看着他的宝贝,问了。


    “…啊…?”许久未用过的声帶,发出粗哑的声音,比鸭子更难听。这不是他以前的声音,完全无法比较的声音。


    但是龙宿却看见身边的男人落泪,想抬手,记起了他的手沒力。


    缓缓贴近男人,像只撒娇的猫,蹭着他。


    剑子抱紧了这会蹭着自己的宝贝,自从他的龙宿过了落冠之后就不曾这样对他。也许是因祸得福吧……剑子这样想着。


    不过为了一个简单的声哭出來,传出去,他剑子仙迹真的不用做人了。


    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你啊,就会折磨人。”吻着龙宿的额,吻着他的唇,他从来没有这样感念过苍天,至少,他的宝贝在一点一滴的回来,他可以等到自己的龙宿,他知道他一定可以,因为龙宿从来不会让他等太久。


    龙宿睜大眼,不懂这男人又哭又笑的理由,只知道自己会出声,可以让他很高兴。


    折腾了一夜,龙宿终于肯乖乖睡觉了,闭上眼窝在这熟悉的怀抱中安睡。


    第二天早晨,剑子忙着給那坐在自己膝盖上,不肯安份张嘴吃粥的宝贝喂饭。


    自昨晚发现自己可以移动身体开始,他简直像条虫一样扭来扭去。这不由的让剑子怀念起几天前龙宿的安静。不过这样也好,至少可以证明龙宿很有活力,这就很好了不是吗?


    一早开始啊啊叫,让他们都兴奋个半死,到现在吃饭都不能安静一点。


    “龙宿,吃完饭再帶你出去,乖,剩一口了。”剑子好声好气的哄着,就看龙宿偏走,不肯吃完。没办法龙宿被儒尊和自己给宠坏了,向来是任性的可以,才刚恢复一点就暴露出来,还真是……


    “要出去了?”他想也是。这时间都是帶他去走走。咳……龙宿啊……可以指挥我,你很开心是吗?算了,你开心就好。


    “啊。”龙宿点头,磨蹭着那贴到自己脸上的大手。这是他最眷恋的温度,他喜欢。


    “好吧。你等一下。”把那最后一口自己吃掉,把龙宿抱坐到长榻上,为他整理好衣服准备出门。今天,他准备到远一点的地方去,比如豁然之境好了。不过,他刚才让仙凤丫头去请素还真顺便让他把他儿子和崖下的那个也一并带过来,来个会症,看看龙宿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豁然之境是与疏楼西风完全不同的景致,没有半分人为雕琢的痕迹,是修道人最好的住所。


    剑子抱着龙宿慢慢的走过草地,在花丛中坐下,看着身边盛开的紫色小花,摘下一朵来放在龙宿眼前


    “很漂亮吧。和你也很相配哦。”剑子笑着,让宝贝的头枕在自己的膝上,一同感受着让人痴醉的暖风。而这一坐就是一下午。当他们回到疏楼西风的时候,已经是一大屋子的人等着了。


    似乎是有些害怕,因为自睁眼以来,龙宿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的人,更何况这么多的人都用那么精亮的眼睛瞪着他,他习惯性的往最安全的地方躲


    “啊……”而这一声更是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差点跳了起来,就连最冷静的佛剑也是‘呼’的一声站了起来看着龙宿


    “啊~~好友,你们吓着龙宿了。”剑子一边安抚着受惊的龙宿,一边向众人详细说明这些天龙宿的情况。然后把龙宿放下,让中原三大神医轮番看症


    直到龙宿又开始啊啊叫,才把陷入讨论的众人给拉了回来。剑子连忙道歉还要张罗着龙宿的晚饭。


    让剑子高兴的是,他的龙宿可以再站起来,可以再说话,可以恢复身体机能;但是过程会很辛苦,他怕他的宝贝承受不起。可是,为了他好,这条路,剑子为你代选了,龙宿……


    之后,素还真自带谈无欲、屈仕途,慕少艾左手牵羽人右手拖阿九,续缘后面跟着佛剑,浩浩荡荡的一大帮人马立刻在疏楼西风安营扎寨,开始讨论并张罗着为龙宿复健所需要的所有准备工作。


    剑子抚着龙宿的睡颜,低低的说着,龙宿,不用多久你就可以像以前一样了,我真的快等不急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举行婚礼,真正的白头偕老。


    次日,慕少艾拿出一叠书甩在剑子的面前,要他全部看完,说是要他了解可以帮着他们一点。不过,没办法,为了龙宿,他只有这样了。不过我们的龙宿,好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



    要逼迫龙宿开始学走路,学拿这拿那,让脆弱不已的宝贝,每每以泪相对。越是不哭的哭起来可真真让人活生生的逼出罪恶感,更何况是龙宿这样姿容冠绝天下的可人儿,那泪颜看得素来爱美人的慕少艾想撞墙,素氏父子是手抖心也颤,剑子是破功脸是始终严肃不起来……


    不过就算是这样,龙宿还是逃不掉做重复的动作来恢复机能。素还真会拉上冷傲的谈无欲,慕少艾有罪恶坑出身的羽人做陪,素续缘身后是不怒自威的佛剑分说压阵。只能是做完一次就闹一次脾气,也只有剑子才能够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哄着。


    但是这样虽然是残忍了一点,可还是有效果的。起码那软弱无力的手现在可以举起来,抓着剑子的衣袖做抗议。


    可剑子也知道每天早饭时间过后,龙宿总是捉着他的衣服,默默的流眼泪,怎样也不肯去素还真那里。剑子知道龙宿的不甘愿,可是,他只能狠下心来抓开龙宿的手,把龙宿送到那里,看他做一日又一日的复健。


    然后出来的时候,又是一哄一闹的。


    负责所有起居饮食的仙凤是一点也没有帮自家主人的意思。摆明了想撒娇,最好是可以让先生帮助他脱离苦海。


    可是主人,您可不要忘了,只有先生这样做才换来您可以捉着先生的衣服和他抗议哦。所以,先生可是一颗甜糖果,坏人全让人家当去了,先生也够腹黑的。


    “哎呀呀……我说龙首大人,麻烦你在用力一点,你明明可以做到更好的。”抽着烟,慕大国手劝着不愿配合的龙宿,拜托,如果他们做不出什么结果的话,古尘今日就为他们开了好吗?


    “不要,每天!”现在的龙宿在一个月的训练中已经可以说一些简单的词语,也可以勉强站得稳了。他们三人知道,如果不是先天人根基与常人不同,否则起码半年才有他如今的样子,能够做到如此只能说,儒门龙首果然不是盖的!


    这天晚饭后,剑子带着龙宿去散步,配合着身边人摇摇晃晃的步伐,不过,他很开心,他的宝贝终于可以走了呢,只要他可以走的很稳的时候,他们就可以真正的在一起了,他的龙宿,他的结发妻。


    在豁然之境坐下,剑子让龙宿靠在他身上休息,一起看着天上的繁星点点。


    剑子自动开始为爱人按摩手脚,并轻声关心着


    “还会不舒服吗?”宝贝摇了摇头


    “还要……多久。”他无法忍受这样的日子,重复着一样的事情他不喜欢,他还要多久才可以解脱?


    “只要你可以像过去一样优雅洒脱就好了。”我的要求很简单,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达到的。龙宿抬起头看着他,看着他金色的眼眸里少一点空洞多了点光芒,他就很高兴很高兴,那一天不会太遥远了。


    晚风习习,宝贝栖在他的臂腕里沉沉睡去。



    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似乎是半年,总之没有人去计算。现在的龙宿可以流利的交谈,那优雅、矫捷带着机峰的谈吐和过去的他完全一样,一样是那个睿智的,让人忌惮的儒门龙首;他可以站得很稳了,也可以像以前一样把他的宝石扇子不离手,就连武功都有往昔的三成,自保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他还要苛求什么吗?一切都很完美……


    躺在剑子怀里,他知道剑子很开心,他回来了,那么他的苦难也结束了。突然,男人扶起他,认真的说


    “龙宿,你什么时候准备婚礼,什么时候嫁给我。”剑子很不怕死的说着。即使现在龙宿一拳打上来也没什么,他可以打人他也很高兴啊……只是龙宿睁大眼睛,然后把头偏向一边,呐呐的说


    “全武林都知道了,汝这只白毛乌骨鸡,害吾想嫁也不成了,凤儿那丫头竟然在半年前就准备好礼服了,真是的,她到底向着哪一边?”听着龙宿近似于碎碎念的抱怨,剑子的笑容在脸上扩大,虽然是冬天了,但是他知道,现在他比在春天更惬意啊……


    后来,他们在疏楼西风有个美丽的婚礼,穿着霞帔的龙宿坐在卧房里,仙凤为他戴上凤冠,然后拿着紫玉半月梳,梳着那头美丽的紫发,口中还念念有词。最后盖上红巾。她的主人今天终于拥有永恒的幸福了。


    在仙凤的搀扶下,龙宿走进礼堂,即使没有看到全部也足够让所有人惊艳的了。果然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天作之合啊……


    交拜天地时,龙宿觉得他是真的要嫁人,嫁给身边的男人,即使不能再握紫龙,那么他也愿意。因为,吾是汝的结发妻……


    剑子知道,他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了,他们终于等到这一刻了。你终于是我的结发妻了……


    洞房内,最美的新娘对着最幸福的新郎,在眼神交汇的刹那


    “多指教了,娘子……”


    “多指教了,相公……”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狡童jun) 嫁了啊U//////U........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1-12 01:42 | 3 楼
    夜玄昊
    疏楼监视先生家米缸的耗子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25
    腹黑: 267 点
    珍珠: 1709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4(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4
    最后登录:2017-06-18

    鲜花 [0] 鸡蛋 [0]

     

    嫁嫁嫁....嫁人!!!!!!!!!
    好歹让某人入赘!!!!
    娘..娘娘...娘子...
    天啊。.泪奔啊....
    龙大是男人啊男人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江山如画人作棋                楚河汉界藏乾坤
          九霄龙吟风云际                  逍遥依旧不染尘


    顶端 Posted: 2008-01-12 03:15 | 4 楼
    冬霖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0
    腹黑: 91 点
    珍珠: 1786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2(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24
    最后登录:2009-11-18

    鲜花 [0] 鸡蛋 [0]

     

    誠肯的說.這個文章的龍龍..是有女氣...總體還說.還是很幸福的..至少讓劍子真心的陪著咻咻.
    但是有一點不明白........龍宿是完全失去了以前的意識嗎?...等於一個全部的新生嗎?
    還是記起來了?好像這點交待得不是很清楚.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1-12 13:19 | 5 楼
    遊塵世
    矛盾代言人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42
    腹黑: 67 点
    珍珠: 1751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27(小时)
    注册时间:2007-07-14
    最后登录:2012-11-14

    鲜花 [0] 鸡蛋 [0]

     

    苦盡甘來~苦盡甘來啊~
    一個傷的是身~
    一個傷的則是心~
    誰傷的重呢?
    過程雖然很難熬
    等不到回應,磨心的期盼~嗚嗚嗚..
    看了真的有點不忍說
    不過,劍先生你該受的!!
    (小的是龍宿大人最忠懇最忠心低手下....)
    祝福兩位天天開花~日日開心~~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沒了精神糧食
    快要活不下去!!

    度日如年
    度日如年
    顶端 Posted: 2008-01-13 18:45 | 6 楼
    罂莲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10
    腹黑: 169 点
    珍珠: 1356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5(小时)
    注册时间:2008-04-15
    最后登录:2014-11-29

    鲜花 [0] 鸡蛋 [0]

     Re:1.12  发妻 下 3F(完结)

    刚开始真是看的身心纠结呀

    变成布娃娃的歹林,温柔的剑子
    其实感觉这个搭配也蛮不错的(表PAI我)

    当然了,龙大能恢复那是万种所归啦!!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谁说生命无痕/我愿用毕生的心力/在生命之树上刻下道道年轮
    顶端 Posted: 2008-07-10 15:20 | 7 楼
    taxation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36
    腹黑: 323 点
    珍珠: 171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4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3-09-22

    鲜花 [3] 鸡蛋 [0]

     Re:1.12  发妻 下 3F(完结)

    看到龙宿重伤,剑子怒极大开杀戒时,很揪心。
    看到龙宿沉睡,剑子细心呵护时,很心疼也很感动。
    看到龙宿一点点好起来,剑子又恢复腹黑本质,很开心。
    但是,总觉得龙宿刚睁开眼时的思维方式,好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啊,好像已经忘了前尘往事的样子,这样的龙宿还是龙宿吗?他后来是回忆其从前的一切了吗?不是很明白啊~~~
    但是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真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4-03 23:59 | 8 楼
    静妹妹
    保护地球,保护古生物,人人有责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2
    腹黑: 90 点
    珍珠: 17179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9(小时)
    注册时间:2009-11-17
    最后登录:2016-02-18

    鲜花 [1] 鸡蛋 [0]

     Re:1.12  发妻 下 3F(完结)

    哇,剑子超有耐心的说,而且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雨过天晴,两人能够完美退隐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1-05-28 23:23 | 9 楼
    « 1 23» Pages: ( 1/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06-25 14:5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