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Pages: ( 2/3 total )
本页主题: 06.03 七寸 (全)续篇13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5-15

鲜花 [118] 鸡蛋 [0]

 

虽然说是HE,我却很难想像,这次事情过后,剑子对龙宿的态度会是如何?不过既然主子回心转意了,一切还是有好的转机的,幸福吧幸福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05-24 01:25 | 10 楼
狡童jun
我萌故我在
翻云覆雨手 泣血恶人奖
级别: 大护法


精华: 3
发帖: 12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172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98 点
在线时间:392(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23
最后登录:2012-06-24

鲜花 [222] 鸡蛋 [1]

 

嘖嘖嘖~權謀算計的味道好濃!
雖說壞嘛,但龍大仍是壞地很可愛啊>/////<~
這樣的美人心機讓劍子心甘情願往陷阱裡頭跳~
劍子既然已經吃了龍大!就二話不說很負責任的替老婆(?)扛下所有責任!
真是夠帥夠氣魄!叫你第一名啦XDDD~

龍大放不下塵世!更放不開劍子!!使盡任何手段都要讓劍子陪著自己沉淪,龍宿的計畫讓我感覺劍子才是主要掠奪的主要目標U////U~那個盟主反而像是附帶的利息罷了XD!

真是一篇讓人意猶未盡好文章!沒有後續真的好可惜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朽木得不到滿足;腐海裡沒有安慰.....
拜託~愛他請不要坑他OTL...
顶端 Posted: 2008-05-25 16:30 | 11 楼
風神夜月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正义暴龙


精华: 0
发帖: 292
腹黑: 176 点
珍珠: 1754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50 点
在线时间:19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2
最后登录:2009-11-10

鲜花 [0] 鸡蛋 [0]

 

這兩人絕對會糾纏到死……
不……覺得到死都分不開…………
這條綫,誰能斷??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玄宗啊~我圓滿了~~(感謝草家的蒼、翠和木頭以及他們的娘“草”友情相助)
顶端 Posted: 2008-05-25 23:02 | 12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Re:七寸(全)(不好意思昨天是漏贴了最后一小段,結局是哈皮的……OTL)

因為正篇常有人說貌似沒完……而且最近又去看劍子龍宿的片段,萌到內傷,於是發泄下,寫了續篇。這次該是圓滿了,合十……



                                      續篇

不起眼的小鎮客棧中,前來吃飯投棧者,都忍不住偷偷打量廳堂中一人。那渾身的珠光寶氣,在這種鎮子上,實在令人側目。

茶換了一盞又一盞,飲茶的人悠然自得,毫不在意他人打量的眼光,一坐就是大半天。

這自然是龍宿。

掌柜匆匆跑下來,店裡一下來了這看似不得了的人物,讓他有些緊張。

“那位先生同意見您了。”掌柜站在龍宿身邊,恭敬地回道。

龍宿微頷首,放下茶杯,站起,望著樓上某間房的方向,微微一笑,隨即上樓。走在樓梯上,一陣簫聲傳出,龍宿笑意擴大,遂加快了腳步。

龍宿倚在門邊,看劍子站在窗前,背對著自己在吹簫。

一曲畢。

龍宿走上前去,站在劍子背後,劍子沒有回過頭。龍宿兩手從劍子身后攬住他的身體,微用力環住,讓自己和他身子完全貼著。龍宿的臉頰挨著劍子的,又偏過頭,輕輕吻著劍子的耳垂。

“唉,你又何必來見我。”劍子終是開口。

“吾來找吾的東西。”

“我欠你的已還清,我們之間已經清算,你不該來找我的。”劍子微嘆,掙開了龍宿的環抱。

龍宿也沒有太多意外。

“吾那樣對汝,也難怪汝無法釋懷。但是汝該知道,吾并非真的想置汝于死地,汝現在豈不是還站在這裡。”

“呵,那我是該感謝你的照顧了。”

“誒~何必這樣說。現在事已了,還要再計較么?”

“龍宿,”劍子嘆氣“人心豈是能隨意玩弄的。”

“這……”龍宿頓了頓“汝果然是傷心了?”

“傷心?我不知。你會那樣做,我其實也并不很意外。”劍子搖了搖頭。

“但是汝心甘情愿。”

“不錯,我心甘情愿,因為之前……我既欠了你,就當作償還吧。從此以後,不如相忘江湖。”

“劍子!”龍宿突然聲音拔高。“難道你心裡不想要一個答案?”

“什麽?”劍子有些迷茫,但是隨即便明白過來。“不,”劍子略猶豫地搖搖頭“沒有差別,我不想知道。”

“可是吾卻想說了。”龍宿上前一步。“吾對汝,并非虛情假意,這樣講,汝明白么?”

劍子的表情略有變化。

“那又怎樣。”

“吾放不開汝。”

“哈,沒想到龍宿你會說這樣的話,可是,這已無意義。”

“怎會?如此,豈不是兩廂情愿?”

“你想怎樣?”

“當然是要汝和吾一起。”

“你真認為我可以當作沒有事情發生?別的不說,現在江湖上已無劍子仙跡,我不能現于人前,你如何認為我可以當作什麽事都沒有發生過?”

“這……吾明白汝心裡必是難受的。”龍宿聲音放低“再不會了。”一向高傲的龍宿,竟低聲哄著劍子。

“一切皆不同,何須強求。”劍子轉身。

“汝是明白吾之為人,認定想要的東西,是絕不會放手的。”

“我只知,你永遠那么有自信。”

“哈,這是自然,除非汝心裡真的沒了吾。”

劍子沉默了。

“怎樣?汝心裡放得下吾么?”龍宿托起劍子的臉,挨得極近“汝放不下,絕對放不下。”

劍子後退兩步,拉開距離。定了定心神,嘆氣。

“你我本就不是同一類人,你不會離開權利,不會離開江湖的紛爭。你說要我,如何要?跟你回去,躲在暗處,等你抽空來和我見一面?”

“汝想說什麽?”

“我們,再不要見面了吧……”

龍宿臉色變了變。

“你壓不住你的野心,放不下你的權勢。還是不要勉強。”

“劍子,吾以為汝了解,吾并非貪戀權勢。”

“我知道,你不貪戀,但是離不開。”

“未必。”龍宿一語,兩人皆驚。

龍宿話一出,自己也意外,可是想了想,又說。

“若是吾放得下,汝可隨吾仗劍天涯?”

“你放不下。”劍子不相信。

“吾想做的事,一定會去做。”龍宿堅持。

劍子看著龍宿,表情堅毅,已然打定主意,不會讓步。終於幽幽嘆了口氣。

“好,我們就賭上一回。”

“如何賭?”

“你若真的放下世俗,我便與你一起。”

“好。”龍宿一口答應。

“你這答應,豈不是太快了?”

“無妨,汝等吾,等吾去處理。”

劍子仔細看龍宿,一臉認真。

“好,我等你。”


龍宿離開了,劍子在客棧房間里來回走了幾步,在桌邊坐了下來。龍宿啊龍宿,你會怎樣做?


龍宿一語不發,坐了半天,仙鳳立在一旁,也不打擾。

“仙鳳。”

“主人?”

“去召集儒門上下,三日后,在儒門天下正堂議事。”

“議什麽?”

“自然是退位。”

“主人!”仙鳳一驚“您真的要退位?”

“不錯。”

“怎可以,主人,您要想清楚啊。”

“汝照做便是。”

“可是,我不明白。”仙鳳不能接受“難道真的因為劍子先生?”

“呵呵,吾既答應他,自然是要做的。”

“可是……”

“可是什麽?”

“我以為主人會有……兩全其美的辦法。”仙鳳猶猶豫豫的。

龍宿表情莫測。

“汝以為劍子是糊涂人么?若是敷衍他,他會看不出么?”

“可是,此事事關重大,主人您還是——”

“不要說了,按照吾所說的去做就是。”龍宿語氣溫和,但是不容再置疑。

仙鳳不甘愿,但是看著龍宿,已無再談餘地,只得領命退下。


江湖上一時傳聞四起,儒門總是按照規矩辦事,何時慶典,何時議事,都有固定安排。這樣臨時召集,必有不同尋常事發生。

消息在江湖上傳得極快,劍子自然也是聽到的。劍子沉思片刻,不露聲色。


是日,龍宿果然提出退位。此言一出,當下一片嘩然。眾人吃驚過後紛紛勸阻,可是龍宿執意如此。龍宿想做的事,誰能阻攔。

“那繼承人之事,龍首有何安排?”

“吾提議一人,此人在儒門輩分甚高,對儒門盡心盡力,由他擔任,吾可無憂矣。”

“是誰?”

“楚君儀。”

底下紛紛議論。教母在儒門中地位不低,頗受尊重,也不失為一個好人選。

“可是教母雲遊在外,不知她現在下落。”

“放心,吾已派人去找,相信很快就有消息。在這段時間,吾會命人代吾暫理儒門事務。待教母歸來,吾便正式把儒門交付與她。”

……


龍宿回到劍子所處之客棧。

“吾承諾已兌現,該汝了。”龍宿坐在劍子對面。

“什麽?”

“不要裝傻,吾已公告退位。”

“哦?那你要我做什麽?”

“跟吾遠走。”

劍子晃了晃茶碗,把它放下。站起身走了兩步,背對龍宿。

“不行。”

“為何不行?”

“你現在并未正式退位,世事多變……”

“呵呵,原來汝是怕吾反悔么?”

“有些事情,比反悔更可怕。”

一時間,兩人沉寂。

“唉,”龍宿對著劍子的背影無奈嘆氣,“劍子,汝如此不信任吾么?”

“該說是,一朝被蛇咬吧。”

“罷了,汝既多心,多說無益,就等吾徹底脫出時再計較好了。”龍宿也不想多說什麽了。

劍子不置可否。

“天色已晚,吾就叨擾一晚了。”

龍宿說著也不管劍子是否答應,徑自走到床邊,竟當著劍子的面躺倒在床上。

“一直在趕路,屬實累了。”

劍子看著龍宿,有些不知說什麽好。龍宿不理他也不動。

“好吧,此地不比我那茅草屋,有的是房間,你且睡這,我換個房間便是。”劍子說著便要離開。

呼啦一聲,龍宿坐起來。

“不用了,吾回去!”

龍宿板著臉從劍子身邊走過,沒有回頭。劍子也不出聲挽留。

“等事情結束,”龍宿停在門口“吾會回來。”

劍子看著龍宿遠去的背影,口中喃喃念著什麽。


大清早上,卻讓人不得安寧。江湖上氣氛緊張,無數雙眼睛盯著儒門天下。原因是前日傍晚,不知哪裡傳出的風聲,稱疏樓龍宿曾派暗樁混入北辰家,取得當家主人信任后,圖謀不軌,北辰家曾因此陷入分裂之危機。此消息一出,江湖皆驚。傳說北辰家乃是有皇家背景,豈是好動得的?



劍子早上一開門,仙鳳站在門口。

“仙鳳?你怎么在這?”

“主人命我留下照看先生。”仙鳳畢恭畢敬答道。

“這……吾不需要別人照顧。”

“可是主人堅持,還請先生不要讓我為難。”仙鳳笑盈盈的,可是笑意并沒有達到眼中。

劍子盯著仙鳳,看不出什麽。

“唉,龍宿,你這又是什麽心思?”劍子對空嘆息。

“先生不必為難,若先生不喜,仙鳳自然不會打擾。只是主人命我呆在先生身邊不得返回,我也沒有辦法,還請先生見諒。”

“龍宿是擔心我落跑么?”劍子苦笑。

“先生多慮了,若主人真想知道您的動向,總有辦法知道的,實在犯不著派我來。”

“罷了,”劍子看看天,“隨便你了。”


劍子白日不是在房裡,就是在樓下茶館,找個角落聽事兒。現在仙鳳在他身邊,出入有些惹眼。北辰家的的事,他也聽到了。劍子表情凝重,仙鳳吃不准他在想什麽。

“仙鳳,龍宿真有此事?”

“先生是說現在北辰家的傳聞?”

“是。”

“這……,先生,以我的立場,您問我這些,豈不是讓我為難?”

“聽你這話,恐怕這事不是空穴來風啊。”

“我只能說,上位者,總要有些不為人知的事。這先生也該了解,權利鬥爭何其複雜,單純善良之輩,早已死在別人腳下。”

“你這論調,和你主人很像。”

“服侍主人多年,深知其中險惡。若主人真的沒有了那萬千心思,恐怕早已做了鬼,哪裡能如他表面般悠然。”

劍子似是被說動。

“那你可知,是何人在這個關頭,放出對龍宿如此不利的消息。”

“呵呵,人走茶涼,主人之前是龍首,大權在握,誰敢公然挑釁。可是如今他竟主動卸下權力,其他人豈不是有仇報仇。”仙鳳倒是笑了,只是笑容中似是有些諷刺。

“那龍宿可有準備?”

仙鳳盯著劍子瞧,似是要瞧出個花來。

“主人這是突然決定。儒門歷代龍首,仙逝時皆在位上,從未有過退位,先生認為主人會早早為自己退位做好打算么?恐怕數天前,他自己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會如此。”

“你這是怪我了。”劍子苦笑。

“不敢,主人都甘愿了,我又能說什麽。”語氣還是恭順得,可是話卻有些刺耳。

“那依你看,龍宿能否順利放手?”

“這我不敢妄加猜測。只是……”仙鳳有些面露愁容“此事不易就對了。”

劍子點點頭,抿了口茶。

“仙鳳口才真是精進了。”

“先生何出此言?”

“再說下去,你該暗示我去相助龍宿了吧。”

仙鳳一愣。

“這話如何說的。”

“不是么?”劍子微微笑道。

“呵,我本以為先生是君子。”仙鳳似是明白了,冷笑。

“哦,你是說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么?”劍子依舊態度溫和。

仙鳳站起身,上下打量劍子。

“我現在只覺得,主人真是不值。”言語漸犀利。

“值與不值,你家主人心中有數。”劍子也不與她計較。

“不錯,是我逾越了。”仙鳳深吸口氣,再度恭恭敬敬說話。“既然先生認為我之言語總有他意,那仙鳳閉口就是。再見主人之前,仙鳳再不發一語,以免擾了先生思緒。”

“啊,你不必這樣。”劍子頗意外。

可是仙鳳倔強,低著頭,看樣子真的再不打算說話。劍子看著,也沒辦法,只得搖搖頭。劍子看著窗外,思緒飄遠。



龍宿形勢果然不利,本是市井傳聞,現在越鬧越大。聽聞北辰家之人已有所動作。有人親見龍宿在現在居所中被襲。眾人猜測恐怕北辰家容不下龍宿曾經挑撥,已經開始報復。而龍宿也突然很少露面,傳言是在躲風聲。

屋漏偏逢連夜雨,江湖總不乏落井下石之輩。這幾日,又風聞龍宿幾件不光彩的舊事被人扒出,無論是殺人奪物,還是陰謀陷害,涉及苦主都是江湖上頗有分量之人。有的只是傳聞,有的還有所謂證據。一時間真假難辨。眾人紛紛要龍宿出現給個解釋,可是龍宿卻總不露面,讓人生疑。

一時間風聲鶴唳,龍宿成了眾人最關注的話題。那些罪名是真是假?他現在人在何處?和他之前突然要退位聯繫起來,這是否有什麽陰謀?

另一方面,聽說儒門的人已找到楚君儀,現在正在趕往儒門天下。龍首之位是否能夠順利更替,也倍受關注



劍子還是坐在窗邊,仙鳳也在一旁,兩人都安安靜靜的。

撲棱棱地飛來一隻鴿子,劍子一伸手,抓到了。解下鴿子腿上的信函,劍子手一揚,鴿子又飛回了。

劍子看完信函內容,又看了看仙鳳。

“想知道你主人說什麽么?”

仙鳳不點頭,不搖頭,更不說話。

“他只說他在等楚君儀,交接完畢,便過來。”

仙鳳神色有些憂慮,劍子裝作沒看見。

“只有這樣,再沒說別的。看他下筆從容,想必無事,你可以放心。”



終於,墻倒眾人推,不斷有人找尋龍宿,聽聞他已被人堵截,受了傷。傷多重,無人知。


據聞,楚君儀已經到了儒門天下。江湖都在翹首以待,她會有什麽動作,可是一日,兩日過去了,她悄無聲息,而龍宿也依然沒有出現。

江湖中按捺不住,都在紛紛猜測。龍宿是已重傷,還是發生別的什麽變故?楚君儀可是在等龍宿回來退位與她?

這時,一個驚人的消息悄悄的傳開,也不知真假,但是有爆炸般的分量。龍宿一直等待的楚君儀,竟在回來當日,秘密集結人馬,命人暗地圍捕龍宿!

楚君儀反叛!



“你說,這是真是假?”劍子問仙鳳。

仙鳳不語,嘴唇抿得緊緊的。

劍子知道得不到回答,還是說他自己的。

“楚君儀真的派人圍剿龍宿?如果是真的,那又是為什麽?”劍子貌似自言自語“若是為龍首之位,龍宿已承諾傳給她,等她正式掌權再動手豈不更好?”

仙鳳眉頭鎖起,若有所思。

“又或者……龍宿本并不是真的想傳位與楚君儀,只是打算借機拖延,到時製造事端破壞。於是楚君儀將計就計,先發制人,趁龍宿現在麻煩纏身,先鏟除龍宿。”

劍子說這話時一直看仙鳳的反應。仙鳳顯是在極力克制自己,不讓自己顯得不同。

“唉,若真是如此,那確是好時機。龍宿若死,君儀不但自己名正言順即位,而且現在江湖人人知道龍宿被人到處圍追算賬,這罪過也可以讓他們擔了。”

仙鳳聽了有些衝動,幾乎想站起來衝出去。

“哎~冷靜一下,讓我們一起等吧。”



聽聞儒門天下突然調配大量人手,秘密向某處進發。難道已經找到龍宿,要動手了?眾人都這樣猜測。


仙鳳有些緊張兮兮,劍子今日也各位沉默。兩人都在等。

終於,又等來一隻鴿子。

劍子拆開信,發現自己也有些緊張。看過信后,心裡不知是何滋味。

“龍宿說,他正在趕來。”

劍子一抬頭,見仙鳳抓著那鴿子,手微顫。劍子仔細一看,那鴿子翅膀下,有些暗紅血漬。 劍子的手不由得握緊了。


從白天到晚上,兩人幾乎沒有挪地方,各自心事重重。夜幕降下來,忽聞一陣跌跌撞撞的腳步聲。

“啪”一聲門開了。

“劍子,吾回來了。”龍宿扶著門,站在門口,臉上綻放笑靨。多少年後,在劍子總是記得那一刻的龍宿的臉龐,讓人有種莫名的感動。只是和他表情極不相稱的是,他身上掛著的已破爛的血衣。

在龍宿開口說下一句話之前,劍子已經身子一閃,到了他的身邊扶著他。

“劍子,吾說——咳咳”龍宿雖狼狽,但是好像還是很高興。

“唉,你啊。”劍子抬手點了他的穴道,讓他昏去。

“主人。”仙鳳見了龍宿這樣,擔心不已。

“恐後有追兵,我們先離開這。”劍子抱著龍宿便出去。



龍宿醒來時,看劍子在身邊,就知已無事。

“劍子。”龍宿喚了劍子。

“你醒了。”劍子遞過水給龍宿。

龍宿喝了幾口,把杯放下,便目不轉睛盯著劍子。

“這樣看我做什麽?”

“這回是吾贏了吧,汝該兌現諾言。”

“這就算贏了?”

“不是么,當初說好的。”

“呵呵,可是現在,你惹了一堆麻煩,憑我是保不了你了。”

“汝怕被吾連累?”

“就算被你連累,也保不住你我。”劍子看著龍宿,笑了笑,別有深意。

“那汝是什麽意思,想反悔么?”

“現在你腹背受敵,既不能自保,我也保不了你,究其緣由,無非是你失了權勢,以前冤家債主找上門來,卻沒有儒門勢力保障你。”

“汝想說什麽?”

劍子定定看著龍宿,好似要洞察一切。

“你是故意這樣做給我看的吧。讓我看到你失去權勢,會面臨何種困境。如果我不忍心看你這樣,我就不得不退步。”

龍宿目光灼灼看劍子,好一會,竟然笑了。

“汝已知道了。”龍宿竟然坦承“不錯,吾早料到會這樣,遂任其發展。”

“你還是在賭我的心意,龍宿,這一招你怎么總用不膩!”

“呵呵,那結果如何?你愿意服輸么?”龍宿不介意劍子說什麽。

“我若不管你,我就不信你真的會束手就擒。我知你做事周密,這些事定有解決之方。”

“汝可以試試。”龍宿非常自信。

劍子打量龍宿好一陣,長嘆一聲。

“汝認輸么?”

“呵,認,怎能不認,龍宿你算計人心總是極好的。”

“那,留在吾身邊。”龍宿身子靠過去。

劍子側過身子不看他,半響,微微點了點頭。

“好,待吾休養幾日,回去重整河山,到時汝可要跟吾回去。”龍宿心情大好。



幾日后,儒門教母出面澄清日前流言。楚君儀稱此次回來是為當面謝絕龍首之位,言自己尚無能力駕馭儒門。於是儒門教眾只能懇請龍宿暫緩退位一事。而北辰家亦證明之前江湖傳聞實屬誤會。龍宿堂而皇之回到儒門。眾人雖疑慮未消,但實在不知龍宿動了何種手段,最後還是不了了之。



“汝還是不甘愿。”龍宿看著一臉陰鬱的劍子。

劍子是隨龍宿回來了,龍宿也爲了劍子搬出儒門天下。可是劍子似乎仍是放不下心結。龍宿了解,畢竟這次又是算計了他,他心中不快也是正常。

“汝真是小氣。”

“我想,換作是你也大方不起來吧。”劍子苦笑。

“唉,汝真會計較,真不乾脆。”龍宿眨眨眼。

“你是不是又想做什麽?”劍子敏銳察覺不對。

“呵呵,”龍宿突然挨近“等汝邁出一步,真要等到天荒地老了,還是吾來吧。”

龍宿突然壓在劍子身上,動作飛快的扯他衣服。劍子剛要驚呼,就被龍宿吻得密不透風。龍宿一手攥著劍子的分身動作,另一手在劍子身上胡亂摸著。

“龍宿,住手,住手。”劍子有些慌亂,不知龍宿為何突然這樣。

“汝既然不來,那就換吾。”龍宿正忙。

“什麽?你該不是——”劍子心一驚,話到這,突然感覺龍宿的手在自己後面徘徊。

“胡鬧!”劍子手忙腳亂制止龍宿,可是龍宿也靈活得很。

“汝既婆婆媽媽,就讓吾受累了吧。”龍宿竟真想把手指往劍子身體里擠。

劍子忍無可忍,大力握住龍宿肩膀,一個翻身,把龍宿壓在身下。龍宿抬手要反抗,只聽一聲驚呼。

“唔,混蛋,怎么突然——”龍宿咬緊牙關。

劍子手指埋在龍宿體內,龍宿稍有動作,劍子就折騰他。劍子氣呼呼的,是有了些發泄在裡面。可是看龍宿難受,又是一陣心軟。

“唉,你何必用這種手段。”劍子撩起龍宿額前的頭髮。

“誰在上,誰在下,對吾無區別。”

“我明白。”

……


事後,劍子坐在床上,還是有些懊惱,龍宿倒是一臉得意。

“汝又欠了吾,這回吾不會讓汝還清,汝此生都欠吾。”

“唉,因一時貪歡,賠掉一生,不划算啊不划算。”劍子連連嘆氣搖頭。

“哎呀呀,這人真是愛計較,大不了……再讓汝折騰一回。”

劍子一本正經思考了下說:

“也好。”



傍晚,劍子一人上了一間小茶樓。

“抱歉,我又來遲了。”

“無妨。”竟是佛劍。

劍子在佛劍面前坐下。

“上次多謝你網開一面。”

佛劍略想了想。

“我相信你有你的苦衷。”

劍子笑笑,和佛劍,的確用不著解釋太多,兩人對彼此秉性,都非常了解。

“你現在……在龍宿那裡?”佛劍不確定是否該問。

“不錯。”劍子倒是答得爽快。

“龍宿前陣子的退位風波,是否和你有關。”

“是。”

“這……”佛劍有些猶豫“那些風波我也有耳聞,只是……”

劍子看著佛劍難得的吞吞吐吐,微微笑了。

“但說無妨。”

“那北辰家不像是與龍宿交惡。可能知道的人很少,但是我隱約記得,龍宿私下和他家有些特殊交情。只是極為隱蔽,外人不知而已。當然,這是很多年前的事,也許已發生變化。”

“嗯,這我倒是料到。”劍子非常平靜。

“你知道?”佛劍驚訝了。

“呵呵,不但北辰家,連同楚君儀,也該是龍宿心腹才是。”

“我不明白。”佛劍迷惑了。

“很簡單。龍宿之前因一事負我,後來他找到我,想讓我隨他回去。我便提了條件。”

“是何條件?”

“要他放棄世俗紛爭,遠離權力。”

“他竟然答應了?”

“我知道他會答應,也知道他一定做不到。”

“那你為何要提這條件。”

“呵呵,”劍子端起茶杯“龍宿這人,生性多疑。他來找我,我固然心中有他,但是卻不能輕易跟他回去。如此輕易,一來,他不會相信我無二心,二來,容易到手的東西,他不會珍惜。於是我就提了一個對他來說極為困難的條件。”

“你本就知道他不可能做到?”

“不錯,我知道他最後會用各種手段開脫,并一定會讓我退步。其實無論他怎么做,我想,我都會留下,畢竟……”劍子突然住了口。

“畢竟什麽?”佛劍追問。

劍子笑笑搖頭。

“反正龍宿做事周密,這一連串事情出來,我就知道一定是他故意。他不會讓自己真的涉險,所以我推斷,那些謠言對他不利之人,該是和他有所關聯,大抵是按照他的意思辦事的。”

“苦肉計?”

劍子點點頭。

“所以,當我隨龍宿回去之後,那些人很快出門澄清。本來之前江湖上的通通是流言,并沒有真的證據,再加上他恢復龍首之位,哪有人敢質疑。於是就不了了之了。”

佛劍思前想後,事情明白了,道理不明白。

“你們二人為什麽要這樣大費周章。”

“呵呵,這樣做,我又欠了他,自然是走不了了。”

“那,還是他贏了。”

“嗯,龍宿的確是認為自己贏了。只不過……”

“只不過?”

“我也沒有輸就是。”

“哦?”

“還記得,”劍子看向窗外“數年之前,我覺得自己和龍宿完全身處兩個世界,而現在,他千方百計把我留下,認為自己‘贏得’了我。”劍子嘴角噙著笑“如今,他也稱心,我也稱心,怎么能說誰贏誰輸呢。”

佛劍看著劍子的笑顏,覺得不很熟悉,也不很明白,只是直覺非常舒心。

“你們兩人之間,真是麻煩,心思這樣千折百轉,不累么。”

“呵呵,可能我和他的相處方式,這輩子都要這樣吧。習慣就好。”

佛劍直覺,有些事情,是他不會明白的。

“天色已晚,我該回去了。”劍子起身告辭。


佛劍目送劍子下樓,眼看他走著走著又折回,在下面糕點攤子包了一包桂花糕提著走了。看那輕鬆的腳步,佛劍覺得自己不用擔心了。

唉,隨他們去吧,那兩人的事情,讓他們自己去折騰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鲜花:1(心依)
  • 鲜花:1(昭昱)
  • 鲜花:1(觉非飞飞)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08-06-03 23:15 | 13 楼
    夜玄昊
    疏楼监视先生家米缸的耗子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25
    腹黑: 267 点
    珍珠: 1709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4(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4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0] 鸡蛋 [0]

     

    先生~~~~~~~把主子綁緊~~~~~~~~~~~~~~~~~~~~~~~~~~~~~~~~吶喊
    被扇子P飛~~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江山如画人作棋                楚河汉界藏乾坤
          九霄龙吟风云际                  逍遥依旧不染尘


    顶端 Posted: 2008-06-04 04:04 | 14 楼
    狡童jun
    我萌故我在
    翻云覆雨手 泣血恶人奖
    级别: 大护法


    精华: 3
    发帖: 12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172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98 点
    在线时间:392(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23
    最后登录:2012-06-24

    鲜花 [222] 鸡蛋 [1]

     

    看到這....實在很想說:傻龍宿!你被劍子騙了= "=~~
    而且騙的自動投懷送抱不說還被吃的很高興OTL........(腦中不斷出現龍宿裸身綁蝴蝶結當禮物的樣子...)
    就這樣,一個絕世美人被打包帶回家了!
    劍子先生不但可以悠然引退且終身的福利享用不盡..........真是一"劍"雙鵰的好計畫!
    值得大家學習XD~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朽木得不到滿足;腐海裡沒有安慰.....
    拜託~愛他請不要坑他OTL...
    顶端 Posted: 2008-06-04 10:34 | 15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5-15

    鲜花 [118] 鸡蛋 [0]

     

    双赢吧,算双赢吧,皆大欢喜了...
    老道果然也不是省油的灯,被算计一次立刻讨回来,连本带利啊连本带利...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06-05 00:42 | 16 楼
    天台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6
    腹黑: 61 点
    珍珠: 1705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22
    最后登录:2010-06-28

    鲜花 [0] 鸡蛋 [0]

     

    彼此算计啊…………
    剑子果然腹黑的很啊,通篇看来都是龙宿在忙上忙下。
    老道只要动动口,就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了……
    真是不佩服不行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6-05 13:14 | 17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79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0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我记得,有位大人说过,伤害总是相对的,
    无论是谁骗了谁,谁欠了谁,终归是轮回的纠缠啊~剑子和宿宿就是扯不断的缘,谁都放不下谁,用自己的方式去爱对方,两人也是任性的。伤害是在所难免,不然就不会记在心里了。
    到最后,喵~~佛剑大叔,你也要和宿宿和好的!宿宿的朋友不多,虫子不希望他寂寞。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6-06 21:40 | 18 楼
    memory
    对老道怨念…心疼咻咻~~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4
    腹黑: 68 点
    珍珠: 1757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01
    最后登录:2009-04-19

    鲜花 [0] 鸡蛋 [0]

     

    一口气看完~来冒泡~~

    剑子是混蛋……龙宿跑来避避江湖风雨,还自顾自钓鱼烧饭看书睡觉,不搭理也就算了,居然、居然就让龙美人一晚上站在门外?!!这么不懂怜香惜玉~太过分了~!真是懦夫……就知道逃避~算什么嘛~!龙美人都自动送上门了哎~~不知道还在坚持什么……
    龙宿倒贴哎……苦肉计、美人计、激将法都用上了……唉……喜欢这么个不解风情的老道,还真辛苦龙大人了~~最后还是勾引成功了~哎哎哎~~龙大人的魅力啊啊~!不过剑子那句“你想要我做什么”实在太伤人了!怎么可以这么冷漠~!!呜……龙大人~委屈了~~
    看那段两人勾心斗角好精彩~(我的感觉真是人品…… -_-|||)两位大人都是好心机好演技……好无情好狠心啊~~咳、虽说是大局为重……龙宿这个计划把自己都搭进去了——够狠!不过顺利和剑子两情相悦(?)了~也算是一石二鸟一举两得~?
    剑子主动认罪!虽然某忆想说“太感动了”……但是……其实剑子也是无奈的吧?一直逃避的感情竟然是用这种方法表达……原来剑子的逃避是因为对龙宿的了解吗?好残忍……不过既然避不开干脆就认了嘛~~
    觉得……这两位互相考验感情的方式手段真极端的可怕……几乎都是赌上自己的身家性命……因为对自己很自信而且对彼此的感情都放不开吧~?
    很欣赏仙凤对剑子的那段几乎可以称为交锋的谈话~觉得凤儿真是懂事明理又贴心~~
    看完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唔~剑子好狡猾~!!……其实~这样也不错呢~时不时地来个小小的算计、偶尔斗斗智也很有情趣啊~~嗯~~这就是两人的相处方式呢~~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鸳鸳相抱何时了,鸯在一旁看热闹。^_^
    顶端 Posted: 2008-06-07 23:18 | 19 楼
    «1 2 3» Pages: ( 2/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05-26 15:2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