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8 total )
本页主题: 07.30 遲到千年 01~10 (完) 60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2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07-31

鲜花 [43] 鸡蛋 [0]

 07.30 遲到千年 01~10 (完) 60F

0
管理提醒:
本帖被 Maryanna 从 ≡暗香盈袖≡ 移动到本区(2008-08-16)
(壹)




  咚咚咚……

  鑼鼓聲響徹雲霄,鞭炮放得震天響,一路吹吹打打好不熱鬧。

  大紅花轎搖搖晃晃,所經之處,村民紛紛跪下磕頭,口裡唸唸有詞,偶然傳出低泣聲,頃刻又被樂聲掩蓋,彷彿無事般。

  外頭的喜樂奏得越熱烈,一顆心沉得越寒,悄悄掀開轎簾一角,回眸盼視,但見清一色相同神情,崇敬中混雜著恐懼、驚惶、害怕,以及……欣喜。

  屋簷下站了一名婦人,手裡捧著包袱,神色哀戚,淚水在眼眶裡轉了幾圈,卻遲遲不敢落下,嘴裡喃喃默語,隨後掩面匆匆離去,不忍再見。

  原來,還是有淚的。

  收起微揚嘴角,淡淡掃過伏地眾人,抿唇不語,須臾長長吁嘆,撤手放下帳幔,不願再看。

  靜靜地安坐轎中,任憑媒娘喜童帶領前行,花轎規律地搖晃擺動,層層喜服裹得緊實,悶熱得令人頭暈目眩,有些昏昏欲睡,只知一行人彎彎曲曲地拐著偏僻小徑,似要新娘認不得返家的路,就這麼一輩子回不了村莊,死心安份待在夫家。

  不過,那也得有命才行。

  大地如此寬廣,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村民臨河而居,自是仰賴江河度日。

  河神賜予眾人足夠的食物,卻也奪去不少生命,村民對於河神既愛又恨,不知該如何是好。於是巫覡告知眾人,只要三年獻上一名女子,按時供奉祭品,將可安撫河神情緒,保佑村民生活大計。

  此後三年一輪,人心惶惶,深怕自家女兒被選上,有辦法的人家早將女兒嫁出,沒婚配的也連夜遷離村莊,只剩下貧困無力的窮苦人家。

  一人一種命,有人生來大富大貴,有人註定一世窮苦,平凡又弱小的人,面對眾人威逼脅迫,除了咬牙認命,還能怎麼辦?

  怨嗎?該怨狠心捨棄的母親,還是盲目的群眾?亦或是……始作俑者的河神?

  若是有幸見到河神,該是罵祂草菅人命,還是直接給祂一拳省事呢?

  人人又敬又怕的河神,又會是何種模樣……?

  意識矇矓之際,忽然發現轎身靜止不動,安穩地置於某處,揉眼掀簾一看,村民依然虔誠地拜了又拜,只是身影逐漸縮小,看不清樣貌,巫覡的誦語聲愈發微弱,直到四周安靜下來,僅聞流水淙淙,方才清醒過來。

  「糟!」

  掀簾踏出花轎,船身已至河中央,川水由事先鑿好的孔縫流入,加上載負的大量貢品,待他發現之時,早已是無力回天,只能眼睜睜看著舟身連同自己遭滾滾江水吞沒。

  「哇啊啊啊啊───!!」

  昏厥之前,他暗自下定決心,以後絕對絕對不要太好心,絕對絕對不要多管閒事。

  還有……誰可以告訴他,為什麼河裡會有漩渦啊啊啊……?

 
※    ※    ※


  「啊啊啊啊───!我不要淹死!我不要當水鬼!我我我……哎唷好痛啊啊啊……啊?」

  好痛?

  「吵死了,給吾閉嘴!」

  「唔、唔唔──!」

  就地滾了幾圈,好不容易將混亂中自己打結的寬袖喜服脫掉,飛快地把口裡的果子取出,然後用力做個深呼吸,嗯~世界真是美好。

  揉揉發疼的頭臂臀腰,粗略檢視一番,所幸只是一些小擦傷,外加幾處瘀青,其餘並無大礙,令劍子仙跡大呼幸運,發誓將來一定要多做善事積福報,以報答老天的救命之恩。

  「謝祂做什麼?祂住這麼遠,你們又非親非故,怎會專程來救你,笨蛋。」

  雖然拜天拜地拜神明只是求個心安,也明白老天爺不會顯靈來救人,真正援手的另有其人,但是那句「笨蛋」怎麼聽就怎麼刺耳,而且剛剛還嫌他吵,硬把果子塞入口中企圖悶死他,還趁機踢他幾腳!就算是救命恩人也不能這樣吧!?

  「別太過份了!我可是……」

  驀然回首,卻在一眼瞬間,責怪的話全都消失無蹤,僅僅是張著口,怔怔地瞧著眼前景色。

  好一幅美人出水圖。

  池畔邊,一抹淡紫環臂拄肘,似笑非笑,微揚菱線噙著戲謔,冷漠而倨傲。

  面冠似玉,梨頰微渦,明眸皓齒,巧笑倩兮;眉如墨畫,鼻若懸膽,額間朱彤添豔,彷若雪中梅紅,清逸絕俗。

  身型纖而不弱,穠纖合度,紫雲華緞隨意披垂,露出無瑕雙肩,血色寶石襯得凝膚似雪,溫潤如玉。

  水面之上,集天下絕美之最,即是四大美人再世,亦將自嘆不如。

  但,水面之下,楊柳樹上,盤據身軀長十丈,魚鱗蛇身,微光照射之處,映出一片紫霞光輝,宛若天際雲彩。

  龍……是龍!真的是龍!

  古書所載,龍身如之,三停九似,角似鹿、頭似駝、眼似兔、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魚、爪似鷹、掌似虎、耳似牛,口旁有鬚冉,頜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鱗,其背有八十一鱗,具九九陽數。能飛天入海,掌管風雲雨露,為人間佈雲施雨,帶來豐收與災厄。

  無論他是否真能起風駕霧,恩澤廣佈,或與傳說中的模樣有所不同──反正見過龍的不是早已成仙,就是再入輪迴,這麼久遠的記載誰又說得準?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他現在親眼所見,就是活生生、真真實實的龍!

  相較於劍子仙跡一臉驚喜交織的複雜情緒,紫龍只是淡淡瞟過,冷哼數聲,不在意對方眼冒金光,直勾勾地盯著他瞧,只在乎那人忘記闔上的嘴,不知何時會滴出涎沫,萬一弄髒他的地怎麼辦?

  還有就是……

  「過份?誰過份了!最過份的不是汝們嗎!」

  不提便罷,一想起這事,氣不打一處來。

  到底是誰說他想娶親,然後三不五時弄個麻煩精給他的?

  龍的壽命很長,長到他也不記得自己活了幾千幾百歲,只知道記憶初始,就一直住在這地方,比起上頭那些不請自來的土霸王,他才是這地方的擁有者。

  不過,雖說先下手為強,佔地為王,卻也沒有獨佔的意思,反正人類視力不好,太遠看不到,太近看不清,只看得到眼前所見,如此正合他意。江上所能見到之處,人類儘管拿去,看不見到不了的地方,仍然屬於他的自有天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彼此相安無事,倒也和平共處好一陣。

  直到某日,村民甲為了多抓幾條魚,船隻不小心翻覆傾倒,加上當日狂風驟雨,頃刻就不知被沖往何處,搜尋多日皆無所獲,想必凶多吉少,難逢生機。

  讓自己忘記傷痛最快的方法,就是憎恨。

  人類果然狡詐,將所有罪狀推至江河,天天哭喊叫罵,卻又捨不得遠離,久而久之,生成一種敬畏之心,又愛又恨。

  學會拜天祈求,又來拜水底的他,口裡唸唸有詞,也不知道是唸給誰聽,聽在他耳裡,只覺得很吵、很煩,讓他睡不安眠,枕不安寢,輾轉反側的結果,又聞江上風波不斷,河水洶湧,讓人類驚惶失措,急病亂投醫,才有後來不知道誰想的爛方法──河神娶親。

  婚嫁為人生重要大事,花船上載著大姑娘,還有滿滿豐盛的嫁妝。

  他不介意收下珍寶食物,即使那些東西對他根本沒用,就當做是種補償也好,卻極度討厭人靠近,尤其是那些歇斯底里的女人!

  見到他的女人大致上可分為兩種,一種是還沒開口說話,就先呼天搶地,哭得死去活來,扯喉嚷著放她走,不願葬送性命於此。淚水枯乾後,開始咒罵蒼天不仁、世間無道、村民無情,好似全天下的人都負了她。

  另一種是雙眼發直,訝異地說不出話,半晌之後,紅著臉要委身於他,卻在見著半身龍鱗後,立刻換了個人似的,邊尖叫邊躲得遠遠地,好似見到妖魔一般──話說,初來之時,早該知曉他非人類,為什麼還是如此愚蠢,色令智昏呢?

  人類啊……哼……

  受不了吵鬧,遂施術洗去記憶,讓流水將人帶走,往後再有祭品送來,收下後面的厚禮,前面的花船隨波放逐,看她高興去哪就去哪,別往他這兒來就好,眼不見為淨,就算村民把帳算在他頭上,他也不想管了。

  但是這一次……他真的生氣了!

  男婚女嫁,「出嫁」的該是姑娘家,以往嫁來的女子,就算不是絕色美女,也是清秀可人,再怎麼差,總也是個女人,看著也舒心。可是眼前這一個……生得高頭大馬,虎背熊腰,分明就是個男人!

  是欺他男女不分,還是過去嫁女兒來不受用,以為河神不好女色,改送男子來?

  呸呸呸!莫名其妙!真是太可惡了!

  舉頭瞪去,見那人類還一副癡傻模樣,肝火驀地升到最高點──居然還是個傻子?!

  「汝還要看多久!」

  想也不想,擺尾就是一掃,尾鰭夾帶勁風,朝那人直撲而去。

  劍子冷不妨遭人暗算,所幸平日訓練有素,神志尚未完全清醒,身體早已自行動起,險險躲過一劫。

  「呼!」有拜有保佑,感謝真君保佑,如來慈愛,大恩大德感激不盡。

  穩住身子,氣沖沖地回眸狠瞪,正想質問為何出手偷襲,卻見金眸中的怒火比他更盛,轉念一想,自己的命是對方救的,怎麼說也是救命恩人,不好對他生氣。再者,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這地方他不熟,萬一以後出不去還得靠他過日,遂決定先收起千百個不滿,拜個碼頭先。

  整整衣飾,有禮地抱拳作揖。「對不起,在下無意冒犯,失禮之處請多見諒。」

  「嗯?」金眸細細瞇起,好奇地打量面前之人,忽地想起某事,偏過頭,擰眉哼道:「不必了,既然醒了就離開吧。」

  聞言一愣,臉上浮現為難表情。「呃、可是我想……」

  「吾不要!」不待對方說完,立即怒氣沖沖地拒絕。

  長尾搖搖擺擺,反覆蜷曲伸展作熱身,打算當劍子一說出「我想跟你成親」這句話,馬上將他轟出地洞。

  「不要什麼?」雖不明白紫龍話意,但見那「兇器」蠢蠢欲動,下意識退開幾步,清清喉嚨續道:「河神大人,我只是想說……不是我故意不走,是我沒辦法離開。你看那裡。」

  「嗯?」順著指尖看去,驀地一愣。「這……」

  方才肝火大作,只顧著要發脾氣,忘了控制力道,勁風拍在岩壁上,土石紛紛掉落,將唯一的出入口給震垮堵塞,地洞頓時成了封閉空間,外面進不來,裡頭也出不去。

  「唉,雖然我也想離開,可是『天不從人願』,只好『不得已』打擾一陣,還請河神大人『見諒』啊。」攤手搖頭,一副莫可奈何。

  忽視刻意加種的字句,咬咬唇,丟下一句「隨便你」,轉身翻弄新貢品,藉以掩飾發窘模樣。
  
  劍子仙跡笑了笑,也不繼續取笑調侃,雖然逗弄龍神很有趣,但是美人臉皮薄,脾氣不太好,萬一觸怒引爆沒好處,還是收斂一些,反正來日方長,有的是時間。

  既然要在這裡住上一陣,除向主人打聲招呼,再來就是認識家園。

  若非此次奇遇,誰也不知平凡普通的江河下,竟是別有洞天。

  以水為界,將地面一分為二,半是泉池半是地。

  池中有棵楊柳樹,樹高約莫十來丈,為龍尾垂掛處。泉水自壁縫中流洩而成,水質潔淨清澈,甘甜爽口,沁涼而不寒,為紫龍棲息嬉戲處。

  腳底所踏青石地,碾磨得平亮如鏡,桌椅床櫃擺設整齊,架上堆滿珍奇古玩、各式書籍,案上亦備有筆墨紙硯、算盤磅秤,就連針線布料、鍋碗瓢盆、柴米油鹽等等生活用品,凡是想得到、用得到的,全都樣樣不差,件件不少。

  只是少了使用的人。

  「其他人呢?」

  傢俱雖是新穎,卻蒙上一層厚灰,顯示許久無人動用。這「河神」不似食人妖魔,附近也無枯骨屍骸,洞內更只有他們兩人,也無其他通道,不知以前那些新娘們都到哪去了?

  「早離開了。」頓了頓,嘟嚷抱怨道:「吾才不要和人類一起生活。」

  紫龍無聊地趴在岸邊,看著劍子仙跡忙進忙出,一會兒翻箱倒櫃,查看裡頭放了什麼,一會兒摸著壁面敲敲打打,然後撫顎搔頭,不知想些什麼。現下拿了塊布沾水擰乾,逐一將所有器具擦拭乾淨,見他晾在一旁無所事事,心有不甘,拖來滿簍的鍋碗瓢盆,一股腦全倒下池子,要他幫忙清洗。

  「是嗎?」聞聲望去,嘴角不禁上揚幾分。

  靈活長尾撈起碗盤,再用手中乾布拭淨,小心翼翼地放回簍子,再重覆方才動作。就像吃完飯後,幫忙母親洗碗收拾的乖小孩,模樣單純又認真,忍不住伸手拍拍頭,以茲獎勵。

  「做什麼!」突來動作讓紫龍嚇一跳,長尾瞬間糾纏上手,好在劍子眼明手快,抄來桿麵棍當墊臂,免去手骨折斷的命運。

  深呼一口氣,乾笑道:「別、別這麼緊張,我只是想要謝謝你,你做的很好。」

  「是嗎?」狐疑地凝視半晌,墨瞳裡未見惡意,仔細一想,其實感覺還不錯,遂鬆開纏臂禁錮,繼續擦盤子。

  扭扭痠疼臂膀,皺眉望著眼前兇徒,心念一動,又伸手拍拍他的頭,這回紫龍沒有拒絕,只是睜著水汪大眼瞧著他,好奇他要做什麼。

  大手輕輕拍撫,指尖揉揉髮絲,順著鬢髮貼上頰畔,掌心傳來微寒沁涼,指腹輕拂紅唇,柔嫩滑軟,與常人並無二異。

  再往下探……可惜動作太慢,還沒來得及摸上頸項,臉上就挨了一記鍋鏟,痛痛痛。

  「放肆!」雖然他不懂人間事,但這等仗陣倒是見得多,想騙他?門都沒有!

  「對不起。」低著頭,老實地認了錯。「我只是……沒想到能遇上龍,有些好奇罷了……」

  「哼!」游離岸邊幾分,偏首不理。

  劍子搔搔頭,張口欲喚,卻不知該叫什麼。

  「河神……你真的是河神?」

  「那是他們自己喊的,吾可沒說過。」也沒人來徵求他同意就是了。

  「龍神。」這個總該可以吧?

  「別這樣叫吾,吾不是神。」

  「那你是什麼?」非人非神,也不像妖魔鬼怪,究竟屬於何方?

  聞言倏地一愣,神情迷惘,半晌怔怔應道:「……吾也不知道。」

  「嗯……」劍子乍然無語,心中暗罵自己嘴快多事,腦中飛快想著話題。「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劍子仙跡,你呢?」

  凝視誠懇黑瞳,淡紫眉峰顰蹙,似在思考什麼,沉默片刻,而後垂眸輕噫。

  「不……」

  「不?」淡淡苦笑,心想自己被討厭了。攤手搖頭,自嘲安慰道:「沒關係,你不想說也無妨,畢竟我們才剛認識,對陌生人有防心是應該的……」

  拾起洗好碗碟,甫起身要走,衣角被人扯住,空中傳來細微低語。

  「……不是……」

  「嗯?你說什麼?」俯身靠近,豎耳仔細聽聞。

  白皙臉龐有些赧然,琥珀水珠滑移不定,紅唇開開闔闔,躊躇良久才開口。

  「吾忘了。」

  「啊?」

  「因為沒有人……從來沒有人問過吾,也沒有人會叫吾……太久、太久了,所以吾忘了……可是吾真的、真的有……吾會想起來的……嗯?」

  聽他說著支唔斷續的雜亂句子,神情有些忸怩不安,像個做錯事被抓到的孩子,擔心遭受責罰,除此之外,並無預料中的悲傷難過,心底不禁泛起微微酸疼,這個人……不,這條龍,究竟孤獨了多久?

  十年?百年?千年?要多久的時間,才會忘記失去的痛苦?

  搖搖頭,溫柔微笑,「沒關係,你慢慢想,我等你。」

  「喔。」吊著眼珠子望著覆在頭上的手,與先前惡作劇、稱讚答謝時候的感覺又不同。

  眨眨眼,好奇問道:「忘記是好事嗎?」

  「嗯,有時候算是好事吧……」思緒尚在飄浮中,隨口喃喃應著,猛地記起先前說過的話,連忙更改訂正。「不對啦,我這是在安慰你,不是誇你做得好。」

  「嘖,這麼麻煩。」人類果然是麻煩精,連拍個頭也分這麼多種。

  口裡嘀嘀咕咕,嘟嚷抱怨,卻不揮開頂上溫暖大手,懶洋洋地閉眼趴臥池邊,任其打散髮髻,指尖滑移游走,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

  「你的家人和同伴呢?」

  聽他談吐,不似完全不知,卻又一知半解,除去那些短暫嬌客,不知是否曾有同伴相依,只是年歲有別,早登極樂,才留下他一人?

  偏著頭想了想,龍尾指著池中楊柳。「汝說它嗎?」

  「呃……」就某種意義來說,這回答沒有錯,只不過……

  「不寂寞嗎?」

  「嗯?」

  見對方面露疑惑,想是不懂語中涵義,沉吟一會,簡單解釋道:「我的意思是……沒有人陪你聊天說話、玩耍嬉戲,不會感到無聊、苦悶嗎?」

  紫龍蹙眉抿唇,淡淡答道:「吾一直都是這麼過的。過去如此,未來也是,吾習慣了。」
 
  喃喃輕嘆,「這樣……你太可憐了……」

  「汝說什麼!誰可憐了!」突然瞠亮雙眸,起身將劍子推開幾許,慍色怒道:「不過是個過客,汝懂什麼!」

  「我是不懂。」不明白為什麼風雲驟變,劍子頓時不知所措,慌忙安撫道:「我只知道,若你信我,我不會拋下你獨自離開。」

  紫龍倏地靜默無聲,眼神冷冷凝視劍子仙跡,像要穿透一般。

  「龍……」

  「吾才不想離開!」猛然轉身,惡聲惡氣地吼道:「想離開就快滾,別在這裡礙眼,哼!」

  望著忿忿離去的紫色背影,投向池中楊柳懷抱,劍子仙跡凝視良久,須臾一笑。

  就說了離不開嘛……唉……
[ 此帖被狂嵐在2008-08-17 01:21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鲜花:1(九祐)
  • 鲜花:1(小狗望)
  • 鲜花:1(狡童jun)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6-09 23:55 | [楼 主]
    狡童jun
    我萌故我在
    翻云覆雨手 泣血恶人奖
    级别: 大护法


    精华: 3
    发帖: 12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172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98 点
    在线时间:392(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23
    最后登录:2012-06-24

    鲜花 [222] 鸡蛋 [1]

     

    美人龍>//////////////<~~阿嵐大!這篇文讓我想起雲耶超水的美人龍!!

    是說.....劍子本來是打算除害的嘛@@?還是真的想犧牲自己"以身相許"的?
    但是沒想到反而賺到了是吧XDD??這樣一個美嬌龍>/////////<!真是給個神仙都不換啊!

    雖說出口被封了"不得已"(?)走不了,不過內行的都知道,就算洞口沒封,劍子大人一定也會想盡辦法留在龍宿身邊= U =...
    如此美龍美景又燈光好氣份佳的情況下,機會難得!!一定要好好把握喝~
    加油啦>/////////<~~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朽木得不到滿足;腐海裡沒有安慰.....
    拜託~愛他請不要坑他OTL...
    顶端 Posted: 2008-06-10 01:23 | 1 楼
    珊瑚海
    他们永远都不会分开!
    泣血恶人奖
    级别: 大护法


    精华: 0
    发帖: 660
    腹黑: 243 点
    珍珠: 1833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773(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11
    最后登录:2016-04-14

    鲜花 [19] 鸡蛋 [0]

     

    好吧,我就是那标题党…… 冲着题目奔进来……Orz
    迟到千年,想起了苏打绿的《迟到千年》…… 不知是不是呢…… 挠头
    真寂寞呢…… 蹲等后面的……
    (以后俺就是那催稿小分队的!得意ing)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海落现珊瑚
    窝:http://lililala0.xhblog.com

    道友们,江湖再见
    顶端 Posted: 2008-06-10 08:36 | 2 楼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2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07-31

    鲜花 [43] 鸡蛋 [0]

     

    阿狡~

    你說的沒錯!!^^
    這隻美人龍就是殘小雲家那隻超水美人龍唷^0^(所以馬上就去A圖了(毆))

    >>劍子本來是打算除害的嘛@@?還是真的想犧牲自己"以身相許"的?
    周處除三害嗎XD
    就算要除也是除那個騙人的巫覡吧UUb(宗教斂財啊啊~!!)
    以身相許.....
    他想小美龍還不要咧UUb
    沒看到小美龍尾巴靈活的很,只要劍子撲上去,馬上就會被巴到外太空吧XDDDDD

    其實劍子只是路過村子,看到村民脅迫小姑娘,就去半夜偷掉包,
    but大概晚上沒睡好+暈轎+催眠曲太好聽(?),一時來不及逃生,就被送去美人龍家裡了XDD
    (劍:我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喔!^0^)
    (龍:吾要退貨~~~!!!!=口=+)

    哈哈說的對~
    就算洞口沒封,劍子八成也會來個”索討醫藥費”或”我迷路了”...等等亂七八糟(?)的理由留下
    現在可好了,都變成密室了(小美龍自己入虎口~~= =+)
    天時地利都到了~~就等人合了啊啊啊!!>////<(喂)
    這樣再把不到小美龍...劍子你自己看著辦吧UU+

    謝謝阿狡的小花花&回言啦^^~~~





    珊瑚海~

    呵呵被騙進來的嗎~~(毆)
    原來這樣可以騙點閱率喔呵呵呵(痛毆)XDD

    題目是借可樂紅(x)...的親戚(?)蘇打綠的歌”遲到千年”沒錯喔~
    因為小的取名無能(泣奔~)
    本來想叫河神娶親的XDDDD
    但是這個太歡樂了(汗),跟後面的內容不太合,
    所以就在資料夾裡亂槍打鳥(喂)選個歌名比較快XDDD

    現在還不會很寂寞啦~劍子都送上門了說(罪惡的深淵?(毆))
    應該還會歡樂一陣子....吧?(喂)

    感謝觀文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Maryanna) 回复读者用心,辛苦了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6-10 13:31 | 3 楼
    夜玄昊
    疏楼监视先生家米缸的耗子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25
    腹黑: 267 点
    珍珠: 1709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4
    最后登录:2017-09-04

    鲜花 [0] 鸡蛋 [0]

     

    12~你學壞了!
    T去把你家若雪全部填好!
    摸樓上~~~
    來去繼續蹲著~不能太便宜了先生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江山如画人作棋                楚河汉界藏乾坤
          九霄龙吟风云际                  逍遥依旧不染尘


    顶端 Posted: 2008-06-10 21:17 | 4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龍咻啊...
    怎麼你不管在誰文裡都這麼傲嬌呢(被掃

    嗯咳...
    嵐ㄟ~我還是要說聲幹的好啊~XDDDD
    修羅場辛苦了~~

    好好欺負劍子(喂)
    再叫劍子好好欺負(?)龍咻喔~XDDD(紫龍捅

    話說~你這篇很沉重嗎???居然嫌河神娶親太歡樂=口=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08-06-10 21:25 | 5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79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0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老道的腹黑更上一层了,哄得宿宿乖顺得很。
    迟到千年,是说宿宿寂寞了千年,等的就是老道吗?!
    希望这次剑子不要在“善意”的伤害宿宿,现在的宿宿看起来是那么的
    单纯而脆弱,等伤害真的来了,宿宿又是怎样的伤痛与绝望呢~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6-11 08:15 | 6 楼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2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07-31

    鲜花 [43] 鸡蛋 [0]

     

    TO 夜玄昊~

    呵~好快的現世報(?)
    珊瑚海才剛催完沒多久,馬上這裡就被你催XD
    等下會不會第N樓又有人來討債?(笑)
    (結果最後是我被你們圍毆XDDD)

    是不能太便宜他啊~~呵呵(?)
    因為只有他吃的到,這不公平啊==
    (劍:喂~我也是經歷一番寒徹骨才有得吃的好嗎?==+)
    所以...就慢慢磨吧呵呵呵(毆)


    感謝觀文啦^^




    TO 行ㄟ~

    傲嬌大好啊啊啊!!!
    傲嬌傲的好,才會疼到老(啥?)
    傲嬌龍配腹黑劍,不是很適合嗎哈哈哈^0^(夠了)
    黑不黑先不管他,先欺負劍子再說吧(古塵毆)
    這就叫”防範未然”嗎?(摩亞調)
    (劍:防個鬼啦~趁機報老鼠怨才是真的吧==+)

    這篇是沒有很沉啦(因為寫的人不正經XD)
    但也不會很歡樂(的樣子?)
    不然就會叫”河神(龍神)婚後的家庭生活”了(喂)

    修羅場YOU吐啊~~一修呢~~
    希望7月我們可以相揪去台北啦哈哈XDDDDDD

    觀文3Q啦^^






    TO 疏楼更迭:

    哈哈~其實劍子腹黑更上一層樓後,
    我覺得他可以去兼差當奶爸了(毆)
    不但會哄人還會哄龍,功力越來越深厚XD
    相信拐龍大業很快就成功了(龍:咳==+)

    題目喔喔喔...題目只是參考用的(啥?)
    雖然跟內文有一點(?)關係,
    不過也不用先這麼難過^^b
    這次劍子沒有故意也沒有”善意”去傷害龍宿
    否則被龍宿知道劍子故意遲到1000年,
    不要說連房門不給進,可能會直接拿刀去砍了他吧(汗)
    總之不用太擔心啦^^(應該是)

    感謝觀文唷^^

    ps.頭相好漂亮~^0^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6-13 22:37 | 7 楼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2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07-31

    鲜花 [43] 鸡蛋 [0]

     

    完全進度外的一章XD

    ===================================



    (貳)



      俗言道,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話說大祭前夕,劍子仙跡行至河村,照例夜宿當地廟宇,不料半夜聽聞低泣聲,還以為活見鬼,好奇一觀,原來是名女子。探聽之下,方知此地有河神娶親的習俗,見女子可憐,便趁夜深送她離開,自己鑽入花轎頂替,待大典結束,眾人散去之後,再找機會脫身即可。

      不料連日旅途疲憊,喜樂祭文好似催眠曲,催得眼皮愈益沉重,一路神志朦朧,昏昏欲睡,錯失逃離大好時機,隨著大批嫁禮糊里糊塗沉入河底。

      原以為就此早登極樂,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沒想到睜眼醒來,又是一番奇遇。

      如同漁夫誤入桃源,放眼所見,奇人奇事奇景,無一不教劍子大開眼界,嘖嘖稱奇,恨不得擺張桌子來開講,痛快說上三天三夜,方可訴盡內心驚喜。

      「哈哈哈……」

      太好了太好了,往年都得聽蜀道行講俠義故事集,主角從大俠甲乙丙丁輪到申酉戌亥,惡徒從強盜土匪改換邪魔歪道,內容翻來覆去,不是「惡徒攔截大俠路,一夜俠義化干戈,洗手拜天結兄弟,此後同遊俠客行」,就是「名花落惡坑,大俠捨身救,奈何花有主,抱義走天涯」,最後再來個「刀劍雙俠論俠義,一曰武,一曰道,各持己見不退讓,大打出手分勝負,緊張緊張、刺激刺激,欲知詳情請待下回分曉」……害他們不知是在聽勸世文還是愛情故事,可憐刀劍雙俠打了十年還分不出勝負,乾脆相約一起回家種田比較實在。

      但──是──!

      從明年開始,他們就不用再聽《大俠與惡徒》第五部,改由他劍子仙跡為大家帶來《新.桃花源記之仙龍奇緣》,相信眾人都會舉手贊成,再憑他舌粲蓮花,口若懸河,煙雲山上將是座無虛席,人潮從山頂排到山腳下,問俠峰也可以改成問劍峰,他再也不必到處流浪、四處借住,可以有個自己的家,真是太好了哇哈哈哈哈──!!

      咕嚕嚕嚕………

      正想得興起,冷不防肚裡響起怪聲,藏無可藏,迴蕩在空曠洞穴中,引來紫龍探視。

      「誰?!」何方妖魔好大膽子,竟敢擅自闖入?!

      「咳、咳咳……」

      劍子假咳幾聲,本想掩飾尷尬困窘,不料紫龍聞聲回望,正好瞧見耳尖微紅,以為發生事故,驀地擔心起來。

      「汝怎麼了?」

      按住不停抗議的腸胃,呵呵乾笑道:「沒什麼,只是肚子餓了。」

      「喔?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會餓就是會餓……喂,你做什麼?」

      美人投懷送抱本是好事,可是當美人貼在自己腹腰上,聽著肚裡傳出的饑餓聲,就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了。

      「好神奇,裡面有東西嗎?」豎耳傾聽,除了咕嚕聲,還有許多微小聲音,不知是什麼?

      「…………」有,當然有,還多著呢──但是不想回答他。

      這人光用聽的還嫌不夠,又伸手東摸西摸,敲敲打打,被吃豆腐是不打緊,反正誰吃誰豆腐還很難說,只是這般又拍又彈,好在平時訓練有素,腹肌精壯結實,敲不出清脆扣扣聲,否則還以為他在買西瓜。

      剛才又問了啥……裡頭有沒有東西?哼哼哼,照他這般玩下去,若是回答「有」,或許待會兒就拿把刀來剖開它,研究為什麼會咕嚕叫。

      咕嚕嚕……白底透紅的臉頰好像蜜桃,真想吃一口……

      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卻換來殺人眼神,趕緊將手縮回,順便擦擦口水。

      「唉。」看得到卻吃不得,實在是酷刑。

      拍拍黏在自己肚上的美人頭,想催他放過自己一馬,好去祭祀五臟廟,免當餓死鬼,豈料手起落下,冷不防撞在硬塊上,震得手骨有些痠痲。

      「哎唷、痛!」這是什麼?

      掌心撫摸之處,與先前觸感迥異,頭頂凸起小小硬塊,摸起來有些硌骨,難不成是昨夜睡得迷糊,不小心一頭撞上柳樹,力道太大,至今無法消腫?

      再用指腹細細摩娑,頂部觸感圓潤光滑,形狀像座小丘,又左右各一,相對成雙……這該不會是……

      撥開柔絲密髮,露出一對白瓷近似透明的犄角,彷彿幼苗破土而出,小小巧巧的,精緻又可愛,忍不住來回撫摸,遲遲不願放開。

      「呵。」居然這時候才發角,這傢伙究竟多大歲數啊?

      「汝在做什麼?」有什麼好笑的?

      傾聽半晌,查不出聲音起因,索性放棄研究,想移身到別的地方,卻被劍子困在懷裡,看不見劍子在自己頭頂做什麼,只覺得手指觸摸的地方有些癢,伸手去搔,碰到凸起犄角,自己也嚇了一跳。

      「吾的頭……這是什麼?」

      「咦?你不知道嗎?」聽聞紫龍問話,劍子剎時錯愕,啞口無言,須臾回想起先前對話。

      紫龍長年獨自生活,沒有同伴的印象,不知自己將生成何種模樣,在沒有心理準備下,突然發現身體變化,會如此驚慌失措,亦是正常。

      知曉紫龍的成長方式,心底驀地泛起酸澀,憐惜地將他緊擁,給予安慰。

      「劍子?」不解為何突來擁抱,才想要掙脫,耳邊傳來溫柔低語。

      「別害怕,只是長角而已。」

      「腳?」他也會像人類有兩隻腳嗎?但是劍子頭上沒有東西啊。

      見紫龍一臉迷惑,頻頻打量他的頭頂與雙腿,立時明白對方會錯意。

      「哈,不是你想的那個。」

      以指沾水,在地上畫出傳說中龍的模樣,細細說明。

      「這是人類所知的龍的模樣,雖然和你相差甚多,但是一些地方仍是相同,像是蛇身、鱗片,現在又長出犄角,也許再過些日子,你就變成這樣了。」

      原以為透過圖片說明,讓紫龍了解未來可能,就能讓他安心下來,豈料紫龍愣愣瞪著地上龍圖,神色慘澹惶恐,一副不可置信模樣,須臾揪住劍子衣領,指著圖騰怒吼大叫。

      「什麼!吾以後會變這個樣子?還有沒有天理啊!不要不要,這樣子好醜,吾才不要變成這樣!」

      話方說罷,隨即伸手撫上頭,想將龍角給拔下,嚇得劍子仙跡趕忙捉手反扣,緊緊摟住躁動身軀,以防這隻愛美龍自己去撞樹磨山壁。

      「等、等等,冷靜一點,別這麼激動,有話好說啊!」

      「冷靜?」金眸冒出火光,忿忿道:「有什麼好說的,又不是汝變醜,汝當然可以冷靜,快放開吾!」

      「呃……」現在倒底是誰不放誰啊?

      身體被長長龍身糾纏緊縛,又有龍尾霹靂啪啦地朝他胡亂毆打,痛的時候下意識會縮起身子,進而將懷中紫龍摟得更緊,龍尾同時纏得更用力,形成惡性循環,誰也不放誰。

      不過,依他個性,既然插了手,就得管到底,饒是如此凶險環境,劍子還是努力開導勸慰。

      「不會啦,這樣子很好看,像是人類就非常喜歡啊。」

      「喜歡?」冷笑數聲,嗤哼道:「汝當其他人都是瞎子嗎?這鬼樣子誰會喜歡!吾只像了半身就能將人嚇昏嚇哭,死活都要離開,分明就是害怕。」

      「沒有的事,一定是你誤會了,大家只是太感動,一時克制不了才會痛哭流涕,而且在人的心目中,龍是如此威嚴神聖,眾人不敢褻瀆,才會離得比較遠,你別多心。」

      「誤會?吾還六會咧。」哼了哼,訕訕說道:「如果那日汝見到吾,吾是那個鬼樣子,汝還會看到眼珠掉下來,口水流一地,差點被吾轟出洞嗎?」

      「噗,這個……」沒想到龍也會抬槓說笑話,雖然他想拍案大笑,但此時不宜再添柴煽風,火上加油,只好努力忍住,反正內傷都這麼多了,不差這一條。

      兩人持續糾纏比耐力,互不相讓,劍子身體被纏得難受,呼吸困難,腦中一片空白,但嘴裡仍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堅持完成任務。

      「總之情人眼裡出西施,不管再怎麼難看,一定會有人真心喜歡的。」

      「吾說了吾不是人。」還是個會變醜樣子的龍。

      「不是人又如何?沒聽過白蛇傳嗎?許仙是人,白素貞是蛇,他們最後還是在一起……蛇都這麼有自信,你是龍、是高高在上的龍耶,怎麼可以輸給蛇!」這要是傳出去,明日全天下的蛇大概就被皇宮禁衛兵給斬光了。

      「蛇?……汝在胡說八道什麼?」哪來的蛇?

      劍子嘰哩呱啦不知道在胡言亂語什麼,什麼人啊蛇啊龍的,和他的問題有關嗎?更何況,人類喜不喜歡關他何事,他本來就不喜歡和人類一起生活,除了……

      抬頭看向楊柳,視線有些模糊,突然感覺好累。

      垂眸吁嘆,沒心情再去想其他事,耳邊卻傳來陣陣呼喚聲

      「小龍……」我快被勒死了……不要忘記我的存在……

      溫熱氣息噴灑耳鬢,低沉嗓音幽幽輕喚,臉上一熱,偏首佯怒道:「不要這樣叫吾。」

      「有什麼關係,我喜歡啊。」好聽又好記,不是很好嗎?

      「有什麼好喜歡的。」橫瞪一眼,駁斥道:「小什麼小,吾比汝至少大上幾百歲。」

      「在我眼裡,你就是小。」這般斤斤計較,又因為愛美不願長大,胡亂發著任性脾氣,就算活了幾千幾百年,還是個孩子。

      「汝說什麼!」

      四周溫度越升越高,卻覺得寒氣襲人,美目直直勾瞅,卻是散出騰騰殺氣,可惜又可怕。

      「好吧好吧,我改我改。」頓了頓,張口喚道:「大龍。」

      半空忽起黑雲,悶雷聲陣陣,紫龍緊抿薄唇,默不作聲,只是將長長身軀再束緊一些,劍子仙跡剎時悶哼出聲,臉上卻依然不改笑顏,彷彿無事一般。

      「不喜歡?那再換一個……老龍?」

      「劍、子、仙、跡!」夠了沒有!

      瞧美人被氣得七竅生煙,整副長軀抖動不已,打算將他扭成麻花捲,趕緊出聲阻止。

      「哎哎哎,等一下,聽我把話說完啊。一句話就好。」

      「講!」看汝還能說什麼!

      劍子用力深吸一口氣,湊至紫龍耳邊,緩緩訴說。

      「小龍長大變大龍,大龍老了變老龍,不管你是大龍小龍還是老龍,我都喜歡啦!」

      感覺身上束縛漸漸消失,劍子鬆開禁錮手臂,伸手撫摸犄角,溫柔微笑。

      「還有這個,我也喜歡。就算未來你變了模樣,我還是喜歡你。」

      「…………」紫龍聞言偏過頭,嘴唇動了動,細若蚊蚋。

      劍子低頭探視,笑問道:「怎麼,你也想說喜歡我嗎?小、龍?」

      「吾說……」

      「說……?」

      紫龍緩緩回過頭,衝著劍子燦爛一笑,趁其失魂之際,突然長尾一掃,將人推入池子裡。

      「哇啊啊──!!謀殺啊!!」掙扎浮出水面,猛咳幾聲,不甘心吼道:「你做什麼!」

      「吾說過不准那樣叫吾,聽不懂嗎!」

      「什…麼……?!」

      居然還在計這小……小小事,那他剛才說那麼多,那麼深情,還搏命演出,不都是做白工?

      不理會劍子尚沉浸在失敗的餘韻當中,嘩啦啦再潑下一盆冷水。

      「還有,誰讓汝喜歡吾了?吾偏不要汝喜歡,快給吾挖出通道滾回去,哼!」

      「你你你……」

      瞪視一陣,劍子驀地扯喉大吼。

      「可惡!我就是喜歡叫啦!小龍小龍小龍小龍小龍小龍小龍小龍~~~~~」

      「不准叫不准叫不准叫不准叫不准叫不准叫不准叫~~~~~~」

      「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

      「討厭汝討厭汝討厭汝討厭汝討厭汝…………」

      滿室轟隆隆一片嘈雜,不知到底說了什麼,聽了多少,唯有楊柳輕輕含笑,靜靜看著,默默守護甫萌芽的幼苗。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6-14 00:23 | 8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睡前發現了兒童讀物~(誤

    這兩隻怎麼那麼幼稚(被掃+被打
    是說
    某劍幹得好~~這時候(?)表白下去就對了~XD
    不過這個示愛示得好驚險~XDDD

    劍子開始腹黑了~XDDDD
    龍咻還在變身期嗎~XD
    變身期就這麼傲嬌~
    越變會越傲嬌吧XDDD(紫龍捅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08-06-14 00:40 | 9 楼
    « 1 2345» Pages: ( 1/8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1-21 03:2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