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678» Pages: ( 5/8 total )
本页主题: 07.30 遲到千年 01~10 (完) 60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3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11-22

鲜花 [43] 鸡蛋 [0]

 

TO 行ㄟ:

我還以為你要說”一上曉問就看到嵐ㄟ的文~心情變的更差了”XDD
這回沒有很嗨的說@@~~

劍子一直都是抱枕啊UUb
還兼具按摩效果&無需花時間暖床XDD
睡起來一定非常贊,不過只有龍宿可以睡就是了U///U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劍子都三餐加宵夜含點心吃得飽飽飽
付出一點點點勞力(?),用身體付清(沒誤),很合理的說~~
(而且還會自動加碼,免費加班服務==+)

>(劍:我真的嚴重懷疑跟龍咻比起來你真的比較愛我嗎= =+)
我覺得他應該也很習慣了UUbbbb

沒辦法,劍子沒有美色可以誘惑(喂==+)
只好用食物來引誘他XD(劍:我居然比不上地瓜~T_T+)
如果龍宿鬥得過劍子,那劍子就要煩惱哪天會被翻船了UUb

>乖~地瓜很好吃~下次可以讓我幫你吃掉它嗎?^_<(紫龍捅+邪刀飛中
他會留皮給你吃的~乖(毆)

雖然”劍子仙跡就是讓你意想不到”
但是做出哆啦A夢的竹蜻蜓.....這也太強了一點=口=bbbb
原來他是製作商(家庭代工?),然後叫佛劍開時光機去跟哆啦A夢交易嗎?XD
這個跨空間合作生意做的還真大XDD

O TE...|||
要是喊出來會被龍尾巴死唷UUbbbb
雖然這樣好像還蠻好玩的(毆)

放心~
劍子會回家啦^^
不然老婆會被拐跑的XDDD
不過什麼時候回家...這就很難說了(汗)

>我真的好想知道你平常在修羅場到底是在幹什麼呀呀呀呀呀~~(殷那腐!)
跟修羅搏鬥啊(打的過嗎你==)
都在起乩請大神附身啦~~萬一大神不賞臉,我就慘慘慘了...|||OTZ

>應該都是在欺負劍子~然後再讓劍子欺負龍咻吧~XDDD
這個你也不惶多讓嘛~~一咻呢啦(毆)


感謝觀文啦^^




TO 疏楼更迭:

是啊~劍子雖然當情人有點不太及格(咳),
不過絕對是好爸爸唷^^(可以生了XD(毆))

劍子雖然不討厭待在地洞生活,也喜歡陪在紫龍身旁
但是他畢竟是在地面上長大的,對上面的生活總是有情感
看到熟悉的天空,想起往日的回憶,加上自己可能這輩子也不會再出去
所以多少也會有些感嘆,怪不得他@@

龍宿也是,看到劍子發呆想起以前的事
雖然心裡捨不得,但是就像玩竹蜻蜓,若是不讓它飛,竹蜻蜓只是竹子,沒有令人歡喜的光彩
寂寞雖苦,但是會讓人成長,經過這段時間,想必龍宿會成長的更快^^

謝謝您的觀文唷^^



TO 笑情:

呵呵~這叫有樣學樣嘛^^b
誰叫劍子不好好教,愛偷吃人家豆腐
不過劍子應該也很高興吧XDD
小紫龍終於願意主動接近他了^^b

>好不容易兩人的互動開始熱起來了
>卻一定要分離不可嗎……
這個....因為再不分開,就會寫不完了(毆)
若是日子就這麼過下去,紫龍永遠不會再成長,
雖然這樣過日子也好,總是有遺憾在UUb
分離也許孤單寂寞,心會苦會痛,
但是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
學會面對寂寞,讓自己更加堅強,對紫龍而言也是好事。

劍子這回不會訪太久,只是回家的路比較漫長一點XDDD
紫龍要暫時獨自生活一陣子(?)了UUb

感謝您的觀文唷^^~~



TO Sinmi:

好久不見^^~~好久沒看到你了說~~
記得浮水更新一下咩(喂)

呃~差不多啦...就是這樣了UUb
不過這次他真的不是故意要遲歸的,
只是真要怪他也是可以就是了(汗)

感謝觀文唷^^~~



TO 心依:

人生就是這樣,有起有落,
總不可能永遠平順,永遠快快樂樂
雖然分別很痛苦,但也能藉此成長,
重逢時想必更能歡喜與珍惜^^
別擔心唷^^




TO 阿狡:

哎呀~照劍子的小氣個性,當然會照算啊
看龍宿摸了他多少,吃了多少豆腐
之後一定會加倍討回來XDD
至於怎麼付...大家都很瞭解嘛U///U
這個就不用多說了喔呵呵呵(毆)

>感覺上劍子用線綁竹蜻蜓其實有點在暗示龍宿的味道!
基本上是這樣沒錯喔UU
這個時候的劍子左右為難,想要待在地洞陪龍宿,但也很想回地面走一趟
畢竟那是他從小生長的地方,就這麼放棄不回去是不可能的@@
可是又捨不得紫龍,偏偏紫龍不想離開,總不能直接打包帶走吧XDD
所以把竹蜻蜓纏了線,一端交給紫龍,若是有天分離,他會回來的

>我想劍子應該很樂意讓你綑成木乃伊都沒問題吧/ w \(喂)
乾脆綑起來當簑衣蟲,或者當叉燒肉下鍋煮一煮吃掉,
這樣就不用擔心他會離開了^^(劍:喂==+)
(龍:這道菜看起來很難吃~不要==+)

>不知道龍宿是不能離開那個地方還是不想離開呢?
嗯~這個嘛~~
欲知後續,請看下回分曉(毆)
快了快了,再1.2回就知道了~~呵呵呵(毆)

謝謝阿狡的花花X2和觀文唷^0^/*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6(狡童jun)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08 22:42 | 40 楼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3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11-22

    鲜花 [43] 鸡蛋 [0]

     

    (陸)




      啪…嘩啦……啪…嘩啦……

      啪…嘩啦……啪…嘩啦……

      「嗯……」好吵,一大清早玩什麼水,吵死人了。

      昨晚太晚睡,身體還有些疲倦,劍子未睜眼,僅是不滿地皺起眉,在心底嘀咕抱怨,翻過身,拉高被子蒙住頭,將水花聲阻隔在外,順便擋光線。

      雜聲略略減小,雖不滿意但可接受,嘴角微揚,正要再重登拜訪周公府,擾人聲音又傳來,硬將他拉回現實。

      「……划著船到妳家前,迎門呀嘛來相見,湖水清呀天氣晴,牽妳手同渡河……」

      「嗯……」小龍精神真好,心情也不錯,居然還唱歌,可是嗓音怎麼如此粗啞?變聲期到了嗎?

      「……同住長江水,妳在江頭我在尾,得呀得郎有心,得呀得妹有情……」

      「嗯……」這是什麼歌?還郎呀妹呀的,有教過他這個嗎?

      劍子豎起耳朵仔細傾聽,歌聲愈唱愈嘹亮,眉頭就愈靠愈接近,擠出座座小山來,腦中飛快尋找記憶,想著這是哪首歌。

      「……划著船到湖心呀,妳看呀嘛看分明,湖水清呀照分明,我的心只有妳。我倆同住長江水,你在江頭我在尾,得呀得郎有心,得呀得妹有情,雖然是不見妳,從來不分離呀,我倆一條心……」

      曲子唱過一輪後,劍子終於記起在哪聽過,唇角高高揚起,面露喜色。

      「啊!想起來了,這不就是江浙一帶流傳的情歌嗎?呵呵呵,太好了,太好了……」

      太好了,小龍終於會對他唱情歌了,哈哈哈……

      咦?江浙?

      這條河不是在兩湖靠近雲夢澤嗎?小龍怎會江浙情歌?

      劍子驀地一凜,神志瞬間清醒,睜眼掀開棉被一看,只見四周木牆圍繞,有桌有椅,比起先前所見簡樸許多,視野也狹小,與睡前所見之景大不相同,就算是賊人來偷,也不至於一夜之間全變了樣,更何況……

      「唔……」有點暈,搖搖晃晃的,應該……不是地震吧?

      下榻推窗往外探,放眼望去,青山連綿,層巒叠翠,江上煙波浩渺,湖光朦朧,船帆點點,蘆葉青青,碧水長天一色,風景靈秀優美,卻非熟悉的洞中景觀,倒像先前行過的震澤湖畔。

      莫非……

      「哎唷、痛!」

      拍拍臉頰,又擰捏大腿,痛覺告知自己不是在作夢,而是事實。

      可是,為什麼……他會在這裡?

      「……我倆同住長江水,你在江頭我在尾,得呀得郎有心,得呀得妹有情,雖然是不見妳,從來不分離呀,我倆一條心……划著船到妳家前,迎門呀嘛來相見,湖水清呀天氣晴,牽妳手同渡河。划著船到湖心呀,妳看呀嘛看分明,湖水清呀照分明,我的心只有妳……」

      歌聲仍舊輕快悠揚,自外頭不停傳入,劍子愈聽眉愈皺,並非是嗓音粗啞難聽,或唱得荒腔走板,只是覺得怪異,就算變了聲,怎麼聽也不像紫龍所有,若非是他,又會是何人?

      「你是誰?」

      一踏出門,只見一名大漢背著身,頭戴斗笠手執竿,口裡反覆哼著小曲,賣力地推竿擺渡,聽見劍子問話,趕忙轉過身,拿下斗笠,笑嘻嘻地向他問安打招呼。

      「大爺早,昨晚還睡得好嗎?」

      仔細打量面前大漢,身材壯碩,高頭馬大,皮膚黝黑,生得濃眉大眼,神情自然不矯作,看起來純樸老實,應該只是一般船伕。

      「嗯,還好。」隨意應了聲,繼續追問道:「你是誰?」

      「回大爺話,俺姓張,因為長得高大,所以大家都叫我阿大,您叫俺阿大就好了。」

      「好。」點點頭,問道:「阿大,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太湖,屬江蘇境內。咱們這裡好山好水,景色優美,一年到頭都有許多外地人前來遊玩,大爺也是第一回來嗎?」

      阿大熱情地介紹當地風光,說著哪裡好玩,哪裡有趣,劍子僅聽聞地名,便目瞪口呆,驚訝錯愕,後頭阿大說了什麼笑話,一個字也聽不進。

      不敢置信,一夜之間居然移動千里,自己卻恍然未知,究竟是怎麼辦到的?除非是……紫龍?

      若是紫龍翱翔飛行,憑他能力,一夜千里並非難事。

      也許是昨晚說過想出外尋友,紫龍貼心,就送他出洞遊玩。

      要知道這龍什麼不多,就屬好奇心最旺盛,依他性子,臉上雖然不情願,口裡抱怨討厭出門,最後還是會黏在他身邊,吵著帶他一同去遊山玩水,見見新奇事物。

      但是船隻不大,艙裡無人,前後四周也瞧過,只有他與船伕兩個,未曾看到龍影,會到哪裡去了呢?

      忖度半晌,問道:「阿大,其他人呢?」

      阿大搖搖頭,答道:「沒有喔,這舟上的客人只有大爺您,除了俺和您,沒有其他人了。」

      沒有?難道是怕人指指點點,故意躲在其他地方,遠遠地跟著?

      眉頭微擰,又問道:「我怎麼來的?」

      「喔,是位漂亮的公子送您來的。」想起那位貴客,阿大不禁眉開眼笑,滿心崇拜。「俺從來沒見過這麼俊的公子,膚色雪白,眼珠子金澄澄,閃亮亮,好像金子做的彈丸,笑起來像朵花,嘴角旁邊還有小渦,活像天仙下凡,就算是城裡最美的周家小姐,也沒他一半好看,而且出手又大方,一給就是十兩銀,比財神爺還慷慨。大爺您知道公子住哪嗎?俺想要再好好地謝謝他……」

      聽前句就知整段,想也知道那位俊公子是誰,劍子眉頭皺得更緊,不等船伕欣喜誇讚,訴完感激之言,揮揮手,打岔問話。

      「等等,那位俊公子又是怎麼來的?他……有腳嗎?」

      船伕聞言瞬間愣住,瞪大眼看著劍子,頃刻哈哈大笑,像是聽了什麼笑話。

      「哎唷大爺啊,您別嚇小的了,現在才三月天,離七月鬼門開還早呢。」

      「嗯?」三月?不是冬天嗎?昨晚還蓋厚被呢。

      經船伕一說,劍子才感到氣候溫暖涼爽,身上不知何時被換了春衣,實在詭異,但雖是感到怪奇,此時關心的卻非這項,遂先擱置一旁,詢問正題為要。

      「阿大,我沒嚇你,也不是尋你開心,只是想確認一下,你可有看清楚,那位公子是用腳走路嗎?」

      本以為劍子和他開玩笑,阿大笑嘻嘻地就要回應,瞧劍子一臉嚴肅正色,像在生氣,連忙斂起笑容,跟著正經八百起來。

      「是用腳走路沒錯啊,那位公子和常人一樣有兩隻腳,還有影子呢。只不過……」

      「不過什麼?」急急追問著。

      「只不過他走路的樣子有些奇怪。」歪著頭,努力回想著。「說是在走路,但也沒瞧見衣衫下擺有起伏,倒像是用飄的,遺留下來的鞋印,也不像常人走過那樣完整,都有些拖拉的痕跡……大爺,那位公子的腳是不是曾經受過傷,所以走起路來才一拐一跛的啊?」

      「嗯……」劍子口中含糊敷衍,兀自浸於沉思,想著可能性。

      有腳、有鞋印,難道不是紫龍?可是依船伕描述,那模樣分明就是他,不可能是別人,莫非紫龍出了事,還是身體起了變化,所以不在身旁?

      「他可有留下什麼物品,像是口信、書信之類的?」

      「有,他留了一個包袱給您,在裡頭的桌子上。」

      「謝謝。」

      快步走入船艙,桌上擺著藍色布包,拆開一看,裡頭包著兩三件衣衫、一些銅板碎銀、幾個熟地瓜,還有一只長木盒,並無書信紙箋。

      掀起盒蓋,劍子驀地一陣錯愕,驚訝不已。

      「這、這個是……怎會如此!?」

      盒中躺著白玉犄角,一雙兩支,連根齊斷,形狀完整無缺,大小色澤皆與紫龍頂上那對相同,劍子將之拾起,顫著手細細撫摸,觸感與平日所撫同樣,再見盒底散落幾根紫色髮絲,心頓時涼了半截,腦中一片混亂。

      為什麼!?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角會出現在這裡?小龍呢?小龍怎麼了?難道是出了事?為什麼只有他被送到這裡,小龍怎沒跟著他?他人在何方?平不平安?身體要緊嗎?

      腦中思緒紛紛雜雜,全是紫龍哀傷痛苦模樣,愈是猜想,心裡愈是焦急慌亂,恨不得生出翅膀來,立即飛到他身邊。

      猛地站起身,轉往船頭而去,嚷聲找著船伕,要他開船。阿大老遠瞧他臉色不佳,愁眉不展,趕緊走上前,小心翼翼地詢問。

      「大爺,公子沒交代,只說聽您吩咐,您想上哪去呢?」

      「回頭!」想也不想,立即回答。「我要回去。」

      「什麼?回哪裡?」突來一句沒頭沒尾,阿大聽得滿頭霧水,莫名其妙。

      劍子闔眼吁嘆,讓自己冷靜些,雙拳握了握,沉聲吩咐道:「將船調頭,我要回雲夢澤。」

      「雲夢澤……」思索一陣,倏忽恍然大悟。「喔,您是說洞庭湖啊,那兒改名很久了,怪不得耳熟呢。」

      「我不管是澤還是湖,總之現在立刻將船駛回,送我回去。」

      阿大聞言,頓時面有難色,苦著臉應道:「可、可是,俺只在這裡做生意,從沒去過那裡,況且路程遙遠,俺……」

      「拜託!」急急打斷話語,拉住船伕臂膀,誠懇請求道:「拜託你,無論如何,請你送我回去,要多少酬金都沒問題……你不是也想見見那位公子,好好向他道謝嗎?我正是要去尋他,就當順路,載我一程吧。」

      「這……」阿大覺得奇怪,那位俊公子是在附近遇見的,不明白劍子為何要大老遠跑去洞庭湖找人,難道俊公子會乾坤挪移,一下子就飛到那裡去了不成?

      「阿大?」

      不見回覆,劍子又連聲催促,拗不過再三請求,阿大只好硬著頭皮應允,

      「好吧,俺這就去打聽路程,大爺您先用膳歇息,俺會盡力的。」

      「麻煩你了,謝謝。」拍拍肩頭,勉強露出微笑道謝。

      送走船伕後,劍子回到船艙,將龍犄放回木盒,珍寶似地抱在懷裡,蹙眉凝視,喃喃自語。


      小龍,你在哪裡?
      現在,好想見你,
      我想你。


    ※    ※    ※


      總算是天可憐見,不忍人間愁苦。

      當天夜裡,附近來了艘畫坊,恰從川蜀沿著長江一路遊玩至此,聽聞此事,好心地繪製路觀圖予他們,並告知他們哪條路好走,可節省路程,又叮嚀哪些地方有盜賊,千萬不可貪圖速度冒險而行,詳詳細細完整解說,令劍子好生感激,再三道謝,方才揮別上路。

      一路上天氣晴朗,風和日麗,沿岸景色如詩如畫,可惜舟上兩人無心賞景,匆匆而過,夜裡無法行船,便早早安睡,待五更雞鳴,初陽方升,又立即動身趕路,一刻也不停留。

      幾日後,小舟來到徽州境內,阿大泊岸停船,到市集採買日常所需,劍子待不住,也跟著上岸轉轉逛逛,四處打聽消息。

      全城大小客棧茶樓,街坊巷口,就連紅樓賭場也走了一趟,只要人多的地方他就去,探查半日,並無任何相關消息,半是欣喜半是憂。

      照他推論,紫龍對柳樹依賴成性,極可能送走他後,又回到河底地洞,其間行蹤尚未被人發現,是故查無所獲,暫且稍稍放心。只是不知取下犄角後,對他身體是否有所損傷,教人甚是擔心掛念,不禁仰頭望天,喟然長嘆。

      「唉……」

      「劍子?」

      忽聞背後有人叫喚,聲音極熟,回頭探去,驀地一愣。

      「佛劍?」他鄉遇故知,不禁驚喜道:「真巧,你怎會在這?」

      「九華山為佛門聖地,吾來研習講經,正要回轉不解巖。」

      佛者點頭打招呼,略略說明自己近況,仔細瞧看劍子一番,擰眉關心。

      「劍子,許久不見,你面色不佳,似有心事?」

      劍子苦笑兩聲,嘆道:「唉,這事說來話長。既然你要回不解巖,我要去洞庭湖,順道送你一程吧。」

      「嗯。」

      路上遇見阿大,告知他佛者同行之事,再掏些銀兩,囑咐多買些素菜茶葉,阿大打過招呼應了聲,又往市集奔波。

      兩人回到船上,劍子斟過兩杯茶,茶一喝,滔滔說起奇遇之事。

      聽完劍子經歷,又見盒中龍犄,饒是佛劍那般莊嚴肅穆,不茍言笑,亦是嘖嘖稱奇,歎為觀止。

      「問俠峰眾人每年一問,十年不聞劍跡,原來藏身神仙洞府,怪不得遍尋不著。」

      「呵,我也沒料到。」淡淡一笑,說道:「當初只是路過,一時心血來潮插了手,卻是歪打正著,不但入了桃源鄉,還見著傳說之龍,這該說是……命中註定吧。」

      三年一輪,過客何其多,卻偏偏唯獨他留下,天時地利人和,不是命中註定是什麼?

      低首望著指尖,想起離別那晚,兩人指上纏繞細線,緊緊相繫,細線陷入肉裡的感覺,似乎還微微存在,彷彿可見小指上,綁有無形長線,將他們繫在一塊,即使分隔千里,仍是牽腸掛肚,日夜思念。

      他承認,竹蜻蜓飛出的剎那間,便已後悔。

      嘴上勸他要放手,但真正放不開的,其實是自己。

      所以繫上線,將線的一端交給他。

      若是思念,請拉扯手上絲線,喚他歸來。


      小龍小龍,你會想我嗎?
      我想你。


      「劍子?」突然發起呆,看來病得不輕。

      「呃,對不起,說到哪了?」收起手,尷尬笑笑。

      佛者搖頭表示無妨,說道:「這紫龍與你赤誠以對,肝膽相照,就連龍犄也取下予你,甚是有情有義,實屬難得。」

      想起純真龍顏,劍子不由得笑逐顏開,欣慰說道:「是啊,比起人心爾虞我詐,奸詐狡猾,紫龍單純許多,和他在一起,日子過得輕鬆快活。若有機會,再介紹給你認識。」

      「嗯。」飲口茶,問道:「你認為他會在哪?」

      皺眉沉吟,說道:「他沒出過洞,對外界不熟,應是離不遠,九成九該在原處。加上失了龍犄,或許元氣大傷,正在療傷休養,我想先回洞中看看,探查是否有蛛絲馬跡可尋。」

      「既是如此,吾與你去,可助你一臂之力。」

      「真的?太好了!」劍子喜出望外,眉開眼笑。「多謝,有你幫忙,我可放心不少。」

      「不用客氣,應該的。」

      瞧劍子心情恢復許多,佛劍遂也放心不少,兩人聊起期間發生之事,才知地下不過短短一季,人間已是十寒暑,世事變化之大,亦讓劍子感嘆不已。

      「是嗎……師尊他老人家已經仙逝了啊……」

      離別的時候還是臉色紅潤,健壯如牛,十年歲月催人老,沒想到當年一別,如今已是黃土一抔,教人不勝噓唏。

      「別自責,人各有命,這不是你的錯。」拍拍肩頭安慰,說道:「前輩臨終前並無遺憾,只惦記你一人,如今見你平安無事,想必也了無牽掛。」

      「嗯,我知道,師尊他向來樂天知命,想來也是如此,只是可惜未能送他一程,待確認小龍安好之後,再去看看他吧。」

      點點頭,驀地想起一事。「對了,有件事吾要提醒你……」

      「不好了!不好了!」

      佛者正要說,外頭忽地傳來呼喊聲,只見阿大提著大包小包跑進來,尚不及喘口氣,忙著告知採買時聽見之事。

      「聽賣菜的大嬸說,近日這地方有盜匪出沒,要咱們小心點。大爺,您看咱們是不是先到鎮上找個客棧住,避開那些歹徒,等官府將他們抓住後,再繼續動身前行啊?」

      「這我知道,方才閒逛的時候有聽說。不過,無須擔心,」忽地一笑,伸手拍拍佛劍肩頭。「有佛劍大師在此,那些牛鬼蛇神絕不敢靠近,安啦。」

      「劍子。」不滿地橫睨過去,輕聲斥喝。

      「咦?大師是少林武僧嗎?」聽聞劍子所說,阿大頓時眼睛一亮,咚咚咚跑至佛劍面前,虔誠地拜了拜,說道:「聽說書的說過,『少林武功蓋天下,天下武功出少林』,江湖中最厲害的,就是少林武僧,沒想到今日能夠親眼一見,真是阿大的福氣。大師,咱們的性命安全,就請您多費心了。」

      「吾不……」

      阿大一席話,聽得佛劍一陣怔愣,眉頭成川,才要出言解釋,卻讓劍子早一步搶了去。

      「哈哈哈……少林武僧?哈哈哈笑死我……他不是啦!」

      「劍子,謝……」正想感謝他出言解圍,沒想到還有後續。

      「我跟你說,最厲害的人,通常是表面看起來越平凡,越是和藹可親,那種人才是真正的高手。少林武僧那種一看就知道,沒什麼好怕的,要像這個……」指指佛劍,說道:「你別看他出家吃齋,一副莊嚴慈祥樣子,若是有人惹到他,可比惹到流氓,什麼強盜、土匪、十大惡人,通通都不夠看,他只要站出去,這麼一瞪,那些凶神惡煞全都嚇個半死,就像看到……」

      「……七月的『好兄弟』,惡鬼降臨?」

      「對啊,哈哈哈……你怎麼知道?」他都還沒說呢。

      顫著手指指向背後,小聲說道:「我我我……我看到了。」

      「看到什……麼……」忽地感到冷風颼颼,渾身一顫,倏地噤聲不語,眼珠子轉轉,又堆起笑臉說道:「對了,阿大,你既然知道少林武僧,應該也聽過『三十六房』吧?」

      「嗯,我知道,說書的有講過,是少林寺專門訓練武僧的。」

      「那你知道,最厲害的是哪一房?」

      摸摸頭,答道:「嗯……我不知道耶。」

      「猜猜看嘛。」微笑鼓勵著,又回過頭問道:「佛劍知道嗎?」

      佛者搖頭,再看阿大皺眉苦思,半晌搖頭放棄,向他討答案。

      劍子呵呵笑道:「好吧,公布答案。是『三十七房』。」

      「咦?哪來的三十七房?」不是只有三十六嗎?何時又多了?

      阿大看向佛劍,只見佛劍眉頭蹙起,也是滿臉疑惑,想來佛者亦是不知。

      「大爺,這三十七房是什麼?」好奇問著,想回家時說給隔壁阿花聽,阿花和他一樣喜歡聽故事,一定會很高興。

      「哎,很簡單啊,這三十七房就是──廚房嘛。」哈哈笑個幾聲,解釋道:「食乃人生大事,不管其他三十六房多強多厲害,人總是會肚子餓,要吃飯,掌管眾人吃食的廚房,不就是最強的嗎?哈哈哈……」

      阿大聞言,頓時豁然開朗,拍案叫絕。

      「對唷,說的也是,沒錯沒錯,就是這樣,大爺您真聰明,哈哈哈……」

      「就是就是,哈哈哈……」

      看著捧腹大笑的兩人,佛者面無表情,輕哼一聲,逕自斟茶品茗,不欲理睬。

      早知道這人精神這麼好,就不要跟來看照了,哼。


    ※    ※    ※


      半夜,三人窩在船艙各自休息。

      風中傳來香甜氣味,打地鋪的阿大呵呵笑了幾聲,喃喃說著夢話,睡得更沉。

      佛劍忽地睜眼,側首望去,劍子已坐起身,丟過一只沾濕手巾,自己口鼻也綁了一條,眨眼示意。

      來了。

      劍子用被子蓋住阿大,將他推往床下藏著,再和佛劍靠在門邊,屏息以待。

      半晌,迷煙逐漸散去,腳步聲由遠而近,停在艙門前。

      「碰!」

      劍子猛地推開門,門外大漢未料尚有人醒著,被門板猛烈一撞,頓時頭冒金星,眼花繚亂,其他同夥呆愣原地,眼睜睜看著大漢轉了幾圈摔入水裡,河面呼嚕嚕地冒起水泡,方才驟然回神,唰唰唰拔出刀,目露兇光,惡狠狠地喊著。

      「可惡,竟然偷襲,你不知道江湖規矩嗎?太過份了!」

      劍子翻翻眼,訕訕應道:「喂,是你們半夜不睡,跑來這裡偷襲我們才對吧?」

      這年頭是怎樣,當賊的喊捉賊,居然還振振有辭,很有理由?

      「你!」為首之人被搶白,臉色漲成豬肝色,好在蒙著臉,又夜黑風高看不清,牙一咬,大聲吼道:「隨便啦,反正就是打劫,既然你們沒被迷昏,就自己乖乖掏出銀兩,省得我們動手。」

      忍不住又丟枚白眼去,嗤道:「我說你們,想打劫也找個看起來比較豪華的畫舫嘛,這艘船又小又舊,你們是怎麼選的?快回去找個大夫看看眼睛……」

      佛劍瞧一干盜匪火冒三丈,個個磨拳擦掌,趕緊推推說得起勁的人,要他閉嘴。

      「劍子,別說了。」

      聳肩擺手,應道:「我說的是實話啊,不這樣他們怎會知道要改進。」

      「你你你……氣死我了!今天就算沒生意,也要砍了你出一口氣啦,兄弟們,上!」

      「怕你不成。」

      雙方一言不合,話一說完就衝上前,劍子仗著自己藝高膽大,後有佛劍助陣,面對大批盜匪毫無懼色,隨意奪把刀來使,配合拳打腳踢,將大半匪徒撂個東倒西歪,僅剩少數幾個尚在掙扎。

      「就剩你們了,還要打嗎?」

      匪徒首領看看地上傷兵,咬牙暗恨,怒道:「別以為打倒他們就得意,還有呢!」

      「勸你不要浪費時間,這種程度再來一百個也沒用,快退回吧。」

      「哼,就讓你看看我的厲害。」伸手放入口中,猛力一吹。「嗶──」

      哨聲響起,又來一批盜匪,將他們團團包圍,想用人海戰術取勝,雖然盜匪武功不高,對付起來不難,但勇將再猛,也有體力不支時,纏鬥許久,劍子漸感吃力,未料屋漏偏逢連夜雨,半空突然出現黑色雨點,疾速破空襲來,佛劍在後看得仔細,一掌揮出,大喊提醒。

      「劍子,小心後面!」

      「可惡!」

      掄刀舞出銀色護盾,將飛箭一一擋下,偷空拾起幾支斷箭,回手射往飛箭來處,只聞幾聲悶哼,重物咚咚落地聲,解決後顧之憂。

      再放倒幾個匪徒,瞧佛劍在不遠處,欲移步靠近,與之併肩作戰,好早點退敵收工休息,方要踏出腳步,空中又響起破空聲。

      「還來!」

      一刀劈向疾馳飛箭,長箭剎時斷作兩截,原以為就此無事,不料竟是子母箭,後方小箭正中劍子心窩,襟口頓時開出紅花,花心黝黑,快速染滿雪白衣衫。

      「唔……」糟!有毒!

      「成功了,走!」

      盜匪首領一聲令下,頃刻分做鳥獸散,連同地上傷者全數帶離,走得無影無蹤。

      佛劍一回頭,就見劍子胸前血跡斑斑,手摀之處不斷冒出黑血,眉頭緊蹙,臉色蒼白,腳步踉蹌飄浮,連連倒退,身子猛地向後一傾,佛劍伸手要拉,已是不及,只見河面激起大量水花,黑紅血水隨漣漪漸漸擴散,染滿一江河水。

      「劍子──!!」


      小龍,對不起,我要晚點回去了。
      等我……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10 12:43 | 41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Re:迟到千年 01~06,41F (08/07/10)

    完全没有龙咻的出场...(洋葱吓出魂)

    是说龙咻把剑子这么一送就送到了10年后
    其实跟哆啦A梦借了时光机的人是龙咻吧~XDD
    因为懒得出门~所以叫大雄把书桌搬到动里
    然后再跟哆啦A梦借个立体投影机~就可以不出石洞把剑子送出去了XDDD
    这个才是真正的跨空间合作吧~XDD

    >应该都是在欺负剑子~然后再让剑子欺负龙咻吧~XDDD
    >这个你也不惶多让嘛~~一咻呢啦(殴)
    还好啦~我就喜欢欺负自己喜欢的角色(???)~再让我喜欢的角色去欺负他喜欢的人啊XDDD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08-07-10 15:40 | 42 楼
    Jianlongying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2
    腹黑: 85 点
    珍珠: 1762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2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03
    最后登录:2014-02-19

    鲜花 [0] 鸡蛋 [0]

     

    应该是洞中方一季,世上已十年。
    美好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从上一章开始调子就从轻快变得深沉了。
    龙宿就这样蜕变成人了,然后成为儒们的龙首么?
    迟到千年,莫非真要让两人错失这许多时日么,不要阿!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10 20:39 | 43 楼
    笑情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27
    腹黑: 132 点
    珍珠: 1805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6(小时)
    注册时间:2006-05-13
    最后登录:2016-02-09

    鲜花 [0] 鸡蛋 [0]

     

    龍~龍~龍角啊~~~
    龍角怎麼會掉下來的啊????????
    是自然脫落還是鋸下來的?
    不知道龍宿會不會痛?
    光想我就心痛啊………

    至於劍子想耍帥也要有個限度啊……
    看來最後還是要靠大師才能解決……
    鳴……龍宿要等到何時才等得到人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14 00:09 | 44 楼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3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11-22

    鲜花 [43] 鸡蛋 [0]

     

    TO 行ㄟ:

    是啊XDDDD
    偶爾(?)也許分離一下咩
    劍子這麼愛流浪,就讓他去流浪一下吧(喂)
    是說人家也是主角,結果大家都關心龍宿,不管劍子死活就是了UUb
    真是....做人失敗UUb

    哈~這個跨空間合作真強XDDD
    不說我還沒想到,原來哆啦A夢已經滲入裡面了
    不但推銷竹蜻蜓,還出借時光機,事業做的真是大XD
    這樣叫龍宿借任意門就好啦
    要找劍子開門就OK,不必辛苦到處去找~~
    但是不可以借給劍子就是了....=/////=(謎)

    >>还好啦~我就喜欢欺负自己喜欢的角色(???)~再让我喜欢的角色去欺负他喜欢的人啊XDDD
    結果龍宿最可憐就是了XDDD
    (龍:吾躺著也中槍....||||OTZ)

    感謝觀文啦^^




    TO Jianlongying:

    是啊~美好的日子過的很快,咻一下就過去了
    地面的時間是正常時間,地洞裡之所以過的慢
    就是因為不想讓時間過的太快,想慢慢享受美好
    只可惜該來的總是會來...UUb

    >从上一章开始调子就从轻快变得深沉了。
    故事也比較正經一點...吧(汗)

    >龙宿就这样蜕变成人了,然后成为儒们的龙首么?
    是滴,基本上是這樣沒錯,不過沒有那麼快就是了^^b
    總不可能莫名其妙就當上龍首,其他人會抗議吧^^bbb
    (不過這部分也沒詳寫就是了XDDD)

    >迟到千年,莫非真要让两人错失这许多时日么,不要阿!
    這...雖然是分離了一些(?)時間
    但他們也不是沒事做,白白浪費時間的XD
    龍宿還在繼續成長,劍子嘛...繼續吃他的便當養傷去(汗)
    待來日,他們一定會再相逢的^^b

    謝謝您的觀文唷^^





    TO 笑情:

    鋸下來...這個聽起來就好痛><
    沒啦~就只是「玻」一聲的就拔起來了(喂)
    頭上倒是還好,痛的是別的地方就是了...別亂想,我是說心啦UUb
    不要擔心~~龍宿會勇敢活下去的!!(握拳)

    這時候的他們武功都還只是比普通人好一點而已
    離那種飛來飛去高來高去的先天還很遠XD
    只有嘴巴是一樣的==bbbbb
    還是得拉大師當靠山XD
    不過佛劍還是很強啦~~人家是有練過的哩^^(佛祖加持?XD)

    龍宿啊...再等一下吧...
    END前會讓你們重逢的(毆)

    謝謝觀文唷^^
    [ 此贴被狂嵐在2008-07-15 00:06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狡童jun)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14 21:37 | 45 楼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3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11-22

    鲜花 [43] 鸡蛋 [0]

     

    (柒)



      「啊!」好痛!

      紫龍側身坐起,手摀膝蓋,蹙著眉頭掃視地面,地面平坦,連顆小石頭都沒有,為什麼會突然跌倒呢?

      「嗚……」

      捲起褲管,膝蓋一片紅腫,傷處發熱脹痛,脈膊不停突突跳動,像在打鼓一般,好痛好痛,可是,明明撞傷的地方是膝蓋,痛的卻是心呢?

      轟隆!

      天際竄出燦亮雷電,落在不遠山頭,轟隆隆響徹雲霄,狂風捲來烏雲密佈,雨水驀地大顆落下,擾亂平靜江水,模糊視線,朦朧看不清人間。

      劍子,汝好嗎?
      現在的汝,是否已經尋到老友,正在煮茶談天,說著開心的事?
      有沒有……想起吾呢?

      「唉。」

      拾起長棍撐起身,慢慢站起,忍著痛,一步一拐地走回柳岸,靠著柳樹倚坐,搥槌痠痛雙腳,又揉又捏,不住喃喃抱怨。

      「早知道會這樣,就不要把角送給劍子了,當人好累。」

      好累,因為現在的他沒有龍尾,多了兩條腿,走路好累。

      離別前夕,趁劍子熟睡時,朝他吹口氣,讓他睡得更深更沉,學他偷偷貼唇親吻,沾染氣息,印上自己印記,又拔下幾根頭髮,和自己的編在一起,繫在手腕上,好在寂寞的時候,可以隨時看著手環想著他,思念他。

      珍藏的泥偶、捨不得吃放到乾枯的果子,還有手上的竹蜻蜓,劍子給了他許多,自己卻不曾還他什麼,連句他最想聽的話也沒說過。

      闔眼,喟然長嘆。

      「劍子,對不起。」

      以前不說,因為自己不懂,現在不說,則是為了不讓他牽掛。

      若能再見,或許到那時,他會揚唇綻笑,輕輕告訴他,那句他最想聽的話。

      而現在,他能給的,只有頭上這對角。

      劍子似乎很喜歡這對角,無論是快樂的時候、難過的時候、高興的時候、生氣的時候,劍子總會摸摸他的頭,揉揉髮絲,給他安慰和鼓勵,更多的時候,指尖喜愛停留在龍犄上,眷戀地摩挲輕撫,流連忘返,貪圖那份沁涼滑順的舒服感。

      長年以來,從不知道自己頭上會長角,遇見劍子後,才莫名其妙地冒出來。

      劍子好玩,常會換著法子捉弄他,逗弄他,當他生氣時,再將人摟在懷裡,低聲說著好聽話,聽在耳裡,甜在心底,說的愈多,心頭愈暖,犄角也愈發茁壯,彷彿是用情意灌溉,用心栽培似的。

      再者,記得劍子說過,龍是珍奇的生物,據傳若是入藥食用,可治百病,無病亦可延年益壽,如今他將離去,送他這對角,帶在身邊作紀念,可以睹物思人,倘若不幸碰上意外,或許能夠救他一命,助他渡過難關。

      人類的脆弱,早在古老回憶中留下烙印,遺憾太悲太苦,不忍再見。

      不是沒有想過,那時若是忽視眼中思念,將他留下,與之長相廝守,就不會有今日愁苦,孤單寂寞。

      可是他不能。

      捨不得劍子離開,更不忍他的善意隱瞞。

      洞口的通道,早在很久之前就修復完成,劍子不提,他也裝作不知,照常過日子。

      若非那夜星光太美,月色太溫柔,忍不住多看幾眼,多想幾分,滿腔思念難以抑止,驟然決堤,滔滔不絕襲捲而來,將私心築起的高牆衝破,要他看清事實。

      劍子終究不屬於這裡,即使他從不說離別,心甘情願地留下來,可是他知道,總有一天他會走,就像當年的楊柳一樣。

      因為他們是人,而自己是龍,天生註定,他們不會到永久。

      所以他放手。

      只是這一回,陷得太深,就算手放開,心也跟著離去。

      原以為送走劍子,自己仍然可以獨自過活,就像以往那樣,一個人戲水,一個人觀景,一個人入睡,一個人過冬,繼續生活下去。

      可是當他躺在床上,闔眼準備冬眠,卻是翻來覆去,輾轉反側,怎麼也無法入睡,腦海中浮現的,全是劍子燦爛笑臉,溫柔雙眼,就連蓋在身上的被,抱在懷裡的枕,都像是劍子摟著他,帶給他溫暖與好眠。

      但是人不在。

      當夜之前,總是嫌床狹小,得要相擁而睡,才不至半夜翻身摔下床,如今沒人和他擠,床舖變得寬大,卻感到空虛冷清,蓋再多的被子也不暖,只感沉悶。

      都是劍子的錯,害他鼻裡聞著他的氣息,嘴裡殘留他的味道,才會胡思亂想,睜眼閉眼,盡是他的身影,茶不思,飯不想,夜裡難以安眠,日時精神頹靡,動不動就唉聲嘆氣,要死不活的,真討厭。

      悶悶不樂地將被子踢下床,甩開枕頭,以為這樣就能忘記,可是一閉上眼,劍子的臉又冒出,用溫柔的聲音說著有趣的話,逗他笑,哄他開心,彷彿就在身旁,不曾離去。

      就像中毒般地不停思念,不斷想念,越要自己不去想,影像越是清晰,如夢似幻,就要分不清,卻在張手擁抱時,得不到該有的溫暖,驀然感到空虛,憑添惆悵。

      今年冬天,好冷。

      春天,何時才來?


      看著膝間青青紫紫,加上方才跌傷的地方,像調色盤一般五彩繽紛,伸指按按,還有些疼痛,眉頭不禁蹙起。

      倘若劍子瞧見自己這模樣,會是什麼表情?

      取下龍犄後,身體倏忽高燒灼熱,渾身劇烈疼痛,長尾像要撕裂般,痛得不住打滾,就算摔落床也不自覺。

      不知何時痛昏過去,醒來之際,發覺身體變得輕盈,起身一瞧,長尾不知何處去,只見兩條雪白長腿,和劍子身上相同,活脫脫就是人類模樣,剎時驚喜交加,不敢置信,又捏了捏大腿,感到疼痛才相信。

      興高采烈地想搖醒劍子,與他分享喜悅,一桶冷水卻驟然潑下,澆熄滿心歡喜。

      因為他發現──他不會走路!

      以往總是拖著長長身子移動,龍麟粗厚,在地上磨來磨去沒什麼感覺,要是走得累了,就用飄的,浮在半空中,反正這裡沒有外人,不必擔心會嚇到人。

      如今乍然換成兩條腿,看是很好看,可惜不會用,不禁望其興嘆,大失所望。

      勉強用手撐起,新生雙腳軟弱無力,就像幼兒一般無法站起,嘆了嘆,還是騰空飄回床上,凝視劍子熟睡容顏,心裡掙扎著。

      要讓他留下,陪著自己學走路,日後再一同出遊──雖然他很不想去。

      還是讓他離開,不告訴他身體變化,自己在家學走路,待回來時給他驚喜?

      思考半晌,決定選擇後者。

      雖然離別很痛苦,一個人會孤單,但是昔年都是這麼過的,應該沒問題。

      以往老是依賴劍子,凡事由他來教,雖是不差,也很喜歡,卻總有被欺負的感覺,因此這回決心自己來,就不信他連區區簡單走路都學不會。

      再說,實在也想看看,當劍子瞧見他這模樣,又知道自己學會行走,屆時的驚訝表情,想必十分精彩有趣。

      低低竊笑幾聲,將龍犄用木盒收好,替他打點行李,瞧天色將亮,扶起尚在沉睡的劍子,乘著晨風飛向東方,找了一艘小船,將他託給船伕,囑咐好生照顧,留戀地凝視片刻,咬咬唇,趁著天明之前回到地洞,開始過著獨居生活。

      可是、可是……

      一天過去,兩天過去,三天過去。

      三天,才三天。

      第三天的夜裡,他就開始睡不著,後悔送走劍子了。

      「唉。」

      今天是第幾天,他已忘卻。

      以往數十年如一日,就算百年眼也不眨,度年如日,沒什麼感覺。

      如今一日三秋,度日如年,天天望著河面天空,看著太陽慢吞吞地升起,又慢吞吞地離去,月娘緩慢慢地走來,緩慢慢地落下,日子過得好慢好慢,不禁教人懷疑,時間是否凝滯不前,停在相同的那天?

      劍子,何時歸來?
      吾好想汝。

      「嗚、痛……」想起劍子,心又疼了起來。

      思念排山倒海而來,腦海閃過許多畫面,自初逢時的惡言相向、鬥嘴打架、大聲說喜歡、第一次被吻、嘗試吃地瓜、幫他做家事、學習人類的生活、教他讀書寫字、同枕共眠、一塊玩遊戲,直到後來大夢初醒,掙扎別離,如今懊悔不已,所有一切,無論是快樂或是悲傷,全數湧入腦中,快速翻飛著。

      「啊──!」

      承受不住大量記憶一次聚集,紫龍剎時頭暈目眩,眼花繚亂,只覺一片紛雜零亂,似是看見許多,卻又矇矓不清,神志茫然,如入五里迷霧。

      須臾,忽地瞧見劍子在前,白衣翩翩,面帶溫柔微笑,向他揮著手,口中喃喃細語,似是告別。


      劍子,汝要去哪?
      等等吾,帶吾一起去。


      撐起還不習慣的身子,奮力追逐在後,劍子像是生了翅膀似地,越走越快,越離越遠,轉眼間消失雲霧中,失去蹤跡。紫龍不死心,騰空飄起身子,急急向前飛去,漫無目的地找尋劍子身影。

      良久,濃霧逐漸散去,劍子白衣又出現眼前,連忙加快速度跟上,一前一後飛馳千里,最後停在一處小山丘,山丘上長著一株柳樹,甚是眼熟,仔細瞧看,竟與長年相伴的楊柳生得同樣,再看四周……這不正是自家柳岸?

      「劍……」

      正想喚聲詢問,但見樹後走出個女子,身穿青衣,娉婷靈秀,雲霧繚繞,看不清其樣貌,只知道她在笑。

      劍子提步上前,握住女子之手,轉過身,一同對著他微笑。

      女子笑容很甜,劍子笑得溫柔,可是當他瞧見兩人雙手相牽,無名火頓時大起,衝上前,猛力將他們分開,張開手臂,將劍子擋在身後,怒不可遏地大聲斥喝。

      「走開!不要碰他!」

      「呵。」女子輕笑,聲音清脆如鈴,幽幽迴盪風中,如夢似幻。

      好熟悉的聲音……是誰?

      秀眉擰蹙,雙眸仔細盯視,想要看清女子面貌,卻是朦朧模糊,茫茫一片,彷彿隔了層紗,怎樣瞧也瞧不清。

      似曾相識,為什麼記不起來?

      「汝是誰?」

      「呵。」女子又笑,問道:「龍……你忘了嗎?」

      「吾……」

      「沒關係,忘了也好,現在的你,記得他就好。」

      「嗯……?」

      努力苦思,仍是想不出女子是誰,身後的劍子忽然出現在前,站在女子身旁,低首在耳邊呢喃細語,模樣親密,紫龍正要發作,驀地兩人雙雙回頭,甩袖一振,送出一道清風,將他推向來處。

      紫龍掙扎抵抗,身體卻是不由自主,隨風愈飄愈遠,只見兩人身影逐漸縮小,顏色漸漸轉淡,最後化做裊裊煙嵐,消失在風中。

      「劍子──!!」

      紫龍驚愕大喊,伸手向前一捉,頓時睜眼醒來。

      「咦?」

      眼前所見,依舊是熟悉景色,沒有白煙,沒有濃霧,他仍坐在柳樹下,身旁沒有青衣女子,劍子也不在,方才一切,全是南柯一夢。

      原來,是夢啊……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也許只是太過思念,一時出神罷了。

      可是,劍子為何會和那名女子在一起,而且非常親密熟稔,像是許久以前就認識,感情看起來很好,好的教人羨慕妒嫉。

      劍子待人親切,人緣極佳,所交朋友甚多,有幾個紅粉知己也是自然,會不會……會不會離開之後,就不要他了呢?

      「啊!」驀地一驚,連連猛力搖頭。「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以不可以--!!」

      劍子說過,這一生只喜歡自己,要和自己牽手一輩子,他相信他,所以不可能。

      但是花花世界誘惑何其多,萬一有其他人知道劍子的好,也想和他過一輩子,該怎麼辦?雖然要放手,竹蜻蜓才會飛,才會有趣,可是若被別人撿走……

      那可不行!

      先前的深思熟慮,掙扎煎熬,到了這關完全崩解無用,縱使兩人人龍疏途,註定分離,他也不在意,此時此刻,滿心只有一個願望──不要失去劍子。

      「好!吾要努力,早點學好走路去尋他!」

      深吸口氣,再長長一吐,將失落感盡數呼出,振作精神,繼續練習行走。

      鬆開緊握拳頭,正要扶樹站起,忽地一片青翠自掌心落下,定睛一瞧,是柳葉。

      抬起頭,迷濛地望著柳樹,靜觀半晌,恍然大悟,豁然一笑。

      「吾想起來了,原來是汝,楊柳……」

      楊柳,一個名字,一段古老的回憶,被深埋的遙遠過去。

      倚靠樹身,舉手牽起垂落柳枝,細語喃喃。

      「楊柳,汝怪吾嗎?怪吾只想著劍子,不記得汝的臉,還忘了汝的聲音,就連汝給吾的名字也忘記……可是吾還記得吾們之間的約定,在這裡一直等著汝呢。」

      沙沙沙……

      垂柳隨風飄揚,拂過頰邊,輕輕拍撫,像是安慰他,告訴他不要在意。

      紫龍歡欣微笑,握著青色垂柳,像從前那樣手牽手,撒著嬌,傾訴心事。

      「楊柳,吾告訴汝,吾……喜歡劍子唷。」

      沙沙沙……

      柳樹前後擺動,像在點頭,又伸出柳枝拍拍他,給予鼓勵。

      「吾也喜歡汝,可是那不一樣,吾喜歡汝,就好像是……家人那樣。」

      沙沙沙……

      茂盛枝葉搖搖晃晃,似是微笑,靜靜地傾聽紫龍訴說。

      「楊柳,吾喜歡劍子,非常喜歡,喜歡到無法自拔,就算他和汝一樣是人類,不能陪吾太久,吾還是想和他在一起……」突然想起方才夢境,急急說道:「他是吾的,汝不能喜歡他,也不可以帶走他喔!」

      沙沙沙……

      「別擔心,若是到了離開的那天,吾會照顧自己,就像汝不在的時候一樣,吾會過得很好,真的。」

      沙沙沙……

      風勢驟然增大,柳葉騰空飛舞,重重拍落龍身,似在責怪他說謊。

      「呵。」紫龍不躲不避,任垂柳打在自己身上,不感疼痛,只感溫馨。

      沙沙沙……

      「吶,楊柳。」

      回身抱住柳樹,低著頭,蹙眉露出苦笑,幽幽問道。

      「楊柳,汝什麼時候會回來?」

      風勢乍停,柳枝靜靜垂立,默不作聲。

      「吾想等汝,可是吾更想見他,吾已經……不想再等了。」紫龍放開柳樹,往後退開幾步,歉然道:「雖然放手的是吾,也說過要相信他,會在這裡等他回來,就像等汝一樣,可是這一回,吾不想等,也等不下去,就算汝們怪吾,吾也要離開。」

      仰起頭,視線穿透楊柳葉縫,凝望遠方天際,眼神燦亮而堅定,不再迷惘。

      「過去的遺憾無法挽回,吾已經失去了汝,不想再失去劍子,所以,吾要去尋他。」

      沙沙沙……

      微風又起,柳樹輕輕搖晃,點著頭,垂掛柳枝撫拍龍身,無聲催促著。

      依依不捨地回望四周,將點滴回憶深藏腦海,化做堅強意志,踏出洞口,邁向新的旅程。


      謝謝汝,楊柳。
      謝謝汝的陪伴,吾走了。

      若是有緣,必會相見,
      假如汝還記得吾們之間的約定,
      請汝,喚吾的名……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15 00:05 | 46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好累,因為現在的他沒有龍尾,多了兩條腿,走路好累。
    沒有龍尾,就不能O TE了><(紫龍捅
    是說~我也覺得走路好累(喂

    >學他偷偷貼唇親吻...(恕省)
    那個...龍咻~我該說你幹得好還是該說你學壞了呢UU(古塵毆

    >劍子似乎很喜歡這對角...(恕省)
    應該是想著怎麼弄走這對兇器吧(邪刀飛中

    >所以他放手。
    就跟你說了放手(痛毆
    這首應該比較OK~給你最後的疼愛是手放開(被放往生咒了XD

    >(恕省)...空虛冷清...(恕省)
    龍咻你覺得空虛覺得寂寞覺得冷了嗎(大驚)
    (龍:夠了!= =+++)

    扣掉以上哩哩扣扣(?)明顯來亂(毆)的感想
    看完此篇第一個感想是...
    龍咻原來你真的是珍珠美人龍!!!(大叫)

    然後第二個感想是...(嵐:可以不要說嗎= =+)
    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快樂的河神娶親(早講了)
    這分明是龍咻千里尋夫記嘛(紫龍捅+邪刀飛中

    好了~接下來該正經點了UU(咳)
    人總以為自己可以很堅強地面對一切
    只是等到真正面對的那一天時
    才會發現自己的脆弱
    這時候龍咻應該會想:如果自己可以再自私一點就好了吧
    不過如果沒有看到劍子思念外面的世界~如果沒有分離~龍咻應該也很難發現劍子與楊柳的不同吧
    對於劍子的喜歡~是深刻的愛
    所以犯相思,所以不准楊柳跟他搶~這點~果然很小孩子(紫龍捅

    然後...上一集沒龍咻~這一集沒劍子...
    我的劍子呢!!!(邪刀飛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狡童jun) 噗...偷笑中!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08-07-15 01:49 | 47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79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0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恩,刚开始还真以为宿宿出啥事了,吓了一身汗来着。
    两人在一起其实可以在任性点在任性点。
    短暂的分离是为了更甜蜜的相逢吧,XD
    哇哈哈~~剑子也被人黑了呐,居然给受伤了!你是存心要让宿宿心疼死是不是!
    爱一个人要先爱自己啊!你给我赶紧好起来,555~~你看宿宿走路都还那么磕磕碰碰,
    心疼死了~~~
    所以!老道活力四射吧!小强复活吧!赶紧去找宿宿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16 08:45 | 48 楼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3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11-22

    鲜花 [43] 鸡蛋 [0]

     

    TO 行ㄟ:

    >沒有龍尾,就不能O TE了><(紫龍捅
    你就只想著要O TE嗎XDDD
    沒龍尾也是可以O TE的~
    不過會被揍的更慘就是了(茶)

    >那個...龍咻~我該說你幹得好還是該說你學壞了呢UU(古塵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離龍宿最近的人是誰....是黑心黑肚子的劍子咩(喂)
    學壞是應該的(毆)~~不過劍子會說GJ吧= =+

    >應該是想著怎麼弄走這對兇器吧(邪刀飛中
    這兇器大概很難移除吧(汗)
    雖然現在是拔下來了,以後還是會裝回去的XDD
    其實是防狼設備嗎?(喂)

    >就跟你說了放手(痛毆
    不然衣服會被扯壞嗎(←這沒差吧(喂))

    >這首應該比較OK~給你最後的疼愛是手放開(被放往生咒了XD
    你是要 給你的疼痛是手放開 還是 最後的疼愛是手放開
    音符沒那麼多,選一個唱吧孩子UUb
    是這首沒錯喔~~BGM
    不要點到好人歌就好(毆)

    >看完此篇第一個感想是...
    >龍咻原來你真的是珍珠美人龍!!!(大叫)

    是珍珠美人龍沒有錯啊~~(笑)
    這個基本上是民間故事+童話故事就是了XDDDD

    河神娶親→美少龍夢工廠(劍子的美少龍養成計劃)→家庭教師劍子→珍珠美人龍→千里尋夫→勇者故事(?)...

    其實整部應該叫 劍子的育兒日記 或 龍宿的成長日記 才對(毆)

    >這分明是龍咻千里尋夫記嘛(紫龍捅+邪刀飛中
    對啊~是千里尋夫喔(毆)
    不過(自己尋)也沒尋很久....因為他懶惰(毆飛)
    沒啦~地這麼大自己找哪找的完~
    當然是找人幫忙了XDD
    (乾脆開宣傳車貼海報好了XD)

    突然變得這麼正經真不習慣(行:說啥= =+)

    人總是要失去才會知道對方的好
    如果劍子沒有離開,他永遠只會和楊柳一樣同等級(家人XDD)
    而小龍永遠只是小龍,不會進化成龍宿(數X寶貝?神X寶貝??)
    雖然離別讓人感傷,但是可以讓他正視自己的心意,也算值得了UU

    >不准楊柳跟他搶~這點~果然很小孩子(紫龍捅
    會把喜歡的東西分給別人的人就不是龍宿啦(劍子除外)XDD
    是說若是龍宿將劍子讓給楊柳,劍子會氣死喔呵呵呵~~(喂)

    >然後...上一集沒龍咻~這一集沒劍子...
    下一集也沒劍子喔^_<(毆)

    >我的劍子呢!!!(邪刀飛中
    在吃自己的便當和龍宿的豪華便當啦(毆)
    (劍:嗝~好撐~~^0^)  
    (龍:吾的飯呢~~Q^Q)
    等吃飽了就會回來了XDDDD

    我發現你這篇回完,應該已經變蜂窩了~~(大笑)


    感謝觀文啦~跟大師搏鬥加油!!(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8(狡童jun)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17 23:44 | 49 楼
    «234 5 678» Pages: ( 5/8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2-13 21:1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