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3 4567» Pages: ( 3/10 total )
本页主题: 08.08 天下無雙 1~17(完)74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杜拜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26
腹黑: 98 点
珍珠: 1763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9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25
最后登录:2012-08-26

鲜花 [0] 鸡蛋 [0]

 

吞吞哦你做了什麼會樣小滕那麼的瞪你我
好乖乖的的說出來哦
坦白喔別給耍心機哦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瘋便同瘋
狂便齊狂
與兄同喪
傻又何況?
顶端 Posted: 2008-06-29 08:16 | 20 楼
elisedan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0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8
最后登录:2014-08-11

鲜花 [1] 鸡蛋 [0]

 

謝謝think的小花 >////< 太感謝了


to:疏楼更迭
其實作者x2想的跟你想的差不多(爆),一直寫一直花癡 囧
這章主要是為後面作鋪墊,所以主角被忽略了 Orz
之後的戲就會回到他們身上了!!
劍子會不告而別,與他本身的個性有關,
不喜束縛,不為誰停留,是作者x2的原設定。


to:杜拜
嘿嘿,確實是吞佛做了些什麼……
他不耍心機就不是心機吞了(誤)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狡童jun) 感謝回文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顶端 Posted: 2008-06-29 10:17 | 21 楼
    elisedan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0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8
    最后登录:2014-08-11

    鲜花 [1] 鸡蛋 [0]

     

    第七章


    劍子步出化妝間,正自歛眉沉思,突然一種說不清的不祥感猛地襲遍全身,好像四周突然捲起陰風陣陣,鬧得他心頭發毛。果不其然,當劍子正要把自己身上的純黑侍應西裝款背心外套拉嚴密些的時候,幾下踩在地毯上不太明顯,但聽得出是很急促的高跟鞋聲由遠至近地接近,然後──

    「劍子仙跡!」一把驟然提高了八度的女聲自劍子背後響起,聽著令人覺得精神抖擻之餘也疙瘩亂舞。

    劍子一聽這聲音,意識還沒反應過來,雙腳便先向聲音的反方向逃跑。

    「別跑!給我站著!」聲音的主人向前大踏兩步,一把抓住劍子的左臂。

    心知不妙的劍子,大嘆倒霉,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精神安慰自己,轉過身來,笑道:「滅定,好久不見了。」

    只見這位被稱為滅定的女子,五官精緻,一頭長髮梳成高馬尾束在腦後,典雅而不失活潑。她身穿一套淡粉紅色的束腰晚裝,裙身下擺長不過雙膝,呈傘形,走起路來輕舞飛揚,與她俏麗的氣質相符。雖然稱不上傾國傾城,倒也是位美人。而這位美人正是劍子仙跡的青梅竹馬。

    劍子一笑,滅定就雙眼一紅,哭起來了。她揉揉眼睛,再揉揉鼻子,作勢要往劍子身上靠,劍子眼明手快地閃過身,只聽滅定道:「你這幾年跑哪去了?」

    劍子搔了搔後腦,心裡比劃著怎樣回答才比較不會刺激到滅定,笑道:「這個……也沒特別去了哪裡。總之雲遊四海,見識各地風土人情。」

    滅定沒有仔細留意這「沒特別去哪裡」與「雲遊四海」之間是不是自相矛盾,仍逕自抽抽噎噎地道:「你這一跑音訊全無,上面的老爺子找也找不著,整天都長嗟短嘆。」說到這,滅定臉上一紅,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絞著指頭小聲道:「我也是,日日夜夜都為你擔心。」

    劍子咳了聲道:「男兒志在四方,我想老爺子也能諒解。」再說老爺子長嗟短嘆,那肯定不是因為擔心他的安全,而是為了想辦法抓他回去壓榨。

    「那我呢?你就忍心拋棄我,一個人浪跡天涯?」滅定不知道從那裡摸了一方綉著蕾絲邊的手帕拭淚,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劍子又咳了聲,正張口欲言,卻見滅定忽然破涕為笑,水汪汪的雙眼盯著劍子,高興道:「不過不要緊,反正如今你回來就好了,我們倆趕緊把婚禮辦一辦。」

    「此事萬萬不可。」見滅定又把那兒時由長輩胡里胡塗定下的婚約舊事重提,劍子就很頭疼,努力揮手搖頭,心道怎麼過了四年,這位小姐仍舊原地踏步,一點進步都沒有。

    世上有一種青梅竹馬清新可喜,也有一種兩小無猜溫婉動人,但劍子覺得他與滅定這一段,未必可歌,倒有幾分可泣。想當初一個乳臭未乾的小鬼,因看不過眼另一個同為乳臭未乾卻趾高氣揚的娃娃,便略施小計令她當眾出醜,算是小懲大誡。誰知這娃娃經歷了這事,不單不對小鬼退避三舍,反而一見面就跟他對著幹,久了更由恨生愛,認定了這宗不是冤家不聚頭的天賜姻緣……這條老天爺亂拉的紅線,他說什麼都不能認帳。

    「什麼不可,」滅定有點焦躁,跺腳道:「你知不知道,玄宗集團變天,蒼快不行了。」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話題轉變,劍子臉色微變,一雙利目掃視四周,確定四處無人,便眸色一沉,壓低聲音道:「不得胡說。」

    滅定見他不信,心中越發慌了,咬牙道:「我不是胡說,劍子你聽我的,蒼倒了,他們也不會放過你。如今你唯有跟我結婚,他們對我這脈的家族勢力尚有一絲忌憚,這樣也許能保你周存。」

    劍子嘆一口氣,他倒沒想過玄宗內部謠言傳開的速度,竟然到了連不屬於本宗的閨閣大小姐也跟著湊熱鬧的程度。可想而知,現在族裡應該是一遍山雨欲來,人心惶惶。他有點頭疼地道:「他們幾個從小吵鬧到大,外面不明白的才會捕風捉影。妳是明白的,瞎操心什麼?」 

    「可是這次真的不一樣!你知道,像今晚這種場合,按道理該是蒼親自來才對,但如今只有小翠跟我一塊兒來,而且他神情很古怪,一副欲言又止的……劍子你一個人在外面晃還是太危險了,跟我們回家吧。」

    「滅定你聽著,」劍子見滅定滿臉焦急,所思所想都是自己的安全,態度也不再那麼強硬,柔聲道:「你方才所說關於玄宗之事,我大概能猜得著是誰告訴你,但以後別再隨便提起了。你入世未深,不知道旁人說的閒言閒語,裡面有很多不可告人的壞主意,當不得真。再說蒼沒有來,頭一個原因是躲起來偷懶,第二個原因是有事走不開。至於小翠神情古怪,頭一個原因要問蒼,第二個原因仍是要問蒼。妳想清楚,這些都是稀疏平常的事,對不?」

    滅定有點茫然地看著劍子,有些事她也是道聽途說,了解不盡不實,何況在大事上她對劍子一向十份信服。現在被劍子安撫幾句,又見他充滿暖意的笑容,雖然心底半信半疑,在他面前到底還是乖乖點頭了。

    劍子知道滅定還是擔憂,又笑道:「你還記得蒼那人,自稱什麼來著?」

    滅定想了想,那個自小沉穩內歛的男人,自某次偶然間說了句「蒼之一字,具有無限的可能性與定義」這句怎看怎浮誇的話後,被他們笑話許多年,嘴邊不自覺漾出一個有趣的笑容。

    「所以這事你也別去胡亂湊和,反正蒼不會有事的──」劍子話說了一半,眼梢突然捕捉到一抹熟悉的紫色身影,出現在長拱形走廊的盡頭拐彎處。

    劍子苦笑,方才他嘴裡舌頭不打結地應付滅定,心裡就盤算思索著待會該如何脫身。怎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且這波驚濤駭浪明顯地比前一波殺傷力更大,這可不像滅定般容易打發……

    「劍子?」滅定等了幾秒沒等到下文,見劍子似走了神,催促道:「你想說什麼?」

    劍子半瞇著眼,凝視著那款款地向這邊走來,每一步都有一種韻致的修長身影,緩緩道:「至於婚事,恐怕吾不能答應。」

    「為什麼?」提起婚事,滅定就沒那麼好欺哄了,這是她自小執著的願望。

    「滅定,」劍子嘴裡唸著她的名字,手卻伸向了另一個男人。滅定轉身,只見一個華麗無雙的紫色人影,悠悠地抬起手放到劍子手裡,然後劍子的聲音響起,一個字一個字敲打在她的心上:「我已經有愛人了。」

    滅定目瞪口呆地看那個華麗無雙的人影走到劍子身邊,兩人並肩站著,一時瞠目結舌。她張嘴半天,卻找不回自己的聲音。好不容易緩了過來,艱難地逼出幾個音節:「他,他,他──」滅定瞪著這個男人,腦內突然靈機一閃,叫道:「──他是疏樓龍宿!」

    「初次見面,」龍宿嘴角彎了個優美弧度,淡而有禮地道:「吾就是疏樓龍宿,幸會。」

    「你們是──」滅定再度被那個答案震驚得啞口無言。

    「是的,這位小姐,」龍宿一手摟著臉子的腰,下頷微揚:「他是吾的人。」

    這時候劍子那敢推辭,配合著點頭道:「嗯,我是他的人。」

    「我不信。」滅定深呼吸一口氣,力持鎮定。她被劍子騙得不少,對他層出不窮的手段雖然防不勝防,但經歷多次慘痛教訓,戒心總算大有提升。眼下劍子找來鼎鼎大名的疏樓集團主席,而且是個男人,說是他的愛人,也未免太駭人聽聞,難以置信。她抖著聲音咬牙道:「劍子你別以為,隨便找個人來,就可以騙倒我。」

    劍子有點無奈,戲都演了一半,不可能現在喊停。對於滅定,以往他就是一味推託矇騙,從來沒給一個確切的說法。滅定這女孩也是很死心眼,用說的也不見得有效,倒不如給她親自一看,反能令她死了這條心。

    劍子本來只想做場戲騙過滅定,打算輕輕親一下龍宿的臉頰。但他一轉頭,看見龍宿那張絕美的容顏正近在咫尺,長睫微顫,勾著似笑非笑的優美唇線,滲透入骨的誘惑,不自覺就親錯了地方。他本來又打算只啄一下,但龍宿好像看穿了他,兩人唇瓣相碰時,龍宿飛快地舔了舔他的唇,又刻意留下一道縫隙引他深入──

    這要命的人!

    劍子心裡暗罵,發了狠跟龍宿較勁起來。龍宿也是不依不饒的,兩人漸漸就吻出了滋味,越來越激烈,一發不可收拾,儼如做愛的前戲。滅定終於看不下去,又驚又怒,臉上兩串淚珠斷線似的,掩了臉倉皇轉身而逃。



    聽見滅定確實走遠了,兩人才喘著氣分開。

    氣息稍穩,龍宿靠在牆上,兩手交抱胸前。他說話的語氣輕佻又傲慢,卻又不盡然:「汝今天真熱情,是不是那晚要不夠?」

    劍子苦笑,莫怪乎俗語說色字頭上一把刀。

    「後悔了?」

    劍子望著滅定離去的方向,搖頭。

    龍宿看他那幾分釋然、幾分冷漠的神態,道:「那吾又如何?」

    劍子默然不語。

    良久,只聽劍子輕道:「好友,那晚……的確是不夠。」

    ---------------------------------

    後記:
    劍:(不耐煩貌) 我到底能開餐了沒,這次要是再吃不到我還算是男人嗎我
    作者x2:(指)就你這態度我開始考慮再拖個十章 =皿=
    [ 此贴被elisedan在2008-06-29 22:28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鲜花:1(狡童jun)
  • 鲜花:1(think)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顶端 Posted: 2008-06-29 13:49 | 22 楼
    think
    殊異
    泣血恶人奖
    级别: 大掌柜


    精华: 1
    发帖: 294
    腹黑: 150 点
    珍珠: 5031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50 点
    在线时间:170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05
    最后登录:2014-11-05

    鲜花 [12] 鸡蛋 [0]

     Re:06.29【剑龙】 天下无双1~7,22F

    這篇的滅定滿可愛,也有原劇裡那種天真爛漫而不知險惡的感覺。
    以劇中來說,對於滅定的表現,個人雖然好氣又好笑,明白心意也是誠真,但總歸一句就是讓人困擾(笑);
    總覺得劍子也不討厭他,祇是傷腦筋在所難免,兼沒有可以把話說明白的環境/時機去緩解說實話時可能造成的(對方)難堪,也就不說了。
    詭妙的是,若在坦言之後有何發生,他也不會有不妥或疑豫。*__*

    我個人滿喜歡要不夠的要字。於讀感上,頗具煽情與邀情的意味,當然挑逗與挑釁也有之。
    再見上述,是以「龍宿看他那幾分釋然、幾分冷漠的神態…」那段,個人也覺得甚為有趣。哈哈。
    [ 此贴被think在2008-06-29 22:56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得失之度深微窈冥,難以知論,不可以辯說也。
    顶端 Posted: 2008-06-29 22:46 | 23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79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0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话说,剑子,你还真了解苍哇,嘿嘿,小翠神情古怪?!不会是昨天夜儿被苍狠狠的要了几回,大早上有被师太拖着快步走,导致腰部和某处不适,才有次表情吧~
      口爱的师太啊,你真的是太纯(蠢)了,又被老道摆了一次,不过,他们接吻的香辣画面是不是很美好很和谐啊!!!> 0 <~~好想亲自到现场观看哦~~不过我支持师太你给剑子继续来给他乱下去,西西~~~生活还是要有点困难与桃花才美好啊~(剑:你自己美好去,我只要我家亲亲!)
      剑子那你就狠狠给他要个够吧,让宿宿娇艳欲滴(喷!),浑身无力(?!),缨缨欲泣(在喷~),总之为了自己的福利也为我们饭的眼福,你就好好的要下去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6-30 12:55 | 24 楼
    杜拜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26
    腹黑: 98 点
    珍珠: 1763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9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25
    最后登录:2012-08-26

    鲜花 [0] 鸡蛋 [0]

     

    滅定說真的是有一點的可憐有一點的可愛
    這讓我有一點的同情了她起來,希望她未來
    可以找到一個十分愛她保護她的好男人來
    但那一個一定不是劍子哦因為劍仔已經是
    龍宿的人喔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瘋便同瘋
    狂便齊狂
    與兄同喪
    傻又何況?
    顶端 Posted: 2008-07-01 08:52 | 25 楼
    elisedan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0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8
    最后登录:2014-08-11

    鲜花 [1] 鸡蛋 [0]

     

    to:think
    作者為人厚道(咳)......其實是這樣的,滅定這花痴女雖然令人困惑,但某程度上我相當欣賞她的勇氣。她的單純該說是一體兩面,有可厭處亦有可愛處,總之不失為一種難得的本質。易地而處,這麼個男人大概我也巴著不想放手(被毆飛),但我學不來她這般勇往直前啊........不過劍子即使沒有龍宿,也不可能是跟她,默哀。

    龍宿挑逗劍子,是不遺餘力的(爆)。換個角度,這對明明郎有情妾有意(?),劍子卻一而再而三地逃開,是不是更高層次的挑逗呢?(再被毆飛)

    再次感謝大人支持^^。


    to:疏樓更迭
    作者x2對蒼其實沒感覺,連帶對他所有牆頭也一概沒感覺囧。不排除小翠是因為某些難於啓齒的原因而神情古怪,但這裡蒼的情況不太好也是真的XD。

    話說,如果和諧有愛地看,說不定滅定是看見劍龍KISS而感動得淚奔A_A。


    to:杜拜
    大人跟作者一樣厚道(咳咳)......不過幸福,的確是要自己爭取的,看看龍首的示範就知道了(好吧別抽我自己飛=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顶端 Posted: 2008-07-01 12:54 | 26 楼
    elisedan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0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8
    最后登录:2014-08-11

    鲜花 [1] 鸡蛋 [0]

     

    [sell=0]看了公告,這章應該是要設限的,但我不太會設><,如果有錯請版主大人更正。
    循例聲明,這章是H,慎入







    第八章


    如果有人問劍子,你在乎一個人的外表嗎?他興許會搔搔腦袋,說大概不在乎。因為劍子覺得要真正認識一個人,應該從他的內心開始。但如果你有仔細留意,這些年來,他右額上都不偏不倚地垂著三撮白髮,絲毫不見凌亂,就會知道,他大概還是會在乎外表,即使只有那麼一點點。只是他慣了隨心所欲,胸中少有掛罣,加上從小到大,圍繞在身邊的俊男美女如雲,就更加見慣不怪,對相交之人的容貌,倒真是從未放在心上。

    直到他遇見疏樓龍宿。他從來沒見過一個人,能把尊貴優雅,如此完美地沉澱到每個舉手投足的細節之中。

    在大學開學典禮上,龍宿代表新生致詞,在台上演講時那種談笑自若的神態,風采翩然、傾倒眾生。那一刻劍子有種突如其來的想法:如果人生是一場季節的變更,那台上這個男人的夏季,彷彿就能去到地久天長。

    剛才經過化妝間外的那一幕後,兩人就很有默契地到大堂服務櫃檯開了房間,一路上沒有片言隻語,卻在關門的瞬間,兩人全身都騰著了火似的擁吻在一起,邊吻邊往床那邊靠近,到倒在床上時已把對方的外衣脫清光了。

    劍子看著龍宿,想起大學的初見,使他第一次知道,原來男人也可以用美麗來形容。而現在龍宿衣衫半解躺在他身下的樣子,就讓他知道男人不單只可以美麗,更足夠令人神魂顛倒。

    「汝在想什麼?」龍宿以一種非常舒服的姿勢躺在床上,雙眸直視壓在他身上的劍子。

    劍子一笑,道:「在想怎麼侍候你才能讓你滿意。」

    龍宿聞言有點不悅,有點懷疑劍子在想跟昔日舊情人在床第之間的經驗,卻不知道他滿腦子都是自己舊時的身影,便哼道:「看來是汝的舊情人不少,所以汝才……」

    劍子知他想岔了,卻又不怎麼想說清,低聲笑了笑,突然俯身去輕咬他的耳垂。龍宿一聲驚呼,想要偏過頭去,劍子雙唇又回到他的唇上。龍宿起初有點不願意他用這樣的方式敷衍話題,但見劍子十分專注地吻他,濕潤的舌頭竄進他的口內攪動,舌尖滑過上顎,霸道地掠奪他的呼吸,也不禁認真地回應,與劍子唇舌交纏。

    劍子吻著龍宿,雙手也沒閒著,把兩人剩下的衣物全數褪去,在他光滑細緻的肌膚上流連忘返地愛撫著。龍宿只覺得劍子指尖所到之處,都像被火燒過般滾燙不己。

    「……嗯……」

    龍宿那細細碎碎的呻吟聲被封在口舌間,劍子聽得出他仍在兀自抑制,也不知好氣還是好笑,便沿著嘴唇一路噬吻到頸項,再順勢滑落到鎖骨,最後停在胸前的突起吸吮咬舔,惹得龍宿倒抽一口氣,一手抓緊床單,一手去抓劍子的髮。

    劍子嘴裡嚴陣以待毫不放鬆,手上也開疆辟土,覆蓋在龍宿的分身之上,由慢而快地套弄。上下的敏感所在都被挑逗著,愉悅的快感一波波襲來,龍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輾轉著身子呻吟,終於在劍子手上釋放了。

    虛脫感攀上第一次高潮過後的身子,龍宿有些無力地躺在床上喘息,忽然感到劍子離開了床,過了一刻後手上拿著些什麼回來。龍宿看清楚後,洞悉劍子的意圖,不禁有些難以置信。正想坐起來,劍子已跪到床上,寬大的床卻因承受著兩人的重量而深陷下去,龍宿頓時失去平衡要往後倒,更被劍子手上一個使勁,整個身子便翻了過去。

    龍宿還掙扎著撐起上身,劍子先他一步抓著他雙手反剪在背後,用方才從地上拾起的領帶,俐落地打了個不鬆不緊的結。

    「劍子──啊──」

    龍宿有些不適地扭動著身子開口抗議,突然感到劍子的一根指頭正就著冰涼的淋浴液探進他身後私處。龍宿反射性地弓起腰,劍子的胸膛已經完全貼在他光祼的背上,湊近他的耳際,低啞著聲線道:「放鬆別亂動,我不會傷你。」

    龍宿不見得不好意思,只是不習慣劍子這種征服意味很重的動作。他悶哼一聲,想說不要,但劍子為他動情的聲音像下了蠱似的,聽得他有點意亂情迷,帶點意氣地掙動幾下,最終還是由著那個人胡來。劍子戳入了一個指節,有耐性地開拓那個緊窒的地方,輕揉慢撚。但龍宿何曾被人這樣碰過,細銳的痛楚磨蝕著他的神智,實在受不住了,不由自主地緊緊收縮著幽徑,兩腿輕顫著努力要並攏,卻被劍子用膝蓋強硬地頂開。

    劍子手上弄了會兒,感到龍宿那地方沒開始時那麼難以進入,又探入一指,兩指輪流微微彎勾,轉動擴張,指尖細細地探索著從未被人輕薄過的內璧,那裡高熱又敏感,絞著他修長的指。劍子眸色混濁,覺得自己的理智正在迅速崩潰。

    而龍宿此時也顧不上腹誹劍子那些磨人的手段,只覺全身上下都燥熱不已,被綁著的手腕也拉扯得有點發疼,卻又動彈不得,不停喘息,令從背部蜿蜒到腰間再滑上臀瓣那條錯落有緻的美妙弧線,上下起伏不定,額上也早已沁出一層薄汗。那邊劍子仍不滿意,一邊啃咬著龍宿的肩,一邊探入第三根手指──

    「……啊!」龍宿仰起頭呻吟一聲,思緒一片渾沌,只希望劍子快點完事。

    感到身下之人已有足夠柔潤濕軟可以接納自己,劍子終於抽出那幾根磨人的手指,迅速解開龍宿被反綁著的雙手,翻轉他的身子。龍宿四肢酥軟乏力地躺著,雙頰染上因情事而泛起的紅暈,半闔著眼,平日銳利的眼眸現在潤得能滴出水來,有點惱怨地看著劍子,說不出的媚惑撩人。

    劍子看得情意大動,體內慾火早已不住叫囂。他氣息不穩,但仍強自按下想要瘋狂穿刺的衝動,輕輕地分開龍宿雙腿,把火熱堅挺的欲望抵在銷魂所在的入口,柔聲道:「龍宿,看著我。」龍宿知道他的意思,心頭有點忐忑,最終還是給了他一個允諾的眼神。劍子一個挺身,把自己的欲望送進龍宿的體內。

    「啊--」龍宿低呼一聲,雖然經過了充份潤滑,但畢竟他是第一次接受男人,近乎撕裂的痛楚還是令他眼內霎時冒出了大量霧氣,身下猛地收縮,抗拒排斥著異物的進入。

    「痛嗎?」劍子沒有馬上動,捧著龍宿的臉細細親吻著。

    以龍宿素來的驕傲以及他對劍子的感情,又見劍子因強壓慾火而燒得額際都滲出豆大的汗水,「痛」字是怎樣都說不出口。他絞緊雙眉,搖了搖頭。

    劍子素知他個性,低笑一聲,也就不再客氣,開始一下一下緩慢地穿刺。肉體相碰的拍打聲與欲望進出時的淫靡水聲,令整個房間充斥著無盡情色。此時兩人身上佈滿汗珠,龍宿的紫髮絲絲縷縷散落在床上,白如雪的肌膚,因為情慾而綻放開一瓣又一瓣瑰麗斑駁的紅潮,平添了幾分媚意。劍子幾下進出,更惹得身下之人扭動著柔韌的腰肢,也分不清是邀請還是推拒。他這勾人的模樣看得劍子再也難以忍耐,扶著龍宿的腰,開始猛烈地進攻,在龍宿的身體深處宣示著自己的所有權。龍宿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攻擊顯得有些不知所措,驚呼一聲,下意識地用手捂著口,細小的嗚咽梗在喉間,斷斷續續。

    「別忍,我要聽你的聲音。」劍子笑笑,掰開他捂著口的雙手按在兩邊,溫柔地在他耳畔呢喃。龍宿雖然十分傲慢,素來也不甘屈於人下,卻也不是不能變通之人。連身上最私密的地方,他都容許這個男人去徹底佔有,實在沒什麼好矜持,便不再壓抑,讓自己也不熟悉的呻吟溢出喉嚨。

    「嗯……劍子……啊……慢點……」

    龍宿的聲音鼓舞了劍子的動作,一次比一次深入地抽動著。龍宿覺得自己快要在這律動的節奏中滅頂,只能抱緊劍子,身體完全跟隨著他的動作。起初的痛楚過後,一陣陣顫慄的快感不斷湧上,他情不自禁地弓起身子,卻不知此舉會令纏著劍子的幽徑更加絞緊擠壓。劍子呻吟了聲,調整兩人的姿勢,抬起龍宿的雙腿環在自己腰間,好讓自己能更深入地挺進,動作也愈發猛狠起來,不斷在他體內最脆弱的點上撞擊。

    「…嗯啊…停下……不要再……啊啊…」

    龍宿喘不過氣,喊到沙啞的聲音已開始哽咽地求饒,下身收縮痙攣著,眼眶內先前堆積起來的淚水一下子缺堤而出,同時劍子的欲望也被逼到了臨界點。他捧緊龍宿的臀部,猛烈地衝刺幾下,終於釋放在他的體內。

    激情過後,劍子也不說話,只埋頭在龍宿的肩窩裡。龍宿的意識也有幾分朦朧,身體極之倦怠,卻見劍子把自己抱在懷裡,愈抱愈緊。男人在性事過後總有片刻脆弱,龍宿從沒見過這樣的劍子,也抬起雙手環抱著他,感受著他的溫存。


    長夜漫漫,一室旖旎,春色無邊。

    戰火不知道蔓延了幾回,龍宿只記得最後他靠在劍子懷中,累得連眼皮也睜不開,快要昏厥過去。陷入昏迷前他突然想起那個問題,薄紅雙唇半啟,懶懶地喚著:「劍子。」

    「嗯?」劍子應了一聲,正打算橫抱起身下赤裸著身子的情人到浴室為他清理。

    「汝的技術跟誰學的?」

    劍子先是一愣,隨後卻低笑起來。他湊近龍宿的頰側,輕輕噬咬著他柔軟細緻的耳垂,語帶狡黠:「那是抱著你時,自然而生的本能。」


    -------------------------------------

    後記:
    貝:我發誓以後不寫H了。
    飄:(一_一 此誓她若當真,我就去改姓)
    [/sell]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鲜花:1(sherrylinbo)
  • 鲜花:1(think)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顶端 Posted: 2008-07-01 13:03 | 27 楼
    阿玉仔
    剑龙王道不拆不逆
    级别: 大护法


    精华: 0
    发帖: 406
    腹黑: 165 点
    珍珠: 1825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30(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17
    最后登录:2017-11-13

    鲜花 [27] 鸡蛋 [0]

     

    哎呀~
    米想到我是第一个买帖子的~~~
    鼻血啊~~~果然很甜XD~
    「那是抱著你時,自然而生的本能。」
    剑子这本能实在是太厉害了
    也充分证明了龙宿的魅力啊~~
    继续甜下去吧,加油~!

    那个, 是说这个是剑龙第一次H?!
    那倒数第6段的最后一句,龙宿怎么知道?
    是龙宿跟其他女人OX还是跟其他男人OX?(不敢想象……)
    算了- -|||,大人还是忽略我的问题吧
    加油加油~~>\\\\\\\<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阿玉玉玉玉玉仔(代理生物本资讯微博不时更新)          月蝶本命><剑龙王道XD
    顶端 Posted: 2008-07-01 13:54 | 28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79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0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我能说我看的脸红心跳吗?!(指!你没有那么CJ!!!)
    呀,宿宿大人的初次是不甚浪漫但又激情呐~
    扑扑,终于还是让剑子把到嘴的龙,吃下去了,啡啡~~~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01 14:09 | 29 楼
    «12 3 4567» Pages: ( 3/10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1-21 23:2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