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4 5678» Pages: ( 4/10 total )
本页主题: 08.08 天下無雙 1~17(完)74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最后一句真是甜蜜的狡辩,心儿花开开~
先生总算吃到了,该心满意足了吧(剑子:才一次……不够不够……)
情事里的主子总是让人浮想翩翩~妩媚到不能抵抗……
爱他,真的是一种本能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07-01 14:12 | 30 楼
elisedan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0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8
最后登录:2014-08-11

鲜花 [1] 鸡蛋 [0]

 

to:阿玉仔
謝謝大人的回帖 >///<
其實作者x2寫這段也煩惱了很久,
寫到這裡就感覺一整篇變甜文了 囧
至於大人的那個問題……根據作者的不負責任H知識,
男人即使沒跟人做過,也會知道OOXX後有幾秒的虛弱,
世界上有種東西叫DIY……(羞逃)


to:疏樓更迭
大人看得高興就好,雖然我們寫的時候很痛苦,手邊放了很多教科書不說(啥????),
修改次數也是迄今為止最多的
不過坦白說,基本上整篇裡,我只萌頭尾XD


to:心依
只有在這時候才敢讓龍首光明正大地盡情地嫵媚一下~.~
老道最後一句......反正他這麼說作者這麼聽,真相是什麼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囧
謝謝大人回貼^^


另感謝sherry跟think大的花^^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顶端 Posted: 2008-07-03 15:30 | 31 楼
elisedan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0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8
最后登录:2014-08-11

鲜花 [1] 鸡蛋 [0]

 

第九章


龍宿醒過來時,已是第二天清早。一襲厚厚的遮陽對開布簾,被拉得嚴密,但布簾靠牆處仍留有兩道狹長的縫隙,晨光從那裡鑽進來,在一室黑暗中洩露了時間流逝的秘密。龍宿依稀記得,昨晚它們還是被扣好在兩邊的。

想起昨晚,他左手往腿上摸了摸,觸手處是溫軟的綿質浴袍,而且身上也沒有絲毫難受的黏膩感覺,明顯是被仔細清理過了。龍宿想要轉頭,心念一動,霎時又止住了。他挪動擱在披窩裡的手,慢慢地伸向雙人床的的另一半……空蕩冰涼。

真是好笑。龍宿心想。自己身邊有沒有躺著另一個身軀,還察覺不來嗎?他卻偏要用如此執拗的方法去記著這種人去床空的感覺。

原想翻身下床,怎料動作到一半,四肢百骸傳來難以言喻的酸痛,尤其是下身那個地方,是平生未曾嘗過的,一時白了臉。冷哼一聲,終究還是隱忍著站起來,走過去拉開窗簾。

步履很艱難。劍子給了他快樂,也給了他疼痛,每一步都那麼清晰地提醒著他,提醒著原來他跟他,從相識到接吻,只用了五個月;從接吻到做愛,卻走了快五年。那從做愛到相愛,又該是多少年的事……

拉開窗簾,龍宿看見街道冷冷清清,偶爾有零落的行人路過,而三兩部絕塵而去的汽車,留下的背影顯得有點格外孤寂。清晨時份反而是這個不夜城最安靜祥和的時刻,雖不比晚上燈火輝煌的繁華,但淋浴在曦微晨光中的N市,卻有一種柔弱而強大的韌性,令人精神無限舒展。

同一個世界,不同的面貌。龍宿默然,他用指尖點住了初升的太陽。觀點與角度的種種選擇,總是讓人找到驚喜的同時,也不免遺憾。

他知道自己愛爭名逐利,更愛從不斷勝利中見證強大和耀眼的華麗無雙。千丈紅塵,萬里天涯,疏樓龍宿的世界很大,決不會只有一個劍子仙跡。同樣以劍子的心性,天高海闊,恐怕不會為誰停留。

所以他從不留他。於是龍宿想也許這一輩子,他都不會與那個人相愛,雖然他──

門鎖「咔」一聲響起。龍宿驚訝地回頭,知道這個時間能拿著房間鑰匙不請自入的人就只有一個,一個他以為在跟自己一夜纏綿後,再次不辭而別的人。

房門被推開,只見這人正以背卡著門,動作很輕地推著餐車進來,似乎不願吵到房中酣睡之人。

劍子仙跡。龍宿在心裡低喚著,並且一遍一遍地描摹,這人斜飛的劍眉,這人英挺的鼻樑,還有這人笑起來瀟洒風流的唇……


也許他不會與他相愛,雖然他會一直思念著他。



「龍宿?」劍子察覺到站立窗前的身影,揚眉笑道:「你醒了?」

龍宿含糊地應了聲,目光轉移到餐車上,有些好笑地問:「這是做什麼?」

「早餐啊。」劍子理所當然地回答,把餐車推到兩人之間。「你都不會餓嗎?」

龍宿丟了劍子一個白眼。這個人的智商,經常在二百與二十之間飄浮不定。「吾的意思是,汝為什麼推了一車子早餐來?」

劍子原本想說「你昨晚體力流失太多要好好補充」,但總算他認識龍宿的時日不淺,話才想出口腦內便警鐘大作,於是便硬生生地吞回去,改為另一半的理由:「我不知道你想吃那一款的,便把能點的都點了。」

「喔?」龍宿有趣地看他:「難得劍子先生竟然如出手闊綽,吾真是受寵若驚。」

「呃--」被稱讚的劍子先生呆立當場。他突然發現自己對龍宿的身家財產,已經揮灑自如到一種兩兩相忘的地步,完全沒考慮過錢從何來的問題。

「怎樣了?難不成還要吾付錢?」眼前這個男人,昨晚先利用他斬斷桃花,然後跟他開房間,再把他吃得一乾二淨,最後還叫上這一車讓他付帳。天下間能有這道理嗎?

「這個……」劍子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抓抓腮,皺著眉苦思,喃喃唸道:「如果這個月節衣縮食,再把房租拖一個月,然後暑假能順利找到兼職……」

龍宿對劍子這寒酸的模樣,實在是看不下去;又想到他對自己一番體貼,便不再為難他。龍宿踏前兩步,正要走向那餐車,下身私密處卻因這急速扯動而傳來一陣尷尬的刺痛,兩腿一軟,眼看就要向前倒下,劍子卻眼明手快,一個俐落的閃身把他抱住了。

龍宿還來不及說話,就被劍子橫抱起來,放到床上,聽他說道:「你先坐著,不要下來。」又見龍宿皺緊眉頭,神色有點異樣,以為他疼得厲害,便要伸手去解他腰間鬆鬆繫著的腰帶,道:「不會是弄傷了吧?讓我看看。」

龍宿這樣的人,纏綿時談不上甚麼害不害羞。但光天化日下劍子來這一套,那就萬萬不能了。他忙阻止劍子不安份的手,悶聲道:「吾沒事。」想了一下,雙瞳倏地染上一絲戲謔的笑意:「汝是對自己的技術沒信心?」

「但……」劍子還想說話,龍宿用兩指輕輕封住了他的雙唇,眼神有些迷離:「汝是不是要找兼職?」

「嗯。」提起逼人的現實生活,劍子只得點頭。

「吾給汝找一份可好?」

劍子想了想,又道:「可上次才害你賠了不少,還能請我在賭場工作?」

這個人不知道是臉皮厚比城牆,還是真的腦袋犯傻,龍宿連跟他計較都嫌多費唇舌。像他這樣比專業老千更專業的無賴,閒來無事又愛劫富濟貧,誰還敢請他當荷官。別說龍宿這知道內情的,就憑他上次締造了廣泛流傳的「豐功偉績」,恐怕在N市全部賭場的記錄上,劍子仙跡都屬於永不錄用的黑名單。

「請汝當荷官,未免太大才小用。」說著龍宿伸手去撩撥劍子那垂在額角的三撮銀白雪髮,用幾個細長的指頭輕輕摩挲著,漫不經心地道:「吾請汝當吾的特別助理如何?」

「呃──」  

「吾需要一個助理,幫助吾處理有關J計劃的事。」

「可是我的暑假只有兩個月……」

「J計劃也只需多兩個月的時間。」

「可是我不是疏樓集團人……」

「但吾是疏樓集團的主席。」

「可是我以前沒做過這類工作……」

「汝以前有跟男人做過愛嗎?」


…………


就這樣,劍子仙跡成為了疏樓龍宿的特別助理,為期兩個月,上班時間每天二十四小時,工作內容不詳。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鲜花:1(心依)
  • 鲜花:1(于瀾)
  • 鲜花:1(阿玉仔)
  • 鲜花:1(think)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顶端 Posted: 2008-07-03 15:32 | 32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79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0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老道,你也有说不宿宿的时候啊,
    不过,真的心疼啊,宿宿明明爱了却又说两人不会相爱,
    其实,他们这样温温续续,已经是很自然的恋人状态了,
    老道都已经花宿宿的钱花到没意识那是‘别人’的钱!
    到把宿宿当自己的了,
    你们两个就好好的撩下去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03 15:48 | 33 楼
    夜玄昊
    疏楼监视先生家米缸的耗子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25
    腹黑: 267 点
    珍珠: 1709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4
    最后登录:2017-09-04

    鲜花 [0] 鸡蛋 [0]

     

    上红豆饭
    恭喜先生入赘了~
    夜:来采访下。先生终于男人了一把。真不简单啊
    剑:= =#做什么都不会背你们满意
    夜:废话!我是疏楼的耗子又不是你豁然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江山如画人作棋                楚河汉界藏乾坤
          九霄龙吟风云际                  逍遥依旧不染尘


    顶端 Posted: 2008-07-04 02:00 | 34 楼
    elisedan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0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8
    最后登录:2014-08-11

    鲜花 [1] 鸡蛋 [0]

     

    to:疏樓更迭
    龍宿和劍子的關係比較對等,經常鬥嘴,至於誰贏了面子,誰輸了裡子這些問題,就留待大家自由心證了囧。

    他們現在這種狀態,確是可以稱得上自然的戀人狀態,我們更喜歡用「情人」去形容,大概就是指兩人之間有獨特的互相了解和默契,對對方也有與別不同的情意。但是彼此有愛不等於相愛,一段感情裡還應該包括了比如承諾、共同生活之類的相處方式。他們兩個,正如龍宿所想,一個是放不下,一個是拿不起,心有靈犀尚未通,這樣的感情終究是要夭折的。


    to:夜玄昊
    劍子入贅也很正常,他也沒錢養龍宿 XDDDDD


    感謝道友們的小花^^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顶端 Posted: 2008-07-05 12:45 | 35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二百与二十漂浮?主子,您概括得真是精辟,一句话就将扮猪吃老虎的剑子给概括出来了。好吧,他是吃紫龙。
    特别助理。只是想留在身边吧。
    先生您入赘了?拱手捧上红豆饭,红鸡蛋,枣子,花生,桂圆……
    剑子:怎么回事,吃也是龙宿吃。
    龙宿:兹事体大,兹事体大……
    最后主子说服先生的理由也很强大啊啊啊啊……
    膜拜ing……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07-05 13:28 | 36 楼
    elisedan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0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8
    最后登录:2014-08-11

    鲜花 [1] 鸡蛋 [0]

     

    to:心依
    對咩,劍子跟本是存心的,不過算是小小的情趣吧,我看劍子玩得不算過份的話,龍首還是相當受用XD...
    留他在身邊,一為神功二為弟子@@,劍子先生始終也不是個草包,除了在某些很激動的特殊場合(啊???)他那腦袋還是管用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6(狡童jun) 感謝回覆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顶端 Posted: 2008-07-05 14:56 | 37 楼
    elisedan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0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8
    最后登录:2014-08-11

    鲜花 [1] 鸡蛋 [0]

     

    第十章


    龍宿一直知道劍子是有背景的,卻沒料到劍子的背景如此不簡單,與自己旗鼓相當。他略微臥仰在椅子上,細想著剛才穆仙鳳呈上來的一疊薄薄文件。資料雖然不多,卻道出了一些很微妙的東西。

    劍子仙跡,玄宗集團現任董事長的親孫,曾經的內定繼承人。

    玄宗是國內首屈一指的著名藥廠,擁有多種藥物的獨家專利權,全國多間大醫院都是玄宗的長期顧客。因此龍宿雖然對製藥業毫不熟悉,也不可能對玄宗一無所知。

    但最令他在意的並不是這些。

    根據資料顯示,劍子在二十二歲那年,也就是他在龍宿面前消失的那一年,宣佈放棄繼承權,並與玄宗集團脫離關係,獨自在外流浪過了好幾年,絕少與任何親屬聯絡。以龍宿對劍子的了解,依劍子不喜束縛的個性,也不適合繼承一整個集團,脫離關係雖不合情,倒也合理。但另一方面熟悉商界的龍宿心裡清楚,這些資料縱然不假,但內中隱情實不足為外人所道。

    龍宿以前從來沒有調查過劍子,即使是劍子沒有留下一句話離開他的時候。他們曾是很親密的朋友,正因如此,對於劍子不願意說的私事他從不勉強,更不會動用集團的情報網去調查。但現在不一樣了,劍子成為他的特別助理。劍子這人,只要他願意認真,頭腦絕對是極精明的,而且辦事細心周到。所以當他決定聘請劍子當他的助理時,也是知道他的才能可以幫助自己把J計劃弄得更為完美。

    雖然也是為了把劍子留在身邊。
    那怕只是兩個月。

    那麼算起來,劍子是他的情人,又是他的特別助理,這樣親密的戰友,實在不應該有所保留吧?──這個想法浮現腦海時,龍宿心下苦笑,連自己也覺得荒謬。

    即使劍子不是刻意隱藏,卻始終太善於隱藏。但凡他願意老實坦白些,自己又何須跟他玩這早八百年就厭倦了的捉迷藏遊戲。

    他隱隱覺得,劍子是故意接近他的。雖然一切安排得如此巧合,如此合理。

    龍宿又翻了翻報告書,到底卻想不出一向河水不犯井水的玄宗集團與疏樓集團,能拉上什麼關係。他想過許多種可能性,卻沒有能符合現在情況的,彷彿總是抓不到最關鍵的線索。

    此時敲門聲響起,令龍宿從沉思中回過神來。他按起火機,將手上的一疊資料在垃圾簍上燒成灰燼,才對門口應了聲。只見仙鳳進來,清清嗓子道:「劍子先生說,他已經準備好點心,請你過去享用。」

    「吾待會過去。」龍宿對仙鳳微微一晒,她便退出去了。

    龍宿從座位上站起來,把原本很整齊的領帶稍微弄歪一點,添了幾分不正經的味道。龍宿對外表是一絲不苟,但對著劍子仙跡,愈認真正經,他卻愈會給你流氓到底。

    所以,太認真是不行的。龍宿如此想,就向劍子的辦公室走去。



    龍宿推門而入時,劍子正坐在沙發上舒服地翹著二郎腿看雜誌,見龍宿來了,笑著招呼他坐下,倒了兩杯早預備好的咖啡。

    「汝在看什麼?」龍宿見劍子看雜誌看得一臉津津有味,也有些好奇。

    「八卦雜誌而已。」

    劍子笑著說,隨手把剛放到茶几上的雜誌合起來,但龍宿眼角餘光還是瞥見了,什麼日月反目相向,感情撲朔迷離一類的內頁標題,皺眉問道:「汝的辦公室內,為什麼會有這種雜誌?」疏樓集團主席特助的辦公室內,會定期換上政經體育生活文化等等的報章雜誌,有時甚至有娛樂,卻斷不會出現這種低俗的八卦雜誌。

    「言歆買的。」這種情況下老闆是不能得罪的,衡量一下唯有先得罪老闆的心腹愛將。

    「是言歆買的,還是汝讓言歆買的?」

    「這嘛……好友何必計較這麼多。」

    當初龍宿的下屬得知他任用了那在賭場搗亂的荷官做特別助理時,無不瞠目結舌,一度以為他們的上司撞昏頭,疏樓集團可能快要倒了之類。龍宿對此只是輕笑說:「汝等日後就知道。」

    龍宿指的是辦事能力,不是這該死的收買人心的能力。現在可好,自己的下屬見識過劍子的工作能力後,無不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聽劍子說了幾個冷笑話後,就迅速打成一片。龍宿想起了一個成語叫引狼入室。

    劍子見龍宿一副老大不高興的樣子,趕快獻寶似的從茶几上拿起一碟送到龍宿面前,討好著笑道:「好友來試試這個杏仁餅,鬆脆可口,保證本市最佳。」

    龍宿望望眼前的人,又看看眼前的餅,終於不太情願情拿了一個放進口。

    入口鬆脆,酥化甘香……龍宿眨眨眼睛,問道:「汝從哪裡買的?」

    於是第二天中午,龍宿便被劍子拐了去看號稱是他的江湖朋友所開的餅家。



    ────────────────我是愛吃下午茶的分隔線────────────────



    龍宿的直覺告訴他,這家百鍊生燒餅,不是一家尋常的餅家。別的不說,光看門前掛著一副詩不像詩,對聯不像對聯的字,左右兩邊分別寫著:腦中食譜藏萬卷,掌握餅界半邊天,龍宿就覺得這事透著一股邪氣。

    因此當劍子說老闆剛巧不在的時候,他反而覺得合情合理,老闆會在才奇怪。

    朋友見不著,兩人便也不作停留。


    他們出來的時候已是中午,龍宿想著明天簡報會的準備功夫還沒完成,就要回去。劍子卻說偶爾出來一次十分難得,先逛逛再走吧。龍宿拗他不過,只得由著他。於是劍子一會兒拉他去花店,一會兒拉他去金魚店,一會兒拉他去賣雨具的店,最後說肚子有點餓,又把他帶到了一家路邊的小店,店門前掛著一個搖搖欲墜的招牌:「玉安甜品」。甜品店的外表並無任何特別的裝潢,棕色的玻璃門面,只隱約看到裡面擺滿了桌子,人影晃動。

    劍子似對這裡十分熟悉,直接拉開大門。裡面一個夥計打扮、穿了條染著廚房油跡的圍裙的黑皮膚男人迎了上來,本來滿面笑容的一句「歡迎光臨」在見了劍子後變得面目猙獰,不顧形象怒吼道:「劍、劍子仙跡!」

    劍子對他的斜眉怒目視而不見,抬頭對那夥計笑道:「蔭屍人,好久不見。」

    「哼,你竟然還敢來!」蔭屍人一臉怒容,走到收銀櫃檯把裡面的一大疊帳單拿出來,正打算叫劍子把他積存了好幾年的帳單一次付清,卻見他身邊牽著一個衣服華貴、充滿王者氣息的男人。蔭屍人精明的腦袋快速運轉,然後在大仔的「不能得罪名單」裡想起了一個名字,不禁大叫了起來:「你是疏……」

    名字還沒說出,劍子迅速過去掩著他的嘴巴,低聲在他耳邊道:「你知道他是誰還怕我不付錢嗎?還不趕緊招呼我們。」

    蔭屍人聽了劍子這番話,不禁眼前一亮,喜上眉梢,他打量了龍宿幾眼,這一看可不得了,龍宿由耳飾墨鏡到衣服腕錶,無一不是出自名家之手,極為名貴,以蔭屍人閱人無數的眼光,當然辨別得出他身上的衣飾全部是真貨!心裡羨慕地讚嘆了聲,只要隨便在龍宿身上拔一件下來,也夠付清劍子欠下的帳單了。啊不,是已經抵上他一個月的薪水了!

    龍宿彷彿早已習慣別人對他探視的目光,所以當蔭屍人像看到金庫一樣盯著他時,他依舊保持著有風度的微笑。劍子把龍宿拉進了角落的卡式座位,隨手拿起餐單給龍宿看。蔭屍人此時已換上一副諂媚的笑容,殷勤地走到二人身邊,口沫橫飛地介紹小店的甜品。

    劍子仙跡像是有點受不了他的口水,擺手道:「一個燉蛋,一個雙皮奶就好了,要冰的。」

    「是是是,馬上來。」蔭屍人想到等等讓龍宿買單,也可以順便叫他把劍子那疊放到發霉的欠單一併清了,不禁笑得擠眉弄眼。這劍子仙跡素來十分無賴,經常來玉安甜品吃霸王餐,進店時都一臉誠懇地說這次一定會付清,吃完就腳底抹油溜掉,害他被大仔罵了一頓。其實被罵也算了,反正他也沒被少罵過半天,但更殘酷的是,大仔把他下放到這鳥不生蛋的小店當夥計,還放出狠話,一天劍子仙跡沒把帳目付清,絕對不會讓他回去。

    蔭屍人想到幾年來的委屈和辛酸,又想到終於能夠回去大仔身邊辦事,一顆心興奮得那個叫心如鹿撞,蹦蹦跳跳地跑進廚房準備。

    龍宿饒有興味地看著劍子和蔭屍人的交流,覺得甚是有趣。他是第一次來這種小店,以前的甜點大多是鳳兒為他準備好送到辦公室,或是在餐廳用膳後品嚐,也有是宴會上作為點綴的精緻點心。而像今次,在這種不太起眼的小店,純粹吃一些簡單便宜的甜品,倒是非常新鮮的經驗。

    劍子把龍宿有趣的表情收在眼底,低聲說道:「這店是秦玉安開的,秦玉安是我朋友,所以在這裡吃東西不用錢。」

    龍宿並未聽過秦玉安這名字,又想起剛剛蔭屍人先發怒後諂媚的表情,雖覺事有蹊蹺,不過劍子既然這樣說,也就姑且相信他。

    「來了、來了!小心哦!」蔭屍人捧著一大個盤子,上面放了十幾個盛著甜品的碗子,像表演特技般把甜品送到不同的餐桌,最後來到劍子和龍宿這一桌。

    「請慢用。」蔭屍人放下甜品,殷勤地笑道。他手裡拿著空空的托盤,目不轉睛看著龍宿優雅地拿起餐具,腦裡滿是金幣和紙幣在飛的畫面,不覺陰陰地笑了起來。

    龍宿被他盯得有點不舒服,劍子卻先開口:「蔭屍人,你還不去工作,大仔會扣你薪水啊!」

    「啊!對啊!」一言驚醒夢中人,想到大仔發現他偷懶時兇狠的樣子,馬上回到崗位,繼續接待其他客人。

    龍宿低著眼打量眼前一碗淺黃色的燉蛋和奶白色的雙皮奶,覺得有點像布丁,又有點像啫喱……劍子卻不像他那麼有興致欣賞食物,早已愉快地吃起來。

    「龍宿,試試這個。」劍子搯了一口雙皮奶,直接遞到龍宿嘴前,龍宿只得張口就接,一陣嫩甜滑進口中,濃郁奶味在口腔裡擴散,唇齒生香,細意品嚐,更覺味道不俗。

    劍子也不客氣,直接把湯匙伸到龍宿的碗內挖來吃,惹得龍宿沒好氣地橫他一眼。龍宿從小所接受的餐桌禮儀訓練裡,不包括交換口水這一項,從前唸大學時就告訴這人幾百次了。

    「這樣才更好吃,不信你也試試。」劍子完全不介意被瞪,還笑的很促狹。

    試就試,誰怕誰!明明知道是激將法,仍然被對方眼中的笑意挑釁成功的龍宿,開始依樣葫蘆,把湯匙伸到劍子碗裡搯來吃。

    於是在一間不起眼的小店裡某個角落,有一種比甜品還更甜蜜的氣息,正在偷偷蘊釀,在空氣中流倘飄送。

    就在二人你儂我儂的時候,店門再度被推開,四個年輕人走進來,見店裡桌子已無一空,在門口有點無奈地站著,正欲離去。

    「四位吧?稍等,稍等,馬上有位。」人客上門,蔭屍人總希望留下他們,但店面已滿,迅速環視一圈,瞥見劍子和龍宿的碗子已幾乎見底,卻又不好意思請人離開,十分為難。

    劍子遠遠看見蔭屍人面有難色,便爽快地站起來,向蔭屍人揚了揚手叫道:「我們準備走了,讓他們過來吧!」低頭對龍宿道:「吃快點!」

    龍宿長這麼大,不曾被人催促過吃東西,更別說被人趕走,心裡有些不自在。劍子見他磨蹭,知道自己的情人不習慣狼吞虎嚥,趁他猶豫時將碗一把搶過來扒光,然後低下頭飛快地在龍宿臉上親了一記,低聲壓在他耳邊道:「下次再帶你來吃,等會兒一出門,就開始跑。」

    龍宿不明就裡,被劍子弄得有點迷糊,跟著起身就走。出了門,背後蔭屍人還對他們二人拋了個飛吻,大喊道:「劍子,謝啦!你最好了!」

    遠遠地傳來了劍子爽朗的聲音:「免客氣啦!」

    蔭屍人心中感激,恨不得對劍子親個幾十下以示感謝。當他忙完了一輪,終於有餘暇去收銀櫃檯點算帳目時,倏地臉色一變,漲紅了黝黑如炭的臉,終忍不住在店裡大聲怒吼:

    「劍子仙跡你又吃霸王餐了!!!!!」



    ───────────────────────────────
    <腹黑小劇場>

    劍(神秘鬼祟貌):來言歆,幫我把這單子上的東西買回來。
    默(看著唸):菊花週刊、紫藤Weekly、娛樂一週、八卦任我行……
    劍(四處張望):別說丫,買就對了。
    默(= =|||):要是主人知道了……
    劍(=3=):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
    默(T_T):好吧。
    劍(A_A+):麻煩你了!
    默:(如果鳳兒知道我花錢買這種東西,晚上一定不給我睡覺Q____Q……)



    這章跟下章都是過場的甜蜜片段,然後我們可以準備直奔結局了~(撒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鲜花:1(狡童jun)
  • 鲜花:1(think)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顶端 Posted: 2008-07-05 15:00 | 38 楼
    蝉羽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77
    腹黑: 64 点
    珍珠: 1755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7(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09
    最后登录:2015-03-17

    鲜花 [0] 鸡蛋 [0]

     

    真是好腹黑的剑子啊!同情被他蒙的几位.
    另外,那饼店的对联笑喷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05 16:25 | 39 楼
    «123 4 5678» Pages: ( 4/10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1-21 23:2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