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6789» Pages: ( 5/10 total )
本页主题: 08.08 天下無雙 1~17(完)74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杜拜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26
腹黑: 98 点
珍珠: 1763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95(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25
最后登录:2012-08-26

鲜花 [0] 鸡蛋 [0]

 

腹黑的劍子仙人果然是不論幾多次輪迴
也是改不了腹黑的.
那個下一次蔭屍人你可要學精哦.
要不然下一次真的不知大仔會打你送那個地方的哦.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瘋便同瘋
狂便齊狂
與兄同喪
傻又何況?
顶端 Posted: 2008-07-06 15:04 | 40 楼
elisedan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0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8
最后登录:2014-08-11

鲜花 [1] 鸡蛋 [0]

 

to:蟬羽
其實我很想看一次腹黑劍被倒過來腹黑的樣子XD~
素素麼,嗯嗯他是開個店也要那麼誇張的人囧


to:杜拜
大仔調二仔過去,應該不只為了劍子的原因
劍子大概隱約猜到,才那麼放肆的每次都吃霸王餐
但總括而言他是在欺負二仔不錯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顶端 Posted: 2008-07-07 17:51 | 41 楼
elisedan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0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8
最后登录:2014-08-11

鲜花 [1] 鸡蛋 [0]

 

第十一章


平日裡龍宿的衣著行頭總是華麗無雙,優雅非凡,而且幾乎每次出門,不是Maybach就是Rolls-Royce侍候,多一步也不用自己走,看起來就像是那種如果他告訴你,他出生到現在都不曾試過跑步,你還是會愣愣地點頭相信他的人。但事實上,龍宿不單能跑,而且無論是一百米短跑,還是五千米長跑,一時也難不到他。

所以現在龍宿不太愉悅,並不是因為劍子拉著他在大街上東竄西竄地拔足狂奔──當然他也不會為此感到特別高興──而是因為狂奔的理由,也實在太不知所謂了些。

為什麼他要為了吃霸王餐而落跑?他覺得這個問題,就如同問人類為什麼一定要是從猿猴進化過來一樣無奈。

龍宿淡漠著聲音喚道:「好友。」

劍子笑呵呵地回頭。老實說不用回頭,劍子也猜得出此刻他的老闆,臉上是一個怎樣的表情。雖然每次看見這表情,都代表他將要面對一點點的麻煩,他卻不厭其煩。

剛剛奔跑時劍子早已草了兩三套說法方案,打了七八句對白腹稿。他訕訕轉過身去,正要說話,卻見面前的龍宿,那束在腦後一絲不亂的髮,許是因為劇烈動作之故,飛散出來了幾縷,被風吹得凌亂。劍子察覺到有一縷淡紫色吹到唇角之上,彷彿留戀什麼似的再不肯滑下,便伸手把它們勾開了,又替他理順,邊笑著哄道:「走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見一個人。」

龍宿不知道劍子又唱那齣,他拉著劍子那在他眼前悠悠晃晃的手,擰眉道:「且慢。」劍子以眼神詢問,龍宿又道:「汝總得告訴吾是要上哪去。」

劍子笑而不答,一個反手扣著龍宿的手腕,拉著他道:「走啦走啦。」

劍子把龍宿的手拖得甚緊,龍宿想抽也抽不回,便半推半就地跟了他去。



─────────────────我是半推半就的分隔線─────────────────



結果劍子竟然帶他去孤兒院。

他們在馬路上呼截了一部計程車,上了車劍子對司機交待說去不解巖,龍宿聽著耳熟。在計程車兜兜轉出了市區,車窗外蒼翠綠意開始滿目蔓延,他終於想起,不解巖是N市一所規模頗大的孤兒院,由國際慈善組織萬聖巖負責經營管理。龍宿記得他在某個酒會上,曾在與萬聖巖管理層的交談中,聽過這名字。

眼前這幢樓高兩層的不解巖,外牆由清水紅磚砌築,溫潤明亮,看起來有點歷史,倒也乾淨整潔,不顯殘破。龍宿心想,只是位處半山腰,也太偏僻了些。方才他們是坐計程車上來的,若非如此,這附近的交通則只有山腳下的一個公車站,步行上來還得二十分鐘。

正想著,背後傳來一聲精神充沛的叫喚:「劍子叔叔!」

兩人同時回頭,就見一個少年兩手都挽著大包小包脹脹的的購物膠袋,向他們跑過來。

「原來是你,剛才我上來時看見一部計程車經過,還在想是那位大人物來了。」少年頂著齊額劉海頭,笑得燦爛,龍宿自然不會忘記,這是從他賭場搬走了二百萬的「幸運兒」。

「叫劍子。」劍子拍了拍少年的腦袋:「或者哥哥。」

「不要臉,年紀都一大把,頭髮也白了,還哥哥呢。」圓兒噘嘴道,忽然看見站在一旁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優雅貴氣的龍宿,眼睛一亮,問道:「這位哥哥是你的朋友嗎?」

龍宿涼涼的看劍子那張一下子變成苦瓜的臉,道:「吾乃疏樓龍宿,是你劍子叔叔的現任老闆。」

「喔-」圓兒想起了什麼,恍然大悟道:「你就是劍子說的,很熱心於慈善活動的─唔唔──」

圓兒話沒說完,劍子趕緊捂住他的口,邊問:「好了,我們時間不多,佛劍呢?」

圓兒被捂著口,只得悶悶道:「院長昨天去萬聖巖開會,聽說要最少要一個星期才能回來。」




結果兩人沒見著佛劍,倒見了同是大學同學的言傾城。

辦公室的天花上垂著一架老式轉葉吊扇,不除不疾地旋轉。窗外低斜的陽光映到扇葉上,搖得影影綽綽。房外傳來收音機的長壽點歌節目『流金歲月』,音質似乎不太好,一到高聲部份,便有點吱吱拉拉的。

言傾城泡了兩杯茶放到兩位久見的同學面前,溫婉笑道:「佛劍不喝咖啡,我們這裡只有茶,不介意吧?」

劍子笑道:「只要是佳人的手藝,喝什麼都是一樣。」

佳人一聽,笑靨如花。

龍宿打量著言傾城,四年不見,當年嬌柔的N大校花越發出落得成熟大方,眉梢眼角開始能讀出些韻味來,不禁心裡暗暗讚許。想當年這位萬人拜倒在其石榴裙下的校花,卻拜倒在不苟言笑,正氣凜然的佛劍的西裝褲下,一夜間便成為轟動校園的大新聞。

那是聖誕前夕,宿舍提早開了個慶祝派對。眾人吃飽喝足後開始圍著圈子談天說地,又玩遊戲,嬴了的人可以對在場任何一人提出一個要求。後來言傾城嬴了,問她想要什麼呢,她低著頭有點靦腆,指著佛劍道:想聽他唱歌。眾人拍手叫好,又問妳想聽他唱那首?言傾城的頭垂得更低,聲音微細得幾乎聽不見:天下無雙。她說。我要聽天下無雙。

那是當年最紅的情歌。眾人聽了,無不嘩然,這才知道伊人心有所屬。只有佛劍呆呆的問:這是什麼歌?聽說消息傳開當夜,大學多幢宿舍內都是哭聲震天,淚流成河,絕不誇張。

回憶都很遙遠,又似是昨天才發生。那些稀疏平常的事,經過時間洗滌,卻漸漸變得深刻難忘。三人坐在辦公室內,慢慢地敍了些往事,都不免有些寂寥的感慨。

劍龍二人早知道佛劍有意投身慈善工作,只是沒猜到言傾城迷戀佛劍,竟也願意追隨其後。最近兩年她被派到不解巖與佛劍一起負責孤兒院的運作,以為總算不辜負她當初的一片心。豈料天意難測,在不解巖言傾城遇上了鬼梁家二少爺,反而成了一段姻緣,兩人將在今年秋天結婚。

末了,言傾城道:「我是不敢指望兩位大忙人能抽空出席,但也不敢不邀請你們。」說著她又從抽屜裡取來兩個淡青色的信封,笑著分別遞給二人道:「好巧這兩天我都在忙婚禮請帖的事,如今見了你們,也省了郵寄的功夫。」

二人笑著接過。似是為三位老朋友的重逢而助興,這時收音機裡傳來了天下無雙的前奏旋律。言傾城嘆息道:「過了這麼多年,總算找到了心甘情願為我唱這首歌的人。」她看著二人,甜甜一笑:「希望你們也能找到。」



─────────────────我是天下無雙的分隔線─────────────────



劍子跟龍宿都沒想到,跟言傾城這麼一敍就是半天,不經不覺已接近黃昏,便起身告辭。言傾城想送,被劍子攔了,說要帶龍宿逛逛再走,妳忙自己的吧。

說的跟做的向來是兩回事的劍子,甫一出門轉了個彎,一堆孩子便撲出來半途截劫。劍子沒法,嘴裡嚷著叫龍宿自己逛逛後到孤兒院後面的小溪旁邊等他,便被那些孩子擾擾攘攘地不知道帶到哪去了。

龍宿一個人找到了劍子說的小溪,小溪旁是青翠的草地,還栽著幾株蒼鬱的老樹,就靠著樹身坐了下來。聽著水聲潺潺,涼風颯颯,龍宿放鬆了精神去想剛才的事。他想起佛劍那時對著歌詞紙一本正經地履行著遊戲規則,想起劍子抱著結他幫他伴奏,想起他們一個唱得像唸佛經,一個彈得像敲木魚,倒不失為絕配,不禁莞爾。

當年劍子、龍宿和佛劍,雖被並稱為N大三先天,每個人都以為他們相熟得有如拜把兄弟,但龍宿知道,他跟佛劍之間有種很微妙的芥蒂,要不是劍子,他與佛劍大概今生也無緣成為朋友。龍宿本身不特別愛結交朋友,他擅長交際,卻不善於交心。而佛劍是那種只能交心,不能交際的人。劍子倒是兩方面都做足了,於是朋友遍布五湖四海,涉足三教九流。龍宿冷哼一聲,想到這三教九流裡還包括一個姓素的,不管是誰是勾搭誰,總之都是一丘之貉。

正想得出神,忽然一陣輕快的腳步聲接近。龍宿轉頭一看,見圓兒抱著一籮筐的水果走過來,望了望四周後問道:「言姐姐說劍子帶你去逛,怎麼只有你一人,他呢?」

龍宿沒好氣道:「被孩子拐走了。」

圓兒「喔」了聲,又道:「對了,我還沒有跟你道謝。要不是你,我現在就不會這麼平安地站在這裡了。」說罷對龍宿深深地鞠躬:「真是太謝謝您了。」

龍宿頓時不知道好氣還是好笑。不過錢是他付的,鞠躬倒也接受得心安理得,只是擺手道:「行了,汝去謝劍子,不必謝吾。」轉念一想,又問道:「汝跟劍子,認識多久了?」

「沒多久。」圓兒想也不想便道:「就賭場那天才認識的。」

龍宿在聽見「沒多久」時已經猜到了九成,也沒怎樣被刺激到,面不改容地道:「他說幫汝,汝就輕易信了?」

這回圓兒沒有像剛才般爽快,他認真的思考了一會,再抬頭時卻燦爛地笑道:

「因為我說的,他也一字不漏地信了。」




夕陽斜斜地照到紅牆上,屋頂偶爾傳來鴉叫聲,有種清淡悠遠的韻致。劍子覺得自己的人生裡沒有特別大悲大喜的,卻有很多道迷人的小風景,值得細細咀嚼。像眼前這幅畫面,一個抱著一籮筐水果,坐在樹下沉思的人。

「某年某月某日,疏樓龍宿抱著水果沉思。」

龍宿聽見來者的聲音裡充滿了招搖的笑意,睨他一眼道:「汝又在犯什麼傻。」

劍子坐到龍宿身旁,比劃了下姿勢,便把雙手枕在腦后,仰倒在草地上,這才笑道:「沒有相機,沒有畫筆,唯有空口白話把這難得的一幕記下來。」

龍宿本來想把整個籮筐砸到這人的臉上去,不知道是覺得這動作有失優雅還是捨不得甚麼的,最後只拿了一個橘子,作勢要塞住那個人的口,邊道:「圓兒給你的,說是這裡種的樹上摘的。」

「真乖。」劍子舉手擋住了,順道把橘子拿上手,裂嘴一笑道:「那你撥給我吃好不好?」

「劍子仙跡!」

「好,好。」劍子開懷大笑,坐起身投降道:「我知道你不會撥橘子,那讓我來撥。」

說著他走過去小溪旁,把那橘子放到小溪裡沖洗。只見溪水清澈見底,教人能瞧見沉在溪底,被水流打磨得圓圓滑滑的小石頭。劍子感受著冰涼舒適的感覺,隨口問道:「你剛在想什麼?」

劍子背著龍宿,兩人又隔了一段距離,聲音不太傳得過去。龍宿一時沒聽真,正要追問,劍子卻已經沖洗完那橘子,回到龍宿身邊坐下,一邊撥一邊道:「不會又在想公事吧。難得出來玩,那些暫且先放一邊,放輕鬆要緊。」

龍宿一門心思本來想不到公事上,劍子一說,那些計劃書會議時間表反而開始鋪天蓋地地襲來,他記得J計劃裡有一項細節……

J計劃。

龍宿心頭一沉,臉色也變了變。那邊劍子只是低頭撥橘子,沒有留意到,仍自顧自的說著:「你事事著緊,有時反而失了時機,未必是好。所謂有容乃大,無欲則剛……」

「劍子。」龍宿打斷他。「吾做不到無欲則剛,吾只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想要,就得盡全力爭取。」

聽龍宿說得決然,劍子的手頓了一下,臉上一抹複雜的神色轉瞬即逝,旋即淺淺笑道:「我知道。看你處理J計劃時志在必得的狠勁,就知道了。」

龍宿看了劍子半晌,最後深呼吸嘆了口氣。他別過頭,微微仰首枕在樹幹上,看夕陽餘輝穿透茂密的枝葉露出的細碎金黃,好像自言自語地道:「汝知道J計劃,對吾來說有多重要?」

J計劃是疏樓集團歷來最大的投資合作計劃,由於涉及資金太多,董事會內一直存在反對勢力。要是合作成功,他能帶領集團更上層樓,還能借勢將阻路的人清除出董事會;要是出了任何差池,他卻有可能連集團主席的位置也坐不穩。

這是一場許勝不許敗的豪賭。

「我知道。」一陣沉默過後,劍子緩緩開口,聲音有些淡然,卻很堅定:「所以我不是來幫你了。」

龍宿有點訝然地轉頭看他,還想說些什麼,劍子卻把掰好的一瓣橘子肉遞到他嘴邊,笑道:「劍子和龍宿聯手,還有什麼過不了的難關?」

龍宿嘴角微動,終究沒說什麼,只是就著劍子的手吃了那瓣橘子,一咬之下,甘香的肉汁在口內四溢。

又甜,又酸,又澀。



───────────────────────────────
後記:
混了那麼多章,總於點題了Q____Q
這首天下無雙,是Eason陳奕迅的天下無雙,不是張靚穎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鲜花:1(think)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顶端 Posted: 2008-07-07 17:57 | 42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79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0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又甜,又酸,又澀。-------呀,他们的恋爱就像这样的感觉啊~~平常人平常心啊~(他们算平常?!)
    唉~~猜来猜去的,很累。到最后谁又会是赢家呢?!到最后,那颗心还会是完整的吗,我不是说宿宿和剑子不好,而是环境使然,我就不信剑子这样接近宿宿是没有所图的(剑:当然!我要天天压龙宿!啡啡= =+)所以宿宿也在猜忌,不管是什么目的,都是怕伤害的。
          胡言乱语了一堆~~虫子还是赶紧把手上的工作做完在来好好品文吧~
    唉~~~无奈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狡童jun)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08 09:24 | 43 楼
    elisedan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0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8
    最后登录:2014-08-11

    鲜花 [1] 鸡蛋 [0]

     

    to:疏樓更迭

    劍子圖的是什麼,這章就有分曉了
    猜謎是劍龍兩位的生活情趣,
    不過老道今次是過份了XD
    但由於作者X2由始至終的目的都是寫甜文,
    所以猜謎遊戲玩到最後,
    該付賬的我們不會讓他逃,
    大人請放心^^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狡童jun) 期待囉!!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顶端 Posted: 2008-07-11 22:07 | 44 楼
    elisedan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0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8
    最后登录:2014-08-11

    鲜花 [1] 鸡蛋 [0]

     

    [sell=0]
    第十二章


    每一個清晨,素還真都習慣在日光浴室一邊品嚐蓮花茶,一邊閱讀當日的報章新聞。但一個月前,當他家總管屈世途給他送上了一本坊間的八卦雜誌後,從此他的閱讀書目裡就多了這一項。

    他自問做人雖然並不特別低調,卻也算不上很高調,最少要比他好友那位華麗無雙的情人樸素多了。大家都是商界名流,要偷拍就偷拍他啊怎麼來偷拍我。更重要是這位記者的照相機質素差劣,把他風流倜儻的俊美五官拍成了一張餅。素還真越想越是氣悶,死死盯著那本雜誌封面,一邊打電話給好友抱怨。

    「為什麼他們挖你的私隱不去挖龍宿的,答案還不簡單?」電話那頭的聲音似是剛睡醒不久,還夾著呵欠。「因為龍宿專一。」

    言下之意是他素還真十足的花心大蘿蔔,緋聞連挖十天十夜也挖不完。除去封面那兩位不談,素還真打開內頁,數了數記者給他羅列了以往疑似是他的情人的,十分嚇人如萬里長城一般的名單:歐陽上智、照世明燈、崎路人、青陽子、非凡公子、傲笑紅塵、莫召奴、四無君、覆天殤………秦假仙……好吧。但當他看見鬼王棺的名字時,終於掩卷嘆息,不忍再看。

    如此說話,他的好友真不夠意思。枉費他還分文不收,將那舉足輕重的機密消息告訴他。



    ───────────────我是牆王無雙的分隔線───────────────



    龍宿覺得現在的八卦雜誌實在是有點意思,難怪劍子每次看完後,心情都很好。他的長指先在封面標題上打著圈兒:「新歡舊愛終極對決!?素還真情陷兩難!」然後滑過了左邊──素還真與葉小釵在高級餐廳用膳,素還真正在殷勤夾菜給葉小釵;再滑過右邊──素還真與一玄衣白髮的男子在車內說話,二人貼得極近,狀似親熱,龍宿認得那男子便是月才子談無慾。

    如果上天給一個人生死相隨的雋永,或是愛恨交纏的深刻,他會怎樣選擇?龍宿看了看窗外,八月的朱槿花開正紅,隨風搖曳,教人覺出了幾分無主的寂寞,卻也有種獨自閒行獨自吟的灑脫。

    龍宿記得以前從宿舍到校園的路旁,胡亂地生了一叢叢朱槿,花季很長,暑假時卻開得特別地繁華,可惜暑假總是一晃眼間就過去了──就跟現在一樣,兩個月在一晃眼間,就過去了。

    J計劃已接近尾聲,只差動筆簽約。龍宿揚起一個滿足的笑容。在他的藍圖裡,每一個細節都已經完美無瑕,全是這半年以來的心血結晶,過程雖然辛苦,卻也值得。以這份計劃書的高度,無論是那個財團投資,都只有穩賺不賠的份。他很清楚是多虧了誰,才能把所有細微之處都修訂調整到這個程度。

    那個被多虧了的誰,自清晨被一個神秘電話吵醒後便再也睡不著,現在正在總統套房附帶的室外標準游泳池裡來回游了不知多少轉。龍宿從窗外看下去,那一頭銀白長髮雖然束好在腦後,當他下潛時髮尾卻仍舊在水面四散亂飄,龍宿覺得那很像魷魚的觸鬚。

    這條魷魚過不了多久,便該重回大海,可是這一刻仍然一派悠閒地在泳池內淌洋。龍宿心中五味陳雜,兩個月以來的甜酸苦辣都混到了一處,一時語澀,說不出半句話來。但他想,這樣也就夠了。強扭的瓜不甜,得放手時且放手。

    他從窗外收回目光,把手上的八卦雜誌放下,卻瞥見另一本昨天剛出版商業雜誌的封面:「有傳異度集團將收購玄宗集團 成為玄宗新主人」。

    龍宿微微一愕,低眉沉思,一個個有著千線萬縷關聯的詞語,在他腦海中驀地湧現──疏樓集團、異度、玄宗、收購、J計劃、劍子仙跡──之前幾條看似毫無關係的線索,終於緊密地聯合起來。只見龍宿握著椅把的手,慢慢地收緊,彎曲的手指因過份用力被逼得殊無血色,節節泛白。

    就好像在一個佈滿迷霧的山上繞了一圈,現在終於撥雲見日,豁然開朗,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已經十分清楚。龍宿唇邊微微一笑,卻沒有半分笑意,低吟道:「劍子,汝果然在騙吾。」

    龍宿換下原本的浴衣,套了件恤衫,隨意扣了兩個鈕,從座位上站起來往泳池走去。





    早起晨泳的劍子,閉著雙眼,以非常舒服的姿態浸在水中。忽然池邊傳來腳步聲,劍子看見一抹紫色身影向自己走來,正打算對情人來個惡作劇,卻在來者越走越近時,察覺到他的臉色有點不對勁。平日裡龍宿生氣,儘管氣勢驚人,對他卻總留有三分餘地,不似今天這般,冷冽得像一尊千年未曾融化的寒冰。

    不留餘地的怒氣,肯定是衝他而來。以劍子對龍宿的了解,頓時明白接下來,大概就是他之前早已預料過的事。

    只是沒想到來得那麼快。

    心思轉了幾圈,劍子不動聲色,繼續泡在水中等待龍宿到他身邊來。

    龍宿走近池邊,只見劍子舒服地暢泳,緩緩屈膝坐在池邊。劍子游到他身邊來,像是看不到他如千年寒冰般的神情,輕鬆道:「早安啊,龍宿。」

    「劍子,吾有事要問你。」

    「我聽不見,靠近點。」劍子邊說邊往龍宿處游近了些,龍宿也當他真的沒聽見,想說叫他從水裡上來,就往池邊挪近了點。

    劍子卻毫無預兆地突然伸手一拉,把才剛跪坐好的龍宿直接拉下水裡。龍宿沒意料到他有這一著,「噗通」一聲,頓時整個人跌進水裡,全身濕透,早上花了大半個小時弄好的長髮凌亂地散在水面,像是一朵在水中盛放的紫玫瑰。龍宿氣得臉色發白,正要發火,卻被劍子整個人撈到懷裡,直接把他壓在池邊。

    「劍子──」話未說完,劍子用人類最原始的方式止住他的話,把他所有的不滿都以唇堵在咽喉,靈巧的舌更探進他來不及抿緊的雙唇間。

    龍宿卻並不像往日般熱情回應,掙扎著要推開眼前的無禮之徒,誰知劍子卻以比往日更霸道的姿態,強橫地鎖緊懷中之人,舌尖在他的嘴內極盡挑逗。龍宿被劍子吻得回不過氣,粗糙不平的沙岩池邊石刺得他的背微微生痛,沾了水的衣服緊緊地貼在身上,輕薄無力地抵抗著劍子傳來的溫度。龍宿見掙扎無效,也不固執,乾脆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肆虐。同為男人,他很清楚愈是激烈的動作,愈容易挑起慾火。然而,他現在完全沒有興趣做愛。

    龍宿的恤衫本是米白色,濕透了後幾乎變成透明,胸前的尖端若隱若現,加上冷漠的面容,竟又添了幾分引人侵犯的魅力。龍宿那種不感興趣的反應,劍子收在眼底,終於離開了他的唇,與他四目交投。

    劍子見龍宿的臉色蒼白得不尋常,知他氣極,可他那神色中竟比以往生氣時,更多了三分淒楚,立時也覺心頭大慟。劍子嘆了口氣,輕喚著:「龍宿。」

    龍宿雙眸直直地勾著劍子,彷彿看透了他,冷道:「汝又在愚弄吾了。」

    「我沒有。」劍子無辜地說,倒也沒有躲開他的視線。

    又是這個表情。這傢伙就是用這個表情騙了他無數次。龍宿直接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劍子,往池邊的上岸梯走去。

    這次劍子卻沒有阻攔,在他上岸後叫道:「龍宿!」

    龍宿沒有回頭,腳步卻停了下來。劍子又道:「你相信我嗎?」

    龍宿依舊沒有回頭,語調裡透著苦澀:「吾很想相信。」

    相信他麼?龍宿懷疑這從來都不由得他選擇。早在他能仔細考慮以先,雙腳就鬼使神推,卻又心甘情願地上了那條賊船。他就是這樣被他騙了無數次。

    而這次卻是被自己最喜歡的人背叛,以他素來的心高氣傲,那種錐心之痛,更是痛不欲生。想著,龍宿覺得眼框微澀,似有什麼想湧出來,卻硬生生忍了下去。

    「我真的沒有愚弄你。」劍子在水中喊道,也往上岸梯游去,邊上梯邊道:「我都跟你說,我把全部都跟你說!」

    龍宿依舊站著,恤衫一直滴答滴答的滴著水,紫色的髮絲上滑落的水珠也如一場停不下來的雨,冷艷、高傲、美麗,卻寂寞得令人心碎。這個背影後來在劍子的回憶中,成為一個永恆的定格,以致在往後的許多年裡,每當他看了一些寂寞的電影,讀了一些寂寞的小說,聽了一些寂寞的歌,腦海裡都不經意地浮現了這個背影。

    龍宿卻不明白,為什麼非得要到這種時候,到自己這樣去逼了,他才願意說出來。若是自己永遠不問,他是不是打算一直這樣,把自己當笨蛋耍?

    不知不覺,劍子已走到他身邊,柔聲道:「先回房裡,你這樣濕著很容易感冒。」

    「拜汝所賜。」龍宿冷漠道,雙腳卻沒有移動的意思,似在等待劍子把他未完的話說下去。

    劍子從後環著他的腰,把龍宿緊緊地摟著,鼻尖在他的耳畔輕輕磨蹭,挨在他耳邊呢喃:「我真的沒有故意要騙你。玄宗的事,我本來也不想插手。我早跟他們脫離關係了。只是……我總不能夠眼睜睜地看著玄宗倒在我這一代,落在異度手裡吧。」

    龍宿感覺到耳邊傳來的聲音,他雖然在解釋,語調中卻帶著五分哄人的意味,鼻息更故意吹到他耳背上,搔搔癢癢的,就像在調情。兩人濕透的下身在有意無意間碰觸摩擦著,相擁的姿勢如此曖昧不清,怎樣也不像談話的氣氛。

    龍宿氣惱著,更氣惱自己的心軟。劍子這樣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彷彿就這樣把他之前的怒火撲滅了。但他還是生氣,氣的是劍子的古道熱腸。如果劍子做那麼多事情,為的是他自己,為的是利益,他倒是可以理解。身為商人,他甚至很希望能與他擕手創業,一同奮鬥,甚或是成為競爭對手,也不失為一個挑戰。

    但劍子做了那麼多事,竟然,卻都只是為了一個玄宗集團,而且是已經脫離關係的玄宗集團。龍宿心裡更清楚,這件事了結之後,劍子大概不會得到半點利益,而他對此非但無所謂,甚至還甘之如飴,然後又會繼續他自由的流浪旅程,像往日一樣,消失在他面前。

    那吾──那吾對你來說,到底算是什麼?一個用完即棄的情人?

    龍宿心裡百轉千迴,情思萬種,驀然驚覺,原來自己從頭到尾最在意的,不是公司的利益損失,不是玄宗集團或異度集團的得益,也不是這傢伙沒完沒了的謊話,而是──自己在他心裡的地位。想到這裡,龍宿心裡一痛,身後劍子不知他這番心思,只是緊緊抱著他,也沒有說話。

    「劍子。」龍宿輕聲道。

    「嗯。」劍子頭伏在他肩上,低聲答道。「回房間談?」

    龍宿嘆了口氣,似是想通了什麼。「汝答應吾一件事。」

    「只要是你說的,我那有不答應。」聽劍子說的乾脆,龍宿只道他又在油腔滑舌。但劍子心裡想的卻是,無論龍宿說什麼,這次都真的履行到底,決不負他。

    「不要再無聲無息地消失了。」龍宿低聲說。

    「好,我答應你。」劍子沒想到只是這麼簡單的要求,又知這是龍宿長久以來,第一次如此正式地說出口,心知是自己四年前的消失,讓他失去了安全感。其實他本來就有意一直纏著龍宿,即使在玄宗事件過後,他也不打算再離開龍宿。雖然他們一直以來的發展似是相當急促又隨意,但正因為他們彼此知心,也無需那麼多繁文縟節。

    雖然與龍宿發展成這樣的關係並非他原本的計劃之內,但劍子覺得這樣也不壞,算是意外的收獲。

    龍宿像是鬆了口氣,得了劍子的承諾,雖然不知道有多少是真實,但他想相信,相信這一次。

    劍子感覺到龍宿態度軟化,摟著他的雙臂收得更緊,軟言哄道:「回房換衣服,我再慢慢跟你說。」

    「其實,也不急。」龍宿得了他的承諾,也就卸下了冷漠的面具。劍子微詫,卻見龍宿轉過身來抱著他,有點戲謔地瞄著他泳褲之內微微挺起的分身笑道:「這個不是更急?」

    劍子看他跟自己開玩笑,知他氣已下,使壞的本色又出來了。「哦,那你要服務我?」

    「妄想!應該調轉過來吧。」龍宿笑了笑,眼睛卻瞟向泳池旁邊的太陽椅。

    這也是劍子最欣賞龍宿的地方之一。龍宿此人雖然固執,卻不迂腐,而且很有情趣,總會在適當的時候做最適當的事。

    「難得龍首有這雅興,我自然奉陪到底。」劍子說著,就摟著龍宿,把他推坐在太陽椅上,邊解開龍宿一身黏人的衣服。龍宿幾乎已一絲不掛,而劍子本來就只穿著一條泳褲,光裸的身子相觸,瞬間燃點起慾火。

    龍宿凝視著劍子,眸底千種風情,光色流轉。劍子俯下頭去吻他,雙手撫摸著那平滑細緻的肌膚,感受著它在自己的指尖下輕輕顫動。他的吻又逐漸不安份起來,離開了被蹂躪得紅腫的唇瓣,如蛇一般蜿蜒到胸前的尖端,柔軟的腰側,最後來到兩腿之間的欲望,張口含住。

    溫熱的口腔與靈活的舌端狠狠地挑逗著感官,龍宿受不住這種刺激,他閉上眼仰起首,兩手本想攀著劍子的肩,最終還抓著椅把。糾結在小腹的欲望不斷升溫,終於不受控地亂竄,快感直衝雲霄。龍宿一聲輕吟,推著劍子道:「……可以了……」

    劍子卻沒被那雙欲拒還迎的手推動半分,眼角笑意更濃,吞吐得更快更深,取悅著身下之人,終於讓龍宿在他口中釋放了自己。

    「去哪?」還在喘息著的龍宿看見劍子急不及待轉身離去,不禁擰起眉頭,拉著他的手。

    「拿潤滑劑。」聲音有點低啞。

    「不必了。」龍宿沒有放手,反而一個使勁把他拉到身邊。

    劍子把他壓在太陽椅上,斜身迫近,從上而下地望著他:「這樣你會痛。」

    龍宿不答話,修長的指劃過劍子肌理分明的胸膛,再滑到堅硬的腹部,有一下沒一下地打著圈。劍子的欲望早已隱忍得脹痛,他平日絕非縱情聲色之人,但如今卻被眼前這人誘惑得心馳神蕩,總想反複地佔有。

    「龍宿……」劍子低頭呼喚,手指直接滑進龍宿滾燙的私密處。龍宿雙眸微微睜著,似是享受又似是痛楚,他這模樣教劍子看得再也難以自制,抬起他修長的雙腿,架在太陽椅兩側的扶手上,欲望對準那銷魂處的入口,一個沉身便送了進去。

    「……唔……」都兩個月了,為什麼還這樣痛!龍宿頓時有點後悔,但模模糊糊的想到了這兩個月來,與劍子也是這般纏綿,也有點滿足,便強忍住想將雙腿合攏的本能,反而更微微張開了些,方便他的進出。

    劍子倒抽一口涼氣,沒經過潤滑的身子,比想像中還要緊窒美好。他壓止著想要瘋狂抽動的慾望,好等身下之人能慢慢接受他。低頭時卻見龍宿雙眉緊鎖,星眸半闔,顧盼迷離,正自強忍疼痛,努力地放軟身體去適應他的碩大。從這角度還能看見兩人結合的部份,接納自己的地方正艱難地吞吐收縮著,卻沒絲毫抗拒之意。

    劍子看得意亂情迷,又憐又疼,便輕輕抬起龍宿的臉,嘆息道:「龍宿,為什麼你願意讓我這樣碰你?」

    龍宿既痛楚又歡愉著,似是有點受不了地白了劍子一眼:「怎麼?都兩個月了汝才來問這問題?」

    劍子低笑一聲,抓住龍宿的腳踝,開始狂恣地掠奪身下之人。


    八月的朱槿花開正紅,隨風搖曳,似乎在見證一場纏綿的情事,有如燦爛的花事,難管難收。
    [/sell]
    [ 此贴被elisedan在2008-07-11 22:23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鲜花:1(阿玉仔)
  • 鲜花:1(于瀾)
  • 鲜花:1(think)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顶端 Posted: 2008-07-11 22:09 | 45 楼
    mohsien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60
    腹黑: 103 点
    珍珠: 1787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9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5-29
    最后登录:2011-04-28

    鲜花 [0] 鸡蛋 [0]

     Re:07.11【剑龙】 天下无双1~12,45F

    前面第一段的地方真是太好笑了!!
    素素真是介意自己的脸被拍成饼样
    呵呵呵~~

    不过龙宿真的是心肠太软啦
    这么容易就原谅剑子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12 12:53 | 46 楼
    elisedan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0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8
    最后登录:2014-08-11

    鲜花 [1] 鸡蛋 [0]

     

    to:mohsien
    就算素素是餅,也會是全世界最帥的餅,所以大可不用介意XD

    至於龍宿,我們對於這樣的他也是很嘆氣,
    天底下的便宜都給劍子佔盡了這還得了,
    既然龍宿狠不下心(泣),
    唯有借助外力來整治一下老道這個沒心肝的=3=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顶端 Posted: 2008-07-16 01:19 | 47 楼
    elisedan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0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8
    最后登录:2014-08-11

    鲜花 [1] 鸡蛋 [0]

     

    第十三章


    總算二人想起待會還有會議,在池邊胡混了一會兒也就回房洗澡了。這邊劍子摟著自己的情人還肖想來個鴛鴦戲水,卻被龍宿推到套房的另一個浴室去,狠狠瞪著他說一起洗那還洗得成嗎汝給吾安份點。劍子吐舌,天地良心他真的只想安份地一起洗……雖說能否做到他也沒把握。

    龍宿洗完澡出來時,電視機開著,正在播放某套電影,女子在做沙拉,滿不在乎地,搖擺著身體。一個人的店裡,她把背後的收音機聲量調得震耳欲聾,是那首有名的California Dreaming。

    龍宿記得這是一套關於兩個失戀男人的電影。有點頹廢,有點蕭索,有點孤獨,還有點故作姿態,他不是太喜歡。

    那邊劍子卻半個身子躺了在床上,正跟著那旋律,吹著口哨,眼角斜斜地瞥見龍宿出來了,笑著撐起身。那個笑容,惹得龍宿有種想要去捏一捏他鼻子的衝動。

    於是龍宿也行動了。正要走過去,此時門鈴聲卻響起。二人互瞄一眼,似是在詢問對方你今天有點早餐嗎?卻又從彼此眼中讀出了否定的訊息。

    劍子聳肩,起身走到玄關開門。他的掌心握住了暴露在冷空氣中因而冰涼徹骨的金屬門鎖把手,在扭動的瞬間,一陣戰慄感猛地從腳底升起,身邊氣流突然凝固,寒意暴增,劍子臉色突變,這是──

    殺氣!

    劍子立刻往左偏身蹲跪下來,蜷伏彎曲著身體,箭步回房,才關上房門對龍宿說了句「殺手」,就聽見消音槍聲響起,顯然對方察覺不妥,決定用暴力破壞門鎖直接硬闖。

    龍宿見狀也是反應極快,從床頭櫃的暗格摸出了一把手槍塞進來到他身旁的劍子的手裡,自己則飛快竄到了房間另一端的衣櫃旁,從抽屜中取出另一把手槍。幾個動作乾淨俐落,敏捷異常,但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龍宿尚未回過氣,房門外槍聲又起,接著兩道身影,一男一女,踢門而入。龍宿與劍子一人分據房間一角,交換了個眼色,劍子向天花上的煙霧感應器射了一槍,花灑頭內的玻璃膽應聲爆裂,強勁的水花如雨如瀑,四濺室內,警報系統亦立時大響。

    元禍天荒見滿室水氣氤氳,不利視野,但約略從剛才槍聲響起的位置猜到有一人潛伏在床沿,便向身後的赦生使個眼色,著他從連接著睡房的書房那邊包抄進去。這邊別見狂華已向床邊開了兩槍,卻也被躲在衣櫃後的龍宿開槍逼退。龍宿這槍射進了門框,他被擋著線視,原也沒想過能一擊即中,只為替劍子解圍。

    房內又越見霧氣瀰漫,一時僵持不下,只聽別見狂華又冷又媚的聲音道:「龍首,我們是來拿劍子仙跡的命,此事與你無關,請你別多管閒事。」

    龍宿一聽,火冒三丈。他心裡正估量著地面從得知警報訊號,到差人來這五十樓的套房需時多少,雖然明知對方是為了從聲音辨別他的位置,為了爭取時間,冷然叱道:「簡直一派胡言,汝等在吾的地方殺吾的人,如此明目張膽,是不把吾放在眼內了?」

    「我們無意傷害龍首,但若你不識時務,就休怪刀槍無眼。」

    劍子卻越聽越覺不妥,覺得這二人身為殺手未免廢話太多,心念一動,眼角餘光卻捕獲到一抹清秀的棕色身影,正在連接著的隔壁書房,舉槍瞄準自己,手指已扣動板機……

    生死一瞬,想像中的劇痛卻未臨身。劍子屏著呼吸,只見龍宿撲過去擒住赦生,二人摔倒地上連滾幾圈。元禍天荒和別見狂華被這幾下騷動分了心,劍子見機不可失,又向房門方向開了兩槍,要逼得他們往門外閃躲,二人卻不甘示弱,一邊縮在門框之後,一邊對著劍子藏匿之處各開一槍。

    「住手!」就在子彈橫飛之際,龍宿冷喝一聲,只見他擒著赦生的左手反扣背後,把赦生推在身前以充保護屏障,右手更舉槍直指赦生,冰冷的槍口緊貼他的腦門。龍宿拎著赦生扭在身後彷彿不盈一握的纖幼手腕,睨著守著房門左右的二人,森然道:「這樣下去沒意思,吾跟汝等作個交易,汝等暫且收手,吾保汝等安全離去,這帳吾要親自跟閻魔算。」

    二人還未答話,被拿作人質的赦生卻搶先開口,他的聲音很細很小,但聽得出是百折不撓的堅決:「今天不完成任務,絕不回去。」

    龍宿一聽這話裡的堅決之意,知道這事已無迴轉餘地,暗叫不妙,玉石俱焚對他而言毫無意義。正在暗思對策之際,元禍天荒卻忽然從門後轉身出來,隔著濃重的水氣,他那原本剛毅的目面輪廓有點模糊不清,低沉的嗓音卻字字清晰:「接到魔君的新命令,要我們帶劍子仙跡回去。」

    元禍天荒話音未落,龍宿已寒了臉,顏色有幾分蒼白,抓著赦生的手更用上了幾分勁度,決然道:「不行,他不會跟汝等回去。」

    赦生此時卻又開口,這回聲音仍是很細很小,也不怯懦,夾雜了冷笑:「魔君要見他,就不會傷他性命。反而是你的情況,再拖下去,恐怕就不堪設想了。」。

    龍宿聞言,稍稍緩了手勁,一時仍在思索。那邊劍子已瞧出龍宿有點不對勁,聽了赦生的話更確認無誤,忙上前去扶著他,慌急道:「你受傷了?」

    龍宿見劍子上前扶著自己,又見三個殺手已無動作,也順勢放開赦生,回道:「尚能支持。」

    劍子猜到他是在跟赦生搏鬥時受傷,龍宿剛才洗完澡穿了件深紫色的恤衫,但低頭細看之下仍能輕易發現他左邊腰間位置一片腥紅濕溼,便知道是槍傷。但見他中槍後仍能擊倒赦生,押著人跟對方進行交涉,一時三刻料想也無大礙,但再拖下去,只怕就如赦生所說……

    不能再拖了,玄宗的事,龍宿的傷。劍子道:「我跟你們回去。」

    龍宿還沒來得及反對,玄關傳來一陣嘈吵聲,只見仙鳳領了些人,一看門鎖上有彈孔,二話不說自己率先衝了進來,看見現場的混亂情況,頓時沒個主意。反而劍子見仙鳳來了,心頭一鬆,對著她說:「鳳兒來,照顧妳主人。」劍子雙目迅速環視四周,再看了看跟著仙鳳後面進來的人,最後目光又回到仙鳳身上,柔聲安慰道:「把這裡收拾好,今天的事不要張揚。」

    劍子說話雖輕,卻有一種令人不能忽視的威嚴和持重。仙鳳總算不是沒見過場面的溫室小花,又聽著劍子先生那十分能安穩人心的語調,很快就鎮定下來。她走過去要扶著龍宿,龍宿皺眉看著劍子,按著他的手肘,搖頭道:「別去。」

    龍宿臉上既是責怪之色,又是懇求之意,更有傷在身,劍子也不忍心就此離去。但一想到自己不跟他們去見閻魔,今日的場面難以善了,不知道又會生出什麼變故,往後的日子更是沒完沒了。他早打算時機一旦成熟,就跟對手攤牌,今天跟了他們走,也是順水推舟。想到閻魔要見他背後所代表的意義,事情極有可能一次解決,便決了心要跟對方一會。

    劍子在龍宿的臉頰輕輕吻了一下,凝視著他,眸底無限溫柔:「別擔心,我去把玄宗之事解決了,很快就回來。你小心照顧自己。」

    不知道是因為痛楚還是太過擔憂,龍宿瞇起了雙眸,目送漸行漸遠的白色背影。頰上劍子那個吻的餘溫尚未散去,電視機傳來的歌聲在耳畔縈繞,男聲和女聲正在二輪唱著:


    All the leaves are brown
    And the sky is grey
    I’ve been for a walk
    On a winter’s day
    If I didn’t tell her
    I could leave today
    California dreaming
    On such a winter’s day

    ………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20(狡童jun) 感謝~~~收藏中!!
  • 鲜花:1(think)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顶端 Posted: 2008-07-16 01:23 | 48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79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0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分离总是来得那么突然啊~~老道你又吃干摸净就落跑了!===纯粹虫子的妄想暴走。
    为虾米宿宿又受伤闹!555~~心疼啊~~~
    那什么什么剑子你赶紧把你的事处理干净了!好好回来在把宿宿压倒~XD~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16 08:30 | 49 楼
    «234 5 6789» Pages: ( 5/10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2-13 21:1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