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08.08 天下無雙 1~17(完)74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elisedan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11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8
最后登录:2014-08-11

鲜花 [1] 鸡蛋 [0]

 08.08 天下無雙 1~17(完)74F

0
管理提醒:
本帖被 Maryanna 从 ≡暗香盈袖≡ 移动到本区(2008-10-18)
[聲明]

1 此文有作者X2,從提綱挈領到收筆最後一字,都是共同創作。
2 我們只想寫一個狗血的愛情故事。甜文,有H,慎入。
3 此文是絕對的生物,有其它配對插花,但並不明顯,請放心食用。
4 作者X2第一次寫文,請磚下留情。

BY 貝&飄


-------------------------------


第一章



那是劍子仙跡第一天上班的日子。

在富麗堂煌的大廳裡,華麗的燈飾閃爍不停,照亮了璀璨奢華的景象。在偌大的娛樂場裡,吊著三層樓高的水晶燈,幾十顆鑽石鑲成的中國龍壁飾掛在牆上,流光四溢,極盡招搖。多少人在這裡花光他們畢生的金錢和精神。各國最美麗的女子,最高級的紅酒,最迷人的夜,都能在疏樓集團旗下的水晶宮裡找到。

水晶宮是N市的著名娛樂場所,既是五星級大酒店(1)亦是賭場,賭場分為外區及內區。外區分為赤金黑青四個主題區,招待從任何地方來臨的賓客,每個區域的燈飾和裝潢都有所不同,玩的遊戲亦是五花八門:百家樂、二十一點、撲克、輪盤、角子老虎機、甚至為迎合各國客人而引入不同地方的傳統賭博方式,可謂應有盡有。除了四區域還有一個內區,只招待貴賓及高額投注的客人,到處都有嚴密的保安看守,出入都須檢查身份。

劍子這天比平日衣履整齊,賭場制服西裝背心,深棕色的西褲,銀白色的長髮隨意地束在腦後,把修長的身形襯托無遺。他的工作是荷官,今晚負責一桌骰寶,這是全個賭場中玩法最簡單,也是接受投注額最低的其中一桌。劍子對於這個安排並沒有任何不滿,畢竟他只是一名新人,用家鄉話說是新仔。而在他的身後,還跟著個監督員,說客氣點是指導,說不客氣呢,是捉他的錯處打小報告。

普遍來說,一個新人在工作的第一天,即使不至於提心吊膽、手忙腳亂,但前面是兇神惡煞的客人,後面是瞪著金睛火眼的監督員,心裡少不免有些發毛,動作自然也不那麼流暢。總之,決不會似劍子般神色自若。監督員把他上下打量,得出結論:這人要不是經驗很豐富,就是神經很粗。

在監督員觀察期間,賭桌四方圍攏起來的人群已越來越擠擁。賭場之中經常出現這種情況,同樣是賭骰寶的款,一桌門庭若市,一桌門可羅雀。造成人氣有異的原因非關乎荷官的色相。賭桌前,荷官縱是英俊好看,也往往比不上他身旁一塊冰冷電子顯示版的魅力。正如現下,劍子身後那塊顯示著連續八局「小」的液晶體平幕,絕對比劍子那張稱得上俊朗的臉,更能蠱惑人心。

確定所有客人已作出最後選擇,劍子輕按手邊銀鈴,以示這一輪不再接受任何下注,朗聲道:「請跟看好自己的注碼,要揭盅了。」有別於一般荷官那種機械式的語調,如果仔細聆聽,會發現這把聲音,放到一個合適的環境中,會令人感到相當如沐春風。

但顯然圍觀的人都沒這份閒情。

「一二三,六點小。」

四周一陣起哄,耳語之聲不絕。只見有人面露喜色,也有人咬牙切齒──也許正自懊惱方才為何不狠狠地裝一把大爺,將身家性命全都賭在那「小」字上。還有一位中年男性,頂著一頭油膩得可以當鏡子的頭髮,裡面穿著汗跡斑斑的背心,外面披了件半吊子的西裝外套,木無表情,嘴裡叼著一根菸,在劍子旁邊吞雲吐霧,惹得劍子乾咳兩聲,雙目被煙薰出了絲絲水氣,趕緊向左挪開兩寸,手上動作卻仍十分麻利,籌碼該怎發怎算,手法漂亮自然。

不消一分鐘,賭桌已被清空。劍子把骰盅嚴實地蓋上,按下旁邊醒目的鮮紅色按鈕,只聞盅內發出兩下爽脆的跳動聲。

劍子還沒來得及說買定離手,賭客已爭相把籌碼堆到「小」,有買點數的,也有買兩顆骰子的。很明顯,大和小之間有條隱藏的楚河漢界,而桌上千軍萬馬,都聚集在小的半壁江山上。只有兩三個不信邪的,憑一股拗勁,硬是壓在對家那邊。

賭場之中,除非是賭客詢問投注方法,否則荷官於上班時間內嚴禁主動與賭客攀談,更不能提供任何下注意見。但若劍子能說話,也許他會告訴你,以前跟好友遊賭場時,也曾遇上這種情況。那時他跟好友心有靈犀,一致認定第十舖必然開大。

「道法自然。」劍子說:「九是陽極之數,方才開了六點,九六乃亢龍有悔之象,正是物極必反的道理。」

對於買大小也要祭出一番天地人的好友十分不以為然,另一人羽扇輕搖,道:「九小一大,如九星伴月,華麗無雙。」

想到這,劍子不著痕跡地淺笑。

環視四周,心動的人都已行動,正要按銀鈴,這時有一名少年擠進賭桌前。此人年紀甚小,剪了個齊額劉海頭,膚色晢白,兩頰紅潤,雖然身量略嫌不足,但清秀的五官卻洋溢著十足少年人的健康朝氣。

「我可以下注麼?」少年眨眨眼珠,聲音有些發抖。

「當然。但在下注以先,」劍子和藹一笑:「可以讓我看看你的身份證明文件嗎?」

「喔。」少年伸手在腰包裡掏摸半天,慌亂間一排口香糖還掉到地毯上,惹得一些人悻悻然地笑話他。這個少年人,怎麼看都讓人覺得,應該出現在遊樂場而不是賭場上。

好不容易找到了身份證件,劍子接過來看了看,某年某月某日出生,屈指一算,今天剛好十八歲又一天,用家鄉話來說就是剛夠坪。十八歲又一天便急急趕來賭場,是為自己慶生嗎?劍子邊喃嘸著人心不古,世風日下之類的,邊把證件還給少年。

「我能下注了吧?」少年又眨眨眼珠。

「請。」劍子聳肩。

然後少年便做出一個令四眾嘩然的舉動──他把這賭桌接納投注下限的籌碼,也就是一百元,壓到賭桌上最大的總和上,也就是圍六。

在所有人仍在指指點點的時候,清脆有力的鈴聲響起。於是霎時間,所有人都停止交頭接耳,不約而同地注視著那黑壓壓卻透著烏光的盅蓋,心跳一個比一個跳得快。

當盅蓋被緩緩揭開,幾乎在場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氣──只見三顆漆黑的骰子,都各自端端正正地六個白點朝上,雪白如深秋的晶瑩初雪,刺目又刺心──不是圍六是什麼?

亢奮的情緒在賭桌上瀰漫,唯有兩個人,像視而不見似的,一點沒被影響。一個是那名少年,他死死盯著骰盅,嘴角微動,卻始終未說一字。另一個自然是劍子,正忙著收發籌碼,臉上看不出絲毫情緒波動,叫老闆看了也不得不誇他是位敬業的好員工。當然如果老闆留意到,這位好員工正把一百的一百五十倍,即是相當於一萬五千元的籌碼分給這位極有可能是第一次踏足賭場的少年郎,保不準會對這位模範員工留下另類更深刻的印象。

十五個一千的銀色籌碼,平穩地被推到少年面前。少年伸手去揀了一個,就著天花上鑲了彩藍碎菱水晶石的炫目燈光端詳著,看見籌碼的一面是數字一千,另一面卻刻了一條飛騰的龍,栩栩如生。

「那個……」他抬頭望著劍子,問道:「請問這桌有設投注上限麼?」

少年的意思很清楚,劍子的答案也很簡潔:「沒有。」

「那麼……」少年捏了捏手中的籌碼,也不知道是緊張之故,還是在掂量著這些籌碼的價值。他猛地咽了口水,最後把所有籌碼,一個不漏地壓在桌上一個狹小的方格裡。

又是圍六。

喧嘩聲頓時又再此起彼落,即使在人聲沸鼎的賭場裡,也足以引人側目。要是剛才第一次,這少年的表現能稱為初生之犢不畏虎,而且再多也不過一百籌碼,輸了亦無妨;那這一次卻教人不知如何評價了。說是有勇無謀,但當有勇無謀到了盡處,反而生了豪氣干雲的氣魄。圍觀的人,目瞪口呆有之,搖頭嘆息有之,拍手稱快有之,一時氣氛高漲,拼了命地爭相下注。

情況有些出乎意料。劍子扶著桌沿的修長手指,輕輕敲扣,心知道是那連續九局開小連累的,平白惹來一堆閒人湊熱鬧,真是倒霉到家。他劍子仙跡,最喜愛低調平和的啊……不過他生性豁達,想到事已至此,也只好順其自然。

「買定離手!」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這回荷官先生按鈴時多拍了幾下,而且好像特別賣力──該不是出氣吧?

可瞧瞧他的臉,依然不痛不癢地笑著,人畜無害。


─────────────────我是人畜無害的分隔線─────────────────


龍宿簽完最後一份文件,交給侍立在旁的仙鳳,笑道:「麻煩鳳兒了。」

主人的微笑,無論看多少次都有種令人著迷的魔力。仙鳳臉上一紅,幸好化了妝,不仔細留意也察覺不出。她垂首歛眉,略略欠身退下。走到門前,卻有意無意地,拿眼角餘光瞥了瞥那位被晾在門旁十分鐘的魚游水。

對著自幼放在身邊調教的心腹隨從穆仙鳳,龍宿從不吝惜笑容。但對於某個急於立功,卻連職場中基本忌諱都沒弄清楚的手下,他就沒那麼大方了。

這世界上從來也不缺少倒霉鬼,但有些人是老天爺給你開玩笑,因而惡運纏身;有些人則是自己給自己開玩笑,簡稱自作孽,水晶宮的監場經理魚游水,就是其中一個典型例子。

兩個小時前,魚游水的屬下得了消息,說有一位新來的荷官出了問題,懷疑他串通另一名賭客合作詐騙。魚游水問了詳情,覺得事有蹊蹺,便報告給他的頂頭上司花伴月。誰知花伴月聽了這事,看過閉路電視的錄影帶後,沉吟半晌,說根本找不出任何蛛絲馬跡能證明那荷官出千,於是決定胡亂編排個藉口,立時就把那荷官解雇了,倒也乾脆了事。

魚游水一聽,點頭稱是,回到辦公室卻又開始左思右想,總覺得如此白白便宜了那荷官,氣忿難平,也就順便勾起了素來對花伴月的不滿。原來這魚游水也算萬裡挑一的人才,向來自視甚高,卻一直屈居於花伴月之下,早已心生怨懟。當下靈機一觸,想起疏樓集團主席昨天剛抵步下塌,為了與跨國企業洽談某個發展項目而做準備,這會兒不如趁機逮了那荷官,審出緣由,直接向主席稟明,既可顯出自己的辦事能力,又能在背後參花伴月一本。

計策定了,也執行了,但若早知道報告給老闆,邀功不成反惹來這一幕被低氣壓凌遲的戲碼……魚游水後悔得腸都青了。

「剛說到那裡?」說話間龍宿又翻開了一個新檔案,一目十行地瀏覽。

仙鳳關門的一剎那,魚游水霎時感到四周流動的空氣又停頓了,一股寒氣從腳底蔓延到頭頂,他戰戰兢兢地回道:「說到那荷官輸了很多錢……」

「多少?」

「大概……」魚游水面有難色,囁嚅半天方道:「二百萬。」

又翻過一頁,視線落在仙鳳所作的記號上。龍宿緩緩道:「外區的骰寶桌,一小時輸兩百萬是有點誇張。怎輸的說來聽聽。」

「那個……」魚游水感到額上冒出了一層薄薄的冷汗,反正事情已經抖出來,話也收不回去,乾脆把心一橫,大著膽子道:「準確來說,不是一小時,是三分鐘,兩局圍骰,二百二十五萬。」

一直低頭看文件的龍宿,聞言挑眉,不輕不重把手中文件往前一拋,扇出一絲冷風。右臂靠了扶把支著腮,半歪了頭,饒有興味地看著他的賭場監場經理,嗤笑道:「吾的賭場,甚麼時候訓練出這麼個人才?」

魚游水有些侷促不安地道:「龍首,這荷官,不是我們賭場訓練的。」

「嗯?」龍宿覺得,總算能聽出些趣味來。

「這個荷官,是自薦的。」魚游水不太敢抬起頭,但眼梢一個機靈地,瞥見龍首大人似要發作,忙道:「上一期招考,我們訓練的一批人員合格人數不足,剛好這個荷官拿了證書來自薦。我們檢查過他的證書,也查了一些背景,沒發現不妥當的地方。而且他亦通過了我們的發牌考試,人事部便酌情錄用了。」頓了一頓,他似乎想起了什麼,再補充道:「發牌考試,他滿分通過。」

水晶宮的荷官發牌考試,當初龍宿曾親自參與設計,水準非比一般,就是經驗老到的荷官,要是一個不留神,也有被難倒的可能。滿分通過,說明這荷官的手法的確不同尋常。兩百萬是小數目,但要是他知道秘密的話……龍宿瞇起眼,眸色突然一冷:「看過影帶了?」

「仔細看過幾遍,看不出任何做手腳的蛛絲馬跡。」

疑慮越發加深,龍宿再問:「人呢?」

「請到房裡了,軟硬兼施,仍舊半個字也不肯說,就一個勁地喊無辜。」

無辜?龍宿嘴角噙著冷笑。連續押中兩盤圍骰,這四萬六千六百五十六分之一的機率,一個初入賭場的年輕小子,和一個形跡可疑的新任荷官,這內中要是全無隱情,他疏樓龍宿就去改姓!

龍宿站起來,理了理皺起來的衣襟。

「走吧。去看影帶,順便去看看人。」他繞過那張長六尺的雕鏤紅桃木辦公桌,直接走向門口,魚游水唯唯諾諾地跟著,龍宿卻忽然停下腳步。「對了,」那抹紫色身影半側著轉身,優雅得宛如從法國電影裡走出來一般,問道:「那荷官叫什麼名字?」

魚游水有些失神地看著龍宿,愣了一下才驚覺自己的失禮,便有些不自然的低頭回道:「劍子仙跡。」

於是他錯過了,在聽見這個名字的瞬間,疏樓龍宿那堪稱完美無缺的臉,驀地一怔,然後慢慢地,染上一絲很複雜的神色。



(1)注:這裡的酒店即是飯店

-------------------------------
後記:
此文是作者X2一起去澳門旅遊時的妄想產物。
共同創作的好處是可以一起思考,補足自己想不到的東西;壞處是有時候溝通不了,各有堅持 XD
[ 此帖被think在2009-07-10 15:52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Maryanna) f&e:翻旧文收获~~~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若問世界誰無雙
    會令昨天明天也閃亮
    顶端 Posted: 2008-06-20 01:18 | [楼 主]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64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4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加油加油~~~宿宿总算扳赢一回了!!!死老道,你又做什么让宿宿生气的事了!!!
    唉,你就这么想让我家宿宿成为你天下无双的倒贴‘妻’吗?!你真狠心!!!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6-24 13:18 | 1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64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4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哇哈哈~~~到嘴的鸭,啊!该打!是到嘴的龙肉就这样飞了!灭哈哈~~~
    老道,这就是你逃避那么久的报应啊!!!
    下面,你给我皮蹦紧点,西西,敢在欺负我们家歹林,你就等着被SM全武行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6-24 17:42 | 2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64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4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有阴谋!!!死老道,敢欺负宿宿,我就会让小缘到佛剑大叔那里吹枕边风的!
    就不相信,以佛剑大叔的无敌佛碟砍不了你那3道白毛!!!
      宿宿啊,以前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何大饼说“难怪他恨你到现在”
    这是粉严重D!!!虐虐老道吧!不能老是歹林被黑!啡啡~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6-26 15:58 | 3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64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4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啡啡,小赦是被谁压而抱病捏?!看样子大爷有可能,吞吞也很有可能,
    难道---3P?!多适合激烈的他们~~~
    西西,这张剑龙一起的场面真少,不过看得出宿宿心里的寂寞,
    死老道,什么时候又养成不告而别的习惯了,是不是有龙宿望夫养成计划?!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6-28 08:35 | 4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64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4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话说,剑子,你还真了解苍哇,嘿嘿,小翠神情古怪?!不会是昨天夜儿被苍狠狠的要了几回,大早上有被师太拖着快步走,导致腰部和某处不适,才有次表情吧~
      口爱的师太啊,你真的是太纯(蠢)了,又被老道摆了一次,不过,他们接吻的香辣画面是不是很美好很和谐啊!!!> 0 <~~好想亲自到现场观看哦~~不过我支持师太你给剑子继续来给他乱下去,西西~~~生活还是要有点困难与桃花才美好啊~(剑:你自己美好去,我只要我家亲亲!)
      剑子那你就狠狠给他要个够吧,让宿宿娇艳欲滴(喷!),浑身无力(?!),缨缨欲泣(在喷~),总之为了自己的福利也为我们饭的眼福,你就好好的要下去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6-30 12:55 | 5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64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4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我能说我看的脸红心跳吗?!(指!你没有那么CJ!!!)
    呀,宿宿大人的初次是不甚浪漫但又激情呐~
    扑扑,终于还是让剑子把到嘴的龙,吃下去了,啡啡~~~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01 14:09 | 6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64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4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老道,你也有说不宿宿的时候啊,
    不过,真的心疼啊,宿宿明明爱了却又说两人不会相爱,
    其实,他们这样温温续续,已经是很自然的恋人状态了,
    老道都已经花宿宿的钱花到没意识那是‘别人’的钱!
    到把宿宿当自己的了,
    你们两个就好好的撩下去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03 15:48 | 7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64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4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又甜,又酸,又澀。-------呀,他们的恋爱就像这样的感觉啊~~平常人平常心啊~(他们算平常?!)
    唉~~猜来猜去的,很累。到最后谁又会是赢家呢?!到最后,那颗心还会是完整的吗,我不是说宿宿和剑子不好,而是环境使然,我就不信剑子这样接近宿宿是没有所图的(剑:当然!我要天天压龙宿!啡啡= =+)所以宿宿也在猜忌,不管是什么目的,都是怕伤害的。
          胡言乱语了一堆~~虫子还是赶紧把手上的工作做完在来好好品文吧~
    唉~~~无奈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狡童jun)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08 09:24 | 8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64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4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分离总是来得那么突然啊~~老道你又吃干摸净就落跑了!===纯粹虫子的妄想暴走。
    为虾米宿宿又受伤闹!555~~心疼啊~~~
    那什么什么剑子你赶紧把你的事处理干净了!好好回来在把宿宿压倒~XD~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7-16 08:30 | 9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01-29 00:0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