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22 total )
本页主题: 08.23《春秋》1~42章(完)580F 《太平》修改版 594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08.23《春秋》1~42章(完)580F 《太平》修改版 594F

7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晓问管理员 从 ≡暗香盈袖≡ 移动到本区(2012-08-26)
太平



劍子仙跡站在雲端,看那烽火連城。

六道皆苦。人道中,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本是世人所應該經歷。劍子明白,可是看蒼生涂炭,他卻無法袖手旁觀。明明是出世人,卻忍不住想解那塵世苦。

這場戰火,要燒到何時?

三個月前,修羅道入侵中原,一切皆是突如其來。修羅道和人道乃是平行空間,萬千年來兩不相干,怎會突然來犯?修羅道之人,略有神力,勝過普通凡人,短短幾個月,侵占了周邊大片領土,直逼中原。

此刻,戰事膠著,時局籠罩著雲霧般,看不明朗。

劍子負手而立,聽得身後有人來。

“劍子,你在這裡。”來人道。

“是杜一韋,有何事?”劍子轉身。

“西邊送來急報,你看看這個。”杜一韋遞過來一封書信。

“西邊?”劍子接過,打開,一見內容,眉頭緊鎖,“不妙!”

“是啊,怎會是西邊?”杜一韋亦神色凝重。

修羅道眾人本在東邊屯兵,意欲入侵中原,中原人便在中原以東與之對壘,阻止他們進入。雙方正僵持不下,此時怎會傳來從西部入侵的消息。要知西部與東部相距甚遠,他們怎會悄無聲息到達?

“事關重大,我需要親自走一趟。”劍子言道。

“好,我也再去打探消息。”

至此,兩人分別。


“劍子。”臥江子見到劍子出現,有些意外。

“臥江子,你可知——”

“我已知曉。”臥江子點頭。

“你認為,這消息的可信度,有多大?”

“這……很難說。繞過中原,達到西部,并非易事,他們真的將大批兵力運送過去了麼?還是只是一次聲東擊西,擾亂視聽的做法?我們若是貿然分兵,也許正中對方計策。”

“不錯,此時還沒有確切證明,他們的確是取道西方,不宜妄動。可是——”劍子話說一半。

“唉……”臥江子也嘆氣,“是啊,若是他們真的從西方突破,那就糟糕了。西方是離前線最遠之處,防守薄弱,雖有天險屏障,但是也有突破口。若是那裡被迫,修羅道便可長驅直入,進駐中原。”

“所以,還是不可輕視。”劍子也知其中輕重,“我現在即刻趕往西邊查看、部署,你留在這,等我消息。”

“劍子,真是勞煩了,本該是我去。”臥江感激。

“中原現在需要你運籌帷幄,你離不開這裡,我去便是。”劍子擺擺手。

“好,我不久前已讓銀狐先行趕去,你到之後,他會助你。”

“那我去了,告辭。”

“請。”


劍子化光而走,急急奔向西方,在哪裡,形勢又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
一道佛光閃現,一人緩緩飄落下來。

前方是一處禁地,有秘陣和封印所保護,外人靠近不得。來人向那裡走去,站在陣口,略一查看。很好,幾百年來,這陣未有被破壞的痕跡,完好如初。

來人口念咒文,催動神力,霎時天地變色。周圍飛沙走石,日月無光,那人皆不為所動,專心一志,法力源源不斷傾瀉。

終於,陣法鬆動了,轟地一聲,分開左右兩邊。來人見狀,收了勢,進入。

裡面,是無盡的黑暗,只有來人頭飾上,閃著點點金光,可是他行走如在白晝一般,無障礙。

越走越深入內部,來人察覺到不同尋常之氣息,停住了。

“嘎啦。”一個聲響,似是鎖鏈晃動。

“是誰?”一個聲音,似是從地獄飄來。

“你……別來無恙。”來人略一猶豫。

剛才那個聲音消失了,過了半晌,才又響起。

“哈,吾無恙?吾當然無恙,幾百年來,吾一直待在這裡,無法動彈一下,又怎會有恙?”這聲音幽幽地,“吾也很驚訝,吾怎麼還沒有發狂。”

來人手一揮,陣內有了光亮。只見一個披頭散髮之人,被數道鎖鏈縛於壁上,整個身子,一半嵌入壁內,絲毫動彈不得。

“吾知你怨憤,但是此乃你所造之罪業,自該由你承擔。”

“吾之罪業?定吾罪者,誰?你麼?善 法 天 子!”雖然寥落,但是語中仍有狠厲。

被喚作善法天子之人,平靜地看著被縛者。

“我今日前來,無意與你糾纏過往。”

“是啊,萬聖巖即導師自是不會為這種無意義之事而來。說吧,汝有何目的。”

“吾是來請你相助。”

“吾是否聽錯,汝竟來請吾相助?還有什麽是萬能的天道所不能為?”嘲諷的語氣不假掩飾。

“吾是希望你能夠相助中原。”

“中原發生何事?”

“這……”善法天子略猶豫,“修羅道大舉入侵中原,攻城略地。”

“不可能!”壁上之人斷然開口,“修羅道數百年前已滅,被汝們天道之人親手所滅,汝忘了麼!”

“并未全滅,當時還有很多餘眾。”

“算了吧,剩下那些,不過是低等修羅,幾乎和普通人類相差不多,而且是一盤散沙,不可能成事。”

“不錯,可是若是有人領導他們,雖難以與天道抗衡,但是為禍人道,卻是綽綽有餘。”

“領導?誰?當年,還有高等的修羅活下來麼?”那人說這話,氣息有些異樣。

善法略遲疑。

“無,現在領導之人,是當年那件事之後才出現。你并未見過。”

“哦?這倒是引起吾之興趣了,是誰?”

“他叫做……襲滅天來。”

“沒聽說過。”那人沒好氣答道,“那汝前來這裡,是為何?”

“此雖是天道循環,但是吾佛慈悲,不忍見人間被吞噬,所以想讓你助中原人退敵。”

“哈,汝竟然找吾,汝竟然找吾。”那人一聽此言,有些激動,“竟然找身為修羅道之人的吾!”

“吾想,比起你的自由,這不算什麽,你們對同類,本就沒有多少認同感。”

“自由?”

“不錯,若你助中原渡過此次難關,便放你自由。”

“汝不怕麼?”

“怕什麽?”

“放吾自由,不怕吾再為禍?”

“吾的確有此擔心。”善法天子據實承認。

“那汝還開出如此條件?”

“要這樣做的,并非是吾,而是他的堅持。”

墻上的人,聽到善法天子口中的他,不由一動,鐵鏈也作響。

“果然是他!”聽得出那人咬牙切齒,“他為何不自己去相助中原,只要他一出面,豈不是輕易解決?”

“他,不能。”善法略皺眉頭。

“不能?”那人抬眼盯著善法天子,“吾以為,天下間沒有什麽是他不能,只要他想,他什麽都可以做。”

善法搖搖頭。

“此乃修羅道和人道之間的事,一切皆是因果循環,天道不便插手。此番吾來,已是逾越了。”

“真是笑話,他逾越之事,還少麼?”

“何必執著,你只要回答,是否願意。”

“汝說呢?”那人繼續看善法天子。

“吾以為,對你來說,怎樣也沒有比現在更壞的情況了。”

“呵呵,汝錯了。對吾而言,這絕不是最令人絕望的情況。”那人慘笑。

“但是,你不想再次自由行走在天地間麼?”

那人沉默了,似是在考慮。

“唉……”良久,一聲嘆息,“吾答應。吾助中原退修羅道之人,汝們,從此放吾自由。”

“好,就這樣說定。”善法天子一口答應。

“那汝何時讓吾離開這裡?”語中聽得出,平靜下蘊藏著激動。

“稍等,吾帶中原人來,到時讓你隨他去。不過在那期間,我需要封住你的神力和功體。”

“吾本就不剩什麽神力、功體。”那人似是覺得好笑。

“吾必須這樣做。解開這些陣法、封印,若沒有什麽制住你,那太危險了。”

“無所謂。”那人滿不在乎。

只見善法天子,口念梵咒,一時間,金光四射。手一抬,一個佛手印飛向壁上之人,消失在他體內。手再次拂動,這次那人周身的鎖鏈,嘩嘩落地,只剩腳上一條。

那人失了束縛,微一動,便從壁上落下,摔在地上。許是維持這同一個姿勢太久,身體早已僵固,不靈活,那人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如此,吾已在你身上施加禁制,你萬不可試圖運用神力或功體,否則必會自毀。現在,你且在這裡,等吾回來。”


劍子急急奔走,趕赴西方。突遇到一人攔路,劍子不得不停下腳步,打量此人。

“啊,我們見過。”劍子了然,“萬聖巖即導師,善法天子。”

“不錯,久見了,劍子仙跡。”

“請問天子攔路,有何事?”

“就為你現在要去做的那件事。”

“哦?天子也為那修羅道而來?”

“然也。”

“可否詳細說明?”

“吾找了一人助你。此人是修羅道中除襲滅天來之外,僅存的上等修羅,他對修羅道非常了解,且智計非常,有他助你,可平添許多勝算。”

“哦?此是何人?”劍子有極大的興趣。

“他存在於你降世之前,你該是沒有聽說過,到時一見便知。”

“他在哪裡?”

“這個,隨吾來。”

兩人一同化光不見。再次出現,卻是在那陣法入口。

“是這裡?”劍子疑問。

“不錯,吾們進入。”善法天子率先領路。

劍子跟在善法天子身後,只覺這裡充滿著腐朽、壓抑的氣息。劍子覺得不舒服,但是也不說什麽,只是跟著走。

前方好像有一個異樣的氣場,劍子感覺很明顯,越往前走,越有一種靈魂被抓住的感覺。劍子倒是好奇了,在這里的,到底是什麽人?

兩人越來越靠近中心,突然,只覺得四壁微微顫動。雖然細微,但是善法天子還是捕捉到了,他微微皺了皺眉。

“是汝,是汝!汝來了,吾知道是汝。呵呵,吾這數百年來的恨,這刻骨銘心的恨啊,終於可以解了麼,呵呵……” 一個低低的,鬼魅般的聲音,在陣中迴蕩著。

善法天子暗道一聲,糟糕!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後面劍子也緊隨。

四壁的震動越來越大,已經到了無法無視的地步。

“天子,這是怎麼回事?”劍子詢問。

善法天子無暇理他,他心裡擔心不已。兩人終於行至陣中。

劍子看見地上蜷伏一人。這就是善法天子帶他來見之人麼?怎生這樣狼狽?

突然,地上那人散髮出強大氣勢,氣流在他周身旋轉,四周劇烈搖晃。劍子堪堪穩住身形。

“龍宿,不可衝動!”善法天子脫口而出,“你若妄動,會自取滅亡。”

劍子不明白其中原由,但是此時已知,恐怕有什麼脫離了掌控。

地上那人漸漸撐起身子,氣勢越來越強。突然,只見那人躍起,體內巨大能量瞬間爆發,目標只有一個,劍子!

劍子一見,趕緊閃躲,怎奈那爆發的能量太快到達,避之不及。

人影一閃,善法天子擋在劍子身前。

“退開。”

善法天子把劍子掃到一邊,回身硬接那巨大能量。天子釋出渾厚內力,與龍宿之能量在空中相接,霎時間,周圍被氣浪所襲,地動天搖,整個陣法遭受摧毀。

善法天子和劍子都被這氣浪衝擊,各自真氣在他們肺腑中翻騰,他們二人趕緊壓制。龍宿見一擊不中,還想再凝聚功體,但是善法留在他體內的禁制,已讓他在剛才那一擊中,受了重創。

善法天子快速反應,口念符咒,一個巨大的卍字,被打入龍宿體內。

“呃——”龍宿終於不支,倒地昏迷不醒。

龍宿失去意識,周圍終於漸漸平靜下來。兩人皆鬆了一口氣。

“天子,他剛才為何要襲擊我?”劍子還是不解。

善法天子看了他一眼,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說:

“他被封印之前,的確是沒有多少神力和功體的,剛才的能量,該是他這幾百年來被封印時所積累。這樣一朝釋放出來也好,他再無威脅了。”

“他真是你口中所說,要助我之人?”劍子懷疑。

“不錯,先帶他回去再說。”

善法天子從地上抱起龍宿,突然,表情閃過一絲無奈。

唉,他竟讓你失了冷靜,你還是從來都放不開吧,何苦。

劍子跟在後面,未察覺善法天子表情。三人離開。





[ 此帖被think在2011-11-11 20:00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elis121) f&e:所谓挚爱~~:)
  • 珍珠:+3(枫零飘) f&e:喜欢~~~
  • 珍珠:+3(流浪中的蚊子) f&e:加油喔!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08-08-01 17:46 | [楼 主]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Re:太平(一)

    第二章

    西方,出了邊界,便是雪域高原。其地處偏僻,地形複雜,人口多集中在幾個重鎮,其他地方便是荒野。外圍的高山,把中原環繞其中。這是天然屏障,把中原與外境隔絕,可是內外總有通道。這玉龍山口,便有一個城鎮,出入中原,就從那過。

    劍子一行三人到達西方。

    “是銀狐。”劍子遠遠見到城門上有人眺望。

    銀狐顯然也看到了劍子,一揮手,城門打開,放劍子他們進入。

    “情況怎樣了?”劍子一見銀狐,便詢問。

    銀狐看著劍子身後的善法和龍宿,此時龍宿依然未醒,由善法照顧。

    劍子也想起身後之人。

    “這位是萬聖巖即導師,善法天子。”劍子向銀狐介紹,“這位是……”劍子看著龍宿,有些猶豫。

    “請給我個安置龍宿的地方,他交我即可。”善法開口。

    “好,”劍子轉向銀狐,“請派人將他二人安頓一下。”

    銀狐點頭,很快讓人帶他們下去了。這時只剩劍子和銀狐兩人。

    “日前的消息,是否屬實?”

    “是,目前已探得,修羅道之人駐扎在城外不到百里之處。”

    “竟然是真。”劍子不祥預感成真,“他們如何到達這裡?到了多久?人數多少?”

    “如何來到這裡不詳,發現他們,大概是在三天前。那時我正在這附近一帶,聽說此事,便來查看,發現果然如此。於是我當即通知了臥江子。真實人数多少,還未可知。”

    情況難了了,這修羅道,到底取東還是取西?這是他們的障眼法,還是真實目的?

    “銀狐,你可知,他們這次領軍的是誰?”若是襲滅天來親臨,那該是八九不離十了。

    “未曾見,不過我可以前去打探。”

    劍子想了想。

    “再查看一下,他們到底多少人來,還有他們的動作。”

    “嗯。”銀狐答應。

    “那麼,我們這邊,狀況如何。”問過敵方,劍子又詢問己方。

    “這裡百里之外是荒原高山,人類不存,無外夷,本就沒有多少駐軍。情況不容樂觀。”

    “這……可有外援?”

    “少量六大門派弟子,也是日前剛從附近趕來,已表示愿意聽從調遣。”

    劍子在心中琢磨了一下。

    “我明白了。”

    劍子和銀狐話畢,銀狐去準備打探消息,劍子想起那箱善法和龍宿。


    善法站在床邊,運功為龍宿壓制體內佛印反噬,疏導真氣。過了一會兒,龍宿體內那糾纏住肺腑的真氣化開,龍宿轉醒。

    “汝——”龍宿乍一醒來,還是很激動。

    善法上前一步,一下子點住龍宿穴道,讓他身體不能動彈。

    “龍宿,你失了冷靜。”

    “他為何沒死?”龍宿牢牢盯住善法。

    “誰?”

    “少裝糊涂。”龍宿語氣著實不佳。

    “你是說……劍子仙跡?”

    “仙跡?哪裡有什麽仙跡?”龍宿冷笑,“他的名只有劍子二字,吾問汝,當年修羅道幾乎全滅,為何他現在還活著?”

    “這……此劍子并非彼劍子。”

    “哈,汝是要告訴吾,剛才那人不是他麼?”真是笑話。

    “的確不是他,龍宿,你應該最能感覺到。”善法解釋。

    “脫了修羅皮,穿上神仙衣,他便不是那個劍子了?”龍宿根本無法相信。

    “他的確不是修羅,而是人類,他也并非你所認識的劍子,乃是劍子仙跡。龍宿,保持理智,好好想想。”

    善法這話,似乎別有深意,龍宿默然。

    “剛才你便是衝動了,白白浪費了你積攢了幾百年的力氣,豈不是愚蠢。”

    龍宿緊咬著牙,不說話。

    “你若是實在不願助他,也不用勉強,我再把你送回封印之地就好。”

    “吾不回去!”龍宿一口拒絕。

    既然在這看見了他,吾又怎能輕易回去!

    “既不願助他,又不願回去,龍宿,這樣不符合當初約定。”

    龍宿怨恨地盯著善法。良久,龍宿閉上眼睛。

    “讓吾與他一見。”


    劍子去善法與龍宿處,正遇見善法從房間退出。

    “如何?”劍子詢問。

    “他現在情緒已平復,想跟你一談。”

    “跟我?他想找我說話?”劍子有些意外。

    “不錯,你且進去。記住,他心高氣傲,要小心對待。”善法交待。

    “可是,他對我的敵意是從何而來?”劍子一直不明白,那個龍宿為何襲擊他。

    “這個,他以為你是他的一位故人。”善法解釋。

    “是仇人?”

    “這……也許是,也許不是。”善法回答地含糊。

    劍子一聽,有些沒把握。

    “或者,把他送去臥江子那裡,他對臥江子,也許會沒有隔閡。”

    “不用,”善法搖頭,“能夠用他的人,只有你。”


    劍子走進屋內,看見龍宿正躺在床上。龍宿一聽他進來,離開睜開雙眼,瞬也不瞬地盯著他,一臉警戒。

    “你……”劍子略猶豫,“龍宿是麼?”

    這聲音讓龍宿心裡一震。

    “呵,劍子。”是他麼?不是他麼?

    “你認得我?”

    龍宿沉默了一會兒。

    “不認識,乃是剛才善法所說。”龍宿極力壓抑心中翻騰。

    “那你可知,之前你向我發出攻擊?”劍子在床邊,搬過椅子,坐下。

    “吾……記不得了。”

    劍子分不清他話中真假,想了想,暫且當真。

    “看來,是一場誤會。”

    劍子見龍宿姿勢,知他被點了穴道。略一猶豫,伸手拍開穴道。

    龍宿一恢復,便坐起身來。

    “汝不怕吾再向汝攻擊?”龍宿邊活動了一下身體,邊問。

    “你既然不認識我,現在又神態清明,自是不會再胡亂攻擊。”

    “汝倒是有信心。”冷笑。

    “我只是覺得,你不是瘋癲之人。”劍子微笑,“善法天子相請你來助中原,你必是有智慧之人,智者,自是不會不講道理。”

    “倒不如說,即使吾再攻擊,汝也有把握制得住吾。”龍宿也笑了,也是淡淡地。

    “這……你若是非要這麼想,我也無話可說。”

    龍宿觀察劍子,氣態平和,無一絲不自然。

    “說吧,汝想說什麽,便說吧。”龍宿收了笑。

    “明明是你要跟我說話,才叫我來的吧,現在怎么問起我來呢。”

    “善法天子要吾相助汝,可是汝起碼也要讓吾相信,汝有相助的價值。人最悲哀,莫過於跟隨了一個庸才。”龍宿不冷不熱地說道。

    “那你是否應該同樣展示一下你的價值,要知道,更悲哀之事,便是緊要關頭時才發現,身邊人是無用廢柴。”

    “吾是有用無用,你大可以去問善法天子。”龍宿不受他激。

    “何必這麼麻煩,”劍子笑道,“我問你便知。這修羅道,為何進犯中原?”

    “汝糊涂了麼?”龍宿狀似懶洋洋地看他一眼,“汝也看到了,吾被封印了數百年,外界如何變化,吾是一概不知。汝問這個,吾不能回答。”

    “以你對修羅道的了解呢?”

    “吾對修羅道的了解?”龍宿的表情有些譏諷,“修羅道在數百年前被滅,如今早已物是人非,再不是吾所處的那個修羅道。吾哪裡還有什麽了解。”

    “修羅道被滅?為何被滅?那現在這些修羅道之人又是從何來?”劍子忍不住問了一連串。

    “為何被滅,汝難道不記得麼?”龍宿神色一變。

    “我?”劍子皺眉。

    龍宿發現自己又衝動了,暗自懊惱。

    “不,沒什麽。久遠的事了,修羅道被滅,和人界無任何關係,以前的事,不提了。”龍宿側過臉去,“修羅道當時被滅,高等的修羅被誅,只有那些無威脅的低等修羅殘餘,便是汝們現在所看到的那些了。”

    “那他們為何騷擾人界。修羅道和人界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從無交往。”

    龍宿沉思了一下。

    “吾并不識得現在領導修羅道之人,吾也不知他是什麽心思。只不過,吾猜測……”

    “什麽?”劍子追問。

    龍宿瞥了他一眼。

    “吾為何要告訴汝?”

    “這……”繞這麼一大圈,卻卡在這裡。劍子言道:“既然我們要合作,你總要先釋出善意。”

    “那汝之善意呢?”

    “我不是一直都滿懷善意嘛。”劍子起身,倒了杯茶來,遞給龍宿。

    龍宿接過,抿了一口,眼睛卻在打量劍子。

    劍子知道他心中正轉著彎,心料他會出些刁鉆條件。

    龍宿看著劍子,他還是一派悠然自得,看不出什麽。龍宿把杯子放在床邊。

    “吾猜想,修羅道在上次被毀得徹底,已變得無法生存,故此他們才會來進犯人界,怕是想找個棲身之所。”沒料到,龍宿竟痛快說出。

    這個說法,讓劍子很是意外,這是他絕對想不到的。

    “何以見得?”劍子半信半疑。

    “修羅道之人的福報大,僅次於天道而已。他們多具有神力,但是因其瞋恨心極重,所以不能生於天界。他們不是‘正神’,只能称为‘邪神’或‘邪鬼’,換句話說,也就是你們所說的‘魔’。但是即便如此,修羅道優於人道許多,修羅道之人本不屑於人界,此次卻大舉進犯,我便猜想,往日的修羅道已不存了。”龍宿的臉上看不出表情,似是此事與他無關。

    “當年,只餘下些低等修羅存活,他們的神力很低,幾乎弱到不計,比普通人類稍強罷了。”龍宿頓了頓,“說來,那個襲滅天來,竟然打開了修羅道到人界的通道,實在不可小視。”

    劍子聽後,憂心忡忡。情況越發不樂觀啊。

    “敢問——”劍子還想知道更多。

    “今天吾累了,下次再說吧。”龍宿擺擺手,制止了他。

    “下次?”劍子看到了希冀。

    “不錯,”龍宿嘴角微彎,劍子看了,微微一怔,“吾決定幫汝。”

    “你答應了?”劍子心喜。

    龍宿微微頷首。


    劍子離去,龍宿拿起剛才的茶杯,放到嘴邊。這茶杯,停在嘴邊半晌,也沒有動作。突然,“啪”的一聲,那茶杯被龍宿狠狠地摔個粉碎。此時龍宿臉上,一絲笑意都無。

    龍宿盯著那被關上的門,手不由得握得緊緊的。

    呵,來日方長。


    善法天子見劍子出來,上前詢問情況,得知龍宿愿意相助,點了點頭。

    龍宿,你果然非常人也,這樣也忍了下來。

    “既然如此,我任務完成,該告辭了。”善法天子道別。

    “此次多謝天子,請了。”


    善法天子回到萬聖巖,徑直前往後殿。

    天子停在一間禪房外,但是又不進去,看樣子,似是在猶豫。

    “你回來了。”裡面傳出一個溫潤的聲音。

    “是,事情已辦妥。龍宿答應助中原退修羅。”

    裡面的人,沉默了一會兒,才又說。

    “如此,全賴你了,天子。”

    善法天子實在忍不住。

    “把龍宿解放開來,真的妥當麼?”

    “吾佛慈悲,該給他一個機會。”

    “你總是濫用慈悲。他若是助紂為虐,該如何?”

    “真若是這樣的話,吾自會擔當。”

    “好,記得你說的話。”見多說無益,善法天子轉身離開,只走兩步,又停下,“只是,你的肩上,又能擔當多少。”

    善法天子再沒回頭。


    -------------------------------  ------------------

    開頭陳鋪結束,用了兩章= =希望大家沒有被悶壞。
    發現大家比較關心虐的問題,於是來說明一下。
    首先要說一個好(壞?)消息。這篇不是虐文,基本沒什麽虐……雖然我是虐心文大愛來著。
    萬一我的惡趣味發作,虐了,也是小虐,虐點在平均值以上的人是不會被虐到的。
    最後,如果真的虐了,也不會是龍宿被虐。這篇里的龍宿要翻身啦~~雖然開始的形象差了點,但是保證這篇文里,他絕對不會被虐到,他不去虐人不錯了= =
    [ 此帖被三脚猫伯爵在2009-06-26 14:59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08-08-03 14:09 | 1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TO hzswy0:

    我長篇一向是……反正不悲劇就是了
    放心,這回,不虐,不BE……
    OTL那么萌點從哪裡來啊


    TO yawk:

    唉,其實我寫的時候,也想到猴子了,難得讓他不華麗一回。
    老道上輩子……估計是吃干抹凈不給錢吧= =放心,這回來讓龍宿折騰他


    TO 墮天舞:

    我個人對這個總是劍子對不起龍宿的感覺是
    大概劍子的心里裝的很多,龍宿比較宅,總是在老道身邊打轉
    所以感覺上,龍宿比較在意劍子,只有劍子一個,所以比老道容易吃虧
    這樣…………純屬個人理解。


    TO Sinmi:

    啊啊,這篇不虐的啊~~龍宿只是開頭做做樣子
    其實這篇裡面很享福來著= =
    放心~~


    TO jianlongying:

    的確是長篇,想象一下就很遙遠的感覺OTL,希望大家不至於昏昏欲睡
    啊,難道群眾的呼聲都是虐劍麼?
    如此,我好好考慮一下……
    虐龍是不可能的,那讓龍宿去虐別人吧=_,=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Maryanna) 回复读者辛苦了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08-08-03 14:21 | 2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Re:08.03 太平 更新第二章 6F

    第三章

    銀狐去打探回來,正和劍子說著話,劍子邊聽,邊不時皺眉。

    正在他們討論時,劍子遠遠見到幾個人,手捧一堆亮閃閃的東西,往後面廂房去。劍子心一動,叫住了他們。

    “你們手中是何物?”劍子走了過去。

    “這是昨天那位……”那人也不知稱呼什麽好,“他要我們做的衣服。”

    “是龍宿的衣服?”劍子想起昨天讓人去安排龍宿的起居。

    “不錯。”

    劍子伸手,把那對東西撈起來,只見衣服明晃晃的,珍珠寶石滿串。再一看旁邊托盤,更是一堆珍珠頭飾。

    “怎麼弄成這樣。”劍子皺眉。

    從沒見過哪個男人的衣服這麼花哨的,難不成他是女子?不對,說話明明是男人的聲音。

    “是他要求的。”帶來衣服的那人也苦著臉,“那位要求整件衣服都用珍珠墜滿。想我們這雖然也是不小的鎮子,但是到底地處偏僻,沒法一下子弄來那麼多珍珠啊,這可好,滿城搜羅,弄來了這些,幾個裁縫徹夜趕工,今天才算有個交代。”

    這種時候,這種地方,還如此興師動眾,只爲一件衣服。劍子心中有些不快。

    “我來吧。”劍子把他們手中衣物接過。


    劍子捧著衣服,走到後面廂房,停在龍宿屋子外面。剛想敲門。

    “進來吧。”龍宿已經聽到劍子的聲音。

    劍子依言進入。剛進去,就覺得有些異樣。不見龍宿,只有屏風立在那裡。

    屏風後面不時傳來水聲,龍宿在沐浴。

    劍子頓覺失禮,剛想告罪退出去,只聽龍宿開口。

    “不用見外,汝留下吧。”

    “這……”劍子覺得不妥。

    “無妨,汝來找吾,必是有事,說吧。”

    “我只是來送衣服,你要的衣服做好了,還真是華麗啊。大敵當前,那些師傅們還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趕制出來,真是讓人感動,你說是麼?”

    劍子聽到龍宿低低的笑了。

    “汝心中不滿就直說。這衣服,是少不得的,吾只能以華麗示人,絕不會像汝一般寒酸。”

    劍子心中腹誹,之前你更落魄的樣子,我也是見過。雖然這樣想,但是沒說出來。

    “那衣服我且放這了,一會兒你穿了出來吧。需要給你講一下現在形勢,我們時間不多。”劍子說著,把衣服放在桌上。

    “既然時間不多,汝就現在說吧。”

    “在這裡?”

    “又有何妨?”龍宿似是滿不在意。

    劍子略遲疑,還是緩緩坐下。面前的屏風上,勉強看得出裡面的浴桶,和龍宿往身上撩著水的手臂。

    “據探得,現在城外駐扎的人馬,約二倍與我方,襲滅天來還未見。這樣,一時不知是虛是實。”劍子對著那屏風后的人言道,“如果他們真的要從這裡進犯,那為何還遲遲不動,難道在等我們搬來救援?若真如此,我們調來救援,會不會正中他們計謀?”

    “汝是擔心,他在此做了更多埋伏,專等更多人來,好一網打盡?”龍宿一心二用,倒是兩不耽誤。

    “從探聽結果看來,并未見什麽特別布置,但是,要知道,若從中原調人馬過來,中原兵力便被削弱。修羅道之人本就比普通人類善戰,我們的兵力是一絲一毫浪費不得。”

    “嗯,吾明白汝的意思,汝是怕,襲滅天來的目標,還是東部,在這裡安插人馬,只爲分散這邊的注意力和兵力。”

    “不錯。”

    “那麼,對於他在兩邊的安排,中原勝算各是多少?”

    “這嘛……”劍子略一思索,“現在中原的兵力集中在東部,可與之一戰,短期內應是不至失守。但是西部這裡,敵眾我寡,恐怕……”

    劍子未說完,龍宿已知他意。修羅道之人本就善戰,現在這座城,僅憑一個城門,要擋住對方進攻,實在勝算不大。

    “若是從東部調人馬過來,這邊雖然勝算增加,但若是押錯邊……東部失守,那就後患無窮了。”

    “看來,盲目調動人馬,不可行。”

    “不錯,人馬調動豈是容易之事。沿途糧草,到這裡來之後的食物供給,也不是片刻能夠解決——”劍子說話突然慢下來了。

    只見屏風上的人影站起來了,那輪廓,讓劍子看得真切。人影隨手拿了旁邊布巾,擦了擦上身,然後一隻腿跨出浴桶。

    劍子覺得有些怪異,於是轉過了身子,面朝外,背對屏風。這下劍子不再懷疑龍宿性別了,因為……剛才那一幕,龍宿的男性特徵也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所以,當前,如果能得知襲滅天來真實目標,我們才能有更多勝算,否則,情況堪憂。”劍子裝作無事,繼續說道。

    “這個,稍後吾去看看。”龍宿的聲音越來越近,竟是從屏風後面走了出來。

    “你有辦法分辨?”劍子聽著龍宿向這邊走來。

    劍子感覺到龍宿越來越近,他知道,此時龍宿還是全身赤裸的。這一刻,屋內靜悄悄的,只有龍宿發出的輕微的腳步聲。

    “這麼……”龍宿此時就站在劍子背後,“吾要見過這裡周邊情況再說。”

    劍子沒有意識到,自己有些緊張。他忘了要說話,只覺得龍宿靠過來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龍宿抬起手,伸向劍子。劍子看見了龍宿從後面伸過來的手,就在自己身邊……拿起了劍子送來的衣服。

    龍宿拿起衣服,又轉身離開,聽聲音,是去了鏡子前面穿戴。劍子終於鬆了一口氣,這才發現,自己剛才竟不自覺地屏住了呼吸。

    “汝怎麼不說話了?”龍宿聲音中,似是有笑意,那一瞬,劍子幾乎懷疑他是故意。

    “咳咳,”劍子清了清嗓子,“好,稍後我帶你去看過附近再說。”

    龍宿大概穿好了衣服,在弄頭髮,劍子和他就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話。劍子心裡嘀咕,怎麼這樣久。

    “好了。”

    劍子聽到這兩字,如遇大赦一般。弄了這麼久,總算是好了。劍子站起來,轉身。

    劍子抬起頭,只看一眼,便僵在那裡,眼睛也不會眨。

    “怎麼了?”龍宿明知故問。

    “沒,沒。”劍子訕訕地摸了摸鼻子,有點不好意思,“沒想到,你原來是這樣的。”

    龍宿輕笑,也不為難他了。

    “行了,吾們走吧。”


    劍子和龍宿繞著城,轉了一圈。一路上,劍子給龍宿講人間之事。最後,二人上了城門。

    銀狐也在那裡,看他們二人上來,只是點點頭。

    “他不喜和人攀談。”劍子對龍宿解釋。

    龍宿走到城門上,極目遠眺,只見城外一片延綿群山,最高的玉龍山,山頂積雪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格外耀眼。龍宿看了會兒,陷入沉思。

    劍子就在一旁等著,也不催促。

    “這裡,可有法術高強之人?”龍宿轉過身。

    “這裡?這裡沒有,千里之外倒是有一個。”劍子回答。

    “千里之外啊……”龍宿重複,“能請他來這裡麼?”

    “不可,他現在正在中原運籌帷幄,走不開。”

    龍宿轉過臉,看著城外。

    “如果那精通五行之人在此,就方便許多了。可惜……”龍宿臉上看不出表情。

    “為何需要法術高強之人?”劍子疑問。

    龍宿再次轉回來。

    “汝……是要人,還是要城?”龍宿看著劍子的眼睛,突然問這樣一句話。

    “這是什麽意思?”

    “汝心裡明白,這一戰,兇多吉少。若是吾說,人或者城,只能保一個,汝是要人還是要城?”

    劍子這下明白了,龍宿是要他選擇其一。守城戰死,還是棄城自保。這城,是怎麼也不能棄的,如果被攻破,那麼通往中原的大門便被打開。

    “城要,人也要!”劍子只一句話。

    龍宿還是看著劍子的眼睛,看到裡面的堅定。突然,龍宿笑了。

    “哪有這麼便宜的事,如今,汝在弱勢,能保住一者已是不易。這樣貪心,什麽都不肯損失,當心最後兩者都失去。”

    “這并非貪心,我們的目的,本就是要讓損失降到最低,所以才請你來相助。還是說,你的能為,也只是如此?”劍子回應。

    “這話并不完全,”龍宿並未惱,“應該是以最小的代價,收穫最好的結果。不能僅看損失,還要與最後結果相衡量。”

    “可是,我確定你能夠做到兩者兼得。”劍子不放過龍宿。

    “哦?汝何以得知?”龍宿饒有興味。

    “從你從容自信的態度。你遠未到山窮水盡,需要最後一拼的地步。”劍子肯定地說。

    龍宿笑笑,不說話了。

    過了一會兒。

    “汝且遠離我三尺開外。”龍宿斂了神色。

    “你要做什麽?”劍子見龍宿神色突然變得嚴肅,有些奇怪。

    “呵,吾正是要——打草驚蛇!”


    龍宿在城門上,迎風而立。龍宿閉上眼睛,感受這久違的天地。風吹得龍宿的華服獵獵作響。

    突然,龍宿雙目一睜,眼中迸射出精光。


    襲滅天來正在小憩,忽而感到一絲心悸。襲滅天來睜開眼睛,仔細感覺,確有不尋常之處。不知在哪裡,好像有一雙眼睛盯著他。這不是幻覺!

    是誰?襲滅天來沉思片刻,也集中精神,用意識去尋找,感覺。

    嗯,很強大的意識。襲滅天來很是意外,有誰正在用強大的意識來窺視他。襲滅天來振作精神,也仔細去感應。嗯,對方不是人,是修羅,是一隻高等的修羅!

    襲滅天來此時已確定,此時正窺探自己的,絕非易與之輩。用意識來感覺附近同類的存在,本是魔的本能,如此強大的意識,似是來自千里之外,此人魔性不可小視。那麼,此人是敵是友?

    無論對方立場如何,這種窺視,讓襲滅天來不悅。襲滅天來口中喃喃念著,突然手一揮,周圍結界起。這結界,把襲滅天來的氣息隱去了。


    龍宿眼神一變,一隻腳後退一步。閉上眼睛,再睜開,眼睛里又是波瀾不興了。劍子在旁邊,眼看著他周身的凝重散去,恢復了平靜。

    龍宿偏過頭看著劍子,目光炯炯,說道:

    “吾抓到他了,襲滅——天來!”
    [ 此帖被三脚猫伯爵在2009-06-26 15:00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08-08-05 14:14 | 3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TO卡戎:

    難道是因為龍宿總是被老道欺負,於是終於翻身,大家都很高興?
    很好,虐劍的呼聲很高,我明瞭了……


    TO夜玄昊:

    佛劍……嘴角抽動
    我MS總是在需要第三者的時候才想起佛劍……
    主要是因為我對他很放心,他太老實太CJ了,把他拉去當第三者
    龍宿是絕對安全的,不會吃虧。於是,咳咳……


    TO 宅貓:

    其實這個的原型是六道中的三善道。阿修羅道,其實我最初想改一下
    不叫這個了。就是因為很容易阿修羅和夜叉王。但是如果改成魔界(還是沒啥新意= =)之類的,又會和劇中的勢力劃分重疊。於是,保留了。
    那句話……其實我碼的時候也想到了。發現我對這個“用”字情有獨鍾,嗯,我也不CJ……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08-08-05 14:45 | 4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Re:08.05 太平 更新第三章 11F

    第四章

    劍子大感驚喜,一步上前。

    “你知道襲滅天來在何處?”

    “吾撲捉到他的氣息。” 龍宿的扇子搖了搖,“他雖不在駐地,但是離這不遠。他的確在這邊!”

    “你真的能感受到他的氣息?”

    “怎麼,汝懷疑吾?”龍宿斜眼看他。

    “不是,我想……”劍子記得善法說過,龍宿功體和神力已被封。

    龍宿看劍子顧慮,眼珠一轉,已知他意。

    龍宿冷冷一笑。

    “放心,吾並非動用神力。感受同類氣息,本就是吾們的本能,除非對方有意隱去。吾還是在汝們掌握之下。”

    “我並非這個意思。我是怕你又逞強,以傷己為代價……”

    龍宿聽了有些意外,一時不知該怎樣說。

    “放心,”龍宿扇子遮住臉,只露出眼睛,“蠢事,只做一次就夠了。”


    那邊,襲滅天來。

    剛才來窺視之人是誰?襲滅天來沉思。從那件事后,修羅道再未誕生高等修羅,他定不是近幾百年才出現。若是在那件事之前……那不論他是誰,為何當時沒有被滅絕?

    一步蓮華,這又是你的把戲嗎?

    黃泉吊命走來請示。

    “是否要按計劃進行?”

    襲滅天來轉身。

    “情況可能有變,再等一下。你去再看看,周圍是否有什麽布局。”

    ※※※

    “吾一定要有一位法力高強之人相助。”龍宿這次的態度,沒有商量餘地。

    “這……你為何如此堅持?”劍子為難。

    “吾有吾的打算。”

    “你至少應該用你的打算,來說服我。”劍子要知道龍宿的計劃。

    “這嘛……附耳過來。”

    龍宿跟劍子耳語一番。

    “真是如此?”劍子還是覺得疑惑。

    “一切到時再說,總之,這人,汝一定要把他弄來。”

    劍子想了想。

    “我知道銀狐該是可以與他千里之外,互傳心識。不如讓他們互換,銀狐去他處,若是有事發生,他可以通過銀狐,決戰與千里之外。”

    “如此甚好。”

    “只是,銀狐全力施為,回到他處,也需要1日,他再過來,還需1日。若是在這兩日內,對方發難,該如何?”

    “放心。”龍宿搖著扇子,“吾賭他兩日之內,必不會來犯。”

    “哦?你這信心從何來?”

    “修羅道之人嘛,沒有不多疑者。剛才我已讓他得知吾的存在,他必會懷疑這邊有隱藏實力,不敢貿然出兵。”

    “希望如此吧。”劍子還是憂心忡忡。

    “對了,立刻建一個高高的神臺,做法時用。”

    “多高?”

    “越高越好,盡力而為吧。”


    兩日後,臥江子到。

    “這位就是臥江子,你要的法術高強之人。”劍子向龍宿介紹。

    三人客套幾句。

    龍宿問過臥江的法術造詣,看樣子,還算滿意。

    “可否告知,閣下到底想要我做什麽?”臥江子還未得知,自己的任務。

    “這嘛,天時、地利、人和,吾請汝來,只是爲了創造一個好的天時罷了。”

    “哦?這要如何創造?”

    “到時汝就知道。”龍宿還是不愿透露。

    臥江子和劍子面面相覷,這麼大的事,他一點都不透露,怎麼取信於人。

    “龍宿,你到底要做什麽。”劍子再次忍不住發問,“這裡的統帥並不是你,你若是不能將你的計劃說明白,我們是不會按照你所說去做。”

    “吾既參與進來,這場征戰就變成了修羅與修羅之戰。現在,最了解修羅道之人的,是吾。”龍宿一字一句地說,“對付修羅的方法,對於汝,很陌生,但是對於吾,卻是駕輕就熟。汝若是信吾,就聽吾的,吾保此城平安,若是不信……那隨便汝怎樣,再不用問吾。”

    龍宿側過身子,讓劍子自己決定。

    臥江子對龍宿暗暗好奇。聽說此人是修羅,卻不由得讓人心生信任。並非像對劍子那樣,因為其品性而產生信任,而是那種自信,近乎狂傲的自信,讓人心折。

    “你有何保證?”劍子還是懷疑。

    “呵,反正汝暫時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何不選擇信吾?劍子仙跡,難道還怕賭一回麼?”龍宿說不清在鼓勵還是嘲笑。

    劍子苦笑。

    “若是拿我一人做賭,我願信你一回,可是這次我背負了千萬人命,不得不多考慮一下。”

    “那汝就考慮吧。”龍宿悠然地說,“反正到時修羅道人來攻,以汝之能為,在千軍萬馬中,也不會有失,只是,汝又能救得了多少人?”

    劍子猶豫。臥江子在一旁,看二人神色。

    “吾和善法的約定,是助中原退敵,保人間不失。吾與汝的立場是相同,汝該相信吾之心意。”

    龍宿說著,突然動了。他走到劍子面前,和他面對面,貼得極近。劍子不由得退后一步。龍宿鉗住劍子的手腕,目光灼灼地盯著他。

    “既然汝現在也沒有更好選擇,那就聽吾的吧。”

    劍子覺得心裡被猛然一敲。魔障啊。劍子覺得,眼前之人在蠱惑他,可是,自己卻又偏偏著了道。罷了,面對修羅道,人類知之甚少,的確勝算不大,不如且看龍宿如何作為。

    “好吧,姑且信你一回。”劍子嘆氣。

    龍宿得到他想要的答案,放開了劍子。

    “那汝呢,臥江子?”

    臥江剛才觀察他倆許久,現在見龍宿問自己,想了想,說道:

    “我剛剛到這,不如劍子了解情況,既然他說了信你,我又能說什麽呢,聽你的便是。”

    龍宿甚是滿意。

    “既然如此,今晚加緊修建神臺,明天應該能完工。待明日,吾們便行動。”

    “明日?”劍子和臥江皆意外,“為何?”

    “因為……”龍宿拖長聲音,“修羅都沒什麽耐性,吾猜那襲滅天來,這兩日按兵不動,已快到極限,明日該要耐不住了。”

    “若是他明天還是不動呢?”劍子疑問。

    “那也要行動。”

    “為何?”

    龍宿看了劍子一眼。

    “吾也是修羅,吾也沒什麽耐性。”


    第二日,神臺果然造好。高高的神臺伸向雲端。站在神臺上,可以俯瞰城外。

    龍宿站在神臺下面仰視,咬了咬嘴唇,神色不虞。劍子在一旁看他表情,心裡了然幾分。

    劍子突然靠近龍宿身邊,一手環上龍宿的腰,另一手托起龍宿手臂。

    “我帶你上去。”劍子輕輕地說著,然後縱身一躍,將龍宿帶上神臺。

    一落地,龍宿便掙開劍子,拉開兩步距離。

    “抱歉,唐突了。”

    “沒,算了。”龍宿轉過身。

    龍宿不是不意外的,劍子竟還記得,他功體被封,無力憑自己的本事上來。

    正在兩人無語時,臥江子也上來了。龍宿一見臥江,神色恢復往常。

    “一切準備好了吧。”龍宿一揮袖,神色一變。


    ※※※
    “對方有小股兵力,出了城。”黃泉吊命向襲滅天來回報。

    “哦?人數多少,方向為何?”襲滅天來挑眉。

    “數量不多,二三百人,目前在城門外,古河道一帶。”

    “嗯——他們這是什麽意思。”襲滅天來沉吟。

    “難道他們是要去搬救援?”黃泉吊命猜測。

    “不會,若是搬救援,該是走中原方向,不會由這個城門出城。”

    “或者,是來偷襲?”

    “你見過大白天,大搖大擺出來偷襲的麼?況且,若是來襲,只這百餘人,豈不是送死。”襲滅否定。

    “那……這些人,到底怎么應對,要帶入去剿滅麼?”

    “不用,”襲滅天來一抬手,“這些人,不成氣候,無非是調虎離山,聲東擊西之計。不要妄動,仔細盯著就好。”


    ※※※
    “吾就知道,襲滅天來,必不會動那些人。”龍宿微微笑道,“他生性多疑,對於這種明顯不合常理之事,總要揣測一番。”

    “若是他這次也不按常理出牌,派人去圍剿那些人呢?”劍子潑冷水。

    龍宿瞟了他一眼。

    “吾自有救援。”

    “當真?”劍子追問。

    “汝真是婆婆媽媽,半點都不乾脆。”龍宿似是被弄煩了,“快點,剛才派出去的,是一成兵力,現在再派一成。”


    ※※※
    “又有一股人馬出城。”黃泉吊命再來報。

    “剛才那股人呢?”

    “折入了山中,還在繼續行進,目的不知。”

    “這次人馬多少?”

    “和剛才相仿。”

    襲滅天來踱了幾步。

    “按兵不動,繼續監視。”


    ※※※
    “看來,我們不得不再派一成人馬了。”龍宿說道。

    臥江和劍子對視一眼,龍宿的意思,他們大概猜到了。可是,這樣真的可行麼?

    “放心,目前一切,皆在掌握之中。”龍宿肯定地說。



    ※※※
    襲滅一見黃泉吊命又回來,便知又是何事。

    “又有人出城?”

    “是。”

    “還是那些數量?”

    “是。”

    襲滅走來走去,考慮了半晌。

    “還是不動,看他們玩什麽花樣。”


    ※※※
    “這一次,依舊是一成兵力,但是要把城裡所有戰車用上,上面安置草人,速速出城。”龍宿又下命令。

    “這——”

    “汝們照做便是。”龍宿不容置疑。

    事到如今,只能繼續,否則前功盡棄。

    “劍子。”龍宿叫住劍子。

    “何事?”

    “汝去城門上準備,一會兒看吾手勢落下,便燃放煙火。此事很重要,換了別人,吾不放心。”

    “這煙火何用?”

    “還是那句話,到時汝就知道。”

    一切安排下去,劍子也去城門準備了,龍宿轉過身,面對臥江子。

    “現在,該是看汝的了。”龍宿微笑。

    “可是,你還未告訴我,該怎樣做。”臥江子不動聲色。

    “呵呵,現在是時候了。”龍宿走近。

    龍宿在臥江子耳邊,說了幾句。臥江子大驚失色,連連後退幾步。

    “不可啊,不可。這與之前你所說不同,怎能這樣做。”

    “有何不可?”龍宿挑眉。

    “如果這樣做,之前那些人,豈不是必死無疑?”臥江子連連搖頭。

    “他們啊——”龍宿轉頭,看著天際,“從他們跨出城門的那一刻開始,就已注定是死人了。”

    “你、你竟是故意要犧牲他們?”臥江子簡直不可置信。

    “不錯,我說過,用兵者,要以最小的代價,收穫最大的結果。這樣做,最後的結果,汝心裡明白。”龍宿面無表情。

    “不錯,這樣做的確可以很大地打擊對方,可是要我親手送那些人去死,我做不到。”臥江子別開臉。

    “汝別無選擇。”龍宿沉下臉,“即使你不做,他們也注定活不成,平白犧牲而已,倒不如讓他們的犧牲更有價值。”

    “你……”臥江子說不出話來。

    “時間已不多,汝再考慮,他們就真的要白死了。”龍宿不緊不慢逼迫著。

    “劍子不會贊同的,他不會贊同的。”臥江子喃喃地說。

    “呵呵,”龍宿笑了,“所以,他現在不在這了。”

    “你故意將他支走?他發現實情后,絕不會接受。”

    “他由吾擺平,汝只管放手去做。”龍宿給臥江子最後一擊。


    ※※※
    “又有一股人出城,這次人數比之前多很多,而且動作迅速。”黃泉吊命來報。

    那些戰車上,放了許多草人,遠遠看去,像是人數很多。

    “哈,果然,這才是你們的目的。”襲滅天來終於等到時機,“率領左路軍隊攔住他們,務必把他們全數消滅。想瞞天過海?吾就讓你們有來無回。”


    ※※※
    龍宿收到消息,剛才派出去的人,被修羅軍堵在了城外古河道處,兩對人馬正在激戰。

    “果然來了,來得好,來得好啊。”

    龍宿看了眼旁邊的臥江子,正在全力施法,算了算時差,也差不多了。龍宿走到神臺邊,見劍子正仰望他,龍宿抬起手臂,落下。

    煙火升空。

    之前出城的三路人馬,見煙火,便立刻往回趕。


    ※※※
    “之前三股人馬,現在正往回趕。”黃泉吊命回報。

    “他們這是想以第四批人,引出我們的兵力,然後讓之前出城的人馬回頭,兩面夾擊。”襲滅天來胸有成竹,“真不知他們是太傻還是太天真。”

    “那現在該如何?”

    “率右路追趕這批回頭的人馬,還是一個都不要放過。後路原地不動。”


    ※※※
    之前三路人馬,在回程途中,遇到了修羅軍追趕,他們謹記出發前的指示,也不戀戰,只一個勁地逃,去與第四批人匯合。那第四批人就在城外古河道與另一露修羅軍鏖戰,眼看目標進了,兩股人馬將要匯合。

    正在此時,發生了異相。

    天氣突然極速熱了起來,好似烈陽當空。這熱不同尋常,像是掉進了火焰山般,只一會兒,眾人便被烤得滿頭大汗。

    劍子也熱得不行,汗一個勁地淌。劍子抬頭看神臺上,只見臥江正在做法,龍宿守在一邊。劍子知道此乃法術所至,但是仍不解其意。

    熱度持續上升中。

    劍子突然心裡異樣,抬頭一看,遠處雪山冰帽,正以極快的速度融化。劍子心裡大駭。


    這突來的異相,修羅那邊也同樣感覺得到。襲滅天來突然雙目一睜,言道:

    “糟糕,中計。”


    幾股人馬在城外古河道匯合。人類本就不如修羅善戰,更何況人數相差懸殊。我方轉眼便死傷大半,剩下的人只是在苦苦支撐,尋找撤退契機。正在此時,忽聞隆隆巨響。那聲音呼嘯著,越來越近,好像是一隻巨獸,在向這邊跑來。

    很快,激戰中的眾人終於看見了,是洪水!所有的人都慌了神,呆在那裡不會動了,終於有人反應過來,快跑!

    可是,哪裡跑得過,洪水攜著它巨大的聲勢,轉眼間,便將這已乾涸多年的古河道淹沒。沿途的一切皆被吞噬。


    龍宿站在高高的神臺上,平靜地望著這一切。

    “吾們,成功了。”

    ----------------------  -----------------------
    這章龍宿和襲滅兩方,場景切換得非常頻繁,也不知大家是否看得明白,會不會被繞糊涂了^ ^b
    [ 此帖被三脚猫伯爵在2009-06-26 15:00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08-08-07 15:05 | 5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TO yawk:

    眼淚,其實這次,本來想寫一個像劇裡那樣非常正直的老道
    所以,按照原計劃,他應該屬於很晚開竅的
    結果……我還是忍不住讓他早早春心動么= =
    妖孽麼,這裡的龍宿倒是不缺,而且妖孽得非常光明正大……


    TO hzswy0:

    MS這篇不是虐文來著,望天……
    同掩面,我寫的時候,想象龍宿的裸體映在屏風上,也是很鼻血……
    嗯,以後還是有機會,我是龍宿誘受主義者= =


    TO夜玄昊:

    這樣其實不好,很不好
    先不說老道的傷身問題,單說老道吃不到的話,我們的福利也沒有了嘛
    作為無H會死星人,我嚴重抗議沒有H的長篇……


    TO mikailuo:

    終、終於有人覺得這次的龍宿比較氣勢麼~~
    以前總是寫龍宿被老道吃的死死的,於是這次良心發現一把
    龍宿翻身大作戰哈~~
    只不過,龍宿奠定了戶主的地位,將直接導致老道不能想吃就吃
    福利受到影響。這是個嚴重的問題=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Maryanna) 回复读者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08-08-07 15:23 | 6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Re:08.07 太平 更新第四章 17F

    第五章


    臥江子盡力施為,法力和體力損耗極大,待功成時,他已接近不支。

    “臥江子。”龍宿喚他。

    臥江子也不知聽沒聽見,人也沒什麽精神,沒有對龍宿有任何回應,獨自下了神臺。龍宿看著他的背影,也沒心思管他。他正在思索,一會兒怎樣面對劍子的怒氣。

    劍子會憤怒,這是必然的。這樣主動做出犧牲以換取勝利,在情感上,劍子恐怕不能接受。龍宿幾乎可以想象劍子會如何怒氣衝衝地來興師問罪。

    “這是你早就打算好的?”劍子強抑激動。

    “不錯。”龍宿轉身面對劍子。

    “為什麽你可以如此平靜的讓他們去送死。”

    “這是最好的機會。現在守在城外的修羅只剩不到三成,且有了一條護城河為屏障,無力再進攻。若是單純硬拼,絕對不可能只以四成人的代價而做到這個程度。吾這也是將消耗降至最低。”

    這是在龍宿想像中與劍子對峙的情形。要對付這樣的劍子也不難,氣勢一定要壓得過,辯解要咄咄逼人,不容置疑。龍宿自負口才,不信說服不了劍子。

    可是,龍宿沒有機會說這些話,因為劍子一直沒有出現。龍宿一個人,站在高高的神臺上,等到了傍晚,也沒有劍子的影子。

    龍宿還是一直站著,因為沒有人幫助,他下不去。突然,他覺得自己有些好笑,贏了一場又如何,自己連下這高臺都做不到。

    天完全黑了下來,白天的灼熱已經散了,龍宿終於動了動,走到高臺的邊緣。龍宿向下俯視,幾乎看得到全城。他也看到了劍子。

    劍子還在城門,一動不動,不知在想什麽。好像是感覺到背後的視線,劍子回過頭去。龍宿與劍子遙遙相望。

    可是,劍子的目光一觸到龍宿,便偏過頭去。龍宿自然是看到了。

    “哼。”龍宿冷哼一聲,轉身回到神臺中央,再不看劍子。

    汝想用這種方法來回敬吾嗎?

    龍宿認定,這是劍子表達不滿的方式。可是龍宿的性格甚是高傲,別人想讓他難堪,他就偏要表現得毫不在意。

    龍宿索性袖子一拂,舒展開身體,躺了下來。正上方,繁星閃爍。龍宿嘆了口氣,有多少年未見了呢。

    龍宿安靜地仰躺著,心裡其實很多酸楚和感動,但是臉上卻絲毫看不出來,一直沒什麽表情。

    突然,有些聲響。龍宿仔細分辨,有人上來了。應該是劍子。

    果然,劍子剛飄了上來,就看見龍宿躺在神臺中間。龍宿看也沒看劍子,只是繼續望著天空。

    劍子輕輕地走過去,見龍宿沒反應,呆立了一會兒,終於嘆了口氣,在龍宿身邊坐了下來。

    龍宿心裡暗暗準備著,劍子一開口便是要質問吧。

    兩人皆是沉默,最後還是劍子開口。

    “抱歉,我忘了你還在這,讓你獨自困在這裡。”

    龍宿不動聲色。

    “唉,在我看到那雪山融化時,我才明白你的最終用意。我在城門上,等了又等。不見一個人回來,也不見一個修羅追來,那時我知道了,你的確達到了目的。”

    龍宿還是沒反應,劍子就繼續說。

    “你是修羅,價值理念和人界不同,我知你是為保勝利,為保這個城的安全才這樣做。”

    龍宿微微有些意外,本以為他是來問罪,沒想到他心裡還是明白。

    “可是——”

    龍宿心裡大大地翻白眼,果然還是有“可是”的。

    “那些人連死時,都不能落個明白,未免太可憐。就這樣被人像棋子一樣擺布,豈不是死得太冤枉。至少,也該讓他們知道,他們為何而戰,為何而死。”劍子自說自話,語中透著悲意。

    “汝才什麽都不懂。”龍宿突然轉過頭,看著劍子說話,“汝以為讓他們知道真相是好事嗎?”

    劍子沒料到龍宿突然有反應。

    “曾經,我也被他當作一枚棄子,”龍宿只是靜靜地闡述,“他其實沒有明說,但是吾和他心裡都知道,這一去,恐怕是再也回不來了。即便如此,吾也并不恨他的決定,因為當時情況險惡,就像今天一樣,這樣做是最好的方法。可是,吾私心卻還是怨的,怨他做戲為何不做全套,把吾瞞得徹徹底底。吾真的寧願從來不知他的真正打算。”

    劍子有些驚訝,他沒想到,面前這個驕傲得一塌糊涂得人,也有過這種經歷。過了半晌,才說出一句:

    “你那時,心裡該是很難過吧。”

    龍宿有些好笑地看著他。

    “難道吾應該高興不成?”

    “我不是這個意思。”劍子解釋,“可是……”偏偏劍子又不知該說什麽好。

    龍宿看劍子那小心翼翼,欲言又止的樣子,愈發覺得有趣。

    “吞吞吐吐做什麽,難不成,汝想安慰吾?”還沒等劍子回答,龍宿倒是先笑了。“汝倒是奇怪,本以為,這回和汝之間少不得一場舌戰,沒想到現在汝竟想安慰吾。”

    “不是。”越描越黑。

    “放心,吾是甘願如此。若是吾并非情願,汝以為誰能迫得了吾。”

    “我也是奇怪,你看起來不像是會做這種事之人。”

    “汝不如直說吾看起來就是自私之人。”

    “呃……”劍子還真的就是這麼想的。

    龍宿看了他一眼,也不追究。

    “吾的確是自私,所以,吾自己也很驚訝,為什麽會栽在他手裡。”龍宿自嘲道。

    “是誰這麼大本事,竟降得住你。”

    劍子這句本是無心調侃,怎料龍宿臉色突然一變,劍子頓覺失言。

    “抱歉,只是開玩笑。”

    龍宿神色複雜地看劍子。突然,龍宿撐起上半身,湊到劍子面前。

    “吾現在終於相信,汝果然不是他。汝們兩人,一點都不像。現在的汝,絕不是他。”

    劍子被龍宿逼得略向后傾。他想起善法說過,龍宿一開始攻擊他,便是把他錯認成別人。難不成,就是他剛剛口中所言之人。劍子突然對這人有了興趣,他想多知道龍宿以前的事。當劍子想問問清楚時,龍宿已經躺了回去,並且閉上了眼睛。

    “他是你的仇人?”劍子試探地問。

    只見龍宿動了動,身子翻轉過去,背對劍子,擺明不想說話。

    劍子咬牙切齒。話說一半就跑,真是讓人心癢。

    “龍宿,龍宿。”劍子喚了兩聲,龍宿不動。

    無奈,劍子坐回去。唉,改日再套他話。

    周圍靜悄悄的,起風了。

    “喂,我們下去吧。”劍子對龍宿說。

    劍子扯了扯龍宿的衣服,龍宿頭未回,只把手伸向後面一拽,把衣料從劍子手中抽出來。

    劍子心裡腹誹,真是彆扭啊。

    可是總不能在這裡坐一夜啊。劍子眉頭一皺,計上心來。

    “唔,汝做什麽,放開放開。”龍宿一聲驚呼。

    只見劍子竟把龍宿打橫抱了起來。

    “總不能一直呆在這,別動,我帶你下去。”說著,劍子抱著龍宿便跳下了神臺。

    在空中,劍子感覺到龍宿繃得緊緊的。他有些奇怪,雖然龍宿現在功體被鎖,但是也不該如此緊張才是。

    剛一落地,劍子馬上感覺到胸口一股大力,不得不鬆手後退。原來是龍宿狠狠地推開了他。

    劍子站定,再看龍宿,只見他臉色十分難看,竟似動了真怒。這著實讓劍子沒料到。

    “不准隨便碰吾!”

    龍宿憤然拂袖離去,剩劍子一人在那裡目瞪口呆。
    [ 此帖被三脚猫伯爵在2009-06-26 15:01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08-08-10 14:46 | 7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9楼夜玄昊于2008-08-10 08:58发表的  :
    哈哈~不会啦
    剧里面切换还要频繁呢 ~~
    我想到了当年的四曲狭道。诶~~~~~~~~~~~~~~
    也没说一直让先生吃不到啊
    剑:0 V 0耗子没发傻吧?
    .......

    说到这,突然想起之前去过一次西湖首页
    有一个题目是关于龙宿的,好像是那个小白玉琴吧
    于是点进去,发现是你家
    当时看见那个老道家没米了,于是龙宿第二天卧榻起不来了……
    笑死我了
    当时觉得老道真划算,来疏楼,有好吃好喝,还有好福利~~
    嗯,日子过得太舒坦,需要吃点亏才行=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08-08-10 14:52 | 8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751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82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Re:08.10 太平 更新第五章 20F

    第六章

    襲滅天來獨自沉思很久,黃泉吊命站在一旁,吃不准該不該出聲。

    今日如此戰敗,著實讓人意外。襲滅天來沒有料到,有人可以做到如此,更吃驚的是,以他對人類的了解,人類居然接受讓自己的同族去主動送死,這真是一件奇事。

    果然跟那人有關麼?襲滅天來想起日前那窺視自己之人。他確定,那不是人類。如此手段和智計,即使在修羅道中,也必不是泛泛之輩。會是誰呢?

    襲滅天來其實心中也大致有了想法,畢竟,當年一步蓮華所作所為,自己也都是清楚的。可是,如果是當年餘孽,他現在怎么又出現在這裡,而且是站在人類的陣營?

    “哈,果然是你在插手麼。”襲滅天來不怒反笑,“你果然坐不住了。也好,吾就看你能做什麽。”

    襲滅天來的帽檐遮住了大半的臉,只看得到他嘴唇微微勾起。

    “吾很期待,與你再次相見。”


    龍宿衝回自己房間,“哐啷”一聲把門關上,門框被震得微顫。龍宿完全顧不上這些,直往裡面走,沿途擋路的桌椅擺設,通通一腳踹開。

    “可惡。”龍宿坐在床沿,狠狠擊了一下床板。

    這幾日,龍宿努力把面前這個劍子,與記憶中劃分開來,才能做到保持平靜,甚至談笑風生。這個劍子的確不是他,龍宿感覺不到任何他身上的氣息與特質。這個劍子的出現,無疑是一步蓮華的安排,其居心可議。

    “對,這是一步蓮華的陰謀,是陰謀。”龍宿喃喃地念道。

    其實龍宿不敢正式內心的恐懼,那便是,劍子對他的影響還是如此之大。剛才劍子突然的碰觸,便讓龍宿大大失態。唉,真是逃不開的魔障。

    “劍子,汝在哪裡。”龍宿似是恢復了些平靜,只是有些失神。“出來吧,讓吾找到汝吧,我們來清算過,以後便再無瓜葛。”


    龍宿第二天一早,來到大廳,劍子與臥江子已經等在那裡了。龍宿與他二人打過招呼。劍子神色有點怪,龍宿估計他許是對昨晚自己的失態耿耿于懷。臥江子態度恭敬而疏遠,顯得有些冷淡。

    三人坐下。

    “昨夜——”劍子想跟龍宿解釋昨夜之事。

    “吾們還是先商量一下接下來如何。”龍宿打斷了他,顯然不想再提起。

    劍子也是知趣的,眼見臺階,也就跟著下。

    “我剛剛也和臥江子商量此事。龍宿,你有何看法。”

    “吾之看法嘛,”龍宿也不推辭,“首先,要猜到襲滅天來下一步要怎樣做。”

    “以現在情況看來,對方在城外駐扎的兵力僅剩三成。襲滅天來可會孤注一擲?”臥江子道。

    “以吾對修羅道之人的了解,該是可能性不大。”龍宿抿了口茶,“其一,現在他們已無必勝把握,即使投入全部人力,也很難拿得下這座城。白費力氣之事,他們是不會做。其二,他們此次圍了這西部,本就試探之意占多,若是想搶攻,早就動手了。他們此次該是試探中原實力。若是輕易得手,說明中原無人,他們便會長驅直入。若是未得手,比方說現在,他們也多少可以探得些底。”

    “是啊,襲滅天來好像并不想一口吞下中原。看他兵力布置,重點還是在東,可是本人卻來此督戰。好像進攻并不是重點,目的就在於試探。”臥江子和龍宿意見基本相同。

    “所以,若是讓他覺得中原疲弱,有可乘之機,他立刻就會發起進攻。但是,若是讓他覺得中原實力不可小觎,他應該不敢輕舉妄動,從而放慢吞噬的步伐。”

    “這樣看來,下次交鋒是至關重要。”劍子沉吟道。

    “不錯,吾們至少要再挫他一次,讓他知道,中原無法一口吞下,才能贏得更多的時機!”龍宿眼中閃爍著興奮。

    劍子和臥江子對視一眼,不約而同默默低頭。

    “吾們應該即刻趕回東部,早做布置。應對襲滅天來的下一輪攻擊。”龍宿對著他二人說道。

    “我也是如此認為。”臥江子點頭認同。

    “吾已有些想法,到時再看情況布置。”龍宿自信滿滿。

    “咳咳,”臥江子咳嗽兩聲,“這嘛,暫且不勞煩了。”

    “嗯?”龍宿一時未了解其意。

    “意思就是……”臥江有些吞吞吐吐,“襲滅天來現在還未動作,不知他下一步如何。所以,我們商量了一下,由我速速趕回去布置,請你留下繼續留意襲滅天來的動向。”

    龍宿一聽,霎時明白了。

    “吾只能在一定範圍內感覺到他的氣息,至於他的行動,吾怎麼能監視得到。況且,他又未必會待在這裡,許已經回去了,吾在這裡又有什麽用?”龍宿不由得皺眉。

    “這嘛,我們分開兩路,襲滅天來若是另有安排,我們也好有個應變。”臥江子不緊不慢答道。

    這理由恁地沒道理。龍宿心知,他只是不想讓自己現在隨他回去。恐怕是昨日之做法,讓他留下心結,不再全心信任自己。等喚自己過去之時,恐怕他們已布置好,大局已定。

    哼,不信任就不信任,還要說得這麼冠名堂皇,真是虛偽。龍宿心裡冷笑。

    “劍子,汝的意思呢?”龍宿轉向劍子,看他怎麼說。

    龍宿和臥江子的兩雙眼睛同時看著自己,都期盼著自己的話,劍子覺得有些頭疼。唉,還是不得不表態。

    “我覺得,臥江子所言甚是。”劍子無奈。

    “呵,好,好哇。”龍宿了然似的點頭,“果然是英明的決定。看來,吾也沒什麽好說,就此告辭。”

    龍宿起身便離開。劍子下意識要追過去,被臥江子拉住。

    “劍子,我有話跟你說。”


    龍宿回去,其實倒也沒有剛才表現出的那樣憤怒。去不去東部,甚至中原能不能最終獲勝,他并不在意。跟他有什麽關係呢,他的目的并不在此。比起這個,他現在完全沒有功體和神力,才更讓他犯難。

    有人敲門,龍宿一聽就知是誰。

    劍子一進門,就見龍宿正喝著茶,看不出喜怒。

    劍子走過去坐在龍宿對面,龍宿只瞥了他一眼,不開口。兩人相較著,誰也不說第一句話。

    “唉,”還是劍子先忍不住,“臥江子也是出於大局考慮。”

    “推得倒是乾淨,不止他一人吧,汝不是也同意的麼。”龍宿一開口,便毫不客氣。

    “我……”劍子不好說是,也不好說不是。

    “不用裝了,他絕對尊重汝之意見,若不是汝點頭,他怎麼會這樣決定。”

    “這……我們也別無他意,龍宿,你想多了。”

    “又不坦率了,”龍宿搖頭,“分明是汝兩人對吾昨日所做不滿,怕吾再生事端,於是讓吾待在這。”

    “龍宿,有些事,你也明白——”劍子在組織語言。

    “吾明白,過河拆機,人人都會。”

    “唉唉,何必說得這樣難聽。”劍子打哈哈。

    “難聽麼?事實如此吧。”龍宿絲毫不給劍子面子。

    “話不是這樣說,以後需要你的時候,多得是。”劍子乾笑。

    “是喔,吾還有利用價值,所以還不能直接把吾打包回去,先留著吾,待日後再壓榨。”龍宿搖著扇子自嘲道。

    劍子就納悶了,這龍宿,在臥江子面前尚會留口,可是為何面對自己時,絲毫不掩其尖銳刻薄。

    “龍宿,你真是想多了啊。你畢竟是外來援助者,我們總不好事事讓你操勞,於是讓你得以喘息一下,以面對以後的惡戰。你這樣曲解我們的意圖,真是浪費了我們一片心意啊。”

    龍宿冷哼一聲。

    “吾現在功體和神力皆無,什麽都做不了,汝把吾放在這裡,襲滅天來隨便派個人,都能要吾的命。吾在這裡,不過是擺設和靶子而已。”

    劍子皺眉,這個的確是沒想到的。龍宿一直以來的咄咄逼人,總是讓人忽略他功體不濟的事實。劍子想了一會兒。

    “放心,我和你一同留下。你在我身邊,無人可傷你。”

    龍宿有些意外,劍子竟要為他留下。

    “呵,口氣不小。”龍宿拿著扇子,掩了自己的表情。

    “這個自信,我還是有的。”

    龍宿也想了想。

    “莫不是爲了看著吾?”

    “你太多疑了。”

    “呵呵,是否多疑,倒是無所謂。汝留下了,與我也有好處。”龍宿微微笑了。

    “是什麽好處?”劍子覺得頭皮有點發麻。

    “吾嘛……”龍宿眼睛轉轉,“臥江子那邊布置,吾也要這邊行事。”

    “你又要做什麽?”劍子下巴都要掉下來。龍宿啊,你可別再鬧出什麽事了。

    “放心,吾只是助他一臂之力。”龍宿揮揮手。

    “哈,只怕你這一臂之力,代價不小啊。”劍子苦笑。

    “這次不需要什麽代價。吾所作所為,都會一五一十告訴汝,汝若是覺得不妥,吾不做便是。”

    “真的?”劍子不信他會如此順從。

    “當然,沒有汝,吾什麽也做不成,當然要告訴汝。”

    “原來是要我做苦工。”

    “那汝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啊?答應什麽?”劍子被繞了一圈,有些沒反應過來。

    “以後聽吾的。”

    “明明是你來助我,為什麽我要答應這個?”劍子不幹了。

    “不答應?好,汝不要跟著吾,吾們各自行事,吾自己去做吾的事。”龍宿作勢起身要走。

    劍子趕忙攔住。

    “好好好,答應,答應。”劍子是真真無奈。

    “對了,這樣才對嘛。”龍宿滿意地說。

    真夠軟的耳根子啊……
    [ 此帖被三脚猫伯爵在2009-06-26 15:02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08-08-12 19:27 | 9 楼
    « 1 2345» Pages: ( 1/2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02-26 15:2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