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456» Pages: ( 2/14 total )
本页主题: 12.17云滿袖·緣【完結】 117樓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霍香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27
腹黑: 105 点
珍珠: 1739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7(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23
最后登录:2015-12-18

鲜花 [3] 鸡蛋 [0]

 

喀,我该说剑子先生你是从小无赖惯了吗?
与某人一比大师你真的是好人口牙,话说咻咻你难道不觉得大师比某老道更有爱咩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08-26 19:27 | 10 楼
若若
彩虹尽头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17
腹黑: 186 点
珍珠: 1763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6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28
最后登录:2016-08-28

鲜花 [0] 鸡蛋 [0]

 

龍宿第一次見劍子就傷到腳,心疼~~
話説龍宿怎麽一見到劍子就倒黴啊
(小聲:劍子是掃把星嗎?)
佛劍小小年紀就知道用往生咒來威脅人了,三教最大流氓的旗幟已經在骨子裏醖釀中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顶端 Posted: 2008-08-27 01:16 | 11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指落弦上,樂淡淡被勾起,如同一彎明月,蒼穹萬里。

竹葉婆娑里,海浪雲濤,如詩如話,仿佛是一曲極美的歌,唱起來,飄渺而美滿。

如果沒有這個人的話……

龍宿只覺得手指一痛。弦斷了。頂著青筋抬起頭來,看著坐在樹枝上,大聲唱著哥情妾意的某只傢伙。

“每次見你都在樹上,你是猴子嗎?”

“不不,是這裡風景獨好。”劍子笑了笑,搖了搖指頭,繼續唱著,“山川來嘛繞水十八彎,妹妹我為哥哥渡情關……”俚俗曲子在他的破銅鑼嗓子下簡直不堪入耳。

龍宿不想理他,低頭將弦重新續上。

自從那日遇見劍子以後,老道就以也算半個同門彼此多熟悉熟悉,將兩人丟下獨自去雲遊了。龍宿本不甚在意,打算專心跟著老夫子學其他。沒料到,劍子以老道走了沒伙食沒人陪伴龍宿怕龍宿獨孤等等荒唐理由贏得龍宿娘親同情,光明正大地住進了府內。然後以三寸不爛之舌討得老夫子的歡心,自然而然地與龍宿同進同出,形影不離。

想到此,龍宿頓了頓,抱起琴站起身來。

“去哪?”

“……”

“去哪?你不說,我不好向你娘親交代。”

“你交代什麽?”龍宿沒好氣地應著,“我的事,你管不著。”

劍子一躍而下,抓住龍宿的手:“話不是這么說。”

“劍子。”龍宿琥珀般的眼睛盯著他,笑如夏花,“再多說一句,我就殺了你。”劍子身子一繃,感覺有一樣尖銳的物件對著自己。龍宿向來說到做到。劍子不敢多管,舉起雙手來,應道:“好好。我回去。”

龍宿握著匕首的手稍稍退了些。

劍子轉身離開,走了幾步,停了下來,轉過頭來:“龍宿,你不該拒絕別人對你的關心。”龍宿嗤之以鼻,看著他離開,然後轉身,抱著琴大步跑起來。

跑了許久,龍宿覺得離劍子足夠遠,才停下來,怔怔望著眼前的樹海。再往深處走,是一處瀑布。龍宿偶然發現的。

今日的瀑布旁,卻不止他一人。

前些日子遇見過的小僧站在那裡,看見他,微微頷首。

龍宿不著痕跡斂去自己的心思,輕輕地笑了起來:“那日聽劍子稱呼你佛劍?”

佛劍點頭:“佛劍為名。”

“……以慈悲為懷的佛家怎會以劍為名?”龍宿不以為然地看著佛劍,道。

佛劍站在那裡,手裡轉動佛珠,道:“地藏菩薩曾言,吾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地獄一日不空吾則一日不回。佛劍效法,不過是愿蒼生太平。”

“所謂太平,便是以殺止殺嗎?”龍宿嗤笑。

佛劍肅色:“不,先以理,再以德。戾是不得已為之。”龍宿深不以為然。佛劍也知兩人觀點偏差,不多做解釋,朝他示意轉身欲離開。

龍宿出聲喊住了他:“佛劍。”

“公子有何事?”

“龍宿。”

“公子?”

“龍宿為名。”龍宿一笑,梨渦深,“佛劍。”

佛劍何等聰慧,知道龍宿學他語法,不過是在介紹自己。佛劍略略低頭道:“佛劍受教了。”

龍宿看著他:“你比劍子好。”

佛劍一聽,理所當然:“本來如是。”

龍宿哈哈大笑:“原以為你是呆和尚,沒想到如此有趣,龍宿才是受教了。”佛劍見他明眸秋水,皓齒含香,秀美的臉因這一笑風華綽約,心下一嘆。

“龍宿冒昧。佛劍你為何會出家為僧?”龍宿看著年紀不大卻像模像樣的佛劍。

“我自幼流落,是主持收留。”

“抱歉。”

“無事。”佛劍坦然,“事有注定。佛劍并不感到遺憾。”

“你如何得知此處?”龍宿問他。

“偶然走到,飛流直下三千尺,鬱鬱蔥蔥,是難得的清修之地。”佛劍如實回答。

龍宿笑了:“不愧是佛劍,與人不同。”

“寺內有事。告辭。”佛劍抬頭看看時辰,對龍宿頷首。

龍宿不以為意,擺了擺手,笑容和暖。

佛劍走了幾步,回過頭來看見龍宿坐在湖邊的背影,不由搖頭嘆息。

“和尚心中可有所愛之人?”

“和尚愛人。人愛和尚。”

“不曾偏心?”

“未曾。”

但是。腦子里想起的都是那日與師尊打的禪機。佛劍的心卻有一絲動搖。或許世事并不是非黑即白那么簡單。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11-02 18:01 | 12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kemike
我自己在写的时候也确实有在想相同的动画画面……我只是觉得自己表达画面的能力不行……
很萌对先生很无可奈何的主子啊
and天下
我也很爱大师很爱很爱……
霍香
我也是觉得大师更有爱的,但是咻咻你为何就好剑子这一口呢……疑问ing……
若若
我一直认为主子是先生带坏的,认真看。要么就是大师是来镇压这两个小流氓的模式也很萌。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11-02 18:03 | 13 楼
kemike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55
腹黑: 132 点
珍珠: 1747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3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20
最后登录:2014-01-01

鲜花 [4] 鸡蛋 [0]

 

咳……先生为什么要在树上唱俚歌……修道之人唱这个稍微有点……

大师的形象倒是很有意思,以为很稳重的时候又很理所当然的说自己比剑子好~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一叶落,几番秋,江南独倚楼。
顶端 Posted: 2008-11-02 19:44 | 14 楼
若若
彩虹尽头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17
腹黑: 186 点
珍珠: 1763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6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28
最后登录:2016-08-28

鲜花 [0] 鸡蛋 [0]

 

龍宿的自我保護意識還真強,連劍子的關心也拒絕,竟然還拿著匕首,看那架勢真有一刀捅過去趨勢,嘖嘖,真狠...
不曉得現在劍子還覺得遇見龍宿真好嗎?
不過換個方面想,老有一個在樹上用破鑼嗓子唱拐調俚俗情歌的人打擾自己,暴走是很正常的......
説實話,這樣很有魄力的主子我還是很嘎意滴~~
再觀佛劍大師也沒有表面看起來那麽嚴肅,很可愛滴說。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顶端 Posted: 2008-11-02 22:12 | 15 楼
撒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41
腹黑: 102 点
珍珠: 1706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8(小时)
注册时间:2006-10-18
最后登录:2010-09-30

鲜花 [0] 鸡蛋 [0]

 

我从来就崇拜这样写文的人啊,简短有力又能充分体现性格。为么,我就写不了呢?蹲地画圈圈……我郁闷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8-11-03 01:00 | 16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天岳寺。閉寺一日。迎接貴客。

劍子與龍宿兩人自然是不會乖乖看見正門關了就離開。至少劍子是不會的。連帶著龍宿也得跟著。

“無賴劍子,你沒看寺門緊關,必定是要客才如此大的陣勢,貿然進去若是觸犯了可都是你的錯。”

“是是,是我的錯,可是龍宿,你敢說你不好奇嗎?”

劍子的眼珠一轉,透出很是奸詐的笑容來。

龍宿一時語塞,臉騰地漲紅,不與其爭辯。

劍子了然地笑,慌忙抓緊龍宿的手,往寺廟側門跑去。

側門通往的是寺僧的住宿之處。此時,不見人影,應該都聚往正殿迎接貴客。

劍子四處張望了一下,回頭對著龍宿做出了一個“噓”的動作,躡手躡腳地往里走。寺僧住的屋舍很是整潔,樓前還有一片小菜地,種著包菜,韭菜,生蔥等蔬菜,油菜花黃黃地開了一處,很是漂亮。名貴花種,龍宿見多了,卻未曾見過如此金燦燦卻又平凡的花,一時看得呆了,沒跟上劍子。

再抬頭,劍子已經不知去向。龍宿一怔,走前兩步,但晴朗天氣忽然煙霧頓起,逐漸地,看不清身邊的東西。龍宿一驚,環視四周,不知何時開始,茫茫大霧已經將他包圍,連僧人的屋舍都看不見了。

“……劍子……”

龍宿心生膽怯,輕輕喊了一聲。隨即覺得自己無用,不該如此,便沉下氣來,打量起四周。

除了茫茫大霧,并無所見。

龍宿聰慧,知自己不過兩步之路,斷然不會離僧人屋舍太遠。怕是方才踏前兩步,已然踏入陣法之中。

只是……誰人會在一個普通的僧人屋舍前設下如此陣法?

龍宿心知為今之計只有破除陣法,不作他想。

其實這陣法簡單,只作迷惑人之用,并無大的傷害,只要找到陣眼并加以破除便能脫出。問題就在於這裡四處都是一樣的,貿然前進也只會迷失方向,如何找出陣眼?

僧人屋舍坐北朝南,那方才的方向便是東,龍宿閉上雙眼,靜靜感覺身邊風的流動,風撲面而來,卻不帶泥土青草味,那屋舍應該在身後或者身側。龍宿又慢慢地朝后退了兩步,依然沒有任何氣味,卻有微微的水汽。風也開始變得冷些。龍宿皺起眉頭,本來是該很簡單的陣法,卻因為走步的變動,改成了五行陣法。

沒有空閒責備自己的大意。龍宿小心地踏在坤位,不敢妄動。

腦子快速地運轉的同時,心下已經把拉他下水的劍子罵不下百遍。

水生木。木位為生。

水汽浮動,證明離水不遠,此處為金。

龍宿忽然莞爾一笑,這陣法雖說麻煩,卻極其簡單,連五方之位都不曾變動。想來不過是此時在某處的某人的刺探。

想通之後,龍宿靈巧地繞過幾步變動的走步,踏進水生之地。只見大霧依然繚繞,卻憑空出現了一片湖泊,綠綠的就如一塊翡翠。

龍宿此時武功不過強身之效,萬萬不會水上飄的功夫,輕功一般,若無三兩個借助之物,偌大湖泊怎樣都是過不去的。

但見湖泊水波無瀾,一整塊渾然天成,哪有什麽借助之物可言。

龍宿眉頭一皺,思索半日,竟然連輕功都不用,坦然地走了過去。

足尖踏在湖面上,雖有冰冷之感,卻毫無沉沒的擔憂。龍宿慢慢前行,步伐輕,姿態莊重,教養體現于外。

鞋不沾濕地走到木生之位,龍宿伸手碰了碰其上的參天大樹,道:“前輩,請出來吧。”

只聽樹上的葉子抖動之聲。有人笑道:“汝怎知有人在這里?”

“前輩請下來。”龍宿不愿多作解釋,站在樹下,似有些倦累,左右尋了處比較乾淨的地方才從懷里取了條方巾,鋪了坐了下來。

眼前人影一花,一名儒者站在龍宿面前,儀態大方,生得極端俊俏,模樣大概二十余。
“汝愿意隨吾來嗎?”

龍宿懶懶抬眼看他,笑道:“前輩連姓名都不曾報過,莫不是人販子?”

“是吾不是了。吾乃儒門天下之人,長月鳳華。”

“那么,長月前輩,你可有見過與我同行的白毛猴子?”

“……呵呵。那孩子已經讓吾之好友一個爪子勾去做徒弟了。”

龍宿呵呵一笑,卻冷下臉色來:“今日天岳寺閉寺招待貴客。想必閣下是其中之一吧。”

“是。”長月鳳華坦然承認,流雲長袖掃開一片乾淨處,坐在龍宿身邊。龍宿一見,稍稍朝旁邊挪了挪,距離不靠近也不疏遠。

長月鳳華看著,不點破,道:“汝可愿與吾回儒門天下?”

“不愿意。”龍宿冷然。

長月鳳華見他模樣,奇道:“汝可知儒門天下是何地方?”

“知道。天下儒生的歸處。對外聲稱在野,卻在朝廷勢力龐大,在武林也是任何人不敢輕看的苦境三大門派之一,并且掌握著中原大半的生意往來。龍宿愚見,見笑了。”

“看來汝也曾留意過儒門天下,可是有意入門?”

“是。”

“但為何拒絕吾的邀請?”

“因為我有不能走的理由。”

“汝的娘親?”長月鳳華笑了,“百行孝為先。汝做得是對的。但汝真要放棄如此大好的機會嗎?”

“我只有娘親一個親人。”龍宿的雙手握緊,指甲都嵌到掌心里,何嘗不知這天大的好機會,以後可以出人頭地,不必困在這窮鄉僻壤,但唯獨娘親是不能割捨的。哪怕拿他的一生來換也是值得的,“我不去。”

“如果汝娘親也一起去呢?”長月鳳華一早便知道龍宿的情況,卻等此刻才說,不過是爲了試探龍宿。龍宿何等聰明,話一出,頓然明白他的用意,道:“成交。”

長月鳳華不知哪裡掏出來的扇子,遮住臉上的微笑,是個聰穎的孩子,不過還是嫩了點。

甲亥年,秋。

劍子為道尊所收,成為關門弟子。

而龍宿為儒尊所收,卻在收納為弟子的同時公布了他下一任儒門天下之主的身份。
江湖,或許,已經不是如說書里那般遙遠了。


蘑菇:第三回失態不是先生是我……其實先生只是單純地想讓龍宿破功而已……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11-04 23:09 | 17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kemike
我是覺得那時劍子并未太深入道之說,嚴格來說不能算正式入了道,而是收養他的人恰好是個道士。年紀不大,愛聽些情啊愛的,總覺得是情竇初開(?)的時候……看著龍宿每日無趣地練琴,總想著要搗蛋,於是就出現如上一幕……
至於大師,我是真覺得他做什麽都可以理直氣壯,這樣的人,很有愛,心。

若若
……是我理解有偏差。我以為寫少年時代可以為所欲為了。(大概因為他們還沒有佩劍……)主子的匕首是用來防身的。畢竟是有錢人家的少爺。主子的保護自己意識又很強烈,從小就不是很有安全感的孩子。劍子數次捋逆鱗,真的已經不想客氣的時候。換個角度再想,劍子之所以一直唱俚歌不就是爲了等龍宿暴走嗎?


撒莎
我可以當成是在夸獎我而說聲謝謝嗎?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11-04 23:21 | 18 楼
朱璃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30
腹黑: 159 点
珍珠: 1792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71(小时)
注册时间:2008-10-08
最后登录:2014-12-04

鲜花 [4] 鸡蛋 [0]

 

咻咻入了儒門,大概還可以算劍子推他一把。不知道劍子會不會后悔,咻咻要離開他了吧?

兩小無猜、青梅竹馬就這么遠去了……兩人要一別經年嗎?道尊啊,帶著劍子去儒門蹭飯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此夜西亭月正圆,
疏帘相伴宿风烟。
梧桐莫更翻清露,
孤鹤从来不得眠。
顶端 Posted: 2008-11-05 15:13 | 19 楼
«1 2 3456» Pages: ( 2/14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07-27 20:4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