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3 4567» Pages: ( 3/14 total )
本页主题: 12.17云滿袖·緣【完結】 117樓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自那日起,他們三人算是分離了。

佛劍被告知劍子與龍宿深受福澤,被有緣人帶走了。佛劍那仍未脫去稚氣的臉帶著嚴肅地思考,然後點點頭,走回屋舍,拿了佛經打算去做早課。走到半路,聽見寺內的大銅鐘響亮而沉重的聲音才忽然想起,日後若是見面就沒那么容易了。

“佛劍,為何停在此處?”

“無事。”

“那走吧。”

“好。”

佛劍點點頭,就將兩人拋在腦後了。

劍子無父無母,被道尊大手一揮,連道觀的小屋里的珍藏的貼身小物都沒有帶走就被帶回去了。龍宿相對待遇就好些,與母親稟明了情況,收拾了細軟,才同母親一起搭著儒尊派來的轎子慢慢地往儒門天下晃去。

青筍。飯。有鹽。

劍子苦瓜臉看著眼前坦然并吃得津津有味的道尊。

“道尊是很了不起的人物吧。”

知道劍子要說什麽的道尊嘴角一咧,道:“就對於你們而言,應該算是。”

“可為什麽這么了不起的人吃的東西為什麽連紫雲觀的伙食都不如?”劍子用筷子挑了挑一點葷腥沒有的青筍。而且為什麽會有鹽?

道尊看出他的不解:“怕你口味淡吃不慣。”

再口味淡吃不慣也不是吃飯撒鹽的。

“我要回紫雲觀。”迅速放下筷子,起身要走。

道尊眉毛未動,吃著索然無味的飯。但劍子卻動不了了。

“老頭子,你做什麽?”

“你不能走。”

“我愛走就走,你管不著。”

“你不能走。”道尊慢條斯理地夾了塊青筍就兩口飯吞下,“聽說鳳華最近收了個天資過人的徒弟。所以,我也要一個。”

劍子頓時無力。眼前的人真的是道尊,真的是嗎?要不是紫雲觀那個老頭恭恭敬敬的態度,劍子是決計不會跟他走的。話說,劍子也不是自愿跟他走,完全是被那牛鼻子老道用幾捆麻繩捆住丟給道尊的。道尊竟然心安理得地將人接過,飄然而去。

“我又不是東西,你想要就要嗎?”

“伙食不好你才不呆著嗎?”

“廢話……也不是……”劍子看著已經吃完還伸手要求他再添一碗的道尊。

道尊瞥了他一眼,道:“這兩日在路途上伙食自然是差些的。改天我帶你去儒門改善一下。”劍子一聽頓時黑線滿頭。

為什麽道門的要去儒門蹭飯,為什麽身為一門之尊還能如此理直氣壯地去蹭飯?
殊不知,日後的他也是這般。每每被龍宿數落,他只管理直氣壯,吃定龍宿的無可奈何。

再次相對與劍子。龍宿的桌上,大概就能用華麗來形容了。

四菜一湯。菜色鮮艷。卻也簡單。也只有龍宿這般精專的舌頭才嘗得出其中奧妙。湯色很清,香味濃郁。只撒了少許的蔥花用來提味。龍宿先盛了一碗給娘親,然後再盛一碗給長月鳳華,最後才盛給自己。

長月鳳華看著他,笑了笑:“為何吾不是第一個?”

龍宿倒沒有料到他會計較這個,雖說儒家重視禮教,但對於他來說,娘親是首位。長月鳳華既然知道他會連娘親一起帶來,應該也知道龍宿的先後順序。

“先生莫怪。”龍宿忽然莞爾一笑,“我長年在家自是先奉娘親一碗。這五步蛇提煉的清湯,清熱解毒,可好好消去火氣,我自會多為先生盛上兩碗的。”

長月鳳華一笑,取了凈筷夾了塊魚肉放在龍宿娘親的碗上笑道:“婉夫人好福氣。”

“宿兒自幼維護我甚多,如今已成習慣,望先生不要見怪。”婉夫人不卑不亢,笑笑,應了長月鳳華的贊,也辯了龍宿的失禮。

長月鳳華看在眼裡,只是笑:“這西湖醋魚吾吩咐廚房特地做的,與平時客棧酒樓的不同,婉夫人不妨嘗嘗。”

“多謝先生。”婉夫人應了卻是再挑了一塊醋魚放進龍宿的碗裡,“宿兒。你平日最喜吃魚,你也嘗嘗看吧。”

“是,娘親。”

長月鳳華夾了幾口菜,喝了點湯便退席了,吩咐龍宿膳后去找他。龍宿應了,繼續往婉夫人的碗裡夾菜。

婉夫人笑著,伸手撫摸龍宿的頭:“宿兒。他是大人物。往後切記左右侍奉,不得怠慢了。儒門天下為娘知道你嚮往已久,切莫因為為娘耽誤了前程。”

“娘親說的胡話。龍宿若真是爲了前程拋棄娘親必遭天打……”

婉夫人伸手掩住龍宿的口,道:“宿兒不可胡亂起誓。人在做天在看。你有這份孝心,為娘怎樣都甘愿了。”

龍宿黯然,勸了婉夫人多進食,再吃了些,就起身告退,走向二樓廂房。

長月鳳華背對著龍宿,站在窗邊,正在讀一卷書。

“龍宿。汝可知汝現在已經是儒門少主。”

“龍宿知道。”

“汝可知道吾為何才收了汝就做了這個決定?”

“……龍宿不知。”

“不。汝知道。”長月鳳華轉過身來,看著他,將手里的書卷放下。

龍宿站在長案前,轉身伸手取來了紫砂壺,尋了茶葉,掂量些許倒進去,拿起一直溫在紅泥小灶上的水,輕聲道:“泉水滾久了,水質就亂了。”熱水一遇茶葉,瞬間芬香撲鼻,一時就將房裡本來有的紫檀香氣掩蓋過去。

龍宿隨即從旁邊的水盆里拿了顆小枚鵝卵石丟進一直燒著的水。

“石頭會蕩起漣漪,亂卻終究是會靜下來的。”

長月鳳華伸出修長的手指,去握住紫砂壺的柄,拿竹鑷子將杯子往熱水里燙了燙。倒上兩杯清茗。

“你這么確定,儒門亂了。”

“是。”龍宿雙手捧起清茶,慢慢飲下,“因為你泡的茶也亂了。”

“汝很聰明,但有一點汝錯了。”長月鳳華從柜子里取出一個小袋,松開帶子,拿出兩枚梅乾,放進茶里,道,“這茶是這么喝的。”

“……我以為儒尊喜歡淡茶。”龍宿有些彆扭地放下空的茶杯。

長月鳳華淺淺一笑:“不。吾不喜歡喝茶。”

蘑菇:我真的觉得其实乱的人是我……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11-08 00:01 | 20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9楼朱璃于2008-11-05 15:13发表的  :
咻咻入了儒門,大概還可以算劍子推他一把。不知道劍子會不會后悔,咻咻要離開他了吧?

兩小無猜、青梅竹馬就這么遠去了……兩人要一別經年嗎?道尊啊,帶著劍子去儒門蹭飯吧!


私心還是有的,該見面還是會見面的,蹭飯也是會有的……讓兩個人分開,我也很難寫啊,為難看先生和主子。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11-08 00:02 | 21 楼
kemike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55
腹黑: 132 点
珍珠: 1747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3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20
最后登录:2014-01-01

鲜花 [4] 鸡蛋 [0]

 

这么说龙宿是龙首用来平乱转移视线的人么……

写佛剑的感觉很喜欢,虽有在意却是放得下。

白毛剑子,虽然伙食不如龙宿其实是要悠闲很多那。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一叶落,几番秋,江南独倚楼。
顶端 Posted: 2008-11-08 08:50 | 22 楼
若若
彩虹尽头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17
腹黑: 186 点
珍珠: 1763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6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28
最后登录:2016-08-28

鲜花 [0] 鸡蛋 [0]

 

儒門的人果然不是省油的燈,看來龍宿是要被利用了,果然年齡不夠,嫩了點麽?
從某方面看,劍子要有福氣多了,有那麽一個有趣的道尊做師傅,雖然寒酸了點,總是有機會改善改善伙食滴~
總之感慨劍子的少年很陽光,培養了一肚子黑水,龍宿的就灰暗多了,嘆......還是大師的少年最健康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顶端 Posted: 2008-11-08 23:32 | 23 楼
若雪柠檬
思君使人老 岁月忽已晚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8
腹黑: 67 点
珍珠: 1707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14
最后登录:2014-08-21

鲜花 [0] 鸡蛋 [0]

 

顶起!!!  好喜欢!!!~~
加油!。。。。。。 龙宿剑子加油!!!!!~~~
华丽丽的龙宿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請充實回覆內容。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凤兮归来栖何处?
    黄泉碧落皆不见!
    顶端 Posted: 2008-11-10 12:48 | 24 楼
    朱璃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30
    腹黑: 159 点
    珍珠: 1792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71(小时)
    注册时间:2008-10-08
    最后登录:2014-12-04

    鲜花 [4] 鸡蛋 [0]

     

    總覺得咻咻以后要水深火熱了。成長是痛苦的啊!
    劍子還有什么好抱怨的,至少他不用過的如履薄冰,偶爾還能蹭飯改善伙食……哪他怎么那么腹黑?天生如此?看來他是借了咻咻的光,因為道尊想攀比才收做弟子。
    佛劍果然是最正常的一個,可喜可賀!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此夜西亭月正圆,
    疏帘相伴宿风烟。
    梧桐莫更翻清露,
    孤鹤从来不得眠。
    顶端 Posted: 2008-11-14 20:40 | 25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長月鳳華喜歡的自然是酒。最烈的酒,飲下去,連冰冷的四肢都會慢慢地溫暖起來。

    儒門曾爲了討好他,四處搜羅釀酒師傅,為他釀出一款新酒,以他為名,鳳華酒。長月鳳華輕輕地笑著,接過來,先是一杯一杯地飲,後來就是一壇一壇地喝,絲毫沒有儒家教派的禮儀可言,只是狂如當年竹林七賢之態。

    幸而,身邊是沒有其他的人的。那些明槍暗箭,統統被他擋在很遠的地方,身邊,只有道尊。道尊皺著眉看他喝,沒有勸,只是坐在那裡看著他喝。長月鳳華那夜徹底醉了。
    後來儒門天下的酒窖莫名被人搬空了。

    月花容稟告此事的時候,發現不知為何,長月鳳華一直在笑。而身邊的道尊貌似臉色不太好。月花容長年在儒門天下做事,懂分寸知眼色,也不敢多問,只是告了退,帶著滿腹疑惑走了。長月鳳華在他一走,更是笑出聲來,道:“好友,腰很痛吧?”

    “我是爲了好友好。”

    “儒門天下的酒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好友辛苦了。”長月鳳華瞇起眼睛來,“但儒門天下的主人真要喝酒,不是只有那么一個酒窖可以挑的。”

    道尊的臉上出現了一種複雜的顏色,轉身一甩拂塵:“告辭。”跑得比兔子還快。

    “道無華。”長月鳳華看著道尊消失的方向,“道無華,當初前任道尊為你取這個名字的時候,是否已經預知了未來?”

    “儒尊。儒尊。”龍宿輕聲地喚他。

    長月鳳華回過神來,從案上取來了一枝長筆:“聽聞汝數算很好,今日就試著將這些帳對了,明日五更,到後院來,在出發前吾要教汝儒門的內功心法。”

    “是。”龍宿低頭看著厚厚的賬本,卻不動聲色。

    長月鳳華拿這么多的賬本給他,看樣子,今夜是要通宵的。但龍宿懂事,不開口抱怨,只是默默接受。長月鳳華的眼底閃過一抹贊賞。

    呼呼大睡的劍子卻一點也沒有發現自己被打包了。

    道無華推門進來,將他丟進麻袋,然後捆好,扛在肩膀上,一氣呵成。動作快而輕。劍子依然渾噩在夢里,沒有絲毫清醒的跡象。

    云霧繞在身邊,帶著潮濕的水汽,遠處是初升的太陽,霞光絢爛。

    真的是美景。

    如果他能多穿一件衣服的話。他一定有心情欣賞這樣的美景。

    劍子想著,又打了噴嚏,到底誰能解釋下,為什麽他一醒來就在絕峰之頂,身邊除了幾本破冊子,一壺水以外什麽都沒有?!!

    劍子沿著邊緣低頭一瞧,完全看不到陸地,嶙峋的壁沿也不是隨便可以攀爬的。

    既來之,則安之。

    用腳趾頭想也知道肯定是那位喜怒無常的道尊做的好事。

    劍子先是躺了一會,覺得冷,縮了縮身子。陽光很快就撒下來,開始有些熱了。劍子低頭看著手裡的水壺,不知道那傢伙什麽時候會來接他,想想還是儘量省著點,於是拿書來翻,書上圖案分明,但文字繁雜。劍子就覺得讀得有些吃力,粗粗翻過一遍,索性不看了,躺下來休息了一會,竟然翻個身又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的,夢見了紫衣的人。他站在一片霞光里,笑容淺淺的,帶著一點點諷刺的味道,看著他的眼眸似笑非笑。劍子立刻大聲地喊他。卻不見回應。劍子很著急,但身子就似被定住一般,動彈不得。

    龍宿的手裡忽然多了一柄長劍,熔鑄得華麗,兵刃薄而韌。

    他慢慢地動了起來,提劍,刺出去,反手劈,擋,側手削……劍勢緩但不可阻擋的重,劍子看得清清楚楚,也瞠目結舌。龍宿何時學會如此精細的劍法,記得之前牛鼻子老道不肯教他劍時他還恨屋及烏地冷落了他好幾日。

    龍宿劍舞得越來越快,就似鳳凰翔天,只見其華光。

    劍子的眼裡漸漸看不到龍宿的劍,而是看著他的人。看著汗水順著他的額頭流下,看著因為運動而紅紅的臉,看著熟悉的臉卻泛出陌生的光華,將他包圍,慢慢地融進一股暖流里。

    劍子看久又覺得龍宿變得模糊了。

    晃動著變成另一個人的臉。

    是蜀道行。他是劍子未到紫雲觀時的朋友。久了未曾聯絡。劍子偶爾還是挺想他的。蜀道行穿著一身破布衣服,跟他說了兩句話,也就消失不見了。

    劍子醒來,細細回味了蜀道行說的話,覺得艱澀難懂,又想起龍宿舞劍的風姿便也將他說的話拋之腦後了,順著夢裡的劍路,劍子練了一回,恍然醒悟,這不是方才道尊留下的劍譜嗎?

    劍子又回想了一遍剛才的夢境,就聽空中一聲:“劍子你思春嗎?口水都流出來了。”

    劍子一抬頭,不正是表面很仙風道骨的道無華。

    “什麽思春……我不過是想起龍宿……”

    “龍宿?”道無華御劍凌空,低頭看著他,“不是他。”

    “什麽不是他?”劍子吞了一口口水,空腹響如雷,不由臉紅。

    道無華盯著他看了半小會,道:“餓了?”

    “餓死了。”劍子老實地回答。

    道無華道:“不能吃。”

    “為什麽???”劍子大嚷,“哪有餓了不讓人吃東西的,你虐待兒童。”(先生你也自稱兒童的時期啊…)

    “哼。”道無華低頭看了看散落地上的書,“你根基不實,需重塑,廢你武功,但你年幼,廢你身體不一定熬得住,所以先辟谷。”

    “辟個大頭鬼,我還在發育。”

    聽到此話的道無華仿佛吃到臟東西,露出高深莫測的表情來。

    劍子不懂察言觀色,只是跳腳跳得厲害,開什麽玩笑,妥協之後他還要不要活了?

    “總之,我不答應!!!”

    這個世界,強者為王。

    所以,抗議無效。

    蘑菇:之前已經寫了很多的更新被木馬弄沒了,所以更新晚了……連離落去的稿子也,抓狂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12-06 02:13 | 26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kemike
    一直覺得劍子一定是在一個相對比較輕鬆的人文環境長大的,所以很輕易地堅持著自己的正義,所以等到即使後來成長了遇到了很多的事情,他也不會輕易地再更改初衷。而龍宿卻不同的,比起道門來,儒門肯定有多如牛毛的規矩,明槍暗箭的傷人,而作為一名天資優秀而只有儒尊作靠山的龍宿,則要經歷卻是比劍子更要殘酷的環境。
    以致後來他形成不是很分明的善惡觀念,只要能達到善的目的,即使手段是骯髒的也沒有關係,這和眼裡揉不下一顆沙的劍子和佛劍是完全不一樣的。
    若若
    大師簡直可以評最佳學生了。
    認真,聰明,老實。
    和狡黠的劍子,心思縝密的龍宿是完全不同的。
    不過都是善的孩子。
    道家雖然兩袖清風,但一直都有財大氣粗的儒門在旁邊,從來不用什麽擔憂,至少是餓不死的。道尊如是想。至於道門,隨便啦……這類不負責任的想法,和他總是沒有太多的表情的臉一點都不搭……
    掩面……突然萌生了對道無華和長月風華這對CP強烈的愛。好想寫他們的番外,掩面。
    若雪柠檬
    非常感謝親的回帖支持。
    朱璃
    我是想說,劍子在入道觀之前是在市井呆過的,因為是孤兒,所以混得還是比較凄慘,為人自然比較圓滑和腹黑,不過是因為是小孩子時期,要矯正貌似還是可以,雖然這位道尊看起來也不怎樣(好胡扯的設定,汗……)
    龍宿目前所有的關注就是娘親一個。幼年一些不愉快的遭遇,讓他現在對陌生人都產生很強烈的不信任感,爲什麽對劍子和佛劍不會,大概都是孩子的關係,再汗,我快扯不下去了……
    長月風華自然也是看中這一點將他收入儒門的。
    儒門啊……在我眼裡,就是強者為王的世界,就如同官場一般的機器結構。但是登上儒門龍首的主子,帶著相當耀眼的華貴,是最讓我嚮往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10(think) 回饋認真。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12-06 02:27 | 27 楼
    若若
    彩虹尽头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17
    腹黑: 186 点
    珍珠: 1763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6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28
    最后登录:2016-08-28

    鲜花 [0] 鸡蛋 [0]

     

    劍子説話真的很驚人,不禁懷疑他天天都在想些什麽啊,
    作春夢流口水就不說了,讓他辟穀,他怎麽找來這種理由推託......汗~~~~~
    所以,龍宿和大師才是正經孩子......
    不知什麽原因,我也萌生了對道無華和長月風華這對cp強烈的愛,所以好想看他們的番外,所以...大大如果有靈感就寫,好不好?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顶端 Posted: 2008-12-06 22:07 | 28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7-13

    鲜花 [118] 鸡蛋 [0]

     

    龍宿的根基很薄弱。除了基本的道家吐納,幾乎沒有其他的招式可尋。偏偏他的天賦奇高,觸類旁通,也練得一些雜類的武功。

    “廢掉。”

    婉夫人還未反應過來是什麽意思的時候。龍宿已經跪在長月鳳華的面前,低頭等待。

    “汝若只懂道家基本吐納的話,就不必這般。汝不懂東山道人的苦心。”

    龍宿只聽不語,對於長月鳳華,多是遵從。長月鳳華既然收他為儒門少主,自然會有可以利用他之處,暫時不會不利于他。但是,憑什麽去相信一個交情不深的人是在為他著想。長月鳳華自然懂他的心思,所以沒有多說什麽,只是運氣于掌。

    婉夫人臉色一下刷白,恍然明白長月鳳華即將做的事情。

    她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渾身不止地顫抖,卻沒有出聲來阻止。

    這是龍宿決定的事情。

    她不能阻止。

    長月鳳華一掌拍下來。龍宿只覺得劇痛從身體內部炸開。長月鳳華的手指靈動,分,封,轉,通各穴道的氣血,華麗得如蝶翻飛。在婉夫人的眼裡,卻如同手握長刀往龍宿的身上刺。她保養甚好的指甲深深嵌進掌心的肉,血慢慢地滲出來。但她感覺不到疼痛。

    龍宿只是低頭咬牙,不出半點聲音,冷汗如雨。

    此時的龍宿已經聽不到任何的聲音,也感受不到什麽了。劇烈的疼痛從他的身體里排山倒海。腦子里只有一個念頭,就是不能輕易示弱。長月鳳華看著他,功力又加了兩成,這樣快但更痛。龍宿只覺得整個人云云然,恍然間,想起了劍子的笑臉,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宿兒。”

    婉夫人慌忙伸手去抱暈過去的龍宿。

    長月鳳華收功,道:“他無事。不過痛暈了。”

    “先生。我可否先帶宿兒回房休息。”

    “讓他留在這裡吧,吾好照應。”長月鳳華看著窗外的紅色楓葉,“這裡景色不錯,多留兩日,儒門天下,不著急……”

    婉夫人看著滿頭大汗的龍宿,從懷里掏出汗巾替他擦拭,許久才停住手來:“麻煩先生了。”

    長月鳳華搖頭:“該然。”

    婉夫人不捨離開,回頭道:“我去為宿兒熬點雞湯。請先生……”

    長月鳳華點了點頭:“無妨。婉夫人隨時都可以過來。”婉夫人低頭行禮道謝,轉身離開。

    長月鳳華低頭看著龍宿,將他抱起來放在床榻上。今日清晨,龍宿儘管一夜未眠還是很認真在學習他所教的東西。這是他見過最優秀的孩子。堅強,懂事,隱忍,且天賦極高。行事是帶有幾份無情,但這正是他所需要的,至於一定程度的任性,也是可以容忍的。

    長月鳳華的手指輕輕撫摸過龍宿的臉。

    “你的心還太軟。不能用。”

    已經昏過去的龍宿,卻仿佛有感知一般,微微動了下。

    長月鳳華手里握著一杯熱茶。看著慢慢走下樓來的龍宿,問:“昨日睡得如何?”

    龍宿一早晨起來便令人打了熱水沐浴更衣,頭髮還帶著微微的濕氣。

    龍宿應道:“很好。”長月鳳華點了點頭,示意身邊的人。侍婢了然地退下,片刻,端出一碗熱粥出來,放在桌子上,還有幾盤配菜,青得欲滴的脆瓜,黃燦燦的煎蛋,都是家常菜。龍宿坐了下來,接過來,舉筷便食。

    “因為是婉夫人做的,所以沒有戒心?”長月鳳華輕聲道。

    龍宿臉色一變,身體已經不能動了。

    “汝雖然對生人戒心很重,對親人卻毫無戒心。”長月鳳華慢條斯理地倒了杯茶。侍婢伸手捧了過去,遞給侍衛讓他們喂龍宿喝下。

    長月鳳華取了一雙銀筷子,稍微探了探配菜,再碰了碰粥。只見筷子尖頭銀白如初,沒有絲毫變色。

    “軟骨散是試不出來的。”長月鳳華放下筷子。

    侍從掀開一旁桌子上蓋著的布,上面放著很多小碟子,裡面都是一些白色的粉末。

    “汝一時也記不得太多。今日,汝就將這些各種類的軟骨散嘗嘗,記住它們的氣味和味道,以後吾不想再看見汝餓著,也不想看見汝動彈不得。”

    長月鳳華說完,站起身子來,便走了。

    龍宿喝了茶,便能動,臉色很難看。侍衛將他面前的桌子挪開,換上放滿軟骨散的桌子。龍宿閉上雙眼,深呼吸一口氣,舉了筷子,開始一碟一碟地嘗試。

    “呼嚕嚕——嗤嗤——”劍子幾乎是用倒將海碗里的粥吃掉,發出奇怪的聲音。

    道無華面無表情地坐到另外一張桌子,但仍忍不住皺起眉頭來。

    他的好友絕對容不得徒弟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道無華心想。自己是不是太過寬容了。轉念一想,又覺得沒什麽好計較的。

    劍子呼嚕呼嚕地大快朵頤,真真會讓旁邊的人以為他吃的是什麽山珍海味。

    其實不過是最普通清淡的食物。

    只不過任誰餓上個幾天,吃什麽都會覺得香。不過,道無華的眉頭皺得更深,吃相實在是太難看了。

    “這配點蘿蔔干的甜粥,太好吃了。”劍子豪氣萬丈,“老闆再添一碗。”

    “第五碗了。”道無華淡淡地說,“撐死遲早。”且咸搭甜,口味太奇怪了。

    劍子才不理道無華說什麽,吃飯皇帝大,將甜粥嗤嗤喝完后才咕嚕一聲滿足地拍拍肚皮。道無華轉頭,心裡不知道幾次悔了當初覺得這小子天資不錯,就順了收回來。

    “走吧。”道無華取了佩劍,放下銀兩,起身便要走。

    劍子快步追了兩步道:“去哪?”

    “楓溪鎮。”道無華仰頭。朗朗晴空,艷陽高照,卻吹著陰冷的風。此刻的那人,行程應該到達那裡,以他的個性,必定會在那裡停留一些時日。有些事情正好可以問上一問。如果可以的話,順便……道無華瞥了眼劍子,不知道長月鳳華的徒弟如何,在還沒改造得太嚴重的時候換過來也好。

    劍子就這樣一臉茫然被道無華一如既往地拎猴子一般拎著御劍飛行而去。

    無論天資如何聰穎,身體的狀況卻一直不如他人的龍宿,在嘗到一半的時候,就被交替的強烈藥性折騰死去活來,冷汗直下。吃一點軟骨散,再被喂下解藥,哪怕鐵打的身體也受不得,何況是他。常人連五種都吃不來。太損身體的根基。但龍宿硬撐著,吃下,記住,解開,已經機械般運作了。

    龍宿沒有停下。

    眼前的景色一片模糊,只剩一碟碟的小藥粉。

    連身邊的侍從都有些不忍。

    直到龍宿再次暈過去,才被侍從送回房去。

    次日清晨。龍宿茫然地睜開雙眼,腦子里一片空白。他心一驚,慌忙坐起來,片刻后,將頭埋進雙臂里。
    長月鳳華推門進來,慢慢地坐在桌子旁,取過杯子倒了杯冷茶:“忘了多少?”

    “七樣。”語音里帶著不甘心的哭腔。

    長月鳳華眸光一閃,七七四十九種,忘了七種已經算是很好的了。何況龍宿的身體本來就受不得這么多軟骨散的藥勁,這裡面其中十幾種雖然只起麻木身體的作用,卻極其霸道。本來他以為龍宿至多能試三十種。

    “東山的楓葉很漂亮,今日與汝娘一起去看看。”


    長月鳳華慢慢地將喝空的杯子放在桌子上,走了出去。

    龍宿抬起臉來看已經關上的門,用袖子擦了擦臉,喊了人進來伺候。走得不遠的長月鳳華的嘴角稍稍勾了起來。

    不過是個孩子。

    所以,依賴娘親,很多地方很生澀。

    龍宿吩咐了人,取的是濟南虎跑泉的水,沖的是蒙頂紅茶,幾樣精緻點心,形狀優美剛好可以一口吃下。
    婉夫人撐著綢傘慢慢地走著。龍宿跟著身邊。秋日的陽光其實比夏日更烈,風很乾燥。龍宿拿了一盒雪花膏,細緻地替婉夫人抹好,才出得門。

    說到楓紅,大多數的人都會想到帝都的香山紅葉,不過楓溪鎮既然以楓葉霜紅聞名于天下,自然有它獨特之處。這連綿著的與山一同將城鎮包圍的如血紅楓就仿佛是一個無法讓人清醒的夢境一般。

    “只有一條路可以進入楓溪鎮,貫穿南北,因為不在要道上,卻格外得安寧。”領路的是儒門天下在附近鄉里的夫子,提著一盞沒有點亮的燈走在前面,為龍宿他們解說,“門主攜少主同到陋舍,真是蓬蓽生輝,老夫在儒門天下六十年,沒想到還有親眼目睹門主與少主風采的一日。”

    龍宿見他佝僂著背,走的步伐浮而慢,不由想起在故里教他六藝的禮老夫子。偏偏想起那老夫子時又想起那個賴皮潑猴,不由臉一紅,咬咬唇,低頭跟著婉夫人走。

    尋了一處僻靜的地,仿佛置身在畫里。

    老夫子告退。龍宿點了點頭。


    龍宿吩咐了人擺茶設點,剛剛伺候婉夫人坐下,就聽一聲:“閃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方才想起的無賴潑猴,不正是眼前這只不是?
    [ 此帖被心依在2008-12-16 21:52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lizong910666) f&e:一直都很喜歡這篇,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12-16 21:38 | 29 楼
    «12 3 4567» Pages: ( 3/14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08-22 17:0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