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6789» Pages: ( 5/14 total )
本页主题: 12.17云滿袖·緣【完結】 117樓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若若
彩虹尽头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17
腹黑: 186 点
珍珠: 1763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6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28
最后登录:2016-08-28

鲜花 [0] 鸡蛋 [0]

 

停在這麽緊張的時刻...
很好奇,那個大手筆的黑衣人什麽來歷,殺個老頭想做什麽?
不過在關鍵時刻,劍子的溫柔就這樣表現出來了,很可靠,要是武功再高點,能保護龍宿和他的娘就好了,龍宿那麽看重他母親滴說~~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顶端 Posted: 2008-12-21 23:26 | 40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龍宿覺得自己簡直不能呼吸,但在心底最深處卻隱隱涌起了一種難以控制的興奮。

    對方小心翼翼地逼近。

    劍子清楚地感覺到龍宿急促的呼吸。他明白對於龍宿,這不是一場生死,不過是場賭了性命的遊戲。劍子皺起眉頭,死死抓住龍宿,哪怕抓得對方生疼。他都不要鬆手。

    龍宿瞪他,不知道劍子忽然發什麽瘋,死死將他抓住。

    這一來回,對方已經清楚了他們的方位。

    來不及說話,刀劍已經招呼過來。龍宿急急反抓著劍子往後退,卻沒能借機將劍子的手甩開。

    “你放開!!!”

    “不放!!”

    都什麽時候了,龍宿一急,將劍子狠狠推開。倘若他們再不動手就是死。劍子摔在地上,卻見龍宿這一轉身回頭,對方的刀劍已經再次招呼過來。劍子慌忙從地上抓起一把沙子撒向對方,順著將龍宿一拉一帶,轉過身子抱住了,擋住了刺過來的刀。

    “劍子!!!”龍宿的雙手瞬間染滿了劍子的鮮血,抬頭看著對方,伸手去拔劍子一直拿著的劍。

    劍子右手握著著龍宿,左手已經按在劍柄上。這佩劍并不是他的,而是道無華的。青銅劍古樸厚重,泛著一種冷冽的光芒。

    劍,出鞘了。

    拔劍的卻不是龍宿。

    道無華仙風道骨,即使手裡握著劍依然一臉仙風道骨的模樣。

    “我不殺人。”他緩緩地說,“但你們會愿意早些死去。”

    黑衣人彼此對視,點了點頭,退得沒有半點聲息,宛如潮水。

    劍子抬頭,露出笑臉,還沒來得及表達自己的敬仰之情,就被道無華抽劍鞘敲頭。

    “就這么幾個廢物能把你逼成這樣,絕峰上,你真的有在練功嗎?”

    “徒兒有認真修練。”張口就辯解。

    道無華冷哼一聲,再看看龍宿,以及兩人交握的手:“當真么?”

    劍子一下臉紅如血。龍宿不明所以,但隱約知道與己有關,但現在不是在關心這個的時候。

    “劍子,把衣服脫下來。”龍宿說話間已經去解劍子的衣服。

    “做什麽?!!”劍子大驚,卻扒不開龍宿的手指。

    龍宿皺眉道:“當然是包扎。”他指了指劍子那已經染滿鮮血的衣服。

    劍子臉一紅,愣愣地任由龍宿撕開衣邊幫他包扎。道無華似笑非笑。龍宿一邊包扎一邊抬頭問道無華。

    “我娘她……”

    “鳳華在上面。”

    龍宿安靜下來,相處時日雖然不多,但他已經很清楚長月鳳華的修為。若長月鳳華在,自然可以保住婉夫人萬無一失。只是……

    道無華走到老夫子身邊,低頭看了一眼,轉頭看了一眼。四周不知何時出現的人,悄無聲息地聚過來,將尸身稍作收拾,抬了下去。

    “道尊……”龍宿心里覺得疑問尚未解開。

    道無華贊賞地看了他一眼:“回去再說。”龍宿思量也只能如此,點了點頭,任由劍子牽著下山了。

    陳宅,有蘇州園林的雅致典雅,不崇華麗張揚之風。

    婉夫人站在門口,等待著兩人過來,看見龍宿的時候微微笑了一下,走過來握住龍宿的手。

    “回來便好。”婉夫人的聲音很輕,“多虧了長月先生。”龍宿迎上裡頭長月鳳華的目光,卻見對方目色一片平和,毫無波瀾。

    “多謝師尊。”龍宿彎下身子行禮。

    長月鳳華莞爾:“汝懷疑吾?”

    “弟子不敢。”

    “不敢,真的不敢么?”長月鳳華的手指修長而有力,保養得甚好的指甲瑩潤,半點都不像是殺人的手,“吾不會動她。”

    “多謝師尊。”龍宿再謝。劍子本來有些不解,在字裡行間,卻也嗅出一點不尋常的味道來。

    道無華忽然走到兩人之間,直視著長月鳳華,道:“茶飯。”

    他人皆是一怔,唯有長月鳳華的唇角勾起微妙的笑容,不顧禮儀伸手去抓住道無華的袖子:“汝這回又吃幾天的白飯撒鹽了?”

    “沒有。”

    “汝沒有,那就是給你徒弟了。”長月鳳華的眼角一勾,瞄到旁邊的劍子,“也不見得伙食差啊,怎么你沒有順從道門的傳統?”

    劍子一心聽了只想掀桌以表明志,原來白飯撒鹽是道門的傳統。他還以為道門真的那么窮到只能靠著儒門吃東西了。

    道無華回頭看了他一眼,似帶有一點嘲諷的微笑。

    劍子爆了,氣哄哄地拉著龍宿往內院走。

    走了半天,聽見龍宿不語,覺得奇怪,回頭卻見龍宿笑得樂不可支。

    “龍宿。”劍子沉聲,“我不曾笑過你。”

    “那是因為我沒有把柄給你笑。”龍宿答得飛快,抬頭看天,“現在什麽時辰了?”

    “午時剛過。”

    “呆會有師尊給我安排的課程。”龍宿整理下衣領長衫,“我要先走了。”

    “龍宿。”劍子猛然抓住了他,“你怎么還有心情上課?你難道不知道那群人是沖著你去的。”

    “是沖著我的?”龍宿微笑起來,“劍子你以什麽作依據?即便是沖著我,只要主謀不是儒尊,就沒有關係。”說罷,轉身便要離開。

    劍子在他身後問:“你如何篤定主謀不是他?!”

    龍宿的身子一頓,竟輕聲一嘆:“劍子你不懂。”現在的我,只能相信他不是,也只能希望他不是。

    劍子望著龍宿離開,忽然覺得這個龍宿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寂寞的龍宿。現在的龍宿,是否還需要一個快樂的劍子在他身邊嗎?劍子一怔,忽然露出一個不屬於他年紀的苦澀笑容,他從來都不知道龍宿需不需要他。

    來授課的是個中年男子,遞給龍宿的,不是尋常的課業,而是儒門天下的情況,內部的流動,人事的變動,甚至細緻到每個人掌握的實力和勢力。

    “門主的意思,是讓少主默記于心,然後明日分析給他聽。”那男子手里拿著一疊。龍宿點了點頭接過來。那男子又指了旁邊地上,道:“少主手里拿的是一份,還有柒佰多份在這裡。”

    龍宿連眼皮都不抬一下,輕聲應了。

    微薄的陽光透過窗欞,撒進房間的時候,龍宿不曾停下。從他答應長月鳳華那一刻起,他已經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命運,不同了,也是羨慕劍子那般不必太多勾心斗角的生活,不過也只能是羨慕而已。

    聽見耳邊一聲尖銳的鳴叫。龍宿本來就亂的心更亂了。

    他開始不知道選擇的路是不是對的,但現在他必須堅持走下去。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12-25 22:51 | 41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樱逝
    櫻逝親(我這么稱呼你不介意吧?),因為要寫這篇,重新翻了一下儒門天下的資料,發現隸屬於儒門天下的地方,象是江東儒林,還是三槐城,都不是評價很好的地方,儒門也時常有嚴格或者是迂腐的規定,這樣的話,要掌握一個儒門天下,對於一個無權無勢並且從小并非在儒門天下長大的龍宿是非常困難的,如果長月鳳華只是一味寵著他,龍宿也不會成為後來一方之主。幼年的寵愛固然是好的,如果只是輕易給予糖果的話,龍宿也不過是個孩子,容易迷失,而這樣的話在那時的儒門天下是致命的。所以,或許,你覺得長月鳳華是殘忍,不過,也只有這樣才是真正對龍宿好,其實蘑菇也很心疼啊……下回還是寫輕鬆的小品文吧……
    呃……還是先把這篇寫完吧。

    笑情
    對婉夫人不利。扭頭看長月鳳華。呃……應該是蘑菇自己散髮的殺氣太濃吧。
    長月鳳華是覺得龍宿心太軟。
    可是他何嘗不是?真的是旁觀者清。
    而且讓一個人心腸變硬雖然消滅他最在乎的人是一個捷徑,不過真的不符合長月鳳華的美學。
    是吧?是吧?
    自己寫自己萌,真的是,嘖嘖……好想寫他們的故事……

    宅貓
    相信我,我曾經只是想寫短篇的。
    不過從以前,都會發展長篇呢,茫然看。
    劍子先生握得很緊,雖然後面還是讓龍宿跑了。
    不會打太多,畢竟現在兩人都沒有功體,不能讓他們送死。
    本來可以躲過去的。
    不過龍宿不是很甘心,於是,還是讓他打了會。

    kemike
    龍宿真的是會對在乎的人非常非常好的人。
    婉夫人是我所覺得很好的一個母親。雖然獨自撫養龍宿,但從無怨言,一心只爲龍宿著想,不會一味溺愛,懂得什麽是好,什麽該做。
    想想,也正是這樣的女子,才能生養出主子這么傲然而堅強的性格。
    至於黑衣人會不會害婉夫人,我不好說什麽。因為我還沒想到那裡,被PAI。
    至於先生,那么敏捷的反應,是因為他屬於愛妻系的……再次被PAI。

    朱璃
    很快先生就不能陪在身邊了。
    這段路真的很危險。所以更要主子一個人去走。成為獨當一面的儒門龍首,絕對是主子的能力。雖然充滿陰謀的味道,也只是味道而已,因為蘑菇真的不會想太深。
    哎呀呀。其實我想說長月鳳華是個好人。T口T。劍子其實也會辛苦的,不過如果真的兩邊都寫,這篇要拖到什麽時候啊,淚奔,所以重點還是在主子這邊。
    不過,我爲什麽專挑我很苦手的東西寫啊……

    若若
    其實我比你緊張。因為我不知道怎么寫下去。
    第九章,我是改了又改,始終改不到滿意的狀態,但能力如此,只好放上來了。
    至於爲什麽殺陳老夫子,以後會交代(大概……心虛看天花板……)。兩個人都是起步狀態,不過要相信,以後他們很快就很厲害了,畢竟是先天的骨子啊。
    有點懷念大師,想著辦法把他帶回來。有點困難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10(think) 回饋認真。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12-25 23:18 | 42 楼
    kemike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55
    腹黑: 132 点
    珍珠: 1747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3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20
    最后登录:2014-01-01

    鲜花 [4] 鸡蛋 [0]

     

    “聽見耳邊一聲尖銳的鳴叫。”这个是下文的伏笔么,发生什么事?
    看这章里的龙宿真是很辛苦,年纪还这么小的时候就要想这么多事情,甚至连亲人的性命都要担心。
    剑子虽然现在的力量还很弱,不足以保护龙宿(当然不是说龙宿非得要剑子来保护),但这样想要保护重要之人的心意是已经开始萌芽了吧。
    两位师傅写个番外吧,很有兴趣啊0 0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一叶落,几番秋,江南独倚楼。
    顶端 Posted: 2008-12-26 23:55 | 43 楼
    朱璃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30
    腹黑: 159 点
    珍珠: 1792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71(小时)
    注册时间:2008-10-08
    最后登录:2014-12-04

    鲜花 [4] 鸡蛋 [0]

     

    看到長月和道無華的相處,突然就覺得他不會是個壞人了,相反還是很可愛的一個人。
    咻咻要離開劍子了,要孤獨的長大了。劍子也努力練武吧,為了以后能再遇見咻咻。
    為了以后的相見,暫時的離別也要忍受,兩個都要平安長大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此夜西亭月正圆,
    疏帘相伴宿风烟。
    梧桐莫更翻清露,
    孤鹤从来不得眠。
    顶端 Posted: 2008-12-27 06:35 | 44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kemike
    ……伏筆。我總是寫些無關緊要的東西,請不要以為是這么高深的東西,我果然不適合寫小說,淚奔。
    主子這樣雖然很辛苦,不過更顯現他的獨一無二啊……畢竟這樣的孩子,注定是要生在帝王家的,才不會淹沒他的才華和性情。至於劍子,比起保護人這個身份,我更萌他們互相扶持,互相成長,互相依賴,雖然私心很希望有人保護主子,不過我想身為一個男人,身為儒門天下的主人,主子或許更不需要也不想劍子的完全保護吧。

    朱璃
    長月是一個比龍宿任性的人。
    但是他比龍宿還清楚,什麽是可以得到的,什麽是不可以得到的,這樣的認知,讓他面對道無華的時候很痛苦,很無奈。
    他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說出來而已。
    改天寫個番外交代。
    再過一章,兩個人就要分離了。不過會再見面的,很快。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12-27 19:39 | 45 楼
    非离
    歹林手中的扇
    级别: 正义暴龙


    精华: 0
    发帖: 285
    腹黑: 97 点
    珍珠: 17296 颗
    贡献: 139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13(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19
    最后登录:2010-10-06

    鲜花 [0] 鸡蛋 [0]

     

    好文!!!
    作者功力深厚,说自己不适合写小说,显然是谦虚了哦~~
    好多小说都是龙宿先动了感情的,很开心看到这篇,剑子先倾心啊
    儒门天下老大还真不是普通人能干的职业,心疼龙宿,所有的考验都必须独自承受
    剑子心有余力不足
    两个人都必须各自努力,待日后有能力了,并肩站到顶峰
    有时候想想,相望不能相守的日子蛮残忍的,好在未来一片光明,龙宿,努力加油啊~~~

    汗....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一通什么...
    热切期待下文~~~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hi.baidu.com/loveadamcheng
    信 劍 龍 得 永 生
    顶端 Posted: 2008-12-28 22:06 | 46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殺人,和被殺,你的選擇是什麽?

    殺。這是龍宿的選擇。無論對錯,爲了活下來,就必須把對方殺死。那么就動手,不能有片刻的遲疑。

    楓溪鎮的最後一片楓葉落下的時候。長月鳳華讓龍宿舉起了劍。

    劍下的人,很年輕,甚至可以說幼小,哆嗦著身體,也知道即將到來的死亡,苦苦哀求的雙眼里噙著淚水。

    龍宿忽然想起了此時正在隔兩個院落修行的劍子,手起劍落,還是斷了一條性命。那種刀劍刺入血肉的感覺從劍傳遞到他的手心,伴隨著濃郁的血腥味道將他的心臟緊緊扼住。

    “啪啪。”兩聲不清脆不響亮的巴掌聲。長月鳳華懶洋洋地起身,連手勢都沒有,身邊的人已經幫他將尸體清理出去。

    “吾不會讓汝無緣無故殺人。”長月鳳華低頭看著始終不曾抬起頭來的龍宿,道,“汝也應該知道他犯了什麽罪。”

    “弒主犯上,當令就地處決。”龍宿慢慢吐出這幾個字。哪怕他很清楚這個孩子不過是被人利用,端來一杯馬上就會被識破的茶水。他都不能有絲毫的同情。

    長月鳳華點了點頭:“其實吾也喜歡楓溪鎮的梅花。龍宿汝與吾一同多留些時日吧。”

    龍宿猛然抬起頭來。長月鳳華這才看見他有些通紅的眼睛,笑容帶有嘲諷的意思。

    “弟子,遵命。”

    劍子在院子里練了劍,看了看時候,停下來休息。婉夫人慢慢地走過來,笑語盈盈,讓身邊的侍婢遞上一碗溫熱雞湯。

    “謝謝夫人。”劍子也不多做客氣,端起來大口喝掉。

    婉夫人照顧龍宿慣了,真道誰都與他一般,只喝雞湯不吃肉的。劍子練了一個上午,一碗雞湯怎么夠飽,這碗湯喝下去反而肚子咕咕叫了起來。劍子很不好意思地看了婉夫人一眼。婉夫人只是笑:“瞧我糊涂的。劍子你應該早餓了。我方才已經讓人去準備飯菜了。差不多時候,我讓他們上膳吧。”

    “開飯了!!!”劍子聽得眼睛都亮了起來。

    婉夫人看著精神十足的劍子,想到日前見到的龍宿,心下一嘆。

    劍子陪著婉夫人,朝著飯廳走。走到一半時,聽到隱約有哭聲。兩人相視,不約而同變了方向,走向哭聲傳來之處。

    只見龍宿半是頭疼地支著頭。面前兩男一女圍著老夫子的棺材放聲慟哭。

    “宿兒。”

    龍宿聽聞娘親聲音,慌忙起身迎過去。

    “娘。”

    “這是?”

    “他們是老夫子的子女,今日才趕回來為老人家出殯。”龍宿輕描淡寫,不著痕跡地皺起眉頭,這些人一回來就撲著棺材哭,什麽話都不說,即使不認識儒門的人,也不該如此無禮,哪怕情有可原。

    “宿兒。他們這樣怕是悲傷過度。不妨我們先退避,過會讓下人過來送些飯菜,安排他們住下。”婉夫人握住了龍宿的手。

    龍宿點了點頭:“一切聽娘的。”

    劍子咧嘴一笑:“走吧,去吃飯。”龍宿回頭白了劍子一眼,這人莫不是腦子里只有吃飯這事嗎?劍子看見了,樂呵呵地扭頭,伸手去抓住龍宿的。

    “你……”

    “宿兒?”

    “無事。”龍宿勉強笑了笑。

    劍子的手是溫暖的,乾燥的。握住龍宿的時候,龍宿總感覺心底有這么一下片的地方是要融化的。這樣甜美,但危險的感覺。

    龍宿忽然頓了一下,猛然從劍子的手里將自己的手抽走。用力之大,幾將劍子甩到旁邊去。劍子和婉夫人皆是不解。

    “龍宿?”

    “宿兒?”

    龍宿看著自己慢慢已經退去肉感而變得骨節分明的手,就在方才剛剛結束掉一個鮮活的生命。就在剛才,在附近,親手抹殺掉一個孩子。那個孩子還那么小,甚至還不懂得是非,只懂得聽從。

    龍宿的臉色瞬間失去了血色,勉力地勾起淺淡的微笑,看著一臉憂色的婉夫人和劍子。

    “我無事。忽然覺得倦了,我回去歇會。”

    “宿兒,你真的沒事嗎?”

    “娘。我只是累了。”龍宿輕輕地笑,不著痕跡地躲開婉夫人關懷而伸過來的手。

    婉夫人的手懸在半空,輕輕地笑了:“那就好,宿兒你好好休息。過會我讓人將飯菜送到你房間里。”

    龍宿點點頭,轉身離開。劍子陰沉著臉,始終沒有說半句話。

    “劍子?”

    “夫人有什麽事么?”

    “劍子是在擔心宿兒?”婉夫人慢慢站直身子,轉過來面對劍子,道,“我很擔心宿兒,選擇進儒門天下雖然是宿兒選的,但是路太長太苦,我舍不得。”

    “他是何其有幸能擁有您這樣一位娘。”劍子望著前方,嘴角一絲苦笑。

    婉夫人見他如此神色,不由伸手握住他的:“劍子,你若不嫌棄我,不如改日奉我一杯茶,稱我一聲乾娘。有生之年,我必視你如龍宿。”

    “夫人……”劍子一時不知道如何接話。

    “劍子可是嫌棄我?”婉夫人輕笑,那與龍宿有七分相似的臉若有惋惜可憐之色。劍子不忍,慌忙應下:“不,我很高興。”

    “那就好。你如此聰慧,與龍宿稱為兄弟,日後也有個照應。”

    “我……”劍子怔了一怔,“兄弟……”本來該稚氣的臉卻多了幾分沉重之色。

    龍宿一推門,就看見了一柄劍。劍鋒帶著青色的光,齊整得架在他的脖子上。龍宿看著蒙面的人,莞爾,脖子往后一揚,身形一轉,避開這致命一劍。隨即從腰間抽出摺扇來,遞出刺去,撥開來人的劍。

    來人劍勢已老,見龍宿的扇子前刺,絲毫不以為懼,側身躲開,伸劍便是一削。

    龍宿低頭不及,冠上髪帶被削去,頓時三千青絲披落。

    龍宿怒極,卻知道技不如人,只能智取,一張臉漲得通紅,眸光明亮。但如今他武功根基極薄,在他的臥房,平日仆從也不會隨便進入。該是如何。

    “留下姓名來,今日之辱,他日龍宿必定百倍奉還。”

    來人甚是輕蔑地哼一聲。

    龍宿捲舌吹出了一聲又急又響的口哨,手里的摺扇卻不疏忽地繼續阻擋對方的攻勢。

    只要一小會。倘若師尊與道尊未出門,必定聽得到這聲音趕過來救援。龍宿想著,手上的扇子卻很難握住。對方的劍勢霸道,一劍接下來,震得他幾欲脫手。憑著一口倔強,才死死握著摺扇,任由手心火辣辣的疼痛。

    眼見著始終不能碰到對方衣角,龍宿心有不甘。尋思著援方快到,他咬牙一沖竟任長劍刺入手臂,伸手用摺扇將自己的內力拍向對方。

    對方料不到他用的是玉石俱焚的招。被他拍退了幾步。長劍抽出。血飛如雨。

    “是吾小瞧汝了。”對方開了口,聲音冰冷得如同潛伏在暗處的毒蛇,聽得龍宿不由一寒戰。熟悉的儒門腔,卻讓他苦笑,是這么自信他死定了,連掩飾都沒有么?

    “他日真讓汝到了儒門,倒是真稱了長月鳳華的心。汝,還是死吧。”

    說罷,那人一掌拍來,又急又狠,直逼龍宿心脈。

    龍宿眼見,不由苦笑,他是高估了長月鳳華的武功還是他對自己的重視,算算這刻本來應該到的他,卻全不蹤跡。沒想到,他尚未有所建樹,卻已經要死在這一場爭權的起點上。

    真是……

    “吾說過,汝的武功太差就不要亂來。”

    熟悉的聲音。龍宿睜開雙眼,已經不見那名蒙面的黑衣男子。長月鳳華臉色難看地站在他身邊,低頭看著他。

    龍宿笑一笑,想說話卻咳出兩口血來:“是弟子不才。”

    “……這么輕易地進來取你性命。”長月鳳華不由沉吟,“江東儒林……嗯……”

    長月鳳華後來再說了些什麽。龍宿已經聽不見了。只覺得自己眼皮越來越重,終於支撐不住暈睡了過去。

    這一覺,龍宿睡得比平日還來得不安穩。身體仿佛在火上炙烤,有時偏又冰冷如雪,一熱一冷,折騰得他難受,無法呼吸。

    隱約間,聽見有人輕聲呼喚他的名字。在熱的時候將清水一點一點哺進他的嘴里,在冷的時候伸手將他緊緊抱住。

    許久。龍宿才睜開雙眼來。

    見的是,婉夫人憔悴而蒼白的臉。他的心一軟,淚差點落了下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12-28 23:23 | 47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非离
    被夸獎了,捧臉,真開心。於是很開心地更新了。再次捧臉。
    因為不自覺帶進了對主子的愛啊,所以就是希望劍子主動一點。雖然說可能是先生先動的感情,不過主子的感情,是激烈的,猛烈的。對於人情世故,想得也比先生更深,更周到。所以我覺得如果被主子愛上的是一種極致周到的幸福吧,相對的,也要對他的任性甘之如飴。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08-12-28 23:33 | 48 楼
    若若
    彩虹尽头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17
    腹黑: 186 点
    珍珠: 1763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6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28
    最后登录:2016-08-28

    鲜花 [0] 鸡蛋 [0]

     

    龍宿的成長之路還真是艱辛,要殺人還要防備自己被殺,這麽危險的生活,看得我都心疼了...
    所以,劍子快來給龍宿溫暖吧,龍宿一定是需要你的,別懷疑這點,只是龍宿現在還沒發現你的好,加油追妻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顶端 Posted: 2008-12-29 00:10 | 49 楼
    «234 5 6789» Pages: ( 5/14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0-19 19:02,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