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456» Pages: ( 2/10 total )
本页主题: 09.05 (女)王的男人 1 – 14 (完) 80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肥燕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71
腹黑: 185 点
珍珠: 1804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6(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08
最后登录:2011-02-04

鲜花 [3] 鸡蛋 [0]

 

鄭重聲明,如果以為本文會有韓片的影子
請跳回到上一頁
謝謝


(女)王的男人 – 【二】
===================


仙鳳是皇宮內院的女官長,管理所有宮女,同時也負責紫龍皇帝的一切生活大小事。

結束早上的朝議之後,她跟著皇帝來到太傅少保的宮院。

太傅少保本是紫龍皇帝當太子時的老師,登基後封為皇帝的伴讀,前些年皇帝才賜與太傅少保官位和一座宮院。

一進入太傅的宮院後,紫龍皇帝開始摘去通天冠、脫下紫龍袍、踢掉鏽龍鏽鳳的珍珠靴,像隻輕盈的蝴蝶飛到樹下人的身邊,打呵欠、枕上大腿。

「皇上現在的行為被稱禍水也是應該。」大腿的主人一邊看書,一邊認真的指責。

書本擋住那人的容貌,只看得到頭上一絲不茍的烏黑油亮長髮,跟大腿上蓬鬆如雲的紫髮成強烈對比。

被稱禍水的皇帝 - 龍宿毫不在乎,「好鳳兒,吾想吃汝親手做的紅燒魚、三鮮燴三絲、豆乳炒綠葉、銀菇燉雞湯、醬牛肉燒餅,還有四色茶點,一壺龍井。」

「遵命。」仙鳳一一拾起落地的通天冠、紫龍袍、龍鳳靴之後銜命離開。

她前腳離去,吞佛施施然走入,指揮所有皇帝隨從離開,關上大門。

「邪影知道那八字是誰的傑作嗎?」

聽到不願被提起的名字,書本後露出一張美麗的臉,不悅的抗議,「我說過在這裡不准叫那個名字。」

吞佛看似有禮的低頭道歉,但口中說的名字卻讓龍宿偷笑出聲來,「那……小尋?」

「戰神請叫我太傅;對有官位的人稱官位,這是基本禮貌。」

太傅有一張與個性完全不搭的美貌,很喜歡板著臉說教,裝出老學究的模樣。龍宿最喜歡看他被逗得七孔生煙,然後皺眉、咬唇,好像受了天大委屈的怨婦模樣。

「是是,太傅大人。請你回答我的問題。」

「明知故問。」臉再度躲到書本後,不理會某人無聊的問題。

吞佛走到大樹下,坐在一身黑衣的太傅旁,將紫色人兒撈到自己的大腿上,手指捲起紫髮把玩。龍宿很自在的將頭枕在吞佛大腿,雙足擱在小尋的腿上,很有淫亂後宮的光景,只不過三人聚在一起都是談政事。

單刀直入一向是吞佛玩弄心機的作風,他來是為了處理那件事,所以他問了,「那個東西要放在誰的身邊?」

龍宿睜開琥珀色的眼瞳,有趣的來回看著太傅和戰神,二人是他在宮中少數可以信任的人。

一陣沉默後,小尋認命的嘆口氣,再度放下書本。

他知道,皇帝一離京城,好日子也不久長,因為蠢蠢欲動的人不會放過皇帝身邊的紅人。如果哪天傳來皇帝遇害的消息,他也可準備抹脖子,因為下一個遇害的人一定是眾人眼中手不能拿、肩不能挑的弱書生,太傅太保。

這是那些人的想法,只是他們錯估了,他可不是弱者。呃、也不能說是對方的錯估,是他有意造成的假象,讓暗處觀察的人得到錯誤的訊息,才會繼續對他放鬆戒備。

「你是北疆守防將軍,沒有人敢動你,因此他們一定認為那個東西會放在你那裡;而我,一介弱書生,有官位無官職,完全是依附皇帝的存在而存在的芝麻官,他們絕對沒想到東西會是放在我這裡。」

「那詐死的準備……」吞佛問。

「放心。」回以短短一句,不是他冷漠,而是他有信心。「真要擔心的人,不是我。」手指著紅衣腿上的紫衣人。

「吾嗎?」閉上眼,龍宿露出小梨渦笑著,「吾真的沒把握,從未有過詐死的經驗,也許很新鮮,也許很無聊吧。」

小尋再次像個老母雞叮嚀,「我已拜託一位可靠的朋友幫忙,他是江湖中人,為人古道心腸,雖然愛管閒事但對政事鮮少留心,應該不會看穿你的身分。」

「識破又如何?」

「這次是來真的,收起玩心吧,守住這片江山霸業要靠你。」小尋板著臉說教。

龍宿緩緩睜開眼,手指吞佛胸膛,「汝想要嗎?江山霸業有何用?吾不懂為何有人想搶?」

「這次勝敗攸關天下人,請皇上收起玩心,否則微臣寧可退出計畫。」嫉惡如仇的太傅再度發揮所長,碎碎唸。

「是是是,吾會努力扮演弱者,啊不對,吾要扮演的是禍水。」說到這忍不住掩嘴偷偷笑,「那吾是否該多找個男人,充實後宮,這樣才符合禍水的標準?」斜眼勾吞佛,又對小尋送秋波,龍宿很愉悅的扮演禍水的角色。

「等這件事完畢,容微臣告老還鄉,之後要怎麼玩都隨便你。」

「不行,吾的後宮也有汝的位置。而且,」伸出素手捉著小尋的臉左看右看,一臉難得的認真,「吾可以保證汝絕對可以坐上貴妃大位,吞佛當婕妤。」

拍開皇帝的手,小尋懶得跟他多說;吞佛卻一本認真的答覆。

「恕臣無禮,主上好意心領,我還是習慣坐北疆將軍的官位。不如找禁軍副統領當美人,皇上以為如何?」吞佛笑著幫忙想合適的人選,禁軍副統領 – 羽人清秀凄苦的模樣馬上入選。

輕輕的拍手,「好主意!那皇后、眾妃還可以找誰呢……」

兩人開玩笑的討論后妃人選,而且清一色是男子,害得遠遠的禁軍副統領猛打噴嚏,卻不知為何。

戰神回北疆隔天,紫龍皇帝下江南巡視的隊伍也出發,隨行的除了一干女官、小太監,只有禁軍副統領和幾名禁軍護衛。

京城百姓夾道送行直到城門外三里,顯示紫龍皇帝的人氣不減,絲毫不受皇宮大殿門口那八字的影響,看在有心人的眼中,卻是異常的憤怒。


***************************************************************


龍宿對事變早已有所準備,所以當甲板上頭傳來吵雜的腳步聲時,立刻招來最信任的仙鳳吩咐。

「一切要當成真實的事件,所以汝與言歆不能幫吾,必須各自逃生。吾會自行回京城,汝小心保重。」

「主人,難道不能讓我或者言歆其中一人跟著你?我很擔心主人的安危。」

「放心,太傅早已有安排,汝必須在甲板上演好汝之角色,這樣眾人才會相信吾真的身亡。」

「但是……」

扶起跪著的人,「好鳳兒,這場戲缺少汝,將會功虧一簣,汝明白嗎?」

「……是,主人。」她無奈的點頭。

仙鳳走到門前,深深吸一口氣,忍著不回頭看她最敬愛的主人一眼,眼眶的淚水慢慢凝聚。

門外的吵雜越來越亂,腳步聲如戰場上的擂鼓,一陣陣撞入她的心。時機還未到,她必須等,等到無法逃出的危險時刻。

水,從木板縫隙滲入,繡花鞋濕了,但還不夠。

船身劇烈震動、傾斜,她跟著腳步踉蹌,必須扶著門板才不至於跌倒,但時機還沒到。

終於有人來敲門板,通知船即將遇難,她才開門出去,原本悲傷的臉換上驚慌的神色,關上門留下主人獨自一人在即將沉沒的艙房裡。

等她上甲板時,龍船整個倒向河面,將她拋入水中,而主人始終沒有離開艙房。

「主人啊~~~~~~~~~~~~~~~~~~~~~~」

她的手伸向翻覆的船以離譜的速度沉入水中,水面上到處是一顆顆黑色人頭,就是沒有耀眼的紫色,躲在河岸上的人露出得意的笑容。

「快救駕、救駕!皇上還在船艙裡啊!」仙鳳撕裂的尖叫在寬闊的河面擴散,淒厲的哭聲宛如地獄之聲。

「羽人將軍,快救主人啊!羽人將軍你在哪裡啊~~~~~!」

當然羽人這個礙事者早被用調虎離山計支使開,一切都在那人的計算當中。仙鳳也知道這是演戲,但想到主人還在船艙中生死未卜,接下來還必須跟一個陌生的武林老粗相處,從未獨自生活的主人吃得了苦嗎?那個武林老粗會懂得如何照顧主人嗎?她好擔心、好擔心!

「主人啊~~~~~~~~~~~~~~~~~~~~~~」

隨著這份擔憂的心情,她哭得更悽慘,喊得更用力,岸邊的人看得十分滿意。


***************************************************************


一派悠然的劍子仙跡,施展絕頂輕功踏水往江中去,撈起載浮載沉的紫衣人回岸,身上的白衣完全沒沾濕。

找了顆大石將人放下,伸手探息,沒有呼吸,摸上胸膛,沒有心跳。他快速的解開紫衣,大手貼上冰涼的胸,輕輕施壓數下後,一手撐起後頸使嘴張開,一手捏住鼻子,大口大口灌氣而入。

反覆做了多久沒有計算,掌下的冰涼讓人心急,若是因為他耽擱時辰而救不活此人,還不了邪影的債是小事,讓小尋恨他一輩子就慘了。

「噗!」在他的努力不懈之下,紫衣人終於吐出河水,但身子還是很冰涼。

劍子脫去所有自身衣物,只剩下長褲,扶起溺水的人,盤腿坐在後面,再抱人上他的腿、脫去所有衣物,讓冰涼的胸貼上他溫熱的胸,兩腿放在他的腰側,然後運功為他袪寒。

他沒注意到兩人的姿勢有多曖昧,一心救人。

「噁………」溺水的人從他的肩膀吐出更多的冰涼河水。「好冷…好冷…」漸漸恢復生機而斷斷續續的嚶嚀,素手抱住溫暖的來源,摩擦需索更多。

一陣搔癢的感覺讓運功的劍子差點走火入魔,心驚的收起功力,睜眼意識到兩人的姿勢太過不雅,可是這時又不能推開懷中的人。

而懷中的人像故意的,不斷用手挑逗他就算了,連腳也開始不安分,身子還給他上下律動,有一下沒一下的撩撥下半身。喔、終於找到讓他差點走火入魔的原因。

「別亂動,這樣我無法運功幫你。」

不知對方是真的聽懂了還是怎樣,身子總算安靜下來,劍子深吸一口氣繼續運功。

「嗯…嗯…嗯…嗯…」

好啦,身體是安靜下來,嘴巴卻斷斷續續用很撩人的呻吟讓他心癢癢。再度收回差點走岔氣的功力,他嘆氣。

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的控制力這麼薄弱!

「好冷……不要停……」

聽到這句曖昧的話,劍子當場哭笑不得。還是把生病的人交給藥師吧,他真的無力施為了。

將自己乾爽的衣袍穿到紫髮人身上,自己穿上溼透的紫衣後,運功將衣服烘乾。

當劍子抱著人前往迷谷時,一隊官兵悄悄在兩岸展開搜查行動,死活不計。


@@@@@待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狡童jun) f&e:嘶~~擦口水(巴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先下手為強?】
    某龍:汝有何感想?
    某劍(擰眉思考):嗯~~~~~~~
    某龍:汝愛關子的習慣真差^__^
    某劍:我是正在想......
    某龍:想就想,看吾做什麼?
    某劍:沒啊,只是想這句話該怎樣運用才好
    (某劍以快過劍影紛紛的速度,用食指戳向某龍的臉,正中目標---酒窩)
    某龍:劍--子--仙--跡! (怒怒怒,怒火燒盡九重天---->某大餅:版權所有,亂用者三思)
    某劍(自得其樂):果然是要先下手為"攻"啊 U___U
    某龍:吾對汝的信心已到谷底,下次不用再連絡,再會!(^ ^b 龍大....)
    某劍(繼續傻笑):哈、再會是吧...
    ^Q^
    顶端 Posted: 2009-01-04 21:10 | 10 楼
    mohsien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60
    腹黑: 103 点
    珍珠: 1787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9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5-29
    最后登录:2011-04-28

    鲜花 [0] 鸡蛋 [0]

     

    呵呵~~~
    龍宿想要充實後宮應該蠻困難的
    有劍子坐鎮中
    這有可能嘛!!

    還有劍子啊~~
    你救妻的速度太慢囉!!
    小心龍宿掛了
    你可事會沒有老婆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1-04 21:53 | 11 楼
    非离
    歹林手中的扇
    级别: 正义暴龙


    精华: 0
    发帖: 285
    腹黑: 97 点
    珍珠: 17296 颗
    贡献: 139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13(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19
    最后登录:2010-10-06

    鲜花 [0] 鸡蛋 [0]

     

    更新了~~撒花+翻滚~~~~
    下了朝的龙咻还真是随性,不过我就是爱这样子的他啊(捧脸)
    耶~~我还以为太傅会是玉阶飞呢(殴)
    不过邪影也不错啊,只是比较难以想象他拿着书的模样=v=~ 而且他与龙咻的关系非同寻常呀,奸笑~(喂你奸笑个什么劲)
    噗~~我刚想说吞吞很有个性~~然后是怎样。。。居然“將紫色人儿捞到自己的大腿上,手指捲起紫髮把玩。”看到这里,我华丽丽的喷了。。。龙咻你看看你,哪里还有点做皇帝的样子,果然是“水性扬花祸国殃民”然后,指吞吞,你,干得好!(紫龙殴~)
    其实我很想看到邪影,吞吞和羽人做了皇帝后宫会是什么样子=v=好吧,这是偶的恶趣味~~
    啊~~原来剑子是太傅找来的帮手~~想说~~太傅汝这个月老(?)红娘(?)是当定了啊~~
    剑子我想说,你的思想绝对是不CJ的!!取暖的办法有好多种,你偏偏选最暧昧的,而且定力还不够!!啊啊啊~~你完了啊~~再观龙咻,我就说乃是诱受么!才第一次,就表现的那么。。。那么YD啊,捧脸奔走。。。
    期待下文~~~~~~~~~~~~~~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hi.baidu.com/loveadamcheng
    信 劍 龍 得 永 生
    顶端 Posted: 2009-01-04 22:21 | 12 楼
    枫林晚渡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2
    腹黑: 63 点
    珍珠: 1709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1(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02
    最后登录:2010-01-25

    鲜花 [0] 鸡蛋 [0]

     

              咻咻,还皇宫,还什么什么紫龙皇帝,你也忒狗血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有创意,至少比我好啊,下面是什么?不回是老一套来个英雄救美吧,得,这又让老道牛一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生活有生活的苦,虚拟中我最大..........
    顶端 Posted: 2009-01-05 18:12 | 13 楼
    楼小鱼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1
    腹黑: 67 点
    珍珠: 1710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9(小时)
    注册时间:2008-12-12
    最后登录:2009-06-30

    鲜花 [0] 鸡蛋 [0]

     

    陌生的武林老粗.....喷 剑子筒子 前路漫漫 需上下而求索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1-05 19:07 | 14 楼
    柳诗诗
    仙影降人间,紫龙腾九霄。
    级别: 正义暴龙


    精华: 0
    发帖: 297
    腹黑: 119 点
    珍珠: 1742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45(小时)
    注册时间:2008-11-28
    最后登录:2011-11-15

    鲜花 [0] 鸡蛋 [0]

     

    剑子啊,在救人这么紧要的关头你竟然还可以想歪,我鄙视你一下(剑:恩!你想和古尘玩吗?) 但是剑子救了龙宿啊,这样会不会把他们一开始的计划给弄乱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1-05 19:47 | 15 楼
    肥燕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71
    腹黑: 185 点
    珍珠: 1804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6(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08
    最后登录:2011-02-04

    鲜花 [3] 鸡蛋 [0]

     

    給mohsien大大~~~~~
    唉~~~~~~~
    劍子愛遲到的習慣真的差點誤事
    大家就一起努力譴責他吧
    至於某龍的後宮能不能成立,大家應該都不看好吧

    給非離大大~~~~~
    老實說,我看不懂你回覆中的英文是什麼意思
    原諒我的無知

    肥燕的文給你這麼多遐想,真是罪過
    後面的發展可能沒有你的想像豐富
    會盡量不讓你感到失望
    阿吞的牆頭多已經不是新聞
    若不是主子已經認定某劍
    肥燕還真想將兩人……………呃、說說而已,古塵請拿遠一點(汗)

    給楓林晚渡大大~~~~~
    嗯………肥燕不懂自己哪裡比你好
    不過我很喜歡狗血劇情,這是真的
    所有的創意都來自狗血,那是根本啊!

    這裡劍子並沒有英雄救美,他是受邪影拜託來找人
    只是他遲到,才造成這樣的局面

    給樓小魚大大~~~~~
    其實不用給劍子太多鼓勵
    他臉皮厚,不需要 (喂!)

    給liushishi大大~~~~~
    呃…..再次說明
    這裡劍子並沒有英雄救美,他是受邪影拜託來找人
    只是他遲到,才造成這樣的局面

    劍子從來沒說自己是柳下惠
    有美人在懷,他的心會亂嘛
    再說,這位美人又不是別人
    對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先下手為強?】
    某龍:汝有何感想?
    某劍(擰眉思考):嗯~~~~~~~
    某龍:汝愛關子的習慣真差^__^
    某劍:我是正在想......
    某龍:想就想,看吾做什麼?
    某劍:沒啊,只是想這句話該怎樣運用才好
    (某劍以快過劍影紛紛的速度,用食指戳向某龍的臉,正中目標---酒窩)
    某龍:劍--子--仙--跡! (怒怒怒,怒火燒盡九重天---->某大餅:版權所有,亂用者三思)
    某劍(自得其樂):果然是要先下手為"攻"啊 U___U
    某龍:吾對汝的信心已到谷底,下次不用再連絡,再會!(^ ^b 龍大....)
    某劍(繼續傻笑):哈、再會是吧...
    ^Q^
    顶端 Posted: 2009-01-10 11:05 | 16 楼
    肥燕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71
    腹黑: 185 点
    珍珠: 1804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6(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08
    最后登录:2011-02-04

    鲜花 [3] 鸡蛋 [0]

     

    (女)王的男人 – 【三】
    ===================


    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對慾望的控制力這麼薄弱。可恥的是,對方還是個毫無防備、即將溺死的男子!

    將人安置到藥師吩咐的藥水桶中,劍子想著想著有些心浮氣燥,不甘心的盯著自始至終被溼紫髮掩住的臉。轉頭看看四周,沒有人靠近,他才敢伸手將紫髮絲絲撥開。

    哇~~好美的男子。

    有粗繭的手指一一撫過凹凸起伏的五官,眉、眼、鼻、唇、下巴、耳,手指所到之處,眼光就跟著細細流連,像是在用心記住每一吋每一吋的他,連毛細孔都看得入迷。

    唇,之前他碰過,記憶中是這麼柔軟的觸感嗎?

    不可思議~~~~~~~~~~~~~~~

    「咳咳!藥師我是否應該迴避,讓你一次摸個夠?大不了病人醒來到衙門告你性騷擾,但是放心,藥師我絕對不會出庭作證,說出我今天看到的事實。誰叫我們是好朋友,不挺你挺誰呢?」

    溫柔的放開紫髮人,生怕他又發出一堆讓人心癢的呻吟,劍子才裝出正經嚴肅的面孔對藥師。

    「夠了,別說得我好像是飢渴的色狼,莫須有的事情請勿亂說。」

    「就我剛剛看到的光景,你露出的千真萬確是飢渴的色狼才有的目光。」要不是他打斷,只怕後果嚴重喔,沒想到這位鐵齒的好友也有這一天,淪陷囉。

    「這樣說來,藥師是經驗豐富囉?」劍子故意拖人下水。

    有著一頭白髮、兩道長白眉的藥師慕少艾搖頭晃腦的同意,「是呀,藥師我喜愛美人、美色,這唯一的癖好眾所皆知,客氣、客氣了。」

    聽他大方承認,劍子頓時莫可奈何,只能找別的話題,「他的情況如何?何時可以清醒?」

    「轉移話題嗎?好吧,誰叫我藥師就是這麼挺朋友。」先自我陶醉一番,他才回答問題,「寒氣入體的簡單病症,泡藥水三刻,喝水藥三天就可痊癒;至於清醒的時刻嘛,若是這麼細皮嫩肉、又沒有內力的軟弱身體,需要半天。」

    他故意不說病人身懷武功,想等著看劍子自己發現時的滑稽表情。

    細皮嫩肉?「你摸過他身上哪個部位啊?」劍子的語氣像是丈夫質問情夫的酸,卻絲毫沒發現自己的改變。

    看那變色的表情,慕少艾暗笑到快得內傷,從未看過他會這麼失控,真好玩!
    「我是藥師,摸摸這裡、摸摸那裡,這是看診必經的過程。」

    「你不是會懸絲診脈嗎?」劍子大聲的反駁。

    竟然連碰也不准別人碰?劍子真的遇上冤家了。原來他是這樣的男人,佔有欲這麼強,他受得了嗎?不,也許該說他會允許嗎?因為他,龍非池中物。

    兩人之間的火花不看真的會後悔一輩子!

    「受寒這種小病就要我耗內元懸絲診脈?藥師一向不做這麼麻煩的事。更何況……」故意停頓一下引人上勾。

    「如何?」

    「病人也不反對我直接搭脈看診,你說是吧?」最後一句是對著劍子身後的人說。

    「吾…在何處?」雖有意識但全身無力。

    「藥師的迷谷,這裡很安全。」

    「多謝……」說完,人又昏迷過去。

    劍子轉身看到睜開眼的龍宿醒來又睡去,被那如陽光般的眼瞳,震攝得說不出話來。

    沒救了、沒救了。慕少艾搖搖頭,對劍子未來的情路感到十分同情,因為紫髮、額間有血龍紋的人是萬金之軀,碰不得也碰不起。

    就算傳聞那人有意收男子入後宮,對手是自己的好友斜影,外表差人一大截,想得寵也難囉。

    噗嗤!再也忍不住笑出聲的慕少艾,急急奔出房門,大笑不停。


    ***************************************************************


    一隻白皙的素手從床上伸出,嬌柔纖細的玉耦上五蔥指張開,彷彿在等待著什麼。

    龍宿因病臥床,順理成章的躺著慵懶看書,伸手等了一會兒,發現毫無動靜,放下書一問,「茶呢?」

    「你還真的當茶來伸手的少爺呀?想喝我泡的茶就下床來坐著。」劍子沒好氣的指責。

    其實剛剛自己看著那隻手發愣了,因摸不著龍宿的意思,就乾脆大方的欣賞那隻手的美姿,不看白不看,反正他全身上下都看過了,不差一隻手啦。

    自從喝過一次,發現劍子的茶藝絕佳之後,龍宿就很喜歡他的茶,嘆口氣抱著看一半的書本走下床,鞋也不穿,腳指因接觸冰冷的地板而縮起,怪模怪樣的走到茶桌旁。

    劍子看不下去這人毫無生活能力的樣子,拿了雙鞋襪丟到他懷中,「穿上吧。」

    「吾不會穿,幫吾。」依在宮中的習慣,龍宿伸出赤裸雙足到劍子的大腿上,大辣辣命令著。

    看著腿上多出的裸足,劍子的心差點從口中跳出,失手打翻茶杯,「開、開玩笑的吧?哪、哪有人長這麼大還不會穿鞋?你幾歲了?」怎麼會有男人的腳可以長得這樣白皙透明?讓他好想,好想摸一把……

    龍宿安穩的躺入太師椅中,翻開手上的書,邊看邊回答,「吾今年一十七,家中奴僕眾多,自小就有人幫吾穿衣穿鞋。」

    「什麼?家中富貴歸富貴,生活小事還是要自己動手做,從今以後你要學著自己穿衣穿鞋。」總不能像今天早晨那樣,若不是他出手幫忙,這人真的連穿衣服也不懂,只會將衣服層層披在身上,有穿跟沒穿一樣!

    「汝真不愧是小尋的朋友,一樣愛叨唸。」

    「這是為你好,富不過三代,錢財是身外物,沉溺於……」

    「汝真煩。」龍宿心不甘情不願的放下書本。
    先研究一下懷中的鞋襪,才緩緩抬起一隻腳套上襪子、綁好,穿上鞋履,另一隻腳也穿好後,還是擱在劍子的大腿上,絲毫不以為這樣的行為有問題。

    等他穿好,劍子也將書還給他,「這是慕少艾寫的無聊小說,你竟能看得這麼入迷,為何?」

    他是知道慕少艾有在寫一些風花雪月的故事,但從來不曾看過,因為自己一向只對正義俠道方面的事情有興趣。

    「很好看啊!藥師將故事中的主人翁寫得十分生動,尤其他對心愛人的全面付出,讓人蕩氣迴腸呀。而且……」龍宿笑得很曖昧的對他招招手,示意要說悄悄話。

    劍子很配合的湊頭過去,他才繼續說,「吾有認識一位跟這位女主角十分相似的人喔,藥師還說他很想看看那人呢。」

    「有這種事?藥師的意思是他要跟我們一起上京嗎?」

    「當然當然,能一睹書上人物變成真實人生,這種樂趣藥師我怎能錯過?」喜穿黃衣衫的慕少艾一本正經的走進房間,對兩人的姿態故意露出吃驚的神色,「唉呀!不雅、不雅,劍子你怎麼可以如此下流?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抓龍宿的腳放到大腿上,你意欲何為?」

    「不要發春夢發到我這邊,是這個懶人自己放到我的腿上,而且我也沒有抓著他的腳。」他只是很享受這樣倚靠的方式,不想撥開而已。

    「汝坐下,吾也想試試放在汝腿上的感覺是否很舒適。」龍宿手指藥師,躍躍欲試的說著。

    瞬間,劍子露出不悅的臉色,「不用了,藥師自己也很懶,平時還讓一個小孩去做煎藥、煮飯的工作,只怕會被你壓得哇哇大叫。」

    又來了,這位好友總是表現得如此獨占,讓他忍不住好想破壞一番。
    「耶~~~~~~~ 藥師我再怎麼懶、再怎麼無力,也絕對不會嫌棄龍宿的玉腿,來吧,藥師給你靠。」

    龍宿笑得很燦爛的點頭,「好哇。」
    劍子氣急敗壞的抓住雙腿,「不行!」

    慕少艾本想再說些取笑劍子的話,誰叫他看不清自己的感情,匆匆瞥見龍宿琥珀色的眼眸中流出一絲絲難以察覺的捉弄摻雜在得逞的愉悅中,隨即又消失無蹤,恢復純真無辜、不懂世事的清澈眼神。

    他心中一驚,也許自己也被眼前人的外表欺騙,忘了他的出身地是集天下最複雜、污穢的罪惡深坑;在那種地方,維持外表的假象是保命之基本功,否則憑他的年紀,十年時間早被週遭的大人吃到骨頭都不剩。

    呼呼,現在一想,他好像已經不小心許給他一個承諾,這人的心機深沉,以後得多注意才行,藥師可不想做個客死異鄉的孤獨老人。

    「藥師你在發什麼呆?聽說你要跟我們一起上京城去,只為了看一個陌生人,你應該不是老年痴呆才會答應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吧?你一向不會自討麻煩才對?」

    是呀,認識他的人都知道,藥師是個懶人,誰知他竟然被一個17歲的小子騙了!
    沒關係,先去看一眼那人也無所謂,若這真是龍宿的詭計騙他離谷,他有一百種的方法可以脫身,絕對不會順遂龍宿的意思!

    有膽欺騙他的人,也要有被報復的心理準備!哼!

    像個無辜的少年,龍宿掩嘴吃吃笑,「那人真的像隻小白文鳥,平時喜愛穿白色滾綠邊的衣衫,聽說兒時的生長背景十分淒苦,導致如今的個性乖僻、寡言,給人高漠、難以親近的外表,內心卻極度敏感、容易受傷;就像書中所寫,他總喜歡一個人躲起來舔舐傷口,不管受到多大的委屈,總是一個人默默承擔。」

    偏頭一想,「嗯、記得有人這麼形容他的背影,像個強忍住無聲哭泣的怨婦,讓人一望就心生憐惜。」

    這個形容真好…………他在心裡讚嘆個什麼勁兒啊!
    「咳!他懂樂器嗎?」慕少艾提出疑問。

    「噫、你怎麼知道他懂樂器?好厲害的藥師啊!」給他拍拍手。

    「別捧,」他絕對不會再上當,不過……純屬好奇,「他會什麼樂器?」

    龍宿轉向劍子,快樂的問,「劍子也懂樂,對吧?吾會彈琴、吹簫,汝呢?」

    「我只懂皮毛,端不上檯面,你的琴藝很好嗎?」
    「吾的手最適合彈琴,教琴的先生說的。希望哪一天汝能與吾合奏一曲,可以嗎?」
    「呃、還是你彈我聽就好,我真的……」
    「好啦、好啦,回京路上吾教汝彈琴、吹簫,有吾的指導,汝一定可以進步神速。」
    「這嘛……讓我考慮考慮…………」

    慕少艾知道他是故意的,底牌要是一次掀光,後續就失去優勢。無妨,他多的是時間等待,遲早會讓龍宿說出那隻小白文鳥到底會什麼樂器!

    啊、下次要記得問對方是美人嗎?


    @@@@@待續@@@@@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先下手為強?】
    某龍:汝有何感想?
    某劍(擰眉思考):嗯~~~~~~~
    某龍:汝愛關子的習慣真差^__^
    某劍:我是正在想......
    某龍:想就想,看吾做什麼?
    某劍:沒啊,只是想這句話該怎樣運用才好
    (某劍以快過劍影紛紛的速度,用食指戳向某龍的臉,正中目標---酒窩)
    某龍:劍--子--仙--跡! (怒怒怒,怒火燒盡九重天---->某大餅:版權所有,亂用者三思)
    某劍(自得其樂):果然是要先下手為"攻"啊 U___U
    某龍:吾對汝的信心已到谷底,下次不用再連絡,再會!(^ ^b 龍大....)
    某劍(繼續傻笑):哈、再會是吧...
    ^Q^
    顶端 Posted: 2009-01-10 11:06 | 17 楼
    若若
    彩虹尽头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17
    腹黑: 186 点
    珍珠: 1763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6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28
    最后登录:2016-08-28

    鲜花 [0] 鸡蛋 [0]

     

    要是就要和他的小白文鳥相遇了吧,期待期待~~
    下朝那樣隨性的龍宿,原來也是這樣不簡單呐。
    不知道什麽時候龍宿會建起他的后宮,期待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顶端 Posted: 2009-01-11 21:57 | 18 楼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94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27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5-10-10

    鲜花 [77] 鸡蛋 [0]

     

    把剑子收入后宫,剑子和小寻争宠灭哈哈~~好搞笑的说啊~~
    尤其是那句外貌都差了一大截……= =~~哈哈~
    咻咻也是一腹黑撒~= =+
    先生啊~一见面就这样~= =+汝还是清心寡欲的修道者吗~哈哈~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09-01-11 22:18 | 19 楼
    «1 2 3456» Pages: ( 2/10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0-23 04:3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