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6789» Pages: ( 5/10 total )
本页主题: 09.05 (女)王的男人 1 – 14 (完) 80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肥燕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71
腹黑: 185 点
珍珠: 1804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6(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08
最后登录:2011-02-04

鲜花 [3] 鸡蛋 [0]

 

大大們的留言肥燕晚點回
貼文先喔



(女)王的男人 – 【六】
===================


「你說你這幾天都沒有洗澡?」劍子的聲音忍不住拔高。

龍宿依舊慵懶的躺著,理所當然的語氣,「無人伺候吾更衣沐浴。」

「不要告訴我,你連洗澡也不會!你都幾歲的人,連洗澡還要人伺候才洗,你到底要到幾歲才會長大?」
他真的不懂,出生富貴是命,凡人皆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但懶成這樣就是罪過!

「大膽!汝真過分!」龍宿氣唬唬的下床,「吾去找羽人。」又不是非要他不可,憑什麼這樣指責他!

橫臂擋住,「你要找羽人幫你洗澡?」語氣雖輕柔,但充滿山雨欲來風滿樓的警示。

龍宿抬高下巴,「汝憑什麼管吾?」

劍子聽得一窒,他確實沒有可以管龍宿的正當理由。在他眼中,他連救命恩人都稱不上,當初若準時到達約定的地點,龍宿也不會溺水受苦……

他只是,只是朋友的朋友而已。

手臂鬆下,低頭不語,心開始痛。
「那你就不要再來找我呀。」
避而不見是最好的方式,否則他怕自己會控制不住想管龍宿的心。

「除非汝求吾。」冷著心離去。

一定要讓他後悔這樣對待他!自小到大,從來不曾有人吼過他,如此無禮之人、如此傲慢無禮之徒、如此……過分!

明明是他接應不準時,害他喝許多冰涼河水,導致舊疾發作,罰他作牛作馬服侍不過一報還一報,算來算去吃虧的人還是他耶!

呼呼……咻咻……

他憑什麼用那種口氣數落他?虧小尋還誇他是可靠之人,明明是識人不清!真該讓小尋瞧瞧那廝數落他的表情,那麼氣憤,雖眼中有不捨、有莫名的情愫,但還是氣憤,這種人也算古道熱腸嗎?

呼呼……咻咻……呼呼……咻咻……

呃、胸口好難受………咻咻……咻咻……
糟!該不會又發作?

月陰影之下,龍宿隻手靠牆,閉眼痛苦的忍著,呼吸不正常的大起伏,像剛全力跑完數十里。必須全心全意控制呼吸,許久許久才恢復正常,但全身已虛脫,無力落地。

羽人適時出現,小心翼翼抱起他回房休息。


***************************************************************


「算藥師我求你,拜託你像以前那樣纏住龍宿,好嗎?他現在每分每秒都在羽人身邊,白天羽人伺候他,晚上羽人陪他睡,我連接近的機會都沒有,美人連看都不看我一眼。藥師我真可憐!還有阿九這孩子,竟然也變心只跟羽人玩,放我一個人孤單。你忍心看藥師我老來孤單沒人照顧嗎?你真的忍心嗎?你還算是我的好友嗎?劍子仙跡!」

耳邊傳來藥師悽慘的嘶吼,他充耳不聞,眼觀鼻、鼻觀心,專心駕馭。

現在是他和藥師二人共騎,駕馭馬車者是羽人。

已三天,自從那晚他說了重話之後,龍宿白天躲在馬車中,連頭也不曾探出望他一回,一定又是忙著看藥師寫的無聊言情小說。冷冷瞥一眼肩上的人頭,一張嘴從騎乘開始就不曾闔上。

他很後悔自己說了那句話----
那你就不要再來找我呀。
他真的不再看他、不理他、不需要他,三天來徹底無視他,之前裝出天真無知的模樣,現在又這樣冷情,哪個他才是真正的他?

除非汝求吾。

求他,真能將兩人的關係恢復嗎?
劍子苦笑。

他不是拉不下臉道歉,而是他偷偷發現自己的心,好像一個沒注意喜歡上龍宿。所以他很後悔也很苦惱,若是早一點發現這點,就不會說出那麼重的話,讓龍宿那晚氣得揮袖離去。現在去求原諒,依他任性的氣焰,只怕說出喜歡的字眼只會落到一陣恥笑,雖說那也是自己活該。

越往北走、天氣越陰冷,距離京城還有半個月路程,剩下的日子是他最後的機會,在下一個城鎮……

咻!一個響箭射上馬車,箭頭上有油包和火,馬車迅速燃燒起來。羽人一刀斬去箭尾,但無法阻止火勢,嗆人的煙亂竄,馬車內的咳聲不止。

「少艾!少艾!」聽到阿九的呼救,剛才還癱成爛布的慕少艾立刻精神得飛進馬車救人。

看慕少艾一手阿九一手龍宿躍出馬車,沒事的藏到一旁的草叢裡,劍子緊手抽劍,暴怒面對飛下的十數個蒙面殺手,毫不留情砍殺。

大概是被瞧輕了,派來的殺手等級不算高,二人很快就解決光。

「羽仔快!限你在一刻間回到迷谷取來醫治龍宿的藥丹,否則----」慕少艾話沒說完,人已不見,「…呼呼、真快!」

「龍宿怎樣了!被火燒到嗎?哪裡受傷?」劍子左右來回走,偏偏慕少艾擋著不讓他靠近。

「你到附近去找可以休息的地方,要乾燥點,他有我看著,快去!」

急吼,「我要看他、讓我看他一眼!」

提氣飛身躍過慕少艾,入眼簾的是坐靠在樹幹上痛苦呼吸著的人,臉色慘白、瞳孔散渙、嘴唇已呈紫色。

咻嘶……咻嘶……咻嘶……

「藥師!他的呼吸怎會是這種聲音?」

「是哮喘,自小就有的病根,因為落水受寒而…發作。」慕少艾本不想說實話讓劍子自責,但現在已瞞不過。

「所有的藥丹都放在馬車裡,現在被燒光,如果羽人無法及時趕回,龍宿將慢慢缺氧而死。」

就在他面前,龍宿與死神拼鬥的用力呼吸,明明那麼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為何臉色不見好轉?

「聽阿九說,」藥師看一眼被他點睡穴的人,眼光有點寒冷,「三天前的晚上龍宿的病又發作,但他堅持趕路,又警告我們不能告訴你,在馬車內他一直半昏迷著,然而方才的煙嗆入喉嚨引起咳嗽,導致嚴重哮喘,已經無法遏止。」

是他,都是他的錯!藥師說的每一個字像針刺入他的心。
三天前,不正是他說出違心之論的那晚……他何必這麼硬氣,真的不再找他、連病成這樣也要瞞著他?

龍宿的呼吸聲是那麼痛苦,他真的不想再聽下去,雙膝不由自主的跪下。

「救他、救他……你是藥師,一定有辦法!求你……」

「你想看劍子求人,對吧?」藥師笑著看龍宿,那是沒有溫度的笑容,「他求我了,你滿意了嗎?」

「藥師?」抬起頭,眼前是無法理解的對話。

「汝…咻嘶……不咳咳……配……休嘶咻嘶……」

藥師用手抬起龍宿的尖下巴,笑咪咪的說,「說你不會再纏著羽仔。」

咻嘶……咻嘶……咻嘶……

用力一捏,「真是嘴硬,可惜這麼好看的眸子就要……唉唷!」

他的腰側被劍子拳頭狠狠擊中,雖及時運氣擋住,但力道太強,五臟六腑受到震動,噁吐的感覺湧至喉頭。

「救-他-」劍子狠絕的臉下命令。

手抱住被打的地方,還是沒溫度的嘻皮笑臉,「哎呀呀,好痛。」

「救-他-」語氣中加入殺氣。

「好好好。」
伸手迅速連點十二處穴道,龍宿僵直的身軀軟下,雖還大口喘著但至少呼吸聲是正常的,臉色漸漸由紫轉白。

不再狠絕,換上的是憂傷自責的臉,他抱起龍宿,輕柔得像對待一碰即碎的瓷人兒。

唇靠在輕顫的耳邊低語,「我好喜歡你,聽到了嗎?」

一包裹重重擊倒藥師,然後,「藥來了!」

躺在地上的慕少艾眼睛閃亮亮的看著羽人背後發光的翅膀,張大的長度有七尺以上。

真的死一次也甘願,他好想摸一摸那對翅膀喔!


***************************************************************


「有人密報,鬼梁總管的樓府裡藏了二個人,燕將軍絕對猜不到是誰。」百朝臣故意低下嗓音報告。

這皇宮裡有太多耳目,而且最大的嫌疑犯就在宮中,他當然要小心行事。

燕歸人推開他,留出一段距離,「是穆仙鳳和默言歆嗎?」

「將軍真是英明啊!」

瞄他一眼,對此人動不動就送一堆沒營養的高帽,他至今還是無法習慣,真不知道聖上怎生出好脾氣忍受這種人渣當十年的宰相?

正一正神色,「探子報說京城三十里外有百萬大軍駐守,兵部何時下令調動軍權?」

百朝臣揮手自清,「沒有哇,最近六部尚書都很乖,所有批准的文件都由你我二人看過,從來沒有調動軍權的命令。」

燕歸人撫下巴沉思,「嗯,也許這才是真正的政變。」

「喝!將軍你不要嚇唬人,百萬大軍耶,除了龍璽,沒有人可以調動那麼多數量的軍隊,除非他-----」

燕歸人接下去,「早已有所準備。」

百朝臣嚇白臉,腿軟坐到地上去,嘴巴一張一闔像脫離水的魚,卻發不出聲音來。

「這件事必須進快通知震北將軍和武侯爺,宮中侍衛加上京畿軍隊才五萬人,擋不住百萬軍,皇宮即將失守!」

啥!皇宮即將被攻破,也就是說燕歸人不再是最強的靠山,這個時候他是否該去投靠鬼梁天下比較妥當?

「他能調動百萬大軍,」看出他的想法,燕歸人好心提醒,「底下必有不少謀士,而你長久以來都看不起他,現在要去投靠他,會受到重用嗎?」

對呀對呀!早知道鬼梁天下有叛變的心,他之前就不該對他冷嘲熱諷,還幫燕歸人偷偷調查他的底,這不是自掘墳墓嗎?
還是繼續留在燕歸人這邊呢?如果能聯絡到震北將軍和武侯爺,百萬大軍絕對不是問題,因為兩人擁有的兵力雖不到百萬,但個個身經百戰,更何況震北將軍和武侯爺兩人武功高強………不過,萬一兩人趕不及回京呢?

「如果你還想著背叛的事,我也不會再相信你。」

意思是他將失去兩邊的依靠嗎?
不~~~~~~!

舉手作出發誓狀,「我百朝臣當然是支持聖上,憑我是先皇所選的監國之一,在這重要時刻,我絕對是你唯一可以信賴的對象。我百朝臣的赤膽忠心,日月可鑒。」

燕歸人忍著不將巴掌打上說大話的人臉上,手指門口,「很好,你去找十個以上身手蹻健、可以信賴的人,我需要他們送信出京城。」
想必此地已被包圍,但只要有一個人送信成功,皇朝就有救!

看來六部之中有人已投靠那人,而當初建議聖上下江南的京城府尹也不可信賴,那京畿駐軍中又有多少是效忠皇朝?

宮中侍衛大多是他一手栽培,他絕對信得過,但人數實在太少。

首先必須收回所有侍衛入皇宮,以免被人暗中一一擊破;還有震北將軍府和武侯府邸內幾位武功不差的校尉,必須先請他們入皇宮,共商軍計大策。

派出去找聖上的人一直沒消息傳回,看來是凶多吉少。天佑皇朝,希望聖上有福氣得天助人助,逢兇化險。

他會死守皇宮,直到援軍抵達,一報當初聖上知遇之恩。


@@@@@待續@@@@@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先下手為強?】
某龍:汝有何感想?
某劍(擰眉思考):嗯~~~~~~~
某龍:汝愛關子的習慣真差^__^
某劍:我是正在想......
某龍:想就想,看吾做什麼?
某劍:沒啊,只是想這句話該怎樣運用才好
(某劍以快過劍影紛紛的速度,用食指戳向某龍的臉,正中目標---酒窩)
某龍:劍--子--仙--跡! (怒怒怒,怒火燒盡九重天---->某大餅:版權所有,亂用者三思)
某劍(自得其樂):果然是要先下手為"攻"啊 U___U
某龍:吾對汝的信心已到谷底,下次不用再連絡,再會!(^ ^b 龍大....)
某劍(繼續傻笑):哈、再會是吧...
^Q^
顶端 Posted: 2009-02-02 00:48 | 40 楼
霍香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27
腹黑: 105 点
珍珠: 1739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7(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23
最后登录:2015-12-18

鲜花 [3] 鸡蛋 [0]

 

皇宫里危机感一触即发,此时咻咻还要赶回去,看来鬼梁兄可以三鞠躬了。
不过大人的少艾真把我惊到了,少艾呀你好歹也是个药师怎么能有情人没人情⊙﹏⊙b
是说咻咻你的嘴也真硬= =++
不过最苦情的就是先生了,咻咻别折腾先生了,虽然他小气了一点点,爱吃醋了一点点,但本质是好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02 01:31 | 41 楼
    肥燕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71
    腹黑: 185 点
    珍珠: 1804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6(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08
    最后登录:2011-02-04

    鲜花 [3] 鸡蛋 [0]

     

    給霍香大大~~~~~
    龍狐狸目前輸給少艾狐狸嚕
    因為彩金是小白文鳥一隻,某狐狸勢在必得!

    京城的動亂也是有人會出面處理
    龍大就是下江南逛大街咩
    因為打仗的事交給某紅髮兄就對啦

    給若若大大~~~~~
    羽仔的戒備就算可比長城,少艾還是沒在怕啦
    女王龍在這裡很吃香,但好景不長
    老道得加把勁兒囉

    給liushishi大大~~~~~
    是呀,少艾怎麼看都是不愛吃虧的人
    羽仔才可憐哩

    給kangteuk大大~~~~~
    少艾不會讓出羽仔,因為他會拼命啊
    龍大就差點遭殃嚕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先下手為強?】
    某龍:汝有何感想?
    某劍(擰眉思考):嗯~~~~~~~
    某龍:汝愛關子的習慣真差^__^
    某劍:我是正在想......
    某龍:想就想,看吾做什麼?
    某劍:沒啊,只是想這句話該怎樣運用才好
    (某劍以快過劍影紛紛的速度,用食指戳向某龍的臉,正中目標---酒窩)
    某龍:劍--子--仙--跡! (怒怒怒,怒火燒盡九重天---->某大餅:版權所有,亂用者三思)
    某劍(自得其樂):果然是要先下手為"攻"啊 U___U
    某龍:吾對汝的信心已到谷底,下次不用再連絡,再會!(^ ^b 龍大....)
    某劍(繼續傻笑):哈、再會是吧...
    ^Q^
    顶端 Posted: 2009-02-02 23:17 | 42 楼
    肥燕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71
    腹黑: 185 点
    珍珠: 1804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6(小时)
    注册时间:2006-11-08
    最后登录:2011-02-04

    鲜花 [3] 鸡蛋 [0]

     

    (女)王的男人 – 【七】
    ===================


    皇宮內院的總管府裡----

    「有消息?」
    「距離京城大約十天的路程,身邊有三人保護,武功不弱。」
    「加倍人手、日夜追殺,不讓他們有休息的機會,遲早會露出空門。」
    「遵命。」
    「記得要搜查他的身邊是否有那個東西。」
    「遵命。」

    那人走後,鬼梁天下還是覺得不妥,立刻又招來另一人,吩咐他拿大疊銀票去找買命殺手,才說完,有人敲門而入。

    「下去吧。」鬼梁神色自若的揮手退屬下,心裡起了一陣不安。

    等房門關上,那人才走近,「東西到手了嗎?」

    「在路上,大約十天。」

    「百萬大軍等不得十天!」蒙面的人露出微微怒氣。
    會參加這次政變是因為對方給予百面的保證和相當的好處,如今看來,也許靠不住。

    「要見到龍璽才兵進皇宮,這是你們的條件。如今情勢不得已,也許先擒下燕歸人、佔領皇宮比較有利,如何?」

    「名不正、言不順,天下民心難平,如果因此驚動西疆武侯爺和北疆戰神聯手回攻,百萬大軍擋不住。有了龍璽,就可以先奪兩人軍權,這才是萬全之策!」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等。」鬼梁如老僧入定,看來這樣的結果他早預知,方才的提議只是做戲而已。

    蒙面人氣得咬牙,「當初要我們出兵,你保證到京城就可見到龍璽,如今反覆,那也不要怪我們無情毀約!」

    「何必生氣呢?你我是在同一條船上,我不會害你。」鬼梁故作安撫,「這樣吧,如果十天後拿不出龍璽,你們儘管退兵,約定也無效,如何?」

    鬼粱心知對方蒙面就是不想身分曝光,所以提出再等十天的條件,一來可拖延時間,二來百萬大軍圍京城十天後,對方就算想掩蓋身分也不可能,到時候,還不是得乖乖聽他的擺佈。哼哼。

    蒙面人沉思了一下,「好,就再等十天。」

    「送客。」鬼梁高聲一喊,立刻有人開門。

    因為這段談話,鬼梁決定必須再取第二顆人頭。
    北疆戰神一向跟龍宿交好,當初龍宿下江南之前,吞佛人在京城,加上他的武功和兵力,絕對是足以保護龍璽的第一人選。此人不可留!

    他暗中培植勢力二十幾年,正是養兵千日,用在一時。

    他絕對要紫龍皇家斷脈,將當初他們父子兩人給他的屈辱加倍奉還!
    他要天下人知道,什麼天命所歸都是騙人的把戲,皇朝帝位不是只有傳承血龍紋者可以坐,只懂遊戲、淫亂後宮的無恥小輩會禍延天下,引起內亂外患。

    只可惜了龍宿那張臉,本來是要在他登基後,將人豢養在後宮,隨時凌虐,叫他後悔當初出言羞辱他!

    鬼梁天下獰笑著,露出真面目。


    ***************************************************************


    「看在好友一場,奉勸你醒醒,他不是你的好選擇。」
    「為什麼?」
    「姑且不論他的身分如何尊貴,你認為你供得起他要的富貴生活嗎?還是你天真以為能改變他,放棄富貴人生隨著你浪蕩天涯,過著餐風露宿、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武林生活,一句怨言也沒有?你的企圖看在我眼裡,只是無謂的掙扎,讓人心酸,醒醒吧!」


    那日一時激動,脫口說出內心的話,冷靜之後,總總擔心如海潮襲來。所以他找了慕少艾商量,卻反被點出一直隱藏在內心深處的問題。

    他的企圖在他人眼中原來這麼明顯,而自己卻一直欺騙著自己。

    光明正大說要糾正龍宿懶人的念頭和習慣,其實全是私心,拐著彎在勸他放棄富貴生活,跟他一起粗茶淡飯闖武林。明知自己養不起那樣嬌貴的人兒,就藉口想糾正他的壞習慣,真相是想拐龍宿變成跟他一樣;所以當發現龍宿一點也不想改變時,他又對他亂發脾氣。

    誠如慕少艾所說,一切都是無謂的掙扎,而最可恥的是,他一點也不以為自己有錯!最後使龍宿舊疾復發,他還不顧後果的告白,真的是徹底的自私、卑鄙!

    企圖用愛當藉口要拐對方改變的他,真的是全天下最自私、卑鄙的男人!

    為何他變得如此?因為愛嗎?

    當龍宿不在身邊的夜晚,一閉上眼,都是他的身影、笑容,想得心好痛,白天他又要裝作沒事人,企圖欺騙他人也欺騙著自己。

    愛,讓他如此扭曲嗎?

    喀,夜半中一道細微的開門聲,伴隨著雜踏的腳步聲,很輕很輕但依舊逃不過他的耳朵;對方人數不但增加,功夫底子也越來越強。

    所以為了安全起見,他們五人全擠在一間房中,床讓龍宿和阿九睡,其他三人輪流守夜。

    發現又有刺客即將到來,對已睜開眼的羽人點點頭,作了一些手勢,要他悄悄叫醒床上的人,他擋住門、羽人擋住窗,慕少艾負責那一大一小的安全。

    突然空中傳來一陣奇怪鳥鳴,在寂靜的夜空中顯得特別嘹喨、突兀,因此吵醒了客棧的掌櫃和幾個客人。

    劍子認出那是送信雪鴞的聲音,想出去又擔心門外的刺客發現雪鴞會送信,聽到腳步聲有幾個轉向被吵醒的掌櫃和客人,他猶豫是否該出去救人……但若一離開,龍宿的安危怎麼辦?握劍的手心冒出汗來。

    要是以往,他會毫不猶豫選擇救眾人,但他的私心選擇龍宿,明知那些人是無辜的,不該因此枉死,即使以後會活在無法救那些人的自責中,他還是選擇保護龍宿。

    龍宿對他而言就是這樣重要的存在。

    咚咚咚,門外的刺客連續倒地,沒有傳出刀劍互擊的聲音,可見攻擊的人手法高明且快速,遠遠勝過那些刺客。

    「嘎!」門外先傳來雪鴞的聲音,然後才是敲門聲,表明來的是自己人。

    以防萬一,劍子還是比手勢要所有人安靜不要動,一個人前去應門。

    門一開,「是你!」月影下,一身黑紗衣,臉上帶著泛銀光的黑色面具,肩上站著灰白的鴞。

    「他沒事嗎?」邪影問。

    「呃、算是吧,先進來。」

    見好友支吾,邪影跟著進入房中,一探究竟,走動時沒有腳步聲響,連衣服摩擦聲都沒有。

    慕少艾暗自欽佩此人武功的出神入化,只是帶著面具,不知長得美不美,跟羽仔比起來又是誰比較美呢?他的眼忍不住瞟一下窗邊的人兒,月光照耀下的悲美,嘴角跟著上揚。

    「是雪鴞!」阿九興奮的指著雪白的大鳥,然後就跑下床去玩,雪鴞不親近陌生人,就飛上木粱讓他空嘆。

    床上的龍宿沒有起身,邪影覺得有點奇怪,拿著吞佛的信走近床邊,看到那人一臉病厭厭、金黄色眼朣失去光芒。

    「掌燈。」龍宿虛弱的發令,一個翻身坐起的動作已讓他喘氣噓噓。

    邪影扶著他,「你發病了?不是已經很多年沒發作嗎?怎會這麼嚴重?」

    好友語氣中的擔憂讓劍子陷入自責,「是我……」

    「燈來了。」慕少艾及時出聲蓋住劍子的話,因為上一次的發作害他被羽仔漠視至今。

    龍宿靠著邪影胸膛看信,原本愛嘮叨的人看他氣色如此差,變成老母雞顧小雞般,又是摟住肩頭、又是拉被。

    「取紙筆。」龍宿輕咳一聲。

    邪影皺眉,「先休息,你的氣色很差。」

    「宮中那人派殺手,吞佛雖沒事,但宵受輕傷。吾擔心他沉不住氣。」幾句話,龍宿邊喘邊說,沒有平時輕快的活力。

    京城的人都知道吞佛寶貝將軍府中的劍雪,但北彊士兵只知道宵才是吞佛最寶貝的人。惹到吞佛,他自己還懶得處理,但若傷害那二個寶貝,勢必遭報復!

    邪影搖頭,「吞佛的心機深沉,他若有行動,絕對一舉必成。看來那人已惹動吞佛的殺機,你更該養好身體,至少得趕在吞佛殺光百萬大軍之前回到京城。」

    是是是,為了拯救百萬大軍,他必須休息,邪影還是這麼袒護眾生呀。
    「好吧,汝幫吾回信。」說完就閉上眼休息。

    雖然剛才邪影沒有追究劍子的話,但不表示他被慕少艾唬弄過去,嚴厲的眼神一一掃過房內所有人,最後停留在羽人身上。

    慕少艾知道瞞不過去,挺身而出,解釋了整個事件。

    劍子誠心的道歉,「劍子有違好友所託,對不住。」

    邪影眼中的嚴厲不减,礙於不能擾動入睡的龍宿,只好說,「眾人先休息,以備明日之戰。」

    劍子看好友抱著龍宿的方式那麼熟練,心中醋意翻騰,但雙眼對上面具後的責備,他只好轉頭去哄阿九別在夜半追著可憐的雪鴞。


    ***************************************************************


    「這道乾燒蝦還不錯,你吃一點……」邪影夾的蝦子停在半空,因為龍宿的碗上面已有蝦子,還有堆得高高的青菜、魚肉和一隻雞腿,劍子正在小口小口的餵。

    看邪影的臉色,以為又要一篇大道理嘮叨,等半天,龍宿等不到預期的話。

    邪影用怪異的眼光看劍子,「吃完飯,我有話問你。」

    「好。」

    當眾人窩在同一房間裡用餐時,沒有預料的敲門聲響起,所有人停箸戒備著。

    「客倌,有訪客說是從北邊兒來的,說有急事。」
    「龍宿,我是宵,吞佛出事了!」
    「這位客人你別性急,我這不是幫你問了嗎?」

    羽人開門,「請進。」對店小二送上一小碎銀,他馬上高興得低頭哈腰離去。

    一身黑但帶紫羽毛的人甫進門,原本躲在高樑的鳥馬上飛到他的肩頭,親暱的摩擦嘶鳴。

    「雪鴞,你沒事吧?」

    見來人雖身材高細瘦長但一臉清秀稚嫩的模樣,說話沒有高低起伏,彷彿缺少情緒波動。

    「宵寶寶,汝方才說阿吞怎樣?」龍宿以習慣的暱稱喚他。

    寶寶,嗯,這人果然單純得像寶寶……眾人想。

    一聽龍宿提醒,他才露出焦急的神色,「阿吞他只帶二名小兵南下,準備攻回京城,說要殺人報仇,這樣太危險……你為什麼笑?你不是阿吞的好朋友嗎?不會擔心嗎?」

    「宵寶寶,」龍宿喝口熱茶,「汝相信吞佛嗎?」

    「相信,但是……」

    打斷他,「吞佛曉得汝離開北彊嗎?」

    「不知道,可是……」

    再度打斷,「宵寶寶認為阿吞做事有勇無謀嗎?」

    「不是,宵清楚他的能力,有百萬……」

    金黃色大眼一笑,「汝想上京城玩兒嗎?」真想看看宵碰上劍雪之後,吞佛的臉色還能是那樣高傲嗎?

    吞佛在京城藏一朵黑蓮,在北彊收一隻雪鴞,不知其他地方是否還有小公館,總之,讓吞佛的小情人們碰面,這畫面可比爭龍璽更有趣味!

    宵猶豫了一下,「想,但是阿吞不讓宵去。」

    邪影看出龍宿的心思,低聲警戒,「這種事不能開玩笑。」
    雖認識多年,他猜不透吞佛的心思,也探不出他武功到底有多高,所以他絕對不當吞佛的敵人。

    「安心,吞佛不是小氣之人。更何況,也許吾這是幫他一個忙。」老是京城、北彊兩地跑,不如將兩個小情人聚在一起不是更方便省事嗎?

    想到這裡,龍宿不禁笑開懷。

    劍子聽不懂兩人之間的默契對話,很懊惱自己無法加入話題,看他笑得嘴邊的梨渦輕陷,心中莫名一陣苦。

    阿九拉一拉宵的衣袖,「雪鴞是你養的嗎?我可以跟雪鴞玩嗎?」

    宵露出困擾的神色,「雪鴞不是我養的,而且他說不想跟你玩。」

    阿九露出驚訝的表情,「你聽得懂鳥語?」

    「不懂。」

    「可是你剛說你聽到雪鴞說話呀。」

    「宵只懂雪鴞而已。」

    「我知道你是宵,我叫阿九。」

    「阿九你好。」

    兩人童言童語往來,說得十分開心,明明外表年紀相差許多,阿九的話聽起來還比宵更加成熟。

    這回京城的行旅又多了二人一鳥,這讓劍子很懊惱,因為來的人都是找龍宿,他越來越無法接近龍宿,而龍宿好似離他越來越遠,不是刻意。

    是否到了京城,一切謎底就揭曉?是否到了京城,兩人就必須分離?
    這樣想著的劍子跟邪影談過話才知道,原來龍宿的身邊從頭至尾就沒有他的位子!

    「你的任務已經結束,再來由我接手,好友可以繼續江湖行。」


    @@@@@待續@@@@@
    [ 此帖被肥燕在2009-02-08 21:57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狡童jun) f&e:劍子加油啊~~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先下手為強?】
    某龍:汝有何感想?
    某劍(擰眉思考):嗯~~~~~~~
    某龍:汝愛關子的習慣真差^__^
    某劍:我是正在想......
    某龍:想就想,看吾做什麼?
    某劍:沒啊,只是想這句話該怎樣運用才好
    (某劍以快過劍影紛紛的速度,用食指戳向某龍的臉,正中目標---酒窩)
    某龍:劍--子--仙--跡! (怒怒怒,怒火燒盡九重天---->某大餅:版權所有,亂用者三思)
    某劍(自得其樂):果然是要先下手為"攻"啊 U___U
    某龍:吾對汝的信心已到谷底,下次不用再連絡,再會!(^ ^b 龍大....)
    某劍(繼續傻笑):哈、再會是吧...
    ^Q^
    顶端 Posted: 2009-02-08 21:50 | 43 楼
    霍香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27
    腹黑: 105 点
    珍珠: 1739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7(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23
    最后登录:2015-12-18

    鲜花 [3] 鸡蛋 [0]

     

    ORZ,所以先生的心思直逼扭曲了哇哈哈
    先生你其实不用苦恼的,因为还有上门女婿这一美差你可以做,而且是龙宿陛下的>  <想天下除了你还有谁能有这种待遇?
    不过我好喜欢这里挣扎的先生,这样才更人性口牙~~~~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08 22:45 | 44 楼
    阑珊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02
    腹黑: 87 点
    珍珠: 1722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37(小时)
    注册时间:2008-11-05
    最后登录:2015-12-31

    鲜花 [2] 鸡蛋 [0]

     

    「這道乾燒蝦還不錯,你吃一點……」邪影夾的蝦子停在半空,因為龍宿的碗上面已有蝦子,還有堆得高高的青菜、魚肉和一隻雞腿,劍子正在小口小口的餵。

    呵呵,看剑子给龙宿喂饭好有爱~~~~~


    可怜的剑子,会这样就被小寻赶走么.....

    「你的任務已經結束,再來由我接手,好友可以繼續江湖行。」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09 17:39 | 45 楼
    莲华若梦
    天雷只等闲 RP照古今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23
    腹黑: 103 点
    珍珠: 1723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39(小时)
    注册时间:2008-04-26
    最后登录:2015-07-30

    鲜花 [3] 鸡蛋 [0]

     

    诶呀呀,剑子啊,你想拐龙没那么容易啦
    于是龙宿的保护者们快来捣乱吧呼呼~
    要做小攻是需要通过群众考验的XDDD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12 01:33 | 46 楼
    疏楼更迭
    龙首身边的一只懒虫~~亲亲吾爱。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79
    腹黑: 147 点
    珍珠: 1760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1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07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0] 鸡蛋 [0]

     

    小邪,乃那句「你的任務已經結束,再來由我接手,好友可以繼續江湖行。」
    会让剑子吐血D~~而且严重时,他会在乃不知觉的情况下腹黑死乃,
    谁让乃居然抢了他的饭碗,咻咻他抱不到,喂不到,见不到,后果会很严重。
    燕归归真有气势!衷心不二啊!!!什么时候能遇上西风捏?皇宫里有他坐镇也可以拖延时间了,咻咻记得回去要好好奖赏哦~~
      羽人还是那么楚楚可怜,冰冷,恩,少艾,乃要好好加油了!要用乃十二万分的热把这个冰块好好融化,然后拆吞下腹,恩恩,
    剑雪和宵会相处得很好的,吞吞,乃果真是脚踏两只船呢,当心翻船啊~~乃怎么能那么有心机呢,把两个人都藏得那么好,天南地北,就这么笃定他们会不知道?!咻咻做得好,一定要好好让吞吞吃点苦头!!
      老道,乃的追妻之路一向是充满荆棘而且是不由分说,看在乃那么有占有欲和保护欲的份上,帮你跟作者求下请,让你顺利点吧!什么!你救人迟到!还害咻咻哮喘发作!!!还敢凶他!乃不得好过!!作者大人,好好让剑子多吃点苦头,越苦越好!!!最好还要叫上佛剑大师!佛碟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恩卡卡~~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think) 回覆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14 11:06 | 47 楼
    liito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95
    腹黑: 171 点
    珍珠: 1843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2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12
    最后登录:2017-10-22

    鲜花 [133] 鸡蛋 [0]

     

    头一次见到剑子急成这样啊。真是很有意思哈。(我果然很不良)
    不过邪影的话岂不是让剑子更着急?还是说另有安排?
    虽说有欺负剑子的嫌疑,但我还是想看大人设计更多有爱的小障碍哈。
    表白一下,追大人的某文追了很久。后来很圆满地看其完结。大人加油!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16 16:33 | 48 楼
    taxation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36
    腹黑: 323 点
    珍珠: 171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4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3-09-22

    鲜花 [3] 鸡蛋 [0]

     

    期待下文啊~~~
    不知道剑子知道咻咻的身份后会有什么反应呢?
    勃然大怒?黯然离开?还是终身相守?
    话说,咻咻,你怎么可以这样大搞暧昧呢?这样不乖哦~~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3-27 21:53 | 49 楼
    «234 5 6789» Pages: ( 5/10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0-23 08:18,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