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4 5678» Pages: ( 4/37 total )
本页主题: 05.25天为谁春 序至特殊番外 望春 352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月上樱花
剑龙王道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57
腹黑: 89 点
珍珠: 131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97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1
最后登录:2017-04-06

鲜花 [2] 鸡蛋 [0]

 

佛剑领到的兵器,自然是佛牒。
话说这日天佛尊对佛剑说,那佛牒虽已赐你,可并不到用的时机。
佛剑扬头微笑道,无事,有条凳即可。
天佛尊被如此懂事的徒儿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一开始没看懂
反应过来以后,足足对着电脑笑了一分钟~~
佛剑从小就流氓
没法用佛碟的时候,“有条凳即可”~~
拿条凳子一样扁人,扁人之路不由分说,笑~
那啥,教育要从小抓起,流氓也要从小培养
看来暴力和尚的养成,天佛尊正是始作俑者啊
[ 此帖被月上樱花在2009-02-14 20:06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慶祝三先天再聚首!!
顶端 Posted: 2009-02-14 19:59 | 30 楼
liito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95
腹黑: 171 点
珍珠: 1843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2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12
最后登录:2017-04-19

鲜花 [133] 鸡蛋 [0]

 

天为谁春(八)
不知何时,龙宿同佛剑也开始互称好友了。二人一般的乖巧懂事,呆在一起显得尤为文静可爱。或者说,佛剑比剑子更见过场面,讲什么群架条凳之类的也是所谓的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又一日,三人坐着聊天吃点心。难得的龙宿不念书,难得的佛剑不坐禅,难得的剑子不在外面晃。剑子告知佛剑说絃首的徒儿苍如今得了把神兵唤白虹,攻击力大增,能打掉敌人一条血槽多一点。(玩过游戏的都懂)
剑子说得很有兴致,甚至没在意龙宿特意递给他尝的糕点。
龙宿微笑着听着,心里只道你与那絃首的徒儿想必是很熟络很要好了。
而佛剑则愣愣地说,神兵啊,比条凳还好?
在小佛剑心中,条凳仍是世间无双的厉害群架武器。当然剑子还会补充两个:酒瓶子,板砖。
剑子见佛剑这样问,只是笑呵呵地端起茶来喝。
龙宿略感不爽,眼睛眨了眨道,其实吾师尊曾提过一种手法,说其是天下最厉害的。
剑子佛剑很少见龙宿会参与他们的武斗议论,又听是最厉害的,忙问所谓何物。
龙宿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两人,慢吞吞地说,自然是盖布袋。
盖布袋?
剑子瞪大了眼,我从没听过这手法啊!
佛剑点头附和。
这盖布袋么,其用意之险,手段之毒,乃是世上最邪恶之事,汝们的师尊都怕你们吓着,故没告诉汝们。龙宿说着,瞧着那二人的反应。
佛剑听了,想了想说,看来盖布袋必是比条凳更厉害。
剑子盯着龙宿,没说话。他觉得龙宿要是胡诌,必是诌得似模似样。可这盖布袋听起来简直就是荒谬。
龙宿也盯着剑子看。
神兵利器,儒门自然是多的。汝要是稀罕,找一件来给汝便是。龙宿边说边将刚才的糕点再次递给剑子。
佛剑看这二人,抿笑不语。想到师尊曾说三千世界的缘法如何说得完道得尽,如何抓得牢留得住。
剑子这次接住了那糕点,细细吃起来。味道微酸,很有意思。

事后,剑子很认真地跑去问龙宿说,盖布袋真是最厉害得手段?
龙宿还是点头道,是啊。
剑子笑了笑道,龙宿什么时候将儒门的好东西拿出来看看哈?
龙宿冷哼一声,汝想得倒挺美。


这一回其实是在讲龙宿吃醋,好吧,其实也不是吃醋。龙宿只是不习惯听到剑子赞其他人。因为剑子平时总是把他捧在手心里似的。龙宿啊只有小时候才有点这种感觉,成年他也只会微笑不语,不做评论。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14 23:33 | 31 楼
liito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95
腹黑: 171 点
珍珠: 1843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2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12
最后登录:2017-04-19

鲜花 [133] 鸡蛋 [0]

 

to霍香 我也是半夜才看的新剧,虐得泪流满面。
恩,其实剑子在等嘛,他或许觉的有些东西不需要说的,其实不是这样。要以个人等和忍耐都不可以太久啊。

to莲华若梦 仙,仙山!不会吧,就仙山了?是真的咩?不是还有戏分诶?

to樱逝 恩,以后的贺文都是现代设定啊。剑子当时是不被那啥都不行,因为他没得选啊。看看以后有没有机会,让他将一代神人那啥回来。爱做的事,这个按天佛尊的话说就是还没到写的时机哈。

to月上樱花 佛剑就是那所谓的大象无形,大音希声,拿什么都很有战斗力哈。天佛尊他老人家看着这样省心省事的徒儿,很感动。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14 23:45 | 32 楼
kemike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55
腹黑: 132 点
珍珠: 1747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3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20
最后登录:2014-01-01

鲜花 [4] 鸡蛋 [0]

 

噗,酸酸的味道……好可爱的龙宿,吃醋也要这样含蓄啊XD~

盖布袋确实是强大好用的东西。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一叶落,几番秋,江南独倚楼。
顶端 Posted: 2009-02-15 11:10 | 33 楼
liito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95
腹黑: 171 点
珍珠: 1843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2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12
最后登录:2017-04-19

鲜花 [133] 鸡蛋 [0]

 

天为谁春(九)
入秋来,天气渐凉,北雁南飞,果丰而草黄。
剑子已是许久未去看龙宿。向佛剑打听,也知道是最近剑子也没找佛剑约架,只不定都去单挑了。儒尊自然是知道此中原由,便只向龙宿说道士都这样,一旦有了云游一说,就忘了本了。
原来,剑子是云游去了。
一日,道尊又见到他的宝贝剑子贴着膏药从外面回来,知其又是降妖(打架)去了,心中百般滋味儿。
你又打妖怪啊?打赢没有啊?道尊笑容满面地问。
咱就从来没输过哈。不过师傅,你发给我的批量式桃木剑太烂了,严重影响我的发挥。剑子回以一个潇洒地甩头,得意地说。
道尊心道你这娃儿我好的不学,偏学我这些个。
你怎么一天到晚就知道好勇斗狠!看看儒尊家的龙宿,你怎么和别人比哟!道尊觉得剑子在这方面鼓励不得,所以从来都是以训为主。
剑子这个人,鼓不鼓励,打不打击,他都不往心里去。因此他听了道尊的话笑道,师傅你这就教训错了不是?说到好勇斗狠,你还得看佛剑拿条凳拍群妖,那跟拍黄瓜似的。再说了,龙宿那人,咳,连同儒尊那人,你比我清楚啊。人家天生就那样不是?
道尊听着只觉耳鸣起来,感慨剑子在某方面已经出师了。
可师傅你也说得是。我在外面晃得确实多了些。
不过剑子也并非不知事的娃儿。
道尊拍拍他的肩说,剑子啊,你也长大了,早不是过去粘着要我抱的白毛毛团了。
剑子闻言脸都没处搁,只说,师傅啊,你要说什么就说。
你也该带着你自己的剑去四方游历了哈。
啊?去更远的地方晃更久?剑子略惊。
晃什么晃,是云游。这天下的兴亡,是儒生的。这万物的普渡,是和尚的。我们道士看似是春秋两不沾,可你说一件衣服哪能完全将尘土抖净呢?本事我已传给你,剩下的只看你自己了。道尊难得严肃一回。
云游就云游,好啊,我过些日子起程哈。先去看看龙宿佛剑他们。也不知剑子听懂道尊的话没有,他答应得倒很爽快。
还磨蹭什么,明日天明随我进阁取古尘,然后上路。道尊居然没有让剑子去找那二人。
剑子一愣,很快又连连点头,好好好,都依你。老头子,你的脾气越来越怪了。
道尊又回复和蔼道,我可不是老头子。你到我这年岁还不一定有我这么多桃花和墙头呢!
哈?桃花和墙头,是什么?
小娃儿少管,那都是虚空。

儒尊并不抬眼看龙宿,只是淡淡地说,入学海深造就暂时不能回儒门天下,为师怕是委屈汝。
龙宿颔首,皆听师尊吩咐。
儒尊想着这样好的孩子,实在是难得。

天为谁春(十)
龙宿并不讨厌念书,相反,他很喜欢。
龙宿讨厌去学海无涯。那里没有师尊,也没有剑子与佛剑,甚至没有那些疼爱他的宫女。
可自从儒尊要龙宿准备去学海深造之日起,他老人家的公务就十分繁忙,再也没见过龙宿一面。龙宿更不会听到师尊用温柔的语调问,吾儿,汝是否在为学海之事心烦呢?
剑子又外出云游,无法告知诸事。佛剑不时还来探望他,也已听闻学海一事,只说了句好友保重。一句保重,龙宿已是受用至极了。
令龙宿想不到的是,某个人却因此事专程来关心他。
这人便是楚君仪。
楚君仪此时还只是儒门教母的得意弟子之一,不过由于此人为端庄贤淑之风标,温婉解语之翘楚,龙宿往往都唤一声前辈。再者教母本人年岁过大,早就不见除儒尊与弟子以外的人,这六庭馆的实权也早已落在楚君仪身上。幸而楚君仪本人正直温厚,将六庭馆打理得井井有条,并未有何失德之处。
龙宿见楚君仪,也觉赏心悦目。只因楚女士同龙宿一样,爱着紫衫,爱佩珠饰,并是少有的能将过于明艳华丽的服装穿出优雅气质的人。只是龙宿穿衣,更见独一无二之风致;楚女士则一派温文娴雅。
楚君仪见龙宿便更不消说了,自然笑语常见,态度亲切。
龙宿,听说汝要去学海?楚君仪直接问。
正是,此去深造不知何时才再见前辈。龙宿心道消息真快,这六庭馆都知道了,想必学海也传开了。
儒尊大人可有示意?楚君仪又问。
师尊是说入学海苦,入学海甜。龙宿答道。儒尊的意思自然是进到学海无涯读书一事是很辛苦的,但单就在做学问来看,肯定是读书人的大幸。
哦,儒尊大人他真是用心良苦。楚君仪笑了笑。
那,不知前辈今日来所为何事?
楚君仪顿了顿,婉然道,吾听闻汝要入学海,前来探望汝,以免此后难以见面。
可她刚说完又叹了口气说,汝师尊入学海时已过弱冠。而汝初成少年便要去到那里,叫人不甚放心。原本吾位居六庭馆辅职,对于汝的事无权过问。但汝自幼成长,便由我代教母照拂,闻汝远行,不免越职关心。其实,就连教母本人听闻此事,也不禁叹气不语。
龙宿越听越觉得那学海简直就是魔窟,不免好笑。可观楚君仪的情态,便知此情之真。
难道师尊他舍得?龙宿这样想着。
呵呵呵,谢前辈关心爱护。那学海是儒门之源,那太学主之位虽在我师尊之下却又自成一脉,并不由我师尊管束。诸多事情,吾也听闻。
但龙宿表面上没有显露出疑问,只说了些客套话。
楚君仪知他个性,并不强求,只点头道,汝是知事的,心里明白便好。
又说,汝师尊对汝无限关爱。如此设计定然是为汝好,切莫生疑。
龙宿一一称是,心里对楚君仪的评价又高了一层。至于儒尊,龙宿从不怀疑这个同他最亲的人。
临走前,楚君仪道,学海御执令同教母私交甚笃。汝若有事,可求助于他。
龙宿言谢送客,只道那学海原来真是个魔窟。

几日后,龙宿收到佛剑来信。信中只道,好友,有事就讲,定来以条凳相助。
龙宿很感动,却又想到出远门的剑子不知现在在哪儿,何时能回。而剑子归来时,自己是否已在学海,难已相见。
想着想着,龙宿的心灰冷下来。

儒尊半卧在榻上一言不发,团扇直摇。
道尊叹道,好友啊,我看你装坏人装得真是痛不欲生啊。
儒尊才开口说,吾儿定能明白吾的用心。
虽这样说,眼圈还是红了。


恩,学海是不是魔窟捏?当然不是,只是作风特别吧。对于学海设定极不行的我要去补剧了哈。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16 16:03 | 34 楼
liito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95
腹黑: 171 点
珍珠: 1843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2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12
最后登录:2017-04-19

鲜花 [133] 鸡蛋 [0]

 

to kemike  此时的龙宿还会为此吃醋,以后就不会了。盖布袋真的很那啥很暴力哈。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16 16:07 | 35 楼
kemike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55
腹黑: 132 点
珍珠: 1747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3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20
最后登录:2014-01-01

鲜花 [4] 鸡蛋 [0]

 

诶,感觉两位师傅是故意要把两只分开似的……是有什么打算咩?
佛剑的条凳相助真是值得信任,君仪教母的风度极好。
学海出现了啊,不管作风怎样,和龙宿气场不合是剧里就很明显了的,大人乃补剧麦忘填坑就成~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一叶落,几番秋,江南独倚楼。
顶端 Posted: 2009-02-16 16:32 | 36 楼
yawk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98
腹黑: 93 点
珍珠: 1781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12-29
最后登录:2016-10-15

鲜花 [0] 鸡蛋 [0]

 

儒尊是不是用心良苦的要让咻咻在学海里明白啥叫桃花和墙头?
啥是虚空?

看剑子得样子是生来就明白的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16 20:13 | 37 楼
liito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95
腹黑: 171 点
珍珠: 1843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2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12
最后登录:2017-04-19

鲜花 [133] 鸡蛋 [0]

 

天为谁春(十一)
剑子大仙云游去了,云游到哪里去了?
浩然居是蔺无双道友的居所,环境很不错,可见这蔺道友的名声真还不止是单恋。
蔺无双,我来了哈。剑子毫不客气。
剑子啊,门没关,你自己进来哈。蔺无双也很随和。
剑子一踏进门就见到蔺无双同號昆仑对坐,桌上放了茶和花生。想必是在聊天打八卦。
剑子你先坐,我先听前辈讲讲课。蔺无双显然是无心招呼剑子。
剑子听说有课听,也跟着凑过去。其实他在道门就没听过课,不过见號昆仑这样从不开课的人讲课不免有些稀奇。
且说啊,人和人的机缘就是此消彼长的。號昆仑说得慈祥略带严肃,那神情也没有任何高深莫测。因为他不需要,这句话本生就让剑子与蔺无双听不懂。
那你说我是要去萍山还是怎样?蔺无双问。
诶,你去萍山打不过她,会被拍下来。还是留在这边。此消彼长,你不找她她就找你。號昆仑果然是一代先天人,看得通透。
等一下,你们在讲?剑子醒悟似地问道。说到萍山,自然是那位道法非凡的女先天的仙居。
呵呵,事实上是我同道尊要联合开一门新课。先让无双听听看好不好。號昆仑拈拈胡须。
剑子,你别打岔。你要问你那档子事排队哈。显然,蔺无双对这新课是十二万分推崇。
我,我哪里有?咳,蔺无双我还很少年仔啦。剑子被说得脸有些热。想着所谓的那档子事,他的确没有。一些个花妖树精以及年幼女道友他通通都没挂心上,可他又对同某人的相处存在疑惑。
不急不急,都可以问哈。而蔺无双你那个就得是等。这天地春秋,万物华年都等得了,你的答案自然就有了。號昆仑满意地笑着。
那,那我有个好友,他的好处总说不尽,待我也好,只是我觉得同他忽远忽近,恩,就是那样,你懂哈。剑子还真问了。
蔺无双听一个等字,心就灰了一半去。这边对剑子戏谑道,是好友还是相好的,好友就不用问了哈。
自然是好友。剑子说得理直气壮,心道那人一定也将我当作好友。
號昆仑闻言本要问是不是儒门中那个,却还是住了口。只是点了点剑子的心口说,问问你这里。
剑子摸着心口,并没有懂。
號昆仑笑道,你师傅说你要是懂了,也算是出师了。
剑子这就更不懂了。
蔺无双平素虽狂放自由惯了,却不是没心眼儿的人。相反,他作为道尊的弟子,已是道门年轻一辈中很出挑的了。因此他对道尊的心思摸得很好,知道道尊的用心,便敲了剑子的头一下道,你还是先搞清楚你自己,再揣摸别人才好。
號昆仑也赞同式地点点头。
这二人于剑子,一个类似于师叔,一个类似于师兄。剑子见二人意思一致,便只得撇撇嘴不再追问。
话说,你和师傅真的要开这种课?
当然,你们这些小道友执念太深太多。
可为啥请你任教?
呵呵,我太极流最擅八卦推手啊。
剑子真是感觉,他们道门无聊得有一定水准了。

    
其实號昆仑不是不正经哈,他正是看淡诸身诸事了。而道门是不是真要开课呢?號昆仑要点悟的,可能只有蔺无双和剑子吧。我果然有很强的恶趣味,我错了。
留言的大人我明天一起回复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Jianlongying) f&e:此帖甚好,送花一朵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16 23:52 | 38 楼
    liito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95
    腹黑: 171 点
    珍珠: 1843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2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12
    最后登录:2017-04-19

    鲜花 [133] 鸡蛋 [0]

     

    天为谁春(十二)
    龙宿被接往学海具体是哪一天的事,已不得知了。那天儒尊还是没出面,就连楚女士也没到场。
    来接人的是学海教统。
    以及,风头正劲的太史候。
    龙宿淡淡同二位见了礼,没有精神的样子。
    教统看上去温润如玉,态度也很可亲,只说,未来儒门之主能有此学心实在难得。学海置物朴素,不比儒门天下,还望海涵。
    龙宿只道无事。
    太史侯并未开口,只是候在教统身后。他虽是风光无限,又被对立派攻击成冷傲酷烈,但本人是相当尊于礼循于法,亦可算作另类的谦谦君子。再者,单从外在来说太史侯的年岁的确大于龙宿,可他真正在天地里渡过的春秋未必有龙宿多。只因龙宿剑子佛剑等人皆有着不寻常的缘法,故仍未有成年之姿。而龙宿渡数十光阴都停留在孩童时代,却在近来初成少年,也是注定的。最重要的是,太史侯此时还不是礼执令,只是一名优异卓越的学生罢了。
    龙宿见太史侯此人表情单一却生得俊朗不凡,心想难道所谓学海才子就是搞研究搞得疯魔乏味了?其实他过去就见过此人,还见了礼,只是龙宿忘记了。
    午后,一行人便离开了儒门天下。
    龙宿并没回望,走得颇为洒脱。
    儒尊在大殿听闻龙宿已启程,略微点头,要人传令下去好生打扫龙宿的寝殿。

    学海压根就不是个朴素的地方。没有儒门天下那般华丽极致,却也是一花一木都有讲究的。来了学海,头件事就是拜见太学主。原本以龙宿的身份,根本不存在拜见一说。可所谓天地君亲师,龙宿对于拜见一事并无意见。
    太学主坐于帐后,只闻其声。
    龙宿,汝可知吾为何不以真面目示汝。太学主问。
    龙宿不答。
    因为在学海,只有学生同执教的关系、而汝入此来,不过是个学生,也没资格见吾的真颜。太学主又说。龙宿依旧不答。
    哼,果然如此,儒尊的宝贝徒弟好生傲慢!太学主冷哼一声。
    龙宿转头看了看一旁仍旧微笑的教统,以及仍旧平板面孔的太史侯,只觉此处风土人情很奇妙。
    太学主见龙宿久不作答,也感无趣,便草草说了什么要龙宿戒骄戒躁之类的话,将龙宿请出了正殿。
    龙宿乖乖地出去了,却发现后面跟着个太史侯。
    太史侯快步走过来,终于开口了。他讲。教统要吾来照顾汝,咳,的起居。
    龙宿觉得此人断句犹为有意思。
    哦。他微微一笑。
    汝是否在想吾为何不理睬太学主?龙宿又问道。
    太史侯的眉头稍稍一动。
    汝们太学主的思维,吾跟不上。龙宿的脸微侧,看起来竟有些别样的风致。
    太史侯的心梗了一下。
    至于另一个学海重要人物絃知音,由于睡过了头,未能前来见这位远道的客人。    


    龙宿开始妖孽了啊,还是我开始人品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2-17 21:28 | 39 楼
    «123 4 5678» Pages: ( 4/37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5-01 12:2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