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456» Pages: ( 2/8 total )
本页主题: 01.10 永遠(1~13)(完) 63F,番外66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08-20

鲜花 [234]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9楼霍香于2009-05-16 23:20发表的  :
沙发~~
是说剑子先生你的想法真的很奇怪= =bbbb你明知道龙宿的性子是对在乎的人容不得半点沙子的,却又为何轻易的去碰触某人的底线?只是为了试一试其修为?是说先生你怕龙宿的修为超过你就被反扑?咳,先生乃应该明白在某些事上修为是完全无用的呀ORZ

对于你家那位,先生你让他觉得你的真心掩藏的太深了,深到连龙宿自己都不相信有过那片真心,所以你家紫龙离家出走我看来势在必行(喂!)所以先生速速改掉你那对待感情也腹黑的不端态度吧。


恭喜大人坐上沙發~(端茶)
小的默默無名,帖子的沙發很好搶的,希望您坐得還滿意~XD

關於劍子的心態,我想來說說我的詮釋。
月刊曾經說過劍子大人是太陽雙子上升射手,正巧跟本人我一.模.一.樣(笑),所以某種程度上我很能了解這種明明愛他卻又會刻意想疏遠他的心情...(望天)
這麼說好了,雙子座的人表面上看來有許多朋友,也很願意幫助身邊的人,但其實我們不太願意被人碰觸到我們真實的內心。
我們希望自己在所有人的心中永遠都是聰明瀟灑的,從容自在的美好模樣。對於靠我們太近的人,會不由自主的抗拒,不管那人是父母朋友情人,是真心關愛我們的人,不喜歡就是不喜歡,這我們也沒辦法控制。
我們希望自己堅強可靠,卻不願意也不想依靠任何人。即使深愛著你,我們依舊是若即若離。只因為我們比任何人都敏感,比任何人都不安,所以不敢輕易說出永遠,相信唯一能夠倚靠的只有自己。我學會向情人撒嬌,可是整整花了三年呢~(挺胸)(這有什麼好驕傲的!)
有時候我們不會什麼都說,不想被看穿,即使那沒有什麼好瞞對方的,但我們心中就是有一塊禁地,那裡誰也進不去。
所以劍子會對龍宿掩飾真心,不是不愛他,只是習慣而為。
不是不愛你,只是另外一個地方,屬於我自己。

不巧聽說,龍宿大人是天蠍座吧?不是全部,他就不要。"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這句話,大概是天蠍座發明的。
這兩個湊在一起,怎麼想都是一個跑一個追的光景呀....

幸好雙子座也是標準的惡人沒膽,快拿繩子把劍子牽回家吧,他就是欠人管而已,對他太好就爬到你頭上....你好好嚇一嚇他,他就會很乖了...這點我想龍宿大人這麼聰明,一定想得到的。只等他從牛角尖裡面鑽出來,一切就會往光明大道上飛奔了!

謝謝霍香的賞文,希望你會喜歡~ˇ///ˇ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5-16 23:58 | 10 楼
taxation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36
腹黑: 323 点
珍珠: 171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4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3-09-22

鲜花 [3] 鸡蛋 [0]

 

我咋觉得剑子腹黑得连自己都不放过了……
他这不是很了解龙宿吗?干嘛还做那些会让龙宿心里难过的事情……而且他明明又对龙宿用情至深,龙宿难过他自己不是也不好过吗?这样绕来绕去把两人都绕惨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聪明反被聪明误”?
话说,剑子爱管闲事的毛病又犯了是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5-17 00:16 | 11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08-20

鲜花 [234] 鸡蛋 [0]

 

這是什麼發帖時間....(自毆)
沒辦法,這篇再不貼大家都要忘光光了吧?到時候我就會懶得寫下去了,這可不行,我這次是絕對不棄坑的!!
(意思是說之前常常棄坑是吧!? \(‵□′)o╭──╯☆/(# ̄⊿ ̄)/踹*)

好多人罵劍子大人....@_@
其實我當初也很困惑為什麼他要這麼做,故意寫了這點,因為我想翻案,其實劍子讓龍宿打頭陣想試探他,不是沒有原因的,這一篇會告訴大家為什麼~希望我詮釋得夠好....>"<
----------
[永遠]  04

解決了城門外頭的騷動,劍子依照原訂行程來到不解巖。

斂著目的僧人神態安然地靜坐著,劍子也不打擾,就逕自坐到石桌對面喝茶納涼,等著佛劍打坐結束。
靜對無語地過了莫約兩盞茶時刻,佛劍緩緩張開狹長的秀目,望向劍子的笑臉,「劍子,久見了。」
「別來無恙啊!佛劍好友。」

佛劍向來是快人快語,也不多做什麼寒喧,一照面就立刻直奔重點,「龍宿的情況如何?」
很了解佛劍個性,劍子聳聳肩也直說了,「上回和鄧九五一戰,可以感到反噬提摩之後,龍宿的功體的確較有長進。不過看來做為嗜血者最主要的長處,還是那源源不絕的再生能力啊!」

「身體方面呢?可有異常?」佛劍面容同樣嚴肅不變,仍舊掩不住眼神中微微的擔憂。
劍子打趣地笑了笑,「那倒沒有,一樣怕冷又怕熱,懶得動更懶得吃飯。不過現在龍宿是全天下唯一一個不畏日光的嗜血者啦~幸好他還算念舊情,沒有狠心把我的血給吸乾。」
「沒有異狀就好。」佛劍像是真正放下心來,微嘆口氣望向遠方,「嗜血一族的進逼跟野心,到這裡也算真正告一段落了。」

「是啊~除非龍宿能自體分裂創造出一堆新的嗜血族,不然應該是沒有問題了。」劍子保持著聲音輕快,刻意說笑著,「不過他那麼自戀,說不定真的會弄出一個自己來天天讚歎喔!」
嗚~他都這麼努力耍寶了,佛劍依舊很不給面子地完全不笑,真叫人忍不住開始懷念起龍宿不笑也深窪著的可愛酒窩啊……回去疏樓西風之後鐵定要好好戳上兩下……

「劍子……」
「唉呀~瞧我糊塗的,都說了這麼久居然也沒替佛劍好友你倒杯茶,來來~請用。」
「劍子。」
「喔對了,方才我在城門那兒,遇上一群欺凌百姓的惡官兵,我一氣之下就出手教訓了他們一番。太生氣了,下手是重了些,幸好沒波及無辜的旁人啊~
「……劍子。」
佛劍默默地直視著對方,顯然是逃避話題無效,沒問到絕不放棄。
縱使他再有心閃躲,在佛劍那堅定的眼神下,也只得乖乖就範,「你想說什麼,好友?」
沉吟半响,佛劍居然難得有了猶豫。深吸一口氣之後,終究還是開口,「劍子,你可曾想過龍宿選擇成為嗜血者的原因?」
聞言,劍子也沉默了下來。

確實是百思不得其解。
沒錯,龍宿是很任性,從小到大都是恣意妄為,正當年少輕狂的時候,他們什麼禍沒闖過?
卻不曾這般失去分寸。

「或許,龍宿的初心遠遠比你我所能想像的都還要單純許多。」起身,背起佛牒,「既然已經掌握了龍宿的情況,我該上琉璃仙境去一趟。」
「啊,佛劍,還得請你幫個忙。」從袖中拿出一張白紙,「簽個名就好,你也知道龍宿的心眼就是特別多……」
佛劍深深地看了劍子一眼,蹙起眉峰,「傲笑紅塵?」
「唉呀~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嘛!」劍子不以為意地笑笑,「你我都知道,龍宿在意的才不是那個,他只是想看我焦頭爛額的好戲而已。」

蒼勁有力地揮筆落下"佛劍分說"四字,佛者罕見地又顯猶豫神態,躊躇半响之後才道,「劍子,多多照看龍宿。你既知他性子多疑,就不要刻意去試,有時候最單純的事物反而最不容易看清。」
說劍子不訝異是騙人的,佛劍今日太不尋常了,「好友?」
佛者搖搖頭不再多說,化光而去。
劍子拂塵輕揚,目送著佛劍離開,方才轉身漫步下山。

「初心……嗎?」

遠望著山嵐疊翠,從不解巖方向看去,疏樓西風和豁然之境所在的山頭正沐浴在一片澄紅落日之下。
宛似火焚。

----------
就是因為要讓大師出場這篇才孵這麼久,不過我覺得我還是沒有把大師掌握得很好 (望天)
對不起大師,您不用拿佛牒我自己斬了自己就好.......
(06/04 01:00 稍微修改了一下)
[ 此帖被rainingpsy在2009-06-04 01:11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6-03 05:02 | 12 楼
taxation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36
腹黑: 323 点
珍珠: 171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4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3-09-22

鲜花 [3] 鸡蛋 [0]

 

大人终于又更新了~~
关于大师啊,觉得同人文中的大师一般就两种形象:一、在暧昧的旖旎气氛中一本正经地不解风情,制造笑点……二、在他人陷入迷茫中时以佛者的超然指点迷津为他人解惑。这篇文中看来是属于后者啦~~觉得大人写得还挺符合原型的~~
剑子太迟钝了,竟然还不以为意……等你发现龙宿不见了就知道伤心了……
觉得最后那幕仿佛在预示着什么……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6-03 18:48 | 13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08-20

鲜花 [234] 鸡蛋 [0]

 

寫完差點害我難產(?)的佛劍大師之後,進度終於可以加快了,真開心!=▽=+
(雖然我還是覺得我很拖戲,咻咻你到底是要不要離家出走啦!?)(被御皇跟古塵同時捅死)
這篇可能有點偏離本篇的悲傷風格,沒辦法,一寫到劍子就整個歡樂起來,他真是個很難虐的傢伙.......
--------
[永遠] 05

「汝呀,真有窮到不來蹭飯就會餓死嗎?」才踏進內院,就聽得那嫻雅的儒門口音打趣地響起,「吾這疏樓西風,都快成了汝家的廚房了。」

「好友怎地這麼說呢?我是看龍宿你一個人用餐未免孤單,兩個人可不熱鬧許多嗎?」劍子笑瞇瞇地一揚拂塵,掃去路上沾染的塵沙後才進了小廳內。

回到疏樓西風已是掌燈時分,由於近日來劍子都待在疏樓,貼心的穆仙鳳早已佈好美味的家常菜餚,只等著劍子回來就可以開飯。

估量自己一身的風塵僕僕,劍子要龍宿別等他先吃,簡單梳洗一番才上了飯桌。卻見龍宿連筷子也沒動,只顧著猛抽水煙,忍不住皺眉,「龍宿,把煙管放下來吃飯,老是不吃飯身子怎麼會強健?」

「耶,劍子,吾這是在等你一同用餐呀。」龍宿輕笑地應著,又懶洋洋地吐了口水煙。

「好好好~我這不是來了嗎?快吃吧。」劍子慇勤地替龍宿佈菜,又是肉又是魚的堆滿龍宿眼前的碗裡,「快吃啊,光看不會飽的啦!」

龍宿卻不急著吃,只似笑非笑地瞅著劍子,半晌才開口問道:「吾給汝的儒門令牌呢?」

「喔?那個令牌啊?」忙著吃飯依舊能字正腔圓地回答,道家先天果真非常人也,「今兒個進城的時候正巧遇上守城的惡官兵欺負一對爺孫,我看不過去出手救了,令牌也就給了他們,幫人幫到底囉~」

「讓他們到吾儒門去,省得官兵尋釁嗎?劍子,汝這算盤打得倒真精。」龍宿瞪了劍子幾眼,卻拗不過劍子拼命推碗過來的毅力,只得執起筷子意思意思地吃了幾口,「吾只是好奇,若真有心助人,何不給道門的信物呢?」

「哎呀,好友,你也不是不知曉道門向來一派清風,讓人家去也是委屈了他們。當然還是去儒門吃好睡好才算有心幫助嘛!」

見龍宿意興闌珊地不肯吃,劍子哪會放過,夾了一口魚肉餵到嘴邊,大有"你不自己吃我也會想盡辦法撐死你"的勢態,「龍宿,張嘴。」

一想說話便避無可避地被塞進食物,龍宿只得匆匆咀嚼嚥下方才開口,「汝吃汝的,別一直推!」

「耶~美食當然要和好友分享囉!」劍子端起龍宿的碗,正虎視眈眈地等著他開口,「來,試試仙鳳的手藝。」

「仙鳳是吾的侍女,吾自然知……唔!」這回更慘,連話都還沒說完,「劍子仙跡!吾不要吃,拿開!」

「不行,你最少得把這碗吃完。」想了想之後又補充道,「還有這盅雞湯可是仙鳳一早就細火慢熬精燉到現在的,當然也該喝下才是。」

感謝龍宿的良好教養,在用餐完畢之前他是不會隨意離開餐桌的。而乖乖端坐原地的龍宿哪裡是劍子的對手,不論怎麼躲,劍子就是有法子把食物塞進他口裡,原本碗裡的一座小山也漸漸空了。

龍宿也不是笨蛋,吃到最後死活都不開口了。劍子倒不生氣,只是很有耐心地哄勸,「龍宿,還剩幾口而已,不可以浪費食物要吃完。」

儒者死命搖頭,說不吃就不吃。 開玩笑,再吃下去吾都要吐了!

「好吧,那就……」劍子將碗放下,龍宿才要安心地放鬆,下一刻紫檀木筷就猝不及防地湊了過來,硬是塞完最後的一口白飯。

氣得滿腹火又不好發作,龍宿下了餐桌,華扇輕搖看似悠然平靜,劍子卻很清楚龍宿大抵是惱了,連忙獻寶似地拿出袖中紙張,「吶,龍宿你瞧。」

接過來一看,龍宿幾近微不可見地輕輕一顫,原本還帶著好氣又好笑的神情漸漸冷下。

佛劍分說……還有,傲笑紅塵。

「喏,我把事情辦好囉!」劍子理直氣壯地端著雞湯靠過來,「所以龍宿你也該把這湯給喝了才是。」

金澤鳳眸微歛,瞅著紙張不發一語。忽地一把接過瓷盅,仰頭飲盡,隨即便道:「多謝好友的努力,這紙證明吾自當好好保存。」

劍子若無其事地笑笑,卻敏銳地察覺到了異樣,「這沒什麼,為了化解好友對我的誤會,劍子努力些也應該。」

怎麼回事?龍宿原本的輕鬆全消失了,嘴角雖然依舊勾著,笑意卻未曾到達那雙眼眸。

難以掩飾諷刺的笑,華扇一揚,遮去了琥珀眼瞳底真正的情緒,「今日吾乏得厲害,就不與好友多聊了。失陪。」

雖然感覺古怪,卻又不好隨意出言打探,劍子只得目送那華麗的背影回房休息去,一臉憂心。

--------
友人看完之後說:「劍子是在哄坐月子不吃飯鬧脾氣的老婆嗎?」
我:「.............(爆笑)」
[ 此帖被rainingpsy在2009-06-05 01:23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6-05 01:15 | 14 楼
疏楼剑雪
剑龙大好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5
腹黑: 78 点
珍珠: 1705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5-20
最后登录:2011-01-06

鲜花 [0] 鸡蛋 [0]

 

坐月子中的老婆?龙宿……
嗯嗯。
好想看啊。
不过,估计是不少人的雷。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6-05 17:12 | 15 楼
taxation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36
腹黑: 323 点
珍珠: 171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4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3-09-22

鲜花 [3] 鸡蛋 [0]

 

……好吧,剑子天生开朗又腹黑的性格好像真的很难虐……但一旦他被虐到,那就是真的虐了……
看剑子喂龙宿那段,我想到的却是常常能在社区里看到的大妈追着小P孩塞饭的场景……(不用拍我,我自动消失……)
龙宿怕是看出了剑子的“造假”而又难过了吧……敏感易伤的龙宿啊……真让人心疼……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6-05 17:49 | 16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08-20

鲜花 [234]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5楼疏楼剑雪于2009-06-05 17:12发表的  :
坐月子中的老婆?龙宿……
嗯嗯。
好想看啊。
不过,估计是不少人的雷。


疏樓劍雪親~
這是我們在開玩笑的說法啦~實際上我是挺雷生子的 (望天)

謝謝親的賞文,我會繼續努力 ˇ/////ˇ

Quote:
引用第16楼taxation于2009-06-05 17:49发表的 :
……好吧,剑子天生开朗又腹黑的性格好像真的很难虐……但一旦他被虐到,那就是真的虐了……
看剑子喂龙宿那段,我想到的却是常常能在社区里看到的大妈追着小P孩塞饭的场景……(不用拍我,我自动消失……)
龙宿怕是看出了剑子的“造假”而又难过了吧……敏感易伤的龙宿啊……真让人心疼……


taxation親~
沒錯,劍子可堪為史上最難虐的同人主角之ㄧ了!更別提想虐他心通常等同於就是要虐龍宿身;想虐他身等會就會虐到龍宿的心了...難寫啊難寫!
(劍:可問難虐頂峰,天下無雙!)

那段想像.....(大汗) 龍宿大人的禮儀很好,從頭到尾沒有離開餐桌的啊~我個人還是建議您想像成被進補到生氣不想吃了的坐月子產婦比較好...(不是說雷生子嗎你!?)

是呀~下一篇開始就會回復到原本你猜我我猜你的糾結路線了~
其實這時候龍宿還在觀望,他還是想給劍子機會的,不然也不會任他東拉西跑去打怪呀!可惜此時的歡樂只是曇花一現,笨劍子又搞砸啦......

感謝大人賞文,小的會滿懷感激地繼續努力敲打鍵盤 ˇ////ˇ
[ 此帖被rainingpsy在2010-03-22 14:50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6-06 20:28 | 17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08-20

鲜花 [234] 鸡蛋 [0]

 

非常希望可以趕快寫完這篇,最近更新應該會挺勤快的~(我絕對不會承認是因為腦中別的故事快要淹死我了)
各位慢用囉~

---------
[永遠] 06

一幅雪白,上頭有自己的字跡,還有兩個簽名。
又如何?不過是張紙。
居然輕得讓他拿不起、重得讓他放不下。
想笑,放聲大笑。 

又是拿假的來誆騙吾吧?被騙了這麼多次,都該成精了。不想戳破,也算是多年朋友的義氣。
自己怎麼會是真在意那份簽名,只是……想試試劍子而已。
劍子啊~從小到大汝什麼試驗都不放在眼裡地輕易通過,這回可讓吾考倒了吧?
這場試煉,汝真真是抱了個大鴨蛋啊……

那紫衣人影輕輕地、低低地笑了開來,原先還壓抑著,漸漸的那笑聲越來越響,越來越放肆,終究放聲狂笑,不支地趴俯到案上。 

瞧瞧,眼淚都流下來了,真是吾生平少見的意態癲狂啊。
就快了吧?這春,將盡了。
梢頭的杜鵑謝盡殘枝,換上窗前的荼蘼淒然地含苞。 

吶,劍子,吾倆就打個賭。賭這荼蘼能有幾日風華,如何?
賭是花先死心,還是吾先心死。 

荼蘼花事盡,寂寞開最晚。(註)
等這花開,將是這春最後的嬌妍,花謝之後,春色終盡。

---------------

龍宿最近很反常。

不管做些什麼都懶洋洋的,刻意說笑逗他也不太有興致,整日整日就是望著窗外出神發呆。
起得很早,往往他醒來時身側已不見人影,不是在書房讀書就是在亭中靜坐。問他為什麼忽然開始早起,總是回答身旁有人睡不習慣。
神情雖鎮靜自若,那雙向來清澈犀利的琥珀眼瞳卻總不肯和自己對上。 
 
雖然知道古怪,卻不明白其中原因。既然問不出答案,劍子下定決心要自己弄清楚來龍去脈。

那天夜裡歇下後他刻意裝睡,龍宿也呼吸安然地靜靜臥在身側沒有動靜。
夜色越來越深,龍宿除了偶爾輕翻幾下之外並沒有絲毫異狀,就在他快要相信龍宿真的只是一時不能習慣才睡不安穩的時候,卻見龍宿小心緩慢地坐起身,越過他披衣下榻。
這麼晚了,他上哪兒去? 
 
耐心地等了一會兒,他才小心翼翼下床地尾隨著出去。原本擔心會跟丟,幸好龍宿只是繞到慣常待的亭中,靜坐著望月。


「半夜不睡覺,想當小賊?」故意屏息無聲地潛到他身後,忽地一把抱入懷裡。
龍宿不知道又在想些什麼極是出神,完全沒發現他,忽然被一把抱住,嚇得差點沒跳起來,「哇!……劍子?」
「小夜貓,這麼晚了還亂跑出來吹風,瞧你凍的!」把人攬近,觸手的肌膚寒涼的嚇人,一邊掀開外衣裹著,一邊忍不住開罵,「還道你轉了性子要開始過早睡早起的健康日子,結果根本是晚上不睡覺熬夜發呆?嫌身子還不夠破爛是不?」

「嗜血者本來就是晝伏夜出,汝不知曉?」最初的驚慌過去,龍宿又恢復那一副淡然的模樣,輕輕一句堵住劍子的疑問。
「你又不怕陽光,胡說什麼?」一聽之下忍不住皺起眉,劍子有些不悅了,「要看月亮你也在屋裡看就好,何必出來吹風?」
「屋裡悶得慌,吾出來透透氣也不成?」龍宿仍是表情漠然,只是性子也倔上來,不肯低頭。

心下一把火燒得旺盛,卻終究還是忍住,仍舊好聲好氣地哄勸,「這氣也透過了,咱們就回屋裡睡下吧?」
「汝自個兒回去,吾說過了身旁有人吾睡不慣。」龍宿反而更鬧起脾氣,硬是不領情。

這下縱使劍子有再好的耐性也要氣炸了,「好!算劍子今夜冒犯,我這就回豁然之境去!」
莫名被龍宿冷落了這麼些天,還被嫌棄人在身邊睡不好,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性可發作,何況劍子仙跡血肉之軀?
「這樣正好,還吾一場好眠。」龍宿更是火上加油,笑得如春風拂面。
氣過了頭,劍子不怒反笑,一臉陰惻惻,「龍宿,要讓人睡得好,有很多方法你知道嗎?」

----------
(註:蘇軾的原句是荼蘼不爭春,寂寞開最晚。,這邊是被我竄改過的。各位千萬不要以訛傳訛呀~)
[ 此帖被rainingpsy在2009-06-06 20:54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6-06 20:39 | 18 楼
taxation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36
腹黑: 323 点
珍珠: 171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43(小时)
注册时间:2009-03-15
最后登录:2013-09-22

鲜花 [3] 鸡蛋 [0]

 

又来了又来了……又开虐了……
龙宿……果然是太经常伤春悲秋了吗?所以心思才这样细腻脆弱敏感易伤……总是这样放不开,折磨自己又折磨剑子……这样的龙宿最让人心疼了……
笨剑子,真的是笨剑子,神经大条的可以,真是的,居然想不明白龙宿不开心的原因,居然就白白浪费了龙宿给他的大好机会,居然又把龙宿弄哭了……真是笨死了……(剑:古尘斩无私……)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06-07 00:05 | 19 楼
«1 2 3456» Pages: ( 2/8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08-22 17:0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