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 7 891011» Pages: ( 7/26 total )
本页主题: 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255L更新 完结章+ 后记)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苍聿飞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04
腹黑: 121 点
珍珠: 1748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9(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9-04-22

鲜花 [12]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好吧.虽然剑子之前一直拖.但是看着还是心疼..
反正另一点来说.剑子难过龙宿也难过阿...
一虐虐俩...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1-03 11:06 | 60 楼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31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道友们,吾要走了,去外地上课……
过年的时候会回来,过完年再回去……T T
不过好在我带电脑走,所以文会在有空的时候接着写下去
那边有网吧的……我不会放弃新剧的……T T
所以也会在过来看新剧的时候顺便把文更新
不过速度会慢一些了……另外有什么事请留言……我会看到的……
感谢大家的支持……吾会努力的……白白……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10-01-03 15:51 | 61 楼
小衣
爱生活,爱剑龙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74
腹黑: 86 点
珍珠: 1724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16
最后登录:2011-06-26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大人么么~我们会想念你哒~
PS:最近樱姬出来,风油精该不寂寞了……
顺带,可怜的三狗子啊~
大人让他在文里幸福点儿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懊侬之状,心下热如火灼不宁,得吐则止。
顶端 Posted: 2010-01-03 23:07 | 62 楼
看到朝霞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5
腹黑: 67 点
珍珠: 1713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小时)
注册时间:2009-11-06
最后登录:2011-01-11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我们会想念你哒~
天天夜夜想着你~~~~~~~~~~~~~~~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啊哟!!!这个时候还要去上课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珊瑚海) 我们也很想念作者大人,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剑龙王道
    顶端 Posted: 2010-01-04 12:36 | 63 楼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31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64L更新 美好的高中生活)

    看在大家这么想我的份上……我来更文了……
    另外我是应考生啊……马上要艺术考试了……要在外地上专业课……
    这里好冷啊好冷啊……T T

    本次主题:美好的高中生活~~~~

      这天早晨御不凡起晚了,匆匆刷牙洗脸,连头发都没来得及好好打理,嘴里叼着块面包就冲了出去。
      一下楼,漠刀绝尘骑着个自行车在他家楼下等着。漠刀绝尘见不凡下来撇了撇眉头说::“怎么这么晚啊?”
      御不凡把书包扔到自行车前面的筐里,然后坐在后座上,搂着漠刀绝尘的腰说:“今天起来晚了……走吧走吧,我数学作业还没写完呢~”
      漠刀绝尘脚下一蹬,自行车飞似的窜了出去。
      漠刀绝尘自打上高一的时候跟御不凡开始谈恋爱,就每天早晨晚上接送御不凡上学放学,夏天冬天从不间断。一开始御不凡还挺不好意思的,但是不让他来他也不听,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御不凡长的很有韵味,鹅蛋脸,高鼻梁,眼角下面还有颗泪痣,用漠刀绝尘的话说就是当他第一眼看到御不凡的时候就觉得这辈子值了,用北辰元凰的话说就是这人天生长了个勾引人的样,用啸日猋的话说就是他好像看到了他的十八岁。虽然到现在也无法考证御不凡的长相跟啸日猋的十八岁到底有什么关系,但御不凡长的又好看,学习也好,性格又随和,见谁都一脸笑容的,学校里的老师同学都很喜欢他。
      漠刀绝尘载着御不凡蹬自行车,车子在大马路上贴着人行道往前奔,快到学校的时候,打那边白衣剑少也骑着自行车载着黑衣剑少来上学。黑衣跟漠刀绝尘他们是一个班的,白衣比他们高一届,白衣在前面蹬着车,黑衣坐后面一手抓着他哥的衣服,另一只手拿着个煎饼果子啃。一看见漠刀绝尘和御不凡,黑衣赶紧把手里的煎饼果子扔了。
      黑衣死要面子这谁都知道,别扭的厉害,尤其是跟他哥,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明明就爱赖着他哥吧,还怕人看出来。
      两辆车子并肩而行,御不凡笑着逗黑衣:“你咋坐你哥的车来上学了?你不是说要自己来么?”
      黑衣擦擦嘴边的果子渣:“谁爱坐他车啊,他非让我坐!”
      御不凡:“他让你坐你就坐啊?你这不挺听他话么~”
      一句话黑衣涨红了脸,吼道:“谁听他话了!”然后一推白衣“你起来!我要下车!”
      黑衣一推把白衣推的脚上踩空,差点歪倒,白衣怕摔着黑衣,赶紧稳住车把说:“行了,你别闹,还两步到学校了”然后回头跟御不凡说“不凡啊,你别逗他了~我们家黑子这脾气你还不知道啊~”
      黑衣小脸都快拉到地上去了,暴怒道:“你叫谁黑子!!你再叫个试试!拔了你舌头去!”
      白衣笑:“好好好,我不叫了不叫了,你坐好了,别乱动,摔着咋办!”
      这兄弟俩一唱一和的,把漠刀绝尘和不凡都逗笑了。
      到了学校,御不凡一进班门,就看着黄泉和北辰元凰两个人凑一块奋战。一看御不凡来了黄泉就跟看着救星似的:“不凡!快点快点!物理卷子给我抄抄!”
      北辰元凰埋头抄着英语,说:“不凡!你英语卷子给我!”
      御不凡打开书包,把一摞卷子拿出来,然后自己也拿出笔袋:“凰子你数学给我……”
      漠刀绝尘也拿出卷子说:“黄泉你化学给我!”
      黄泉头也不抬的说:“我也没写!”
      漠刀绝尘又问北辰元凰,北辰元凰也没写,漠刀绝尘无奈道:“你俩咋啥也不写啊!”
      黄泉说:“我昨晚上刷Boss刷的晚了,忘了作业这回事了!”
      北辰元凰说:“昨晚上我早早洗白溜的钻我男人被窝里,结果被提溜着脚脖子扔出来了”
      御不凡一边抄作业一边说:“你就那点子出息了,绝尘化学我写了,就写一半,你先抄着,一会等黑衣下来抄他的”
      漠刀绝尘拿过御不凡的卷子,四个人就跟地下党似的埋头苦干。过了一会黑衣进来了,漠刀绝尘说:“黑衣!化学写没写?”
      黑衣把包放下,卷子拿出来,然后也走过来拖了张凳子坐下,把化学卷子抽给漠刀绝尘说:“你们谁写物理了,拿来我抄!”
      北辰元凰抬头问:“你哥没给你写啊?”
      黑衣说:“物理卷子昨天落学校了,没拿回家”
      黄泉说:“你先等会,我差一道题了,抄完了给你”
      这时候啸日猋进来了,一进门,就看那五个人凑一块开小会似的,谁也没注意到他。啸日猋走过去,敲了敲桌子,挨个指着他们五个人说:“你你你你你,卷子放下,门口站着去!”
      北辰元凰赶紧站起来说:“吾皇开恩呐!”
      黄泉也说:“狗子哥你今天又漂亮了……”
      啸日猋一瞪眼。
      黄泉赶紧改口:“不是不是,啸老师你今天又帅了!”
      啸日猋说:“那你今天中午上我办公室吃饭去啊?”
      黄泉一听,大义凌然的一拍桌子说:“兄弟们!走!门口站着去!”说完了就一马当先出去了。
      北辰元凰拍了拍啸日猋的肩膀,叹了口气,也出去了。
      漠刀绝尘和御不凡对看了一眼,耸耸肩,跟着出去。
      黑衣一边往外走嘴里还一边嘟囔道:“操,我这招谁惹谁了……赶的咋这寸啊……”
      啸日猋让他们在门口站了一个早自习就让进来了,第一节上语文,枫岫照样是风华绝代迷死一片,讲古文的时候,北辰元凰因为头一天晚上在家闹阎魔旱魃闹到半夜,困的厉害,终于忍不住阵亡了,把头埋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枫岫看着了,先是走过来敲敲北辰元凰把他叫醒,结果枫岫刚一转身北辰元凰的脑袋又耷拉下去了。如此反复了好几回,枫岫终于发威了。
      枫岫让黄泉把北辰元凰叫起来,然后北辰元凰迷迷蹬蹬的抬起头,眯着眼迷茫的看着黄泉,枫岫微笑着把手里的黑板擦扔过去,不偏不倚正中红心,拍在北辰元凰的脸上,北辰元凰顿时给拍了满脸的白灰,呛得直咳嗽,枫岫转了个身,眯眼笑着说:“下次要是再在我课上睡觉,你就把这个黑板擦吃下去。”北辰元凰算是彻底醒了,抹了把脸上的白灰,坐好了听课。
      第三节课上体育,一上课连队都没整,罗喉就让解散了,漠刀绝尘上器材室拿了个篮球,然后招呼黄泉:“黄泉,打篮球去~”
      黄泉扭头一看,罗喉在那朝他招手,于是跟漠刀绝尘他们说:“你们先玩着,我一会~”
      北辰元凰见了赶紧把漠刀绝尘他们推走了,边推边说:“走走走,别耽误人家搞对象~~”
      北辰元凰他们走了,罗喉挨到黄泉边上问:“今天中午想吃啥啊?”
      黄泉想了想说:“恩……吃排骨米饭去~~”
      罗喉笑着点点头说;“好~”
      黄泉歪着头问:“你到底干啥的啊?”
      罗喉说:“啥我干啥的?我老师啊……这不教你们么”
      黄泉说:“你要就一老师南宫神翳能管你叫大哥啊?你就一老师能买得起那么贵的车啊?”
      罗喉说愣了愣说:“北辰元凰跟你说的啊?”
      黄泉点点头。
      罗喉笑了笑,掏出根烟来点上,抽着烟不说话。
      黄泉想把他的烟拿下来,说:“学校不让这样在操场上抽烟啊……”
      罗喉说:“那你都知道了你觉得学校能管了我啊?”
      黄泉想了想,也是,就没再管他。两个人就这么坐了一会,黄泉突然“咯咯”笑起来。
      罗喉莫名其妙的问:“你笑啥?“
      黄泉说:“电影里这样了不都是你掏出把抢来,爆了我脑袋然后说一句‘你知道的太多了~’么~~哈哈哈~~~”
      黄泉这么一说罗喉也乐了,摸着黄泉一头自来卷的头发说:“那是电影,其实就算北辰元凰不跟你说我早晚也得告诉你,我就是想等到你高考完了再跟你说,这北辰元凰嘴快,不过说了就说了吧……以前他跟南宫神翳混的也不指望能瞒多久,你不怕我啊?”
      黄泉说:“我怕我还跟你吃饭啊?我怕你拿枪崩了我~~哈哈哈~~”
      罗喉说:“我哪舍得啊?”
      黄泉不说话了,低下头,脸有点发烫。罗喉刚想去拉黄泉的手,黄泉突然说:“我打篮球去了啊~”
      罗喉把手拿回来,点了点头。
      黄泉找漠刀绝尘他们打篮球去了。罗喉坐在操场一角,抽着烟看他们玩。罗喉喜欢黄泉,这个北辰元凰他们都知道,黄泉自己也知道,但是黄泉是个好学生,他想考上大学以后再谈这些事。但其实说实话他也挺喜欢罗喉的,所以罗喉找他吃饭他也不推,两个人除了吃饭也没什么进一步的动作,就一直这么啷当着。
      罗喉二十六七岁,明面上在学校里当个体育老师,底下就跟北辰元凰说的一样,是个玩黑的,罗喉年轻的时候跟北辰元凰挺像,也是不学好,到处混,不过罗喉比北辰元凰混的好多了,打了几年的滚,也混出了点名堂,虽然干的都是违法犯罪事,但人脉关系网啥的都有了,两年前进了这所高中当了个体育老师,本来也就是为了盖着点身份,二来也是想平时找个事干。直到后来遇到了黄泉。
      罗喉第一次见到黄泉的时候是个夏天,黄泉穿着短袖的校服和剪去一半裤腿的校裤跟漠刀绝尘他们在操场上打篮球,校服有些宽大,衬的黄泉细胳膊细腿的,黄泉个子不是很高,但是打起球来很流畅,运球过人啥的一点都不拖拉。黄泉很白,不止脸白,全身都白,阳光下的他甚至白的有些病态,但是也分外耀眼。当黄泉以三步上篮结束了这场球赛的时候,罗喉眯起眼睛,下一秒他确定了一件事——他恋爱了。罗喉不是个叽歪的人,于是当天下午他就去找教导主任,把他跟黄泉班的体育老师调换了一下,等混熟了关系以后,他就开始天天中午请黄泉吃饭。黄泉在这方面也比较敏感,当他婉转的跟罗喉说自己现在不想谈这些问题的时候,罗喉只是轻轻一笑说:没关系,我可以等你。于是黄泉欣然接受了罗喉的承诺。
      罗喉掐了烟,这时候操场上另一个班的人也做完了预备活动解散了,于是黄泉他们就跟别的班的一起打篮球。
      打着打着突然一个男生把御不凡撞倒了,不仅不赔不是反而说御不凡犯规。
      漠刀绝尘一下子就急了,冲上去就要打,一边北辰元凰和黄泉拉住他,黑衣把御不凡扶起来。
      谁知道那男的还不算完说:“打个球长不长眼啊?你自己往上撞赖谁啊!”
      一句话说出来黑衣也火了,说:“你个王八蛋你说谁不长眼!再说一句试试?”
      那男的骂道:“你他妈说谁王八蛋?”
      北辰元凰也往前一站:“就说你了怎么地?”
      这时候其他男生也围了上来,其中一个说:“叫板?再叫不客气了啊!”
      黑衣把球往地上一摔:“你还不客气了?来啊!没等你客气!”
      黄泉也说:“怎么着?撞人还有理了?”
      那边一男的说:“你他妈别放屁!谁撞人了!谁看见了!”
      御不凡人虽然随和,但也不是个好欺负的主儿,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说:“没看见?眼睛都长腰上去了?”
      那边又说:“你眼长腰上啊!你眼长脚脖子上!”
      北辰元凰往地上啐了一口:“干什么?得打架啊?不打起来身上皮紧?”
      对面有几个知道北辰元凰是蹲过班的,虽然现在已经改邪归正了但也不是好惹的,但是领头的那几个还不知死活的叫板:“操你妈的!打啊!打个试试?”
      一听这话北辰元凰,漠刀绝尘和黑衣二话没说撸袖子就冲了上去,顿时几个男生打成一团。御不凡想上去拉架,但被黄泉一把拽住,黄泉冲御不凡摇摇头,下巴往罗喉那歪了歪,御不凡立刻会意,也不去拉架,就跟黄泉坐一边看他们打。
      北辰元凰去年就是打架给闹出去的,漠刀绝尘也身强力壮,拳头抡的虎虎生风,黑衣虽然瘦,但相当有劲,反倒另一帮全是些花架子,只会骂人不会打的东西,所以漠刀绝尘他们根本没挨几下,把那几个男的好一顿打。
      看打的差不多了,罗喉走过来,拉开两帮人说:“行了,快下课了,都回班吧”
      一个男生捂着脸吆喝:“老师你不管啊!”
      罗喉看了那个男生一眼:“好,我管,走,都跟我去教导处。”
      一听教导处,那男的也怂了,站那不动。
      罗喉说:“怎么了?不是让我管吗?走啊?”
      那男的不吱声了,过了一会,招呼了其他几个往回走,末了撂下一句:“你们几个他妈的带种放学校门口等着!”
      罗喉冷冷的撇下一句:“放学校门口我等着,带种的就来!”
      看那几个人走远了,御不凡走过来说:“谢谢你了啊~罗老师~”
      罗喉笑了笑没说话,转身走了。
      这时候黑衣捂着下巴说;“我操……妈的臭不要脸的,学娘们挠人!”
      另外几个凑过去看,原来黑衣刚刚打架的时候下巴不知道让谁挠了一下,划出一道不深的扣子,但往外流着血,黄泉说:“走,先回班吧,把血擦擦一会我上卫生室给你要个创可贴”
      北辰元凰在一边笑:“这好看的脸破相了可惜啊~”
      几个人说进了教学楼,这时候白衣正好拿着个杯子下楼来接水,一看黑衣下巴流血,赶紧把杯子扔给他同学,过来说:“你这咋弄的啊?”然后又看几个人灰头土脸的样子说“你们又跟人打架了啊?”
      黑衣说:“没事,他们先找事”
      白衣从口袋里掏出包纸巾来,小心翼翼的给黑衣擦血:“你说你,咋一天到晚的打架呢!这好歹还是在下巴上,万一要是给你戳眼里去咋办啊!”
      黑衣脸上有点挂不住,一把夺过纸巾:“行了行了,我回班了啊!”
      白衣拉着不让他走说:“先别回去,哥给你按会,要不去卫生室看看啊?哎呀没进去土吧,要不发炎了怎么办啊……”
      黑衣不耐烦的说:“去啥卫生室啊!回头我拿个创可贴贴上就行了!”
      白衣说:“那你跟我上班里,我包里有创可贴,还有酒精和棉花,给你擦擦”说完了就把黑衣拖走了。
      黄泉笑着摇头说:“他这哥就跟他妈似的……比他妈还能磨叽……”
      几个人说着笑着回了班。
      晚上放学的时候,另班里拿几个男的到了还是没敢在学校门口闹,下课铃一响就背着书包灰溜溜走了。
      北辰元凰自己往车站走,漠刀绝尘骑着自行车载着御不凡从他身边经过,互相说了再见,两个人就骑远了,北辰元凰看着他们的背影,叹了口气。
      平时阎魔旱魃只要不值夜班,放学以后都会开车来接他。可是头天晚上北辰元凰又钻阎魔旱魃的被窝里去了,还非让阎魔旱魃跟他一块睡,阎魔旱魃躺下以后他就在人身上乱摸,早晚把阎魔旱魃给摸火了,拎着他就扔到了沙发上,早晨起来的时候阎魔旱魃也是拉着一张脸,想必是真生气了。没办法,没车来接,他也只能自己坐公交车回家,这时候身边有人按了按喇叭,北辰元凰歪头一看是啸日猋。
      啸日猋落下车窗说:“你男人没来接你啊?”
      北辰元凰一耸肩:“没,昨晚上让我闹火了~”
      啸日猋打开车门:“那上来吧,我送你回去”
      北辰元凰也没跟他客气,直接钻上车。
      啸日猋开着车说:“今天你们几个又跟人打架了啊?”
      北辰元凰掏出根烟来点上:“五班那几个先找的事儿,把不凡撞到了还叫板”
      啸日猋说:“靠……打的好!应该再打狠点儿!”
      北辰元凰笑笑。车上两个人聊了点有的没的,就到了阎魔旱魃家楼下,北辰元凰跟啸日猋道了别,上楼一开门,阎魔旱魃正在家做饭。
      北辰元凰放下书包凑过去问:“锅里炖的啥啊?”
      阎魔旱魃说:“我上市场杀了只鸡”
      北辰元凰:“哦……”
      阎魔旱魃歪头问他:“咋?不愿意吃啊?”
      北辰元凰往阎魔旱魃背上一黏,笑着说:“咋不愿意~你做的我都愿意吃~~~”


    呐喊:没有早恋,打篮球,抄作业,打群架的高中,你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10-01-05 20:49 | 64 楼
    苍聿飞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04
    腹黑: 121 点
    珍珠: 1748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9(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9-04-22

    鲜花 [12]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唉呀呀...水亲阿...乃忙碌之余不忘更文真是让偶好感动阿...
    想互相抄作业这行为不都是以前上学时常干的事...唉....好怀念阿阿阿....
    另:水亲是在哪个地方上课?
    南京?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1-06 09:12 | 65 楼
    看到朝霞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5
    腹黑: 67 点
    珍珠: 1713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小时)
    注册时间:2009-11-06
    最后登录:2011-01-11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小黑很可爱,龙图霸业中不是说黑衣和妖后一个模子像姐妹吗,也是气场强大的妖艳别扭美人,他和白衣之间萌点太多了,我很喜欢我不CJ啊想看点什么什么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剑龙王道
    顶端 Posted: 2010-01-07 17:42 | 66 楼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31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67L更新,一页书的婚姻危机)

    To  苍聿飞:
    吾在济南上课啊。。。。杯具。。。

    更文

      佛剑一直觉得一页书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佛剑在一家宗教杂志社当管理编辑,顶头上司就是总编一页书。这份工作室当时他刚带着圆儿回来的时候龙宿给找的,当他听到一页书这个名字的时候就觉得很有意思,跟龙宿说,一页书?他咋不叫一张纸啊?不过佛剑有今天还真得谢谢一页书,因为那时候他才是个签约撰稿,多亏一页书赏识他,才一路把他提到管编的位子上。巧的是一页书跟叶小钗是邻居,住对门,海殇君失业以后也经常跟叶小钗一起喝酒,而佛剑又是素还真死活不承认的女婿,
    佛剑在跟一页书的一次聊天中才知道原来转了一圈还是自家人。
      佛剑觉得一页书最有意思的是他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一页书说话老比别人高出好几个调来,让人总有种他马上要提不上气来的感觉,但是他这种说话方式在骂人的时候是很有气势的。比如有一次,小编排版的时候出了差错,被一页书叫到办公室里骂了一上午。那声音抑扬顿挫,尾音高扬,声声入耳,深深刺激着整个一层楼的每一个人,那个小编从一页书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明显还有点发蒙,后来过了几天就得了中耳炎。从那以后,一页书有了个新外号:帕瓦罗蒂。
      一页书工作上雷厉风行,很注重效率,生活上也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就是有时候喜欢下围棋,因为佛剑也爱下围棋,所以一页书个佛剑的关系很好。别看一页书是这样的一个人,其实他也是为人妻为人母很多年了。一页书的丈夫是海殇君,两个人有个儿子叫叶途灵。
      这天到点下班,佛剑收拾收拾东西正要走,一页书耷拉着脑袋过来了。
      佛剑问:“你咋了?有事啊?”
      一页书说:“你今晚上有空没?”
      佛剑说:“我去接我儿子放学……”
      一页书搭着佛剑肩膀说:“你叫别人替你带一晚上成不,今晚我请你喝酒”
      佛剑听了一惊说:“你不是不喝酒吗?”
      一页书说:“我心里闷得慌,想喝点”
      一页书既然想喝酒了,那就证明他心里真的是很不好受,于是佛剑给剑子打了个电话,让剑子领着园儿找个地方吃饭去,然后自己收拾了收拾就跟一页书喝酒去了。
      到了饭店,一页书叫了几个菜,要了好几瓶酒,佛剑说:“你少喝点……”
      一页书摇摇头:“我多少年才喝这么一回酒,多喝点不要紧。”
      佛剑没再拦着。过了一会,菜和酒都上来了,一页书让服务员把酒都启开,然后也没拿杯子,自己抡起个酒瓶子咕嘟咕嘟的就灌下去三分之一。佛剑看的心惊肉跳,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喝法,赶紧伸手把一页书的酒瓶子抢下来说:“你干嘛啊?有事就说,这么个喝法得喝出事来的”
      一页书摇摇头,然后自己夹菜吃。
      佛剑跟服务员要了两个杯子,然后倒了酒,自己喝了一口问:“你这是咋了?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一页书拿起杯子又一口喝干,然后闷了一会,突然蹦出来一句:“我要跟海殇君离婚!”
      这句话本来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以一页书的语气语调以及情感基础,这句话响彻了整个饭店的大厅。霎时间整个饭店好像静止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一页书那一桌,包括正在上菜的服务员,还有厕所门口站着的两三个裤子提了一半拉链还没拉上的男人。
      一页书本人好像没注意到这些,他说完了以后就趴在桌子上喝酒,看起来他也很痛苦。
      佛剑觉得有点臊,于是脸一板,冲着整个大厅沉稳而有力的说了一句:“看什么看!都吃自己的!”
      于是大厅里的人都觉得这两个人不是简单人物,不再看了,接着吃饭。
      佛剑回过头跟一页书说:“怎么了就要离婚了?”
      一页书手里攥着个杯子,悲伤的说;“他……他在外头勾搭人!”
      佛剑是不怎么相信的,因为他一直觉得海殇君是个很老实的人。其实海殇君也确实是个很老实的人,所以他没有那个在外头勾搭人的贼心,家里一页书坐镇,更没那贼胆。佛剑倒了杯酒,然后给一页书也满上,自己喝了口酒问:“勾搭谁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一页书说:“傲笑红尘!”
      “噗——”佛剑刚刚喝进去的酒一滴不剩,全部喷了出来。然后佛剑很淡定的拿了张纸巾擦了擦嘴,问“就那城管?”
      一页书点点头。
      佛剑摇摇头说:“你是不是听谁说的?胡说八道呢吧!就算殇哥出去偷腥也不能偷他身上去啊!”
      一页书说:“我都亲眼看见了还用听谁说?”
      佛剑一惊,问道:“你看见啥了?”
      一页书似乎很难启齿,但是过了一会,用颤抖的声音说:“我看见两人上宾馆了……”
      佛剑彻底石化。
      傲笑红尘是个不怎么招人喜欢的人,但是也不招人讨厌。他是个城管,大家都说这是个非常适合他的职业。其实他原本是个大学生,还是法律专业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当了个城管,因为是学法律出身,所以傲笑红尘动不动就会把一个很小的问题上升到一个高度,这点非常扯淡,例如有一次佛剑去接圆儿放学,圆儿跟他爸撒娇,非要佛剑抱,佛剑不好意思的,就跟圆儿在学校门口拉扯,这时候傲笑红尘过来了,问明白了怎么回事就开始长篇大论的讲,讲的佛剑和圆儿一头雾水,讲到最后,他从口袋里掏出本袖珍的《法律知识》来,放在佛剑手上,义正言辞的说“所以,你这是违宪!”一句话出来,两个人都懵了。不过因为这件事,佛剑意外找到了整治圆儿的方法:只要圆儿一不听话,佛剑就说“再闹我把你傲笑叔叔叫来!”此法果然奏效,从那以后圆儿再不敢在大街上让佛剑抱了。因此佛剑并不讨厌傲笑红尘。
    傲笑红尘是个嫉恶如仇的人,但是因为太嫉恶了,所以他看啥都像是恶的,而且他非常认死理,爱钻牛角尖,脑子不会转弯,其实说白了就是有点缺心眼。傲笑红尘说起来是海殇君的妹夫,海殇君的妹妹愁月仙子与傲笑红尘结过婚,两个人还有一个女儿叫小红,可是后来愁月仙子出墙了,扔下傲笑红尘和小红跟一个叫无忌天子的男人出国了,海殇君知道了以后非常生气,但也没办法,傲笑红尘只能光棍一个带着一个女儿,海殇君给傲笑红尘张罗着找了不少对象,但都因为傲笑红尘的个性弄的不欢而散,几年下来,傲笑红尘也没了那方面的心思,只想好好把女儿拉扯大,所以傲笑红尘和海殇君是非常纯洁的男男关系。
      其实一页书看到“上宾馆”的真相是这样的:傲笑红尘恋爱了。他喜欢上了一个叫袁冬曲的女人,但是很可惜,红尘有意,冬曲无情,人家袁冬曲根本就看不上他,傲笑红尘很伤心,自打愁月仙子走了以后他对这种事就没意思了,好不容易喜欢上了袁冬曲又惨遭拒绝,他觉得他是一个失败的男人,于是这个失败的男人就把海殇君拉出来喝酒。傲笑红尘平时看起来很爷们,但上了酒桌就是个怂货,没几杯下去就醉成了一滩烂泥。傲笑红尘喝醉了以后死活不回家,那几天一页书在单位很累,海殇君怕把傲笑红尘弄回家以后吵了一页书,于是干脆就拖着傲笑红尘去了附近的一家宾馆。那天一页书加班,做完了事已经很晚了,回家的时候在车站等车,正好看见海殇君跟傲笑红尘所谓搂搂抱抱的就进了宾馆,一页书的心一瞬间就凉了。傲笑红尘到了宾馆以后又哭又吐,折腾到半夜才迷迷蹬蹬睡了,海殇君怕他还会起来闹,于是也一起睡在了宾馆,什么都没发生。但是一页书回家以后就坐在沙发上等,等着海殇君回来跟他解释怎么回事,但是他等了一宿,海殇君都没有回来。第二天,海殇君回来居然还跟没事人一样,笑着跟他说傲笑红尘怎么怎么样,一页书很难过,憋了好几天,却始终没有勇气开口去问海殇君,这天终于憋不住了才把佛剑叫出来喝酒。
      跟佛剑喝完了酒,佛剑带着一页书上海边上去坐了坐,一页书回家的时候酒已经醒了七八分。在海边的时候,佛剑让一页书回去跟海殇君好好谈谈,说不定真的有什么误会在其中,一页书听了佛剑的话,也觉得自己应该冷静冷静,于是就准备回家跟海殇君把话说开。但是一页书到了家,掏出钥匙一开门,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幅画面:傲笑红尘光着膀子,腰部以下只为了一条浴巾,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浴室里传来了海殇君的声音说“红尘啊,今晚上你嫂子出去吃饭去了,估计得半夜才回来,一会咱俩再来一场啊?”
      傲笑红尘首先看到了一页书,赶紧站起来,觉得自己没穿衣服有点不好意思,说:“嫂……嫂子……”
      海殇君还在浴室里不知死活的说:“说了你嫂子晚回来么,不要紧,你趁你嫂子回来之前走就行了,晚上我把床单换了你嫂子看不出来”
      傲笑红尘赶紧说:“不是!哥!我嫂子回来了!”
      海殇君赶紧从浴室里跑出来,手上还拿了条没洗完的床单,看到一页书一脸错愕的站在那,海殇君赶紧解释:“你……你……不是……你听我解释……”
      一页书在惊愕之后暴怒,扛起手边的鞋架子就甩了过去,大吼道:“解释你二舅!!!!!!”吼完了就跑了。
      这天晚上小红去她同学家住了,傲笑红尘下班了无聊,就跑来找海殇君打牌,冬天了,海殇君是个怕冷的人,空调在卧室,于是两个人就拿了茶水坐在床上打。打着打着傲笑红尘手一扬,把身边的茶杯碰倒了,茶水洒了一床单,也溅了自己一身,于是海殇君就让傲笑红尘洗了个澡,然后自己把床单洗了,谁知傲笑红尘刚洗完澡,自己手里的床单还没洗完,一页书居然回来了。傲笑红尘很为难的看着海殇君说:“哥……我嫂子咋那么上火啊……”
      海殇君摇摇头说:“八成是想歪了……”
      一页书打了个车跑到了佛剑家,一进门就哭了,佛剑本来都准备睡觉了,又让一页书给弄起来,赶忙过去安慰着。一页书把他看到的跟佛剑说了一遍,佛剑听了也觉得很气愤,但同时也觉得这事很蹊跷,照理说海殇君跟傲笑红尘认识了这么多年,要勾搭的话早就勾搭了,但一页书好像认定了两个人就是有奸情,所以非要离婚不由分说。
      后来的几天,一页书一直没回家,都在佛剑家住着,而且状态很不好,工作的时候也经常出茬子。佛剑实在是有点看不下去了,就给傲笑红尘打了个电话,把傲笑红尘约出来找了个地方喝茶。
      傲笑红尘把事情解释了一遍,从头到尾完完整整的一句话都没落下。
      佛剑皱着眉头问:“那你喝完了酒跟殇哥上了宾馆没干啥事啊?”
      傲笑红尘说:“那哪能啊!你当我啥人了!”
      佛剑点了点头,在这方面他是绝对相信傲笑红尘的,因为傲笑红尘这个人虽然有点神叨,但是他从来不说假话,尤其是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
      傲笑红尘又说:“这咋赶的这个寸啊……正好让嫂子看见了呢”
      佛剑说:“没什么事就好,一页书这几天在我家里住着呢,回去我跟他把话说开了就好了”
      傲笑红尘放心了,然后两个人就要走,出了茶楼,佛剑突然说:“对了,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呗?”
      傲笑红尘听了一愣,然后摇头说:“用不着,我现在没那心思搞对象了,别耽误人家”
      佛剑说:“你先别急着用不着,那女的人真挺好,大学里的讲师,续缘上大学那会就她带的班,跟你差不多大,离婚了,孩子跟他爸,人家一个人过我看也挺不容易的,要不介绍你俩见见呗?”
      傲笑红尘说:“我回去问问小红吧,你先去把我嫂子的事说好了吧”
      佛剑点点头,两个人就走了。
      佛剑回头就跟一页书说了,一页书听了半信半疑:“是啊?”
      佛剑说:“应该是,傲笑红尘不是个嘴里跑火车的人,你回去跟殇哥对对呗,对上了那不就说明是真的”
      一页书觉得也是,于是那天下了班就回家了。
      一页书一进家门,海殇君坐沙发上捂着手不知道在干啥。一页书走过去问:“你咋了?”
      海殇君一看一页书,赶紧把手藏到身后说:“你回来了?吃饭了没有?”
      一页书:“你手咋了?给我看看”
      海殇君站起来说:“没事没事,我给你做饭去”
      一页书一把把海殇君的手扯过来,就见海殇君整个小臂淤青了一大块,一页书一下子反映过来,是自己那天晚上扔那鞋架子,海殇君拿手去挡,正好砸在手臂上,一页书顿时什么质问也不问了,心疼的说:“你当时咋不说呢……”
      海殇君把手抽回来说:“我说你听啊……我倒是要说,还没说呢,你一个鞋架子就跩过来了……”
      一页书说:“那这几天你也不找我啊!”
      海殇君贼笑了一声说:“嘿嘿,我知道你在佛剑那住着呢,你想通了自己就回来了,我去找你反而让你觉得跟真有什么似的~傲笑红尘都跟你说了啊?”
      一页书说:“说了,他喝高了你就直接把他弄家来呗……上啥宾馆啊……”
      海殇君一愣说:“你连我领他上宾馆都知道啊?”
      一页书说:“那天晚上我下班的时候看见的……我以为……”
      海殇君一把把一页书搂怀里说:“你瞎以为啥啊?就他那样的我至于么,他不如你好看~”
      一页书白了海殇君一眼:“嘁……”
      这时候佛剑正拉着素续缘的手压马路,续缘问:“圆儿呢?”
      佛剑说:“剑子领他吃饭去了”
      续缘说:“哎呀……咋老是麻烦人家剑子啊……”
      佛剑摇了摇头说:“没事,反正他闲。”
    续缘低着头,红着脸说:“那我今晚上上你那去呗……”
      佛剑呆了一下,说:“你爸不在家啊……”
      续缘说:“我爸今天上我叶叔家去了……”
      佛剑干咳了两声,点点头,把续缘的手牵的更紧了。两个人溜达了一会,佛剑说:“对了,我想给剑如冰介绍个对象……”
    续缘歪头说:“啊?剑老师?介绍谁啊?”
      佛剑说:“那傲笑红尘你还记得不……”
      续缘看着佛剑,突然笑了出来,佛剑也笑了,两个人一边笑着一边慢慢往家走。
      素还真在叶小钗家做饭,突然对门传来一阵高亢尖锐的声音,延绵不断,拉丝拔调。
      素还真愣了愣,然后接着炒菜,一边跟叶小钗说:“钗哥啊……海殇君这咋又在家打老婆呢……有人管没人管了还……”
      叶小钗只是啊了一声,然后摇摇头,继续看着电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10-01-09 20:24 | 67 楼
    木奴
    独雷雷不如众雷雷。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1
    腹黑: 66 点
    珍珠: 1714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1(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02
    最后登录:2014-06-09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书大是受.....
    话说,上次LZ说少少傲娇出不来....
    猛然想起太史侯....两只傲娇可以做师生诶~~(重大发现)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独雷雷不如众雷雷。
    顶端 Posted: 2010-01-10 02:50 | 68 楼
    小衣
    爱生活,爱剑龙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74
    腹黑: 86 点
    珍珠: 1724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16
    最后登录:2011-06-26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嘿嘿~来了又赶上更新了~
    书大真是不容易的说~
    大师看来和素素也还有的熬啊~
    PS:现在对泉子和武君是灰常有爱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懊侬之状,心下热如火灼不宁,得吐则止。
    顶端 Posted: 2010-01-10 13:26 | 69 楼
    «456 7 891011» Pages: ( 7/2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08-20 20:2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