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6789» Pages: ( 5/26 total )
本页主题: 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255L更新 完结章+ 后记)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彼岸听雨轩
老是犯错的一个家伙,给各位添麻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48
腹黑: 68 点
珍珠: 1711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6(小时)
注册时间:2008-10-22
最后登录:2013-04-16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这么快就写到刀龙的人物了,好有爱啊~~~~~~~罗睺和黄泉、漠刀绝尘和御不凡、枫岫和少独行.............啊哈哈哈,都是最近很萌的Cp呢!啊,少独行还没写是吧?是听雨激进了!这么多有爱的CP啊,人生真是如此美好~~~~~~~~~~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09-12-20 18:20 | 40 楼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2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41F更新 慕大夫家的糟烂事)

  素还真果真是金口玉言。在他们打完了麻将的第二天,慕少艾也开始头疼了。
  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下午慕少艾早早从医院里回来,说想吃鲤鱼炖豆腐,羽人就买鱼去了。慕少艾正在家看电视,突然门铃响了,慕少艾当是羽人忘了拿钥匙了,赶紧过去开门。
  门一开,外面站着个挺年轻的女人,穿着个紫红色土的掉渣儿的毛衣,外面套了个黑夹袄,肩膀上还绣了个牡丹花,头发烫了个七八十年代很流行的大卷,花尖那地方还掉下来一两撮,手里拎了个大红尼龙绸袋子,正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慕少艾。
  慕少艾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了前几天电视里看到的某村“一枝花”,他缓过神来问:“大妹子,找谁啊?”
  那女人怯生生的问:“大……大哥……羽人非獍住这么?”
  慕少艾点点头:“你找他有事儿啊?”
  那女人说:“我是他老相好的……”
  然后慕少艾就抽了。
  当羽人买回鱼来,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女人,惊讶道:“无艳!你怎么来了?”
  姥无艳回头一看羽人回来了,眼泪“唰”地就下来了,委屈万分的叫了一声:“羽仔~~~”
  羽人惊了一跳,赶紧把鱼放下过去安慰着:“咋了这是?别哭别哭!”
  姥无艳抱着羽人,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我……我让我妈撵出来了……”
  慕少艾一边看的更惊,捧着杯子的手都一哆嗦。
  羽人拍着她的背安慰着问道:“好了好了,红姨为啥把你撵出来啊?”
  姥无艳抽泣着答道:“因为恨不逢……”
  羽人问:“恨不逢?他又偷腥去了啊?”
  姥无艳抽了张纸巾擤了擤鼻涕:“这次他直接跟我妈勾搭一块儿去了!”
  然后羽人也抽了。
  孤独缺领着阿九和羽小獍回家,一看姥无艳,孤独缺很高兴:“艳儿啊!你咋来了呢!”
  姥无艳回头,勉强笑了笑,叫了声:“缺大爷……”
  孤独缺笑着坐过去:“哎呀,艳儿这几年越长越好看了啊~~羽仔没娶你真可惜啊……真便宜恨不逢那小子了!”
  慕少艾的脸刷就白了,羽仔在一边捏了孤独缺一把:“爸!你说什么呢!”
  孤独缺打个哈哈,接着问:“你妈还好啊?”
  一听这话,姥无艳刚止住的眼泪又往下掉了,呜呜着说不出话来。
  孤独缺忙问:“哎呀,咋了这是?哭啥啊,别哭了别哭了~”
  羽人白了他老爹一眼,说:“好啥啊!都跟她男人勾搭一块去了!”
  孤独缺听了一愣,问:“你说清楚点,咋回事?”
  羽人说:“恨不逢跟红姨勾搭一块去了,把无艳撵出来了!”
  孤独缺:“啥玩意?恨不逢那犊子跟红颜上一块去了?!”说着确认似的看了看姥无艳。
  姥无艳哭的都快提不上气来了,抹着眼泪点了点头。
  孤独缺气的一拍桌子,骂道:“我操这王八犊子!真不要脸到家了!”
  慕少艾也在一边跟着说:“这男人能不能再贱点儿啊……”
  姥无艳听了哭的更厉害了,羽人刮了慕少艾一眼,冷声道:“闭嘴!做饭去!”
  慕少艾耸了耸肩,上厨房做饭去了。
  原来姥无艳她妈死的早,她爸在她上学的时候就娶了个比她大了不到十来岁的薄红颜,后来姥无艳她爸也死了,薄红颜对她也一直不怎么样。姥无艳跟恨不逢结婚了以后,恨不逢三天两头的跑出去花,姥无艳也管不了他。直到后来有一天,姥无艳提前下班回家,直接给恨不逢和薄红颜逮了个正着,两个人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姥无艳又愤怒又伤心地质问这是怎么回事,谁知薄红颜和恨不逢反咬一口,借这个机会把姥无艳赶了出来,姥无艳伤心之余又没地方可去,百般无奈下来找了羽人。
  羽人在客厅安慰着姥无艳。慕少艾在厨房做饭,切着菜,嘴里念叨着:“操,哪来的疯娘们啊……”
  孤独缺看着姥无艳哭就来气,一来气嘴里就往外蹦脏字,孤独缺一骂姥无艳就难受,然后再哭,孤独缺再骂,一个骂一个哭,给羽人烦的一个头两个大,干脆也把孤独缺撵进了厨房。孤独缺抽着烟,帮着慕少艾择菜,说:“哎……这丫头命苦啊……”
  慕少艾问:“爹,这谁啊?”
  孤独缺说:“我们以前一个村的,这丫头小时候跟羽仔有娃娃亲,后来我领着羽仔进城了也就算了,小时候艳儿跟羽仔可好了,那时候艳儿家里穷,她就自己在家做些个小布袋小娃娃啥的,羽仔放了假就上大集上去帮着艳儿卖,然后俩人一块买糖吃……”
  慕少艾“哦”了一声,脸色变了变。
  孤独缺继续低着头择菜说:“这俩人小学同学,后来羽仔上初中的时候我领着他进城了,当时艳儿哭的啊,说啥以后再也见不着羽仔了,哎哟给我那个难受的”
  慕少艾菜刀一撂,带着点酸味说:“哟,这么好啊……”
  孤独缺站起来,把菜盆子放在案板上说:“你看你看,没劲了不是?多少年的事了这都!”
  慕少艾没说话,自个儿把鱼放进锅里炖。
  孤独缺笑了笑,拍了拍慕少艾的肩膀说:“你还没放葱呢。”
  慕少艾看了看案板上切好的葱段,赶紧拿着刀比这葱放进锅里。
  孤独缺说:“你又是何必呢,都是结婚的人了,你吃这哪门子闲醋!”
  慕少艾说:“结婚怎么了?结婚还能离婚呢,他男人还不就是结着婚跟她妈勾搭上的”
  孤独缺嘿嘿一乐:“那你也跟我勾搭一个呀?”
  慕少艾扬了扬手里的菜刀,说:“滚!”
  吃饭的时候,姥无艳没吃多少就吃不进去了,眼瞅着眼泪又要往下掉,慕少艾看着一阵心烦。一直闹着要吃的鲤鱼炖豆腐吃在嘴里也没尝出什么味来,说:“今天这鱼淡了……早知道多放点盐”
  羽人喝了口汤说:“还放啊,都齁死人了!”
  慕少艾一愣说:“我咋一点都尝不出来啊……”
  羽人看了他一眼,低头没说话。
  姥无艳吃了几口,放下碗,看了看表说:“羽仔,慕大哥,缺叔……挺晚了,我先去找个住的地方……”
  孤独缺赶紧拦下:“别啊,你还上哪去啊,住家里吧,晚上让小獍跟阿九睡一屋去,你上小獍那睡”
  羽人也点头跟道:“就是的,晚上留下吧,家里也不是睡不开”
  姥无艳摇摇头:“我还是出去找吧,反正早晚也得找不是……”
  慕少艾这时候说:“你先住下吧,回头我出去给你留意留意房子,找着之前你先住家里吧”
  姥无艳有些为难的看了看羽仔,羽仔点点头,姥无艳小声说:“那给你们添麻烦了……”
  孤独缺说:“嗨……有啥可麻烦的,你放心住行了”
  姥无艳点点头。
  晚上慕少艾在家看文件和资料看到挺晚,一看表都十一点半了,就把东西放好洗了个澡上床睡觉。一进卧室,羽仔裹着个被子躺在那,慕少艾以为他睡了,轻手轻脚的摸上床。上床以后慕少艾本来想闭着眼就睡的,可是翻来覆去转了好几个身也没睡着,一闭眼脑子里想得全是那个姥无艳和羽人。
  这时候羽人闷闷的说:“无艳来了你不痛快了吧……”
  慕少艾一惊,问道:“你没睡?”
  羽人没答他,只是自己说:“哎……无艳跟我只是一般朋友,小时候关系那么好,现在人家出事了我也不能撒手不管啊……”
  慕少艾说:“我没说不管,我明天不还出去给她找房子么”
  羽人翻了个身,冲着慕少艾说:“我知道你管,我也知道你管的心不甘情不愿,你自己说句实话,这次要不是看我面子你能管吗?”
  慕少艾没说话。
  羽人又说:“少艾,你当我看上你啥啊,我不就看上你个热心么。当时我高中刚毕业那会打破了头,你连药费都不收我的,就算那时候是因为你对我有想法,那你把阿九捡回家,马路上碰着这么一小孩你都不忍心看着他没哪去,更何况我发小呢?无艳从小跟我玩到大,我俩都尿过一张炕,而且他对恨不逢那死心劲儿的你也看着了,你说你吃这闲醋有意思么”
  慕少艾没吭声,沉默了一会说:“我当你看上我长得帅有气质了,闹半天就稀罕我个热心啊……”
  羽人一笑,说:“快得了吧你,就你这老脸都快赶上我爸了,我看个啥啊?”说着被窝里拉了拉慕少艾的手“无艳的事你别放心上了”
  慕少艾在羽人额头上亲了一下,说:“恩,睡觉吧”
  然后两个人相拥而眠。
  第二天一早起来,羽人和慕少艾一出房门,看见姥无艳不知道啥时候起来的,把家里都收拾了个遍,正在把孤独缺和慕少艾的臭袜子脏衣服啥的往盆里放,准备洗了。
  慕少艾赶紧过去拿过盆,说:“不用了不用了,这些玩意我自己洗就行了……”
  姥无艳把盆夺过来说:“没事没事,来都来了,让我干点活呗。”
  孤独缺也睡醒了出来,一看整洁如新的家,嘿嘿乐着,说:“艳儿越来越能干了!”
  姥无艳笑着说:“大爷你这就客气了不是!”
  孤独缺眼睛往靠墙的一个立柜上一扫,然后就定那不动了,姥无艳看着问:“大爷,咋了?”
  孤独缺战战兢兢的指着立柜问:“艳儿……柜子上那个陶瓷罐呢……?”
  姥无艳一笑,说:“嗨,今天早晨我看那个都脏的不行了,也不能用了,就给扔了”
  孤独缺差点一屁股瘫在地上,忙问:“你扔哪去了?!”
  姥无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无辜地说:“楼下的垃圾箱啊……”
  孤独缺一个蹦高就冲出去了:“我的亲娘哎!!!!!!!!!”
  慕少艾嘴角直抽抽,转头一看羽人的脸早就变成了猪肝色,小声说:“我的妈呀……你这发小真能耐……这一上手就扔了十一万啊……”
  姥无艳回头问:“慕大哥你说什么?”
  慕少艾赶紧摇头,说:“没什么没什么,我去把小獍和阿九叫起来……”
  姥无艳一边把盆里的衣服放进洗衣机一边说:“哎……羽仔你说……叔这抠门脾气这还没改呢,不就一破罐子么,都稀罕成这样……”
  羽人只能苦笑着点头答应。
  慕少艾把小獍和阿九拽起来以后,又看到姥无艳忙着洗衣服的身影,只能在心里长叹:话说多了咬舌头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09-12-22 15:19 | 41 楼
看到朝霞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5
腹黑: 67 点
珍珠: 1709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小时)
注册时间:2009-11-06
最后登录:2011-01-11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姥无艳还是这么可怜,这都是很快乐的,能不能给她好点的结局啊。黄泉的三角我看的都头痛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剑龙王道
顶端 Posted: 2009-12-22 19:44 | 42 楼
小衣
爱生活,爱剑龙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79
腹黑: 86 点
珍珠: 1720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8-16
最后登录:2011-06-26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哎,姥无艳啊……还是个命苦的主。
8过羽仔和少艾相拥而眠的感觉还真是美好来着~
呵呵,期待后续啊~后续~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懊侬之状,心下热如火灼不宁,得吐则止。
顶端 Posted: 2009-12-25 13:28 | 43 楼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2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螣邪郎坐那,点了根烟打火机差点燎了头发,他气哼哼的把打火机往地上一摔:“我操!”
  吞佛接了杯水,还没喝嘴里,脚边打火机落地“啪”的一声吓他一跳,跟螣邪郎说:“干啥啊你?咋回事了这是?你瞅你烦的那样……”
  螣邪郎闷闷的说:“家事。”
  吞佛在他对面拉开个椅子坐下:“家里咋了?赦生不从来不跟你闹么……”
  螣邪郎把脸埋进肘窝里,说:“我爷爷奶奶来了……”
  吞佛一愣,然后说:“是啊?老两口还好啊?”
  螣邪郎:“操……欢实着呢……”
  这时候元祸进屋,问:“哎,阎队没来?”
  螣邪郎摆摆手:“领凰子给他爹上坟去了,给丈母爹烧烧香”
  元祸一乐:“嘿,这倒够快的啊”
  吞佛点了根烟说:“阎队金枪不倒啊……比我爸小不了几岁,还跟个孩子折腾……”
  螣邪郎突然问:“对了,你爸不也来了?”
  吞佛撇他一眼:“你才想起来啊,跟我妈来了快一个月了,对了,弃叔来了住哪啊?住你家啊?”
  螣邪郎说:“哪能住我家啊,跟我爸妈住一块的,黥武上他们单位宿舍住去了”
  元祸一边问:“哎,不大对啊,吞佛,你管螣邪郎他爷爷叫叔啊?”
  螣邪郎的脸顿时拉了下来,吞佛笑出来,说:“他们家好几辈结婚早,我爸管他爷爷叫大哥,要是按辈分算螣邪郎还得管我叫声叔呢”
  螣邪郎吼道:“叔你个蛋!你他妈还好意思说呢!要不是因为你我奶能跟我妈打成那样么!!”
  吞佛看着螣邪郎,脸上微微扭曲,问道:“你别跟我说你奶还记着当年那事……”
  螣邪郎:“可不咋!!!我奶现在在家跟我妈打的都不知道怎么再打了!!!”
  吞佛一张猪腰子脸更长了:“我操……你奶记性咋这么好呢……多少年了这都……”
  弃天帝在街上溜达,家里白弃跟儿媳妇闹冷战,儿子在家一个头两个大,孙子也都上班,小赦上学,没人跟他玩,于是他就无聊了,就去了一家琴行。
  弃天帝年轻的时候也是搞艺术的,曾经在学校里当过音乐老师。而且弹得一手好古筝,还收过几个学生。
  琴行不大,但装修的很高雅,一进门映入眼帘的就是对面墙上挂着的一排古筝,下面的琴架上摆着一溜琵琶和二胡,两侧的墙上挂着几幅字画,下面放着笙箫之类的吹乐。里头坐着个人,正仔细地给一把二胡上弦,身边有个雕花的檀木桌子,一个看上去古典又雅致的香炉摆在桌子上,里面点了一圈茉莉味的蚊香,缓缓冒出来的淡青色烟雾跟那人嘴里叼着的红塔山冒出的青烟溶成一体,慢慢飘散。那人发觉有人来了,头也不抬的说:“您先自个看看啊,我忙完了手里的活~”
  弃天帝朝那个人走过去,笑着说:“哟,还挺利索啊?”
  弃天帝一说话,苍一愣,手里的弓子都掉地上去了,他歪头一看弃天帝,嗷的一声:“你你你……你咋来了!”
  弃天帝拉过把凳子坐下:“咋,我不能来啊?”
  苍楞楞的说:“你……你不是在乡下么……”
  弃天帝摇摇头说:“村里要拆了,我就进城找我儿子了”
  苍又问:“那……那你咋知道我在这的啊?”
  弃天帝说:“上次慕少艾结婚我过来随份子来着,完事他告诉我的”
  苍大吼:“我操你个慕少艾!!!!!”
  弃天帝笑了笑,眼瞅着手就要摸上苍的大腿:“咋,不乐意看我啊?”
  苍又是嗷的一声蹦出去老远,二胡直接给扔地上了,哆哆嗦嗦地说:“我我我……我现在是有老婆又孩子的人了……你……你都当太爷爷了……你……你你……你……你你你……弃总你就放过我吧!!!”
  苍以前跟着弃天帝学过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弃天帝有那么多学生,就爱逗苍,有事没事的就耍个流氓调戏调戏他。这事弃天帝也不怎么放心上,但是却给苍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那时候苍年纪也不大,用慕少艾的话说就是还有点妄想症,老是怕弃天帝万一哪天兽性大发了强奸了自己。弃天帝那时候也犯贱,明知道人家害怕还非去逗人家。后来苍没考上大学,跟自己妹妹赤云染在城里做了点小买卖,倒腾点衣服裤子,也赚了一些。苍是很热爱音乐的,手头有俩钱以后就自己开了个琴行,后来跟在银行工作的翠山行结婚以后日子过的很好,但他总是抹不去当年的心理阴影,所以时隔多年,再见弃天帝的时候除了害怕还是害怕。
  弃天帝看他那样乐得哈哈大笑,一脸老褶子都跟着颤,招了招手让他过来:“得了得了,不逗你了,你瞅你那怂样的!我就多少年没见了来看看你!”
  苍还不太相信地问:“那你不动我啊……要不……要不……要不我报警了!”说着从裤兜里掏出个手机来。
  弃天帝捂着肚子直笑:“我这一把年纪了你再给我笑出好歹来……行了行了,那时候你那么水灵我也摸够了,现在褶子都出来了,我还摸啥啊我!”
  苍给他说的脸上挂不住,闷着说了一声:“个老不要脸的……”
  弃天帝一挑眉毛:“恩?说啥?”
  苍赶紧改口:“没没没!!!没说啥……”
  弃天帝敲敲桌子,说:“恩师来了连杯水都不给啊?”
  苍赶紧狗腿地给倒了杯茶放到他眼前:“你……你喝水……”
  弃天帝端着杯子笑,说:“你说说……当时我教你的时候你才十来岁,这一转眼的都快四十了……咋这么快呢……”
  苍点点头,拾起地上的二胡接着上弦。
  弃天帝又说:“我现在住我儿子那,有时间领你老婆过来玩啊,你白叔挺念叨你的,来之前还跟我说起你来着”
苍抬起头问:“白叔还记着我啊?”
  弃天帝说:“可不咋地,当时我那几个学生里就你眼小,当时认弦认不过来你都眯着眼看,现在一说起来他还笑呢”
  这时候赤云染抱着个琵琶进来,推门说:“哥~我同事家的琵琶坏了,你给修修呗~”说话看到了弃天帝,赤云染一笑:“哎呀,这不弃总嘛~”
  弃天帝回头,看到赤云染,说:“哎哟,云染啊,多少年不见了,这出落的漂亮啊~!”
  赤云染放下琵琶捂着嘴“哧哧”地笑:“弃总你真说的玩笑,我都三十多了,早过了漂亮的时候了~~”
  弃天帝说:“哪啊,漂亮的走到哪都漂亮,现在过的挺好?”
  赤云染说:“还成吧~~”
  弃天帝问:“结婚了吧?”
  赤云染脸一红,说:“早结了,跟我哥他们班里那白雪飘……”
  弃天帝抬头想了想,说:“哦,那小伙子不错啊……”
  赤云染说:“也就那样吧~弃总跟叔咋来了呢?”
  弃天帝笑着说:“乡里不是规划么,要盖工厂,乡里给了点钱直接给撵出来了,我跟你白叔也没地方去,就赖着两张老脸上城里找儿子来了”
  赤云染笑说:“那弃总跟叔回头上家来玩啊~来之前打个电话,我买点东西~~”
  弃天帝:“买啥啊,我跟你叔吃点剩饭剩菜凑合凑合得了!”
  赤云染说:“哎呀,那哪儿行啊~~”
  弃天帝说:“得,我先回去了啊,家里该做饭了~~”
  赤云染说:“成,那回头我跟我哥去看您俩啊~”
  弃天帝说好,然后又扭头跟苍说道:“你瞅瞅,你妹妹都比你有出息,回头家去玩啊~”
  苍点点头说:“知道了,你自己回去能行啊?”
  弃天帝往门外边走说:“我还没老的走不动道!”
  弃天帝走了以后,苍一脸苦恼的看着赤云染说:“这咋整啊……这老流氓……”
  赤云染笑着一点他哥的脑袋说:“你快的了吧,人家当年也就是逗逗你,你瞅你吓那熊样!”
  苍说:“我哪知道他那就是逗我啊!”
  赤云染:“行了行了,你那胆就跟你眼睛一样小!”
  弃天帝回到家,九祸正在厨房里做饭,白弃拉着朱武的手说话。
  朱武说:“妈……你有意思不!干啥啊你这是,把你接来就是为打的啊?”
  白弃说:“啥我有意思不?你也看着她刚才那样了?那像个媳妇样吗?我就跟你说吧,你不听!你看人吞佛多好!又瘦又高的,长的也好看,你再看看她,尖嘴猴腮的像什么样子!”
  朱武抓狂:“妈你就别提这事了,那时候我才二十来岁吞佛才十来岁,知道啥啊,而且那时候我跟九儿不都结婚了么,结婚之前我领九儿回家你不也说好来着!”
  弃天帝过去坐着,嘿嘿直笑:“是,你也知道你那时候结婚了啊?结婚了还去勾搭人家上学的小伙子?”
  朱武让弃天帝说的一阵臊,没再说话。
  白弃又说:“我那时候哪知道你能跟吞佛好上啊?要不我怎么地也不能让你娶这么个媳妇来啊,你说咱家跟老袭家成天门对门脸对脸的,要是能在搭上个亲戚那多好啊!”
  弃天帝跟白弃说:“你也差不多得了,我看九儿也挺好的啊,哪你说那么差,人家长得也挺好看的,又能干活,给咱生了仨孙子你还有啥不乐意啊?”
  白弃白眼子一翻说:“嘁,反正我就看着吞佛好!”
  朱武说道:“好啥?再好也结婚了!孩子都上学了!”
  白弃说:“离婚呗~~你们城里不都流行离婚么~~”
  朱武怒道:“谁跟你说的城里流行这个?”
  白弃说:“你爸跟我说的啊……”
  朱武转头跟弃天帝怨道:“爸!你一天到晚的跟我妈说些这个干啥啊!这都谁跟你说的啊?神不神啊?啥玩意就流行离婚了!”
  弃天帝讪笑道:“我那不也开个玩笑么……”
  朱武又跟白弃说:“妈你别听我爸胡咧咧,我这都五十多了折腾啥啊,再说了都拖家带口的咋离?吞佛跟螣邪郎还一单位的,他家小佛和朱厌跟咱家小赦一学校,回头你叫他们咋处啊?你快别闹腾了,九儿招你了,你看给她气的……她心脏不好……”
  白弃转身,哼哼着道:“你吧,就是个娶了媳妇忘了娘的狗东西!就想着你老婆心脏病,你妈我还高血压呢,你咋不怕我气出个啥事来?”
  这时候九祸饭做得了,把汤盆子往桌子上一扔,说:“吃饭了!”
  白弃一看九祸那样,脸也一拉,说:“你瞅!”
  弃天帝一拽白弃,小声说:“行了你!别闹了啊,招人烦了该!”
  然后一家人坐桌默默吃着饭,九祸一句话不说,拉着个脸,吃了没两口,碗一放,饱了。
  朱武说:“就吃这点啊,再吃点……”
  九祸说:“回头碗你刷了吧,我上螣邪郎家住两天去。”
  弃天帝赶紧说:“哎哎,别啊,九儿,你别跟你妈看界儿,你妈就这德行!”
  九祸说:“不是爸,我不是冲妈去,螣邪郎这年底了队里事多,赦生得去出差,老日子不回来,我不放心小赦,过去住两天,帮着螣邪郎看看小赦。”
  朱武说:“那也行……”
  九祸又说:“这两天我让黥武去看房子了,看看有合适的咱就买套,给爸妈也有个养老的地方。”
  白弃筷子一放,说:“咋!这就得撵人了呗?”
  朱武赶紧一扒拉白弃说:“妈!你这想哪去了,还能让你跟我爸天天睡黥武那小床?再说了黥武也不能老是在单位住着啊……”
  九祸也不说话,低着头默默收拾了点东西就走了。朱武放下碗撵下去,到楼下,朱武一把拉住九祸的手说:“生气了啊……”
  九祸闷闷地说:“没有……”
  朱武说:“咋能没有啊,你骗谁去能骗了我?”
  这时候九祸的眼泪才掉下来,抬手抹着不断往外流的眼泪说:“干啥啊这是……来了就冲我来……我招他了……看谁好要谁去啊……在家跟我闹算个啥事啊……”
  朱武赶紧帮九祸擦着眼泪,说:“这事是我不好,当时你回娘家我就不应该跟吞佛出那茬子事儿,是我对不起你,我妈就这脾气,过几天找着房子了就让我爸妈搬走,你别放心上……”
  九祸抽了抽鼻子说:“我没放心上,多少年的事了我寻思过去就过去了,谁知到你妈一来就不算完了啊,看吞佛好他咋不早说啊!早说我早跟你离啊!犯得着我现在受这闲气么!”
  朱武一把抱住九祸说:“你这说啥呢,那时候螣邪郎都都上学了,离啥离,再说了那时候吞佛不也就个屁蛋孩子,我的错啊,你也别别扭了……”
  九祸推开朱武说:“行了行了,我也不放心上了……先这样吧,我上螣邪郎家住着去,给找着房子了我再回来吧,要不日子都过不下去了。”
  朱武说:“成,回头要是螣邪郎不在家了你领小赦来家吃啊,爸妈都亲小赦亲的厉害。”
  九祸点点头就走了。
  第二天螣邪郎顶俩大黑眼圈上班来了,吞佛问怎么了,螣邪郎黑着脸说:“我妈受不了我奶了,上我家来住,然后把她在家吃那些气全发我身上来了……昨晚上跟我掰扯到下半夜……”
  吞佛满脸黑线:“你奶也太牛逼了……”
  螣邪郎说:“改天你抽空去看看我爷我奶吧……要不我爸在家也得精神分裂……”
  吞佛:“好……我下礼拜休息的时候就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看到朝霞) f&e:送鲜花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09-12-25 20:26 | 44 楼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2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今天是圣诞节呐~~~~在这里祝大家圣诞快乐~~然后送上圣诞番外~~~

    圣诞番外(1):圣诞节的祝福
      梦小夜:哎呀~圣诞节到了,梦小夜祝各位看官圣诞快乐~~【鞠躬】
      剑子:哎呀,大家圣诞快乐,快乐哈~~伯母啊~这都圣诞节了……你看……
      楚君仪:看什么看!洗衣服去!洗完了衣服去把窗户擦了!
      剑子:喳!
      龙宿:祝大家圣诞快乐,恩,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剑子:龙宿,这是情人节该说的吧……
      楚君仪:废话什么!还不干活!
      剑子:是……是……伯母我错了……
      佛剑:圣诞快乐,不上门的女婿们要加油啊……
      素续缘:恩,希望大家都能早日安定~幸福快乐~~
      圆儿:祝大家圣诞快乐,爸妈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千叶传奇:祝愿大家学业有成,家庭美满~~
      素还真:圣诞快乐,孩子们的婚姻大事一定要看仔细啊……
      叶小钗:啊……
      风采铃:哎呀,大家合家欢乐,日子安安稳稳的啊~~
      谈无欲:圣诞快乐!
      慕少艾: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圣诞快乐~
      羽人非獍:圣诞快乐……
      羽小獍:大家圣诞快乐~爸我要礼物~
      阿九:圣诞快乐,今年的圣诞真快乐~~~
      孤独缺:圣诞快乐啊大家~~啊哈哈~~老人家们要多多活动~跟孙子才好玩啊~~
      狂龙:圣诞快乐~~啊哈哈哈~~~小太阳~回头咱俩结婚呗~~
      向日斜:……
      破玄奇:圣诞快乐!!老大!啥时候咱再去干一场!
      练峨眉:圣诞快乐,都管好了自己家的人别出来惹事!
      蔺无双:哎呀,圣诞节啦,老婆节日快乐~小龙来,姐夫给你礼物~~
      姥无艳:圣诞快乐啊~大爷啊,家里有没有啥活我帮忙的啊~?
      燕归人:嘿嘿,大家圣诞快乐,西风,今晚上让我进屋呗~~
      断雁西风:瞅你那德行!大家圣诞快乐啊~~
      愁落暗尘:圣诞快乐,都少犯点事~~~
      宵:圣诞快乐~~
      吞佛:大家圣诞快乐,切记招惹啥别招惹人啊……
      吞小佛:圣诞快乐啊……爸,我礼物呢?
      朱厌:噫~~~妈~我要礼物~~~
      袭灭天来:圣诞快乐,吃好喝好~
      一步莲华:圣诞快乐啊……哎呀……菜价又涨了……让人活不让人活了……
      一剑封禅:大家圣诞快乐,生意兴隆啊~
      剑雪无名:圣诞快乐~合家欢乐~~
      剑小雪:为虾米要过圣诞节……?
      封小禅:小雪乖,哥给你圣诞礼物~~
      弃天帝:啊哈哈~~圣诞节~都来家玩啊~~~
      白弃:哎呀,以后媳妇一定要选好啊!
      朱武:……家庭和睦,家庭和睦。
      九祸:……祝愿都能媳妇熬成婆吧。
      螣邪郎:恩,圣诞快乐,大家都要孝敬父母啊~
      赦生童子:圣诞快乐,善待动物
      螣小赦:圣诞快乐~~~妈~雷梦娜又尿了!
      雷梦娜:嗷呜——
      银煌黥武:圣诞快乐,不要骗人……
      元祸天荒:圣诞快乐,早生贵子……
      别见狂华:傻逼!说错了!
      苍:圣诞快乐……翠儿啊……今晚上……
      翠山行:今晚上啥?赶紧洗洗睡吧!
      黄泉:大家圣诞快乐~罗老师~我的礼物呢~?
      罗睺:黄泉,圣诞快乐……
      北辰元凰:圣诞快乐~祝大家都收到好多礼物~心想事成~~
      阎魔旱魃:都看好自己家小孩……
      御不凡:祝大家圣诞快乐~期末考有个好成绩~~~
      漠刀绝尘:恩……圣诞快乐……
      黑衣:都扯啥扯,圣诞快乐不就完了么!
      白衣:哈哈~大家节日快乐~黑子啊~哥给你礼物~~
      梦小夜:啊哈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再次鞠躬~~
      
    圣诞番外(2):前世
      最近网上流传了一个前世解读的软件,本来就是玩的东西,可还真有不少人信……
      剑子:龙宿啊~~这玩意挺好玩的~咱俩测测呗~~
      龙宿:什么东西啊,胡说八道的
      剑子:嘿嘿~玩的么~~哎呀~我上辈子是道士啊~~啧啧,还是老厉害的道士了~
      龙宿:就你那样……还道士呢……
      剑子:哎呀~你是什么什么华丽无双的儒门龙首,啧啧,听这名就比我的有气势~~嘿~还华丽无双呢~
      龙宿:行了行了,快别玩了,我妈一会回来了,阳台上的衣服去收了
      剑子:那华丽无双的龙首也给我生个华丽无双的小子呗~~~
      龙宿:收衣服去!

      慕少艾:羽仔啊~~我今天看了个挺好玩的东西~~
      羽人非獍:啥啊?
      慕少艾:我看那个测前世的~说我上辈子就是个大夫~~还是江湖上的神医呢~~
      羽人非獍:你快得了呗,还神医呢,顶多也就个江湖郎中,还是十个给看死八个的那种
      慕少艾:那哪能啊~你看我这辈子这本事,就算不是神医怎么地也得是个悬壶济世的职业模范啊~哎,我还给你测了,说你还是个斩妖除魔的大侠呢~~
      羽人非獍:我还斩妖除魔,我就斩个你吧,你把人看死了,我去给人报仇的~哈哈~
      孤独缺:那我呢?你给我测了没?
      慕少艾:测了测了,爹也是大侠~还是老不正经的大侠~
      孤独缺:滚犊子!啥玩意啊!别跟那放屁了!做饭去!
      
      素还真:哎呀~这个挺好玩~~说我是中原武林的支柱呢~~哈哈~看我上辈子多本事~~
      风采铃:你这老大不小的咋还在那玩电脑呢!快来帮着干点活!
      素还真:采铃,你上辈子是江南第一才女啊~哈哈~
      风采铃:嘁,啥才女,大字不识一筐的!
      素还真:无欲啊~~你是月才子~~哎呀~~钗哥是大侠啊~~
      谈无欲:也就你爱信些那个,骗小孩的东西!
      叶小钗:啊……
      素续缘:哎呀~爸你看看我是啥~~?
      素还真:恩……续缘是大夫~啧……这咋跟慕少艾干一块去了呢……
      素续缘:哈哈~大夫也挺好~爸你让开我玩玩~~大师是啥啊~~
      素还真:你满脑子就想那个花和尚!
      素续缘:哎呀~~大师上辈子就是佛门高僧啊~~
      素还真:屁佛门高僧,就个臭不要脸的花和尚!
      佛剑:阿嚏……
      圆儿:爸你咋了?
      佛剑:没事,可能你妈又念道我呢~

      吞小佛:爸~你上辈子是心机战神~~~~~
      吞佛:你又看上啥玩具了?
      吞小佛:不是玩具~~是这个网站嘛~~是算前世的~~
      吞佛:算啥算!赶紧写作业去!
      朱厌:哥~~那我呢~~?
      吞小佛:我看看……小厌啊~~你上辈子就是把刀啊~~~
      朱厌:哼~那我一定也是爸的刀~~爸最厉害了~~
      吞小佛:妈上辈子是邪族的失败品~~哈哈~
      宵:咦……为什么是失败品啊……
      吞小佛:就这么写的嘛~
      宵:哦……好了好了,小佛别玩了,快去写作业,晚上妈给你炖排骨~

      一步莲华:你干啥呢,来把米淘了~
      袭灭天来:看着个东西挺好玩的~
      一步莲华:啥啊?
      袭灭天来:算命的,算上辈子的~
      一步莲华:哎呀~你咋还跟个小孩似的呢~信这个~
      袭灭天来:恩~我上辈子是魔界的老大~~哈哈~~
      一步莲华:就你还老大呢~
      袭灭天来:嘿~你是佛门的最高领导人~怪不得成天的不吃肉呢~上辈子随的啊~~
      一步莲华:行了!别玩了!不要个老脸了都!快来淘米~!
      袭灭天来:嘿嘿~来了,领导人~~

      北辰元凰:哎~泉子,这个挺好玩的~~你也算算~~
      黄泉:这啥啊?哟,算上辈子的啊……恩……我看看……哈哈~我上辈子是复仇的将军~~咋这扯呢~
      北辰元凰:我上辈子还是太子呢~
      黄泉:我算算罗老师的~哎呀~罗老师上辈子是皇帝~~
      北辰元凰:操,我男人上辈子是大魔头……哎,罗老师是皇帝你是将军,你俩又一对儿呗~~
      黄泉:去,说啥呢!我爸是……哈哈!是什么名门正派的领袖~~我妈是名门正派的管家~~
      北辰元凰:得~上辈子还真随!
      御不凡:我是正派的护法……
      黄泉:正派还护法啊,日月神教啊!
      御不凡:我咋知道,哎呀~绝尘是荒漠一族的遗孤~~
      漠刀绝尘:那我咋跟你这个护法凑一块儿去了~?
      御不凡:呀!德行……
      白衣:我家黑子也是太子来着……
      黑衣:再叫一声黑子试试!!拔了你舌头!
      
      弃天帝:原来我上辈子是神啊……
      朱武:行了,爸,我看你够神的,别在个阳台上站着了,冷!
      弃天帝:你爹我是神你还不乐意啊!
      朱武:那你这辈子也神呗!我给你拜拜烧上两柱香,你赶紧显灵让我妈跟九儿别打了!
      弃天帝:哎……这事儿神也管不了啊……
      螣邪郎:咱家了不得啊……我跟赦生还黥武都是魔族的大将,我妈是女王,爸你也是魔王,就连雷梦娜都是优良坐骑……
      朱武:你跟着你爷爷胡逼咧咧什么!把地扫了!赦生帮你奶奶包饺子去!
      螣邪郎:啧啧啧,魔界到了咱家这辈就完了啊……爸你踹我干嘛!
      弃天帝:啧……这辈子我要还是神多好啊……
      白弃:别神了!站个窗户头子上你不冷啊!过来给我擀皮儿!
      弃天帝:哎……来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彼岸听雨轩) f&e:这么有才的文章,如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09-12-25 20:27 | 45 楼
    木奴
    独雷雷不如众雷雷。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1
    腹黑: 66 点
    珍珠: 1711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1(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02
    最后登录:2014-06-09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又赶上现场直播?哈哈...期待岫独啊~有岫独没?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独雷雷不如众雷雷。
    顶端 Posted: 2009-12-26 11:39 | 46 楼
    看到朝霞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5
    腹黑: 67 点
    珍珠: 1709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小时)
    注册时间:2009-11-06
    最后登录:2011-01-11

    鲜花 [0]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今天才知道原三狗子小时候被他父亲(不是亲的)给XXOO过!还在阴暗的地窖里被皮鞭抽打!被虐待!后来三狗子回忆的时候还一边呕吐一边说“别靠近我。。。”好可怜的娃啊~~原来小时候被性 NUE DAI 过。。。太悲惨了。想不到那么HP的人。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剑龙王道
    顶端 Posted: 2009-12-28 21:09 | 47 楼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2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是啊……我也看到那个了……好郁闷好郁闷的……
    狗子哥一直以来都是个那么快乐的存在……突然揭出来他的童年……好惨啊……
    他那个所谓的父亲简直不是人……变态啊……太变态了……
    那还是个孩子啊……哎……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09-12-29 00:15 | 48 楼
    玲珑水
    酒倾江都 天涯朝暮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6
    腹黑: 81 点
    珍珠: 1727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9-10-21
    最后登录:2015-12-03

    鲜花 [18] 鸡蛋 [0]

     Re:城。事 【多CP、完全KUSO、完全扯淡、慎入】

      这天早晨,慕少艾上医院了,小獍和阿九去上学,孤独缺还在屋里睡。姥无艳正在刷早晨的碗,羽人过来说:“无艳,今儿咱俩找燕子他们玩玩去吧,你也老长时间没看着他们了吧?”
      姥无艳惊喜道:“好啊~你不说我都忘了,燕子他们还好啊?”
      羽人说:“挺好的,去了就知道了呗,一会我给燕子打个电话”
      姥无艳说:“那好啊,你等等啊,我刷完了这几个碗”
      羽人说:“没事,不急,燕子在家闲着也没事”
      姥无艳笑着问:“燕子现在跟西风咋样啊?结婚了没?”
      羽人说:“嗨,早结了,多少年了都,俩人有一儿子,叫燕归归,还跟小獍阿九一学校呢”
      姥无艳:“是啊?西风现在挺好的啊?当时学校里姑娘家的就数她最闹腾,一天到晚的跟你们这些小伙子打架,哎……这都多少年没见了”
      羽人说:“当时哥儿几个结婚的时候都想叫上你来着,结果那时候谁也找不着你,打你家早先那个电话都空号了”
    姥无艳刷玩了碗,擦了擦手说:“当时都不知道搬多少回家了,想跟你们联系联系吧,也找不着你们,这次我来找你还是跟先前回去那剑雪打听的呢~”
      羽人笑着说:“哟,你还碰剑雪了啊?剑雪现在是宵他弟妹了,宵跟吞佛结婚了”
      姥无艳说:“我知道,他跟我说了,还告诉我你家跟宵家的地址,我跟吞佛也不熟,不好意思去闹人家的……”
      羽人说:“那没事,先在家住着,今晚上叫上他们一块出来吃个饭”
      傍晚的时候,羽人带着姥无艳,燕归人带着西风,还有宵和愁落暗尘几个一块上了饭店,一桌子人要了个包间。
    西风一见姥无艳,姐俩抱一块就哭了,西风边哭边说:“艳儿啊!!你咋这长时间也不跟我联系呢!你知道我多想你不!!我跟燕子结婚的时候都盼着你来!结果都找不着你!!”
      姥无艳也哭着说:“我这搬家搬的也不知道啊!你想我我就不想你啊,打咱学校拆了以后我一天到晚的就想跟你们一块好好聚聚……”
      燕归人走过来说:“好了好了,别哭了,这不是见着了么~”
      好说歹说的总算安抚下了两个女人的眼泪,几个人叫了菜,宵问:“无艳,你咋也来了呢?我听剑雪说你不是在镇上企业上班么”
      听宵一问,姥无艳又哭了,哭的几个人都满脑子问号,羽人看姥无艳哭那样,就替她把她家那些事说了。
      这么一说不要紧,西风“腾”的站了起来,抄了个酒瓶子就往外冲,嘴里骂道:“我操他娘的恨不逢!!真他妈不要个鸡巴脸了!!!”
      燕归人赶紧拦腰抱住西风,说:“西风!!你别激动!!!你上哪啊!!先坐下!”
      西风回头给了燕归人一巴掌:“我找那王八犊子去!!!都别拦着我!!”
      愁落暗尘说:“他还在乡下呢!!西风你先坐下,那臭小子哥几个饶不了他!”
      燕归人也说:“就是!我操!敢甩我妹子!妈的狗脑袋给剁下来!!!”
      宵说:“回头让吞佛给他整点事儿,叫他小子进去蹲个几十年!”
      西风这才气哼哼的坐下,姥无艳一看这帮人还这么帮着自己,又感动又心酸,抱着一边的西风就开始哭,西风看了姥无艳那难受样,于是俩人又哭做一团:“艳儿啊……你受委屈了……”
      姥无艳更是哭的说不出话来。
      过了一会上菜的来了,两个人才赶紧擦干净眼泪坐好。几个人都满上酒,燕归人站起来说:“来来来,现在艳儿也来了,咱这帮子总算是又凑齐了,为这咱干一个!”说着仰头喝干了杯子里的酒,剩下几个也不含糊,全干。
      姥无艳这时候问:“你们这几年都咋样啊?咋一个个的全闲家里呢……吃啥啊?”
      燕归人刚要开口,一边愁落暗尘捏了他一把,然后说:“哥几个一块开了个公司,一般有事下面的人都干了,我们也不用天天去上班”
      姥无艳也不知道开公司是咋回事,不明不白的答应了一声,然后问:“哎,秋,你媳妇呢?咋没一块领来啊?”
      愁落暗尘说:“家里丫头病了,君怜在家看孩子呢”
      姥无艳说:“哟,孩子病了啊?严不严重?你看这整的,孩子病了还让你出来吃饭……”
      愁落暗尘喝口酒摆摆手说:“没事,小怜这孩子随她妈,从小身子就不好,大病小灾的不断下,不要紧,明天就好了。”
      姥无艳说:“是啊……?孩子病可不能耽搁啊……”
      愁落暗尘一笑说:“没事,咱吃咱的”
      宵问:“对了,无艳,你现在住哪啊?”
      姥无艳说:“先住羽仔那,这几天找房子呢,等找着就搬走”
      宵说:“你租房子啊?”
      姥无艳叹了口气说:“是啊……要不咋办……先租着呗,等找着工作了再说”
      宵说:“现在租房子真不如买个房子合算,二十来平的一个月就要八百多,交按揭也差不多这么个价钱,但好歹买的话交个几年还能落下自己块房子,要是租那交了一大顿还是人家的地。”
      姥无艳眉头一皱:“是啊?那么贵啊?这个咋办呢你说……”
      燕归人说:“租啥!我们哥几个掏钱!给你买处房!”
      姥无艳一惊说:“燕子你说啥呢!我用你们给我买啊!我还不至于穷的连个房子租不起!”
      燕归人说:“你看你这外道了不是,都发小的计较些这个干啥,又不是拿不出来,大不了以后你也有钱了再给我们呗!”
      西风也说:“就是,小时候燕子他妈不管他,他没处吃饭不都上你家去蹭,跟我们还外道个啥!”
      姥无艳直摇头说:“不成不成,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你们要给我买件衣服啥的我也就留下了,房子那玩意能说买就买的么!”
      羽人想了想说:“无艳,燕子说的也是,现在租房子还真不如买房子,你租好几年那个钱也就够买一套了,要不这样,我们几个给你拿首付,等你找着工作了再慢慢交按揭,现在房价涨的就跟股票跌的似的,现在不买过几年还得往上窜”
      姥无艳还是不同意说:“不行,我要是买我也上银行去贷款买,哪能要你们的钱啊,现在谁挣钱容易啊,说是借我,那么大的数目我啥时候能还上还知不道呢!”
      愁落暗尘说:“你看你这不是拿我们当外人了,你才三十来岁,跟恨不逢离了就算再找个人嫁了那自己有套房也抬得起头来啊,要不一问就是一租房子的,还指不定咋想你呢。就算你不找了你不也不回镇里了,那你还能租一辈子房子啊?羽仔说的是,现在房价涨得跟催命似的,就差一天蹦一数了,你还指望着过几年再买,要我说你也别唠叨了,你要有钱就拿出来点,没也就算了,我们给你交了首付,先拿着房子,回头你找着工作了交按揭,要是以后你有钱了还我们我们不推,你看咋样”
      宵说:“是啊,无艳,我们这几个都不愁吃不愁穿的,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但好歹一块拿钱给你交个房子那没什么问题,我们好了也不能忘了你不是,你一人也没孩子,用不着太大的房子,整个套一的带个厅,也贵不到哪儿去”
      姥无艳给他们一人一人接力似的说的没辙,说:“回头我再考虑考虑呗……”
      西风是个急性子说:“考虑啥!你还能老住羽仔家啊!他们家慕老头不烦死你才怪!”
      姥无艳听了愣了一下,坐那什么也说不出来。
      羽人瞪了西风一眼说:“西风!你胡说啥!”
      然后桌上的气氛一下就尴尬了下来,燕归人赶紧说:“艳儿,你别听西风胡说八道,她就嘴里没个把门的,人慕大哥挺好的”
      西风也跟着说:“是是,我就开个玩笑,艳儿就别当真啊……”
      姥无艳挺勉强的笑了笑说:“没事,我没当真,慕大哥是个好人……”
      愁落暗尘赶紧攒起杯子说:“来来来,喝一个喝一个……”
      然后众人一块喝了个酒,算是缓了下来。
      快吃完了,西风说:“艳儿啊,今晚上上我家睡去,叫燕子睡沙发,咱姐俩好好唠唠~”
      姥无艳说:“那哪成啊,哪能让燕子睡沙发啊~”
      燕归人说:“没事没事,西风在家一闹脾气就不让我进屋,沙发我都快睡习惯了”
      姥无艳“扑哧”一笑:“你瞅你那点出息~”
      燕归人嘿嘿的笑,姥无艳回头跟羽人说:“那我今晚上上西风他家睡去了啊”
      羽人点点头。
      临走的时候,姥无艳一把把羽人拽住问:“哎,羽仔,慕大哥是不是特烦我啊……”
      羽人拍拍姥无艳的肩膀说:“你想哪去了,叫你别听西风胡说八道的,他挺喜欢你,这几天到处张罗着给你找工作找房子呢……”
      姥无艳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西风走了。
      羽人一回家,慕少艾坐那看电视。慕少艾问:“咋就你一人啊?无艳呢?”
      羽人换了拖鞋坐在慕少艾身边说:“上西风家睡去了,小獍和阿九睡了啊?”
      慕少艾点点头,接着看电视。
      羽人突然问:“少艾,你是不是特烦无艳啊?”
      慕少艾转过头说:“这谁跟你说的啊……谁说我烦她了……”
      羽人说:“那不烦啊?”
      慕少艾笑了笑说:“刚来那天是挺烦的,一娘们搁家里老哭老哭的,那眼泪掉的跟水阀似的。不过这几天我觉得这姑娘真挺实在,我就喜这样欢实在的人,想烦都烦不起来。”
      羽人说:“真的啊……?”
      慕少艾拉开睡衣把羽人包进怀里说:“我啥时候骗过你啊?”
      羽人就让他抱着,闷闷的说:“你骗我的还少啊?”
      慕少艾干笑两声,也没说啥,抱着羽人接着看电视。

      袭灭天来和一步莲华搬进了新房子,三十来个平方,一室一厅,窗户朝南,采光很好,一剑封禅又找了些装修的来从里到外刷了一遍漆,买了新的家具和家电,房子不大但是收拾的很干净,小区不远有个早市,一步莲华经常赶早过去买点菜,还有个小公园,下午的时候有打牌打麻将的,袭灭天来也愿意去看,小区交通也方便,袭灭和莲华住的也很舒适。
      这天早晨袭灭天来说想吃排骨了,一步莲华就去买。袭灭在家颠儿颠儿等着,结果一步莲华回来了,手里就拿着一把韭菜。
      袭灭天来直接就懵了,问:“排骨呢……?”
      一步莲华说:“哎呀那个排骨贵死了……我在市场上转了一圈,啥都贵,你说这城里人咋这么黑呢……看来看去就韭菜还便宜点,上次封禅拿来的那些鸡蛋不还没吃上么,一会我给你煎几个合子吃”
      袭灭天来苦着脸说:“我想吃排骨……”
      一步莲华把韭菜放进厨房说:“你咋跟个小孩似的呢,还要吃的,排骨回头再说吧,那么贵……”
      袭灭天来暴吼:“贵也不能这辈子不吃肉了啊!!!当谁是和尚啊你!!!!!”
      一步莲华回头说:“哎呀……回头我买点便宜的你吃嘛……”
      袭灭天来嘟嘟囔囔的说:“省啥省啊……省下带棺材里能用咋!”
      一步莲华说:“现在花的是谁的钱啊……还不就是孩子的钱,咱俩要他们也不能不给,孩子挣个钱容易啊……你看封禅店里忙的,脚尖打脚跟的,还有孩子要养,咱俩也不能顶着个老脸不要啊……”
      袭灭天来:“那咱俩就一块出家呗?这辈子别碰点荤腥了……”
      一步莲华洗着菜说:“哎呀……你咋这样呢……行了行了,回头我出去看看哪便宜给你买点,哎你和点面,一会包合子”
      袭灭天来心不甘情不愿的和着面,说:“嘁……哎你和馅儿的时候多打俩鸡蛋啊!”
      一步莲华笑着点点头。
    中午一步莲华煎了些合子,虽然是素的,但一步莲华手艺好,吃的袭灭天来也是很惬
    吃完了袭灭天来摸着肚子瘫在沙发上看电视,一步莲华拿个尼龙绸袋子往外走,袭灭天来问:“你上哪啊?”
      一步莲华没说上哪,说了句一会回来就走了,袭灭天来当他出去玩了,也没再问。
      袭灭天来看了会电视就上卧室困午觉去了,一觉醒来,看到外头下大雨了,而这时候一步莲华还没回来,而且他走的时候也没见他带伞,袭灭天来有点担心,想了想拿起电话先给一剑封禅家打了个电话,结果通了好一阵也没人接,然后又给吞佛童子家打,宵接起电话来:“喂?找哪位?”
      袭灭天来说:“宵啊?”
      宵:“哦,爸,咋了?”
      袭灭天来:“你妈上你家去没?”
      宵:“妈?没来啊?咋了??”
      袭灭天来:“你妈中午吃了饭就出去了,也没说上哪,到现在没回来,我看着外头都下雨了,你妈也没带伞,我以为他上你那去了,没去啊?”
      宵也有点担心:“没来啊,哎呀万一淋着咋办……我这就出去找找”
      袭灭天来:“算了算了,你也不知道他上哪了,估计一会就回来了,要是晚上还没回来我再给你打电话”
      宵想了想说:“好,爸你也别急,我妈也不至于走丢了。”
      袭灭天来答应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看了看表都快四点了,外头雨下的哗哗的,袭灭天来也着急,坐家里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最后实在等不住了,就拿着把伞要出去找。
      袭灭天来刚穿上鞋,门一响,一步莲华回来了。
      一步莲华浑身都湿透了,头发上还往下滴水,穿的大衣也全叫水浸了,本来白生生的脸色给冻的通红,一站下浑身都发抖。
      袭灭天来又气又急,冲厕所里去给他拿了条干毛巾擦头发边说:“你干啥去了!!!!!”
      一步莲华把手里的尼龙绸袋子放在桌子上,然后自己把湿大衣脱下来,桌子上的尼龙绸袋打开,里面是一袋排骨。
      袭灭天来看楞了,原来一步莲华出去这一下午就是去给他买排骨。
      一步莲华边换衣服边说:“哎呀……真是的,我刚一出门就下雨了,下的真大呀”
      袭灭天来又生气又心疼,吼道:“下雨你不会回来啊!!!!!”
      一步莲华说:“你不是想吃么……我去超市看了看,还挺便宜的,也挺新鲜,就买回来呗”
      袭灭天来:“你不知道下雨啊!!改天再买不行啊!!!赶紧洗澡去!!”
    一步莲华却拎着排骨往厨房走:“我先把排骨卯上再洗”
      袭灭天来上前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排骨,三推两推把他推进卫生间:“你洗!我去弄!”
      一步莲华拗不过他,就进了卫生间洗澡。
      晚上吃饭的时候,一步莲华不断往袭灭天来的碗里夹排骨,自己却吃着中午剩下的合子,袭灭天来看着碗里的排骨,本来想了好几天了,可这排骨到了嘴边却怎么也咽不下去。
      “你咋了啊?不是一直要吃么,这咋买来了又愣神了?”一步莲华问
      袭灭天来看了他碗里的合子一眼:“你不吃啊?”
      一步莲华笑了笑说:“我又不爱吃肉……就是买来你吃的么”
      袭灭天来没说话,低着头吃他的。
      吃完了饭,袭灭天来去刷了碗,一步莲华坐那看电视剧,看着看着就开始打喷嚏,一个接一个的,然后开始出溜鼻子,袭灭天来问:“是不是感冒了?”
      一步莲华说:“可能是吧,让雨浇的,不要紧”
      袭灭天来赶紧给他找药:“啥不要紧啊,吃点药,要不厉害了就麻烦了”
      一步莲华听话的点点头,然后接过来药,喝水吞下去。
      结果第二天一步莲华发烧了,还不去医院,袭灭天来急得跟什么似的,赶紧给儿子打电话,吞佛童子上班走不开,一剑封禅听了心急火燎的赶紧开车过来。
      一进门,一剑封禅先探了探莲华的额头,说:“妈!怎么这么热了还不上医院!快走快走,我开车来的,拉你去看看,吊个水啥的”
      一步莲华摇摇头说:“我不去,一趟看下来可贵呢,我在家吃点药捂捂汗就好了”
      一剑封禅一捂脑袋:又来了……
      袭灭天来在一边倒水,说:“你别犟了,上医院看看去!”
      一步莲华说:“哎呀……看啥啊,又不是啥要死了的病……”
      一剑封禅:“妈你说啥呢!啥死不死的!这样你不愿意去医院我把慕少艾叫来给你看看呗……”
      一步莲华:“算了,别麻烦人家了……”
      袭灭天来“啪”的一声把杯子淬地上,大声吼道:“叫你去医院你不去!叫人来家看你也不看!靠家里等死啊!!”
      袭灭天来一上火,一步莲华也开始委屈,被子一蒙翻了个身,不理人了。
      一剑封禅把袭灭天来推出去,抱怨道:“爸!你朝我妈翻啥脸啊……”
      袭灭天来其实也不是故意的,莲华病了他比谁都急,看莲华这样他心里跟爪子挠似的,一急就容易上火,吼完了才觉得自己做错事了。
      袭灭天来拉着脸说:“我没想吆喝他,看他那样我来气,你去把慕少艾叫来吧……”
      一剑封禅点点头,给慕少艾打了个电话。慕少艾听了也二话不说,不到半个小时就赶过来了。
      一剑封禅和袭灭天来都站那,慕少艾要给莲华把脉,莲华动了动,死活都不伸出手来。袭灭天来急得都快冒烟了,说:“你干啥啊你!”
      半晌听莲华闷闷地说:“靠家里死了算了!!!”
      袭灭天来一听头就大了,莲华又开始耍小性,知道他不愿意看自己,袭灭天来自己上客厅抽闷烟去了。
      一剑封禅说:“妈,成了吧?我爸出去了,你快让少艾给你把把脉!”
      莲华这才掀开被子的一个小缝,看袭灭真出去了,才拉下被子,把手腕伸出去给慕少艾。慕少艾把完了脉说:“没什么事,就是沾凉,有点发热,一剑封禅你跟我回医院去抓点药,回来熬给叔吃,吃完了就没事了。”
      一剑封禅还有点不放心,问慕少艾:“是啊?那多长时间能好啊?”
      慕少艾笑了笑说:“我你还不放心啊?今晚上吃了明儿就好了,药到病除”
      一剑封禅这才点点头,回头跟一步莲华说:“妈你先在家啊,我跟他上医院给你拿药去”
      一步莲华说:“好好谢谢人家小慕啊,拿了药钱给人家啊……”
      慕少艾说:“哎呀,叔跟我还客气啥~”
      一步莲华笑笑说:“别别,白拿人东西不好~~”
      慕少艾还想推辞,结果让一剑封禅拉走了。
      慕少艾和一剑封禅刚走,袭灭天来探着头蹭进屋。一步莲华一看袭灭天来,直接又蒙上了被子。
      袭灭天来伸手拉他的被子:“行了行了,我错了,我不吼你,你拿下来,该闷坏了……”
      一步莲华不说话,手里被子捏的死紧,就是不让袭灭天来拉下来。
      袭灭天来见一步莲华耍小性,突然笑了笑,也不拉被子了,坐在床头,在床头柜里翻了翻,翻出来一支口琴。然后袭灭拿袖子擦了擦口琴上的灰,放嘴边轻轻吹起来。吹的一首小曲,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很简单的旋律,虽然让袭灭天来吹的有点跑调,还吹错了好几个地方,但那声音也还算是悠扬。
      袭灭天来吹着口琴,一步莲华蒙着的被子渐渐张开一条缝,然后听一步莲华小声说:“你就爱拿这个糊弄我……”
      袭灭天来放下口琴,把一步莲华的被子拉下来,这次一步莲华没别扭,袭灭天来搂着一步莲华说:“是啊……你记得咱俩搞对象那会,你就爱闹小性,你一闹我就吹口琴你听,吹完你就不闹了……”
      莲华歪着头:“嘁……”
      袭灭天来把莲华拖起来,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你说着快的……一转眼都三十多年了……我就记着那年夏天你老穿个白衣服,在我家门口帮你爹卖桃儿……那时候我就看你说,哎呀……这人咋这么好看呢……”
      一步莲华没说话,把头靠在袭灭天来肩膀上,额前的碎发蹭着袭灭天来的颈窝。
      袭灭天来调整了一下坐姿,让一步莲华靠的更舒服些,接着说:“你说那会太阳那么大,那么毒,你爹黑的跟煤球子似的,就你怎么也晒不黑,白的比太阳光还刺眼……然后那会我就坐我家门槛子上吹口琴啊,就想让你看我一眼……嘿嘿,没想到不是,就这么个口琴把你拐了一辈子……”
      一步莲华小声说:“我当时要知道你那么个臭德行我怎么地也不跟你结婚……”
      袭灭天来只是笑了笑,在莲华耳边亲了一下,然后接着说他的:“那时候你那个害羞啊……我碰碰你手你都脸红老半天……那年你过生日,我头一次送你东西,送你了副手套,你激动的都快掉眼泪了,那时候真小啊……”
      一剑封禅回来的时候,看到袭灭天来坐在床头,一步莲华靠在他肩膀上睡的正香。窗外冬日的暖阳照进来,洒在两个人身上,安详且温暖。袭灭天来朝一剑封禅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一剑封禅笑着摇摇头,自己进了厨房去给一步莲华熬药。
      第二天一剑封禅在店里正看报表,突然一步莲华打了个电话来,一剑封禅接起来问:“喂?妈啊?咋了?”
      一步莲华在那边有点担忧的说:“老二啊,你爸肩膀肘子的关节炎犯了……你再让少艾过来给看看吧……”
      一剑封禅扶着额说:“好……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然后一步莲华嘱咐了几句把电话挂了。一剑封禅本来就泛青的脸色现在更青了,一边给慕少艾挂电话,一边嘟嘟囔囔的念叨着:“这俩老不着调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望君与、见齐寰
    顶端 Posted: 2009-12-29 20:24 | 49 楼
    «234 5 6789» Pages: ( 5/2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04-20 16:5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