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30 total )
本页主题: 7.14   願君為龍 三十五    285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94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27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5-10-10

鲜花 [77] 鸡蛋 [0]

 7.14   願君為龍 三十五    285f

2
願君為龍



序作废……



[ 此帖被kkyyo123在2011-07-14 19:16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10-01-07 22:13 | [楼 主]
桥东
三教流氓,天下无双~~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40
腹黑: 151 点
珍珠: 1763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1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7-31
最后登录:2013-09-26

鲜花 [2] 鸡蛋 [0]

 

我占沙发按。。

虽然说是无辜百姓。可是在战场上谁又是对的谁又是错呢。不过是历史后人评价吧了。。

老道的想法就像大饼和奶牛的对话一样,,,一个善道天下,一个天下止武。。同样的目的。。不同的手段。。这就是老道和龙宿最大的不同。。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共饮逍遥一世悠然
顶端 Posted: 2010-01-07 22:32 | 1 楼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94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27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5-10-10

鲜花 [77]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楼桥东于2010-01-07 22:32发表的  :
我占沙发按。。

虽然说是无辜百姓。可是在战场上谁又是对的谁又是错呢。不过是历史后人评价吧了。。

老道的想法就像大饼和奶牛的对话一样,,,一个善道天下,一个天下止武。。同样的目的。。不同的手段。。这就是老道和龙宿最大的不同。。



是啊,這裡的劍子還是心軟心善,劍子是不世高人哦~
龍宿是王爺~~
不過~~劍子和龍宿之間的關係有點複雜,也不算是謀士……總之複雜……
也是一虐文……我覺得挺虐的……OIZ……我真的是親媽
謝謝賞文~
[ 此帖被kkyyo123在2010-01-08 15:30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10-01-08 15:13 | 2 楼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94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27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5-10-10

鲜花 [77] 鸡蛋 [0]

 Re:01.08 願君為龍 一 3f

一.

一位異常顯眼的道士走在小鎮上。那道士雖白衣白髮,卻長著一張年輕英俊的臉,引得行人紛紛側目。不過焱龍皇朝代代君王尊道重道,所以在焱龍頗多修為高深,去老反少的修道者,這位道者估計也是其中之一吧。

只見道者悠閒地買了些瓜果蔬菜又提了些柴米油鹽,理了理東西正準備離開。這時一個衣衫襤褸的孩童從街邊跑出,跑得太快沒看路,一頭撞在了道者身上。

“道爺,對,對不起,對不起。”小小的身影瑟瑟發抖,髒髒的小臉滿是畏懼。

道者見狀,扶起那名孩童,撣了撣那孩童身上的灰,儘管那孩童的衣服本已經相當骯髒。

“沒事,你去吧。”道者聲線低沉卻非常溫和。
那孩童一聽有些遲疑不過還是朝道者鞠了個躬,匆匆跑開。而道者也只是提起地上的東西準備離去。


這看似稀鬆平常的一切都落在街邊一紫色華衫之人的眼中。那人輕搖摺扇,看了眼那白衣道者又看了看那匆匆而去的
孩童,勾起珠色薄唇輕輕一笑。抬腳竟尾隨那名孩童去了。

那名孩童腳步匆匆,一刻不停地連跑了三條街。

緊跟其後的紫衣公子劍眉一挑,看不出這娃兒看似瘦弱,勁兒還挺長。

終於那孩童有些力竭,他停下有些發顫的雙腿,靠在一邊喘著氣。

紫衣公子一見唇一彎,步子不緊不慢地邁向那孩童。來到那孩童背後不遠處停下,他收起摺扇,伸手。

正當他就要碰到那孩童之時,旁邊突然伸出一手牢牢抓住他的手腕。

紫衣公子一愣,抬頭望向來人,白衣白髮正是方才那位道者。

紫衣公子眉頭微皺,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被道者用力一拉,往街邊小巷中拖。紫衣公子不敵道者的力氣,只能任自己被他拖入暗巷。

待雙足一站定,紫衣公子就甩開道者的手,揉著被道者捏痛的手腕,甚為惱怒地瞪了道者一眼。

“抱歉,是我失禮了。”道者自是瞭解紫衣公子的怒意,他歉然道,不過雖然道歉了,但墨色的瞳孔中卻沒什麼歉意。
“汝這道士真不知好歹,汝的錢袋被方才那孩童偷了去,吾好心相助,汝卻對吾這般無禮。”紫衣公子開口冷聲責備道,一口柔雅的儒音帶著抱怨,狹長的流金鳳目滿是不滿。

“多謝公子好意,不過關於錢袋之事,我本就知曉。”面對紫衣公子的怒意,道者沒有絲毫尷尬窘迫,不卑不亢地從容回道。

“汝知道?”聽道者這麼說紫衣公子有些詫異,“既然汝知道為何不阻止?”

道者無所謂地笑了笑,回道:“錢財本就身外之物何必執著?況且那孩童眼神閃爍,神情緊張,手法更是幼稚,是個新手,看他那麼急切的樣子,說不定是有什麽迫不得已之事呢?要是吾的那些錢能助他,那么就權當送他。”

“哦?真不愧是潛心修道之人,果真是慈悲又超然的好心腸啊。”紫衣公子聽後摺扇在掌中拍了拍,涼涼地贊道。

“不過若是那娃兒只是頭次偷竊,心虛幼稚那是自然。汝這一次放了他,反而大了他的膽子,往後危害的那可是別人啊。道者可曾想過這些否?”紫衣公子話鋒一轉,銳利的目光灼灼地盯著道者。

“那公子敢和我打個賭嗎?”道者也不多說什麽,拂塵輕甩搭載肩上,坦然回視道。

“怎麼個賭法?”紫衣公子頓時來了興趣,眼前的道士雖然無禮卻非常與眾不同,讓他甚感興趣。

“那孩童是逼於無奈還是頭次作案,你我一同前去看看便知,輸者須答應贏者一個條件,如何?”道者嚴肅正氣的臉上似乎閃過一絲狡黠。

“哈,道士汝是修真之人,開莊做賭之事似乎不適合道者的清修之風啊。”紫衣公子以扇掩面,輕笑道。

“大賭傷身,小賭怡情,公子可敢與我賭上一賭?”道者甚無所謂,亦是笑著回道。

“有何不可。”紫衣公子‘啪’地收起摺扇,率先走出暗巷。

道者緊隨其後。

兩人出了暗巷卻沒了那名孩童的身影。在這茫茫人海要找一名毫不起眼的孩童,那談何容易。

紫衣公子癟癟嘴,瞟了道者一眼,似有怪罪之意。後者笑笑,一副沉著在胸的樣子。

正當兩人站在街上面面相覷之時,只聞前方一陣喧鬧,漸漸圍滿了人。

兩人互望了一眼,一同去看個究竟。


紫衣公子來到人群外圍,皺了皺眉,他本不喜這人多的場所,更不可能讓自己去和那堆人一起人擠人。但看著這層層人群,不擠又如何進去一觀呢。

道者看著身邊皺眉的紫衣公子,俊美無匹的臉上有些苦惱。他心下了然,對著前面的人:“各位,能否給在下和在下的朋友讓個地?”

前面圍著的人轉過頭見說話之人是一位白衣道者,神清骨爽,飘飘乎有神仙之度,不禁肅然起敬,紛紛退讓為他們兩人空出一條通道。

焱龍皇朝國君尚道,皇朝中的修道者都享有很高的尊重和地位。尤其眼前這位道者,如此風骨,更讓人心生崇敬,不敢怠慢。

白衣道者站到一邊,笑著看向紫衣公子,示意讓他先行。

紫衣公子打量著眼前的道者,既沒討好也沒諂媚,只是一臉溫和淡然。他摺扇輕搖,笑著頷首,看在那道士如此懂禮的份上,方才那失禮的舉動,他便不作計較。

紫衣公子也不與道者客氣,率先過了人群。


兩人來到進了人群,見到一孩童正抓著一中年男子的褲腿不住哀求,正是方才偷了道者錢袋的那個。

那中年男子被他纏得煩了,竟一腳將其踢開。孩童瘦小的身軀一下子被踹得老遠,卻又再次爬了過來,堅持不懈地緊
抓著那男人的衣擺,手肘膝蓋多處破了皮肉,他卻渾然未覺。

“真是可憐,不過也不能怪大夫不肯醫,先不說錢的問題,他母親那病也的確是沒辦法,難為這麼小的一孩子了。”周圍圍觀的人小聲地討論著。

紫衣公子聽在耳中,他轉身對那人道:“汝們方才說那娃兒怎麼了?”

那人聽見問話愣了下,轉頭看是一位貴氣逼人的俊美公子,便歎道:“這孩子的母親前幾天不知道是怎麼了,突然吐血昏迷不醒,整個人都癱了。偏偏那孩子家裡又沒什麼錢,只能到處求人,鬧得鎮上人人都知道。”

紫衣公子聞言沉吟了會,又回頭見那哭得聲嘶力竭的孩童從懷中掏出一個錢袋對著那中年男子哭喊:“大夫,救救我娘吧,我,我有錢……”

那個白色的棉布錢袋癟癟地躺在孩童瘦小又黑葬的手上,正是道者丟的那個。

中年男人拿過那錢袋看了看,隨後一把把它扔在地上,從它敞開的口子中滾出零星幾個銅板。

紫衣公子看了看地上躺著的那幾個銅錢,又望了望道者,道者迴避了下視線,以袖掩唇,輕咳幾聲。

“就這麼幾個錢買根草都不夠,你還是別來了,反正你娘也救不活了!”中年男子扯著衣擺,奈何那孩童不撒手只是搖著頭哭著求他。

那男子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又甩不開那孩童,怒火高漲,抬起手猛得一個耳光拍下!
人群驚呼,就在那男子一掌下去的時候,道者一手抓住了他的手臂,看似隨意實則力大千鈞,任那男子再如何用力都不能移動半分。

紫衣公子見狀一驚,他立馬轉頭看向身邊,旁邊已經沒了那道者的身影。他暗自心驚,道者上前阻止那男子的暴行他竟然毫無所覺,這該是如何高深的功力,快速的身法。

橫空出現出現的白衣道者,震驚了在場所有人。

那孩童抬頭一見是道者立馬叫了出聲,他非常畏懼地看著道者。

“醫者,救死扶傷乃你天職,不是嗎?何苦對一個孩子見死不救呢。”道者平和地開口對那男子說道,抓住那男子的手臂卻是用上暗勁,痛得那男子冷汗直流卻又不敢大喊。

“道,道爺啊,不是小人不幫,實在是難啊。小人不過是個小大夫,那孩子的母親的病著實怪異,小人無能啊。”那中年男子冷汗淋淋,顫著聲音回道。

“哦?是嗎?”不置可否的一句,暗暗加重手上力道。

“啊!痛、痛、痛——,道,道爺饒命,饒命啊——”那男子終是忍受不住,痛呼求饒。

“道爺啊,真的不是小人不幫啊。是,是救他母親那藥材,實在是珍貴啊,小的的店裡沒有,小的也買不起啊!”那男子受不了痛,把實話都說了出來,“那些藥材都是官府包辦,小的只是一尋常百姓,買不到啊。”
道者聽了這話,沉思了下,慢慢放開了那男子。

那男子連忙抽出手臂,趁那孩童愣神之際一把扯過衣擺,後退數步,正要離開。

“大夫,別急著走啊。”道者開口叫住了他。
那男子只能苦著臉站住腳步,他慢慢轉過身,哭喪著臉卻又不敢逃走。

道者沒理他,回轉身對站住一邊的紫衣公子道:“公子,可否近一步說話?”

紫衣公子信步上前,來到道者面前停住:“道者何事?”

“公子還記得方才你我的賭約嗎?如今看來……是在下贏了哦。”道者看著紫衣公子,似是心情很好。

“那道者是希望吾答應汝什麽要求呢?”紫衣公子摺扇輕搖,一派儒雅風流,到沒什麼賭輸的惱怒。
[ 此帖被kkyyo123在2010-01-08 16:18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10-01-08 15:16 | 3 楼
枫零飘
有有压迫,就有反抗.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35
腹黑: 120 点
珍珠: 1721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7(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5
最后登录:2011-01-28

鲜花 [4] 鸡蛋 [0]

 

小赌怡情 大赌伤身  一听这句话就想起 老白和大嘴娘了
小娃你偷谁的不好  为毛偷剑毛的啊  真是。。。。
咻咻是王爷啊  还好不是皇上  要不子嗣又是问题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雷死活该,吓死不赔,天大地大你不大...
顶端 Posted: 2010-01-08 16:29 | 4 楼
天风不落尘
凤儿去找龙首给你涨工钱!!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4
腹黑: 88 点
珍珠: 1730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19(小时)
注册时间:2009-11-15
最后登录:2011-06-08

鲜花 [3] 鸡蛋 [0]

 

心软又同时带点腹黑的剑子。。。期待看。。。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方法来平息战乱。。。
龙宿是王爷。。。那么那个赌注的要求大概就是剑子请龙宿帮忙找到那几味药材了吧。。。
之后由于这次邂逅两人互相欣赏心生爱慕于是携手为自己理想中的江山所努力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貌似这应该是甜文内容了。。。
于是搬小凳等后面的精彩故事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1-08 16:39 | 5 楼
桥东
三教流氓,天下无双~~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40
腹黑: 151 点
珍珠: 1763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1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7-31
最后登录:2013-09-26

鲜花 [2] 鸡蛋 [0]

 

看KK说的。。看这回是虐定了。只是不知道是虐剑子还是龙须。。
我不得不承认。。是我我喜欢剑子的宽宏胸襟,也许也会拜在他的仙风道骨之下,,但是毕竟现实是残酷的,,

剑子是世事的另一种人,是这个世界这个现实中让人能够拥有希望,拥有美好,
龙宿则是表现了现实的残酷。我不知道第一次打赌算不算是一种偶然,要是龙宿所遇到的都是如同剑子所看到的人一般的话。我相信龙宿毁在战场上放过那些无辜的人,

从小生于尔虞我诈的环境,龙宿的生活是何其的难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共饮逍遥一世悠然
顶端 Posted: 2010-01-08 20:28 | 6 楼
夜绯云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76
腹黑: 94 点
珍珠: 1717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9(小时)
注册时间:2008-08-15
最后登录:2010-08-03

鲜花 [7] 鸡蛋 [0]

 

【抚额】楼主你留仙山都没填完居然又挖新坑!
【叹气】好吧!这篇文我也含泪跳下了,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填完。
话说你又要写悲剧吗?一个心软善良一个长年谨慎多疑,这对放一块绝对会出事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1-09 12:06 | 7 楼
gabriel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5
腹黑: 62 点
珍珠: 1704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7(小时)
注册时间:2008-08-12
最后登录:2013-07-31

鲜花 [0] 鸡蛋 [0]

 

  居然在这里看见相公了,很好万年潜水党,献上多年来的第三张帖子,
楼主加油,奴家可是看的兴起啊~~~千万别坑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1-09 16:44 | 8 楼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94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27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5-10-10

鲜花 [77] 鸡蛋 [0]

 

二.

道者看了眼頹坐在地的孩童,蹲下身把他扶起來,理了理他破舊的衣衫,隨後望向紫衣公子:“這孩子孝心感人,實屬難得,還望公子慷慨解囊,幫他一幫。”

那孩童聽后一驚,猛得一抬頭,原本灰暗的臉色又有了些生氣,望向紫衣公子的眼神帶著希冀與畏縮。

“道者,汝真是愛說笑,那人方才不是說那藥材珍貴,尋常之人是得不到的嗎?”紫衣公子搖搖頭,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

“那公子你是尋常之人嗎?看公子衣著氣度,小小藥材應不成問題。”道者不吃那一套,“或者公子是想毀約?

紫衣公子聞言,眼睛在道者和孩童兩人身上來來回回看了幾遍,笑道:“吾自然是守信之人。”臉頰兩邊出現兩個深深梨渦,平添一絲親切可人。

紫衣公子轉頭對僵立在那的中年男子道:“汝,過來。”不容反駁的命令口氣。

那男子見紫衣公子滿身貴氣,氣態雍容,凌然威儀不容忽視,當下不敢反駁,乖乖走到他身邊。

那紫衣公子從懷中摸出一塊龍紋玉牌,遞給那人,吩咐道:“拿著這個去縣衙找一個叫瓊雅的人。汝不必多說什麽,只要告訴他汝要什麽就好,他自會為汝辦妥

,事成之後另有重賞。”

那玉牌晶瑩剔透,一看便知其為極品,價值連城。那男子盯著那玉牌,眼睛都直了,他顫著手接過。

“另外……”紫衣公子儒雅的聲音又起,成功引回了那男人膠著在玉牌上的視線,“汝須安守本份,盡心醫好那娃兒的母親,如果不然……後果不是汝一小小醫者能承受的,懂嗎?”

紫衣公子湊近那男子的耳邊壓低聲音,緩緩說道。嗓音雖是輕柔,語氣卻很陰冷。狹長的鳳目掠過一絲刺骨寒意,目光如刀,深深刺入那男子心中,嚇得他瑟瑟發抖,不敢再對那玉牌有所窺視。

紫衣公子很滿意地看著那男子的反應:“帶著那娃兒去吧。好好記著這位道者的話,醫者,救死扶傷也。”
那男子連連稱成是,彎下身扶起那孩童,正要離開。

“等等。”紫衣公子叫住了兩人。

那男子和那孩童具是一驚,小心翼翼地回頭道:“大,大人,還有什麽吩咐?”

“吾想就讓這娃兒這麼和汝去了,吾還是不放心啊。”紫衣公子扇子支著下巴,俊秀的有些許佈憂慮。

“大,大人啊!小人真的不會再把這孩子怎麼樣了,小的真的會遵照您的意思去做的!”那男子一聽嚇得跪在地上連連磕頭。

“不如就這樣吧,讓這位道者隨汝們一同前去,等把一切落實好后,再把玉牌還吾,如何?”雖然是徵求意見,但口氣卻完全沒有轉圜的餘地。

“如此有勞道者了,吾在那酒樓雅間等汝。”紫衣公子也不等他們回答,指著不遠處的豪華酒樓對道者說道,說罷便逕自走了。
道者望著紫衣公子遠去的背影,沉默不語。

“道爺……”那男子見道者沒動,戰戰慄慄地喚道。

“走吧。”道者轉頭對兩人說道,與他們一同去置辦藥材。
眾人見主角都走了,也沒了看戲的興致,都紛紛散了。

********
紫衣公子靜靜地坐在酒樓最奢華的雅間里,靠著窗沿,看著下面紛紛攘攘的人流。他遣退了侍人,桌上擺了一杯酒一盞茶,在等人。

“叩、叩。”敲門聲輕輕響起。

紫衣公子收回望向窗外的視線,輕笑,來了。

“進來。”

來人推門而入,正是道者。

道者見他備了滿滿一桌酒席,都是素齋。道者在門口停頓了會,方才緩緩入座。

“這一路辛苦道者了,酒,汝必定不喝,吾為汝準備了上好的碧玉觀音,請。”紫衣公子指了指道者面前的茶盞,還是熱的。
道者捧起茶盞喝了一口,贊道:“好茶。”

“對了,一直道者道者的稱呼真是彆扭,敢問名諱是?”紫衣公子給自己倒了杯酒,隨意地問道。

“在下名喚劍子仙跡。”劍子放下茶盞看著對面飲酒的紫衣公子,“公子又作何稱呼?”

“吾名龍宿,姓……疏樓。”龍宿放下酒杯,抬起鳳目緊盯著劍子,細細觀察著他的反應。

如今的焱龍皇族正是複姓疏樓。

劍子聽後眼眸依舊無波無瀾,他笑了下拱手道:“原來公子是皇族之人,那是劍子失禮了。”

龍宿看著劍子一句象徵性的失禮后,便沒了下話,反而自顧自拿起了筷子吃起了菜來,甚是坦然隨意的樣子。

龍宿支著頭,小口小口地喝著酒,饒有興趣地看著眼前吃得甚歡的劍子,那道士吃得雖快,吃相倒是不壞。

“汝怎麼不問問吾是太子還是二皇子,亦或是其他什麽皇親國戚?”

“這有區別嗎?”

“當然有,汝今日遇到什麽人,就決定汝往後走的是什麽路……”龍宿放下酒杯,看著劍子,緩緩地說了句很有深意的話。

“呵呵,公子說笑了,這和我又有什麽關係?”劍子忙了一天,正餓著呢,眼前的齋菜色香味俱全,他很是滿意。

龍宿見他迴避自己話,也不氣惱,悠閒地靠著椅背打開摺扇,藍底白花的燙金摺扇,一扇,一扇。

“吾乃焱龍皇朝二皇子,疏樓龍宿。吾焱龍尚道,吾更是對仙道嚮往已久。今日一見劍子先生汝之風采,只覺得那是九天仙人下落凡塵,吾心生敬仰,很想請先

生隨吾一同回朝,好讓吾隨時都能詢道問教。”龍宿身體前傾,靠近對面的劍子,一席話說得真摯非常。

劍子放下筷子,喝口茶清了下口。他抬眼看向滿臉期待的龍宿,開口道:“二皇子欣賞我,那是我的榮幸,不過我一山野村夫等不了大雅之堂,怕讓二皇子見笑

。”

“先生哪裡的話,先生汝之武藝,汝之氣度,實屬罕見,乃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依吾之見,比起那虛無縹緲的雲山仙人,吾倒更看好劍子先生汝啊。”

“哈,二皇子竟然如此瞧得起在下,拿我和雲山仙人相提並論。”劍子聽了龍宿的話后笑了出來。

“雲山仙人嘛……他博古知今,曉天地陰陽,精通命數星相,傳說焱龍的開國之君亦是得此人相助,甚至還說得此人相助者必定坐擁天下。哈,說得簡直和神仙

一樣。”龍宿也跟著提起雲山仙人的傳說,說完他笑著搖搖頭,似是不信,“如果這世上真有神仙,也該是像是先生汝這樣的。”

“二皇子對雲山仙人的事倒是清楚,那不知二皇子微服來到此處,也是爲了一探雲山仙人的究竟嗎?”劍子飲著茶,隨意地問著。

雲山仙人是焱龍皇朝最為神奇的一傳說,傳說他終年住在淩雲山上,從不出世。而兩人如今在的這個小鎮名為淩雲鎮,剛好就坐落在淩雲山的腳下。

龍宿乃堂堂皇子如今連個隨從都沒帶,一人來到這偏僻小鎮,除了雲山仙人還真想不出這個小鎮有其他吸引人的地方。

“先生多想了,吾在宮中悶了,自然想出來走走。”

“二皇子莫不是找不到雲山仙人,就將就著找劍子我代替吧。”劍子笑著打趣道,似是完全沒聽到龍宿上一句的解釋。

“劍子先生,何必老是糾結在這個問題上,汝只要知道,目前吾相中的是汝不就行了嗎。”龍宿看著眼前劍子一副了然的樣子,斂了笑容,語氣也有點冷了下來



“可是二皇子,你相中了我,我就一定要跟你去嗎?”對面龍宿態度的轉變,劍子不是不知道,但是他非但不加收斂而且還更加放肆。
果然此語一出,龍宿臉色驟然一變,不過那也只是在一瞬間。隨後他又輕輕笑了起來,不過笑意不達眼底:“那先生汝的意思就是不願意嘍?”

“耶~二皇子切莫動怒。只是……”劍子連忙安撫地笑笑,英挺嚴肅的俊臉顯得非常親和,不過隨後劍子表情一正話鋒一轉:“我想問如果我隨你前去,你又能給

我什麽?”

“汝想要什麽?” 龍宿似笑非笑地搖著摺扇。

“吾想要的你都能給嗎?”

“能力範圍之內,汝儘管開口。”龍宿笑了笑繼續道,“吾朝自開國以來便崇尚道教,國庫中搜集了各種道教武學典籍,珍貴文獻資料,是修道者夢寐以求之所

在。”

“那些對我無用,我亦不感興趣。”劍子聞之毫無嚮往之色。

“那汝對什麽感興趣。”龍宿冷眼看著劍子,語氣漸漸有些不善。

“什麽都不感興趣。”劍子想都沒想地回道。

“汝!”龍宿終是被劍子輕慢的態度激怒,滿面寒霜,狠狠地瞪著劍子。

“汝好大的膽子,竟如此不識時務。”龍宿感覺他被眼前這道士徹底戲弄了,滿腔怒意,語氣森冷。

“我的膽子從來都不小,惹怒了二皇子,劍子實為不願,無奈啊。”劍子站起身,一副有些無奈的樣子。

“汝是第一個拒絕吾的人,往後可不要後悔今日汝之所言,劍子仙跡……”龍宿寒著臉,鳳目淩厲,最後‘劍子仙跡’四個字是生生從牙縫中擠出來的。

劍子沒回話,他從懷中摸出玉牌放在桌上,望著龍宿道:“這是玉牌,完璧歸趙。今日多謝二皇子盛情款待,劍子十分喜歡,告辭。”說罷轉身而走,對龍宿的

怒火不以為意。

龍宿盯著劍子的背影,眼中似是要冒出火來,緊握扇柄的手,捏到發白。

劍子走到門邊又停下,他轉過身。

“如果你依舊不死心,可以明日依舊再在這裡等我。不過到時候我可不想再聽什麽無聊的場面話,我想聽你的……真心話。”劍子欣賞著龍宿鐵青的臉色,笑著

說道。隨後拂塵一甩搭在手上,向龍宿行了個禮后,便推門離開雅間。

龍宿看著緊閉的房門,氣得微微發顫。他倒了一杯酒,仰頭喝下,隨後重重地放在桌上,整個桌面猛然一震。

“可惡!”啪得一聲,上好的玉杯被摔得粉碎。

再在這等汝?哈,笑話!
[ 此帖被kkyyo123在2010-01-10 00:23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狡童jun) 劍子你太痞了XDD....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10-01-09 23:04 | 9 楼
    « 1 2345» Pages: ( 1/30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4-25 05:0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