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40 total )
本页主题: 09.26 玄音訣 二十五(完) 獨上高樓 十七(完)錯軍府 二 372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09.26 玄音訣 二十五(完) 獨上高樓 十七(完)錯軍府 二 372F

3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晓问管理员 从 ≡暗香盈袖≡ 移动到本区(2012-08-26)
玄音訣
    



四月初。

細雨,四角亭,百里明燈。

龍宿坐在亭中,手中拿著煙。遠遠看著有人過來,龍宿微有笑意。

“今日並未邀約,汝怎麼來了?”龍宿轉過身子。

“龍宿,你不是也在。”劍子把傘收了,放在一邊。

“難得一時興起,坐來細聽春雨。”龍宿把煙斗交給一旁的女子。

“這便是文人風花雪月的浪漫情懷啊。”

“耶,總好過汝這樣不解風情,平白錯過人生許多樂趣。”

“這真是同人不同命。”劍子感嘆。

龍宿一聽這話,不由得打量劍子。劍子的眉頭微皺著,寫著愁字。

“鳳兒,吾們走吧。”龍宿一收扇子,起身。

“耶,怎麼突然就要走?”劍子趕緊起身攔住。

“汝說這話,恐怕是麻煩上身了吧。此時不走,難不成等著汝把麻煩轉給吾?”龍宿搖著扇子,似笑非笑。

“話怎能這樣說,”劍子連連搖頭,“我只是有一事不解,想來請教你,如此而已。”

“只是這樣?”龍宿似是不信。

“只是這樣。”劍子答得堅定不移。

“那,是何事?”龍宿終於又坐了回來。

劍子也重新落座,從懷中拿出一個東西放在桌子上。

龍宿的目光落在那東西上。

“這是何物?”龍宿問道。

“你看不出麼?”劍子看向龍宿,“這是一個鼓。”

“吾知道這是鼓,可是汝給吾看這個,有何用意?”

這鼓躺在桌子上,很小,只有拳頭那麼大。紅色鼓身,兩端蒙著鼓皮。

“你仔細看看。”劍子示意龍宿。

龍宿看劍子那神色便知必有古怪。龍宿小心拿起那鼓。

鼓身的漆色還是新的,但是鼓皮卻顯得舊。龍宿輕輕敲了下,竟沒有意料之中的聲響。

“這……”龍宿有些疑惑地轉向劍子,又敲了敲,還是無聲。

“不錯,這個鼓,就是敲不響。”劍子點頭。

龍宿又把鼓顛來倒去看了看,沒有破損。那為何敲不響?

劍子看出龍宿疑惑,又湊過來。

“這鼓啊,敲是敲不響,但是你不敲它,它卻會自己響。”劍子頗有些故作神秘。

“哦?真的如此?”龍宿怎麼也沒看出蹊蹺。

“確實如此。”

“這又是為何?”

“這嘛,我也不知。我想來問你的,也是此事。”劍子又坐了回去,看著龍宿。

龍宿看看鼓,又看看劍子。

“是共鳴?”

“非也。”劍子連連搖頭,“我確定不是共鳴。這鼓響的時候,連震動都無。”

“這吾倒是有一點興趣了,”龍宿不禁有些玩味,“只是,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這樣,你今夜把它放在你房裡,便可知真假。”劍子慫恿龍宿。

“嗯……”龍宿沉吟了一下,“吾怎麼覺得,又落入汝的圈套?”

“哎呀,好友,你多慮了。”劍子連連搖頭。

“罷了,吾就知道,汝的話根本就不該聽,聽了便是麻煩。”龍宿似是懊惱不已。

“有麼?”劍子乾笑。

兩人又扯了幾句,劍子看看時間,不早了。

“如此,這鼓留給你,我回去了。”劍子起身便要告辭。

“不多坐一會兒?”龍宿習慣性挽留。

“不了,明日一早我來看你。”

“劍子何時這般熱情,一大早就要過來。”龍宿掩面輕笑。

“耶,我看看好友汝能否解得開這鼓中答案嘛。”劍子也習慣招架龍宿的玩笑。

“那不如今日就留宿疏樓西風吧,也省得兩邊跑。”

劍子聞言,微微猶豫了。

“不了,反正我住岔路另一邊,也不遠。”

“隨便汝了。”龍宿也不強留。

“明日再會。”

“請了。”


龍宿站在亭中,遠遠看著那人身影逐漸消失不見。轉過身,又看到桌上的鼓。這鼓,著實看不出特別,難道真的暗藏玄機?

“鳳兒,把鼓收了,回去。”

“是。”紅衣女子把鼓收好。

兩人離去。


夜裡,龍宿準備就寢,又想起那個鼓了。

“鳳兒,把那個鼓放在桌上,吾倒要看看,這裡到底是什麽名堂。”

“是。”紅衣女子輕輕掩嘴笑,把那鼓拿出來,放在桌上。


第二天一早,龍宿悠悠轉醒。這真是一夜好眠啊。

龍宿坐起身,正要喚人進來更衣,不經意瞥到桌上的鼓。

劍子果然故弄玄虛,什麽不敲自鳴,明明半點聲響都無。

龍宿想想覺得可笑,竟然偏信了他。怎不知那人最愛玩笑作弄。

“主人。”仙鳳聽聞屋內有聲響,知是龍宿起床了。

“進來吧。”

仙鳳端著水盆進入,為龍宿梳洗。

“主人。”

“何事?”

“劍子先生一大早在外面等您起床呢。”

“哦,他竟真的來了?”龍宿以為劍子是玩笑,怎料他真的上門來。

“是啊。我剛剛收拾了早飯給他,劍子先生說等主人一起。”

龍宿聽了,偏著頭想了想,沒說話,手上倒是利索了些。很快,整裝收拾好了。


“好友,果然很早啊。”龍宿從後面出來。

“龍宿,我真以為你要睡到日上三竿。”

“咦?晚了麼?”

劍子搖搖頭,罷了。

龍宿看看桌子上,已經擺好了粥菜,也就跟著坐下了。

“先吃飯吧,有事一會兒再說。”

劍子也不跟龍宿客氣。龍宿是知道他的,豁然之境只他一人,要他做飯也是不甘愿,能蹭就蹭吧。

兩人吃飯也不說話,眼看劍子的粥見了底。

“鳳兒,再給劍子端一碗。”龍宿停下,轉向仙鳳。

“呃,不用了。”

“不必客氣,吾知好友汝豁然之境日子清苦,在疏樓西風,總還是能讓汝吃得飽的。”龍宿依然不忘討點嘴上便宜。

劍子無奈,隨他去了。

吃罷,劍子有事要說。

“龍宿,昨夜怎樣?”劍子又是神秘兮兮。

“什麽怎樣?”

“就是那個鼓啊。”

“哦,那個鼓啊,”龍宿似是一臉恍然大悟,“不怎樣。”

“不怎樣?沒有響麼?”劍子訝異。

“一夜無事。”龍宿百無聊賴。

“奇怪,怎會?明明該響的啊。”劍子一臉不解,“那鼓呢?給我看看。”

龍宿一招手,仙鳳就把鼓拿來了。劍子翻來覆去看不出個所以然。

龍宿在一旁冷眼看劍子,看他一臉疑惑,不似作假。

“汝確信它真的會響?”

劍子抬起頭,苦笑。

“我確定它會自己響,我已經聽了幾個晚上了……”

龍宿看劍子表情,覺得此事不尋常。

“到底怎麼回事,這鼓從何得而來?”

劍子放下鼓,嘆氣。

“且聽我慢慢道來。”


“前日,我有事外出。事情解決之後,也未多耽擱便返回。路上,天色晚了,便在一間野店投宿。”劍子敘述著那日之事。

“那里人煙不多,我到那日,其它房間的客人,只有一位。那是一個年輕人,當他從外面進來時,臉色蒼白,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我總覺得他走路也有些恍惚,所以不自覺在心中暗暗注意他。”

“他好像沒看到我似的,徑直就回房了。我雖有些擔心他,但是過一會兒也忘了。結果,就在晚上夜深人靜時,我聽到……”

“鼓聲?”龍宿順著劍子的話猜測。

“非也,”劍子搖搖頭,“是琵琶聲。”

“琵琶?”

“不錯,是琵琶。初時那聲音聽得並不真切,我以為自己正半夢半醒中,但是那聲音仿佛漸漸從遠處飄近了,越來越近……我一下子就醒了。”

“於是那聲音又消失了?”

“不,沒有消失,反而更清晰了!我仔細分辨,似乎就是從隔壁傳來。”劍子堅定的說。

“夜半時分,何人彈奏?只怕又是一段香艷經歷吧。”龍宿笑得曖昧。

劍子竟未反駁。

“那琴音凄婉動聽,震撼心底,聽起來,的確該是一位幽怨佳人。”劍子一臉正經,說著這樣的話。

“於是汝便尋佳人去了麼?”龍宿似笑非笑。

“並未。雖然有琴音所擾,讓我不能安睡,但是這曲子甚妙,也不吃虧。我索性就坐下來聽著。一直到天亮,這琴音才停。”

“天亮之後,我左思右想,忍不住去隔壁拜會一下。敲了門,還是那少年應門。房中很空,一覽無餘,只有他一人。我以為昨夜彈琴之人是他,結果我一提起,他竟一臉驚訝。他說,他未曾彈過琴,也未聽見琴聲。”

“這便奇怪了,這邊只住了我和他二人,這琴音如何而來,為何我聽到而他卻未聽到?我剛想問他,怎料他突然變得激動。他緊抓著我,不停地問,是不是真的聽到,那琴聲是怎樣的,可有見到什麽人?我剛要回答,他卻臉色一變,連連倒退幾步。我看情況有變,正要去扶他,他竟一口噴出血來。”

龍宿仔細聽著,心中思索。

“我趕緊扶住他查看,他抓著我向我要水,一臉痛苦。我雖不放心離開他,可是他一直這樣念著,我也只好快速下樓給他取水。結果,當我回來時,他人卻不見了。”

“他離開了?”

“也許是吧。可是奇怪的是,不止他人不見了,連地上的血跡都消失了。在剛剛那攤血跡的地方,卻多了一個這個。”

“這個鼓?”

“不錯。”劍子點頭,“我不放心他,於是在他房裡等,等了一日一夜,他也沒有回來。問了掌柜的,他也沒有行李。”

“於是汝就把這個帶回來了?”

“是啊,也不知這是不是他的。”

“那汝為何又說這鼓詭怪?”

“是這樣,”提起這個,劍子有些頭痛,“自從撿了它,我便每晚都聽到鼓聲。一開始我也以為是別人在遠處操縱,引起共鳴,可是仔細觀察,又發現不是。”

“吾昨晚並未聽到。”龍宿疑惑。

“可是,”劍子這回是真真苦笑,“昨夜這鼓在你那裡,我竟還是聽到了。”

“這……”龍宿也啞然了。

劍子獨自來回走了兩步。

“我也嘗試扔掉它,可是一到夜裡,那鼓聲仍不絕於耳。總之,它像是跟定我了。”

“唉,麻煩人總惹麻煩事。”龍宿下結論,“那麼,汝想怎麼辦?”

“連你都無法,看來解鈴還須系鈴人,我只能回那野店看看了。”

“既然這樣,汝多保重。吾就不多送了,再見。”龍宿轉身便想走。

“耶,好友。”劍子一把拉住他,“你我相交多年,你一定不忍心讓我一人陷入困境。”

“吾若說吾非常忍心,汝會放開吾麼?”龍宿被拉住,苦笑。

“走啦走啦。”劍子拽著龍宿往外走。

“別拉,吾還要先收拾一下。”

“那裡又不遠,難不成你還要帶行李?”

“吾要準備一下,汝先回去,吾稍後再去和汝會合。”

“不用了,就是現在了,走吧。”

……
[ 此帖被think在2011-11-11 20:01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2-15 00:27 | [楼 主]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劍子與龍宿到了那野店,驚訝地發現那日的年輕人還在。兩人在下面和掌柜說話時,那年輕人正從樓上下來。

“是你。”劍子與那年輕人同時說出。

龍宿看他倆樣子,也知這是劍子所言之人,不由得細細打量。

“那日你怎樣了,之後又去了哪裡?”劍子仍是擔心他狀況。

“那日?什麽去了哪裡?”少年人似乎有些困惑。

“就是那日你嘔血之後,我去替你取水,回來就不見你的人了。你是去了哪裡?身體可有好轉?”

“我哪裡也未去。”少年人皺著眉。

“怎會?”劍子大感意外,“我那日回來,屋裡便不見你,我等了許久你也沒有回來。”

“我的確并未外出。那日我身體不適,一直躺在床上,未離開過。”少年人略有些不耐。

少年人如此堅持,倒像是劍子信口開河。劍子正想說什麽,只聽龍宿在一旁輕咳兩聲。劍子看向龍宿,龍宿微微搖了搖頭。

“這樣,恐怕是我進錯房間了。”劍子改口。

就這幾間屋子,哪裡有可能進錯。現下兩人言論不一,定有人所言不實。好在,龍宿自然是信劍子的。

“對了,這個可是你之物?”劍子想起正事來了,拿出了那個鼓。

年輕人看到這個鼓,臉色驟變。劍子與龍宿見狀,迅速交換了一個眼神。看來果然找對人了。

“不是,這不是我的,我沒有見過。”年輕人連連搖頭。

這下劍子與龍宿都不信了。若是沒有見過,何必這麼大反應。正想問,年輕人又開口了。

“你們從何處得來?”

劍子這回沒有莽撞回答,想了想,說:

“就在這附近撿的。”

“這附近,附近……”年輕人喃喃念道著,“他來了,難道是他來了?”

“他是誰?”

“他……不關你事。”年輕人轉身想走。

只見劍子身形一閃,瞬間站到了年輕人面前。

“抱歉,我覺得很關我的事。因為,這個鼓已經影響到我了。”

年輕人不解,劍子便把這幾日夜夜聞鼓聲之事道來。年輕人聽罷,竟有些慌張。

“你確定沒有聽錯,是鼓聲?”

“我確定。”

年輕人的手不由得握緊。

“我夜夜受擾,看你樣子,也非是不知情。你不該給我一個答案麼?”劍子追問。

“我……不知道,不,我不確定。”年輕人的口風有些鬆動,“讓我想一想。”

“好,我便等你想好。”劍子也不強迫他。

年輕人胡亂點了點頭,匆匆躲進房間,再沒有出來。

“看他樣子,定是知曉此事。汝要怎樣做?”龍宿走過來。

“還能怎樣,他要我等,我便等吧。”劍子也有一絲無奈。

“在這裡?”

“當然。”劍子轉身招呼掌柜的,“掌柜先生,兩間房。”


劍子坐在屋裡想心事,龍宿的房間在隔壁。

傍晚,天色昏暗,有人敲門。劍子去應門,是掌柜的送晚飯過來。也許是這事情詭異,劍子總覺得這周圍的一切都透著說不出的陰鬱。劍子看著那晚飯也厭惡起來。此時還是小心為好,這樣想著,劍子謝絕了這餐飯。

天完全黑了,劍子點了燈,卻睡不著。今晚也不知會招來什麽。

劍子看著那燈火一跳一跳的,覺得四下寂靜得很,靜得有些奇怪。劍子想起來了,似乎隔壁的龍宿,完全沒有聲音。

劍子意識到這裡,突然有些擔心龍宿了。雖然明知以龍宿能為,不會這樣無聲無息的就出事,可是劍子仍心神不寧。劍子終於忍不住站起身,他要去看看龍宿。

龍宿就住劍子隔壁,出門右轉便是。站在門外,劍子看得見裡面有微弱的燈光,劍子細心聽著,聽不見龍宿的氣息。

“龍宿,龍宿?”劍子小聲喚著。

無人應聲。

劍子有些耐不住了,也不多想,一下子就把門推開。正在這時,窗外一陣風刮進來,桌上那微弱的燈火瞬時熄滅了。

屋子里暗下來了,今夜空中無月。劍子一眼看到床上,被褥有些亂,無人。

劍子也算見過大風大浪了,這一刻竟有些慌張。糟糕了,情況不妙!

“龍宿,龍宿!”劍子也顧不得什麽了,大聲喚著。

劍子突然感到自己肩頭上落了什麽東西!

一隻手拍了拍劍子。

“大半夜的,鬼叫鬼叫什麽?”一個聲音從背後傳出。

劍子一驚,回頭一看,龍宿正強忍著笑意站在自己背後。

龍宿好端端的,手上端著東西站在劍子身後。只是肩膀一抖一抖的,眼看就要忍不住笑。劍子大窘,好在現在室內沒什麽光亮,看不真切。

龍宿走到桌子旁邊,把東西放下,再把燈點亮。

“沒想到劍子也有失措之時,劍子為龍宿擔心,龍宿真是好感動。”龍宿捧心狀。

劍子知道他是絕不肯放過任何調侃自己的機會的。

“事實證明,擔心你,實在是多餘。”

“耶,不能這樣說,吾也很容易出事的。”

“你不讓別人出事就很好了。”劍子搖搖頭。

劍子走到桌邊,看清龍宿剛才拿的東西。是吃食,兩份。

“汝今夜也沒吃東西吧。”龍宿給劍子遞過碗筷,“這裡的東西實在不讓人放心。”

“那這是……”

“當然是吾自己做的。”龍宿噙著笑意,看了一眼劍子。

“沒想到這荒郊野外,倒是有口福了。”劍子又高興了。

兩人對坐,吃東西時都不怎麼說話。油燈的光亮雖然微弱,倒也讓氣氛顯得平靜祥和,讓人心底平添一絲暖意。

吃了東西,劍子見龍宿無事,也不多打擾,便要回去了。

“劍子。”龍宿叫住正要出門的劍子。

“什麽?”劍子回頭,見龍宿表情嚴肅,全無剛才的嬉笑。

“今夜小心。”龍宿叮囑道。

“嗯。”原來是這個,劍子點點頭。

離開龍宿的屋子,劍子回房,當他正要推開自己房門時,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鼓聲!

劍子猛然回頭,後面什麽都無,可是這鼓聲卻聽得真真切切的。

又來了!

劍子不由得看看龍宿的屋子,沒什麽動靜,看來龍宿還是沒聽到。劍子猶豫了一下,沒有回頭打擾龍宿,而是推門進入自己房間。

有些事情雖然討厭,但是竟也能習慣。劍子倒也不怕,只是他這樣的人,睡覺也是淺眠,這鼓聲不斷,是怎樣也睡不著的,這便讓人惱火了。


龍宿這一晚也沒有睡好。換成這樣簡陋的地方本就不習慣,而且時時不忘警惕,怎能睡得好。龍宿翻來覆去,半夢半醒的一夜也就過去了。睜眼一看,天還是黑的,只是天邊朦朦有些亮光。天快亮了吧。

山中夜涼露重,龍宿也感覺到了寒意。此時他睡意全無,索性就坐了起來。

龍宿看著墻壁,不知對面的劍子如何了。

想到劍子,龍宿心念一動,隨即下了床。雖然天還沒亮,屋子里還是黑的,龍宿也不點燈,徑直出去了。

龍宿站在劍子門口,猶豫著該不該進去。忽然,他聽見屋內一聲嘆息,知劍子醒著。龍宿推門而入。

龍宿進劍子房間時,劍子正在床邊坐著,床上的被褥整整齊齊,龍宿便知他一夜未眠。劍子抬起頭看了看龍宿,一臉倦容,無法掩飾。

“又聽到了?”龍宿開口。

劍子點點頭。

“那現在還有麼?”

劍子仔細側耳聽著,似乎那聲音已經完全消失了。

“現在無了,那聲音總是在午夜時分最盛。”

“午夜時分,正是人沉眠之時。”龍宿沉吟道。

龍宿自己什麽也沒聽到,說不出什麽所以然來。

“吾們同在一處,吾就無事,只找上汝,汝果然是麻煩體質啊。”

“耶,也許是我這清白無垢的身軀容易受這種東西影響。你煞氣重,自然感覺不到。”

“哈哈哈,”龍宿毫不客氣笑出來,“劍子,無論身處何種情況,汝都不會失去汝那好奇妙的幽默感啊。”

“事實如此。”劍子繼續一本正經地說。

“好吧,可是再不休息,汝這清白無垢的身軀該要倒下了,到時休想讓吾背汝回去。”龍宿看了看天色,“天還未大亮,汝趁著現在安靜,先睡一會兒吧。”

“不用。”劍子搖頭。

“不要逞強,狀態不佳,會拖吾後腿。”

“龍宿,你真是薄情,竟怕我拖累你。”

“汝知道就好,”龍宿又忍不住想笑,“好了,汝睡一會兒吧,等睡醒來找吾,吾們一起去找那年輕人問個清楚。這件事,不能再拖了。”

好不容易安頓好劍子,龍宿退出。在為劍子關上門那一剎那,龍宿敏銳地聽到另一扇門的關門聲。龍宿抬頭一看,是那年輕人的房間。現在那門已經關得緊緊的。

此時無人看見龍宿,龍宿眼中露出寒意。

龍宿走過去,站在那年輕人房間外面,聽得裡面有人喘息的聲音。他在裡面。

龍宿注意到地上有些粉末,龍宿蹲下身子,仔細看個清楚。

是這樣麼……

龍宿心中有了數,再看看那緊閉的房門,轉身回去了。


天亮之後,劍子就來了。劍子果然睡了沒多久。龍宿了然,劍子平日作息非常規律,總是早早起來的。

劍子與龍宿見面后,便一起去找那年輕人,無二話。


兩人站在門口,剛要敲門,那門卻自己開了。那年輕人站在門後,也沒什麽精神,只點頭示意二人。看樣子,他在等他們。

劍子與龍宿進入,年輕人把門關上了。

“今日,你是否肯說實話?”劍子與龍宿在桌邊坐下。

“我既讓你們進來,自然知無不言。”

劍子與龍宿頗感意外,今日怎麼這樣痛快。

“那好,你叫什麽名字。”劍子開口。

年輕人略一遲疑,還是據實相告。

“情殺。為情止殺,為情開殺。請問兩位是……”

“劍子仙跡。”

“疏樓龍宿。”

二人說出自己的名字。

情殺點點頭。

“有什麽話,你們便問吧。”

“情殺,我問你,昨日那鼓,是什麽來歷。為何我會夜夜聽見鼓聲?還有,那夜的琵琶聲又作何解釋。一切從我遇見你開始,我相信你能給我一個答案。”

“那鼓確實不是我的,琵琶聲我也未曾聽見。為何你會聽見鼓聲和琵琶聲,我解釋不出。”

情殺的答案出乎意料,劍子龍宿二人不由得皺眉。

“可是,我想的確和我有關,或者說,和我所認識之人有關。”

“怎樣說?”

情殺頓了頓,臉色不太好看,但是還是繼續說下去。

“我有一個好友,性溫良,善琵琶。”情殺說著,眼中有著憧憬,“我與她於煙雨中相遇相識,那時的她,絕塵如飛仙。從那時起我便傾慕於她,但是卻不敢有絲毫逾越,只要守護在她身邊就好。”

“我從那時開始守護在她身邊,和她漸漸相熟了,更加了解她的善良品性。我以為這樣的日子會持續下去,沒想到……”情殺突然有些忿恨。

“有一天她外出回來,告訴我她認識一個奇妙的男子。她看起來心情很好,談到那個男子時,臉上都是溫柔笑意。從那一刻,我有個預感,我要失去她了。”

“事實證明,我的預感是正確的。她果然在那之後便與那男子頻繁來往。她這樣的女子,對情至誠至專,當她認定一個人時,便義無反顧了。最終,她嫁給了那男子。”

“她搬去與丈夫同住,她的身邊再不需要我。在她成婚之後,我見過她幾次,最初她總是洋溢著幸福,可是後來卻變了。最近兩次見她時,她愁容不展,憔悴得很,我問她,她什麽也不說。她的婚姻一定已經不幸福了。”

情殺緊緊握拳,沉浸在他的憤怒和傷感中。劍子忍不住提醒他。

“然後呢?”

“然後?若只是這樣便罷了,可誰知我自從兩年前,就再也沒有見過她。她沒來找過我,我上門去找她也不見人。我強烈的感覺到,她一定是出事了!”情殺難掩激動。

“你是說……”劍子不敢確定。

“不錯,她一定已經不在人世了,我絲毫感覺不到她的存在!”

龍宿皺眉,他覺得這個情殺有些偏頗。

“她不見你,也許有她的理由。畢竟,她現在已成人婦,你一直愛慕她,她也不方便見你。”

“不是這樣,我們兩人之間清清白白,她不會介意這些。”

“可是她夫家也許會介意。”

“不會,不會。”情殺連連搖頭,“我們相處多年,自有默契。她在不在世,我感覺得到。”

默契啊……真是好奇妙的東西。龍宿是能夠體會這種默契的。若是有一日,劍子不在了,自己該是也感覺得到吧……

這樣想著,龍宿不自覺轉頭看劍子,卻見劍子也正看他。兩人目光一觸即分。

呵,這也是一種默契吧。龍宿心裡笑道。

“那,如果她真的已不在人世,汝又如何?”龍宿開口問情殺。

“我想見她,問個清楚。我不能讓她就這樣消失得不明不白。”

“她若已死,如何問?”

“她就算死,也會見我。”情殺有些激動,“那夜,你不是聽見琵琶麼?那一定是她,一定是她啊。”情殺抓住劍子不放。

劍子按住情殺的手,讓他冷靜一點。

“不對啊,就算那真是她,為何是劍子聽到,而汝未聽到?”

情殺一聽,不禁愣住了。顯然,這個問題,他也不明白。

“是啊,她為何不來找我,而是找你呢?”情殺喃喃地說。

“對了,那鼓又是何來歷?”劍子想起最重要的。

提到鼓,情殺回過神來了。

“呵,”情殺表情冰冷,“那鼓,便是她夫君善使之物啊!我就知道,她的死,他絕對逃不了干係!”

這話說得狠絕,劍子只覺得一陣冷風吹過似的。

劍子正要進一步追問,情殺突然臉色慘白,身子抖得像落葉。

“她,她要來了!”

劍子與龍宿見不尋常,趕緊問,

“是誰?”

“是她,她要來了,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情殺竟有些錯亂了。

“是你剛才所言那女子?”劍子猜測。

“不是,不是她。不是琴,是蕭,是蕭啊!”情殺坐立不安,“不行,我要立刻離開。”

劍子對這突如其來的狀況不知該如何下手,龍宿卻站了起來,面無表情。

“事到如今,汝還走得了嗎?”

情殺一聽這話,似是被戳中死穴,身子猛地一震,跌回椅子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2-15 00:28 | 1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情殺整天躲在屋子里,門窗鎖得死死的,誰也不准進去,他自己也鮮少出來。

“你說他這是怎麼了?”劍子看著情殺那緊閉的門,問龍宿。

龍宿也望了對面一眼,表情冷淡。

“吾怎麼知道。”

“你這樣沉得住氣,一定知道什麽。”劍子不肯讓龍宿蒙混過去。

龍宿瞥了一眼劍子,欲言又止。

“算了,大概就是這幾天,吾讓汝看看。”

劍子雖然不知龍宿要他看什麽,但是龍宿既然說出口,就一定有把握。


山裡人少,霧氣重,陽光也見得少,很有些陰冷的感覺。

龍宿和劍子閒來無聊,對坐與房中,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話。突然,龍宿不動了。

“怎麼了?”劍子看向龍宿。

“這回,汝有沒有聽到?”

“嗯?”劍子不明所以,但是看龍宿一臉嚴肅,不由得也側耳細聽。

“似乎……近了。”龍宿若有所思。

“這,難道是……”劍子也察覺到了,“簫聲。”

詭怪的簫聲在耳邊縈繞,虛無縹緲的,漸漸近了。

霧氣重重的山間,一行人如鬼魅般出現了。

劍子與龍宿眼看那些人在客棧附近停下,再也不前行了。簫聲依舊。

“衝汝來的?”龍宿皺眉問道。

“爲什麽是衝我來的?”劍子完全不記得見過這些人。

“還有人比汝更會惹麻煩麼?”龍宿沒好氣道。

“別忘了,客棧中還有另一人。”劍子提醒。

“吾知道,但愿跟汝無關。”龍宿有些頭痛。

“沒想到你如此為我著想啊,好友。”

“好說,若是沖著汝來,汝定要拉吾做擋箭牌。劍子仙跡這拉人墊背的本事總是極好的。”

“這樣說話豈不是傷感情。”劍子連連搖頭。

“傷吧傷吧,把吾們之間的感情傷到一點不剩,吾就再不用被汝連累了。”龍宿重重嘆氣。

“呃……龍宿,你真是怨念深重。”

兩人雖在談笑,但仍在注意對面那些人。看得出,主角在帳子裡,一直沒有露面。周圍人在原地忙活什麽,劍子和龍宿漸漸看出來了。

“他們難道要在這駐扎下來?”劍子看著像是這麼一回事。

“唉,越來越麻煩了……”


情殺避而不出,客棧外不遠處,不速之客扎下了營。劍子與龍宿在屋子里,也不知該做什麽。三方就這樣僵持著。

太陽落山,眼看天就要黑下來了。簫聲不時傳來,劍子和龍宿聽了,只覺得寒意陣陣。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龍宿沉吟道。

“我也這麼覺得。”

“那……”龍宿看了眼劍子。

“哈,既然都想到了,那就走吧。”劍子起身便行。


龍宿和劍子出了客棧,直走向那些不速之客。兩人神情自若,卻暗自小心戒備。

在接近時,有人攔住了他們。

“是何人?”

“劍子仙跡與好友疏樓龍宿前來拜會貴主人。”

簫聲戛然停止。

“呵……”

劍子與龍宿分明聽得女子的輕笑。

剛在攔路之人閃開了,放他們過去。

劍子與龍宿站在帳子前,不約而同猜測,這裡面,會是什麽人呢?

一隻手掀開了帳子,這下子兩個人都不用猜了。一個女人,一個風流嫵媚的女人橫躺著。

龍宿見狀微微一笑,不知劍子經得起這陣仗否?

“劍子仙跡,疏樓龍宿。”女子重複了他二人的名字。

“請問閣下是……”

“骨簫,情天之主。”女子看了看劍子,又看了看龍宿,眼波流轉,當下讓劍子起了雞皮。

劍子看看龍宿,似乎沒反應。儒門中人果然見慣了聲色。

“荒野之中,情主駐扎於此,不知所為何事?”劍子問道。

骨簫始終看著兩人,那眼神讓劍子非常不舒服。

“此時此景,談論這些無關緊要之事,豈不是煞風景。”

只見骨簫恍若面前無人一般,用手輕撫自己的身體,且是極易惹人遐想的地方。

劍子見過無數場面,倒不會因此落荒而逃,只是這女子舉止如此輕佻,讓他心中頗有些反感。

骨簫用露骨的眼神上下打量劍子與龍宿,幾乎要用目光將其吞噬。骨簫薄唇輕啟,嘆道:

“真是俊俏的男人。生得好相貌,怎會如此不解風情。”

說這話時,骨簫的手有意無意提起衣擺,腿上滑膩肌膚一覽無遺。

龍宿隨意瞥了劍子一眼,果然見他臉色不太好看,心中更覺好笑。

“情主莫怪,吾這好友啊,某些時候形同榆木,眼中根本無風情二字,著實敗興。”龍宿搖著扇子說道。

“哦,他不解風情,那你呢?”骨簫聽了這話,轉向龍宿,目光灼灼。

“吾嘛,”龍宿笑了兩聲,“吾當然與他不同,吾現在對情主很是好奇。”

骨簫看著龍宿,露出嫵媚神情。

“是否激起你探索的欲望呢?”

骨簫舒展身體,用赤裸的言語挑釁。

“可惜,吾不喜歡麻煩,汝可否直接告訴吾答案?”龍宿神情自若。

“何不自己來看?”

“吾自己看啊……”龍宿盯著骨簫,不自覺走近兩步。

骨簫渾身上下皆顯露懾人媚態,已是在等待。

劍子此時突然出聲:

“龍宿你要看就自己慢慢看,我先回去了。”

劍子說著拂袖就走,也不管龍宿如何。龍宿看著劍子離去,笑意更深。

“他走了,只剩你了。”骨簫風姿撩人。

龍宿回過身看著骨簫,神情自若地搖著扇子。

“有勞解惑了。”龍宿道。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2-15 00:28 | 2 楼
louly
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20
腹黑: 128 点
珍珠: 1721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68(小时)
注册时间:2009-11-16
最后登录:2014-04-23

鲜花 [7] 鸡蛋 [0]

 

     做到三大新坑的沙发,我很幸运很幸福啊~
这文…………话说走的是灵异风吗!真有种背后冒冷汗的感觉~  
        另外客栈里的情杀同学,原剧里关于他的内容我知道得不多,不过这里他的出现让我很诧异啊~觉得他的结局不会太好……至少照这样要半疯了。
    看骨萧充满诱惑的那句“真是俊俏的男人。生得好相貌,怎會如此不解風情。”……我想起了新剧异法师太调戏龙宿的桥段……好弓虽,令人回味啊,呵呵呵~
        大人加油,新坑要填好 道问也要填一把啊~~我相信三大就是质量保证!
(一定是HE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Friendship Is The Love Without His Wings…
但现在,你亲自摧毁了这对翅膀,我送你的翅膀,所以不要怪我……………………
顶端 Posted: 2010-02-15 16:18 | 3 楼
kingace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80 点
珍珠: 1719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93(小时)
注册时间:2010-01-28
最后登录:2010-10-20

鲜花 [0] 鸡蛋 [0]

 

悬疑路线大好~~XD
龙大的怨念果真随着被拖走打架的次数稳步上升啊~稳重地接受骨箫阿姨的TX,剑子你那态度咱可以联想成翻醋缸吗?=w=+
支持大人的文!!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15 18:49 | 4 楼
吞佛月
一步黄泉一步天,九幽冥府月成仙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41
腹黑: 125 点
珍珠: 1732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25(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06
最后登录:2014-11-23

鲜花 [0] 鸡蛋 [0]

 

呆滞。。。为什么我觉得这文似曾相识?。。。这肯定是三脚猫的旧坑!!!嗷唔,这次多了一章
上次看的时候只有一到二而已~!!
XD剑子吃醋了吗?看到龙宿被骨萧阿姨‘诱惑’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卧春风扶栏处
顶端 Posted: 2010-02-15 20:03 | 5 楼
苍聿飞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08
腹黑: 121 点
珍珠: 1744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9(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5-07-06

鲜花 [12] 鸡蛋 [0]

 

三阿...抱住...为毛这文看的偶有阴风阵阵的感觉阿阿阿...
然后是说剑子汝真的是汝不惹麻烦.麻烦自惹汝的体质咩...吐血而成的鼓...难道有皮鼓师出没...抚额...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15 21:39 | 6 楼
苍聿飞
级别: 纯情珍珠龙


精华: 0
发帖: 208
腹黑: 121 点
珍珠: 1744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9(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16
最后登录:2015-07-06

鲜花 [12] 鸡蛋 [0]

 

三阿...抱住...为毛这文看的偶有阴风阵阵的感觉阿阿阿...
然后是说剑子汝真的是汝不惹麻烦.麻烦自惹汝的体质咩...吐血而成的鼓...难道有皮鼓师出没...抚额...
手机抽了...然后顺便说句.三乃这文名字由来为何呢?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15 21:39 | 7 楼
猫猫叨叨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9
腹黑: 71 点
珍珠: 1713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5(小时)
注册时间:2009-07-25
最后登录:2010-09-04

鲜花 [1] 鸡蛋 [0]

 

伯爵大的文果然很有剧情性——
  咻咻真是被拐得一如既往啊,啧啧,多深的怨念啊…
  剑子…汝几百年的修为还是被骨箫阿姨吓到了…居然逃了——喂你果然是在吃醋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2-16 23:38 | 8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龍宿隨意走近,自然地站立於骨簫之側。

骨簫目光流轉,伸出腳來勾龍宿的膝蓋,龍宿往旁側一步,閃避開來。骨簫卻咄咄逼人,坐起身來向龍宿倚過去,龍宿一個轉身,自己坐到骨簫那床上。

骨簫笑意更深,欺身上前,龍宿竟輕鬆倚在床上,任由骨簫的腿壓在自己身上。

“汝要這樣說話嗎?”龍宿語中略帶些懶意。

“這個情形,你竟還能不動聲色,讓我好失望,好傷心。”骨簫躺著說道。

“何來失望?”龍宿微笑著說道。

“你眼中絲毫未染欲望,難道我對你來說,還不夠吸引嗎?”骨簫一邊說,一邊輕輕劃過龍宿的衣襟。

龍宿半點不見緊張,反倒是放鬆得很。

“情主天姿國色,只可惜……”龍宿曖昧笑道。

“可惜什麽?”骨簫說道。

“情愛之事,還是要兩情相悅。情之所鐘,水到渠成。情主眼中充滿了冷靜與算計,對吾並無愛念。”龍宿說道。

“愛意,是可以培養的,而情愛,更該隨心隨性。”骨簫說道。

“哈哈,龍宿可能要讓情主失望了。對於美麗的女人,龍宿雖真心欣賞,但一向情寡,恐怕難承情主美意。”龍宿一邊說著,一邊按住骨簫越來越放肆的手。

龍宿雖保持笑意,但笑不達眼中。

“嘖嘖,難道,你從沒有心愛的女人嗎?”骨簫玩味地看著龍宿,“愛一個人,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楚,你沒嘗過嗎?”

“看來情主也是傷心之人。”龍宿說道。

“男人都是負心寡情之徒,見美思遷,皆是同樣。”骨簫故作哀怨說道。

“吾能體會情主深切的愛恨情意。”龍宿點頭道。

“可是,我卻還是無法放任他,不管不顧。”骨簫此時也不纏龍宿,只是躺著說道,“愛一個人,是全完的占有,占有他的一切,不容任何人染指。”

“他?汝之此行,與‘他’可有關係?”龍宿問道。

“比起我,他更讓你有興趣嗎?”骨簫又微微撐起身子,“我會吃味哦。”

“怎會,吾只是關心汝。吾想,這一定是一個愛恨交織的傷心故事。”

“傷心已難以形容我的疼,該讓對方也感同身受,你說是嗎?”骨簫說這話時,顯得妖異。

“因愛生恨,癡情之人最易陷入此種困境。”龍宿了然。

“極端的愛才能催生出極端的恨,如蟻蟲嗜心一般,疏樓龍宿,你可知這種滋味?”骨簫伸手去撫龍宿的臉,被龍宿用扇子擋下。

龍宿閉上眼睛略想了想,又睜開。

“悠閒恣意的人生才是正途,被恨意籠罩的人生可是很無趣的喔。”龍宿又微笑道。

“哈哈哈,”骨簫放聲笑道,“可惜,可惜啊。嫉妒讓人瘋狂,恨已入骨,你我皆停不了了,不是嗎,長——郎——”

骨簫說這話時,周圍整個氣氛一變。龍宿微微一怔,見她眼中也掩不住的興奮,好像獵人看見獵物一般。

瞬間靜了下來,骨簫嘴角掛著讓人不寒而栗的笑意,等待著什麽。

龍宿皺了皺眉頭,他的確是意外,因為他並未察覺有人在附近,周圍只有樹林風動,沙沙作響。

龍宿站起來,打量了四周,還是沒有任何感覺,於是轉過身看著骨簫。

骨簫轉動身體,向龍宿嫵媚一笑。龍宿剛想發問,骨簫卻連人帶床還有她的侍從一起,從龍宿眼前化走。

“情主——”

龍宿喚出聲,卻阻擋不住骨簫的突然離開。

龍宿站在原處,若不是餘香繚繞,龍宿幾乎要以為剛才之事皆是夢境,因為眼前實在不留絲毫痕跡。

過了一會兒,龍宿若有所思,轉身回去了。


龍宿回到客棧,上了樓,經過情殺房間,心一動,在他門口停下了。龍宿湊近,聽房內響動。

房內沒有什麽聲音,龍宿不確定情殺是否在裡面。

龍宿悄無聲息地離開情殺的房門外,徑直走向劍子的房間。


龍宿推開門時,劍子正坐得穩穩當當地在喝茶。見龍宿回來,劍子招呼道:

“你終於回來,如何,情況怎樣?”

龍宿走過去,在桌邊坐下,劍子倒了一杯茶給他。

“為何是吾出力,汝撿現成的便宜。”龍宿搖頭道。

“咦,你我還用分彼此嗎?”劍子說道。

“喔,這樣,那下次交給汝好了。”龍宿點頭。

“免了免了,這種好機會,還是讓給你吧。”劍子說道,“看你也是樂不思蜀。”

“呦,汝看見了?”龍宿湊近,笑道。

“何需看,想就知道。”劍子喝茶。

“劍子,汝把吾一人丟在那犧牲,回來還要挖苦吾。汝這樣做不對啊。”龍宿連連嘆氣。

劍子看向龍宿,龍宿也正看劍子。劍子終究表情沒繃住,露出笑意。

“好啦好啦,知道你的犧牲,也知道你能夠應付。說吧,事情是怎樣?”劍子說道。

“一個為情所傷,擁有極端愛恨的人物。”龍宿輕輕吐出。

劍子迅速調整了心緒,準備聽龍宿說話。

一陣寂靜。

“然後呢?”劍子沒有等到龍宿下一句,忍不住問。

“沒了。”龍宿輕鬆愜意地說。

“沒了?”劍子幾乎要站起來,“你去那麼久,只有這一句話?”

“是啊。”

“呃……”

看著劍子呆愣表情,龍宿心中實在好笑,也不忍逗他了。

“不過……”龍宿拖長音。

“不過?”

“吾想起她是誰了。”龍宿又吐出這樣一句話。

“哦?”劍子又來了精神。

“當日汝說鼓和琵琶,這兩件倒也常見,吾一時就未想起。今日見到骨簫,她自稱情天之主,又是簫,吾便想到了……”龍宿說到這,頓了頓,“汝還記得傳聞中的北武林三玄音嗎?”

武林奇人異事輩出,三玄音在江湖中有所流傳,但因鮮少現於人前,並不常被人想起。

“啊,你這樣說,我便有印象了。難道說日前的鼓聲和琵琶聲,與此三人有關?”劍子立刻想到。

“也許,脫不了干係吧。”龍宿看著遠處,說道。


龍宿回到自己房內,叫了人送洗澡水進來。水很快就燒好,倒入浴桶之中,龍宿就把人打發了。

龍宿站在房中,逐一脫掉衣服,進入浴桶之中。

熱氣蒸蒸的,坐在水中很舒服,龍宿索性閉上眼睛。

龍宿是喜歡泡澡的,身體浸在熱水中,可以放鬆精神。龍宿向後枕在木桶邊沿,享受這一刻的悠閒。

野外也有野外的好處,好似深山中的空谷幽靜,讓人心儀。隱有飄渺樂聲傳來,更顯美妙安逸。

龍宿安靜地坐在木桶裡,好像是睡著了。

樂聲似是比剛才清晰了一些,龍宿不自覺沉醉其中了。

突然,有人拍門,力度不小。龍宿猛然睜眼,耳邊樂聲乍停,卻心悸不止。龍宿覺得自己的魂魄好像剛從另一個時空掉下來一般,正好掉到自己的身體裡。

龍宿眉頭緊皺,坐在水中平復心中悸動。略一回想,龍宿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好厲害的簫,一時不察,竟差點中招。”龍宿自己言語道。

拍門的聲音還在持續,龍宿看了看那門,站起身。

龍宿跨出浴桶,略擦了擦身體,把布巾扔到一邊,撿起衣服披在自己身上。



------------------------- -----------------------

我想看龍宿出浴……掩面……


雖然晚會質量是每況愈下,但是我實在沒想到今年會差到這個地步,能看的只有兩三個節目。小虎隊的演出是最好的一個節目,雖然當年我沒飯他們,但是看到他們三個出現的時候依然很高興很感動。除了蘇有朋歲月痕跡比較明顯了之外,其他兩個居然感覺和以前沒變多少,尤其吳奇隆,1990年演小俠龍旋風的時候好像就長這樣嘛。另外,十分推薦看吳奇隆演的蕭十一郎,帥得讓人流淚……
看完節目就很懷舊,於是想起我小時候雖然沒飯小虎隊但是是飯林志穎的,那時搞不清楚,一直以為他是四大天王之一。很奇怪我小時候明明也是喜歡美少年的,怎麼長大了就喜歡陳道明、劉德凱等四五十歲的大叔了呢。翻箱倒柜找出一張林志穎1992年今年夏天演唱會的碟片,於是壓了傳上來,看有沒有人想看的……
下載地址

看到這首歌,估計很多人都能馬上唱出來吧^ ^

今年夏天


為自己找一個出口
讓心情永遠能回頭
看時間匆匆地溜走
帶不走心中的夢
許個心願
留住所有青春的喜悅
找個空間
給我那段單純的歲月
我用我的真心搜集所有快樂
年輕的心像首歌
有夢就去追逐有愛就有歡樂
回憶永遠不褪色
[ 此帖被三脚猫伯爵在2010-02-17 01:49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6(狡童jun) OTL..我也想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02-17 01:40 | 9 楼
    « 1 2345» Pages: ( 1/40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07-27 20:4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