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18 total )
本页主题: 10.22  十年  1- 17(完)  130F   【番外】不说浪漫 150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10.22  十年  1- 17(完)  130F   【番外】不说浪漫 150F

1
管理提醒:
本帖被 think 从 ≡暗香盈袖≡ 移动到本区(2011-03-03)
(一)



“噹……噹……噹………………” 牆上的鐘擺敲響十二下時,龍宿喝掉了高腳杯里的最後一滴紅酒。他站起身來吹掉燒的只剩一小節的蠟燭,然後端起面前的兩盤早就冷掉的牛排倒進了廚房的垃圾桶里。刀叉餐盤被甩進不鏽鋼水鬥里發出一聲巨響。
龍宿有些被嚇到似的明顯怔了一下,他皺著眉擰開了水龍頭,盯著嘩嘩嘩不停地沖刷著的流水,愣愣的出神。

外面響起幾下門鈴聲把他的思緒拉了回來。他擦干了手走出去開了門,門外站著一個栗髮的男人正氣喘吁吁的努力架著一個搖搖晃晃的白色身影。

“蒼。”龍宿似乎不太驚訝于這樣的情況,或者說其實這種情況已經發生了太多次以至於看到麻木。

“啊,龍宿,不好意思,劍子陪客戶擋酒又喝多了。我又沒辦法幫他喝…………”蒼有些抱歉的一笑。

“沒關係。”龍宿搖搖頭,從蒼手裡接過那一灘爛泥般的白衣男人,拉起他的手臂繞過自己的脖子,盡力撐住不讓他摔下去。

“那我就先走了。”蒼如釋重負的聳了聳肩。

“恩。把門替我關上吧。”

“哎。”





龍宿扶著醉的東倒西歪的劍子拖進房裡扔在床上,伸手去脫他的鞋襪。劍子有些不老實,一邊掙扎著一邊嘴裡還喊著醉話。

“誒…………呃…………喝…………誰說…呃…………我醉了………”
“再要……兩瓶乾紅!小姐…………小姐!”

龍宿有些煩躁的低聲罵了一句:“你給我閉嘴!再叫我讓你吃襪子!”可是劍子醉成了那樣哪還管他說什麼,依舊手舞足蹈自顧自發酒瘋。龍宿沒了辦法丟了他的鞋子坐在床邊上,只待劍子稍稍消停一些,才好不容易的將劍子的兩條腿搬上床,又抽過被子給他蓋好。
再看一眼床上的人,早就已經睡得鼾聲四起。他有些茫然的望著那赤紅的臉,不由的伸手去撫了撫那人雜亂的眉毛。誰知那人竟抓出了他的手枕在臉邊上蹭了蹭,咕咕噥噥念了幾聲他的名字。

“…………龍宿……龍宿………………”

驀地鼻子一陣發酸,龍宿連忙轉過頭去。落地窗外都市的華燈將夜色浸染的分外絢爛。



這套房子的角度恰到好處,能將最美的城市景色收入眼中。他記得當年他倆剛畢業劍子還是個窮光蛋的時候,踩著自行車載著他橫穿了半個城市,帶他來看這當時在他倆眼裡還是天價的房子。

劍子抬起頭看著那剛起的高樓說到,聽說這房子能看到的夜景是全S城最好的。我們以後也要住這樣的房子。

坐在自行車後座上的他笑了起來損他,恐怕把你賣了都不夠。

劍子忽然很認真的轉過頭來望著他。

給我三年,我一定讓你每天都看最好看的夜景。

他不以為然的說了聲,好。
然後再沒將這個事放在心上。


後來劍子找了大學里的一幫哥們合夥開了一間小小的叫玄宗的廣告公司,幾個充滿了創意想法的年輕人聚在一起,幾年打拼竟也將那小公司搞出了點名氣來。

在龍宿二十五歲生日,那年劍子背著他貸了款買了這套房子。劍子將鑰匙交到他手上的時候,他猛的想起當年的那句話,算起來,恰好是三年。
霎時間,他覺得他做的一切一切都值得了。

出櫃,跟父母斷絕關係,放棄財團的繼承權,被家裡罵得狗血淋頭,被別人看笑話卻還是拖著箱子跟著這一窮二白的劍子仙跡絕塵而去………………

什麽都值了。

他那時甚至認定他的這一輩子就要如同這把交付在自己手上的鑰匙一樣永遠的交付在劍子的手上了。

只是後來當玄宗的名字越來越響,公司越做越大,劍子越來越多的加班,應酬,出差,徹夜不歸或者是如同現在這樣喝的酒水糊塗的被人抬進來。他越來越多時間都是一個人下班回家對著窗外那方夜色,心裡也漸漸的冷了下來。


七年之癢的魔咒,原來誰都逃不過。



他想他們當年只是太年輕了,懵懵懂懂的闖進了彼此的天空。以為只要抓緊彼此的手閉著眼睛向前沖就可以將所有問題迎刃而解。
只是沒想到太讓人感動的愛情實際維繫起來就越是困難。

劍子愛他,他不是不知道。就是因為知道是愛,才更無從去說。
當他每每看著劍子疲勞困頓的臉,就覺得自己的心也跟著累了起來。
他覺得他們兩人之間好似有一把無形的鎖,將他們困在一起,你拖累我,我拖累你,把彼此都拖到氣喘吁吁不堪重負。

所以當他得知公司要送他出國深造的意圖時,他義無反顧的同意了。他想這樣也許是個不錯的方法,從他開始,放開手,給彼此一個解脫。

只是劍子實在太忙了,忙的連坐下聽龍宿向他說出這件事情的時間都沒有,這樣捱著捱著眼看明天都要走了。

龍宿苦笑了一聲。本來今天想好好和他道別的,沒想到又弄成這樣………………

不過算了,不說出來也好,只怕到時候劍子一擺出那種哀求般的語氣表情,自己難保不會心軟。


龍宿將手從劍子手裡抽出從褲子口袋里摸出一封信又拿出自己的房門鑰匙壓在床頭櫃上,然後站了起來。他穿上衣服,輕手輕腳的拖出藏在床底下早就整理好的行李箱。

床上的劍子感受到動靜,哼哼了幾聲,翻了個身摟住龍宿的枕頭又睡了過去。



龍宿將行李箱交給出租車司機,回頭仰望著大樓上熟悉的窗口,呆立了一會。午夜里的涼風吹起,儘管他穿了不少,可還是會覺得得有些冷。





龍宿站在入關口,身邊來來往往送行的人走了一撥又一撥。
離登機還差兩個小時。他望了望遠處的人流里,依然沒有那個熟悉的人影。他自嘲的笑著問自己在還等什麽,原來到最後一刻還是會想被那人挽留。

不過現在都不重要了,不論是什麽緣由。

他提起手提箱轉身向裏面走去。


七年戀情,一朝告別。劍子,你會忘記我嗎?而我又要用多少時間來忘記你呢?


他走的決然,沒有回頭。所以自然也沒有注意到外面狂奔而來的白髮男人,隔著關卡的玻璃幕牆瘋狂的一遍一遍喊著他的名字,很久都不肯離去。



-----------------------------------


前兩天忽然冒出了點想法,於是就跑來挖坑了。大概講的是劍子先生怎麼不遺餘力死皮賴臉的追回出走前妻(喂!)的故事。
長度不是很確定,還得填起來看了。  
我能向大家保證的是,這個坑是HE!

以上,祝大家掉坑愉快!!!
[ 此帖被think在2011-04-04 20:00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rainingpsy) f&e:純推背景設定!追回 ..
  • 珍珠:+3(ruka660101) f&e:期待劍子追妻記.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0-08-19 23:57 | [楼 主]
    龙鳞黄泉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腹黑: * 点
    珍珠: * 颗
    贡献: *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鲜花 [] 鸡蛋 []

     Re:08.19  十年  (一)

    嘿嘿~~现代甜坑(?!)~~~~毫不犹豫跳啊!!清岚你坑品够好滴~~~

    标题十年,第一章结尾才七年……于是这两人还要兜兜转转3年么?好啦好啦,只要是大团圆结局就好~~~~

    这七年不是不幸福的,为了心爱的人,各自都有那么多的牺牲,各自都为了自己的甘愿付出了很多不甘愿。

    或许日日消磨爱情,不如分开一段时间,让距离催化爱情的化学效应吧~

    只要是彼此相爱的,短暂的分离或许能让两个人找到更好的方式,继续爱下去~

    PS:按照清岚你一贯风格~~~这文升级指日可待~~~哈哈哈
    [ 此帖被龙鳞黄泉在2010-08-20 00:09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8-20 00:00 | 山东省东营市 1 楼
    xfcy230
    紫金箫,白玉琴。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55
    腹黑: 128 点
    珍珠: 1709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4(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01
    最后登录:2013-05-17

    鲜花 [8] 鸡蛋 [0]

     Re:08.19  十年  (一)

    耶~又开新坑了。
    于是又是分分合合么,好吧,我总觉得剑子会追到国外去的。
    不然难道要等龙宿过很久很久再回来?叹气,事业与爱情永远都是这么麻烦而纠结的东西。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晓观清月一辉同,流云,鸣虫,闲思花影弄;
    暮赏名剑两惊虹,古尘,紫龙,笑梦风尘中。
    顶端 Posted: 2010-08-20 00:18 | 2 楼
    ruka660101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0
    腹黑: 101 点
    珍珠: 1710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60(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12
    最后登录:2016-01-30

    鲜花 [6] 鸡蛋 [0]

     Re:08.19  十年  (一)

    七年.對於凡人來說.是段很長的時間.
    龍宿的付出與犧牲.我想劍子都看在眼裡.
    於是催促自己要更加努力.更加用心的闖出一片天.
    讓龍宿過好日子.
    並且證明給當初不看好的人知道.
    龍宿沒看錯人.也沒愛錯人.

    只是獲得了想要的名利後.犧牲的就是兩人相處的時間了.
    我相信兩人對對方的愛沒變少.
    只是想要的東西不同了.
    劍子的陪伴是龍宿目前最想要的.
    偏偏此時的劍子無法給予的東西.就是陪伴.

    或許龍宿的離去.
    能讓劍子看清一切.並好好檢討.
    對自己而言.龍宿是重於一切的存在.
    努力的打拼都是為了他.
    那為何傷龍宿最深的卻是自己呢.
    若想清楚了.就可以實行追妻計畫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8-20 02:33 | 3 楼
    CHING1220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24
    腹黑: 120 点
    珍珠: 1727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5(小时)
    注册时间:2010-06-12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0] 鸡蛋 [0]

     Re:08.19  十年  (一)

    貧窮時,反而有時間去陪家人。
    一但富有了,和家人相處的時間反而少了。
    相信劍子忘不了龍宿。但追回人又如何?
    這樣的生活模式不改,結果還是一樣。
    另外!恭喜作者開新文章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8-20 08:02 | 4 楼
    颦姊
    凤凰涅磐,紫气东来!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43
    腹黑: 78 点
    珍珠: 17318 颗
    贡献: 27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13
    最后登录:2017-03-22

    鲜花 [2] 鸡蛋 [0]

     Re:08.19  十年  (一)

    感觉好伤啊……
    突然就联想到前两天跟朋友出去k歌时他们点的一首歌的mv。名字忘记了,歌词什么的也没印象了,但是情节和一些片断记的很深刻:大学毕业穿着学士服一起照毕业照的情侣、为男方被大企业录取时激动的拥抱和干杯、飞驰的机车上亲密无间的身影、在共同的房子里展望美好未来的幸福笑容……后来是女方一次次独坐餐桌前、一次次打电话被挂断、一次次独自徘徊在街道;对比着男方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工作,在灯红酒绿、觥筹交错中的志得意满,匆匆吃下女友备的早餐然后与她一左一右的出门……直到最后,女方看到男友与企业老板的女儿在新车里拥吻……
    我错了、居然用了这么多废话来描述一个其实早已烂俗的情节,然而真的两相呼应、触动了心思。当时看mv明明没感觉,这种类似的情节一安到心爱的人身上,就觉得触目惊心了。。。

    不过还好,先生是爱主子的,爱自始至终不曾消磨淡褪;也还好,主子一直是懂得和相信先生的,懂得和心疼先生的辛劳付出、相信先生的爱。
    很多时候,离开或许不是因为畏惧和退缩,而是勇于选另一条路走出困境。退一步、还对方一片海阔天空、不在乎被看作逃兵,转身离开、撞破或许束缚了彼此的网、不顾自己头破血流,不说爱与不爱、把遗忘还是追寻的选择权交付、即便明知自己放不开……

    其实,一看到开篇,主子独自面对晚餐、独酌红酒到子夜,然后先生在外喝的烂醉被人送回来,我是很想埋怨先生的。总是这样,让主子等等等、盼盼盼、焦急担忧伤神伤心,即便看到说先生是为了养活媳妇儿(自掌嘴一百……主子饶命!)才如此辛苦,还是心疼主子了。直到看到清岚大人说,这篇是讲先生怎么不遗余力死皮赖脸追回出走前妻(……呃、前妻……好吧。。。),然后忽然觉得有了点喜感,再然后又觉得自己瞎操什么心,反正先生深爱着主子、主子也放不下先生,折腾来折腾去、到最后不还是他俩抱对。。。

    跳清岚大人的坑其实真是蛮愉快的~~因为大人坑品人品够好,当然文笔也够好够引人,顺说很喜欢大人的《還看山高水流長》,没留过脚印的原因是……呃……本人有长评的习惯、而且总是扯一堆废话。。。怕字太多让大人费眼睛费时间,会耽误了大人产量啊~~~这篇么~正好我刚刚完成了一份作业,比较悠闲,决定好好来看看文奖励自己,就选了大人的坑毅然跳了!如今原剧不景气,只能从同人里面找安慰了。。。大人加油,我们会为你呐喊助威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焚香栉濯,虔心祈愿:
    愿苍天不老、君寿与天齐~三友同行,双结鸳盟,共隐偕老、永世逍遥~~
    顶端 Posted: 2010-08-20 09:21 | 5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Re:08.19  十年  (一)

    to 颦姊 :其實這樣看上去很爛俗的情節,確實不知道爲什麽總是會發生。一個人在不停的前進 還有一個人卻一直留在原地,之間的距離越拉越遠。不在同一個平面的兩個人是永遠得不到圓滿的。我想導致龍宿最後轉身離開的另一個原因就是這個,他倆只見日漸懸殊的距離感。
    如果說當初劍子是為了配的上龍宿而拼命的追趕,那此事就是龍宿覺得自己和劍子不再是站在同一台階上而心裡產生了懼怕。

    其實的確比起捆在一起互相消磨感情,適時的轉身離開還給彼此一片天空才更為理智。至於放開還是放不開,留給時間去處理。如果真的還有機會還放不了手,那麼一定會再有機會聚到一起的。

    咳,總得來說,其實我希望看到長評啦u////u  不管是閒扯還是啥。看了覺得很有動力!
    所以用我不值錢的時間換一篇我覺得挺值錢的長評我還是很樂意去看的!下次記得多來留點腳印~~~
    還看山高水流長最近又要停更了。原因我之前也說過一回,因為我比較一根線,扯過來就拉不回去。抱歉抱歉,要你等等了~~~但是最近就以這個為主吧!



    to CHING1220: 所以要從根本解決問題。分開能讓兩個人都有空間去思考清楚真正問題的緣由吧。想清楚了才能追回來啊~!



    to ruka660101 :其實無關于愛或不愛,事業成長的越快也就代表要用更多的心思去撲,同時犧牲的就是陪家人的時間了。劍子的出發點是好的,只是他似乎忽視了其實除了富足的生活之外龍宿心裡更迫切想要的東西。
    有時候沒人陪的孤單晚餐和桌上沒菜的晚餐,一樣都會讓人難以下嚥。



    to xfcy230 :劍子追到國外是不太可能啦,他不知道龍宿的目的地,就算知道了那麼大的地方他要去哪裡找呢@  @
    所以他就守株待龍了!事業和感情總是很難平衡的兩個點,人總要犧牲點什麽。



    to 龙鳞黄泉 :是嘛,與其綁在一起拖累對方還不如瀟灑的揮揮手離開。愛或者不愛,時間和距離會說明一切的啦。三年問題不用擔心了,直接跳過三年進入第十年(喂!!!)
    升級么………我覺得按照我心裡的大綱肯定不止升級一次…………
    啊呀我在說什麽啊~~羞奔u////u(眾:滾!你個甲醇!)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0-08-21 00:33 | 6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二)


    讀研考研,到公司分部就職升職,龍宿總是馬不停蹄,有時候連飯都顧不上吃。忙的像狗一樣的日子的確是能把思潮無限的麻痹,壓縮,掩藏,久而久之在心裡某個角落變成一個禁區。

    他知道這不過是一種自欺欺人的愚蠢辦法,因為只要他一停下,就會不由得去想那人的樣子,去擔心那人現在過得好不好。
    甚至連做夢都能夢到他們兩個肩並肩坐在那敞亮的房間里,交握著對方的手臉上掛著默契的微笑。

    這樣的夢境實在太美好了,相對而言的就是將夢醒時分心裡的失落感與落寞感不斷的放大再放大。突兀的如同光鮮亮麗的面具卸去之後露出的醜陋傷疤,讓人不能逼視卻又不得不去注視。

    不得以他只有讓自己變得忙一些,更忙一些。


    而所謂人生的玩笑,就是當你試圖在另一個環境里找個合適或者不合適的方法漸漸去淡忘一些事情時,忽然把你投回去故地重遊。

    所以當龍宿拿到總部要把他調去S城做地區首席執行時,他真的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時隔三年之後再次踏上故土,南方城市夏天里特有的濕熱的風吹在他臉上,黏膩的空氣里彌漫了點熟悉的味道,讓龍宿莫名的有一種回家的感覺。只是當他找了間五星級賓館里卻發現自己的皮夾不知道在什麽時候整個被人順走了,直接導致的後果就是他身無分文連投宿都不成時,這種見鬼的親切感也就隨之煙消雲散了。
    原來不論你身在哪裡,都沒有誰會來把你當成少小離家老大回的父老鄉親而善心大發的放過你的錢夾或是給你行個方便。

    他翻了一下手機,心裡默默的念著。最後發現那一連串的名單里除了新公司的電話之外,每一個都和劍子有關係。
    他有些頹敗的把手機塞回口袋裡,提著手提箱在鬧市街頭漫無目的地走著一邊腦子里隨著四周街景里令人煩躁的熙熙嚷嚷而開始哄哄的亂作一團。

    龍宿想,就像他這樣的人就算要犯起衰來,也是能衰到衰運亨通,華麗無雙。

    介於他這樣的心態之下,上帝被感動了,於是在接二連三的跟他開了好幾個玩笑之後,又送了他一個重磅大禮。


    他繞了好幾個彎走在一條連他也不知道是哪裡的小路上時,猛的一抬頭,看見某個他最不想見的白髮男人正騎在一輛自行車上瞪著眼睛帶著如同看外星人一般的眼神盯著他。

    “HOLLY SHIT!”他不禁低聲感謝上帝。
    他不是沒想過和劍子仙跡重逢的情況。相反的,他曾經在腦海里描繪過的相逢場景高達幾百個,感人的,浪漫的,瓊瑤的,八點檔肥皂劇的…………

    卻獨獨沒有想過這種。

    一個丟了錢包,一個買菜回家,在夏天四五點依舊猛辣囂張的太陽底下,如同被雷劈中那樣傻站在原地二百五一般的相互對望著。


    劍子的身上穿著一條牛仔中褲和一件白色的圓領汗衫,車兜里裝了幾條看上去剛從菜場里被人拎出來的魚正在做垂死掙扎。鬢角兩邊還淌著汗,模樣有一些狼狽。

    他沒去加班?他怎麼又騎自行車了?他結婚了?他這是從菜場急急忙忙趕回去燒飯么?
    龍宿甩甩頭,想晃走這些看上去和他已經毫無干係的問題,他不知道自己爲什麽那麼無聊。他想他現在唯一該做的就是轉身走人,立刻,馬上!

    身體在接收到大腦的訊息之後,也在一瞬間迅速作出反應。他回過頭開始大步走,慢慢的越走越快,進而變成了一路狂奔。耳邊呼呼的風聲里,傳來熟悉的聲音。

    “龍宿!龍宿!!”


    然後沒有幾步就被追上了。他這才想起來,自己的跑步從來沒有及格過。而劍子仙跡那個混蛋,曾經在大學的運動會上拿過短跑第一。


    “呼呼…………你…………回來了?”

    龍宿上氣不接下氣的望著劍子抓著他的手,正在他一起大喘氣。


    “劍子仙跡,我們已經沒關係了,而且你抓的我很疼。”他抽了抽自己被握的死緊的手,盡力的維持著自己平靜的表像,也不管這看上去有多么不具說服力。

    “好,好。對不起。”劍子松開了他的手,卻又轉而抓住他的拉杆箱的手柄。“那麼熱的天你怎麼在路上走,你要去哪裡?”

    以劍子對龍宿的瞭解來說,這種天氣他應該是懶懶的趴著在一個陰涼的地方維持著他的優雅。此時就算你去用十頭牛拉他,也不一定能把他給拉起來。而現在竟然拖著箱子在馬路上走…………

    有故事,一定有故事。


    “我…………我散步!”

    “撒謊。”

    “劍子仙跡!你管…………”

    咕嚕————  不爭氣的肚子發出了一聲抗議。龍宿當下語塞,漲紅了臉別過頭不知道往哪裡看才好。

    劍子會心一笑:“好好好,我不管你,不過你看你顯然肚子餓了。一起吃個飯怎麼樣,我開了個咖啡館,就在前面。不去看看?就當是朋友吧。”

    龍宿腦子里一片空白,傻傻的愣在原地。然後看見劍子有些不由分說的從他手裡搶走他的拖箱。


    “你看我真笨,騎著車追你才比較快。”劍子自顧自拉著他的箱子朝前走去。

    順著劍子的背影望去,不遠處劍子的自行車正躺在地上,那兩條魚也被甩了出來不知死活的在車兜里蹦跶。看上去模樣傻極了,跟此刻的他真是好像。



    他跟著劍子慢慢的轉了幾個彎走進了街尾一家咖啡館,劍子把他按到邊上的沙發上坐下然後躥進了吧台里。劍子一邊手裡不停忙著一邊和他東拉西扯,看上去有些興奮。

    龍宿有些沉默的望著他低著的半側臉。三年了,劍子沒什麽大變化。但從另一個角度說來,其實變化又很大,不再是自己印象里那個西裝革履一臉疲憊的不停奔波在商業場上的劍子仙跡。
    倒是有點回到了他倆剛認識那會,看上去飛揚跳脫充滿活力整個兒年輕起來了。

    沒有了疏樓龍宿這個包袱,他應該輕鬆了許多吧。

    龍宿笑了一笑,摸出包里的煙盒,給自己點了一支煙。


    “你怎麼開始抽煙了?”劍子皺著眉將一份總匯帕尼尼放在他面前,話語里夾著幾分責備。

    “怎麼,你這裡禁煙?”

    “那到不是。”劍子愣了一下,站起來拿了個煙缸放在他面前。

    “謝謝。”

    “謝什麽,怎麼回來了也不通知我,我好去接你。”

    “我想我們已經分手了,太麻煩你也不太好。”

    “咳………你過的怎麼樣,回來是旅遊還是…………”劍子顯然對這個話題有些不舒服,馬上扯了開去不願意再談。

    “工作關係。”

    “喔,原來的公司?”

    “對。調回來頂首席執行的位置。”

    “那我該恭喜你升職了么。”

    “呵…………”龍宿吐一口煙,有些茫然的望著半空里的白霧:“說說你吧。玄宗的老闆在這裡開咖啡館。”

    “哈,玄宗現在不歸我管。”

    “不做了?”

    “差不多,蒼有小翠幫忙,完全可以撐起來沒問題。再說他們兩個天天在辦公室里秀恩愛,我一個大齡王老五,電燈泡一樣的樹在那裡也太煞風景了。本來想連股也退了,蒼死活不讓。所以就只能留著當個掛名二股東。”

    “喔。你沒再找一個?”

    “沒,其實我一直…………”

    “劍子仙跡,不可能的話就別說了。”龍宿掐掉煙頭,如同像是像要掐滅劍子心裡那一點點妄想一樣,狠狠的毫不留情。

    “好,我不說。”劍子推了推盤子:“吃吧。你不是餓了。”

    龍宿面無表情的拿起刀叉切了起來,切到一半忽然猛地抬起頭來說了一句:“我錢包丟了,所以沒有錢付給你。”


    劍子一時間有些哭笑不得。












    (三)






    龍宿大概真的是餓了,在維持了優雅作風底線的條件上幾乎是風捲殘雲的吞下了那一盤帕尼尼,連配在邊上裝飾用的色拉菜都吃了下去。然後坐定了片刻,起身就要走。

    “你去哪裡?”劍子又一把拖住他的衣角。

    “去該去的地方。”反正去哪裡也不能留在這裡。

    “嘿,你這個人真是。那麼晚了,你又沒有錢你晚上想要露宿街頭嗎?”

    “劍子仙跡,有沒有人告訴過你多管閒事容易短命。”龍宿有些不耐煩的說著。

    “我只是關心朋友。”劍子摸摸口袋。掏出幾張錢和一副鑰匙遞給他,龍宿一眼就認出就是他當年放在床頭櫃上還給劍子的那一副。

    “你幹什麼?!”

    “別緊張,我就是想給你先找個落腳的地方。”

    “那我也不要…………”

    “那裡邊沒人,沒人…………我不住哪裡。”劍子指了指天花板:“我現在住這樓上,上居下鋪。”

    “我…………”

    “空關也是空關,租個房子給朋友,資源再利用也不浪費。難道我們不能做朋友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龍宿扶了扶自己被他繞的有些發脹的腦袋。

    “那就行了,拿著吧。” 說罷劍子硬是把那串鑰匙連同幾張鈔票一起塞在了龍宿手裡。然後真誠的看了他一眼:“還是朋友吧。”

    “恩…………”龍宿有些無奈的收起鑰匙和錢,然後轉身走了出去,只聽到背後劍子追出來大聲朝他喊著。

    “我的手機號沒換,到了給我回個電話!”


    劍子仙跡,你真是煩死了!!!
    龍宿捂住耳朵默默的在心裡的吼到。




    劍子看著龍宿慢慢消失在人群里的背影,臉上的笑容也漸漸變得支離破碎,他默默的推開店門走了回去。有些意外的看見邊上的座位不知何時被兩道身影佔據了。

    “劍子,你臉色很差。”蒼關切的說到。

    “他回來了。”劍子的眉頭緊鎖,心裡此時如同打翻的五味瓶,連自己都分不清到底是什麽滋味。

    “我們都看見了,剛剛蒼想進來,被我拉走了,我想你們需要一點時間。”翠山行點頭朝他笑笑

    “所以劍子,怎麼樣了。”


    “怎麼樣?根本就好像離婚夫婦見面一樣,三句不離我們沒關係了。”
    劍子哀嚎了一聲,拉開凳子攤座下來。

    “什麽沒關係了?!我從頭到底沒有同意過好不好!我還沒鬧明白怎麼回事,他就趁我喝醉了大半夜一個人出逃,該死的還一跑就是三年。要不是今天被我逮到了…………好吧,我知道當年是我不好,是我只看了表像問題忽視了他的感受。可是這個傢伙怎麼就能連讓我挽回一下的機會都不給我。這一點都不公平!”
    他抓起桌上的涼水杯,一口氣喝掉,結果被嗆的一陣咳,半天緩不過氣來。

    “我明明都…………明明都…………”劍子有些失控的把臉低埋在手掌後面。

    蒼和翠山行交還了一下眼色,翠山行站起來走到他身後,緩緩的拍撫著他的背。

    “好了好了,既然人回來了,不就是一線希望么。你難道因為他的幾句話就要這樣放棄么?”

    劍子猛的抬起頭來,也不管自己憋紅眼眶的樣子有多難看,咬牙切齒的說到:“用哄用騙用拐用強的,我死也要把他追回來。劍子仙跡的詞典里,沒有放棄兩個字!”

    “噗…………”
    “咳咳咳…………”

    抬頭看了看兩位想笑又不敢笑的好友,劍子忽然有些尷尬。他有些不自然的站起身來,說了一聲:“我去給你們弄東西吃。”然後急急忙忙的躲進了廚房。



    “你怎麼看他倆?好像一點都不擔心?”翠山行用胳膊肘捅了捅一邊眯著眼睛正在喝茶的蒼,疑惑的問到。

    “小翠。”蒼放下茶杯,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吧台里的廚房門。
    “你還記得當年劍子那傢伙是怎麼跨了系去把號稱金融系第一系花的疏樓大少爺追到手的么?”

    翠山行點點頭:“記得。”

    “喔,你覺得怎麼樣。”

    “想法夠創新,手段夠無恥。”

    “哈,那你還擔心什麽呢?他一定有辦法的。”蒼頗為有信心的拍了拍他的手。

    “誒。”翠山行仿佛有些可惜的嘆了一聲。“比起劍子來,你的手法真是差太遠了,枯燥的讓人乏味。”

    “啊?!”

    “不但不會說甜言蜜語,還很木訥,一點都懂不浪漫,而且不會照顧我也算了,總是讓我來照顧你。我怎麼會看上你這種人的………………”

    “那………你是後悔了?!”突然被情人丟了個重磅炸彈的蒼,有些緊張的轉過頭看著他。

    只見翠山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所以我才說你這人就是太正經了,傻的好可愛。”




    ------------------------


    寫多了,又是兩章一起發了= =b

    讓我們為劍子大仙的應變能力鼓掌!!
    [ 此帖被清岚在2010-08-21 02:41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龙鳞黄泉) f&e:用强的,吾噶意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0-08-21 00:45 | 7 楼
    龙鳞黄泉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腹黑: * 点
    珍珠: * 颗
    贡献: *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鲜花 [] 鸡蛋 []

     Re:08.19  十年  (一)

    我发现清岚你自打写了三生有幸之后恶搞的因子时刻蠢蠢欲动啊~~~

    多好多虐的素材啊,多么浪漫多么有爱的重逢啊…………我还特地抽了两张纸巾准备擦眼泪~~结果用来擦屏幕了~~我比龙宿还郁闷啊,千万种重逢方式,你挑了最无厘头的那种……本来打算给自己补充水分的一杯咖啡,便宜我的小本了~~(你赔!!你赔~人家特地酝酿好情绪啊!!!!!!!!)

    本就是为了逃避,却让龙宿避无可避,缘分啊~~~真是来的时候你踹都踹不走~~

    “用哄用騙用拐用強的”于是我想到了那句“剑子仙迹,你连……都不放过吗?”果然,只要是为了拐龙宿,剑子是脑中方法用不尽,腹中黑水湍流来~

    “想法夠創新,手段夠無恥。”
    这句话让我相当期待下文啊~~~~有这个基调~~~清岚你说的不止一次升级指日可待了~~~~~龙宿,你的挑战又来了哦!!!

    PS:我其实很好奇那个“想法夠創新,手段夠無恥”,所以完结之后,你考虑来个新颖无耻追龙前传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08-21 01:08 | 山东省东营市 8 楼
    rikviy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37
    腹黑: 98 点
    珍珠: 1717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324(小时)
    注册时间:2008-05-12
    最后登录:2013-08-28

    鲜花 [0] 鸡蛋 [0]

     Re:08.21 十年  (2-3  7F)

    “想法夠創新,手段夠無恥。”
    哦哈哈哈~~~~此句很正点,文也很正点。不过我觉得龙宿是过分了点,也不给人家一个解释的机会,一定要是甜文哦,现在可是七夕呢,开虐不好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坐观灵山龙行云,淡望星宿几转回。
    顶端 Posted: 2010-08-21 01:35 | 9 楼
    « 1 2345» Pages: ( 1/18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0-19 19:0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