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6789» Pages: ( 5/23 total )
本页主题: 06.18江山犹是昔人非—42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罗斯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89
腹黑: 142 点
珍珠: 1746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5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1
最后登录:2016-12-15

鲜花 [3] 鸡蛋 [0]

 

剑子被人看成是鬼了。。。
龙宿在不知不觉中又要被拉下水了啊,真可怜。。。
不过这也没办法,估计龙宿也舍不得剑子变成一年的药人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0-11 20:16 | 40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9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0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十二
  剑子道了声岂敢,心下暗自高兴。两人合计了一翻,慕少艾依计离去。待药师走远后,剑子便解了“秦老爷”穴道,那“秦老爷”醒来时还有丝茫然,待完全清醒了,又闹着要去救自已妻儿。
  “秦老爷!”剑子喝道。
  估计是他的神情太过威严,那“秦老爷”乖乖安静了下来。
  剑子见他安静了方道:“秦老爷,令夫人与令爱暂不会有事。若你冒然现身,只会令你陷入危境,狗急跳墙,保不准那些人会做出些什么。”
  “秦老爷”怒道:“他们谋财害命不成还想做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
   剑子严肃道:“他们能弄到江湖上的毒药,自然和江湖人脱不了干系,江湖是不讲王法的。”
  “秦老爷”噤声,半晌大哭道:“我可怜的闺女啊,爹没本事,救不了你啊……我可怜的夫人哪……”
  他老泪纵橫着,忽的想起什么似的,一把扯着剑子的衣袖道:“贤婿,啊不,剑子先生啊,您一定要救救我可怜的妻儿,小老儿给您跪下了。”
  说着便要下拜,剑子赶忙托起他,道:“秦老爷不必行此大礼,剑子若能做到的,定不推辞。不知秦老爷想让剑子怎么做?”
  “秦老爷”擦了擦泪,道:“先生慈悲,小老儿谢过了。我家夫人体弱,她一人在寺里小老儿实不放心,若先生能先救出我家夫人,让小老儿做什么都成。”
  剑子垂眸,心道:“来了。”
  ……
  此时已近四更了,正是好梦正酣之时。玉泉寺的山门在月夜下更显肃穆,苍松翠柏间一琉瓦飞檐斜指向天,其上,白衣翩然的出尘身影如神似仙,白发白眉,端正平和的容颜,不正是剑子仙迹。
  剑子凝神细听,大殿里似有人声传出,嘈杂不堪。细细辨别,竟似一群人在划拳喝酒。
  剑子皱眉,身形一闪已至大殿廊下。仔细听了会,眉皱得更深了,伸手便推门而入。
  略显空旷的大殿内,一莲座金佛端座于中,佛前的红烛已快燃尽,四下空无一人。
  剑子心下暗暗计较,刚入玉泉寺时他便把这寺察看了遍,寺内各处均无一人。按说一般寺庙都会有一两个护卫的武僧,但此处连个僧人的影子都看不到。方才明明在此听到人声,现却不见人影,想必另有一番机巧。
  如此想着,便细细打量着四下的画壁雕饰,绕了三圈后,剑子停在殿后的一根朱漆柱前,按了按柱底的莲花座台,剑子心下一喜,找到了。
  随着莲台的转动,那尊金佛无声移开,露出一几丈宽的洞口,瘦窄的石阶一路向下,显是一间地室。
  剑子略一思索,飞身掠下,石阶颇长,以剑子的身法,竟过了半盏茶时辰才踏上实地。
  地室一片暗黑,一丝光线也无,剑子掏出火折子点亮。地室不大,点点火光足以照亮四周,四下空无一物。
  剑子心下一沉,暗叫声不妙,急速飞身回头,却哪来得及,洞口早已合上。
  ……
  天色渐渐转亮,画舫内,沁凉的晨风卷着那苏锈紫纱,隐约见一优雅的人影斜卧于塌。
  龙宿躺在美人塌上,只著单衣,银紫的长发丝丝缕缕的落下,铺了一地。手边的圆桌上放着一大红喜帖,展开,抬头四个大字便是剑子仙迹……
  “主人”仙凤唤着,明艳的容颜不掩担忧。
  龙宿垂眸不知在想些什么,也没理她,半晌道:“凤儿,替吾梳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10-11 22:17 | 41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9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0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TO yeyu:美人再找不到路还不知遇到什么呢……
TO beibeipet:俺本来想这章就让俩人见面的,泪,原谅俺的懒惰吧……
TO 罗斯:有美人在,想必剑子不会被药师抓去试药的,怎么的药师都会给美人面子的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10-11 22:33 | 42 楼
beibeipet
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45
腹黑: 326 点
珍珠: 1811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1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1-22
最后登录:2014-10-09

鲜花 [5] 鸡蛋 [0]

 

哦哦,难道剑子中计了?那假老爷为啥非要剑子做他女婿呢?所以使计把剑子困在了这个石室里,不过剑子应该知道这是个圈套啊!!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龙宿看了那大红的喜帖,一定气死了吧,估计剑子这回脱困要好好哄哄了!!大人加油~~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0-12 01:11 | 43 楼
罗斯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89
腹黑: 142 点
珍珠: 1746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5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1
最后登录:2016-12-15

鲜花 [3] 鸡蛋 [0]

 

听到有人叫剑子贤婿突然觉得好搞,剑子肯定比他大不知道多少了吧。。。
剑子中计了啊,唉,坑美人遭到报应了吧~~不过希望不要有什么大事
快点让剑龙两人见面吧吧吧,已经分开好久了~
龙宿收到的帖子肯定是叫他去赎剑子的吧,剑子你完蛋了啊,赶快开始想借口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0-13 00:04 | 44 楼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沒想到有人已設好圈套等著劍子……
龍宿那是要替劍子代娶嗎?
這節骨眼,劍子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啊~
想著兩人的見面……
該不會,一個娶妻一個昏迷吧~
很KUSO的相見歡~~
後續後續~~>0<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0-13 00:42 | 45 楼
清逸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8
腹黑: 77 点
珍珠: 1769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74(小时)
注册时间:2007-01-22
最后登录:2016-12-07

鲜花 [1] 鸡蛋 [0]

 

為啥有種陰謀且是針對龍大的呢~~設計劍子讓龍大入甕~~莫不是一切皆為儒門儒首之爭??
是說劍子你也差不多點~怎老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咧~~拉人下水還要慷龍大之慨~~真夠黑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0-13 01:00 | 46 楼
羽落待归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44
腹黑: 79 点
珍珠: 1710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5-25
最后登录:2017-01-10

鲜花 [0] 鸡蛋 [0]

 

唉,剑子大仙啊,让你多事,这会中计了吧,你中计不要紧,连累咻咻可就不好了,龙宿啊,你就不要管剑子大仙啦(被古尘PIA飞)
[ 此帖被羽落待归在2010-10-18 10:20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10(think) 稱謂。咻咻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0-14 17:48 | 47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9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0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TO beibeipet:虎摸大人,安啦,先生怎么会被人黑呢,一向是他黑别人的蛮……
    TO 罗斯:大人不要着急啊,小别胜新婚蛮(殴`````)
    TO 荷顏:偶对不起大人,大人想见的相见欢这里可能梅有……
    TO 清逸:虎摸大人,大人真厉害的说……
    TO 羽落待归:羽落啊,摸摸,这里好像不能这么叫美人,版规里有写……
    ————————————————————————————————————————————————————
    十三
    秦府在金陵颇具气候,今日秦家唯一的小姐出阁,那排场自是铺张到家,虽天气湿蒙蒙的,可门前车水马龙的,热闹丝毫不减。流英公子与唐尘便在其中,这种场合唐尘是惯了的,与人闲话恭维着如鱼自得。但流英公子并不喜好,一人在桌边喝着酒,冷着张脸,倒也无人去打扰。

    唐尘正与旁人说笑着,忽得细细的声线传入耳中“你且小心,有里颇多古怪。”

    唐尘拿扇遮了唇畔,同样细细的声线传了过去:“怎说?”

    流英公子呡了口酒:“你向震位看去,戴蓑笠的老者和边上的老妇人是罗霄渔樵夫妇,左边青衣的女人应是南疆蛇后碧玺,她边上的那胡番不知什么来历,刀很特别。”

    唐尘折扇轻摇,瞄了眼那桌,果然见一发须花白的老者,那身布衣缝了层层的补丁,双手枯如树根,面色赤黑布满沟壑。边上的老妇人也如他一般,乍看之下真当是打渔种地的了。

    那叫碧玺的,青衣上绣花艳丽,一身银饰繁复非常,一看便知不是中原人士。此时她正与一男子调笑着,妖妖娆娆的,有种不同与江南女子的风情。
    ……
    杨书文好容易摆脱碧玺,倚在月洞边长舒了口气,略一思索,转身便回内院。行至半路,忽的园中柳树下转出一男子,红衣凤纹,样貌清奇。

    杨书文恭敬的行了一礼,那男子也不答礼,只在错身时说了一句:“先生似与往日大不相同。”

    杨书文心下大惊,也不敢答话,只是站着。待那男子行的远了,才回头看去。那人似有所察,转过头来,目光冰寒若雪。杨书文急忙敛了眸,忽忽离去,心下暗道:“好个凤西归……”

    如此乱糟糟的闹着,酒过三巡,肴阵两道,吉辰已到。自有下人去催请新人,炮仗也开了响。只见红毡上,一白眉白发的男子簪花挂红,在前引着,凤冠霞披的新娘由喜娘扶着,捏着红绸紧随其后。

    如此行至堂前,堂前大红的喜字,一对龙凤红烛,秦家老夫妇端座太师椅上,直笑得见牙不见眼。

    待新人站定,掌礼的便高喝着:“行庙见礼,奏乐。”

    上了香便是一拜二拜三拜,刚把新娘送入洞房,忽得门口一阵骚动,唐尘疑惑的转身,凝眸,惊艳……

    江南的雨较其它地方总是多了丝温柔缠绵,如雾的雨丝弥漫出一片氤氲,衬着金陵古城如仙境般,一人影在雨雾中渐渐清晰,华紫锈花镶银丝的儒袍,手中一柄美人扇轻摇着,龙宿悠然的从雨中走来,梨涡轻绽间,收尽江南无限秋色,敛尽秦淮十里风情。

    江南自古多美人,而金陵尤甚,这一湾秦淮出了多少第一美人,第一才女,第一名妓的数也数不过来了。但唐尘觉得,这些个美人才女放在这人跟前,真真是连草蒲都算不上了。惊艳的不只是那倾城的容颜,也不是那无双的风华,而是那睥睨天下之姿,如同端座在九天云端的嫡仙,笑看红尘,纤尘不染,高傲着、清雅着、漠然着。

    唐尘赞叹着,真是风流俊秀的人物啊!

    龙宿一路行来,分花拂柳,穿堂过室,直闯秦家大堂,一时竟无人敢上前责问。

    龙宿行至剑子身前,第一个想法竟是,这衣裳真是艳俗至极。压下那丝缕反感,唤了声“好友”却不见他答应,不觉皱了皱眉。细细看去,只见他目光涣散,神情呆滞,龙宿心下一惊,眸光一寒,眉眼间一片煞气,正要开口,却听堂中一声咳嗽,那秦老爷一下回过神来,起身笑道:“这位公子是?”

    龙宿垂眸冷笑道:“秦小姐能与吾之好友结缘,还是搭了吾船的便,老人家怎转眼便忘了。”

    秦老爷恍悟般,哈哈一笑道:“原是疏楼公子,小老儿都病糊涂了,该罚该罚。”说着便要找杯子,秦夫人急忙拦着,道:“老爷身子刚好,怎能饮酒?即是姑爷的好友,便请姑爷代敬一杯吧。”语毕,眼神示意了下,边上的侍女机灵的端了两杯酒来。

    上好的女儿红,醇香清透,龙宿端了杯子,低低笑了声。转身来到一张桌前,座上一青衣公子斯文俊雅,龙宿笑着道:“礼监司,汝说这杯酒,吾该不该饮?”

    夏如非起身笑叹道:“儒尊当年赞公子非常人也,真是一语中的,此等布局自瞒不过公子,倒是让公子笑话了,只是在下受命带公子回去,也是无奈。”

    龙宿似笑非笑的讽道:“受命?不知礼监司受谁之命?”

    “在下添为儒门三监之一,自是受儒尊之命。”

    龙宿笑了声,道:“恐怕不能如礼监司所愿了,今日非但吾要走,吾好友也要一道离开。”语毕,手中杯子急旋而出,直打夏如非的咽喉。同时足下微滑,身形一闪已退至剑子身侧,伸手便想拉他离开,此时两道劲气同时袭来,龙宿手腕急收,咔嚓几声,素胚青瓷的花瓶碎了一地。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10-18 01:16 | 48 楼
    九霄无殇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19
    腹黑: 118 点
    珍珠: 1730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6(小时)
    注册时间:2010-07-21
    最后登录:2016-10-26

    鲜花 [14] 鸡蛋 [0]

     

    十四
    龙宿金瞳轻眯,圆扇轻摇,对挡在身前的渔樵夫妇道:“吾不想与老人家动手,离开吧。”

    樵翁冷哼道:“小娃儿狂言,有何手段不妨使出来,也让老头子领教领教。”语毕,拔了腰间的刀急攻了过来,他那刀,刀背厚实,刀顶弯如新月,确是普通的砍柴刀。

    樵翁的刀朴实,他的刀法亦是朴实,毫无花哨,直直砍来,如泰山压下般。有离得近的,受不住那般压迫,急急退了开去。顿时场中只余龙宿剑子两人,那刀急砍龙宿肩头,却见龙宿圆扇一挥,紫龙召出,“锵”的一声,正挡下那一刀攻势。

    边上的渔妇见龙宿轻松挡下攻势,鞭子挟风扫来,揉身加入战圈,这两人一人持刀,一人拿鞭,进退趋避,默契十足,两人连环邀击,一招狠似一招,只见龙宿紫龙在手,却并未出鞘,刀光鞭影中,龙宿的身形快得如抹轻烟,每每从刀锋鞭下擦过,却耐何他不得。

    转眼斗了数十回合,两人额上冷汗渐密,相视一眼,身影急换,同时出招,此时出手与之前又不可同日而语,只见鞭影如波涛般绵延不绝,密密缠住龙宿,同时刀光如疾风般扫向龙宿周身。

    龙宿右手紫龙急挡着,左手向前一探,从层层鞭影中扯出了鞭子,那渔妇大惊,运力急扯,却哪是对手,龙宿手上劲气运转,“啪”的一声,鞭子断成了一截截。渔妇一个踉跄退后几步。

    同时龙宿右手运气,紫龙上挑,一剑挑开樵翁的刀。未待樵翁回招攻来,手上一抖,紫龙鞘急射而出,只听“喀”的一声,戳断了樵翁两根肋骨。

    龙宿心下并不想伤人,只想寻个空带剑子离了此地,此时击退两人,挟了剑子如鱼般滑向大门。

    之前众人顾及渔樵夫妇的名声,又不愿担这以多欺少的名头,是以并未一拥而上,此时见两人失利,惟恐被龙宿逃脱了去,当下提了刀剑都攻了上来,龙宿扯了把衣裳上的珍珠,手腕一翻,珍珠四散射出,当下哀叫声一片,龙宿乘机又滑出几丈。

    此时离大门只有数丈远,龙宿心下一喜,正待离去,眼角光芒一闪,却见一条钢鞭如灵蛇般缠来,龙宿脚下一滑,闪了开来。

    抬眸看去,一苗疆女子挡在身前,正妖娆的对他笑着。还未待龙宿看清,忽觉一股冰冷杀气,急忙推开剑子,一柄波斯弯刀无声的掠向龙宿的喉咙,龙宿脚下一错,一个后仰,弯刀贴着他的睫毛掠过。

    还未待他站起身,地上的钢鞭一跃而起,直扫龙宿双腿,龙宿手中紫龙轻点地面,一个翻身立在了数尺外。

    这两个外邦人对视一眼,一同攻了上来。两人招数诡异狠毒,招招皆皆从未见过,龙宿不敢大意,格挡闪避,防得滴水不漏,一时那两人也占不着便宜。

    夏如非在边上观站,心下暗道:“疏楼龙宿未出剑便击败罗霄渔樵,只怕这两人也拦不下他。”

    如此想着,便听他喝道:“唐公子,你不是要报仇麽,仇人便在此,你还不动手。”

    唐尘一惊,正待问清,又听他喝道:“疏楼龙宿狼子野心,竟敢谋害儒尊,更杀害唐家三十六口人命,儒门武生何在?传儒尊令,捉拿此人押回儒门定罪。”

    众武生应了声是,齐齐围了上去,唐尘本还想问问,见此情形,也顾不得其他,想着,先把人拦下再说。

    流英公子眉头深锁,他并不信夏如非的话,也不觉得这些人能拦下此人。但他又挂心唐尘,只能挺剑相护了。

    听夏如非如此编排他,又见众人群起而攻之,龙宿心下大怒,避过一剑,回身站定,冷冷笑了声,周身劲气四溢,手腕一翻,紫色光芒大盛,紫龙出鞘!

    一剑即出,惊世倾城。

    一道紫色龙形剑气,冲天而出,伴着雷霆龙啸,横扫整个秦府,剑气所过之处,千疮百孔,满目仓夷。

    龙宿冷笑了声,乘着众人未恢复过来,架起剑子便想离开。正在此时,眼前余光似瞄到夏如非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

    不妙……龙宿心头警铃大作,猛的把剑子甩出去,却已是迟了,肋下一痛,一把雪亮的匕首深深的刺在骨间,鲜血沽沽的流出。

    龙宿捂着伤口,抬头看去,剑子正对他笑着,神情哪有半点呆滞?

    龙宿一阵晕炫,急忙以剑拄地,稳着身形,心下暗恨:“可恶,剑上有毒。”

    龙宿摸着那匕首,正要拔出,忽听远处一急切的呼声:“龙宿,不可啊。”一道人影一闪,龙宿便被拥入怀中。

    来人在场众人不少都认识,不正是秦府的帐房先生杨书文麽?

    龙宿疑惑的看着来人,平凡的五官透着股神采,气质内敛,自己确是不认识此人,但声音却万般熟悉。

    “杨书文”见龙宿神情疑惑,这才想起这张脸不是自己的,急忙扯下那张面具,面具下的容貌端正平和,白眉白发,不是剑子又是谁?

    龙宿又是一阵晕炫,眼前一黑便不醒人事了,昏迷前嘴里喃喃念着什么,剑子急忙凑过去,只听他喃道:“汝这个,贼老道。”
    [ 此帖被九霄无殇在2010-10-18 11:14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岁月总是于无声处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顶端 Posted: 2010-10-18 01:24 | 49 楼
    «234 5 6789» Pages: ( 5/2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8-18 12:5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