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4 5678» Pages: ( 4/33 total )
本页主题: 08.14  臨江仙 1~42 (完)286F 釵頭鳳(1~8)314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5(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6-05-04

鲜花 [119] 鸡蛋 [0]

 

【陆】






劍子又在儒門天下留了幾日,龍宿雖說嘴上不再跟他計較,可也是有意無意里總是使了壞的又是拿了些無傷大雅的話兒來調侃他,又是絞凈了腦汁凈想出些的由頭來給他下下絆子。劍子捫心自覺得理虧在先,想如今這龍宿一出出的跟他鬧,也不過是發洩發洩這數年間心中悶憤,也就打著哈哈全數應承下來了。又待龍宿玩笑了些日子,劍子只看他那模樣氣也應是消了。适才開口,便說已是在儒門叨擾了多日這也該是回去看看。龍宿那是正坐在房裡抱著劍子的白玉琴有一搭沒一搭的挑著那琴弦玩兒,聞言便罷了手,調侃道:“是了是了,想汝的那一片茅屋看上去就不怎麼牢靠。莫要一個差池被大風給刮了去了,那樣汝的豁然之境可就真是豁然了。”
說著哈哈的笑了起來,只把劍子削的一時回不過嘴來,誒呀了一聲搖著頭心裡只道這龍宿一口利牙真真是讓人笑也不是,跳也不是。
只見那邊龍宿笑罷,看著他想了會,又說到:“汝既是說了,吾也不好再多做挽留。不過汝便只管走汝的,汝這琴可得替吾留下來。”

劍子聽了一愣,倒也不是小器,只是這琴隨了他近百餘寒暑,雖不過只是一件器樂那也是有了些感情的,他可從未想過要送及他人。但今日是龍宿看上了這把白玉琴開了口向他討,那也是萬萬不能拒絕的,一時也有些左右為難了起來。龍宿一見他言辭閃爍,晃了晃扇子嘖了一聲:“吾就知汝這道士寒酸小氣,身邊也只這麼一件好家什,吾斷不會是白白向汝要的。”說著便從便說的盒子裡頭拿出那管紫金蕭來:“汝看,此物可是能抵上汝那白玉琴了?”

劍子一見紫金蕭連忙擺手,直道:“不可不可,龍宿不可啊,那白玉琴你若喜歡吾留給你便是。但這紫金蕭是你師尊留給你的,你怎麼能隨隨便便的送與吾呢,使不得啊。”

“汝不喜歡?”

“並非是不喜歡,只是劍子不敢要。”

“那就還是嫌棄伊了。”龍宿點了點頭,將紫金蕭收在手上:“罷了,吾既已將伊送做汝,那伊就已經歸屬於汝了。不過看來汝也不想留伊,那還留在這世上作甚么呢?”說罷就見他面色一凜,一翻手掌中凝氣,作勢就要將那蕭劈斷。

“龍宿!”劍子見龍宿一個不順意便要動手毀蕭,生生的嚇出了一頭汗。連忙上去一把奪下紫金蕭捂在懷里:“吾何曾說過吾嫌棄了?!吾要,吾要還不成么。龍宿你這真是……”

“喔?吾又怎麼了?”龍宿此時卻似雨過天晴了無痕跡,執著扇子撇著頭在一邊偷著笑。劍子一看他那模樣便也知他那又是在使了法子的懵自己,可瞧著瞧著又忍不住歡喜,一時心裡頭竟連一星半點兒責怪的話也覓不到了,便也只能笑著長歎一聲作罷。而後便揣著那管蕭返回了豁然之境,兩人兩處各自忙碌。一當思從念起,便拿出拿簫來細細揣摩,簫聲嗚嗚如訴不盡衷腸。雖如此,但卻未曾再有聯絡,也是好生令人難猜。



且說此事方才平息不久,劍子卻在豁然之境不遠處岔道的另一頭發現有人圈了方圓數頃的地大興起了土木。心裡直笑到也不知是哪方沒思量的富貴人家,怎麼這天下間淨數有的是好去處他不挑,偏偏看上了這一塊沒人要的荒山野嶺。但看過笑過便也忘了,只道這世間道不清緣故的事兒海了去了,倒也不以為奇。

而待到翌年夏至一過,便又有馬拉的車轅進進出出的,那岔道路上登時熱鬧了起來。劍子瞧著那頭門庭若市的忙碌景致倒是忽然又惦念起了這事來,撥了冗欲再去探一探那不曾謀面的鄰居,於是便挑了一日順著小道行了過去。遠遠便望著那高牆裡頭錯落著數座重簷歇山頂,從裡到外皆是琉璃瓦蓋。又見庭院深深,竟是一眼觀不盡全貌,聲勢甚是浩大。再走近些,抬頭便見那匾額上飛龍走鳳的書了四個大字,疏樓西風。

“疏樓……”劍子這下可有些傻眼了,而再看看那宅子的場面,卻是極具了龍宿那揮金如土的手腕風格,心中便是更確鑿了幾分。后又想起了那日裡頭自己在他跟前編的那句瞎話,這才恍然大悟,只暗道自己不過一句胡話卻讓那人起了這個念頭,這下一條岔道兩頭連著,那是想躲都躲不開了,倒好似是搬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劍子在門前徘徊再三,又覺得此時前去叫門好比不請自來,龍宿或是想見他也不可知否,想來甚是不妥。但又念與龍宿也有一載未有見面,心裡也記掛著他不知是否諸事安好,他日雲遊時那是故意撂開了心不去想這些,而今到了跟前頭卻是思緒難再抑,不知該如何是好了。正當他猶豫未決進退兩難時,卻叫門裡頭出來幾個儒門天下的女官看見了,甚是驚喜,同他打趣道:“龍首這方才正要我們去請您呢,您這會子可就自個兒送上門來了,倒是給我們省了一趟腳程了,真再好不過了。”
邊說著邊嘻嘻哈哈的簇著他進了宅子,全然讓人推拒不得。

疏樓裡頭眾人往來不息,正一間間的往各屋裡頭安置傢什器物,兼顧不暇,也實在沒多空照管他。劍子自己往裡頭走了一段,就看見那仙鳳一件絳色對襟小襖裙,立在眾人中間倒像是六月裡的乍開的石榴花,嬌豔顯眼的很。她手拿了一塊香帕,一邊掖著額上的汗,一邊差使著幾個侍從女官各處的忙。又說這些侍從裡頭倒是有一人,一趟趟走的比別個都勤快,派的活也比別個的都重。可觀其衣著卻又是一身玄色綾羅,略比他人都顯貴些。那人見了劍子便到他面前一行禮,半句話不多的便又被仙鳳推著轉身去了。劍子見狀便笑問:“仙鳳你怎麼支派起言歆替你幹活了?”

仙鳳轉過頭笑著回他:“先生,這可不是我要支派他的。是他自個兒要來幫,我早叫他去歇了他又不肯。這不,我讓他幹少了倒不是壞了他的心意了?”

劍子搖搖頭,道:“你這丫頭別見了別人老實就總去欺負他。”

“我欺負他?”仙鳳不滿的略略撅嘴叫了起來:“我哪敢欺負他。”

只見默言歆遠遠的聽見了,肩上扛著東西又折了回來,一臉懇切的答了一句:“先生錯怪她了,確實是我自己願意幹的。”

“呸呸呸,哪個要你過來答了?真是個自作多情的,快走快走。”仙鳳俏臉一紅,連忙又將他支了開去,這才一拍手得意的笑道:“先生瞧見了吧,可和我沒關係呢。”說罷忽然又想起什麽來,扯過劍子的袖擺搖晃著道:“先生何時來的?可把主人給想死了,沒事的時候總跟我叨念。”說著又朝裡頭指了指:“主人在那屋裡呢,先生且去找他吧,鳳兒這會子脫不開身,就不陪先生進去了。”
說罷,古靈精怪的朝著劍子福了福,又飛快的追著默言歆跑去了。

劍子看著這兩個小的一來一去心裡也明瞭了幾分,便看著笑。轉念又想及自己同那龍宿,也就似這一筆理不清道不明的亂帳,卻又偏偏不知該何從說起何從問起。難免徒生些感慨,終只是換來一聲輕吁。

正屋廳堂中龍宿身上松松的穿了件藕荷色滾紫邊的褂子,下面一條素色綢褲,光著一雙腳盤坐與一張蟠龍雕花羅漢床上。面前放著一張几,上頭擺了盆琥珀糕,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拿小碟盛著,只見他正扶著桌緣換著手跟自個在下棋,左手吃了棋子便用左手掂一塊糕吃,右手吃了棋子便又用右手去拿來吃,倒是有趣了。劍子走過去佯裝著輕咳了幾聲,龍宿抬頭見了是他臉上淨是訝異,笑道:“怎麼才差他們去請汝,汝這就來了。吾以為還得讓吾等上一刻呢。”邊說著倒也不站起來,只是將捏在指間的那顆子兒隨手往棋盤上一丟,也不管它落到了哪。劍子笑道:“沒勞動他們出門來請,是吾自己尋來的。”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又開口揶揄道:“今個倒是稀奇,怎麼不見你那一身珍珠寶衫了?吾以為你就算捂到熱死了都不會脫掉那一身華麗的。”

龍宿聽著嗤了一聲:“金玉不過是華麗的點綴,就算沒有了也依然無損吾的氣質。”說罷便又拿過邊上的水煙筒抽了兩口,倚著引枕又賴下去了一點,一副慵懶的模樣比他日在儒門天下時更不拘泥起來。劍子看著莫名的臉熱,連忙轉了頭盯著那棋盤看了會,又將他隨手扔下的棋子兒換了一處擺,才道:“你這珍瓏棋局擺的也是精妙,又怎麼不繼續了?”

龍宿搖搖頭道:“甚是無趣,橫豎都是吾一個人在吃,不如不下了罷。”口中雖如此說,卻又拿眼梢掃著劍子。劍子會意,笑著在他對過坐下:“若不嫌棄,就讓劍子來陪你殺一局罷。”
[ 此帖被清岚在2010-11-06 23:15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0-11-06 17:01 | 30 楼
龙鳞黄泉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腹黑: * 点
珍珠: * 颗
贡献: *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鲜花 [] 鸡蛋 []

 Re:10.31 臨江仙 (1-5) 25F

爪机抢沙发的我鸭梨很大啊!

果然啊,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先生惊讶了吧!

儒门效率果然高!叮呤咣啷疏楼就建好了!

这下以后约会,啊,是会面可就方便多啦!

感觉龙宿的装束很像睡衣啊!会不会太诱人。。。

天天见面考验定力啊!

Ps:仙凤言歆的感情开始了,美!
[ 此帖被龙鳞黄泉在2010-11-06 17:36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1-06 17:03 | 中国 31 楼
罗斯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89
腹黑: 142 点
珍珠: 1746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5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1
最后登录:2016-12-15

鲜花 [3] 鸡蛋 [0]

 Re:11.06 臨江仙 (1-6) 30F

紫金萧好可怜,差点就香消玉殒了啊!
交换信物了交换信物了,下面是什么kisskiss吧~
我好想看龙宿穿着内衣一边下棋一边吃零食啊!
对了剑子,你棋艺应该不错吧,乘他难得穿的少,你们来玩谁输了就脱一件衣服的游戏吧
嘿嘿嘿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1-06 17:20 | 32 楼
xfcy230
紫金箫,白玉琴。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55
腹黑: 128 点
珍珠: 1709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4(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01
最后登录:2013-05-17

鲜花 [8] 鸡蛋 [0]

 Re:11.06 臨江仙 (1-6) 30F

啊。原来白玉琴就是这么骗到手的么。
剑子的腹黑在龙宿面前暂时失效中,咳~先生汝要加油啊。疏楼西风都建好了,拐人更方便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晓观清月一辉同,流云,鸣虫,闲思花影弄;
暮赏名剑两惊虹,古尘,紫龙,笑梦风尘中。
顶端 Posted: 2010-11-06 17:22 | 33 楼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Re:11.06 臨江仙 (1-6) 30F

這兩人心有靈犀來著…
不過,現下隔壁住了一尾珍珠美人龍
可開始考驗起劍子的定力了~
能一見龍宿另一面慵懶的神情,也只有劍子才有這個福利呀~>/////<
(淡定,淡定~~~)
近水樓台啊什麼時候才能得月呢?
期待啊~~~^_____^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1-06 19:04 | 34 楼
beibeipet
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45
腹黑: 326 点
珍珠: 1811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1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1-22
最后登录:2014-10-09

鲜花 [5] 鸡蛋 [0]

 Re:11.06 臨江仙 (1-6) 30F

噗,剑子先生啊~~这下看你怎么回避,龙宿美人都搬到你旁边住了,你就不要再逃避了!!龙宿穿着睡衣的风情真的慵懒啊~~剑子你有眼福了!!人家也好想看,一定风情万种呢!!是说龙宿你是故意的吗??大人加油,蹲等~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1-07 12:12 | 35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5(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6-05-04

鲜花 [119] 鸡蛋 [0]

 Re:11.06 臨江仙 (1-6) 30F

to beibeipet:目前為止龍宿還是無意的…………劍子基本這回跑不了了,這位道長,從了那邊的漂亮公子吧~~

to 荷顏:唔,不遠了不遠了,劍子的定力基本也快用完了。

to xfcy230:腹黑,以後會慢慢爆發的,現在這是裝啊 各種裝……

to 罗斯:啊呀太壞了,竟然要玩這種不純潔的遊戲!KISSKISS神馬的我該說你猜到了還是沒猜到呢~

to 龙鳞黄泉:手機搶沙發……辛苦你了!!
於是從這裡開始就是儒門天下的春天到了,處處都在談戀愛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0-11-08 01:35 | 36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5(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6-05-04

鲜花 [119] 鸡蛋 [0]

 

【柒】




論及這棋盤上的廝殺,二者皆是個中高手。只見幾盤過後仍是難解難分,堪堪打成了平局。而龍宿偏又與他卯上了勁頭,不較出個高下來便是不罷休了。不過這高手見高手自是打的酣暢淋漓,從天明坐到天黑茶都沏了說不清是第幾回,兩人倒仍是興致勃勃樂在其中。直至夜深人靜,只聽得窗外庭院里的蟬鳴時,龍宿才丟下手中棋子,喚來仙鳳問道:“什麽時辰了?”邊說著又直了直身板,看著也是有些倦乏。
仙鳳見狀便靈巧的湊過去替他捶肩,又答到:“已經打過三更了。看主人和先生玩的高興,鳳兒也沒敢來掃了主人的好興致。主人還要吃些么?廚房里備下了甜羹呢。”

龍宿聽罷想了想,便笑道:“倒是略有些餓了。”轉頭望向劍子,問到:“汝可也要些?”

劍子站起來抖了抖衣服,言道:“不了,吾也該回去了。”

龍宿拿過邊上放著的小扇,搖了幾下,又說:“誒,這麼遲了還回去做什麽?就留這裡睡罷。今兒這棋可到底是沒分出個輸贏來,等明個還得接著下呢。”

“哈……”劍子倒也確實是在龍宿這邊住慣了,不及想,便也應了:“也好吧。”

龍宿點點頭,便讓仙鳳端來甜湯,兩人吃罷劍子站起來便要仙鳳帶路去睡房。卻見仙鳳支支吾吾道:“這……這別的屋還都沒收拾好呢,裡頭都是住不了人的。”

龍宿聽了喔了一聲,又問:“一間都沒騰出來?”

“一間都沒。”

劍子聽著便又要站起來:“不如吾還是回去吧,反正離得也不遠。”

“先不忙,倒也不是什麽大事……”龍宿伸手將他按下,想了想又道:“罷了,不如汝就同吾一道睡吧。”

“這怎麼成。”劍子聞言急忙擺手。

“怎麼不成?”龍宿睨著他反問道:“難道吾這屋還比不上汝那寒酸茅草屋,倒讓汝看不上了,住不得了?”

“這哪的話……”

“不是便好,那汝倒是說說又為何不成了?”

劍子被問的語塞,既不得直言其中緣故可也不敢再隨意扯謊了。龍宿見他半天未說出一個字倒也不太在意,只顧著吩咐仙鳳在他床榻上再添一床薄被,自己慢吞吞的走去洗漱畢了,隨手拾了桌上的一卷書倚到床上自顧自看了起來。劍子三番兩次與他搭話,他只是嗯嗯哈哈不上心的應付。劍子見著他這樣思忖著今天這絕必是走不掉了,但細想又覺得或許也無妨,當是抱了幾分自信。最後只得磨磨唧唧的挨去洗了。

再回到房裡,卻見龍宿已經歪著頭餳著眼,手里書拿了個顛倒,一副將睡過去的模樣。劍子靠過去將他那書取下,拍拍他勸他躺下睡,跟著又替他掖了被子,然後才吹了燭火上了榻。龍宿也實在是倦了,才沾上枕頭邊沒一會兒就不再動彈。劍子背著他枕著手臂躺著,過了會卻又忍不住轉過身去。這不轉也罷,一轉只將半側臉壓在了個軟熱上,再伸出手一摸,原來是龍宿那手,橫在自己枕邊放著。又說不摸也又罷了,龍宿平日十指不沾陽春水,一雙手養的甚是細緻豐澤。此時這麼將其捏在掌中又覺得軟若無骨一般,劍子細細摩挲再三,撒不開手去。可再說那龍宿倒也有意思,許是被捂的暖呼呼的覺著舒服,過會竟將頭也拱了過去,湊在劍子跟前睡的甚是無防備。兩人額頭貼著臉頰,吐息盡灑在劍子脖頸處,只讓劍子覺得骨頭都快酥了。卻又不敢碰他,只能繃著身子僵僵的躺著。再過會卻又覺得耐不住,低呼了幾聲龍宿的名,見後者仍是蒙頭大睡。便壯著膽伸手輕觸其面頰,流連了一陣,索性將唇也覆了過去。卻只是一瞬,下刻便撤開。事畢又暗罵自己不要臉,趁他不備做出此等羞恥的事情。於是連忙將龍宿推開些,兀自抱被自省去了。卻沒想雖入夢,仍未能安眠。恍惚間又至那方繡有赪霞色大牡丹的輕絲煙羅,劍子下意識想跑,卻被那處晰白如的玉臂膀勾住了心神,拂其面,見那神與貌越發與龍宿相似,一睇一睨都極具風情。再三挑逗之下漸漸便也有些失了分寸,行止愈發孟浪起來。
只是這邊烈火加身,額際卻隱隱傳來一片清涼,好似炎夏中的甘霖,撫平心中一片焦灼。劍子緩緩轉醒,卻見那邊燭火不知何時亮了起來,龍宿正絞著帕子在給自己拭汗。見他醒了手上一顫,但又即刻復了常貌。變化之快,劍子只以為自己眼花,抹了把臉渾渾的問他:“你坐在這裡作甚么?又怎麼不睡了?”

龍宿笑答:“見汝半夜鬧的厲害,便起來瞧瞧。”

劍子聽罷一愣,惦記起方才夢中情景不由也有些心虛,遂問:“喔?吾怎麼了?”

龍宿站起來走到水盆邊上將帕子浸了浸又絞干了擦了擦手,才道:“也無甚,許是在做噩夢罷。”

劍子這才暗暗有些鬆勁,笑道:“是了是了,確實做了個噩夢。夢裡有條紫鱗惡龍,會吃人呢。”

龍宿扭頭,狠狠的將半濕的帕子甩在他臉上,罵道:“汝這道士開口就沒句好話,睡汝的覺去,少來編派吾。”說罷又氣吼吼的將帕子撿回去掛好,熄了燭火一言不發的背著身躺了下來。劍子見他生氣,湊近去扶其肩輕聲好言一陣。少頃,龍宿亦被哄的氣消,轉身笑著與他逗趣幾句,其間兩人行動舉止皆親昵非常,猶未覺,只顧細語笑鬧直至困意來襲,口舌也不再利落,這才抱臂沉沉睡去。
[ 此帖被清岚在2010-11-08 08:21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狡童jun) 誘受女王\=////=/~呦呼~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0-11-08 01:36 | 37 楼
    罗斯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89
    腹黑: 142 点
    珍珠: 1746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5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1
    最后登录:2016-12-15

    鲜花 [3] 鸡蛋 [0]

     Re:11.08 臨江仙 (1-7) 37F

    哈哈哈哈,沙发!
    凤儿是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
    不对,应该是龙宿授意的吧~~龙宿啊,原来你是个诱~受~
    不过剑子大仙你不上道啊,人家都给你创造条件了,还犹豫什么,像个男人一样,给点力冲上去吧!!
    [ 此帖被罗斯在2010-11-08 11:19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1-08 09:56 | 38 楼
    龙鳞黄泉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腹黑: * 点
    珍珠: * 颗
    贡献: *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鲜花 [] 鸡蛋 []

     Re:11.08 臨江仙 (1-7) 37F

    效率真高!当晚就同床共枕了。

    剑子还真是胆大,也不怕龙宿醒来么,亲亲摸摸可是占够了便宜啦!

    有做梦了,该不会是梦里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把龙宿吵醒了吧?

    这回可要老实了不许乱跑啊!

    话说仙凤你该不会是故意没收拾好其它房间的吧?

    明明下棋下了那么久,好歹时间还是充足滴嘛!

    最好以后那些房间也都麦收拾拉!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1-08 11:25 | 中国 39 楼
    «123 4 5678» Pages: ( 4/3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06-28 18:2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