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6789» Pages: ( 5/33 total )
本页主题: 08.14  臨江仙 1~42 (完)286F 釵頭鳳(1~8)314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beibeipet
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45
腹黑: 326 点
珍珠: 1811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11(小时)
注册时间:2010-01-22
最后登录:2014-10-09

鲜花 [5] 鸡蛋 [0]

 Re:11.08 臨江仙 (1-7) 37F

好想知道剑子梦中到底怎么不老实了,把龙宿都折腾醒了,肯定对龙宿做了什么了,哎呀,不会他亲龙宿脸颊的时候龙宿就已经醒了吧,给剑子擦汗的龙宿好温油啊~~剑子你要给力啊,这么好的机会不要给他放过啊!!大人赶紧生文啊,好想知道后面的呢,他们两个之间的气氛真是旖旎~~看的我是脸红心跳呢~~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1-08 14:13 | 40 楼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Re:11.08 臨江仙 (1-7) 37F

感覺龍宿八成知道什麼來著…
該不會,其實龍宿只小眠一下未真正入睡吧~
這時劍子又來偷個香…>//////<
仙鳳太上道了,龍宿的下半生幸福,再多給點力~>_<
等著感情再升等更~~^0^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1-08 19:59 | 41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Re:11.08 臨江仙 (1-7) 37F

to 荷顏: 龍宿確實是睡著了,但是他必須是知道些什麽的。仙鳳確實不是有意的,但是後面就不知道了。所以啊,劍子,你一個人玩不過兩個人的,就別掙扎了……


to beibeipet:龍宿啥時候醒的是個謎喲~大家可以隨便猜猜 哈哈……劍子大仙後面會慢慢給力的。

to 龙鳞黄泉:其實劍子也算得沒色膽了,就只能趁龍宿睡著了吃吃豆腐……也怪龍宿自己太沒防備了,哎,送上門的豆腐,不能怪別人啊
關於那個啥夢,肯定是做了什麽了。至於是什麽,只有龍宿一個人知道要不去問問他?


to 罗斯:不是劍子不給力啊,他也怕啊。誰說進一步就是海闊天空了?萬一是懸崖峭壁那不就摔死了,老道還是挺謹慎滴。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0-11-09 19:53 | 42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捌】





這棋連續幾日卻未知因何緣故總較不出個高低來。劍子再觀龍宿棋路卻不似前日里那般刁鑽猛辣,只是一味執著于固守,沒個要爭輸贏的樣子,倒像是在拖延時刻。劍子初來只以為他是想要多留自己幾日,才故意擺了這個棋局。也就不過心中哈哈一笑,隨他去了。可過了些天劍子又有些想不明白了。

“鳳兒啊,那東面的廂房可有騰出來了?”

“還未呢主人,方才安置到外邊的幾間下房。”仙鳳答的倒是順溜。

“不定非要住東廂的,外面吾也睡得。”待仙鳳走遠,劍子急忙說到。

“誒,那怎麼行。汝是客,哪裡有讓客人住在下房的理?就算汝住的慣,與這禮字上,吾也說不過啊。被別人看了去了,豈不是笑話吾堂堂一代儒生之首卻不明待客之道了?不行,汝還是老實在吾這裡歇著吧。”

“可是……”劍子還欲辯些什麽,卻被龍宿一句話給堵上了。
“怎麼,吾不嫌棄汝,汝還要嫌棄吾了不成?”龍宿翻身上榻卷了被子,等躺停當了卻又斜斜的瞥了劍子一眼,大有你不過來就走著瞧的意思。劍子拿他倒真是沒辦法,心中暗嘆一聲,也跟了過去。只待隔日天明,假借閒逛的名義偷偷的四處勘察了一遍,卻見疏樓西風各處都已安頓妥當,唯有留了那幾間房還是一室狼藉,突兀不已。再較比仙鳳往日細緻作風,也不像會是因她的怠惰,懶於整治所致,倒頗像是得了某人之意而故意不收。可這某人又是何緣故要執著于此事呢?劍子心中疑竇頓生,回到龍宿面前免不了要觀其色,探其言。可就汝龍宿那般的玲瓏七竅心,斷也不會被他就如此簡單的便試出個結果。二人暗地裡你來我往,含沙射影,倒比那棋盤上的遊戲更顯有趣了。交鋒數回合,劍子仍是不知龍宿葫蘆里賣的是什麽藥,倒反而不再著急,悠哉悠哉的在龍宿那處安心住著,只想著等後者一露馬腳便能守株待兔,一切也就迎刃而解。

又說一日劍子欲尋龍宿下棋,進門卻見那方几上棋盤不知何時被撤了下去,龍宿一身白底水紅色撒花的絲袍,腰間束了一根繡珠帶,正坐于羅漢床上擺弄著面前那數個描金燒彩的小瓷罐。劍子見狀奇道:“怎麼,今日不要吾來殺一盤了?”

龍宿道:“遲些吧,這會子正忙呢。伊們送來些新調製的香品,求吾賜個名兒。”

“吾看看?”劍子一撩衣擺在他對面坐下,伸出手欲去取其中一個小罐。卻被龍宿拍了一下,笑道:“別動,毛手毛腳的。”說罷站起來走去裡頭小間里端來一張小木桌擱在一邊,回上來坐好,備炭填爐,后又從小罐中任取了一丸香,擱于銀葉上細細焚之,斂眉低首,神色安寧,唯聽得手中銀器與瓷壁清脆碰撞,無他爾。劍子坐與對過看他動作,心境卻未能如他一般平靜。眼見他手掌翻覆,一招一式皆是無限雅致,久凝睇,不由看癡,再憶起這雙手綿軟觸感,卻只能在夢中偷與其相親,便又覺憾恨於心。如此暗自思度片刻,卻不見那邊龍宿已罷手,只小爐輕推至他面前,道:“喏,就給汝看看。”

劍子一驚,連忙回神。伸手接過瓷爐,扇數下,低頭品之。龍宿見其樣貌認真,又笑問:“如何,可有品出個中意味來?”

劍子正色道:“牡丹,酴醾,又以龍延壓其尾。轟烈繁華如此,也不愧是你儒門天下出來的制物。”

龍宿聽罷嗯了一聲,搖著扇繼而又問:“該以何名命之?”

劍子想了片刻,答:“顯貴如紫氣東來,繚繞如雲岫飄搖,不如就叫紫岫吧。”

龍宿哈哈一笑,遂取來身邊紙筆,捱在桌邊細細寫下紫岫二字,壓于其下。接著又換了一味,再焚之,遞與劍子。

“這味又如何?”

“近可見冬梅,水沉,遠可至欝金,白蜜。外冷卻又見暖于其中,好比雪中初望春,雖寒但其實另有個中意境。倒不如叫雪中春罷。”
龍宿點點頭,贊了一聲道:“汝這道士,不差嘛。不過這雪中春太顯直白,還欠些雅意。吾以為命其藏春更耐尋味些。”

劍子笑:“龍宿又過獎了。吾一個窮道士,不過是隨口胡謅罷了,怎麼能與你這一天到晚舞文弄墨的儒大家相比。自然是你起的更雅些,這個藏字用的妙,妙啊。”

龍宿聽了臉上微一赧,伸臂以扇輕拍其肩,嗔道:“呿,不過是夸了汝幾句,就蹬鼻子上臉的拿話兒調侃吾,真是個討人厭的‘貧’道。”

劍子聽了哈哈大笑:“是了,你說是當然就是了。人只知道貧道貧道,卻不知道原來這貧字還有如此妙解,龍首果然高人。”

龍宿見他三句没個正經,也不再與他磕牙,只道:“先別高興太早,吾還有一味,汝若能解出其中意思,才不失為這‘不差’二字。”

劍子聽了便說:“那就勞煩龍宿去取來罷。”

龍宿頷首,又轉入小間內,少頃捏了一丸香走了出來,放入爐中。劍子隱隱聞到那熟悉的香味,卻一時辨不出到底是龍宿身上的還是這爐中的。只待龍宿將瓷爐推至他面前一嗅,才確實,其中焚的不是別他,正是龍宿每日里燻的那味。劍子抬頭,只見龍宿別著頭執扇掩面,雙頰略有紅雲在上,兩隻眼睛又不時偷摸著斜他幾下,心中也就約莫猜得三分。卻又怕自己會錯了意,低著頭猶猶豫豫的思緒翻湧。兩人這麼對坐了片刻,倒是龍宿先耐不住了,清了清嗓子開口道:“恁長時間了,汝倒是品出些個什麽沒有?”

劍子依舊俯著頭,悶聲道:“是明白了些許。”

龍宿聽了又不語,過了會卻忍不住又說:“那汝倒是解來聽聽啊。”

劍子答道:“不敢,怕解錯了,壞了這一爐好雅興。”

龍宿有些急了,啐道:“叫汝猜汝就猜,又沒人拿傢伙在汝背後抵著汝,汝又何必如此患得患失。”

只見劍子抬頭看了他一眼,再湊至爐前聞了許久,忽然開口幽幽道:“龍宿。”

龍宿聽他喚自己的名字,心裡一顫,隨即卻佯裝鎮定,只將手中扇柄又攥緊了些,道:“請說。”

“你來看看這香怎麼好像走味了?”

龍宿聽罷差點沒將手中扇柄一折為二,瞪著一雙琥珀眸子怒視劍子,卻見後者一臉無辜正直,最后便也只是化成萬般無奈,說了聲:“讓吾來看看吧。”便起身繞過小桌坐了過去。

劍子見他過來,笑嘻嘻的道了一聲:“勞駕。”便將半個身子偏到後頭讓他湊上桌前。只見後者回頭又狠狠的橫了他一眼,輕輕的道了一聲:“真是活活被汝氣死。” 便俯下頭去,只片刻,就聽他大喝:“劍子仙跡汝個混帳!汝誆吾!這哪走……”罵到半道剛一抬頭,卻即刻歇了罵聲。

眼只見那劍子正盯著自己看,幽黑墨瞳中不見戲謔,卻多一種別樣的款款情緒。龍宿心如擂鼓,但又不想挪開眼,只亂想到原來這道士雖不如自己華美但也是這般風神俊逸。眼神膠著之際,不覺已深陷其中。劍子見他這般樣貌早已癡倒了,不由的收手順勢將他的腰攬住,龍宿輕顫一下也未推拒,只伸手輕輕糾住他的道袍的前襟。兩人本就靠的極近,這一動作,幾乎是揉到了一塊兒,亦能感到對方勃勃心跳。氣息交融之際,一動情,一低首,一垂目。終是唇與唇熨帖,難解難分。又在這唇齒淺淺相親相依之際,耳畔傳來龍宿不自覺泄出的一聲輕哼,而全盤變味。劍子忽然翻身將他壓制,又挑開他的牙關,勾住一寸丁香交纏不止。龍宿被劍子咂弄得糊塗,不知覺也勾住其脖頸淺做回應。只叫劍子越發難以自抑,幾乎克制不住要去伸手解他袍帶。正當他二人皆愈漸忘情之時,卻聽門外一聲“主人。”直嚇的兩人忙不迭的將彼此推開,其間磕到了這裡,又撞到了那裡,好一遭兵荒馬亂。

仙鳳提著一漆籠甜食小點推門入內,見那堂上二人分頭而坐,一個看天,一個望地,不知是何緣故。也不細想,只歡快的跑至龍宿面前,一樣樣的獻寶。卻發現龍宿眼神飄忽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手中一柄扇打的極快,似乎全然對面前甜糕不感興趣,頗為反常。仙鳳折騰了一會兒,便有些洩氣,撅了撅嘴扯住他的袖子道:“主人不是最愛吃這些了,今個怎麼就不夸鳳兒了呢?”

龍宿聽了臉上又是一燒,輕咳了一聲道:“好鳳兒,吾知汝貼心。就且將東西放下,放汝半日的假,汝尋言歆玩去吧。”

仙鳳聽了,便也不鬧了。一雙杏眼溜溜的掃了一眼劍子然後笑嘻嘻的將食盒放在邊上,回身走了出去,走到門口卻又回頭道:“主人的髻子歪了!”說罷又扮了一個鬼臉,一溜煙的奔遠處去了。

龍宿心一虛,又伸手去扶髻,可一摸才發現髮髻端正,哪裡有歪了?這才知是那丫頭搗鬼,變著法兒的在鬧自己呢,不由臉又紅了起來。他偷偷轉眼看劍子,也是面上帶赤,坐立不安,東撓撓西搔搔,真活似一隻大猴子,便嗤的笑了出來。劍子聽他笑,也扭頭來看他,兩人視線一對,皆為對方那副如初經人事的毛頭小子模樣給逗樂了。於是再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 此帖被清岚在2010-11-10 07:49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0-11-09 20:35 | 43 楼
龙鳞黄泉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腹黑: * 点
珍珠: * 颗
贡献: *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鲜花 [] 鸡蛋 []

 Re:11.09   臨江仙 (1~8) 43F

爆字数神马的各种美好。清岚,请继续,不要控制~~~

果然啊,剑子的春梦或者睡着了情不自禁做了些什么的,龙宿是知道了。

变着法儿诱惑剑子把爱慕之情说出来。

熏香太有意境了,试探着,循序渐进,让剑子不再逃开。

龙宿这步棋高明啊~~~

调皮的仙凤~~~把好事给破坏了,本来至少能喝口肉汤滴嘛~~~

不过两个人的心事都已挑明,接下来,升级指日可待……

希望幸福的日子能多一些~~~~
[ 此帖被龙鳞黄泉在2010-11-09 21:06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1-09 20:38 | 山东省东营市 44 楼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Re:11.09   臨江仙 (1~8) 43F

很美好的一篇,有那麼一小點進步了~~~Q///////Q
現在這夜裡夜夜同床共枕,就不知劍子那綺夢有沒有好些……^++++^
看來夜裡的事龍宿留了意,劍子也不是單方面的單相思…^__^
貼心鬼靈精的鳳兒,這一瞄什麼都明瞭~>++++<
可要多製造機會撮合撮合……(摀嘴笑)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1-10 00:25 | 45 楼
罗斯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89
腹黑: 142 点
珍珠: 1746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558(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01
最后登录:2016-12-15

鲜花 [3] 鸡蛋 [0]

 Re:11.09   臨江仙 (1~8) 43F

凤儿是好样的!不愧是你家主人和先生的红娘啊~
龙宿你看,连你家凤儿都觉得你们两有JQ啦,你快点开窍吧~~
剑子你又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啊,不过看起来龙宿对你也不是没有意思的嘛 ,加油,你一定会成功的!
想不到剑子对于香料这种风花雪月的是还挺有研究的嘛~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1-10 12:58 | 46 楼
CHING1220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24
腹黑: 120 点
珍珠: 1727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5(小时)
注册时间:2010-06-12
最后登录:2017-10-22

鲜花 [0] 鸡蛋 [0]

 Re:11.09   臨江仙 (1~8) 43F

哇..龍宿表白心意了!!
劍子..你也要有所行動了.
只是鳳兒啊...你來的真不是時候啊呵...
不過...劍子你還是腹黑啊...
連第三種香料都還要騙一下龍宿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1-10 19:55 | 47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Re:11.09   臨江仙 (1~8) 43F

to CHING1220:嘿嘿,把龍宿騙過來才好那啥親熱一下么。所以說別看老道之前那麼老實正直,其實骨子里還是黑的……

to 罗斯:他已經離成功很近了!和風花雪月的人在一起呆久了自然也會通曉一些

to 荷顏:恩是的,基本上其實龍宿從前面開始就對劍子有意思,但是也是因為不能說出來的緣故,所以兩人這個好友做了那麼久……汗~
於是這下算是昭雪了


to 龙鳞黄泉:哈哈,仙鳳那個一出來兩人各種心虛啊……爆字數神馬的最討厭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0-11-11 09:51 | 48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玖】





那日借了一縷幽香得以情心相對,兩人間也更顯綢繆,避著他人難免也有一番喁喁噥噥,耳鬢廝磨。親昵之餘,卻也守禮,未敢有它偕越之舉。只是思慕之心得昭,情欲也隨之油然而生,而龍宿卻仍舊坐臥不避,二人肢接擁抱間,劍子雖有自信尚能克己不逾其界,但也實在是甜中有苦,難訴難言。劍子略住了幾日后,便有道門差人來尋他,雖說他是不管事,可這人既然上門來叫,也就不得不跟去看看。只道這一走,與龍宿卻好似一對新繡的鴛鴦枕如今生生被拆了去了一半,雖心知總有一日要還回來的,但此時也難免要日思夜盼。又說這天也愈近伏暑,日頭逼仄,雨水蒸騰,直叫的人心中浮躁。對龍宿而言,排解之法不過是一覺醒來將那心中的憋著的焦灼氣全數化成筆墨文章,而這文人的傷春悲秋之能事此時也就越發登峰造極。

午時一場夏雨未能將這熱頭帶去幾分,只叫那暑氣一逼卻更顯悶熱。龍宿在房中坐臥不安,又差人帶著筆墨紙硯轉至院裡涼亭內,但又因外頭無風也不見有太多好轉。提起筆才寫了沒幾個字,又叫邊上打扇的小婢不小心一忽閃拍在了他臉上。

“龍首恕罪。”幾個婢子見狀連忙呼啦啦的紛紛跪了下去。

龍宿心中不爽快,見這一跪那一跪的更是難受,皺著眉只問道:“仙鳳呢?”

為首的一個答他:“這……穆姑娘和莫管事的出去玩兒了呀,那假還是您準的呢……”

“喔……”龍宿點點頭,掃了一眼這小亭裡裡外外站了擠擠的人,也覺煩。便又說:“罷了,你們都下去吧。”
只是如此一來,這字也就更沒心情寫了。擲下筆,抬頭卻見亭外芭蕉,被簷上的雨簾子一串串的打,斂翠啼紅的,勾的有心人徒增些閑愁。看罷便信手亂塗了一句:霖霪夏時芭蕉雨,愁煞北人不慣起來聽。
作完看了看,又覺太過怨悵。卻也沒心思去改,只是拿了一方白玉鎮紙壓了放在面前對坐著,手裡拿著扇子慢慢的打,也不知是在想些什麽。而就在他發呆之際,只覺身邊氣息一動,下意識急忙隨手抓了一張帖將那些字掩住。才弄停當,就被人攔過了肩。

“這在寫什麽?”

龍宿有些不自然的看了看那疊紙,眼見那一串詞被蓋的嚴實,這才略略安心的向後靠去。笑道:“無甚,閒來隨意消遣罷了。汝回來了。”

劍子嗯了一聲挨在他凳子上坐下,又瞅了瞅他面前放著的字帖,只管道:“你堂堂龍首原來還要臨帖來作消遣,吾以為這些還都不及你的墨寶來的妙呢。”

龍宿一望桌上心中誒呀了一聲,卻也不動聲色的暗暗壓下,拿著扇子扇了數下,道:“孔聖有云,學而時習之,溫故而知新。劍子汝難道連這個也不明白么?”

“你那些孔孟,說與吾這修道人又有何用?你要同吾說些什麽老子莊子的,興許吾還能同你對上幾句。”劍子不在意的笑笑,又順著話將他揶揄了一番,只將龍宿說的又氣又好笑,一抬手狠狠的掐了他一把說道:“喔,這儒道既然不相通,汝也同吾沒得說,那又來找吾作甚么呢?去去去,趕緊去找汝那些能同汝說老啊莊啊的,可比吾這牛頭不對馬嘴的儒生來的風趣有意思。”

“哎呀,這叫什麽話。”

“管吾是什麽話呢。反正是汝不是聽不懂么?”說著便掙揣著要站起來。劍子自然不會讓他如願,一邊嚷著要摔下去嘍,一邊將龍宿緊緊的箍住。龍宿當然也不會賣他的帳,扭來打去兩人頓時鬧作一團。只片刻,卻又漸漸平靜了下來。

四目相交,誰自眼中脈脈含情?相對相視亦難測其深,千句萬句也難訴其情。只得捧面,以吻緘口,許能交遞出這一腔愛憐。舔吻再三,罷畢,兩人皆喘喘然。卻還不願分開,只將額頭相抵。龍宿那絕世華容此刻只在咫尺之間,許是因為熱的緣故,落下的幾絡發貼在他臉上,雙頰微紅,恍如夭桃秾李,般般入畫。劍子看得心猿意馬,連忙屏息凝神想要退開,卻被龍宿死死抵住不讓他轉頭。

“汝怕了?”

“吾只是不想委屈龍宿你。”

“汝又非是吾,又何從與吾來談這委屈二字?”說罷又不依不饒的追著劍子的唇咬了上去。卻不似之前那般只是溫溫纏綿,口舌間多了些勾引的意味,雖略顯生澀,但對劍子來說已是足矣。劍子心中唉了一聲,隨即卷住那舌尖回吻過去,龍宿也實在是個好學生,此時也不忘吸取他人之經驗,集眾家之所長。後果也不過是將那火撩的更燃些罷。兩人糾纏到將快沒氣,這才停下。龍宿喘著喘著忽然笑了起來,道:“汝這道士果真不是個好東西,明明說是清修的,但為何這種事體上卻如此老練?”

劍子又怎麼能告訴他個中緣故,便也只能笑著輕撫他的臉,道:“還是回房裡去再說罷?”

龍宿聽了更是臉紅,于氣勢上卻又不想輸劍子一截,便答:“那是自然,難道汝還想在這種四面透風的地方?”

“不想,吾被人看看也就算了,你被人看了可叫吾如何是好?”

“呿,凈說渾話。”




------------------------------------



爆字數爆的太狠了,於是先丟一半上來

今天還有GELIVABLE的二更……敬請期待…………
[ 此帖被清岚在2010-11-11 10:10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0-11-11 09:54 | 49 楼
«234 5 6789» Pages: ( 5/3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1-21 03:2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