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5» Pages: ( 1/7 total )
本页主题: 10.26 溫柔之手(全)41F,後記補完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10.26 溫柔之手(全)41F,後記補完

0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晓问管理员 从 ≡暗香盈袖≡ 移动到本区(2012-08-03)
溫柔之手

    
“龍宿先生,我是劍子,很高興為您服務。”

突然聽到這句話,龍宿隨意抬頭,瞥了一眼鏡中那站在自己背後的男人,不禁有些意外。

“換人了麼?”龍宿隨口說道。

“是的。”

龍宿習慣性地審視這個人,隨即皺了皺眉。這個人真的是髮型師麼?但凡這個行業的人,首先都會把自己打扮得很顯眼,但是這個人,一襲白襯衫牛仔褲,頭髮隨意地耷順著,穿著打扮都平淡無奇,甚至有點老土保守,完全不像是一個該出現在這裡的人。

龍宿注視著這人,這個叫劍子的人卻沒有絲毫不自在,一臉正直無害的相貌,倒是讓人不討厭。

“好吧,交給你——喂,你做什麼?”

龍宿提高聲音,眉頭幾乎打了一個結。只見那個劍子把手插進龍宿的頭髮裡,隨意地揉散開。龍宿完全不習慣陌生人的觸碰,心裡抵觸得很。

“你還是適合這樣啊。”劍子像是沒有注意到龍宿的表情,自顧自地面對鏡子中的龍宿說,“像剛剛那樣一絲不苟的精緻髮型,雖然顯得幹練,但是你這個樣子更好哦,你本來是那種很懶散的氣質呢。”

龍宿的頭髮完全被弄亂了,劍子對著鏡中的龍宿微笑道。龍宿眉頭皺得更深了,腦中浮現出一句話:

這個人是白癡麼?

不等龍宿發作,劍子已經把圍布蓋在龍宿身上。

“安心,交給我吧。”劍子俯下身子說道。

劍子已經利索地在修剪龍宿的頭髮,神情專注認真。這張臉,還真是罕有的正直啊……傳說中的好人臉麼?龍宿打量著鏡中的劍子。看著對方如此認真細緻,剛剛心中的少許不快也作罷了。

龍宿的發尾有點彎,大部分頭髮總是精緻地固定好形態的,劍子把它們弄散,重新梳理,分界,修剪,弄成很隨意的樣子。

劍子的手很靈活,龍宿被剪掉的頭髮不斷落下,很快,新髮型有個大致的樣子了。

“喂,”劍子突然俯下身子,靠近龍宿耳邊說,“你有耳洞啊。”

龍宿又皺了皺眉,身體往旁邊偏了偏,想和他拉開距離。

“是啊,以前就有了。”龍宿隨口答道。

龍宿的一邊耳朵上有穿孔的痕跡,龍宿不是很在意它。

讓龍宿猝不及防的是,劍子居然一手撫上龍宿的耳朵,捏住龍宿的耳垂。龍宿心中略為驚訝,身體倒是保持不動。

“怎麼了?”龍宿展現良好教養。

“還記得,是什麼時候弄的嗎?”劍子好像很感興趣。

“很久了,我也記不清了。”龍宿又忍不住皺眉了,這個人很囉嗦。

突然,龍宿的身體有些僵,因為劍子居然用手指輕輕揉捏了幾下自己的耳垂,不知從哪裡弄來一個耳釘,迅速戴在自己的耳朵上。

“看吧,很好看。”劍子讓龍宿看向鏡子。

耳釘小小的,是一個紅色的寶石。鏡中的龍宿,頭髮柔順地垂下來,一副慵懶的樣子,整個人似乎也放鬆下來,顯得很迷人。龍宿知道自己這個樣子好看,只是平時因為工作的緣故,不做隨意的打扮。

不過……偶爾這樣,似乎也不錯。

“很好,謝謝你。”龍宿伸手想把耳釘脫下來還他。

“不要拿下來。”劍子按住了他,“就這樣戴著吧,會轉運的。”

這種小東西倒是無所謂,想來是玻璃之類,沒什麼值錢。龍宿也沒放在心上,隨他去了。

“還要做什麼?”龍宿察覺到劍子雙手扶住了自己的脖子。

“放輕鬆。”劍子說著一邊箍住龍宿的脖子,拇指按壓下去。

按摩頭皮?龍宿並沒有很在意。

“這是額外服務麼?”

“是的,特別服務。”劍子笑著說道。

的確很放鬆,龍宿眯起眼睛,感受劍子的手指在自己的頭上不輕不重地揉按,直至耳後,脖頸。

雖說不像髮型師,但是按摩做得有模有樣的,這人真的不是入錯行了麼?龍宿隨意地亂想。

也許是這段時間只顧著工作,沒有善待自己的身體吧,剛才還沒什麼,現在只覺得疲憊感被釋放出來,整個人都疏懶了。

只是……對於劍子的碰觸,龍宿總覺得有點異樣,說不出,只是身體似乎傳來了與平時不同的反應。龍宿坐得有些不安穩起來,若無其事地動了動。

劍子的手在龍宿頭上揉按,劃著圈,龍宿漸漸覺得那手指好像按在自己的心臟上,撩起了不同尋常的湧動。劍子的手輕輕劃過龍宿的耳後,似乎有電流從那手指下的皮膚流竄,龍宿心中打了一個顫,身體禁不住軟了半邊。

龍宿心中有些驚訝,這是什麼情況?

劍子的手過之處,無不引起龍宿的微微顫抖,當劍子的手指準確地在龍宿後頸按壓時,龍宿明顯感覺到一股熱流竄過,某個不可言喻的地方甚至有些激動起來。龍宿嚇了一跳,幾乎是立刻回過頭按住劍子的手。

“你在幹什麼?”龍宿質問道。

自己從來不會這樣,龍宿認為定是劍子做了什麼曖昧輕薄的動作。

“怎麼了?”劍子不解。

幾乎認定是劍子動了手腳,可是此時看著劍子的表情,龍宿又有些迷惑和不確定了。劍子的臉再正直不過,眼神很乾淨,完全看不出任何下流齷蹉。從剛才一見面開始,劍子也沒有什麼殷勤逢迎的舉動。

“你不舒服麼?”劍子看龍宿有些異樣,不由得關心道。

龍宿不發一語,與劍子對視片刻,只能看見他眼中的坦然,這樣倒顯得自己邪惡了。

龍宿略猶豫地收回手。

“不,沒什麼。”龍宿把頭轉回來,掩飾些許不自然的表情,“這次就到這裡吧,你做得很好,很感謝。”

劍子似是覺得有些奇怪,但是沒有說什麼,給龍宿繼續整理髮型,直到做好。龍宿幾乎一語不發,陰沉著臉,在完成之時,只是道了聲謝,未多評價,迅速地付了錢。

離開髮型屋時,龍宿忍不住回頭看了看。這家店裝修是現代極簡主義風格,門面上連招牌都找不到,自己出於慣性,近兩年來固定會來這。而今天,自己居然在這裡失態了。

真是見鬼了,龍宿心中有些煩躁和自責。

算了,忘了吧忘了吧。
[ 此帖被三脚猫伯爵在2010-10-26 20:29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翩翩剑舞) f&e:等更新=v=~
  • 珍珠:+3(清岚) f&e:lz太神速了……
  • 珍珠:+3(kkyyo123) f&e:剑子淡定影帝……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10-24 18:01 | [楼 主]
    kkyyo123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694
    腹黑: 339 点
    珍珠: 1827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48(小时)
    注册时间:2008-06-06
    最后登录:2015-10-10

    鲜花 [77] 鸡蛋 [0]

     

    剑子你就装吧你装吧装吧装吧!
    什么正直啊 好人脸啊~~那都是浮云啊~~
    龙宿你不要被表现迷惑 啊!!!!
    他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哈哈哈哈哈(此人错乱了)
    按摩头皮神马的,剑子心中的小恶魔肯定翘起尾巴再奸笑了~~~
    剑子你就正直淡定纯良地……大吃龙肉吧~~~
    看完后再去看题目真是说不出的……旖旎?

    啊~~~~三三要是你删文了……
    我 我跟你急啊(去死!)~Q口Q~!!!~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http://kawaisusu.w1.shbiz.net/read.php?tid=6570剑龙本《登云》等正式DM汇款!
    顶端 Posted: 2010-10-24 19:51 | 1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龍宿一向不是一個給自己找麻煩的人。當有不好的事發生時,他就會刻意不去想。於是第二日龍宿重新投入工作,好像昨天的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

    龍宿用手撐著頭,一行一行的看著文件,深思中,無意地把玩著自己的耳朵上的小東西。過了一會兒,龍宿想起了什麼,昨天那個劍子送的耳釘自己居然忘了,就這樣一直戴著。龍宿伸手把那耳釘脫下,抬起來仔細看著。

    暗紅的晶色,低調地折射著優雅的光彩,很美。

    這是人造玻璃麼?做工很好的樣子。龍宿把它在自己耳朵上比量了一下,尋了個鏡子來看,的確是很適合自己。

    那個劍子,眼光很准……

    劍子,他叫劍子,明明是那樣平凡和不起眼的人,卻能給自己留下深刻的印象。龍宿總覺得他與其他人不同,好像與這個環境格格不入,超脫於外。那張臉,看起來正直而良善,天然而無害……龍宿不由得低低念叨著。

    龍宿見過的豺狼虎豹數不勝數,倒是少見這樣的綿羊款。許是因為這樣,所以對他格外有印象吧。

    龍宿笑了笑,連自己都沒有察覺,搖搖頭,重新投入工作了。


    龍宿再沒有刻意去想這件事,但是經常會留意自己的新髮型。這次的劉海很長,沒過兩天就長到擋了視線。龍宿有些不習慣,心裡想著,再去修理一下吧。

    可是,還去那一家麼?龍宿猶豫了。想起那個穿白襯衫的男人,龍宿心中有些矛盾的情緒。如果再碰見他呢?

    那又有什麼。龍宿搖搖頭,上次只是意外,更何況那人並沒有察覺。自己沒必要太當回事,更沒必要為此改變自己的習慣——那家髮型屋離公司很近,只隔兩條街,龍宿懶得去更遠。

    這樣想著,龍宿打算下班之後再去光顧。在收拾東西時,龍宿打開抽屜,一眼瞥見角落的小東西。龍宿盯著它看了一會兒,猶豫片刻,還是鬼使神差地把那個耳釘又戴上了,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是為什麼。


    “又見面了呢。”劍子站在龍宿的椅子後面,從鏡中跟他打招呼。

    龍宿額頭幾條黑線,心中嘆氣,不得不轉過身面對。

    “前面的頭髮太長了,影響我的工作。”龍宿無奈地指了指那幾絲垂下來的頭髮。

    “啊,是啊,”劍子好像恍然大悟一般,“你的頭髮長得很快,平日工作如果總是低著頭,這樣的長度的確不太方便。”

    “所以,幫我修整一下吧。”龍宿已經靠在椅背上了。

    “我看這樣,把頭髮往這邊梳。既不會顯得太嚴肅老氣,也不會擋住視線。”

    “無所謂,你看著辦吧。”龍宿擺擺手。

    龍宿無心多言,是因為這幾天連日工作,有些疲累了。

    “我可以這樣靠在椅背上麼?”龍宿想趁機休息一會兒。

    “呃,好吧。”

    龍宿閉上眼睛,任由劍子擺弄自己的頭髮。他的確是有些累了,窩在椅子裡就不想動。

    “看你真是很疲倦啊,工作很忙嗎?身體更重要啊。”劍子很符合他性格地囉嗦著,龍宿裝作淺眠,不想搭話。

    過了一會兒,劍子把龍宿的頭髮打理得差不多了,看了看龍宿,把工具放一邊,手又按上龍宿的頭。

    龍宿沒有睜開眼來,身體卻僵硬了。劍子感覺到了,笑著輕拍龍宿。

    “放輕鬆,放輕鬆。”

    一如既往,劍子不輕不重地按撫龍宿。龍宿心道,糟糕了……

    明明是循規蹈矩的揉按,為何自己會有這種煽情的錯覺。閉著眼睛,身體更加敏銳,隨著那雙手的碰觸,一種令人眩暈的顫慄從頭頂炸開了,並一直向下,沿著脊背、四肢,傳遍全身。

    那雙手的每一個動作,都撩撥了龍宿的感官,好像正在被親密的愛人愛撫一般,那麼容易激動。

    太危險了,龍宿心知如此,可是卻沒有阻止,或者說,腦中暫時被清空了,沒有想到阻止。不得不承認,身體的感覺是愉悅的,更有一種莫名的刺激。

    劍子的手輕揉龍宿的脖頸,拇指不時劃過龍宿耳後敏感之處。龍宿的睫毛顫啊顫,也顧不得被劍子發現異樣沒有。就在劍子的手碰觸到龍宿頸窩處的性感帶時,龍宿微張的口中忍不住輕哼一聲。

    “唔——”

    這一聲出口,如果一盆冷水潑下一般,驚醒了龍宿!龍宿驀地睜大了眼睛,這才反應過來現狀。

    怎麼可能!居然,居然勃起了……

    龍宿身體整個僵住了,發現這個事實,對他打擊太大,他一時消化不能。瞪大了眼睛,龍宿當機中。

    劍子看著龍宿不對勁,覺得奇怪。

    “發生什麼事了?”

    劍子按住龍宿,龍宿頭偏過來,突然激烈地甩開劍子的手。

    “走開。”

    劍子一臉驚訝,龍宿看著他,這次反應過來自己表現得過度了。這太奇怪了。

    “生病了麼?”劍子沒有介意自己被龍宿撥開,而是一臉擔憂地再靠近過來。

    看著劍子注視自己的目光,龍宿的臉一下子熱了起來,咳嗽兩聲來掩飾窘境。

    “沒什麼,突然想到公司還有重要的事沒有處理。”龍宿偏過臉去。

    “啊,原來是這樣。”劍子了悟,“看你臉色這樣難看,一定是相當要緊的事吧?”

    “是,非常重要。”龍宿沉著臉,點點頭。

    “那我趕快給你收拾好。”劍子最後把龍宿的頭髮收拾一下,又給他仔細清理了碎發。

    龍宿心情極度糟糕,此時正擔心著,一會兒要站起來時該怎麼辦,下身的異樣,會被他發現吧?

    “好了。”劍子給龍宿收拾好了,正要把龍宿身上的圍布拿開。

    “等一下。”龍宿有些緊張地按住劍子。

    “怎麼了?已經全部弄好了,你不是有事急著處理麼?”劍子說。

    “這,這……”怎麼辦,會被發現,龍宿額頭沁出了細汗。

    “嗯?”劍子等著龍宿說話。

    “公司的事現在去也來不及了,算了,明天再說吧。你……給我的頭髮染個顏色吧。”龍宿情急之下這樣說。

    話一說出口,龍宿心中覺得萬分沮喪。這到底是什麼事,真是太倒楣了。為了不馬上站起來,連自己的頭髮都要犧牲了。

    劍子倒是眼睛一亮。

    “真的?太好了。”

    “你很高興?”龍宿有些不爽地抬眼看他。

    “是啊,在我第一眼見你時,就想這樣做了。”劍子果然顯得很開心,轉身找了找,手上又拿回一個色卡。

    “我知道,你一定適合。”

    “紫色?”龍宿微微皺了皺眉。

    “是啊,華麗而低調的……”劍子在龍宿面前蹲下身子,仰著頭注視龍宿,眼中帶著溫和笑意,低聲說道,“最適合你的顏色。”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10-24 20:20 | 2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5(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6-05-04

    鲜花 [119] 鸡蛋 [0]

     

    龍宿!!!那不是小綿羊那是大灰狼啊!!
    你才是小綿羊!快被大灰狼給拐走吃掉了啊喂喂你醒醒!

    於是眼看劍子一步一步的添油加醬把龍宿收拾得越發合自己口味,龍首,您走好……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0-10-24 20:31 | 3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楼kkyyo123于2010-10-24 19:51发表的  :
    剑子你就装吧你装吧装吧装吧!
    什么正直啊 好人脸啊~~那都是浮云啊~~
    龙宿你不要被表现迷惑 啊!!!!
    他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哈哈哈哈哈(此人错乱了)
    按摩头皮神马的,剑子心中的小恶魔肯定翘起尾巴再奸笑了~~~
    .......

    其實我都忘了這個溫柔之手的來源是什麼了
    但是我對這個名字執著了很久,嘗試寫了好幾次,未果
    今天這版,的確是想要有很激動的H來著……
    不過最後寫出來,不知能是什麼樣
    為了不刪文,不白寫
    速度啊~~~~~~~~~~~~~~~~~~~~~
    因為我短篇的字數越來越長,寫得越來越不耐,才想要不要試試在綫更新的
    還是希望寫完啊OQ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10-24 20:33 | 4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3楼清岚于2010-10-24 20:31发表的  :
    龍宿!!!那不是小綿羊那是大灰狼啊!!
    你才是小綿羊!快被大灰狼給拐走吃掉了啊喂喂你醒醒!

    於是眼看劍子一步一步的添油加醬把龍宿收拾得越發合自己口味,龍首,您走好……

    噗,龍宿總有一天會覺悟的
    就是怕會不會太遲了?
    老道那個臉啊,灰常具有欺騙性啊,而龍宿偏偏從古至今就對他還沒抵抗力啊……(我真的是很掐腕的表情><)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10-24 20:38 | 5 楼
    CHING1220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24
    腹黑: 120 点
    珍珠: 172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5(小时)
    注册时间:2010-06-12
    最后登录:2016-05-05

    鲜花 [0] 鸡蛋 [0]

     

    我怎麼覺得...龍宿你才是羊啊..
    羊入虎口啊XDDD
    你看劍子連你頭髮的色都老早想好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0-24 21:06 | 6 楼
    xfcy230
    紫金箫,白玉琴。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55
    腹黑: 128 点
    珍珠: 1709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4(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01
    最后登录:2013-05-17

    鲜花 [8] 鸡蛋 [0]

     

    O O这次是新坑,而且是快速平的坑?太激动了。
    剑子这也装的太纯良正直了吧,久经沙场的龙宿也被骗了么。
    等着狐狸尾巴露出来的时候。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晓观清月一辉同,流云,鸣虫,闲思花影弄;
    暮赏名剑两惊虹,古尘,紫龙,笑梦风尘中。
    顶端 Posted: 2010-10-24 21:09 | 7 楼
    龙鳞黄泉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腹黑: * 点
    珍珠: * 颗
    贡献: *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鲜花 [] 鸡蛋 []

     

    被爱情秒杀的人啊!

    那里还分得清神马大灰羊还是小绵狼啊!!!

    快速平坑各种有爱。

    按摩的技巧啊~~龙宿不是汝定力不行,是剑子会找方位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0-24 21:30 | 山东省东营市 8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第二天,龍宿公司的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強大的低氣壓。總得來說,龍宿不是一個,或者說不想表現得是一個暴君,所以他幾乎從不大聲訓斥下屬,但在他不高興時,絕對會讓人冷汗直流。有點眼色的都避了出去,龍宿身邊自然真空。

    可惡,難道我是變態麼?龍宿工作間隙,狠狠地自責著。居然,被一個男人,被一個男人……太丟臉了。龍宿非常懊惱。

    對了,一定是太久沒有發洩了吧,一定是這樣……

    龍宿很快找到了源頭,打算迅速地解決掉這件事。


    龍宿驅車去到一個會所。龍宿討厭酒吧,各色人等紛雜,所以當龍宿有社交或者生理需要時,往往會來這種地方。龍宿把自己前兩次的反常歸於太久沒有發洩這種理由,於是來這裡解決掉。

    這裡所能提供的服務,還是有品質保證的,雖然未必符合龍宿挑剔的標準,但還是可以讓他將就一下。坐了一會兒,有一個以前不曾見過的成熟女人坐了過來。

    龍宿略掃了一眼,在心中給了個還不錯的分數。成熟而美豔,還算龍宿中意的類型,只是胸部實在是大得誇張。

    龍宿不喜歡胸部太豐滿的女人,他總覺得女人的胸部和腦容量成反比,龍宿比較喜歡成熟知性的女性。只不過,今天情況特殊,他也懶得挑了,看在臉還不錯的份上,將就一下吧。

    那個女人慢慢挨近,極具誘惑地坐在了龍宿的腿上。龍宿不著痕跡地躲避著對方胸部的擠壓,心中略有些煩躁。還要調情麼?不用吧,免了吧。

    成熟美豔的女子,手中持著高腳杯,飲了一口,頭慢慢地了下來。龍宿看著越來越接近的豔紅嘴唇,欣然接受。

    “啪”地一聲,酒杯掉在地上,摔個粉碎。龍宿站起身,那個女人由於坐在龍宿身上,猝不及防地滑了下來。

    “你怎麼了?”那個女人顯得很不可置信。

    龍宿站直了身體,嘴角勾起,露出一絲輕蔑的笑意。

    “下一次再下藥,請選擇高級無味的。”

    那個女人的臉色一下子變化了。

    “你說什麼啊。”

    “還要我說得更明白麼?我看不用了吧。”龍宿拿起開著蓋的酒瓶,突然往桌子上一摔,酒瓶也應聲碎裂。

    那個女人嚇了一跳,旁邊又沖過來幾個男女,眼中冒火,又忌憚地看著龍宿。

    “人不少嘛,看來本來是打算一起玩的麼?”龍宿冷笑道,“早說啊,我未必不願意啊。可是……”

    龍宿手中持著半截的酒瓶走近那幾個人,一臉冷酷和輕蔑的表情讓人不寒而慄。

    “我最討厭這種爛手段了。”龍宿微笑著,把酒瓶碎裂的部分,伸到那個女人面前。

    所有的人大氣都不敢喘,此時的龍宿非常具有威懾力,每個人都很緊張,尤其是那個女人,生怕龍宿下一刻把酒瓶戳到她眼睛裡。

    龍宿冷哼一聲,站起身,連看都不看這群人一眼,徑直走了出去。餘下的人這才回過神,那個女人也大口喘息著。


    龍宿走出會所的門,轉了個彎,向自己的車走去。可是,突然之間,龍宿就這樣跪了下去。

    糟糕,剛才太逞強,提前起效用了。

    龍宿是在喝下那口酒之後才察覺到不對的,而此時那酒中的藥力發作了。還好,只是麻藥,讓人無法行動而已。自己喝得不多,情況還不是太糟糕,只要撐回家就沒事了。

    雖然這樣想,但是龍宿發覺事不如人意,身體很沉重,不聽使喚,想要移動很困難。

    開車回去是不可能了,搭車回去吧。龍宿撐起身體,努力想站起來,驚覺雙腿連支撐體重的力氣也沒有,像是兩團棉花。

    這下糟了……癱在這種地方,一會兒裡面那幾個人出來撞見,自己就有麻煩了。可惡,竟使這種手段,這會所老闆是眼睛瞎了麼,這種下三濫的人都放進來。

    龍宿蹲在地上狠狠地抱怨著,一面幾次努力站起來未果。正在這時,一個聲音在背後響起。

    “你是……龍宿?你怎麼會在這裡?”

    龍宿聽到這個聲音,有種不好的預感。慢慢轉過頭,龍宿看見了他此時絕對不想看見的人——劍子。

    “我……”一向反應迅速的龍宿,竟有些無法回答。

    “你是喝醉了麼?”劍子蹲下身子,聞到龍宿身上的酒味,單方面做了判斷。

    “啊,是啊……是有點喝多了。”龍宿尷尬地點頭。

    “唉,怎麼能這樣呢,竟然倒在路上,”劍子又開始碎碎念,“喝這麼多酒是不對的,多麼傷身體,而且這個樣子也讓人擔心啊。”

    龍宿此時心中正窩火,忍不住腹誹:閉嘴,這是誰害的。

    劍子見龍宿還是坐在地上,不由得嘆氣,伸手去扶他。

    “來,我送你回去。”

    有人幫忙當然好,只是即便是被劍子扶起來,龍宿卻幾乎不能走路。劍子不禁皺了皺眉。

    “醉得這樣厲害麼?明明看眼神還挺清醒啊,怎麼連站都站不住了呢?”劍子疑惑。

    龍宿無言以對,乾脆轉移話題。

    “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裡?”龍宿問。

    “我啊,我就住在旁邊,剛剛下樓買東西。”劍子指了指。

    龍宿順著他所指方向,看到一幢有些舊的公寓樓。

    “唉,沒辦法,你連走路都困難,不能讓你自己回去。”劍子把龍宿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把他架起來,“走吧,去我家吧。”

    什麼!!!!

    剛剛一直以為自己已經倒楣到家了的龍宿,發現自己的悲催運程曲線遠沒有觸底……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10-24 21:56 | 9 楼
    « 1 2345» Pages: ( 1/7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07-24 00:4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