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4 567» Pages: ( 4/7 total )
本页主题: 10.26 溫柔之手(全)41F,後記補完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龙鳞黄泉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腹黑: * 点
珍珠: * 颗
贡献: *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鲜花 [] 鸡蛋 []

 

丁字裤……

剑子你快说那不是你穿的那不是你穿的那是你故意买了留给龙宿的……

劫了人劫了衣服还劫了人家房子

剑子循序渐进真是无孔不入啊~~~~

可怜的龙宿~~

明明被吃干抹净不留渣了,现在还要向吃他的人负责!

悲催的人参~~~期待剑子进一步吃干抹净不留渣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0-25 21:20 | 山东省东营市 30 楼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才剛回完,沒想到又看到新更,太感動了……Q//////Q
噗…………>++++++<
龍宿你上輩子欠劍子很多債吧,有種快歇斯底里樣發生~
怎麼看到後來,立場好像似乎完全相反過來……
龍宿對劍子完全處於沒輒狀態~~(哈哈)
喔喔,那丁字褲……(摀著鼻血)
是劍子特地為龍宿買的吧~(看看房間有沒有安裝監視器~噗~)
是說,劍子夠神通廣大,竟然知道龍宿住處……
龍宿,你那欲蓋彌彰假裝花少的態度,實在是……
劍子也真是夠了,裝天真純潔的小綿羊~~囧rz
等龍宿睡醒,應該會有更無厘頭、難纏的事情發生~~^++++++^
拿板凳繼續等樓主新更~~~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0-25 21:33 | 31 楼
熱帶魚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78
腹黑: 89 点
珍珠: 1212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84(小时)
注册时间:2008-11-27
最后登录:2017-06-29

鲜花 [1] 鸡蛋 [0]

 Re:10.25 温柔之手 (25日二更,27F)

喂~~太无良惹辣......先生阿...!!!  您这装傻的功力也太强大惹辣~~@@!  真是让小的佩服的五体投地呀....这...这....这.......

哈哈,看到这么毫无招架之力,还很悲惨的自我催眠的龙宿大人好可爱呀,给你秀秀哦~QQ 不哭不哭.....第一次总是这样的,下次您就习惯惹@@   阿咧~我到底在说什么呀....@@~

好想知道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捏...为什么知道龙素家住哪里...还知道龙宿平常常去的会所在哪里,那一栋老旧的公寓是预谋吗@@!  

其实....最强大的是楼主呢@@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0-25 22:14 | 32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本以為睡醒了,一切就恢復正常了,沒想到睜開眼之後的世界才是另一個噩夢的開始。龍宿看著某個在自己家旁若無人地晃來晃去的白色生物,認真地考慮運用武力的可能性。

根本不記得答應過他什麼,可是他一副打定主意賴在這裡不走的樣子。龍宿終於深切地體會到了這人的無賴!

算了,隨他去了,可是如果他敢做什麼出格的舉動的話,絕對打到他吐血為止。龍宿恨恨地想,在自己清醒的時候,沒人能從自己這討到半點便宜。


白天上班的時候,龍宿總是心不在焉,暗自擔心家裡出什麼事。晚上下班之後,趕緊回家,打開門,才鬆了一口氣。

還好,沒有被洗劫的痕跡。

不過,劍子人呢?

正在這時,劍子從裡面走出來,看樣子,似乎在廚房忙活。龍宿皺著眉,詢問後才知道,似乎是為了答謝收留,劍子主動煮了晚餐的樣子。

說實話,那一瞬間,龍宿是有些呆愣的。在龍宿記憶中,除了保姆,似乎沒有人給他做過飯,並且等他回來。當然,若是龍宿想要,等著給他做飯的人排成排,只是那並不是他想要的感覺。

那種感覺好像是……有一個人,很自然而然地和自己在一起。

龍宿略猶豫,還是勉為其難坐在桌子旁邊,嘗了幾口劍子做的飯菜,然後在劍子殷切期待的目光之下,鐵青著臉色站起來,果斷地進廚房燒水,煮速食麵。

如果要讓他吃這玩意兒,他寧願吃一輩子泡麵!


晚上的時候,龍宿有點焦躁不安。會出事麼?不會麼?

如果他再幹對做什麼奇怪的事,那就把他喀嚓了!龍宿惡狠狠地想。哼,在正常清醒的狀態下,自己絕對不是好擺平的。

龍宿始終擔心著,擔心著,結果……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房間門打開,劍子輕聲走了進來。

龍宿本就沒有睡著,聽到聲音,幾乎是立刻彈起來。

“做什麼?”

“我也要睡這裡。”劍子非常理所當然地走過來。

“為什麼?旁邊兩間客房,你隨便睡,為什麼要過來。”龍宿立刻拒絕。

“咦,你不知道麼?”劍子有些奇怪地看著龍宿,“你那兩間房平時從來沒有人進去吧,被子都有發黴的味道了。”

“誒?”龍宿的確是沒有注意到。

龍宿的家從來沒有人來,他獨來獨往慣了,所謂客房一直空著。

“所以啊,那邊的床根本不能睡,只能睡你這邊了。”劍子理所當然地跳上龍宿的床,把被子拉起來。

“喂,即便是這樣,你也不能在這裡,我,我睡相很差,這個床根本不夠兩個人睡。”龍宿阻止道。

劍子似乎輕笑了一聲。

“哈,足夠了。你睡覺安穩得很,有時整晚都不換姿勢,這麼大的一個床,給你自己睡完全是浪費。”

龍宿聽了這話,突然警覺起來。

“你怎麼知道?”

“呃,”劍子微微一愣,隨即說道,“上次你在我家的時候——”

龍宿一個枕頭把劍子的頭壓住,讓他說不出話。

“好了,別囉嗦了。”龍宿好像很不想聽見他再提那件事。

龍宿一個翻身,背對著劍子,不理他,心中又暗暗戒備著。

可是,出乎龍宿意料的是,劍子什麼也沒做,安份得很,就老老實實躺在龍宿身邊。龍宿等了半天,還是等不到他有絲毫動作,於是忍不住轉過身看他。

只見劍子已經安安穩穩地睡著了,氣息綿長。

居然,居然真的睡著了……什麼都沒有發生。

龍宿大感意外,他心中本來隱隱覺得會發生些什麼,可是完全沒有。

劍子的睡顏是那樣安然,看起來像是心中坦蕩。難道他真的沒有什麼企圖?

龍宿困惑了。


接下來幾天,劍子沒有做什麼奇怪的事,正常得很,晚上睡覺時也幾乎完全沒有碰觸到龍宿,一張大床各睡一邊,一如第一次在髮型屋見到他那般純良樣子。

說來,其實除了那一晚,劍子其他時候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不正常的。可是,那一晚……卻又實在太顛覆了。


“看吧,開始轉運了吧?”兩人坐在床上,劍子似是半開玩笑地對龍宿說。

“轉什麼運?”

“寂寞啊,”劍子眼中帶著溫和笑意,注視著龍宿,“你這人啊,總是心高氣傲,不和人來往,弄得自己很寂寞,其實又最耐不住寂寞。”

龍宿心中一動,轉頭看著劍子,若有所思。

“你是指你麼?”

劍子微微笑了,不置可否。

“你身邊還真不是誰都能待得住的,能受得了你的,我看註定只有一個了。”

“你在說什麼?”龍宿皺眉。

劍子卻不回答了,直往被子裡鑽。

“沒什麼,晚了,該睡了。”

龍宿還有些狐疑,而劍子已經伸手把床頭燈調暗了。屋子裡暗了下來,一片安寧的氛圍。龍宿還想說什麼,突然覺得哪裡不太對。

“你覺不覺得今晚好像特別冷?”龍宿疑惑道。

“你才發現啊,我白天就給你打電話告訴你,空調壞了。”劍子沒好氣地說。

“啊,是喔。”龍宿這時想起來了,“我忘了叫人來修。”

“是啊,所以今晚只能凍著了。”

“糟糕,今晚恐怕會冷啊。”龍宿皺著眉說道。

龍宿家裡的被子並不很厚,又輕又軟。

劍子本來閉上的眼睛又睜開了,對著龍宿眨了眨眼。

“幹什麼?”

“原來你怕冷,早說嘛。”劍子說著湊到龍宿身邊,猝不及防抱住他的身體,“我來溫暖你。”

龍宿心中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不用。”

龍宿用手推劍子,推了兩下,竟沒推動。劍子抱著龍宿的手箍得很緊,好像就不打算放開了。

龍宿掙了兩下,突然停住不動了。半天之後,龍宿清晰的聲音響起:

“是你怕冷吧?”

“嘿,”劍子乾笑兩聲,“被你看出來了。”

“體溫這麼低,看不出才怪。”龍宿皺著眉,伸手調亮床頭燈,轉向劍子。

“沒辦法,不知我的父母是不是妖怪來的,我的血好像是冷的呢。周圍一冷,體溫就會很低。”劍子喃喃地說道。

“那怎麼辦?會生病麼?”

察覺到龍宿語中不自覺流露的關心態度,劍子先是一怔,隨即露出微微笑意。

“沒什麼,只要你不動就好。”劍子說著,又抱住龍宿的身體。

“只是這樣?”龍宿看起來有點不太放心,劍子的身體真的挺冰的。

“沒問題。”不知為什麼,劍子好像很開心,臉上是明顯笑意。

龍宿想了想,往上拽了拽被子,把兩個人包裹地嚴嚴實實的。

“好了,睡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10-25 22:43 | 33 楼
oswardlin
何必长怀百岁忧,水遇险阻自然流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5
腹黑: 66 点
珍珠: 1707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77(小时)
注册时间:2008-07-16
最后登录:2015-02-19

鲜花 [0] 鸡蛋 [0]

 

好好好~~~
好可爱哦~~~
外表忠厚,内在腹黑的黑芝麻汤圆剑子和外表华丽,内在纯情的紫米糕龙宿哦~~~
真真是太可爱了XDDD
看剧情的发展,剑子和龙宿究竟是前尘如梦模式还是前世今生模式呢?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白玉琴共紫金箫
顶端 Posted: 2010-10-25 23:46 | 34 楼
pegasus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48
腹黑: 84 点
珍珠: 1716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45(小时)
注册时间:2010-02-07
最后登录:2012-11-13

鲜花 [0] 鸡蛋 [0]

 

看樣子劍子之前一定和龍宿有著不同尋常的關係,可龍宿怎麼不記得劍子了呢?
不過劍子表面純良,實際腹黑的水平已經高到一定境界了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0-26 00:27 | 35 楼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這……這算是欲擒故縱的嗎?
劍子很老老實實安份的渡過這幾天……
近水樓台先得月
看龍宿似乎也都習慣劍子在身邊的生活了~~
尾末,龍宿你註定被劍子吃定了……
突然覺得,前言再確認一次,這會是HE結尾的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0-26 01:59 | 36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和劍子安安靜靜地躺著,龍宿有些奇怪,怎麼就這麼容易接受他的存在了?

該是這傢伙貼上來得太自然了吧,龍宿幾乎無法拒絕。可是,這些日子相處下來,竟也有些習慣了。

應該說,和劍子在一起,往往會讓龍宿有一種錯覺,好像他在自己身邊,是一件很自然的事,那麼地……理所當然。

龍宿討厭別人接近,進入他的私人領域,所以劍子是第一個帶回來住的人。於是在這樣冷的晚上,也是第一次有另一個人和自己這樣依靠著。

龍宿也很意外,自己竟就這樣允許了他的闖入,這個男人……嗯,龍宿睜開眼,劍子的臉就近距離放大在眼前。

睡著的時候,還真是溫良無害的樣子啊……龍宿仔細看著他,不由得心中歎道。

其實,拋除主觀成見之外,這人……還是長得挺順眼的。

龍宿情不自禁伸出手去,摸了摸劍子的臉,咦,果然是好冰。尤其是鼻尖,有點發紅了。

看著劍子嚴密地窩在被子裡,蜷成一團。噗,這個時候倒是很可愛。

龍宿看著看著,毫無自覺地笑了笑。突然,劍子睜開了眼睛,倒把龍宿嚇一跳。

只見劍子直直地看著龍宿,眼神深沉,看得龍宿有點的心亂。

龍宿下意識迴避劍子灼熱的視線,身體動了動,躺平。身邊的劍子好一會兒沒有說話,卻慢慢地動了,整個人窩進被子裡去了。

龍宿一動也不敢動,感覺到劍子抱住自己的身體,慢慢向下移動,最後,頭枕在自己的胸口。

他要做什麼啊,難道打算這樣睡?想壓死我麼?龍宿在心中腹誹道。

突然,龍宿的身體僵直了,劍子的手竟開始在他小腹上撫摸。劍子的手略帶涼意,侵入龍宿的衣服下面,在龍宿的腰身附近徘徊。

踹開他吧,踹開他吧,龍宿在心中碎碎念著。

龍宿胸口的扣子被解開了,衣襟被拉到一邊,胸前溫濕的觸感激得龍宿心中燥熱起來。

混蛋,不要用舔的啊!

靈活的手指隔著睡褲描摹終於部位的輪廓,上下撫慰著,隔靴搔癢般,挑動龍宿難耐的慾望。

褲腰被稍稍拉下,劍子用手指揉捏那露出的頂端,龍宿嗚咽一聲,咬住自己的手指,忍耐著劍子的擺弄。

本該推開劍子的手,卻忍不住抱住他的頭。好像身體最深層的慾望,在這禁忌的摩擦中一朝釋放了……


事情過後,龍宿又忍不住自責起來。應該踹開他的,怎麼會任由他做下去了呢?

唉,該說男人果然是慾望的動物麼?自己對他的挑動,好像真的沒有很好的抵抗力……

周圍人的都悄悄觀察龍宿不時哀歎,龍宿渾然不覺,此時,他的腦中被另一件事情充滿了。

該說奇怪麼?自己完全不缺乏性經驗,卻對劍子毫無招架,難道說自己的身體更適合和男人?啊啊啊,我果然是變態麼~~~~~~~

一想到這,龍宿有點崩潰。

不是吧,怎麼說也是隨便對男人出手的劍子更變態吧。沒錯,一臉無故善良卻不經允許隨意奪走別人貞操的傢伙。

呃,不對,自己好像本來也沒有什麼貞操了……啊,想哪去了。

可是,心底深處幾乎不能否認,和劍子一起,感覺是強烈而特別的。那晚也和第一次一樣,一種被深切地喜歡著的錯覺縈繞不去。

龍宿是個經驗豐富的人,做愛期間一舉一動所表達的意圖他很清楚。以往大多是為了達到良好效果而不得不進行的前戲,而劍子對他所做的不同,那樣耐心而又溫柔細緻的撫慰……好像深愛一樣。

什麼啊,察覺到自己在想什麼,龍宿臉有些熱。什麼愛不愛的,怎麼會想到那個方向去,龍宿自嘲道。

努力摒除腦中可笑想法,投入工作。可是想法就是想法,一旦產生,遇到一點陽光雨水就生根發芽。

連日來,關於劍子的畫面不時毫無防備地躍入腦中,即便是在開會時也會情不自禁失神,陷入沉思。當又是一天,龍宿下班前坐在辦公桌前,發現本該在下午處理好的文件還是一片空白時,腦中不由自主浮現——糟糕了……
[ 此帖被三脚猫伯爵在2010-10-26 07:25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清岚) f&e:施主,從了那個道長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10-26 06:50 | 37 楼
    三脚猫伯爵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15
    腹黑: 454 点
    珍珠: 20544 颗
    贡献: 42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38(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2-12-27

    鲜花 [144] 鸡蛋 [0]

     

            不知是出於什麼心態和理由,龍宿一直拖著,忘記叫人來修理空調。劍子好像也不記得這件事,再也沒提。每天晚上,劍子順理成章地抱過來……
        
        仿佛是再自然不過,竟也習慣了。
        
        
        龍宿正在工作,手機不識時務地響了,龍宿掃了周圍一眼,見沒人注意他,於是接了起來。
        
        “喂,什麼時候下班?”電話裡傳出熟悉的聲音。
        
        “什麼事。”龍宿一本正經,好像在談公事一般。
        
        “好餓……”
        
        居,居然敢撒嬌!龍宿心中惡寒一下。
        
        “下了班就回去了。”龍宿一邊壓低聲音,一邊裝作若無其事,觀察周圍人有沒有在看他。
        
        “要吃菠菜湯。”
        
        龍宿眉頭抽了下筋,這傢伙……
        
        “嗯。”龍宿一臉沉著,好像正在和人談重要的公事。
        
        “要紅燒排骨。”
        
        “嗯……”
        
        “要土豆飯。”
        
        “你夠了!”龍宿終於忍無可忍。
        
        周圍的人嚇了一跳,所有人都看向龍宿,龍宿驚覺失態,趕緊掛了劍子電話,裝作若無其事走到一邊,心中把劍子腹誹了個遍。
        
        即便如此,下班之後,路過菜場,龍宿還是神使鬼差地走進去。期間接到劍子一個電話,提醒他順路存電費,再捎瓶醬油回去。
        
        拎著東西,龍宿也覺得很無力。可惡,為什麼自己還要養這個傢伙啊!
        
        
        龍宿發現,自從和這傢伙在一起,自己幾乎都不太出去,下了班就往家裡趕,和劍子一起做飯,然後胡亂消磨一會兒時間就上床睡覺了。見鬼,這是什麼?難道是傳說中的夫妻生活麼!
        
        龍宿的太陽穴突突地跳,轉過頭看著坐在自己旁邊,全神貫注看電視的某白色生物。什麼啊,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讓人很有暴打他一頓的慾望。
        
        “咦,為什麼這樣看我?”劍子覺得奇怪。
        
        龍宿橫眉冷對,殺氣MAX+++
        
        劍子注視了龍宿一會兒,突然一臉關心狀湊過來,坐到龍宿身邊,伸手捧住龍宿的臉,問道:
        
        “你沒事吧?哪裡不舒服麼?”
        
        表情很溫柔,眼神很純良,語氣很真摯,食指和中指輕輕摩挲龍宿耳後——龍宿的敏感帶。
        
        龍宿丟盔棄甲地逃走了。
        
        可惡啊——
        
        
        龍宿一下午都在猶豫,出去,不出去,出去,不出去……
        
        今天是龍宿的生日,以往龍宿都不太在意這種事,因為他都一個人,並沒有什麼朋友想要一起慶祝。可是,今年的生日龍宿有那麼一點點,一點點想和平時不太一樣地度過。
        
        或者,今晚和劍子出去吃飯吧?
        
        咳咳,這並不是因為和劍子有什麼特別關係喔,而是因為他恰好在這個時間借宿在自己家,而且煩人得很,不叫上他,自己還得單獨回去給他做飯。龍宿這樣想著。
        
        可是,特地邀他一起出來過生日這種事,實在是很難開口啊……龍宿不太想告訴他今天是自己生日這件事。可無緣無故找他出來就更奇怪了。
        
        於是公司裡的職員在下午就看見精明的龍宿先生一直在窗邊愁眉不展地走來走去。
        
        對了,下班之後去他的髮型屋好了,修一下頭髮,然後以時間晚了懶得做飯為由,順理成章就在外面吃了。
        
        真是好主意!太自然了!
        
        這樣想著,龍宿接下來的時間整個心情變得好起來,甚至有點期待晚上快點到。
        
        為了突顯偶然性,龍宿並沒有知會劍子,提前一點出了公司,走去那間髮型屋。意外的是,劍子並不在。
        
        “劍子不在麼?”龍宿問。
        
        “劍子,劍子是誰?”髮型屋的工作人員說。
        
        龍宿一愣,覺得有些不對。
        
        “就是上兩次那個……”龍宿把劍子描述了一下。
        
        “啊,我沒有印象啊,你呢?”被詢問的人一臉茫然,轉頭問旁邊的工作夥伴。
        
        “好像……是有這麼個人,不過不是我們店裡的啦。”另一個工作人員回憶。
        
        “不是你們店裡的人?怎麼會?他不是在這裡工作?”龍宿驚訝了。
        
        “一定不是的,我們怎麼會不認得自己的員工。”
        
        “那,他是哪裡來的?”龍宿忙問。
        
        “不知道誒……”兩個工作人員都面面相覷。
        
        “他在這裡服務,你們居然不知道?”
        
        “這,他似乎是跟老闆一起來過,所以他做什麼我們都不會過問的。”店員為難地說。
        
        龍宿陷入困惑之中,他不在這裡工作,那他為什麼要騙自己?對了,那自己和他的偶遇呢?也是假的麼?他是故意的麼?
        
        一連串疑問冒出來,龍宿直覺不安起來。
        
        如果他的工作是假的,初遇是假的,還有沒有別的是假的呢?
        
        龍宿突然想到什麼,迅速立刻,匆匆趕去一個地方——位於會所附近的劍子的家。
        
        一敲門,是陌生的面孔開門,詢問之下,龍宿終於問到了劍子。劍子曾在一個多月之前在這臨時租下這間房子,三天而已……
        
        三天,三天能做什麼?
        
        足夠做很多事情了。
        
        
        龍宿腦中很亂,心情亂七八糟地,回到了家。一開門,劍子居然已經在家了,看起來心情很不錯,不知有什麼好事發生。
        
        站在門口,龍宿看著劍子,一動不動。
        
        “怎麼了?還不進來?”劍子對龍宿笑著說。
        
        沉默片刻,龍宿低下頭,開始脫鞋,進入。
        
        出人意料的是,屋裡的餐桌上擺了晚飯,看樣子是從外面買來的,賣相不錯。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個點了蠟燭的小蛋糕。
        
        蛋糕的樣子差強人意,不像買的,倒像是家庭手工做的。
        
        “你……”龍宿看著劍子,眼神複雜。
        
        “喂,第一次做,一定要給點面子啊。”劍子顯得很高興,把龍宿推到桌邊,按住他坐下。
        
        龍宿低著頭叉了一塊蛋糕,雖然不算很好吃,但是也還湊合。抬起頭,瞥一眼廚房,亂七八糟的,恐怕這傢伙實驗了好幾次。
        
        偏過頭,劍子正注視著自己,滿含笑意。
        
        早就知道他和表現出來的樣子完全不符,自己為何沒有更多的懷疑?
        
        你,還有什麼是假的麼?
        
        龍宿放下叉子,轉過身,正視劍子。劍子見他一言不發,也開始覺得奇怪。
        
        龍宿伸出雙手,捧住劍子的臉,仔細地看著他的眼睛:
        
        “你到底是誰?”
        
        一絲意外的神情在劍子眼中轉瞬即逝,劍子並沒有太大反應,但是龍宿撲捉到了這絲毫的變化,心好像開始隱隱作痛了。
        
        “算了,不要說,今天不要說。”龍宿站起身,向前走了幾步,背對劍子,“今天很好,一切都很好,所有的事情明天再說。明天,我一定要一個完整的答案。”
        
        龍宿走進房,隨便沖了個澡,上了床。劍子一個人坐在飯桌旁,看不出表情。
        
        劍子進屋的時候,龍宿早已關燈躺下了。劍子躺上去,龍宿翻了個身,背對劍子。
        
        劍子一言不發,從背後抱住龍宿,龍宿沒有反應,劍子卻覺得龍宿的身體很冷,不由得緊緊箍住他。

        
        第二天,龍宿沒有和劍子說話就出門了。他不想一大早就面對這些事,遲一些再說吧。今天是重要的日子,龍宿不想被影響了心情。
        
        所謂重要的日子,是之前策劃的收購案要出結果了,而龍宿正是負責人。
        
        “什麼,怎麼可能?”龍宿不掩吃驚表情。
        
        電話裡急急說了些什麼,龍宿臉色陰雲密佈。
        
        掛下電話,龍宿感到不可置信。竟然被對手公司搶先了,而且對方出價只比自己高一點點!這說明,一定有人洩露了機密!
        
        怎麼會,知道最後出價的人很少,而且都是嚴格保密的。可是事已至此,有人洩露已經毫無疑問。
        
        龍宿想了想,迅速召集幹部會議,仔細盤查,沒有一個人承認自己有過失。龍宿一時也沒有頭緒,只能派人秘密調查幾個關鍵人員最近的經濟狀況。
        
        屋漏偏逢連夜雨,倒楣的事一件接著一件。龍宿心情很糟糕,一想到回去還要面對劍子,更是煩了。
        
        劍子?
        
        龍宿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什麼。
        
        那段時間,他把案子拿回家做,認為劍子不懂,並沒有刻意避著劍子。
        
        不,劍子和公司上的事沒有關係,怎麼能扯到一起去。龍宿搖搖頭。
        
        可是……劍子,現在連身份都是謎題,那他接近自己的目的呢?
        
        電光火石之間,龍宿產生了想法。或者,這會不會是他的目的?
        
        這樣想著,龍宿幾乎是立刻拿出了電話。在電話聲音持續時,龍宿的心劇烈地跳,甚至有立刻掛斷的衝動,因為他突然有些恐懼得到的答案。
        
        可是,最後仍是接通了,對面,是劍子說話。
        
        “龍宿,什麼事?”
        
        龍宿努力平復氣息,儘量心平氣和地說:
        
        “劍子,我只問你一件事。底價是不是你洩露出去的。”
        
        龍宿並沒有多做解釋,不需要,如果不是劍子做的,他自然聽不懂,如果是他,那麼,也不需要解釋了……
        
        電話那邊頓了頓,隨即很快說道:
        
        “是。”
        
        聲音很自然,就像龍宿問他桌子上的蛋糕是不是被他吃掉了一樣。
        
        “為什麼?”龍宿也有點佩服自己,竟還能這樣平靜地說得出話。
        
        “呃,只是幫忙朋友……”

        聽到這,龍宿覺得有點抑制不住自己的火氣了。
        
        “只是這樣?”龍宿極力克制自己,“你拿了多少錢?”
        
        “什麼錢?”
        
        “哈,你不是拿錢辦事的麼?”龍宿輕蔑地嘲諷道。
        
        “呃,當然不是,真的只是朋友有難。”劍子解釋道,“那家老闆是我好友啦,舉手之勞,幫個忙而已。”
        
        這、種、理、由!
        
        龍宿氣得不知說什麼好。
        
        劍子似乎也察覺到龍宿的怒氣了,頓了頓,語氣也變得小心。
        
        “唉,這件事回去再跟你解釋吧。你今晚什麼時候回來,我出去買飯菜,等你回來。”劍子也不是不會看眼色的,此時說話多了些討好的意味。
        
        龍宿的手緊握住電話,深深吸了口氣,一字一句地清晰吐出:
        
        “收拾你所有的東西,給我滾!”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6(狡童jun) 吃的真徹底......
  • 珍珠:+3(龙鳞黄泉) f&e:等神速更啊!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劍龍本系列本《玄音訣》《獨上高樓》《錯軍府》出書調查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7215
    顶端 Posted: 2010-10-26 13:05 | 38 楼
    yuyu
    生物不可逆不可拆=w=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76
    腹黑: 75 点
    珍珠: 1709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21(小时)
    注册时间:2008-11-12
    最后登录:2012-03-02

    鲜花 [0] 鸡蛋 [0]

     

    = = 剑子不会又是在追回龙宿的时候顺手做了对不起龙宿的事吧||||||
    老道啊老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爱人是要来疼、来统一战线的,不是用来亏的啊
    别说龙宿了,就是再有天大的理由,我也想轰你出去了= =+
    你就不能维护龙宿一回吗,啊?!
    整个被你气到= =
    坐等,看看您老人家怎么解释=皿=+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0-10-26 14:28 | 39 楼
    «123 4 567» Pages: ( 4/7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Time now is:10-23 08:16,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