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13 14 » Pages: ( 14/14 total )
本页主题: 12.28 佛剑日记(二十四)135F--三鲜成长记事薄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d98j
道法自然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56
腹黑: 93 点
珍珠: 507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35 点
在线时间:217(小时)
注册时间:2014-05-25
最后登录:2017-01-31

鲜花 [1] 鸡蛋 [0]

 

看完了大師寫的日記  小的今日終於明白一件事

大師您今天會有這麼的 酷 的性格  完全歸功於您的這兩位 生"死"之交 (就是常常差一點點就會死了= =" )

劍子和龍宿 動不動就出皮漏  也三番兩次上演  只要我喜歡 有甚麼不可以  (事實證明 這句話是錯誤的 教壞小孩子而已 +_+")

因為這兩位摯友 造就了您今日不論遇到任何事情 就是

分說 不分說 不由分說  懶的再說 先揍再說 XD  ( 往生咒響起 天上飛過一顆流星 )

但是大師真的是一個溫柔的好哥哥啊  對劍子和主人真是疼愛啊 好羨慕啊><

這裡的劍子對主人真是好的沒話說><

感謝版主 這麼可愛的一篇文

也期待下文喔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5(cloversus) 回复用心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6-03 19:41 | 130 楼
    龙鳞黄泉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级别: 大护法


    精华: 0
    发帖: 847
    腹黑: 517 点
    珍珠: 52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75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08
    最后登录:2016-11-28

    鲜花 [141]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26楼大萌生物于2013-12-23 01:16发表的  :
    额、、、老道就是腹黑啊
    这么小就老惦记着  龙宿歹林的豆腐。。佛剑大师果然淡定。



    龙宿那么美~不趁小时候下手长大就会危险了嘛~~~~

    大师是真·淡定弟~~~~~~



    Quote:
    引用第127楼石头鱼于2014-01-22 19:52发表的  :
    为什么道尊伯伯和儒尊伯伯会选剑子和龙宿当他们的继承人了。——大师你到底明白了点神马啊,我怎么一点都没有明白......


    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以及那种从小就认为自己很英明的流氓思想嘛【喂,才不是!

    Quote:
    引用第128楼骷髏玫瑰于2014-06-02 21:17发表的  :
    一路看過來,真是快被萌到內傷了...
    樓大拜託你千萬要記得回來填這文阿!(拖住不放


    我回来更了……一年以后……

    Quote:
    引用第129楼轩辕非雪于2014-06-02 23:08发表的  :
    楼主的文一直都很甜蜜,很喜欢楼大的文
    佛尊好可怜,被排挤也就算了,还要带两个小的
    泪都快要出来了


    佛门注定是被排挤的人生~~~~

    世世代代都注定好了……

    Quote:
    引用第130楼d98j于2014-06-03 19:41发表的  :
    看完了大師寫的日記  小的今日終於明白一件事

    大師您今天會有這麼的 酷 的性格  完全歸功於您的這兩位 生"死"之交 (就是常常差一點點就會死了= =" )

    劍子和龍宿 動不動就出皮漏  也三番兩次上演  只要我喜歡 有甚麼不可以  (事實證明 這句話是錯誤的 教壞小孩子而已 +_+")
    .......



    下文来了~~~~虽然有点晚~~~

    所谓三岁定八十啊~~~~每个人小时候都会有一定的特质的~~~~

    男子汉就要从小有担当,最大的流氓成长史,欢笑中说都了都是泪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12-08 17:17 | 131 楼
    龙鳞黄泉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级别: 大护法


    精华: 0
    发帖: 847
    腹黑: 517 点
    珍珠: 52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75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08
    最后登录:2016-11-28

    鲜花 [141] 鸡蛋 [0]

     

    佛剑六岁之 六月十二日 晴

    今天又是很热的一天。

    热得剑子和龙宿连后山都不想去了,用完早膳就四仰八叉地躺在厢房的地上,过一会儿滚一圈,从已经被睡热的地方滚到还算凉爽的地方,等我一堂早课上完,两个人原本雪白的凉衫都已经被滚得脏兮兮的了。

    龙宿哼哼唧唧地喊热,换了平时剑子早就一骨碌爬起来去给他扇扇子了,可是今天剑子却动都没有动,只是勉强偏着头呼呼地往龙宿脸上吹凉气,好让他舒服一点,自己还是四仰八叉地大字型贴着地,手脚还像划水一般划拉来划拉去,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更凉快些。

    我看着龙宿糯米团子一样的小脸都被蹭脏了,实在看不下去了,只好走过去把他们两个人拉起来,提议到:我带你们去后山的小溪边洗澡吧,那里的水可清凉了,洗完你们就不热了。

    龙宿撅着嘴说:吾不去,昨日佛剑汝也是这样说的,吾洗完是凉快了,可是从后山走回来比出门前流的汗还多,还不如不洗呢。

    剑子平时邋遢惯了,一听龙宿不想去就又躺在地上了:我也不去,要洗澡还不如在院子里洗呢,井水也很凉啊。

    我非常不赞同地摇摇头:师尊说井水带了地里的寒气,太凉了会生病,不能直接洗澡的,万一生病了你们就要喝药了。

    龙宿一听要喝药立刻眉头就皱起来了,扭头看了一眼赖在地上的剑子,似乎也觉得这样在地上躺着有点不华丽,为难地捏着手指:那,那怎么办啊?

    我想了想,还是把剑子拉了起来,推着他们两人出门了:这样吧,我让三师兄给你们烧点水,兑着井水洗洗,先把身上的尘土洗干净,这样就不怕生病了。

    剑子与龙宿在地上滚了那么久,似乎也凉爽够了,听到能不去后山就洗澡也挺高兴,一人拖了一个大木盆提前跑到水井旁边等着了,我其实也觉得很热,正在犹豫要不要也跟他们一起洗一个澡,就见四师兄一手抱着一个大西瓜过来了:佛剑,儒门送了些西瓜过来给师尊降暑,师尊让我也给你拿几个,一会儿要不要我给你们切开?

    这么热的天气能吃到西瓜当然是非常解暑的,可见儒尊伯伯虽然和道尊伯伯去避暑没有带着师尊,但仍然还是想着师尊的,我又一次坚信了伯伯们和师尊的友谊是真的很深厚,心里也高兴起来,就跟四师兄点点头:有劳师兄了,剑子和龙宿力气还小,麻烦师兄切小些,免得他们拿不动。

    我帮着四师兄搬了两趟西瓜,又把四师兄切好的瓜瓣端上了桌,剩下的小心用竹篮盛好,打算拿到井里吊着,走到井边,就看到正在洗澡的剑子和龙宿看到了我手中的西瓜,眼睛一下子变得亮亮的。

    剑子舔了舔嘴唇问:佛剑佛剑,哪儿来的西瓜?我能不能先吃一块?

    我指了指屋里:儒尊伯伯送过来的,屋里有切好的,这些我先吊进井里湃着,一会儿下午再吃,等你们洗好了咱们就回屋吃西瓜。

    龙宿一听是儒尊伯伯送来的,笑的眼睛都快眯起来了,手下的动作更快了,恨不能立刻洗完好回房吃西瓜,可是龙宿到底是小孩子,越心急越容易出错,手里用来搓洗的澡豆沾了水越发湿滑,总是不小心脱了手掉进水盆里又溅了一身脏水,龙宿撅着嘴跟澡豆较劲,洗得反而比之前还慢了。

    剑子着急吃西瓜,眼看自己洗得差不多了,当下就一步跨进了龙宿的澡盆,拾起又一次被龙宿捏脱了手的澡豆,帮着龙宿往身上搓,龙宿一看有剑子帮忙也不着急了,想来平时也都是女官姐姐帮他洗澡的,当下就指挥起剑子帮着自己洗澡来:剑子,帮吾搓搓背,那里吾够不着。剑子,吾小腿肚那边是不是还有块儿泥没有搓干净?哈哈哈哈,剑子不要揉吾肚子,好痒,哈哈哈……不要一直捏,好痒……

    虽然两个人洗澡洗得跟玩耍一样热闹,好在有剑子的帮忙龙宿很快也洗完澡了,不得不说,还是干干净净的龙宿比较粉嫩好看,这会儿身上还带着水汽,就好像刚摘下来的水蜜桃一样看起来软软嫩嫩的。两人顾不得还没擦干的头发,随手拢了拢就手拉手跑回屋子里去了,我担心两个人之前在地上玩了那么久,这会儿一头湿头发会着凉,只好又去拿了些干布巾打算帮他们擦干头发。

    等我回屋的时候,两个人正坐在桌边一人捧着一瓣西瓜啃得开心,虽然我已经拜托四师兄尽量切得小些了,但是我还是低估了剑子和龙宿的个头,一瓣一瓣的西瓜比两个人肩膀还宽,厚厚的切片几乎一个手掌都捧不住,埋头啃一口下去,西瓜籽都黏在了脸上,看着特别好玩,我忍不住笑出了声来,龙宿从西瓜里抬起头来看着我眨了眨眼睛,顺着我的眼光看到了剑子一脸的西瓜籽也忍不住笑了,剑子咧着嘴嘿嘿了几声,朝龙宿皱了皱鼻子:龙宿你可别笑我,你脸上也有,哈哈。

    龙宿想把脸上的瓜子弄掉,但是又不想放弃手里的西瓜,便朝我看过来:佛剑佛剑,快来帮吾把脸上的瓜子拿掉。

    剑子似乎有些不满:龙宿你怎么光找佛剑帮忙啊,我也可以帮你弄掉啊。

    龙宿看了看剑子手里的瓜:汝手里是西瓜呢,汝怎么帮吾弄掉。吾还是找佛剑。

    剑子朝我手里的布巾努了努嘴:佛剑还要帮我们擦头发呢,也没空啊。

    龙宿又低头啃了一口西瓜,脸上又多黏上了几颗瓜籽,鼓着腮帮子问:那怎么办?

    剑子眼珠子转了转,朝龙宿笑了笑,然后撅着嘴凑到龙宿脸上一吸,一颗瓜籽就进了剑子嘴里,剑子仰着头噗地一声把瓜籽往空中一吐,朝龙宿扬了扬下巴:你看,这不就拿掉了嘛?

    龙宿也有样学样,撅着红红的小嘴凑到剑子的脸蛋上,轻轻一吸,一颗瓜籽也吸到了嘴里,龙宿学着剑子的样子把瓜籽吐出来,笑得眼睛弯弯的:剑子汝真有办法,这样就不耽误吾们吃西瓜了。

    我看着他们解决了瓜籽的问题,也走到他们身后帮他们擦起了头发,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啃几口自己手里的西瓜,又帮对方吸掉脸上的瓜籽,等他们的头发擦干,两个人已经这样吃了好几瓣西瓜,抱着肚子撑得都快弯不动腰了。

    我看他们吃了饱了也坐下拿起西瓜啃起来,儒门的东西果然很好吃,连西瓜都格外甜,我一时没注意,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吃了十几瓣了,剑子和龙宿瞪圆了眼睛看着我,结结巴巴地问:佛剑,你,你不撑啊?

    我拍了拍肚皮,好像刚刚有了那么点饱的感觉,就跟剑子和龙宿说:我还行,应该还可以再吃几块。

    龙宿惊讶的得嘴巴都张得大大的:哇,佛剑汝好威!可以吃那么多西瓜,吾和剑子加起来都没有汝吃得多。

    我骄傲地挺了挺胸:你们还是小孩子嘛,等你们想我一样变成大人了,你们也会吃的很多的。

    剑子也朝着龙宿拍了拍小胸脯:就是,等明年我跟佛剑这么大的时候,我肯定吃的比他还多呢,到时候龙宿你还要这么帮我拿瓜籽啊。

    龙宿看向剑子的眼神里也多了一些崇拜:恩,吾明年还这么帮汝拿瓜籽。

    炎热的天气里,西瓜是最消暑的吃食,特别是日头更晒的午后,睡过午觉起来,我们三人又各自搬了小凳子,坐在井边的树荫下,吃光了篮子里那些被井水湃得清凉的西瓜,从肚子里凉到肚子外,好像整个夏天的暑气都让清凉的西瓜带走了。

    我发现,除了馒头我最喜欢吃的就是西瓜了!



    佛剑六岁之 六月十三日 雨

    今天下雨了,所以我的心情有点点糟糕。

    也许因为今天我的心情有点点糟糕,老天爷才下雨了。

    早上起床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床铺湿了,不但湿了,还湿了两大块,我就知道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发生了。

    剑子和龙宿两个人手拉手站在我的床边,痛心疾首地跟我说:佛剑汝(你)尿床了。

    这对我来说是特别特别不能接受的事实,从我记事起师尊就夸我特别懂事,不想别的小孩子那样会撒娇会尿床,小时候就算了,可现在我已经六岁多了,也开始换牙了,连馒头都跟师兄们吃的一样多了,明显已经是个大人了,怎么可能还会尿床呢?

    虽然我非常不想承认,可是床铺的确是湿了,跑来帮我换洗床褥被罩的五师兄同情地摸了摸我的头:佛剑,吃多了西瓜是很想上茅房的,昨儿别说你了,师兄的厢房门开开关关了一晚上,大家都起夜了好多次呢,悄悄跟你说啊,我后半夜上茅房的时候,还看见师尊了呢。

    我心里突然就没那么难过了,小声问道:师尊也起夜?那看来西瓜真的不能多吃啊?

    五师兄帮我抖开新被单:可不是,下次可别这么贪嘴了,听龙宿说拿过来的两个大西瓜你一个人就吃了一个多。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西瓜……太好吃了。

    五师兄捏了捏我的脸,笑道:就知道你爱吃,师兄们还给你留了好几个呢!不过这回得看着你吃,要不再尿床,两个弟弟都该笑话你了。

    我揉了揉被师兄捏红的脸,偷偷地看了一直手拉手站在一旁乖乖看我们换床褥的剑子和龙宿,无奈地叹了口气。

    其实……老天爷下雨,是因为知道我是冤枉的吧。

    今天早上,天还蒙蒙亮的时候我就迷迷糊糊的听到龙宿在嘤嘤嘤地哭,剑子在一旁小声安慰他,我刚想起来问龙宿怎么了,就听到龙宿边哭边说:嘤嘤,还好佛剑没醒,太丢人了,呜呜呜,在佛门做客怎么可以做尿床那么不礼貌的事情,等师尊回来知道了,他会不会不喜欢龙宿了,嘤嘤嘤……

    听了龙宿的话,我偷偷伸手往旁边摸了摸,果然湿了一块,我想了想,为了不让龙宿太难为情哭的更厉害,我决定暂时装睡。

    剑子似乎有些手足无措,只好小声安慰着龙宿说:龙宿龙宿,你别急啊,你看,又不是你一个人尿床,我也尿了啊,而且还尿的比你大呢!

    我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又偷偷摸了摸另一边,果然也湿了一块,希望明天是个好天气,好洗晒我的床褥。

    龙宿哭的更伤心了:可是汝和吾都是客人啊,做客还把主人的床尿湿了,太不应该了,你说下次佛剑会不会不让吾来佛门玩了?

    剑子一边哄龙宿一边出了个主意:要不这样吧,就说那是都我尿的,佛剑就不会生气也不会不让你来玩了。

    龙宿有点犹豫:可是汝和吾今晚是睡在佛剑两边的啊,汝怎么可能在汝那边尿完了又爬过来在吾这边尿啊,而且,要是佛剑相信了,剑子汝怎么办?万一佛剑一生气,剑子不是也不能来了么?吾看不到剑子也会伤心的。

    剑子似乎也被难住了:那……那就……那就……嗯……

    龙宿一看一向鬼主意很多的剑子也没了办法,哭声都有些止不住得大声起来,剑子一看赶紧说道:我有办法了!咱们就说是佛剑尿的吧!

    龙宿似乎是往我这边看了看,小声说道:可……可以么?但是汝和吾尿的不在一起啊,佛剑会相信么?

    剑子的声音听起来很自信:这还不简单,你看佛剑睡在咱们中间呢,人睡觉都会翻身的嘛,到时候就说佛剑翻到你那边尿了一次,然后又翻到我这边尿了一次就好了呗!

    龙宿沉默了一会儿算是答应了:那,那好吧,尿自己的床应该没事的哦?大不了佛尊伯伯要罚佛剑吾就去撒娇,只要吾撒娇,佛剑伯伯肯定就不会罚佛剑了。

    剑子也附和道:嗯,那我明天去帮佛剑多拿两个馒头,这样他才有力气洗晒被褥!

    问题解决了,龙宿终于不再哭了:嗯,还是剑子有办法,就说是佛剑尿的吧。

    剑子也拍了拍龙宿的头:天还早,咱俩先把裤子换了,然后往床位没弄湿的地方挤挤,睡觉起来再说吧。

    我默默地翻了个身,虽然刚才很想起身告诉他们,我已经是大人了,才不会尿床呢,但是看到龙宿哭的那么伤心,剑子也很紧张的样子,又有些不忍心了,看他们的样子已经知道自己错了,算了,如果说我尿了床会让他们不那么难受的话,那就是我尿的吧,谁让我是当哥哥的呢?

    当然,从现在开始,剑子和龙宿吃西瓜的时候我一定不会让他们再吃多了。

    醒来后龙宿果然跑到师尊面前撒娇帮我求情去了,我忙着和五师兄洗晾被褥的时候,剑子也早早帮我把馒头和粥都拿了回来,他们真的都做到了他们所说的。

    佛祖说出家人不打诳语,剑子和龙宿商量的时候我已经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那这样算不算打了诳语呢?

    可是师尊也教导我,剑子和龙宿是弟弟,我是哥哥,我不能让他们难过的。

    不知道佛祖有没有弟弟,要是佛祖有弟弟,一定也会理解我的吧。












    ==============================================

    填坑攒RP!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d98j) f&e:填坑周年慶祝XD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12-08 17:18 | 132 楼
    d98j
    道法自然
    级别: 新鲜恐龙蛋


    精华: 0
    发帖: 156
    腹黑: 93 点
    珍珠: 5079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35 点
    在线时间:217(小时)
    注册时间:2014-05-25
    最后登录:2017-01-31

    鲜花 [1] 鸡蛋 [0]

     

    大師是不是把兩個小團子給寵上天啦  居然連尿床這種事都扛下來  爾且還是 雙響泡

    怪不得大師現在的您 話永遠這麼少  因為您的心情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

    真是無語問蒼天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12-10 11:59 | 133 楼
    龙鳞黄泉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级别: 大护法


    精华: 0
    发帖: 847
    腹黑: 517 点
    珍珠: 52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75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08
    最后登录:2016-11-28

    鲜花 [141]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33楼d98j于2014-12-10 11:59发表的  :
    大師是不是把兩個小團子給寵上天啦  居然連尿床這種事都扛下來  爾且還是 雙響泡

    怪不得大師現在的您 話永遠這麼少  因為您的心情只能用一句話來形容

    真是無語問蒼天啊
    .......


    这是当哥哥的甜蜜的负担嘛~~~~

    我总感觉佛剑沉默寡言的背后总是一个人能在心里碎碎念出一屏的弹幕~~~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5-12-28 15:41 | 134 楼
    龙鳞黄泉
    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级别: 大护法


    精华: 0
    发帖: 847
    腹黑: 517 点
    珍珠: 527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75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08
    最后登录:2016-11-28

    鲜花 [141] 鸡蛋 [0]

     

    佛剑六岁之 六月廿四日 晴

    今日是一年一度的观莲节,剑子和龙宿起了个大早,天刚亮就洗漱完毕捧着脸一人一边坐在大门口等着了。

    其实也不怪他们那么兴奋,毕竟在佛门住了那么久,出门避暑避得音信全无的道尊伯伯和儒尊伯伯突然传信说要来接他们去玩,换了我也肯定也会像他们一样开心的。

    是的,用师尊的话说,两位好友终于记起红尘尚有牵挂了。

    用过早膳,道尊伯伯和儒尊伯伯果然来了,带着剑子和龙宿,当然也邀请了师尊和我一起下山乘坐儒门的画舫游湖。

    龙宿下山的路上一边拽着儒尊伯伯的衣角蹦蹦跳跳地走,一边冲我和剑子眨眼:吾就说像师尊那么华丽的人,怎么可能去山下的集市上挤来挤去呢,当然还是坐画舫比较舒服呐。

    剑子拉着龙宿的手,时不时提醒他注意脚下的路,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可是……坐画舫的话,我就没有机会带龙宿去吃我最喜欢的小吃了,佛剑,你也很想吃的对吧?

    我?我低头看了看刚用完早膳还有点鼓的肚子,朝剑子严肃地摇了摇头:剑子,你们去吃就好,师尊说,出家人不应该太在意口腹之欲,吃小吃的机会以后自然还有,儒尊伯伯不是说了么?今日湖上莲花盛放,错过了可就看不到了。

    道尊伯伯伸手过来拍了拍剑子的头,却转头冲着龙宿笑着问道:佛剑说得对,龙宿想吃什么好吃的?伯伯都给你买回来,你们观莲的时候正好可以吃。

    剑子听了道尊伯伯的话,心情立刻好了起来,也不管道尊伯伯方才不是向他问话,忙不迭的开口:那太好了,师尊师尊,我要粉果,鸡仔饼,果子酥,肉丝卷……

    道尊伸手弹了一下剑子的脑门:光想着自己,这些你不都吃过了么?怎么不问问龙宿想吃什么?

    剑子呲牙咧嘴地揉着脑门,有些委屈地回道:这些就是买给龙宿吃的啊,昨儿晚上我都给龙宿报过菜名了,臭豆腐龙宿嫌难闻,蚵仔煎龙宿嫌太黏糊,我俩选了好久才决定选这些的。

    龙宿伸手扯了扯道尊伯伯的衣角,低头捏着手指,脚尖有些不好意思地搓着土小声道:唔,道尊伯伯不好批评剑子的啊,这些……这些龙宿也想吃,剑子是给龙宿要的呐,可以烦请道尊伯伯帮吾们买来么?

    道尊伯伯立刻笑开了花,忍不住伸手捏了捏龙宿圆鼓鼓的脸蛋:原来是龙宿想吃啊,那这些够不够啊,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想吃的?我跟你师尊这次出门尝了不少小吃,要不伯伯挑些精致小巧的给你买点过来?

    剑子一听还有其它好吃的,也顾不上委屈了,丝毫不在意自己师尊的区别对待,眼珠子转了转,把龙宿拉到一边咬耳朵去了,两个人嘀嘀咕咕了好半天,又把我也喊了过去,龙宿扯着我的衣袖踮着脚尖凑到我耳朵边上说:佛剑佛剑,汝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啊?剑子刚才跟吾说了好多,汝也跟吾说说,吾一会儿就可以让道尊伯伯都买过来。

    我挠了挠头,看着剑子和龙宿一脸期待的样子,抿了抿嘴,小声回道:这样不好吧,道尊伯伯不是给龙宿买好吃的么?我不挑的,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剑子无所谓地摆摆手:佛剑你可别客气,我平时也是这样的,万一想要什么师尊不给,我就说我是买给龙宿的,师尊一准就同意了。

    龙宿似乎是有些害羞地搓着衣袖,眨着眼睛认真地回道:是的呐,佛剑佛剑,吾早就发现了,道尊伯伯好厉害,如果想要什么好玩的东西,或者偷偷出去玩,告诉道尊伯伯比告诉师尊要好。哪怕师尊不同意,道尊伯伯都有办法让师尊同意,有一次,道尊伯伯为了让吾和剑子有时间出去玩,拉着师尊参研道经,听女官姐姐说,师尊参研了整整两天都没出门呢,吾和剑子玩得可开心了。所以,汝不用担心的啊,有什么想吃的要吃的,吾去跟道尊伯伯说,吾们是好朋友,要有福同享的呐!

    我想了想,虽然有点欺负道尊伯伯的感觉,但是这也是剑子和龙宿的好意,于是点了点头说:那好吧,你们要吃什么,嗯,就都再多要一份就好。

    剑子目瞪口呆地看着我,龙宿眼睛一亮,捧着脸叫道:哇!佛剑汝好威!饭量又变大了,剑子剑子,汝看,吾就跟汝说吾没数错,早膳佛剑肯定吃了五张大面饼!

    剑子也忍不住伸手拍了拍我的肚子,摇摇头叹了一口气:佛剑你真的吃了五张大面饼啊,唉,我还以为是我眼花数错了,我说呢,今早吃完早饭我又看见佛尊伯伯在后厨房对着米缸哭,佛尊伯伯操持佛门真的好辛苦啊。

    我刚想反驳,突然听见师尊在旁边剧烈地咳嗽起来,一回头就见道尊伯伯和儒尊伯伯顶着一张奇怪的脸在给师尊顺气,我赶紧上前扶住师尊,师尊朝我摆了摆手示意他没事,然后很慈爱地摸着我的头说:佛剑多吃几张面饼是为了快些长个头长力气好替师尊分担佛门事务还有保护弟弟们对不对?没关系的,以后佛剑还是可以多吃。

    儒尊伯伯也拍了拍我的肩膀,华扇掩面笑着回道:这些日子佛剑带着剑子和龙宿一定十分辛劳,多吃些自是应当,今儿来的时候伯伯带了好些新鲜果蔬,就是让汝师尊犒劳汝的。

    我被师尊和儒尊伯伯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看了一眼在一旁很崇拜地看着我的剑子和龙宿,还是挺了挺胸脯说:嗯,我会继续努力的!

    龙宿见状也赶紧跑到道尊伯伯面前扯了扯他的衣袖,垫高了脚尖凑在蹲下来的道尊伯伯耳边叽叽咕咕说了好一通,末了还捧着道尊伯伯的脸亲了一口,亲得道尊伯伯心花怒放频频点头,刚到山下就一个人先去给我们买小吃去了。

    山下人的实在太多,儒尊伯伯和师尊为了不耽误行程直接抱起我们化光上了画舫,儒门的画舫好大好高好华丽,简直就像一座会移动的宅院一样,我和剑子还有龙宿在画舫上跑了半天才把画舫给逛完,站在船头,还能看清楚沿湖那些杂耍的摊子,剑子都忍不住拍着手叫好:早知道画舫上看的那么清楚,我就不用担心龙宿看不到杂耍了啊!

    龙宿也很兴奋的样子:难怪师尊不让吾跟剑子下船去集市呢,原来这里都可以看清楚啊!师尊好厉害!哇!剑子汝看,那边那边!那个哥哥会喷火诶!

    剑子也蹦跶着使劲往另一处指:会喷火的等会再看啊!龙宿龙宿,快看那边,有好几只母鸡都开花了!特别华丽!

    我顺着剑子的手指看过去,刚塞进嘴里的莲子糕差点都没喷出来,我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剑子啊,那个不是母鸡……那个……那个好像叫孔雀,又叫越鸟,师尊说是西佛国那边带到中原来的,然后它们漂亮的尾巴打开成扇形也不叫开花,那个是孔雀开屏。

    哦哦哦,原来母鸡是这么开花的啊,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剑子小鸡啄米一样猛点头,显然我刚才都白说了。

    龙宿也一样根本没听进去,蹬蹬蹬地几步就跑到儒尊伯伯身边央求道:师尊师尊,吾们儒门也养这种开花的母鸡好不好,上次汝嫌弃道尊伯伯家里养的鸡不华丽,不准吾带小鸡回来养,这回总可以了吧,开花的母鸡好好看呐,连羽毛都是彩色的,正适合养在儒门的花园里,还有啊,它这么大个会不会飞啊?吾可不可以骑着母鸡飞上天啊?

    儒尊伯伯笑得都快喘不过气来,直用扇子掩了脸,肩膀不住地抖,连一向淡定的师尊也捧着一杯茶笑得牙齿都露出来了,我在一旁看得好担心,师尊的袈裟可是新换上的,上次让剑子撒了茶水上去,三师兄吭哧吭哧洗了大半天才洗白净,这次要是又染了茶渍,还是普洱,三师兄会不会哭啊?

    唉,所以说小孩子就是这么让人不省心,龙宿也不看看他那一身华丽的小袍子,别说人了,丢件袍子到孔雀背上它都能站不起来了,还要上天呢,悉昙无量,若是儒尊伯伯真在儒门养了孔雀,我恐怕要辛苦一些,每天都去看着龙宿,免得他让孔雀门受苦。

    好在道尊伯伯提着几个大食盒回来了,这才打断了龙宿缠着儒尊伯伯养开花母鸡的兴头,食盒一打开,点心的香味一下子就在画舫上散开了,剑子吸溜着口水就要上手,龙宿也眼睛亮亮地盯着食盒里的小点心,开心到忘记了母鸡是怎么开花的了,观莲节上卖的点心和平日里不同,好些都做成了莲花莲叶还有莲藕的模样,看上去就十分好吃,别说剑子和龙宿了,连一向不为口腹之欲动摇的我都忍不住吃了好多,等画舫绕着湖转了两圈,我还有剑子和龙宿都已经被道尊伯伯带回来的点心撑得走不动路了。

    剑子四仰八叉地躺在船头上吹风,偶尔伸手戳戳身边龙宿的肚子:怎么样,龙宿,我都没骗你吧,这些点心是不是比你儒门的还要好吃?

    龙宿肉呼呼的小手抱着肚子慢慢地揉,开心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嗯,道尊伯伯和剑子最好了,总是带吾吃那么多好吃的,吾今天吃得好开心。佛剑佛剑,汝刚才吃了那么多,要不要也揉揉肚子啊,师尊说吃多了不揉肚子会积食的。

    积食?我低头看了看圆了一圈的小肚皮,好像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只好对龙宿摇摇头:好像……没有什么吃撑的感觉啊。

    龙宿看我的眼神立刻不一样了:佛剑汝好厉害啊,汝吃得比吾和剑子加起来还要多,汝都不会难受!

    我有点自豪:那当然不一样啊,我是哥哥啊,当哥哥的肯定要比弟弟吃得多,要不怎么保护你们啊!

    剑子有些不服气:龙宿,等我长大了,我肯定吃得比佛剑还多,师尊说等明年我的牙长出来了我也一顿能吃五个大馒头!

    剑子不说我都忘记了,他上次自己掰掉的牙齿还没长出来呢,最近都是带着儒尊伯伯做的小玉牙,难怪刚才吃坚果酥的时候不敢用门牙咬呢。

    等明年剑子和龙宿的饭量都会长吧?可我的饭量也会变得更大,到时候道尊伯伯肯定更辛苦了,刚才一个人拿那么多食盒都差点拿不下,等明年我们都更能吃的时候,恐怕连师尊都要跟着去扛食盒吧?至于儒尊伯伯……嗯,这种粗活还是交给道尊伯伯和师尊吧,等我和剑子长大了我们也会帮忙的,儒尊伯伯还有龙宿那么好看的人还是坐在画舫上赏莲吹风就好了。

    玩了一天也吃了一天,到了傍晚我终于开始觉得有些饱了,已经撑得迈不开腿的剑子和龙宿都让各自的师尊抱回家了,毕竟和师尊分开了那么久,哪怕身边有小伙伴陪伴也总归还是十分想念的吧,看他们两个抱着自家师尊脖子不肯撒手的模样,心里一定开心极了。

    虽然我婉拒了师尊抱我的好意,坚持自己走回了佛门,但是我也依然很开心,也许,比剑子和龙宿都还要开心,因为从今天开始,我不用担心他们两个人被蚊子咬了好多包忍不住痒要杀生,也不用担心他们吃多了西瓜尿湿了炕,更不用担心剑子在半夜抱着龙宿滚来滚去掉下床。

    太好了,当哥哥的我终于可以不用操心两个弟弟,一个人好好睡一觉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5-12-28 15:41 | 135 楼
    hayaxi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3
    腹黑: 86 点
    珍珠: 29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9-27
    最后登录:2016-01-25

    鲜花 [0] 鸡蛋 [0]

     

    哈哈哈哈哈!超喜欢这种类型的文啦!佛剑终于意识到,只有他们两只不在,他才能好好好睡一觉啦!蠢萌的不要不要!龙宿好萌呀。为什么我看完最后一段发现了莫名的jq。。。。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6-01-25 18:47 | 136 楼
    «111213 14 » Pages: ( 14/14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4-25 05:0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