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01.30 [撒&師] 師徒日常記事01~08,9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3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11-22

鲜花 [43] 鸡蛋 [0]

 01.30 [撒&師] 師徒日常記事01~08,9F

0
<壹> 酸。菜




  某日,師徒兩人一同外出。

  途中,來到一家麵店,正逢午時,遂停步入內用膳。

  「客倌,要來點什麼?只要你說的出口,無論是湯是乾,是粗是細,就算是貓耳朵、麵疙瘩、刀削麵,還是東瀛有名的拉麵、泡麵,本店都能包你滿意。」店小二一邊領人入座,一邊滔滔不絕地著介紹著。

  「兩份雞肉咖哩飯。」

  甫坐定,撒手慈悲想也不想,立即點了平日習慣的餐食。

  店小二聞言愣住,隨即堆回笑臉,道:「這位小哥,不好意思,容小的提醒您,本店是麵店,賣的是麵,沒有賣飯唷。」

  「喔,那就改成雞肉咖哩麵。」

  撒手慈悲點頭,從善如流地更改了餐點,可惜有人不領情。

  「呃……這位小哥……」

  見小二佇足不走,有意打擾他與師尹相處的時間,撒手慈悲眉峰微微壟起,手中勝殘短匕輕擊桌案,有些不耐。

  「我已經按你的規矩做了更改,還有什麼問題?你剛才不是說『只要你說的出口,本店都能包你滿意』嗎,現在又推託拿不出手,敢情是欺騙來客?」。

  「這個嘛……」

  小二滿頭大汗,彷彿吃了苦瓜一般,幸好他入行已久,什麼風浪沒遇過,即使遇上了地痞流氓,仍能維持職業精神,笑容可掬地解釋說明。

  「這位小哥,不好意思,您點的這道『雞肉咖哩麵』……這雞肉小店是有,但咖哩嘛……這是什麼食材?小的從來沒聽過啊……」

  「嘖,連這個都不知道,那是……」

  「撒兒。」一道儒雅嗓音忽地響起,打斷某人惡質的挑釁。

  抬眼瞄去,那人未多有表情,只是靜靜地望著自己,撒手慈悲咬咬牙,不情願地收斂。

  「算了算了,小二,來兩碗麵。」

  「啊?」突來轉變太大,小二一時未回過神,愣愣問道:「麵什麼?」

  「什麼麵什麼?麵是你賣的,難道還要我幫你介紹?」

  「呃……不好意思,突然反應不過來,客倌請別介意,哈哈。」店小二回過神,打個哈哈趕緊道:「客倌您要酸菜、榨菜、麻醬、餛飩,還是素麵?」

  「你故意的嗎?誰派你來的?」聽見相仿關鍵字,撒手慈悲忍不住拍桌站起,一把抓住小二衣領,狠狠威嚇著。

  小二不愧資歷深,見過世面,即使遇上凶神惡煞,心裡嚇得屁滾尿流,臉上卻仍是笑容滿面。

  「客……客倌,您不選一個,小的怎麼通知廚子下鍋……」哎唷今天是沖到什麼了?怎麼就召來了個瘋爺呢……

  小二汗流浹背,一邊賠笑安撫,一邊忍不住往方才好聽聲音傳來的方向瞟去,無聲求救著。

  「撒手慈悲。」

  不枉費小二眼睛眨得快抽筋,溫雅嗓音終於再度響起,雖然只是字變多、咬字重了些,卻有一股莫名威壓,教人難以抗拒。

  「……知道了。」不情不願地放開手,惡聲惡氣吩咐道:「酸菜肉絲麵兩碗,還不快去煮!」

  語畢坐回原位,偏過頭,兀自生起悶氣來。

  「抱歉,照他所說的即可,謝謝你。」紫衣文士向小二微微頷首,表示歉意。

  一句再平常不過的話,此刻聽在小二耳裡宛如天籟,如逢特赦,忙不迭點頭如搗蒜,連忙應好。

  「好的好的,酸菜肉絲麵兩碗,馬上來!」

  小二鞠躬哈腰,拎起抹布在臉上胡亂抹了一把,飛也似地奔進廚房,不知擦的是汗還是淚?

  「師尹……」

  嘴角方要揚起,耳邊飄來某人不情願的呼喚,無衣師尹回眸睨了一眼。

  「不喜歡?」

  「……」嘴開開闔闔,半晌訕訕道:「沒有,師尹喜歡就好。」

  「如此甚好。」斟茶慢慢品飲,微闔著眼歇息,不理會莫名鬧著脾氣之人。

  不滿就這麼被晾在一旁,瞪了對方好半晌,撒手慈悲挪了挪位置,靠得近些,拉拉那人衣袖,哀聲喚著。

  「師尹……」

  「說吧,吾在聽。」

  「師尹,你……你真的很喜歡『酸菜』喔?」

  「你都替吾選了不是?」仍是不鹹不淡地應著。

  「那才不是……」抓了抓帽子,有些懊悔。

  「是啊,吾動心了。」驀地天外飛來一筆,驚起平地一聲雷。

  「……咦?」真的假的?

  撒手慈悲方要發出悲鳴,試圖阻止進行勸說,卻又聽聞那人逕自續道。

  「若吾說……」無衣師尹擱下茶盞,湛藍眼眸凝視撒手慈悲,神情正色。「若吾的答案是『是啊,吾動心了』……你待如何?」

  「我……」聞言一愣,撒手慈悲直覺就是反對,但見那人眼底的一絲異色,既非試探,亦非期待,倒有幾分戲謔。

  眼珠子一轉,挑眉望去。

  「如果師尹你對酸菜動了心,我就……」

  「燙燙燙!小心燙,兩碗酸菜肉絲麵,兩位客倌請慢用。」

  小二突然出現,大嗓門宛若春雷,聲如洪鐘,不理會兩人之間暗潮洶湧,端著熱騰騰的湯麵就往桌上一放,隨後又大喇喇甩巾走人。

  再度目送店小二離開後,無衣師尹坐直身子,慢條斯理地抽出竹筷,夾起麵輕輕吹著,不忘喚人一塊吃。

  「麵來了,趁熱用吧。」

  「……」

  嚐了幾口,不聞回應聲,眼角瞄到對面那人臉色不善,想起方才之事,好心地問著。

  「是了,話還沒說完。方才提到,如果吾對酸菜動了心,你就如何?」

  「……不如何。」拿起竹筷撈酸菜,咬牙切齒地嚼著。

  可惡!好不容易有的機會……店小二你給我記住!

  「嗯……」無衣師尹聞言抬起頭,默默地看了一會,哂道:「相伴甚久,吾怎不知撒兒如此喜歡吃酸菜?吾這碗的也給你吧。」

  說罷,當真夾了一筷子的酸菜放入撒手慈悲碗中,換走浮在湯上的幾片肉。

  「師~~尹~~」無奈地瞪著對面眉眼彎彎的那人,一肚子氣卻不知向誰發,只好悶悶地嚷聲抗議,埋頭猛吃洩憤。

  無衣師尹抿唇笑了笑,道:「既然你提起了,等會兒用過餐,吾們就為酸菜走一趟吧。」

  「欸?」他都表現得如此明顯了,師尹居然還要去?

  撒手慈悲正要拒絕,卻聽那人含著笑意續道:「到市集走一趟,買幾顆酸菜回去,晚上好煲湯。再買些鴨肉、排骨……你喜歡哪種?」

  「啊?菜市場?」撒手慈悲不解,怔愣問道:「我們不是要去不渡銀河?」

  「是。」

  「那又為何不去了?」還改去菜市場……會不會差太多?

  「吾原先擔心你會阻撓吾去不渡銀河,看來是吾多慮了。」點點頭,佯裝驚喜道:「比起市集,沒想到撒兒更想拜訪不渡銀河,如此公而忘私,不枉費為師多年教訓,希望你往後繼續保持。」

  「什麼?我才不想……」誰要去找穿得跟酸菜沒兩樣的女人啊!明明是師尹自己……咦?

  撒手慈悲忽地一激靈,這才發現自己上了當。本是為了勸阻師尹別前往不渡銀河才跟來的,卻因為一碗麵幾顆酸菜而轉移話題,還被拐了一同前往……

  「好了,吾們走吧。」

  不理會尚在懊悔氣惱的徒兒,無衣師尹放下銀兩,噙著淡笑,起身漫步而去。後頭撒手慈悲瞪了幾眼,終是聳肩輕嘆,無可奈何。

  「師尹,等我!」

  大步跟上,拉住前方那人的手,緊緊跟隨。



  不管是菜市場的酸菜還是會織衣服的酸菜,

  如果師尹你對酸菜動了心,我就……



  把你搶回來。







  -THE END-





====================

某人比酸菜還酸啊...........
[ 此帖被狂嵐在2013-01-30 09:18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2-07-29 00:55 | [楼 主]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3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11-22

鲜花 [43] 鸡蛋 [0]

 

<貳> 雨。有感



  紫衣文儒坐於案前,執筆沙沙。

  窗外,雨打竹葉,滴滴落,激起陣陣水花,暈了一片墨跡。

  「嗯……」

  擱下筆,看向窗外未停雨勢。

  「呵。」

  突來興起,伸手探向窗外,掬了幾滴水珠。

  雨微涼,寒氣透膚沁心,於眉間聚攏成峰。

  昂首望天,天色沉甸一片,不見光,渾沌晦暗。

  「哼。」

  取來布巾拭淨沾濕掌心,重新執筆蘸墨。

  屈指成勾,撫於珠玉之上,遲疑半晌,終是撥下一子,落下幾字。

  隨之,擱筆起身,佇於簷下看雨落,不禁擰眉痛心。

  「唉。」

  這場雨,要下到何時?

















  這菜價……已是傷不起……

  晚上只能吃醬瓜配菜心了,唉……




  - THE END -
 


================

阿三:師尹別擔心,我還會煮咖哩,可以吃好幾餐!(重點錯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2-07-29 00:56 | 1 楼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3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11-22

鲜花 [43] 鸡蛋 [0]

 

【參】討。糖



  夜半,無衣師尹案前讀卷。

  紅燭搖曳,壁上獨影昏黃,襯得孤身單薄。

  忽來驟雨,風捲竹簾,熄了一室燈火。

  暗夜中,送來幾片帶露綠葉。

  「嗯?這是……」

  擱筆拈葉,湊鼻輕嗅,一股清涼沁膚入骨,鼻間倏忽一抽。

  「哈啾!」

  渾身一陣瑟縮,環臂揪緊衣衫,仍感寒意。正欲回身取衣,肩上忽地一沉,腰間一緊,溫熱氣息染滿全身。

  「師尹……」

  喚聲幽幽,似埋怨,似責怪。

  「呵……知道了。」未回首,抬手輕拍那人手臂,「再一會兒。」

  「師尹……」

  再喚一聲,壓肩重量更沉,環腰力勁更緊,惹來那人不適悶哼,而後一嗔。

  「你之耐性,有缺了。」

  「欸,師尹。」撒手慈悲聞言搖頭,咧嘴笑道:「我身上從來沒有耐性這東西,師尹第一天認識我嗎?」

  「吾倒不這麼認為,以前的你,耐性可是十足,連吾也自嘆弗如。」

  「真的嗎?原來我這麼優秀,哈哈哈。」被人誇讚,撒手慈悲不禁鼻尖翹得老高,得意洋洋。

  無衣師尹睨了一眼,抿唇哂笑,擱下手裡書卷,將身子往後靠了靠,尋個舒適位置倚著,順手接過茶盞潤喉。

  「想你幼時,一有不順心,便豎眉瞪眼,嘟嘴鼓腮,拉著吾之衣袖不放,若不理你,拖行個幾里亦是家常便飯,非要吾點頭應允了你,你才肯放手。這耐性,豈有不好之理?」

  「呃……那是……」前一刻還在笑的嘴角驟然僵住,微微抽搐著。

  他只是想買個糖葫蘆,可師尹不允,本該聽話當個乖孩子,回頭瞧見一旁的一羽小子捧著糖炒栗子吃得歡喜,一股不悅感莫名升起,固拗地非要師尹買給他。

  師尹不理,轉身牽了一羽就走,更是令他怒火中燒,一把緊揪著紫金衣袖,當街與之來場拔河賽。

  小孩子力氣小,自是不比大人,但當年不知哪來的倔脾氣,不服氣就是不服氣,於是就這麼拉著師尹衣袖被拖行了好幾條街,直到小販看不過去,半勸半求地才讓師尹允他買了糖,結束了拔河比賽。

  事後,師尹自是賞了板子,外加冷眼幾枚,好一陣子不與他說話,實在難過得緊。

  不過,這讓他明白了一件事……

  斂目回神,側首看去,那人不知何時已放下茶盞,重新點上小燈,拾起書卷,逕自沉浸於書海之中。

  被冷落的人不滿,吹開散落髮絲,張嘴在耳珠上輕囓,只覺懷裡那人一震,隨即一掌拍來。

  「呼!」

  幸好他早有準備,察覺之際立刻躲開,免當一回熊貓。

  掌風掃過燭台燈火,室內頓時又讓墨色浸染,僅餘燦亮雙眸,炯炯直逼而來。

  「撒手慈悲!你、唔——!」

  責罵怨懟驟然消失,化作一絲輕吟。

  成拳指尖鬆了又緊,揪在褐黃襟上,皺了銀白領巾。

  而後,跫音響起,伴隨細微布料窸窣,低語呢喃。


  當年小手捉衣袖,拖行幾里,得冰糖葫蘆一串。
  今日十指揪衣襟,抱行數尺,得蜜糖美人一個。

  常言道,聽話的孩子得人誇,
  某三卻說,吵鬧的孩子有糖吃。


  還很好吃。





  -THE END-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2-07-29 00:57 | 2 楼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3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11-22

鲜花 [43] 鸡蛋 [0]

 

肆、生日禮物(阿三登場日慶生賀文)


  清晨,天氣晴朗,萬里無雲,是個好天氣。

  撒手慈悲特地起個大早,打開窗子,對著天上的燦爛耀日展開笑顏,心情格外好。

  因為,今天是他的生辰。

  每年今日,師尹總會煮上一碗麵,送他禮物,為他祝福。

  三歲那年,他方來,夜裡寂寞,於是師尹送了他一顆夜明珠,從此跟在師尹案旁,替他掌燈。

  五歲那年,他好動,日裡愛鬧,於是師尹送了他一把掃帚,從此派在師尹庭前,幫他灑掃。

  十歲那年,他入林,奮發圖強,於是師尹送了他一把匕首,從此拜在師尹座下,為他守護。

  得冠那年,他歸來,意氣風發,於是師尹送了他一把彎刀,從此陪在師尹身邊,與他同行。

  出差那年,他遠行,依依不捨,於是師尹送了他元沙髓,從此即使不在跟前,也能時時看著、聽著、想念著。

  今日,師尹又會給他什麼?

  撒手慈悲十分期待。

  打開房門,快步走入廚房,桌上只有一鍋清粥,幾樣小菜,和平日吃的並無不同。

  「欸……一大早吃太豐盛對胃不好,清粥小菜比較適合,師尹真是設想周到。」撒手慈悲如是想。

  反正,現在只是早上,離生辰結束尚有好幾個時辰,還早。

  重新展開笑顏,拿起碗筷,開心地舀粥配菜吃早餐。

  用完早膳,將廚房收拾乾淨,往前院而去。

  照慣例,師尹起床用膳後,若是無事處理,便會在前院亭台處焚香看書,偶爾彈琴作畫。昨日睡前並無聽聞師尹吩咐,看來今日他倆將能一起渡過美好時光。

  來到竹林處,一如往常,師尹坐於亭台之上,一手捧冊,一手執筆,時寫時停,偶有呢喃自語,不知在思考些什麼。

  「師尹,早安。」覷著師尹沾墨之際,揚聲道早問安。

  「早。」

  無衣師尹未回頭,眼也未瞟,僅是淡淡應了一聲,然後繼續手上工作。撒手慈悲習以為常,也不打擾,就這麼坐在旁邊看著陪著。

  許久,似是到一段落,師尹擱下筆,手方伸前,一盞茶盅便到了掌中,抬眼望去,只見那人在一旁朝他笑著,笑得極為耀眼。

  耀眼得……還以為天上太陽落到了自己身旁,金燦燦的。

  「瞧你這神情,今日心情似是不錯?」舉杯啜飲茶水,隨口問道。

  「今天是大日子,心情當然是好的了。」體貼地再斟上一杯,遞盤糕點過去。

  「哦?」挑三揀四,最後選了塊紫藕糕。「吾怎不記得今日是什麼特別的日子?」

  瞧見那人眼裡的促狹,撒手慈悲也不氣惱,故意訕道:「師尹年歲大,公務繁忙,自然不記得您眾多徒兒的生辰八字,或許再過幾年,連長什麼樣也不記得了。」

  「這倒是,年歲一大,經手的人事一多,看得快,忘得也快。瞧,吾不過喝了杯茶,就連三天前你打翻吾放在架上曬的藥草的事都忘了呢。」

  「是……是喔,多謝師尹大人不記小人過……」最好是忘了……分明就是記恨,還記得很清楚。

  「不客氣。」滿意地點頭,吩咐道:「既然是因你想起的,這藥草就由你去採,記得洗淨了再曬。」

  「知道了。」翻翻白眼,暗惱自己又搬石頭砸自己腳,砸了這麼多年還學不乖,唉。

  —-不過這還是無法打壞他今天的好心情。

  無衣師尹拍去指尖糕餅粉末,再取新茶要喝,瞧那人一股勁地樂呵呵,兩眼放光閃爍,直瞧著自己不放,這會兒再怎麼想裝傻也說不過去,只好開口。

  「好了,收起你的視線,有話就說。」

  「不是師尹有話要說嗎?」移身湊近,眼巴巴地瞅著。

  「有麼?」舉杯掀蓋,讓衣袖掩去過多盼望。

  「師~尹~」

  橫眼睨去,但覺自家徒兒雙眼放光,耳朵豎得尖挺,口裡「師尹、師尹」地喊著,一臉的期待,只差沒翹起尾巴來搖晃。

  ……原來這麼多年,他養的是一條大黃狗麼?

  思及此,無衣師尹忍不住嘴角高揚,引來大黃狗……撒手慈悲的關切。

  「師尹?」難得見師尹如此開懷,發生了什麼事?

  「沒什麼。」搖搖頭,伸手拍了拍那人的頭,笑道:「撒兒,生辰快樂。」

  「……就這樣?」聞言有些呆愣,無法置信。

  「嗯,就這樣。」收回手,揮揮衣袖。「去吧,再過三刻就要午時,日頭正燄,小心晒暈了。不如趁現在先將藥草採一採,泡水瀝乾,午后曬了傍晚正好收起。」

  叮嚀交代完畢,之後便不理會一旁之人,繼續埋首書卷筆墨之中。

  「……」不滿地瞪了一會,瞧那人沒有理睬他之意,只好默默離開,拿起竹簍往後山前行。

  反正只快過中午,離今天結束還早……沒錯就是這樣!

  雖是採藥日當午,汗滴刀下土,好在自小就常跟著師尹行萬里路,爬岩壁跳冰海,比起那些,單單在炎日下割草採藥,不算辛苦。

  揹著滿滿一籮筐的藥草回到濯風山隅,又將其分門別類,打水細細洗淨,再瀝乾放到架上,讓它們做日光浴,完成之後,回到亭台處覆命。

  「師尹,我回……」咦?人呢?

  亭台處不見熟悉人影,繞了竹林庭園一圈同樣無人,疑惑地慢步回到房舍,行經廚房之際,鼻尖忽地一動,一股香味撲鼻而來。

  「師……?」

  原以為師尹人在其中,開了門卻是撲了個空,僅有桌上備著一份餐食。

  「大概先吃了飯,去午睡了吧?」

  算算時間,回想著那人的習慣,理解似地點了點頭。

  洗淨手坐下,看著一碗細水涼麵與幾疊小菜,旁邊還泡了一壺茶與切了一片西瓜,雖是食材簡單卻也豐盛,更有清涼消暑之用,最適合烈日工作後食用。

  三兩口吃完午餐,收拾打理好廚房,準備轉往師尹臥房幫忙打扇,希望至少可以在師尹起床之前看看睡顏,當作上午被戲耍的補償。

  「嗯……不對!」

  方走了兩步,撒手慈悲立即停住不前。

  想想,師尹於他之前起床,先用過餐,又在他吃中飯時午睡,什麼都比他快了一步,是故現在肯定已不在房內歇息,而是回到亭台繼續捧冊揮筆,吟哦思索。

  思及此,撒手慈悲轉過身,改往竹林亭台而行。

  果不其然,那人已在亭中安坐,背對著自己,案上攤著一本書未看,肩膀微微動著,手裡不知在做什麼,上前兩步,便瞧那人身形一滯,似是聽見了他的到來,頃刻衣袖一振,恢復往日模樣,拿起筆假意在書上點著眉批。

  「嗯……」

  撒手慈悲眉頭皺了又鬆,而後搖搖頭。

  既然那人有心瞞他,就算是撬開他的嘴也挖不出什麼來,不如裝作無事,靜觀其變。

  「師尹,茶。」慢慢走近,為他添上茶水,而後依舊靜默地待在一旁。

  本以為那人還是不理會,準備再發呆一下午,不料那人回過了頭,神情似笑非笑。

  「你比吾預計得早了。」

  「師尹有心相讓,我再是看不出,豈不丟了師尹的臉面?」咧嘴一笑,半分討好半分得意。

  無衣師尹睨了一會,低低嗯了一聲,又將視線調回書卷上。

  「說吧,今年想要什麼?」

  「我不想要什麼。」

  此話一出,引來那人一笑。

  「呵,不想要?」無衣師尹拄肘側首,打趣道:「若是不想要什麼,你會從一早就笑得如此燦爛,教吾錯覺春天再來過?」

  「師尹多心了,從前不是教我們做人要樂觀,要正面積極嗎?我只是實踐師尹教誨,時刻掛心罷了。」

  「是麼?」

  瞧對方說得振振有詞,有模有樣,若是不相熟的人聽了,還真就信了。可現在聽著這話的人是他‧無衣師尹,依他倆多年相知,這句話,分明就是「知道就好,別再玩了,再玩就翻臉」的抗議詞。

  「師尹,我真的不~~~想要什麼。」再次強調著。

  「嗯,吾聽見了。」擺手點頭,淡然道:「既然你什麼都不要,那就不要吧。」

  「師尹!?」

  「你不是什麼都不要,這會兒又在失落什麼?」

  「我……」怔愣呆立,張著嘴,不知該說什麼。「我只是……」

  「只是?」

  看著自家徒兒臉部扭曲,神色陰晴不定,宛如打翻調色盤一般繽紛,比川劇變臉還精彩,不由得偷偷在心裡暗笑,打算在他失望之餘再拿出備好的禮物,給他一個驚喜。

  陰暗了整日,驟然天晴可將歡喜情緒提升到最高點,想必能讓他留下深刻的回憶。

  ——無衣師尹是這麼打算著,可,這回卻……

  「我只是……怕我要的,你給不起。」

  「……什麼?」一句吁嘆,無衣師尹乍然回神。

  身為慈光首輔,居然有他給不出的東西?

  除非是……

  「師尹,你想知道,我要什麼嗎?」

  望著臉上陰晴不定的人,眸裡滿是渴望與失落的複雜矛盾,無衣師尹不禁心一凜,眨眼間,眼眉中暗藏的促狹盡數散去,神色平靜如昔,抿唇沉默不語,低頭將視線放回書上。

  撒手慈悲見狀,僅是黑眉微挑,扯了扯嘴角,手扶欄杆,緩緩低俯身子,湊到那人耳畔,低聲細語。

  「師尹,我想……抱你。」

  語畢,拉回身子之際,不意外地瞧見翻書的指尖,一瞬間,因他的話停頓遲滯,頃刻,又恢復如昔,流暢利落地翻過頁,快得,彷彿從未發生過。

  再瞧眉眼,未有驚荒,亦無怒意,面如池水,一絲漣漪未起,波瀾不興。平靜得,讓撒手慈悲以為自己方才在作夢,說的是夢話,這人方才無所反應。

  可,那停頓的指尖,又是如此清晰,究竟是……

  「師……」

  甫要喚聲,卻見那人突然站起,隔著欄杆,俯身抱住自己。

  「師、師師……」這是怎麼回事?

  「生日快樂。」

  「……咦?」

  突來溫暖,讓撒手慈悲一時忘了今夕何夕,怔愣原地,傻呼呼地聽著耳邊傳來輕飄飄幾句,從左邊穿入又從右邊離開,順便將他的魂帶走。

  「撒兒、撒兒……」

  頰邊耳鬢又傳來絲絲熱氣,蒸得讓教神志不清,只覺一陣暈呼呼,樂陶陶。

  「……啊?」在說什麼?

  「吾說……」

  無衣師尹突然掙開不知何時纏上的環腰雙臂,拉住撒手慈悲耳朵,大聲嚷嚷。

  「要下雨了,快去將藥草收進來!」

  「@$*&#*……!!」師尹你好樣的!這招真狠!

  看著摀著耳朵,表情再度扭曲,痛苦地齜牙咧嘴,只差沒原地打滾的徒兒,無衣師尹嘴角悄然揚起,在撒手慈悲抬起頭前隱去,隨後拾了書本紙墨,匆匆下了亭台,往書房走去。

  「師……師尹?」

  吃力地伸手要捉,軟綢卻宛如有生命一般,隨著袖風飄揚離去,只在指上留下冰涼,讓人心寒。



※ ※ ※



  呆愣的下場,就是他必須再花兩倍的時候去整理那些藥草。

  由於驚嚇過度,撒手慈悲立於亭台邊許久,直到斗大雨滴打在身上傳來痛覺,方才清醒過來,趕緊奔去後院收下曬日藥草,可惜這雨來的又急又大,在他發呆之時,早已將他好不容易曬乾的藥草浸濕。

  若是一般藥草便罷,可這味不同,師尹千叮囑,萬交代,這草容易受潮,只要一受潮就會發霉,長了霉的藥草便無法用,要重新再採,也因此師尹先前心心念念著要他賠一簍來。

  如今,辛苦忙碌半天的成果又被無情雨毀去,如同他的告白……

  難得他尋到了機會告白,卻換來如此結局……教他怎麼甘心!

  懊惱、不甘、不悅,但心頭這怨懟怒火又不知該向誰發,不發洩又會內傷,只得化作一聲長嘯,反手拔出彎刀,在雨中舞起刀來。

  但,發洩過後,該做的仍是要做。

  把濕透藥草搬到廚房,本要升火將其烘乾,卻怕火侯控制不良,一不小心烘過頭,從濕草直接變成灰,只得慢慢用內勁蒸乾它們,再用乾布包好,明早繼續拿去曬。

  藥草整理完畢,再到亭台收拾殘茶杯盞,巡視四周,最後才輪到打點他自己。

  「……唉。」

  今天究竟是什麼天,怎麼什麼好事都和他擦身而過……

  沒有長壽麵,沒有壽桃,沒有禮物,只有師尹簡單的一句「生辰快樂」。

  「師尹……」

  想到師尹,氣就不打一處來。

  什麼「抱」啊!他又不是孩子,那種回應根本就是在哄人!

  聰明如師尹,怎會聽不懂那話下之意!肯定是……

  「咦……該不會……?」

  似是想到什麼,撒手慈悲驀地喜上眉梢,卻又突然皺起眉。

  「不可能……哪有這麼簡單……不會的……可是……」

  一會抱頭,一會甩髮,又時不時在池子裡走來走去,自言自語,彷彿瘋子一樣。

  「啊啊啊啊啊啊——煩死了!」

  管他的,一年只有這一次機會,先試了再說!

  打定好主意,撒手慈悲深吸口氣,埋頭潛入池底,直到吐完最後一口氣才衝破水面浮上來,取巾擦臉。

  隨意套上衣物,大步邁向目的地。

  師尹,我來了!



※ ※ ※



  「師尹,我來了!」

  撒手慈悲一腳踹開師尹臥房房門,弄出震天聲響,氣勢磅礡地大步邁入,迎接他的卻是——

  「師……人咧?!」

  房裡一片漆黑,連盞燈都沒有,更別說師尹的人了。

  「嗯……」這種時候,人不在臥房,就是在書房。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這裡找不到人,撒手慈悲立即轉身離開,前往下一處。

  來到書房,同樣的破門而入,同樣的黑漆一片不見人,翻找未果,再往下一處。

  於是,臥房、書房、廚房、浴池、柴房、藥房、庫房……只要想得到、走得到的地方,無處不被翻找過,甚至找上好幾遍,只差沒把地板掀開來。

  「唉……師尹……」

  天這麼黑,雨這麼大,師尹為什麼不在家……到底上哪去了?!

  找了幾個時辰,眼見今年生辰將過,最希望一起過節的人卻不在,撒手慈悲身心俱疲,一步拖著一步,打算乾脆早點睡,作夢比較幸福。

  「唉……」

  打開門,自己臥房一樣也是烏漆抹黑,一如他的心情,陰鬱幽暗。

  「上哪去了?這麼晚才回來。」

  一道再熟悉不過的聲音驟然響起,撒手慈悲頓時一愣,張口無言。

  久等未有回應,榻上那人眉頭輕擰,親自下榻觀看。

  「怎麼了?」撫上臉頰,觸得一手冰涼,再摸衣襟外袍,不禁訝道:「你去淋雨麼?還是地濕腳滑?怎麼弄得一身濕,快換下……嗯?」

  正要幫忙更衣,冷不妨被人抱個滿懷,摟腰雙臂束得極緊,彷彿要揉入骨血一般。

  「撒兒?」

  「哈哈哈哈哈……原來……」

  屋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自己臥房裡!

  他把整間房子找到快翻掉,什麼地方都尋過,就是沒想過自己的臥房——最危險的地方果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看著屋外天色,時間已是不多,趕忙鬆開束緊雙臂,微微退開兩步,低首凝視。

  「師尹,我有話和你說。」

  抬首回望,抿唇輕笑。「嗯,吾在聽。」

  「每年今日,師尹你都會問我『今年想要什麼禮物』,雖然我一直說『都好』、『師尹送的東西我都喜歡』,但我都在心裡偷偷地回答……」

  俯下身,湊在耳邊,彷彿怕對方聽不清,慢慢地,一字一字地,清楚說著。

  「我想要的,一直只有你。」

  「喔。」

  「所以,今年的生日禮物,師尹……願給嗎?」

  漆黑眸子如星燦亮,在黑夜裡閃閃爍爍,映在星裡的蔚藍深海,此時彎成一泓秋水,波光粼粼。

  「呵。」

  答案,落在唇間,隱在喉中,烙在心裡。



  撒兒,生辰快樂。





  -THE END-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2-07-29 00:58 | 3 楼
宅貓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61
腹黑: 185 点
珍珠: 1769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99(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06
最后登录:2015-02-10

鲜花 [1] 鸡蛋 [0]

 

我很喜歡撒師~
撒兒是忠犬~對師尹最好的了
殢師也萌,可是比較虐
還是撒師比較治愈
欺負撒兒的師尹又壞又可愛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2-08-21 22:14 | 4 楼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3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11-22

鲜花 [43] 鸡蛋 [0]

 

TO 宅貓

對對對~就是那樣的感覺~忠犬攻x腹黑受www
我和你感覺一樣,殢師雖然不錯但是較虐
總覺得兩人在一起的時候不甚快樂
但是和阿三在一起的時候,師尹總是很自然的與他對話打鬧
看阿三被逗得氣呼呼但又會適時給點甜
感覺就是一整個可愛wwwww

謝謝您的觀文^^/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1-25 12:27 | 5 楼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3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11-22

鲜花 [43] 鸡蛋 [0]

 

伍、201314(您沒看錯~這是篇名沒錯^_<)


  今回考試,為了測試徒兒們的語文能力,無衣師尹要眾人用五種語言寫出一個句子,內容不拘,只要文法與字彙正確即可。

  撒手慈悲想也不想,大筆一揮,須臾便起身交卷。

  無衣師尹接過,一看,不禁莞爾笑起。只見紙上寫著:



  (中)師尹,我愛你。

  (台)蘇穩,哇愛哩。

  (日)師尹,阿姨洗鐵路。

  (英)師尹,矮老虎油。

  (印度阿拉伯)41,520。



  閱畢,於卷末寫上20 201314,將試卷發還予撒手慈悲。

  「愛你……愛你一生一世?!」

  手捧卷紙,撒手慈悲瞪大了眼,來回看了幾次,確定自己沒看錯,再抬首對上無衣師尹,但見對方微笑瞅視,未有斥責之意,撒手慈悲頓時大喜,心花朵朵開。

  「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平日裡他天天唸著說著喊著嚷著,師尹總是不理不睬,反應冷淡,今日卻是給了回應,果然在特別的日子裡用特別的方法告白還是有效果的!

  「撒……」

  「不,師尹,你什麼都別說,我明白你的心意了。這張考卷是你我愛的證明,我要回去把它裱起來掛在牆上當傳家寶,喔呵呵呵呵呵~~」

  不等無衣師尹開口,撒手慈悲便歡天喜地奔了出去,一眨眼人就不見,無衣師尹愣了一會,訕訕收回舉在半空的手,嘆口氣,在冊上畫了一個0。

  「唉。」



  搶這麼快做什麼,這考卷還沒登記分數呢……

  不過不登記也罷,反正也不及格,都是要重考的,算了。





  ─THE END─



=====

2013/1/4紀念難得的1314日而寫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1-25 12:33 | 6 楼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3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11-22

鲜花 [43] 鸡蛋 [0]

 

陸、馴徒


  說起撒手慈悲這孩子,初時個性乖張,三不五時找師長同儕麻煩,外頭學堂視為燙手山芋,無人可管,相互扔來丟去,繞了幾圈,最後輾轉送來流光晚榭。

  撒手慈悲不愛讀書習字,要他乖乖安靜坐在位置上,難如登天,彷彿椅墊上生了千萬枝針似地會螫人。如此靜不下心,連帶學習進度亦是大大落後,無衣師尹看在眼裡,倒也沒說什麼,只是天天留他下來課後補習。

  某日,撒手慈悲又被留下罰寫課業,無衣師尹卻臨時有事外出,無法陪同監督,遂留了一道題要其自行寫作,待他回來驗收。

  撒手慈悲雖是不願,倒也聽話寫好交差。無衣師尹返回見了,心中甚感欣慰。

  晚間,焚一勺香,泡一壺茶,準備好好批閱午後作業。

  這一看,竟是一夜無眠。

  只見簿上龍飛鳳舞寫道:


  題目:民以食為天

  俗話說:「民以食為天。」可見吃對人來說很重要,我也喜歡吃,而且吃東西的時候總是又快又急,沒辦法,熟能生巧嘛!(挺)

  我喜歡吃的食物很多,其中一道是生魚片,但是生魚片最讓我困擾的地方就是魚刺很多,此外,它總是沒煮熟,咬起來有點軟軟爛爛,希望以後能吃到煮熟的生魚片。

  師尹說,光吃肉營養會不均衡,所以我也會吃青菜。青菜中我最喜歡吃的是白菜,為什麼喜歡吃白菜呢?嗯……因為它是青菜的一種!

  另外,師尹總說我說謊話像吃白菜一樣,可見這白菜一定很好吃。

  我也喜歡吃滷肉飯跟貢丸湯,它們對我來說不只是一種美食,而是兩種美食。

  師尹又說,有米當思無米之苦,吃東西時要心存感激,要我們向農人與廚師懷著感恩的心,但是要謝的人太多了,我沒時間,那就改天吧。

  不過,師尹是我最重要的人,所以我要向師尹說聲謝謝你,謝謝師尹每天煮飯給我吃,雖然吃得好膩。

  如果師尹不要天天煮咖哩,煮點別的,我會更高興。



  「……」

  閱畢,無衣師尹擱下筆,閤上作業簿,站起身,緩緩走出書房,迎風深吸口氣。

  「……煮點別的是吧……哼。」



  隔日起,撒手慈悲三餐菜色不是白菜貢丸魚片湯與滷肉飯,就是滷肉飯與白菜貢丸魚片湯,持續了整整三個月之久。

  此後,撒手慈悲一改挑食毛病,煮什麼吃什麼。課業上也不含糊亂撇,更是寫得一手好文章,成績突飛猛進,更是愛護師長,有事弟子服其勞,自動準備三餐茶水,事事搶先辦到好,師徒感情日益增溫。

  眾人得知訝然,紛紛打聽訓徒方式,但見無衣師尹淡淡一笑,答曰:「投以木桃,報之瓊瑤,如此而已。」

  至此,慈光又添一佳事,可喜可賀。(真的嗎?)



  -完-





  ※ 作文內容改自網路文 ※
[ 此帖被狂嵐在2013-01-25 12:42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1-25 12:36 | 7 楼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3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11-22

鲜花 [43] 鸡蛋 [0]

 

柒、杏花雨


  某日,師徒兩人上市集,遇見迎親花轎阻了長街,人潮隨之湧入,擠得兩人寸步難移,無衣師尹索性將撒手慈悲抱起,退至民房簷下,一同湊個熱鬧。

  衣袍似火,珠翠燦爛,看得撒手慈悲眼花花視茫茫,耳邊響著人們吱吱喳喳說著各種賀詞,迷糊中似聽到了什麼,卻又不明所以。

  「師尹,什麼是『白頭偕老』?」

  「就像他們一般,夫妻恩愛到老,永不相棄。」

  為師者總是不忘機會教育,既然徒兒問起,正好教上一課。

  小徒兒搖頭晃腦應了一聲,似懂非懂,半晌點了點頭。

  「那我也要和師尹白頭偕老。」雖是不懂「永遠」的沉重,但能與喜歡之人在一起,肯定是不錯的。

  「呵,不行啊。」想也不想,直覺就是拒絕。

  「為什麼?」不死心地追問著,抱著一絲希冀。

  「這嘛……」

  本該告知男婚女嫁,陰陽調和方為大道之類云云,可低頭看徒兒一臉天真稚嫩,懵懂未知,暗怪自己何必與小小孩兒說這些,但一時之間也尋不出什麼好說詞,竟教無衣師尹支吾語塞,不知該如何回答。

  「師尹?」久未得到答案,再次喚聲催促著。

  敷衍應了聲,瞥見襟前垂落青絲,倏忽靈機一動。

  「因為撒兒是黑髮,吾亦是黑髮,吾們都不是白髮,所以不能白頭偕老。」

  小小徒兒聞言一愣,拉起師者髮絲瞧看,再勾來自己的,看來看去,瞧來瞧去,任憑他望眼欲穿,兩人髮色仍是如墨漆黑,未見一絲雪白,只得失落放棄。



  幾日後——



  「師尹師尹!」

  聞聲抬首望去,只見橘黃小點由遠而近,停在一步之前,扯著自己衣袖搖晃著。

  「怎麼了,跑這麼急,小心跌跤。」為他梳攏玩亂的髮,擔心叮囑著。

  「師尹,你把眼閉上,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小小徒兒不在意儀容,顧著催促師者起身陪同,小臉上喜不自勝,掩不住歡喜情緒,彷彿挖到什麼秘寶似的。

  「上哪去?」

  「別問,去了就是。」

  無衣師尹依言閉上眼,大手牽小手,任撒手慈悲領著他東拐西拐,左繞右繞,約莫走了半刻後方才停步。

  眼不能識,其他感官遂特別敏銳,只覺一股芳香繚繞鼻間,久久未去。昂首迎風,頰畔微感柔軟滑嫩,沉吟略思,頃刻明白身在何處。

  睜開眼,仰望漫天杏花為風飄零,舉手空掬,任由落花淋了滿身,覆了華髮。

  「師尹,坐。」拉拉手,要他坐下。

  「好。」

  兩人坐於石上,緊緊依偎,看花雨紛飛,賞夕照餘暉。

  「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你領吾來這裡,就是為了看杏花?」

  「是。」

  「吾瞧見了,花很美,謝謝。」

  一如往常地舉起手,正要拍拍徒兒以表欣慰,順道為他撢去身上花瓣,不料卻被撒手慈悲一掌拍開,教無衣師尹好生訝異。

  「嗯?」向來只有他掙開那握著死緊的手,今日卻被一把揮開,不許靠近,真是奇了。

  「等等,師尹你別動。」

  「怎麼,今日轉性,想學姑娘簪花兒麼?」收回手,促狹打趣道。

  「才不是呢!」豎眉橫了那人一眼,要他認真些。

  「要不,你弄得滿身滿頭,又不讓吾替你取下,這是為何?」

  「那是因為……」想起此行目的,撒手慈悲嘴角不住上揚,得意地指著彼此頂上。「師尹你瞧,現在你的頭髮白了,我的也白了,這樣是不是就算白頭偕老?」

  無衣師尹聞言莞爾,瞅著那自然加人工的滿頭白雪,久久才笑罵出聲。

  「呵,鬼靈精。」

  「是不是、是不是嘛!」

  「天晚了,回家。」

  「師~~~尹~~~~~」



  那一日,他糾纏不休,師尹始終未言半字。

  多年後,撒手慈悲才明白。

  久未拂去的杏花瓣,早已回答。




  -杏花雨。完-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1-25 12:43 | 8 楼
狂嵐
登上九重高塔 併肩看 慈光永晝
剑龙夫妻推进奖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1
发帖: 1386
腹黑: 541 点
珍珠: 3298 颗
贡献: 263 点
华丽: 60 点
在线时间:89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9
最后登录:2017-11-22

鲜花 [43] 鸡蛋 [0]

 

捌、牽手



  「師尹~~~」

  耳邊忽來呼喚,無衣師尹眉一挑,看也不看,自袖裡扯出一條帕子向來人扔去。

  「停,把手擦乾淨了再過來。」

  黃衣孩童笑嘻嘻地接了帕子將手擦了個遍,再將帕子摺好放入懷裡,貼身收著,然後快步往前撲去,拉著那人的手磨蹭求溫暖。

  「師尹,你的手好暖。」

  「不是吾的手暖,是你貪玩,在雪地裡玩了大半個時辰,不冷才怪。」抽不出被霸佔的手,改用香鬥敲了敲孩童,溫言斥責著。

  「才不是玩呢,我做了一個東西,你看。」

  言未竟,撒手慈悲便急忙拉著無衣師尹往小徑走,穿過重重覆雪竹林,踏過層層結霜石梯,一路行至後山,但見兩團雪人立在松下,相依相偎。

  「這大的是師尹你,小的是我,像不像?」歡喜地介紹著。

  「像。」

  無論成品優劣,適時的鼓勵方能激發才華,無衣師尹在此點上倒不吝嗇,只要對方認真,用心盡力,一概先誇了再說,之後再慢慢教即可。

  聽聞師尹稱讚,撒手慈悲更是開心,誇耀道:「我把樹枝接上了細藤,將之纏在一起,讓它們和我們一樣,一直牽手不放。」

  仔細瞧去,正如其所言,兩個雪人伸出藤手,盤繞交錯,緊繫不放。

  尋常孩童做雪人,只是插了樹枝便作手,哪像自家這隻連做個雪人也要斤斤計較,非得像平常黏著自己那般糾纏不休才甘願。不過話說回來,這雪人也算是堆得別出心裁了,甚是有趣。

  思及此,不禁笑起。

  「師尹喜歡嗎?」瞧那人勾唇微笑,顯然是喜歡,卻總愛多問一次,非要聽他親口說才甘願。

  「撒兒用心做的,吾自是喜歡了。只是……」忽地嘆口氣,又是聳肩又是甩手,假意埋怨道:「這般一直牽著,不累麼?」

  「不累,不累,撒兒想要一直牽著你。」

  曾幾何時,流光晚榭的人越來越多,訪客一來,師尹總會把他支開,即使耍賴留下,師尹也不會理睬他,將他晾在一旁,自顧自地與來客磋議商事,高談快論,而後忘了時間,忘了一切,忘了他。

  只有在他拉扯衣袖,皺眉提醒著天色已晚,師尹方才回神,對他一笑,牽起他的手,一同用膳歇息去。

  此時,他眼裡才有他,心裡才想起他。

  若是他放了手,只怕那雙手就會握住他人,從此眼裡心裡,他不再是唯一。

  所以他不願,也不想放。

  「師尹,我可以一直牽著你嗎?」皺著眉,擔心地問著。

  「你啊……」他問的是東,竟是回答西。再說,怎生年紀小小就想著要和人牽手一輩子,對象還是他?

  雖知孩童幼時都愛纏著父母長輩嚷著要娶要嫁,只要不理會,長大後眼界開了自會想通,但每每瞧徒兒那極為認真的表情,總是忍不住想欺負他、逗逗他,然後記起來,打算以後等他娶親時再說予他媳婦兒聽,既可報這多年來的精神轟炸之仇,還可增進師徒感情,實在不錯。

  壞心眼轉了幾圈,看撒手慈悲愁眉苦臉,一本正經,方想調侃幾句,不經意瞟至遠處一名孩童,身上白衣雖是破舊,洗得倒也乾淨,與雪幾乎融為一體,正張著小弓,蹲在樹後動也不動,凝神專注地等待時機。

  瞧其模樣,大抵是獵戶出身,可眼神卻是澄澈清明,十分純淨,未染一絲血腥,甚是難得……

  「師尹?在看什麼?」

  順著視線望去,撒手慈悲見了那名白衣孩童與目標物,暗暗哼了一聲,偷偷從兜裡掏出彈珠打向枯樹,枯樹搖了搖,頃刻便抖下了積雪,落在地上激起不小聲響,連帶著做為目標物的雪兔子驚著,抬腳一蹦就逃個老遠,留下三人相望。

  白衣童子未說什麼,只是撢去身上碎雪,抬頭看了看兩人,點點頭,逕自轉身追兔子去。

  「呿,居然這樣就跑了,沒禮貌的小子,師尹我們別理他。」

  「嗯……」

  「師尹……?」

  半晌不聞師者回應,仰頭看去,但見湛藍眼眸中目光流轉,宛如寶石燦爛,視線落在遠方,那是白衣孩童離去的方向。

  撒手慈悲見狀,無端冒起寒意,滲骨沁心,久久不散,下意識將手握得更緊,想從那人身上汲取溫暖,卻怎麼也驅不走那股冰冷,教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怎麼了,很冷麼?」察覺徒兒異樣,關心問道。

  「嗯,好冷。」低下頭,將頭埋入紫金衣衫裡 ,不願讓人瞧見了他的脆弱。

  「出門時要你多穿些還不要,這會兒知道冷了?」

  摸摸白嫩臉頰,指尖頓感冰冷,果真是凍壞了,連忙將人抱起,裹在厚氅裡分些暖意予他。

  「玩夠了,我們回去吧。」

  「好……」悶聲應著,環臂摟住師者頸項,離去前,抬眸再看一眼遠方,眉間愁色更深。



  寒意來的莫名,他不明白。

  但他知道,即使他握得再緊,也捉不住他的心。

  只怕從此往後,師尹心裡的位置,再也不屬於他一個人的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1-30 09:19 | 9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01-24 17:4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