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04.04 清明雨上 (下-完) 8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7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07-21

鲜花 [234] 鸡蛋 [0]

 04.04 清明雨上 (下-完) 8F

0
-----
[清明雨上] 上

春寒料峭。

斜飛的細雨如絲如幕,落地無聲,籠罩了整片豁然之境,景色迷幻恍如不在人間。水氣浸潤了院中草木,顯得越發清新脫俗,細密雨絲沾衣不知,非等吸飽了水氣的衣袖沉重起來,方才能感覺到。

大片白茫霧煙籠著院中小亭,石桌上燃著古樸檀香,擺著一架通體雪白的玉琴。白衣勝雪的少年道士斂目端坐著,像在靜禱,氣氛莊嚴而靜謐。

一時間天地無聲,那小道士獨自一人靜坐了好半晌,直到不遠處響起細微跫音,道士頓時精神一振,起身走下亭中,恭敬地肅容立在一邊靜候。

精緻繡鞋踏上青石板路,一抹纖細嬌嬝的身影打著精繪著四時景物的絹傘緩緩行來,是個一身水藍輕紗的姑娘。極嬌美的面容,如畫眉宇間卻似籠著不散輕愁,抬起頭,笑顏楚楚,「久見了,劍子。」

面對如此美人,劍子不為所動,神態只是恭敬有禮,躬身一揖,「蒙前輩大駕光臨,豁然之境當真是蓬蓽生輝了。前輩近來安好?」

「數著日子過罷了,哪裡算得上好不好?」

收起手中絹傘倚柱擺放,美人行去如弱柳扶風,一身精緻刺繡的水藍紗衣無風自動,連著半垂的長髮緩緩飄動著。那姑娘入了亭來,也不開口,只是垂眸凝望著桌上玉琴,好半晌才露出一個有點淒婉的笑容,「又是清明呢。」

素手帶著濃濃眷戀,仔細輕緩地撥弄著琴弦,發出聲聲錚鳴,泛響開來,說不盡多少寂寞之意。劍子不敢隨意答話,只是安靜地立在一旁。

微偏了偏頭望向天際,喟然一嘆。也不再向劍子搭話,勾起一抹淺淺惆悵微笑,藍衣美人再自然不過地入了座,起手便彈奏起來。白玉琴在她手底像是有了生命,琴音是如此地鮮明靈動,分不清到底是柔膩指腹壓捻上琴弦,還是琴弦自主地貼附上了如玉指尖;攏捻抹挑,自成絕美天籟,幾可上達天聽。

那琴聲雖美,曲調卻是幽然冷咽、如泣如訴,藍衣美人不停手地彈奏著,神情卻是越見戚然,隨著琴音逐漸減弱,終是化為一抹輕煙,隨風而去。

琴桌上滾落的淚滴如珠玉,點點發著圓潤光澤。琴弦空響,在淒冷的風中綿延著不絕餘韻。

-----

「……這便是汝每年清明就到吾這兒將白玉琴打劫去整整一日的原因?」
形狀優美的紫金薄唇微啟,呼出裊裊白煙,迷濛了那張稀世俊容,「好友著實艷福不淺,吾該恭喜汝嗎?」

「白玉琴本就是我的東西,至多算是物歸原主,怎麼能說打劫?」

面對友人取笑,道者帶笑神情不變,依舊淡定地替對座那人倒水沖茶,一邊稱讚一邊挖苦,「至於艷福,那是因為好友習慣深居簡出,過著風花雪月的懶人生活,沒機會讓心儀於你的佳人表現心意。若當真要比,想必龍宿招蜂引蝶的功力肯定更勝過劍子數倍,好友莫要取笑於我。」

見風轉舵、四兩撥千斤乃是道門太極絕學,不過儒門一品的美才也不是省油的燈,單刀直入、開門見山,「所以汝是承認囉?這樣一年一會之約,淒美感人可比牛郎織女……可汝怎麼偏偏與人家相約在清明這樣的日子?真是不解風情的劍子。」

「好友道聽塗說的功力越來越高了,劍子佩服。」

「還遠遠比不上好友談情說愛的功力呢,龍宿慚愧。」



-----

呃,雖然季節還沒到,不過還是放出來好了,不然我覺得這篇十之八九會胎死腹中。
[ 此帖被行雨在2017-04-04 00:44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疏樓瘋仔) f&e:那就變成連載吧WWWW ..
  • 珍珠:+3(枯鱼炖蘑菇) f&e:会变成连载+1
  • 珍珠:+3(龙鳞黄泉) f&e:会变成连载!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2-12-04 18:14 | [楼 主]
    疏樓瘋仔
    不在位子上
    级别: 正义暴龙


    精华: 0
    发帖: 281
    腹黑: 260 点
    珍珠: 19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6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06
    最后登录:2015-12-27

    鲜花 [43] 鸡蛋 [0]

     

    一開始我還以為那是龍宿扮女裝(喂
    劍子喊前輩的時候我以為是龍宿的師尊(欸
    看到後面我覺得劍子可能想講鬼故事嚇唬好讓龍宿投懷送抱WWWWWW(打爛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剑子喜欢龙宿生气,因为这样安抚的过程才会更刺激(?)
    顶端 Posted: 2012-12-16 17:00 | 1 楼
    阿水H20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98
    腹黑: 98 点
    珍珠: 1732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08(小时)
    注册时间:2011-06-10
    最后登录:2015-12-30

    鲜花 [2] 鸡蛋 [0]

     

    虽然开篇很短,却很勾人啊~~有木有~~~~
    刚开始我还以为龙宿出什么事了。。。叹气= =。。。(自己吓自己)
    美人是前辈啊。。。。真心想知道,先生和美人前辈的事情啊。。。。瞄龙宿:难道不想知道些什么吗?(龙宿:我干嘛要管老道的事!!!)
    于是这篇文是要走剑龙两人暧昧的路线?~好希望能够见到他们守得云开见月明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2-12-20 18:56 | 2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7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07-21

    鲜花 [234] 鸡蛋 [0]

     

    好久沒寫了~練個筆先O_<




    -----
    [清明雨上] 中



    狐狸跟黃鼠狼兩相對視,皆是各懷心思地深長微笑起來。

    「話說回來,汝說那位姑娘……是汝師尊的同修?」琥珀金眸微一流轉,便是一臉頗為有趣的好奇神色,「若吾沒有記錯,劍子,汝之師尊仙逝,最少該是百年有餘了?」

    「正確來說,是一百五十三年又八個月了。」劍子淡然回答,又低頭呷了口春茶。

    「這麼久了嗎?」龍宿一時間也愣了一下,暗自想要仔細數算,卻發現歲月日日無聲流轉,足以記號的痕跡也已經被磨損得差不多,再不復記憶。

    「汝方才說……那姑娘年年都來,從沒有例外?」

    「每年清明這日,前輩必定前來豁然之境,不曾失約。」

    聽見劍子這樣篤定的回答,龍宿沉吟半晌,一時間也有些感嘆,「竟然長情若此……」

    劍子只是斂下眼,容色淡然,「……人間自是有情癡。」

    這樣的發言,本該會惹龍宿發怒的,然而幸好這尾小紫龍目前的興致正專注在別的事物上,沒分心注意,「所以說……那個傳言是真的囉?」半抬起眼,閃閃金眸從扇緣望向劍子,「汝師尊的同修,是水族之人?」

    「是啊。」劍子坦然點頭,絲毫不以為意,「泉先前輩雖是異族,卻是個極為真性情之人,是真正蕙質蘭心的女子。」

    「……如此女子,自然不該為世間之人了。」

    為著某人語氣中那種莫名的醋酸味道暗自發笑,劍子倒也不說破,只是溫言問道:「聽過『鮫人泣珠』沒有?」

    ……也不想想他疏樓龍宿是什麼人?他敢說自己從小到大,只要是眼睛睜開的時候就大半都在看書,雖還不敢自稱汗牛充棟、書破萬卷,至少也算得上是飽讀詩書,這類的神怪誌異雖不入儒門典學之流,閒暇之餘到底也看了不少。雖然不明白劍子突然提起這個傳說用意為何,但他有種書蟲般的強迫癖,仍然是直覺回答了,「……南海水有鮫人,水居如魚,不廢織績,其眼能泣珠。」

    問題雖然是自己問的,劍子倒真沒料到龍宿竟能倒背如流,「怎麼記得這麼清楚?」

    「……不是汝問吾的嗎?」

    「呃,我沒料到好友當真有過目不忘的本事,不愧是儒門龍首,如此冷僻經典也能信手拈來毫不費力,看來日後儒門發揚光大、桃李滿天下的盛景是指日可待……」

    就見劍子開始天花亂墜馬屁拍個沒完,把人捧得半天高;龍宿也不打斷,只任由他去講個高興,一臉百無聊賴地把玩著扇上的珠花。劍子吹了半天發現根本沒有聽眾,只好自覺沒趣默默地閉上嘴。

    逕自走神半晌,龍宿突然發現那嘈雜的噪音已經消失無蹤,張望了一下,再自然不過地將空茶杯推到劍子面前,「渴了吧?想喝什麼茶請好友隨意。」

    劍子自然不會天真地以為龍宿這話是在關懷自己。無言地從桌下暗格翻出了一只小巧茶罐,「……玉露春?」

    「可。」某位儒門龍首派頭很大地一揮華扇,准了。

    一時間亭中靜默無聲,只有滾水沸騰時的噗噗輕響;汰換舊葉添上新茶時紫砂壺幾聲清脆碰撞;灌澆熱水入茶壺中時冒起了嗤嗤熱氣……和著宮燈帷外細密的春雨,交織成一幅和諧景色。

    高高提起茶壺,彎手三點頭,劍子幾乎是突然、卻又那樣若無其事地開口接著說道:「稱作『水族』……不過是對世人的一種籠統說法。正確來說,泉先前輩,正是傳說中的鮫人。」

    劍子這話雖是有些沒頭沒尾,更是沒有將時空倒回當下的天外飛來一句,龍宿卻馬上懂了。略略思索了一下,卻是輕笑出聲,「鮫人有淚呢,想不到是真有其人其事,實在稀奇……不過這樣看來,汝們道門該是要發達了才對呀?怎麼還是這樣……」

    琥珀金眸上下打量了劍子一番,大搖其頭,話語的下半句雖是給面子地沒說出口,意思卻已經足夠清楚了。




    ----

    劍子:「『這樣』是哪樣?在下不才,可否請龍首解惑?」

    龍宿:「唉呀,實話傷感情哪。吾看這樣吧,『窮酸小氣』、『家徒四壁』、『見不得人』汝自己選一個好了?」

    劍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1(cloversus) 好作品当然要推荐,请作 ..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2-26 18:36 | 3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7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07-21

    鲜花 [234] 鸡蛋 [0]

     

    TO瘋仔:

    不要這樣龍宿女裝這種事情我年輕的時候幹得夠多了,現在真的老了還是不要這樣吧wwwww(掩面

    龍宿的師尊肯定也是大美人無誤(哪來的自信

    講鬼故事這個梗好像不錯,你快寫吧XD



    TO阿水H20:
        
    謝謝道友肯定^^
    這篇我一定要一直輕薄短小到最後!(何?

    關於「清明雨上」這個標題,我表示我是真心想寫悲劇!之前都預想好了兩個各自死掉對方掃墓的劇情了!!誰知道鍵盤敲下去故事長出來根本不是那個樣子……(瀑布淚)

    最近都是寫曖昧路線的文,激情不知道怎麼了,離我好遠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2-26 18:41 | 4 楼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清明好像過很久了???

    看開頭,雖然相信劍子不會翻牆
    但是想到沒陪在龍宿身邊去會美人
    就覺得該去算盤...XDDDDD

    這樣看貌似出下集也不會完耶,連載不錯XDDDD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4-20 16:57 | 5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7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07-21

    鲜花 [234] 鸡蛋 [0]

     

    最近身心俱疲......只能擠出一點點土,大家不要嫌棄將就著吃吧_(:3>ㄥ)_||||||


    -----
    [清明雨上] 中-2



    本來這樣的話,該會是開啟一場針鋒相對的唇槍舌戰才是,偏偏今天的劍子卻意外地沒有半點反擊之意,只是復又低頭認真沖茶,竟像是有些意興闌珊的模樣。

    這樣的劍子簡直不對勁到怪異的程度了。龍宿悄悄觀察了半晌,卻是有些摸不著頭緒,思來想去,莫不是因為……

    「劍子,天涯何處無芳草。」

    劍子本也不是多麼認真地沉思,只是略略走神了下,可一回神就聽見龍宿這樣說,頓時也成了丈二金剛,「什麼?」

    龍宿的語氣顯得更加小心翼翼,「汝不用掩飾……真的,吾明白的。」

    ……你明白了什麼怎麼我一點都不明白?劍子難得露出茫然表情,「龍宿,咱倆的默契幾時有了如此無法彌補的裂縫?怎麼你這回跟我打的啞謎我一點也聽不懂了?」

    「唉呀呀,茲事體大、茲事體大呀,好友!」故作震驚地扇掩心口倒退幾步,方才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一樣反問道:「不過劍子啊,吾倆有過默契嗎?」

    幾句你來我往互不相讓的調侃,最終還是相視一笑,像是非得用這種方式才尋得回往日相處的默契一般。劍子自動地先開了口,「老實說,我今日裡的心情怪悶的,說不上來為什麼。」

    「能讓心無罣礙的劍子大仙煩擾如斯的,必然是憂國憂民的大事了……龍宿洗耳恭聽。」

    既然龍宿都這麼說了,劍子自然也不跟他客氣,刻意靠近龍宿一點,壓低聲音道:「……你知道的吧,明日便是今年清明了。」

    向來不習慣與人靠得太近,即使是劍子也不能免俗,龍宿下意識地往後仰了仰身子,避開劍子太過炙熱的吐息,「正是。」

    「往昔我都會帶著白玉琴回豁然之境等候前輩的。」

    ……這傢伙,什麼節日都能忘了過,別說端午中秋了……連過年都不見得回來的。偏偏只有年年清明記得要準時回返,從不曾錯過,龍宿幾不可見地淡撇了一下唇角,忍下嘲諷欲望,「的確。」

    「可我今年不想這樣。」

    「喔?」不知道是誰方才還說得多麼淒美哀傷、誠信守誓……這一轉眼就變卦?龍宿挑起眉,來了點興致,「那麼好友意欲如何?」

    正中下懷。劍子抬起臉,方才的抑鬱憂傷霎時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燦爛笑容,「那麼今年,就請好友陪我到豁然之境走一遭吧?」

    「……」



    -----

    劍子:計画通リ!ლ(◉◞౪◟◉ )ლ (喂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5-03-19 16:02 | 6 楼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感覺這篇有點陌生,需要再重看一遍(喂~XDDD

    劍子腹黑的墨水又再作怪XDD
    挺好奇究竟劍子腦子裡做什麼打算??
    龍宿可別這麼一楞一楞把自己賣了XDD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5-03-19 22:59 | 7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7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07-21

    鲜花 [234] 鸡蛋 [0]

     

    [清明雨上] 下(完)




    今年的清明亦下了雨。

    同樣是執傘默默行路的纖細身影。修練出人形已多年……她仍是不習慣步行的感覺,細弱足尖使不出力,每一步都如履沙礫,難受得很。

    她其實也明白。那人早已離去,再也不可能回返。卻還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踟躕回顧……這個曾經有他們共同回憶的地方。

    她要的,不過是一個證明。證明這世間,不是只剩下她──還記得他。

    豁然之境的石碑就近在眼前,空氣中卻傳來一絲不尋常的擾動。她警覺地仰起首,閉眼靜聽。

    霪雨霏霏,琴聲錚然撥響,伴著籠罩天地的雨聲,竊竊輕輕,像是在耳邊無盡惆悵低語。

    「……《憶故人》。」她哽咽,開口便落下了晶瑩的珠淚。

    分明還是白玉琴音……聽起來竟是如此單薄,只剩下無邊的孤單寂寞。心口揪緊到幾乎不能呼吸,她痛哭起來,終於體會到什麼叫做「窒息」。

    然而,在鋪天蓋地的悲傷之中,有隱隱約約的簫聲乍起,橫越過雨幕,吸引了她的注意。總是繚繞而纏綿地貼著琴音並行……不論琴音是疾是緩,簫聲總能配合得天衣無縫,宛如相隨相依、泅游過五湖四海的一雙游魚。

    「──修柏。」

    心底恢復一片清明。這麼多年,她總算又能呼喚這個名字。泉先含著美麗的微笑,雖然猶掛著淚痕,「……我早應該去尋你,我竟然傻了這麼多年。」

    「泉先前輩。」劍子迎了出來,手底還執著一管鑲金紫簫──原來方才吹簫的人是劍子。

    琴音未停,依舊是錚錚琮琮溫潤入耳……像是潺潺的流水。從他們站立的位置並望不見院中彈琴之人的身影,而泉先只是對劍子笑了笑,卻沒有再前進,「……白玉琴終究有伴,而我竟然傻到不敢去尋他。」

    「師尊他……」

    「人類的靈魂不滅,我卻入不了輪迴。」泉先按了按胸口,輕嘆道:「但我總會能找到他的,我總會。」

    劍子終是不忍。他特意邀來龍宿與自己合奏,本意絕非如此,「前輩……我想師尊,一定希望您能放下……」

    「我也知道,所以我忍了這麼久。」泉先倒不生氣,只是淒然一笑,「然而今日我才終於明白,沒有了他的世間全無顏色、難以為繼……既是如此,我便要把他尋回來。

    妖族的愛恨之心向來直白而強烈,明白自己再怎麼苦勸也無用。劍子只能輕嘆,「前輩如果有用得上劍子的地方,儘管開口。」

    「……那就再合奏一曲,為我祝行吧。」

    泉先話聲方落,清逸琴聲破空般驟然一響,是那樣的明澈而又瀟灑;像是拂過樹梢頂端澄澈的風,像是遨遊天際鵬鳥的翅翼。劍子也執簫抵唇,閉目專心地合奏起來——正是《逍遙游》。

    待到兩人一曲終罷,眼前早已沒了那抹藍衣身影。

    -----

    「……龍宿,咱們不是說好要奏《高山流水》的嗎?怎麼突然換了。」劍子的語氣不無抱怨,「換別曲也罷,怎麼還故意選《憶故人》……這不是分明在人家傷口上灑鹽嗎!?」

    龍宿卻反常地沒有接劍子的話順帶噎回去,只是淡淡道:「……一直把傷口掩蓋住不去看,難道就能假裝自己已然痊癒嗎?」

    相比於天性豁達灑脫的自己,龍宿本來就是多愁善感的文人性格,會說這樣的話也不怎麼意外。劍子頓了一下,這才斟酌著言詞應道:「生老病死,本是天道自然。」

    龍宿立刻反問,犀利到幾乎可算無情,「那汝師尊逝世,汝是一點都不覺得難過了?」

    「無人不冤,有情皆孽。」

    劍子一字一句慢慢說著,望著龍宿那精緻殊麗到幾乎有些離塵的眉目,「然而曾經相伴過、並肩看過的風景,卻是會留在心中,永遠都不會遺忘的……你說對嗎?」

    「……到底是誰在安慰誰啊。」龍宿華扇掩面,避開那似要深究的目光,「汝師尊是個幸運的男人,離開這麼多年了,還有這麼個紅粉知己記掛著。汝要向他多多看齊啊,別老是只招惹爛桃花。」

    ……這語氣是不是酸酸的?劍子特別無辜,「好友這是在羨慕、還是嫉妒?」

    然後還沒等龍宿回話,又自顧自地接了下去,「最牽掛我的那個人吶……」話聲並未說盡,徒留無限曖昧。

    琥珀金眸立刻瞪視過來,劍子彷若無視,只是開始動手收拾起了桌上的白玉琴。

    「汝這是在……送客?」龍宿故作憂傷地側開臉,「吾為汝這樣盡心盡力,汝連杯茶都捨不得招待吾喝……正所謂『飛鳥盡,良弓藏』……」

    「……這個,其實我也有好陣子沒回來了。」劍子話中有話。

    真要敘舊,當然是去疏樓西風有好茶好水好點心伺候著,才更順心舒服。他劍子仙跡向來就是一窮二白……難道還有人期待豁然之境能拿得出儒門龍首看得上眼的茶嗎?

    疏樓龍宿跟他相處那可不是普通幾年,是上百個寒暑……這話一出他就妥妥知道劍子的意思,花盡畢生修為才忍住了沒翻白眼,「……汝倒不如不要回來。」

    「那怎麼成?有人牽掛著呢。」收好了白玉琴,劍子探手就去拉龍宿手臂,「走啦走啦,咱們回疏樓西風去,我也好久沒見仙鳳了。」

    「劍子、」龍宿簡直氣到笑出來,「那好像是『吾』的住處吧?汝……」

    「哎呀,別計較,難得一年佳節……」

    「清明算什麼佳節!?放開吾!劍、子、仙、跡!」

    「好好好,走啦走啦!」

    紛紛細雨沾衣,冷風撲面卻難得不寒……原來是、有一個人,伴在身旁。




    [清明雨上] 完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7-04-04 00:43 | 8 楼
    酒酿粉圆
    道,不争也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3
    腹黑: 18 点
    珍珠: 85 颗
    贡献: 0 点
    华丽: 0 点
    在线时间:54(小时)
    注册时间:2017-04-23
    最后登录:2017-07-10

    鲜花 [0] 鸡蛋 [0]

     

    希望编剧务必保三先天平安!很喜欢楼主的文啊,道长和龙首就是给我这样一种感觉“任它风来雨去,既携手,苦辣酸咸亦是味,但使无味亦是真。”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7-05-06 18:51 | 9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7-24 08:40,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