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4.19【羽慕】恶之花(完结)番外上3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0
发帖: 2261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1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4.19【羽慕】恶之花(完结)番外上3F

0
岘匿迷谷的诊所名气不大。毕竟是个半隐居状态的地方。
羽人非獍经笏君卿的指点来这里就医,被挡在黄石阵门口,便拱手道一声:“在下羽人非獍,为求医而来。”
片刻后,一个虎纹黄衫的小童探头探脑地过来,朝着他露出甜甜的笑容,伸手就去拉住他的。
“随我来吧。”
羽人非獍对于这般的亲昵不习惯,但对方不过是个孩子。他僵硬了一下,便跟着那孩子左拐右绕地走进了黄石阵之中。
仙气飘渺,人在薄雾中。
有位黄衫银发长眉的人靠在竹制躺椅上,手里还握着一柄水烟管,精致的眉眼,和三千银霜成了鲜明的对比,一时间不知其年岁几何。
那人坐直身子来,站起来徐徐朝着他走过来,道:“哎呀呀。真是英俊小生。”
羽人非獍瞬间就感觉到自己一头黑线哗啦啦地往下滑。虽然之前曾听笏君卿稍作提点药师慕少艾的作风,但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感到棘手。和师父一样,让他不知该怎么应对的人。
慕少艾似乎看出了羽人的心思,微微一笑,伸手拉过羽人的手,搭指切脉:“哎呀呀,年轻人仗着身体不错就有伤不治,日后可是要吃苦头的。”
“无妨。”羽人淡淡地应。
慕少艾的话从来就没有哽住的时候,闻言便是一笑,松开手,走向那孩童将人抱起来,朝着羽人非獍点头:“我们走吧。”
“嗯?”
“你需要住下来休养一段时间,一同去采买生活用品。”
“我不……”
“走吧走吧。”未竟的话被慕少艾轻易打断。羽人非獍皱着眉头,任凭那人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拉着他,就这样跟去了。
市集人声喧嚣。大多人都认识慕少艾,笑着打招呼。慕少艾一一回礼,坦然自若。孩童兴奋不已,指着路边冰糖葫芦的摊子,一个劲扯着慕少艾的长眉。
“哎呀呀,阿九,再这样下去我的眉毛迟早被你拔光的。”
“少艾,给我买糖葫芦。”
“呼呼,这是拜托人的态度吗?”
一老一少还在争执之间。羽人非獍沉默地走过去,对着小贩指了指冰糖葫芦,掏出几枚铜板付了钱,接过来,递给阿九。
阿九一怔,望了眼慕少艾。慕少艾笑眯着眼睛:“看我做什么,还不谢谢羽仔。”
“谢谢羽人阿叔。”
“我不叫羽仔。”
清脆的童声和郁闷的声音同时响起。慕少艾似只听到阿九的欢喜,伸手揉揉他的头,然后对着羽人非獍笑道:“多谢了。”
羽人非獍顿了下,不再言语。
是夜。莫名其妙就安顿下来的羽人非獍,看见侧屋内熄了灯,便推门走出去,坐在月光下。这里与他的落下孤灯不同,温和的天气,善良的人们,还有在暗夜里盛开的花。主屋忽然一声“吱嘎”门响,慕少艾也走了出来。
“啊。你还没睡吗?”慕少艾笑眯眯地问他。
羽人已经很习惯被人抢走了台词,默然地摇摇头:“你呢?”
“哈。不过睡不着,出来看看月色。”
“不对。”羽人非獍是个杀手,杀手最熟悉的味道必然是血腥。他望着慕少艾的眼神没有半分动摇,只是淡淡地否定了他的说法。
慕少艾反问:“你知道恶之花吗?”
羽人非獍顿了一下,颔首。
“这种花是长在人的身上的。”慕少艾捋起长袖,白皙的手臂上如同纹身一般贴着一枝妖娆的藤蔓。淡淡的血腥味就是从他的手臂上散发出来的。
“为何?”羽人不由皱眉,身为医者以身养药不是不能理解,但他眼前的这个人似乎不是一个偏执的人。
慕少艾轻笑着,转头望向草屋,笑着:“自然大有用处。羽仔?”羽人经他一喊,才察觉到自己已经不知觉握住了他的手。
“抱歉。”羽人松开了手。
慕少艾不以为然:“我以为羽仔青年才俊不好这一口。”
“不要叫我羽仔。”
慕少艾充耳不闻,兀自说话:“羽仔,不喜欢笑吗?”
羽人淡淡回答:“不须。”
“这话说得,笑一笑,十年少。虽然你现在还很年轻,日后老了就能体会到这种好处,不是我说……”慕少艾一经打开的话匣子是没那么容易合上的,今天却关在了羽人再次伸过来的手掌上。
羽人似受了蛊惑一般,低头看着慕少艾,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颊,问道:“就如你这样?”
“哎呀呀,羽大侠,要是求爱的话,这般糊弄老人家我是不接受的。”
[ 此帖被枯鱼炖蘑菇在2013-04-19 10:06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4-09 15:41 | [楼 主]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0
发帖: 2261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1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次日。羽人非獍醒过来的时候,风里有很甜美的花香。阿九乖巧地敲门,问:“羽叔叔醒了吗?少艾喊你去吃饭。”
“嗯。”
羽人梳洗更衣之后,推开门,阳光正好。慕少艾将袖子绑起来,正端菜上桌。
“呼呼。起来的时辰刚刚好。”
“少艾,我要喝鱼粥。”
“没有。”慕少艾将菜放下,取了烟管轻敲阿九的脑袋。
“少艾欺负小孩。”
“九少爷,赶紧将老人家天不亮就起身辛辛苦苦煮的早膳吃了,不然你今天就没有麦芽糖了。”
“仗势欺人。”阿九很是不满,刚学会的成语脱口而出。
慕少艾立刻换了张地主脸望着他:“那九长工你倒是反抗啊?”
“我要离家出走。”
“请便。”慕少艾无动于衷地继续招呼羽人,“过来吃,不然就凉了。”
“区别待遇。哼。”小阿九想了想,考虑到下午的麦芽糖,决定还是坐下来先吃了饭再说,书上说的,小不忍则乱大谋。
羽人点点头,走过去,经过慕少艾的身边时,忍不住皱眉头。慕少艾也知道他要说什么,微笑着,伸出食指压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羽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正在埋头苦吃的阿九,点点头。
吃罢了早饭,阿九就拿着他的小木剑到一旁去练剑。慕少艾收拾碗筷。羽人帮忙。磕碰中,羽人还是开了口:“血腥更浓了。昨晚……”
“哎呀呀。”慕少艾将洗干净的碗捞起来擦干,“什么都没发生。虽然我对羽大侠用了点迷药。如何,睡得可算安稳?”
羽人心想这是废话,都用迷药昏过去了,还有什么安稳不安稳的。只不过在他昨晚说完那样的一句话后就被慕少艾迷昏,实在想不通这个人是打算做什么。
“你来,便安心治病。其他的,不要管了。”
之后,羽人非獍在岘匿迷谷的夜里总是睡得很好。慕少艾在他睡前,都会在屋子里点了一支安神香。因为这个关系,他的伤也好得很快。只是今晚,他悄悄在慕少艾点燃安神香之后用刀气切断了香头,然后无声地走出了屋子。
月色依旧很好。慕少艾身着一件白色单衣,就这么坐着,长发没有挽起,合着眼似乎在休息。片刻之后,血腥浓重,本来只是依附在慕少艾手臂上的藤蔓已经渐渐有了形状,甚至孕育出一朵花蕾来。
羽人不由眯起眼睛来,望着那朵在月光下晶莹盈润的花蕾。
“呼呼,既然起来了,不妨陪我坐坐?”慕少艾没有回,开口道。
已经暴露了,羽人不再躲藏,走到他的身边去。
“还有多久?”
“羽仔,你在担心我?”慕少艾望着那整枝已经泛着血色红光的花枝。
“嗯。”
“哎呀呀,真是……太诚实了……”慕少艾忍不住挥袖掩面,“无妨,我有分寸。恶之花名字虽可怕,只是生长条件特殊,一旦花朵长成,其功效胜过世间大多药材。”
“还要多久?”
羽人不会轻易让他将话题绕开,经过这段世间的相处,对于他的口不对心,以及那颗真正的医者仁心,当真了解得清楚透彻。
“下一轮满月……”慕少艾说着话,仰头望着璀璨星空中那一弯上弦月。
羽人点点头,不发一言,转身走回了屋子。
“羽仔?”
“明日起,膳食我来。”
羽人大侠昨晚的话当真说得雄心壮志。慕少艾看着灶房一片狼藉,握住水烟筒抽了一口,笑个不停:“哎呀呀。”
羽人面色不善地端出饭菜,放在桌子上。慕少艾取过汤匙舀起来尝了一口。不难吃,也不好吃。很是中庸,不过比起阿九做的焦饭米糊是好上太多了。阿九对于厨房换伙头这件事没有太大的不满,只要不是自己做饭,都乐得自在。
慕少艾本来隐居起来事情也不多,就闲着无聊在羽人做饭的时候指指点点,虽然数次被冰山冷气“请”出来,不过羽人的厨艺确实也大有进步。
谈无欲造访的时候就看到米虫一号慕少艾躺在竹椅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米虫二号阿九则呼呼哈哈练剑练得很开心。
“谈叔叔。”阿九甜甜的招呼果然换来一根麦芽糖,欢欢喜喜地跑到树荫下吃糖去了。
谈无欲拂尘一甩,寻了张椅子坐下来,笑道:“好友最近日子滋润了?”
“托福托福。”慕少艾往后瞥了一眼,“小王爷送来了一名正直的青年才俊啊。”
“哦?”谈无欲转头,正逢羽人双手拿着炖锅走来,看见他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打招呼:“你好。在下羽人非獍。”
“你好。在下月才子谈无欲。”谈无欲起身还礼,看着羽人将炖锅放下,顺手抽走了慕少艾的水烟筒,忍不住调侃他,“恭喜好友。”
“……月才子这句话值得玩味。”慕少艾哀怨拿起盖茶杯喝茶,顺便从旁边茶盘倒了一杯递到谈无欲面前。
谈无欲挑眉:“嗯?好友吃好喝好,贯彻米虫思想,我不该恭喜?”
“该。该。”慕少艾低头看着茶盏中的茶汤,“你和你那师兄越来越像了。”
“……噼啪。”
谈无欲面无表情地将碎掉的杯子放在桌子上:“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没什么……”药师很没骨气地怂了。
两人没营养的话又扯了一车,羽人端着第二个菜又走出来了,顺便备了碗筷。
谈无欲手捧着茶杯喝了一口热茶,刚要起身告辞,就听见药师“哎呀呀”个不停。羽人非獍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头生硬问:“留下来用饭吧?”
“这……”谈无欲有些不好意思。
慕少艾不知从哪里又掏出一根水烟管来,在手里玩转着:“哎呀呀,客气什么,你师兄都从来不知道客气两个字怎么写。”
羽人的手艺确实不怎样。不过,吃人嘴短。谈无欲还是在放下筷子的同时,稍微委婉地夸赞了这顿午膳。羽人“嗯”了一声,也不知是否高兴,很自觉地开始收拾碗筷。
“……药师……”谈无欲接过慕少艾倒的茶,“他喜欢你。”
慕少艾一口茶呛到,咳嗽了半天,抬眼一望,竟是风情。可惜,对面坐的是谈无欲,倒是没有丝毫感觉。
“我说,脱俗仙子,你也是个人精了……”但为什么有些事情就这么脱线呢?
“说起来,我听素还真说,你拿了恶之花?”
谈无欲显然转移话题是一把手,或者根本不在意慕少艾的弦外之音。
“……素闲人最近真闲。”慕少艾嘴角一抽。
“谈叔叔,什么是恶之花?”两个大人完全忘记身边还有个刚吃饱饭没打算动的小阿九。阿九伸手扯了扯谈无欲的袖子问。
慕少艾脸色一变,然后笑着哄他:“九少爷,你不是要喂蠹鱼孙,都忘了?”
“哎呀。”阿九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蠹爷爷要生气了,羽叔叔,馒头呢馒头呢?”羽人闻声,提了一个竹篮子走出来,递给阿九,吩咐了句小心点。
阿九点点头,转身欢快地跑开了。
谈无欲和慕少艾两人目送阿九走远。谈无欲才开口:“恶之花未必能治得了阿九。但是一定会将你搭进去。”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4-09 20:49 | 1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0
发帖: 2261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1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谈无欲起身告辞,半路让羽人非獍拦了。他站在一棵槐树下,一双墨瞳直直地望着远处的山峦。
“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谈无欲聪慧,很快明白羽人这没头没脑的问话,稍微瞥眼身后,一甩拂尘。
“你可知恶之花由来?”
“不知。”认真老实,羽人非獍摇摇头。
谈百科有用武之地,便开始解释:“恶之花是人工培育的。是当初西苗翳流所创。翳流教主南宫神翳天赋异禀,却败在认萍生之手,你可曾耳闻?”
羽人想了片刻,点点头,忽然脸色一变:“认萍生……”
“确实是慕少艾。”谈无欲证实了他的猜测,“而那枝恶之花是他让南宫神翳种在他体内的。本来这花只长在翳流的实验活体上,对于一个健康的人影响目前还是未知。”
“能拔吗?”羽人的思路很简单,既然不好,那能拔掉不种了吗?
谈无欲嘴角一抽,望着羽人非獍,很认真,一字一句:“那花不是种在土里的。”
“不能拔?”
“不能拔。”
羽人陷入了沉思。谈无欲转了个话题:“你很关心慕少艾?”
“嗯。”羽人想都不想就应了他,“他救了我的命。”
“哦——”若是换了素还真或者慕少艾在这里,必然能听出谈无欲这拖长音之下想要挖掘八卦的心,不过他对面站的是羽人非獍。
“没有其他办法?”
“如果你能让他喝下特殊药汤的话……”谈无欲很自觉地将后面的话省略,药汤是素还真配的,味道自然不敢保证,“不过,你认为他会愿意喝吗?”
“……不会。”羽人皱着眉头,都快拧出水来的苦大仇深脸,“不过要试试。”
谈无欲稍微欠身:“那我先回去将药方拿来。”
“有劳。”羽人非獍作揖相礼。
天忽然开始下起濛濛细雨。慕少艾招呼阿九回屋,然后撑着伞出来找羽人,便见他站在烟雨中,不知在想些什么。慕少艾微笑着走过去,为他撑开了一方天地。
“慕少艾。”
“我在。”
“能不能将恶之花养在我身上?”
“哎呀呀。羽大侠你有这份心我很开心,不过恶之花离体即死,我不能冒这个险。”
“好白。”羽人非獍低头看着慕少艾那张姣好的面容,这不是白玉无瑕,而是一种血气被吸透了的苍白。
慕少艾明白他的意思,笑道:“无妨。等到花开,你每日三顿红枣人参猪脚炖给我吃,很快就会好的。不过是贫血。”
“会胖。”羽人顿了话头,“没关系。我抱得动。”
“哎呀呀。”饶是脸皮厚如城墙的慕少艾也忍不住红了,“这故事的发展略神奇。”
“我想在你身边。”羽人将他轻轻抱在怀里,在他耳边低语着。
慕少艾顿了下,就着持伞的手回抱了他,声音极其轻柔,仿佛怕惊扰了什么:“你是不是将我当成谁了?”
“……没有。”羽人的身体一震,已经告诉慕少艾答案了,“你和她不像。一点都不像。”
“哈。”慕少艾拍拍他的后背,“难得你说这么多话,就不追究了。”
谈无欲允诺的药方很快就送过来,不过出了点岔子,送到了慕少艾的手上。慕少艾偏过头对着羽人非獍甜甜一笑,薄薄的一张纸瞬间碎裂成蝶,飞扬在风里。
“多费心。”慕少艾叹,“不过我不需要。”
满月之夜,很快就到了。那天晚上,却看不见月亮。电闪雷鸣。雨势滂沱。慕少艾很早就哄了阿九去睡了,转身进了羽人的屋子。昏黄的豆灯光中,依然看见他苍白如纸的脸色。
“要我做什么?”
“待会花一开,你快刀将它砍下,放进那个药罐里。”慕少艾指了指旁边正在用小火烘的药罐,“记得要快。不然花开即败,药效会没掉。”
“嗯。”羽人郑重其事地应承下来,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说过他的刀不快的。只不过慕少艾不知道而已。
慕少艾望了他一眼,开始解扣,脱下黄袍外衫,除去亵衣。羽人可以清楚看见他的肌肤上那已经长满后背的花纹,本来长在手臂上的花蕾不知为何转移到他的心口上,颤巍巍地抖着,楚楚可怜的模样。
就在羽人望着它迷离之际,慕少艾心口猛然一痛,大喝:“羽仔。”
手起刀落。盈盈羽光。那朵清丽的花甚至还没有完全开放已经在一个弧度线之后不偏不倚地落在了药罐里。慕少艾微微一笑,一句“呼呼”还没出口,便已经失去了意识。羽人非獍飞快地扑到他的身边,接住了他滑落的身体,这才注意到他的额头上,身上早就都是冷汗。他几不可闻地叹气,将人拦腰抱起,放在了床榻上,取来热水毛巾替他擦拭,然后盖上了厚被。
慕少艾醒来之际,已是天明。风雨已歇。微风里还有饭粥的香。他轻笑一声,起身更衣,梳洗之后推门而出。阿九坐在紫藤花架下皱着眉头喝着药汤。
羽人看见他,道:“醒了?吃饭。”
炖了一宿的红枣当归大骨汤。慕少艾面有难色,反问:“羽仔,大清早吃这个?”
“嗯?”
“没意见。”慕少艾再次很委屈地怂了。
那边阿九还在煽风点火:“少艾少艾,不然我跟你换?”说着,便捧着一碗黑漆漆的药汤走过来。
羽人一个眼色过去,沉声道:“吃完。”阿九便又委委屈屈地坐回原位继续皱着鼻子喝药。
天朗风清。慕少艾望着那边的一大一小,又低头看了看手上那碗油腻腻的大骨汤,忽然唇边绽开一朵笑意。
“笑什么?”羽人转过头来问他。
慕少艾摇摇头,道:“无。便觉得因祸得福。恶之花,或许该改个名字才对。”
羽人不是很明白地望着他,许久,才走过去,握住他的手,淡淡地应了句:“嗯。”
【完结】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4-10 22:22 | 2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考古工作者


精华: 0
发帖: 2261
腹黑: 1683 点
珍珠: 2201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5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8-05-02

鲜花 [118] 鸡蛋 [0]

 

如果恶之花的功效不是医疗
慕少艾最近在躲羽人非獍。可是岘匿迷谷就这么大。能躲到哪里去?蠹鱼孙是很高兴慕少艾经常拿馒头来喂它啦,不过吃多了还是会恐惧的,偶尔也可以换个人参鹿茸什么的。不过慕少艾表示那么珍贵的药材才不会浪费给你这个活了几百年的家伙。
然后,蠹鱼孙尾巴甩水表示抗议。慕少艾将最后一个馒头丢进水里,拍拍手,站起来,拍拍身上衣服,一个很潇洒的“赋雅风流”就爬到楼上麒麟穴去蹭茶。
谈无欲很淡定地指挥屈世途翻箱倒柜将素还真的珍藏拿出来泡了喝掉。
慕少艾捧着茶盏,闻着清雅香气,笑得很是流氓,一点读书人的气质都没有。
两人就着好茶没营养的对话扯了几个箩筐,期间,屈世途很是苦逼地给两人不断地续上小巧可口的点心。
“……药师最近是不是胖了?”眼见着慕少艾将手伸向第三盘水晶果,谈无欲很是无心地问了一句。
慕少艾一怔,收回还没有碰到水晶果的手,笑道:“哎呀呀,怎么可能?”
“最近羽人非獍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谈无欲漫不经心,“听说很会做水晶肘子和红烧肉?”
“这个……”难得话唠也有词穷的一天。
“如果再不运动的话,你的脸就会跟素还真的一样。”谈无欲一锤定音。
“谈无欲……”慕少艾脸上两条宽条泪,“你这是诅咒。”
“哪里。”谈无欲淡然地捧起茶杯,闭上双眼,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这是预言。”
慕少艾瞬间石化。
正当慕少艾苦大仇深,纠结着眼前水晶果的美味和谈无欲的毒言之间。漫天白羽落下,羽人非獍出现在他们的眼前,朝着谈无欲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毫不犹豫不给任何机会将慕少艾抱起来就飞走了。
屈世途正巧捧着第四盘茶点走过,望着谈无欲,呆呆的。
“怎么了?”
竟然皱着眉头,不常见啊。谈无欲侧头问屈世途:“你觉不觉得慕少艾身上有一股香味?”
“啊。”屈世途点点头,“我还以为是池子里的莲花呢。”
“……那莲花托某人的福,一年开四季,你如何还能闻出味道来?”
不过,他一个大男人用香粉也不该啊……
“脱掉。”羽人非獍将人接回来直接丢进屋子里,准备扒慕少艾的衣服。
慕少艾心下慌张,眼眉之间却不动声色:“哎呀呀,羽仔一下子这么热情,药师我无福消受啊……”
“别耍嘴皮。”羽人非獍不为所动,伸手就扯慕少艾的衣服,一时竟将盘扣给扯坏了。
“呼呼。壮士,壮士没动手。老人家我自己来。”慕少艾理亏,哀叹着自己精致衣物的损坏,慢慢脱下外袍,双目水汪汪地抬头望着羽人非獍。
可惜,对方依旧铁石心肠。
他只能叹口气,继续脱下中衣,到了亵衣,忍不住还是停了。
羽人的耐性用尽,伸手就将白色亵衣一拉,胸口大敞,原来应该消失的恶之花,藤藤蔓蔓长得枝繁叶茂的。
“解释。”羽人非獍寒气逼人。
“我也没说恶之花开了一次就会谢……”慕少艾的声音有些低,“只不过有一点小意外。”
“小意外?”
“恶之花是开两次没错。不过第二次花期很短,功效也不一样。”
“说清楚。”
“第二次花开……”慕少艾将亵衣拉好来,“总之,很快啦。”
“花香。”羽人非獍不再听信他的片面之词。
慕少艾眼睛看向旁边,思量说辞。羽人非獍没给他机会,拉起他的手,将人轻轻抱在怀里,一声轻叹。
“你知道我担心。”
……犯规啦。硬的不行,来软的。
慕少艾那张想来厚比城墙的脸皮,竟然浮现出一层嫣红。
“……羽仔。”慕少艾拍拍羽人非獍的后背,“我想花快开了。”
羽人还没来及理解他话中的意思,空气中的花香顿时浓厚起来,那朵藏在枝蔓之间的颤巍巍白色花朵,忽然莹润了月色一般,渐渐舒展开了花瓣。上次下手太快,根本没看过花开的模样,此时却照亮了整个屋子。慕少艾浸在其中,眉眼如画,淡淡的笑意勾勒唇边。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4-19 10:06 | 3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08-16 00:5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