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34» Pages: ( 1/4 total )
本页主题: [九周年] 11.04 當時年少 01~21(完),31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7-04

鲜花 [234] 鸡蛋 [0]

 [九周年] 11.04 當時年少 01~21(完),31F

早半小時就來守株待兔!!!!!!!!!!!!!!

頭香是我的!!!!!!!!!!!!!!!!!!!!!!!!

先生主人423快樂^0^/





-----
[當時年少] 01

觀音廟前的大廣場一向是此城中最熱鬧的集市,往常便是三媽六嬸,大叔小哥們你來我往串門子的好去處。不論是各類南北雜貨、小吃攤販,在這兒通通都找得著。不過一向人潮洶湧,熱鬧非常的廣場上除了平素常見的攤販之外,今日硬是多了一道不同的風景。

廣場的一角擺了個小小的相命攤位,一張方桌兩支木椅後頭架了個布條,就寫著「相命問卦」。本是再普通不過的一般江湖術士攤位,卻因為攤後坐著的那位年輕道士,而顯得不平凡了起來。

那道士說實在話穿得也不怎麼體面,就是樣式大同小異的素白道袍,可偏生人家就是能穿出一身白衣纖塵不染的道骨仙風模樣,又是個少有年輕俊俏的,路過的小娘子們莫不含情脈脈地望望;更惹眼的是,這道士看來年紀輕輕卻是少年白髮,眉髮俱白的模樣似乎又更多生出了幾分仙氣,格外高潔起來。

可偏偏也奇怪,人家別的道士擺攤算命都是故作一臉高深莫測的模樣,若不是低頭思考深沉望天,便是直盯著來往民眾隨時攔下人「這位且慢我見閣下印堂發黑似是不吉之兆」,接著便是要人花錢解厄消災等等……然而這位白衣道長卻總是淺淺笑著,頗為如沐春風的模樣,像是坐在的不是熙來攘往的觀音廟口,而是春日的小山崗上正在吟風賞花。

一般老百姓總是不喜歡帶刀帶劍的江湖客,總令人感覺特別不講理地便是刀劍恩仇,也因為這位道長實在笑得太和氣,非常容易就讓人忽略了他肩上那把寶劍……好吧,或許他這幾日來除了過來示好的姑娘之外沒做成幾筆生意,還是跟這把劍有點那麼關係吧。

劍子仙跡面上仍是帶笑,心底卻在對自己嘆氣。怎麼大城市討生活反倒格外地艱難?若是在野外村落,他大可以拿起鋤頭種田養雞,要不就到山裡採點山菜獵個野味,總是過活得了……現下被困在這城中,反倒是度日維艱,淪落到得來擺攤相命換點銀兩,要是不幸被那幫損友給知道了,他的臉面要往哪兒擺?唉,他劍子仙跡一世清名啊……

正在長吁短嘆之間,一道身影籠罩住了攤位,劍子仙跡立刻振作起精神,「閣下是要相命呢,還是問卦?這位……」話到一半,便噎住了。

站在他攤前的是位笑意盈盈的紫髮美人,一身儒生的穿著打扮,縱使眼拙如他,也分辨得出肯定是上好的衣料……說是美人,實在是因為眼前這人琥珀金眸淺笑彎彎,帶出臉上兩點笑窩,色若春曉之花。劍子仙跡從沒能見過哪個男子生得這麼好模樣,一時間連他這個修道人都給愣住。

紫衣儒生似乎不介意他的呆愣模樣,只是自顧自地在攤前坐下,仍是含著笑弧,像是天生就極愛笑的模樣。紫金色薄唇微啟,道:「道長可擅解卦?」

出口的嗓音柔細帶黏,雖是極好聽的中音,但確確實實是男子的聲音。劍子仙跡連忙一整心思,正色道:「這是自然。不知這位公子要問什麼?」

「嗯,問什麼呢……」紫衣儒生將手中的泥金摺扇一合,在掌中有一下沒一下地輕敲著,像是非常苦惱地思索著,「不如,就問姻緣吧。」
[ 此帖被行雨在2016-11-04 16:37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9(龙鳞黄泉) 劳模同修加油!
  • 珍珠:+3(枯鱼炖蘑菇) f&e:行雨大才是劳模~!
  • 珍珠:+999(晓问管理员) 版主常规管理
  • 腹黑:+99(晓问管理员) 版主常规管理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4-23 00:00 | [楼 主]
    疾风之歌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2
    腹黑: 159 点
    珍珠: 1807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小时)
    注册时间:2012-11-20
    最后登录:2013-09-25

    鲜花 [0] 鸡蛋 [0]

     

    有新文看,好高兴~~~~
    期待下文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4-23 12:49 | 1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7-04

    鲜花 [234] 鸡蛋 [0]

     

    -----
    [當時年少] 02


    劍子仙跡正伸出去拿起籤筒的手聞言抖了一下,差點就將整筒的木籤都給灑了滿桌,生生橫出一個大糗,幸好及時穩住了手。下意識地抬眼觀察了一下,生得這樣好相貌,問的又是姻緣……要不是那衣領微掩著的喉結明顯可見,他真要懷疑眼前的是個女扮男裝的大姑娘家了。劍子仙跡收拾回心神,硬是擠出了一個笑容,「……那麼先請閣下抽一支籤。」

    「怎樣抽?隨意抽嗎?」紫衣儒生問了。

    「閣下問的既然是姻緣,自然是需要心中想著……」

    劍子仙跡話聲未落,更是沒留意到那紫衣儒生是幾時出的手,只覺得手腕忽地一麻,握在手中的籤筒同時被帶得一震,不偏不倚地恰恰只跌出了一支籤。紫衣儒生笑瞇瞇地將木籤從桌上拾起遞給了他,「抽好了,道長請。」

    那笑意變得深刻了一些,墨色眼眸帶點研究意味地審視眼前之人,「對了,還未請教公子尊姓大名?」

    紫衣儒生倒是挺落落大方,任由他看,「在下姓龍,單名一個宿字。」

    「原來是龍公子。」劍子仙跡連連笑著點頭,取出筆墨在桌上紙張上塗塗寫寫起來,「可是這樣寫的?」

    那儒生低頭一看,想不到這看來頗不靠譜的傢伙倒是寫得一手好字,瀟灑而自有風骨,「不錯。道長當真是略有神通?只不過這樣一問,竟也能推算得出在下姓名。」

    「說是神通那就太過了,只不過冒昧一猜而已。」說罷也不再言語,只是認真地推算起來。

    自稱「龍宿」的紫衣儒生倒也不催他,就是悠哉地坐在一旁,貌似興致盎然地觀察著掐指比劃算得滿頭大汗的劍子仙跡。

    好半晌,只見劍子仙跡一臉大惑不解地抬起頭來,先是仔細確認幾次手中木籤,再望了望龍宿,一臉的欲言又止。可看了半天,竟是又再次低頭打算重新算過,龍宿只得先搭了話,「道長……這籤,可是有什麼古怪?」

    劍子仙跡嚅囁了一下,「龍公子,您的意中人……」

    「嗯?」

    劍子仙跡心底暗自叫苦。光憑面相也看得出,眼前之人劍眉斜飛入鬢,面上雖是帶笑,卻是眼含春威不露;渾身帶著清貴尊雅之氣,自成一股天生威儀,肯定是長年習於發號施令的上位之人。偏偏這籤詩所解,直指求籤之人一生位高權重,卻是高處不勝寒,難求知己的孤高命數,這讓他該怎麼說呢……?

    龍宿微偏了一下頭,琥珀金眸中閃過幾絲快得幾乎不可見的精光,故作出一臉惶恐貌,「怎麼了嗎?莫非是什麼惡兆?」

    「這個……恕在下冒昧,龍公子的命格委實清奇,實乃人中之龍,在下不敢貿然定論,可否請龍公子再伸出手來讓我瞧瞧?」

    「這樣?自是無妨。」

    龍宿雖是沒怎麼異議地笑著伸出了左手,眼神中卻似乎帶上了那麼一點點的……鄙視意味?劍子仙跡真的懷疑眼前之人是故意來砸攤鬧場子的,偏偏人家又一臉誠懇地等著他開口,一時之間心底五味雜陳。

    「道長怎麼了?」

    見人就這樣握著自己的左手遲遲不言不動,饒是再好耐性也要被磨光,龍宿只好試探性地開口,同時試著要將自己的手給抽回來。

    掌中的溫暖一動,劍子仙跡頓時回過神來,佯咳了幾聲,「咳咳……這個,龍公子的命相真是少有的富貴榮顯,我以前也從未見過如此大富大貴的好命相……」

    「喔?當真這麼好?」龍宿眉眼彎彎,又是笑得那樣好看的模樣,「那麼還請道長為在下的姻緣指點一二吧。」

    「欸,姻緣嘛,公子的姻緣,我看……」

    「如何?」



    -----

    為什麼會變成連載我真是一千萬個想不明白……(抱頭)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4-23 16:50 | 2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7-04

    鲜花 [234] 鸡蛋 [0]

     

    -----
    [當時年少] 03



    「其實,這個籤跟姻緣……」

    「是好呢?還是不好?不論是好是不好,也請道長說個明白吧?」

    「說明白是很明白,但是這個籤又不是那麼明白……」

    劍子仙跡滿心的有口難言,只能支吾以對,偏偏龍宿像是不打算放過他,只是端著盈盈笑臉異常執著地一再逼問。劍子仙跡抬起雪白廣袖擦了擦汗,再度擠出誠懇笑臉,「龍公子是個福氣尊貴之人,位居高位、手掌大權的,能入得您的寶眼的,本就不是一般尋常人能夠……」

    「道長這是在說……吾眼高於頂嗎?」那形狀優美的紫金薄唇笑問著,聲調溫和輕柔,吐出的話語卻讓劍子仙跡出了一身冷汗。

    「沒這回事!我的意思是、那個,龍公子您是天之驕子,那麼自然也該是一位國色佳人才配得上您嘛!這個、都說『殊不知,傾國與傾城,佳人難再得』,所以,呃……」

    胡言亂語了一陣,連自己聽了都汗顏,劍子仙跡忍不住暗罵幾聲自己到底是在慌些什麼?強自冷靜了下心神,總算想起了一點得道高人該有的風範,溫和應道:「龍公子這樣一代人中之龍,必定是胸懷大志,等著開創一番承先啟後的大事業。人說『立業成家』,您如此竭盡心力在事業上,一時沒有時間管那風花雪月之事也是應該。我想您無需心急,待到時機成熟,自然該有一位絕代的紅妝與您這般豪傑相配……」

    繼續天花亂墜了好一陣子,龍宿只是含笑地聽,頻頻點頭。劍子仙跡心底頓時成就感大增,更加賣力地加強說明眼前之人只需以靜待之,姻緣之事自然水到渠成,半點心急不來。

    「如此吾明白了,多謝道長開示。」

    點點頭,正要起身,劍子仙跡卻又急急將人攔下,「龍公子且慢!呃,您、您還有沒有別的什麼想問的?在下可免費替您再卜一卦。」

    龍宿聞言,有些微訝地望著他,復又淺笑,「並無。」

    其實劍子仙跡心裡也是頗多無奈,若問他私心,他只想趕緊將這尊煞星送走,省得再繼續考驗自己睜眼說瞎話的功力。只是方才姻緣這卦其實他當真沒有說出些什麼有用的可供參考,問了跟沒問一下,如此實在良心不安,又怕愧了師門面子,只得咬牙留人再卜一卦,「公子無須客氣,真的不跟你收錢的。」

    「銀錢乃是小事,龍宿從不記掛心中。」此等略為傲氣的發言,偏偏由眼前之人口中說出卻像是天經地義的真理那般自然,只見龍宿隨手從泥金折扇上解下了原本繫著的扇墜──是一枚渾然天成水滴形狀的紫色晶玉,不用多麼見多識廣也知道必然價值連城,輕輕放在桌上,「今日與道長一談,吾甚感收穫良多,這就當作薄酬,謝過了。」

    ……我們到底談了什麼,你又收穫了什麼?為什麼我一點都感覺不到!?劍子仙跡欲哭無淚,偏偏面上還得繃著嚴肅面皮,「若然當真能為龍公子一解疑惑,貧道自也是很為龍公子高興的。」

    「自然是的。」龍宿笑瞇了眼睛,站起身來,「不過實不相瞞,在下已經有一子一女……於姻緣一事上也確實如道長所說,自然無需強求。」

    「什麼!?」劍子仙跡錯愕地吼了出來。

    龍宿沒料到劍子仙跡會做這麼大反應,一時也呆愣了一下。倒是劍子仙跡自己先意會過來失態,「咳恩……這個,抱歉,我一時吃驚……」

    「道長因何吃驚?」

    「呃,龍公子看起來年歲不大,怎麼已經……」

    「先成家,後立業。父命不可違呀……」意有所指的嘆息,復又深深看了劍子仙跡一眼,再次露出淺笑,「時間不早了,吾尚有要事……不如就此別過,後會有期。」語畢也不等劍子仙跡回應,竟是逕自抱拳行禮離開。

    劍子仙跡只能呆立當場,看著那抹紫衣背影緩緩地悠然行去,腦中還不斷迴盪著那人音容笑貌。聽他自言已有一子一女……這是絕不可能的!他敢以太上老君之名發誓,不管面相手相解籤……那人都是一生無子的命數,怎麼可能已經有了一子一女!?

    可既然他已有子女,又為何還要來求姻緣?還是,他口中所言的「一子一女」才是假,只是為了誆騙自己?到底這人……等、等等!不是這樣吧!

    忽地恍然大悟,劍子仙跡頓時一陣咬牙切齒,悔不當初。不管孰為真孰為假……事實就是,他被人給耍了!





    -----

    這個,連載的日期要怎麼改呀?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4-24 11:27 | 3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7-04

    鲜花 [234] 鸡蛋 [0]

     

    -----
    [當時年少] 04

    告別劍子仙跡之後,只見那紫髮儒生依舊只是不疾不徐地緩行,看似沒有目標的悠哉閒晃,卻在轉過某個巷角之後,忽然失去了蹤影。原本跟著他的探子驟失目標,原地打轉幾圈之後毫無所獲,也只能喪氣地回去覆命了。

    而就在探子消失身影之後,一旁隱蔽得幾乎看不見的角門緩緩開啟,內中之人赫然是方才憑空消失的那人!

    只見他略作出一個手勢,一道影子般的身影隨即無聲無息地落在他腳前,恭敬低語:「少主,請讓言歆去解決他們。」

    「不必多此一舉……若是失了他們,誰還能去報信?」依然是淺淺含笑,卻是隨手將手中的摺扇棄置在地,一腳踏斷,「就讓他們去。吾倒要看看這批宵小鼠輩,能跟吾鬥到什麼程度。」

    默言歆從來不會懷疑自家主人的任何命令,只是依舊沉默地跟隨在紫髮儒生身後,走入小門之內。門後是一條長長走道,隨著有人走近,兩側安著的燭火便自動依序打亮起來,待人走出一段距離之後又自動熄滅。燭焰皆向前倒,可見前方有異。
    走道看似頗長,主僕兩人沉默不語地行了一段,那領頭的紫衣儒生忽地像是想起什麼一樣地發問道:「方才那人的底細……去查清楚了?」

    「是。」雖然身前那人看不見,默言歆仍是恭敬一揖之後這才應道:「經默言歆查明,確實是道尊座下首徒──劍子仙跡無誤。」

    「道尊座下首徒……就這點本事?」自家侍衛打聽情報的能力自然是無庸置疑的,只是事實真相叫人難以置信,紫髮儒生忍不住搖頭嘆息,「令人連一點勁也提不起……師尊為何會給吾這種課題?」

    縱然是平素性子低調不喜與人爭的默言歆也覺得,自家主子這回是真的受委屈了,「……既是如此,少主為何不直接向儒首稟明?相信儒首應也不會為難少主才是。」

    「唔,那可不行。」面對自己一手提拔出的親信,紫髮儒生明顯放鬆許多,竟是露出淘氣笑容,襯得兩點梨渦分外明艷,「難得能出來透氣一次,也是不容易的,權當遊山玩水吧。」

    默言歆的性子本是較為嚴肅,但自家主人都這麼說了,他當然也只有點頭同意。主僕兩人正說笑間,眼前豁然一片開朗,卻是一處封閉的小小後院,幾階小梯向下,泊著一艘不算大卻極為繁麗的畫舫。

    只見船頭一抹紅衣的俏麗身影,手底提了一盞做工精緻的彤紅宮燈正仰著臉引頸期盼,見著兩人立時綻開甜甜笑顏,「少主、言歆,你們回來了。」

    正想下船迎接,那兩人卻是已經飛身躍了上來,穆仙鳳努努嘴,趕忙將宮燈掛回船頭,跟著入艙內伺候了。

    「外頭風大,怎不在裡頭候著就好?」

    「誰叫主人偏心只帶言歆去玩,鳳兒一個人等得無聊,自然是早早地站在船頭望著,看主人記不記得早點回來呀。」接過自家主人脫下的外衣,穆仙鳳半是撒嬌地抱怨著。

    回到自己的地盤,那紫髮儒生──疏樓龍宿明顯地整個人放鬆許多,也有心思說笑逗弄自己的侍女,「呵,想不到吾家鳳兒原來這麼愛計較?好吧,那下回汝就跟言歆交換一下,臥底查探的苦差事都讓汝去,換言歆舒舒服服地留下守著畫舫,如何?」

    穆仙鳳皺皺鼻子做了個鬼臉,「那有什麼問題!」眼尖瞥見默言歆皺緊了眉準備開口,趕忙快快又接下去,「只不過,那也得要言歆燒菜的手藝有我一半好,滿足得了咱們少主這張刁嘴才行!」

    語畢,嘻嘻一笑,拉著自家主子的手臂就往飯廳去,「來來來,知道你們兩個在外頭奔波忙碌了一整天,肯定是餓壞了!鳳兒今天燒了幾道拿手菜,一定要給我捧場喔!」

    「呦,咱們鳳大廚方才不是還說得對自己的手藝多有自信,現在這是強迫人家買帳嗎?」

    「哼!主人你別想藉機生事,想逃過不吃飯是不行的!鳳兒今天要仔細監督你!」

    「唉啊啊,吾的好鳳兒,茲事體大、茲事體大呀……」

    說笑間入了席,兩個小僕自然是都侍立一旁伺候主人用餐。疏樓龍宿略吃了幾口,忽然又抬頭吩咐道:「既是出門在外,那些規矩也放鬆放鬆,汝們兩個坐下來吃。」

    穆默兩人對視一眼,由穆仙鳳搖頭拒絕,「這不行的,少主,禮不可廢。」

    「……吾說可以便可以。」

    可疏樓龍宿不過眉頭一皺,兩個小僕便身不由己地上前坐下了。

    ……唉,算了,死都可以死給主子了,坐下來陪他吃頓飯又算得了什麼?畢竟天塌下來還算事小,自家主人皺一皺眉可是事大啊!

    小心翼翼地添了飯碗,儒門規矩「食不言寢不語」,席間自然是沒人多說一句話。只見默言歆沉默地猛扒白飯,穆仙鳳有一下沒一下地撥弄著箸子……皆是坐立難安、食不下嚥的模樣。

    倒是疏樓龍宿自己放下碗筷開了口,「看似忙了一天……卻沒什麼收穫。今天一日,算是浪費了。」

    穆仙鳳聞言,立刻打起精神堆著笑臉,「……少主今天,不是去見那位道尊首徒了?」

    「是啊,見面不如聞名。」

    「怎麼會?」穆仙鳳不解地偏頭,「那位道長據說少年有成,年紀輕輕的,已經有了『萬道莫及』的封號了不是?」

    疏樓龍宿一臉趣味地望著自家侍女,「鳳兒倒是很了解呢……莫非哪天打算要棄儒從道了嗎?」

    「才沒有!」穆仙鳳急急辯解,「鳳兒要跟著主人一輩子的!主人不許拋下鳳兒!」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4-26 17:50 | 4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7-04

    鲜花 [234] 鸡蛋 [0]

     

    -----
    [當時年少] 05


    「才沒有!」穆仙鳳急急辯解,「鳳兒要跟著主人一輩子的!主人不許拋下鳳兒!」

    琥珀金眸微微瞇起,是非常愉悅的笑意,「果然是吾的好鳳兒呢……不如這樣吧,這件事情就交給妳去辦?」

    穆仙鳳眨眨眼睛,雖然知道是這人故意把話這樣說得想要拐人,仍是心甘情願,「鳳兒明白。」

    -----

    劍子道長再怎麼飄然有謫仙氣,終究不是仙,還是個人。

    既然是人,無論怎麼樣日子總是要過,飯總是要吃的。此刻只見他站在城中最大的當鋪之前,面上的神色依舊淡然而嚴肅,長時間的佇立觀察讓人幾乎要懷疑起這家當鋪看似正常,事實上已然是妖氣沖天,導致這位道長準備前來收妖了。

    ──但事實只不過是,劍子道長緊捏著手底的扇墜考慮著到底該不該拿去換幾頓溫飽,猶豫煩惱得幾乎白了頭髮……呃,他本來就是白頭髮了。

    唉,這樣價值連城的寶物,真要拿去當了,他又哪裡有這個財力將來再贖回來?何況他一個身無長物的窮道士,出手卻是這樣一枚晶玉,搞不好還被人家當成是賊……可是肚子好餓……他到底還要在這城中待多久才行啊……

    當然在許久許久之後的那些年裡,劍子仙跡會無比慶幸自己當年沒有作下錯誤的決定膽敢把儒門龍首親贈的信物給拿去當掉換銀兩,那下場絕對不是「紫龍捲怒濤」這麼簡單就可以收拾的……不過雖然此時的劍子仙跡還沒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到底還是挺好運的,上天派了位仙子來拯救他。

    幾步開外,莫約十三、四歲大,穿著一身嬌艷紅衣的小少女笑得明麗,不卑不亢地向他行了個禮,「劍子道長。」

    茫然地下意識回了禮,可是引以為傲的記憶之中卻全然沒有以前對此女的任何印象,「敢問姑娘是……」

    「小婢穆仙鳳。」雙手攏在袖中沒有露出指尖半分,守禮地捧上一張封緘嚴實的請帖,「主人吩咐我送帖子來,邀劍子道長前來一敘。」

    眼前的姑娘雖是穿著僕服,卻已經是尋常人都少穿的好料子了;年紀雖小卻是儀態端莊、言談有度,顯見該是大戶人家的婢子……可是他哪裡曾和這樣的高門大戶有什麼瓜葛?「這,冒昧請教妳家主人是……」

    話還沒問完,望著姑娘手中那張艷紫請帖,劍子仙跡腦中很自動地浮現了一抹紫影,「……莫非是龍公子?」

    穆仙鳳不答,只是輕輕一笑,再次呈上請帖,「道長接了帖便知。」

    劍子仙跡只得接過請帖拆開一看,果然具名人寫著「疏樓龍宿」……劍子仙跡腦門頓覺轟然一響。

    那個人……就是儒門的少主!他在此城中等候了月餘……終究是來了。

    一旁等候著的穆仙鳳見他沒反應,再次喚道:「道長?」

    「唉……命數、命數。」無奈笑嘆,「貴府主人的心意,劍子怎可輕賤?這便請姑娘帶路吧。」

    穆仙鳳不解地偏了偏頭,見劍子仙跡沒有解釋的意思,也只能道:「道長請隨我來。」


    -----

    行雨:「敢問劍子道長,所謂『命數』……究竟是怎樣的命數?」

    劍子:「唉,天意哪裡是你們這些個小丫頭片子能輕易悟透的?也罷,我就替你們解釋一番,聽清楚了啊……」

    行雨:「是是!」(認真筆記中)

    劍子:「我跟龍宿呢,那個叫作『天作之緣』、『天賜良緣』、『天生一對』……總之差不多就這個意思,懂吧?」

    行雨:「懂……呃,劍子道長您怎麼飛出去了……哇,大白天的也有流星可看哪……」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4-29 11:06 | 5 楼
    木简
    空山开满桃花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8
    腹黑: 164 点
    珍珠: 1502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4(小时)
    注册时间:2012-11-20
    最后登录:2014-01-20

    鲜花 [0] 鸡蛋 [0]

     Re:[九周年] 04.29 當時年少 01~05 5F

    道长有没有给自己算过姻缘233333
    原来剑子上就是在等龙宿么>/////<这种命中注定的,
    这么青葱一定是HEowo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4-29 21:21 | 6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7-04

    鲜花 [234] 鸡蛋 [0]

     Re:[九周年] 04.29 當時年少 01~05  5F

    話嘮黨果斷寫不完連載(躺平)


    -----
    [當時年少] 06

    只見穆仙鳳領著劍子仙跡走了幾刻鐘,竟是漸漸越往城中人煙少至的南邊走去。劍子仙跡心底暗自狐疑,卻是不動聲色。然而又拐過幾重巷弄,眼前赫然是一彎水道,精緻畫舫隨著湖波輕輕晃蕩,彤紅宮燈劃出重重流光,同樣掛在畫舫船首等候著來人。

    「道長請。」穆仙鳳笑著,行了一禮,率先從船身架著的木板踏上了船。

    ……縱然眼前的是龍潭虎穴,他也得去闖上一闖,由得他說「不」嗎?

    劍子仙跡只能苦笑,「那麼便多所打擾了。」說完便飛身上了畫舫,落地時竟沒有激起船身半點起伏,可見是多俊的輕功底子。

    ……是不是大俠們都非得賣弄一下身手才行?穆仙鳳偷偷吐了舌頭,乖乖地領著人往船艙中行去,推開精緻梨花木門扉,朝內中朗聲報道:「主人,鳳兒將劍子先生請來了。」

    艙中那抹修長的紫衣身影正背向兩人,手中華扇在身後不緊不慢地緩緩搧動著,貌似悠閒地賞著窗外景色。聞得穆仙鳳傳報,這才慢吞吞地轉過身來,朝來人輕淺一笑,「劍子道長大駕光臨,果令寒舍蓬蓽生輝。」

    此處船艙雖不大,內中卻是擺設得極為雅緻富麗,桌椅樑木用的皆是上好的烏檀木,其他大大小小的器物雖不是每一樣都認得出來頭……想也知道這家主人沒可能使用任何劣質品,就是稍微次一等的都別想端上他面前,肯定都是頂級的好東西……這樣還叫「寒舍」的話,實在不知道「豪府」要怎麼定義了。

    劍子仙跡唯有繼續苦笑,「不敢當。龍宿公子都親自遣了貼身侍女邀我過府赴宴了,這麼大的面子,劍子只怕承擔不起,哪裡敢拒絕的?」

    不知疏樓龍宿是沒聽出劍子仙跡話中的諷刺之意,還是完全打算置之不理,只是轉頭向穆仙鳳吩咐道:「仙鳳,下去備膳吧。記得,務必端上汝最拿手之菜餚好好招待劍子道長。」

    穆仙鳳乖巧地應了聲,轉身離去。

    一時間艙中只剩下了劍龍兩人,氣氛一時有些尷尬。說到底兩人也不過是一面之緣,真要找些話題來打發時間雖是不難,但誰猜不到今日這場邀約是個鴻門宴?恐怕沒那麼容易打發。

    疏樓龍宿給了話,依舊是那樣漂亮得無懈可擊的笑臉,「昨日一別之後,聽聞探子來報,方才得知劍子道長竟是那道尊門下首徒,年紀輕輕便聞名天下的劍子仙跡,龍宿好生驚訝。」

    「……不過虛名而已,劍子從不記掛心上。」

    虛名要是能當飯吃的話,他還需要去擺攤算命嗎?劍子仙跡深深覺得這人肯定是在故意挖苦自己。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5-14 23:55 | 7 楼
    龙鳞黄泉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腹黑: * 点
    珍珠: * 颗
    贡献: * 点
    华丽: 65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鲜花 [] 鸡蛋 []

     

    少年人的注定缘分~~~~~

    也不知剑子有没有算出自己就是害的龙宿一世无子的罪魁祸首啊~~~~

    劳模同修加油码后续~~~

    给汝捏肩~~~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5-15 13:32 | 山东省东营市 8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9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8-07-04

    鲜花 [234] 鸡蛋 [0]

     

    灑一點點土.........先生主人請息怒,我沒忘坑T口T/


    -----
    [當時年少] 07

    上挑鳳目意味深長地掠過劍子仙跡上下打量幾眼,淺淺含笑,「道長太客氣了。」

    ──那笑容雖然溫雅謙和,卻是沒有半分真心,劍子仙跡索性也擺出敷衍笑意,「呵呵呵,哪裡哪裡,是龍公子您太謬讚了。」

    疏樓龍宿自然不可能沒有看出劍子仙跡的諷刺抗議,只是不以為意,「聽聞道長已在城中停留月餘……不知道有沒有哪些有趣可消磨時間的好去處,可向在下推薦?吾長年困守案牘,這回難得有機會有時間能出來走走,倒是真心想好好賞玩一番。」

    這一番話說得漂亮,既是暗示了自己對對方的行蹤瞭若指掌,又架了上好的台階請對方下來……劍子仙跡著實有些佩服這番連消帶打的嘴上功夫了,「龍公子是儒門的下一任主事者,平日裡自然是忙的。同我這樣悠閒度日的閒散道子哪裡能相提並論?龍公子這樣兢兢業業,有你這樣的未來主子,實在是儒門眾人的福氣啊。」

    「家師對吾期望甚大,吾自然不能讓他失望了。」好聽話人人愛聽,疏樓龍宿也是笑瞇瞇的,「只不過如今既然不在儒門之中,吾也想難得放鬆放鬆……不知道長可願與吾為伴?」

    好哇好哇當然好!!!劍子仙跡心中點頭如搗蒜,面上卻還得維持住平和模樣,「這,難道不會太過打擾龍公子了嗎……」

    疏樓龍宿才要答話,穆仙鳳卻是已經到了艙外,脆聲通報道:「主人,劍子道長,晚膳已經備好了,請兩位移駕用餐。」

    再大的事情,總得填飽了肚子再議不是?何況這個窮酸道士看起來面有菜色……像是很餓的樣子。

    疏樓龍宿也不囉嗦,揚手示意,「道長,請。」

    於是後來咱們的劍子道長便是常常熱淚盈眶地感動言道,他家龍宿的第一個大優點,就是乾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8-01 18:44 | 9 楼
    « 1 234» Pages: ( 1/4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琴箫和鸣≡

    Time now is:08-15 09:2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