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 Pages: ( 2/2 total )
本页主题: [九周年] 剑龙校园十则(系列)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小势力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4
腹黑: 163 点
珍珠: 1811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9(小时)
注册时间:2012-08-27
最后登录:2015-06-09

鲜花 [2] 鸡蛋 [0]

 

第一則:十三年的十三年(二)

一身无伤地回家,还看到书包里的便当盒子连粒残渣都没剩,养父母几乎开心地要去祷告。虽然之前收养这个孩子前他们也犹豫了很久,但是考虑到这么小的年纪没有任何依靠,哪怕活到大,也肯定不会是通过正当的途径。他们绝对不会允许这种悲剧是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差酿成的。

剑子乖巧地朝他们笑笑,然后拿着自己拿的那份晚餐回到自己屋子。他看的出养父母对他的照顾,也看的出这么拥挤的大家庭连十八九的长子和长女们都挤在一个卧室,而独独给自己安排一间小卧室的缘由。家里的孩子们目视着他回到房间,然后还是忍不住地问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他的肤色是黄的,头发会那么白?不该是黑色的么?”

“约翰,这世上有千千万万的人,不能保证所有人都在你的常理之内,你要做的就是照顾好自己的弟弟妹妹,还有……别让剑子感觉自己被排挤。”

大孩子瘪瘪嘴,我没有排挤他,只是奇怪而已。

剑子一手拿着汉堡往嘴里塞,一手擎着漫画书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房间的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但他还是悠闲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天地。


次日,是个晴天,只是白雪映衬的世界格外耀眼,剑子此时多希望自己戴的不是针织帽而是鸭舌帽,可以帮他遮住这该死的光。当然希望归希望,他能做的也只有把头低的不能再低,脖子缩进围巾里,手上戴着昨天赤云染悄悄塞进自己书包的手套,然后揣进裤袋,匆匆地往学校走。

剑子的新家离学校不算近,本来他可以坐直达的巴士,但是为了多攒一点零花钱,巴士的那部分钱就不舍得花了。出门的时候天还黑着,这会儿已经亮透了,路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多。剑子自觉走到昨天那条街口,正要拐弯,脑袋却抵上一个带着呢子毛的障碍物,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身前的人大概比他高一个头,距离太近看着还真有点吃力。那人只侧过四分之一的身子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剑子还想这脸有点熟,就看到那个高个子侧身探出一个脑袋,红色的围巾包住了下巴和嘴巴,但还是让剑子一眼就认出来是昨天那个叫龙宿的男生。瞧,他连名字都记得这么清楚。

剑子就这么看着那个小人,从来没道过谦的嘴里特顺溜地冒出一句:“对不起。”只不过,是中文。

高个子愣了一下,一时没有回答,还是在看了眼儿子以后,才慢吞吞地用文中回了句:“没关系。”

剑子这下子不盯着龙宿看了,微微地让出一段距离,然后从旁边走了过去。

待剑子走远了,太学主才继续回过头看着龙宿,道:“那个孩子你认识?”

龙宿想了一会儿,摇摇头,华人学校的人不认识。

太学主貌似放心地舒了口气,道:“今晚我有任务,放学以后你自己早点回家,晚饭我已经提前嘱咐安娜了,到时候不必等我。”

龙宿点点头,道:“那明天晚上能回来么?”

太学主摇摇头,不一样,转念一想,又道:“我还是派一个人接你吧……”

“不必,”龙宿道,“我坐校车,而且,大家都知道您,没事的。”

太学主苦笑了一下,只说:“我的威慑力确实可以做保护伞,但很多时候也是一种威胁。”

龙宿想了一下,道:“万一我出事了,你会为我报仇么?”

“我会让对方生不如死。”太学主声音平静的不像在说这种事情很麻烦。

“那就够了。”龙宿道,“他们不傻应该会想到后果。”

“那如果真遇到傻子呢?”太学主反问。

龙宿歪歪头,然后笑道:
“如果是傻子,我想我一个人足够应付了。”

龙宿的回答让太学主意外,但稍微想一下,也觉得确实如此。龙宿从小在他这里学到的东西依然不少,过几年还准备让龙宿入警队,排除自己过分的担心,龙宿还真是在他没有注意的情况下自己排解了不少危险。只是他还是希望,那种让龙宿独自面对危险越少越好。

“好吧,有事打电话给我或者央森叔叔,会有人及时赶过来。”太学主拍拍龙宿的肩膀,又道,“离那些小混混远点。”

龙宿点点头,抱了一下眼前这个高大的父亲,然后向学校的方向走去。


下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剑子穿着运动服却倚在篮球馆的门口看热闹。不是他不想活动,只是这项运动他从爸爸不在就没有机会玩几次,规则什么的完全记不清楚,以前在外面跟那帮黑人抢球的时候总是因为不懂规则被揍。在这里他倒不怕被揍,只是不会玩瞎玩,终究没意思。

然后那颗没意思的东西就突然冲着他的脑袋飞了过来。

剑子一歪头,球从耳侧越过,径直砸到身后的门上,彭地一声弹了回来,本来朝那边跑去准备捡球的小姑娘看到剑子在以为会帮自己接住就立住没动然后被弹回来的球砸了个正着,鼻血顿时就顺着流了下来。

“啊!”小姑娘一屁股坐到地上,疼的眼泪立刻就出来了。

剑子刚才压根就没瞅见不远处有个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过去扶起那个女孩,其他的学生也凑过来看情况,体育老师匆匆赶来,拉起女孩就说:“我带她去医务室,你们自己活动。”

然后迅速聚成一团的人又慢慢散开了,剑子想了一下,这事应该不全怪他吧……

这么想着,身边有个影子老是不消失,剑子抬头一看发现是苍正笑盈盈地望着自己。

剑子回望了一会儿,没明白他的意思。

“老师不在,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怎么样?”苍捅捅他。

“为什么是我?”剑子疑惑。

“他们都太老实,不肯去。”苍指指那边正在教赤云染运球的蔺无双。

剑子刚想说我也老实,就被苍拖了出去。

然后——趴在墙头的剑子俯视着隔壁贵族学校硕大的运动场,问苍:“你偷窥还带什么橄榄油?”

苍抱着一桶橄榄油,十分费劲地靠在墙头,说:“我最看不惯他们上个体育课,还穿那么白的运动服,出来耍帅的么?”

剑子不以为然,四下望着对面设施齐备的运动场。几乎所有人都在冬阳里活动,只有一个人躲在化了学的树下长椅上躺着,脸上还盖了本书,不远处一堆人正在挥着棒球棒比划。躺着的人脸上的书被风一吹,慢慢地滑了下去。

尽管人还闭着眼睛,剑子却一眼就认了出来,是龙宿。与此同时他也注意到远处的一个棒球朝着龙宿飞了过去。

“剑子,看我怎么整这帮钱孙子……”旁边的苍絮絮叨叨,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剑子耳朵里越加清晰的却是那颗带着弧线飞来的球带起的风声。

一队长跑的学生从墙下路过,苍大喊一声:“见鬼去吧,假贵族!”

“小心!”剑子脑子里的弦一蹦,忽地从墙头跃下,于此同时墙下的贵族学生齐齐抬头,然后就惊恐地望着从天而降的橄榄油和随后落下的剑子,外加一只木桶。

“彭!”剑子稳稳落在地上的瞬间,一直木桶也在他身边摔了个稀烂。眼前的一堆人全都变得油光锃亮。

剑子回头望向龙宿那边,只见龙宿从长椅上慢腾腾地坐起来,然后把手里握着的一个棒球扔到地上,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句:“脏死了。”

剑子愣了一下,这才注意到周围不善的目光,回来看到像是小时候看过电影里的十二铜人一样的少爷小姐们,这才眉头紧皱地抬头望向还趴在墙头的苍。

而苍到最后,嘴巴都张得大大的没能合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06-03 23:23 | 10 楼
小势力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4
腹黑: 163 点
珍珠: 1811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9(小时)
注册时间:2012-08-27
最后登录:2015-06-09

鲜花 [2] 鸡蛋 [0]

 

第一則:十三年的十三年(三)

剑子被老师带回去的时候,苍已经妆模作样的在座位上看书了。从来不看书的人装的还真像,赤云染瞪了他一眼。

老师黑着脸回到讲台,忍着怒气道:“以后的体育课会有三个老师同时代课,你们最好祈祷惹事的时候不要被发现。”

剑子揉揉耳边的毛毛把头转向了窗外,讲台上老师的脸更黑了。

剩下的时间老师分了学习小组,苍凑到剑子身边戳了他两下。

剑子看了他一眼,没吭气。

苍自讨没趣,转过头去。半响,还是转回来:“没想到你还真敢为对方拼命啊,可是那些小姐真的招惹不起。”

赤云染和蔺无双听在心里,也凑过来。

赤云染:“剑子,我们从来都不跟他们学校的人打交道的,即便是女孩子,那个学校的人也格外难相处,保不住他们会在什么时候捉弄你,你还是……”

“还是离他们远点吧,早前有些前辈对着那边的女生吹口哨,结果被打得不成人样。”蔺无双补充道,“更何况剑子你……”

蔺无双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眼睛不由地看向剑子的头发。

“怎样?”剑子突然看向他,吓了他一跳。

“辨识度高更容易成为目标,”苍懒懒地转了圈笔,“被打成猪头配你这头白毛肯定很好看。”

“你们会怕那帮弱鸡?”剑子不屑地反问。

“我们当然不怕他们,只是,他们不只有他们自己……别天真了白毛!”苍被他气笑了,“如果你就是喜欢碰钉子,放学去他们门口溜达一下试试看,没人拦你。”

剑子不以为意。

直到放学,大家都没有再提这个事情。苍他们跟剑子不顺路,但是赤云染不放心剑子,还是拉上苍和蔺无双跟了剑子一段,确定剑子走的不是去对面学校的路才放心地回头走自己的路。

“那个小子有数吧,被退学那么多次,如果再惹事就吃不消了,你担心个什么劲儿?”苍不屑道。

“难道不是你拉着人家跑去恶作剧,还让他自己背了黑锅?”赤云染一语点破真相。

苍被说的哑口无言,半天才嘟囔了一句:“试试他而已,没想到胆子还挺大。”

“胆子大不大现在都是他麻烦了,你还说风凉话!”

蔺无双看见俩人要吵,赶紧插进来,道:“云染,别生气。如果剑子真的惹上麻烦,苍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赤云染知道苍的为人,但是这次毕竟不是普通的小角色,真的惹上事情,连学校的老师都未必能摆平,更何况是他们这些没有背景的华人学生。与其说她很担心剑子,不如说她更担心苍,蔺无双和其他华人学生全部受到牵连。

“好啦好啦,我保证下次不会再拉剑子恶作剧了。剑子都去过他们学校的教务处了,不也完好无损地回来了么?你别生气了……”苍软下口气哄着,三个人慢慢吞吞地向家的方向走去。

另一头剑子跟前几日一样,去马路对面等巴士。冬天天黑得早,就算他是个男孩子,家里的养父母也会在他每次天黑回来的时候大惊小怪地嘘寒问暖生怕他一个男孩子被拐卖似的,这种情况下,剑子决定还是不要走回去的好。

其实剑子心里还有另一个念想:就这么在这里等着的话或许会遇见他。

少年的心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冒着危险跳下墙头只想告诉那个人会有被棒球击中的危险时是种什么样的情绪,哪怕是被那么多自己学校和对方学校的学生老师围住质问,争吵或是警告的时候,都在想那个人知不知道自己会这样是因为他。

或许只是把他当成傻瓜了,不然怎么会看着自己狼狈不堪的样子笑出来呢……

剑子自嘲地想着那个人的笑容,竟然也跟着笑了。

笑得当口,就发现对面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地靠近过来。等人到眼前了,剑子才不可思议地“咦”了一声,靠近他的人不冷不热地看了他一眼,就把目光转向了马路。

剑子记得他明明是该在对面等人的,好像跟自己不是顺路吧。可旁边的人一声不吭地望着马路不像是有话要对他说,难不成要跟自己回家说?想到这里剑子马上笑了,还不巧发出了声音来,引来身旁人疑惑的眼神。

剑子见状想解释:“啊,我不是……”

没想到龙宿也只是看了他两秒钟,又若无其事地把脸转回去了。剑子莫名地有些憋屈,突然很想搭话,手已经被嘴提前反应地伸了出去搭在对方的肩膀上。

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了一阵哄闹。马路对面一群金发碧眼的女生在朝这边挥手,兴高采烈地议论着什么。剑子想起情人节那天身边这个人收到的排山倒海的礼物,顿时明白了过来,心里竟然有些隐隐的不爽。恰恰当事人却当做没看见一样继续目空一切地等人或者车。

“你要搭到什么时候?”凉凉的声音传进剑子耳朵。同时剑子也发现龙宿在跟他讲话。

“龙宿,你爸爸只让我来接你,没听说还有同……学?”淡金色长发束在一起的男人和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已经停在他们面前。

“央森叔叔,你晚了十分钟。”龙宿等不及剑子回神,不着痕迹地推开剑子一直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径直走向车边,“还有,这个不是我同学。”说完便坐到了车里的后座上。

“哦~”央森一脸早在意料中的表情,回身也坐到车里,末了,还对着外面的剑子打了个招呼:“我们走了小朋友,拜拜~”

剑子愣愣地站在原地,手背还残留着刚才龙宿指尖划过的冰凉触感。他闷闷地看着空荡荡的马路,无心去想为什么人已经走了对面那群洋妞还热情不减地在呼喊。

而在热情的背后,又怎样的敌意在等着他,剑子也未曾想过。直到接连几天学校的同学被恶意伤害的事件在学校传开后,大家也隐隐地嗅出点不寻常的味道。

老师们即便报了警,被伤害的学生也似乎有所顾忌,支支吾吾提供不了太多线索。警方在来过学校几次之后无果,只能提醒他们最好搭伴回家。介于被欺负的学生都是步行回家的,老师还提出了坐巴士或者干脆家长接送的建议。

只是这些剑子都没听进耳朵里,比起恶意伤害事件,隔壁学校的那些千金最近频繁跑到华人学校围观自己这件事情更让他觉得烦恼。刚开始她们的到来着实让学校的其他男孩子兴奋不已,有不少还聊上了。后来随着伤害事件的频发,对面学校或许是担心自己学生的安全下了什么命令,女孩子渐渐的不再过来。

这周末剑子家的养父母去外省探亲,本来要带剑子一起去的,可是剑子推脱学校要补习没有跟着。养父母考虑了一会儿,给了剑子周末两天的零花钱,并把冰箱装满后就将钥匙交给他,百般叮嘱后上路了。

既然没有人在家,剑子也就优哉游哉地打算走回去,省下那点巴士费。

剑子抄了小路,幽暗的箱子里时不时地传来老鼠啃食的声音,突然一阵呼啸声传来。警觉的剑子猛地回身,眼前亮晃晃的东西瞬间朝自己砸来!
[ 此帖被小势力在2013-11-04 21:03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11-01 23:40 | 11 楼
小势力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4
腹黑: 163 点
珍珠: 1811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9(小时)
注册时间:2012-08-27
最后登录:2015-06-09

鲜花 [2] 鸡蛋 [0]

 

第一則:十三年的十三年(四)

“你是说昨天你也被袭击了?!”苍的嗓音震得身边路过的学生都猛地回过头看他们。

剑子鄙视地看了他一眼,道:“你能别这么大惊下怪么?”

苍点点头,迫不及待地问:“都是些什么人啊?会是一伙人么?你看到他们的脸了么?”

“没有,”剑子摸了摸脸上的创可贴,“三个人都戴着口罩和针织帽,天黑了根本没法辨认,不过……体型上来看,并非是成年人,顶多比我们大三两岁……”

“等等……”蔺无双问道,“也就是说……你一个人打败了三个?”

“呃,打跑了而已。”剑子想起昨晚那帮人拎着铁管向他下手的时候还真想耍狠好好干一架,但是考虑到周一养父母回来看到他满身伤痕的反应,还是作罢,稍微教训了对方一下就放他们走了。脸上的小擦伤应该很快就会好,即便被问到了,也可以说是体育课上的不小心。

总之这些都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那帮人的目的以及他们还会不会再来。

赤云染仿佛看见了剑子的心事,说道:“要不然以后放学我们送你一程?反正我们人多,晚点回家也不怕什么。”

“喂喂,谁同意你这么慷慨的,我可不想在路上浪费那么多时间。”苍不满道。

赤云染刚想说他,被剑子打断了:“没关系,也就今天一天了,周末我也不会来这边玩。”

讨论的结果是,放学的时候众人还是在校门口分了手,各自回家去。

剑子本来打算直接回家,但是他想到这几日都没有去等巴士,不知道还能不能碰到龙宿,就改变主意了。

刚拐了两个小路,剑子就发现前方有个跟他穿一样校服的男生。起初剑子以为他只是回家,当对方快要拐进一个死胡同的时候才发现对面有另一个人在等着他。

剑子不是好管闲事的人,只是他想离开的时候,死胡同口对面出现的一群人太过于凶神恶煞,让他本能地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便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令他有些意外的是,同校的那个男生等的人竟然在等对面贵族学校的女孩,而且两人关系看上去绝不是朋友那么简单。另一面过来的一伙人虽然穿着对面学校的校服,却丝毫没有平时循规蹈矩的少爷样子,放学后的他们把衣服领带扯下挂在肩膀上,肆无忌惮地抽着烟,在脏乱的胡同里踢踏周围的废弃易拉罐,骂咧咧不知道是在说谁的坏话。

胡同里的秘密情侣似乎听到了声响,男孩子有些害怕,女孩子开始还开心地挽着他的手,在那群人出现的一瞬间突然推开男孩子。

“哟,杂碎也知道泡妞啊~”为首的人吐掉嘴里的烟,瞥了眼自己学校的女孩,道:“口味真重。”

刚才还小鸟依人的女孩儿已经换上一脸不屑,抱着胳膊冷冷地退到一边,道:“管得真多,我回去了,不想陪你们玩。”

“呵,快滚回去抱你的洋娃娃吧!”头目说完,便毫无预警地一跤踹倒了还留在原地战战兢兢的男生。

“你们要干什么?!”男孩颤着音吼道。

“干什么?!”那人瞪大了眼睛踩上男孩的右肩不让他起身,“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敢惹我们学校的人?”

“是她主动……”话没说完,声音突然断了。

剑子愣了一下,发现后面的人一棍子打在他的腿上,疼得那男孩一时没了声音,想去碰伤口却被死死地踩住,不能动弹。

“她爸爸随便买个人就能把你做了,比我们可要狠得多哦~”说罢就又踹了一脚,然后退到后面,示意身边的人继续。

男孩腿几乎被敲断,根本逃脱不了。如果是平时的斗殴剑子不会参与,但是这次,恐怕不管会出事,尤其是对方的背景都很硬,伤人没有什么顾忌。

这么想着剑子已经敏捷地抄到他们身后,转眼间放到了两个人。

“混蛋!不想活了?”一群人迅速围住剑子。

“哟哟,我以为是谁~这怪胎终于让我们逮着了,”为首的人转悠过来,上下打量着剑子,“女人是不是就喜欢这种异形啊?白毛,你知道因为你的出现,害得我们身边多了多少叽叽喳喳的蠢女人?一个卑贱的平民也敢在我们的地盘上哗众取宠?”

“你们打人的理由是什么?”剑子不紧不慢地问。

“哈哈哈哈,理由?打你们这帮贱民还需要理由,看你们不顺眼行么?哈哈哈哈哈!啊——”

眼前的人嚣张了不到一分钟,就被剑子抓着肩膀狠狠地扭了个劲儿,胳膊关节错位的声音清晰可闻。对方痛苦的整张脸都扭曲了,剑子轻松地推开那人,道:“到底谁是贱民?废物。”

“你……你今天别想活着回去!”靠在墙上的人恶狠狠地望着剑子,旁边的一群人有家伙的抄家伙,没家伙的就赤手冲上来,红着眼要让剑子好看。

剑子一个人应付一群人肯定不占优势,受伤的同学缩在角落里也没法动弹。剑子虽然没有吃到大亏,但身上也挨了几下,尤其是衣服被刮的已经破掉,想到下个周被养父母问道时的情形,心中也多了几分焦躁。

“狗杂种!一群人欺负一个算什么!”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剑子愣了一下,认出站在巷口的是苍他们。

赤云染看到眼前的景象,吓得捂住了嘴巴,苍已经毫不犹豫地加入战局,蔺无双眼尖,看到了角落里受伤的同学。趁着乱跑进去把人给拖了出来。

“云染,快把人送到医院!”蔺无双道。

“要不要报警啊?”赤云染着急地看着乱斗做一团的黑影。

“不行,报警的话他们都会被记过,而且以对方的背景,我们到时候还不知道会被怎么处罚。你先送他去医院,我去帮苍!”说完也冲了进去。

天色越来越暗,剑子他们三个人身手都不错,但是对方人多,打了那么久体力消耗很大,当然对方也是这样。苍这辈子没打过这么刺激的架,几乎用尽了全力在拼,他只希望那帮兔崽子最后能累的跟狗一样趴在他们眼前。

可是万万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对方见占不到便宜,竟然打电话叫来帮手,而且是比他们大好几岁的高中生,货真价实的混混。

剑子被他们一棍子闷在后背,一下子单膝跪在了地上。

这种情况下,连苍都开始冒冷汗。

“小子,你还挺能打啊。”身材高大的青年用冰冷的铁管一头托起剑子的下巴,“上次我们人手不够,这次……可不会让你轻易逃走!”

说完,他就把棍子交给刚才被剑子拗断一个胳膊的男孩手里,让他来处置剑子。那人左手拎着棍子就阴笑着举到了剑子的头上。

蔺无双那一刻头皮都发麻了。苍想冲上去却被制住了,急的吼了出来:“你们想杀人么?!”

“杀人?”那人看了苍一眼,大笑道:“好主意,你也别急!下个就是你!”说罢手中的铁棍猛地用力举起。

“你们在做什么……”

棍子在空中停下,众人都像那个凉凉的声音望去。

天已经黑得很透,昏暗的灯光能让人勉强看清从不远处慢慢走来的人是个并不高大未成年人。

等人走近了,剑子喃喃道:龙宿……

只是,没人听得到那么小的声音。

“哟,这不是龙宿嘛,真难得……”

“放他走。”龙宿看清眼前的人,淡淡地说了一句。

头目听了他的话很是不满,道:“我说疏楼龙宿,平时你装清高是你的事情,今天我们玩我们的也请你不要插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你不能动他。”龙宿依旧是同样的口气。

“哼!”那人不屑与龙宿废话,直接回过身换了根更粗的管子,冲着剑子挥去。

“喀嚓!”一声开保险栓的声音在黑夜响起,像是牵动了虚空中的大幕,打下了无数细小的冰晶。

雪幕中,龙宿用手枪紧紧抵住了前面人的后脑勺。

“我操……”苍整个人都傻掉了。

“放他走……“龙宿还是那个语气,只是微微考虑了一下,补充道,”放他们走。”

“你,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前面的人还是不肯放弃,握凶器的手更加发狠地紧了。

“以后不要找他们麻烦。”

“哼,龙宿你还真以为自己有把枪我就真怕你了么?我告诉你……”

“砰!”

枪声毫无预警地响起,子弹激起地上的尘土,瞬间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们惊慌地后退,更有人喊道:“报警啊!”

“咦?什么人报警?”央森开着警车停在巷口,伸出脑袋问道,看到龙宿又道,“龙宿,快点哦~赶不上晚饭了~”

龙宿的枪口还在冒着烟,雪花落在上面很快融化掉了,他把枪口重新对上面前的人,最后一遍说同样台词时已经有些不耐烦。

“放他们走。”

半响,前面的人终于扔下铁管,向后走去,紧接着其他人也慢慢地跟上,一会儿就走干净了。

惊魂未定的苍这下才松了口气,慢慢地跌坐在已被雪片铺白的地面。

剑子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腿抽筋了,他抬起头,仰视着龙宿冰冷的下巴,笑道:“借个手。”

龙宿没有回应他,回身打算离开,却被剑子拽住袖口,继而拉住手顺势站了起来,却因为站立不稳靠在龙宿身上。

央森在远处看的好玩,打趣道:“要不然几个小朋友一起来我家吃饭?”

龙宿闻言,马上抽身离开,在与剑子分开的时候,只听见对方轻轻地说了声:“谢谢。”

坐回车里的时候,龙宿才看向外面的人。

就当做还你人情了吧。龙宿想起那天下午在自己差点被棒球击中时焦急的呼喊,嘴角泛起一丝笑容。
[ 此帖被小势力在2013-11-04 21:11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3-11-04 20:41 | 12 楼
«1 2 » Pages: ( 2/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琴箫和鸣≡

Time now is:09-22 20:3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