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3 » Pages: ( 3/3 total )
本页主题: 10.16 [劍龍]詠歎調(十七)23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01
腹黑: 560 点
珍珠: 2024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9(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9-10-23

鲜花 [69]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9楼颦姊于2019-09-15 10:02发表的  :
居然还能看到以前一直产粮满足同好们的大大还在写剑龙,好感动嘤嘤嘤!以前天天会上的晓问已经可能一年才上几次了,但是每次看到这紫色的熟悉的页面就觉得很温情和感动,还写文的行雲大大也是一如既往的勤劳多才~
前一阵子被七版龙的消息拖回坑,但是剧情嘛不说也罢,可能剑龙甚至三鲜都已经是真爱粉心里凝成魂魄的存在了,台面上不管怎么换造型破格各种ooc也都能用迷妹滤镜拗成自己心里想要的样子。所以只要知道他们没回仙山卖豆干就好,他们在我心里已经在无数平行世界里把小日子过出了无数种逍遥滋润了~~



晚安,感謝賞文xD
雖然我現在也很少出現在曉問,但畢竟是15週年,還是該紀念一下的xD
所以勤勞多才不敢當,只希望我筆下的劍龍可以幸福快樂就好w
最近的劇情實在不忍直視,但是跟主人比起來我比較想揍劍子(但我真的是粉
看了兩集之後我果斷放棄(喂
現在大部分都是看造型不看劇情了,不然就是只看一半(喂
就讓他們在當年磐隱戰後就退隱了吧xD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9-09-26 02:51 | 20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01
腹黑: 560 点
珍珠: 2024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9(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9-10-23

鲜花 [69] 鸡蛋 [0]

 [劍龍]詠歎調(十五)

天際透著薄光,日出前的晦暗不明並無法干擾到人的好眠,疏樓龍宿卻醒了。

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映入眼底的卻是劍子仙跡的睡顏,將醒未醒的意識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身體已本能地往溫暖處靠去。

「龍宿?」疏樓龍宿一動劍子仙跡就醒了,將靠過來的人擁得更緊,動作自然地在人額角落下一吻。「你會冷嗎?」

「……不會……」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劍子仙跡問的是什麼,疏樓龍宿咕噥一聲,閉上眼就又睡去。

等到疏樓龍宿再度醒來時,天已大亮了。

掀開擋光的簾幕,疏樓龍宿便看見劍子仙跡坐在窗下,聽到他這裡有動靜便走了過來,在床沿坐下,拉過銀鉤勾住了簾幕。

「要起來了嗎?」

「不想起。」疏樓龍宿說著,側過身子躺著,一頭長髮在床上蜿蜒,還有些睏倦的他沒發現劍子仙跡眸光深邃幾分。「什麼時辰了?」難得好眠,於是疏樓龍宿也難得賴床。

「快午時了。」凌晨疏樓龍宿醒來後就又沉沉睡去,連劍子仙跡起來了都沒發現,已經讓他睡去一頓早餐了,劍子仙跡本也打算再過一會兒就叫醒他,想不到他自己醒了。「睏的話吃完午膳再來睡午覺吧。」

「不用,吾不睏,只是懶得起。」疏樓龍宿把臉埋進鬆軟的被窩裡,這一覺他起碼睡了五個時辰,他已經想不起來上次睡得這麼好是什麼時候了。

劍子仙跡輕笑,起身出去端了盆溫水進來讓疏樓龍宿洗漱,打理好後兩人才一同出了房間,來到小亭裡,穆仙鳳和默言歆已等在那裡了。

「主人,先生。」穆仙鳳盈盈一福,笑容燦爛,一旁的默言歆還有點反應不過來,看著疏樓龍宿被握住的手,好半天才行了禮。

「主人和先生午膳想要吃什麼?」穆仙鳳待兩人坐下,一邊倒茶一邊問道。

「隨便。」「都好。」

兩人異口同聲的默契讓穆仙鳳笑得更燦爛,於是不意外地換來一個白眼,再木訥如默言歆也知道了是怎麼回事,看了看穆仙鳳,再看了看疏樓龍宿與劍子仙跡,心裡有些吃味。

穆仙鳳倒好茶,備上了一些茶點,便和默言歆準備午餐去了,兩人離開亭子之際,還能聽見穆仙鳳和默言歆的耳語,劍子仙跡看了不禁笑。

「汝笑什麼?」疏樓龍宿捻了一塊糕點正要吃,抬頭就看見劍子仙跡看著兩個遠去的小僕笑得意味深長。

「沒什麼,只是在想……」劍子仙跡拉長的尾音,整個人都靠了過去,不意外換來一個嫌棄的眼神。

「離吾遠點。」

「哎,龍宿,你們接下來有個長假對不?」

「那又如何?」見人還是直往身上靠過來,疏樓龍宿直接伸出手想把人推開,卻被劍子仙跡牢牢握住,甚至還拉到他胸口上。「劍、子、仙、跡。」

「龍宿,吾只是想問你要不要跟我去豁然之境小住幾日。」劍子仙跡說著,將掌中的手指握得更緊了些,讓自己的體溫可以一點一點地染上去。「把疏樓西風留給言歆和鳳兒培養一下感情呀。」

「他們倆的感覺還需要培養嗎?」疏樓龍宿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就連穆仙鳳自己都知道默言歆的心意是要培養什麼?可話一出口疏樓龍宿就覺不對,迎上劍子仙跡燦爛笑容更覺他不會有什麼好話。「汝閉嘴,吾不想聽。」

「原來你已經知道吾想說什麼,想不到吾們這麼有默契,真可謂是……」

疏樓龍宿身體力行地把手中那塊遲遲送不進嘴裡的糕點塞到了劍子仙跡嘴裡。

誰知劍子仙跡還不放棄,將糕點細細嚥下後又要開口,疏樓龍宿見狀再拿了一塊糕點,一副你再說我就再塞的架勢,劍子仙跡乾脆拉過他的手就口吃下。

「龍宿,吾是真的想和你單獨相處幾天。」掌中的手沒有掙扎,劍子仙跡也略略放鬆了力道,指腹輕輕地摩挲著疏樓龍宿的手腕。「好不容易美夢成真,你不能怪吾得寸進尺呀。」

疏樓龍宿睨他,抽回了手,故作鎮定地吃起點心來。

即使被瞪了也還是笑得燦爛,劍子仙跡沒再開口,將茶具移到近前,烹起新茶來,裊裊茶煙,似將兩人環繞無間,疏樓龍宿注意到劍子仙跡的視線離了身才轉頭看向人。

修長勻稱的指,就算握得不是劍姿態也是恰到好處,疏樓龍宿看著劍子仙跡刮沫分茶,動作流暢,眨眼便是一杯溫熱茶湯送至手邊。

「小心燙,這杯喝完就別飲了,等會兒吃飽吾再煮給你喝。」

疏樓龍宿應了一聲,拿起瓷杯小口飲著茶,一杯茶飲盡,總算開口:「過幾日看汝表現再說。」

反正他現在在假期中,只要能清閒渡日,住在疏樓西風還是豁然之境都沒有太大的差別,不過豈只是得寸進尺,只要給了劍子仙跡一根棍他就能搭出一架梯,該晾一晾他的時候還是要晾一下的,他可不像劍子仙跡這麼厚臉皮,一點矜持都沒有。

劍子仙跡輕笑,握住了疏樓龍宿的手,迎上他疑惑眼神,劍子仙跡笑裡添了幾分溫柔。

「吾會好好表現的。」







事實證明劍子仙跡真的好好表現了。

疏樓龍宿不得不承認,這男人寵起人來,真的很有一套。

便拿此刻來說吧,入秋夜涼,向來就討厭暑熱的疏樓龍宿越晚精神越好,劍子仙跡便也陪著他,雖然大部分時間是各做各的事,可每當他拿起茶盞,碗裡總有七分滿的熱茶,如此幾次疏樓龍宿總算開始注意劍子仙跡的動作,發現每過一刻手邊的茶盞就會被拿走,換上一盞新熱,在數不清劍子仙跡第幾次替他換茶後疏樓龍宿總算抬頭了。

「怎了?要換茶嗎?」疏樓龍宿尚在假中,劍子仙跡備下的茶便不是顧渚紫筍,而是半桂花半銀針的混茶,花香幽微,茶香清淡,最是適合寒夜飲用,也合疏樓龍宿胃口,現下他突然看了過來,劍子仙跡便有此一問。

「不用了。」疏樓龍宿合上手中的書,手指若有所思地點著那杯方換好不久的新茶,剛換好的茶並不燙人,是恰能入口又能感到溫暖的溫度,腦裡回放起這幾日兩人相處點滴,疏樓龍宿突然發現劍子仙跡與他幾乎是形影不離,可分寸又拿捏得很好,他感覺到的確實是寵,而不是像穆仙鳳那樣帶著恭敬的服侍。「吾要去休息了。」

疏樓龍宿看著劍子仙跡,前幾日他這樣說後劍子仙跡便乾脆地收拾東西離開了,可今晚他卻沒有反應,只學著他方才那般,手指點著茶面。

「龍宿,」劍子仙跡開口,聲音裡帶著三分溫柔,三分笑意,三分小心,還有一絲難以察覺的忐忑。「這都好幾日了。」

「所以?」疏樓龍宿以為他又要提起去豁然之境的事,也不在意,自顧自地起身,反正等下劍子仙跡說完他就會走的,距離床舖只剩幾步,疏樓龍宿忽感腕上一緊,一股拉力將他帶進隨後跟過來的劍子仙跡懷裡。「做什麼?」

兩人靠得極近,劍子仙跡甚至可以在疏樓龍宿眼裡清楚地看見自己的倒影。

他輕輕地在疏樓龍宿唇上一吻,不意外地收到一個瞪眼。

「吾可以留下來嗎?」

「……汝一直邀吾去豁然之境不會就為了這個吧?」雖然也去過豁然之境很多次,但疏樓龍宿在豁然之境過夜的次數卻屈指可數,就算有也多是和劍子仙跡秉燭夜話,真要休息劍子仙跡也會把相對舒適的主臥留給他,想想他們第一次真正的同榻而眠還真的是在鵝湖會前劍子仙跡來儒門天下的那一晚,疏樓龍宿雖不排斥,但說真的他也沒再想過。

至於前幾日那一次疏樓龍宿堅持是劍子仙跡先斬後奏他什麼都不知道。

「不全然是。」幹嘛把他講得好像登徒子一樣。「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希望能只有吾們兩個人。」

「汝連鳳兒言歆的醋都要吃嗎?」平常疼兩個孩子疼得跟什麼似的,現下卻連兩人的醋都吃上了,默言歆都還沒抗議呢,他倒先嫌棄起兩人來了。

「對啦,劍子仙跡氣量狹小,可惜龍首想退貨也來不及了。」劍子仙跡撇撇嘴,收攏雙手,將人抱得更緊,不意外地聽見一句牛皮糖,裝沒聽到地又問了一次:「所以吾可不可以留下來?」

「如果吾說不行呢?」雖然知道答案是什麼,疏樓龍宿還是故意反問。

「那吾也只能回去啊。」他說,飛快地在疏樓龍宿唇上一吻。「討個晚安吻,明天吾繼續努力。」

被偷襲的疏樓龍宿翻了個白眼給他看。

「來玩個遊戲吧,汝能贏,吾就讓汝留下來。」每天都要被騷擾實在太煩躁,疏樓龍宿推開劍子仙跡,來到博古架前東翻西找,他也不怕劍子仙跡事先動手腳,雖然兩人說在一起了,可該有的尊重劍子仙跡沒少過,絲毫沒有因為他多了一個身份就亂翻他的東西。

翻找了幾個盒子,疏樓龍宿還真翻出一套雙陸,不過這東西玩起來太費時了,疏樓龍宿只拿了全部的骰子,來到桌邊抽了一個茶盤,將骰子一顆一顆放上去。

「喏,汝贏了就能留下來。」四顆骰子,三顆呈六,一顆呈五。

「龍宿對吾可真好,竟還留了一線生機給吾。」

「不喜歡就算了。」疏樓龍宿說著,把那顆呈五的骰面給換成了六。

「你的一切吾都喜歡,不要隨意編排吾。」調戲人還不忘順便告白一把,當然還是換來情人的一個白眼。

「汝到底骰不骰?」

「骰,當然骰,那如果平手算吾贏嗎?」都已經讓他作弊骰到最大了,平手還算他輸他要抗議的。

「算汝贏啊,不過如果吾發現汝作弊,那汝算輸。」以兩人的能耐其實要骰出一色並不難,但如果純靠運氣那可就不一定了。

劍子仙跡拿起骰子掂了掂,翠玉骰子質地光滑冰涼,明明是方型物體,同時握住卻像是握了四顆小球一般,將骰子夾在指中,劍子仙跡一個甩手,四顆骰子同時滾落盤中,翻了幾翻,竟然也是一色六。

「啊,看來上天也被吾這幾日的表現感動到了。」相較於疏樓龍宿的訝異,劍子仙跡真是笑容燦爛到讓人想揍他的地步。「龍宿,那吾可以留下來了嗎?」

鎏金眼瞳瞪向劍子仙跡。

「再骰一次。」

劍子仙跡依言再骰了一次,依舊是一色六。於是疏樓龍宿叫他再骰,繼續骰,連連骰出了五把一色六,這下疏樓龍宿再笨都知道劍子仙跡作了弊。

瞧見疏樓龍宿臉色,劍子仙跡輕笑,站到了他身後拉起他的手,將骰子塞進他指縫裡。

「好玉質輕,把骰子往裡夾些,它能滾得比較遠,一點點朱最重,六點最輕,所以最好是兩者之間的三點或四點朝上,手腕不要太用力,甩輕一點……」劍子仙跡邊說邊指導,拉著疏樓龍宿的手輕甩,疏樓龍宿指間的骰子滾進了茶盤裡,骰出了三顆六一顆四。

「汝哪裡學來這些旁門左道的?」

「雕蟲小技,混口飯吃。」瞧疏樓龍宿一臉不信,劍子仙跡只好又道:「以前曾在一處修仙,門裡規定藏書閣每月須一人打掃,藏書閣很大,一個人掃很辛苦,大家都不喜歡,又是抽籤又是比賽的,後來因為門人越來越多,擲骰子是最快的,又跟抽籤一樣看運氣,所以後來就都用擲骰子來決定。」

「真夠隨便的。」

「耶,別這樣說,現在還不是派上用場了。」劍子仙跡說著,還握著疏樓龍宿的手改以十指交扣。「所以吾可以留下來了嗎?」

「汝一直問,是沒親耳聽見吾說可以不甘願嗎?」真要說的話劍子仙跡此舉也算作弊,但到底是他不知道這件事才讓他有機可趁,說劍子仙跡輸好像也不太公平。

「不是不甘願。」劍子仙跡抬手將疏樓龍宿頰邊碎髮別到耳後,看著那弧度優美的瑩白耳殼,溫柔一笑。「是吾不願勉強你任何事。」

然後他如願看到那瑩白耳殼有了一點點粉嫩的色彩。

「汝想留就留吧,吾要去睡了。」後知後覺自己還被劍子仙跡抱在懷中,疏樓龍宿將人推開,轉身快步就走到床邊,上床把自己蓋了個嚴嚴實實。

可那依舊阻不了劍子仙跡的笑聲飄進耳裡。

一雙手伸了過來,輕輕地將他攬了過去。

熟悉又溫暖的懷抱。

「龍宿晚安。」

疏樓龍宿只是閉上了眼。

輕輕地將手放入了劍子仙跡的掌中。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9-09-26 02:52 | 21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01
腹黑: 560 点
珍珠: 2024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9(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9-10-23

鲜花 [69] 鸡蛋 [0]

 [劍龍]詠歎調(十六)

隔天早上送水來給疏樓龍宿梳洗的剛好是默言歆,門一開就看見劍子笑跡,默言歆久違地生出了想揍他兩拳的心思。

劍子仙跡笑著接過了臉盆,所幸默言歆還有點理智,一揖過後才快步離開,劍子仙跡看著默言歆背影直笑,端著水轉身走回房裡,把床上還在跟棉被溫存的疏樓龍宿挖起來。

「別賴床啦,要不言歆要氣死了。」他才留個宿就招白眼了,要是兩人去得遲了引得默言歆胡思亂想,真的化心意為行動那可就糟了,雖然他一點都不排斥與疏樓龍宿有更親密的關係,但關係都定了也不急於一時,疏樓龍宿的心意才是最重要的。

「關言歆什麼事?吾又不是沒有晏起過。」疏樓龍宿一手抱著尚有餘溫的被子,朝著劍子仙跡伸出另一手。

「不是晏起的問題。」要真是這麼簡單他就不用特地說了。劍子仙跡握住疏樓龍宿的手,將人扶了起來,隨即轉身擰了溫熱的毛巾讓他擦擦臉醒個神。「是吾太好運會招妒的。」

疏樓龍宿自毛巾裡抬起頭來,思緒一轉便知道了劍子仙跡的話意,薄唇難得地勾起一抹燦笑。

「所以汝是在提醒吾該給言歆好好地發洩一下麼?」

「以吾愛好和平的個性,吾覺得打包回府比較好。」

「汝有什麼需要打包的?」疏樓龍宿擦了臉,將毛巾遞過去,手卻被一拉,整個人撲進了劍子仙跡懷裡。「汝當吾沒問。」大概是這幾日甜言蜜語聽多了,被抱住那刻疏樓龍宿馬上就反應過來,不待劍子仙跡開口便道。

劍子仙跡眉開眼笑的,把疏樓龍宿抱下了床舖。

「真的不想聽嗎?吾很樂意回答的。」

「汝有時間在這裡煩吾,不如去幫鳳兒做早餐,讓言歆可以多跟她處一會兒。」

「所以吾不是邀你去豁然之境嗎,現在知道吾的用心良苦了吧。」劍子仙跡說著,朝著疏樓龍宿拋了個媚眼,馬上就看到對鏡簪髮的疏樓龍宿回了他一個白眼。

劍子仙跡只是笑,端著臉盆便出去了。

來到灶間,劍子仙跡便見默言歆正在跟穆仙鳳說話,見兩人都沒發現自己,甫踏入那腳又收了回來。

「……好不好?」

「好呀,主人等會兒沒事要辦我們就去。」

「反正有先生在,不怕。」想起今天早上看到劍子仙跡堂而皇之來開門,默言歆就不開心。

「這話好像是平常我在說的,怎麼今天你說去了?」穆仙鳳笑,平時的默言歆沉默少言,別說是打趣的話了,長句子都不見得會蹦出來,不過說起來今天的默言歆似乎特別主動,一早來就約她出門,還是只有他們兩人去走走。

「我說的是事實。」默言歆小聲嘀咕著,接過了穆仙鳳手中湯勺。「灶間熱,這裡讓我來,妳去擺桌吧。」

穆仙鳳也不推卻,這種事情和默言歆爭也沒用的,依言轉身端起放了碗筷的托盤便出去了。

穆仙鳳前腳剛離開灶間,劍子仙跡後腳就踏了進去。

「咳。」

默言歆回頭,慢吞吞地放下湯勺,向劍子仙跡一揖。

劍子仙跡忍不住笑,默言歆有時候真的是可愛得緊,莫怪他們愛逗他呀。

「灶間熱,還是讓吾來吧,你去陪仙鳳擺桌。」此話一出,劍子仙跡如願見到默言歆窘然地瞪向他,大笑出聲。「剛剛氣氛好吾不敢打擾你們嘛,為表賠罪,今天你倆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吧。」

「這可是先生說的。」

「是,是吾說的,去吧。」

「謝先生。」默言歆臉上難得地透出了一點笑意,這次倒是揖得很爽快,行過禮後便快步離開了。

等到劍子仙跡端著早膳到涼亭時,便見疏樓龍宿坐沒坐相地倚著亭欄,支著額和兩個小僕說話。

「可以吃早膳了。」劍子仙跡將手中托盤放到桌上,默言歆便過來擺菜了,劍子仙跡向疏樓龍宿走去,伸手便要將人拉起來。

「先生來得正好,快跟主人承認是您要讓仙鳳和言歆放假的,可不待賴皮的。」雖然不是非得放假不可,不過這等鬥嘴樂趣自是不可少,況且默言歆難得約她,穆仙鳳也不想讓他失望,自是要努力一把。

「嗯,是吾說的。」低頭便見疏樓龍宿滿眼笑意,知道他也只是在逗弄人,劍子仙跡也不阻止他,拉著他到桌邊坐下。

「那是他說的,又不是吾說的,汝跟言歆可是吾的人,當然該聽吾的話。」疏樓龍宿入座了,兩個小僕也跟著入座,穆仙鳳還忙著跟他鬥嘴,舀粥的工作就給劍子仙跡和默言歆攬了去。

「主人和先生如此交情何必分得那麼清楚,平常主人總嫌先生小氣,現在倒是主人在小氣了。」

「嗯,近墨者黑,吾就小氣了,汝待如何?」

「先生你看主人啦,主人真是壞透了。」

「嗯,壞透了。」劍子仙跡將一碗八分滿的桂花梗米粥放到疏樓龍宿面前,轉頭又向穆仙鳳補上一句:「抱歉呀,吾把妳家主人寵壞了。」

匡噹一聲,默言歆手裡湯勺又落回鍋裡,三個人六隻眼全看向劍子仙跡。

「看吾又不會飽,快吃呀,粥涼了就過稠啦。」說著又挾了一個翠玉捲到疏樓龍宿盤裡,自動自發地幫人佈菜起來。

「劍子。」看著人把自己的盤子壘出一座小山,疏樓龍宿終於開口:「認識汝這麼多年,吾還是小看汝的厚臉皮了。」

旁邊兩個小僕聽得猛點頭。

「謝龍首誇讚,你再不吃吾就要餵你囉。」菜都要涼了,再不吃等下疏樓龍宿又要藉口難吃不吃了。

疏樓龍宿瞪了他一眼,終是開始吃了起來。

早膳用畢,未免默言歆真的被繼續刺激下去,劍子仙跡也不讓他們兩個收拾了,將人趕出門去,本就只是說說而已,疏樓龍宿也沒阻止,乾脆放人。

收拾好碗盤,劍子仙跡回到亭中就發現疏樓龍宿搬了一個箱子出來。

「汝來得正好,幫吾搬幾張長案出來。」疏樓龍宿抬頭見劍子仙跡就要走過來,手一揮便將一串鑰匙扔給劍子仙跡。

拿著鑰匙去庫房搬了幾張長案,劍子仙跡才發現疏樓龍宿是要曬書,幫著人把書一本本攤開放到案上,書並不多,又是兩個人做,沒多久就弄好了,劍子仙跡去打了水讓兩人洗了手,便去搬了茶具出來煮茶。

疏樓龍宿又歪在亭欄上支著額看著劍子仙跡的動作。

「吾比較想待在疏樓西風。」疏樓龍宿突然說道:「天冷了,吾想天天有溫泉泡。」

劍子仙跡聞言無奈地笑了。

「你這是在暗示吾,還是在指責吾?」

「看汝怎麼想了。」新茶將成,疏樓龍宿起身來到桌邊坐下等喝茶。「反正吾告訴汝了,做不做怎麼做就看汝了。」

劍子仙跡將一盞熱茶放至疏樓龍宿面前。

「等你回儒門天下再說吧,難得你能清閒一月,不要浪費了。」劍子仙跡說著,握住了疏樓龍宿的手。

視線從兩人交握雙手往上移,來到劍子仙跡臉上,那眼底的情意疏樓龍宿看得分明。

薄唇輕輕地劃出了一抹笑弧。







華燈初上,兩個小僕還未見歸來,疏樓龍宿也沒什麼表示,就如默言歆所說的,反正有劍子仙跡在,他也不需要擔心,隨手翻看著今日曬書的成果,將書一一分門別類收回箱中收好,待弄得差不多了,疏樓龍宿出了書房,來到亭中。

桌上泥爐火光跳躍,陶鍋飄出了陣陣香味,也不知道劍子仙跡在熱著什麼,疏樓龍宿坐了下來,直接起筷挾了八寶盤裡的小菜吃了起來,吃沒幾口劍子仙跡就端菜過來了。

「這個挺好吃的。」論起疏樓龍宿的壞習慣那真是說上三天三夜都說不完,挑食恰恰好就是其中一樣,還好他雖然挑食但如果做得好吃還是能吃上幾口,這不,被疏樓龍宿送進劍子仙跡嘴裡的便是他下午醃的黃瓜。「吾以為汝會多做一點。」

「太涼了,給你開胃用的,多了不好。」劍子仙跡在疏樓龍宿身邊坐了下來,把托盤裡的東西一一放到桌上,兩個小僕不在,他們又不需吃多,劍子仙跡僅做了二菜一湯,待疏樓龍宿把八寶盤裡的小菜吃完,又將一碗湯放至他手邊。「小心嗆。」

「汝放那麼多薑做什麼?」疏樓龍宿有些嫌棄地皺了皺眉頭,還是將那半碗湯喝完,熱湯下腹整個人都暖了起來。「鍋裡是什麼?」

「蟹黃粥。」所以他才在湯裡放了超量的薑。劍子仙跡煞有其事地靠在疏樓龍宿耳邊說道:「吾偷翻了鳳兒的箱底,你可得吃完。」重陽早過,現下已不是吃蟹的好時節,可掛心著她家主人今年都沒吃到蟹的穆仙鳳愣是尋到了幾隻養著等肥了點再下鍋,今天臨出門時便告訴了劍子仙跡此事。

「汝現在是拖吾下水嗎?」

「雖然吾倆是有福同享有難吾當,但鳳兒的怒火非同一般,自然需要龍宿搭把手囉。」

「嗯,吾會叫鳳兒手下留情,留汝全屍的。」熬得香濃的蟹黃粥裡還有絲絲白肉,些許的香菜末點綴其上,色香味俱全,疏樓龍宿抿了一口,口感溫潤,讓人捨不得停下。

「既是如此……」劍子仙跡覷了個空,忽然拉過疏樓龍宿,輕輕舔吻著他沾上點點粥末的嘴唇。「那吾只好說,吾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呀龍宿。」

「汝現在已經跟背後靈沒什麼兩樣了。」除了準備午膳和晚膳,今天的劍子仙跡完全就是待在他視線所及之處,疏樓龍宿想著便回以一咬,看著劍子仙跡唇上齒印忽地一怔,而後燦然。「劍子仙跡食之無味,可得好好改進。」

雖說在一起了,但或許是還不太適應,疏樓龍宿甚少採取主動,可方才那一咬他竟咬得理所當然,好似他早已做過了千百遍。

現在想來,他理智尚存時總覺得他與劍子仙跡在一起是件不可思議之事,但更多的時候他都在兩人有了親密的舉動之後才回過神來,疏樓龍宿知道是自己下意識已接受了劍子仙跡,於是更感不可思議,習慣了孤獨的他,縱然這些年與劍子仙跡相交,又有穆仙鳳與默言歆的陪伴,可疏樓龍宿依舊沒想過自己終有一天會走入這座名為情愛的牢籠。

他自己不知不覺走入便罷,偏偏反應過來之後他卻還不想離開。

「好的,請龍首給吾一個改過的機會。」劍子仙跡說著又吻了過去,觸上的卻是疏樓龍宿的指。「龍宿?」

「劍子。」疏樓龍宿放下手,靠得極近的兩張容顏,可以清楚地見到對方眼中的自己。「汝會後悔把吾寵壞的。」

劍子仙跡聞言笑了,再度拉起了疏樓龍宿的手,親吻著方才嘴唇觸到的那處。

「寵壞你,吾甘之如飴。」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9-10-02 01:23 | 22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01
腹黑: 560 点
珍珠: 2024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9(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9-10-23

鲜花 [69] 鸡蛋 [0]

 [劍龍]詠歎調(十七)

疏樓龍宿方打開浴間的門就看到劍子仙跡雙手拿著毛巾等著他。

「汝不要告訴吾汝一直站在這裡。」

「怎麼會呢?吾站累了你會心疼的。」

努力往自己臉上貼金的劍子仙跡再度獲得疏樓龍宿白眼一枚。

劍子仙跡笑,走到疏樓龍宿身後將他一頭溼髮包進毛巾裡。

「下次懶得擰乾也先披條毛巾,衣服都要弄溼了。」

「哪裡就這麼嬌貴,汝可以去洗了,吾自己來。」疏樓龍宿說著就往內室走去,才在床沿坐下,劍子仙跡後腳便至,他腦後那條毛巾再度回到劍子仙跡手裡。

「不要搶吾的工作,何況這件事你向來就做不好。」疏樓龍宿前科累累,以前他沒立場干涉,現在師出有名,別想他輕易放過。

有人代勞疏樓龍宿也省得麻煩,拉過一個大迎枕支著額靠著,他這麼一動頭髮就從劍子仙跡溜了大半,劍子仙跡便也跟著坐過去,繼續他的擦髮大業。

燈火跳躍,卻不及眼前人專心模樣的耀眼,疏樓龍宿看著看著就有些失神,連劍子仙跡坐得更近了都沒發現。

「想什麼呢?」劍子仙跡問著,把疏樓龍宿支著額的手給拉了下來,又拿了顆大迎枕方便他靠坐著,替他擦起後腦處的頭髮,問題拉回了疏樓龍宿的思緒,見人半抬起頭看著自己,劍子仙跡略略伏低了身子便親了疏樓龍宿一下。

想得再多也是無用,乾脆不想,被親的人薄唇微彎,疏樓龍宿反問:「那汝又想什麼呢?」

「想你啊。」劍子仙跡回得理所當然,不忘偷香。

疏樓龍宿忽然伸手攬下劍子仙跡。

「想吾什麼?」

「很多。」與人靠得如此之近,說不心猿意馬是騙人的,可掌下的髮絲猶冒水氣,再多旖旎心思也能被凍住。「但是現在吾最想的是趕快把你的頭髮擦乾。」

疏樓龍宿一愣,雖是預料之外的答案卻比什麼都暖心,這時候好像也不需要他再多說話,疏樓龍宿在劍子仙跡懷裡翻過身,趴在大迎枕上方便劍子仙跡幫他擦頭髮。

房間裡突然安靜下來,只餘毛巾摩擦頭髮的窸窣聲響,單調又規律,本就泡了個熱水澡,現下更是昏昏欲睡,疏樓龍宿挪了挪身子,讓自己可以趴得更舒服點,劍子仙跡見狀順手就把被子拉開,蓋在疏樓龍宿身上。

半夢半醒之間,疏樓龍宿忽感一個親吻落在頰上,正想開口,耳邊便傳來劍子仙跡的聲音:「吾去沐浴,你先睡。」

正想抬個手表示自己知道了,手還沒動就被握住,跟著疏樓龍宿就感覺到大迎枕被抽走一個,錦被也從腰際一路被往上拉,直至肩頭。

「吾又不冷。」疏樓龍宿小聲嘀咕,卻只換來一聲輕笑。

以及,一個吻。







穆仙鳳站在桌旁,手上那套白瓷灑金流水紋餐具襯得她指尖丹蔻更顯紅豔,嬌美容顏上的笑意燦爛,輕易就能讓人感受到她的好心情。

「鳳兒。」

「是。」穆仙鳳剛好放好最後一件餐具,抬頭看向疏樓龍宿,見人拍著身邊空位,走了過去坐下。「主人有何吩咐?」

疏樓龍宿抬手,指尖將穆仙鳳鬢髮勾到耳後,讓那璀璨紅玉完整顯露。

「挺漂亮的。」

穆仙鳳笑意更深。

「當然了,言歆眼光很好的。」

「一語雙關,汝現在在跟吾顯擺嗎?」疏樓龍宿也笑了。

「哪裡,是主人教得好。」穆仙鳳說著,笑裡添了幾分促狹。「只是鳳兒還是學藝不精,學不來暗通款曲那套,主人要不要與鳳兒分享分享呀?」

「才沒暗通款曲。」都認識那麼久了,一直藏著遮著也是很麻煩的。「確實是最近的事……吾在問汝話呢,誰准汝反問了?」

「鳳兒好奇嘛。」不是她要自誇,她家主人與先生站在一起那畫面多好看呀,何況雖然她是養在疏樓龍宿身邊,但劍子仙跡也從未在她生命中缺席過,從小看著兩人的互動長大,穆仙鳳早就懷疑兩人關係不單純,但懷疑歸懷疑,她也不可能半夜去聽壁角,只能從平常所見判斷,偏偏兩人平常相處雖然可說是老夫老夫自然融洽,卻沒半點粉紅泡泡的存在,害得她也搞不清楚兩人關係到底是如何。

可鵝湖會後一切都不一樣了,疏樓龍宿與劍子仙跡之間的氣氛越見曖昧,而後是如今的親密,更讓穆仙鳳驚訝的是她家劍子先生隨口而出的甜言蜜語,嘖嘖,這是忍耐太久之後的爆發嗎?

「汝少給吾岔開話題。」他可不是為了讓穆仙鳳逼供才把她叫過來的。「吾是真有事想問汝。」

「是,主人請問。」穆仙鳳燦笑回道,卻沒想到疏樓龍宿的問題讓她紅透了臉。

「汝想與言歆執禮嗎?」

「主人怎麼突然這樣問啦……」

看著難得露出嬌羞之態的穆仙鳳,疏樓龍宿輕輕一笑,伸手撫上了穆仙鳳頭上的紅梅步搖,那時劍子仙跡親手為穆仙鳳簪上這對紅梅便是希望能為她帶來福氣,如今此狀,也算是應驗了。

「只是突然覺得,大家都這麼幸福很好而已。」當年那兩個滿身是傷的孩子不但已平安長大,更是情投意合,說不感慨是騙人的,而現下自己與劍子仙跡的關係也與當年不同,疏樓龍宿想起昨夜兩人的晚歸,又想起劍子仙跡的溫柔相待,心口似乎就被什麼給塞滿了。「就如吾方才所說的,吾與劍子確實是最近的事……吾其實也從未想過會有這麼一天。」

指尖有一下沒一下地敲在屈起的膝上,像是在整理紛亂雜陳的思緒。

「若不是劍子,吾不會遇見汝們兩個,就算真遇上了,吾也不見得會出手幫汝們,如今有汝與言歆在吾身邊陪著伴著,吾很高興。」說到底,他本就不是什麼善良人物,更是討厭麻煩,若非因為喜愛白玉琴,他也不會與劍子仙跡一遊,去到了那座廢廟附近,然後發現兩個孩子,繼而讓他們也走入他的生命裡。「劍子確實是個值得來往的人,但再值得,吾也只是把他當好友,當知己,即使吾給了他很多特權,可那些特權……都是吾不經意給出去的。」

於是越給越心驚,細想起來,劍子仙跡在他生命中劃下了那麼濃重的色彩是誰也比不上的,就連兩個孩子都得排在他之後,更不要說他其他可稱得上是朋友的人,從劍子仙跡的舉動來看,他可以明白他也是最近才發現他對他的感情,從前的相安無事,最後起了一皺漣漪,再擴大成濤天巨浪……他們都不知道這份感情究竟是何時變質的,細思從前或有蜘絲馬跡,但想要順藤摸瓜已是無法,反正想抗拒也無從拒起,於是就乾脆接受。

也慶幸著自己的接受。

「是劍子讓吾知道了什麼叫緣份。」一個偶遇,獲得了一份善緣,這些年劍子仙跡多有不在之時,可穆仙鳳與默言歆卻總是與他在一處。「也讓吾明白了什麼是幸福。」畢竟是一門之主,疏樓龍宿肩上重擔可想而知,所以他總是盡量讓自己與人保持距離,他當然是孤獨的,只是他讓自己去習慣那份孤獨而已,但現在他與這兩字再也沾不上半點邊了。

「而如今,吾希望汝與言歆可以再幸福一點。」他和劍子仙跡過得好,自然也希望兩個孩子跟他們一樣。

和疏樓龍宿同在儒門天下多年,穆仙鳳自然知道自家主人的辛苦,既是責任也是期許,疏樓龍宿總是要求事事完美,那樣的完美是需要千倍百倍的辛苦來維持的,只有在他們面前才能輕鬆一二,不是穆仙鳳拿喬,她很明白他們幾人在疏樓龍宿心中地位,可她卻不知道疏樓龍宿為了他們有了多大的改變。心中雖然感動,但想起疏樓龍宿方才問題,感動又被羞意取代了幾分。

「言歆又沒跟鳳兒開口,萬一鳳兒會錯意怎麼辦?」雖然他們都說默言歆的心意人盡皆知,可維持現狀跟再進一步還是有點差別的,疏樓龍宿沒問穆仙鳳還真的沒這樣想過。

疏樓龍宿還沒來得及說話,不知道聽了多久壁角的默言歆突然就衝了出來,單膝跪在穆仙鳳面前。

「言、言歆?」穆仙鳳嚇了一跳:「你做什麼?快起來。」

默言歆握住了穆仙鳳朝著他伸過來的雙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是我不好,一直找不到機會跟妳開口,仙鳳可願與我執禮同心,長相廝守?」難得這麼長一句話沒半點坑巴,雖然臉紅透了,默言歆依舊認認真真地問著,眼中滿是期待。

臉頰熱意攀升,穆仙鳳看了看疏樓龍宿與劍子仙跡,又看向默言歆,低頭之時耳邊紅玉晃出細碎聲響,彷彿天籟。

穆仙鳳輕輕地點了點頭。

總是木訥平靜的容顏泛出喜意,默言歆的視線總算願意轉到疏樓龍宿身上,這次換他來不及說話,一旁的劍子仙跡已搶先開口:「現在可不行,這種事可不能隨便馬虎就揭過去了。」

放下都快涼了的早膳,劍子仙跡來到穆仙鳳另一邊坐下,一副正準備刁難人的模樣:「當然囉,三書六聘……」

「汝不說話沒人當汝是啞巴。」可以想見劍子仙跡會有的長篇大論,疏樓龍宿果斷地打斷他。「汝有時間在這裡囉嗦,不如去翻翻汝的曆書找日子,不要浪費汝道士的身份。」

「這是當然的啦,為了能讓鳳兒繡出一件漂亮的嫁衣,選個三年五載後的日子你們覺得如何呀?」

三個人六隻眼再度瞪過來。

「幹嘛這樣看吾,要不是龍宿提點言歆這渾小子也不知哪時才開竅,就算你也是吾們從小看到大的孩子,但是鳳兒比你招人疼呀,吾自然是要幫鳳兒出出氣的。」

「劍子這樣說也沒錯。」疏樓龍宿突然倒戈:「即使是汝吾也不准汝欺負鳳兒的,不然這事就先擱置一旁好了。」

「可是仙鳳答應我了……」默言歆弱弱反駁,將穆仙鳳的手握得更緊。「我會對她好的。」

「講得好像你平常對她很壞一樣。」「我知道。」「汝敢對她不好?」

三個人異口同聲,默言歆突然覺得自己說什麼都不對,委屈巴巴地看著穆仙鳳。

瞧著穆仙鳳笑顏燦爛,劍子仙跡趕緊開口:「鳳兒可別心軟了,裝可憐吾也會呀。」說完就不計形象也扁了扁嘴。

「……先生,德性。」穆仙鳳忍住翻白眼的衝動,視線轉向默言歆。「謝謝言歆,但是我不需要什麼盛大的儀式,你的心意比什麼都重要。」說完又看了看疏樓龍宿與劍子仙跡。「而且在這個世界上,鳳兒只需要主人與先生的祝福就夠了,貪得無厭會惹人嫌棄,瞧瞧先生不就是嗎?」

「貪得無厭是人之常情,何況對象還是龍宿,這可不能怪吾呀。」劍子仙跡說著,眨眼就來到疏樓龍宿身邊尋求支援:「龍宿你說對吧?」

「汝有時間在這裡廢話,不如去把早膳熱一熱,等下還有的汝忙。」疏樓龍宿毫不客氣地翻了個大白眼給劍子仙跡,一掌把他推下石板椅。

「是是是,這就去,龍宿別生氣,氣壞了吾心疼。」

「滾!」疏樓龍宿佯怒罵道,一旁的默言歆與穆仙鳳也終於受不了地瞪了過去。

偏偏劍子仙跡依舊是笑得燦爛,還哼著小調,端起大家都還沒動過的早膳腳步輕快地往灶間去了,疏樓龍宿主僕三人在亭子裡不知該氣該笑,最後還是穆仙鳳忍不住笑出聲來,疏樓龍宿與默言歆也跟著柔和了表情。

「總歸現在假中,清閒不少,就算汝不想要辦得盛大熱鬧,還是得有個儀式的。」疏樓龍宿拉回了話題,示意默言歆起身。「該給汝的,一樣都不准少。言歆,聽見了沒有?」

「是,言歆明白。」默言歆長身一揖,一向平靜的表情染上喜色,看得疏樓龍宿都想欺負他了。

不過話還沒出口,就被熟知他性情的穆仙鳳給看出來了。

「言歆,你去幫幫先生吧,都誤了時辰了。」

「就是啊,捨得餓著吾也應該要捨不得餓著鳳兒吧。」

「主人再說,鳳兒就跟言歆出門吃了。」

「還沒嫁呢胳膊肘就扭了,去換汝們先生回來,少在吾面前膩歪。」

「主人自己上樑不正,鳳兒這下樑只好跟著歪了。」穆仙鳳燦笑說完,不待疏樓龍宿開口,拉著默言歆一路笑著往灶間去了。

看著兩人背影,疏樓龍宿笑意更深,而兩人離開不久,劍子仙跡便回來了。

閒步而來的身影眨眼便至身前,劍子仙跡在疏樓龍宿手邊放下一盞流霞杯,熱氣絲絲帶著香氣,誘人胃口大開。

「鳳兒和言歆在灶間裡忙著,喝點豆漿暖暖胃,你不太餓的話吾們出門吃?」

疏樓龍宿聞言輕笑,鎏金眼瞳看著還在等著自己回答的劍子仙跡,薄唇笑弧更甚。

倏地伸手將人更拉近自己,還在醉心疏樓龍宿笑容的劍子仙跡沒有防備,幾要撲到疏樓龍宿身上,好在反應快,伸手撐在了疏樓龍宿身後亭欄上。

「龍宿?」

被喚的人不語,只輕輕地將一個吻,印了上去。

被吻的人也不語,撐在亭欄上的手緩緩收攏。

盈一懷清冷,盈一懷淡香。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9-10-16 22:24 | 23 楼
«12 3 » Pages: ( 3/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10-24 12:17,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