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3 4567» Pages: ( 3/7 total )
本页主题: 07.19夜雪 (1-31章)59楼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enya552002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86
腹黑: 99 点
珍珠: 1780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9(小时)
注册时间:2006-12-12
最后登录:2016-07-25

鲜花 [2] 鸡蛋 [0]

 

劍子你真的很幸運,佛劍送了一位翩翩公子到你家作客,真的是天上掉下來的大禮,整日看著美人在身邊,你還能坐懷不亂嗎?只是佛劍說要洗去龍宿的嗜血體質,不知道會不會對他造成傷害,劍子阿!你要看好好不容易從天上掉下來的大美人,北辰胤看起來是想來跟你老競爭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5-12 08:06 | 20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龙宿这一睡又是一天一夜。醒来的时候,穆仙凤跟他汇报事情的进度,末了随口提起万圣岩最近可能有所动作。
龙宿懒洋洋的模样永远仿佛没有睡醒过一般,答了几句,又复要睡去。
“恕仙凤直言,主子现在的状态并不好,为何还要兴起创建组织的念头?”
“凤儿。”龙宿望着她,一双眸子流光溢彩得漂亮,“汝是不是觉得即便现在局势紧张?以吾的能耐要避过,安然度日也非不可?”
“是的。”
“吾又为何要避世而居呢?”龙宿偏过头望向烛火,“不过就是玩玩。何不玩点大的?”
穆仙凤闻言沉默了,龙宿身为嗜血者,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不老不死,容貌俊秀,极其聪颖,家财更是不能用万贯来形容,得尽上天笃厚的恩宠。但对于他这样的存在,生活反而没有任何意义。想要得到的,总是会很快得到。唯一追求的大概只剩下死亡了。
北辰胤提出一个很诱人丰厚的条件,如果他助龙宿夺得了儒教,儒教就要帮助他的皇儿扫清一切登基的障碍,之后儒教就会成为北辰皇朝的国教,从而安枕无忧。
龙宿对此条件只不过是微微一笑,在旁人听来,确实是一个很值得考虑的条件,怎么听都是一个互惠互利,且对于儒教是一个长久的发展前景。
北辰胤的为人谈不上光明磊落,但不会行那些龌蹉宵小之事。
问题在于北辰元凰的身上。
龙宿伸手翻过一摞又一摞的资料,纸张上巨细靡遗,都是关于这个正统的北辰皇太子。
心性如此软,一旦遇上了宫斗,如何自处,一则受迫害致死,二则心性大变。两条路,龙宿都看不到可以接受的时机。当然还有第三条路,就是由龙宿接手,将其辅佐成傀儡皇权。只不过这一步势必要跟北辰胤撕破脸,也不是个划算生意。
北辰胤当然看得透其中利害关系。龙宿思及此时,从榻上撑起了身体,揉按了下自己酸痛的脖颈。
穆仙凤赶紧递上了热乎乎的毛巾让他敷着,顺手替他揉捏。
“可有舒服一些?”
“嗯……”龙宿闭上眼睛,脑子里满是不停歇的思考。
忽然有一个声音插进来,淡定从容。他问:“还接着喝吗?”
龙宿睁开双眼,便看见穆仙凤走到前方迎接本来该是本地的主人——剑子仙迹。
“汝的酒量不错。”龙宿扫了一眼剑子手中的酒,酒瓶是很粗糙的瓷,酒香却浓郁,闻起来很烈,“烧刀子。吾不喜欢。”
“哦?那你喜欢什么酒?”
“吾喜欢葡萄酒。”
“葡萄酒……西域过来的,苦境酿的不多,味道也不怎么样。”
“吾这边刚好有几桶,试试?”
“有个问题,我想问你很久了,龙宿。”
“不妨直说。”
“你客居在此,将亭子改成寝居,哪来的地方放置这些杂物?”
“凤儿没告诉汝?”龙宿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色来,“吾买了汝隔壁方圆三里的地皮。不知道要住多久,暂时就买这么多。”
剑子嘴角一抽,看了一眼打算走出去拿酒却听到龙宿的话停下来的穆仙凤,道:“龙宿。能再问一个问题吗?”
“说。”
“你有姐妹吗?还收入赘吗?”
龙宿显然没有领会到剑子笑话的幽默感,横了剑子一眼,冷笑道:“怎么?道长要取嗜血者为妻么?”
“如果是你的话……”剑子小声说。
龙宿耳朵尖得很,撑起身子都要抽刀了。
剑子赶紧挡着,拿着酒坛子顶在前方道:“龙宿,你当真不能开一点玩笑。”
“哼。吾没有汝这么冷的幽默感。”
“主人。”穆仙凤的及时进来,使得剑子松了口气,“仙凤为您斟酒。”
“凤儿,你该先给道长倒酒。”
剑子闷闷地笑了一声,看来是触动了对方的逆鳞了。连名字都不称呼,直接喊道长了。
“吾听说,万圣岩最近有了决断?”龙宿摇晃着杯中红酒,“不知消息可否传来道长这边?让龙宿好有个准备。”
剑子经他这么一提,想起了前些日子,佛剑送来的书信。
“嗯。书信什么的,除了前些日子佛剑送来的,万圣岩不曾再有信件了。”
“当真?”
“自然是……”剑子故作苦大仇深的脸,成功地吊起了龙宿的胃口,才缓缓开口,“千真万确。”
龙宿蹙眉,想起了刚才穆仙凤的话,万圣岩有所动作,却没有传达到剑子这里的话,看来不是什么善举。还是早作防范比较好。不过,他现在功体被锁,客居在豁然之境,实在不是什么有利的处境。
这般想着,眸光一转,龙宿微微地笑着。穆仙凤见他如此神色,立刻上前为剑子续上美酒,笑着劝上:“葡萄酒看的是葡萄产出的年份,是否是好葡萄至关重要,这些酒都是陈了十八年的,葡萄甘甜上等,香气扑鼻,极其浓郁。剑子先生不妨多喝一些。”
“美酒美人,香醇一杯。”剑子晃了晃手中的杯子,望着深红的液体,“仙凤姑娘,这般殷勤,让老道都有点担心,这酒不能随便喝。”
“讲究道法自然的汝,心眼挺多。”龙宿仰头饮尽杯中物,“不过是凤儿劝酒罢了。汝这般不给面子。”
“哎——面子必然是要给的。”剑子说着话,带着笑,却不曾喝上半分,“你突然问到万圣岩,那能否让我也问一句,发生了何事?”
“如果吾告诉汝,不知道。汝信吗?”
“信。”剑子举杯对着龙宿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发出脆响来,“我是个善良的人。你说什么我都信。”
龙宿闻言,翻了个白眼给他:“鬼才信汝。”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05-13 16:25 | 21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20楼enya552002于2014-05-12 08:06发表的  :
劍子你真的很幸撸饎λ土艘晃霍骠婀拥侥慵易骺停娴氖翘焐系粝聛淼拇蠖Y,整日看著美人在身邊,你還能坐懷不亂嗎?只是佛劍說要洗去龍宿的嗜血體質,不知道會不會對他造成傷害,劍子阿!你要看好好不容易從天上掉下來的大美人,北辰胤看起來是想來跟你老競爭了


真的要爭,劍子先生的情敵可以排到天外去。看看龍宿的桃花再看看劍子的桃花……同情地拍拍劍子的肩膀(喂
佛劍想事情畢竟比較簡單。若是真要如此,傷害勢必是會有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05-13 16:30 | 22 楼
enya552002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86
腹黑: 99 点
珍珠: 1780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9(小时)
注册时间:2006-12-12
最后登录:2016-07-25

鲜花 [2] 鸡蛋 [0]

 

劍子你問龍宿有沒有入贅,真的是有損道家先天的氣概…你應該要明媒正娶才對啊!你…你這樣怎麼對的起我們這些巴不得龍宿嫁你的路人的宿願,雖然要你娶妻你可能兩袖清風娶不起,入贅比較快(古塵捅)

佛劍你就當個現在媒人,幫忙把兩人的婚事辦一辦吧!(紫龍宿、佛牒捅)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5-13 19:51 | 23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龙宿,北辰皇朝什么情况,我还是知道的。”剑子低头看着手中被晃着的酒杯,如同血液一样的酒散着清香,诱使人一口饮尽。
“哦?”
“所以,我并不觉得你会考虑北辰胤的条件。或者该说,你会考虑但不会接受北辰胤的条件……”
“北辰王朝的疆土是在闇城边上的。用它来压制西蒙是个很不错的筹码。汝可知?”
“诚然如此。有北辰胤,何须你出手?”
“不够。”龙宿似乎想起了什么,敛眸轻笑,“西蒙可不是什么容易对付的人。”
“龙宿。你有忧虑。”剑子很明确地指出来,“和西蒙有关?”
“汝已经见过褆摩了……感觉如何?”
“真是异域风情的美人……哎哎,开玩笑的,别动手。”
“汝总是不合时宜的玩笑,吾消受不起。”龙宿刮了他一眼,放下酒杯,梳理着自己睡乱的长发,“西蒙沉寂了很久了。他沉眠的时间已经足够了。如果汝愿意帮助吾,吾也可以帮助汝。”
“这个交易听起来很公平。”剑子挑眉笑着,“不过我如何能相信你的诚意?我怎么才能相信你的反水是真的还是假的?”
早料到剑子会有这么一说的龙宿,笑得有些醉人了:“汝会相信吾的。因为褆摩会死在吾的手上。”
“西蒙的爱将?”
“对。西蒙的爱将。”
龙宿说完话,起身接过穆仙凤递过来的外袍,随手披上,候着穆仙凤为其系好整理一番,然后不发一言地离开了屋子。
“你去哪?”剑子抓住了他,“没有功体,你甚至无法离开豁然之境。”
“没有功体?”龙宿重复了一句,仿佛在嘲笑剑子的无知,“吾首先是个嗜血者。其次才是个修武之人。剑子仙迹。”
“你……”
“吾的演技还不赖吧?”龙宿说完话就甩开剑子,旋身飞了出去,宛如流星划过,瞬间没有了踪迹。
剑子随即要追,却让穆仙凤拉住了手臂。
“仙凤姑娘。”
“请道长不要插手。主子,主子会回来的。但是你现在跟上去插手的话。”穆仙凤浓密的睫毛掩不住那都快落下来的泪珠,“或许,主子永远都无法回来了。”
“既然知道危险,为何要放任他去做?”
剑子想要拉开穆仙凤的手。不料穆仙凤抓得死紧,咬牙对他说:“以先生的能为要挣开仙凤实在是轻而易举。但是仙凤保证,如果先生挣脱去追主子,仙凤立刻自断一臂来殉仙凤护主不利之罪。”
“你……这……”剑子难得有些气急,“哎。仙凤姑娘,请恕老道无礼。”
穆仙凤一惊,退了一步,想要避开,已经不及,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地站着。随即就见剑子一阵风地赶了出去,泪水扑朔了两下,流了下来。
“仙凤。”悄无声息进来的黑衣青年解开了她的穴道。
穆仙凤望了他一眼,取出手帕来擦干泪水:“怎样?言歆,我装得还像?”
“嗯。”默言歆轻轻地用手背擦过穆仙凤潮潮的脸颊,“我心疼。”
穆仙凤愣了一下,登时红霞嫣然,唇角微扬,尽是风采。
褆摩倒是没想到此时的龙宿还有胆量来找他单独一会。坐在一处歇脚亭里,龙宿的服饰没有平日的繁杂,就外袍还是往日的天下无双,长发却没有挽起来,任由披落在肩头。
褆摩的声调本来就高,见他这幅模样,不由奇道:“你是被人赶出来了吗?”
龙宿微微蹙眉,团扇掩去嘴角一抽,道:“吾倒是想。”
“疏楼龙宿,吾不喜欢你。”褆摩看着他,右手按在他腰间的银仗剑上未曾动过,“你也不喜欢吾。所以你这般无缘无故约吾来此处。吾怀疑你的用心。”
“即便怀疑,你也来了,不是吗?”
“吾来,是看你玩什么花样!”
龙宿啧啧了两声,晃着手中的团扇:“褆摩。汝与吾素来不和。但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这么多年倒也算是相安无事。”
“你要说什么就直说。扯这些无用的做什么?”
“吾知道汝对西蒙的心思。”龙宿的眸光一瞥。褆摩是个很好懂的人。尽管他再三掩饰,恐怕整个闇城里只有他自己认为没有人知道他对西蒙的心意。
“知道又如何?”
“汝知道吾一心想要脱离闇城。但西蒙担心吾会对闇城造成威胁,迟迟不肯放人。”
“哼。”褆摩冷笑,“他是高估了你的实力。”
“这个不提。”悠然惬意的笑意始终在龙宿的脸上,“吾可以助汝。那个什么柳湘音……吾可以让她很快就消失在你的眼前,且不会动到汝的手……西蒙不会因此而恨汝……”
褆摩的手指动了下。龙宿看见了,停顿了片刻,才继续说:“条件是汝要助吾彻底脱离闇城。”
“疏楼龙宿。吾不懂。”
褆摩再傲娇也是个实诚孩子,此刻他终于还是问出了口。
“你在闇城地位尊贵,为什么要离开?”
“因为,在闇城,吾很无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05-14 16:31 | 24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23楼enya552002于2014-05-13 19:51发表的  :
劍子你問龍宿有沒有入贅,真的是有損道家先天的氣概…你應該要明媒正娶才對啊!你…你這樣怎麼對的起我們這些巴不得龍宿嫁你的路人的宿願,雖然要你娶妻你可能兩袖清風娶不起,入贅比較快(古塵捅)

佛劍你就當個現在媒人,幫忙把兩人的婚事辦一辦吧!(紫龍宿、佛牒捅)



兩個人在一起不要拘泥形式啦。能入贅都是好的。
不過道門比不上儒門財大氣粗,聘禮還是有的……佛劍表示,淡定打坐。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05-14 17:04 | 25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龙宿的手上满是鲜血,滴答地从手臂流下来,顺着指尖落进土里。他的眸子是一片赤红,勾唇一笑,露出了尖锐的牙齿来。
“褆摩呢?”
“他受了伤跑了。”
“你怎样了?”
“没什么大事。”龙宿抬高自己的胳膊,长衫袖子滑落,看见雪白的肌肤上是长长的口子,血还在流。
剑子一着急,伸手撕开自己的衣边,抓过龙宿的手,给包上了:“不是说嗜血者会自己痊愈吗?”
“是会自己痊愈。”龙宿不咸不淡的口气,“只不过嗜血者造成的伤口会久一点。唔……”
兴许是头晕,龙宿趔趄了一下。
剑子刚好站在他身边,扶着他,问:“失血过多?”
龙宿横了他一眼,笑得有点甜:“是,剑子仙长可否让吾咬上一口,补充下营养。”剑子沉默了片刻,伸手去解开自己的领子。龙宿此刻顾不上自己的晕眩,伸手赶紧给他拉上。
“吾从来不知汝是开不得玩笑的道人。”
“你的身体何时能开得玩笑?”剑子满脸肃色,“你若不肯吸我的血回复精神。那忍耐一会,我带你回去。”
龙宿多年都以强者姿态生存世间,从来没有什么被照顾的概念。此时显然转换不过来,但并不妨碍剑子一把将人抱起来,扭头回了豁然之境。
穆仙凤依照之前的方法赶紧伺候龙宿喝了一碗,才见苍白的脸色渐渐浮现出血色来。剑子这才稍微放心下来,坐在他的身边。
“汝担心吾?”龙宿不复之前懒洋洋的态度,“汝为何要担心吾?是因为被佛剑托管在此处的关系?”
剑子看惯了他淡然的态度,不禁哑然失笑,忍不住伸手去揉揉龙宿的头。龙宿偏过头去没躲开,就认了。
“你总是运筹帷幄,有没有想过其实最简单的是最幸福的。”
“愿闻其详。”
剑子思索了片刻,站起身来,转身就走了出去。龙宿和穆仙凤不明所以,对视中都表露出了不解。穆仙凤笑了笑,为龙宿倒了一杯葡萄汁。
龙宿皱眉看着杯中物:“不是酒?”
“不是酒。”穆仙凤认真地解释,“主子刚失血太多,喝酒对身体不好。”
“说了吾不是普通人。”
“但仙凤是普通人。”穆仙凤一字一句地说,“所以仙凤只能用普通人的方式关心主子。主子不喜欢?”
“无妨。”龙宿举起琉璃杯子来抿了一口,“偶尔喝果汁。不赖。”
“主子。不知褆摩那边有何进展?”
提及那个同样全身闪闪的同族,龙宿似又困倦了不少,躺在榻上。
“脑子挺聪明的。但做事没有全局概念的人对于西蒙,总是个麻烦。吾顺水推舟给了他们一点小恩惠。如果成功了,皆大欢喜。如果失败了,对吾也没什么损失。”
“主子竟然是看好西蒙和褆摩的吗?”
穆仙凤忍住了要拿小抄本出来做笔记的冲动,嘴角抽啊抽,将想要大笑的冲动一并压制了下去。
“看好什么的。”龙宿晃着杯中的葡萄汁,有些郁闷,“吾真心觉得西蒙有点烦。”何止是有点,简直是相当烦。
龙宿快睡着的时候,剑子端了一碗热乎乎的葱花荷包鸭血面。
龙宿看见碗里那些鸭血,脸色又白回去了:“汝到底和鸭血有什么仇恨?”
“没有。我觉得你需要多补补血而已。”
“吾刚才已经生,喝,了一碗。”
“你要不喝上五碗都是在耍流氓。嗜血者平常都能吸干一个人。何况你现在受伤了。你不爱喝没关系,吃点鸭血多少有点用处。”
“剑子仙迹,谁告诉汝,鸭血对嗜血者是有用处的?”
“都是血,麦那么计较。”
“这不是计较的问题。”
“那你把这碗面吃了,鸭血不能留。”飞快短暂的争执之后,剑子从善如流地将面往龙宿眼前一推。龙宿吃了瘪,一双眸子瞪得血亮。穆仙凤在旁看得欢喜,默默地收下了龙宿手边的葡萄汁。
“信不信吾现在就咬死汝。”
“哦,来。”剑子动作流利开始解扣子。
龙宿现在不止眼睛是红的了,连脸色都一片霞色,毫无效力地瞪了一眼已经忍笑忍得快抽过去的穆仙凤,然后继续看着剑子仙迹。
“汝的脸皮一直都这么厚吗?”
“我觉得厚不厚真要你咬咬看才知道了。”
剑子的领子已经解开,露出了脖颈来,隐约可以看见青筋浮现。龙宿知道那里有着甜美无比的鲜血,流淌过喉咙必然是无上的享受。
龙宿每日都在想要如何去做,可以避开闇城的追击,可以独立劈开一片天地来生存。即便不为了他自己,也为了追随着他的人,例如穆仙凤。
他每日每日的睡,脑子里却没有一分毫是松懈的。
唯独遇见这个胡搅蛮缠的道士,破尽了他长生平和之功,只恨不能狠狠地咬上他一口以作泄恨之用。
最终,龙宿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狠狠地咬住了剑子的脖颈。剑子伸手抚摸着龙宿的淡紫长发,淡淡的笑容带着宠溺。穆仙凤不自觉将托盘掩住自己烧得烫烫的脸,又忍不住探出一双眼睛来。
主子吸血,她绝对不是第一次看。
只是,眼前的画面太过暧昧,太美。她站在旁边,顿时觉得心都泡在温泉里,有一种服帖的暖和美好。
就不知道当事的两位感觉如何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05-20 10:24 | 26 楼
enya552002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86
腹黑: 99 点
珍珠: 1780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9(小时)
注册时间:2006-12-12
最后登录:2016-07-25

鲜花 [2] 鸡蛋 [0]

 

咳…嗯,仙鳳不只妳覺得吸血畫面很美,我也覺得!龍宿阿!你最好一次吸乾劍子的血,不然等劍子回過頭來跟你討服務費,只怕你整個人陪給他吃乾抹淨也怕是不夠,他會像八抓章魚巴住就不放了喔!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5-20 12:14 | 27 楼
宅貓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361
腹黑: 185 点
珍珠: 1769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99(小时)
注册时间:2008-03-06
最后登录:2015-02-10

鲜花 [1] 鸡蛋 [0]

 

当时一个心里想黑血一点都不好喝,一个心里想哇这就是肌肤之亲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5-28 16:01 | 28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龙宿逐渐吃点东西了。穆仙凤惊喜地发现,或许是剑子的“带坏”,不过总是好的变化,不是吗?
挑挑拣拣,在穆仙凤做出的百种花样里,龙宿开始找到自己喜欢吃的口味。
清淡的莲子羹和漂亮的水晶梅花包都是龙宿的喜好。
心血来潮的时候,龙宿还会跟着穆仙凤去后厨学着做菜,在尝试到自己第一次下手做的莲子羹之后,龙宿越发不能控制地整日整日待在厨房里,研究各色菜肴。
期间,北辰胤来了几回,听说龙宿在做菜,丝毫不曾惊诧,只是淡淡地问仙凤:“那是不是北辰皇朝之事,他没兴趣了?”
穆仙凤很是为难地看着北辰胤:“王爷知道主子心性。这喜欢可能是一时半会,也指不定三年五载。仙凤可不能替主子拿这个主意。”
“他活这么久并未见过他对烹饪有所爱好,为何现在才来这般行事?”
北辰胤什么人,立刻想到是否龙宿是为了避开与他的交易所行的借口。
穆仙凤更是心巧,笑得甜美:“怎么会?这不是前些天,剑子仙长总是让他吃东吃西,又号称是什么什么最好吃的。主子不服,才亲自动这庖丁手艺,想要压压剑子仙长的气焰。”
“那,剑子仙长在何处?”北辰胤左右环顾,这不大的豁然之境,没有半分剑子仙迹的影子。
穆仙凤刚要开口回答,就听从天而降的一声答应。
“何须剑道争锋?千人指,万人封,可问江湖鼎峰。三千秋水尘不染,天下无双。”
气势万钧的诗号伴随着剑子的出场。如果剑子现在没有身背一个竹篓筐的话,必然是道骨仙风。
穆仙凤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接地气的仙长,相当无语:“仙长一大早干什么去了?”
“挖笋。”剑子仙迹气派地将篓子往穆仙凤面前一推。
新鲜的笋是有特殊的味道的。显然,北辰胤从来没有闻过,不着痕迹地将川眉皱得更紧,并退了两步。
剑子“哈哈”笑了两声,不避嫌地拉着北辰胤往茅草屋子里走。
“王爷来了,招待不周,来,坐坐坐。我这里有些前年……不,年前的庐山云雾茶……”
北辰胤再开口推辞已经不及,就这样被人半拉半拖地带进屋子里泡茶。
想来嗜血者绝对是最不食人间烟火的种族。却让一个如此接地气的仙长给带坏了。北辰胤低头看着颜色有点不对的庐山云雾茶,前年的茶叶没发霉还能泡着喝。豁然之境果然是灵气充沛的宝地。
“没下毒。”剑子没看对北辰胤的疑虑,举起自己的茶杯喝了口,以示清白。
北辰胤自然之道,剑子仙迹做事坦荡豁达,不会下毒。就怕,怕的是本身这茶是毒的。不过见剑子这般神色,未见有异常。
他身为客人,还是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小口。庐山云雾茶他是喝过的。即便眼前这杯不是他喝过的上品。他也知道云雾茶绝对不该是这个味道的。北辰胤思及如此,脸色铁青,起身便要告辞。
剑子不肯送客,热情非常,拉着他,道:“如果这茶不合王爷口味。老道我这里还有其他的茶叶,狮峰龙井,君山银针,福建铁观音……”
北辰胤难得想没形象地咆哮,放开那些无辜的名茶。
不过此时自身难保,仅仅那么微弱的一小口,他的腹中已经翻江倒海,简直有条龙在里面折腾。
他拱手告辞,化光离开。没给剑子半点挽留机会。
恰逢龙宿捧着一碗刚做好的百合绿豆粥走进来,望了望天边的流星,问剑子:“汝对北辰胤做了什么?”
“什么都没做。我请他喝茶。你不信?”
“吾信。”龙宿从容地放下百合绿豆粥,不过他更相信那被茶比毒药还不能入口。只是祸害的又不是他,他选择无视。
剑子低头看见莹润的粥,赶紧拿起汤匙舀了口放进嘴里。
龙宿瞥了他一眼,似不在意,又忍不住再看他一眼。
“如何?”
剑子许久不肯出声,不动弹。龙宿忍不住开口问他。
“龙宿,你自己试过味道吗?”
剑子缓缓放下汤匙,面无表情地问他。
龙宿疑惑地就他放下的汤匙,舀了口尝尝:“吾试过的。挺好的……”抬眸发现剑子忍笑忍得辛苦,手中汤匙都要丢过去。
“汝框吾?”
“别凶别凶。我开玩笑的。这般珍馐如何会难吃?来来,给我好好尝尝。”
“才不给汝吃。”龙宿抄手将碗端走,“吾自己要吃的。”
“别老吃这么清淡。我让仙凤送过去的春笋看到了没有?”剑子伸手去抢,没抢着,只能可怜巴巴地望着龙宿。
“嗯。”龙宿不为所动,继续小口小口吃着汤。
“做个油焖春笋,再来个笋片炒肉,下个面也不错……”剑子盘算着,“你折腾了一天不会就做了这么小碗的汤来吧。”
“锅里有。”龙宿慢悠悠地说,“不过吾让凤儿拿去分给默言歆吃了。”
“哎哎,什么道理,分给别人吃也不给我吃。”
正巧穆仙凤掀起门帘走起来,笑得得意:“是了。主子做的,能不好吃吗?我和言歆全部吃完了。剑子仙长,怕是得委屈下吃点别的。”
“什么能比得上龙宿亲手调制的羹汤更……”
穆仙凤端上桌子的,俨然就是刚才剑子说的菜式,就差个面。
“仙长,确定不尝尝这些?”
穆仙凤狡黠地眨眨眼,笑得可甜了。如果剑子还反应不过来大概就是个呆子。他赶紧三步并两步跑过来,笑道:“吃。当然要吃。”
龙宿低着头喝汤的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来。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05-29 12:57 | 29 楼
«12 3 4567» Pages: ( 3/7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10-24 00:4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