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456» Pages: ( 2/8 total )
本页主题: 5.20  一世心(1-25 完)65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12.



龍宿這樣提了一回,之後卻也未同所說那樣立刻帶著劍子去找人拜師。只等到幾近入冬的時節,才覺得不能再拖下去,挑了一日便攜著劍子踏雲而去。他們一路往東行去,前路上風雪漸大了起來。龍宿很難得的并沒有化成龍形,此刻正黨風而立,一柄龍扇緩緩的打著。飛雪簌簌的落下,在他的身邊打個轉又往別處飛去。劍子沒他那樣的瀟灑,他躲在龍宿的大氅裡,只露出一個頭頂,頭頂上已經被蓋了一層厚厚的積雪。只見他從大氅裡頭鉆出小半張臉,朝著龍宿喊:“師父,還有多少路?再飛下去我要被堆成雪人了。”
龍宿回過頭才注意到他的樣子,雙眉微挑顯然是忍不住快要笑出來了,只將龍扇一揚輕輕掩住了半張臉。
劍子見狀更是大聲嚷嚷:“師父你怎麼還笑話我?簡直太沒有師徒愛!”
龍宿聞言乾脆不再作掩飾,一邊笑著一邊伸手過去將他頭頂的雪掃走。其實他明明可以設下結界讓劍子與他同樣風雪不侵身,可偏偏是念頭一轉,怎麼就順手解了自己的外氅扔給了他。想來大約是當年被玉衡欺負多了,現如今有了機會,便也忍不住惡作劇起來。
自然這樣的想法劍子是不知道的,他還在為著龍宿為何偏要撿這種勞什子的下雪天出門而喋喋不休。只又過了片刻,聽龍宿笑道:“汝的怨氣可真大,這便到了。”
他順著龍扇指的方向望過去,只見遠處的山頭被大雪覆成了銀白色,山上的數座錯落有致的建築,也因這大雪與這山體化為一色,不注意差點看不出來。

“此處還是這樣的……寒酸……”
“會嗎?我覺得挺好啊。”劍子倒是認為看慣了疏樓西風那些精工細作窮極奢華的裝飾,偶爾看看這樣的也不錯,就如同吃慣了大魚大肉的人看見了清粥小菜似的可口。
“改不了的窮酸氣。”
龍宿瞥了他一眼,隨口謅了一句便又不理他。只驅使著腳下的浮雲帶著他們繞過山門,直接落在大殿前的平臺上,只見有人已在那處候著,那人身著青色衣袍手托一柄拂塵,倒是一派道骨仙風。
“道尊,別來無恙。”龍宿撣了撣衣袖,以華扇掩面微微頷首,便算是打過招呼了。
那人聞言朝他深深一揖:“龍首真是折煞吾也,喚吾靜虛便好了。”只見他起身時,視線落在劍子身上,驀的一驚又深深的拜下去:“這……這位是…………”
“進去再說吧。”龍宿看了看向他投來疑惑目光的劍子,也未作解釋,只自顧自的朝著觀內走去。
劍子見他這樣如同回自己家門那邊熟稔的踏足別人的地盤,錯愕之餘便也只有急急的跟了上去。
只是未走幾步又被龍宿攔下來。
“汝在這裡且逛一逛,吾與靜虛道長還有些話說。”
劍子摸摸鼻子,應了一聲又停住腳步。他看著龍宿被那青衣道長一臉殷切的單獨請進了裡間,不知是去密談些什麽他聽不得的東西,心裡悶悶的生出些不快來。
道觀里此刻靜的很,大概是因為下雪天涼的緣故,連飛鳥都很少。劍子在大殿后的院子里四處轉了轉覺得有些無趣,便一屁股坐在了木欄上,百無聊賴的去扯一邊的松樹葉子。

“誒誒你做什麽?”
劍子聞聲轉頭,只見一個年紀相仿的道子提著茶盤站在不遠處。
“你這樣害我一會兒又要重掃一回。”少年皺著眉,頗是鬱悶的看著地上。
“對不住。”劍子從木欄上跳下來,看著地上被自己扔成一攤的松葉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要不你將掃把拿來我替你掃吧。“
“那倒不用了。你是道尊的客人吧?咱們這裡可沒有讓客人動手的道理。“少年道子抬頭看他,口氣神情頗是老成:”別再給我添麻煩便是了。“
劍子訕訕的點了點頭,又坐回木欄上,那道子看著他一臉無趣的樣子,又道:“你若是等得無趣了,我帶你去觀里看看如何?”
“好啊!”
劍子平日裡別說是同齡,便是連同類都很難遇到幾個。這小道子雖然一臉一本正經的刻板樣子,卻仍擋不住劍子心裡想要認識新玩伴的渴望。
“誒你叫什麽?我的名字叫劍子。”
“笑封君。”
“哈?笑瘋?你很愛笑哦?”
“……你這個人可真是無禮。”

待龍宿從裡間出來找他時,劍子已經和那道子玩的挺熟了。他將笑封君拉到龍宿面前,龍宿神情疏淡的向笑封君點了點頭,又將劍子招至身側道:“汝交到新朋友了,這樣吾也不用擔心汝在這裡會覺得無聊。“
“師父你要把我留在這裡?”
“吾已拜託靜虛道長,汝往後便隨著他好好學罷。”
劍子聞言有些失落,可龍宿已經決定的事情他終究也沒什麼發言權,糾結了一會兒貼在龍宿身邊皺著眉頭輕聲說:“不過除了你,我可不認別的什麽師父………“
靜虛聞言一驚:“您自然不用喚吾師父,也隨龍首那樣直呼吾名便可。“
龍宿用扇子拍了拍他的手笑道:“這樣汝可滿意了?“
劍子想了想人家畢竟是長輩,直呼名諱顯得自己太目無尊長,出去給龍宿丟臉也不好,於是腦筋一轉咧嘴一笑道:”靜虛仙長,那劍子就叨擾了。“
[ 此帖被清岚在2014-04-21 01:54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4-04-21 00:52 | 10 楼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好想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前世似乎很悲慘壯烈
不曉得何時劍子會想起全部記憶和龍宿在一起
這樣虐虐情深,讓人看了好揪結
樓主何時還有續?想看劍子與龍宿幸福甜蜜在一起>_<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4-24 00:28 | 11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Re:4.21  一世心(1-12)10F

to 荷顏: 基本這篇文每週固定有更新~所以可以時不時過來補一下><
劍子一時半會兒還不會想起來啦~不過樓主保證這文糾結管糾結肯定不會給大家吃be
所以請放心的追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4-04-25 00:37 | 12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Re:4.21  一世心(1-12)10F

13.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龍宿的關係,劍子與那觀里的其他道子待遇確實是有些不同的。就譬如說別人發的是一身蟹殼青的麻布袍子,劍子拿到的卻是一身素淨的白色。他此時已脫了孩童的稚氣樣貌,正在拔高的身形顯得單薄卻修長。身著一襲白衫混在一堆烏雜雜的蟹殼青中間,自然就成了雞群里那隻獨立的仙鶴,在觀內的道子中間掀起了一陣小小的波瀾。
過不幾日龍宿來看他,似乎對他這身裝束也頗為滿意,搖著扇子連連點頭。等回頭再來的時候,便是給他抬來了一大箱與此大同小異的白色衣衫,從冬到夏應有盡有。劍子看著龍宿這樣的手筆頗有些震驚,他一件件的翻看,又一件件的放下。最後尷尬的看著龍宿:“師父,這衣服也有些太過分了吧。”
龍宿呷了一口茶:“汝不喜歡?“
“不是……可是我是來修行的,這樣的裝束實在是不合適,會被別人說閒話的。”事實上關於他的閒話可已經不少了。
龍宿隨手拎起其中一件,滿身所綴玉片互相碰擊玎珰聲大作:“吾沒有覺得哪裡不合適。至於閒話,天下閒話之多汝聽之不盡。但若誰敢對汝當面不敬,吾……“
“你就一口吞了他。“
劍子有些無奈的扶著自己的額頭:“師父,回家讓仙鳳姐多給你煮些蓮子茶吧。肝火總是這麼旺,對身體不好。“
“汝!……“龍宿竟然一時語塞,瞪了他半晌心想,也不知是自己平時的教導哪裡出了問題,為何這小子好的未學會倒是越來越有上一世的痞氣。
劍子見他被自己堵的沒話說,覺得甚是痛快。乾脆將頭湊到他臉跟前去:“師父生我氣了?”
龍宿看著咫尺之間的那對帶笑的眼瞳,用手中珠扇掩住了臉,不著痕跡的垂下眼簾偏過頭去。
“并沒有。“
細長而密的睫毛慌忙掩下的那琥珀眼瞳中的漣漪,劍子未曾注意到。只是背著手看他上揚的眼尾,如同是涂了桃花色。
“師父的眼睛好漂亮。”劍子的手指掃過那些睫毛,覺得如同一把小毛刷子,在他的手指上輕輕的刷過去,頗是柔软可愛,便忍不住又試了一次。

“咳咳……”静虛領著笑封君從門口踏進來,看了一眼便很是自覺地轉過身走出去觀賞山外的飛鶴,倒是身後的笑封君,側過頭頗有些奇怪的看著他們倆。
“吾要回去了。”龍宿扭著頭從他手中逃開,匆忙從凳子上站了起來。
“那這些衣服……”
“汝想穿便穿,不想穿扔了也可以了。”龍宿朝他揚了揚扇子,並未轉過身來。
“可是……”
“吾說了,如何處置隨便汝。“說罷匆忙而去。

劍子有些愣愣的看著門口離開的人,轉頭有些茫然的問正走進來的笑封君:“我是說錯什麽了嗎?“
笑封君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不知道。“
他走過去撿了一件月蠶冰絲的白綃提在手裡展開,仔細端詳,嘴裡咕噥到:“這樣的東西扔了多可惜?你那天不是看上劍盧裡那老頭兒的飛劍么,改天咱們拿著這一件衣服去,估計便能抵回來。“
劍子聞言也走過去看,想了半晌忍不住興奮起來:“好啊!“

龍宿在門外緩緩停住腳步,皺眉回望身後的不遠處的窗格,心中對那個小道子沒來由的有了些厭煩的惡意。


而後來,龍宿再也未提起過那一箱衣服的事情。劍子身邊出了多了一把飛劍之外,偶爾還會取幾件去換了錢和笑封君一起去接濟那些下山時看到的窮人。漸漸的箱子里便被他們用的只剩下一套了,劍子望著那身衣服猶豫了很久,還是決定背著笑封君偷偷的將它藏了起來。
[ 此帖被清岚在2014-04-25 08:00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4-04-25 00:37 | 13 楼
历史猫
我是翻页帝!
级别: 江湖大灰狼


精华: 0
发帖: 131
腹黑: 110 点
珍珠: 1723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2(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24
最后登录:2014-05-09

鲜花 [4] 鸡蛋 [0]

 Re:4.25 一世心(1-13)13F

摔)臭小孩你拿着龙首送你的衣服乱送人!!!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答应你的爱,总有一天会给你的。
顶端 Posted: 2014-04-25 11:05 | 14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Re:4.25 一世心(1-13)13F

to 历史猫:死小孩沒心沒肺嘛……要不咋叫熊孩子呢=L=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4-04-28 00:50 | 15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Re:4.25 一世心(1-13)13F

14.
而少年時的光陰就像山間的野草,被風一吹就蓬勃的長了起來。年輕的道子們除了修行與例行的掃除之外倒也沒有特別的事情可做,閒暇時間三五結群的,說的好聽些是雲遊四方,其實也不過就是在山上覺得憋悶了就換個地方練練劍,四處晃蕩罷了。
劍子漸長,出門雲遊的次數也漸多了,龍宿也就不如從前去的那樣勤快了。有時數年不見面,只托了鴻雁書信也是有的,龍宿寫的多為天涼加衣努力加餐勿荒廢修行之類云云關照的話。而劍子除了說說自己的見聞之外偶爾也會隨手買回一些手信隨著書信捎回去。
便是很少有這樣帶著東西回疏樓西風的。

劍子抬頭看看那牌匾,恍如還是少年時的光景,甚是懷念。

仙鳳提著燈來開門時,見到他的時候驚了一跳。隨後便笑開了,抓著他的手將他拖進去。疏樓西風里的蛟女也跟著圍上來,七手八腳的東捏他一下西拍他一下。鶯鶯燕燕的笑著說,原來咱們這疏樓西風里的混世小魔王倒也長出個人樣來了。
不錯不錯,是有那麼些道士的味兒了。
怎麼說,仙風道骨?
又有蛟女不經意間道,倒是像極了以前那個………
然後又被誰不經意的蓋過去。
咱們在這胡說八道些什麽呀,快快放了他讓他去見龍首吧。
劍子笑著從那堆蛟女中間退出來,問:“師父可好?”
仙鳳對他笑笑:“好,就是你不在的時候他總有些無聊,也是想你呢。”

劍子點點頭,他其實也想龍宿,偶爾還會在夢裡夢到兩人在疏樓西風中的時光。只是這個年紀的他已經學會了如何壓抑心事,不再那麼急於表達。

龍宿確實是無聊到了極點。劍子走進宮燈幃的時候只見龍宿一人坐在四角亭裡頭,雙手奏琴,卻又一遍用術法控制紫金簫自鳴同自己的琴聲合奏。

“師父。”
劍子走過去在那步道的盡頭站定,那琴和簫一瞬間都消了聲,失去操控的紫金簫從半空中墜下來。
劍子身形一晃順手將它接在懷裡,然後又去喊龍宿:“師父。”

“汝來了。”龍宿抬頭,拾起桌上的珠扇似又要將他招至身側。頓了一下,卻指向了面對面的座。
“汝還記得起這曲子嗎?陪吾奏完這一曲吧。”
劍子點點頭,在他面前坐下:“師父不嫌我生疏便好。”

宮燈幃的花從來不遵守外頭的時序,或者說,龍宿想要它開它便開了。於是滿園的仙曇花迎著月色在劍子眼前次第盛放起來,劍子想自己好像是摁走了幾次音,但也無妨,龍宿指尖下流淌的白玉琴聲是那樣好聽,聽的他心曠神怡,自己奏的是些什麽仿佛也並不重要了。
紫金簫,白玉琴,宮燈夜明曇華正盛。
共飲逍遙一世悠然。

他心裡忽然念起這首詩。似乎並不是書本上看到的,道門修行並不教學詩書。劍子想了想,這似乎又是一件記不起來的事情。
又或許這就是他心裡的詩罷了。


劍子在疏樓西風中又小住了十幾日。回去之後便比從前更頻繁的夢到龍宿,他夢到龍宿的手,夢到龍宿的眼睛和嘴唇,夢到龍宿軟而長的頭髮,滑膩膩的從他身上掃過去,像極了一匹上好的緞子。
那紫,是天地間最華美的顏色。
他有時候會驚醒過來,順帶的又把同一室的笑封君也弄醒了。笑封君點了燭火皺眉看著他,似乎有些忿忿的樣子。
他撓著頭跟笑封君連連道歉,然後又縮回被子里。墊褥被他弄濕了,冷冰冰的睡著並不好受,可是他只覺得渾身都燒了起來,不知是羞愧或是什麽。

笑封君終於有一日忍不住了,睡前問他:“你是不是做那樣的夢了?“
劍子一抖:“哪……哪樣的?“
笑封君歎了口氣:“別裝蒜了,半夜裡叫的跟隻發春的野貓一樣,給誰聽呢。“
劍子臉上的血管歡快的沸騰起來,小心翼翼的問:“你聽我……我叫過什麽?“
笑封君看了他一會兒:“夢裡的話,我聽不清。“
劍子心裡鬆了口氣。
笑封君猶豫了一會兒又說:“其實……有時候我也會做那種夢。“
“哈?“
他斜了一眼劍子,臉也跟著紅了起來:“師兄們說,男子成年……這些……也是正常的。“
劍子在心裡翻了個白眼。
是啊是啊,你們夢山下那些美嬌娘那是正常啊。可是我夢的是家裡那條連年歲都已經成為男人秘密的老龍。
什麽叫大不敬啊!!

笑封君自然不知道他心中的哀嚎,猶豫了一會兒又說:“其實,這種事也不盡是不好的。肉靈合一內元融會貫通互消互長……據說觀里好多師兄都結了雙修之緣…………“

劍子頓時啞然,他平時對此類涉獵雖少,但也並不是完全不諳此道。他迅速的往床裡頭縮了幾寸地。
“你想幹啥!“
笑封君原本便有些簇起的眉頭鎖的更深了,看上去很是糾結:“我是在與你探討修行之法而已,你爲什麽要這麼大反應?”
劍子驚恐的搖搖頭。
他在心里比劃了一下,想來若是真要練,還是對著家裡那條老龍比較好。想想夢裡的那個雪白的身段……
哎呀,劍子你真真是大逆不道。

笑封君看著他片刻,有些洩憤似的掀開被子翻身上床:“算了,睡覺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4-04-28 00:51 | 16 楼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Re:4.28 一世心(1-14)16F

劍子這緩慢記憶的態度,實在令人著急啊~~
可別讓龍宿等太久,龍美人孤寂很久了~
是說,兩人好難得聚在一起,但是感覺好短啊~>_<
笑封君那態度,讓人有不好的聯想~
劍子要多多肖想龍宿,趕快想想怎麼打動美人心才是~~XDDD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4-28 22:19 | 17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Re:4.28 一世心(1-14)16F

15

就像無從控制的思潮一般,劍子亦無法控制自己的腳步。
他停駐在疏樓西風日子漸漸多了起來。
龍宿對於他這樣的變化,並未曾有過太多的表態。不過是在見到他踏進來的一刻會停下手中的事物,笑著同他點頭:“汝回來了。”
如此淡薄而已。
但即使淡薄,劍子也看得出來他心裡是歡喜的。

龍宿偶爾有興致好的時候會親自下廚給他做飯。劍子喜歡擠在灶邊看,連握菜刀的姿勢都讓他覺得是優雅的賞心悅目。平日撫弄白玉琴的青蔥般的長指從那些食材上掠過,再在勺下燴成一道道精緻的菜肴,如同奏樂又如同變戲法一樣令劍子每每都感歎龍宿的神奇。
劍子知曉龍宿其實並不需要以這些凡塵的食物充飢,用龍宿的話來說,既然是無此需要,那便更是要精益求精,才不枉費了自己這番動筷子的功夫。
事實上,真正上桌的時候龍宿很少動筷。面前擺了一對筷,一隻杯,多數時間卻只是坐在一旁打扇,那雙眼睛含笑看著他,如同陽春三月的日光。劍子心裡臊的很,總是不敢抬頭,只顧悶頭苦吃。
龍宿笑著勸他:“慢些,沒人同汝搶。”又問:“好吃嗎?”
劍子點點頭:“好吃,有十分懷念的味道。”
龍宿歎了口氣:“那山上窮鄉僻壤想必也沒什麽可吃的,倒是苦了汝了。”
“不苦不苦,再沒吃的不也喂的這麼大了么。”劍子嘴裡塞滿了菜,吃的油膩膩的抬起頭來看著他傻笑。
龍宿細細打量起眼前這個人,原來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那個頑劣的少年已經漸漸長成了,一步步接近了心裡的那個影。唯有黑色的發,和兩道雜眉將那正氣的臉點綴出幾分張揚的風采來。

應該會有很多人被這樣的劍子所吸引吧?
道門對那樣的事情,向來不如佛門來的嚴苛的。甚至還有相應的修煉之法……

龍宿抬手,用扇面遮住了因為心中如是想法而輕輕咬起的嘴唇。

劍子想自己真的是很不要臉,以重溫師徒情誼這種名目又一次爬上龍宿的床,心裡想的卻是那些不能為人所道的齷蹉念頭。
他把手臂枕在頭下,調整到這樣的角度,恰好能從背後的領口下龍宿引長著的頸子,或許還有一小塊的背脊。
連皮肉下骨頭所頂起的弧度看上去都是一種無聲的勾引。
劍子挪動身體,在保持不碰到龍宿的距離下離他近一些再近一些的位置。龍宿身上有一種特殊的屬於龍的清淡氣味,比任何上等香料都要好聞許多。劍子貪婪的汲取那個令他心曠神怡的味道,有些沉醉。但一睜眼卻看見龍宿不知什麼時候翻過了身,臉貼在離他不過一掌的距離,正有些好笑似的看著他。
“哇啊啊啊啊!!師父你要嚇死我啊!”
“吾還沒有問汝在幹什麼,汝到好,惡人先告狀。”
“吾哪裡有幹什麼…………“劍子心裡有點虛,但是還是面不改色的扯著幌子。
“那汝不好好躺著,窩在吾背後,是想做什麽?“
“呃……“劍子心想完了完了,這要是照實說還不要被龍宿一腳從這疏樓西風裡頭踹出去。
乾脆來個一不做二不休。
他厚了厚臉皮乾脆擠過去:“師父,你有沒有很懷念?“
“懷念什麽?“
“好像我們很久沒有這樣擠過一張床了吧。“
“有什麽好懷念的。汝的睡相那麼差,半夜裡不是大聲說夢話就是把人踢醒。“
“不要這樣說嘛,來嘛來嘛讓我們有點師徒愛。”
劍子一遍說著,伸手攬住了龍宿的肩。
“誒呀汝這又是做什麽……”這樣曖昧的姿勢,龍宿尷尬的發現自己幾乎是被劍子半抱在懷裡了。
“很久沒有被師父抱著睡了,懷念一下嘛。“
“汝放開吾……這樣睡覺很難受……“

這到底是誰抱誰?誰在吃誰的豆腐?

“不要啦,那我換個舒服的姿勢好了。“說罷乾脆將龍宿抱的更緊些。看著懷裡的人糾結了一會兒后有些認命似的閉起眼睛。那長翹的睫毛輕輕顫動,微蹙起眉頭似乎還有些臉紅的樣子。

真是可愛的恨不得親一口。

劍子被自己的念頭嚇到,趕緊別過頭去望著床帳。過了好久好不容易才把這個想法從腦子里趕出去,他在心裡歎了口氣,沒來由的覺得有些心酸。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4-04-30 20:45 | 18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Re:Re:4.28 一世心(1-14)16F

Quote:
引用第17楼荷顏于2014-04-28 22:19发表的 Re:4.28 一世心(1-14)16F :
劍子這緩慢記憶的態度,實在令人著急啊~~
可別讓龍宿等太久,龍美人孤寂很久了~
是說,兩人好難得聚在一起,但是感覺好短啊~>_<
笑封君那態度,讓人有不好的聯想~
劍子要多多肖想龍宿,趕快想想怎麼打動美人心才是~~XDDD



哈哈,看來大家都不喜歡笑瘋……(你自己不是也不喜歡!)
劍子可能一時半會還真想不起來,但是想不起來不妨礙人家做一點增進師徒感情的事情啦!

後面還有點糖><  甜度還是可以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4-04-30 20:56 | 19 楼
«1 2 3456» Pages: ( 2/8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11-18 03:26,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