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3 4567» Pages: ( 3/8 total )
本页主题: 5.20  一世心(1-25 完)65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這種酸甜酸甜的感覺.......
劍子情竇初開,即使現在沒了之前的記憶
但是手腳還是很自來熟的吃龍宿豆腐XDDD
劍子什麼時候才會想開,腹黑模式全開>0<
希望樓主繼續灑糖,灑到蛀牙也心甘情願>//////////////<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5-01 22:25 | 20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20楼荷顏于2014-05-01 22:25发表的  :
這種酸甜酸甜的感覺.......
劍子情竇初開,即使現在沒了之前的記憶
但是手腳還是很自來熟的吃龍宿豆腐XDDD
劍子什麼時候才會想開,腹黑模式全開>0<
希望樓主繼續灑糖,灑到蛀牙也心甘情願>//////////////<


一直吃糖就沒有糖味了啦,來我們吃點別的調劑一下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4-05-04 01:48 | 21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16.

這樣的滋味像極劍子小時候偷吃廚房罎子里腌著的青梅子,有一些擔心著,小心翼翼的。嘴裡滿是青梅子酸溜溜的味道,又帶著點特有的苦澀。
他一顆接著一顆,不知道該不該停下來,心裡卻裝滿了一種打破禁忌的喜悅感,讓人欲罷不能。

這樣的困擾著,劍子想他應該找個人來談談。

自然,這種事找笑封君是不合適的,那個愣子在這種方面沒比自己精進多少。
於是劍子想到了藺無雙。
那個自詡為情聖的師兄,不知從何時開始喜歡上了隔壁的練峨眉師姐。可惜師兄有情,師姐無意,除了百折不撓百年如一的打飯挑水獻殷勤之外,藺師兄的單戀也一直停留在除了被眾人調侃就是自我調侃的道路上,停滯不前。
劍子想,挫折多了的人,自然經驗也多。

藺無雙聽完劍子的描述,驚訝的連嘴都合不上:“你說師父?劍……劍子……我承認師父他老人家看上去是挺帥的,可是他除了煉丹練劍,剩下就是念道經,除此以外簡直四體不勤五穀不分,你喜歡他哪裡了……”
劍子煩悶的揮揮手:“不是說你師父,我是說我師父。”
藺無雙拍拍腦袋:“抱歉我忘了,所以你說的是……”
“你家那條龍?”
“對啦……”
藺無雙的嘴張的更大了。
“你要不還試試追我師父吧。”
劍子的臉抽了一下:“這種事情,是能隨便換的嗎?”
“開個玩笑而已……只是,你這個難度太高了,簡直比讓你練師姐喜歡上我還要不可能。”
“呃………”
“我承認他是長的很美,龍族的人長的都不賴。可是劍子,他是你師父啊。就不說倫理道德,他怎麼也有個萬把的年紀了吧,見過的人估計比你吃過的飯還多,怎麼會對你這樣的毛頭小子有興趣呢。”
藺無雙拍拍劍子的肩膀:“雖然你這個年紀雖然對普通人來說,倒也已經不小了,但是在修仙道上不過如同赤子。”
“是嗎……”劍子的眼神漸漸黯淡下去。
藺無雙又道:“你若真喜歡他,莽撞行事只會將他激怒,萬一他一怒之下將你趕出門去,你可就從此再無機會見他。”
“這……”
“你修行尚淺,如今道心不固也容易被表像迷惑。又或許多年之後你再回頭看,這不過是你對你師父依賴之心罷了。”
他觀劍子的神色不佳,便不再說,起身給他倒了杯茶。劍子將茶杯拿在手中,緊握著,片刻后又鬆開,起身到:“我知道了,謝謝你。”

他自藺無雙的房間里出來后,獨自一人爬上了山頂。天離他是那麼遠,即使他爬到了這座山的最高處,那天依舊在萬里之外。
而龍宿,卻能輕易的登上這天的頂端。

這就是他們之間的距離。


劍子有很久沒有回到疏樓西風了。
當一個人習慣了一些事,卻又戛然喊停的時候,便會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他是不是遇上了什麽麻煩?還是說最近課業很重抽不開身?
或者又是他找到了什麽新的樂趣,不再留戀于疏樓西風的日子………
龍宿給他寫信,信中道自己閒來無事去了拜訪了慕少艾,那隻油滑的老麒麟種了一塘的蓮花,千年一結果。原本是用來做藥引的,正好自己去了,便順了一些回來,問劍子要不要回來喝蓮子湯。

劍子讀完信,將信箋揉作一團捏在手裡。他癱在椅子上對著窗外看了很久,又坐起來在桌上將信箋輕輕的鋪展開,龍宿的雋秀的字跡浮在熏了香味的紙上,美好的如同畫卷般讓劍子心生嚮往。
他猶豫了片刻將那信箋收起來,又提筆給龍宿回信。大致上是說自己最近修行略有不順,似遇到瓶頸無法突破。又說千年蓮子難得,自己囫圇吞棗也是浪費,讓龍宿自己嘗了便好。

龍宿收信又回,道若有難處可以向自己開口的。
只是這信寄出之後,便也失了音信。
等待的日子總是讓人覺得漫長又難熬,龍宿覺得與其自己在這裡亂猜,不如親自去一趟道門看看劍子的情況。
他在道門向來隨意,也不用投什麽貼等什麽人來領,只是落在山門口后徑自走了進去。他繞至劍子的屋後,見劍子正在山崖邊上打坐。山風撩起他的袍帶飛揚,確實是仙人之姿。龍宿站在遠處,並不上前去打擾他,直至見他收了功,才欲跨出一步卻已被人捷足先登。

“劍子。”
“好友,你來了。”
龍宿覺得這麼站著聽人壁腳確實很有損形象,但是他猶豫了一下還是躲回了樹蔭下。
只見笑封君從懷裡拿出一樣東西。
“給你。”
“這是什麽?“
“窮冥之元,你用它試試。“
劍子接過錦囊,打開見錦囊中躺了 一顆小小的靈石,卻蘊含無量的天地元氣。心裡大喜,問到:“你從哪裡找來的?“
笑封君道:“我跟人換的。”
“哦?換的,用什麽東西換的?”笑封君的荷包沒比他鼓多少,或許說比他更慘一些,有什麽值錢東西能換來這樣的物什?
笑封君搖搖頭,退後一步:“你別管。”
劍子站起來,抓住他的胳膊:“我怎麼能不管,你告訴我這麼貴重的東西你到底拿什麽換的?”
“劍子,你答應我一件事吧。”
“什麽事,你直說吧。”
“我需要一個人陪我雙修。”
“什麽!這!………”劍子聞言一下子愣住了,收回了手不知道放在哪裡才好。
“取這件東西我內元耗費過甚,用普通的方法恐怕是補不回來。”
“沒……沒有其他方法嗎?”
“你要是覺得虧欠,就答應我。”
“我………”
劍子不由自主的後退,卻被笑封君一把拉住,下一刻便將頭靠在了他的肩上,如同一幅重擔壓在了他肩頭一樣。
“劍子,答應我……”

龍宿閉上眼默默的轉過了身,他覺得自己真的沒有必要再看下去,也沒有必要再聽下去了。
他不停的安慰自己也好,這樣也好。千金難買的是早知道,如今他知道的也不算太晚不是嗎?

不太晚嗎?
太晚了,真的已經太晚了。

疏樓龍宿的心早就交出去了,即便是劍子仙跡這一世不再需要它,它也已經收不回去了。

那樣的話,疏樓龍宿也就沒有心了。
[ 此帖被清岚在2014-05-04 02:00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4-05-04 01:48 | 22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想了想,决定来晓问再来抽打一次。
最后两句虐得我的心也跟着没有了。
剑子你要是答应了我跟你没完,就算被古尘抽死我也不怕了,为了主子!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4-05-04 17:34 | 23 楼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啊啊,我有種被深深虐到的感覺QQ
笑封君這樣是強迫人中獎~~=”=
龍宿,龍宿,你不能看到這幕就心生放棄了~~
要聽完全程全程啊>_<
怒到想重敲劍子的腦袋,醍醐灌頂,瞬間開竅>_<
樓主,糖還沒灑很多耶~>0<
下回能不能放些糖彌補被虐到的讀者QQ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5-04 22:18 | 24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17.


慕少艾在院子里拾掇他的那堆仙草,只聽外頭一聲巨響,便是門口他布的黃石陣被人轟爛了,接著一股子熟悉的味道就傳到了他的鼻子里。
慕少艾渾身一顫,連忙轉過身將那一籃千年蓮子護在背後,大聲朝著來人喊到:“喂,吾說疏樓龍宿你可別太過分啊。老人家這一池的蓮子被你那日一通明搶就剩這麼些了,你可不能因為你那心肝好徒弟的幾句話再來趁火……打……”
他話到嘴邊,忽然就說不下去了。
因為龍宿的臉色實在是難看到嚇人,慕少艾幾乎是覺得他下一刻便會在自己面前做出什麽極端的事來。
“龍宿?你這是怎麼了?發生何事?”
龍宿不答,只是順手將自己的佩劍紫龍影往地上一扔,沖著他道:“吾來尋你喝酒的。快拿酒來罷,今日吾倆不醉不歸。”

慕少艾的酒是好酒,這隻麒麟雖然不像龍宿那般的喜愛奢靡,但是平日裡倒騰著東藏西藏的可都是難得的好東西。
這樣的珍釀,被龍宿如同喝白水一般,一海碗一海碗的牛飲。
慕少艾實在是看著心疼,也不知自己是在心疼他那些好酒,還是心疼龍宿。
他終於忍不住上去捏住了龍宿的手腕,制止他道:“別喝了,這酒不是給你這樣喝的。”
龍宿拍開他的手:“汝這小器麒麟,明日吾疏樓西風的好酒任汝來選,喝了汝多少吾如數還汝便是。”
“還不還吾酒是另一回事。”慕少艾歎了口氣:“ 龍宿,借酒澆愁不是辦法。有何心事不如說出來,老人家吾不會笑你的。“
龍宿低頭,看著酒碗裡清澄的酒,映著眼睛,照進他迷茫無措的心裡。

他擱下酒碗緩緩開口道:“他找到別人了,道觀里面一起長起來的玩伴。願意為了助他修行,上天入地的找靈石。想來應當是真心對他好的……“
“吾應該替他高興的是嗎?少艾,吾應該高興的……“
他忽然彎下腰將自己梳的齊整的頭髮抓的一片淩亂:”可是吾做不到……吾做不到!“
慕少艾伸手扶住的他肩, 溫言道:“你曾經告訴吾,你會想明白的。”
“對,吾是這樣說過的。可是少艾啊,說是一回事想是一回事。真正要面對,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個小子靠進劍子的時候,吾恨不得一招殺了他。可若吾真的出手殺了他,吾與劍子之間恐怕便連現在這樣的關係都保不住了。”
“吾要如何是好……吾該如何是好?”龍宿用手掩住自己的臉,搖著頭啞聲道:“太難了,真的太難了………”
安靜了片刻,半晌聽見低下傳來龍宿壓抑的輕聲嗚咽。
慕少艾閉上眼別過頭去,他寧願聽龍宿大聲的哭叫喊罵,發脾氣砸東西也沒關係,而不是如同現在這個樣子………

那些濃烈卻有支離破碎的感情從龍宿顫抖的身軀上傳遞給他,讓他也變得無措。

他們這樣無言的僵了很久,慕少艾忽然用力的將龍宿扶坐起來,又掏出懷裡的手帕替龍宿擦臉,龍宿倔強的將頭從他手裡拗過去,自己用手胡亂的抹了抹,靜靜的看著遠處一言不發。
慕少艾提起地上的酒罎替他將酒滿上,又替自己也滿上,然後把酒碗塞到他手裡。
“一醉解千愁。來,喝酒,吾陪你。”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房間里點起的燭火,不安的跳動著。
如同劍子此刻不安的心情。

他細數這數十年的光陰,笑封君對他很好,這無可厚非。或許無論從哪個角度看起來,比起自己對龍宿毫無希望的戀慕,答應笑封君才應該合適的多。
可是他真的能做到忘掉自己的心意,不再去想著龍宿嗎?
劍子苦惱的撓了撓頭,這種違心的答案他實在連自己都說服不了。

笑封君推門踏入的時候,看見劍子正坐在榻邊,似乎是在等他,忍不住心中一喜。
“劍子……”
“好友,我思考了一下午………”
“所以?”
“我不能答應你。“
劍子站起身來,慢慢走到笑封君身邊: “抱歉。”
笑封君一怔。
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他愣愣的看著劍子從懷裡摸出他的那個錦囊。
“還給你。”

竟然連窮冥之元都不要了,他就那麼的讓劍子難以接受嗎?
笑封君捏緊了拳頭,扭過頭道:“不用還我,本來就是送給你的,你不要的話就扔了吧。”
“你明知道我不會的。”劍子苦笑著搖了搖頭,將錦囊又收回懷裡:“好友的贈予,我收下了。你的元功我會想辦法幫你恢復的。”
“呵,現成的辦法你不想用,你還要想什麽辦法?“
“笑封君抱歉,劍子不能做有愧於心的事情。“
“……你走吧,我現在不想看見你。“
“好。“

笑封君背著身聽見劍子啟步輕輕離開,末了還仔細的替他將門關上。一如劍子待人,看似溫和小心,其實根本是冷情。
有愧於心?
劍子,你的心又裝的是些什麽,其實我早就知道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4-05-05 13:50 | 25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to  枯鱼炖蘑菇:劍子怎麼可能答應!!劍子要答應我也不答應啊啊啊!
總之肯定不能答應的………
嘛,要相信我的親媽作風啊!

to 荷顏: 不要急不要急後面還有糖的……
笑封君這個就跟小廣告一樣啊 您中獎了 但是請先交保險xx元~
能領么?當然不能領!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4-05-05 13:55 | 26 楼
enya552002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86
腹黑: 99 点
珍珠: 1780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89(小时)
注册时间:2006-12-12
最后登录:2016-07-25

鲜花 [2] 鸡蛋 [0]

 Re:5.05  一世心(1-17)25F

看到龍宿找少艾喝酒真是心疼,不過事情還不到絕望的地步,龍宿要對劍子有信心,你對他的這麼多年總是已經深入劍子的心中吶!劍子也是對龍宿一往情深,但是還處在不敢表明心意的地步,只是目前劍子的道友笑封君似是一個不確定性,希望兩人在一起的道路上能順利。

PS 劍子和龍宿以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少艾應該很清楚,希望少艾能撫慰龍宿受傷的心靈。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5-05 23:41 | 27 楼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很想一開頭就敲碗狂喊,續,續篇啊~~>_<
看到龍宿這樣借酒澆愁很心疼
明明倆人就是互相喜歡,何時才能互通心意
劍子,你這呆木頭>0<
希望下篇兩人感情能更進一步QQ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5-06 22:02 | 28 楼
清岚
閒來無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523
腹黑: 307 点
珍珠: 701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4-14
最后登录:2017-10-11

鲜花 [119] 鸡蛋 [0]

 

18.


劍子大晚上出門,其實也沒有地方可以去。時間太遲了去打擾別的師兄弟也不合適,便只好一路趕回了疏樓西風。腳程雖快路上也沒耽擱,但路途遙遠等他到了的時候也已經是後半夜了。他輕輕的推了門進去,卻發現穆仙鳳也沒有睡。
“主人?”仙鳳提燈一照:“誒呀,原來是你……”
劍子皺了皺眉:“怎麼,師父沒有回來?”
仙鳳點了點頭:“他白日就出門了,說是要去看你。你難道沒有遇上他?”
劍子一愣,搖了搖頭。
“那就奇怪了。”仙鳳低頭思忖:“這人究竟是去哪裡了……”
劍子看了看更漏:“仙鳳姐也等了一宿了先去睡吧,讓我在這裡守著便好了。”
仙鳳猶豫了一下:“那也好,要是有什麽事你便來叫我好了。”

劍子合上門,坐在外頭的臺階上。不知是等過了多久,依稀見天邊似乎有一道曙光越靠越近,進了才見到原來是龍宿被一匹金黃色的麒麟馱在背上,落到疏樓西風的門口。
“哦,小子是你,還不快來把你師父接過去?”
劍子哦了一聲連忙迎上去,甫一靠近,入鼻便是一股子濃烈的酒味。劍子伸手將人從麒麟背上拉到自己背上,整個過程爛醉如泥的龍宿毫無一點反應。
劍子忍不住問:“他究竟喝了多少,怎麼會醉的不省人事。“據他所知,龍宿的酒量應該也真稱得上是海量了。
只見那麒麟轉身見化作一位白髮長眉的雋逸男子,言道:“吾也想知道啊,這隻龍喝起酒來爲什麽這麼沒良心。那一壇酒連十頭牛都能放倒,這隻龍竟然喝酒如同喝水,可憐吾的酒窖,被他掏空了一半。“那人擺擺手:”罷了,老人家交陪到這個壞朋友,自認倒楣吧。“
劍子忍不住哀歎,師父今天究竟是哪根筋不對,才會跑到別人家去發酒瘋。他將龍宿往背上抬了抬,轉身對那人道:“今日真是抱歉,敢問前輩尊姓大名,改日劍子替師父登門道謝。“
“免尊姓慕名少艾。道謝也免了吧,否則吾怕十個你也謝不過來。”那人看了看他背上的龍宿,歎了口氣輕聲道:“對他好一些罷,他很在乎你。”
“那是自然,師父的養育之恩,劍子沒齒難忘。”
“吾說的不是這個。”慕少艾搖搖頭:“罷了,瞎折騰了一天老人家吾也該回去歇息了,你也快帶他回去吧。再會。”
說罷回頭已不見了人影,留劍子一人滿是不解:“不是什麽?……欸,罷了。”
他回頭看看龍宿,夜裡風大,醉酒的人吹久了怕是會頭疼的。


夜裡很靜,劍子將龍宿背到床上,又回身出來。他湊到仙鳳的門邊上聽了聽,裡頭什麽聲音也沒有,想必是睡下了。他不忍心將仙鳳再喊起來,便自己去打了些水回了房。他將龍宿的鞋襪和外衫除了,又去解龍宿的髮髻。龍宿的髮髻也有些散亂,一些頭髮被繁複的髮飾繞住,劍子雖然儘量放輕動作,但還是將龍宿弄醒了。
龍宿的酒勁似乎并沒過去,搖晃著坐起身來,把劍子嚇了一跳,連忙伸手將他扶住。
“師父爬起來做什麽,趕快躺下吧。“
龍宿聞聲抬頭一臉茫然的望著劍子,看了一會兒卻又好似因為看不清眼前的人影而感到惱怒似的,蹙著眉一把拉住劍子的領口抓到自己面前坐下。
“汝………是誰?“
帶著濃烈酒味的氣息撒在劍子的脖子上,另劍子忍不住打了個顫。連忙伸手將他拉開一些距離,可龍宿卻似乎是賴上他了似得乾脆倒在了他胸口上,一隻手也跟著摸上了他的前胸。
那張酒色嫣紅的臉對劍子來說簡直是具有十成十的誘惑力,劍子扭過頭儘量不讓自己去看去想,一邊急道:“師父,師父是我劍子啊!“
“劍子………劍子……“龍宿順著他的身體軟倒下去,嘴裡將這名字咕噥了幾遍,忽然似想起什麼來,伸手勾住劍子的脖子將他拉下來。劍子往前一栽,眼見自己險些就要貼上龍宿的臉,慌忙用手臂撐住了兩邊,卻發現這個動作越發曖昧了。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Ren) f&e:红烧肉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散人閒居嵐岫間

    顶端 Posted: 2014-05-06 22:41 | 29 楼
    «12 3 4567» Pages: ( 3/8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11-18 03:2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