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04.29 青蛇 07 - 13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10-21

鲜花 [234] 鸡蛋 [0]

 04.29 青蛇 07 - 13F

0
不用替我擔心~~反正哥坑多不愁~~~(茶)



-----
[劍龍] 青蛇 01




極是偏遠破落的小城書院之中……今日裡迎來了一位貴客。

已是垂垂老矣的山長戰兢不已,小心翼翼地上前行禮如儀,「見、見過龍首……」

──縱然年歲上相比,眼前這人大概足可當他祖父也不過分,但是面貌仍是驚人地俊麗端雅,一身華貴非凡的行頭襯得他更加儀態雍容,是如此窮困荒僻的山城之中絕對養不出來的風流人物。

說是山城,其實至多只能算上一處小小村寨,觸目可及的都是木屋土胚房,唯有兩處建築修整得體面些……一座是山神廟,另外一處便是書院了。

此處本是儒門天下一所極小的分院,要說體面,實在連其他分院的半點也比不上……更別提能趕上龍門道的氣派了。因為地處偏遠,縱然離儒門總部是天高皇帝遠,但是也因為這城中實在是困苦落後,自然也不會有人有興致大老遠跑來此地作威作福……要是不幸被派到這裡,別吃土喝風就好了,根本和被流放沒兩樣,大家全當燙手山芋,三年一派的輪替,誰也不想長留著。

幸而後來此城中的人也爭氣,真苦讀出了一位山長……轉眼便是幾十年過去了,自從這位許山長上任以來,再也沒有替換過。

這樣偏僻的地方,自然是比不上他處分院的寬敞大氣,就是小小一處兩進院落,堂屋供奉著孔夫子的畫像,右翼是讀書授課的學堂,左翼是藏書閣跟廂房,後院用來供山長起居……沒了。

華扇掩面,疏樓龍宿看著座下幾乎要五體投地的山長,幾不可見地皺皺眉,面色語氣都是淡淡的,「起來吧,不用多禮。」

許老山長顯得非常誠惶誠恐,因為只要是個有長眼的人都能看得出來……自家龍首的心情顯然是非常不好的樣子。但他大半輩子會的也就只有讀書,是個固執的老學究,當然沒有什麼舌燦蓮花的本領,不敢多搭話,只能縮著手老老實實地退到一邊待著。

門扉呀然輕響,帶起了一陣香風,是穆仙鳳推門進來。娉娉婷婷地上前行了一禮,笑吟吟稟報道:「主人,鳳兒已將臥寢打點好了,主人舟車勞頓,先休息一下可好?」同時不動聲色地對背後還呆著的老山長打著手勢,讓他趕緊先退下。

總算老山長還沒有太遲鈍,連忙告退了。

「不必了。」疏樓龍宿臉色依舊不太好看,不過跟那山長倒是沒什麼關係,純粹只是厭惡長程遠行而已。

初夏接到消息的時候,疏樓龍宿便在心底低咒過了無數遍,奈何事關重大,除了親身前往,他是絕不能派哪個人代替自己出手的,只得恨恨地吩咐穆仙鳳開始打點行囊準備出門。

本來連穆仙鳳也不讓她跟來的,奈何小妮子自有主張,說什麼也堅持著非得同行跟來服侍他。現在看來……穆仙鳳倒是真有見地的,至少若只有他隻身一人前來,還真不知道拿這簡陋破小的地方怎麼落腳才好。

然而貼身伺候疏樓龍宿這麼些年了,穆仙鳳要還是拿不準自家主子的心思……那可以拿起「儒門龍首親傳弟子」的招牌砸死自己了。暗自好笑在心,穆仙鳳的笑容還是甜柔乖巧的,「這院子雖嫌小了些,比不得咱們自家舒適……倒是別有纖巧之處。後院裡頭恰恰引了一眼活泉,是暖泉呢!」

疏樓龍宿的神情放鬆了些,「……當真?」

「主人親自去試一試不就知道了?」穆仙鳳眨眨眼睛,「後院仙鳳都打點好了,倒是方才許山長家裡的媳婦兒送來幾隻大胖活雞……仙鳳還不知道怎麼料理才好呢。」說著說著便故意顯出一副懊惱模樣來。

疏樓龍宿一聽立刻擰起眉,「不必了,吾有些乏,簡單吃點就是了,別要太過攪擾。」

「鳳兒明白。」穆仙鳳乖巧地行了禮,「那鳳兒先服侍主人入浴,可好?」

「不用,汝自去忙吧。」

「是。」

-----

痛痛快快地泡了個熱水澡,洗淨一身舟車勞頓的疲憊之後,疏樓龍宿總算有心思打量起暫居的這個小房間──理論上應該是山長的寢居,不過這任山長自家有妻有子的,在地方上好歹算是個仕紳,平常當然不住在這裡。簡陋是簡陋得可以了……至少還是打理得乾淨整齊,也不像有人住過的模樣。

疏樓龍宿本想披衣起身,但此回出行他只帶了穆仙鳳一人……算起來,穆仙鳳便是唯一的護衛,自然是格外戒備的。時已深夜,若他又有了什麼動靜,穆仙鳳必也會跟著起身查看,就別白累壞那丫頭了。

但勉強靜躺了半晌,只覺得被褥枕頭皆是粗礪硌人得慌,蓋在身上好似渾身發癢,怎麼躺也不安穩。穆仙鳳倒是未卜先知似地預先在床頭點上了一支安神香……可惜用處不大,疏樓龍宿還是睜著眼睛難以成眠。

既然了無睡意,索性開始梳理這一路行來得到的點滴消息。

從沒人知曉,此處山城其實是儒門代代相傳的禁書保管之地……通往禁書庫的唯一出入口,就在此處書院的後山之下──不然從何說明這樣一個貧瘠荒涼到幾乎沒有識字需要,全體都是務農為生的小山城,會需要一個儒門天下的書院駐紮?

只可惜世人總囿於外表所限,看不出這處書院的重要何在……也幸好如此,否則真讓哪個野心份子掌了這個據點……那便要鬧頭疼了。光是想派人來鎮壓都得翻山越嶺走上大半個月,他可能會一時煩躁乾脆將整座山連同作亂份子跟禁書庫一同直接炸光了事……可就對不起儒門的列祖列宗了。

疏樓龍宿疲勞地嘆了口氣,最終還是勉強自己閉上眼,聊作養神。

──天,就快亮了。

-----

翌日一早,疏樓龍宿在老山長的帶領下走訪城中。第一站,自然是先去山神廟。

怪道這樣落僻的地方……山神廟卻意外修築得極為氣派,香火鼎盛。從極高的門廊走進去,頗為寬敞的主殿卻空落落地什麼也沒多放,就單單是一座玉白的大理石塑像──披散著長髮的女子上身,底下蜿蜒著氣派的龍尾,人立而起,幾乎有兩人高。

──面容那樣肅穆而威嚴的……但眼神卻是帶著慈愛地向下望著。

「……此地主神是、女媧娘 娘嗎?」疏樓龍宿有些驚訝,他本以為這樣的山城中,供奉的最多不是福德正神便是保生大帝,怎知卻是極為少見的女神──煉石補天的女媧。

「不是,就是山神娘 娘!」老山長卻略顯激動地辯駁道:「我們的山神娘 娘是很靈驗的!」

「山神娘 娘?」疏樓龍宿心中瞬間掠過了一些什麼影子,輕淺模糊,快得令他捉不住。下意識回眼再看了看那座塑像,「所以是……龍神嗎?」

老山長像是此時才反應過來自己方才的無禮,嚇得立刻抖衣而顫,但仍是很堅定地應道:「秉、秉龍首……山神娘 娘護佑我地多年……從來不問子民之貧富貴賤,我們又怎可無禮地詢問她之來處?」

雖然很想罵責對方「子不語怪力亂神」都讀到哪裡去了……但拜某位損友之賜,想想自己還有什麼樣的怪事沒有遇過……?疏樓龍宿也提不起勁來罵人,只能無奈問道:「……如何問?汝們又可曾見過她了?」

「見過啊。」老山長卻一臉理所當然,「距今三十多年前,山神娘 娘還曾經現身過一次,替我們擋去山洪呢!」

這下子,饒是疏樓龍宿再怎麼見多識廣也不免一陣驚詫,「汝說什麼!?」






-----

會長回來了!
[ 此帖被行雨在2017-04-30 02:45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清岚) f&e:喲~~新坑!!!!
  • 珍珠:+10(龙鳞黄泉) 同修作品当然要推荐!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4-19 17:22 | [楼 主]
    chixianger
    三先天脑残粉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6
    腹黑: 55 点
    珍珠: 14958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2(小时)
    注册时间:2014-03-30
    最后登录:2015-06-10

    鲜花 [1] 鸡蛋 [0]

     

    哇 行雨大人开新坑了!兴奋ing……抱住大人,用力蹭……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4-20 18:56 | 1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10-21

    鲜花 [234] 鸡蛋 [0]

     

    [青蛇] 02


    據許山長的說法,當時連續暴雨大半月,山城對外唯一的一條道路早是被急湧的山洪給打得柔腸寸斷,出不去也進不來。拋下儒門課業匆匆趕回來的許山長雖是急得跳腳,卻也無計可施,只能待在山下的客棧裡面乾等著發愁。

    「此地上山只有一條道路嗎?」疏樓龍宿回神想了一下,「吾來時所見,印象中道路修整得尚稱不錯,可是汝們後來有再次加以修築?」

    許山長猶豫了一下,這才從實道出:「稟龍首,此條山道……乃是山神娘 娘所賜。」

    「又是?」疏樓龍宿已經連驚訝的力氣都沒了。

    「屬下當時人並不在城中,所以也僅能以鄉親們的說法轉述……」

    老山長有點支吾,但是又不能忍受旁人看輕自家的山神娘 娘,即使這人是頂頭上司。還是硬著頭皮照實說了,「當時天雨不止,泥洪暴發土崩山走,眼見就要崩毀山城……是山神娘 娘現形破開雲幕止了天雨,又振袖揮去不斷崩落的土石。您看,這邊原本是沒有這片山坡的……」許山長比了比正對著儒門書院門口的一大片斜坡,向疏樓龍宿示意道:「鄉親們說這就是當時娘 娘推出去的泥洪形成。而娘 娘在解了城中的危難之後,落下了一條青帛錦帶,就成了現在我們走的山道了。」

    ……如此荒謬的說法,誰信?

    疏樓龍宿皺緊眉,俊顏上的威壓更盛,卻又不好真對老山長發脾氣……只得一擺袖,讓老山長先退下了。

    時值盛夏,再過幾日便是端午,日頭曬得人發昏。疏樓龍宿獨自一人漫步在城中,腳下所踩的官道連石板磚都貧困得用不上,只是夯實的黃土路,每當有人拉著板車趕路經過便得揚起好一陣塵土飛揚,惹得疏樓龍宿面色更加不豫,幾乎要發起火來。

    無可奈何地舉起華扇掩面──這回可不是故作遮掩,而是真真切切地得靠扇子才擋得下不被漫天飛砂嗆咳住了。疏樓龍宿索性棄了貫穿南北城門的這條大道,轉而行向偏僻的小巷而去。

    這城中道路規劃得倒好,雖然路面仍是有寬窄之分,幸虧整整齊齊像是棋盤似的,不怕人走丟。疏樓龍宿拐了兩個彎,便又回到了山神廟之外。

    山神廟依山勢而起,廟前一拐長長石階,疏樓龍宿抬眼望了望,遂緩步拾級而上。及至廟前,尚未踏進正殿,一名身穿蒼青長袍的男子便喊住了他,「公子請留步。」

    疏樓龍宿回過頭,一時怔住了。

    是個面目平凡的男子,年紀看來莫約二十五上下,身上的衣袍還算乾淨但陳舊,並不是怎樣好的料子,就像這城中的任何一個普通男人那樣;但疏樓龍宿一瞬間竟差點有橫劍以待的衝動──這人有一雙不簡單的深沉眼睛,像是寫入了過多的歲月那樣,憂悒而滄桑。

    疏樓龍宿悄悄地提起了警戒,「何事?」

    「這位公子便是儒門龍首大人吧?我聽說今早許山長領您來過。」那青年露出淺笑,驅散了那乍見時的憂鬱氣質,「在下是此地的主持,龍首一日裡便來了這麼幾回……可是打算參拜?需要我領您參拜嗎?」

    好年輕的廟祝。疏樓龍宿暗自在心中估量,面上也微笑回應道:「那就麻煩主持了。」

    默默地隨著那青年淨手行禮如儀,此地參拜的禮儀倒奇特,並不焚香,只是結起特殊的手訣默禱,最後左手點額為禮──那手勢,看來像是半綻蓮花。

    「我們娘 娘是非常靈驗的。」那自稱主持的男子抬起頭仰望著山神塑像,神情幾乎像是戀戀而愛慕著的,「她捨不得見眾生困苦。這樣的慈愛……不吝於對所愛之人的付出,是不是很令人感動?」

    疏樓龍宿不由得彎起唇角,「原來是如此高潔的女神,莫怪此地居民對山神娘 娘如此信服。」

    這話似乎取悅了那男子,令他的眉眼也笑起來,「龍首若有什麼困擾之處,倒也不妨對我們娘 娘說說。」

    「呵,吾明白了,多謝汝。」

    疏樓龍宿仍是微笑著,參拜完之後便客氣有禮地告辭離去──他知道身後那青年一直目送著,直到看不見自己的身影為止。

    -----

    午後毫不意外地下起了雷陣雨,疏樓龍宿早是回到書院中,正百無聊賴地待在暫居的小院裡支頷望著雨景,長指有一搭沒一搭地胡亂敲著桌面。

    穆仙鳳一早便讓他打發下山查探消息了。此番他會前來,主要是儒門安在山下秘密訓練的暗衛營傳回消息,說是有一支派入山中野地進行操課訓練的精銳小隊突然間全隊失去連絡,暗衛營等了數天,派人前去營救這才驚訝地發現,一整隊本是精壯的成年男子竟然一個個都像是失去了所有生氣,形容枯槁地躺在谷地之中,幾乎不成人形。

    疏樓龍宿震怒地讓桐文劍儒繼續追查,卻越查越是心驚──原來出事的不只儒門這支小隊,山下的數個村莊也傳出同樣的災難,不管是入山砍柴打獵採藥的青年男子……皆是遲遲未歸,下落不明,偶有找回來的幾個人,每一個皆是乾癟瘦弱如同僵屍那般……沒了生息。

    可更怪異的是,除了儒門暗衛,其他出事的人只集中在山下村落,真正生活在山城之中的人反而安然無事。山下村落自然群心動盪,暗衛營也有些人心惶惶的。

    但若純論整起事件看來……說透頂似乎也只就是妖物傷人,若不是這個書院地位尷尬,根本也用不到疏樓龍宿親自出手,派桐文劍儒便能打發了。鎮守此的書院的許山長是個老學究……不可能知道書院背後蹊蹺,要是真出了大事……沒道理會沒有消息傳回──除非此山城本身有鬼。這也是疏樓龍宿會親自跑這一趟的真正原因。

    然而人到了此地,卻像是陷入了一個更大的謎團。他疏樓龍宿雖是號稱何事不精,但畢竟是個規規矩矩的讀書人,哪能看透那些裝神弄鬼的門道?可待要連絡某人……總覺得面子上下不去,彆扭得很。

    何況心懷天下的劍子道長自桃夭的事情了後,在疏樓西風待了也沒幾天便又告辭離去,此刻不知道是雲遊到哪裡去濟世救人了,真想尋他也不知往哪兒尋去……總不能讓他把佈告往公開亭一貼吧?就算劍子仙跡那傢伙的臉皮厚實可比城牆,他疏樓龍宿可還要做人的。


    -----

    怪了,是我太久沒寫古文嗎為什麼覺得寫起來有點拗口|||||||
    [ 此帖被行雨在2014-05-11 00:17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4-22 23:15 | 2 楼
    荷顏
    级别: 珍珠暴龙


    精华: 0
    发帖: 427
    腹黑: 209 点
    珍珠: 17850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6(小时)
    注册时间:2009-02-10
    最后登录:2016-06-24

    鲜花 [2] 鸡蛋 [0]

     

    哈哈,我還以為山神會是劍子
    另開倩女幽魂另版的長篇
    沒想到,我想太多了~~XDDDD
    很光怪陸離的感覺
    是說都兩章了,另一位劍子主角還沒出現
    很期待看到倆人鬥嘴相聚的畫面XDDD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4-28 22:19 | 3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10-21

    鲜花 [234] 鸡蛋 [0]

     

    [青蛇] 03



    正浮想連翩之間,一股奇詭的冰冷悚然之感突然襲上他。疏樓龍宿警覺地立刻回神……一尾莫約二指粗細的黑蛇正在桌前地空地上蜿蜒向他靠近。

    天正落雨的山中,若說是有躲雨迷途的野蛇亂竄,好像也不算太過奇怪。但令人寒毛直豎的是……除了這尾黑蛇之外,窗沿、門口都零零散散地攀著幾尾大大小小的蛇,疏樓龍宿數了一數,樹梢一尾、窗邊兩尾、門口三尾……加上地上這尾黑蛇,總共是七尾,幾乎成了包圍之勢。

    人畏蛇蟲幾乎是天性,疏樓龍宿一瞬間確實覺得有點發毛,但終究不過是幾尾小蛇,難道還能奈何得了他疏樓龍宿嗎?這樣一想,倒也冷靜了點,索性仔細觀察起為首的那隻黑蛇來。

    ──對,為首,他就是覺得這群(堆?)蛇應該彼此有關……肯定不只表面看來這麼簡單。

    七尾蛇。「七」是個很奇妙的數字,在玄學卜算奇門遁甲之中,向來別具意涵。疏樓龍宿所學非精,自然不知這點,但並不妨礙他天生敏銳的本能。

    像是呼應疏樓龍宿心中所想,那黑蛇緩緩人立起來,昂首向疏樓龍宿連連吐信;而於此同時,其他大小蛇群都壯勢般地爬行到那黑蛇身邊聚集,不管怎麼看……都像是在警告。

    後頸那種冰冷的戮刺感越發強烈,像是有人在暗中注視著一樣……疏樓龍宿下意識地握緊手中扇柄提氣警戒著,隨時準備發招。本來他還想開口對這黑蛇喊話一番……可是尚不清楚對方底細為何,萬一這黑蛇只不過是派來嚇嚇自己的,他還一本正經地跟對方叫陣,豈不是被當成呆子耍?這種不華麗的事情他才不會做。

    兩廂對峙,疏樓龍宿雖是不敢大意,卻又不由自主地發自內心感到眼下景況之荒謬離奇足以令人發噱,著實有點哭笑不得之感。然而,就像來時那般突然,黑蛇忽然間一仰頭,像是失去了背後驅使的力量那般癱軟了下去,接著所有蛇群竟是頭也不回地匆匆鳥獸散去了。

    說不清心底是鬆了一口氣還是有些憋悶……畢竟自己都已做足了準備,對方卻是棄戰而走,活像一拳打在棉花之上那樣無處著力,真會生生把人憋死。疏樓龍宿咕噥幾聲,思量起日後得空了是不是該向那老道討教幾招……嘖,莫怪那位至聖要人不語怪力亂神了,要是整天搗鼓這些破事哪還有精神做學問!?整死個人!

    疏樓龍宿惱得差點掐斷手中寶扇,幸而理智適時地阻止了他。



    穆仙鳳當夜沒有回來。

    比起其他手下,穆仙鳳幾乎可說是疏樓龍宿一手調教出來的,自然是格外進退有度……縱使真有什麼事耽擱了,也會想辦法通知自己一聲,斷不可能如此不知輕重。

    疏樓龍宿本疑穆仙鳳是否遇上了不能自行解決的危難,但又沒有見到她施放的求救信花……心底也略有些不安起來。

    傍晚時老山長曾經上門一回,殷勤並誠懇地邀請疏樓龍宿過府晚膳,說是自家媳婦兒雖是不能比得上穆護法的心靈手巧,到底也還是該好好款待龍首一番才是,請龍首務必賞光云云。

    說起來,疏樓龍宿幾乎記不得自己多久沒有吃過穆仙鳳以外的人料理的飯菜了。雖然說儒門的教條是「君子遠庖廚」,但是他疏樓龍宿又是何藝不精?真要起灶弄點吃食給自己也不是辦不到的事情……只是嫌麻煩而已,比起來他寧可不吃……反正以他修為,一餐未食根本不痛不癢。

    疏樓龍宿心裡既然暗自做好了計量,面色語氣也就都淡淡的,正要客氣婉言拒絕,卻聽得許山長搶先訝異地問道:「穆護法還沒回來嗎?哎啊,這不好,再晚下去夜路可是難行多了,穆護法一個姑娘家,可不安全。」

    許山長這是真的單純關心……還是在試探什麼嗎?疏樓龍宿神情未變,隱隱警戒起來,「若是這點小事便不足以自保,那吾留她在身邊也是無用。不過還是謝過許山長關心了,夜路難行……就不留山長了,汝退下吧。」

    這話裡簡直是毫不客氣地帶著尖刺,嚇得老山長立刻出了一身冷汗,仍是不知自家龍首為何突然發作自己,有些吶吶的,「屬、屬下惶恐……難得龍首大駕光臨,屬下只是想著要多加招待……龍首莫要見怪……」

    「吾來此處書院,本就只是為了視察汝們之辦學態度,又何需任何多餘招待?」疏樓龍宿仍是淡淡地挑著刺,「除非汝等心中有何不可告人,這才心虛想要哄騙於吾?」

    「龍首您誤會了,屬下怎麼敢呢!」許山長嚇得一顫,「莫非今日在城中龍首發現屬下何處做得不好;還是有什麼人頂撞了龍首嗎?屬下立刻去辦!」

    本是慣於發號施令的上位之人,光光只是冷著臉也是威儀天生……只不過嚇壞自己的屬下又算什麼,疏樓龍宿放緩了些口氣,「沒事,吾今天只不過去了山神廟一趟而已……隨著主持向山神娘 娘行了禮,是位很年輕的主持。」

    「主持?」許山長卻是一臉茫然,「山神廟沒有主持啊……我記得都是各位居民自發地輪班去打掃清潔而已,我們山神娘 娘很靈驗,香火鼎盛,居民都是自願前去……」後半截的話語因為疏樓龍宿瞬間鐵青的臉色而自動吞回腹內。

    「……汝說、山神廟沒有主持?」

    老山長不敢隨便開口,可又不敢不回答,只得用力搖了搖頭。

    ……那麼,他遇見的又是誰?

    一瞬間,疏樓龍宿心中流轉過無數陰謀詭計,從最好到最壞種種的可能都浮上心頭,讓他下意識握緊手中華扇,受力過度的扇柄發出陣陣不祥的咯吱聲響,反倒讓疏樓龍宿冷靜下來。

    ──敵暗我明,此時越要按兵不動才是。

    「吾明白了,今夜不需人服侍,汝退下吧。」

    看著自家龍首就不像沒事的模樣,可老山長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真真欲哭無淚,「是、是的,請龍首、龍首早些安歇吧……屬下告退了。」

    冷眼看著手足無措的許山長匆匆離去……若非是這位山長的演技爐火純青至此,那便真是他……太過疑神疑鬼了?

    如果問題不是出在書院本身,那麼究竟,又是哪股隱在暗處的勢力?

    略微躁動不安地輕搖扇面,疏樓龍宿雖是閉上眼,心底卻明白──又將是不眠的一夜。
    [ 此帖被行雨在2014-05-11 00:16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20(cloversus) 好作品当然要推荐,请作 ..
  • 珍珠:+3(d98j) f&e:生日快樂喔XD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5-09 16:42 | 4 楼
    轩辕非雪
    紫金箫,白玉琴,宫灯夜明昙华正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51
    腹黑: 60 点
    珍珠: 5023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35 点
    在线时间:34(小时)
    注册时间:2014-04-23
    最后登录:2014-11-21

    鲜花 [2] 鸡蛋 [0]

     

    山神龍宿到底是谁呢!?
    3段了,剑子怎么还不出来?又到哪里去爬墙了啊
    龙宿还是一样的谨慎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5-10 23:53 | 5 楼
    悄悄說蘇三
    悄悄說蘇三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8
    腹黑: 51 点
    珍珠: 498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35 点
    在线时间:72(小时)
    注册时间:2014-04-23
    最后登录:2017-07-18

    鲜花 [0] 鸡蛋 [0]

     

    可以說龍宿非常倒楣先是遇見鬼再來就是遇到蛇....文中的龍宿跟蛇對決的心理戰..很傳神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4-05-17 16:46 | 6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10-21

    鲜花 [234] 鸡蛋 [0]

     

    [青蛇] 04-1



    銀淡月色之下,一道紅色身影飛快地竄過樹梢,驚起了林中大片飛鳥;但那紅衣人沒有半點猶豫遲疑,仍是用著輕靈彷似鬼魅般的身手在樹梢幾番起落,飛馳而去。

    而隨後緊緊跟隨著的紫衣儒者卻沒有那麼好的運氣;事發突然,饒是再上乘的輕功總也不是飛天遁地的本事,只能無奈地被到處驚慌竄飛的鳥群給暫時阻住了去路。不過是一眨眼的疏神,轉頭就再不見前方半片紅影了。

    緊咬不放地追了半晌,到這裡可說是前功盡棄了。諸事不順的疏樓龍宿幾乎要低咒出聲,只是長年養成的優雅稟性跟深厚修養實在根深柢固,磨了幾下牙,終究還是作罷了。

    他半點睡意也無地獨坐了大半夜,心底總是不踏實,略有點風吹草動就能驚跳起來。詭異的是,明明是處在精神這樣極為緊繃的狀態之下……他卻莫名地一陣恍惚襲來,被突如其來的睡意攫住,若不是窗戶一陣搖晃,他恐怕真會就這樣睡到天亮。

    猛地嚇醒了過來,只來得及從眼角瞥見窗外疾閃過的一道紅影。驚出一身冷汗的同時,疏樓龍宿心中也升起了絕大怒氣,當下再也管不了什麼敵暗我明謀定後動……運起八成功力,腳下不停地追了出去。

    疏樓龍宿不敢說自己的輕功獨步天下,但以他功力使到八成,那速度也已經是快得非人了。可前方那片紅影就是不緊不慢地與他維持著一定的距離,看似同速地前進著;接近不了,但也沒有追丟──像是故意要引著他往哪處去一樣。

    略平了氣,疏樓龍宿取出懷中華扇輕搖了搖,藉此想穩定下自己躁動紛亂的心緒。明知有詐,這大概是個請君入甕的陷阱……使得這樣拙劣,是怕他看不穿嗎?

    疏樓龍宿在心底冷哼幾聲,不過既來之則安之,便也轉頭開始打量起四周景色。
    眼前擋住去路的大片樹林錯亂繁生得極密,連月光都照不進半絲,一眼望不見底。加上午後一場雷雨交加,鬧得這荒山野地裡到處都是泥濘一片,連個乾淨點的下腳處都沒有。

    方才他親眼所見,那道紅影確確實實是衝進了這片樹林之中的……他猶豫著是不是該追上去。

    本來前方狀況不明,以疏樓龍宿個性著實不可能貿然涉險,讓自己曝露在毫無防備的險境之中。但從落腳此處山城開始,接踵而來的種種怪異事件都是難以解釋無從防範……整個如陷五里霧中,不知從何下手。這種綁手綁腳、無處施展的憋悶感大概是疏樓龍宿生平僅有幾次的體會……實在很想仰天長嘯一番,無奈太不華麗、太不優雅了。

    意識到自己竟然在對自己吐槽,疏樓龍宿本能地抽了抽嘴角,不知道該氣該笑……最終歸咎於近墨者黑,肯定是被帶壞了,損友的影響力真大。幸好某個黑心老道已然遠走天邊,最好是之後老死不相往來,省得耳濡目染,被他的寒酸小氣壞了自己的華麗無雙。

    一通胡思亂想下來,原本煩亂氣悶的感覺也消散許多。然而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改變,卻是疏樓龍宿自己也沒意識到的。

    凝神略想了下自己追來的方向,疏樓龍宿提氣幾個縱躍,沒有進入林中,而是立到了足夠俯瞰整片林子的最高枝頂端。視線沒了阻擾,便可清清楚楚地看見──隔著大片雜亂密林的山坡背面,正是山神廟無誤。

    風梳葉浪,踏立於樹梢的疏樓龍宿也不見他借什麼力,竟就這樣隨著枝葉擺動而緩緩起伏著,像是一點重量都沒有似的。

    白天的揣想此時無疑得到了強而有力的證實。這大串事件的背後,恐怕那個自稱住持的男人是脫不了干係的……那許山長呢?他是清白、還是幕後黑手?而讓自己一路直追而來的那個紅衣人,是對方故弄玄虛,還是另有幫手?

    正盯著山神廟陷入沉思之間,一道白影忽然闖進他視線,以極快的速度衝向了山神廟後方。那方向是……儒門的秘書庫!?

    「逮到汝了!」

    拋開華扇化出紫龍,疏樓龍宿足尖一點,將輕功施展到極致追了過去,勢必要將這個故弄玄虛的傢伙逮到劍下,讓紫龍好好地「招呼」一番!

    可前方白衣人雖不像那紅影飄忽不定,卻也是極快的速度,疏樓龍宿一時竟然追不上,不由得心底暗自一驚──觀這人身形步法,莫非是個功體不下於自己的高手?

    這樣想著,疏樓龍宿不敢大意,越發飽提真氣緊緊追著對方不放,恐怕再次追丟了這條線索,錯失先機。

    他敢發誓自己連眼睛都沒眨,可是就在幾乎能看清對方背影的那一瞬間,眼前的白衣人竟然憑空消失了!

    「──!!」

    疏樓龍宿一陣錯愕,下一秒,銳利的劍氣撲面而來,疏樓龍宿立刻運起紫龍抵擋,「龍騰怒潮!」

    兩道劍氣交擊,頓時震倒了方圓大半林木,一時飛沙走石,令人眼睛都睜不開──但疏樓龍宿確實看到了,在與自己會招的瞬間,對方半空化出的分明是……一枚太極道印!

    漫天塵埃緩緩落定,露出一張熟悉到可恨的白髮白眉方正國字臉──某位被稱作「道門先天」的損友正咧開了一臉有點尷尬的笑容,乖乖地舉手先向他打了招呼,「呃、好友,好久不見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5-01-26 23:50 | 7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10-21

    鲜花 [234] 鸡蛋 [0]

     

    [劍龍] 青蛇 04-下


    ……疏樓龍宿真想用手上的紫龍直接「招呼」他,端麗容顏沉了下來,冰冷得可以凍死人,「劍子,汝因何在此?」

    認識疏樓龍宿這麼些年,劍子仙跡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人如此形於外的不悅模樣,不由得有些驚訝,「好友,你這是怎麼了?忒大的火氣。」

    ──回答他的是一記冷瞪。

    雖然還是很兇,不過老早被疏樓龍宿瞪過太多次了……看到他這表情反倒覺得熟悉習慣。安心下來的劍子仙跡整整衣袖,又有了貧嘴的心思,「好友不也在這兒嗎?難得龍宿你也會有出門野營的興致……是說怎不約上劍子?兩個人也好作伴嘛。」

    縱使還是沒半分好氣,但跟劍子仙跡鬥嘴已經是完全直覺性無須理智運作的一種本能了。疏樓龍宿彎起一抹笑弧,真是漂亮到無懈可擊,「汝不回答……是想要吾用紫龍來問,對吧?」

    「別別別,龍首千萬手下留情!」劍子仙跡舉手告饒,「……哎,我說不是吧,難道龍宿你在路上碰巧遇到個路人……也同樣要追根究底至此嗎?」

    「那怎麼同?」疏樓龍宿一臉受傷,單手按上胸口,「汝是劍子啊,是吾最好、最看重的朋友,豈是尋常他人能夠比擬?想不到吾一番赤誠的關懷心意,竟被好友這樣棄之如敝屣……吾之心碎,可比山中葉、風中雪……」

    「什麼嘛自己也沒說清楚跑來這兒要幹啥還敢說我呢……」劍子仙跡忍不住撇開頭咕噥了幾聲,見那金眸一瞪,像是又要發作的模樣,連忙應道:「好啦好啦,我說就是了……橫豎你也不會出賣我吧,咱們是好朋友嘛!」

    「吾賣汝做甚?汝這麼個窮酸老道,就算賣掉了汝全身家當,吾看也買不起吾身上一顆珍珠吧!」疏樓龍宿表示非常鄙夷。

    「哎,老道確實一直都是兩袖清風、身無長物……」劍子仙跡很坦然地攤開雙手,擺出一副全無所謂的無賴樣,「我不過就有了個華麗無雙的好友而已,其實也足夠了吧?」

    「汝這個……」

    疏樓龍宿正要發難,左側林中忽然傳來一陣爆裂聲響,頓時驚回了他的神智……他何必在這裡跟劍子瞎扯這麼多?眼下的棘手問題可還沒解決啊!

    「啊,又來了。」相較於疏樓龍宿瞬間凝重無比的神情,劍子仙跡倒還是老神在在的模樣,「每幾年都要鬧上這麼一番,這傢伙也真不死心。」

    「汝說什麼……?」疏樓龍宿驚訝地看著劍子仙跡,「汝知曉這是什麼緣故?」

    「不然我來幹嘛?」劍子仙跡再自然不過地拉過疏樓龍宿,「走啊,我帶你去瞧瞧。」

    「吾不、等等!汝先解釋清楚……」

    劍子仙跡才不理會疏樓龍宿的掙扎,「哎啊,邊走邊講不是比較快嗎?你是怕我把你帶去賣掉?走啦走啦!」

    「劍子仙跡!」

    半是被拉扯著,兩人一同往發出爆裂聲響的方向前進,疏樓龍宿心裡的疑雲卻越發擴大──那個方向……正是禁書庫。

    自從始皇焚書坑儒起,歷代都有興盛不衰的文字獄。一本一本躲過當權者追殺的秘藏古籍,向來都身處廟堂的儒門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收藏……可卻更不可能隨便毀去,必然要仔細而隱密的收藏著。這禁書庫向來是儒門的最大禁忌,眾人對此皆是諱莫如深,所在之處更是只有歷代掌門能知曉。劍子別說是知道在哪兒了,就連有這禁書庫的存在都是不可能知道的啊!

    姑且不論疏樓龍宿的滿心猜疑,劍子仙跡倒是落落大方地將人領到了一處小潭之前。

    碧綠的潭面平靜著,映出倒懸如勾的一彎明月。

    「朔日方過。」劍子仙跡仰起頭望天,「再過幾天便是初五了。」

    ……這又是鬧得哪齣?劍子這傢伙又是在賣弄什麼玄虛?疏樓龍宿的語氣不無譏誚,「雖然吾不懂如何夜觀星宿推想天機……算算日子總還是會的。道長無須特意說明,吾也知道的。」

    「哎啊,龍宿,我不是有意賣關子。」劍子仙跡一聽就知道這人肯定想岔了,無奈又好笑地解釋道:「五月五是什麼日子,龍首莫不是給忘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5-01-27 18:47 | 8 楼
    行雨
    待天明露水已去,尋我行蹤。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118
    腹黑: 549 点
    珍珠: 1515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604(小时)
    注册时间:2009-04-07
    最后登录:2017-10-21

    鲜花 [234] 鸡蛋 [0]

     

    [青蛇] 05



    「……端午?」疏樓龍宿下意識皺緊眉。每年端午儒門都得舉辦上一連串的祈福禳災辟邪等等慶典活動,讓他光是想到就又煩又累,「這事跟端午又有什麼關係?……汝不會告訴吾這一小潭水還能夠賽龍舟吧?」

    劍子仙跡不由絕倒,「不是啦,說到端午的傳說不就是『那個』嗎?就是大夥兒都非常耳熟能詳的……」

    「……不就是白蛇傳嗎,龍首又怎會不知?想是與我們說笑了吧。」

    一把溫潤柔軟的女聲忽地傳來,距離近到讓疏樓龍宿吃了一驚──他竟完全沒有發現有人近身!一旁的劍子仙跡卻只是安然地拂塵一甩,對來者爽朗微笑招呼道:「又見面了,青娘……或者我該稱呼妳,『小青』?」

    ──不知道何時出現一名身段窈窕的青衣女子,正亭亭立在水潭之上,略略垂眸點頭向兩人行了一禮,「久見了,道長。」

    乍眼一看,真說不上是怎樣傾人國城的絕色。但那臉上帶著的笑容楚楚而憂愁,身薄如霧裡之花;說話時眼波流轉……一種難以言喻的妖媚神態,令人不由自主的被吸引,心笙神動。

    「我說青娘,都過了這麼多年……妳還是不死心呀?」劍子仙跡略顯無奈地搖了搖頭,「幾年就得來這麼一趟,說起來咱們也算上熟識了。不如這樣吧,我傳妳幾道口訣心法,妳得了去好好修練,說不定來日……」

    「是呀,都這麼多年了……」小青不等劍子仙跡說完便打斷了他,踏足無波地緩緩踱過水面向兩人行來。語調還是輕輕柔柔,質問的眼神卻那樣凌厲,「為什麼你們還是不肯放過白姊姊呢?」

    ──青娘、白姊姊?

    兩個稱呼,眾人耳熟能詳的那個故事……零落的線索快速在疏樓龍宿的腦中串連了起來。這一連串事件的來龍去脈,莫非……

    劍子仙跡嚴肅道:「青娘,我相信白娘子她若有知……也絕不會同意妳這麼做的。」

    「你又知道些什麼?人類、你們這些人類……」小青的表情怨毒起來,「姑爺、還有那個渾蛋和尚……早都不知道輪迴轉世幾遍,生成了豬還是狗……」恨恨地一字一句說著,「為什麼就只有白姊姊要永生永世鎮在此地受苦?你們人類的生死存亡與她何干!?全是一群狼心狗肺的東西!」

    白娘子、白素貞……被鎮在此地?怎麼可能?疏樓龍宿一楞,都還沒來得及為自己的荒謬聯想感到吃驚,劍子仙跡已經接了話,「如今結果,終究是白娘子的選擇,妳要看開啊……」

    「我不。」小青冷酷地應道。於此同時,原本窈窕纖柔的體態開始霧化,逐漸抽長了身形;女子的面容也跟著轉變……成了疏樓龍宿白天所見那位青年住持的模樣,「誰都不救我們,滿天神佛……又有哪一個可信?哪一個真的慈悲地伸過手!?既然如此,我的白姊姊……我自己來救!」



    (待續)

    -----


    下次更新至少得等端午.......(頂鍋蓋逃跑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5-05-27 11:34 | 9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11-18 03:26,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