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主题: 04.06【日月】武俠三十題之日月神教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凜墨梢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17
腹黑: 52 点
珍珠: 49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35 点
在线时间:39(小时)
注册时间:2015-01-02
最后登录:2015-11-28

鲜花 [2] 鸡蛋 [0]

 04.06【日月】武俠三十題之日月神教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0
==食用前說明==

●主題:三十題系列武俠篇
●配對:素還真✕談無慾(日月
●作者群:初夏、央歌、凜墨梢、妃茗、叛逆銀翼
●內含物:日月小段子30+1題、番外1篇
●備註一:因為是好幾個作者(包含我自己)一起寫出來的,所以不曉得該歸類為『授權轉載』還是其他......但已徵求過大家同意轉載。
●備註二:本文編排採按題號制(風格交錯的趣味XD),若想看按作者制的版本,可至三十六雨(發文者是妃茗),謝謝。
●備註三:請無視那個不小心就抽風的標題。謝謝。祝用餐愉快。






1.【在下/老子是XX,江湖人稱XXX】by初夏

素還真和談無慾走在荒野的小路上,不遠處的前方有兩團人乒乒乓乓地打成一團,阻擋了去路。
素還真:「哎,江湖人以和為貴,我們去勸架吧。」
談無慾朝他比了個「請」的手勢。
素還真於是整整衣衫,走上幾步,咳了兩聲,「在下清香白蓮素還真,請問……」
乒乒乓乓淅哩嘩啦鏗鏗鏘鏘。
談無慾走到素還真旁邊,拍拍他肩膀,也咳了兩聲。
素還真乖乖閃到一邊去,退走的同時聽見談無慾朗聲說:「老子談無慾,江湖人稱誰敢擋路老子就滅了誰!」
然後前面兩團人就「颼」地一聲通通不見了。


2.【要我XXXX,就用XX來換】by初夏

素還真和談無慾在市集裡吃午飯的時候,聽說最近有個山寨常常來村子裡搶劫。
素還真努力從身上翻出幾個銅錢湊足了茶錢,拉拉談無慾的袖子。
談無慾「哼」了一聲,「錢是誰花的誰去。」
素還真摸摸鼻子。
當天晚上,山寨的大中小寨主連同寨主夫人小姨子全部都被一個黑衣人劫走了。談無慾看看時間差不多,悠悠閒閒地晃進了山寨,往寨主的椅子上一坐,「我知道你們大中小寨主還有寨主夫人小姨子在哪裡。要我出手救人,就用你們所有的金銀財寶來換吧。」
於是素還真又只能繼續認談無慾作債主。


3.【神兵利器】by央歌

談無慾初次拿起鳳流劍時,時年六歲。那時八趾麒麟只有這兩位徒弟,嬌縱得跟什麼似的。他倆頑皮,從八趾麒麟的兵器庫挑挑揀揀,一會兒嫌那個刀色太黯,一會兒嫌這個劍器太沉;但,有哪個兵器對小孩兒不沉的呢。
談無慾在角落發現那個不甚起眼的劍鞘,握柄鑲的璀璨火紅寶石蒙塵已久,他以手拂開,橘紅光芒在陰暗的兵器庫中閃爍光澤。
「就是它了。」談無慾道。
「什麼?」素還真尚未回神,僅是餘光瞄見劍鞘邊緣、以布縫著之處,似乎有一破舊灰黑的封條。在素還真還反應不及時,談無慾已拖著劍鞘朝外走。
「等等,師弟,別……」
戶外清朗,剛過午後三時,談無慾佇立屋外,毫不猶豫地將劍拔鞘而出。
一道火焰紅光衝天,他還未意識到發生何事,眼前早昏暗一片。

「……師弟,快醒醒。」
談無慾恢復意識,發覺素還真面容貼得他極近,雙唇與他的……四片交融。
「你幹嘛!」他嚇到,猛力推開素還真,這時才見素還真滿臉淚痕。
談無慾一時語塞。
「……我以為你醒不來了。」好一會兒,素還真才幽幽道。
只見素還真以極快的速度恢復平日的嘻皮笑臉的模樣,站起來拍拍身上塵土,伸手對談無慾道:「走吧,回去了,晚了被師父發現就不好了。」
「劍呢?」
「扔下山谷了,」素還真扮了個鬼臉。「省得留下證據。」

多年後,早已想不起什麼是六歲的談無慾尋遍千山萬水,重新找回年幼無法駕馭的鳳流劍。手握劍柄的同時,他的另一隻手輕輕壓著雙唇,彷彿憶起那懵懂時光。


4. 【神秘蒙面人的真實身分】by凜墨梢

談無慾在客棧中飲茶。
忽爾,脖子一涼,原來是一把劍架在了上面。
「要錢要命?」
談無慾看著他的茶認真地想了想,自己最近手頭比較緊,於是回答:「要錢。」
素還真一把扯下面罩,朝著談無慾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那麼你的命就是我的了!」
說罷就把談無慾攔腰抱起,踏著八卦迷蹤步,瀟灑長揚而去。


5.【被郡主或者王子愛上了】by妃茗

來自異邦的刁蠻郡主厄厄笑對談無慾一見鍾情,每天準時到無慾天報到。
談無慾煩不勝煩,終於放下成見,躲到琉璃仙境避難。任誰也想不到,談無慾終也有妥協的一天。
素還真看他這模樣,便說道:「師弟,逃避不是你一慣的作風啊,不如坦然面對。」
「素還真,你不知道,她死纏爛打的功力可不輸給你。」
素還真眉毛一挑,說道:「師弟,我突然想起來我好像有事要與那位郡主商量……」
「算了,素還真,我不說了,你不要走!」
素還真又嘆了氣道:「師弟,看你這樣子,事到如今也只有我能幫你了。」
談無慾頓時有不好的預感,「你想做什麼?」
「很簡單,只要知道你喜歡的是男人,她便會知難而退了。」
「素還真!」


6.【欺師滅祖】by凜墨梢

「師弟,你可知當年師父為何收你為徒?」
正在擦拭鳳流劍的談無慾聞言,抬起頭一臉狐疑地看著素還真。
「……為什麼?」
「因為我跟他說我失手滅了你們家祖宗十八代,只剩你一個嬰孩。」
「……你以為我會相信這種胡說八道嗎?」
「可是師父他老人家信了。」


7.【客官對不起,我們只有一個房間了】by初夏

素還真和談無慾抵達這江南第一大城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吃完飯更是已經深夜,好幾家大客棧都沒有房間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客棧還掛著有空房的旗子,素還真拉著談無慾進店一問,卻只剩下一個房間。素還真向掌櫃再三確認以後,回過頭一臉幸災樂禍向談無慾攤攤手:「怎麼辦?」
談無慾說:「好啊,一間就一間。」
素還真嘿嘿笑著跟在談無慾身後,想著今天晚上應該怎麼進行深夜節目。
不過當天晚上他睡在屋頂上。


8.【自絕經脈】by妃茗

「素還真,既落你手,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師弟,你明知道我不會這麼做。但依你彆扭的個性,我原以為你會自斷經脈,寧不受辱。」
「你既然已經知道,又何必問我。」
「因為……激怒你,還是一樣的有趣啊。」


9. 【報恩或報仇】by凜墨梢

從小被素還真欺負到大的談無慾心底有一個堅定的想法:總有一天要狠狠地整慘素還真,一報私仇,同時讓他知道何謂風水輪流轉!
於是某天夜裡,談無慾日觀雲相、夜觀星象,算準了他那無良師兄隔日又要來欺負自己,於是躡手躡腳翻過師兄家門後院,將師兄在後院辛苦栽種的蓮花全部摘除,然後捧著一大把嬌嫩的鮮花,乘風而去。
等素還真一來,看見他寶貝多年的蓮花被自己拔起來扔在書桌上,應該就笑不出來了吧!談無慾想著,滿意地笑。

是夜,素還真一踏進談無慾的房間就看見蓮花的芬芳縈繞在空氣裡,將師弟的世界包覆得紮實緊緻,心底一陣感動——師弟對自己果然是真愛,自己抽不出身陪伴,便將蓮花取來身邊襯著,睹物思人什麼的簡直不能再更浪漫,這下子他也不得不表態一下,把自己對他也是真愛的事實告訴對方才行了,而且必須以實際行動來表示,才夠有誠意,於是那天夜裡他認認真真地將談無慾翻來覆去疼愛了十幾遍。
談無慾腰酸背痛了一個月,就是想死的心情都有了。他懊惱地自我反省,果然是因為自己先整了素還真,所以遭到對方連本帶利地報仇了嗎?!


10.【重出江湖】by央歌

才不過幾十年,他的長相面容有變化到對面來者認不出他是誰!?談無慾摸摸自己的臉。喔,連他都摸不到自己的臉頰肉啊,現在他的臉,不,是他的全身,到處都由黑土、泥土、灰塵與血污遮蓋起來。
啊對了,他現在是六醜廢人嘛,哼。
馬的,所以這意思是他的化粧技術比武功還好嗎?好到可以矇住對面這個死傢伙。
「……你是誰?」他明知故問。
「劣者清香白蓮素還真,在此見過前輩。」
前輩……?前輩你個大頭啦,折死他的腰了。
談無慾既好氣又好笑,一招「麻木不仁」朝素還真打了過去。
只見素還真化解時,神色瞬變。
哈哈哈,你看吧,小時候被你的玄子神功打得慘兮兮,現在我也找到剋你的方法了。



「前輩能懂此招,可知前輩根基深厚,不同凡俗。」剛使完玄子神功,素還真尚覺得掌心有些發麻,但更感混沌的是他那堪稱天下第一的腦袋……靠,他師弟復活了!?
「哈,老朽只是一介廢人,說根基談不上,說非凡更難比一代神人。」
會在話語裡暗藏玄機、與他處處爭鋒相對的,除了自家師弟之外的確沒有別人。
「這樹形如我廢人一般,生得奇形怪狀,無人願惜,無人願愛。」
看吧看吧,又來了,談無慾最會這招,表面上棄嫌自己,但實際上就是在抱怨他沒錯。素還真深吸一口氣,誇讚道:「無用之用,是為大用;無能之能,是為萬能。」
當年也是他把自家師弟給拋棄的,如今人家來討拍,總要給點台階下。

誇人不費銀子,他盡力說得天花亂墜、舌燦蓮花,總算把談無慾哄得開開心心。

素還真離開神之社後,長長吐了一口氣,抒發心中壓力。
與談無慾再闖蕩江湖的日子,又將來臨。


11.【曠世神功練成之日】by凜墨梢

「素還真啊——」秦假仙的大嗓門千百年來始終如一,人還未到琉璃仙境,屈世途已經乖乖溜進廚房去取準備午後茶點。
「原來是秦假仙啊。」素還真淡定自若地站在玄廊迎接。「不知今日來有何……」
「聽說你最近又在提升武功造詣,我老秦特地來關心你一下,順便驗收成果!」
「秦假仙說笑了,素某只是利用閒暇時間不斷精進所能,以突破自身之極限。」
「不愧是苦境模範生,隨時都懂得用功啊……」秦假仙崇拜地看著素還真,「就不知素還真你這回練的又是甚麼曠世神功?」
「兵甲武經合字卷最上式——山無稜天地合。」
「哇塞,這麼厲害!?」秦假仙嚇得差點尿褲子。
「還行,還行,」素還真忽然漾起一個非常深邃的微笑,「劣者不過就是把兩個半邊天完美地合在了一起……」


12.【易容術】by初夏

素還真有很多化身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武林中人都說清香白蓮的易容術之高明,天下無人能出其右。
不過,這其中其實有個小小的罩門。
「嗚嗚,無慾,我真的要扮成胖員外嗎?為什麼不能跟你一樣扮個清瘦的教書先生?」
「清瘦的教書先生?那今晚就拿你的臉頰肉下酒吧。」


13.【被愛人誤解】by凜墨梢

談無慾每年過節,素還真一定會記得送他生日禮物。
談無慾看著素還真每年送他的禮物,感到一陣頭疼。
終於有一天,談無慾問素還真:你是不是得了一種沒有蓮花就會死的病?
素還真用力搖手:NO!師兄我最愛的其實是萬年果啊!
談無慾怒瞪師兄:那你幹嘛一直送我蓮花蓮花蓮花……?!
素還真無辜表示:師弟你不是最喜歡蓮花的麼………………………


14.【採花大盜】by妃茗

素還真南下查案,路過這偏僻小鎮時,聽聞這一帶近日時有採花賊出沒。他有心徹查,便遣人四處散播消息,謊稱京城第一舞伎正在本鎮客棧中住宿。
是夜,果然有一名黑衣蒙面人潛入房內。黑暗之中,素還真與那名黑衣人大打出手,片刻之後,黑衣人不敵,失手被擒。
素還真點起油燈,掀開那人面罩,驚訝道:「談無慾,竟然是你!」
談無慾見是素還真也大為訝異,自己原在追查另一件案子,卻沒想到誤中素還真的佈計,但技不如人,此刻卻是嘴硬道:「哼,原來京城第一舞伎,竟是清香白蓮,也不枉我當一回採花大盜。」
素還真聽後微微一笑,說道:「師弟啊,沒人告訴過你,在這種時候企圖挑釁,可是不智。」


15.【擅入者死】by初夏

談無慾第N次跟素還真拆夥以後,在無慾天外立了一個『素還真你給我聽好:擅入者死!』的牌子。
結果當天晚上來的是鷇音子、無夢生、天踦爵和四智武童。


16.【特殊的信條】by央歌

那位與朝廷沆瀣一氣的武林盟主死了,現下的武林人心惶惶,談無慾的心情亦很雜亂。
他已月餘沒有素還真的訊息。

他們共同除去那位武林盟主時,彼此都受了重傷,約定好痊癒前各自修養誰也不打擾誰。但他康復後,踏遍琉璃仙境、雲塵盦及推松巖,到處尋不到素還真的蹤影。
一個醫者會為了什麼躲起來不欲人見?談無慾連想都不敢想。

有人說曾見過素還真在靈山修養,談無慾趕著去了。
有人說素還真遷居洛水,談無慾也去了。
還有人說他鄉遙遠的市集見過類似素還真的人,談無慾不願再找。
他幾乎已習慣沒有素還真的日子。

一日,他在翠環山的石桌上,見到既蒙塵又褪色的結飾。他瞧著眼熟,左翻右看,忽而想起那是紫華劍劍套上的結。劍套的布是他揀的,繩飾的顏色是素還真手染的,他復出後與素還真共同做了這個劍套。那時,素還真說些什麼呢……?

「這是師父留給我們最後一對劍了,」那日的素還真一洗平日油滑,神色有些感傷。「你還記得六歲時你誤拔了鳳流劍嗎?」
「怎麼不記得。」人都差點死了呢。
「我一直都不願使剩下來的紫華劍,直到你把鳳流劍尋回來,我才鬆了一口氣。」
「這不像你。」
「如何不像?回到半斗坪上九歲的我、六歲的你,不就像了嗎。」

談無慾恍然大悟,毫無猶疑地朝童年居所動身而去。

其實也不過是數月,但他覺得自己太久沒見到素還真,久到素還真那一身白衫、蓮簪、清香,都讓他感到陌生。
「欸,師弟。」
他已經不覺得這句話煩人了,反而十分懷念。
「我等好久唷。」
「你是笨蛋嗎?」
留那什麼鬼暗示、鬼地點,害他找那麼久。
「我是。」
標準的素式回答,但他已經不生氣了。
「你住的那間廂房我已幫你打掃好了。而且你我還找著了這個,你看。」
談無慾探頭,見到他與素還真年紀還小時,兩人共寫的劍譜。

大概因為那套劍法不是很純熟、也大概因為他們兩人失和的時刻比相處的時間多,這套劍法被使用的機會很少;但生生死死的大場合,都有它的身影:

——日屬陽,月屬陰,日月合璧誅百邪,陰陽調配滅千魔

談無慾輕輕地彎起嘴角,露出涉足江湖以來,許久未見的笑容。


17.【奇特的武功名字】by妃茗

「素還真,若有一項武學,能可有效重挫敵手,但自損亦甚重,你學是不學?」
「聽你這樣說,這武學非是緊要關頭,萬不能使用。依我看,估計也是與對方同歸於命一類的招數吧。」
「相差不遠。」
「嗯……這樣說,若在情急之下使用,說不定還能保有一線生機。」
「你會這樣想,我並不意外。」
「師弟,為何突然問這個問題?」
「我只是在想,依你腹黑的程度,為何還要學『怒火燒盡九重天』這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式。」


18.【搶婚】by初夏

素還真聽說小村子今天晚上會有搶婚的活動,就想拉談無慾一起去湊熱鬧:「哎唷無慾,只是去看看嘛,一定很好玩的啦!」
他們站在人群裡,看著新郎從屋子裡抱著新娘往外跑,後面新郎的兄弟朋友跟新娘的家人裝模作樣地打成一團,談無慾皺皺眉,正想說「無聊」,卻聽到素還真說:「如果我去你家搶婚,你是不是也會這樣一路追打我?」
談無慾瞄了他一眼,「我只要三招。」
「三招之內如果贏不過我就任我處置嗎?」
「三招之內如果贏不過我就任我處置。」


19.【競選武林盟主】by凜墨梢

百年一度的苦境中原武林盟主選拔大會即將開幕,各方候選人馬無不磨刀霍霍向寶座,使出渾身解數,務必提高自己在苦境的民調支持度。
除了素還真。
素還真什麼動作也無,就在琉璃仙境蹲著,成天不是使喚屈世途燒飯煮水打掃衛生,就是和自家師弟談情說愛培養感情。

談無慾與素還真對坐在蓮花池邊對飲,偶爾八卦一下江湖大小事。
聽聞近日苦境四處都是候選人的競選海報和拉票活動,師兄笑著問師弟:不擔心有人成功奪走了劣者的位置嗎?
「不擔心。」談無慾閒適自若地替兩人斟茶。
「哦?」素還真笑得更開心了,「何以如此自信?」
「這還用問,」談無慾淡淡地瞟了那人一眼,「因為沒有人會腦袋抽風想要每天照三餐聽你捧心撫胸大喊『前輩啊——』然後被強拖著一起去送死。」


20.【親人相認】by妃茗

素還真與談無慾出身戰亂,自小父母雙亡。他們絕頂聰明,從小就在江湖中打滾。
一日,一位人口販子見他們年紀小,想誘騙兩人,便謊稱自己是兩人失散多年的親戚。
素還真一聽,指了指遠方的山頭,順勢道:「叔叔,多年不見,我家就在那裡,請務必前來一趟,讓我們好好招待。」
那人口販子看那個方向,竟是殺人不眨眼的山賊住所,頓時嚇出冷汗,連忙找了個藉口告辭走人。
素還真見狀,也不點破,仍是客氣道:「既然這樣,那我便等叔叔有空時再好好一聚。」
待那人走後,一直安靜的看著兩人的談無慾終於說話了:「素還真,那人離開的那個方向,我記得前幾天還在那裡挖了個陷阱,還沒撤掉。」
素還真卻是笑道:「所以,我才故意指這條路給他走啊。」


21.【比武招親】by初夏

在談無慾跟素還真冷戰的第三天,他們經過城裡的廣場。廣場上熱鬧滾滾,原來是全城的人都聚集過來看城裡最大武館的小女兒比武招親。只見一個嬌滴滴的小女生連敗數名好手,最後不敵一個打鐵鋪出身的年輕漢子,遂結了姻緣。
眾人見熱鬧結束,三三兩兩地正要散去,突然一個白衣公子翩然躍上台去,一股淡淡的蓮香讓在場眾人精神為之一爽。
「這位公子你來晚一步,小女已經許了這位打鐵師傅了……」
「不、我,咳,我也是要來比武招親的。而且我的規矩比較特別,只要輸給我,便能與我結親……」
「素還真你給我滾下來!老子跟你道歉可以吧!」


22.【愛上敵方】by凜墨梢

素還真說,無慾啊,你可知何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談無慾瞪了他一眼:廢話。不就是要贏過敵人就得先了解敵人嗎?
素還真點點頭:是啊。那無慾可知道要如何才能深入徹底的了解敵人?
談無慾說,我自有我的情報網。
素還真搖搖頭:錯了。這世界上有些東西,靠情報網不如靠自己。
談無慾挑眉:什麼意思?
素還真說,其實呢,了解敵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愛上他,或者讓他愛上自己。
這是什麼邏輯?談無慾一怔,瞇起眼睛盯著素還真:所以呢?
素還真一笑,朝他伸出了溫柔的手:所以呢,來,無慾,我們交往吧。


23.【殺我者乃XXX】by初夏

素還真又一次掛了,武林中人議論紛紛,人人都在猜這次是誰殺了素還真。
談無慾眉頭都沒動一下地走過公開亭,回了無慾天。
夜半,一道熟得不能再熟的身影夾帶著淡淡的蓮香溜進無慾天。談無慾沒好氣地看著整叢好好的素還真:「這次你又是被誰給殺了?」
素還真伸手將談無慾抱了個滿懷,低低地笑道:「殺我者乃……脫俗仙子無慾也……」


24.【下雨了躲進破廟】by央歌

「師弟,下雨了。」
「然後呢?」
「頭髮會濕。」
「我有傘。」
「衣服會髒。」
「回去洗就好了。」
「這衣服是劇組新給我做的,才穿三次,我捨不得。」
「……」

「身為主角,每季出場你都有新衣服可穿,又不像我一套衣服還要穿跨季,是在愛惜三小……」正當談無慾滿腦子想將身旁人給捏死的時候,素還真手一拉,已將談無慾帶進一個貌似被棄絕數年的破廟裡。
「髒死了……」到處都是灰塵,談無慾改用拂塵,掃起一塊空地給自己與素還真坐。「這樣是有比較好嗎。」口中還不停地抱怨著。
「有。」
「……」

一個時辰過去,雨還沒停。
第二個時辰、第三個時辰又過去。
藍衣人賭氣賭得累了,靠著大佛,忍不住沉沉睡去。伺機等待許久的白衣人,雙唇綻放笑容,輕輕一帶,將藍衣人靠向自己。
好像回到在半斗坪的時候啊……打了一個呵欠,白衣人終於也睏了,與藍衣人相互依偎,共同進入夢鄉。

「……阿月仔,我們還要等多久?」
「噓!」


25.【藏寶圖或尋寶】by凜墨梢

談無慾退隱山林不問紅塵之後的某一日,在書閣內發現一張發黃略帶霉味的卷軸。談無慾蹙眉,憋住了呼吸,攤開那卷軸,乃一藏寶圖。談無慾眨眨眼,略將那圖來回看一遍,覺得有些眼熟,卻又說不上是否曾經見過。
他走到室外庭院中,將藏寶圖攤開平放地面,好讓它的霉氣能散一散,不那麼刺鼻。然後他認真仔細地重新看了幾遍,認出這圖中的起點長得十分特殊,路線蜿蜒曲折有致,亂中有序,確是道門陰陽五行之……
談無慾看著這熟悉的道家術陣,忽然就來了興致。

琉璃仙境內,劍子仙跡正在向清香白蓮交流誘拐情人的一千零一種手法。
素還真略笑著,一雙手正在把玩一只漂亮的白玉水晶蓮花簪。
「素某從不誘拐情人。」他說,「這邊向來都是素某的情人自己突破重重障礙又解開層層難關,衝過來投懷送抱的。」


26.【指腹為婚】by央歌

「公孫月是我指腹為婚、未過門的妻子。」藍衣人非常鎮靜的說。
「什麼?」蓮花簪搖晃了一下。
「不然你以為她為什麼會有繡著『月』字的手帕?」
「Fuck…」這次換金髮碧眼的開口。

那天晚上,一個中原霸主與一個西洋用刀高手都失眠了;而兩個名號有月字的人心情舒爽、睡得香甜。


27.【連夜逃亡】by初夏

「呃,無慾,我跟你說一件事。」
「幹嘛?」
「我剛剛不小心把一頁書前輩的拂塵毛給燒掉了……」
「那你杵在這幹嘛?還不快逃?」
「……因為我跟前輩說是你燒的……」

「素還真你給我站住!!!!」


28.【被困在某處】by央歌

又不小心觸發機關了!每次心浮氣躁時果然不會發生好事!
談無慾瞪著眼前的石門。
這道門硬生生地阻絕他與素還真將要離開的道路,等於把他們困在一個有三條岔路深邃不可知的洞穴之中。
「唉呀,要另外想法子出去了。」素還真的聲音聽起來並不氣惱,甚至彷若有些開心。
「你是故意的嗎?」
「什麼?」
「讓我誤踩機關。」
「……才沒有呢。」
那就是有。談無慾覺得青筋快爆開了。逕自選了中間的岔路,邁開大步逕自將素還真拋在身後。

「欸,師弟,我知道你在黑暗中也能行走。」素還真追了上來。
「然後呢?」他還在生氣。
素還真打掉他手中的火光。「火折子滅了。」
「你……」

過了一刻鐘。
「欸,師弟。」
「又怎麼了?」
「這裡路有些濕滑。」語音未落,一隻手牽起他的手。
「你放開。」
「不行,保護你是做師兄的責任。」
「你……」

再過一刻鐘。
「欸,師弟。」
「素還真,你再囉唆,我就把你給掐死。」
「別生氣,我只是要說我們走到盡頭了。看來你當初要選別條路啊。」

那日談無慾覺得沒有心臟病發在山洞裡,宛如奇蹟。


29.【欲練神功,必先XX】by凜墨梢

素還真有一本葵花寶典,上面記載著他從小到大學來的自創的改編的騙得的模仿的……各式各樣的武功,整整上千萬頁數厚厚的一本,密密麻麻的都是文字和圖片說明,說是霹靂第一武功秘笈也不誇張。
人人都想一窺苦境中原武林盟主的秘密,但從來沒有人成功得手過。

終於有一天,談無慾趁著素還真詐死他鄉時摸到了那本書。
談無慾興奮不已地翻開它,然後看見了那本書的第一句話——
『欲練神功,必先做攻。』


30.【掉下懸崖變成武林高手】by妃茗

談無慾在一次與素還真對招的時候失足掉下懸崖。
他勉強攀在崖邊,支撐身體,雖然摔的全身疼痛,但在看見半腰上有一處洞穴時,卻是很開心。
根據武林不變定律,掉下懸崖而大難不死之人若不是得到高人指點,就是得到一本絕世武功密集。
他往洞穴深處行走,果不其然,看見一副枯骨,與一本武功秘笈。他心想,他一定要用這絕世武功打敗素還真,揚名天下。
他拿起那本秘笈,書名叫做:「房術奇書。」


30+1.【懸崖邊的不世高人】by突然把冷氣調降十度的央歌

素還真時常坐在琉璃仙境旁的懸崖邊看風景,通常都在凝視屈世途忙進忙出,或者偶爾盼望他的寶貝兒子與自家師弟會不會登門拜訪。當然,這兩人都甚少出現,比較常來的不是那些「前輩」們,就是秦假仙。
他覺得很奇怪的,最喜歡與他「搶位子」的師弟,從來不上懸崖。
某日,素還真終於忍不住問難得一見的談無慾:「為何你不喜歡到上來看風景?」
談無慾睨了他一眼:「因為你比較矮。」
「什麼意思?」
「懸崖上的不是高人。」



SP.【殺必死加長版:怡紅院、決鬥、好友是反派BOSS、打著打著毒發作了/武器斷了/肚子餓了、男扮女裝/女扮男裝、中了迷魂香或春藥】by叛逆銀翼

談無慾拉緊韁繩,扛著繁華車轎的駿馬長吁一聲在路口停了下來,人聲鼎沸的街道不時有好奇的目光投射過來,全被他一一回視,被這清冷的眼光掃過之人無不轉頭裝作與旁人談話,不敢再多瞧片刻,只怕惹禍上身。談無慾翻身落地,伸手掀起布簾示意,五根瘦白的指尖由內往外輕扣窗門,緩緩推開,走出一名風流俊秀的公子,全身赤紅衣裝,絹扇遮面,瞳眸晶亮深邃,氣質可見不凡。
經過方才談無慾無言的威嚇,周遭側目的動靜變得小心翼翼,屏息關注這對相貌堂堂的主僕,難止傾心。然而兩人卻沒有這番綺旖心思,談無慾瞪著怡紅院三個大字,像是要把匾額給燒穿似的,終於沉不住氣傳音入密:「公孫月,妳確定是此地?」
公孫月彷彿早就知道他的反應,不掩笑意回道:「千真萬確。」

此時談無慾早已不知在心底罵過幾回他的無良師兄,擺手揚聲道:「公子請。」兩人一同踏入怡紅院大門,後腳都還沒收全,談無慾就被那滿屋子胭脂水粉味給薰得眉頭緊皺。老鴇見兩人排場不小,立刻上前接待,公孫月倒是熟門熟路,抬手遣退那些姿色平庸的女妓,從包袱中掏出一顆拇指大的南海珍珠,頗為豪氣要求:「都來最好的。」
老鴇見那珍珠嘴都笑歪了,忙不迭地讓人送上一道道山珍海味,自己則退下說是請院中紅牌過來招呼。談無慾見公孫月悠悠品嘗碟中的巧手燒雁鳶,只覺眼前人也忒隨遇而安,居然能在這種地方表現得泰然自若,他在對面坐下,壺中非茶,於是他只將就喝了半口。

不過若他早些聽見腳步聲,或許他就不會多此一舉去飲酒提神,這步伐熟悉到他在睡夢中也會立刻驚醒。
素還真身為計劃中心居然親自出來碰頭,談無慾滿腔不滿情緒尚未開口發洩,回頭差點沒把剛才吞下去的全噴到素還真那張帶妝的臉上。男扮女裝他不是沒看過,但眼前這人是素還真,那個轟動京城的日才子,談無慾雖然恢復鎮定,卻仍管不住眼神上下打量,素還真一襲白緞長裙,披散的髮簡單挽了個髮髻。等等…他認出那隻髮簪還是去年蝴蝶君混入笑蓬萊時的同款……
「咳,素還真,你不知道遲到罰酒是江湖規矩嗎?」談無慾故作鎮定,眼角餘光瞟向暗自竊笑的公孫月,很明顯自己是被蒙在鼓裡看笑話了。
「欸~想必師弟也不想背師兄回琉璃仙境吧。」素還真並未刻意偽裝聲線,依然是那唯恐天下不亂的模樣。
談無慾挑眉以對:「誰說要背你了?」
「劣者滴酒不沾是眾所皆知之事。」無辜,但素還真從來只有表情跟這兩個字沾得上邊。
「所以讓你喝,我好看你用爬的回去。」談無慾嗤笑一聲。
「無慾你好狠的心……」素還真顰眉捧心,倒有十成十的美人相,但談無慾忙著抖落身上的雞皮疙瘩,根本沒在看他。

公孫月慢條斯理喝著面前那盅雞湯,把兩人的拌嘴當配菜似的,不過很快地就被更加喧囂的聲響給蓋了過去。而後敲門聲響起,素還真坐到公孫月身邊,手中瓷壺懸在空中狀似添酒,談無慾則是挪到了角落,侍衛應該的那樣站著。
「請進。」眼見進來的人是老鴇,公孫月絹扇輕敲桌面,主動問道:「什麼事這麼大動靜?」
「是…剛來的客人,說是只要蓮花姑娘伺候。」
--素還真你取名的品味可以再差一些。談無慾默默翻了個白眼,素還真裝作沒發現,繼續維持他那官方微笑。公孫月也不急躁,繼續問:「哦?是誰那麼大面子,能這樣撒野?」
「這……」
「正是翳流。」
一張雕花座椅直飛進來,談無慾箭步向前以劍柄敲擊那縷空扶手,只見它旋轉過後穩當地落地,眨眼間又一黑影飛蹤而入,公孫月幾乎同時將老鴇推出並鎖上房門,此時談無慾已然與對方交手十數招,只聞公孫月低喝一聲:「總算等到你了,翳流首座……認萍生。」語畢亦舉足一蹬跳入戰圈,三方交手你來我往,認萍生雖稍落下風,竟絲毫不覺慌張。
但再怎麼從容也比不過素還真那廝在旁納涼又用變嗓的聲音尖叫得花容失色……只有聲音花容失色。
「這招請君入甕不夠漂亮。」認萍生沉聲冷笑,眼下黥面襯托出神色邪佞,氣勁一推藉由此力來到素還真身側,雙雙對掌,內力衝撞,認萍生接話:「素還真,面對你本座能不有備而來嗎?」語音方落,認萍生袖口洩出大量毒粉佈滿整個空間。
「小心!」話雖如此,不過素還真未有閃避之意,反而對身後的三步的談無慾小聲喚道:「無慾…」
「幹嘛?」他滿腦子只想趕快結束這場虛偽的戲,心思根本不在看似遭受攻擊的素還真身上。
「劣者餓了。」
素還真伸手指向滿桌菜餚,談無慾咬牙切齒,抄起一盤合餅捲菜就往他身上砸:「活該噎死你!」險些就忘了傳音入密,但他很快就沒有餘力氣惱,身軀彷彿一瞬間被抽空一般軟倒,他這才注意到公孫月以布巾掩蓋口鼻隔絕毒粉並靠向窗邊,自己是被素還真的無所謂給誤導了。
談無慾沒說話,卻是緊揪了認萍生的衣領,很明顯是問他究竟在搞什麼鬼。
「談兄,戲要逼真,別忘了隔牆有耳。」認萍生--或者該說藥師慕少艾--如此回應。

簡單來說,這是素還真刻意洩漏自己偽裝蓮花姑娘的消息引誘翳流來攻,公孫月、談無慾聯手對抗翳流首座的一場戲。
然而真正中計的卻是談無慾自己。
「耍這些小手段,素還真你在逼我與你一戰嗎?」談無慾拖著漸失氣力的身體,就連以內力傳話都顯得顫抖,素還真見他狼狽不堪,終於換下那張不正經的笑臉,掌心覆於眼簾,談無慾很快因為黑暗而昏過去。

待談無慾醒來還是在原本的房間,但公孫月與慕少艾早已不見蹤影。
「素還真……」談無慾目露凶光瞪著橫躺在外側的素還真。
「師弟不是說要決鬥嗎?」素還真無奈一笑,撐起上身:「這裡絕對不會有人打擾。」
談無慾也不管自己的元氣尚未完全復原,出手擒拿就想捏住素還真的脈門,然而這談何容易?素還真手勢扭轉就把談無慾死死壓制,束縛對方雙手,素還真前傾靠近,連呼吸都能直接吐在談無慾蒼白的面容。
「氣消了嗎?」
「你覺得這是能讓我氣消的狀況嗎?」
「那迷魂香……」
「素還真,你知道我在指什麼。」
迷魂香不過是讓他安分下來的手段而已,談無慾很明白,素還真也很清楚談無慾並非因此而怒。素還真垂眸坐起,順手撫平了床榻的皺褶:「劣者知道自己不該擅離京城,這誘餌的工作該交與其他人。」
「那就沒什麼好說…」
「但是我很想你啊,師弟。」

談無慾沉默,他又何嘗不想他,然而會被感情左右的素還真,太不像素還真。
素還真撥開他額邊散髮,四目交接,談無慾率先偏開了視線,從細微的互動就能了解彼此情意流轉,談無慾心想罷了,自己這樣易怒妄動,又哪一點像談無慾了?他閉上眼,將掌心貼上素還真的手背。

知曉對方原諒自己,素還真這次的笑,是柔情:「那決鬥之事,還算數嗎?」
「你又想做什麼?」談無慾睜眼,一副戒備的模樣。
「自然是執行師弟的願望。」尾音隨著唇印落下,無限纏綿:「一戰方休。」




•••EnD•••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春滿訟庭花有韻,琴橫臥閣月無聲。
顶端 Posted: 2015-04-06 21:46 | [楼 主]
问因
我虽然相信海誓山盟,但是未必相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6
腹黑: 60 点
珍珠: 1705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10-10-21
最后登录:2015-04-17

鲜花 [0] 鸡蛋 [0]

 

呼呼,好逗啊,无欲不要挣扎了,你不是你腹黑师兄的对手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希望似火,失望如烟,人生就是七处起火,八处冒烟
顶端 Posted: 2015-04-17 11:06 | 1 楼
书剑寂寥凝眸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2
腹黑: 44 点
珍珠: 396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35 点
在线时间:10(小时)
注册时间:2014-10-27
最后登录:2015-11-24

鲜花 [0] 鸡蛋 [0]

 

冲着标题来的,果然是搞笑的很
无欲依旧拿素素没办法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5-06-26 23:00 | 2 楼
linyuli20
丽丽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1
腹黑: 64 点
珍珠: 1705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6(小时)
注册时间:2012-01-05
最后登录:2016-07-06

鲜花 [0] 鸡蛋 [0]

 

真是好搞笑的文,很久没看这么欢快的东西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love剑龙and日月
顶端 Posted: 2015-09-29 18:26 | 3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潇湘雅卷□

Time now is:09-24 23:39,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