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456» Pages: ( 2/6 total )
本页主题: 丁香(1-37)4.16  49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找到了码文的燃曲,单曲循环得停不下来。

远远地听见哀怨的女人歌声。一袭红衣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显眼。

“闹鬼?”剑子忍不住开个玩笑,“龙宿,别怕,这是我专业。”

龙宿闻言不由白了他一眼,但是却不再像刚才紧绷了,片刻后竟然忍不住笑了声:“汝这个坏气氛的。”

剑子却不以为意,笑得有些洋洋自得,拍在龙宿的肩膀上:“没事,我罩着你。”

“喂喂喂!别当别人都是聋子!”红衣人慢慢走到两人面前来,手里提着一个奇怪的盒子,凄凉的女人歌声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红衣人伸手在盒子上一按,将它放在地上:“我被阿月仔踢出来还在哀怨,你们能不能别在我面前打情骂俏。这样让我很想相杀,就不好意思收雇主的钱了。损失好大。”

剑子见穿红衣的竟然是俊俏的金发男子,正要开口询问他的来历,就听见龙宿的声音。

“阴川蝴蝶君。”

蝴蝶君闻言露出今天第一个笑容,朝着树上的两人招手:“没想到我的名气大到苦境都有粉丝,实在是太苦恼了。在杀你之前,我可以给你签个名。有纸笔么?”

疏楼龙宿笑了声:“他们出了多少钱?吾双倍。”

蝴蝶君摇摇手指,啧啧道:“做人要有诚信,尤其是做杀手的……”

“五倍。”

“成交。”蝴蝶君干净利落的回答,就差一个拍卖槌敲地上了。

剑子嘴角一抽,表示不是很懂有钱人的世界,连底价都不清楚,随便喊价。

“剑子,汝在做什么?”

龙宿看着突然蹲下来的剑子,很是不解。

“准备抱土豪的大腿,这辈子就不愁吃喝了。”

“留个给我抱。”蝴蝶君刚刚卸下杀气,就开始跟剑子一唱一和起来。

龙宿对于这两个人只能无语,利落地跳下了树干,走到了蝴蝶君面前。

“夜重生找的汝?”

“不知道叫什么,都是一副虫子样,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真想揍他们。”蝴蝶君想到对方,撇撇嘴。

龙宿的嘴角微微一弯:“那吾就出钱让汝去揍他们。”

“这笔生意好,我接了。要人头吗?我可以送你十个妖道角的。”

“吾只要汝能尽力分散他们的注意,杀几个,吾不在乎。”

“我是个杀手。”蝴蝶君抱怨下,“怎么能让我做普通打手的事情?”

“价格会让汝满意的。”龙宿轻轻笑着,“何况吾也不阻止汝杀败血异邪。”

“嗯,我喜欢爽快,回头送你份大礼。”

蝴蝶君说完人便消失了,还不忘回头给龙宿一个飞吻。剑子整个脸都黑了,恨不得将龙宿拉开些。龙宿被剑子弄得莫名其妙,又不是时候在意这些细节,便说:“吾们该出发了。”

“是了,杀手都来了,看来那边也是急了。”

“直接冲吾来便是了。”龙宿仰头望了眼迷蒙的月色,“何必累着凤儿?”

“你还真是疼宠你的侍婢。”

“凤儿年幼失孤,是吾带大的。”龙宿咬了咬唇,“儒门人心似海,除了儒尊和几位同门,只有凤儿犹如亲人,如今他们都……”

话语至此,牵扯往事,龙宿不再说下去了,心里长叹,提步便走。

“哎,龙宿,等等我。”

露洲的说书先生很头疼。作为儒门一个小小儒生,少陵御史和独步寻花都在他之上,不能随便言论。

此时,少陵御史却送来了一份八卦,指名他要在茶楼说一说。

有刺客刺杀少陵御史未成。少陵御史一口咬定是独步寻花指示,因为这件事情已经和他闹翻。独步寻花夺了兵器杀出府邸,暗藏在露洲之内。

究竟是哪位先生提笔做的书。他这个说书先生不做了,让他来让他来。

想是这么想,说书先生还是敲了醒木,喝口热茶醒了嗓子,开始了一场绘声绘色的表演。

少陵御史懒洋洋地看着案前的公文,“因伤在身”,他不能亲自追捕独步寻花,想起独步寻花可怜兮兮地嘱咐他,记得收拾好他的菜园子。

少陵御史嘴角抽了下,敷衍地应了句,就抽剑反刺向他。

独步寻花动作极快,立刻挡住了这个文官粗陋的攻击,击落他的武器,然后刺向他。少陵御史的腰间忽然一阵剧痛,头却神奇地不痛了。

他淡淡地笑着,想着终于有进步了,懂得假戏真做才不会惹得起疑。他就这样张了张口,然后用出了出生以来最大的声响,喊道:“有刺客!”

独步寻花还是一脸懵懂,喃喃念着,满脸尽是着急,挥剑挡着侍从迎来的刀剑,喊道:“少陵,汝听吾解释……”

“汝已经动手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少陵御史冷笑,“来人,将独步寻花拿下。”

“是。”

独步寻花堪堪退了两步,哀叹了声,委委屈屈地望了少陵御史一眼,便轻功踏步转移战圈,片刻后消失在儒门的府邸之外。

少陵御史直到不见独步寻花的影子后,才趔趄两步借着侍从的手站稳,咬牙切齿:“给吾加强防卫,若是让他逃出露洲,汝们就提头来见。”

侍从何曾见过如此狠厉的少陵御史,立刻应声跑了出去。

此时的少陵御史才笑了声。吾在明,汝在暗,势必要替主人救下穆护法。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5-17 23:19 | 10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这章2000字。。。略多啊。。。龙宿,专注养成三百年。。。

穆仙凤再次醒来已经不是在箱子里了。身上的衣服被换了件,粗布衣服。她左右环顾,是个简陋的屋子。

看守她的侍卫都在外面。可是捆绑她的绳子却未曾解开。看来他们对她是一刻都不曾松懈。

穆仙凤死死咬着自己的嘴唇,然后手腕向着不自然的方向掰,就听到一声脆响,脱臼的手摆脱了麻绳的捆绑。穆仙凤闭着眼吐了口气,再次咬住了嘴唇,又是轻轻的一声脆响。她的额头上已经满是细汗,可是她毫不在意,片刻后才再吐出气来,最疼的时候已经过去。

手能活动后,她立刻将自己脚上的绳索解开,伸手摸了摸头上的发钗。

发钗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她拆开,有一些白色的药粉。她走到窗边,轻轻地推开一点,然后任由粉末随着风吹散。

桐文剑儒在半路与剑子、龙宿会合,同时还带来了一只狼。

剑子望着歪着头看着他的白狼,扭头望了眼龙宿,疑问的意思很重。

龙宿似乎在思考些什么,并没有注意到剑子的目光。倒是桐文剑儒好心地解释:“小宗是特别驯养的,可以识别儒门一种特别的药粉,只要有人散落在附近,它就能找到。”

“这是你驯养的?”

“不是……”桐文剑儒看了眼旁边出神的龙宿,“是主人驯养的。”

剑子就看到小宗在桐文放开手之后,立刻凑到龙宿的腿边蹭。

“这么乖,确定不是只狗?”

“自小跟着主人,但也是在狗群里长大的。”

意思就是自小的自我认知就有了问题,从来都不知道狼是什么样,就知道自己是应该是只狗是吗?

剑子的吐槽大概要满出来了。桐文很理解地点点头。

“小宗。”龙宿弯腰抚摸它厚重的皮毛,软硬适中的手感。

小宗低声嗷呜回复了他,舌头在他的手上舔了舔,一双眼睛水灵水灵的。

桐文习以为常。但剑子始终觉得他们送过来的应该是只狗。

“再走五里地,就可以看见露洲了。”龙宿抚摸的动作没有停下,吩咐着桐文,“汝带小宗先进城,秘密探查凤儿下落。吾要去儒生学馆找少陵御史。”

“属下明白。”桐文看着在龙宿身边很舒服不肯动弹的小宗,心想待会要哄它离开怕是要费工夫了。

龙宿明白桐文所想,低头又抚摸了小宗两下,拍了拍它的头:“汝待会和那个先走,吾很快就来。”

小宗圆滚滚的眼睛盯了龙宿半晌,似乎有些不甘愿,但又明白事理,只能沮丧地嗷了声,垂着尾巴怏怏走到桐文身边。

桐文心想真是委屈你了,便带着小宗走了。

“你们儒门身上都带了些什么东西?”

“追踪的药粉是一定要带的。”龙宿与剑子并肩往前走着,“这种方法很有效。儒门养了不少只可以寻找这种药粉的狗。小宗,是个意外。”

“嗯?”

“蝴蝶君这两天尚未回去复命,他们应该知道蝴蝶君的立场改变了。”

龙宿改变话题的时机并不高明。但剑子并不想追根究底。

“仙凤姑娘聪慧过人,必定会没事的。”

知道龙宿的担心,剑子开口安慰。这厢还在谈话,却听异动,剑子笑容未变,长剑已出。

只见一个人盯着已到鼻尖的剑锋冷汗直下。

“慢着。独步寻花?”

见是熟人,剑子随即收了剑。龙宿这是第一次见到他出剑,长剑色泽青铜般古朴,花纹偏向蜀中古文,不似凡品。

独步寻花赶紧向龙宿行礼:“属下见过主人。”

“汝来得正好,露洲现在形势如何?”

“禀告主人,现在属下以刺杀少陵御史的名义被赶出学馆。暗中探查,带走穆护法的人确实已进露洲且并未出城。”

“可有寻到具体地址。”

“他们昨日刚到,恕属下无能,尚未探查到穆护法下落。”

“无妨。汝既然是暗中探查……可有什么其他的线索?”

“他们是昨日以陈氏夫人名义探亲进城的,但随后陈氏夫人便进了娘家,他们几人不知所踪。我盘查过那几个人,都是途中被胁迫带进城的,对他们什么身份,要做什么都不清楚。”

“他们不可能是临时起意来的露洲。露洲必然有他们的据点。露洲地界略大,且城中有河渠,想来是有什么……怎么了?”

几人边说边走,夜色尚浓,月色不再。剑子本来一直很沉默地跟着他们后面。忽然停了脚步。而一直很注意他动作的龙宿立刻察觉,扭头问他。

剑子目光所及,远远的就是露洲城墙的轮廓。

“龙宿。我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他们将仙凤姑娘带来露洲是一个陷阱。”

“汝的预感何来?”

“我说不清楚。但两天时间,他们即使没被察觉应该也要很快筹划离开。但他们却毫无动静,更像是在露洲要策划些什么。”

“汝的担心不多余。”龙宿蹙眉,“独步寻花。”

“属下在。”

“立刻传信给少陵御史,不仅要探查穆护法的下落,还要注意最近城内有什么人有其他的异动,无论巨细都要追查。”

“是。”独步寻花得了命令,转身要走,忽然停住,“主人不进城?”

龙宿思索片刻,道:“他们必然知道吾来了。贸然不进,反而起疑。今夜就在这休息,明日一早进城。”

“龙宿……”剑子行走江湖,屡屡躲过风险,最重要的不是武功,而是直觉。望着露洲那安静的城墙,却有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闹得他心慌。他知道龙宿进城势在必行,也无法放弃穆仙凤而不顾,只能默默地走到一旁,取出铜钱和龟甲,打算卜上一卦。

卜卦这个向来不是他的强项。此时心情慌燥,很容易影响卦象。

但剑子此时没有太多的选择。他的目光所及,那个坐在火堆旁闭目休眠的龙宿,神情柔和。

他想,他不愿失去这样的相处。整理凌乱思绪,剑子便将心思全部放在了卜卦之上。那边龙宿慢慢睁开了双眼,看向剑子的神色,多有愁思,却在火光中很快消失,不复见。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5-18 10:46 | 11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不要惊讶,对,我三更了。这集蝴蝶君相当抢戏。。。实在没控制住。。。

次日一早,龙宿便进了城。少陵御史得了消息,就在城门口等候,双手并礼,低垂眉目,恭敬地说:“露洲少陵御史恭迎主人。”

“情况吾都听武官说了。”人已经进了露洲,怕有败血异邪的耳目。龙宿不提起独步寻花的名字。

少陵自然也知道龙宿说的是谁,双手仍然维持着行礼的姿势,人侧到他身边,低声地说:“有人看到他们去了城西一家住户。那家住户平常只有住着一个老人,这两天老人购买的吃食和其他东西也多了,却未听老人提及有客来访。”

“很好。桐文已经进城了。让武官去联络他。小宗也来了。”

“是。”少陵打眼色让贴身侍卫走近,贴耳吩咐了,“两位长途跋涉,该是累了,属下已经令人收拾好了房间。”

“走吧。”龙宿顿了下,偏头看向剑子。

剑子这才三步并两步地跟上来,笑着和少陵打招呼。

“这位是道门的剑子。”

“剑子先生,久仰久仰。”剑子在江湖上并没有什么名气,少陵的客套话说得自然,“主人的客人自然是座上宾。吾乃露洲儒门学馆少陵御史,在这里有什么事情请尽管吩咐。”

“少陵御史太客气了。剑子这边多谢了。”

几人进了学馆,龙宿就以身体劳累将服侍的人打发了。他转身从衣柜里取出一身比较简单的衣服,取了普通的发簪束起自己的长发,开门正要出去,就看见剑子坐在门口的院子里,正在啃一个李子。

“人啊,一不看着就要丢。龙宿,你这是要去哪里?”

“自然是找凤儿。”

“不带我?”

“吾要去的儒门的秘密据点,不方便……”

“哦,那也不带少陵御史?”

“他不够资格。”

“龙宿你扎马尾挺好看的。”剑子忽然转过来笑着对他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穿得这么朴素。桐文应该是找到仙凤姑娘了,为何不和我一起去?”

“败血异邪手段残忍,露洲人手不足,这本该是吾儒门之事。”

“我也说过了,仙凤姑娘与我相识一场,我不能袖手旁观。我不会插手儒门之事,但仙凤姑娘的事却不能将我排除在外。”

“当真是侠骨柔肠。”龙宿绑了下袖口的束带,“汝会爬墙吗?”

剑子楞了下,随即笑得灿烂:“都是我专业的东西。”

蝴蝶君派去探查的A蝶、B蝶灰溜溜地回来了,上下翻飞得厉害,像是有什么委屈一般。

蝴蝶君点点头,伸手安抚了下两只:“虫子擅长躲,是正常的。说起来,蝴蝶也是虫子,我呸,我这么高贵的蝴蝶怎么能和那么恶心的虫子相比,赶紧把这票赚了,回去找阿月仔才是正经的。不过竟然不派人对付我这么一个收了钱不办事的,他们的肚量这么大?不对,不对不对不对,这种生活阴暗心理阴暗的虫子……糟了,阿月仔!!!”

阴川蝴蝶谷向来僻静,尤其是在门口挂着有事外出的牌子之后。此时这个牌子却被掀翻在地,满是泥泞的脚印和斑驳的鲜血。

蝴蝶君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蝴蝶刀出鞘,人已经飞速往里面奔去。

里面还有兵器相接的清脆声音。阿月仔自从金盆洗手不再是黄泉赎夜姬之后,不愿再伤及他人性命,所以几乎都不愿动手。却被这群虫子钻了空子,打得她节节败退。

“你们……欺人太甚!”

蝴蝶君转手换上蝴蝶刃,对着那群虫子就要开杀招:“蝴蝶天纹斩!!”

“蝴蝶君!”

阿月仔的声音来不及阻止蝴蝶君的刀,红光利刃,仿若雪花落下,悄无声息,血肉被刺透一片狰狞。

“坏人有坏人的气魄,规矩有规矩的眉角。但是动我的阿月仔,我免费送你们去地狱终生游。”

“蝴蝶君!!”

阿月仔过去一扇子敲在还在耍帅的蝴蝶君头上。

蝴蝶君立刻换了模样,收了刀,关心地围过去上下打量:“阿月仔,你怎样?这些坏人有没有伤到你,还有其他的吗?我一并收拾了,以振夫纲……啊,阿月仔,葱啥你又打我?”

“越说越没谱了。我问你,你最近又接了什么生意?”

“没……没啊……”蝴蝶君可委屈了,人都好像矮了那么几分。

“你最好老实回答我,否则,哼。”

“阿月仔,你听我讲,听我解释,那天蝴蝶谷忽然掉了一张好大面额的银票……”

“所以你被银子一步一步勾引出去的是吗?”

“麦说勾引这么难听。”蝴蝶君认错的声音可软了,“我听说有个高手可以相杀,我就想去试试。”

“结果呢?”

“结果我赚到一票更大的,嘿嘿。阿月仔,你要去哪里?”

蝴蝶君还来不及得意就看到阿月仔转身就走的身影,哎哎地苦叫。

“离家出走。”

“呜呜呜……我错了,阿月仔,快回来。”

阿月仔显然对后面假哭的媳妇脸没有心软,倒是想起了些什么,停下了脚步。

“阿月仔,别走。阿月仔?”没想到阿月仔真的没走的蝴蝶君笑逐颜开,“我就知道为夫的魅力……”

“蝴蝶君,他们拜托你杀的人是谁?”

“疏楼龙宿啊。我跟你说,他老有钱了,阿月仔,你问他葱啥,不会是移情别恋,嗷。”蝴蝶君的胡言乱语成功换得阿月仔一个扇子敲。

“看来,我们真的要出谷一趟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5-18 16:17 | 12 楼
剑疏影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5
腹黑: 33 点
珍珠: 254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25 点
在线时间:87(小时)
注册时间:2015-06-29
最后登录:2016-08-15

鲜花 [0] 鸡蛋 [0]

 

所以剑子寻道就寻到了龙宿,棒!
大爱双人野外露营戏码,好想看他们发生点什么啊
额,没看到还有第二页,以上回复针对第一页的
话说大人真的好速度,一下更这么多,太开心,变成长篇大好
看来还有更深的阴谋在后面,还有蝶月的加入,坐等。。。
另外仙凤汝受苦了
[ 此帖被剑疏影在2016-05-19 12:46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6-05-19 11:57 | 13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不娶何撩?!!

小宗在找到药粉的线索后就很焦躁。桐文不得不边安抚着它边跟着跑到城东的院子里。看见这个院子,桐文不由看了兴奋的小宗一眼。但小宗的表现激动,摆明了人就在里面。他只能先传信给龙宿,在旁边寻了僻静地方监视起来。

情报和少陵御史的情报有出入。龙宿不由得考虑到多方的可能性。如果少陵的情报是假,那是对方的疑兵之计,还是少陵报错。如果是少陵报错,是他故意,还是能力不足。

龙宿避开了少陵独自出门。很快少陵会得到消息。无论少陵是无心还是故意,决不能给他们机会再转移穆仙凤。这次若是再转移,怕是再难找寻穆仙凤的行踪。

剑子见他内心焦灼,竟然已经显现于表,伸手去握住他的。龙宿正急速穿梭在人群之中,没料到剑子会突然这么一握。错愕的表情也没藏住。

剑子微微一笑,与他并肩的步伐并没有慢下来。

“别担心,会没事的。”

龙宿神色复杂地望着他,许久才长长叹口气:“原来汝什么都不懂。”

“嗯?”

“没事。”龙宿没有松开剑子的手,另一手指着不远处,“到了。”

桐文站在阴影处,旁边是正在打盹的小宗。小宗一感觉到龙宿的到来,就再次兴奋地蹦起来,扑到龙宿身边去摇尾巴。

剑子瞪着它,心想这只狗真是粘龙宿。

龙宿揉了揉它的额头,问:“有什么动静吗?”

“安静得跟没人住一样。”桐文指了指旁边相邻的屋子,“邻里的格局差不多,我看了看,一进院落,刚进门是小屋和厅,过了厅才是住房。穆护法被关押在左右侧房的几率很高。”

“几率?汝还未探查过?”

“主人恕罪。这宅子内严外松,属下怕打草惊蛇,误了主人的事。”

“汝的判断没错。”龙宿半蹲下来,跟着小宗平视,揉着它的耳朵,在它的耳边吩咐了两句。小宗立刻应了声,就朝着宅子跑了过去。

剑子和桐文安静地站着不动,然后立刻听到那边嘈杂的声音。

“走。”

趁着小宗引起的骚乱,龙宿等人立刻从后院翻墙而入。即便知道骚乱是为了救穆仙凤而来,守备也没有想象中的多。

龙宿、剑子和桐文兵分两路,打开了两边的侧房,却见人去楼空,只有几条麻绳显示着曾经捆绑着谁的事实。

龙宿的脸色铁青,手握着青筋几乎快要爆出,咬牙切齿。

“龙宿?”

“封锁城门,找不到凤儿,谁都不能出入。”

“主人,这是官府的权利……”

“这点小事都要吾来操心么?转告少陵御史,他自然之道该怎么做。”

“龙宿……”

正巧,刚才被小宗引开的人都赶回来了,数十人望见不请自入的三人提着武器便杀了过来。

龙宿的笑容已然冻结成冰:“汝们活腻了。”

“龙宿,龙宿。”剑子拦着已经化光取剑的龙宿,笑道,“几个喽啰,交给我吧。桐文,辛苦你带他回去。这几天奔波累坏他了。”

“这……”

“剑子汝要帮着他们?”

“我不是这个意思。龙宿你太累了。需要休息,这里交给我。桐文。”

剑子又催促了声。桐文才对着龙宿行礼,道:“不过几个人,交给剑子先生也无妨。请主人离开。”

“哼。随便汝。”

龙宿和桐文甩袖离开。剑子一捧拂尘拦住了追兵,笑容可掬:“来来来,有什么事情我们单独谈谈。”

少陵御史看见本该休息的龙宿气冲冲地走过来之后,顿时变了脸色,赶紧去迎,看见他身后的桐文剑儒和小宗,瞬间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他迎过去请了罪。龙宿对他的辩词没有什么兴趣,甩袖道:“既然他们转移得这么快,据点肯定不止一两个,武官可有消息?”

“他尚未有消息传回。”

“龙宿,你和我想的一样吧。”随后赶回来的剑子坐到龙宿身边的椅子上,随手拿起桌子上的茶盏,看了眼少陵。

少陵立刻示意这是杯没动过的茶,可以放心饮用。剑子放心地正要喝,却听见龙宿开口:“即便他找到他们的下落,但没有回信来,也是枉然。”

“涉及到仙凤姑娘的事情,你也急了。”剑子放下了茶盏,“我看你是太累了。不如先回房休息下。接下来的事情交给少陵御史,也可以。”

“吾现在怎么可能睡得下……”

“无妨,我出来走跳江湖,带了点特殊的东西,可以帮助你。”

“剑子汝懂……”龙宿扭头,对上的是剑子意味深长的眼神,忽然妥协般叹口气,“那便试试吧。”

刚刚进了房间,剑子关上房门,就听见坐下来的龙宿道:“说吧,汝怀疑谁?”

“什么?”

“别装傻。”龙宿气结,“汝刚才拿起茶盏却不动,想必里面有东西吧?”

“这么聪明?”剑子笑了声,“确实有些味道,很特殊的味道。”

“是什么?”

“倒不是什么要命的。就是让人暂时没法运功罢了。”

“吾与汝出现都是临时的。少陵并不知道。照现在看来,是有人要害少陵。”龙宿随即又道,“但这并不能完全排除他的嫌疑。汝在看什么……”

龙宿觉得自己在这里思考半天。剑子却在一直傻笑,完全没有讨论的意思。

“龙宿思考的样子好看,我就多看两眼。”

所以,天然的直球是最可怕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5-26 23:38 | 14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3楼剑疏影于2016-05-19 11:57发表的  :
所以剑子寻道就寻到了龙宿,棒!
大爱双人野外露营戏码,好想看他们发生点什么啊
额,没看到还有第二页,以上回复针对第一页的
话说大人真的好速度,一下更这么多,太开心,变成长篇大好
看来还有更深的阴谋在后面,还有蝶月的加入,坐等。。。
.......


仙凤表示为了给剑龙增进感情这点苦算不上什么(并不是
想写点简单的故事,但是没有成功,都写成长篇都是废话也不太好吧
如果到后面都是废话的话请原谅我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5-26 23:40 | 15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118] 鸡蛋 [0]

 

龙宿决定不跟剑子讨论了。现在他的脑子就跟要炸裂一般的疼痛。他深深吐了口气,走到床榻边上开始解衣。
“龙宿?”
“不是汝让吾休息的么?”龙宿随手将外衣甩到衣架子上,“汝说的对。吾不能让自己倒下。”
“你……”该说太理智还是太理智?
但能休息是好事。剑子看着躺在床榻上不过片刻就已经睡去的龙宿,笑着想,怎么能对他这么放心。
在这露洲看似平静,其实不然。剑子迟疑了片刻,走到外室,取了本书,静静地看了起来。
桐文看见少陵在他们两人进去后脸色一直都不太好。少陵走到桌边,捧着剑子刚才拿的茶盏,掀开茶盖,闻了闻,脸色更糟糕了。
“怎么了?”
“下了药。”少陵长叹一口气,“学馆也是不安全了。”
“不过是败血异邪,如此大胆?”
“不是。这应该不是针对主人的。而是针对吾的。”少陵的意思不言而喻,本来这茶是为他准备的,只不过剑子恰好进来坐在他的位置上,拿了他的茶盏。
“这里除了败血异邪,还有其他人想要对儒门不利么?”
“儒门树大招风,有一两个宵小正常。”
“能下药下到你的茶盏里,可不是普通的宵小可以做到的。少陵御史,你可有头绪?”
“少陵掌管露洲多年,树敌不多,却也不少。触碰到利益,露洲谁人不是敌对?”
“他们屡次都能在我们赶到之前转移。”
“儒门的人员混杂,如果有内奸,也是难以避免的。只不过,这人能从小周镇跟到这里,想必是监司的人。”
“关于这个,主人不是将鱼游水一部软禁了吗?“
“那应该在花伴月一部?”
“花伴月一部不是还没有跟上。”
“其实还有一个人……”少陵忽然住了口,扭头望向主人休息厢房的方向,“他这人武功莫测,目的成谜,以主人的性格不该如此放心。”
“确实如此。”桐文伸手抚摸着小宗的脑袋,“但小宗对他没有反应,他暂时没有恶意。”
少陵当然懂得小宗判断的准确性,但仍然不免担心:“毕竟一个人要收敛他的杀气的话,要瞒过小宗也不是不可能。”
“无论如何,在主人身边多加派些人手。”
“这个自然。”少陵御史颔首,又开口,“吾还有个疑问,默护法又去了哪里?”穆仙凤和默言歆是龙宿的弟子也是贴身护法,且两人关系匪浅。此时穆仙凤出了事,没道理默言歆不跟着来露洲。
“主人未提,大概另有安排。”
桐文说着这话,多看了少陵御史一眼。就见他脸色平静,没有半分刚才担忧的样子,不由上了心。
天色近黄昏。剑子放下书卷,起身走到院子里伸了个懒腰。
桐文双手捧着食盘走过来,笑着:“午膳没用,吾拿了些点心。”
“多谢。”剑子拱手,请桐文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下,伸手取了块糕点,软糯弹牙,清甜可口。
桐文为剑子倒茶,道:“是这里的特产,糯米做的,里面有花生馅、芝麻馅和豆沙三种。”
“这种零食,并不罕见。”剑子笑道,“许多地方都会这么处理糯米。金陵一带盛产金桂,更会添上风味。”
“看来剑子先生还是挺讲究吃的。”桐文垂眸看着手中的糯米点心,“尽管各处都有人这么做糯米,吾吃过最好的糯米点心是穆仙凤做的。”
剑子举杯喝了口热茶,想该说的还是会说的。
桐文笑笑:“说出来都怀念,那时主人去了学海无涯进修,吾们几人便在一起习武习书,默言歆那点小心思,同梯几个一个都没瞒住。大家都想着他们什么时候能戳破那张窗户纸。可是到了现在,默言歆还是一点表示都没有。吾们都在想,他是不是打算这辈子都这么过了。”
“默护法,很关心仙凤姑娘。”剑子想到之前默言歆的表现,心道大概已经不能用爱慕来完全概括了。龙宿虽然没有提过,但是剑子大概知道这两个人是龙宿前后带回来的,一起长大,是青梅竹马的关系。爱慕,以及家眷之间的亲情,都有之。
桐文礼数周全,吃食不语,所以将点心拿在手上,并不入口,继续说:“所以他这次没有跟过来,吾很难理解。如果剑子先生有什么可以告知吾的,请说明,桐文这边多谢了。”
“你也很关心他们。”剑子将糯米点心全部放进嘴里,“龙宿不让他跟来是有他的考虑,我现在就是个局外人,唯一的目的就是帮助你们救出仙凤姑娘。其他的,我不参与。”
“恕吾直言,以桐文看来,剑子先生不能说是局外人。”
“哦?”剑子喝着茶,被他的话挑起了兴趣,“怎么说?”
“桐文看来,剑子先生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桐文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却不在剑子的身上,而是看向了不远处的寝屋里。里面休息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龙宿是我的好友。我自然也关心他。”剑子放下茶杯,又拿起了另外一块。
桐文的笑意未改,却不再纠缠这个问题了。
正当两人静默着喝茶吃着点心的时候,少陵御史的声音传过来:“少陵御史求见主人。”他的级别未及桐文剑儒,见龙宿是需要通传的。剑子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在道门习惯了,未曾注意到这些礼节,忘记吩咐门房,龙宿休息的事情。
剑子正要走出去,却听见那边屋子的门“吱嘎”一声开了。
一身单衣的龙宿站在那里,眼里没有半分刚睡醒的倦意。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6-12 14:31 | 16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118] 鸡蛋 [0]

 

“龙宿……”
剑子的话音未落,却没有引起龙宿的半分注意。
龙宿的眼睛盯着刚刚走进院子里来的少陵御史,不是疑问,很肯定地说:“是夜重生。”
少陵快步走到龙宿的面前躬身双手奉上书信,封面上龙飞凤舞的字看得人心生厌烦。剑子听到夜重生的名字,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头。
龙宿拆信一目十行,看完之后,呵呵冷笑了两声,随手一甩,薄薄的信纸飘在半空中瞬间碎成片片,缓缓落下。
“劫吾门人还敢如此嚣张。”
“主人,信中说了什么?”
“让吾带宁暗血辩与他换凤儿性命。”
“但宁暗血辩……”桐文还要再说,却让龙宿伸手止了话语,“无妨,吾自有计较。”
“主人,夜重生可有约了时间?”少陵御史拱手问道。
龙宿颔首:“三天后亥时,城东郊外,送别亭。”
“那这三天可以确保仙凤姑娘暂时是安全的。”
“独步寻花一点消息都没有么?”龙宿瞥眼,望向白衣的少陵御史。
少陵御史的腰挺得笔直,对着龙宿摇头:“暗侍没有回音。”
“汝给吾盯着他,一旦有什么消息,无论时辰马上来报。”
“遵命。少陵告退。”少陵御史始终躬身,面对龙宿退了出去。
等到他走后,桐文才再开口:“主人怀疑少陵御史么?”
“他们偏偏走了露洲。”龙宿长吐一口气,“少陵当年立场中立。那人死后更无什么动向,但还是小心为重。事关凤儿,不可大意。”
“属下以为,少陵性格如此,不关时事。此次让独步寻花暗中探访也是他的主意。”
“吾不想怀疑自己的属下。”龙宿似有深意,“但当年儒门出事,反水的就是儒门自己的人。伤亡太大,吾不能重蹈覆辙。”
“主人所看,与属下不同。属下明白。”桐文瞥了眼在旁边站着的剑子,迟疑了片刻,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卷纸条来,递给龙宿。
龙宿接过来展开瞧了一眼,嘴边一个清浅的笑意:“汝的心意吾明白。辛苦了,但是无妨。吾自有分寸。”
穆仙凤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她的手指已经鲜血模糊,昏昏沉沉地发了烧,浑身发冷。她被转移到这里来,地方破落得可以,连保暖的被子都不给。她觉得自己可能撑不住了,可是又不甘心,想到主人,想到默言歆,心里满是挣扎的呐喊。
可惜她的嗓子哑了,只能发出很小声的,如同动物幼崽的呼唤声。
有人在门外说话。然后听见开门的声音。片刻后,有人坐了下来,坐在她的身边。那人用干净的布浸了热水拧干,仔仔细细地给穆仙凤擦洗裸露的肮脏部分,碰到她的伤口小心翼翼。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清理个大概,然后就有药粉撒到她的伤口。很疼。但穆仙凤知道是好的,她忍得住,挣扎着要睁开眼睛看看来人。
无奈,双眼肿得睁不开,只能张合双唇,发出意义不明的声音来。
很快,那人喂了些水给她,又喂了些清粥。这样对于穆仙凤已经很好了。她努力地露出感激的笑容,不管这人是敌是友,只要他所做的事情都能使得她活下去。她都感激。最后,那人给穆仙凤盖上了一床薄厚适中的被子。温暖袭来,穆仙凤终于支撑不住,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那人这才站起身来,凝望了穆仙凤片刻,转身离开了。
在那人走出房间离开那座屋子后不远的拐角,黑衣男子正在等候着他。
“暂时没有大碍。”那人的声音听不出男女来,但很柔和。
黑衣男子弯腰拱手,朝着那人鞠躬,行了隆重的礼节,被那人扶着:“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言重了。”那人蹙眉,“以她的情况,怕是还能撑上几日。这几日,我会再过去照看。败血异邪认不得我,反而容易行事。你就周边照看,不要轻举妄动,打草惊蛇。”
“是。”
“你的主人那边有什么打算?”
“我还未跟他联络。”
“明白了。你尽快跟他联络吧。她的情况宜早不宜迟。”
“自然。”黑衣男子颔首,“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那人打开折扇遮住自己的笑意,道:“叫我月公子便是。”
“月公子的恩情,默言歆他日必报。”
“免了免了,这般苦大仇深的语气,我看不像报恩像报仇。”月公子的目光越过默言歆的身后,笑意仍在,“反正有人也拿了你们主人的金银,自然该办事的。”
默言歆身后的树冠不知为何抖了两抖,飘落了不少叶子下来。
月公子心情却一直很好,向默言歆告辞,大步离开了。
只有默言歆始终站在那个拐角,不动,不走,目光所及,是那个仍在受苦的人。感同身受,却无法分担的折磨。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6-12 17:21 | 17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今天要爆肝,三更高能预警。前天摔裂手机膜,今天撞了车,我要攒人品。

听见属下的奏报,夜重生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退下了。

当初遇见疏楼龙宿的情景历历在目,手持利剑目光里尽是仇恨的疏楼龙宿站在高台之上,简直耀眼得可恨。

在暗夜中最憎恶的便是这样的人。明明浑身都是泥沙,还自认为高贵地站立着,不怕任何刀斧加身,不怕任何人的折磨。

反水的儒门人已经被屠戮殆尽。但仍然没有找到宁暗血辩。疏楼龙宿明锐地从层层的计谋和伤害中嗅到了夜重生的真实想法。他很清楚,这些鲜血都只是被牺牲的代价。但是这些代价里却包括了他的师尊和师兄弟。

为此,夜重生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折损了不少人马不说,连据点都不断地被灭掉。

他觉得自己不能再在暗处活动了。他选择对穆仙凤下了手。

明知道有他这样的强敌,却仍旧让穆仙凤独自离开。是疏楼龙宿轻敌了,不过穆仙凤的忠诚值得赞赏。

夜重生想着,便想要正面会会疏楼龙宿了。

“忌官。”

“属下在。”

“看好那女人,不要让她死了。”

“是,鬼祚师请了人来看过,暂时丢不了性命。”

“那就好。他请了何人?”

“是露洲的大夫,名为月先生。”

“可有查过他的底细?”

忌官答:“没什么问题。”

“那个东西处理得怎么样了?”夜重生忽然提到了另外一个话题。

忌官稍微一愣,立刻反应过来:“丢在极北苦寒之地,活不过三天。”

“很好。失败品就不该留在这个世界上。”

露洲最繁华街道上的一间屋子里。临街挂的牌子是医馆。却常年不开业。很多人都知道这里的大夫是需要有人介绍才给人看病的,架子大,医术高,常年穿着一身黑纱袍子罩着单衣,确实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模样。

而现在这位世外高人正在泡茶款待远来的客人。为穆仙凤擦洗上药的“月先生”坐在桌子边上,手里捧着主人倒的热茶,道:“天气渐冷,这茶暖得正是时候。”

“好友会来,真是让我感觉到蓬荜生辉。”主人笑着,递上一盘简单的绿豆糕。

“月先生”点点头,左右环顾简单的环境,却自有风骨其中,笑道:“若不是素还真指引,我还真不知道好友会隐居在这么繁华的地方,还开了个医馆。”

“医馆不过是挂名。我略懂皮毛,就看些小毛病。”主人的心情很好,语调略微有些高,“若真是有什么大问题,我便修书给慕少艾。”

“难怪医馆不开张。不过也托了你摆神秘的福,让我冒充了回月先生。谈无欲。”

“公孙月你和蝴蝶君会来反而才让我吃惊。看来露洲现在不太平了。”

“你又何必装傻?”公孙月展开扇子晃了晃,“我为什么来,我来帮谁,你不是一清二楚吗?怎么,不愿意找你另外一位好友,打个招呼吗?”

“他现在大概忙得很,何必去添麻烦?你既然知道我在这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便是。月才子不是小气的人。”

“天天从学馆里拿好茶,好点心,好布料。我看这疏楼龙宿才是大方之人吧。”公孙月合上扇子,挑起谈无欲的下巴,与其对视,“还是我们的月才子已经卖艺又卖身,给了儒门。”

“好友说笑。”谈无欲知道这是玩笑话,没有当真,却听见一声哀怨的哀嚎从远及近,被派出去探查情况的蝴蝶君委屈地抱着公孙月的胳膊吃醋,顺便狠狠地瞪着谈无欲,仿佛他是夺妻仇人。

谈无欲不为所动,就是看着公孙月玩味的眼神忍不住心音,老这么调戏他,你不腻吗?

公孙月再次展开扇子掩去笑意,答案昭然若揭。

谈无欲再次看向蝴蝶君那气呼呼的模样,目光里却都是同情。可惜蝴蝶君半分没看出来,反而问了句:“六丑仔,你眼睛抽抽了。”

谈无欲表示浪费的同情他用笤帚扫也要扫回来。

“怎么样?还是跟我去一趟学馆吧?”

“我遁世已久,不参合这些俗事。”谈无欲理直气壮。

公孙月真的很想帮疏楼龙宿将儒门资助他生活的耗材讨要回来,可是看了看身边那个收了更多钱的蝴蝶君,扇子一转,便敲在了他的头上。

“阿月仔,你做什么?”

蝴蝶君委屈地呜呜呜。公孙月没有理会,起身跟谈无欲告辞:“那我不强人所难了。”让其他人来强人所难就好了。

谈无欲怎么会听不出她的话中话。只不过目前为止,事情都不算大事。穆仙凤虽然落在败血异邪手里,毕竟没有生命危险。至于龙宿和败血异邪的恩怨,则不是旁人可以插手的。

众人正在找寻不到的独步寻花正在关押穆仙凤的院落外探头探脑。但是在他看见默言歆和另外一位神秘人后,他觉得自己背了个冤枉的锅。明明主人都可以搞定的事情,少陵御史干嘛还让他假装反水来暗访。看看主人身边默护法多能干,已经找到穆护法的下落,还安排了人进去看护。

默言歆在公孙月走后也察觉到独步寻花的存在,便走了过来,问道:“独步寻花,可是奉了主人之命前来。”

独步寻花向来老实,摇摇头:“少陵御史出了主意,让吾过来暗访。吾查到了这里,不想默护法已经先行到达。”

“那请去通知主人,仙……穆护法暂时无恙,一切照常进行。”

“是。”独步寻花一看到默言歆就知道没有自己用武之地了,开始怀念自己的菜园子。这几天使着轻功露洲上下奔走,竟然没有以往种菜开心,自己是不是堕落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6-14 11:21 | 18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118] 鸡蛋 [0]

 Re:丁香(1-15)6.14 18F更新

蘑菇:本来下午要二更,结果被喊出门送材料了,今天睡觉前三更会出来的。

剑子没想到会在露洲遇到旧人。佛剑分说站在往来热闹的街市上也显得格外的显眼。剑子想,有的人天生就有吸引别人目光的特质,比如龙宿,比如佛剑。那些情窦初开的少女竟然也不管不顾佛剑的身份,频频秋波暗送。只可惜了这不开窍的和尚,被辜负的流水落花。

但见到故友还是很开心的。剑子笑着迎了过去,喊了一声。佛剑淡然地转过头来,点头应:“剑子。”似乎半点不意外剑子会出现在这西南之地。

“你是云游到这里了吗?真是巧。”

佛剑看了他片刻,才答:“不,是有人请我过来的。”

“谁这么大面子?”剑子的脑子里闪过龙宿的脸,但并未想起两人有所交集。

佛剑坦言:“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你怎么过来了?”

“有人来信说这边有败血异邪作乱,让我过来帮忙,我便来了。”

“信中可有说明败血异邪在哪里?”

“没有。”佛剑摇头。

“什么情报都没有,你就来了?”剑子尽管知道佛剑向来耿直,没想到这么耿直,如果没有在这里遇到自己,他到底有什么打算去查败血异邪。

佛剑分说却很笃定地望着他:“佛缘到了。不必我去费心。现在,你不是来了。”

“既然来了,就和我一起到这里的儒门学馆,如何?”

“可。”佛剑对原则以外的事情没有执念,跟随着剑子就来到了儒门学馆。

龙宿自从得了独步寻花的消息之后,精神就没有那么紧张了,反而整天在后院里的花树丛里坐着,对着天空发呆,甚至会小憩会,简直又回到了在南镇的状态。

剑子也因此得空出门去采买些东西,刚好遇到了佛剑。

佛剑被以上宾之礼迎到龙宿的跟前。龙宿上下打量佛剑一番,慢慢地站起来,走到离佛剑不足三步的地方,微笑着行礼。

“听闻不解崖圣行者之名,吾乃儒门之主,疏楼龙宿。”

“久仰。”佛剑的神色向来荣辱不惊,在他眼前的龙宿即便华丽无双,容貌惊艳,在他眼中,不过和路边的野草,街上的路人并无二致。

龙宿也不曾托大,笑着打量着他,请了上座,请了茶水,问:“圣行者前来露洲是巧合还是有事?”

“佛剑分说。”佛剑认真地纠正着龙宿的称呼,看了眼旁边自来熟坐下的剑子道,“我为败血异邪而来。”

“哦?吾倒不清楚,区区败血异邪竟然能惊动佛门圣行者?”

“败血异邪不可小觑。但我来,更是为了嗜血者。”

提到这三个字的时候,龙宿的眼神略微有了变化,却全部落在剑子的眼里。剑子静静地捧着他的茶盏,不参与他们的对话,却不放过两人的互动神色。

龙宿确实是第一次见到佛剑分说本人,却早就听说他的名号,毕竟以杀止恶的和尚不在少数,但这么高调公开的却不多。很多和尚打着爱你的旗号狠狠揍你。而佛剑不同,他打着揍你的旗号其实是在爱你。嗯,大爱。

“嗜血者?”龙宿举起茶盏喝了口清茶,“露洲并没有听说他们的消息。圣行者是不是消息有误?”

“佛剑分说。”佛剑淡然地重复了第二遍。

“佛剑。”龙宿终于改了口,“汝既然是为了嗜血者而来,想来是有什么线索,可否告知一二?”

“我今天上午刚到露洲,没有线索。”

“汝……毫无线索便千里赶来露洲?”龙宿涵养素来良好,质疑不表露于面上。但剑子已经明显地看出来龙宿的想法,不由咳嗽一声,引他们两人的注意。

“我与佛剑相识不短时日。佛剑为人向来耿直。”

龙宿闻言似笑非笑盯着剑子,盯得他都有些不自在地转开了视线。

难得剑子有如此反应,龙宿的笑意更深:“哦,耿直。”

“话说回来,你上午说仙凤姑娘没事。是独步寻花找到了仙凤姑娘吗?”

“不,是言歆找到的。”龙宿的笑意稍微浸染了双眼,变得灵动炫目,“那孩子受了刑,但有人照应,吾这里还要多谢剑子先生一直在旁帮助。”

“你客气了。龙宿。我其实也没有帮上什么忙。”

“吾不是客气。”龙宿的目光落在剑子身上的时候,温柔得宛若晚霞余晖,“若非汝在旁提醒,吾怕又有心魔缠身。”

佛剑不曾见过这般的神色,眼神,略有疑惑,转而望向剑子,剑子神色如常,嘴里尽是客套话,不知为何,心生一片叹息。

龙宿不以为然,轻笑着,用团扇掩去所有不该外露的情绪。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6-14 20:17 | 19 楼
«1 2 3456» Pages: ( 2/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9-20 19:0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