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3 456» Pages: ( 3/6 total )
本页主题: 丁香(1-37)4.16  49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118] 鸡蛋 [0]

 Re:丁香(1-15)6.14 18F更新

蘑菇:三更达成,节奏有点乱,别在意(怎么可能)。

这是场梦魇。

龙宿知道,龙宿知道的。

但是他无法脱离这个梦魇。又是儒门正门那长长的石阶,又是鲜血浸染的狼藉。

一夜之间。他什么都没有了。

那些肮脏的叛徒还在叫喧着正义。他的心脏就像是在最冷的冰水里浸泡一般,毫无暖意。

他手中华丽的长剑已经满是鲜血。他已经忘记了师尊和蔼的笑容和师兄温柔的手心。

所有夺取他珍爱之物的人都必须付出代价。

无论是被操控着的木偶,还是操控着木偶的人。

【疏楼龙宿,汝没有资格继承儒门。】

【不过是仗着儒尊宠爱……】

现在他们都死了。

【汝又凭什么继承儒门正统?】

【凭吾手中的长剑。】

龙宿慢慢地从高高在上的正殿殿门走了下来,身上还是隆重的仪典礼服,长长的拖摆精致的刺绣变得残破不堪。

【杀。杀。杀。】

【汝本来就是嗜血如命的嗜血者,为何要抗拒汝的本能?】

【吾不是。】

【汝是。汝的父亲死在儒尊的剑下。汝却认贼作父,无忧无虑地活在他们的庇护之下。可悲,可耻,可恶。】

【吾的父亲……】

【对,汝的父亲,是嗜血城的王者。汝却是高贵之血的杂种。】

龙宿……

【龙宿,汝是吾的徒弟。这点谁都不能改变。】

龙宿……龙宿……

【疏楼龙宿,吾诅咒汝,吾诅咒汝。】

“龙宿!!!”

随着一声洪亮如钟的喊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龙宿睁眼望见的是剑子那双担忧的眼睛。而旁边已经开始拿着佛珠诵经的佛剑使得他有瞬间以为自己已经死去了。

不过片刻,龙宿便笑着起了身,道:“吾竟然睡觉也能惊动二位。看来吾得重新到六庭馆学习礼数了。”

难得对龙宿的幽默不买账的剑子严肃地说:“龙宿,这是梦魇。你这种情况多久了?之前四肢无力也是因为这个吧。”

“梦魇鬼怪近不了吾的身。不过是心魔缠身。他人无法相助。”龙宿听着佛剑小声念着佛经就头疼,委屈地看着剑子半晌。

剑子长叹一口气,起身朝着佛剑走过去,低声说了几句。佛剑望了龙宿一眼,行礼离开。

“佛剑他是好心。”

“吾知道他是好心。”因为睡觉的关系,龙宿只穿了一件丝绸单衣,现在坐在床榻上,双腿曲起,一只手肘撑在腿上,顺着气力让头靠在胳膊上,看起来特别慵懒。

“心魔缠身,仙凤姑娘找大夫也无济于事。你之前没和她说过吗?”

“没有。”龙宿抬眼望着剑子。

剑子站着看他竟然看出了几分楚楚可怜的模样,简直妖孽。

“那让我帮你。”

“这玩意汝如何帮?”龙宿来了兴致,“道门的业务范围这么广么?”

“这本来就是道门的范畴。你以为我们每天就是早晚念经,没别的事情做了吗?”

“……吾自幼长在儒门,还真不了解道门的生活。”

“那我倒是要跟你说说……我有个同门,特别喜欢他的小师弟……”

龙宿饶有兴趣地听着神采奕奕的剑子说着他们道门的故事。

“那里一定是个特别温暖的地方。”听完后,龙宿忍不住感慨了句。

“是的。”剑子有些出神,“大家都是很好相处的人。等事情了了,龙宿你跟我回去做客,如何?”

“到时候再说吧。”龙宿难得露出迟疑的神色。

剑子的心下一软,伸手握住龙宿的手。

“汝做什么?”

“你不是一个人,龙宿。”

【汝不是一个人。龙宿。】

龙宿却失去了笑容,慢慢地从剑子的手里将自己的手抽出来。

“多谢汝。”

剑子看见龙宿脸上再次有的笑容,尽是生疏和远离。

“离天亮还早,要不然你再睡会吧。我守着,不会再有梦魇的。”

“剑子……”龙宿算是同意了他的建议,顺着他的手躺了下来,不由开口问他,“汝是不是对谁都这么好?”

“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微弱的火光在风中摇曳不定。

龙宿很小声地应了他一声,嗯。

我们是朋友。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6-14 22:44 | 20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难得取个小清新的名字,还是被微博给污了,都因为你们,我的心灵才会越来越不纯洁的,嗯,对(拍胸口)

嗜血者习惯在深夜里出没,吟唱着古老的西方歌谣,是个优雅却残忍的种族。

龙宿是从书籍里,从传说里听说这样的存在。他的师尊温柔的手抚摸过他的长发,低声地说着什么,如同故事一样。他就在这样的呢喃声中睡去。

那是他最幸福的时光。师兄会摘院子里的丁香花来闹他,说他是个好看的女孩子,长大后是要嫁给别人的。他闹不过他们就静静地任他们用丁香花撒满全身,又穿着华丽的长衣,就跟个娃娃一般。有的时候会换成白玉兰或者茉莉。但龙宿那时候很喜欢紫色的丁香,一开就是惊天动地的艳丽。

嗜血者不过就是个故事。从未影响过他日常的生活。

这次的梦魇,龙宿醒得很平静。天气渐冷,他醒来,浑身都是汗。他低声唤了句,凤儿。一室冰凉,无人回应。

龙宿静静地下了塌,赤足走在地上,走到了外室才觉天色已亮。

这是他独立休息的院子。院子外都是热闹奔走的人群,却在经过静谧了声响,就怕惊扰了这位主人。

龙宿走到了门口,立刻有侍从迎了过来。

“什么时辰了?”

“禀告主人,接近午时。”

“剑子和佛剑人呢?。”

“道长和大师天亮就出去了,还未回来。”

“知道了,下去吧。都下去。”

“是。”

瞬间院子里的侍从,女婢都退得一干二净。龙宿返回房间里,提笔写了口信,叠好在他手心上化作一只鸟雀,从窗子方向飞了出去。

很快,鸟雀就请来了默言歆。他悄无声息地翻过学馆的墙头,落在了龙宿的院子里。

“主人,默言歆请见。”

“进来吧。”

默言歆推门进去,就见龙宿坐在桌子旁喝茶:“再过两日就要与夜重生会面,明日将凤儿救出来,可有把握?”

“夜重生不知道他们的位置暴露,对于仙凤的看守不严谨,蝴蝶君和公孙月已到露洲,必要时他们会出手。”

“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小心。”龙宿支着头,有些难受,“谈无欲也在露洲,明日让公孙月也将他捎上。”

“是。”

从来不觉得自己隐居在露洲有什么问题。但是谈无欲现在开始考虑搬家了。知道的人越来越多,客人也就越来越多,事情也就越来越麻烦。

比如现在不请自来的剑子和佛剑。从儒门拿来的好茶被剑子一罐一罐地翻出来。谈无欲嘴角抽着,心在滴血,恨不得一拂尘将剑子抽飞。碍于修为比不上他,谈无欲也只能想想。

“要不是看到蝴蝶君还真不知道谈无欲你就藏在这里?”

“剑子前辈,怎么能说藏?”谈无欲为客人斟茶,“我在露洲也生活了不少年了。”

“是了,好友在这里活得滋润,也走在大太阳底下,怎么能说藏?”公孙月顺着剑子的话揶揄谈无欲,成功获得好友白眼一枚。

“蝴蝶君怎么不过来喝茶?”谈无欲看了眼在不远处摆姿势的蝴蝶君。

“别理他。他就是装深沉。不知道谁跟他说,这样会增加男子魅力。”公孙月晃着扇子,说得事不关己。

“会增加是没错。但不是这个时候摆。”剑子淡然地说。

“你们来到底是要做什么?”谈无欲忍无可忍。

剑子忽然露出会心的笑容,仿佛就等着这句话。谈无欲想着果然是隐居久了,连耐心都没有了,就往狐狸的陷阱里的跳了。

“既然你和公孙月都在这里,那应该有穆仙凤的消息。我和佛剑想要救下仙凤。”

“龙宿都没动手,你们着急什么?”谈无欲装模作样地喝着杯中不多的茶,“何况现在穆仙凤的情况不宜搬动,等明日吧。”

“我想,明日龙宿该会动手。”

“那剑子前辈你着急什么?”

“但是明日,已经这么多人到了露洲,他们即便不会察觉为了小心起见也会更改地点。”剑子将茶杯放了下来,“我不管龙宿因为什么目的没有动手,但是穆仙凤再待在那里变数太大,不能再冒险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6-22 17:54 | 21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如果有谁需要我微薄艾特或者我艾特烦的都可以私信跟我说。蘑菇记性不佳,且小本本经常不在身边,偶尔漏了艾特请用力抽打。

穆仙凤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多了。那位月先生不知道用了什么药方,让她这么迅速地恢复了不少体力。她睁开眼睛环顾四周,还是以前的牢笼,空气里尽是没有通风带来的浮尘味道。她艰难地挪动着身体,下了简陋架起来的床板,刚一落地,脚就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瞬间软了下去,摔在了地上。

穆仙凤狠狠地咬着唇,没发出半点声响来。

月先生已经三番四次吩咐她不要妄动。但穆仙凤还是有自己的考量。败血异邪一直都是主人心口一根最尖锐的刺。他们反复纠缠儒门,就为了主人身上嗜血者的血统和宁暗血辩。

尽管她未曾经历过那段痛苦的岁月,但从儒门旧人的言辞里不难听出当年的腥风血雨。那时候能幸福地笑着的主人,是她拼了性命都要去守护的。想必默言歆也是一样的,所以他们不轻易谈情。主人高于他们在这尘世上的任何一切,包括他们的生命和爱情。

守卫大概是因为知道了穆仙凤的身体情况,戒备反而比较松懈,甚至都打了酒,喝上了。

穆仙凤静悄悄地从窗口翻了出去,顺着墙根慢慢挪动。豆大的汗珠滴在地上。她几乎是靠着扶着的力量走到主屋之外。

“打探到佛剑分说的消息?”

“是的,他昨日上午已到露洲。”

“是谁走漏的风声?”

“这……不知。”

“蠢材。圣行者佛剑分说,再加上一个来历不明的剑子仙迹,你们认为我们还有资本和疏楼龙宿谈判吗?”

“主上。”

“疏楼龙宿就算再在乎这个婢女,有这般实力之下,也不会太束缚手脚。”

“那主上的意思是……”

“让石面人去引开佛剑分说。今夜动手。明日只要佛剑分说不在场。其他便不难办。”

“是。”

穆仙凤等到夜重生几人离开才缓缓地吐口气,坐在茂盛草木后面。双脚难以支撑她的身体,她慢慢地顺着草木的遮掩爬向主屋。

忽然一个声音略带无奈地在她身后响起来。

穆仙凤猛然转身,几乎要惊叫出声。来人眼明手快地捂住了她的嘴巴,笑意未改:“仙凤姑娘,莫怕,是贫道。”

穆仙凤忽然看到熟悉的人,心下一片软热,眼睛眨眨表示自己明白现下情况。

剑子仙迹这才收回了手,笑眯眯地蹲着,保持和穆仙凤的视线平视。

“仙凤姑娘,我来救你出去。”

“先生,是我家主人的授意吗?”

“龙宿不知道我今日前来。”

“那我不能走。”穆仙凤没有半分迟疑地拒绝了剑子的营救。

没料到这个答案的剑子皱着眉头,望着她:“你该给我一个理由?这和你伤势未愈也要溜出来做的事有关?”

“请先生不要多问。”穆仙凤的眼神坚定,“仙凤做事自然有自己的考量。”

“仙凤姑娘可知道如果再不救治,你的腿可能从此都不能走路了。”

“无妨。”穆仙凤的语气虽弱却没有动摇,“仙凤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但我不认为龙宿会因此高兴。”

“个人都有个人的选择。请先生不要阻拦我。”

穆仙凤长吐一口气,翻过身去打算继续爬行,却被剑子用手提了起来,瞬间背在了后背上,行云流水。

“告诉我吧,你要找什么?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快。”

穆仙凤来不及将惊讶咽下,便是满心欢喜,小声呢喃了句:“宁暗血辩上半部。”

听到这话的剑子顿住了动作,望向穆仙凤的眼神认真:“仙凤姑娘,你告诉我,龙宿是不是嗜血者?”

只一瞬,穆仙凤本来欢喜的神色变得有了几分鄙视:“先生难道也跟那些人一样?因为无法决定的出身而看轻主人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剑子沉声道。

“主人从未因此害过任何人。从未。”穆仙凤咬牙切齿,“他甚至不曾喝过血。”

“嗜血者不喝血能活下去吗?”

“不能。”穆仙凤的脸色现在冰如寒霜,“现在先生知道我为什么要拿宁暗血辩上半部了吗?”

“最后一个问题,你被败血异邪绑架是在他的计划中吗?”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6-27 18:11 | 22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118] 鸡蛋 [0]

 

“汝怪吾吗?”
龙宿喝了口茶,平视前方问道。然而他的对面没有任何人。
一个声音从龙宿的身后传来:“言歆和仙凤从来不曾有任何怨言。”
“晚上安排得如何了?”
“方才月先生传信来,剑子先生已经先行到了仙凤那处。”
“他这性子,便是这般行事。”龙宿轻微笑着,“想必也在问,吾的身份和吾的用意吧。”
“主人。”
“无妨。到了这个时候,知无不可对人言。”龙宿慢悠悠地起身走到衣挂旁取下了件华丽的外袍,“这些天让凤儿受的委屈,日后吾会让败血异邪加倍奉上。”
“主人这是要去哪里?”
“既然晚上的营救已经有人替吾出马了,那么吾便去拜访下月先生。”
“主人不阻止剑子先生,仙凤一旦被救出,败血异邪不会善罢甘休。”
“吾还怕他夹着尾巴逃了,吩咐下去,让少陵御史和独步寻花今晚开始封锁露洲,明天结束前,任何人不得出入。”
“是。”
“走吧。月先生亲手泡的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喝得到的。”
“但是龙宿什么时候来,我都很乐意为你泡上一壶。”谈无欲觉得他这几天的时间都在泡茶了,好友公孙月就不说了,剑子和佛剑也摸过来喝了不少,现在龙宿更是大驾光临,作为长期的金主,谈无欲总不能将他往门外推。
龙宿在他的神色里看出几分不乐意,笑得更是欢喜:“月先生要是不欢迎,龙宿这就走,不叨唠就是。”
“龙宿说的这是什么话,蓬荜生辉,蓬荜生辉。你是要喝狮峰龙井还是君山银针?”
“无妨。”龙宿晃悠悠地摆动着扇子,“月先生的手艺,什么茶都好喝。何况还都是吾儒门的好茶。”
谈无欲没有半分被说破的尴尬,坦然地望着他,泡茶的手甚至连抖都不曾抖一下。
“看来我还是将医馆改为茶馆,生意说不定更好些。”
“汝这医馆可不是普通医馆,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做的可是古玩的行当?”
“毕竟生计不愁,人就自然懒些。”
“吾听少陵御史道,汝这整月整月不开门的,可不是懒些可以解释的。”
“所以今天龙宿就是来责备我的工作方式的吗?”
“不,吾是来表扬汝的。若非汝这半年都不露一次面的风格,怎么能让公孙月用了汝的名号,帮了吾的凤儿。吾要多谢汝。”
“客气什么。”谈无欲潇洒地手一挥,“都是好友,不是么?”
那茶,是不能用滚烫的水去泡,失了香味,便寡淡无趣。君子之交,也是如此。平日里不相通信,却在需要的时候竭力相帮。
龙宿长眉一挑,眸子一合,便是笑意。
“停停停,别对我放电。”谈无欲将新茶放在他的面前,显得有些刻意,“我可不是隐姓埋名出来游山玩水的道长。”
“嗯,汝是不隐姓埋名出来游山玩水的道长。”论口舌,龙宿可是从来都没有输过谁的。
谈无欲不想在这方面和他绕口舌了:“你这次来就为了喝茶吗?”
“吾没什么好操心的。”龙宿喝着茶,神色惬意,“剑子将凤儿救了,吾要抓鱼的网也撒开了,等明天收网就好。”
“你倒是自信。不怕出什么变故。”
“怕什么,有佛剑呢。”龙宿说到这里,眨眨眼睛,“圣行者的名号可是用佛牒换来的。”
“请佛剑的书信果然是你送的。”
“月才子此时装恍然大悟是不是太没诚意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
“从遇到剑子之前,就开始了。”龙宿显然已经不想喝茶了,将茶杯放下,慢慢地站起身子来,“何况吾的身体已经不能再拖了。”
“那我再题外话一句,你是否对剑子有了心思?”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6-29 10:18 | 23 楼
剑疏影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5
腹黑: 33 点
珍珠: 254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25 点
在线时间:87(小时)
注册时间:2015-06-29
最后登录:2016-08-15

鲜花 [0] 鸡蛋 [0]

 

一下能看这么多的感觉真赞!
情节大妙,这剑龙二人的心思都不简单啊,原来这一切都是龙宿的布局,嗯,龙首就是聪明哈!
快要到高潮了吧,期待期待……
很多和尚打着爱你的旗号狠狠揍你。而佛剑不同,他打着揍你的旗号其实是在爱你。笑噗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6-06-29 11:14 | 24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最近沉迷游戏有点忘记更新了。。。发展得很清水,都不好意思炖肉了。

龙宿走了。他走之前没有回答谈无欲的问题。但谈无欲已经得到了答案。他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神色恍惚。他想起他第一次见到龙宿的时候,彼时儒门大丧。素还真无论出于情义还是道义都必须出席,他闲来没事也跟着去了。整个儒门白装素裹,披麻戴孝的儒生满满跪在长阶之上。

唯独龙宿穿着平日喜穿的淡紫长衣,默然跪在最顶处的灵堂之内。

没有一人敢诘问他的穿着。因为那身长衣早就被鲜红的血浸透,变得狼狈而可怖。听说龙宿平日最爱洁,这一身满是亲人和仇人的血衣,却一穿,穿了七日。

那时候,素还真便评了一句,龙子绝情却深情。

龙宿向来高傲,动了情也不怕,没有回应更不怕。个人的深情,个人的成全,对于他,与旁人是无关的。

谈无欲摩挲着手中茶杯,却长叹了口气。

“面对钟情之人的质疑,龙宿你该如何应对?”

龙宿从来不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即使那个人是剑子。他从容地走进院落里,听见少陵御史跟在后面说着的汇报,漫不经心的目光扫过伫立在石桌旁的白色影子。

龙宿伸手示意少陵御史不用继续说下去了。

少陵御史显然也发现了站在那里的剑子,双手行礼:“剑子先生。”

“少陵先生若不介意,我想和龙宿单独谈谈。”

“这……”少陵御史望了眼龙宿,得到准允后低头告退。

剑子望见少陵御史慢慢走远,直到不见踪影,才开口问道:“我能问说你什么?”

“汝想问吾什么?”

“仙凤姑娘是你门人。我本无权过问。但为了报仇,就将一个你视如亲人的女子送入龙潭虎穴,龙宿,你觉得这是你想要的吗?”

“吾从不听圣贤的以德报怨。吾只知道,恩怨分明。夜重生操纵儒门门人攻击儒门,吾的师尊,吾的师兄,吾无数的门人都死在那一场斗争中。这仇,吾不报,莫说吾自己过不去,吾儒门这么多人心里也过不去。”

“那就应该将仙凤姑娘的生死置之度外了吗?龙宿。达到目的的方法有很多个。”

“没有牺牲的方法却没有。汝以为吾与夜重生斗了多少年,他就是只夹着尾巴的虫子。”龙宿说到夜重生的时候,眼睛亮得可怕,却尽是恨意,“剑子,“若非这次他沉不住气,为了宁暗血辩下半部绑架了凤儿,吾还要继续与他斗下去,若不能将他挫骨扬灰,又如何能解得了吾的愤恨?”

“你的梦魇也是因此而生?”剑子凝视龙宿片刻,才缓缓叹气,那感觉和之前的谈无欲相同,都有着无法劝说的无奈。

龙宿早就习惯他们这样的态度,剑子,也不会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思虑到了这里,他已经没有和剑子继续谈下去的兴致了。这些天的梦里,他总能闻到当年开在师尊院子里的丁香花香,却始终看不到疼爱他的师尊和师兄。

即便是如亲人一般的爱,也有无法触及之地。

龙宿又如何能强求剑子做到无条件地支持他呢?他们不过就是朋友。

绝望就像是寒夜里未曾冬眠的蛇,伺机想要从龙宿的手臂爬到龙宿的心脏,然后狠狠地咬上一口,任凭毒液冰冷四肢,无法停止。

“明夜就是和夜重生谈判的时候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吾先休息了。”

“你不去看看仙凤姑娘。”

“不去了。”龙宿摇头。穆仙凤现在的情况他早就听少陵御史汇报了,去了也无用,不如养精蓄锐准备与夜重生明天对峙。

“那我送你回去歇息。”

“不必了。就这个院落,吾也非女子。汝不必这般小心翼翼。”

“万一出现上次的情况?”

“不会的。”龙宿的声音忽然有些停顿,“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第二次。”轻描淡写之下,是多少被处理的性命。剑子在那一瞬间就懂了。

剑子向来不与人为难,无伤大雅的玩笑除外。道门自然也有争权夺利的事情。但在道尊的管理下,并不在水面上太多波澜。剑子也因为天生不恋权势,平日里除了念经练武,就是去帮忙洒扫。若非还有经常会在他洒扫时候过去坐在旁边说话的苍,很多人都快忘了道尊有这么一个弟子。

也是因为如此,龙宿在之前大略听过剑子的名字,却并不在意。龙宿大概也知道剑子这般的生活环境,所以不打算和他解释什么。

“龙宿……”

“吾累了。今天先这样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7-07 17:05 | 25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24楼剑疏影于2016-06-29 11:14发表的  :
一下能看这么多的感觉真赞!
情节大妙,这剑龙二人的心思都不简单啊,原来这一切都是龙宿的布局,嗯,龙首就是聪明哈!
快要到高潮了吧,期待期待……
很多和尚打着爱你的旗号狠狠揍你。而佛剑不同,他打着揍你的旗号其实是在爱你。笑噗


总算有回帖的了QAQ
……高潮前还要拖两章,我就是这么节奏慢的蘑菇。
佛剑就是这样耿直的BOY。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7-07 17:07 | 26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4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16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台风天,风眼这里反而风平浪静的。不过还是懒得出门了,给你们喂口糖。

穆仙凤是夜半的时候忽然醒过来的。默言歆就坐在床榻边,醒着,眼睛里都是血丝。

穆仙凤望着他,柔柔的笑意,挪动着自己的手去握住他的。

她的口型张合,说的是没事的话语。她知道她现在的声音一定很难听,沙哑艰涩。她不想让默言歆过多担心。

她的目光流转,望的是龙宿的房间方向。默言歆知道她担心,握住她的手,轻轻地摇头。

“主人休息了。”

穆仙凤幅度很小地点点头,又望向了剑子房间的方向。

默言歆知道她的意思,伸出另外一只手轻轻放在她的额头上。

“别担心。”

默言歆的话语是人世间最有魔力的话语。穆仙凤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重新坠入睡梦中。

默言歆凝视着她,那颗始终悬在半空的心才缓缓放回了原处。

门外,是安静的龙宿。他在穆仙凤醒来之前便站着了,不想惊扰两人,便收敛了气息。

院子里已经没有人走动的声响,只有从花木的缝隙里彻夜不休的虫鸣。

龙宿静静地走开了。今晚没有月色,乌云密布,明天大概会下雨。

本来就是入秋的天气,现在愈发的冷了。

出现在暗影里的独步寻花,走到他的身边低声说了句:“主人,那人已经抵达露洲。”

“很好。”龙宿颔首,“找个地方安顿好,明天城郊送别亭带上他。”

“是。”独步寻花望了眼天色,继续道,“天色不早了,主人请早点休息。”

“这话不像是汝说的。”龙宿轻笑着,“少陵御史教的?”

“少陵他担心主人的身体。”独步寻花不太懂得藏心思,龙宿一问,他便招了。

龙宿点点头:“难为他有心了。吾这便去休息。汝也退下吧。”

“是。”

龙宿离开了穆仙凤的院落朝着自己的院落走去。露洲学馆,名为学馆,比普通人的官邸编制来得大些。碍于朝廷官员大部分出自儒门,对于这种细微末节总不会有人去在意。剑子和佛剑的厢房都被安排在和龙宿同一个院落。

此时灯已熄,怕早已入寝。

龙宿静默地开门,沉重的木门发出了清晰的响声。

子时已过。确实该休息了。龙宿在外室解下衣衫,拉开系带,慢慢走到了内室。

“汝怎么在这里?”

“我睡不着,便来找你聊天。”剑子笑得诚意,在灯光下,却显得有些几分贼气。

龙宿不再理会他,将照夜的灯笼挂在床前架上。

“要睡了?这么晚出去是不是去了仙凤姑娘那里?”

“吾是去看了凤儿。”

龙宿对于这点大大方方,没有什么避讳的。

“儒门讲究礼数天下之最,即便是你的婢女,也不能深夜进房吧。”

“汝还担心凤儿名节?”龙宿嘴角一勾,“汝若真是中意她,要不要吾做主将她许配给汝?”

“这是哪里来的误会?”剑子连忙摆手,“仙凤姑娘聪慧伶俐,年纪却可以做我女儿。我可没有其他想法。何况你这般说话,默言歆能应下?”

“吾门人自然听从吾的安排。不过,凤儿是吾最疼宠的孩子。吾才不会给汝这个半路出家的牛鼻子老道。”

“自然使不得。”剑子对于这个说法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笑得挺开心,“那你能不能做其他的主?”

龙宿闻言挑眉:“怎么?汝还看上吾儒门其他人不成?”

“儒门人杰地灵……哎,龙宿……”

剑子话未说完,就被龙宿一被子掀到地上去。

“吾自幼都是一个人睡。难得剑子汝自荐枕席,吾无福消受,要不然吾让少陵御史去露洲勾栏院为汝请上两朵解语花,如何?”

“还在为刚才的话生气?”

“吾岂是那般小气之人?”

“是是,你大人大量。”剑子看龙宿将他掀翻后,上了床榻,索性在地上盘腿坐着,“我是来道歉的。”

“哦,道歉。”龙宿的语气毫无起伏。

“那你接受我的道歉了吗?”

“嗯。接受了。”龙宿只觉得困乏,顺着剑子的话说,便想断了他的胡搅蛮缠。

剑子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看起来更开心,手脚并用,从地上爬到床上,不能更灵活了。这下将龙宿的瞌睡虫全部惊跑了。

“汝这又是要做什么?”

“既然和好了,更是要同塌而眠,秉烛夜谈啊。”

“哦——”

龙宿的房间再出发出巨大的声响。正在打坐入定的佛剑觉得今夜的虫鸣比平日响了些。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7-09 16:45 | 27 楼
凡凡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73
腹黑: 106 点
珍珠: 17917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55(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1
最后登录:2017-09-08

鲜花 [1] 鸡蛋 [0]

 

哈哈哈哈!
又被掀翻在地上了,先生真是不屈不撓啊!
不過對主人這招最有用了!
大大加油喔!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6-07-10 22:49 | 28 楼
剑疏影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5
腹黑: 33 点
珍珠: 254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25 点
在线时间:87(小时)
注册时间:2015-06-29
最后登录:2016-08-15

鲜花 [0] 鸡蛋 [0]

 

大大,催文啦,停在这里好难受的说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6-07-25 10:25 | 29 楼
«12 3 456» Pages: ( 3/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9-20 19:01,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