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4 5» Pages: ( 4/5 total )
本页主题: 丁香(1-37)4.16  49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5-15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半夜暗搓搓更新,还有人么?

早晨起来便听见婢女在小声讨论的响动。

旁边本该熟睡的人已经不见了。剑子慢吞吞地换了衣服,才走到门口去。那些伺候的婢女看见了他,忽然众人作鸟兽散,留下叽叽喳喳的余韵。

剑子喊住了一名伺候主屋的婢女,问:“龙宿人在哪里?”

婢女行了礼,指着大厅道:“主人一早便到大厅去了,正在和学馆的几位大人在商议事情。”

“佛剑呢?他素来起得早,在不在厢房?”

“大师起得比主人早,有留个口信,说若是您要寻他,便去月先生那里。”

“一大早就去找月先生?”剑子摇摇头,“这月先生又得抱怨了。”

谈无欲和公孙月喝了半宿的酒,到了月过中天才摇摇晃晃地休息了。

结果公鸡刚打鸣,就有人有条不紊地敲他家的门。谈无欲只能撑着困意开门,果不其然,佛剑分说。

这又不是可以丢到旁边不理会的剑子。谈无欲强撑着笑脸为佛剑大师泡茶,然后给自己一杯浓茶,苦涩入口,提神醒脑。

佛剑的注意力不在茶上。他望了谈无欲内室一眼,问道:“昨天可有客人来?”

“昨天深夜确实有位儒门的客人借宿在此。”谈无欲不敢隐瞒佛剑,“是位贵客。”

“嗯。”佛剑没有半分要离开的意思。

谈无欲也明白他的来意,他是来确保贵客的安全。想到学馆送来的茶叶已经快见底了,他只能苦笑着盘算自己还有多少珍藏,可以招待这位佛门的圣僧。

黑暗的房间里。夜重生冷冷地望着来人。

那人道:“疏楼龙宿已经派儒门之人封锁露洲,也请来各地势力帮忙,就等着瓮中捉鳖。邪首难道等着坐以待毙吗?”

“不过几个苦境人,何以畏惧?吾之败血异邪,不老不死……唯一的克星还在西域,不曾涉足苦境。任那疏楼龙宿有通天能耐,手握半本《宁暗血辩》也毫无助益。”

“邪首这般信心十足。吾却不得不提醒邪首,疏楼龙宿从不做无准备之仗,既然知道邪首等是败血异邪,难保他不会找到对付的办法。”

“嗜血者孤傲自负,从来不愿承认疏楼龙宿的血统,更不会帮忙……”

“邪首似乎忘了,来自西域的并不止有嗜血者……”

“蝴蝶君?”夜重生冷哼一声,“等处理了儒门,吾自然会找他算账。”

“吾言尽于此。”那人见夜重生丝毫听不见他的谏言,不打算再劝,将双手背在身后,“希望邪首凯旋。告辞。”

“慢着。”夜重生出声喊住了那人,“吾本不愿干预汝的决定。但吾现在要知道,汝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吾?”那人冷笑的声音阴森刺耳,“没什么理由。当年疏楼龙宿清理儒门的时候,吾的人也在里面,仅此而已。”

“报仇?”

“嗯。”那人的嘴角勾起,“不信?人就是这么无聊的生物啊。”

夜重生沉吟半晌,颔首道:“事成之后,疏楼龙宿由汝处置。”

“那吾先谢过邪首。”

“主人?”少陵御史将露洲的兵力部署情况汇报之后,迟迟得不到坐在上位的龙宿回音,忍不住开口打扰他的沉思。

龙宿这才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少陵,当初叛党里,可有谁跟现在的儒门人感情不错的?”

“……儒门本是一家,关系亲厚的大多都离开。您身边的几位更是重新挑选的,和过去儒门没有瓜葛。”

“也是。”龙宿当初就怕夜长梦多,遣散了很多儒门旧人。除了些平常立场坚定跟着他的,就剩下一些远不在权力中心的人,比如眼前的少陵御史。

“主人若是怀疑,不如让吾再去排查一遍。”

“不用了。”龙宿疲累地用手指捏捏自己的鼻梁间,“能跟着吾从南镇过来的,能有几个?”

“主人这是心里有人选了?”

“不成气候。”龙宿喝了口茶,放的时间久了,茶水有些凉了。

少陵御史想要为他换热茶,却被阻止了。

“这冷茶,另有风味。”龙宿意有所指地笑着,“怎么不见独步寻花?”

“接完贵客到月先生那里后,他便回去休息了。”

“这些日子,辛苦汝们了。等事情结束后,吾自有赏赐。”

“为主人分忧,分所应当。”

“何必和吾说这虚言?吾向来赏罚分明,不会亏待汝们。”

“是,少陵在此先替独步寻花与自己谢过主人。”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7-31 00:51 | 30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5-15

鲜花 [118] 鸡蛋 [0]

 Re:丁香(1-22)7.31  30F更新

Quote:
引用第28楼凡凡于2016-07-10 22:49发表的  :
哈哈哈哈!
又被掀翻在地上了,先生真是不屈不撓啊!
不過對主人這招最有用了!
大大加油喔!


堅持就是勝利!
劍子相信道路是曲折的,但絕對是通往勝利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7-31 01:01 | 31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5-15

鲜花 [118] 鸡蛋 [0]

 Re:丁香(1-22)7.31 30F更新

剑子刚起床的时候,借用了学馆的厨房去熬了锅鸡汤。儒门的食材都顶好的,也新鲜。但剑子怀念自己之前喜欢什么就去捕猎的时光,想着等事情一了,便到山里采点进补的药材给穆仙凤喝,还有龙宿也得多补些,脸色白得什么似的。
思索间,已经将鸡汤熬好的剑子吩咐婢女分别送过去,自己洗洗手,便出门去找谈无欲几人。
正在议事的龙宿低头看着桌边的汤盅,无视属下那八卦好奇的目光,继续安排事情。
过了片刻,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了,众人告退。
龙宿才缓缓地拿起勺子为自己舀了碗鸡汤。熬汤的人细心地将浮沫和残渣处理了,没有多余的油脂。龙宿喝了一口,还是热的,有人参的,喝下去之后会有回甘的味道。
他轻轻地笑了声,目光所及,都是温柔。
剑子大咧咧地敲开了医馆的门,发现里面的人真不少。
除了这几天的熟人外,还有个意外的人,奈落之夜——宵。
剑子刚刚看到脸色苍白的少年,便大致明白龙宿的意思了。
佛剑侧头看着还未曾喝上一杯热茶的剑子,露出疑惑的表情来。
谈无欲先开他的口:“你这是要去哪里?”
“看来龙宿已经将该考虑的都考虑到了。那么,我只能自己找点事情做了。”
“露洲城小,可能不经逛。”公孙月意有所指,“剑子先生不如还是和我们一道喝茶,等时机成熟,如何?”
“可惜我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剑子摇摇头,婉拒了公孙月的好意,“这露洲来了好几天,也没时间去走走,岂不可惜?”
剑子说着话,便向几位告辞,信步而去。
一直没有开口的蝴蝶君这才说话:“他一脸奸笑是要做什么去?”
谈无欲和公孙月两人假装没有听到,安静喝茶。倒是宵也跟着歪头:“那位叔叔笑得好奇怪。”
“今晚二更天,不平静。城里就要麻烦好友了。”谈无欲摇头叹气,“没想到躲到露洲,也是是非之地。”
“有人之地,便是江湖。好友,下次隐居长点心吧。”公孙月不会放弃吐槽谈无欲的机会。
剑子拿着串冰糖葫芦递给了街边的小朋友:“告诉叔叔,那里的人今天有出来过吗?”
小孩歪着头看着诱人的糖葫芦,又看了眼不远处的大宅,摇摇头,然后接过了糖葫芦,开心地吃起来。
剑子一甩浮尘,望着那屋子,叹口气:“夜重生,是吗?”
夜重生从来没有想到剑子会单独前来。与他有恩怨的人是龙宿,而无论怎么看,剑子都是个局外人。而这个局外人现在笑容满满地站在夜重生的面前,一本正经地说他就是来看看。
“汝是代表疏楼龙宿来谈判的吗?”
“不是。”
“那汝来做什么?来杀吾的吗?汝有这个本事吗?”
“我知道你不老不死。”剑子玩着自己手上的浮尘,话语漫不经心,“但败血异邪的体质,我还没放在眼里。我希望直接和你有个了结。”
“汝不希望吾与龙宿产生冲突。”
“我不希望龙宿报仇。”
“吾没有和汝为敌的理由。”夜重生的目光越过剑子,平视着远处,“但吾与龙宿势必一战。”
“这就是理由。”剑子话音一落,古尘出鞘。
“汝以为龙宿会感激?”夜重生冷笑,“吾也不惧怕汝一个道门之徒。”
“那就请了。”剑子的古尘扫开罡风,笑道,“秋水不染尘。”剑气如同无数利剑加身,形成恢弘剑阵,将夜重生团团包围。
夜重生抬手从容应对,低喝一声:“邪云击。”徒劳的掌风抵挡不住剑子圣洁的剑气,被击得支离破碎。
不过是一招试探。夜重生片刻落了下风,手势立改:“天变地泣。”瞬间风云变色,狼哭鬼嚎,众人皆是一惊。
剑子淡定转招,似乎早就料定夜重生的招数,脚踏飞霜傲雪退开掌风攻来之处,腾挪九空,化出太极之力便是秋水三千。
夜重生冷笑一声,从宽袖中掏出长刀,直对剑子:“今日汝若先来找死,吾便成全汝。到时再送龙宿下去陪汝。”
剑子闻言轻笑,秋水三千的巨大剑气排山倒海而来。
“将军。”谈无欲的车正对着宵的帅。
“等等。”宵望着棋盘上的残局半天,有点想不通为什么会走到现在这一步。
“不能等。”谈无欲将车重重地放在帅棋之上,“果断才有胜利。”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8-30 11:12 | 32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5-15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丁香进入结束的前几章,越来越难写了,更新会比较慢,这边先跟大家道歉,因为手头也有工作和羽慕本的事情,还有游戏和摸鱼(划掉),我会尽快平坑的,嗯。

若是说夜重生的武功可以让日月无光。那剑子却是那夜晚及时的灯盏,白日里清凉的树荫。道门功夫精髓就在无为,也是四两拨千斤。他的步伐潇洒,浮尘轻甩,已经好几招来往。但无论是霸道的剑气,还是精准的穿刺,都无法给夜重生不死的身体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吾说过的,汝不过就是在做无用功。”夜重生沉声一喝,一掌拍过去,“夜现黄泉。”

“我也说过,你的那些雕虫小技,我还不放在眼里。”剑子嘴角上扬,浮沉缠住古尘的剑柄,左手发力,“剑尘不染。”

“此时的汝,还不用绝招,是哪来的自信?”夜重生冷笑地望着剑子。

“你可以猜猜。”剑子望着夜重生绕开了招数,笑意也不减。

此时的蝴蝶君却有些笑不出来了。他哀怨地看着阿月仔和好几个男人谈笑风生。他却被勒令在这里翻译《宁暗血辩》,简直不能更可怜。

但碍于阿月仔的命令,他只能时不时可怜兮兮地看着那边的人一眼,再看一眼,再看一眼……就看见阿月仔将展开的扇子一收,语调轻松:“蝴蝶君,如果天黑前不能将书翻译出来,你我就再无缘分。”

“不要啊阿月仔啊,我,我已经很认真在写了。”蝴蝶君立刻委屈地哀嚎,“那个六手怪虫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大的阵仗?那个道士不是去揍他了吗?”

“蝴蝶君。”谈无欲很好心地提醒他,“败血异邪普通武功是伤不了他们的。我们很需要你的翻译。”

“可我不想帮你们……”

“蝴蝶君。”阿月仔的声音立刻低了几分。

蝴蝶君呜咽着将剩下的话吞进肚子里,低头认真继续写着。

谈无欲望了眼蝴蝶君,又望了眼阿月仔,他的意思挺明显的。

龙宿已经知道宁暗血辩里的方法,为什么要让蝴蝶君整本翻译?

因为有趣。

阿月仔眨了两下眼睛,笑得狡黠。

谈无欲再望向蝴蝶君的眼神就只有同情了。可是低头正在奋斗的蝴蝶君感受不到。倒是宵一直觉得两个大人怪怪的,不过想不明白,就不太想了。

佛剑从头到尾很淡定地喝茶,现在不到他出手的时候,他就什么都不管。

和谈无欲的住所不同,学馆里很是腥风血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

“汝说剑子一个人去找夜重生单挑?”

“是。”

少陵御史接到消息的时候,心里也是崩溃的。谁想到,龙宿布了这么久的局,好不容易将夜重生引出来,也约了打算解决。却跑出了个剑子来搅局。

他忍不住抬头坐在高位上的龙宿,想着主人大概掐死剑子的心都有了。

这下,该是直接不顾约定,就找上门帮架,还是耐着心等着他们打到二更天。

少陵御史想了片刻后,考虑到龙宿恨不得生啖夜重生血肉的心情,可能会直接上门去。

“少陵御史。”龙宿的声音却恢复了平静,仿佛刚才激动的语调并不是他发出来的,“汝可记得当初夜重生对儒门做了什么?”

少陵御史顿了下,双手作揖,低头道:“夜重生操纵吾儒门下几员长老反戈前代主人,杀了吾门人无数,更是折损吾儒门精英近百,造成后来儒门被其他门派落井下石,几乎到了分崩离析,无法挽回的地步。”

“汝的说法还真是官方。”龙宿嗤笑了声,“想必这段儒门旧史是汝主笔的吧。”

“儒门史卷向来由藏经阁文官……主人?”

“少陵御史,汝现在安逸生活过久了,脑子都迟钝了。”龙宿见他意识到了,没有责怪的意思,声音有些轻,“当年汝没有牵涉其中,不代表汝身边的人没有。”

“他不过就是个武官。最大的爱好就是种菜。”少陵御史急忙争辩,却在龙宿沉静的目光下,渐渐哽咽在喉。

“汝和他感情很好?”龙宿一字一句地问,然后笑了声,“当年吾与几位师兄感情也不错。”

少陵御史慢慢地闭上了眼睛。龙宿的声音仍然如同刀子慢慢割开他的内心,将他的感情暴晒在日光之下,无所遁形。

“只不过现在他们都死了。死在夜重生的阴谋中,死在叛徒的手下。”

“汝当初想出了法子来封锁露洲,却成为他和夜重生接头的时机。”

“少陵御史,吾不是心软的人。如果汝不能当机立断,吾会将汝一并斩杀。”

少陵御史哆嗦了下,跪倒在地,深深匍匐在龙宿的脚边。

“主人,吾在露洲,早不管儒门风云。独步寻花伴吾多年,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今日他为昔日过错付出代价,吾……不能有所异议,但求主人留他全尸,他日清明让吾有一处所祭。”

“少陵御史,你在为吾的血海深仇的敌人求情。”

“是。”少陵御史咬牙,多被龙宿长年积威所慑,却仍旧痛快承认。

龙宿踏步走到他的身边,轻声道:“好,很好。吾给汝一次机会,汝现在去阻止剑子。吾便赏了他一个全尸。”

夜重生和剑子都是高手。让少陵御史一个文官去阻止两位高手对决,简直是送死。

少陵御史重重磕了三个头,应了声,是。便起身朝着夜重生居处而去。

龙宿看着少陵御史的背影消失,才道:“花伴月。”

“属下在。”

“跟着少陵御史,他若有危险,独步寻花必定会出手。到时候擒下他。如果不能活捉,就地解决。”

“遵命。”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09-19 23:51 | 33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5-15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我已经是一根蘑菇干。。。

佛剑分说忽然站了起来,四周瞬间有了探寻的眼神。他平静地行了佛礼,道了一句:“剑子。”

谈无欲慢悠悠地下子,现在已经从象棋改成了围棋,宵依然被杀的泪眼汪汪,好不可怜。

公孙月开了口:“大师是担心剑子先生。不过我想,剑子先生不是无谋之人。既然独自去寻那夜重生,必然有自己的想法。”

“大师不必担心。”谈无欲下了最后一子,将棋局结束之后,伸手抚摸着宵的头,随手递了盘点心给他,“剑子先生如果打不过,跑的本事绝对不差。”

剑子相当不华丽地打了个喷嚏,浮尘连着古尘剑甩去:“其实我是个和平爱好者。”

夜重生看着自己身体被打出的窟窿,表示不能苟同。

剑子当然明白,嘿嘿笑了两声:“这是个意外。”

“宁暗血辩不是在龙宿手上?”夜重生致命的掌击不曾丝毫退缩,“汝是怎么看到的?何况上面写的是异国文字。”

“我这人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云游。”剑子轻松地化解夜重生已经渐渐势弱的攻击,“你们讨论的嗜血者,西域文字,宁暗血辩,不巧我都有接触过。”

“汝竟然看过宁暗血辩?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剑子笑了声,手持古尘剑,模样器宇轩昂,“你们追求的是原本,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总是好事,会做拓本。我虽然没看过原本,但拓本内容想必也差不了多少。”

“冰寒之气是吾族弱点不假,难道汝是知道了特意练来对付吾族的吗?”

“那倒没有。”剑子左手双指并拢,凝冰寒之气于古尘之上,“只不过恰好会,你们不要自作多情,脸太大。”

“汝!!!”

“我们能不能动作快点?”剑子为难地看了下天空太阳的位置,“拖太久,龙宿的人赶来,我可不好办。”

“剑子先生!”

好吧,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咳。说人人到。

剑子扭头看着一身白衣风尘仆仆的少陵御史,笑容真诚:“呦,少陵御史,好巧。”

“……”少陵御史不想吐槽这句话了,只能行礼,“剑子先生身先士卒,主人担心您的安危,是不是先撤从长计议呢?”

夜重生冷哼一声,掌风对接古尘剑气不断:“吾这里岂能让汝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般话刚落,那边不曾插手的忌官一掌朝着少陵御史拍了过去。

少陵御史脸色发白,却没有半分武功,早料到如此结果,只能苦笑着望着眼前的杀招送到。

却听见“啪”的一声,忌官的手被推开,一个身影挡在了少陵御史的前面。

少陵御史的心中没有半分喜悦,哽咽在喉,许久才长叹出那人的名字:“独步寻花。”

“你来这里寻死吗?”独步寻花的脸上没有平日里的憨厚,满是狠厉,“……是他派你来的?可恨!”

“独步寻花收手吧。”少陵御史摇头,“当初之事,对错难分,众兄弟受了连累,不能……”

“什么连累?”独步寻花和忌官对峙着,不曾回头,“若不是儒尊执意将这嗜血者收入门下,怎么会引起如此祸端?儒门数百年基业怎么会落到如此田地?”

那边正在夜重生打得胶着的剑子无疑也听到了独步寻花的说法,再催冰寒之气,顺着古尘击中了夜重生的手臂,就见夜重生的手臂被冰冻住,不得动弹。高手过招,不过瞬间,就这须臾功夫,剑子的剑气再上,已经直奔心口而去。

忌官大骇,不顾眼前的独步寻花,就奔夜重生而去:“邪首!!!”以己身挡住了致命的攻击,刹那血喷满地,一片狼狈。剑子见状暗道一声糟糕,旋身要退,却被夜重生一招补上,重重打在了背上,几近穿透心口。

这招用了夜重生六成功力,非同小可。就连剑子也立刻呕红,古尘支地,才勉强不曾倒下。独步寻花见时机成熟,兵器入手,便飞身朝着剑子的背后再度刺去。

“独步寻花!!!”

少陵御史心急如焚,偏偏无可奈何,只能任由担忧的喊声穿透寂静的院落。

剑子见躲避不及,便运气以待,不肯再躲,心里竟然还有闲余,想着,这次托大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10-11 10:12 | 34 楼
玄子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2
腹黑: 13 点
珍珠: 1303 颗
贡献: 13 点
华丽: 13 点
在线时间:11(小时)
注册时间:2016-08-20
最后登录:2016-10-28

鲜花 [0] 鸡蛋 [0]

 

大大加油!这篇构思非常有意思,特别是龙宿的设定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6-10-28 02:19 | 35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5-15

鲜花 [118] 鸡蛋 [0]

 

亭内龙宿正在抚琴。默言歆思虑浮动,但习惯沉默。
龙宿片刻停了下来,道:“汝有什么想法,说吧。”
“主人已派少陵御史去夜重生处,势必会有变故,为何还这般悠闲?”
“汝以为吾要害那剑子?”
“属下没有这个意思。”默言歆想着自己果然不会说话,慌忙低头,“属下……”
龙宿瞥了他一眼,停了抚琴的手,拿起了团扇。这时节已冷,扇子本无用处,只不过龙宿手中团扇更是利器所化,故日夜不离身边。
“吾明白汝的意思。眼下,夜重生没有退路。露洲已封,城内除了剑子,还有佛剑等人,吾不怕他逃走。约了时辰,吾就该遵守这个时辰。”龙宿缓缓地说道,“身为一派之主,这点信用该是有的。”
默言歆点点头,忽然想起龙宿是背对着他,又行礼称了一声,是。
龙宿此时已经没有抚琴的兴致。他漫步走出了凉亭,望着天空,许久,才长叹了口气。
“这个时候,佛剑该是坐不住了。汝去探一探吧。”
“是。”
佛剑向来是雷厉风行的性格。他劝解人的方式通常都在架在别人脖颈上的佛牒里。
比如现在。夜重生很不喜欢别人这样跟他说话。但他不能讨价还价。因为佛牒一股冰寒之气透过接触正在渗透他的身体。
“为何?”夜重生忽然想到了个关键的人物,而这个人物此时正在缓慢地朝着他走来。
白皙得有些透明的皮肤,并不是常年在冰雪之地的关系。被人制造出来的宵,总是懵懵懂懂的,直到他遇到了姥无艳。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耐心回答他所有的问题,并始终带着微笑。
“但是她死了。”宵的声音很轻,“她说不希望我明白什么是难过。可是她死了,我很难过。”
“汝来这里就是为了提一个不相干的女人?”
“不是的。”宵的眼睛纯净得一如当初的雪花刚落,“我不希望你难过。我来结束你的痛苦。”
“混账!”夜重生大笑,“不过是个残次品,如此大言不惭,侥幸逃脱不寻思躲好,还来寻事。唔……”话未说完,佛牒中寒气更胜,简直冻彻心肺。
剑子因为佛剑的忽然出现,避开了独步寻花的杀招,却难免受了其他的部位,后退几步,咳出热血,古尘在手,不曾分心。
独步寻花望了眼少陵御史,又望了眼夜重生,冷笑:“想来,穆仙凤也是套中的一个诱饵。邪首,你到底还是中计了。”
“舍得将爱徒当成诱饵引吾入瓮,这局吾认。”夜重生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接着话说,“只不过汝们这些自诩正义人士,反而受得了他现在的做派?看来也不是什么大义凛然之辈。”
“攻心这招,你用得不够妥帖。”剑子不以为意地笑笑,“他为人如何,不由你来评说。我与佛剑出面,出自本心,与他人无关。”
“好个与他人无关。”夜重生倒也不惧此时的佛牒,“南镇渔夫又不止汝一个。穆仙凤单单就找上了汝?天下和尚那么多,偏偏带着宵的佛剑分说来了露洲?”
“多说无益。”剑子看了眼毫不动摇的佛剑,“数年前你残害儒门数千生命,多年来更是危害苦境生灵无数,便让佛剑大师渡了你的业障。”
“等一下。”宵忽然开口,在众人注视下走到了夜重生的面前,“我真的是个残次品吗?”
“汝不是。”夜重生仰天大笑,“汝就是个废物。最糟糕的,最愚蠢的废物!”
“宵!!!”一声大喝,一道剑气瞬间穿透了夜重生的胸膛,随着佛牒圣光大起,夜重生片刻冰封,不过转瞬就成了碎末纷飞。
独步寻花寻了空隙飞身而去。少陵御史拦他不住,只能空留遗憾之叹,跪倒在地。
脸色苍白的宵僵立在原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刚刚赶来的谈无欲知道此时劝慰无效,便过去拉住了宵的手,放低了声音:“宵,跟我回家。”
“回家?”宵歪着头望着谈无欲,“宵没有家。姥无艳没有了。夜重生也没有了。”
“没事。”谈无欲轻笑,“你还有我们。”
“你们……”宵茫然的眼神,对方的手并不温暖,至少有所凭依。
佛剑收起佛牒,左右环顾,没有去在意那些喽啰,走过去搀扶起了剑子:“无恙否?”
“无妨。你说,龙宿处心积虑要杀的夜重生被我们解决了。回去该怎么谢罪?”剑子半开玩笑地说。
“我会和他说清楚。责任我来担。”
“……我就是开个玩笑。哎……走慢点,疼……”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11-22 16:20 | 36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5-15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35楼玄子于2016-10-28 02:19发表的  :
大大加油!这篇构思非常有意思,特别是龙宿的设定


这才看到亲的回复,谢谢。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11-22 16:20 | 37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5-15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我想回山里做一朵蘑菇。

“无所谓。”

龙宿坦然地坐着喝茶,面对着前来“谢罪”的佛剑分说和剑子,还心情很好地让人为他们换了新茶。

“无所谓?”现在换做剑子满头问号。他忍不住扭头看着小委屈的少陵御史。少陵御史却露出习惯的了然笑容,对着剑子。

“结果是吾想要的。谁去执行都无所谓。”龙宿将菊花模样的糯米小点推给剑子,“汝的伤还好吗?”

“并无大碍。”

“那就好。”龙宿颔首,吩咐少陵御史,“回头请个好大夫去帮剑子看看,用药不用吝啬。”

“是。”

“时候也不早了。佛剑,烦请你和剑子二位先下去休息吧。”龙宿开始收拾茶具,勤快得剑子都快不认识他了。

“等等。这么冷的天,你不休息吗?”

“夜重生虽死,但败血异邪还有未料理完之事。吾晚些休息,无妨。”

“那好。”从头到尾几乎没有开口的佛剑拦住了剑子要继续追问的意思,“我们先去休息了。”

“嗯。少陵御史,送送两位客人。”

“是。”

少陵御史将佛剑和剑子送到客房才告退,神色恭敬得仿佛他们才是他的主人。

剑子的房间和佛剑的比邻,他左右睡不着,就去敲佛剑的门。未曾料想,佛剑的门根本没有关。佛剑在外室的榻上的蒲团上打坐,见了剑子片刻功夫就过来,丝毫不曾惊奇,只道了一句,坐。

“夜重生已除。但龙宿的态度让我实在难安。”

“剑子,你在担心什么?”

“我与龙宿认识不久,却知他不是善罢甘休之人。除非……”

“除非他一开始目的就不在夜重生。”

“和败血异邪最有关联的是……”

“嗜血者。”佛剑念了句佛号,长叹一口气,“我此次前来,败血异邪是顺带,主要解决的是嗜血者。”

“嗜血者?”

“我违抗天命,穿越到三十年后,嗜血者肆虐苦境,民不聊生,我为改天命而来。”

“改天命,谈何容易?”

“天书指引,西南露洲,中原叛龙。”

佛剑冷静地说出了这句话。

“你从一开始就是为了龙宿而来?”

“正是。”

“但龙之称谓,用之甚广,不一定是龙宿。”

“龙之名,嗜血者之身,儒门之主之位,目前最有影响力的自然是他。”

“……这……”

剑子下意识想要替龙宿开脱,但左右说不出辩驳佛剑的话来。不过现在佛剑也是在推论阶段,没有实际结论。

“以龙宿以前的遭遇,对嗜血者会有合作的契机吗?”

“龙宿之为人,剑子,你到底了解多少?”

“这……”

“如今败血异邪已溃,又有什么是嗜血者的对手?剑子,不要被感情左右了判断。”

“我明白。”话虽如此,真正到了抉择的时候,剑子思虑至此,不由望向自己的房间,那里放着沉静如水的古尘长剑。当初师尊将其交给自己的时候,希望自己能顺心而为,斩尽天下不平事。

但心中不平,如何斩尽?剑子想到这里,不由苦笑。

亥时,城外惜别亭。已经入了冬。这般的冷。

夜重生已死,独步寻花失踪。撒开的网,慢慢地收起来。

很快,他就能见到他想要见到的人了。

早一点。早一点。早一点结束这一切。

少陵御史奉上温热的酒,被吩咐离开了。龙宿摇晃着杯中的花雕,想来这是穆仙凤吩咐的,担心他伤了身,挑的都是温和的酒,喝不痛快。

不过,无妨。龙宿慢慢地一杯一杯喝着。

忽然有一个人出现在这暗夜里。没有月色,他身上却都是熠熠生辉的宝石。

龙宿的嘴角终于有了几分笑意,放下酒杯,依然坐在亭子里,望着来人,不招呼,不出声。

那人打量龙宿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才走到他的面前,用倨傲的神态告诉他:“我就是西蒙。”

夜之王者,闇城的主人,西蒙。

“吾的这份大礼,汝可还满意?”

“不过是一群仆从。何足畏惧?倒是汝,想要得到什么?”西蒙冷傲地看着龙宿,不喜欢龙宿这般居高临下的姿态,便踏步走上了亭子里。

“交易。”龙宿的金眸紧盯着西蒙,“吾的手上有整本宁暗血辩,也有译本。吾可以将它交给苦境的人,也可以还给汝。”

“区区一本宁暗血辩,吾还不放在眼里。”

“还有嗜血一族的性命,汝也不放在眼里吗?”

“哦?汝有什么本事能动吾嗜血一族?”西蒙一甩披风,坐了下来,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龙宿的笑容更深了:“月光台上,今夜子时,有吾送给闇皇的见面礼。”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6-11-24 11:40 | 38 楼
颦姊
凤凰涅磐,紫气东来!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43
腹黑: 78 点
珍珠: 17318 颗
贡献: 27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206(小时)
注册时间:2009-12-13
最后登录:2017-03-22

鲜花 [2] 鸡蛋 [0]

 

蘑菇大大的故事一直很喜欢,字里行间恍惚是剧中人物出现在另一个平行世界、做出另一种选择和发展,隐约有着相思的性情,却延伸出不同的可能,因而期待和欣慰。大大加油~~~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焚香栉濯,虔心祈愿:
愿苍天不老、君寿与天齐~三友同行,双结鸳盟,共隐偕老、永世逍遥~~
顶端 Posted: 2016-12-21 09:08 | 39 楼
«123 4 5» Pages: ( 4/5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5-28 18:2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