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5 6» Pages: ( 5/6 total )
本页主题: 丁香(1-37)4.16  49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你要和那个杂种合作吗?西蒙。”白衣嗜血者尖锐的声音传来。
西蒙摇晃着杯中红酒,笑容浅淡不清:“汝哪里来的消息?”
“那个杂种让嗜血者蒙羞。”白衣嗜血者简直不能容忍,“他是闇城的污点。”
“褆摩。”西蒙冷静的声音和他形成了反差的降温效果,“他不能取代汝的地位。”
“但你对他另眼相看。我知道的。西蒙。”褆摩的声音不再那般咄咄逼人,反而有些被戳破的落寞感,“你非常在意他。”
“汝不该读取吾的内心。”西蒙从高贵的王座上站了起来,伸手抚过褆摩的耳侧,温柔地笑着,“吾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闇城,为了嗜血族。”
“但疏楼龙宿不会。”褆摩咬牙切齿地说,“他是一个外族人。他和他肮脏的母亲侮辱了嗜血者的血统。”
“褆摩。”西蒙危险地眯起了眼睛,“永远不要在他面前提到这些,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合作。”
“你真当你们之间是合作吗?他是在利用你!”
“褆摩,汝在消耗吾的耐心。”
“我!!!”
“汝走吧。天就要亮了。汝该回去休息了。”
“西蒙!”
“对于疏楼龙宿,吾有吾的考量。”西蒙看着扑棱着翅膀义无反顾钻进炉火的飞蛾,“去吧。”
禔摩再不甘愿。西蒙毕竟是他的王者。服从他的命令。禔摩离开了大厅。身边沉默地侍者怀特问:“我的王,您接下来有什么吩咐?”
“月光台上,他杀了我的族人。那么,我也该回敬他一份大礼。”西蒙招来怀特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怀特恭敬地鞠躬:“谨遵您的旨意,我的王。”
葡萄美酒夜光杯。龙宿摇晃着杯中的红色液体,有些出神。穆仙凤推门进来,替他点上了灯烛。
“主人在想什么?可需要仙凤为您分忧?”
“凤儿汝的身体还未康复,不要沾手琐事。”、
“伺候主人如何能说是琐事?”穆仙凤笑着从他的手里取下夜光杯,换上了青瓷杯,“我泡了些普洱茶,热茶暖胃,比较舒坦。”
“好好,汝快去休息吧。”
“天天躺在那床上,我的骨头都散了。我不做重活,主人就让我陪着吧。”
“……汝可知道你受伤后那人怎么怨我?”
默言歆自然是不会对龙宿有怨言的。能让龙宿开口的自然是那个人。
穆仙凤拖过旁边的凳子,就坐在美人靠旁边,轻轻替着龙宿捶着腿:“先生大爱,不过是道者仁心。主人别往心里去。”
“不愧儒门一朵解语花。”龙宿听到她的劝慰,也笑了,“晚膳用过了没有?”
“没呢,刚喝了碗汤,现在不饿。”穆仙凤凝视着龙宿,“其实我很高兴。”
“嗯?”
“因为主人自幼收养我,将我视为徒弟,女儿和家人,始终不肯让我受到半点伤害。但仙凤不是娇滴滴需要呵护的花朵。我希望能帮到您。哪怕这些事情需要代价。”
“终究是……”
“主人,嗜血者那边已经出面了。您可有什么打算?”
“夜重生已死。”龙宿抬手拿起茶杯喝了口,“那接下来自然是他们。”
“仙凤愿意成为您的利剑,成为您的盾。”
“汝的心意,吾明白。不过吾已经埋下可用的棋子。这次,汝便好好休息吧。”
穆仙凤告退后,剑子来敲龙宿的门。龙宿一早就知道剑子的来意,大方地请他进来,但却没有半分起来的意思。
剑子是道门之人,不像儒门那般在意这些礼节。一进来看见龙宿连动都未曾动过,不以为意,就着穆仙凤刚才的凳子坐下来。
“先生是来告辞的吗?”
“此间事情已了。我来看看还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没什么事了。”龙宿想要去拿茶几上的茶杯,却想起茶水已凉,动弹了下手指无意识地收起,笑得有些漫不经心。
“龙宿。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我希望你不要瞒着我。毕竟,我们是好友。”
“好友。”龙宿听闻笑了一声,“自然,吾们自然是好友。”
剑子见他这般神态,明白他瞒了许多,叹气道:“你曾说你恨不得将夜重生挫骨扬灰,现在他被我们解决了,你却没有什么表态。你是真的放下了吗?”
“放下?”龙宿笑意更深,“吾放不下。”
“龙宿?”
龙宿坐起身子来,缓缓地走下了美人靠,走到窗边看着那外面翠绿翠绿的芭蕉叶子。
“他们毁了吾最重要的东西,吾就要毁了他们的所有,永世不能翻身。”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7-01-08 22:57 | 40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39楼颦姊于2016-12-21 09:08发表的  :
蘑菇大大的故事一直很喜欢,字里行间恍惚是剧中人物出现在另一个平行世界、做出另一种选择和发展,隐约有着相思的性情,却延伸出不同的可能,因而期待和欣慰。大大加油~~~


感谢亲的喜欢(づ ̄3 ̄)づ╭❤~
所有的故事不过只求他们一个圆满
虽然官方虐了把大的之后一直给糖吃。。。
至少没被官方逼死就有歪歪的空间【(*^-^*)】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7-01-08 23:00 | 41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这边漏更新了,猛虎落地式
蝴蝶君委委屈屈地翻着手中已经翻译好的宁暗血辩。但无奈要求他翻译的是阿月仔。所以他只能哀怨地喝着谈无欲泡的茶,哀怨地碎碎念。
谈无欲倒是想要同情他的。只不过之前好心当做驴肝肺,他现在对蝴蝶君实在没有什么同情之心。佛剑分说表示有点事情,带着宵离开了。除去夜重生,算是给了宵一个了结。接下去的路,该怎么走,就要靠他自己了。
佛剑分说离开前并没有去找龙宿告别,却意味深长地和谈无欲说了句话。
“过程不重要。”
“不重要?”阿月仔为谈无欲倒了杯热茶。
“大师是个注重结果的人。”谈无欲接过热茶喝了口,“不然他不会杀生为护生。”
“蝴蝶君你还要别扭多久?”
“阿月仔你肯理我了……”
“闭嘴,过来,喝茶。”
“哦。”
谈无欲表情微妙地望着他们两人,想想十三蝴蝶阵,还是住了口。
听过佛剑的话后,剑子考虑了大半个晚上,最终打算和龙宿辞别。穆仙凤已经被救,败血异邪也已经伏诛。他思前想后,真没有什么理由继续留在儒门的学馆了。
龙宿对于他的辞行毫不意外,吩咐穆仙凤帮她准备了不少干粮,亲自为他送行。
直到他远走了。
和他擦肩而过的是一名嗜血者。和剑子走着相反的方向,慢慢地走到露洲的学馆,请见疏楼龙宿。
剑子扭头露出意味深长的眼神,却没有停下远离的脚步。
穆仙凤抬眼望着剑子的背影,朝着来人微微一笑,做了请的动作。
月光台是个好地方。空气好,月色美。
不足的就是冷。
幸亏穆仙凤将收来的白貂皮抓紧赶制出来的大衣,穿着特别暖和。
就连西蒙都不得不承认,月光下的疏楼龙宿特别有嗜血者的感觉,苍白却绝美。
“汝现在要以什么资本与吾谈条件?”
“闇城一脉已无血缘。败血异邪不足为惧,汝们现在所要对付的难道不是猎魔人?”
“不过几个不成气候的人类。”
“既然如此,吾们就不必谈下去了。告辞。”疏楼龙宿团扇一转,收势颔首,转身便要离开。西蒙如何不知他的欲擒故纵,不过猎魔人确实棘手,现在闇城人手不足,借助儒门的力量又有何不可?
“说出汝的条件。”
“吾要成为真正的嗜血者。”
“吾以为汝憎恨汝的血统。”
“吾憎恨的是人类的无知和愚蠢。”龙宿仿佛想起什么般,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
西蒙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事情。那儒门长阶上的血流成河,早就干涸成史书上的斑驳字迹。但有些人始终不会忘记这种失去的伤痛,比如眼前的他。
“汝要复仇?”
“吾只是要他们的偿还。”龙宿平静地说着,“以命还命。”
“睚眦必报。倒是吾嗜血者的风格。”
“吾不屑与汝风格类似。”龙宿冷眼瞥向西蒙,“交换利益,吾帮汝们处理猎魔人,同样的,吾要成为真正血统的嗜血者。”
“嗯,吾可以考虑。”
“西蒙。吾不是在求汝。”明朗的月色中,龙宿危险地眯起了眼睛,“给汝三天时间。”
“能动用苦境多方势力,汝的能力,吾很赞赏。”西蒙摩挲着手中权杖,“何不加入吾闇城?日后汝便是吾闇城的次席。”
“不必。”龙宿干脆拒绝,“屈居人下不符合吾的华丽。告辞。”
“嗯……”
怀特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西蒙的身后,低声地问着主人接下来的行程。西蒙紧盯着龙宿远走的背影,仿佛要将他盯穿。
龙宿察觉却不在意西蒙的目光。他想起了那温在卧房榻上的老酒,温润沉香,这般寒冷的天气,饮上一盅身心自然舒坦。即便嗜血者的血统因为长期无法获得鲜血而使得他的身体出现反噬,这杯热酒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的。
温酒的人坐在塌的旁边,安静地为龙宿倒酒。他的神色平静,却不免还是有几分担忧。
“谈无欲,吾不过是点小病,何苦这般神色?饮酒岂能不痛快?”
谈无欲望着他喝下酒,摇着头继续为他倒,似真似假地叹气:“你是痛快了。我想到以后有了万一,我连儒门的供奉都领不到喝西北风的日子,我就忍不住要抱紧你的大腿。”
“汝说话真是越来越像汝的师兄了。”龙宿嗔怪地瞥了他一眼,摇晃着青瓷酒杯,看着琥珀色的液体荡出涟漪,“照着计划来,便不会有事。”
“变成嗜血者?”谈无欲挑眉,“你和我都知道,风险有多大。”
“对吾有点信心,谈无欲。”龙宿微挑起的嘴角尽是醉人的笑意。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7-02-21 11:03 | 42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真想写点轻快明亮的文,可是心底太阴暗了。。。

南镇依然是那般荣辱不惊的平淡日子。卖鱼的张婶还在,嗓门大,精神也足,认出了剑子之后,热情地结了条鲫鱼,让他回家炖汤喝。

剑子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在南镇的落脚地已经成了废墟,被人重新搭盖,成了别人的房子。

想着自己在南镇呆的时间也不短了,便放弃了留下来的念头,继续北上了。

离开道山这么久,他真有些想念他的师兄弟了。

没有落脚的地方,剑子便打算在城外的树林露宿一晚。毕竟客栈的费用还是挺贵的。提着一条鲫鱼,剑子仙风道骨地穿过众人的目光,正要出城镇去。却让一名儒生拦住了去路,那人恭敬朝着剑子行礼,笑道:“学生鱼游水,见过道长。”

“鱼先生,久见了。”

之前在小周镇营救穆仙凤的时候,剑子曾与鱼游水有过几面之缘。

鱼游水轻笑,站直来:“道长还记得学生,真是荣幸。学生得主人吩咐,说若是道长回南镇务必要安排食宿。学生知道道长的住处已易主,特来请道长不吝下榻。”

“先生太客气了。”剑子看了眼手上的鲫鱼,“真是帮了剑子大忙。那还请先生带路。”

“那请道长这边走。”

鱼游水说着就让开了道路,作出请的姿态。鱼游水安排的行馆是龙宿自然住的地方,雅致精巧。住的是贵客的上房。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晚膳也准备妥当。剑子将鲫鱼交给婢女做了道奶汤鲫鱼,鲜美可口。

“南镇的水质清甜,连带鱼都变得可口了。”

“正是如此。当时主人选择小周镇就是看中这里的泉水,泡茶,酿酒,都是绝品。”

“哦?原来龙宿入住南镇,还有这个原因。”

酒过三巡,鱼游水似乎有些醉了,不无得意地说:“这里还是我为主人寻到的。”

“看得出来,先生用心了。”

“主人也很满意。说这里清净,却又能不失外界的消息。”

“看来龙宿的心还未曾真正放下。”

“放下?”鱼游水仿佛听到很好玩的笑话,“道长您修行长远,不过,若是经历了多年前那场杀戮,或许您就不会说得那么轻巧。”

“当年的事,龙宿都是一笔带过……”

“道长若是要了解详情,还是不要通过我这里才好。”鱼游水的眼里哪里还有半分醉酒的迷蒙,尽是精明,“天色不早了,若道长没有其他吩咐,请恕学生失礼,先行退席。”

青梅煮酒。往日与龙宿在这里手谈的记忆历历在目,仿佛就是昨日的事情。

酒尽,桌上残羹渐冷。

剑子想,自己什么时候变得不能习惯一个人用膳了。

对于龙宿的思念,竟然如同不经意遇见的丁香,繁杂细小,却香入心扉。

“主人?”

穆仙凤轻声唤了声,正在对着窗外发呆的龙宿。

“这个香味,是丁香开了?”

“是。露洲地处西南,丁香能活,开得也好。”穆仙凤知道丁香对于龙宿的特殊意义,多说了两句。

龙宿点点头,又将注意转到手上的公文上。

“剑子回南镇了。”

“道长想必是出门匆忙,自然要回去收拾了。”穆仙凤说到这里,神色飞扬。无论是谁,能遇到一个交情不深的人,拔刀相助,多少都有些开心的。

龙宿心思通透,自然明白穆仙凤的意思,却不由多想了些。

“为汝这般费尽心力,他待汝不薄。”

“主人说哪里的话。”穆仙凤聪明伶俐,只听这话就懂龙宿的意思,忍不住掩袖轻笑,“这是爱屋及乌的表现。别人看不出来,主人玲珑心肝,怎么就糊涂了?”

“爱屋及乌?”龙宿苦笑了一声,“如此正派的人士,要是知道吾做的事情,怕是不能替天行道。”

“等到嗜血者之事过去了。主人便能去寻他说个清楚,不是?”

“等到此事已了。”

龙宿摩挲着桌上的东西。穆仙凤赶忙将他的烟筒递了过去,贴心地添了烟丝,点了火。龙宿深深吸了口,就看云雾缭绕,沉重的思虑似乎轻松不少。

屋子里却被这烟味充斥着,再也闻不到那淡雅的丁香。

嗜血者的答复就在这样的一个日子里送来。上面是西蒙的亲笔,只有两个字,禔摩。

龙宿的目光闪了闪,将纸张放在烛火上点燃了,然后丢在青石地上,望着纸张化作灰蝶,扑腾,湮灭。

“闇城这个大礼,看来吾是要收下了。通知少陵御史,收网,务必拿下猎魔人。”

“是。”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7-02-26 15:02 | 43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双更达成,已挂。对土豆身材的角色有控制不住的偏爱是怎么回事。

天色刚亮。剑子就告别了南镇,告别了鱼游水。

城镇外的官道上并没有预想中的冷清。赶早的贩子,挑着凌晨新鲜采摘的蔬菜瓜果进城,也有从远方赶来的路过南镇的行脚商人停在城外的早餐摊子喝口黄豆浆。这形形色色的人群中,剑子一身雪白道衣已经很显眼,却还有一个奇装异服的老头更扎眼。

就连剑子都不能免俗,多看了他一眼,见扎了个白色圆花领,还戴着个黑色金边圆帽,样式都不是苦境的。

剑子早年行走,曾到过西域,知道这是那边的穿着。只不过西域和苦境互通来往不多,不知道这位怎么会到这东南小镇来。

“哎呦喂,这到底是到了哪里啊?”

正思索着,就听到那人一声哀叹,惹得众人纷纷侧目,不由小声议论。

他说话的口音很重,声音不大,大部分人都不太听得懂他的意思。剑子微微一笑,阔步向前,朝着那人行礼:“在下剑子,不知阁下是否迷了方向?在下可以帮忙一二。”

“热心的苦境人。”那人开心地一把抓住了剑子,“我叫查理王,我是来找人的。他跑苦境来了,是个帅小伙,大概长这个样子。”

查理王倒也不见外,倒豆子般都快将家底交代了,顺手拿出了两张皱巴巴的纸来。一张是路观图,另外一张则是一个人的肖像。

剑子先看路观图,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谁给他画的,上面简单的几条线,然后写着各处地名,太过省略,根本找不到地方,所幸查理王要去的地方,名字被圈起来了。倒是离这里不远,正是之前去过的小周镇。

“这地方离这里不远,我正好也要路过。”剑子笑着指了个方向,“你要是不介意,我们一起同行,可好?”

“太好了,我正愁找不到路。”查理王想了想,将另外一张图也塞给剑子,“你既然这里地头熟,认不认识这个人?”

“这……”

若说路观图线条简单,好歹能看出个东南西北来。这张人面像则完全是个概念的画了。勉强在凌乱的线团里辨认出五官来,剑子即便是那孙悟空的火眼金睛,怕也是认不出人来。只能无可奈何,苦笑着摇头。

“哦,没见过。没关系。”查理王说着将两张揉揉就塞进衣服里,扭头朝着摊贩要了五个包子,给了他一个水壶让他灌满茶水。

小二不会将上门的生意往外推,利落地办好:“多谢大爷,六个铜板。”

“我没有铜板。”查理王顿了下,还未等小二的脸色变黑之前,丢给他一个小金豆子,“用这个买单吧。”

“这这……”小二刚看清手掌心上接住的是什么后,脸色都白了,“大爷,小本生意,找不开啊。”

“那不用找了。”

“……啊???谢谢大爷!谢谢大爷!!!”小二惊喜的声音瞬间充斥了整个城镇外的早市。与此同时,查理王就被其他的摊贩、商人团团围住。

“大爷,你还要点茶叶吗?”

“大爷,上好的苏杭丝绸……”

“大爷……”

“哎哎哎,救命啊!”查理王身材短小,被众人淹没,跑到跑不出来。剑子慢条斯理地让早点摊子的小二再包上二十个馒头后,才飞身从包围圈里将人提了出来,不消片刻,已经消失在众人视线里。

走远后,剑子才将狼狈的查理王放下来。

“财不外露。查理王,你是怎么走到南镇来的?”

“你们苦境人都是这么如狼似虎吗?”

得,恶人先告状。

剑子也不着急,走到路边,寻了干净的大石头,坐了下来:“你刚才买了干粮,应该还没有吃早膳,过来坐着一边吃,一边告诉我,你来苦境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

“你是什么人?”查理王此刻却警惕了起来,“问这么多干什么?”

“不干什么。”剑子掏出一个馒头,啃了口,“我就想知道大名鼎鼎的嗜血者来苦境到底有什么目的?”

被点破身份的查理王,没有半分困窘的神色,倒是镇定自若:“你知道嗜血者?”

“我知道的,大概比你猜测的还要多一点。”

“我不是害人的。”

“我如何能信你?”剑子手里还是那个雪白的馒头,笑容可掬。查理王却很清楚,如果一有问题,他背后的佩剑就会出鞘,解决了他这个异邦人。

“凭我这多年未吸食鲜血而萎缩的五短身材。”查理王挺起胸膛,很自豪地望着剑子。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7-03-05 21:43 | 44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Re:丁香(1-32)3.5 44F更新

蘑菇:说好的马上完结QAQ简直见鬼了,不做大纲的后果

这是场残忍的反噬。龙宿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的沐浴下,静静地闭上了眼睛。褆摩的不甘和恨意滔天,透过他的血液深深烙印在了龙宿的身体里。

大概,被所爱背叛的绝望不过如此。

龙宿将已经失去躯体的灰烬随手一撒,就见纷纷扬扬的,迷了人的眼睛。

“这份大礼,吾收下了。”龙宿缓慢地走进城堡中的大厅,接过了威特递过来的红酒。

红酒残血,味道并不如想象中的甜美。

龙宿抿了一口,就将高脚杯放下,斜靠着华丽的椅子上。西域的椅子红绒做面,金木做边,坐着却实在不舒服。

“猎魔人已经到了苦境,即将造成合围之势。”

“无妨。”龙宿漫不经心盯着手中团扇,“吾儒门之人自然会替汝们挡着。不过几个猎魔人,能成什么气候?”

“合作愉快。”西蒙高举红酒杯,摇晃的艳色,使得龙宿眯起了眼睛。

龙宿微微一笑,捏着杯脚,凭空相敬:“合作愉快。”

谈无欲早就在露洲学馆等候。

“反噬很顺利?”

“吾从来不担心吾的能力。”龙宿的步伐轻松,“接下来吾要运功将嗜血者的能力转化,其他的暂时拜托汝了。”

“我也从来不担心我的能力。”谈无欲望了眼旁边等候着的穆仙凤,“剿灭猎魔人这点‘小事’我来处理就行。”

穆仙凤在谈无欲身侧站着,容色如常,却朝着他行了大礼:“主人,行装备好,请您更衣。”

“凤儿。好好协助谈无欲。”

“遵命。”

小周镇人来人往,比往日来得热闹些。本来就不是官道经过的地方。不知为何,这些天多了这么些来来往往的人,其中不乏些奇装异服的。

小周镇的百姓闲下来就凑堆叽叽喳喳,好像能讨论出个所以然来。

剑子领着查理王大摇大摆地沐浴在众人的目光之中。

查理王蹦蹦跳跳,就跟出来郊游的孩童一般。但是剑子望着他老气横秋的脸,实在是违和感很重。

“你说的猎魔人四分之三在哪里?”

“他们那么显眼的衣服,白天不会轻易出来的。”查理王冷静分析道,“他们和我不一样,性格比较害羞。”

说到这话,剑子都忍不住斜眼看他。不过,左绕右拐之后,总算是找到在街角开着的小店,招牌上写着酒吧两个字,下面是西域文字。剑子想,西域管酒馆叫酒吧,但在这苦境地头上,有多少人能看懂这意思,看来是没什么生意。

一推门却大大出乎剑子的意料,里面几乎是人满为患。大多都是西域人,也有图新鲜的苦境人,混杂在一起,意外的和谐。

在客人之间穿梭的服务生凑了过来,笑容满面:“客人几位?这边请。”

“两位。我们找人。”剑子示意了下查理王。

查理王努力站直了身体,挺起了胸膛,咳嗽了两声:“小四呢?我们找小四。”

“两位客人,这里没有叫小四的人。”服务生苦笑摇头,“不如你们先去坐坐?”

“怎么会没有小四?这里就是他们开的啊。”

服务生这才反应过来:“您说的是四分之三老板啊,在里面,您请。”

四分之三坐在吧台旁,正在和美貌的调酒师说着话,早就因为门口的对话扭过头来。

“小四呦!”查理王特别开心地朝着两个人招手,“苏安也在。”

“查理王。”

“苏安呦……”查理王很开心地跑到四分之三的身边,费劲地爬上了高脚凳,指了指剑子,“我来介绍,这是剑子。我的朋友。”

“你好。我是苏安。”苏安温柔大方,放下调酒杯,指了指四分之三,“他是四分之三。”

“幸会。”剑子轻笑着点头,坐在了查理王旁边。

查理王拍了拍桌面:“来杯好喝的。这位……”

“贫道不饮酒,清水即可。”

“道长不必客气,查理王的客人,酒水免费。”苏安动作很快,摇晃之间,已经是一杯醇厚的鸡尾酒,放在了剑子的面前,“这杯饮料没有加酒。”

“多谢。”剑子举起喝了口,清冽温和,确实没有酒的口感。

“有什么新的消息?”四分之三淡然地开口。

查理王瞥了剑子一眼,道:“闇城已经和儒门达成协议,截杀猎魔人。”

“什么?”

剑子的手一颤,杯中水撒了一地。当真是覆水难收。

“儒门动作已久,并不稀奇。”四分之三喝着杯中的烈酒,“不过猎魔人势单力薄,确实很难抵挡。”

“……此事,我道门可以帮忙。”

查理王听到剑子这般说法,不由抬眼望他,问:“我听说,你与儒门之主感情挺好?”

“是。”

“那你还帮我们?”

“是。”

剑子的眼神明亮,神色不曾有半分迟疑。不远处一位正在喝酒的客人却停住了正在往嘴边送酒的手,嘴边扯出一个苦涩的笑意。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7-03-20 22:52 | 45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剑子表示我出来打个酱油,龙宿表示吾也来打个酱油……吾才不会干打酱油这么不华丽的事情!

穆仙凤轻敲龙宿的房门,听见里面的人说进来,才轻轻推开门。

龙宿正坐在桌边,正在看书。

穆仙凤掩唇轻笑:“难得您这般勤奋。我炖了冰糖莲子汤,您喝一点?”

龙宿放下书卷,无奈地望着穆仙凤,笑道:“在露洲学馆,吾都胖了一圈。”

穆仙凤闻言,就左右打量龙宿:“倒也没见着您胖呀。喝一碗,夜深露重,明天要赶往其他地方,还请您早些歇息。”

“无妨。吾起早惯了。”龙宿低头继续看着书,“露洲的藏书珍重,吾想多看会。”

“这些书,您想看,想在哪里看,不是一句话的事么?”穆仙凤放下食盒,取出汤盅,盛到碗中,双手递上,“您以往可没这么勤奋的。”

龙宿凝望了穆仙凤片刻,放下书卷,接过瓷碗:“凤儿提醒的是,是该睡了。”

嘈杂的小酒吧里,谁都没有注意到吧台这边的气氛凝重。

苏安笑容满面地替其他客人在调酒。查理王挑着眉,表情凝重,却看起来滑稽。

“你为何要帮我们?”

“龙宿是我之好友,我不能见他一错再错。”

“那你打算怎么帮我们?”

“我这边传信道门,自然有人会来协助。”

四分之三始终侧对着两人,未曾转过头来。不远处的客人忽然站起身来,穿越喧哗,走到他的身边来,带着几分笑意,对着苏安说:“一杯‘血腥玛丽’,请他。”

“有事?”四分之三抬眼看着陌生人。

“方便换个地方说话吗?”陌生人笑着,指了指不远处刚才他坐着的桌子。

四分之三认真打量了他片刻,点点头,跟着陌生人离开了。

“剑子?”被小插曲打断的查理王转头发现剑子的目光牢牢地盯着这位陌生人的身上。

听到查理王的声音,剑子还是温和的笑意:“无事。”

“我来,是来谈一笔交易。”陌生人开口,“关于嗜血者。”

“你就是嗜血者。”

四分之三平静地陈述了这个事实。陌生人不否认,耸耸肩:“这不妨碍我的诚意。”

“你想做什么?”

“绞杀嗜血者,歼灭闇城。”

“你要杀嗜血者?”

“是。”

“为什么?”

“因为不需要其他的嗜血者。”陌生人有意无意的目光落在剑子的身上,继而又是一个灿烂的笑容,“这个理由充分吗?”

“猎魔人是嗜血者的天敌。”四分之三扬起下巴,“我怎么相信你?”

“至少在杀到剩下最后一个嗜血者之前,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一个连名字都不敢报上的人。”

“如果你我协议达成,我自然会报上姓名来。”

说到此处,四分之三觉得他们已经没有说下去的必要。苏安却在此时端来了一杯血腥玛丽,放在了四分之三的面前。她对着陌生人笑得甜美,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吹气如兰,却越发凸显四分之三的脸色难看。

苏安很快就放开了手,因为那位陌生人拉开了她搭在他肩膀的手臂。

“看来你不习惯别人的亲近。”

“这大概是嗜血者的通病。”陌生人没有避讳他的身份。

苏安将血腥玛丽推向陌生人:“我觉得你们还是换个地方,仔细谈谈。”

“苏安。”

“四分之三,其他我看不出来。但他对嗜血者的恨,我看出来了。”苏安双手改搭在四分之三的身上,转而轻语在他耳边,“现在帮手不嫌多。”

“他很可疑。”

“在我眼里,那位道长更可疑。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同伴,是盟友。利益之下的盟友,也是盟友。”

“苏安……”

“这位朋友,请说出你的姓名,来完成我们的交易。”

陌生人很有耐心地等着两人的讨论,等到苏安重新转身来面对他,才笑眯眯地说了几个字。这下,不仅是四分之三,连苏安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她忍不住冷笑出声:“高人行事真是让人费解,无妨,送上门了,自然要好好招呼。”

话语未落,长鞭入手。陌生人不慌不忙,甚至还举起了刚才的那杯酒。

“等话说完,动手不迟。”

“我不认为我们之间有什么话说。”

“我完全可以编造一个假名。”陌生人从容坦然,“用了真名,自然是要体现我的诚意。这里实在不适合详谈,我们换个地方吧。”

“还换什么……”苏安的长鞭一甩,就要往陌生人身上招呼。

倒是四分之三抓住了苏安的长鞭,沉声道:“这里人太多,我们换个地方吧。”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7-03-21 11:50 | 46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没错,是二更。。。

陌生人很快就离开了酒吧。剑子和查理王说了声有事,也离开了酒吧,跟了上去。

小周镇笼统就这么大的地方。剑子跟着他走了两条街,就从镇西走到镇东。

那人背对着剑子,站住了,低头和旁边的摊贩说了话,付了钱,买半斤梨子。

在镇东边的大榕树下,那人停了下来,坐在了砌起来的青石护栏上,取出了腰间的水囊倒水洗了个梨子,又取出把小匕首,开始削梨子。动作娴熟,没有半分养尊处优的模样。他时不时还和身边坐着晒太阳的老太太说上两句,亲和得就和任何一个普通人没有两样。

剑子却知道,这个人就是龙宿。

龙宿易了容貌,改了姓名,行色匆匆地离开露洲,回到小周镇就是为了寻找猎魔人。那为何儒门还要围剿猎魔人?

他削好了梨子,握着梨子的柄朝着剑子的方向一丢。

剑子顺手接了,干净剔透的梨肉,丰美的果汁。龙宿挑水果的眼光还真是不错。

那人顶着一张陌生的脸,对着剑子笑:“看什么,你看着我买的,我没下毒。”

“龙……”

剑子正要开口喊他的名字。却看见他眨眨眼睛,将食指压在嘴唇上,做出了嘘声的动作。

“这位兄台,怎么称呼?”

“我?”他歪着头笑,“苏三水。”

“苏兄……”剑子顿了下,立刻拱手行礼,“幸会幸会。”

“剑子先生,久仰大名。不和我坐一坐吗?”苏三水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没有薄茶,没有棋局,怠慢先生了。”

“这不是还有梨子吗?”剑子晃动了下手上已经削好的梨子,说着就咬了一口,甜美的梨汁瞬间充满了唇齿。

“好吃?”苏三水这才慢慢拿起另外一个梨子,洗了开始削皮,“这梨子个头小,我还以为味道不好。”

“不,味道很好。”剑子拿着梨子,慢慢走到苏三水的身边,坐了下来。

苏三水低头削着梨,不应他的话,却被见了耳朵后微微的薄红。

“南镇开了不少的丁香花。”

剑子忽然说了句不相关的话。苏三水听懂了,将梨皮收拾在旁边,用匕首将梨子切小块吃。

“南镇是以花市出名的,但这丁香却不是登大雅之堂的花。无人经营,开在乡间路上,却是很好。”

“我想,找个地方和苏兄一起喝茶。”

剑子的手上已经干净,就着水囊的水洗了手,将梨核丢到旁边的泥土里。

苏三水还在吃梨,用匕首切小块一口,一口地吃,不紧不慢。

剑子不催他,静静坐在旁边看着他。倒是一开始就坐在附近的老太太站了起来,转身离开了。一小片为了土地公围起来的小空地上,只有剑子和苏三水两人。

“猎魔人的事,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钓鱼是需要下饵的。”

“四分之三他们同意了?”

“不过几十个人,能成什么气候?如果成功,嗜血者一并铲除,他们不就得偿所愿了。”

“不过闇城那边……”

“围剿,自然还是在围剿。”

苏三水顺手也将吃剩下的梨核丢了,和剑子丢的碰在了一起。不过,他没有用水洗手,反而是舔了舔自己的手指。这般不雅的动作,在龙宿身上是不可能看见的。剑子讶异地看着他,却忽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苏三水轻轻一笑,在剑子眼里,就是龙宿俊秀的模样。

“我没什么计划。”苏三水这才用水洗手,“我花费了这么多时间,除掉了败血异邪。在看到夜重生的时候,我才明白,败血异邪没有那个脑子可以对以前的儒门下手。如果不是他们,自然就是嗜血者。仇,我是一定要报的。代价是什么。我不在乎。”

“所以你打算搭上猎魔人的性命吗?”

“我没有这么说。”苏三水沉下脸色来。

“嗜血者和猎魔人相争,必有损伤,何况你儒门之人也夹杂其中。”

“如果不动真格,如何取信西蒙?”

“龙……”

苏三水没等剑子说完,猛然站起身来道:“我与剑子先生看来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也罢,望他日你我再续,告辞。”

“等等,苏兄。”剑子几声呼喊都拦不住疾步离开的人,叹气转身去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查理王。查理王一改之前的嬉皮笑脸,神色严肃。

“查理王。”

“剑子先生。”查理王脱下帽子来朝着剑子行礼,“我很感谢你能帮助我们。不过,我希望你不要插手。”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7-03-21 16:55 | 47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你们知道一个写好稿子要更新的蘑菇,在打开LOF后竟然立刻忘记要做的事情,然后开始看文,再然后十分钟后才发现自己没有更新的愚蠢吗?这两日有位亲翻着旧文点着赞,一刷LOF就看到好多个赞,我想说,感谢你的小❤❤,也感谢一直都在给蘑菇点赞,推荐,转发和评论的大亲亲们……有回音就像是给汽车加油一样,有你们才会有我一直写下去的一篇一篇拙作,希望你们看得开心,笔芯❤爱你们哦!



火药炸开了小周镇那家隐姓埋名的酒吧,也在江湖人的心中炸开了巨大的洞。儒门人崇尚本该是中庸之道,与世无争,却在一个晴朗的上午炸掉了一条街。

一时间,骂名无数。花伴月每日都出面表示,这是场意外,却抵不过群情激奋。

素还真代表武林正道此刻正坐在龙宿的客座上。

“吾不屑解释。”

“龙首大人不要这么说。”素还真喝着那杯上好的清茶,苦笑连连,“毕竟伤及无辜……”

“素还真汝何必装傻?儒门早就撤掉了附近百姓,那条街上除了猎魔人都是儒门的人。”龙宿轻轻晃着团扇,慵懒的神色,“何况百姓也得到了更好的补偿,也会协助他们重建家园。据吾所知,没有谁是不愿意的。”

“但龙首大人为何要对付猎魔人呢?”

“所以说,素还真汝为何要绕圈子?没错,吾是嗜血者。”龙宿挑眉冷笑,“想伸张正义吗?”

“龙首大人您又何必这般偏激?”

“不给汝一个交待,汝怎么去对付外面那些口口声声要讨伐吾的人?”

“素还真自然有办法。”素还真姿态悠然,轻轻笑,“只要您给我一个保证。”

“素还真。”龙宿咳嗽了声,明眸如星,“没有意义的对话,到此结束吧。”

素还真不着痕迹地蹙眉,声音依然平和:“劣者不认为这对话没有意义。要剿灭嗜血者,办法很多,不是吗?”

“对付不老不死的嗜血者,素还真汝有何良策?”

“方法不就在龙首这里吗?蝴蝶君翻译的《宁暗血辩》里清楚地记载了解决的方法,不是吗?”

“素还真,吾也是嗜血者。汝就不怕吾们是同仇敌忾的吗?”

“劣者相信龙首是明事理之人。自小接受的是正统儒家思想,不会是背弃苦境之人。”

“汝未免太过相信吾了。”

素还真听到龙宿这番话,嘴角上扬,都是自信的笑容。

“劣者自然相信龙首。因为还有剑子在。”

提到剑子的时候,龙宿的眼神确实有了几分明亮的神采。他终于笑得有些开心,又以团扇掩面。旁边未曾说话的穆仙凤忽然开口:“午膳时间已到,两位不妨移步餐厅用膳?”

龙宿瞥了素还真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一眼,还是将那句“免了,我看到他就没食欲”的话吞下了肚子。素还真似乎很清楚龙宿的心里话,笑眯眯的,朝着穆仙凤点头:“那就叨唠了。”

苏三水站在小周镇被炸毁的街道上,一片狼藉。唇边几分苦涩的笑意。猎魔人固然损失惨重,儒门这边也惨不忍睹。

焦黑的炭木上还有那些惨死的尸体。苏三水左右环顾,没有找到四分之三或者苏安等人。

搬动、收敛尸体的儒门人和官府来来回回走动,不由多瞧这位江湖客一眼。

苏三水忽然停住了脚步,望见那片焦黑之中,站着白衣胜雪的道长。他挽起袖子,正在抬起瓦砾营救重伤的人。剑子抬头擦擦汗水,就看见苏三水的身影。

剑子的眼神不如过往温和,凛冽得似锋利的长剑。苏三水静默无声,挺直了脊梁,对着剑子的目光不曾退怯。

这种难熬的沉默不过片刻。剑子已经重新投入了救灾的工作。

苏三水最终转身离开了现场。剑子这才第二次抬头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直到看不见。

怀特向西蒙汇报了小周镇的情况后,西蒙并没有多高兴的模样。

他摇晃着红酒杯,问了一句:“可有四分之三或者查理王的尸体?”

“没有。”怀特摇头,“儒门那边报来,是重伤而逃。”

西蒙对于这个结果明显不曾满意,陷入了沉吟。怀特担忧地问:“我的王。”

“吾培养了一个可怕的敌人。”西蒙长叹道,“不过,用的是褆摩的血液。吾能处理他。”

“我的王,褆摩爵爷……”说到褆摩,怀特忍不住请示,“似乎情绪不太好。”

“作为吾的共生体,却不懂吾的苦心。”西蒙冷笑着,“不用理会。”

“是。”怀特低头躬身离开,走过漫长的廊下,才走到西蒙的卧房。银光闪闪的褆摩坐在柔软的大床上,身上不着寸缕。

“爵爷,请不要跟王生气。我们嗜血者一族的责任,需要我们的王。”

褆摩沉默不语,月光撒在他金色的长发上。他仰起头,听任风过耳尖,白皙的肌肤上满是红痕。怀特不再多言,告退离开。禔摩低头看着自己紧握的手,咬牙切齿,疏楼龙宿。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7-04-01 11:04 | 48 楼
枯鱼炖蘑菇
蘑菇蘑菇现在有好多珍珠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870
腹黑: 540 点
珍珠: 1958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8(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3
最后登录:2017-09-25

鲜花 [118] 鸡蛋 [0]

 

蘑菇:因为上次更新有点久,所以提醒下大家,苏三水为龙宿的化身,希望大家还记得吧。。。反正我是个健忘症,很容易忘记前面的伏笔或者设定,又不爱写大纲,是个很糟糕的作者。。。待会要陪太后大人去爬山。。。晚上回来如果还有力气,就丁香或者净土再更新一篇。。。

今天,特殊时期,我还这么有力气,我自己都震惊了

苏三水已经两天没有合眼了。尽管他可以撑得住,但精神难免有些不济。此刻他却什么都想不了,只盼着事情能够顺利。

临时下榻的住所,还是最舒适的床榻。苏三水躺在上面,却没有半分睡意,听见外面敲门的声音。苏三水下了塌,披了外袍,去开门。站在门外的是手持念珠的佛剑分说,容色淡定,对着苏三水点点头。

“我听剑子说,你在这里。”

“佛剑……你是来说教的吗?”苏三水轻笑,“我真想装作不在家。”

“为何要装作不在家?”佛剑显然不懂得他的幽默,很茫然,人分明是在家的。

苏三水摇摇头:“无事,进来吧。”

“小周镇的事情,我听说了。龙……”

“这里我的名字是苏三水。”苏三水咳嗽了声,“就这么称呼我吧。”

“好。”佛剑顿了下,“苏先生。小周镇的事情,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该。我已经为他们诵了一晚的佛经,我需要跟你谈谈。”

“佛剑……你当真要和我秉烛夜谈,佛经?”

“有什么不妥吗?”

“不,没有。”苏三水苦笑,用折扇敲击着自己的掌心,“正好我也睡不着。”

这佛经才刚念了开头,又听见有人敲门。苏三水笑道:“今晚我这里真热闹。”

来的是查理王。他蹦蹦跳跳的,朝着苏三水打招呼:“呦。睡了?我带了很好的葡萄酒。”

“查理王兴致很高。”

“四分之三忙着呢,没人理会我。我就来找你喝酒了。有客人?”

“我来介绍下,这位是佛剑分说,这位是查理王。”

“嗜血者?”佛剑沉吟。

苏三水解释:“他比较特殊。他因不吸食鲜血才会如此身材。”

“你打算怎么做?”佛剑明白他的意思,不再有所杀意,让开了位置。

查理王也不客气,跑着坐到佛剑的身边。

“苦境的高僧,喝酒吗?”

“我不饮酒,多谢。”

“这可是瓶好酒。我从苏安酒吧里A出来的耶。”查理王很是可惜。

苏三水接过话来:“无妨。我陪你喝。”

“这酒,最好是我们那里的奶制品做配菜,可惜苦境没有。”

“你之前提过的那个乳酪,我曾让凤儿问过,蝴蝶君说制法也不难,等风波平息,我请你府上一坐,自有招待。”

“好。”查理王拍掌,“这事说定了。酒都会好喝多了。来,敬你一杯。”

“苏先生,既然你这里有客,我先……”

“佛剑,你再坐会。”苏三水饮尽杯中琼浆,“今晚的客人应该还未到齐。”

“是谁还要找你吗?”

“你也认识。”苏三水这话刚说完,就听见门被人“哐当”用力推开,踏步进来的是一身雪白不再的剑子。

剑子此时的衣服都是尘土污渍,很是狼狈,但精神奕奕,丝毫未曾因风尘而染上不该的疲顿。苏三水见他来了,也不出声迎客,就是从旁边拿了个茶杯,倒了杯热茶,放在桌上。

剑子不曾客气,径直走到佛剑空闲的旁边坐下,拿起茶杯就喝,尤为不够,又自己倒了杯,一口而尽,喝了足足五杯才缓了口气。

苏三水这才叹口气,道:“辛苦了。”

“这笔辛苦费,我是要和你收的。”剑子从容坦然,“你瞧,我收拾残局,指甲黑了,都是污泥,衣服也惨不忍睹。我可只有这身衣服……”

剑子刚说到这里,苏三水已经起身走到了内室,不久就取了一套白衣递给剑子:“那就委屈剑子先生换套,若要沐浴,隔间随时都备着热水。”

“你早有准备。”

“辛劳剑子跑这一趟,我自然要想得周到一点。”苏三水说罢,就回到桌边和查理王继续喝酒。

尽管没有乳酪,但苏三水还是让人送来不少小菜,加上醇厚的葡萄酒,另有风味。查理王很是满意,吃着,喝着,说:“你的动作未免太大。若没有苏安,我想他们可能没有这么配合。”

“动静不大,如何给闇城交代?”苏三水摇晃着杯中红酒,“毕竟他们也给我禔摩这个大礼。”

“你的身体现在如何了?完全融合了?”

“还差些许。”苏三水冷笑,“西蒙多疑,怎会轻信于我?这份大礼,一时半会我也消化不得。所幸,蝴蝶君之前翻译的《宁暗血辩》里有应对之策。”

“我们生不选择是什么人,可是我们可以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你的勇气,我很佩服。”

“人生在世,不过就让自己活得舒心些。”苏三水口噙琉璃酒杯,“既然他们不让我舒坦,我自然也不能让他们舒坦。”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百里花紅
賦雅風流客
顶端 Posted: 2017-04-16 14:58 | 49 楼
«234 5 6» Pages: ( 5/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10-20 03:55,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