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 Pages: ( 2/2 total )
本页主题: 02.01[現代]Latte,11,17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熱帶魚
级别: 江湖小浣熊


精华: 0
发帖: 78
腹黑: 89 点
珍珠: 1212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84(小时)
注册时间:2008-11-27
最后登录:2017-06-01

鲜花 [1] 鸡蛋 [0]

 

感謝12年後的現在依然還有先生與龍首的周年文,看這這篇文章,心底有著莫名的酸楚,雖然知道行雲大人的文都是不會讓人失望的,但是這過程還是使我心裡揪著這麼一把,感覺好痛,12年的回憶就這樣遺忘了,先生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是以平常人而言,根本不堪負荷吧!

縱然失憶,但是人活著的確比什麼都重要,或許先生是這樣想的,但是.......還是好痛阿.. >"< ~~

期待大人接下來的文章哦~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7-01-11 03:18 | 10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0楼熱帶魚于2017-01-11 03:18发表的  :
感謝12年後的現在依然還有先生與龍首的周年文,看這這篇文章,心底有著莫名的酸楚,雖然知道行雲大人的文都是不會讓人失望的,但是這過程還是使我心裡揪著這麼一把,感覺好痛,12年的回憶就這樣遺忘了,先生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是以平常人而言,根本不堪負荷吧!

縱然失憶,但是人活著的確比什麼都重要,或許先生是這樣想的,但是.......還是好痛阿.. >"< ~~

期待大人接下來的文章哦~



(掩面)我一不小心就這篇當了兩年的周年賀了XDDDDD

其實當初會選擇這個橋段只是想要表達出劍子與龍宿之間的羈絆,相信不管到底是誰失去記憶,最後都會在另外一個人的陪伴下想起
人的大腦確實很神奇,但是愛也很神奇啊WWWW
不管怎麼樣,我相信這兩個人都不會分開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7-01-12 00:02 | 11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現代]Latte,06

由於外傷頗多,所以劍子仙跡堅持要疏樓龍宿留在醫院養傷,儒門集團的事全部都交給了穆仙鳳他們,來探病可以,要是帶了公文來就算是穆仙鳳和默言歆他也照趕不誤。

雖然因為照片的關係,疏樓龍宿對劍子仙跡的防備大減,劍子仙跡也沒想操之過急,並不會有太過親密的舉動,除了此刻。

「……我可以自己洗。」頭幾天疏樓龍宿處於昏迷狀態,劍子仙跡就算幫他擦澡擦破皮他都不會有感覺,但是在清醒的隔天,疏樓龍宿只覺得自己全身都是消毒水的味道,提出了泡澡的要求。

再次重申,琉璃醫院的特等病房很高級,要不是有醫療儀器和病床在,跟飯店的套房沒什麼兩樣,即使浴室沒有浴缸,但絕對有空間容納一個浴桶。

於是劍子仙跡面不改色地去搬了一個澡盆回來。

但是疏樓龍宿無法淡定面對此情此景,坐在椅子上怎麼都不肯脫衣服。

「你的傷口不能碰水,你自己不好洗。」劍子仙跡也有很耐心跟他耗。「而且我不是……」

「不要說出來!」十分清楚劍子仙跡想要說什麼,但是他不是沒看過是一回事,重點是他現在不記得他有給他看過啊!

「龍宿,」劍子仙跡輕嘆。「你信不信就算現在我眼睛遮起來了,我還是可以幫你擦澡,而且不會碰到你的傷口?」

別說疏樓龍宿身體的每一分每一吋他本就熟悉,這些日子就連換藥都是他親自來的,哪裡的傷如何他恐怕都要比護士清楚,劍子仙跡是很有自信可以如此做到,但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他可不想跟疏樓龍宿就此停步不前。

「而且你腿上有道長傷口,不能碰水,龍宿,讓我幫你好嗎?」

疏樓龍宿低頭沉默,劍子仙跡也不催他,耐心等著他開口同時,也開始在澡盆裡蓄水,水才蓄了一半,疏樓龍宿一直緊緊攢在手裡的毛巾就遞到眼前。

劍子仙跡看向疏樓龍宿,仍是低著頭,看起來有幾分委屈,劍子仙跡拿了毛巾卻是披到他腰間,伸手將他從椅子上抱下來放入澡盆裡。

「劍子?」

「這樣就不怕我看了吧。」澡盆不深,疏樓龍宿坐下去後水也堪堪漫過腰間,毛巾浮在水面上剛剛好可以遮掩住私處,雙腳屈起踩地,剛剛好不會讓傷口碰到水。劍子仙跡伸手把疏樓龍宿抱起來些,把他身上已經染濕的病人袍給脫了下來扔到一邊,關上水後站了起來。

「我再去拿條毛巾。」

知道劍子仙跡是特意留點私隱給自己,疏樓龍宿把握時間洗好了重點部位,正在打量身上傷口,劍子仙跡已敲了敲門走了進來,還順手捎了一個小椅子,坐在澡盆旁邊開始替疏樓龍宿洗澡。

「坐起來一點,我幫你刷背。」將毛巾浸濕,劍子仙跡小心翼翼地避開疏樓龍宿背上的傷口替他擦背。

一時無話。

多日沒碰到水,疏樓龍宿一手輕撥著水面,視線忽地瞄到左腿上的傷口,伸手想摸,手還沒碰到就被身後男人給拉回來。

「還沒結痂,別碰。」語氣平平,可疏樓龍宿就是能聽出那其中的憤怒與心疼。

「我好像還沒問過你我怎麼會出車禍?」從初醒那刻穆仙鳳的反應知道是為了救她,不過實際情況倒是沒人跟他細說。

「對方酒駕,你只來得及推開仙鳳……你被他的車撞進一旁的店家裡,玻璃都砸在你身上。」所以疏樓龍宿身上的外傷才那麼多,那些玻璃真可謂功不可沒。手上的動作有那麼一瞬間的停滯,接到通知的那一刻劍子仙跡無比悔恨為什麼他沒有陪著疏樓龍宿出門。「龍宿……」

一聲呢喃響在耳際,隨即光裸肩膀便被輕輕環抱,就連此刻劍子仙跡都不忘要避開他的傷口,一聲又一聲的呼喚在耳邊低低響起,疏樓龍宿甚至有種劍子仙跡埋在他肩頭哭泣的錯覺。

「劍子……」雙手輕輕地摸上劍子仙跡橫在他身前的手臂,思索著該說些什麼的時候,腦子裡閃過一些模糊的片段,卻是快得來不及捕捉。

「龍宿?」一聲輕喚又響在耳邊,拉回疏樓龍宿的理智,倏地發現劍子仙跡的容顏離他好近,近得就連他眼裡的自己都看得分明。

疏樓龍宿下意識地就想退開,卻因仍是被劍子仙跡抱著而無法動彈。

呼吸著彼此的呼吸,久違的親暱再度讓疏樓龍宿走神。他不討厭,他很習慣,甚至有一點點的喜歡。

以前的他在這種情形下會怎麼做?

身體似乎因這過度的接近而被喚醒了一點記憶,疏樓龍宿微微抬頭,兩人的嘴唇便碰在了一起。

他看見劍子仙跡眼底閃過一抹訝異,隨即是柔柔的笑意。

疏樓龍宿閉上了眼。

此刻他終於明白劍子仙跡為何只求著他活著就好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7-01-12 00:02 | 12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現代]Latte,07

就如慕少艾所診斷的,疏樓龍宿腦中殘留的血塊正依著自身循環而慢慢消散著,雖然緩慢,偶爾還是會想起一點以前的事情,只是疏樓龍宿若不問,劍子仙跡也就不提,他對待疏樓龍宿仍如往昔。跟十二年前完全的陌生不一樣,即使疏樓龍宿沒有記憶,可身體早已記住劍子仙跡的碰觸,於是毫無懸念的──雖然他本人沒自覺,但是如今兩人的相處模式跟以前基本沒變,別說牽手親吻之類的舉動,就連洗澡這件事疏樓龍宿也只抗拒過一次後就沒有下文了。

在醫院養傷的日子很無聊,只是再無聊,醫生沒發話劍子仙跡也不會讓疏樓龍宿出院,疏樓龍宿也怕穆仙鳳使用淚眼攻勢,難得地聽話,只要求每天可以出去走走就好。

姑且不論是巧合還是因為醫院高層有吃貨,琉璃醫院附近有不少頗有特色的餐廳,於是疏樓龍宿可以正常進食後,每天的午餐都是在外解決,吃飽後再散步回來,傍晚天氣不錯的話劍子仙跡也會帶他去醫院的中庭乘涼,等穆仙鳳送晚餐來才回去。

「好像退休了一樣。」疏樓龍宿冷不防冒出了一句。

午後的陽光灑在他身上,暈出一層淺淺金芒,多日的進補讓疏樓龍宿氣色恢復得不錯,手裡的描金流花骨瓷杯飄出花茶的香氣,熨得手心好像也都變香了一樣。

今天劍子仙跡選的餐廳有個小花園,日曬不強,兩人便坐在戶外,吃過飯,劍子仙跡就著平板處理一些瑣事,放著疏樓龍宿在身邊發呆,想著想著就突然冒出那一句。

「那不是很好嗎?我期待很久了。」認識他之前的疏樓龍宿可是個工作狂,一天二十四小時大概就工作了二十個小時,胃痛頭痛更是家常便飯,兩人在一起後疏樓龍宿這些毛病才慢慢被改過來,也被他逼著培養更多管理層,手上的工作慢慢的放出去,也開始可以跟他一起出去旅遊。

「你是不是有叫我把儒門給收起來?反正錢也賺得夠多了的話?」疏樓龍宿盯著劍子仙跡好半晌,直到額際隱隱抽痛,趕緊舉起杯子啜了一口花茶。

「我還說過你要是再想到頭痛,我就不准你離開病房的話。」劍子仙跡抬頭看向心虛的疏樓龍宿,以為自己在看平板就不會注意到他嗎?

「又不是我自己願意的。」疏樓龍宿小聲嘀咕,隨即就被劍子仙跡拉了過去,額際被輕柔按壓著,疼痛漸去。

明知疏樓龍宿現在很聽話,並不會刻意去想以前的事,但是他也知道,只要有片段閃過,疏樓龍宿總會去細想,有時雖然能讓他想起來,可更多次的結果是害他頭痛,如果要用頭痛來換以前的記憶的話,那劍子仙跡還真的覺得不如不要想起來算了。

「我們現在這樣不是也很好嗎?」除了沒有睡在一起,好像就跟以前沒有什麼不同了,而沒有睡在一起的最主要原因還是劍子仙跡怕會弄到疏樓龍宿的傷口。

「……我只是覺得對你不是很公平。」雖然他可以明白劍子仙跡的心情,但是看他這麼毫無懸念地包容一切又覺得不是滋味。

好像就是一種叫心疼的感覺。

劍子仙跡笑。

靠過去輕輕地在疏樓龍宿唇上落下一個親吻。

「如果出院後你都沒有想起來,」劍子仙跡抬手掌住疏樓龍宿的臉頰,那些細微的傷口都已復原,輕輕摩挲著那滑嫩肌膚。「那我們就再去一次加拿大。」

「去加拿大做什麼?」

「去那間靠海的小教堂,再聽你說一次我願意。」







疏樓龍宿看著眼前燦爛笑開的男人,腦海裡不斷搜尋著相關記憶,卻發現他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

他想也是,認識一個狀況外的劍子仙跡就夠了,眼前的男人雖然俊美,可那過份燦爛的笑容只會讓他覺得此人有企圖,根本不想接近。

但是劍子仙跡竟然敢讓他們兩個人在病房獨處!

「沒關係,很快就會好起來的。」大醋桶不在,御神風很是放心地拍了拍疏樓龍宿的肩膀,完全無視那個你是哪根蔥也敢碰我的眼神。「很快就會想起來的,想不起來也沒關係,劍子還是記得,你過去的日子不是空白一片,而且你也才忘了最近的記憶,想我當初……」

「神風。」情人的聲音在身後響起,瞬間就讓御神風回頭。「我不喜歡你提那件事。」雖然事過境遷,御神風也已完全康復,但是靖滄浪想到那一幕仍是覺得心痛。

「好,不說。」御神風做了個把嘴巴拉上拉鍊的動作,隨即走過去握住靖滄浪的手。

「你好些了嗎?」靖滄浪往前走近病床,清冷神色帶上幾分關心。

「好很多了,謝謝。」兩人是大學同學,疏樓龍宿對靖滄浪當然是不陌生,見他與那男人牽著手,手上還戴著同款的戒指,心下了然,沒有多問。

「神風幫你做了一些藥膳和點心,吃得慣我再請他幫忙做。」

「謝謝,麻煩你了。」御神風的好手藝是有口皆碑的,劍子仙跡也不推卻,很是爽快地收了下來,瞧見疏樓龍宿困惑表情,又解釋道:「御神風是開餐廳的,他們家的東西你也愛吃。」

疏樓龍宿挑挑眉,還真看不出來這男人是廚師。

「那我們不打擾你們了,再見。」靖滄浪只是來跟劍子仙跡報告案子進度而已,病中最需要的就是休養,是以他也不打算多待,見疏樓龍宿復原得不錯也放心不少,和兩人打過招呼,便和御神風手牽著手離開了。

「怎麼了?」離午餐還有段時間,劍子仙跡便拿了點心要給疏樓龍宿吃,卻發現他若有所思地看著自己的雙手。

再看得仔細點,就會發現他看的其實是他的左手。

「我們的戒指呢?」既然說過我願意了,那兩人的手上為什麼都沒有戴戒指?但是左手無名指上那一圈戒痕很明顯,說明他之前確實有戴戒指,還戴了很久。

「你的壞了,修不好,所以我就把我的拿下來收一起了,等你出院我們再去挑。」

「這次去加拿大邀靖滄浪和御神風一起去吧。」疏樓龍宿想了想才說道,接過劍子仙跡遞過來的盤子,一塊紫紅色的切得方正的蛋糕映入眼裡,不知怎的就是讓人覺得奇怪。

「桑葚能補五臟,利關節,通血氣,安神定志,明目烏髮,所以這是桑葚慕斯。」劍子仙跡念了御神風留在紙盒裡的紙條,還真是準備周到。

切了一小塊,入口意外地覺得味道不錯,酸酸甜甜的口感頗討喜,於是疏樓龍宿乖乖地把那塊蛋糕給吃完了。

劍子仙跡把盤子拿去洗,回來後發現疏樓龍宿躺下睡了,走到床邊坐下,劍子仙跡執起疏樓龍宿的手,在他無名指上那一圈淡淡的戒痕上落下一個親吻。

疏樓龍宿做了一個夢。

夢裡劍子仙跡送了他一隻錶,降低了他的戒心,趁著他不注意的時候,又把戒指戴到他手上。

那一句我願意,在他戴上戒指後將近四年才開口,還是因為他眼紅靖滄浪與御神風在加拿大辦了婚禮,所以乾脆也弄了個長假去結婚兼渡蜜月。不得不說御神風的眼光真是好,即使他跟劍子仙跡都沒有像他們兩人那麼愛海,但是在燦爛陽光下的海天一色確實美麗,在此辦婚禮都有種上天也一起祝福他們的感覺。

「醒了?還早著,要再睡一下嗎?」算算時間疏樓龍宿也不過睡了不到一個小時,劍子仙跡發現疏樓龍宿醒了,習慣性地靠過去在他唇上落下一個親吻,將要退開之際嘴唇竟被咬了一口。

「如果你這次的求婚我不滿意,我是不會跟你結婚的。」疏樓龍宿佯裝兇狠地說道:「也不准再說那一句,換一句!」

劍子仙跡一愣,隨即笑。

「那你要先告訴我你想起了哪一句。」雖然是抄襲,但是那一句也的確是他的心聲,沒有疏樓龍宿他的生命就不算圓滿,所以當初在設計戒指時才會在戒身上留下兩道淡淡刻痕,像是兩個半圓拼起來的樣子。

「這種把戲你要跟我玩幾次?」都被騙了那麼多次,疏樓龍宿已經學乖了,何況他也不相信劍子仙跡不知道他在說哪句。

劍子仙跡笑意更甚。

他握住了疏樓龍宿的手,語氣不自覺地帶入三分期待:「那麼龍宿,我能跟你說歡迎回來了嗎?」

能夠恢復記憶當然是很好的,那便意味著疏樓龍宿是完全康復的,對劍子仙跡而言,這個意義遠大於一切。

「如果你不介意我還沒想起來我們怎麼認識的。」疏樓龍宿想了想,又道:「不過我覺得應該也不會是什麼我喜歡的場景,你連求婚都求不好,說不定你當初在我面前摔得很狼狽我才會記住你。」

他是沒在他面前摔倒,但是疏樓龍宿對他的第一印象似乎也不是很好就是了,即使他後來毫無防備地在他眼前睡得香甜。

「我們這周末出院吧。」如果說血塊清除得越多疏樓龍宿的記憶也就恢復得越多的話,都已經想到他們認識十年前的事了,疏樓龍宿的身體真的是已經快好了。「不過出院前要再做一次檢查。」

「好。」疏樓龍宿也不反對,劍子仙跡開口說要幫他辦出院他就已經很訝異了,再多做一些檢查不算什麼。

於是下午素續緣來巡房時,劍子仙跡便跟素續緣商量做檢查和出院的事,素續緣自然也不反對,疏樓龍宿這些日子的體徵都很穩定,除了腦中的血塊和身上幾個比較大的外傷外基本上都養得差不多了,如果不是擔心有意外,劍子仙跡也不會這麼堅持要他繼續住院。

安排好檢查的時間,素續緣便也去忙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7-01-15 16:42 | 13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現代]Latte,08

檢查的結果讓劍子仙跡十分滿意,於是在風和日麗的星期日,疏樓龍宿終於出院了。

由於疏樓龍宿恢復了大部分記憶,劍子仙跡便選擇回去豁然,熟悉的咖啡香讓疏樓龍宿放鬆不少。

劍子仙跡把疏樓龍宿放到沙發上。

「要喝點什麼嗎?」

「隨便……你手還好吧?」這些日子默言歆和穆仙鳳幫他打理儒門也很辛苦,反正車子也開不進來,於是劍子仙跡讓他們送到巷口就讓他們回去了,疏樓龍宿腳上還有傷,因此劍子仙跡就一路抱著他回來。

「沒事。」是有些酸麻,但還不至於無法動彈,劍子仙跡先去廚房裡泡了杯蔘茶給疏樓龍宿,這才去整理行李。

雖然幾個月沒住人了,但是穆仙鳳都會定期來打掃,得知疏樓龍宿可以出院,穆仙鳳和默言歆更是提早一天來了個大掃除,茶几上還擺了一瓶黃百合,散著淡淡的花香。

拿了衣服去洗,劍子仙跡走入廚房,穆仙鳳已經幫忙採買了不少食材,回頭正要問疏樓龍宿午餐想吃什麼,卻發現他已起身慢慢走了過來。

「怎麼了?」劍子仙跡趕緊走過去將人也抱到廚房來,讓他坐在吧台旁的高腳椅上。

「我又不是不能走路。」

「你的傷口剛結痂,動作太大會裂開,你想再躺在床上兩個月我就讓你自己走。」他當然知道疏樓龍宿腳上的傷口只是外傷,但是就算是外傷也得好好養,要不是知道是浪費醫療資源,他還真的有股衝動叫慕少艾幫忙打上石膏。

疏樓龍宿瞪了他一眼。

「怎麼了?」劍子仙跡又問了一次。

「我想喝咖啡。」自進門來那咖啡香就一直盈繞鼻間,雖然淡,卻讓疏樓龍宿思緒翻湧。「我想……喝曼特寧。」想了一下,又道。

劍子仙跡看著疏樓龍宿許久,輕輕揚起一抹笑,湊過去吻上了疏樓龍宿。

「劍子?」薄唇忽然就被偷襲,疏樓龍宿納悶地喚了一聲,這次的吻卻不似之前的點到為止,下意識地就想躲開,手卻被握得很緊,像是在安撫他,也像是要鎖住他。

自疏樓龍宿醒來,雖然不是沒有被親過,氣氛卻不像此刻那般曖昧不明,薄薄唇瓣漸漸被熨得暖熱,疏樓龍宿終是閉上了眼,熟悉的侵略雖緩卻堅定,即使被動,疏樓龍宿最後也沉醉在這一吻裡。

額抵著額,呼吸著彼此的呼吸,如此的親密無間,彷彿他們之間從未有過任何空白。

劍子仙跡意猶未盡又啄吻了疏樓龍宿的唇瓣好幾下。

「等我一下。」聲音有些沙啞,似乎捨不得離開疏樓龍宿半步,劍子仙跡又與他膩在一起好一會兒,終於轉身過去幫疏樓龍宿煮咖啡。

磨豆,悶蒸,劍子仙跡的動作十分流暢優雅,疏樓龍宿看得有些入迷,直到他看到劍子仙跡從冰箱裡拿出牛奶才回過神來。

而且還熱了起來!

疏樓龍宿再笨也知道劍子仙跡是要幹嘛了。

十分鐘後,一杯熱咖啡和一杯熱牛奶就放到他眼前。

「自己來。」劍子仙跡的笑容燦爛到讓疏樓龍宿想把熱牛奶砸到他臉上。

「龍宿,你知道所謂的完美的拿鐵是什麼嗎?」兩人大眼瞪小眼好久,劍子仙跡終於開口,不待疏樓龍宿回答,他便拿起了熱牛奶,涓白細流墜入黑色深淵裡。

一圈又一圈,很快就被咖啡吞沒的牛奶,也讓咖啡不再是深邃的闐黑,淺褐色的液體依舊飄散著咖啡的香氣,卻比方才多了幾分溫潤。

劍子仙跡拿起那杯拿鐵,抿了一口,靠過去以唇渡給疏樓龍宿。

咖啡很香,溫度也不燙人,明明躲得開的,疏樓龍宿卻沒躲,任著劍子仙跡吻著他,只那麼一口,兩人的唇間都充斥著咖啡香。

「最完美的拿鐵,咖啡與牛奶的比例是一比一。」不多不少,咖啡與牛奶各二分之一,融成的拿鐵就是最完美的拿鐵,奶泡拉花那叫裝飾不算在內,偏偏很多人都喜歡加上去變成各三分之一,於是就失了幾分味道。

「所以呢?」隱約知道劍子仙跡想說什麼,疏樓龍宿仍是問道,沒發現自己的眼底已被笑意佔據。

「所以你想知道為什麼我喜歡煮拿鐵給你喝嗎?」劍子仙跡笑問,甫問完嘴唇就被狠咬一口。

疏樓龍宿舔了舔那個咬痕。

換來一個濃烈且深的吻。

「龍宿……你願意成為我的另一半,完美我的生命嗎?」







疏樓龍宿拒絕了劍子仙跡。

滿意地看到劍子仙跡挑挑眉似笑非笑的樣子,疏樓龍宿神態優雅地拿起那杯已被劍子仙跡喝了一口的拿鐵,小口地喝了起來。

一如記憶裡的味道,這幾個月陪他在醫院養病並沒有讓劍子仙跡手藝生疏,飲了半杯,疏樓龍宿才放下杯子,清脆的瓷器碰撞聲響起,手突然被握住。

「對不起,是我的錯。」

「嗯哼?」這下換疏樓龍宿似笑非笑地看著劍子仙跡了。

「回頭我就把戒指準備好……」

「劍子,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上次求婚好歹還有對錶和戒指,這次就想拿一杯拿鐵打發他,倒是越活越回去,窮酸得讓人不忍說啊。

「那有什麼,我這個人最會創造機會了。」劍子仙跡說著,繞過吧台來到疏樓龍宿面前,把高腳椅往牆邊移過去點,跟著一掌拍上疏樓龍宿身後牆面,將疏樓龍宿困在他與牆壁之間。

「發什麼神經?」疏樓龍宿笑罵一句,伸手就想推開劍子仙跡,卻沒想他越發靠近,直接把他逼到了牆上。「做、做什麼?」

燦笑的容顏越發靠近,劍子仙跡以行動回答了疏樓龍宿的問題。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7-01-19 23:12 | 14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現代]Latte,09

過年吃好料~~~(欸



***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等到疏樓龍宿醒來,已是萬家燈火的時刻了。

另一邊的窗簾也已拉上,幽暗裡的房間裡冷氣正在盡責地運轉著,舒適的溫度讓人昏昏欲睡,疏樓龍宿迷迷糊糊地看了看四周,好半晌才發現房裡只有他一個人。

才動了一下痠疼便快速漫延,疏樓龍宿只得乖乖躺著,床舖已被整理乾淨,身體也感覺舒爽許多,知道劍子仙跡已為他清理過,看了床頭櫃的電子鐘一眼,八點多了,那他應該是去準備晚餐?

正想著,劍子仙跡就進來了。

「你醒了?醒很久了嗎?」劍子仙跡在床沿坐下,傾身親了疏樓龍宿一下。「餓不餓?起來吃點東西再睡好嗎?」

疏樓龍宿點點頭,卻沒動作,引得劍子仙跡一笑,再度傾下身,將疏樓龍宿納入懷裡。

「要在房裡吃還是在客廳吃?」邊問,邊襲擊那瑩白耳殼。

疏樓龍宿轉頭咬了劍子仙跡下巴一口。

「我不想動,你抱我出去。」床舖柔軟誘人,再躺下去他怕會自己再度睡著,但是又真切地感覺到那股飢餓感,就算睡了也睡不好。

劍子仙跡抱起疏樓龍宿走了出去,將人放到沙發上,又拉過一旁的冷氣毯給他蓋著腿,這才去廚房把兩人遲來的晚餐給端過來。

兩人一整天都沒吃東西了,劍子仙跡做了清淡的魚片粥,先是舀了半碗清湯給疏樓龍宿暖胃,看著他捧著碗小口小口地把那半碗魚湯喝完後,又將一碗粥遞過去。

「我不想動。」半碗清湯其實沒啥重量,他自己拿著喝不算費力,而此刻遞到他眼前的可是一碗公滿滿的粥,粥很香,勾人食慾更盛,但是疏樓龍宿也覺得碗很重,完全不想拿。

劍子仙跡從善如流,拿起湯匙就開始餵食疏樓龍宿,偶爾打劫個一口,細心挑去魚刺的魚肉片入口即化,疏樓龍宿是真餓了,居然吃了快兩碗。

「飽了?」見疏樓龍宿點頭,劍子仙跡又舀了半碗魚湯給他。「再喝一點湯,對身體好的。」

疏樓龍宿也不拒絕,接過湯碗慢慢地喝著,看著劍子仙跡把剩下的魚片粥給掃光,再看著他去收拾,饜足過後的倦懶感慢慢襲來。

「別一吃飽就睡。」在疏樓龍宿眼睛就要閉上的那一刻,劍子仙跡落坐在他身邊,將人攬入懷裡。「身子還好嗎?」

「嗯,累。」這就是縱慾的下場。「別抱著我。」疏樓龍宿推推劍子仙跡的胸口,明知道他現在很累,又吃飽了,對他的懷抱沒有抵抗力,竟然還把他抱在懷裡叫他不要睡,什麼心態!

低低的笑聲響起,隨即一巴掌就拍到嘴邊,劍子仙跡不甘示弱地咬了咬那青蔥手指,抬手握住。

「我扶你起來走兩圈我們再去睡好不好?」雖是疑問句,可不待疏樓龍宿回答劍子仙跡已扶著他起身。

兩人繞著茶几意思意思地走了兩圈消食,劍子仙跡抱著疏樓龍宿回到房間裡,知道他腰還酸疼著,把人放到床上後便從床頭櫃的抽屜裡摸出一瓶佛手柑精油,抹了一點在掌心搓熱了,雙手探入疏樓龍宿衣裡替他揉著腰。

舒服地令人昏昏欲睡。

「想睡就睡,我會陪著你。」劍子仙跡傾身在疏樓龍宿唇上落下一個親吻。

半夢半醒的疏樓龍宿哼了一聲。

揚起的唇在他已然閉起的眼上落吻,一左一右都不放過。

「晚安,龍宿。」

劍子仙跡躺入被窩裡,懷擁著疏樓龍宿,此刻所擁有的滿足無法言喻。

只好再一個吻,如羽毛般拂過了疏樓龍宿的唇畔。

那樣的輕與柔。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7-01-24 12:43 | 15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現代]Latte,10

在劍子仙跡細心的照顧下,疏樓龍宿身上的傷都好得差不多了,左腿上的傷口也只剩下淡淡的痕跡,再擦上一陣子的去疤藥就能恢復如初。

「如果不是很清楚的知道你到底在在意什麼,看你這樣子我真想揍你。」疏樓龍宿看著劍子仙跡將藥膏均勻的塗抹在他的傷口上,忽然說道。

「我捨不得啊,龍宿。」劍子仙跡去洗了手回來收拾醫藥箱。「還是為了保護仙鳳呢,我吃醋。」

疏樓龍宿眼角一抽,抬腿就踹了劍子仙跡一腳,卻被他接個正著,還被他親了腳背一下。

「劍子仙跡!」惱羞成怒,說的就是疏樓龍宿此刻模樣。

劍子仙跡忍不住笑,也不知道疏樓龍宿怎麼想的,明明再親密的事都做過,但是對於親腳這件事疏樓龍宿的接受度就很低,每次被親反應都很大。

疏樓龍宿抽回腳,哼了一聲。

「很熱你坐過去一點!」時序入夏,以往就算是夏日疏樓龍宿也不會穿著短褲的,但最近為了上藥方便,劍子仙跡倒是幫他買了幾件短褲回來,也不知道是剛好還是故意的,還真是名副其實的「短」褲,穠纖合度的長腿時不時就被劍子仙跡給吃了豆腐。

劍子仙跡卻是笑著撲了過去,將疏樓龍宿牢牢地抱在懷裡。

「就跟你說了很熱!」疏樓龍宿翻了個白眼,伸手就想推開劍子仙跡,卻被他擁得更緊。

「我說的是真的。」低喃聲在疏樓龍宿頭上響起,時至今日,劍子仙跡想疏樓龍宿當時模樣仍是害怕,在疏樓龍宿未醒時他不只一次自責過自己為什麼不跟著一起出門,是不是只要他也跟著去了,疏樓龍宿就能毫髮無傷之類云云。

他知道疏樓龍宿的心意,可即使知道,在那一瞬間他還是想著要是躺在那裡的人是穆仙鳳該有多好。

上天眷他,疏樓龍宿終是醒了過來。

「別怪仙鳳,如果跟她出門的人是你,你也會這樣保護她。」疏樓龍宿愣了一下,倏地反應過來劍子仙跡所指為何,沉默了一下才說道,推著他的手也環上他腰間。

那兩個孩子從小就在他身邊,對他來說自是不可或缺的家人,劍子仙跡對他們既是愛屋及烏,也是兩個孩子確實招人疼,再加上這些年有他們的陪伴疏樓龍宿才沒有那麼寂寞,劍子仙跡對他們好的程度絕對不亞於自己。

可疏樓龍宿更明白,若要將他與兩個孩子放到天平上去比對的話,自己的重量更是遠遠超過兩個孩子。

他剛剛說他吃醋,想必還是因為他醒了並且好了的關係。

換作是他,說不定也會有同樣的心情。

不過那也只是假設,事情總歸是沒有發生的。

「都過去了,你別想太多。」說著,疏樓龍宿抬頭親了親劍子仙跡,像是安撫。「我以後也會小心的。」

說來他也很無辜,乖乖地走在人行道上還會被撞,這種酒駕的渾蛋關個千百年也是浪費糧食,要是可以直接死刑有多好。

「你可別跟仙鳳說什麼,她也不願意。」要不是有默言歆陪著,這孩子會不會做傻事都難說。

劍子仙跡挑挑眉,低頭湊近了疏樓龍宿。

「做什麼?」都被抱在懷裡了還靠那麼近,劍子仙跡體溫又高,疏樓龍宿越發覺得熱,自以為談心時間結束又推了推劍子仙跡。

「封口費。」揚笑之際又補了一句;「要有誠意。」

誠意?疏樓龍宿氣笑了,薄唇狠狠地咬上了劍子仙跡的嘴唇,就那麼一口,便把劍子仙跡的嘴唇給咬破了。

溢出了一滴血。

疏樓龍宿輕輕地舔去那滴血。

雙唇膠著。

濃烈且纏綿。

直到兩人喘不過氣。

疏樓龍宿將劍子仙跡撲倒在沙發上,雙手撐起身子,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劍子仙跡。銀紫髮絲一綹一綹自肩頭滑落,在劍子仙跡頰邊織成一道幕。

一手伸了過去,指尖輕輕地描過劍子仙跡的眉眼,鼻尖。

以及那與自己一樣,略略紅腫的嘴唇。

一下又一下,劍子仙跡也由著他。

疏樓龍宿忽地笑了。

笑容綻在唇畔,溫柔又美麗的笑。

疏樓龍宿主動地將那朵笑送至劍子仙跡唇間。

「劍子,我回來了,煮杯曼特寧給我吧。」

劍子仙跡有些訝異,而後反應過來,也笑了,抬手環抱住疏樓龍宿。

「沒問題,龍宿,歡迎你回來。」

將那朵笑,以吻簽收。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7-01-29 23:33 | 16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現代]Latte,11

時序入冬。

外頭冰天雪地銀妝素裹,房間裡古老壁爐正盡忠職守,散發出陣陣溫暖,聖誕節的裝飾還未撤下,看起來十分繽紛亮眼。

疏樓龍宿坐在窗台上,腳上當然是蓋著毯子的,手裡捧著一杯劍子仙跡方泡好的、應他要求灑了棉花糖的熱巧克力,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低頭看著腳下的璀璨燈火。

兩人正在廣島市中心最富盛名的飯店,住得是最頂層的總統套房,由於裝潢走復古風,那壁爐不僅真材實料還年代久遠,即使要價不菲,在冬季還是十分搶手的,不過疏樓龍宿才懶得管劍子仙跡到底是怎麼訂到的,他只知道此刻他正舒舒服服地窩在這個溫暖的房間裡,不用去外面人擠人,也能將廣島市中心的夢幻彩燈節的燈展一覽無遺。

是的,這間總統套房很難訂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它所在的高度正好可以俯瞰廣島市中心的夢幻彩燈節,即使在雪中逛燈展也是一件浪漫的事,但是如果還要人擠人的話,疏樓龍宿就覺得不如遠觀好了。

一個懷抱忽地自身後欺上,疏樓龍宿側過頭便被偷了一吻。

「你行李整理完了?」疏樓龍宿問著,舉起手中的馬克杯,湊近劍子仙跡嘴邊。「要不要喝一口?」

劍子仙跡喝了一口,隨即將一個充滿巧克力甜味的親吻印上疏樓龍宿唇間。

「好喝。」

理所當然地被瞪了一眼。

「都整理好了,如果想在市中心逛一逛的話,行李可以先寄放在飯店裡,我們可以吃完午餐再出發。」都在同一個縣市裡,就算坐普通電車也不會花太久時間,兩人來廣島已經快一個禮拜了,逛的地方卻不多,多半還是因為市中心的夢幻彩燈節是廣島年末的重頭戲,再加上兩人又是聖誕假期來的,除了頭兩天疏樓龍宿還願意為了美食出去逛一逛,剩下的時間兩人都窩在飯店裡。

反正他們的主要目的也不是夢幻彩燈節,更不是逛廣島吃美食。

疏樓龍宿綻開一個燦爛的笑容,自劍子仙跡懷裡轉過身,捏住劍子仙跡的下巴。

「我說,劍子,你該不會是還沒想好要怎麼跟我求婚吧?」

疏樓龍宿傷勢好全後兩人就去挑了戒指,跟之前那對沒太大的差別,就是多了些水晶裝飾,劍子仙跡戴的當然是紫水晶,疏樓龍宿的則是白水晶。只是戒指好是好了,疏樓龍宿卻不肯戴上。

理由自然是人生難得被同一個人求婚兩次,更何況第一次與其說是被求婚不如說是被劍子仙跡給騙了,疏樓龍宿揚言劍子仙跡不給他一個難忘的求婚場面就別想他跟他再去一次加拿大,我願意當然也會變成我不願意。

最後疏樓龍宿就被劍子仙跡帶來日本了,還是在聖誕節當天,挑了一個他從沒想過會來的城市。

說要看雪景嘛,日本有雪景的熱門景點那麼多,不需要特地跑來這麼南端的還不一定會看到雪景的城市,說要吃海鮮嘛,日本可是個島國,哪裡的海鮮不好吃,說到廣島疏樓龍宿除了想到歷史上的原子彈好像也就沒有什麼特別的印象了。

而且他們還要換地方住,這也實在是很難得的情況。

「我自然想好了。」劍子仙跡拉下疏樓龍宿的手,再度將人擁入懷裡。「這次你一定會喜歡的。」

疏樓龍宿挑挑眉,劍子仙跡自信的笑容映入眼裡,讓人心動。

「那我就期待了。」

「我也很期待。」

「你有什麼好期待的?」疏樓龍宿瞪他一眼,又喝了一口巧克力,再不喝就冷掉了。

「自然是你跟我說我願意的那瞬間囉。」知道疏樓龍宿至今都沒有猜出他到底想怎麼做,劍子仙跡心情也很好。

現下覺得劍子仙跡的笑容刺眼了,疏樓龍宿佯怒說道:「我可告訴你,這次我才不會那麼輕易就被騙,你跟我求婚時離我遠點,不許再趁我不注意時偷偷把戒指戴……」

即使已經過了那麼多年了,想起所謂的第一次求婚疏樓龍宿還是來氣,抱怨的話語未竟,便被劍子仙跡以吻封緘。

輕輕柔柔的吻,卻侵略性十足,蠶食了疏樓龍宿的理智,忘了手裡還未喝完的巧克力,握不住的馬克杯在地毯上暈出一條深色痕跡,卻沒有引起兩人的注意,握住了彼此的手,相熨的掌心,恰如兩人難分難捨的唇瓣。

疏樓龍宿忽地被劍子仙跡抱到了壁爐前的貴妃椅上。

說是貴妃椅,躺兩個人也不是問題。

「龍宿,介意我先預約新婚夜嗎?」劍子仙跡輕笑,半撐起身子免得壓痛了疏樓龍宿,一手搭在他腰上摩挲著,隨時準備拉開他浴袍腰帶上的結。

「如果這是你打算表現給我評估的標準之一……」疏樓龍宿快了他一步,手一抽,劍子仙跡浴袍的腰帶便離開他腰上,失去束縛的浴袍敞了開來,精壯胸懷映入疏樓龍宿眼中。

扔開帶子,手探了過去,掌心感覺著劍子仙跡的心跳,那麼的快,那麼的不穩定。

可他看起來卻一副游刃有餘鎮靜自如的模樣。

「劍子,吻我吧。」手收了回來,指尖輕輕地點了點自己的嘴唇。

「遵命……」劍子仙跡低下頭,吻上了疏樓龍宿。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7-02-01 22:54 | 17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993
腹黑: 548 点
珍珠: 20166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1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17-05-03

鲜花 [69] 鸡蛋 [0]

 [現代]Latte,12,完

嚴島神社是廣島著名的世界文化遺產,海上鳥居更是位列日本三景之一,不管何時都自成一道風景,就連疏樓龍宿都忍不住讚嘆古人的技藝。

劍子仙跡選的還是嚴島神社附近的旅館,百年老店不僅沒有給人一種破舊之感,相反的,那處處細緻巧思所組成的建築獲得了疏樓龍宿的青睞,只有在這種時候他才會感嘆,就算他把儒門旗下的飯店再如何精心模仿日式古建築,時光所帶來的沉澱終不是現代化工藝能重現出來的。

時至今日,疏樓龍宿大概也猜得出來劍子仙跡想做什麼了。

十年前他們一起跨年,一起看日出,然後他就莫名其妙地戴上了那只戒指。

自己早已勒令他不准再偷偷來,那麼這次,他會說出什麼話來哄自己開心?

在宮島住了兩天後疏樓龍宿總是笑睇著他,劍子仙跡知道他已經知道了,卻沒多說,該帶疏樓龍宿去逛就去逛,該和疏樓龍宿在房間裡膩歪就繼續膩歪,直到了跨年那天的到來。

前一晚的抵死纏綿讓兩人都賴床了,直到肚子餓得受不了才起來吃了點東西,然後疏樓龍宿又睡著了,劍子仙跡自然也是陪著睡的,直到華燈初上,兩人終於和被窩分手。

晚餐自己是旅館裡的精緻懷石,吃飽喝足,劍子仙跡準備好熱飲和一些點心,終於和疏樓龍宿出門去。

或許是因為太冷,也或許是因為沒有什麼活動,嚴島神社十分安靜,遠方矗立在海上的鳥居有種神聖不可侵的凜然,劍子仙跡選了一個背風的岩石區,鋪上軟墊後才拉著疏樓龍宿坐下,提燈的光芒比不過天上繁星,疏樓龍宿縮在劍子仙跡懷裡,聽著濤聲,望著星海,忽然覺得此時此刻,人生無憾。

在劍子仙跡懷裡抬起頭,被風吹得冰涼的嘴唇貼在劍子仙跡頸側,情人的體溫很快地就傳到他唇上。

頭再抬得高一點,疏樓龍宿的唇便靠近了劍子仙跡的耳邊。

「我願意。」

劍子仙跡看向疏樓龍宿,映入眼底的是情人溫柔笑容,美麗得令人屏息。

於是也笑。

在疏樓龍宿唇上落下一吻,劍子仙跡拿出在胸前揣得熱了的戒指盒。

打開。

「龍宿,我們一起成為一杯完美的拿鐵,好嗎?」

「好不浪漫的求婚詞。」疏樓龍宿抱怨著,卻是拿起了那只鑲了紫水晶的戒指。

劍子仙跡也拿起了那只鑲了白水晶的戒指。

一聲好,一個吻,一個誓約的完成。

於是兩人的無名指上再也看不見那圈戒痕。

新年的第一道曙光自海天交會處躍出,與水光同時閃爍著,卻耀眼不過兩人交握指上的那對紫白水晶。

璀璨,且永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7-02-02 00:52 | 18 楼
«1 2 » Pages: ( 2/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6-28 18:44,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