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02.01[現代]Latte,11,17F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04
腹黑: 561 点
珍珠: 2025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23-07-18

鲜花 [71] 鸡蛋 [0]

 02.01[現代]Latte,11,17F

0
先生主人12周年快樂~~~~~~~


話在前頭,這個篇名有50%的可能性會改掉(被滅
我原本想要用的名字不是這個,但是想用的那個名字實在太言小了我無法接受(咦
因為不能只有我受害,所以我還是要告訴大家我原本想用的名字,就叫"愛在記憶中找你"(!
看到這裡如果認識這個港星的人應該就知道為什麼我會選用這個名字了(並不會
好了,總之,這就是一個愛與失憶的故事(無誤
最後會怎麼樣我也不知道,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www




***












強烈的痛楚,終於逼得疏樓龍宿睜開了眼睛。

還未看清所在何處,一張臉已急切地靠了過來。

「龍宿!你醒了!」

靠過來的容顏憔悴得很,也陌生得很,特別討厭跟陌生人接觸的疏樓龍宿抬手就想推開來人,才動根手指就覺得全身痛得厲害,只能狠瞪對方一眼。

「走開……」嘶啞的聲音毫無半分殺傷力,反而讓疏樓龍宿眉蹙更緊。

瞧出疏樓龍宿眼底的防備,劍子仙跡一個怔忡,跟著便是一個苦笑。

「我讓仙鳳過來陪你?」

熟悉的名字卻從陌生人口中道出,疏樓龍宿不能不驚訝,但不管如何讓穆仙鳳過來總比這個男人杵在病床邊來得好,輕輕地點了下頭,便見男人拿起一旁的手機傳了訊息。

傳好訊息,劍子仙跡拿起一旁水杯,用棉棒沾了些水,輕輕抹上疏樓龍宿蒼白嘴唇。

「好了你省點力氣別瞪我,我是劍子,劍子仙跡,仙鳳等等就來了,你再忍耐一下。」潤好了疏樓龍宿嘴唇,劍子仙跡再度拿起手機,發了群組消息給慕少艾和素氏父子「等一下醫生會過來看你。」

劍子仙跡神色複雜地看著依舊萬分防備的疏樓龍宿,當初急救時慕少艾就讓他做好了心理準備,疏樓龍宿的腦部接著受了幾次撞擊,雖然搶救及時,但畢竟傷在腦部,過多的血塊無法全數清除,還有些許必須依靠自身循環慢慢消散,為此慕少艾滔滔不絕地講了一堆應該會有的後遺症,但是劍子仙跡怎麼也沒想到疏樓龍宿竟會失去記憶。

這麼八點檔的事!就算他的職業是作家也不需要來這一筆!

「記得言歆嗎?」劍子仙跡終於打破沉默。記得龍宿說過穆仙鳳和默言歆是他同年收養的,總不會只記得一個吧?

疏樓龍宿點了點頭。

「佛劍呢?」

疏樓龍宿眼裡明白浮現「他誰」的問號。

「你知道今天的日期嗎?」

「四月……二十三……」

劍子仙跡沉默了好一會兒,又問:「哪一年?」

「二零零三。」

他們認識的前一年!要不要這麼剛好!他是寫過這種白爛劇情給龍宿看過是不是!劍子仙跡想哭的心情都有了,撫額輕嘆。

「明天才是四月二十三,今天是四月二十二,二零一六年的四月二十二。」十三年的空白,真是好長一道鴻溝。

疏樓龍宿又瞪他。

「等會兒仙鳳來時別告訴她,她已經很難過了,別再刺激她。」

是要刺激什麼?疏樓龍宿還來不及問,兩聲敲門聲橫空插入,劍子仙跡還未開口門已被打開,那熟悉的紅讓疏樓龍宿安心不少。

「主人!您終於醒了!」穆仙鳳撲在床邊,眼淚像關不上的水龍頭嘩嘩直流。「您救仙鳳做什麼?仙鳳哪值得您救,要是主人有什麼萬一仙鳳拿什麼賠給先生呀?」

「仙鳳,別亂說,妳明知道龍宿不喜歡妳這樣說。」劍子仙跡走過去把穆仙鳳拉起來。「龍宿剛醒,別吵著他休息,等下醫生就過來了,妳在這裡陪他,我回去燉些補湯過來。」

「好,先生回去時小心點。」

劍子仙跡又看了疏樓龍宿一眼,想著反正他也無法反抗,便過去握了握他的手,雖然如預期地被瞪了一眼,不過疏樓龍宿瞪他總比疏樓龍宿毫無表示來得正常,只是一笑,便離開了病房。

心裡縱使百般不解,但從方才穆仙鳳所說的話裡也能猜出幾分,加上也是久未開口,疏樓龍宿喉嚨還是乾啞的厲害,全身也是疼痛不已,便閉上眼睛休息了。
[ 此帖被初行雲在2017-02-01 22:56重新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d98j) f&e:周年新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6-04-23 00:28 | [楼 主]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04
    腹黑: 561 点
    珍珠: 2025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23-07-18

    鲜花 [71]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楼染灩于2016-04-30 00:00发表的  :
    發生啥事啊?要虐先生嗎??請繼續寫下去!!



    要一起虐~(喂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6-04-30 22:07 | 1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04
    腹黑: 561 点
    珍珠: 2025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23-07-18

    鲜花 [71] 鸡蛋 [0]

     [現代]潑墨桃花,02

    來巡房的醫生是素續緣,琉璃醫院的接班人,疏樓龍宿當然認識,但也應該就止於知道他的名字,這般熟稔的態度是怎麼回事?他真的失去了十三年的記憶嗎?

    腦中思緒百轉千迴,面上卻未露半分,只在想得久時皺了皺眉,正在查看記錄板的素續緣注意到了,看向疏樓龍宿。

    「龍首現在該做的事是休息,而不是胡思亂想。」

    「能開止痛藥給我嗎?」他不是一個不能忍痛的人,但此刻額際一抽一抽的疼痛卻讓他倍感心煩。

    「開給你的藥裡已經有止痛成份了,我不會再另外開止痛藥給你,你的病情是需要長期療養的,過多服用止痛藥會讓你出現依賴現象,再者我想劍子先生應該有辦法撫平你的疼痛……嗯,劍子先生呢?」總算知道哪裡不對了,素續緣環顧病房一圈,沒看見之前一直守在病床前的人影。

    「先生回去幫主人準備補品。」一旁的穆仙鳳答道。

    在這種時候?素續緣眼底有些訝異,卻沒有再多說,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低頭又在記錄板上書寫,寫畢後又交待了穆仙鳳一些事情,這才離開病房。

    才剛走出病房,素續緣便看見了廊上的劍子仙跡。

    「劍子先生。」

    「龍宿他還好嗎?」

    「還算不錯。」素續緣把方才說給穆仙鳳的注意事項轉述一次給劍子仙跡聽。「龍首失憶了是嗎?」

    還真是敏銳,不愧是琉璃醫院的接班人。瞧見走出病房的是素續緣,劍子仙跡就不覺得疏樓龍宿的病情能瞞過他,這孩子心太細了,即使他與疏樓龍宿交往不深,仍是能從旁枝末節裡推敲一二。

    「失去部份記憶而已,不用特別告訴別人,尤其是仙鳳,我怕她亂想。」

    「聽說這案子移到靖檢手上,至少不用擔心這案子會無聲無息地被洗掉。」要是可以動用私刑,想必就算是靖滄浪也會想把這些酒駕的人渣給滅了。

    「龍宿能好就好了。」劍子仙跡苦笑,如果他在場,他也很想把那個駕駛拖出來狠揍一頓,可惜他接到消息時疏樓龍宿已經進了手術室了,現在只要他平安無事,劍子仙跡已別無所求。「我先進去了。」

    「好的,我也去忙了。」素續緣略略躬身,便舉步離開。

    劍子仙跡輕嘆口氣,理好情緒,敲門進入。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6-04-30 22:07 | 2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04
    腹黑: 561 点
    珍珠: 2025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23-07-18

    鲜花 [71] 鸡蛋 [0]

     [現代]潑墨桃花,03

    劍子仙跡來了,穆仙鳳便也不多留,正想把方才素續緣交待的事重又交待一遍,便被劍子仙跡打斷,說了句他剛剛在外面正好遇到素續緣,穆仙鳳便也不再多說,轉頭叮囑自家主人幾句就離開了。

    對於穆仙鳳的離開有些不快,這妮子怎麼就這樣把他跟個陌生人扔在同一個空間呢?疏樓龍宿眉頭更緊,雖然沒讓穆仙鳳知道他失憶的事情,但是怎麼樣他也是為了救她才住院,倒是留下來好好照顧他啊!還在腹誹穆仙鳳,一股香味倏地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劍子仙跡把餐桌拼起來,將一碗香氣四溢的鱸魚湯放到疏樓龍宿面前,小心翼翼地將他再扶起來些,拿了幾顆枕頭塞在他身後。在劍子仙跡的手伸過來時疏樓龍宿便想開口阻止,熟悉的觸感卻讓他一愣,加上劍子仙跡的動作流暢,一氣呵成,疏樓龍宿根本未及阻止。

    「趁熱喝,對傷口復原好,魚刺也幫你挑掉了,多吃一點。」劍子仙跡一頓,又問:「手有力氣嗎?」

    「可以。」就算不可以也要可以,疏樓龍宿想著,慢慢地拿起了湯匙,舀了舀那碗熱湯,湯面十分清澈,看起來沒有半點油脂,沉在碗底的魚片片得很薄,半點也看不出有刺的存在,倒是大大提高疏樓龍宿進食的意願。

    疏樓龍宿看了劍子仙跡一眼,也不知道他是有意還是無心,聽了他說他能自己喝湯後就開始忙碌起來,一下子檢查水壺,一下子整理衣服,反正就是沒看著他,即使心裡明白劍子仙跡不可能不注意他,但視線沒在他身上就是輕鬆許多。

    毋須自己開口,便能明白他心裡所想嗎?這個男人……當真是自己的另一半?疏樓龍宿想著,舀了一口湯小心喝下,竟是出乎意料的美味,也十分合自己的胃口,遲疑了一下,又慢慢地喝了起來。

    始終注意著疏樓龍宿的動作,見他乖乖喝著魚湯總算鬆了口氣,將換洗衣物整理好,又將空碗餐桌收拾好。

    「我去裝水,有要幫你帶什麼回來嗎?」見疏樓龍宿搖頭,劍子仙跡替他將被子往上拉些。「那休息下吧,我很快回來。」

    疏樓龍宿看著劍子仙跡走出病房,醒時初見的防備縱然未完全退去也減輕不少,雖然沒有細問他與劍子仙跡的關係,但是穆仙鳳竟然就敢這樣讓他們兩個獨處,再加上剛剛劍子仙跡那關懷備至的舉動,再再地說明他們以往的關係很好,甚至可以說到親密的地步。

    重點是他的身體對劍子仙跡的接觸沒有排斥感!想起劍子仙跡方才扶起他的感覺,不是厭惡,不是陌生,帶著一股理所當然的熟悉。

    見鬼了才會熟悉,就連穆仙鳳和默言歆都很少碰他,他今天卻是對這兩人以外的人的碰觸有熟悉的感覺。

    越想頭越痛,疏樓龍宿閉上眼睛,揉著抽疼的額際,一雙手突然接手了他的工作,嚇得他身子一震,馬上便被按住肩膀,待他坐好劍子仙跡重又替他揉著額際。

    「躺好別動。」話裡似有幾分不悅,見疏樓龍宿仍是不安份,那幾分不悅便明白顯現。「即使是你本人,我也不允許你這樣糟蹋自己的身體,想知道什麼可以問我,不要自己想得頭疼,續緣應該解釋過你的病情,等你腦裡殘留血塊自動清除後基本上就能恢復記憶,你不用心急。」

    「如果我還是想不起來呢?」就算不是醫生也能知道這種例子並不是沒有過,大腦本來就是人體最奧妙的地方,所以疏樓龍宿才這般沒有安全感,十三年的空白,光想他就覺得可怕。

    劍子仙跡笑了。

    「沒關係,我們還有很多個十三年。」

    疏樓龍宿看著劍子仙跡,他這是在對他許諾?

    「你是誰?」額際的抽疼在劍子仙跡的按揉下緩和許多,和他對視的雙眼沒有半分怯意也不曾閃躲,疏樓龍宿終於開口。

    「我是劍子,劍子仙跡。」劍子仙跡收回雙手,低頭拉近了他與疏樓龍宿的距離,近得能感覺到彼此的呼吸,近得能在對方眼裡看見自己。

    「你的另一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6-05-15 21:13 | 3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04
    腹黑: 561 点
    珍珠: 2025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23-07-18

    鲜花 [71] 鸡蛋 [0]

     [現代]潑墨桃花,04

    好的,因為這樣那樣的關係,本篇確定更名為Latte了
    是的,你沒念錯,就是咖啡的那個拿鐵XD




    ***




    如果有人跟疏樓龍宿說他這輩子不但會談戀愛還是會跟個男的談戀愛,疏樓龍宿表示他一定要叫默言歆把那個人灌水泥丟東京灣。

    但是現在眼前這個男人居然跟他說他是他的另一半,態度理所當然不說,還一副溫柔寵溺又自信滿滿的模樣,完全不怕他打槍。

    疏樓龍宿是很想打槍他,但是偏偏他聽了這句話沒有半點反感,沒有半點排斥,一點點負面情緒都沒有。

    這才是讓他最驚訝的地方,即使心裡驚濤駭浪,臉上也未表露半分,疏樓龍宿看著劍子仙跡好一會兒才哼了聲,閉上眼打算來個裝睡不理。

    於是耳邊響起了一聲輕輕的笑聲,那般柔又那般熟悉,輕輕地敲在他心上。

    下一刻疏樓龍宿就感覺床被放平了,薄被也被拉到肩上,自己的一舉一動似乎都離不開劍子仙跡的預測,正想把被子往下拉點時就聽到劍子仙跡說了聲「會冷,被子蓋好」,於是他便不動了,乖乖地躺著。

    失去視覺,其他的感官便敏感許多,疏樓龍宿感覺到劍子仙跡又在床邊坐下,窸窸窣窣地不知道在做什麼,眼睛微睜便看到劍子仙跡在削蘋果,偷看沒兩秒就被抓包,疏樓龍宿又哼了一聲,轉過身去背對著劍子仙跡,沒感覺到背後視線膠著讓疏樓龍宿放鬆不少,終於可以好好梳理腦中思緒。

    另一半?那個所謂會彼此相愛、彼此陪伴,直到生命盡頭的,另一半?

    這種事情他從來就沒有想過,個性始然加上多年的養尊處優,疏樓龍宿很清楚自己的眼界如何,劍子仙跡雖然不是什麼歪瓜裂棗的長相,但也不至於令人一眼驚豔,而且見他穿著打扮,也不像是跟他同個交際圈的,那他們又要如何認識?如何在一起?

    即使表情未露半分,但疏樓龍宿清楚他睜眼初見劍子仙跡那刻的防備與厭惡已不知不覺淡去許多,他說他們認識了十二年,這麼漫長的日子……他真的有辦法跟一個人朝夕相對親密接觸?

    「龍宿,要不要吃蘋果?」知道疏樓龍宿其實沒睡著,劍子仙跡削好一顆蘋果,開口問道。

    「不吃。」這時候他哪來的心情吃蘋果?

    「別想太多,你現在需要的是休息。」

    「有陌生人在我無法休息。」語畢,疏樓龍宿卻沒等到劍子仙跡的回應,耐著性子等了好一陣子,終於忍不住回頭。

    像是早就料到疏樓龍宿的反應,劍子仙跡早已起身靠了過去,疏樓龍宿一回頭就與他面對面,那張眉眼含笑的容顏與他相距不過一指。

    如同之前的姿勢。

    只是這次疏樓龍宿感覺到的不只劍子仙跡的呼吸。

    「龍宿,睡吧,我在這裡陪你。」

    隨著話落,一個輕得彷彿不存在的吻,再度落在疏樓龍宿唇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7-01-09 02:16 | 4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04
    腹黑: 561 点
    珍珠: 2025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23-07-18

    鲜花 [71] 鸡蛋 [0]

     Latte,05

    主人真是被吃得死死的.失憶了也一樣(欸



    **



    疏樓龍宿本以為他會睡不著。

    可事實卻是他在劍子仙跡的陪伴下睡著了,還睡得很熟。他看著兩人交握的手,心底感覺複雜,什麼時候被握住的,他竟沒有察覺。

    病房裡只點了一盞小夜燈,百葉窗沒有完全關上,隱約可見外頭黑暗天色,下午睡得久了又睡得熟,此刻他沒有半點睡意,小心翼翼地拿過床頭櫃的手機,銀紫色的手機殼,很是符合自己的愛好,疏樓龍宿滑開螢幕,發現還要輸入密碼,略略皺了眉,輸入了自己的生日,密碼不對,於是連連又輸入幾組數字,卻怎麼都不對,疏樓龍宿有些氣惱,忽然想起今天的日子,不知怎地就是覺得好像很重要,便輸入了這組號碼。

    手機總算解鎖,一張照片猛地映入疏樓龍宿眼底。

    什麼時候,他也可以笑得這麼燦爛?

    什麼時候,他也可以任著一個男人這樣擁著他?

    疏樓龍宿忍不住又看向劍子仙跡,卻發現他不知道何時醒了,一雙眼情緒莫名地直盯著他看,下意識地抽了抽手,卻被握得更緊。

    不容他逃的緊握,卻也很小心地不弄疼他。

    「……什麼時候拍的?」

    「前年,我們去日本時拍的。」前年去日本賞雪回來後兩人就沒有再出國去玩了,雪景雖美,可劍子仙跡更心疼疏樓龍宿的身體,被他軟磨硬泡了好久才答應要去賞雪,於是那一次疏樓龍宿玩得特別盡興,穆仙鳳說要幫兩人合照他都來者不拒,回來後還興致勃勃地挑照片,最後挑了一張兩人在雪地燦爛笑擁彼此的照片設成桌布。

    疏樓龍宿點開了相簿。

    一張又一張,幾乎都是他與劍子仙跡的合照,偶有幾張他的獨照,不難看出是被偷拍的,疏樓龍宿一張一張看下去,看著那不斷顯示過去的日期,莫名的心中一酸,淚水忽地就自眼角滾落。

    「龍宿!」劍子仙跡站了起來,輕輕地拭去他的淚。「怎麼了?」

    「你一點都不生氣嗎?我就這樣忘了你。」

    「你好好地活著,比什麼都重要。」人不在了,記得一切又有什麼用?而且只是失去了部分記憶,又不是不會恢復,退一步來說,就算疏樓龍宿完全失憶了又如何?十三年前他能把他追到手,十三年後他一樣可以再追他一次。「別亂想了,你現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好好養傷。」

    情緒平復下來,突然覺得方才就那樣哭的自己很蠢,疏樓龍宿瞥瞥嘴,翻過身去再度以背示人。

    劍子仙跡也不惱,看了看時間,已經十一點多了,算算時間疏樓龍宿也睡了七個多小時。

    「龍宿,晚餐沒吃會餓嗎?」

    沒說沒感覺,一說就真的覺得餓了!

    疏樓龍宿哼了一聲。

    於是劍子仙跡輕笑一聲。

    活動了下因趴睡顯得有些僵硬的肩膀,劍子仙跡去開了大燈,房裡立時一片明亮,跟著又走回去扶了疏樓龍宿起來。

    「我又沒說餓。」疏樓龍宿小聲地嘀咕了一聲,卻沒有阻止劍子仙跡的動作,本來還有的幾分防備與排斥在看到那些照片後幾乎消散不見,語氣也不自覺地帶上幾分親暱。

    「魚湯還有一點,把它喝完吧,我再給你泡杯牛奶好睡。」

    「我又不是小孩子。」這次的嘀咕大聲了一點,還附加一個白眼。

    劍子仙跡只是笑,把下午煮的魚湯都倒到碗裡給疏樓龍宿喝。由於只剩下湯,疏樓龍宿很快就喝完了,劍子仙跡去洗了保溫鍋和碗,回來時手上還多了一杯熱牛奶。

    疏樓龍宿默默地接過喝了。

    「睡吧,睡不著,躺著休息也好。」疏樓龍宿身上受傷多處,腿上也劃拉了一條大傷口,雖然不到需要復建的地步,傷口看了也是觸目驚心,這個時候劍子仙跡真慶幸那人已經入獄他揍不到。

    疏樓龍宿沒有反對,他的傷口確實還有些疼,躺著休息也好。

    放下床舖,劍子仙跡扭開了夜燈才去關了大燈,調好冷氣溫度,才又回到病床邊坐下。

    「你去躺著。」疏樓龍宿見他又要趴在床邊睡,忽然說道。

    琉璃醫院的特等病房可是很舒適的,就連給家屬休息的床都很高級,放著好好一張床不睡偏要趴在他身邊,活該他睡得全身痠痛。

    劍子仙跡看了疏樓龍宿一眼,忍不住笑了出來。

    「笑什麼!」

    縱然疏樓龍宿失去了記憶,不過感覺要是回來了,兩人的相處也就熟絡許多了,雖然疏樓龍宿只說了這麼一句,可劍子仙跡卻很明白其中所隱藏的意思。

    不過畢竟還是跟以前有些不一樣的,不然這時可是直接上床跟他擠一塊的。

    劍子仙跡把另外一張床推過來,和疏樓龍宿的病床並在一起。

    「睡吧,晚安。」

    「……晚安。」疏樓龍宿應了一聲,轉過頭去閉上眼睛,也不知道是在養神還是睡了。

    劍子仙跡的手摸了過去,輕輕地握住了疏樓龍宿的手。

    熟悉的溫度覆上手背,而後是手指相纏,雖不緊,卻很密。

    疏樓龍宿沒發現自己笑了,也沒有想抽回手的意思,就這樣任著劍子仙跡握著他的手,眼睛閉著閉著,也就從原本的養神而漸漸睡著了。

    察覺到身邊的人完全放鬆下來,知道他是睡著了,劍子仙跡坐了起來,替疏樓龍宿拉了拉被子,而後拉起他被自己握住的手,輕輕一吻。

    一夜好眠。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7-01-09 02:17 | 5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04
    腹黑: 561 点
    珍珠: 2025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23-07-18

    鲜花 [71]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0楼熱帶魚于2017-01-11 03:18发表的  :
    感謝12年後的現在依然還有先生與龍首的周年文,看這這篇文章,心底有著莫名的酸楚,雖然知道行雲大人的文都是不會讓人失望的,但是這過程還是使我心裡揪著這麼一把,感覺好痛,12年的回憶就這樣遺忘了,先生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是以平常人而言,根本不堪負荷吧!

    縱然失憶,但是人活著的確比什麼都重要,或許先生是這樣想的,但是.......還是好痛阿.. >"< ~~

    期待大人接下來的文章哦~



    (掩面)我一不小心就這篇當了兩年的周年賀了XDDDDD

    其實當初會選擇這個橋段只是想要表達出劍子與龍宿之間的羈絆,相信不管到底是誰失去記憶,最後都會在另外一個人的陪伴下想起
    人的大腦確實很神奇,但是愛也很神奇啊WWWW
    不管怎麼樣,我相信這兩個人都不會分開的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7-01-12 00:02 | 6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04
    腹黑: 561 点
    珍珠: 2025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23-07-18

    鲜花 [71] 鸡蛋 [0]

     [現代]Latte,06

    由於外傷頗多,所以劍子仙跡堅持要疏樓龍宿留在醫院養傷,儒門集團的事全部都交給了穆仙鳳他們,來探病可以,要是帶了公文來就算是穆仙鳳和默言歆他也照趕不誤。

    雖然因為照片的關係,疏樓龍宿對劍子仙跡的防備大減,劍子仙跡也沒想操之過急,並不會有太過親密的舉動,除了此刻。

    「……我可以自己洗。」頭幾天疏樓龍宿處於昏迷狀態,劍子仙跡就算幫他擦澡擦破皮他都不會有感覺,但是在清醒的隔天,疏樓龍宿只覺得自己全身都是消毒水的味道,提出了泡澡的要求。

    再次重申,琉璃醫院的特等病房很高級,要不是有醫療儀器和病床在,跟飯店的套房沒什麼兩樣,即使浴室沒有浴缸,但絕對有空間容納一個浴桶。

    於是劍子仙跡面不改色地去搬了一個澡盆回來。

    但是疏樓龍宿無法淡定面對此情此景,坐在椅子上怎麼都不肯脫衣服。

    「你的傷口不能碰水,你自己不好洗。」劍子仙跡也有很耐心跟他耗。「而且我不是……」

    「不要說出來!」十分清楚劍子仙跡想要說什麼,但是他不是沒看過是一回事,重點是他現在不記得他有給他看過啊!

    「龍宿,」劍子仙跡輕嘆。「你信不信就算現在我眼睛遮起來了,我還是可以幫你擦澡,而且不會碰到你的傷口?」

    別說疏樓龍宿身體的每一分每一吋他本就熟悉,這些日子就連換藥都是他親自來的,哪裡的傷如何他恐怕都要比護士清楚,劍子仙跡是很有自信可以如此做到,但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他可不想跟疏樓龍宿就此停步不前。

    「而且你腿上有道長傷口,不能碰水,龍宿,讓我幫你好嗎?」

    疏樓龍宿低頭沉默,劍子仙跡也不催他,耐心等著他開口同時,也開始在澡盆裡蓄水,水才蓄了一半,疏樓龍宿一直緊緊攢在手裡的毛巾就遞到眼前。

    劍子仙跡看向疏樓龍宿,仍是低著頭,看起來有幾分委屈,劍子仙跡拿了毛巾卻是披到他腰間,伸手將他從椅子上抱下來放入澡盆裡。

    「劍子?」

    「這樣就不怕我看了吧。」澡盆不深,疏樓龍宿坐下去後水也堪堪漫過腰間,毛巾浮在水面上剛剛好可以遮掩住私處,雙腳屈起踩地,剛剛好不會讓傷口碰到水。劍子仙跡伸手把疏樓龍宿抱起來些,把他身上已經染濕的病人袍給脫了下來扔到一邊,關上水後站了起來。

    「我再去拿條毛巾。」

    知道劍子仙跡是特意留點私隱給自己,疏樓龍宿把握時間洗好了重點部位,正在打量身上傷口,劍子仙跡已敲了敲門走了進來,還順手捎了一個小椅子,坐在澡盆旁邊開始替疏樓龍宿洗澡。

    「坐起來一點,我幫你刷背。」將毛巾浸濕,劍子仙跡小心翼翼地避開疏樓龍宿背上的傷口替他擦背。

    一時無話。

    多日沒碰到水,疏樓龍宿一手輕撥著水面,視線忽地瞄到左腿上的傷口,伸手想摸,手還沒碰到就被身後男人給拉回來。

    「還沒結痂,別碰。」語氣平平,可疏樓龍宿就是能聽出那其中的憤怒與心疼。

    「我好像還沒問過你我怎麼會出車禍?」從初醒那刻穆仙鳳的反應知道是為了救她,不過實際情況倒是沒人跟他細說。

    「對方酒駕,你只來得及推開仙鳳……你被他的車撞進一旁的店家裡,玻璃都砸在你身上。」所以疏樓龍宿身上的外傷才那麼多,那些玻璃真可謂功不可沒。手上的動作有那麼一瞬間的停滯,接到通知的那一刻劍子仙跡無比悔恨為什麼他沒有陪著疏樓龍宿出門。「龍宿……」

    一聲呢喃響在耳際,隨即光裸肩膀便被輕輕環抱,就連此刻劍子仙跡都不忘要避開他的傷口,一聲又一聲的呼喚在耳邊低低響起,疏樓龍宿甚至有種劍子仙跡埋在他肩頭哭泣的錯覺。

    「劍子……」雙手輕輕地摸上劍子仙跡橫在他身前的手臂,思索著該說些什麼的時候,腦子裡閃過一些模糊的片段,卻是快得來不及捕捉。

    「龍宿?」一聲輕喚又響在耳邊,拉回疏樓龍宿的理智,倏地發現劍子仙跡的容顏離他好近,近得就連他眼裡的自己都看得分明。

    疏樓龍宿下意識地就想退開,卻因仍是被劍子仙跡抱著而無法動彈。

    呼吸著彼此的呼吸,久違的親暱再度讓疏樓龍宿走神。他不討厭,他很習慣,甚至有一點點的喜歡。

    以前的他在這種情形下會怎麼做?

    身體似乎因這過度的接近而被喚醒了一點記憶,疏樓龍宿微微抬頭,兩人的嘴唇便碰在了一起。

    他看見劍子仙跡眼底閃過一抹訝異,隨即是柔柔的笑意。

    疏樓龍宿閉上了眼。

    此刻他終於明白劍子仙跡為何只求著他活著就好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7-01-12 00:02 | 7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04
    腹黑: 561 点
    珍珠: 2025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23-07-18

    鲜花 [71] 鸡蛋 [0]

     [現代]Latte,07

    就如慕少艾所診斷的,疏樓龍宿腦中殘留的血塊正依著自身循環而慢慢消散著,雖然緩慢,偶爾還是會想起一點以前的事情,只是疏樓龍宿若不問,劍子仙跡也就不提,他對待疏樓龍宿仍如往昔。跟十二年前完全的陌生不一樣,即使疏樓龍宿沒有記憶,可身體早已記住劍子仙跡的碰觸,於是毫無懸念的──雖然他本人沒自覺,但是如今兩人的相處模式跟以前基本沒變,別說牽手親吻之類的舉動,就連洗澡這件事疏樓龍宿也只抗拒過一次後就沒有下文了。

    在醫院養傷的日子很無聊,只是再無聊,醫生沒發話劍子仙跡也不會讓疏樓龍宿出院,疏樓龍宿也怕穆仙鳳使用淚眼攻勢,難得地聽話,只要求每天可以出去走走就好。

    姑且不論是巧合還是因為醫院高層有吃貨,琉璃醫院附近有不少頗有特色的餐廳,於是疏樓龍宿可以正常進食後,每天的午餐都是在外解決,吃飽後再散步回來,傍晚天氣不錯的話劍子仙跡也會帶他去醫院的中庭乘涼,等穆仙鳳送晚餐來才回去。

    「好像退休了一樣。」疏樓龍宿冷不防冒出了一句。

    午後的陽光灑在他身上,暈出一層淺淺金芒,多日的進補讓疏樓龍宿氣色恢復得不錯,手裡的描金流花骨瓷杯飄出花茶的香氣,熨得手心好像也都變香了一樣。

    今天劍子仙跡選的餐廳有個小花園,日曬不強,兩人便坐在戶外,吃過飯,劍子仙跡就著平板處理一些瑣事,放著疏樓龍宿在身邊發呆,想著想著就突然冒出那一句。

    「那不是很好嗎?我期待很久了。」認識他之前的疏樓龍宿可是個工作狂,一天二十四小時大概就工作了二十個小時,胃痛頭痛更是家常便飯,兩人在一起後疏樓龍宿這些毛病才慢慢被改過來,也被他逼著培養更多管理層,手上的工作慢慢的放出去,也開始可以跟他一起出去旅遊。

    「你是不是有叫我把儒門給收起來?反正錢也賺得夠多了的話?」疏樓龍宿盯著劍子仙跡好半晌,直到額際隱隱抽痛,趕緊舉起杯子啜了一口花茶。

    「我還說過你要是再想到頭痛,我就不准你離開病房的話。」劍子仙跡抬頭看向心虛的疏樓龍宿,以為自己在看平板就不會注意到他嗎?

    「又不是我自己願意的。」疏樓龍宿小聲嘀咕,隨即就被劍子仙跡拉了過去,額際被輕柔按壓著,疼痛漸去。

    明知疏樓龍宿現在很聽話,並不會刻意去想以前的事,但是他也知道,只要有片段閃過,疏樓龍宿總會去細想,有時雖然能讓他想起來,可更多次的結果是害他頭痛,如果要用頭痛來換以前的記憶的話,那劍子仙跡還真的覺得不如不要想起來算了。

    「我們現在這樣不是也很好嗎?」除了沒有睡在一起,好像就跟以前沒有什麼不同了,而沒有睡在一起的最主要原因還是劍子仙跡怕會弄到疏樓龍宿的傷口。

    「……我只是覺得對你不是很公平。」雖然他可以明白劍子仙跡的心情,但是看他這麼毫無懸念地包容一切又覺得不是滋味。

    好像就是一種叫心疼的感覺。

    劍子仙跡笑。

    靠過去輕輕地在疏樓龍宿唇上落下一個親吻。

    「如果出院後你都沒有想起來,」劍子仙跡抬手掌住疏樓龍宿的臉頰,那些細微的傷口都已復原,輕輕摩挲著那滑嫩肌膚。「那我們就再去一次加拿大。」

    「去加拿大做什麼?」

    「去那間靠海的小教堂,再聽你說一次我願意。」







    疏樓龍宿看著眼前燦爛笑開的男人,腦海裡不斷搜尋著相關記憶,卻發現他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

    他想也是,認識一個狀況外的劍子仙跡就夠了,眼前的男人雖然俊美,可那過份燦爛的笑容只會讓他覺得此人有企圖,根本不想接近。

    但是劍子仙跡竟然敢讓他們兩個人在病房獨處!

    「沒關係,很快就會好起來的。」大醋桶不在,御神風很是放心地拍了拍疏樓龍宿的肩膀,完全無視那個你是哪根蔥也敢碰我的眼神。「很快就會想起來的,想不起來也沒關係,劍子還是記得,你過去的日子不是空白一片,而且你也才忘了最近的記憶,想我當初……」

    「神風。」情人的聲音在身後響起,瞬間就讓御神風回頭。「我不喜歡你提那件事。」雖然事過境遷,御神風也已完全康復,但是靖滄浪想到那一幕仍是覺得心痛。

    「好,不說。」御神風做了個把嘴巴拉上拉鍊的動作,隨即走過去握住靖滄浪的手。

    「你好些了嗎?」靖滄浪往前走近病床,清冷神色帶上幾分關心。

    「好很多了,謝謝。」兩人是大學同學,疏樓龍宿對靖滄浪當然是不陌生,見他與那男人牽著手,手上還戴著同款的戒指,心下了然,沒有多問。

    「神風幫你做了一些藥膳和點心,吃得慣我再請他幫忙做。」

    「謝謝,麻煩你了。」御神風的好手藝是有口皆碑的,劍子仙跡也不推卻,很是爽快地收了下來,瞧見疏樓龍宿困惑表情,又解釋道:「御神風是開餐廳的,他們家的東西你也愛吃。」

    疏樓龍宿挑挑眉,還真看不出來這男人是廚師。

    「那我們不打擾你們了,再見。」靖滄浪只是來跟劍子仙跡報告案子進度而已,病中最需要的就是休養,是以他也不打算多待,見疏樓龍宿復原得不錯也放心不少,和兩人打過招呼,便和御神風手牽著手離開了。

    「怎麼了?」離午餐還有段時間,劍子仙跡便拿了點心要給疏樓龍宿吃,卻發現他若有所思地看著自己的雙手。

    再看得仔細點,就會發現他看的其實是他的左手。

    「我們的戒指呢?」既然說過我願意了,那兩人的手上為什麼都沒有戴戒指?但是左手無名指上那一圈戒痕很明顯,說明他之前確實有戴戒指,還戴了很久。

    「你的壞了,修不好,所以我就把我的拿下來收一起了,等你出院我們再去挑。」

    「這次去加拿大邀靖滄浪和御神風一起去吧。」疏樓龍宿想了想才說道,接過劍子仙跡遞過來的盤子,一塊紫紅色的切得方正的蛋糕映入眼裡,不知怎的就是讓人覺得奇怪。

    「桑葚能補五臟,利關節,通血氣,安神定志,明目烏髮,所以這是桑葚慕斯。」劍子仙跡念了御神風留在紙盒裡的紙條,還真是準備周到。

    切了一小塊,入口意外地覺得味道不錯,酸酸甜甜的口感頗討喜,於是疏樓龍宿乖乖地把那塊蛋糕給吃完了。

    劍子仙跡把盤子拿去洗,回來後發現疏樓龍宿躺下睡了,走到床邊坐下,劍子仙跡執起疏樓龍宿的手,在他無名指上那一圈淡淡的戒痕上落下一個親吻。

    疏樓龍宿做了一個夢。

    夢裡劍子仙跡送了他一隻錶,降低了他的戒心,趁著他不注意的時候,又把戒指戴到他手上。

    那一句我願意,在他戴上戒指後將近四年才開口,還是因為他眼紅靖滄浪與御神風在加拿大辦了婚禮,所以乾脆也弄了個長假去結婚兼渡蜜月。不得不說御神風的眼光真是好,即使他跟劍子仙跡都沒有像他們兩人那麼愛海,但是在燦爛陽光下的海天一色確實美麗,在此辦婚禮都有種上天也一起祝福他們的感覺。

    「醒了?還早著,要再睡一下嗎?」算算時間疏樓龍宿也不過睡了不到一個小時,劍子仙跡發現疏樓龍宿醒了,習慣性地靠過去在他唇上落下一個親吻,將要退開之際嘴唇竟被咬了一口。

    「如果你這次的求婚我不滿意,我是不會跟你結婚的。」疏樓龍宿佯裝兇狠地說道:「也不准再說那一句,換一句!」

    劍子仙跡一愣,隨即笑。

    「那你要先告訴我你想起了哪一句。」雖然是抄襲,但是那一句也的確是他的心聲,沒有疏樓龍宿他的生命就不算圓滿,所以當初在設計戒指時才會在戒身上留下兩道淡淡刻痕,像是兩個半圓拼起來的樣子。

    「這種把戲你要跟我玩幾次?」都被騙了那麼多次,疏樓龍宿已經學乖了,何況他也不相信劍子仙跡不知道他在說哪句。

    劍子仙跡笑意更甚。

    他握住了疏樓龍宿的手,語氣不自覺地帶入三分期待:「那麼龍宿,我能跟你說歡迎回來了嗎?」

    能夠恢復記憶當然是很好的,那便意味著疏樓龍宿是完全康復的,對劍子仙跡而言,這個意義遠大於一切。

    「如果你不介意我還沒想起來我們怎麼認識的。」疏樓龍宿想了想,又道:「不過我覺得應該也不會是什麼我喜歡的場景,你連求婚都求不好,說不定你當初在我面前摔得很狼狽我才會記住你。」

    他是沒在他面前摔倒,但是疏樓龍宿對他的第一印象似乎也不是很好就是了,即使他後來毫無防備地在他眼前睡得香甜。

    「我們這周末出院吧。」如果說血塊清除得越多疏樓龍宿的記憶也就恢復得越多的話,都已經想到他們認識十年前的事了,疏樓龍宿的身體真的是已經快好了。「不過出院前要再做一次檢查。」

    「好。」疏樓龍宿也不反對,劍子仙跡開口說要幫他辦出院他就已經很訝異了,再多做一些檢查不算什麼。

    於是下午素續緣來巡房時,劍子仙跡便跟素續緣商量做檢查和出院的事,素續緣自然也不反對,疏樓龍宿這些日子的體徵都很穩定,除了腦中的血塊和身上幾個比較大的外傷外基本上都養得差不多了,如果不是擔心有意外,劍子仙跡也不會這麼堅持要他繼續住院。

    安排好檢查的時間,素續緣便也去忙了。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7-01-15 16:42 | 8 楼
    初行雲
    级别: 至尊暴龙


    精华: 0
    发帖: 1004
    腹黑: 561 点
    珍珠: 20255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52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3-22
    最后登录:2023-07-18

    鲜花 [71] 鸡蛋 [0]

     [現代]Latte,08

    檢查的結果讓劍子仙跡十分滿意,於是在風和日麗的星期日,疏樓龍宿終於出院了。

    由於疏樓龍宿恢復了大部分記憶,劍子仙跡便選擇回去豁然,熟悉的咖啡香讓疏樓龍宿放鬆不少。

    劍子仙跡把疏樓龍宿放到沙發上。

    「要喝點什麼嗎?」

    「隨便……你手還好吧?」這些日子默言歆和穆仙鳳幫他打理儒門也很辛苦,反正車子也開不進來,於是劍子仙跡讓他們送到巷口就讓他們回去了,疏樓龍宿腳上還有傷,因此劍子仙跡就一路抱著他回來。

    「沒事。」是有些酸麻,但還不至於無法動彈,劍子仙跡先去廚房裡泡了杯蔘茶給疏樓龍宿,這才去整理行李。

    雖然幾個月沒住人了,但是穆仙鳳都會定期來打掃,得知疏樓龍宿可以出院,穆仙鳳和默言歆更是提早一天來了個大掃除,茶几上還擺了一瓶黃百合,散著淡淡的花香。

    拿了衣服去洗,劍子仙跡走入廚房,穆仙鳳已經幫忙採買了不少食材,回頭正要問疏樓龍宿午餐想吃什麼,卻發現他已起身慢慢走了過來。

    「怎麼了?」劍子仙跡趕緊走過去將人也抱到廚房來,讓他坐在吧台旁的高腳椅上。

    「我又不是不能走路。」

    「你的傷口剛結痂,動作太大會裂開,你想再躺在床上兩個月我就讓你自己走。」他當然知道疏樓龍宿腳上的傷口只是外傷,但是就算是外傷也得好好養,要不是知道是浪費醫療資源,他還真的有股衝動叫慕少艾幫忙打上石膏。

    疏樓龍宿瞪了他一眼。

    「怎麼了?」劍子仙跡又問了一次。

    「我想喝咖啡。」自進門來那咖啡香就一直盈繞鼻間,雖然淡,卻讓疏樓龍宿思緒翻湧。「我想……喝曼特寧。」想了一下,又道。

    劍子仙跡看著疏樓龍宿許久,輕輕揚起一抹笑,湊過去吻上了疏樓龍宿。

    「劍子?」薄唇忽然就被偷襲,疏樓龍宿納悶地喚了一聲,這次的吻卻不似之前的點到為止,下意識地就想躲開,手卻被握得很緊,像是在安撫他,也像是要鎖住他。

    自疏樓龍宿醒來,雖然不是沒有被親過,氣氛卻不像此刻那般曖昧不明,薄薄唇瓣漸漸被熨得暖熱,疏樓龍宿終是閉上了眼,熟悉的侵略雖緩卻堅定,即使被動,疏樓龍宿最後也沉醉在這一吻裡。

    額抵著額,呼吸著彼此的呼吸,如此的親密無間,彷彿他們之間從未有過任何空白。

    劍子仙跡意猶未盡又啄吻了疏樓龍宿的唇瓣好幾下。

    「等我一下。」聲音有些沙啞,似乎捨不得離開疏樓龍宿半步,劍子仙跡又與他膩在一起好一會兒,終於轉身過去幫疏樓龍宿煮咖啡。

    磨豆,悶蒸,劍子仙跡的動作十分流暢優雅,疏樓龍宿看得有些入迷,直到他看到劍子仙跡從冰箱裡拿出牛奶才回過神來。

    而且還熱了起來!

    疏樓龍宿再笨也知道劍子仙跡是要幹嘛了。

    十分鐘後,一杯熱咖啡和一杯熱牛奶就放到他眼前。

    「自己來。」劍子仙跡的笑容燦爛到讓疏樓龍宿想把熱牛奶砸到他臉上。

    「龍宿,你知道所謂的完美的拿鐵是什麼嗎?」兩人大眼瞪小眼好久,劍子仙跡終於開口,不待疏樓龍宿回答,他便拿起了熱牛奶,涓白細流墜入黑色深淵裡。

    一圈又一圈,很快就被咖啡吞沒的牛奶,也讓咖啡不再是深邃的闐黑,淺褐色的液體依舊飄散著咖啡的香氣,卻比方才多了幾分溫潤。

    劍子仙跡拿起那杯拿鐵,抿了一口,靠過去以唇渡給疏樓龍宿。

    咖啡很香,溫度也不燙人,明明躲得開的,疏樓龍宿卻沒躲,任著劍子仙跡吻著他,只那麼一口,兩人的唇間都充斥著咖啡香。

    「最完美的拿鐵,咖啡與牛奶的比例是一比一。」不多不少,咖啡與牛奶各二分之一,融成的拿鐵就是最完美的拿鐵,奶泡拉花那叫裝飾不算在內,偏偏很多人都喜歡加上去變成各三分之一,於是就失了幾分味道。

    「所以呢?」隱約知道劍子仙跡想說什麼,疏樓龍宿仍是問道,沒發現自己的眼底已被笑意佔據。

    「所以你想知道為什麼我喜歡煮拿鐵給你喝嗎?」劍子仙跡笑問,甫問完嘴唇就被狠咬一口。

    疏樓龍宿舔了舔那個咬痕。

    換來一個濃烈且深的吻。

    「龍宿……你願意成為我的另一半,完美我的生命嗎?」







    疏樓龍宿拒絕了劍子仙跡。

    滿意地看到劍子仙跡挑挑眉似笑非笑的樣子,疏樓龍宿神態優雅地拿起那杯已被劍子仙跡喝了一口的拿鐵,小口地喝了起來。

    一如記憶裡的味道,這幾個月陪他在醫院養病並沒有讓劍子仙跡手藝生疏,飲了半杯,疏樓龍宿才放下杯子,清脆的瓷器碰撞聲響起,手突然被握住。

    「對不起,是我的錯。」

    「嗯哼?」這下換疏樓龍宿似笑非笑地看著劍子仙跡了。

    「回頭我就把戒指準備好……」

    「劍子,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上次求婚好歹還有對錶和戒指,這次就想拿一杯拿鐵打發他,倒是越活越回去,窮酸得讓人不忍說啊。

    「那有什麼,我這個人最會創造機會了。」劍子仙跡說著,繞過吧台來到疏樓龍宿面前,把高腳椅往牆邊移過去點,跟著一掌拍上疏樓龍宿身後牆面,將疏樓龍宿困在他與牆壁之間。

    「發什麼神經?」疏樓龍宿笑罵一句,伸手就想推開劍子仙跡,卻沒想他越發靠近,直接把他逼到了牆上。「做、做什麼?」

    燦笑的容顏越發靠近,劍子仙跡以行動回答了疏樓龍宿的問題。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醉生南柯,何非一夢?
    顶端 Posted: 2017-01-19 23:12 | 9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2-26 16:5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