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秀清隐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3
腹黑: 76 点
珍珠: 1718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3(小时)
注册时间:2010-03-23
最后登录:2018-04-19

鲜花 [6] 鸡蛋 [0]

 剑龙前传

0
1
三百年,对我来说弹指一挥间的时期过去了。我在徐绕山的隐居岁月即将结束,期间我度过了两次天劫,三次兵乱,四次暗杀,五次挑战,修行的枯燥生活得到调剂,我的心境和能力也得到很大程度的提升。有时我会想,当时间对我来说不再构成威胁的时候,我所追求的究竟是什么?

我曾在道门修行,先行者为我选择了徐饶山为修行地,他提醒过我,在此修行,功体悟性可日臻完善,但要再入红尘历练一番,方能达到天下无双之至境。

红尘,是欲望的修罗场,对于尚有追求的我,独具诱惑。于是,我决定离开徐绕山。正如先行者所言,三百年的岁月,是我与徐绕山的因缘。

离开一个熟悉的地方并非难事,因为我从未认为我属于这里,或这里属于我。

鸟语花香,飞珠泣玉,碧罗玉带,隔断红尘三十里,白云红叶两悠悠。离开徐绕山,我唯一带走的,是徐绕山传说中的名剑---风仰。当然,故人所赠的白玉琴,我一直都留在身边。

那日我离开,徐绕山只留下我一抹白色身影。

2
我的第一个目的地是飞仙渡。

飞仙渡并不为我所喜,但此处文人墨客极多,五朝更迭,林泉会却从未因此中断,是非常不可思议之事。我寻了一家茶楼,坐听茶客们谈论江湖八卦。

“林泉会此次会正常吗?”

“林泉会的较量若是正常,那才是不正常。”

这就是大部分江湖人对林泉会的评价。每年骚客游侠的各类真品会在此比拼,选出三甲,夺魁的宝贝会被拍出天价,再成为比武场上的头筹,直接奖励给此次胜出的武魁。

武魁可以将此宝转手,也可自己拥有,但如果其他人无法出到拍出的高价,主办方将以此价收回。

五年一逢林泉会,怪杰成名豪杰醉。
我低头呡茶,思忖今年的林泉会,又会有多少奇珍异宝涌现。

沉思间,对面的桌子已被一紫绶华服的男子占据,我听着对方口中念出一个个昂贵的小菜点心名字,心想这人究竟是为了显摆,还是太过偏执。跑过我身边为他们上菜的小二已经有两三个,人手不够,来了毛手毛脚的第四个,不出我所料,路过我桌边的时候第四个的托盘歪了,眼看五碟点心即将毁了我的茶桌,一个小茶杯落在我的桌子上,接着反弹到那个伙计的小臂,他的托盘又回归在水平线上。

华服男子向我走来,用修辞繁多诚意十足却毫无诚心的语句表达了他的歉意。

我微微一笑,向那个落回桌面的茶杯里注入茶水,给他递去。当他伸手接茶的瞬间,我将茶杯回向一绕,便有半杯茶水落入我面前的杯子,至于飞来之物,也斟着半杯茶水稳稳落在他面前。

他瞪着我,虽然只有千分之一秒。

我喜欢看他错愕的瞬间,稍纵即逝不易察觉,但那微张的唇形和出乎意料的表情让我非常有成就感。

他很快反应过来,不请自来的在我的对面坐下,道:“在下儒门天下疏楼龙宿,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道门剑子仙迹。”

这就是我与龙宿的相识。当时我非常怀疑他身份的真实性,在夺朱非正色的儒门,居然有人堂而皇之地穿着紫色的衣服行走江湖,而且还是个男子。从他点菜的习惯和跟班的人数,可以看出他在儒门应当是高层,一个穿着如此女气而气质与其着装风格又如此和谐的男人,究竟怎样服众?看着那张精致傲慢的脸,我不禁会想,当他邪媚的一笑,一定有很多人毛骨悚然。

“白衣走江湖,当真风仰在侧,不惧染尘埃?”

“紫袍游天下,果然位高权重,何畏儒生议?”

“哈哈哈。”龙宿大笑起来,他的儒门口音很特别,周围茶座的人都向我们这边看过来,不过,关注点更多在我背上的风仰剑。
他成功的让我成了焦点的中心,而自己却隐藏在贵妃扇后。

“风仰从未现世,龙宿先生如何得知吾背上之剑必定是徐绕山风仰?”

他宫扇轻摇,嘴角微翘,仿佛在嗅着不存在的花香,不过我已经不用等他的答案了-----林泉会的礼客朝我走来,我预计主办者贺东来已在等我。

“敢问阁下可是剑子先生。”

“正是。”

“我家主人已在千泉阁等候,请先生随我来。”

“好。”我看着龙宿,欣赏他今天第二次震惊的表情,不过我想任谁都很难接受一个无名的白衣剑客会是富甲一方的投机操盘手贺东来的好友这种事实。

我心情转好,便问礼客道:“能否带吾友人一同前往?”

“这,….小的要回禀主人。”

“那就有劳了,顺道说这次的客人是儒门天下疏楼龙宿。”

那礼客震惊的看着龙宿,讶异道:“。。。。龙首?”

龙宿摇摇扇子,默认了他的身份。

“剑子先生真是交游满天下,小的这就去禀报。”

千泉阁为林泉会藏宝第一阁,他如此谨慎无可厚非。我重新坐下,须臾,龙宿的雨前龙井已摆在了我的桌上。

“清茗一杯,聊表谢意。”他提起瓷壶为我斟茶。

“龙首奉茶,却之不恭。”我顺势接过茶杯。

再好的茶,也只能享用一盏,因为礼客已经去而复返。

茶楼前立着两匹白马,金绣银鞍,五色彩绸笼着马头,另有几个家丁在等候。
我认为邀请龙宿是正确的选择,他与贺东来在某些品味上一定很有共同语言。

3
“林泉会经久不衰,好友资产成倍增长,果然是经营有方啊!”我一见面就调侃道。

“谬赞谬赞,”贺东来一面笑纳吾之赞美,一面打量龙宿:“这位便是儒门龙首?”

“正是。”我答道,并在暗中猜测是贺东来身上的金链重还是龙宿身上的宝石更重。

“此次参与人数较五年前又有增长,想必阁主之产业定能更上一层楼。”龙宿不紧不慢的赞道。

“历来林泉会,宝物是一个关键,但评宝师的品鉴,更是决胜关键。神品贵重,须评宝师定义其价值,但评定之后,仍需世人认可其价值,方可获利。神品易得,但这能左右人心的评宝师难得啊!”

一开场就如此直剖要义,看来此次林泉会必出幺蛾子,而贺东来一定会盘算将我拉下水

“阁主囤货居奇,是当今有名富商,剑子先生乃隐居山林之剑客,汝二人如何成为至交,龙宿真是万分好奇。”

“儒门天下之龙首,又是为何一见白衣剑客,便起攀谈之心,东来也好奇万分。”

“风仰剑名扬天下,却不是谁都有缘一见的啊!”

“剑子仙迹也不是谁都能结交的,龙首日后便明白了。”

“哦?可是剑子先生看上去如此平易近人。”

“这正是其可怕的地方。”

“那吾倒是更好奇了。”

千泉阁水音回荡,鹿鸣器叮咚作响,右边黄铜大笨钟显示已到申时。

“有待时间考证的事情就留给时间,”我见机行事,打断了这两人相谈甚欢的对话。“这次请我来,可是因为评宝师的事情?”

“好友,你真了解我!据可靠线报,这次评宝师五人中已有三人被买通,正打算私下作弊。”

“这种问题都解决不了,我可是会怀疑好友你被人掉包了的啊!”

“当然,本来的计划是让这三人自行作弊,等到选出三甲再揭穿,重选之时大肆宣扬这几件绝非凡品,引起轰动效果,即可以捧红新人,又能狠削被收买者,一箭双雕。”

“但是?。。。。”

“但是方才收到衡雪桥老前辈来信,他将参加此次林泉会,并希望担任议首。”

“。。。。。。衡前辈到此,弄虚作假者要过关难矣。”

“正是。三甲之定,须议首与随机十名观众都认可,若是其中议首不认可或观众过半不认可,皆为作废。何况衡前辈那极具说服力的讲解,会影响多少观众。”

“咳咳,依照目前情况看来,是老天要好友举办一次正常的林泉会啊!”

“我收到信后也是如此想法”贺东来双目放光,似乎看见猎物踩入圈套般兴奋道:“那就有劳好友找出三人中一人取而代之,保证林泉会顺利进行!”

“…….”作为不问世事三百年的修道人,我觉得他这个要求实在强人所难。

“阁主也不知道被收买者是谁么?”龙宿问道。

“收买者也是临时起意,所以这两天才有线报传回,”贺东来用满怀希望的眼神看着我:“林泉会再过三日便要开场,好友可否答应我真诚迫切的请求?”

“好友,你太抬举剑子了。”

“哪里哪里,那也是你有让我抬举的资本!”

“这顶高帽,让人不堪重负。”

“风仰的铸剑者衡雪桥到此,作为持剑者的剑子先生居然明知会上有诈却袖手旁观,前辈会不会就此一怒收回名剑?”龙宿在旁淡淡插言。

“非是袖手旁观,而是归隐已久,艺道生疏,”我转向龙宿,为他斟上茶:“龙宿先生既能号令儒门,定是见多识广,若得先生相助,想必事半功倍,不知先生可愿一助剑子?”

接着,我看到龙宿嘴里的茶喷出来了。

4
“能得风仰剑之主相邀,荣幸之至。只是疏楼龙宿也是一门之主,虽被先生之言打动,但恐门人笑吾爱慕虚名。不知先生将如何表达汝之诚意。”

句句自谦,嘴角谑笑,我观他神情,分明是在警告我好自为之。

“剑子有求于龙宿先生,乃是为林泉会之事。千泉阁之物若有幸能入先生青眼,皆愿赠予先生,聊表谢意。”
“不敢不敢,举手之劳,岂能要阁主涌泉相报?”龙宿犀利凤目直刺而来,道:“只要事成之后,剑子先生愿将身上这一袭白袍赠吾,吾自当尽绵薄之力。”

“龙宿先生要剑子的衣服何用?”贺东来显然无法接受他满阁珍宝,竟比不上一袭白衣这种残酷的事实。


“风仰紫宸,皆为衡前辈名作。他日寂寥,欲与剑子切磋,正可在不伤和气的前提下,一试吾紫宸之锋。”

“。。。。。。”

“哈。”这是我头一次领教他呲牙必报的性格,一如道门的上位者一样,才华横溢却孤独,毕生都在寻找对手和打败对手,这仿佛一个无聊的怪圈,他们却乐此不彼。

贺东来看着我,忧心忡忡的等待我如何应对这等剑拔弩张的挑衅。

“有何不可?”我笑言道:“剑子之身外之物能得龙首如此看重,甚幸甚幸!儒门之主,果然高风亮节,点到即止。”

贺东来抚额称庆。

“咳咳,时辰不早,请两位今日就在舍下用饭如何?”

这沿用多年的暗号,是在提醒我琼华宴将于今夜举行。

我正要找借口告辞,已有小厮进来通报二当家贺东亭前来。

千泉阁华灯初上。点点光华中神情倨傲,衣着华贵的男子走到我们面前。

“剑子仙迹,久见了。”贺东亭眉骨上的碎钻在银灯下闪闪发光,他盯着我,嘴角微勾:“看家兄神情,想必剑子已答应调查评宝师舞弊一事。”

“九蟠公子的观察力一向有目共睹。”我不冷不热的回答道。

“哈哈哈。。。”贺东亭玄色衣袍一挥,半侧脸,极致妖冶的睥睨四下:“过奖过奖!今夜琼华宴开席,还请剑子赏光。”

自我与贺东亭相识以来,几百年间对琼华宴的厌恶未曾有一分减少。此时佯装惋惜,摇头叹道:“唉,可惜了!已付房费,包含餐费。逾期不退,不可浪费。”

“。。。。。。”贺东来嘴角有些抽搐的看着我。

贺东亭双眉微挑,赤瞳泛金,戏谑道:“世外谪仙,不喜世间鱼肉,东亭自不敢强求。但此次琼华宴,北极草、千光酿、墨头菇、皆为席上增辉,剑子仙迹当真这个面子都不给九蟠?”

平心而论,贺东亭本人也是我厌恶琼华宴的原因之一。

此时龙宿缓缓起身,一派悠然对贺氏兄弟辞行:“时辰不早,吾之部下尚在客栈等吾,况且吾与剑子既要彻查此事,时间紧迫,先请告退。改日再来叨扰。”

贺东来趁机按住他弟弟,客气道:“那有劳二位了。宏飞,送客!”

5
飞仙渡的落日吸引了很多人,包括龙宿。他说要去欣赏山湖映日,我提醒他方才他才认为时间紧迫,他却无比从容的告诉我此一时彼一时,再者查案亦需劳逸结合,甚至自来熟的挽着我的手臂去了飞霞亭。

粼粼波光,飞霞亭倒影水里,数峰无语,金乌西坠,此景如诗如画,让人有一种不敢打扰其浑然天成的静谧的觉悟。

“此情此景,何不琴箫相和,以酬山水?”龙宿突然说道。

驭回龙赠我的白玉琴,终于要露出头角于江湖了。

箫音起处,林鸟止啼;弦声动时,浩波止涌。

只见水天交接出,一叶扁舟,轻帆卷卷,悠游而来。

“好曲,好曲。”我没想到,那舟上出来的人竟然是衡雪桥老前辈。

“江天一色,秋无涯。”龙宿道

衡雪桥前辈回身弹丸一指,小舟登时下沉,道:“用过既忘。”

“一苇渡江,无心既无愁,不执于物,以手指月,见月忘指矣。”我淡然插言。


“剑子仙迹?”

“正是剑子,衡前辈,剑子有礼了。”

“白玉琴一响,风仰就认主了?”他同样淡然的瞅着我。

“。。。。。。”我迟疑一下,平静的回答道:“风仰也是知音人呐。”

“驭回龙将白玉琴交你,可有甚嘱托?”

“好友离开时,只道若有一日遇见风仰的铸剑者,当敬茶三杯。”

“哈哈哈哈。”他笑得很豪爽,道“既如此,我们现在就去找一家茶楼。”

龙宿这次没有在意他被忽视,反而一副陶醉于山水间的样子。我们就这样轻易的离开了他。

傍晚,我随意找了家客栈,干净朴素,很符合我的要求。
除了大堂那个过于华丽的身影,基本没有太突兀的因素。

龙宿背对着我,在我路过他身边时出声道:“小饮一杯,如何?”

“有何不可?”我在他对面坐下。

“但不知今夜琼华宴进展如何?”龙宿边为我斟酒边言道。

“龙宿先生好奇琼华宴的哪方面?”

“剑子又排斥琼华宴的哪方面?”

“杀生无道,残虐不仁。”

“琼华宴权贵聚集,剑子不借此作为调查契机,真不觉可惜?”

“琼华宴列席菜肴,皆以穷奢极侈为噱头,金宝鱼翅、翡翠熊胆,千舌宴,屠戮生灵博得林泉会长盛不衰,剑子天涯羁旅,虽是福寿随缘,却无意折福寿以享此种极端。”
“好个无意折福于此极端!”龙宿对我言道:“永州一蛇可抵三命,范仲淹曾广开画舫敛资而赈济灾民,异味珍肴,杀一物而活千家,几多穷人可吃饱穿暖,几多书生能一争秋闱,几多贫病者可延医问药?剑子这般排斥,可是有失偏颇了?”

“非是排斥,只是表明立场。”我低头抿了一口酒,道:“琼华宴之发起者,推动者皆有其动机,剑子无意指谪其是非对错。正如龙宿先生所说,此因未必一定会造成恶果,但剑子不认为此宴能容于天道,故行事要表明此种立场。“

“况且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正因有反对之人,琼华宴才会有所收敛。否则物极必反,到时天怒人怨,受灾的又岂止是琼华宴发起者,连带参与进来的普通人,恐怕也在劫难逃。

“好!”
我身后响起了贺东亭的声音,身为宴会主人却擅自离场,颇符合九蟠公子不按常理出牌的作风。
“我道为何每次相邀,剑子先生都借口离去,却来这内中有隐情。”
“各人有各人的原则罢了。”
“剑子,照你的原则,众人可是要回到钻木取火的年代啊!”
贺东亭盯着我。
“太追求享乐的极致,将是觊觎与祸乱的开始,九蟠公子。”
“龙首的意思呢?”贺东亭转向龙宿。
“无论如何,推陈出新已是大势所趋。”龙宿抿了口茶,答道。
贺东亭得意的笑了,用挑衅的眼神望着我。
“最终不过自作自受。用于创造,皆毁灭;用于保存,皆消失。”
龙宿举着茶杯的手顿了一下,道:“天色不早,我该告辞了”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望着龙宿远去的背影,我对贺东亭言道。
“剑子好眼力。”
“何事让九蟠公子不得安生?”
“龙宿对剑子很感兴趣啊。”
“他是对我背上的风仰感兴趣。”
“容我直言,我此番前来,是为家兄,那日家兄上山寻药回来,竟像变了个人,时而呆钝迟讷,时而举止如常,我时常担忧他是否误中毒药,或是被人掉包。”

一曲筝音,打断我们的谈话,我们寻声望去,竟是一红衣歌姬,轻抚金筝,清妙筝音,流泻而来。

仿佛寻音而至,龙首不知何时又站在我身后。

那筝音流泻错落,一曲已了,竟有看客未能回神,但那红衣歌姬正对面的玉面公子,却是了任务一般抬腿就走。

红衣歌姬于金丝头面下,向身边的侍女使了个眼色,那侍女便追了上去,问道:“公子觉得此曲怎样?”

玉面公子笑了笑,道:“曲中无别意,并是为相思。”

那玉面公子神色忽转凌厉,盯着此刻由外入内的人,我顺势望去,来者是贤名远播的正国公嫡长孙,苦境乘龙快婿排名前三的萧公子—萧源。

红衣歌姬倏然而立,萧源望着她,沉声道:“绮雪,回云庐去。”

被唤作绮雪的歌姬怒极而笑,回道:“你我并未成亲。萧大哥,你还没有资格与我说这句话。”

萧源挡在玉面公子与绮雪歌姬之间,道:“我们之间的事,不要打扰齐雅。”

方才无动于衷的玉面公子,突然冷笑着望向红衣歌姬,道:“姑娘,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你可要擦亮眼睛。”

红衣歌姬道:“虽然萧家的聘礼已送到苏家,但我对到手的东西不感兴趣,就算不逃婚,我也会退婚。不劳齐雅王女费心。”

齐雅,雪域王女齐雅,竟似个秀美洒脱的少侠?

苏绮雪言罢,带着侍女离开了这间叫“正云楼”客栈。

萧源拦住同欲离开的齐雅,沉声道:“再给我一次机会。”

“不可能!”

“我错了。”

“那又怎样?”齐雅冷眼看着他。

“你一定要走?”

“与你无关。”

“没想到我们的关系会变成这样。”萧源眉头微蹙。

“我觉得这样挺好。”

“你听我解释。”萧源整个人挡在齐雅面前。

“萧公子”齐雅嘴角噙笑,冷眼看着萧容生一张激怒又悲伤的脸“你对我,真是情比金坚。”

齐雅转身坐下,翘着二郎腿:“小二,送上你们最好的茶,我口渴。”

“现在,你慢慢地讲来”齐雅戏谑地瞟了萧源一眼:“我来听听。”

“这三人气氛怪异,剑子仙迹汝认为呢?”龙宿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冷笑道:“左不过是--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罢了。”

显而易见的事嘛。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电光掠过我耳边,直刺龙宿而去。我心下一凛,挥袖而立,出剑已是来不及了,只得靠袖风硬拼此道剑气,轰然巨响,我们面前的桌子塌了,我的袖子被劈出一道长长的裂纹,龙宿毫发未损,而我很尴尬。

毕竟我的衣服是成套的,坏了一件,就得换一套。或者,去我师父预备下的绸庄重新做一件一模一样的。

我师娘曾对我说,我师父早已为我预备下108座绸庄,其余金铺银铺药铺镖局不提。可以看出,他们对我赚钱的能力不报任何希望。

而我,无时无刻不在验证他们预判的准确性。

“姑娘,这是何意?”我的声音透着严肃。

“没什么”齐雅王女冷言冷语:“只是他看你的眼神,让我很好奇你们之间的关系。”

“过分的好奇心,是致命的。”龙宿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慢悠悠地回道。

“我以此言回赠于你。”齐雅收剑入鞘,只那一瞬,雪莹剑的剑光也颇为刺目。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珍珠:+3(阿玉仔) f&e:催更费=3=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8-04-07 19:30 | [楼 主]
    阿玉仔
    剑龙王道不拆不逆
    级别: 大护法


    精华: 0
    发帖: 5139
    腹黑: 4391 点
    珍珠: 27532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459(小时)
    注册时间:2007-11-17
    最后登录:2018-04-19

    鲜花 [27] 鸡蛋 [0]

     

    剑子的师傅到底是谁啊…
    怎么做到可以赚辣么多钱钱的?难道是师娘的嫁妆么!(喂)
    所以剑子可是个隐藏版的高富帅啊!!108座耶!!!
    财力上与龙宿门当户对了!(毋庸置疑=L=)
    短短几天就剑龙被好奇关系了,捂脸~

    来~继续更下去啊~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阿玉玉玉玉玉仔(代理生物本资讯微博不时更新)          月蝶本命><剑龙王道XD
    顶端 Posted: 2018-04-12 21:01 | 1 楼
    独秀清隐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3
    腹黑: 76 点
    珍珠: 1718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3(小时)
    注册时间:2010-03-23
    最后登录:2018-04-19

    鲜花 [6] 鸡蛋 [0]

     

    Quote:
    引用第1楼阿玉仔于2018-04-12 21:01发表的  :
    剑子的师傅到底是谁啊…
    怎么做到可以赚辣么多钱钱的?难道是师娘的嫁妆么!(喂)
    所以剑子可是个隐藏版的高富帅啊!!108座耶!!!
    财力上与龙宿门当户对了!(毋庸置疑=L=)
    短短几天就剑龙被好奇关系了,捂脸~
    .......

    剑子仙迹的师傅是个聪明的逗比,偶尔下山处理自己的公务,多数时间带着剑子仙迹和师娘隐居在深山,剑子仙迹长大的环境和疏楼龙宿家的尔虞我诈不同,所以性格互补。
    反正他俩一路撒糖的,下文正在构思中哈😄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8-04-16 09:47 | 2 楼
    独秀清隐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3
    腹黑: 76 点
    珍珠: 1718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3(小时)
    注册时间:2010-03-23
    最后登录:2018-04-19

    鲜花 [6] 鸡蛋 [0]

     

    “王女,久见了。”隐形的贺东亭终于开始刷新他的存在感了。他很慷慨的从袖中摸出一锭银子,支付桌子的费用。

    “久见了。”齐雅王女依然是言简意赅。

    一阵仿佛是在较劲的沉默。

    “姑娘,你的茶来了。”店小二及时出现打断了这种沉默。

    “既如此。诸位,请坐。”齐雅王女颇有气概的一挥手,我等恭敬不如从命。

    “齐雅王女”贺东亭品着香茗正要开启话题。

    “此次前来,正是为了奉天王树。”

    “好爽快”贺东亭道,隐忍着被打断的不悦。

    “雪域一向明人不做暗事,王树此物,志在必得。”

    那么风雪岩将融化,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我可助你一臂之力”萧源言道,齐雅一直无视他的存在,尽管他抢到了齐雅身边的位置,但他面前连个茶杯都没有,可见店小二真是会察言观色。

    “仅仅动嘴皮子的事,萧公子,不必了。”齐雅王女不屑道。

    萧源闻言,并未反驳,只是认真的掏出调兵虎符,递到齐雅跟前。

    齐雅一顿,摆手道:“算了。看见萧家人,我就糟心。”

    我闻言,心想这齐雅王女,有意思。

    “剑子,汝笑什么?”龙宿的声音忽然响起。

    “他笑了么?”齐雅王女问龙宿。

    “他在心里笑了。”

    “你可真是观察入微。”齐雅盯着龙宿,将手里的茶壶递给他,但并没有帮他倒茶的意思。

    “我好奇的是你为何对他如此信任?”

    正在倒茶的龙宿手颤了颤,茶水登时溢了出来。

    而龙宿正在为我倒茶。。。

    我这身衣服今天也不知得罪了谁,在被撕出一条大口子后,又染上了一片褐红色的茶渍,尽管龙宿掏出他的绢帕为我擦拭,但杯水车薪,于事无补。

    齐雅笑了笑,一口饮尽杯中的茶,说了声告辞,付了茶钱便走了。

    打发龙宿不是一件那么简单的事,贺东亭起身告辞,而萧源早已离开。我打算先解决衣服的事,龙宿依然跟着我,可能觉得我的衣服被毁,他有无可推卸的责任。

    隔了这许久,再次来到锦绣庄,我还是有些拘束的,毕竟人已经换了几拨,到时是否又要费一番唇舌?不过锦绣庄装修风格一直延续下了,变了和没变一样,仅仅在细微之处做了修改。

    那伙计听我说明来意,急忙去禀报掌柜,就见掌柜急忙跑出来,见了我客气的行了礼之后,转身便去为我找备下的衣服。好在这三百年身材没变,要不以这身衣服的复杂设计,还不知等多久才能穿上新衣服,期间为了证明我是剑子仙迹,又得费多少口舌。

    伙计拿着托盘站在我跟前,我向龙宿伸出手,龙宿意外的看了我一眼,随即从袖内掏出一锭银子。

    见我没有接,龙宿又从袖内掏出一锭更大的银子。

    我摇摇头,笑道:“不必付钱,只需将方才好友拿去把玩的白玉环给吾便可。”

    龙宿闻言一顿,讪讪的从袖内拿出那白玉环,放入托盘之内。那伙计拿着托盘,对着一盏琉璃灯照了照,白玉环中登时现出剑子仙迹四个字,玉环外的云纹冰透细润,正是师父当年给我做标记之物。

    伙计给我们奉上香茶便退下了,龙宿瞪着我,恨恨道:“好个剑子仙迹!”

    我淡然品茗道:“过奖,过奖。”
    [ 此帖被独秀清隐在2018-04-16 17:48重新编辑 ]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8-04-16 17:29 | 3 楼
    独秀清隐
    级别: 江湖小白兔


    精华: 0
    发帖: 33
    腹黑: 76 点
    珍珠: 17181 颗
    贡献: 25 点
    华丽: 45 点
    在线时间:113(小时)
    注册时间:2010-03-23
    最后登录:2018-04-19

    鲜花 [6] 鸡蛋 [0]

     

    “汝怀疑吾么?”他问。

    “怀疑。”我答。
    “那为何不揭穿吾。”他问。

    “我想看你是否会改变主意。”我答。

    “我来此确实为一个秘密”他笑了,道:“剑子仙迹可愿一同前往?”

    “悉听尊便。”
    [我很喜欢你的文章,送朵给你!] [我对你的文章有点意见,扔个给你!]
    顶端 Posted: 2018-04-18 11:17 | 4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暗香盈袖≡

    Time now is:04-20 05:13, Gzip enabled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ertificate Code © 2003-08 PHPWind.com Corpor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