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8.23《春秋》1~42章(完)580F 《太平》修改版 594F --]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 08.23《春秋》1~42章(完)580F 《太平》修改版 594F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  1   2   3   4   5   6  >>  Pages: ( 13 total )

afee 2008-08-24 12:43
Quote:
引用第48楼七夜晓寒于2008-08-23 01:58发表的  :
最感兴趣这句:當年,吾殺了劍子的子嗣,劍子震怒,要吾抵命。

第一个想法是。。咻咻你堕胎?(自抽)

第二个想法是。。该不会是仙姬她老人家的吧。。自雷。。囧



实话说……偶与大人的第一反应是一样的

不过仙姬我没想到……我觉得……剑子这点定力应该还是有的吧

三脚猫伯爵 2008-08-25 08:49
第十一章

劍子站在門口,他在猶豫,該如何進去。見到龍宿,該如何反應呢。想了半天也沒個結果,劍子決定聽天由命。

進了門,劍子環視一圈,啞然失笑。自己緊張了半天,龍宿根本沒在屋子里,真是自作多情啊。

劍子走到桌邊坐下,給自己倒了杯水。水順著咽喉流進腹中,劍子心裡平靜得多了。

正在劍子思索時,一陣急急腳步聲走進。

“龍宿?”劍子站起身。

只見龍宿抱著一人,風風火火地闖進來,幾乎沒有搭理劍子,直接就往裡屋走。這真是不同尋常,完全出乎劍子原先的設想。劍子回過神,也跟了進去。

“快來幫忙。”龍宿頭也不回,甩出這麼一句話。

“喔。”劍子有些納悶,不過依然過去。

劍子幫龍宿把那人扶上床,安穩躺好。那人說來也奇怪,全身也看不出什麽損傷,但就是給人一種沒什麽生氣的感覺。

“他受了重傷,汝給她調息一下試試。”龍宿差遣劍子,十分自然。

“受傷?哪裡?”劍子實在看不出這人有什麽不妥。

龍宿微微猶豫了一下。

“他是靈識受傷,外表是看不出來的。汝幫他調息也未必有用,不過現下沒有什麽辦法了,汝就試試吧。”

“他是誰?”劍子疑問,龍宿竟很緊張這個人。

“他……”龍宿想了下,還是說實話,“藺無雙,也是修羅,高等的修羅。”

劍子一聽,其中必有事端。此時看龍宿神態,不宜多問,等稍後一定要龍宿說個清楚。

“好,你且讓開。”劍子二話不說。

調息了兩周天,無絲毫起色。

“果然還是不行。”龍宿搖搖頭,讓劍子下來,“身體受傷,救治調養即可,靈識受傷,看不見摸不著,真是讓人無從下手啊。”

“他怎會靈識受傷,且傷得這樣重?你是怎樣找到他?”劍子擦擦汗。

“他因為過錯,靈識被剝離身體,經受酷刑數百年。”龍宿看著藺無雙,這張臉還是和數百年前一模一樣。“吾本就知他被禁錮在哪裡,畢竟相識一場,還算有些情誼……”

受到這樣的處罰,那過錯必是不一般了。劍子心裡暗暗擔心,這人恐怕也是非同尋常,龍宿擅自弄了這樣一個麻煩回來,真不知他想做什麽。

龍宿見劍子皺眉不語,略一想,就知他心思。

“放心,他都已成這樣,和廢人無異,還能做什麽。”龍宿看了劍子一眼,轉過身去,“吾知汝之前求一步蓮華救吾,下了保證。吾從未想惹什麽事,吾只想快點幫中原解除困境,就此歸去。吾不會讓汝難做就是。”

劍子雖不全信,但是疑慮也稍稍打消一些。

“那該拿他如何?”

“唉,再說吧,吾現在也沒有好辦法。”龍宿也頗為頭疼,“這靈識受傷,只能他自己慢慢修煉彌補,等他醒吧。”

劍子點點頭,他也知道,此事難辦。

現在兩人也沒有什麽事情可做,端看藺無雙何時醒來了。

劍子幫龍宿忙完藺無雙之事,從龍宿房間踏出時才想起,之前自己所糾結的,竟提也沒提。龍宿似是完全沒有介懷,許是真的不記得。劍子突然覺得自己之前都是白擔心一場,哈,真是好笑。


一連二三日,兩人都是守著藺無雙,偶爾交談,話不多。

“吾有事出去一下,汝照看一下藺無雙。”龍宿交代劍子。

“去哪裡?”

龍宿笑道:

“天機不可泄露,到時便知。”


龍宿上了天波浩渺。

“短短幾日,吾們又見面了。”

蒼轉過身,嘆了口氣。

“看到你,吾卻高興不起來。”

“哦?從何說起?”龍宿饒有興致。

“上次的事已了,你卻又來,必不會有好消息。”

“呵呵,吾只是有件事情一直想不明白,來求解罷了。”

“何事?”

“當年藺無雙守生門,卻在最後的關鍵時刻打開關口,讓天道之人進入,一舉破了修羅道防線。藺無雙臨陣反叛,直接導致之後的嚴重後果。”龍宿說這話時,一直看著蒼的反應。

“你哪裡想不明白?”蒼一直很平靜。

“藺無雙的為人,在修羅道算異類了。正直,忠心,有責任感,這些一直是有目共睹。他是最不像修羅的修羅。這突如其來的反叛,實在有違他的本性。”

“的確是反常。”蒼也這麼說。

“前後想想,他這樣做,根本得不到任何好處,反而要承受極刑。他到底目的為何?”

“那你覺得呢?”

“吾就是想不透,所以一定要跟他問個明白。”龍宿看似真的很疑惑。

“他醒了?”蒼的語氣有些不易察覺的波動。

“呵呵,是啊,醒了。”

“他情況如何?還好麼?”蒼突然有一點激動。

“靈識傷得那麼重,能好到哪裡去。”龍宿不咸不淡地說。

蒼的表情有些難看。

“吾本不該在這時打擾他,可是偏偏忍不住想知道,於是吾就問了他。”

“果然是你會做的事情。”

“好說好說。”

“那他如何回答?”

“他啊……”龍宿來回走了兩步,“真是倔脾氣,還是幾百年前的說辭,認定自己犯錯,甘愿受罰,真是死腦筋。”

“那你希望他說什麽?”

“汝猜呢?”龍宿狡黠地眨眨眼。

“龍宿,何必繞彎子。”

龍宿搖了搖扇子,倒是笑了。

“其實,吾一直有一個猜測。吾始終不相信藺無雙會反叛,他堅持自己的罪行,定有某種原因。藺無雙一向忠心不二,修羅道是他出生之地,有什麽比修羅道對他更重要的呢?”龍宿突然冒出一句,“蒼,藺無雙一直極欣賞汝,汝知道麼?”

“藺無雙欣賞很多人,包括你。”蒼說這話,沒什麽情緒。

“嘖嘖,這樣說,他可是會傷心的。”

蒼不理會龍宿的調侃。

“蒼,”龍宿突然變得嚴肅,“汝出現在修羅道就很是莫名其妙,是藺無雙引薦汝認識劍子。沒人清楚汝的過去。而數百年后的今天,只有汝安然無恙,居於天波浩渺。若是說反叛……”

龍宿停住了,事實上,兩個人都知道龍宿的下半句。在天波浩渺之上,兩人對峙著。

“你懷疑吾。”蒼替龍宿終於說出這句話。

“不錯,自從再見到汝,吾越來越懷疑,當初反叛的人,是汝!”龍宿厲聲說道。

“哦?”蒼竟然還是沒有什麽情緒波動,“那藺無雙怎麼說。”

“他自然是什麽都不肯說,只是……”龍宿笑了笑。

“只是,他性格耿直,自然耍不過你,你怕是詐他了吧。”

“哈哈,汝若說吾是詐,那就是是詐吧。”龍宿有些得意,“吾只是跟他說,吾找到汝質問,而汝已經認下。他還想為汝遮掩,但是從他反應來看,吾已知吾猜中了。”

“藺無雙,你這是何必。”蒼淡淡地說。

“汝這是承認了?”龍宿敏銳地撲捉到蒼的言語。

蒼走到崖邊,看這煙波浩渺。

“不錯,是吾。當日反叛的人,是吾。”蒼竟然輕易承認了,至始至終,都很平靜。

“果然是汝!”龍宿卻一下子變得激動,“為何,汝為何要反叛,汝可知後果會如此嚴重,為何?”

“立場不同。”

“哈,什麽叫立場不同,解釋清楚。”龍宿厲聲喝道。

蒼轉過身,直面龍宿。

“吾,本就是是天道中人。”

龍宿震驚,後退兩步,直盯著蒼。突然,龍宿仰天大笑。

“原來,汝一開始就是奸細,原來,這就是汝來修羅道的目的!”龍宿笑得夸張,“藺無雙啊藺無雙,看看,汝引來了什麽人!汝真是有眼無珠!”

蒼看起來不為所動。

“好,很好。”龍宿點頭,“汝做得甚好,真是太成功。”

“吾已承認,你想怎樣?”看來蒼已做好準備。

“吾能怎樣?”龍宿自嘲道:“吾現在功體未復,若是對戰,吾還敵不過汝,吾能怎樣?”

“所以,你即使知道了,又如何?龍宿,過去的事已過去,你何必執著。”

“哈,說得輕巧。”龍宿有些憤怒,“汝做了這種事,卻瀟灑度日,讓藺無雙替汝受苦數百年。汝一句過去的事已過去,就了結了?”

“吾的確對不住藺無雙,”只有談到藺無雙時,蒼才有些動容。

“汝只對不住藺無雙,其他人汝通通都無愧是麼?”龍宿冷笑。

“吾說過,立場不同。”

“好一個立場不同!”龍宿點頭,“既然如此,可否請汝再為立場出力一次?”

“這是何意?”

“汝該知道,襲滅天來正帶領修羅道殘餘進犯人間界,吾正是要阻止他,需要汝的幫忙。”

“你不是該幫修羅道人?畢竟你是修羅”

“吾一向沒原則沒立場,汝不知道麼。”龍宿看了蒼一眼。

“你不是沒原則,而是……”蒼話說一半。

龍宿也不想聽他說什麽。

“吾需要汝的幫助,就像汝以前做的那樣。”

“什麽意思?”

“汝既然以前能夠取得劍子與藺無雙的信任,顛覆修羅道,現在,可以依樣再做一次。”

“不行。”蒼斷然拒絕。

“為何不行?這對汝來說,豈不是駕輕就熟。”龍宿咄咄逼人。

“吾天命已完成,再不會插手世間事。”

“呵,”龍宿的表情有些諷刺,“如果汝不愿意,吾也不能勉強,只能吾自己去做。只是……吾功體未復,勝算不多,必須想辦法恢復功體。”

蒼敏銳地察覺龍宿此言另有深意。

“你想怎樣做?”

“藺無雙靈識受損嚴重,但是功體還在,真是很有價值,汝說是麼?”

龍宿突然提起藺無雙,蒼心裡一驚。

“龍宿,你竟然打藺無雙的主意!”提到藺無雙,蒼很容易情緒變化。

“吾就是打他的主意,汝能把吾怎樣!”龍宿很強硬。

“藺無雙曾幫過你!”

“那又怎樣,以汝對吾的了解,竟真的相信吾是那樣知恩圖報之人麼?”

“好一個龍宿,真是上一刻佛陀,下一刻妖魔。”

“好說。”

“你真的想對他下手?”蒼還是很難相信,“藺無雙也不會隨意任你擺布。”

“也許吧,但是他此時昏迷不醒,吾為刀俎,他為魚肉,吾想怎麼樣,他哪裡能反抗。”龍宿輕巧地說。

“他不是已經醒來?”蒼有些激動。

“呵呵,藺無雙根本從未醒來過。”龍宿斜眼看蒼,“吾詐的不是藺無雙,是汝啊……蒼,汝退步不少,真是活回去了。”

“你——”蒼動怒了。

“話已至此,”龍宿收了所有表情,“汝是做還是不做,一句話。”

蒼被龍宿逼迫,胸中抑鬱,來來回回踱步。

“吾早已不問世事,只想一個人寂寞度日,了此餘生,你何苦如此相逼。”蒼這一句話,也透著苦楚和無奈。

“吾已身在地獄,不拖汝下來作伴,吾實不忍心。”龍宿似是在享受蒼的煎熬。

蒼的手在袖子里緊緊握拳。

“藺無雙現在在吾手裡,他現在情況已經非常糟糕,再失了功體,必元神不保,灰飛煙滅,汝要仔細想清楚。”

“龍宿!”蒼幾乎咬牙切齒。

龍宿冷眼旁觀蒼的掙扎。

“好,吾答應。”蒼一字一句,艱難說出。

“呵呵,就等汝這句話!”龍宿目的達到,“日後,襲滅天來有什麽動向,汝要及早傳遞,其餘事情,汝見機行事,吾就不用多說了。畢竟,做內奸,汝比吾熟悉,用不著吾教。”龍宿還是不忘挖苦。

“吾已答應你,就會盡力去做,你可以走了!”蒼再不想見龍宿。

“說的是,吾還要趕回去,看看藺無雙如何了。”龍宿故意再次提到藺無雙。

蒼一甩袖子,背過身子,負手而立,送客。

龍宿離開了,蒼站了很久,才緩緩轉過身。蒼走到石桌旁,手撫上琴。突然,手一拍,琴豎起,明玥白虹出鞘。蒼將明玥白虹拿在手裡,指尖劃過劍身。蒼看著兩把劍,呆立許久。

一聲長嘆。

minjinfeng 2008-08-25 09:24
苍啊苍,你怎么这样对待小蔺嘞,虽然立场不同,但真是害苦小蔺了。不过看到咻咻耍苍,总是要解气点。

三脚猫伯爵 2008-08-25 09:43
TO rikviy;

只能說,真的不能用普通的眼光來衡量龍宿的善良還是邪惡啊……
龍宿每每表現出來的,也很不能作準= =
龍宿演技不錯,不到最後,真很難看出誰是誰非啊


TO 水雲初霁:

你這句“欣赏的也正是如斯亦正亦邪心机深沉的龙宿”倒是讓我有些感慨
我認識的朋友中,龍飯居多。給我感覺,喜歡龍宿的,大多是喜歡美人,也就是美偶
而且多數喜歡亦正亦邪,或者乾脆是反派角色。
也許龍宿給人的感覺是這樣的吧,華麗,有一點危險,心思深沉。
可能是生物劍不多,所以其實我經常被質疑是偽劍飯
但是我的確是對美人免疫,完全正道控,笑。所以會喜歡劍子吧。
那個筆墨不多,是因為實在也寫不出更多了,汗。
我是屬於語言貧乏的類型,所以文里一般對話多,描述少,實屬無奈^ ^b


TO 小牙刷:

其實我也希望老道能快快腹黑起來
可是最近龍宿的戲份實在太重了,完全沒有老道的表現機會……
如果老道再不快快表現,真是要一直被吃死了
我也很替他著急,在努力幫他想辦法= =
龍宿是愛恨都很強烈,都很難放下的人
說來,計劃趕不上變化快
龍宿心中的打算也是時時變
不過這裡的龍宿,可能要借用老道的名言了
就是要讓汝料不到。哈哈。
於是大家好像發現不虐龍宿,都會覺得要虐老道,於是都很高興……
是虐龍太多,還是因為老道給人怨念太大啊= =


TO 七夜曉寒& afee:

兩位想法一樣就一起回覆了~~

其實,我是真的很萌龍宿為劍子懷一個孩子(爆)
但是,我又真的真的很不想有一個孩子在劍龍中間(我不喜歡小孩)
我只是萌那種龍宿心裡想著劍子,孕育和他的孩子的過程,而劍子也很呵護龍宿。
卻不希望他們真的有個孩子,感覺兩人之間插入了別人。
但是墮胎流產這類,現在霹靂文已經氾濫了,我是絕不會對龍宿這樣的
所以只是自己想想,不可能寫出來。更何況這篇文是正劇,我還算寫的蠻認真,淚。不會變成生子文。所以不會是龍宿懷胎OTL

至於粉紅師太,她的氣場與這文不合,也不會出現的,請放心~~


TO 心依:

藺無雙其實是很有用的,他是個重要的人物,對劇情發展有很大作用
用藺無雙來威脅蒼,算是昏迷中的藺無雙第一個作用吧
蒼對藺無雙嘛,哈哈,這章應該看得出來吧
這文的副CP終於出水了啊~~~
沒錯,老道那國字形大叔臉,真的讓我很難想象,怎麼攻得下去哦,黑線

枯鱼炖蘑菇 2008-08-25 10:58
第一個,有用的不是這無雙,而是蒼,原來如此。主子真是物盡其用……我這么說會不會太過無情?不過確實是如此,有蒼的助力,破修羅確實容易得多,但總覺得主子并不只是需要如此。當真是步步為營,只是最後不要為了先生自毀棋局才是……

宅貓 2008-08-25 13:00
狡诘的咻咻真美好~嘿嘿
我喜欢看他把别人都掌握在手心的感觉
不过这一章他和先生没啥交点啊
是说小蔺也挺可怜的,不知道以后会不会醒,苍又要怎么对他

若若 2008-08-25 13:54
很喜歡能把別人耍得團團轉的咻咻
尤其很喜歡耍老到的咻咻
大大這文裏的咻咻真是很有愛,期待下文

小牙刷 2008-08-25 20:20
咻咻果然讓人料想不到啊

挺心疼藺兔兔的 總覺得從頭至尾他是最無辜的一個 也是最傻的一個

咻咻對於局勢的掌握永遠都是很有把握的 不過貌似老道是他的錯算

不管現在老道怎么的不開竅 但是一旦他開竅了 咻咻估計就跑不了了

對於咻咻開始萌是因為他很美(吾承認吾很花癡==)

但是後來慢慢被他吸引更多是因為他總在灰色地帶遊走 不黑也不白

吾對這樣的美人是完全沒有抵抗力的  

三脚猫伯爵 2008-08-27 09:05
第十二章

    龍宿回來時,劍子剛從藺無雙房裡出來。

    “你回來了,沒事吧?”劍子雖然忍著不問龍宿去向,但是心裡隱約覺得龍宿定是做了些危險事。

    “能有什麽事。”龍宿看起來心情大好。

    龍宿進了屋子,就去看藺無雙,劍子也跟著回去。

    “藺無雙可有好轉?”龍宿坐在床邊,探看藺無雙情況。

    “還是一樣。”劍子守了他一天。

    龍宿摸了摸藺無雙的面頰和頭髮。

    “藺無雙,這次端看汝的造化了。”

    劍子在一邊看得清楚,龍宿會對別人表示關心,真讓他意外。

    “吾想了一下,藺無雙這傷,需要在靈氣充盈之地修養,借天地日月之華,補靈識之缺。”龍宿對劍子說。

    劍子覺得的確有道理。

    “遠離人烟的空山幽谷,常有這種地方。或許,該把他帶去那裡?”龍宿若有所思。

    “你對他還真不錯。”劍子忍不住說。

    龍宿瞥了劍子一眼。

    “那是當然,藺無雙是修羅,而且是高等修羅,他若恢復,比汝有用多了。”

    “若是他不恢復呢?”

    “放心,他怎麼都會有人要,這筆買賣絕不會吃虧。”龍宿擺擺手。

劍子啞然失笑。隨著相處時間增加,他已經慢慢了解龍宿的性格。龍宿的嘴巴總是損的,心腸卻未必是壞的。明明就很關心,直說好了,真是不坦白啊。

“現下邊關還算平靜,臥江子大概用了什麽計策,牽制得修羅道一方一直按兵不動。臥江子還沒有飛書請我們幫忙,我們不用急著過去。你若是擔心藺無雙,我們現下就出發,找地方為他治療。”

龍宿聽了,並沒有答應。他心裡盤算得更多。現在東邊局勢不明,看起來在臥江子控制之中,但是蒼去了修羅道,不會沒有動作。自己若不在前線,蒼那邊,還真放心不下。

“龍宿?你在想什麽?”劍子看他想得出神,出聲喚他。

“啊,”龍宿回過神來,“修羅道近期必有動作,大意不得。”龍宿依舊有些心不在焉。

“你怎麼知道。”劍子疑竇,“難不成,跟你有關?”

龍宿白了劍子一眼。他知道劍子雖然最大程度地給他自由,但是心裡其實一直未放下懷疑。立場不同,也難怪他。

“總之,下一步如何,讓吾再好好想想。”


傍晚,兩人吃完飯,就各自回去休息了。龍宿坐在屋子里,一直在思考。藺無雙這邊,橫豎也就這樣了,另一件事更讓龍宿掛懷。

是劍子。

上次讓劍子去闖陣,雖然劍子失敗,但那一瞬間所感覺到的魂魄,該如何解釋?龍宿急於知道真相,無論這真相是不是自己想要的那一個。

可是該怎樣去證實?龍宿已有辦法。


劍子正要就寢,突然聽見敲門。劍子披了衣服下床。

“龍宿?”

只見龍宿隨意披了件外衣就出門,正站在門口。

“吾隔壁房間住了人,帶著幼童,半夜總哭,攪得吾睡不著。今晚吾跟汝睡。”龍宿毫不客氣,一腳邁進門。

劍子張大了嘴巴。遇到這種事,以龍宿的個性,不應該是把劍架在人家脖子上警告別人不許出聲麼。

“你就這樣跑來了?”劍子始終覺得好笑。

龍宿趁劍子還在地上,飛快地占領了劍子的被窩。龍宿從被窩里,把披著的外衣扔出來。

“進來,進來。”龍宿在招呼劍子。

劍子拿他沒辦法,只得走過去,脫了外衣,也打算躺下。在身體碰觸到床板的那一刻,劍子突然跳開。

之前龍宿醉酒那夜的情形,一下子跑進劍子腦中,劍子想起了很多不該出現的畫面。

“怎麼了?”龍宿有些奇怪地看劍子。

劍子站住不動,表情奇奇怪怪。又是和龍宿同床,實在很難拋掉那些經歷過的事。

“劍子?”龍宿催促。

“沒,沒什麽。”劍子回過神來,有些慌張,“我還是去你房間睡吧,我不怕吵。”劍子又抓起外衣。

“站住!”

劍子站住了,無奈回頭。

“吾還沒有嫌棄汝,汝倒是嫌棄吾了。”龍宿明顯不悅。

“不是,只是——”難得劍子也吞吞吐吐,總不能提起那夜之事。

看著龍宿越發陰沉的臉色,劍子沒有辦法,不想惹龍宿猜疑,只得返回。龍宿見劍子轉回,表情才好看一些。

劍子在龍宿身邊躺下,心裡忐忑不安。龍宿倒是沒什麽介懷,看著劍子,突然伸手。

劍子下意識躲閃。

“別動。”龍宿止住了他。

原來龍宿是幫劍子把髮髻拆開,劍子一時緊張,都忘了這回事。龍宿小心的解開劍子的頭髮,不把他弄疼。當劍子的頭髮全都披散開來的時候,龍宿明顯愣了一下。

龍宿把手插進劍子的髪中,把它弄散。

“真好看。”龍宿笑了。

劍子想了半天,這真不是反話麼?

“好了,快睡吧。”龍宿躺了下來,催促道。

劍子是真的很想睡,可神經總是繃著的,生怕又發生什麽意外,於是怎麼也睡不著。躺了大半個時辰,還是半睡半醒,腦子成了一鍋漿糊,偏偏意識還在。

龍宿躺在劍子身邊,他感覺得到劍子並未睡著,心裡有點惱。再不睡,今晚怎麼成事。

劍子被龍宿揪住白色鬢髪給折騰起來了,一睜眼,就看龍宿臉在自己頭上方,氣鼓鼓的。

“汝怎麼還不好好睡。”

劍子苦笑,你以為我不想睡麼。

“我又沒有出聲,礙著你了麼,你去睡你的好了。”

“就是礙著吾了,汝不睡,攪得吾也沒心思睡。”龍宿根本不講道理。

“你這是什麽歪理。”

龍宿索性不跟劍子廢話,不知從哪裡摸出一個小藥瓶,倒出一粒藥丸。

“喏,吃了它。”

劍子像避毒蛇一樣躲開。

“這是什麽?龍宿啊龍宿,我睡不著覺而已,用不著這樣歹毒吧。”劍子夸張地叫喚。

龍宿像看傻子一樣看劍子。

“胡說八道什麽,這是安神藥而已,有助睡眠。”

“只是這樣?”劍子似乎大大松了一口氣,“我還以為你直接讓我不要喘氣了。”

龍宿眼看著劍子這樣不正經,心裡明白,他這樣表演實則是掩蓋他心中真正的懷疑。

龍宿又倒出一粒,自己吞下。這下汝放心了吧。

劍子剛要說什麽,一張嘴,被龍宿塞了一粒藥丸。龍宿手法利落,藥扔進劍子口中,把劍子的下巴一磕,再捂住他的嘴,讓他直接咽下去,吐不出來。

“唔唔唔——”劍子抗議,無效。

“好了,睡覺。”眼看劍子把藥咽下肚,龍宿命令道。

龍宿如此行為,倒讓劍子疑心。

“龍宿,你該不會是今晚想要做什麽吧。”劍子的擔心不無道理。

“吾能做什麽,汝想多了。”龍宿不搭理他,眼看就要躺下。

“不對,”劍子把龍宿拽起來,“你硬要睡在我這,而且一定要我睡熟,絕不簡單。”

“哦?汝倒是說說,吾能幹什麽?”

“我怎麼知道你會做什麽,要瞞著我做,總不會是什麽好事。”

“汝還真是會想。”龍宿一臉百無聊賴,“吾要是真想去做什麽,今晚何必來汝這裡,直接去做就是,汝也未必會知道。”

劍子顯然還是不相信,龍宿突然抓起劍子的手,與他十指相扣。劍子還沒有反應過來龍宿的意圖,龍宿伸手抽過劍子的腰帶,在兩人交握的手上纏繞了幾圈。

“這樣好了吧,吾哪裡也不去。”龍宿沒好氣地說。

“呃,啊,是……”劍子目瞪口呆。

“睡覺睡覺。”龍宿催促著躺下,再不說話。

一切靜了下來,劍子心裡卻翻騰了。自己的手和龍宿的相扣著,手掌中盡是龍宿的溫度。劍子一動也不敢動,腦子里努力摒除雜念。唉,今夜難眠了。

之前想睡睡不著,當以為自己注定失眠時,意識卻漸漸模糊起來。看來那安神藥還是發生作用了。劍子掙扎了一會兒,還是沉沉睡去。

龍宿雖然閉目,但是其實一直留心感覺身邊的劍子。聽到他氣息變得平穩,知他的確睡著,終於鬆了一口氣。

龍宿當然是有目的。之前那一瞬間出現的魂魄,到底是不是他,龍宿定要弄個明白。

龍宿集中自己的精神和意識,小心地睡去。


龍宿身處一片光亮之中,這是劍子的意識深處。周圍一覽無餘,一片光明,什麽都沒有。龍宿四處尋找著,眼前的情景讓他深深疑惑。這就是劍子的心底?他心裡竟什麽都沒有,倒還真是坦蕩。

不對,這不是龍宿要的,一定還有別處。龍宿在劍子的意識中四處窺視,想找到蛛絲馬跡,可是走來走去,一無所獲。

窺視別人的意識,修羅多少都有這個本能,神力高低決定這本能的強弱。但是龍宿以前極少用,因為只有用在能力比自己低很多的人身上才有效,也就是低等修羅,而那些人的意識,龍宿沒興趣知道。劍子是人類,沒有神力,龍宿才有機會侵入。

龍宿不知跨過哪裡的界限,突然,四周從白晝一般光亮,變成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龍宿吃了一驚,站住一動不動。

過了一會兒,本該適應了黑暗的眼睛,依然什麽都看不見。這是真正的黑暗。這裡大概是劍子心中最隱蔽的一處吧,龍宿心想。

龍宿突然覺得,那人藏在這裡的可能性極大。

龍宿一想到那人可能就在這裡,就在這黑暗中,也許正看著自己,就變得激動。

“出來,汝在這,是不是?”龍宿試著喚了一聲。

“別躲了,吾知道汝在這。”

龍宿在原地打轉,他非常急切地想找到他。

“汝給吾出來,讓吾知道汝還在。汝想就這樣賴掉以前的帳,不行!”

龍宿心內焦急,越想看,越看不到。

看不到,看不到,無論怎樣做都看不到。龍宿幾乎抓狂了,他不能接受,這是為什麽,為什麽吾看不到?

龍宿不知走了多少個圈,周圍一片死寂。

真的,什麽都沒有,什麽都看不到……


劍子早上醒得很早,睜開眼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和龍宿捆綁在一起手。

兩人的手還握在一起,帶子也完好如初,龍宿昨夜的確沒有離開過。劍子鬆了一口氣。

劍子放心之餘,轉頭一看,龍宿竟然是睜著眼睛的。只是不大對勁,龍宿仰躺著,眼睛無神地看著上方。

“龍宿?”劍子被他嚇了一跳。

龍宿聽劍子喚他,有了反應,偏過頭看了劍子一眼。龍宿坐起身,默默地解開綁在自己與劍子手上的腰帶。劍子問他什麽,他都不答。

腰帶解開,龍宿下床,徑自回去了。劍子摸不著頭腦,心裡不免擔心。這樣失魂落魄的龍宿,真的是昨夜那人麼。只是睡了一覺,為什麽差別如此之大。

劍子忍不住跟過去看看,於是披了衣服下床,這才想起龍宿剛才出去時,連外衣都沒有拿。

龍宿在前面走,身子有些搖晃。劍子在後面看得直皺眉。劍子剛想趕上去,龍宿停下了,但是沒有回頭。

“吾只是昨夜做了噩夢,沒事,讓吾一個人靜靜。”龍宿擺了擺手,“汝回去,讓吾一人待一會兒。”

龍宿都這樣說了,劍子自然是不能再跟了。劍子目送龍宿回到他的房間。

龍宿木然地躺在自己的床上,嘴裡不斷喃喃地念著:

“看不到,看不到,吾什麽都看不到……”

劍子對龍宿的反常實在放心不下,於是沒有離開,遠遠地站在龍宿房間外守著。裡面很久沒有什麽動靜。

“對了,他一定能看到。”龍宿突然坐起身,“藺無雙!”

藺無雙的眼睛天生特異,在修羅道,這種晶紅的眼眸也是很罕見的,可通六界,識陰陽。不錯,藺無雙一定可以看見。龍宿對此十分相信。

劍子在門外站著,突然看見龍宿衝了出來。劍子一驚,趕緊跟上去。

龍宿闖進藺無雙的屋子,直奔藺無雙。

“起來,起來。”龍宿反復折騰搖晃藺無雙。

藺無雙自然是不會起來的。龍宿看著無意識的藺無雙,心中恨恨地。龍宿一咬牙,彎起兩指,伸向藺無雙的眼睛。

劍子跟著龍宿到了藺無雙的房間,一進門,竟看見龍宿正要挖藺無雙的眼睛,嚇得一個激靈。

“你要幹什麽,住手!”


修羅道的駐地上,突然凌空降下一人。守衛以為人類突襲,趕忙集結起來。待看清后,發現來人竟是孤身一人。

此人站定之後,無視迅速包圍過來的修羅,一步步向前邁進。只一個人而已,竟讓人莫名心生膽怯。

“來者何人,速速止步。”

來人還是緩緩地走,並沒有停下。

“吾要見,襲滅天來。”聲音很是平和,但是卻有不容抗拒的威懾。

眾人把他圍在一個圈中,卻沒人敢第一個上前。圈子就隨著來人的腳步慢慢移動。

“你是誰,竟口出狂言。”

“吾是蒼,吾要見襲滅天來。”蒼面色不改,繼續一步步逼近。

“蒼,竟然是蒼。”“是那個蒼麼?”“他竟然還在。”眾人聽見蒼這個名字,紛紛議論。修羅的壽命比人類長得多,在場很多修羅是從那個時代茍活下來,自然聽說過蒼。

眾人聽見是蒼,已經怯了場。這是蒼,數百年前的高等修羅,誰人敢擋。

“你,你等一下,我,我們去通報。”

三脚猫伯爵 2008-08-27 09:38
TO minjinfeng:

其實蒼倒未必有意想讓藺無雙背黑鍋
無奈藺無雙這人太死腦筋,一心覺得是自己的過錯……
龍宿能耍到蒼,也是因為藺無雙吧
蒼和龍宿比較像,除了藺無雙之外,他也是很精明的


TO 心依:

第二個,藺無雙也是很有用的,笑
我就覺得藺無雙那個兔子眼啊,一定有別人沒有的功效
以前吧,我總是喜歡寫龍宿爲了劍子功虧一簣
這次不會了,龍宿會做到所有他想做的
徹底讓他翻身一把,哈哈


TO 宅貓:

於是爲了彌補上一章他和劍子的無交集
這章補上很多……
喜歡看龍宿把別人掌握在手心的話
這篇絕對可以滿足
我都忍不住對他說
咻咻你太壞了啊= =


TO 若若:

這篇里的劍子,實在心腸很不錯
所以才被龍宿這樣捏扁搓圓的
這次就是想寫老道對龍宿極好,比龍宿對他還要好
主要是以前總是折騰龍宿,於是良心發現= =


TO 小牙刷:

這個感覺是沒錯的。藺無雙的確是比較無辜
蒼的背叛,對他的打擊其實是最大的
但是他仍固執的認為,一切是自己的錯
所以甘愿受罰,而且其實是自動請罰
其實龍宿倒未必最高明,比方說他和蓮華誰上誰下,就不好說
只不過目前局勢來看,他知道的內情最多,所以占便宜
老道的開竅問題,呵呵,只能說在探索中前進了
老道其實很難占上風,因為他不但正直,而且心中有情
這個是極大弱點了
唉,其實當初劇中龍宿突然反叛,是讓我很糾結很抓狂的
每次看到時候,不斷十萬個為什麽

水云初霁 2008-08-27 10:40
Quote:
引用第53楼三脚猫伯爵于2008-08-25 09:43发表的  :
TO 水雲初霁:

你這句“欣赏的也正是如斯亦正亦邪心机深沉的龙宿”倒是讓我有些感慨
我認識的朋友中,龍飯居多。給我感覺,喜歡龍宿的,大多是喜歡美人,也就是美偶
而且多數喜歡亦正亦邪,或者乾脆是反派角色。
也許龍宿給人的感覺是這樣的吧,華麗,有一點危險,心思深沉。
可能是生物劍不多,所以其實我經常被質疑是偽劍飯
但是我的確是對美人免疫,完全正道控,笑。所以會喜歡劍子吧。


哎呀呀,惭愧惭愧,罪过罪过,误会误会——似剑子仙迹这般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潇洒出尘,满腹墨水的仙座第一把交椅,区区在下只有膜拜膜拜再膜拜的份儿啊~~

其实欣赏龙宿,最多的是欣赏他一身的坦然、一脸的淡然、和恰到好处的漠然吧,龙宿算是三先天里最具有‘人’气的一位(此人气非彼人气),在下欣赏他,便是欣赏他毫不掩饰自己身上这人性化,哪怕在世俗眼中该是‘丑恶’人性的一部分。

另,在下也是信奉‘人性本恶’,不过‘本恶’不要紧——俗话说的好,‘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要用它去寻找光明’嘛,哈!

跑题跑得High过头了,回来说更新的文——

不知我是否太过奇怪,这两段更新,该是大篇幅的显示出龙宿其人心机重善谋略的一面……但,在下为何却觉得他很‘可爱’?
看到龙宿跑去和剑子同床,只为了找当初那一缕熟悉的魂魄,倍受打击之后,希望借蔺如双之力——任性的脾气一发作,就准备用‘挫’人家眼睛的方式将人唤醒……哎呀呀,我很不道德的笑倒在地了……

眼睛是人体最脆弱的部分,受到些许碰触,都会受伤——所以一般人在眼睛即将遭受攻击时,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再“装”下去的……咳!虽然可怜的无双并不是在装……

也让我想起原剧里,龙宿唯一肖掉的一次,剑子劝他不要那么消极,该‘以退为进,才是上上之策’,肖到发昏的紫龙想都不想就回:“那是汝的上上之策!龙宿的上上之策,乃是观察汝与夜重生之战……” 当时也是被逗乐了,想天底下怎会有如此可爱的人?这真是那个号称‘心思诡谲’的龙宿么? 但是,最让我欣赏龙宿的是,即使在这种时候,他还是会说:“ 反正汝有佛劍援手 誰勝誰敗難以預料 ”

乍看之下,这很像是某起肖中的龙一气呵成的气话,有剑龙的饭,甚至说可看出龙宿对剑子佛剑的友情在吃醋…… 在下却不以为然,其实龙宿这句话,已经是在‘提示’剑子——‘即使我不帮你,你也可去找佛剑,这样才能抗衡夜重生……’

咳!当然,在下也不是故意‘漂白’某龙,此举‘拖佛剑下水’的意思肯定是有的——反正龙宿也不是第一次拖佛剑下水……哈!

文很精彩,最近更新的频率很高啊!想来楼大一定处于思如泉涌的创作巅峰……

对龙宿布的局还是很好奇

左情义右复仇,这尾华丽的修罗紫龙,欲往何处??

midoril 2008-08-27 15:52
這邊的第一貼獻給小三,太愛這文了,胃口吊得十成十啊~~
話說白毛到底是怎么樣呀,把以前的自己封閉在心底某一處,就像選擇性失憶一樣咩?
很想看他們以前的故事啊.
世上最遠的距離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我在你的身邊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宅貓 2008-08-28 10:43
厄……咻咻,恼羞成怒了
可怜的小蔺,都已经这样还要被折腾
这篇里的先生确实非常非常正阿
我想看他FH咻咻……伯爵大人~~(扯衣角)
他们两个睡在一起都这么平静不会真的就这样了吧T0T

三脚猫伯爵 2008-08-29 14:52
第十三章

“龍宿,快住手。”劍子兩步奔過去,把龍宿一把拉扯開。

龍宿被劍子拉著,一臉茫然。

“你在做什麽,你到底怎麼了?”劍子搖晃著龍宿。

龍宿好像突然清醒過來,又好像还是迷迷糊糊。

龍宿看著自己的手,有些不敢相信。剛才,自己是要挖藺無雙的眼睛麼?自己是怎麽了?

“吾……”龍宿一時也無法解釋。

“龍宿。”看著龍宿這個樣子,劍子不得不說,“我知道你心中藏著許多事情,就不能說出來麼?”

劍子其實等了許久,龍宿雖然平時看起來強勢,但是心中定然背負很多。問他,他是不會答的,劍子在等他自己說出。

龍宿被這樣問,有些困惑地看著劍子,似是不明白他的話。劍子也不催他,只安靜地等,讓他自己想。

龍宿努力地回想,數百年前、昨夜、剛才……思緒被一點點找回,龍宿的表情也逐漸恢復平常。

“無事,吾剛才一時糊涂,現在已經無事了。”龍宿搖了搖頭。

劍子的心里有點不是滋味,龍宿還是不肯說。

“唉,你既不肯說,隨便你了。”劍子也是無奈,“下次萬萬不可這樣,真是讓我心驚啊。”

“呵呵,汝也會心驚。”

“當然。”劍子一本正經地。

“那汝是為吾心驚,還是為藺無雙?”

龍宿這本是一句無心之言,怎料劍子聽到,卻一時不知如何回答。龍宿見劍子神情古怪,有些意外,自己也莫名尷尬起來。

“咳咳,吾想過了。”龍宿轉移話題,“東邊戰事有臥江子坐鎮,相信還在控制之中,吾們還是先為藺無雙尋個休養之處。他靈識歸體已有幾天,再不醒來,會有危險。”


蒼被引著去見襲滅天來。走在路上,蒼心裡一點波動都沒有。蒼總是很淡然。

蒼站在黑幕前,他知道襲滅天來就在這幕後,他感覺得到那強者的氣息。

“蒼?”

“正是,襲滅天來?”

“不錯。”

一來一回,確認了彼此身份。

“你要見吾,為何?”

“吾是來助你。”蒼平靜地說。

“哈,你怎麼知道吾需要你相助。”

“你率修羅道眾人進犯人間界,雖人多勢眾,但缺少可用之將才。你雖是強者,但是畢竟分身乏術,你當然需要有人助你。”

“哦?那你又有何能耐?”這話透著輕蔑。

“你既然知道吾之名,就該了解吾之能為。”

“傳言不可盡信。”

“那不如來親眼見證,如何?”蒼的自信,讓人不得不動容。

“呵,吾憑什麽相信你。你數百年來一直銷聲匿跡,現在突然到來,總有目的。”

“吾是修羅道之人,此事關乎整個修羅道的前途,吾當然放不下。”

幕後沒有了聲音,似是在考慮蒼所言真假。過了一會兒。

“可以一談。”襲滅天來終於同意。

“只是,吾主動前來找你,已經釋出吾的誠意,可是你到現在還是不肯以真面目示吾,你的誠意又在哪裡?”蒼卻有異議了。

“這嘛,你若是有本事,自會看到。”言下之意,蒼此時還不配看到。

蒼立在原處,突然手一幻化,怒滄琴現,蒼手撥琴弦,凝聚真力,忽聞一聲響,琴弦波動,直擊那黑幕。

眼看那波動打上幕布,蒼所預想的黑幕飛開卻沒有發生,幕布竟然一動不動。正在蒼吃驚之時,幕布微微一震,剛才的波動全數返回。蒼向後一翻身,堪堪躲過。待落地之時,再看那幕布,完好如初。

很強的對手,絕非易與之輩。蒼心裡下了結論。

“何必著急,吾一直在這,等你有這個本事,自會看到。”

幽暗的空間中,飄著魔的笑聲。


劍子與龍宿把藺無雙帶進了一處遠離人烟的深山,山中彌漫著靈氣。兩人搭了三間草棚,暫且住下。劍子疑心藺無雙軀體久未動,已然僵了,才遲遲不醒,於是來時運了一大車酒罎子,每日把藺無雙放在酒里泡一段時間,以活筋絡。

不知為什麽,自從來到這裡,龍宿就不太喜歡搭理劍子,整日坐在外面,看日出日落,也不知在想什麽。照顧藺無雙一事,都是劍子在做。劍子覺得自己被厭了,只得怏怏地去照顧藺無雙,頗為哀怨。

這日,龍宿見劍子從藺無雙房裡出來,去忙別的了。想了想,龍宿自己進入。

藺無雙躺在床上,和常人一樣,只是一直睡著。龍宿站在床邊,看了他一會兒,突然開口。

“起來吧,汝醒了好幾天了吧。”

龍宿盯著他,沒有反應。

“別裝了,”龍宿的聲音里有些笑意,“吾昨晚臨睡時,記得汝的手還是放在被子里,今早怎麼就放在了被子外呢。”

龍宿就站著看他,十分有把握。過了一會兒。

“果然瞞不過你。”藺無雙竟真的睜開了眼睛,微微嘆道。

“既然早就醒了,為何要隱瞞?”龍宿走近。

“你該知道。”藺無雙的表情有些苦。

“吾不知道。”

“你這是在逼我了。”藺無雙嘆氣,“吾我不知該如何面對你們。畢竟,吾曾經……”

龍宿當然知道他說的是之前背叛一事。

“事情早已過去,吾都不關心這些了。至於他……汝也感覺得到,現在的他也不是那人,汝沒什麽好值得歉疚的。”

藺無雙不語,龍宿知道他還是自責。對於藺無雙來說,這是一座壓在心頭上的大山,皆因他比誰都有責任心。

龍宿不再追問,也沒有提蒼的事。龍宿并不忍心去折騰藺無雙。

藺無雙的表情一直有些奇怪,看起來挺痛苦。龍宿了然。

“背上的傷在疼吧?”

藺無雙點點頭。

這就是靈識受傷的麻煩之處。身上皮肉都是好好的,但靈識受傷的部位卻會一直疼,且無法像對待身體那樣治療。藺無雙從剛才一直努力表現出正常,實際是暗自忍耐。藺無雙的意志力真的很驚人。

“吾其實沒想到汝會受此刑罰。那人雖然自私無情,但并不殘暴,吾以為他只是把汝封印起來罷了。”

“他的確只打算把吾封印,”藺無雙解釋道:“但是吾的罪名是反叛,而且直接導致了嚴重後果,理應如此。是吾自動請罰。”

龍宿一時間,覺得他真是個傻瓜。    

“藺無雙,吾要托汝一件事。”龍宿想到了最要緊之事。

“什麽?”

“幫吾確定,現在這劍子,到底是不是他!”

藺無雙這幾日知道,照顧自己之人是誰。他也知道龍宿指的是什麽。

“是與不是,有什麽重要?”藺無雙的反應倒是淡淡地。

“當然重要!若不是他,那他只是一個普通人,此事過後,吾們再無交集。若是他,若是他……”龍宿也說不出了。

“若是他,殺他以泄恨?”

“吾……吾還沒有想好。”龍宿連連搖頭,“總之,吾一定要找到他。”

“唉,龍宿,你太執著了……”


劍子突然被告知,藺無雙醒了。

“他醒了,何時?”劍子很高興,因為苦力生涯終於結束。

“就在剛剛。”龍宿答得漫不經心。

“唉,忙了這幾日,終於醒了,也算有收穫。”劍子心情大好,“我該去看看。”


劍子一進門,果然看見之前一直躺在床上的人,如今是坐著的。

“藺無雙,你無大礙了吧?”劍子走近。

藺無雙抬頭,正看到劍子,微微一愣。

“怎麼,我的臉上,長了什麽奇怪的東西麼?”劍子見藺無雙一直看著自己。

“啊,抱歉,因為你實在像吾的一位故人。”藺無雙歉然,“聽龍宿所言,這幾日承蒙照顧,真是感謝。”

劍子注意到這故人二字。當初龍宿說過,第一次相見時襲擊自己,是因為把自己和別人混淆。現在藺無雙說自己和他的故人相像,而他和龍宿又是舊識,難不成……

“你所說的故人,是否和龍宿有關?”

藺無雙稍微遲疑了一下。

“是。”

劍子大感興趣,之前問過龍宿,龍宿不肯說,現在竟然遇到知情人。

“我真的與那人相似?”

“一模一樣。”

這個回答出乎劍子意料,他本以為是極為相像,可是這一模一樣,就非同小可了。

“他叫什麽名字?”

藺無雙猶豫了,到底該不該向眼前之人說起當年事。藺無雙考慮再三。

“劍子。”

劍子一聽,心裡咯噔一下。相同的面容,相同的名字,世上不會有如此巧合,必要內情。難道真的是有什麽與自己有關,自己卻不知道的?

藺無雙趁著劍子沉思,自己下床。劍子一見,正要去扶。

“不用,蔺无双身體完好,并不虛弱。”藺無雙謝絕。

藺無雙走到桌子旁邊坐下,劍子也跟了過去,坐在對面。劍子殷切地翻過兩個杯子,倒了水。

“那個人……”劍子不知該怎樣稱呼,但是他知道藺無雙必是明白,“他是龍宿的仇人?”一想起龍宿當初的敵意,劍子有理由這樣相信。

“仇人?該是情人吧。”藺無雙認真地說。

劍子一口水噴出,正噴在藺無雙臉上。藺無雙面無表情地自己用袖子擦臉。

“抱歉,抱歉。”劍子連連道歉。

這個信息,實在給劍子太大衝擊,他一時消化不能。

“豈不是兩個男人?”劍子小心翼翼地問。

“沒錯。”藺無雙點頭,隨即又恍然大悟,“哦,你是人類,可能不知。修羅道并不拘泥與男女。人類是胎生,由陰陽精血繁衍後代。而修羅并非如此,而是兩人力量之結合。所以生育和歡愛是分開來的兩回事。歡愛只是爲了享樂,沒有人間界的男女區分。天界也是如此,只是他們生命的誕生,是氣的結合,比修羅道還要高一點。”

“嗯,啊。”劍子點頭,努力接受這些信息。其實這些,劍子也略有耳聞,只不過真的經歷,又是不同。

“那為何龍宿似乎對他十分痛恨?”劍子努力裝作平靜。

“情人之間的事,外人很難說吧。”

“不止吧……”劍子很難相信這是情人間的摩擦而已,第一次見到龍宿,他身上散髮出的恨意,劍子永遠也忘不了。

藺無雙斂起表情。

“或者,只能說,他心中裝了太多,想要的也太多。龍宿永遠排不到第一位。”

劍子聽到這些話,心裡莫名覺得沉重起來。

“龍宿是放不下他吧。”劍子嘆氣。

“你自己也感覺得到吧?”藺無雙看著劍子。

劍子苦笑,點頭。龍宿對劍子,總是喜怒無常,忽遠忽近,劍子猜測是和那人有關吧。

“我知道,龍宿從未把我當成他,但是還是會情不自禁在我身上尋找他的影子吧。”

“你不能怪他,面對一模一樣的這張臉,他能控制到現在這般,已是不易。”

“當然。只是,恕我冒昧問一句,我到底是不是他?”劍子有理由懷疑,天下沒有這樣的巧合。

這是藺無雙醒來之後,第二次被問到這個問題,這個問題,真是很重要。

“那你希不希望自己是他?”藺無雙反問。

“這……”劍子思考了一下。

若自己不是他,那劍子還是劍子,若自己是他,那說明自己一定和龍宿有著說不清的糾纏。一想到龍宿,劍子就不由得憶起初見時他的怨恨,還有醉酒那夜的荒唐。龍宿的感情太強烈,劍子一想起,就覺得有些窒息。這樣沉重的感情,讓劍子心生畏懼,直覺想要逃避。他背負不起。

“我不希望。”劍子回答。

藺無雙沉默了半餉。

“我到底是不是?”劍子追問答案,他的心也被吊起。

藺無雙深深地看了劍子一眼,端起杯子,將杯中水飲盡。杯子放下。

“你不是。”

一句話,將劍子心中大石放下。唉,果然不是。劍子鬆了口氣之餘,心裡隱隱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劍子忽略了它。

“真的不是?”

“真的不是。”

“那我又該怎樣解釋?”

“許是有心人故意安排吧。總之,你的確和他沒什麽關係就是。”

劍子大概猜到他所說是何人。劍子并沒有去煩惱自己的生命會不會是別人的陰謀。劍子仙跡就是劍子仙跡,誰也操縱不了。

兩人又說了一會兒,藺無雙漸漸露出隱忍表情,連劍子都看得出來了。劍子想起藺無雙的傷勢,覺得不宜打擾太久,便退了出來,讓他休息。

劍子剛離開,龍宿風一般衝進來,抓起藺無雙衣襟,把他提起來。

“他真的不是?他真的不是?”龍宿按捺不住激動。

“龍宿,偷聽不是好習慣。”藺無雙皺了皺眉。

“快說,”龍宿只想聽到答案,“他真的不是?”

“既然你都聽到了,何必再問。他真的不是。”藺無雙掙開龍宿。

“不是,不是。”龍宿後退兩步,“怎麼會不是。”

龍宿突然想起了什麽,又撲上來。

“吾說的不是他現在這個人,而是魂魄啊,魂魄!吾在他身上感覺到那人的魂魄。吾感覺到過!”龍宿抓著藺無雙不放。

“魂魄也不是。”藺無雙把這個說法也輕易的否認了。

“汝怎麼知道?”龍宿不信。

“吾的眼睛看得到。”

“不對,吾記得,即使是汝,也無法在平常狀態看得到別人的神識。汝就看不見蒼的不是嗎?”

聽龍宿提起蒼的名字,藺無雙臉色驟變,可是龍宿此時一心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并未察覺。

“不錯,可那是因為蒼的神力與吾相當。這個劍子的修為,以人類來說,算是極高了,但也只是人類,無神力,蔺无双自然看得見。”

“不對,不準,”龍宿還是不肯承認,“汝沒有仔細看。是了,汝剛醒來,能力未復,所以看不到。等過幾天,汝休養好,找個機會侵入他的意識,仔細看看。”

“龍宿。”藺無雙想喚醒他。

“沒錯,就這麼決定。”龍宿單方面決定了,“汝快點恢復。”

“若是到時的結果,還是一樣呢?”藺無雙忍不住說。

“一樣,一樣……”龍宿也茫然了。

“龍宿,不如接受事實,早點放下吧。”

龍宿放開藺無雙,在房中來來回回走著。

“吾不知道,”龍宿站住,手搭在額頭上,有什麽情緒,似是要在腦中炸開,“吾不知道,到時再說,到時再說吧。”



若若 2008-08-29 17:16
藺小兔終于醒了,不容易啊
什麽時候蒼和小藺才能碰面捏?萬分期待啊  
那個劍子仙跡真的不是那個劍子嗎?好失望
最後慶賀自己終于坐上沙發了

枯鱼炖蘑菇 2008-08-29 18:56
當真不是嗎?當真不是的話,哪來這么巧的名字和容貌?連個性都雷同……龍宿對劍子太過執著了,以後這般下去又該如何?

三脚猫伯爵 2008-08-29 20:56
TO水云初霁:

其實上一章,的確主要寫龍宿可愛來著,算計是附帶
其實比起什麽陰謀,算計,我最喜歡碼劍龍的親熱戲,經常給他倆製造點甜蜜就是我的目標了,情節是副產品= =
我私底下,經常形容龍宿很可愛,但是一般在文里不會這麼說了,怕又被人抓劍龍文的龍宿如何娘。
我是最愛老道,但是我非常高興老道的伴是龍宿,沒有比龍宿更好的了,笑
那個挖眼睛,倒不是要把藺無雙叉醒。因為藺無雙的眼睛特異,能看到龍宿看不到的東西。龍宿就想用他的眼睛。因為頗受打擊,所以就沒了思考,一時竟想直接把藺無雙眼睛挖下來。
其實一般我寫一篇文,整個故事都想好,也就是每個重要橋段都想好,然後按照事件順序排下來。該發展哪段就寫哪段。但是也會卡文,主要是卡在重要橋段之間的連接上。例如寫完一個橋段,怎麼才能合理的過渡到下一個橋段上。所以每到一個重大事件寫完,我就卡文了。這十三章中,大概六章時就卡文了一次。笑,現在看來,15章還要再卡一次了。
寫的順的時候,天天都很想碼字,卡文的時候,哈哈,拖來拖去,的確是不同。


TO midoril:

其實前幾天看見你過來了的,很榮幸拿到汝的第一帖哦~~
其實算劇透一下的話,劍子是真的捨弃自己了
無論是被迫,還在自己的選擇
他們以前的故事……OTL需要我先磨出這一部
還好,我覺得還是挺快的
唉,相信我,一定有比這更遠的距離,就在各位後媽手裡


TO 宅貓:

藺無雙一向是很悲壯的角色……
於是我都不忍心折騰他了
其實,你說的想他看FH咻咻……
我腦子里反應的是,想看他嘿咻 咻咻……
是我太不CJ了咩?
我本來還想回,就快要有福利了= =


TO 若若:

蒼和藺無雙相見,必是其中一個倒霉的時候= =
唉,其實我真的覺得,是哪個劍子不重要
對龍宿好就行了
只是以龍宿的性格,一時是轉不開了
哈哈,多謝來坐沙發呢


TO 心依:

按照藺無雙的說法,也龍宿之前的猜測,這是蓮華的計策    
但是是否另有內情,還得賣個關子了
總之龍宿是得小小崩潰一下了
畢竟這段時間的希望就寄托在劍子身上了,一下子破滅……

西风过客 2008-08-29 21:01
这只剑子以后会不会为自己一句"我不希望"而后悔莫及呢~~
坐等老道被虐,哼哼
一定不要轻易放过他~
当然,最后HE就可以咯

kemike 2008-08-29 22:36
说不希望倒还能理解,毕竟现在看来这只剑子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背负了所有记忆和过去的龙宿就执着的让人心疼啊T-T

矛盾的轮舞 2008-08-29 22:41
拜服,大人更新的速度很快啊
反正剑龙这两只就纠葛去吧,我比较好奇苍与袭灭会有什么互动的说

暗之末裔 2008-08-30 08:44
哎,龙宿啊~过去的终究是过去,就算是找到了以前的剑子,又能改变什么呢?痛苦的依然痛苦,失去的依旧会失去……执着是苦啊!(看得我也好苦)
期待下文……泪……

三脚猫伯爵 2008-08-31 09:55
第十四章

自從藺無雙對劍子說了那些話,劍子總有些心神不寧。見到龍宿,劍子會有奇怪聯想。皆因藺無雙那情人二字。

兩個男子之間的事,劍子不是不知道,只是他很難把這和龍宿聯繫起來。龍宿和那人……那和自己面容一樣的人一起時,會是怎樣?劍子偷偷打量龍宿,正見龍宿喝水。泛著紫光的嘴唇抵在杯子上,劍子想到了那夜,那嘴唇的觸感。就是那樣的麼?

水咽下龍宿的喉嚨,劍子的喉結也滾動了一下。龍宿真的可以和一個男人……那他在兩人中扮演什麽角色?劍子似是想到了什麽,立刻往溪邊跑。

劍子看著水中自己的臉,摸了摸。從臉來看,龍宿的臉比自己這張要更適合下位吧,劍子這樣想著。這麼說,那個霸道的龍宿,也有委身與人之時?

龍宿那夜的行為,現在又情不自禁回憶起來。之前劍子本以為龍宿是把他當作女人,可是現在看來,那是龍宿的本能反應吧。他們以往的歡愛,就是這樣麼?

劍子在溪邊蹲了大半天,突然驚覺自己想了很多有的沒的。真是,想些什麽亂七八糟的,劍子唾棄自己。

三人一起吃飯,劍子和龍宿坐對面,劍子還是不由得聯想,龍宿是否以前就是這樣?龍宿倒沒什麽特別,。藺無雙坐在兩人之間,從來面無表情。

“藺無雙,汝恢復得如何?”龍宿開口問藺無雙狀況。

“很緩慢,此非是一朝一夕之事。”

劍子和龍宿對看一眼,兩人都明白。若是這麼容易恢復,那也稱不上懲罰了。修補靈識,要慢慢來過。可是,外面戰事還膠著著,不可能一直陪他在此。

“你們有事可以離開,吾一人便可。”

“汝一人生活,諸多不便,吾們當然不能留下汝一個人。”

“有何不便,藺無雙有手有腳,靈識雖傷,但身未殘。”

“汝還逞強。”

“並非逞強。”

“現在局勢不明,汝也可能成為目標。”

“吾功體尤在,若是對戰,吾遠勝龍宿你這功體所剩無多之人。”

這話正中龍宿痛腳。

“吾說不準就是不準,吾們陪汝在這裡待半個月,半月之後,汝隨吾們上路。”龍宿開始不講理。

看龍宿神情,藺無雙的話都吞回肚子。劍子覺得很神奇,看起來總是很冷淡的藺無雙,竟聽龍宿的話。


平日里,藺無雙大部分時間都在休養調息。劍子無聊,跟龍宿說話,他總是有一句沒一句的,心事重重。劍子就趁藺無雙休養之餘找他攀談。一來二去,竟和藺無雙混熟了。劍子發現,藺無雙看起來雖冷淡,但是卻並不使人產生疏離感。劍子對藺無雙的見識與理念頗為贊同,真是意外的合緣。

每到劍子與藺無雙閒聊之時,劍子往往感覺到龍宿遠遠地看向這邊,也不知是看誰。等劍子回視過去,龍宿又迅速轉過頭。

劍子經常想向藺無雙打聽修羅道以往之事,可是藺無雙並不像第一次見面時說那麼多了。而且言語中,總有傷感,劍子就不忍心多問了。


又是初一之夜。

龍宿和藺無雙各有心事,對著發呆。劍子不知去了哪裡,遲遲未歸,但是好像沒人關心。

龍宿突然起身,出去了一會兒,又回來,手裡兩大罎酒,是之前為藺無雙準備剩下的。

“你還是有這個習慣。”藺無雙看見酒罎,頗為感慨。

龍宿把罎子打開,酒香就飄了出來。

“汝也多年沒碰了,不想要麼?”龍宿遞給藺無雙。

藺無雙看著龍宿把酒罎子遞過來,再看龍宿的表情,說不清是高興還是落寞,總之還是掛著笑的。

“當然,嗜酒是修羅的天性。”藺無雙接過。

“所以蒼就不喜喝酒。”龍宿嘟囔了一句。

聲音不大,但是藺無雙顯然聽到了,臉色又變了變。龍宿馬上就察覺自己說錯話了,唯恐越描越黑,索性也沒解釋。

兩人各自懷著心事,各抱一個酒罎子坐到一邊。

“吾記得當年,吾的酒量是最好。”

“你記錯了,你的酒量最糟糕。”

“怎會,吾每次都是看著汝倒下。”龍宿不服氣。

“因為你喝得太斯文。”

“呵呵,那是最開始。後來,吾也學會了大口喝酒。”

“即使那樣,你也從未贏過劍子。”

龍宿聽到這話,沒聲響了。過了好一會兒,龍宿突然仰頭,咕咚咕咚連灌下幾大口。

“不錯,”龍宿放下酒罎,擦了擦嘴,“吾從來未贏過劍子!”


劍子仙跡此時正在何處呢?

劍子躲了出去。今夜是初一,上次的經歷難忘,這次劍子早早跑了出來。可是,人雖出來了,心裡卻止不住胡思亂想。龍宿上次那麼做,是把他當成那人,還是無差別隨便誰都可以?如果是無差別,那麼留下他和藺無雙,豈不是危險?若是藺無雙被龍宿上下其手,那可怎麼得了。

劍子越想越覺得,做人要厚道,讓藺無雙獨自面對危險,卻不知會人家,實在有違道義。還是該回去看看,若有悲劇發生,還可以及時阻止。

這樣想著,劍子收拾一下,趕回。完全忽略了若是動武,龍宿面對藺無雙根本不占便宜的事實。

離著大老遠,劍子就問到那酒氣,心中暗道不好。走近一看,果然,兩人喝的東倒西歪。藺無雙已經趴在了桌子上,龍宿倒是還醒著,嘴裡也不知在念叨什麽。沒有發生什麽,劍子鬆了一口氣。

劍子走過去,查看兩人情形。問了龍宿兩句話,他歪著頭,好像半天反應不過來。劍子看著地上的空酒罎,一個勁嘆氣。

劍子俯下身子,想收拾一下,突然感覺龍宿從背後抱住他的腰,人也靠在他身上。劍子一動不敢動,看了眼藺無雙,還是趴著的,還好。

龍宿就這樣掛在劍子身上,閉著眼睛,好像想睡了。劍子擔心藺無雙什麽時候驚醒,看到這一幕可不好,於是連拖帶拽,把龍宿弄到屋裡。

劍子幫龍宿把外衣脫了,只留褻衣,讓他睡覺舒服點。過程中,龍宿也是迷迷糊糊,搞不清狀況似的,劍子還算順利。

龍宿這一身的酒氣讓劍子直皺眉,劍子轉身出去端水,想給龍宿擦擦臉和手腳。當劍子回來時,眼前的情景讓他驚訝的邁不開腳步。龍宿竟然坐在床邊,而且把褻衣褻褲都脫掉了,全身一覽無餘。

劍子第一反應是轉身面壁,可是還是覺得尷尬得緊。

“劍子。”龍宿竟然喚他!

劍子聽這一聲喚,寒毛都豎起來了。端著水盆猶豫了半天,還是轉過身。

龍宿只是看著劍子,不說話,但是劍子知道,他在叫自己過去。劍子先把水盆放下,摸了摸袖間的傢伙,小心地走了過去。

劍子站在龍宿身邊。

“怎麼了?”

龍宿什麽也沒回答,只是拉起劍子的手。龍宿仰頭看著劍子,輕輕摩挲著劍子的手。龍宿一根一根地摸著劍子的手指,劍子的手骨纖長有力。龍宿的手指在劍子手心畫著圈,眼神不再無辜。

劍子心中猛然一震,這,這是勾引吧?

龍宿的手,摸上了劍子的手腕,順著胳膊一路向上。劍子激靈一下,甩開了龍宿,退後幾步。

劍子如臨大敵,全身警惕。龍宿一臉困惑,好像沒有想到劍子會拒絕。兩人眼對眼,心境截然不同。

龍宿總是有辦法的。只見龍宿向里挪了挪,一手向後撐著身體,另一手,在劍子目瞪口呆的注視下,撫上了自己的分身。

龍宿的手在自己的分身上來回摩擦,喉嚨中含混不清的嗚咽,眼神漸漸迷茫,似是漸入佳境。再看龍宿的分身,反應得很快,已經抬頭。

“嗯啊,劍子……”龍宿嘆息。

這聲嘆息,讓劍子心中萬般滋味。劍子想離去,卻挪不動腳步。

龍宿手上動作加快,口中不斷溢出呻吟,劍子看得面紅耳赤。龍宿突然睜開眼睛,停下動作。龍宿轉向劍子,對他伸出了一隻手。

劍子心道不好,是過去,還是不過去?劍子不動,龍宿的手也不放下,就這麼僵持著。上次的經歷劍子記憶猶新,劍子實在為安全擔心。

劍子還是走了過去,抬起手臂,握住了龍宿的手。那一剎那,龍宿笑了,劍子差點失神。

龍宿小小一聲驚呼。劍子竟在抓住龍宿的手之後,閃電般又擰過龍宿另一隻手,從腰間拿出鎖鏈,將兩隻手綁在一起。

龍宿的兩隻手被綁在背後,失了平衡,身體跌倒在床上。龍宿不解,不知劍子為何要這樣。

“劍子?”龍宿動了動,發現掙不開。

唉,你可不要怪我,我這也是爲了安全著想啊。劍子心裡哀嘆。

劍子本想,就這樣把龍宿塞進被子里,可是龍宿卻動來動去不老實。龍宿的分身還是豎著,現在手不能動,難受得緊。龍宿的兩腿夾著,磨來磨去,可是也解不了這渴。

龍宿欲火難耐,緊緊咬著嘴唇。劍子看著龍宿,突然覺得心裡有些難受。為何會有如此心情,劍子也不知道。

看著龍宿受煎熬,劍子雖是始作俑者,但也於心不忍。但是放開龍宿又是萬萬不能,劍子有預感,若是放開龍宿,今晚定會出事。

劍子怕出事,怕事情脫離自己的控制。

劍子猶豫再三,還是走了過去。劍子把龍宿撈起來,一隻手臂環過龍宿,讓他靠在自己身上,另一隻手,在衝破重重思想障礙之後,握住了龍宿的分身。

龍宿察覺到了劍子的意圖,很順從地靠在劍子身上,劍子心中苦笑。劍子模仿剛才龍宿的動作,手上上下下地摩擦著龍宿的分身。龍宿該是舒服的,劍子的耳邊凈是龍宿曖昧的喘息。

劍子覺得自己真的是瘋了,這個人真的是自己麼?劍子做夢都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的手竟然會做這種事,還是爲了別的男人。

龍宿的身子忍不住輕微扭動,不斷碰觸到劍子,劍子儘量忽略。龍宿顯然是享受到了,表情和之前求之不得時,截然不同。龍宿的臉轉向劍子,眼神朦朧,口微張著,探出了舌尖。劍子心中劇烈動搖著。

也許是龍宿的表情太過惑人,劍子一時被迷住了心竅,竟神使鬼差地低下頭,含住了龍宿的唇舌。兩人吻得密不透風,龍宿不願放開,劍子也沒有離開。劍子手上的動作繼續,並加快了速度與力道,龍宿喉嚨中的呻吟聲再也叫不出來,全數落人劍子的口中。

當龍宿的高潮來臨之時,劍子覺得一陣刺痛,嘴上被龍宿咬破了。兩人終於分開,因為龍宿需要大口的喘息。龍宿靠在劍子身上,雙目緊閉,身體輕顫著,享受高潮的餘韵。龍宿該是滿足的吧,劍子心想。

龍宿享受過後,平靜了下來,眼睛也懶洋洋地不願睜開。龍宿就這樣閉著眼睛,把臉凑了上去,劍子會心,低下頭,龍宿用自己的臉頰蹭了蹭劍子的。龍宿似是很滿足,再沒有了動作。

劍子嘆了一口氣,這算是任務完成。劍子拿了布巾,給龍宿擦了他身上的液體。這期間,龍宿一直閉著眼睛,氣息平穩,該是睡著了。劍子收拾好一切,把龍宿放進被子里,想了想,給龍宿鬆綁,並套上褻衣。此時的龍宿,就像平日睡著一樣。

做完這一切,劍子輕手輕腳地離開。關上龍宿屋門的那一刻,劍子的心情沉重。或許,心底深處知道是為什麽,只是不願去面對。劍子的心像是被千斤壓著,沉重地透不過氣來。這樣的壓抑和心痛,從何而來,又為何無法排解?

龍宿睜開迷蒙的眼睛,看滿室空寂。龍宿翻了個身,把被子拉了拉,身體在被子中蜷縮著,重新入夢。


第二日,三人都起得很晚。劍子見到藺無雙,有些歉然。昨夜竟把他給忘了,難道是他自行回房?

三人見面,一如往常,沒有任何尷尬與不妥。昨夜之事只寥寥數語帶過。這次劍子心中也無上次那般忐忑,他知道,龍宿是不會記得,至多會以為是和那人的春夢一場。

日子還是一樣過,只是該動身回程了。

劍子在忙裡忙外,收拾東西出谷。龍宿去和藺無雙交代事項。藺無雙安靜聽著,也無異議。

“他對你很好。”藺無雙看著遠處的劍子,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

龍宿微微一愣,緊接著說:

“他內心也算良善,對誰都很好。”

“是麼?”

龍宿心思剔透,轉眼便知藺無雙之意。

“放心,吾不會把他當成那人。”龍宿微微笑著搖頭,看著遠處,“誰都比不上那人,誰都比不上。”

“吾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

“龍宿,何不從新開始?”

龍宿想也不想。

“不可能。”

“為何?”

“呵,從新開始,談何容易。”龍宿站起身,“即便吾把愛意轉移到他身上,那恨呢?誰來承載吾的恨?他麼?”

“為何要抓著你的恨意不放。龍宿,為何不放過自己,把恨放下?”藺無雙的眉頭皺得更深。

“不是吾不肯,是那人不肯啊。”龍宿連連搖頭,“曾經,吾不止一次想全都拋下,無論是愛是恨,可是那人不肯。這是他所想要的吧?寧願吾恨他,也不願吾忘記他。”

藺無雙聽後,沉默了半天。

“吾覺得,你並不真正了解他。”藺無雙認真地說。

“吾不了解他?”龍宿皺眉,聲音變高,“那誰更了解?汝嗎?”

龍宿情緒波動,再不願多說,袖子一揮,轉身離去。

藺無雙看著龍宿的背影,若有所思。

三脚猫伯爵 2008-08-31 10:13
TO 西風過客:

我想是不會吧,劍子就是劍子
即使以後真的愛上了龍宿,站在他的角度
也希望龍宿愛的是他吧
呵呵,被虐倒是不至於,不過這次老道的確是比龍宿吃虧罷了
所謂先愛先輸嘛


TO kemike:

所以說跟性格有關吧
老道的性格比較淡然,放在心裡的事情不多,放下也比較容易
龍宿就相反了,藏在心裡的事多,偏於執著
所以劍龍文總是龍宿吃虧的


TO 矛盾的輪舞:

蒼和襲滅恐怕不是單獨看的了
現在龍宿,劍子與藺無雙趕回和臥江子會和
必然與蒼和襲滅對峙
多人大混戰啊= =


TO 暗之末裔:

龍宿的心思時,他放不下以前的劍子,這對他來說是束縛
他只想找到劍子,斬斷過去一切,得重生
不過這只是他理想狀態中的願望,真是情況,有待商榷= =

kemike 2008-08-31 10:30
叹,剑子是真要沉重了……不能够确定自己是不是龙宿眼里过去的“那个人”,却还是和龙宿有了这样亲密的接触,相信对现在的他而言,要承认什么或者决定什么,都还是有难度的。

看龙宿,虽然心里明白眼前的剑子不是过去的剑子,但仍会在那个时候沉迷下去。可看他之后清醒的眼神又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终究还是放不下放不开啊……

minjinfeng 2008-08-31 10:37
扑首在铺天盖地的检查和考试中,看到大人的更新还真的是甘露啊。太幸福了
看了这两章,苍真的会如龙宿所愿吗?虽然因为蔺无双他答应了龙宿的要求,但我总觉的他不会那么容易完成龙宿的要求,毕竟当初毁掉修罗道的时候可没心软,就算过了那么久的时间,也不会那么轻易听话吧,真是期待!这一章写到以前的剑子,难道真是像龙宿说的那样宁愿让龙宿恨也不愿让龙宿放,就这么让龙宿记着他,如果是这样,还真只能说以前的剑子真是像小孩,爱恨一体两面,无论怎样,你龙宿就是忘不了我剑子了,太期待后面了   

枯鱼炖蘑菇 2008-08-31 12:47
主子為先生崩潰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崩潰著崩潰著就習慣了(毆)……鼻青臉腫的蘑菇爬回來,一旦愛了,總是兩難,不夠果斷,虐身,決絕了又虐心。總之先愛的先輸啊……這個真理真的是……我啰嗦那么多,不過是想表達,先生你這個沒有膽的,主子都送上門,呈現如此誘受狀態了,你還不吃,你竟然還不開動,要我們幫你準備刀叉嗎?無雙是好人啊,不過我真覺得好人的日子很不好過。

若若 2008-08-31 14:37
龙宿对以前的剑子记得那么刻骨铭心,真好奇剑子到底对龙宿做了虾米
话说现在龙宿还得面对一个新剑子,一定很痛苦,心疼
蔺无双好像很了解龙宿也很体贴龙宿的样子,龙宿能有这样一个朋友,也很不错了

mohsien 2008-08-31 23:26
呵呵~~~~~~
剑子对龙宿动心了
不过剑子自己还没发现
真是期待剑子会怎样发现到自己的感情

就剑子而言
剑子仙迹就只是剑子仙迹
但龙宿对剑子
到底现在的剑子是剑子还是剑子仙迹
想弄个清楚
对于过去的执着放不下
不知剑子出现后
能令他放下嘛

疏楼更迭 2008-09-01 09:11
苦苦沉浮于几百年,一个执着着,一个还不知所谓着,
什么时候才能拨开云雾见月明啊,
宿宿是真的不能忘,苦了自己,也不想空留一身回忆吧,
先生赶紧出来吧,我真的舍不得宿宿这么寂寞的疯痴,你也舍不得不是吗~
小藺也从过去走出来吧,把握现在不是比较重要吗。
宿宿和苍把你救下来,你已经算是重生了,
大家都要努力幸福啊~

宅貓 2008-09-01 11:33
没有吃完的H
以前的先生真是把咻咻害惨了吧,摸~
其实我觉得先生还是先生,小蔺其实是想让咻咻放开吧
不过真的能放开的话也就不是咻咻了,叹气~

狡童jun 2008-09-01 15:46
呃~該說同情劍子嘛?
美食當前不敢開動,只因腹黑級數不夠怕翻船XD~
原來當好人的代價就是如此慘烈!(攤手)
看到劍子正直的形象在龍宿的誘惑之下一點點開始崩壞....感覺挺過癮的啊XDDD!
龍宿大人不要客氣盡量誘惑吧!不趁此時欺負一下劍子怎麼說得過去呢?(說穿了只是自己愛看這樣勾魂攝魄的美人龍啦U////////U........)

三脚猫伯爵 2008-09-01 21:03
因為沒有博客,但是寫文以來一直有些想法,還是想記錄下來,於是就在自己的文中貼了。以下是我個人在寫文過程中產生的想法和準則,與劇情關係不大,又比較冗長,可以跳過。愿意一看的道友,若是其中有些想法和您衝突,也請不要介意,這些只是我寫文過程中產生的想法,只適用與我自己,不會強加給別人。


1 關於性格走型度

和配對一樣,人物的性格往往也是一種我之蜜糖你之砒霜的東西。就我個人來說,對於劍龍,幾乎每篇文賦予他們的性格都不同。經常突然冒出“啊,我想看這樣的老道/龍宿的想法。”但是每篇文中,他倆分別偏離正劇的性格多少,偏在哪裡,我也都是知道的,可以說是有意為之。完全按照我心裡最喜歡的劍龍形象來寫的,當然是我的第一篇文《情人令》,劍子比原劇溫柔體貼,龍宿很愛很愛劍子。兩人很是粘膩。在我寫過的幾篇文中,最不是我的菜的,是《仙道》中的龍宿,兩個龍宿都不是我喜歡的類型,都是為劇情而安排的性格,可以說走型最多,幾乎沒什麽相似度可言。但是這篇是唯一一篇讓我自己在寫的時候也忍不住飆淚的,笑。最喜歡的龍宿性格是 《斷長生》中的,很女王很淡定,但也是偏的,劇中的龍宿沒那麼淡定和超脫。和原劇最相似的龍宿,個人認為該是《七寸》中的。而老道嘛,幾乎都有各種個樣的偏,《仙道》中太冷淡,《斷長生》中是個傻小子(我最不喜這個= =),《七寸》中太悶騷,《長相守》中和《情人令》相似,都對龍宿太寵溺。而這次的《太平》,龍宿比劇中更偏執激烈,而老道,由於這篇突出龍宿的強勢,所以目前為止他都顯得相對要弱。加上我寫文總是用最多的筆墨寫龍宿,老道戲份從來都比龍宿少,所以老道經常顯得被動,無作為。而《太平》其實是會有前篇的,也就是寫修羅道之事,在前篇中,老道那一肚子壞水就回來了,嗯……而且有點過了。
同人多少都是要走型的,原著中僅是朋友的兩人,在文中要變得很愛很愛對方,怎麼都是要改變一些性格的,否則說不通。我也希望對於他們性格的一些改變都在合理和可接受的範圍內,避免平胸龍人渣劍之類重大偏離扭曲。

2 關於文章背景

我是只為劍龍而寫文的,在遇到劍龍之前,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寫文。而以後也不會寫劍龍之外的文吧。我寫的文,都是架空背景。原因是,第一,我看劇不仔細,對原劇恐怕把握不夠,第二,劍龍文很多原劇系的了,我其實也比較喜歡看原劇系的,可是文太多了,根據原劇衍生的情節,我再也想不到什麽更新更好的了,於是就不敢獻醜了。

3關於配角

首先我得坦白,在一開始寫文的時候,寫文都是即興,配角都是現想的。情節發展到哪裡,需要什麽人物,就拽哪個人物。想寫的主要是劍龍,配角處理得都很潦草。第一次想要去認真處理配角時,是九章這個角色寫到中后期的時候。那時稍微開了點竅,配角也是有其獨特的性格,需要認真塑造的。所以從這篇《太平》開始,我希望配角也有讓人印象深刻的地方,而不止是一個符號。

4 關於三角和N角關係

其實,曾經我還是一個蘿莉的時候,對這個應該還算拿手。中學的時候,上課閑著無聊,在本子上寫白濫的言情小說。列出六個人物,用箭頭畫來畫去,弄個複雜的關係網,就成了六角。三角或者多角戀是很容易展開情節的,隨便一個人的感情變化,都能扯出一大堆事,看起來那叫一個情節複雜。但是現在倒是不喜歡三角或多角了。我寫的文中,無論劍龍之間誰虐了誰,都是因為愛,而不是不愛。他們二人之間,從來不會插進別人。這也是我對於這個配對的愛和執念吧。《太平》這篇是我第一次嘗試增加劍龍以外的配對,我同樣對多角無感,只希望他們能一對一。所以,配對相對比較多樣的那批人,蒼,襲滅天來,一步蓮華,善法,在這篇文中關係還是比較清晰的,不會有A愛B,B卻愛C,C又在A和D中猶豫這種戲碼出現。

5關於炮灰

既然不會隨意安排多角關係,也就不會隨意產生炮灰。總覺得,每個角色都是有人愛的,即使在文中不是重要角色,也要尊重才好。即使炮灰,也儘量合情合理,不損人格和尊嚴。算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吧。

6 關於三觀

作為一個徹頭徹尾的正道控,我的確是相信沒有完完全全的壞人(已屬變態範疇的除外)。沒有絕對的惡人,而好人也未必都是完美,也常常有兩面性。所以我的文中,沒有絕對的善惡劃分。這一點尤其表現在龍宿身上,對於他是不能用善惡來衡量的了。我寫不出陰暗系的文,也寫不出很多人性醜惡面,可以說也是偏理想化的吧。

7 關於狗血

還是在我蘿莉時,看耽美小說是要去租小本子的,那時看了很多凌豹姿。後來過了幾年,在網上看文看多了,自以為層次提高,頗看不上凌豹姿的文,好像指出她的文是小白文,自己就能和小白這詞劃清界限一樣。而現在,我才覺得,其實她真的是很厲害的。狗血撒得又爽又雷又萌,要寫平胸受就正大光明的平胸,好過打著強受的旗號寫平胸。當然,看文最幸福的事情,是看到文筆又好情節又精彩,讓人欲罷不能為之折服的文,看文多年,也看了不少好文。可是如今,很多那些讓我驚嘆的好文,我都忘了情節。偶爾想看看舊文,發現自己情愿去翻翻凌豹姿的。情節比較白,不用費腦子,看得歡歡樂樂的,又雷又萌,看完就忘,沒什麽糾結。我覺得這個真的是很難把握,狗血撒得不夠,無聊,撒得過頭,俗爛。我寫竹生花下半部時的目標就是大撒狗血,而《太平》的前篇《春秋》(暫定)狗血度應該將會有趕超之勢^ ^b

8 關於虐心

呃,這個問題的產生,主要是因為我是HE虐心文大愛主義者。不喜虐身,但是喜歡虐心情節。一般虐心文,多數會虐到受= =所以造成了總是虐龍的表像。其實!!我真的是雙虐的……就是虐龍的目的,是爲了虐劍而已。劍子和龍宿,都不是會為其他事情受虐的人,能虐到他們心的,只有彼此了。所以我從來不是偏心哪個,而是兩個無差別一起虐的= =

9 關於龍宿

龍宿還是要特別說一下。我不知我的龍宿有多少人喜歡多少人雷,我估計老道應該問題不大,因為一般的爭議都是在受上。我喜歡龍宿是強受,所以在H上,龍宿經常也掌握主動。也就是在不翻船的情況下,我的文中的龍宿經常是女王誘受。龍宿總是或多或少會主動招惹劍子,是因為我覺得龍宿的性格更有攻擊性。因為龍宿比較宅,不像劍子有其他事情做,所以龍宿容易給人一種滿腦子中全是劍子的印象。而且龍宿在文中表現的機會要多得多,似乎是他更愛劍子一些。其實我的設定從來都是他倆的愛半斤八兩,程度都是一樣的,劍子的愛表現方式沒有龍宿直觀罷了。并非因為我是劍飯,所以就讓龍宿很福利劍子。呵呵,我寫龍宿要比寫劍子的想法要多。還是那句話,我之蜜糖你之砒霜,對於被我的龍宿雷到的,只能抱歉了。

三脚猫伯爵 2008-09-01 22:03
TO kemike:

劍子會覺得沉重的確是像汝所說,還沒弄清和龍宿之間的瓜葛,就和龍宿發生了不清不楚的關係。以後恐怕很難撇清了。
劍子也有預感,自己恐怕再難當龍宿為路人,只是突然進展這麼快,他沒有準備好。
於是如果龍宿當時是有意識的,而不是像第一次什麽都不知道的話,那老道真是被用了一把= =


TO minjinfeng:

你竟然這個時間考試呢,我以為你還在假期,因為看見你的文,更新非常頻繁呢,很強大。蒼因為是天道中人,所以怎樣都是站在修羅道的對立面上的。所以其實以他的立場來說,幫助龍宿對付襲滅天來,是正途。只不過他自己希望淡出,不管這些了。
呵呵,這裡龍宿雖然這麼說,但是藺無雙提出質疑。龍宿無疑是了解劍子的,他是劍子最親密的人,情人嘛。可是龍宿對劍子的了解未必全面。藺無雙和劍子的關係不同與龍宿,他也許看得到其他面。前篇中的劍子,雖然可能負了龍宿很多,但是那畢竟是劍子,總不會走型成一個大魔王,性格還不至於那樣的。


TO 心依:

其實這也不能怪劍子了,第一,他還沒有準備,不會吃= =第二,就算他要開吃了,龍宿未必會讓他吃。龍宿誘惑他是一方面,允許他把自己徹底吃掉又是另一方面。說白了,龍宿只是“用”了老道一次罷了= =
藺無雙的確是好人,所以在以前,他們幾個和藺無雙都不算非常親密(藺無雙表面冰山),但是實際上都會他很放心,很信任。可說是人緣最好的一個~~結果的確是最慘的一個= =


TO 若若:

與其說龍宿要面對一個新劍子很痛苦,不如說他找不到以前的劍子,所以痛苦
新的劍子,對他來說那就是浮雲啊= =
龍宿對老道刻骨銘心,不但是因為恨,也有愛吧,愛也是刻骨銘心的
藺無雙屬於旁觀者清,他以前是跟著劍子的,自然了解劍子,他和龍宿的情誼是建立在劍子之上的。

易寒 2008-09-01 22:03
   喜欢lz文的  喜欢细腻的情节和隽永的表达
(情人令2不要是坑好么0 0)

三脚猫伯爵 2008-09-01 22:42
TO mohsien:

其實,劍子不會不知道吧,只是不愿承認,拒絕去想吧
以後還是要整天面對龍宿,當他發現自己越來越在意龍宿,也無法逃避了吧
我個人覺得,他怎麼都是放不下的。他的愛和恨都是這樣深了
這樣容易就轉移,那顯得太兒戲
放不下才是對的,爲了一個出現幾個月的人,放下了幾百年的愛恨,才是不對的吧


TO 疏漏更迭:

可以說,靠龍宿自己去想通是不可能了,只能從劇情上變化了
劍子,說實話,龍宿的確對劍子某些方面不夠了解
如果龍宿有一天真的弄清劍子的意圖,就是月明之時了
藺無雙,對他來說沒有什麽走出來的
他為曾經的錯誤付出了代價,和蒼再無瓜葛,再不相見,這樣
所以,這兩對,在未來一段時間內,都會持續彆扭= =


TO 宅貓:

嘿,其實你猜得倒是相差不多呢
這次的確并不是要走那種,到底接不接受替身的路線
因為以前《仙道》寫過了,所以不會再寫
龍宿和劍子其實誰也放不開,只不過方式不同罷了
唉,所以說,我每次寫老道的感情表達,都很隱形,白白讓人覺得老道薄情了


TO 狡童jun:

我記得這應該順應民意的結果
當初剛連載幾章,在我表示這篇不會虐龍時,大家紛紛表示一定要虐劍
具體表現在一定要讓劍子看得到吃不到
於是我本著這一精神,已經讓他落空兩回了(老道我對不起你OQ)
如果老道喪失了吃掉龍宿的本能,可不要怪我= =
第一次寫這麼不開啟的老道,還真是……很爽啊~~


TO 易寒:

多謝喜歡呢~~情人令2,也就是竹生花是已經完結的
等大陸這邊買書的人收到后,會貼結局的
放心,不會是坑的^^

kemike 2008-09-02 09:46
于是跑回去把前面的都看了,一路下来发现最喜欢的是七寸,依旧心思复杂的龙宿和表面淡定心里什么都明白的剑子。他们两个的话,就像剑子最后说的,别人不明白,但确实是独属于他们两人的相处方式吧。

看大人的文始终觉得,这两个人有一种很强烈的互相需要的感觉,不管是架空于哪一个背景之下,好像只要相见了就扣上了命线再也分不开了一样。虽然过程中有很多波折,但是没有什么比对方更重要。哪怕互相之间很多纠葛很多算计,到最后总是放不下彼此而在一起。

三脚猫伯爵 2008-09-02 18:38
第十五章

三人坐馬車趕回。

“還是很疼?”龍宿問藺無雙。

“沒什麽,這幾百年來,吾已習慣。現在這已經好多了,無礙的。”

劍子沒有見過藺無雙受刑的樣子,想象不出藺無雙說的這幾百年是怎樣一種生活,龍宿卻是清楚的。

“唉,難為汝了。”

劍子聽著,對他們以前的事更是好奇,心裡癢得很,偏偏又不能問。改日一定要找個機會,單獨套話,劍子心想。

“咳咳,藺無雙。”龍宿清清嗓子,“這些日子,一直未告訴汝現今情勢與格局,汝不關心麼?”

劍子知道龍宿要開始了,也看了看藺無雙有何反應。

“與吾何干。”藺無雙絲毫沒有興趣。

“對於汝重生後,出現在人間界,汝沒有疑問麼?”

藺無雙看了看馬車外,青山綠水,早已不是那片天地。

“修羅道,已滅了吧。”藺無雙這話中有多少無奈。

“修羅道的確已覆滅,僅剩一些低等修羅。”龍宿訴說著事實。

藺無雙點點頭。

“修羅的繁衍,是力量之結合,低等修羅無法孕育出高等修羅。這樣也好,像人類一樣平靜地生活也好,不用再這樣好戰。”

“汝錯了,好戰是修羅的本性,無論是高等還是低等,都是一樣。”

“可是他們無力與天道一戰,自然會退卻。”

“他們是不能再與天道抗衡,於是,他們的目標變成了人間界。”

龍宿這一句話,驚醒了藺無雙。

“你是說,他們進犯人間界?”

“不錯,戰事已經持續數月,吾怕影響汝的情緒,一直未告訴汝罷了。”

“那現在是什麽情況?”藺無雙看了劍子一眼。

若真是修羅道和人間界衝突,那劍子立場該是如何?

龍宿看藺無雙眼色,便知他的顧慮。

“呵呵,劍子是人類,當然是幫助中原對抗修羅道進犯。”龍宿搖了搖扇子,“汝該擔心的是吾啊。”

“你?”

“不錯,”龍宿斂了神情,“這次,吾也是站在中原一邊!”

“你幫助人類,對付修羅道?”藺無雙有些難以相信。

“有何吃驚。”龍宿淡淡地說,“現在的修羅道早已不是以前那個修羅道,領導者也已經變換,吾為何要向現在的修羅道效忠?”

“可是你是修羅,這是不變的事實,怎能同族相殘。”藺無雙不能贊同。

“真是笑話,”龍宿冷笑,“修羅道總是戰來戰去,自相殘殺的時候多了,汝忘了麼。”

藺無雙不能反駁,可是又覺得哪裡不對。

“罷了,吾也不想再聽這些,你們要怎樣,隨便你們。”藺無雙對這些已厭倦。

劍子與龍宿對視一眼,算了,也不強迫他了。

“是啊,吾也未想拖汝下水,帶汝一起上路,只是有個照應罷了。汝還是以療傷為重。”

藺無雙閉起了雙眼,再也不說話了。


三人行了幾天,到達臥江子處。龍宿讓人先把藺無雙安排好,才去與臥江子見面。藺無雙被安置在房間,龍宿離開後,便關上門,與外隔絕。

“兩位,久見了。”臥江子在等他們。

劍子與龍宿點頭。

“現在情況如何,這段時間,好像一直沒有動作,你是如何布置?”三人坐下,劍子便開口詢問。

臥江子給每個人倒了茶。

“的確是一直沒有動作。我一回來,便讓人退後三十里。”

劍子與龍宿對看一眼,交換了眼色。

“來時據劍子所說,城外三十里,皆是茂林是麼?”

“不錯。”臥江子點頭。

劍子和龍宿各自思索,很快明白臥江子意圖。

“我這正是以逸待勞。之前在邊界對峙,後方是樹林,易少量人馬埋伏,不易大軍駐扎。於是我索性下令退後三十里,將這一片林區拱手相讓。”

“汝雖拱手相讓,但是修羅道卻吃不下。”龍宿微笑。

“不錯,在這期間,我加緊在這裡修筑防禦工事。叢林忌安營扎寨,在叢林外稍作布置,便可掌握其中動向,易於伏擊。我方決不主動出戰,就在這裡休養生息,而修羅道人果然沒有輕舉妄動。”

“這樣,把修羅道拖個一年半載,待他們鬆懈焦躁之時,再一舉出擊,是麼?”劍子搭話。

“的確是這樣打算,不過……”臥江子突然面露愁容。

“怎樣?”二人詢問。

“之前本來和預想中相同,據探子回報,修羅道一開始神經緊繃,後由於不知何日才有進攻之時,鬥志逐漸萎靡渙散。可是,數日前,情況有變。”

“哦?”

“修羅道之人也仿我方,只馀少數人看守前沿,其他人在其駐地開始修建防禦工事,也打算長期消耗下去。”

“這……劍子與龍宿二人聞之皺眉。”

“這樣一來,之前掣肘修羅道的因素,現在也同樣反作用於我們。他們不動,我們也不動,由原先的以逸待勞,變成了雙方的彼此消耗。”

事情就是這樣,自己心平氣和,好整以暇,對方卻焦躁不安,總尋機而動,那我們就有了機會。可是對方若是也不急了,也開始休養起來,那這優勢就沒有了。

龍宿猜測,該是蒼起了作用。在以前就是這樣,龍宿的作風的直接狠厲、不擇手段,最有效的達到想要的結果。而蒼的風格截然不同,他總是不緊不慢,采用迂迴戰術,不知不覺中蠶食對方。

“雙方這樣對峙,有一個之前沒有料到的弊端便顯現出來。”臥江子繼續說,“我們的腹地是中原,向這裡供應糧草。大軍在此駐扎,消耗驚人。而修羅道的消耗,是在幾個月前突然向人間界進犯時所掠奪。這樣對於修羅道本是不利,可是我們沒有想到,修羅道人并非像人類一樣,需要每天進食,他們的壽命比人類長得多,在特定情況下,可以幾日才進食一次。這樣一來,我方糧草消耗要比修羅道大得多。在供應上吃緊。”

這個龍宿是很清楚的,修羅道人可以把自己的消耗降得很低,而且他們的能量來源,并非只有食物一途,的確可以以少量的食物維持。

“而且,我方腹地廣闊,雖然兩軍對峙在此,但是仍需提防修羅道使用障眼法,表面與我們在此虛耗,實則另分兵繞路,插進我們的腹地。”

“那我們為何不先下手為強,從別處繞道,攻他們後方?”劍子再發問。

“此事不易,”臥江子搖搖頭,“我們分兵去攻,若是他們不戀戰,棄營地而來攻城,我們兵力分散,容易被破城。而反過來,他們若是分兵繞路偷襲中原腹地,我們就得南下去救,同時這邊的城也不能棄。兼顧兩邊,兩邊都不能失,一樣容易被牽制。兩方情況不同,皆因我們有領土要守,而他們卻并不用,無後顧之憂。”

“這的確麻煩,”劍子沉吟,“好在,對方也未必對我們掌握的這般透徹,一時片刻,不至於輕舉妄動。只是再拖下去,的確對我們不利。”

在臥江子和劍子說話期間,龍宿一直沉默。

“龍宿,你有什麽主意?”劍子看龍宿神色,知他有話要說。

“吾……倒是想到一個辦法。”龍宿見劍子讓自己說話,那便不避諱。

“哦?說來聽聽。”劍子精神一振。

龍宿又想了一會兒,似是在完善。劍子和臥江子都耐心等他開口。龍宿終於想好,對兩人嘀咕一番。

“這……太冒險了吧。”劍子聽後,不覺搖頭。臥江子也皺眉。

“吾倒是覺得機會難得,值得一試。”

“計策是不錯,若是真能按照預想,那對局勢是大大扭轉。可是……”臥江子眉頭糾結著,“任何一個環節出了意外,那將不堪設想。”

“是啊,我們現在還沒有到孤注一擲的時候。”劍子也覺得太過冒險。

“而且,我們怎樣才能順利的將修羅道導向我們希望他們走的方向?襲滅天來不會無緣無故派出人馬。”臥江子接連質疑。

龍宿等他倆反應過後,悠然說道。

“吾既然提出,那就是有很大的把握。”

“哦?你的把握,從何而來?”

“呵呵,說出來,就不把握了。”言下之意又是保密。

劍子一聽龍宿又不說,頭疼得很。必是又要動什麽手腳了。

“放心,這次行動,所有細節,吾全都會告知汝們二人。汝二人衡量看看,是否值得。至於其中某些細節,吾是如何做到,就不要過問了,吾自有方法。”

是否再次相信龍宿,成為了擺在劍子與臥江子面前的難題。龍宿此次的提議,確實非常具有吸引力。

“唉,我們一起來討論下吧。”

有得談,說明他們已在心中接受。龍宿暗喜。

“好,吾們來從長計議。”

三人仔細推敲整個計劃,花了整夜時間,期間時而爭論不休。龍宿不動聲色,控制整個計劃導向。天將亮,大體定下了方案。

“那這幾日,就按照計劃布置下去。這就交給汝了,臥江子。”龍宿囑咐道。

“嗯,我會布置下去。”

“既已談完,大家先各自回去休息吧。”

眾人各自散去了。


龍宿回去倒頭就睡,養足精神最重要。等龍宿醒來,一天已經過了。龍宿看了看外面,是黃昏,還早。

待終於等到夜深,龍宿收拾了下,悄悄出門。龍宿在夜幕中幾個起落,向城門奔去。


樹林中。

“事情就是這樣,汝只需要那樣做便可。”

“有困難,襲滅天來雖聽過吾之建議,但是并未完全信任吾。由吾提出,他未必會去做。”

“汝只需要給他這些信息,他自己會選擇。汝也不需要掌握領導權,只要推助一番便是。”

“吾只能說盡力而為,不能保證成功。”

“呵呵,吾相信汝的能力。”

“被你相信,真是不幸。”

“耶,話不能這樣說。”

“行了,若是沒有其他事,吾先回去了。離開久了,恐讓人生疑。”

“嗯……汝不想知道藺無雙現狀麼?”

此話一出,頓時無聲了。風起,樹葉沙沙作響。良久。

“不用了。”說話之人轉身離開。


一個影子從城外翻了進來,速度之快,守城士兵竟無人察覺。黑影不聲不響潛入城中。自然是歸來的龍宿。龍宿安全回到城中,鬆了口氣,趁四下無人,趕緊趕回住處。

城門漆黑的小角落,走出一人,看著龍宿那急速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

荆轲刺秦 2008-09-02 18:51
哟~~~~~~偶第一次沙发也~~~~HOHO~~~~~~~三儿的文写得真是不错~~   

三脚猫伯爵 2008-09-02 18:59
Quote:
引用第85楼kemike于2008-09-02 09:46发表的  :
于是跑回去把前面的都看了,一路下来发现最喜欢的是七寸,依旧心思复杂的龙宿和表面淡定心里什么都明白的剑子。他们两个的话,就像剑子最后说的,别人不明白,但确实是独属于他们两人的相处方式吧。

看大人的文始终觉得,这两个人有一种很强烈的互相需要的感觉,不管是架空于哪一个背景之下,好像只要相见了就扣上了命线再也分不开了一样。虽然过程中有很多波折,但是没有什么比对方更重要。哪怕互相之间很多纠葛很多算计,到最后总是放不下彼此而在一起。

这就是原创和同人的不同吧。如果我写的是原创,我可以想很多丰富的桥段,两人的感情可以有很多样,两人的结局也可以有很多样。可以虐身又虐心,可以最后相忘江湖。我想,怎样让情节最精彩就是写原创要做的,为了这个目标,可以把人物使劲折腾。可是我写的是剑龙同人,因为希望看到他两人相爱而写,是我自己对他们的希望的表达。如果他们对对方的爱很淡,或者干脆互相践踏,也许可以写成一篇很让人印象深刻的文,但是对我来说就没意义了,写的过程中也是自虐。所以其实我写剑龙文,非常多的局限,要用各种方式表现他俩的爱,而不是不爱。不可以其中有一人不爱另一人,不可以出轨,不可以感情不深……唉,约束始终很多,但是我很情愿。如果有人看我的文,能感受到他们强烈的彼此相爱,那对我来说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PS:七寸这一对的性格,我也是很喜欢~

三脚猫伯爵 2008-09-02 19:01
Quote:
引用第87楼荆轲刺秦于2008-09-02 18:51发表的  :
哟~~~~~~偶第一次沙发也~~~~HOHO~~~~~~~三儿的文写得真是不错~~   

耶,叫我这个名字,是我在别处认识的人么~~?
xiao lou?

minjinfeng 2008-09-02 22:06
黑影?不会是剑子吧,我总觉得卧江子他们还未到跟踪龙宿的功力。如果是剑子,他会相信龙宿吗,还是有想法,这还真是个考验。毕竟这种时候晚上出去夜会其他人,总是不易撇清楚。如果是蔺无双,呃,小蔺同学真的会这么做吗?如果真是他,看到龙宿与苍的会面,那还真是感慨多多,这一切甚是迷啊???期待,期待,太期待了,尤其是在我这种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的日子里,看到更新真是甘泉,大大,偶爱你哈,小花一朵,不成敬意  

kemike 2008-09-02 23:24
唔,龙宿与苍的里应外合,计划让修罗提前出兵么,但感觉袭灭天来不会那么容易上当的角色那。。。
剑子与龙宿,此章真正有并肩作战的感觉了。而卧江子对龙宿之前牺牲我方人员的计划而产生的隔阂似乎也没那么明显了,都是聪明的人,到底还是清楚战争本质的。
无双同学……这是算闭关了么……不过还是逃避不了的吧。

------------我是废话的分割线----------------

笑,所以同人一向比原创麻烦那。但是也正因为是同人,所以才有那么大的热情去写文吧,毕竟笔下的是我们心爱的那两个人。就是因为喜欢龙宿与剑子,连他们相处的模式也很喜欢,才会想要他们跟亲密一点跟靠近一点跟在乎对方一点吧,虽然写的时候很多约束,但可以说是“甜蜜的负担”吗,哈哈。
很幸运的地方在于大人对自己的定位亲妈,好吧,虽然可能和一般意义上的亲妈不太一样,但是在关系到龙宿与剑子的时候确实是完完全全没有第三个人插足的余地,两个人只看得到对方的感情,于DM同人其实本质也就如此了。请大人继续加油^ ^

枯鱼炖蘑菇 2008-09-03 13:25
會若有所思……無雙還是臥江子?一群老謀深算的,真要猜他們,還真是不敵,不遞,主子這次絕對不是只謀劃中原的勝利,我仿佛看到了一個棋盤,主子握著棋子,微笑著,但對手……一片模糊。主子你是和局勢,天命在下棋,還是跟自己的情感在下棋啊。

三脚猫伯爵 2008-09-04 09:35
第十六章

“人類那邊,有些不尋常。”蒼端坐著。

“哦?哪裡不尋常?”幕布後面,襲滅天來的聲音傳出。

“吾也不能肯定,不過他們的城中,一定有變化。”

“何以見得?”

“城中的人烟有變化。”

幕布裡面過了一會兒,叫人過去吩咐了幾句。

“且看他們玩什麽花樣。”


銀狐正在調遣人馬,遠遠看見臥江子走來。

“你怎麼過來這邊。”

“我還有事對你講。”

“是什麽?”

臥江子壓低聲音說了一會兒。

“這和之前交代下去的不同。”

“沒錯,是有變動。”

“這是為何?”

“這嘛……”臥江子搖著扇子踱了兩步,“我信不過龍宿!”

臥江子目光灼灼,銀狐雖有疑慮,但是再沒有多問什麽。臥江子既然有打算,定有理由。

“好,我會重新布置。”

臥江子點點頭。

“記住,不要被龍宿察覺。”

臥江子對銀狐重新安排過後,獨自離開,一路上還是有些不放心。昨夜被他撞見龍宿形色鬼祟,從城外回來。在這個時候出城,必有內情。

想了想,臥江子轉了個彎,找個機靈點的人,去藺無雙門外看守著。臥江子問過劍子,這藺無雙也是修羅道中人,是龍宿帶回來的,底細不明,還是小心為妙。

做完這些,臥江子還是放心不下。若是龍宿有二心,定要當場將他擒拿,這最合適的人選,非劍子莫屬。以劍子的能為,拿下龍宿,並非難事。

臥江子猶豫了,這次劍子與龍宿回來,他們之間似是有不同尋常的氣氛流轉,劍子對龍宿無太多防備。這次,到底該不該讓劍子知曉呢?

算了,還是對劍子保密吧,龍宿的確功體不深,想來自己動手,也可制得服。臥江子這樣想著,算是做了決定。


襲滅天來還是在黑幕後面,蒼在外面端坐。蒼一般哪裡也不去,總是在襲滅眼前。

黃泉吊命進來,有事稟報。

“事情調查如何了?”襲滅天來詢問。

“前日細作回報,對面城中,的確在調遣人馬,方向不明。短短時間,已經有約半數人馬出城。可是昨日我再去取情報,卻無法聯繫,不知是我們的人也被調遣出去,還是已經暴露了。”

“查不到這些人馬為何消失?”

“不得而知。”

“蒼,你認為呢?”

蒼轉過頭,不緊不慢地說。

“日前吾觀對面城中煙火,確有變化。城內有人馬調動之說可信。只是調出去的人馬是要有什麽動作?他們調出這樣多人馬,是擺空城,還是真的有恃無恐?這些都是至關重要的問題。”

“空城?你是說,他們現在內裡已空,只是裝作和平常一樣,迷惑吾方?”

“不一定。也許,他們還有後招,也許,他們是故布疑陣,引吾方中計。”蒼把幾種可能性一一說出。

“若人馬當真調遣出去,該是何用意?”

“這嘛,人類的糧草消耗是吾方幾倍,也許是供應出了問題,如果不是這樣,最有可能,便是暗度陳倉。”

“你是說,他們已經往這來了?”

“若吾和他們立場調換,的確可能這樣做。雙方僵持不下,長期消耗,對他們不利。可是形勢至此,正面交鋒,先動手者必然被動。若是能夠神鬼不知,一路抄到吾方背後,前後夾擊,那勝算要大得多。”

“這樣做,算是孤注一擲,要有必勝的把握。必須派出接近全部人馬,才能一舉成功,那他們的城,豈不是剩下空城。”襲滅天來也考慮到了。

“吾們能夠想到,他們也一樣可以。”蒼說道,“他們或者是唱空城,或者就是做好了可以抵禦吾們攻城的準備。”

“嗯,不錯。他們到底打的什麽主意,還要再做觀察。”


夜裡,城中異光顯現,從城的正中央,一股光束衝天,緊接著散開來,形成一個光罩,罩住全城。龍宿站在城外山丘上,看著這一切。

“襲滅天來,汝看得懂這局麼?”


“對面城中出現異相。”有人向襲滅天來報告。

“嗯,吾已察覺。”

蒼不動聲色。

“蒼,你看如何?”

“是十方禁絕之術,非常高級的法術。”

“是啊,沒想到,他們還有這樣的能人。”

“這是五行之術的一種,雖然無形,但是任何人不能闖進它防禦範圍之內。這種法術級別很高,凡人無法施展,能為著,也只能維持幾天。”

“這說明,他們真的離開了城中,想用這個陣法守城。”

“短時間內,這個陣法可保他們不失。但是這陣法只能維持幾天,他們必須在幾天之內成事。所以,時間緊迫,吾們也要早做打算了。”

“嗯,這次是他們在暗,有趣。”襲滅天來有些興趣了,“對付此種情況,最好莫過於趁他們城內空虛,進而攻城,他們必須回調人馬,這可解吾方被圍之困。若是能把城攻下,那更是占據了最有利的形勢。”

“可是,這陣破不了。”蒼提醒道。

“呵呵,這陣需要逆轉五行之位,直擊陣眼。五行元素缺一不可,且要同時發力,不偏不倚。放眼天下,能夠做到的人的確不多。可是……”襲滅天來話鋒一轉,“蒼,你功體屬性,不是五行兼修?這對你來說,還是可以做到吧。”

“你怎麼知道吾五行兼修?”

“你當年的盛名,吾也是有所耳聞。”

“你也說過,傳言不可盡信。”

“哈,蒼,你又何必推脫。”

“吾並非推脫。這施術之人,法術的造詣在吾之上,吾的確難破他的陣法。”

“哦?你當真無計可施。”

“這……”蒼似乎考慮了一下,“吾雖法術造詣不及,但功體深於他,也許可以彌補不足。但是始終不能保證萬無一失。”

“吾相信你的能為。”

“是因為再無其他人選麼?”

“何必這樣想。”

“你吾心知肚明。既然如此,吾盡力一試。”


龍宿終於收到消息,襲滅天來派出了人馬。龍宿心喜。當時三人計劃是,將城內全部人馬撤出,只留一座空城,少部分兵力布置在環繞著城的山丘之上。占據這裡,居高臨下,便能將城掌握於手中。故意泄露城中空虛之實,引襲滅天來進攻,當襲滅天來軍隊入城時,便關閉城門,山丘之上萬箭齊髮,配合城內早已埋伏的火藥,使得城內化為地獄,讓修羅道人只進不出。

由於地利,此舉只需在山丘上布置少量兵力即可,其餘大部分人馬,將由銀狐帶領,埋伏在半路,等待阻截逃回的修羅軍。若是計劃順利,真有大量修羅軍陷與城中,那修羅駐地必然兵寡,更可北上直搗黃龍。

但是如何讓襲滅天來相信,這的確是空城,而非陷阱。若太容易被攻陷,會惹他懷疑,恐怕他不會上當。於是龍宿便教臥江子設了此陣。此陣難破,卻可讓襲滅天來放心。然而有了蒼,此陣又不是不能破。

如今,修羅道真的有所動作,怎不叫人心喜。

修羅道軍隊悄悄潛過樹林,從銀狐他們埋伏地之前經過。銀狐領眾人藏好,不露一點聲息。修羅道人路上無阻,很快逼至城之外圍。修羅道人不敢暴露目標,在林邊等待。

蒼站在高山上,一手拉緊琴弦。這一擊至關重要,定不能有失。蒼閉上雙目,灌注全身氣力於琴弦之上,再睜眼,滿目精光。


這邊山丘上,龍宿等人也在緊張的等。龍宿遠眺,臥江子在其身邊,暗暗戒備,若是情況不對,隨時準備將龍宿擒拿。


一聲響,五道音,五種屬性的音波,分向五個不同方向,直擊那十方禁絕之陣。不愧是畢全身之力的一擊,轟然一聲,前方陣上電光火石,十方禁絕之陣,破了。

“啊——”只聞一聲慘叫。

蒼發出巨大攻擊,正力竭之時,身體突然被利器貫穿。蘊含強大魔力的戟從後面穿透蒼的腹部,將他釘在地上。

襲滅天來走近,站到了蒼的面前。蒼被釘在地上,勉強抬頭看他,這一眼,更讓蒼吐血不止,說不出話來。

“呵呵,驚訝嗎?蒼,這一局,皆是為你啊。”

蒼被釘在地上,戟上的魔氣從傷口中源源不斷竄入身體,讓他動彈不得。這時的蒼,終於看清了襲滅天來的樣子,可是,已經晚了!

“吾是蓮華惡體,共享一步蓮華的記憶,怎會不知你是什麽身份。”

襲滅天來走得更近,手一翻動,四根長釘貫入蒼的手腕腳腕,這下子,蒼真的半點都不能動了。襲滅天來看起來頗為滿意。

“龍宿,你借吾之手殺人,也要付出一點代價才是,哈哈。”


蒼被襲那一刻,天地神魔,皆為之心悸。龍宿自然也感應到了,他知襲滅天來事成。龍宿遙望天邊,自言自語道:

“一步蓮華,吾看汝這回,如何能置身事外!”

襲滅天來既是蓮華惡體,必然知曉蒼之底細,怎會真的上當。所以雖然陣被破,但是修羅軍並未攻城,而是開始撤回。這在龍宿意料之中。

龍宿走到一邊,親手燃起信號,意爲事情有變,令銀狐將人馬撤回。


天道。

善法天子心中一動,剛才的心悸,難道是……

善法天子匆匆向後面趕去,出了大日殿後,是一片蓮花池,池中是數不清的蓮花。這些蓮花自身散髮出柔和亮光,就像蓮花燈一樣。善法天子沒有停下腳步,直往裡面走去。

有一個人比善法天子更早到,他聽到腳步聲,緩緩轉過身,是一步蓮華。

善法見一步蓮華也在,心中不祥預感擴大。

“剛才,難道真的是……”

一步蓮華點點頭,並讓開了身子。善法天子看見這一彎碧水之中,那朵粉紫色的蓮花,光芒黯淡,有萎靡之勢。

這些蓮花,是天道中人的命運共生體,每個天道中人,都有一朵對應他命數的蓮花。這朵剛才還搖曳盛放,現在卻奄奄一息的蓮花,就是蒼。

“好友,是吾害你。”一步蓮華看著那蓮花,不無沉痛地說。

善法天子咬了咬牙,轉身欲走。

“慢著。”一步蓮華叫住他,“此事因吾而起,你去也是無用。”

“可是你怎能去!”

“吾之責任,該吾承擔,你不用再說了,吾意已決。”一步蓮華微嘆,從善法天子身邊走過,離開。

善法天子緊握雙拳,看著蓮花池中一個角落里,一朵罕見的並蒂蓮。黑白雙花並蒂,黑蓮開得正盛,幽幽地發出詭異的光彩,白蓮卻搖搖欲墜,黯淡無光。


龍宿在等銀狐人馬撤回。等了半天,不見動靜。龍宿疑惑,而臥江子卻是臉色難看。

前面的人來回報,龍宿聽了臉色一變。

“什麽!他們並未撤回?”

            

三脚猫伯爵 2008-09-04 09:57
TO minjinfeng:

不是劍子,的確是臥江呢。因為臥江并沒有跟蹤龍宿,而是撞見龍宿從城外翻進來,於是起疑。藺無雙是真的心死,兩耳不聞窗外事的。這次臥江有所懷疑,於是搞了些動作,還真是弄巧成拙= =
另感謝支持,願考試順利,成績大好哦~~~


TO kemike:

襲滅天來的確沒有上當,而龍宿之意,其實也不在襲滅天來。龍宿和襲滅自成默契,倒霉的只有蒼= =
臥江子是有隔閡的,只是不表現出來,自己暗自動作。劍子和龍宿……只能說這篇裡面,劍子不是智慧型,算武力型的吧= =
無雙的確是閉關,只是恐怕也閉不住了。
的確是,我寫文的熱情也就是因為他二人了。今天這一章,寫得我很想死。從昨天早上寫到晚上睡覺,才寫出一千多字,今早又一大早起來才寫完。情節是想好的,可是就是總去干別的,不想寫。想來是因為沒有劍龍的奸情,所以很沒有熱情寫……不過爲了後面奸情的展開,還是忍耐了OTL


TO 心依:

是臥江子~~~龍宿,襲滅天來,臥江子,這一局誰輸誰贏,且看下次。不過蒼已經確定出局了= =
其實說實話……龍宿根本就不管中原勝不勝利,他做這一切,出發點是自己的私心。而襲滅其實也是如此。所以,這是以正義之名了私人恩怨啊……

暗之末裔 2008-09-04 11:04
天啊!难道龙宿和袭灭是一伙的?苍~你到底怎么样了?是死了吗?泪啊,觉得越来越诡异了,龙宿,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mohsien 2008-09-04 12:15
这次的卧江没有听龙宿的话
会不会给银狐带来什么危险呢??
苍的身分也曝露出来
一步赶去救他能够平安嘛???
好期待好期待唷^^

kemike 2008-09-04 13:26
龙宿当初以蔺无双为由要苍出力,是一开始就已经知道这个结果的么……如果是,只能说龙宿果然修罗道之人,挺狠的。苍这算是被炮灰了吗,好像刺的很痛的样子=“=

武夫剑子啊,PU,毕竟这时候已然有了龙宿与卧江子为军师角色,剑子偏武也是一种平衡嘛。

虽然大人说写的很纠结,但是看起来还是很流畅那,波折起伏悬念迭起,很精彩呦~

于是期待两只后续JQ啊,笑。

minjinfeng 2008-09-04 13:51
龍宿根本就不管中原勝不勝利,他做這一切,出發點是自己的私心。而襲滅其實也是如此。所以,這是以正義之名了私人恩怨啊……
---------------------------------------------------------------
我喜欢这句话,哈哈,很有两人剧中的风格

宅貓 2008-09-04 16:13
卧江子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这么做未免有些……
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苍和小蔺这一对都很可怜啊,最后不会死一个吧
先生的戏份好少
我想看他们的互动OTZ


查看完整版本: [-- 08.23《春秋》1~42章(完)580F 《太平》修改版 594F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