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8.23《春秋》1~42章(完)580F 《太平》修改版 594F --]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疏楼梦宴 -> 08.23《春秋》1~42章(完)580F 《太平》修改版 594F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  1   2   3   4   5   6   7  >>  Pages: ( 13 total )

吞佛月 2008-09-04 20:13
哎呀呀,这回卧江子会悔不当初,而龙宿也肯定气的脸色发白...我突然发现我很爱看虐文- -|||

若若 2008-09-05 23:38
蒼就這樣死了嗎?還沒和小藺說過話,不甘願啊
臥江子縂不能信任龍宿,這次竟然還自作聰明,搞砸了計劃,可惜龍宿的計策...
另:劍子好像基本沒做什麽,我好像快忽略伊了

三脚猫伯爵 2008-09-06 19:00
第十七章

臥江子原以為,龍宿恐怕是要和襲滅天來勾結。畢竟,龍宿是修羅,臨陣反叛的可能性極大。若是勾結,那最有可能在哪裡做手腳呢?

城中有埋伏,襲滅天來如果知曉,那是必不會進來的。可是總不會白白布置一場,那最有可能的目標是哪裡呢?臥江子思前想後,覺得這城周圍的山丘最有可能。

占領了這山丘,那城便盡在掌握了。龍宿把大部分人馬調出,攔在半路,這山丘上只布置少量人馬。若是襲滅天來放著城不取,轉向這山丘,雖我方占地利,但是終究人數不多,還是會失守。

臥江子考慮再三,覺得這樣是最有可能。於是臥江子稍作變動,讓大軍主力守在這山丘之上,銀狐只領少部分人馬等在半路。這樣,若是修羅道來攻,這邊如何也不會失守。此是以城為重,無論如何都不能失城,是一種保守的做法。如果事情真的按照原計劃那般,修羅道上當入城,那麼能逃出者,也是少數,銀狐他們也可以應付。

臥江子把戰場壓在了這邊,其實他這樣想的確也算周密。可惜,他算錯了兩人,龍宿和襲滅天來。他以為龍宿會和襲滅天來共謀中原領土,可是,兩人竟都志不在此。修羅道竟未一戰便撤回。這場戰爭,不過是兩人之工具。龍宿既不站在中原一邊,也不站在修羅道一邊,他只爲自己籌謀。而襲滅天來也是有他自己打算。兩個人的私欲,攪動著這風雲變幻的時局。

眾人等了又等,不見銀狐撤回。

“報——”一名士兵摸樣的人急急趕回,“銀狐及其部眾被撤退的修羅軍所困,雙方正在林中廝殺。”

“什麽!”龍宿意外。銀狐帶出去的人數眾多,龍宿料想襲滅天來絕不會主動挑釁。就算雙方動手,銀狐只要不戀戰,迅速撤回該是無問題。

“為何不肯撤回,見信號馬上轉回,銀狐忘了麼?”

“我方人數太少,只有幾百人,被對方纏住,脫身不得。眼看情勢不利,再這樣下去,恐會全部被剿滅。”

“只有幾百人?”龍宿吃驚,“怎會這樣,明明布置了兩千人馬在那裡,怎會只有幾百人?”

“這……”那人支支吾吾,也答不上來。

龍宿氣得團團轉,瞥了一眼臥江子。

“這是怎麼回事?”

臥江子當然知道這是為何,但是現在正緊急關頭,和龍宿爭執起來,實在不智。

“我也不清楚。”臥江子別開了臉。

龍宿心裡透亮,若非臥江子,銀狐難道還能自己臨陣變卦?

“哼。”龍宿只冷哼一聲,表情難看得很。

“我方人數占劣勢,請速速派出救援,否則銀狐部眾恐怕回不來了啊。”那人在請求救援。

“救什麽救!就那麼少的人,等這邊救兵到達,早已化了灰!”龍宿這雖是氣話,但著實不假。雙方相差懸殊,就這一會兒,恐怕已死傷慘重了,就算立刻派出救兵,也只能收屍。

臥江子也明白現在形勢,臉色慘白。這次的確過錯在他,他也無話可說。

龍宿氣得走來走去,不經意間一瞥。

“劍子人呢?”


林中,銀狐正率眾與修羅道人拼殺。修羅道之人本就比人類善戰,此次又是敵眾我寡,銀狐只想率眾脫身,卻被死死咬住。眼看我方死傷越來越多,銀狐心內焦急。

突然,劍光一閃,一柄神兵在戰場上極速轉了一圈,所到之處,修羅道人哀叫連連。煙霧散去,響起朗朗詩聲:

“何須劍道爭鋒,千人指萬人封——”

銀狐抬頭一看,劍子來了!

劍子以古塵開道,先聲奪人。修羅道之人眼見古塵之威,心生怯意。

古塵繞回劍子手中,劍子縱身一躍,加入戰團中心。

“此地交我,帶眾人速退。”話音剛落,古塵再次飛出,劍氣將兩旁修羅兵掃開,開出退路一條。

銀狐見此狀況,再不戀戰,率眾後撤。修羅兵當然不會就此罷休,忙急著追過去,可是劍子拂塵一掃,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劍子古塵在修羅兵眾中穿梭,一時間哀聲四起。修羅眾眼看銀狐等人撤離,卻無法越過劍子的屏障。拂塵揮灑,眾人兵器皆無法近劍子之身;古塵橫走,劃地為界,任何人不能跨過。

“三尺秋水塵不染,天下無雙。”

劍子見銀狐他們漸漸遠去,該是不能追上,而修羅道人涌來越來越多,再這樣下去,自己恐難脫身。嗯,該回去了。

一聲炸響,塵土飛揚,待硝烟散去,劍子已不見。


臥江子見銀狐他們轉回,心中大石落地。看樣子,損失了不少,但好歹還是回來了。龍宿並未打開皺著的眉頭,他上前兩步,想看得更清楚。

當遠遠見到劍子身影之時,龍宿表情終於放緩。

“果然是汝去了。”

劍子回來,見龍宿一臉欲言又止,會心一笑。龍宿到底還是彆扭啊。

“我無事。”劍子對龍宿笑笑。

龍宿表情明顯鬆懈下來,可是卻不肯表達關心,只哼了一聲。劍子絲毫不在意,甚至有些心喜,龍宿,在關心他。

龍宿一眼看見劍子那要笑不笑的樣子,知道心思被他猜到,不由得惱了,但又不好發作,於是轉移目標。

“銀狐,這是怎麼回事,汝明明應該帶領兩千精兵出城,為什麽竟只有幾百!”

臥江子當然知道內情,但此時若是和龍宿撕破臉,對大局無益。可是,總要有一個交代才行。臥江子犯難。

“是我擅自做主,有違軍令。”銀狐所言,出乎眾人意料。

銀狐說了這話,還是面不改色,也沒有看臥江子一眼。

龍宿眼珠轉轉,在銀狐和臥江子之間來回看。這件事,大家心中有數,只是沒有捅破罷了。臥江子臨陣變卦,分明是信不過龍宿。連劍子也大概猜得到臥江子此舉用意。

“說得輕鬆,原因呢?違抗軍令,並造成如此死傷,汝如何承擔!”

劍子是覺得,臥江子的考慮也是人之常情,大家都是為保中原,出發點是好的。何況,以臥江子和銀狐性格,此事恐怕也要自責,何必再難為他們。

“這樣的結果誰都不想,好在現在總算回來了,我看就這樣算了,各自回去休息吧。”劍子來打圓場。

“哼,這樣就算了,那死傷那些人,又該如何算數!”龍宿依然不依不饒。

由龍宿替那些死傷之人出頭,實在可笑,當初龍宿可是用數百人性命換取勝利,又怎會真的心疼人命。可是在場之人卻無法反駁他,因為這次,他站在理上。

臥江子臉色依然難看,這龍宿擺明得理不饒人,難道真要跟他撕破臉?

“既然是我錯,我甘愿受罰,”銀狐依然不卑不亢,“我這一命,夠抵麼?”

“銀狐!”臥江子驚呼。

劍子也皺了眉頭,顯然不贊同龍宿這樣咄咄逼人。

“龍宿,不要怪罪銀狐,”臥江子終於忍不住,要說出實情,“是——”

“是我違反軍令,與人無關。”銀狐打斷臥江子,還是沒有看他一眼。

臥江子明白銀狐心意,手中的扇柄幾乎要握斷。唉,這次是我害你陷入如此境地啊。

“汝的命很值錢,還是好好保重吧。”龍宿當然也不會真的要銀狐的命,只是習慣性冷嘲熱諷。

銀狐站著不動,眾人剛覺得有些不對,刀光一閃,血花飛濺,再一定睛,銀狐竟然將自己的狐尾割下。

白色斷尾躺在地上,銀狐臉色發白,但是一聲未吭。龍宿也不禁變了表情。他只是想出氣,所以爭這口舌之快,並未真的想讓銀狐怎樣。

“銀狐,你這何苦!”臥江子知曉一切內情,心中苦不堪言。

“以此代頭,這下該可以了吧。”銀狐只留下這一句話,徑直走了出去。

臥江子看了眼龍宿,龍宿有些心虛,隨即又覺得沒什麽可心虛的,於是瞪了回去。臥江子緩緩蹲下身子,撿起銀狐的斷尾,用手摸了摸,再不發一言,也跟著出去。

龍宿見兩人離開,又轉向劍子,劍子看見龍宿望他,也轉過頭去。龍宿心裡惱了,連汝也怪吾嗎!

龍宿剛要對劍子開腔,劍子卻搖搖頭,嘆了口氣,也轉身離開。龍宿的話生生吞進肚子裡。

哼,怎麼一來一去,搞得像是自己做錯一樣!龍宿心裡不痛快。

門口人影一閃,龍宿以為劍子回頭,可是仔細一看,是藺無雙。龍宿未料到藺無雙會來,於是不開口,等藺無雙先說來意。

“龍宿,吾有一件事情問你,希望你能據實回答。”

聽藺無雙這話,龍宿也不禁謹慎起來。

“何事?”

“剛才吾心中突然有一絲波動,吾似乎感覺到了……”藺無雙有些猶豫,“吾似乎感覺到蒼的氣息。蒼,可是在這附近?”

原來是這件事。

“不錯,那的確是蒼。”龍宿回答。

藺無雙的表情,難以掩飾的複雜。

“他怎會在這附近?”

“他的氣息,是從修羅道那邊傳來,他該是在修羅道那邊吧。”龍宿不冷不熱地回答。

“他又回了修羅道?”藺無雙似是難以置信。

“汝不是感覺到他了麼,他既然不在吾這裡,那自然是在修羅道那邊了。”

“他又回了修羅道,他又回了修羅道,難道……”藺無雙反復地念著,突然,他想到了什麽,“這是不是跟你有關?”

“這跟吾有何關係?”龍宿翻臉不認賬,“他要去哪裡,豈是吾能控制的。再說,蒼之前就在修羅道,現在回去,也是合理。”

“他之前在修羅道是因為——”藺無雙停住了,他還是不愿在龍宿面前說出蒼過往的身份。

龍宿卻是知道他的未竟之語。

“他的再次出現,確實與吾無關。”    

那麼說,他是自己又回去。藺無雙心裡想著,蒼,你真的如此執著,非要修羅道盡毀才甘心麼。一次不夠,還要再來一次,你還真是執著啊。

“剛才那一瞬的感覺,他似乎氣息微弱。”藺無雙又說。

“不錯,吾也這樣覺得。”

“這可是你所為?”

“哈,那人不在,天上地下,除了一步蓮華,誰能傷得了蒼。藺無雙,汝太看得起龍宿了,吾現在無用至極,汝忘記了麼?”

藺無雙知道龍宿的確是傷不了蒼,那他是如何才會傷成這樣?

罷了,還想他做什麽,這數百年的懲罰,還不夠讓自己清醒麼。一切都是他自找的,吾又何必掛懷。罷了,罷了,一切都散去吧。

藺無雙搖搖頭,把這一切揮去,也沒再搭理龍宿,離開了。

現在,只剩龍宿一人。

今日雖然橫生了些枝節,但也算有所收穫。不過,經此事之後,雖然表面上與臥江子還能維持,但是恐怕結下心結是在所難免。剛才看來,連劍子也對自己不滿,那自己豈不是孤立?不好,這樣很不好,若是被孤立,那以後就難辦了。

龍宿想得清清楚楚,剛才是把人都給得罪了,以後想要辦事便難了。不能這樣。龍宿想來想去,決定先去安撫劍子。    

-----------------------  -----------------------------
雖然這篇是架空,可是劍子出現在戰場,我還是忍不住上詩號了。我是很詞窮,無法把那戰場上的情形很好的描寫出來,但是一想像老道出現,古塵出鞘,力擋千鈞的情形,我還是忍不住在家裡嗷嗷叫。老道誒,終於有你表現機會了,淚~~~劍子的武戲真的很帥啊,可惜我寫不出來,希望各位能在腦中自己補完OQ                                                                                                                                                                            

yawk 2008-09-06 19:22
要去安抚剑子?
我有不良的念头了。
咻咻还真的一直都没有人缘呢。

三脚猫伯爵 2008-09-06 19:34
TO 暗之末裔:

龍宿和襲滅并非一夥的,該說是兩人對彼此心思都有數。共同的利益結成的短暫聯合吧。呵呵,之所以詭異,就是龍宿的心思很難猜吧。他太能折騰了,而且做事隨心,不管其他。


TO mohsien:

臥江沒有聽龍宿的話
代價就是……狐貍尾巴一條= =
說實話一步蓮華,的確是處於自身難保的狀態
把蒼救出來,需要奇跡的發生~~~


TO kemike:

沒錯的,其實龍宿并沒有要針對蒼。他知道蒼定於一步蓮華關係匪淺,他惱恨一步蓮華,現在又是被一步蓮華利用,所以絕不能讓一步蓮華好過= =    蒼之所以這樣,一個是的確沒有想到龍宿用意,還有一個原因是,蒼也是有些心死,看破紅塵之人,不愿去心心算計了
我終於寫到劍子很帥的鏡頭了,可是完全表達不出那種場面,淚啊~~~
唉,這接連三章都是戰事,個人的奸情都沒有了,想必大家也看煩了。下章過去,該是眾人的感情戲了,呵呵


TO minjinfeng:

但是龍宿這樣不按理出牌,可是會給大家惹相當大的麻煩。因為,別人無法知道,他要什麽,也就不知道他會做什麽。


TO 宅貓:

臥江子的確的確算是倒霉吧
龍宿和襲滅兩人這局其實并不是以進攻中原為目標
結果他就炮灰了……
蒼和藺無雙既然已經確定了副CP的地位
就不會死的,享受和主CP一樣長篇必然HE的待遇    
他倆互動……下一章有,以後會有不少吧。最近的確沒有曖昧的機會


TO 吞佛月:

啊,一切如你所愿……於是我們可以握下手,我也喜歡看虐心文,還喜歡寫虐心文這樣……


TO 若若:

根據重要人物在未達使命之前絕不會死定律,蒼絕不會死的~~
噗,蒼和藺無雙見面的話,估計也是相見兩無言
龍宿的所謂計策,其實也只是爲了他自己罷了。被臥江這一攪和,大家都忘了其實龍宿這次計劃,對人類來說無收穫= =
劍子這章有作為誒~~~~~撒花


TO yawk:

其實你那念頭……我也很想,可是恐怕是很難……
因為……老道實在太好哄了啊!!!
對於龍宿而言,這種程度的哄老道那簡直是小菜一碟
幾句話就打發了OTL用不著大尺度的色誘= =

minjinfeng 2008-09-06 22:05
战场上,瞬间便是生死攸关,一个念头足以让人生也足以让人亡。偏偏身为统帅的两人一人不信一人,诶。说错,谁也没有。龙宿的个性让他并不重视剑子以外的人,甚至可以说无视。而卧江子则是心怀天下苍生,龙宿的不坦白让他无法信任,也无法就这样将苍生奉上配合龙宿的计划,导致了这一战局的变化。唉,所以说,沟通最重要啊,剑子,要记住啊~~~~~

若若 2008-09-07 01:19
劍子終于風光了,一夫當關啊,嘖嘖,古塵現世了
臥江子的不信任果然釀成了不好的後果,銀狐的尾巴都賠進去了
可是明明龍宿只是逞一時口舌之快而以,最後似乎成了罪人了,真是有夠委屈的
真好奇下一章他要怎樣安撫劍子,也不知劍子現在是怎麽想龍宿的,他應該是信任龍宿的吧

kemike 2008-09-07 07:17
赞!剑子很帅,实际上剑子就是这种会一个人冲出去掩护众人撤退的人啊,那诗号看起来真让人安心。

龙宿这里似乎有些得理不饶人的架势,但他心中也是不满的吧,毕竟遭人怀疑不是让人愉快的事。如果是一般老谋深算的人,这时候可能就会借此机会与卧江子修好甚至暗压而不是这样明目张胆的弄到最后好像是自己理屈了。只是这篇里龙宿的性子感觉比较直接,有仇必报,所以这样的反应也不奇怪就是。又或者他本意不在帮助人类,对周围这些人统统不在意,所以才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

银狐,噗,真是火爆的性格,对卧江子还是这么好啊~这尾巴能再接回去么,很可爱的尾巴啊~

下章安抚啊,看老道现在会暗喜的样子,应该很容易就被解决了吧,远目。

宅貓 2008-09-08 12:44
卧银会不会cp阿~星星眼,也喜欢这一对
那白白的毛茸茸的尾巴啊就这样掉了,好可惜哦~~~
被孤立的咻咻啊真是觉得有点像个被孤立的孩子一样
其实只是觉得一个人很寂寞吧,因为已经习惯了身边有个白毛道者的存在
哎~剑子你怎么就不能多体谅咻咻一点呢

三脚猫伯爵 2008-09-08 22:08
第十八章

龍宿站在劍子門外,倒是沒有多猶豫。龍宿料定,這個劍子心是軟的,好說話得很。

龍宿也不敲門,推門而入,劍子正坐在桌子旁邊,見他進來,嘴動了動,也沒說什麽。龍宿走過去,挨在劍子身邊坐下,劍子往旁邊挪了挪。

劍子這明顯的疏遠,龍宿有些不高興,但是還是忍著。

龍宿突然伸手,握住劍子的腰,劍子一驚,差點跳起來。

“做什麽?”劍子按住龍宿的手。

“汝是不是受傷了?”

劍子低頭一看,自己腰間和下擺上,都沾染了血跡。

“沒有,這血跡并非是我的。”

龍宿點點頭,把自己手抽出來。一時間,兩人之間沒什麽話,氣氛有些尷尬。

“汝在怪吾。”過了半晌,龍宿悶悶地說。

“這……”劍子不好說是,也不好說不是。

“明明這事非吾之過,銀狐斷尾也不是吾要他這樣做,為何汝把不滿轉到吾的身上。”龍宿的扇子搖得極快,顯示心中不平。

劍子聽了有點無奈。龍宿對待別人,還是缺乏關懷和體諒。

“龍宿,誰人不會犯錯,這也非他們所愿,又何必咄咄逼人?”劍子嘆氣。

“吾咄咄逼人?吾只是就事論事,況且吾并沒有真的要銀狐怎樣。若是吾對汝說那些話,汝會砍掉自己一隻手腳麼?是他自己的原因,又不是吾逼他。”

“你若是言語之間寬容一些,他也不至於如此極端。”

“吾不夠寬容?”龍宿像是被踩了痛腳,“吾看吾就是對汝們過於寬容了!吾被人用自由脅迫,幫助跟吾絲毫關係都無的人間界對付修羅道,吾是不是太寬容了?明知不被信任,依舊出謀獻策,吾是不是太寬容了?自己剛剛被眾人怨念,卻跑來照顧汝的心情,吾是不是太寬容了?早知這樣,吾就該甩手離去,管人間死活!”

這一串話顯然把劍子嗆住了,龍宿也似是委屈不小。

“吾為何要忍受汝們的不滿?要吾寬容?吾憑什麽去適應汝的標準。是人間界有求于吾,卻又諸多挑剔!吾就是這樣,改不了,汝不滿意,吾們就此分別!”

“唉唉,別衝動。”劍子趕緊拉住龍宿,“我不是要怪你,我是,我是……”說不出個所以然。

是啊,龍宿是修羅,本就不應該用人類的標準去衡量他,何況這次的確錯不在他。劍子看著龍宿這樣委屈,心裡莫名有些難受。龍宿好聲好氣來關心自己,已是低頭了,何必非要折了他的自尊心。

“罷了,也是我不好,各退一步,這件事我們不要提了,你也別氣了。”    

“哼。”

“唉,不要這樣。你這性子,我倒是習慣了,也沒什麽關係,可是臥江他們未必這樣想啊。”

“他們怎樣想,管吾什麽事,隨他們好了。”

呃,言下之意,這是只在意自己的眼光麼?劍子不知自己是否該感到榮幸。

“你啊,”劍子無奈嘆氣,連自己都未發覺語氣有點寵溺,“銀狐可是斷了尾巴,你這嘴巴就不能說點軟話?”

“斷尾又怎麼了?男人嘛,尤其是有功體的男人,哪個身上沒有點傷。”龍宿此時語氣也早已軟下來。

“你身上就沒有。”劍子沒頭沒腦嘟囔著一句。

“嗯?汝怎知吾身上沒有?”龍宿狐疑。

“你這愛美到死的性格,自然不會讓自己身上有傷痕。”劍子發覺說漏嘴,趕緊補救。

“這次汝就猜錯了,吾身上也是有傷痕的,只是在身上較隱秘之處。”龍宿眨眨眼,突然一臉詭笑,人湊上來,貼在劍子耳邊說,“汝,想看看麼?”

劍子捂著耳朵後退,臉都紅了。

“不許胡鬧!”        

“哈哈哈。”龍宿笑得不行,極沒有形象。看劍子手足無措,還真是一件快事。

“汝不想看吾啊?”龍宿的手肘放在桌子上,撐著頭看劍子,“可是吾想看汝了。”

看龍宿曖昧地對自己眨眼睛,劍子很窘。

“龍宿,你怎麼這樣不正經,別鬧了。”

“不鬧啊……”龍宿突然斂了所有表情,變化之快,讓劍子一愣,“人生無趣,吾也不知目標在哪裡,活著是為什麽。如果不鬧一鬧,這活著,還有什麽意思?”

龍宿說這話時,沒什麽精神,臉上的光彩瞬間黯淡了,劍子險些認不出,這就是上一刻還咄咄逼人的龍宿。劍子一時間,竟覺得揪心。

“龍宿……”

“呵呵,”龍宿一下子又恢復成剛才作弄劍子那得意的樣子,“吾騙汝的。”

龍宿又是笑得不行,劍子卻笑不出。

“好啦,汝的幽默感大打折扣了,真無趣。吾回去了。”龍宿似是玩够了,起身要走。

“龍宿。”劍子把龍宿拽住了,“你心里的事,就不能放放麼?背負這麼多,可走得動?”

龍宿微微一愣,隨即回過神。

“放下?放到哪裡?這人的記憶,豈是說放就放的?”

“那就好好睡一覺,什麽都不想。”

“睡了便能逃避麼?睡著了更是讓人不安啊,誰知道會夢到什麽,這個真是無法控制。”

“什麽都不夢不就好了麼?”

“哈,想不做夢,就不做了麼?”

劍子突然拉著龍宿,往床邊走。

“做什麽?”龍宿掙了掙。

劍子把龍宿按住,讓他坐在床上。

“躺下,躺下。”劍子催促。

龍宿不解其意,又被劍子推著,莫名其妙躺下。

“你跟著我念啊。”劍子念了一大串不明含義的話。

“這是什麽?”

“這是道門平心靜氣之法,你念這口訣,可讓你心思寧靜,什麽都夢不到。”劍子認真地說。

“汝這妖道,哪裡弄些這奇奇怪怪的?”

“哪裡奇怪,養生之道本就是道門之根本。”

“哼,吾不要。”龍宿掙著要起來。

“試試啦,試試啦。”劍子又把龍宿按回去。

“吾——”

“放心,我就在這守著你,哪也不去,你放心睡好了。”

龍宿一時無語。被束縛千百年,想了許許多多,就是沒想到,再見到的劍子,會是這麼一個“笨蛋”。

“好啦。”龍宿決定還是給劍子些面子,真的口中念著那些嘮嘮叨叨。

龍宿醒的時候,太陽已經快要落山,屋裡一片夕陽的金黃。龍宿這一覺,竟真的什麽都沒有夢到,只覺得睡得踏實,

“如何?舒服嗎?”劍子坐在床邊看著龍宿。

龍宿一偏頭,見劍子真的一直坐在自己身邊,沒有離開。也許是黃昏的靜怡很容易影響情緒,龍宿竟一時覺得有點感動。有一個人在自己睡夢中一直陪在身邊,并看著自己醒來,這樣的事,以前從未有過。

劍子看到龍宿向自己伸出手,抓住自己的衣襟往下拉,不明白他要做什麽,不過還是順著他意低下了頭。劍子伏在龍宿身上。

龍宿把劍子拉近自己,伸出雙臂環抱住劍子的脖子,緊緊地摟住。劍子心裡雖然驚訝,但是卻并無之前的慌張,也沒有動,安靜地讓龍宿摟著。龍宿磨蹭著劍子的耳朵。

無論汝是誰,今日汝的陪伴,吾記下了。


夜深了,守衛的修羅兵有些困乏。其實本不用守在這裡,襲滅天來困住的人,又豈是別人隨意帶得走的?

蒼被釘在地上,想發出什麽聲音,但是發現自己喉嚨沙啞。身體被貫穿,無法動彈一下,蒼自己也不知能夠支撐多久。

其實,蒼在答應龍宿之時便有預感,自己恐怕無法再回天波浩渺了。但是,這對他也是無所謂,他使命早已完成,是生是死,他也不在意了。

襲滅天來在遠處窺視著蒼。如果放任不管,那蒼可能熬不過今夜,所以襲滅天來知道,那人一定會來。

“來了。”

一道藍光從天而降,還未等眾人看清,一股強大氣流襲向蒼身上的禁制。可惜,還未碰觸到,就被彈開。

“天子,你修行尚不夠,不用白費力氣了。”襲滅天來出現。

“哼。”

善法天子不跟他廢話,直接救人。可是襲滅天來怎會讓他如愿。兩人動起手來,善法天子遜襲滅天來許多,竟然連靠近蒼都做不到。善法天子心中暗暗吃驚,襲滅天來功體進步如此之多,說明一步蓮華襲恐怕比自己想象中還要衰弱。襲滅滅天來對善法天子本未下殺手,可是善法天子鍥而不捨,一直糾纏,襲滅天來也越發不留情起來。

善法天子突然一隻手臂被襲滅天來抓住,脫離不開,眼看襲滅天來一掌要拍上善法天子後背,善法不由得心裡做好忍疼準備。

一隻手接住了襲滅天來這掌,襲滅天來一滯,善法天子覺得手臂上力道鬆懈,趕緊掙脫。掌氣相撞,兩人分開。

“你還是來了,天子。”一步蓮華微嘆。

“聖尊者,不可啊。”善法天子似是知道什麽。

“你且退開。”一步蓮華這話,雖不嚴厲,但不容置疑。

其他人仿佛都不存在了,只剩佛者和魔者的對峙。

“一步蓮華,終於又見到你了。”

“是啊,你也等了很久吧。”

“很久,但是吾知道,你與吾,終有一天會再見,這是吾二人之宿命。”

“這罪孽的宿命,就由吾斬斷吧。”

話音未落,一步蓮華突然發難。

“七佛滅罪‧如來大悲”強大攻勢,向襲滅天來襲去。

襲滅天來不緊不慢,穩穩接招。

“七邪荼黎‧滅天邪威”

兩人平分秋色,功體在空中相撞,炸了開來。襲滅天來再贊一掌,一步蓮華作勢接招,卻掌一偏,打在剛才二人還未散去的掌氣上。這一掌,加上剛才兩人招式的餘威直衝蒼的方向,釘在蒼身上的禁錮瞬間灰飛煙滅。

善法天子見狀,趕緊上前搭救,卻被分身而來的襲滅天來阻止。

“今天,你們三人,誰也走不了!”

善法天子再次與襲滅天來纏鬥,仍然無法接近蒼,心中焦急。此時,一步蓮華站在原地不動。善法天子心裡明白,一步蓮華本就是強弩之末,發那一招已是勉強,無力再戰。果不其然,一步蓮華終是忍不住嘔血。

糟糕,如果不能帶走蒼,今日三人真的要陷在這裡了!

一個人影閃過,眾人還未看清其面容,就不見了,然而,地上的蒼也隨之消失。蒼被帶走了!

襲滅天來顯然也很意外,能如此迅速的帶走蒼,現在擁有這樣能為之人,實在寥寥無幾。襲滅天來想去追趕,可是被善法天子纏著,很快就丟了來人的去向。

襲滅天來有些惱,對善法天子越發不留情,可是善法天子見蒼已被帶走,也不硬拼。面對襲滅天來,取勝很難,但是離開還是可以。

“快走。”

善法天子幾下脫離襲滅掌控,帶上一步蓮華化光而走。襲滅天來追逐了一會兒,終是失了目標。

“可惡,吾不會讓你再逃了,一步蓮華。”


林中,一個人背著另一個,跑得飛快,耳邊風聲呼呼作響。跑了好一會兒,似是確定了安全,才慢了下來。

蒼吃力地睜開眼。

“你不是再不見吾?”

那人既沒有停下,也沒有回頭。

“唉……”蒼嘆了口氣,閉上眼睛,也不說話了。

又跑了好一會兒,那人停下了,把蒼放在一棵樹下,讓蒼靠著樹坐下。蒼睜開眼睛,看著面前這個男人。

“吾遵守約定,沒有再去見你。”蒼說道。    

那人把蒼放下,就站起身來,俯視著蒼。

“吾也不知吾為什麽會來,但是吾仍然不想再見你。這是你與吾最後一次相見,從此以後,你是生,是死,皆與吾無關。”說這話的,當然是藺無雙。    

蒼抬頭看藺無雙,盡顯吃力。

“好。”蒼平平淡淡答應著。

藺無雙轉身離去,再不看蒼一眼。蒼靠著樹幹,仰著頭,閉上眼睛,感受自己的生命一點一點流逝。

藺無雙越走越遠,每走一步,心中鈍痛都加深一分。也許,他就快要死了,真的不救他了麼?罷了,罷了,都說了再不見了,還想他做什麽?

突然,藺無雙停住了。剛剛,蒼的氣息消失了,一點都無。他,死了麽……

藺無雙不知如何表達心中的複雜,他只知道,腦中突然空了。

是空了吧,所以身體終於違背了自己的意志,藺無雙發瘋一般往回跑。該不該這樣做,他不知道,這一刻,他沒有思考。

當藺無雙回到原地,驀然發現。蒼不見了!無論是活人還是屍體,都不見了。藺無雙愣了一會兒,不自覺倒退兩步。

“天意,都是天意。”


藺無雙腦中渾渾噩噩的,也不知最後是如何回來。藺無雙沒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別人叫他也不理。他現在只想把自己藏在自己是世界中,誰也找不到。

藺無雙推開門,發現自己幾乎脫力。待走進內室,藺無雙呆立當場,幾乎懷疑自己出現幻覺。

蒼竟躺在藺無雙的床上!    

-------------------  --------------------------
寫到這裡,我很困惑。其實最初看劇的時候,我對藺無雙的確沒有感覺,看過就忘的。之所以對藺蒼有好感,是看了別的藺蒼文。以前覺得蒼實在沒有合適的配對,後來覺得藺蒼蠻合適,是因為我喜歡強攻強受,兩個人要實力相當,可以比肩的。但是在我心中藺無雙的形象,的確是我自己幻想給他的。

然而,開始寫這篇文后,我重新去翻蒼和藺無雙的劇集去抓感覺,發現自己原先的幻想偏了太多。我原先設想藺無雙是很溫柔的人,實際發現他雖內心挺熱,但是表現出來的其實很冷淡。而蒼呢,實在太淡定了,我真懷疑有什麽能讓他失態。所以,當我認真對待他二人,力求減少偏頗走型之時,我困惑了。

到底應該是藺蒼還是蒼藺啊!!蒼這強大淡定的氣場,實在也沒有必然是受的理由。說來我之所以覺得是藺蒼,主要是我一向喜歡長得美的做受,衍生出方臉的是攻,尖臉的是受習慣(例如劍龍),而除了這個原因,單從性格出發,說實話我自己也看不出他倆誰攻誰受了OTL

本來作為這篇的副配對,是一定會有福利的,可是我現在居然想象不能了。於是,我想問一下大家的意見,雖然二人戲份一直不多,但是從這隻言片語中,大家覺得……你們看到的是藺蒼還是蒼藺啊T T                                                                

三脚猫伯爵 2008-09-08 22:53
TO minjinfeng:

好在,臥江子的不信任,并不能傷害到龍宿。其實龍宿潛意識并不希望與臥江子乃至人間界為敵,所以采用的方法,也是儘量避免人類傷亡的。可以說還是比較講究。他雖然憑自己喜好做事,但是其實心裡也不愿多惹麻煩。隨意用人類去炮灰,必然遭仇視,他也不想這樣。他是能利用則利用,但是會傷及自己的東西,他還是會留分寸。所以他是不會真的和臥江子翻臉到很難看的。不過受了鬱悶,盡可以找劍子出氣~~


TO 若若:

劍子還是愿意相信龍宿,只是他覺得龍宿為人處世有些問題。其實龍宿并不是不會做人,曾經在修羅道時,他是圓滑得很的。可是現在今時不同往日,他經歷了許多,現在又身在人間界,已經不想去經營了。對於他來說,的確,把劍子經營好了就可以了,呵呵
安撫劍子真是很容易……該說是氣管炎命吧= =


TO kemike:

我每次聽到劍子詩號,就需要用手托著下巴,免得掉了……怎一個花癡了得
對於龍宿,蒼,藺無雙等等是一個什麽樣的人,我要求很多,但是對於劍子,我似乎要求很少。我只希望他是個好人,他很愛龍宿,就可以了~所以總是沒什麽重要位置安排給他,他表現機會也不多。
其實以龍宿以前的地位和習慣,他這麼說人,真的已經不算什麽了。當然被他說的人,也未必會如銀狐這般孤僻。不過龍宿的確不太在意臥江的想法,因為從第一次的事,已經注定不會和臥江太靠近了,他倆算是死會。
乃想的沒錯,老道真是非常容易的就被搞定了…………


TO 宅貓:

臥銀……不會CP吧= =
這篇寫能明白劍龍,藺蒼就不易了,不能再拉太長的戰線了
還得適時關照一下黑白帽= =
其實龍宿是一向獨立慣了的吧
除了劍子之外,從來也沒有和誰特別近過
以前龍宿給人的感覺也是不合群
龍宿寂寞是真的,幾乎沒有一個人,真正能一直陪在他身邊
我也希望這個劍子來補償一下,默

minjinfeng 2008-09-08 23:05
大大,从你的只言片语中我感觉看到的是苍蔺啊。先说这么点,明天在表达,表介意哈   

看到第一次句话,我就想笑。龙宿把这个剑子的心肠吃得挺准的呀,心软,哈哈。希望剑子给他继续软下去。 个人倒是对黑白帽不感冒,不过苍是怎么回来的呢?我想是龙宿接回来的吧,毕竟知道蔺无双住处的目前来看也只有龙宿了,接回来,小蔺还能坚持多久的没有关系呢?嘿嘿。其实苍受里我比较支持蔺苍,虽然我最爱是苍翠,哈哈。 不过昨晚上怎么会感觉成苍蔺的,我也很是奇怪啊,难道看书久了,RP?

滿滿 2008-09-08 23:14
龍宿:哪個男人身上沒有點傷?
劍子:你身上就沒有!
龍宿:嗯?汝怎知吾身上沒有?
劍子:你那天喝醉把自己扒光.我就順便幫你做"全身檢查"了.......
龍宿:.........(一陣沉默之後).....啥?..@@..(驚)

滿:突然衍生的聯想...請原諒我...

龙命 2008-09-08 23:34
大人,小人赞成蔺苍~
理由和大人一样——喜欢美受~
不过,从前面的文章来看我也觉得是蔺苍,感觉蔺无双对苍想放手也放不了,
还是像蔺苍啊~(个人意见,仅供参考)

三脚猫伯爵 2008-09-10 12:05
第十九章

藺無雙站住不動,看著床上的蒼。蒼腹部的創口,只被簡單的處理了一下。藺無雙站了一會兒,突然衝出來。

“龍宿,龍宿,給吾出來!”藺無雙在門口吼著。

“喂,天還沒亮呢,這麼大聲做什麽。”龍宿晃晃悠悠出來。

“這是你做的?”藺無雙直奔正題。

“什麽?”

“裡面那個!”

“這嘛……”龍宿探頭向屋內看了一眼,“其實吾很想說不是,但是想必汝也是不信。”

“廢話少說。”藺無雙難得這樣態度。

“呃,是吾帶回來。”龍宿也是會看風向的,現在的藺無雙,還是不要跟他開玩笑。

“你怎會帶他回來?”

“吾不帶他回來,他就真死在那了。”

“你不是討厭他?”

“吾什麽時候討厭他了?”龍宿顯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沒有?”藺無雙不信。

“自然沒有。吾和蒼也不親近,至多算無感吧,有什麼可厭惡的?”

藺無雙仔細看龍宿,的確不像說謊。

“好吧。”藺無雙嘆了口氣,語氣也緩下來,“你愿意救回來,吾自然也管不著,你好自為之吧。

“什麽意思,汝不打算管他?”

“吾和他再無瓜葛,為何管他。”

“嘖嘖,怎麼說也是同僚一場,真是沒有朋友情啊。”龍宿挖苦他。

藺無雙這次倒是也沒受激。

“你有朋友情就夠了。”

藺無雙轉身離去,龍宿看著他走向對面,忽然覺得有點不對勁。

“喂,那是吾的房間!”

“碰!”地一聲,門被關上了。顯然藺無雙不打算理會龍宿。

“可惡。”龍宿沒好氣地說。

看來這藺無雙還是彆扭啊,難不成真的一直當鴕鳥?

“喂,汝也給吾出來。”龍宿斜眼看角落。

劍子一臉訕訕地走出來。

“汝太不夠意思,剛才竟讓吾一個人出來!”

“他只叫你一個人的名字,沒我什麽事。”劍子摸摸鼻子。

“哼,明明汝也有份。”

“是你大半夜把我拖出去,稀哩糊涂弄個人回來。我什麽都不知道,你還好意思說。”劍子控訴,“對了,他到底是什麽人?”

“哪個?”

“少裝傻,裡面躺著那個。”

“他啊,”龍宿一臉曖昧,“若猜得不錯,他是藺無雙傾慕之人吧。”

“可是他剛剛的態度,一點也不像啊。”

“唉啊,汝這就不懂了,情人之間那點事哦,嘖嘖。”龍宿搖頭。

劍子覺得人類的思維果然與修羅不同。

“你們那裡,情人的小磨蹭總是很恐怖啊。”想起藺無雙之前說龍宿對某人那麼怨恨,也是情人的糾紛,劍子不禁覺得,這兩個世界實在是大大不同。

“嗯?”龍宿不解其意。

“沒什麽。”劍子還是覺得很難解。

龍宿看他一臉懷疑的樣子,忍不住說:

“吾此言非虛。藺無雙對人一向冷淡,唯獨對蒼極為上心,從不掩飾對其的欣賞。藺無雙對蒼有好感,吾們周圍的人都看得出,就是不知蒼心裡如何想罷了。”

“裡面的人叫蒼?”

“是啊。”

“那藺無雙剛才說,你不是該討厭他?”劍子回憶起剛才的話,“藺無雙不會無緣無故這樣說。龍宿,你心裡又盤算什麽?”

龍宿白了劍子一眼。

“蒼的確是做過對修羅道來說不可原諒之事。不過吾倒是看淡了,充其量心裡不痛快罷了。吾已經教訓過他,也就算了。吾對蒼本來就沒什麽惡感,修羅都崇拜強者,吾以前也是有點欣賞他的。”

“你倒是恩怨分明啊。”劍子不禁說道。

“那當然,吾從來都是恩是恩,怨是怨。所以,吾的恨不會抵消愛,吾的愛也不會抵消恨。”龍宿看著劍子,別有深意。

劍子似乎有點明白,又有點不明白。

“好了,他的傷再不處理就要死了,交給汝了。”龍宿打斷劍子思緒。

“為什麽是叫給我?明明是你要撿回來的。”

“因為,照顧傷患這種事,不符合吾的華麗。”龍宿華麗轉身一周。

劍子撫額,這是什麽理由。

“龍宿,你真會差遣人。”

“安啦,汝多出力,吾有好處給汝。”龍宿說著,用扇子在劍子頭上輕輕敲了一下,轉身施施然離開了。

劍子摸著自己的頭,有些無奈又有些好笑。這樣的感覺很奇怪,但是自己心裡竟然受用了,真是……劍子笑著搖搖頭,轉身走進屋子,照顧蒼去了。


蒼這傷,若是放在一般人類身上,那肯定早死了。身體被穿透這麼久,血也要流光的。但是蒼畢竟非是凡人,即使他看淡了生死,但身體本能自我保護還是在的。現在得到了救治,也就可以慢慢恢復。

劍子每日來照顧蒼,和蒼也算認識了。蒼的話不多,但是有問必答,也是很有禮的。劍子覺得這人還不錯。蒼大多時間是坐在床上,閉目養神,也不露什麽情緒。

龍宿也來看過蒼,蒼看到龍宿,沒什麽反應。

“汝怪吾麼?”龍宿問蒼。

“你總是要出這口氣的。”蒼平淡地說。

“其實吾倒是沒有真的怨恨過汝。”

“吾明白。”蒼點點頭。


蒼是傷患,不太出門理所當然,可這藺無雙好手好腳的,自從蒼出現,也不太見人了。兩人的屋子遠遠對著,都知彼此就在那裡,可是誰也不走過去,也沒有打聽過對方任何消息,仿佛對方完全不存在。

“這兩人,真是天下無雙的彆扭啊。”龍宿搖頭。

“嗯。”劍子附和。


龍宿把劍子拖到自己房裡,對他說,好處來了。劍子不解其意,看著龍宿出去又回來,拎著個食盒。

“這是……”劍子看著他拿出幾個盤子。

“前幾日吾看臥江子在廚房做東西,看著好玩,吾也來做做看。”

“你做的?”

“是啊。”

劍子夾了一筷子,在龍宿殷切注視下吃進嘴裡。

“還不錯。”

龍宿得意,自己也試了下,卻皺眉。

“什麽不錯,不怎樣嘛。”龍宿轉向劍子,“汝怎麼不說實話?”

“還是可以啦。若是說不好,豈不是沒有下次了。”劍子笑呵呵地。

“汝想得倒是遠。”龍宿也坐下。

“為什麽一直看我,你自己不吃麼?”

“不好吃,吾不要吃。”

“呃……”

劍子吃相其實非常端正,不怕人看,只是他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你以前也做過麼?”

“以前?沒有。”

“也沒有給那人做過?”劍子不自覺有點在意這個問題。

“哪個?”

“呃,就是你當初把我錯認成的那個。”劍子覺得自己似乎說錯話了。

龍宿似是有些意外,但是並沒有如劍子想象般變臉色。

“他嘛……”龍宿倒是笑了笑,一如往常,“他不如汝對吾好,吾不做給他。”

劍子聽了這話,心裡有點異樣。

“我哪裡對你好了?”

“呵呵,汝嘴不說,但是心裡還是向著吾的。”龍宿說得很親熱。

“那他呢?”劍子發現自己實在忍不住問。

“他啊,和汝正好相反。”龍宿這回不笑了。

劍子不好再問,默默吃東西。偷偷看龍宿神情,又是不知在想什麽。劍子有些後悔了。

其實龍宿的確是在想事情,只是不是劍子以為的那樣。龍宿是在想,下一步該怎樣做。

龍宿根本沒有助人類的誠意,一步蓮華用這種手段拖他下水,他也一定不要讓一步蓮華好過。現如今,一步蓮華再難置身事外,他也沒必要留在這裏。而另一件最讓他掛心之事,也就是劍子,他還沒有想到辦法。

離開?那一定要帶上劍子,可是此地事情未解決,劍子必是不肯走的。況且,外面實在不安全。若是自己獨身一人,遇到襲滅天來,恐怕無法像上次一樣唬過去。被一步蓮華找上也是麻煩,許是又會被脅迫。

想來想去,龍宿覺得,要躲避襲滅天來和一步蓮華的威脅,一定要抓住劍子和藺無雙。藺無雙絕對不會坐視自己被帶走或者被脅迫。他二人的武力,該是可以勉強應付襲滅天來。把藺無雙留在身邊也是不難,看樣子他是放不下蒼的,有了蒼,還怕他走遠麼?

龍宿打定了主意,吃定劍子與藺無雙。


“聖尊者,你如何了?”善法天子守著一步蓮華,看著他調息。

一步蓮華緩緩睜開眼,臉色還是難看。

“襲滅天來著實精進不少,吾也難恢復了。”

“你不該出面,你與他乃此消彼長之勢,你若損傷,只會讓他受益。”

“前日之事,吾若不去,任何人都救不下蒼,你去了也是無益。”

“你這一插手,就難脫身了。”

“本就是因吾而起,吾不該推脫。”

“可你現在這個樣子,又能做什麽?”

“吾就算未受傷,也無必勝襲滅天來的把握。不過,總有能克制襲滅天來之人。”

“你是說……”

一步蓮華又閉上了眼睛,嘆了口氣。

“不是劍子,就是龍宿。”

minjinfeng 2008-09-10 12:27
诶,不知道怎么表达,词穷啊,想来想去唯有感叹一句:人心,真的很累。咻咻辛苦了,至于黑白帽,不感冒,累就累吧,偶最重要的就素咻咻好就万事好,嘿嘿   

三脚猫伯爵 2008-09-10 12:31
TO minjinfeng:

我是覺得,現在劍子對他未來媳婦真好啊……龍宿也變可愛了。說來我也對黑白帽不感冒,但是他們兩人,的確應該是一對,感覺上。情侶裝+情侶顏。蒼自然是龍宿弄回來的,只是路上該是劍子苦力去背的吧= =藺無雙和蒼大概會長期這樣冷下去吧,誰也不是主動的人。其實這一對,我覺得即使是真的在一起了,也不會像劍龍那樣有說有笑,親親蜜蜜的。翠山行,我第一次見他時,覺得他很好看,不過搞不清他是不是女孩子呢,笑,很賢良。立場動搖很正常,連我有時都覺得這樣是不是該蒼藺= =


TO 滿滿:

唉,汝的聯想就是潛臺詞啊
只不過最後,龍宿若是知道真相
恐怕不是沉默過後吃驚而已了
怕是要拿劍殺人滅口= =


TO 龍命:

汝的ID真是立刻闡明汝的立場呢,笑~~
這藺蒼和蒼藺,目前收到的信息,竟然支持的各一半
我想沒到H的時候,可能是看不出了
於是,他倆這部可能暫時就清水了
容我寫修羅道那部,需要寫他倆H的時候再決定,汗

吞佛月 2008-09-10 14:31
仙鳳和言歆會出來不??想念這兩個娃娃了...雖然不在乎咻咻是好是壞,但仍然希望再為劍子犧牲一次(被PIA飛N遠)。

=- =|||虐待小受半死不活,虐待小攻痛徹心扉欲死欲活...

宅貓 2008-09-10 15:06
紫龙拐仙记么,呵呵
咻咻一整个狡诘紫龙形象啊~大爱
笨笨的先生也很好玩
话说蔺苍苍蔺我都可以接受的,本来么清水文里不用分得很清楚,暧昧就好啦,不过这两只的暧昧也太别扭了OTZ
那个,剑龙温馨餐那段好喜欢啊
咻咻说[他不如汝對吾好,吾不做給他]的时候,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XD
真的要逃了么?逃得掉么?逃掉以后要干啥呢XDDDDDDDDDDD

kemike 2008-09-10 16:33
唔,剑子已经开始介意了,哈,要掉下去了掉下去了,龙宿请尽管大胆使用吧=V=+

现在是龙宿想抽身而一步莲华又要借他之力对付袭灭天来……哪边都不是简单角色,不过看来短时间内龙宿暂离不了中原吧。倒开始好奇袭灭天来的目的是什么了……

苍与无双,这边是峨眉派的不说啥,不过就文看下来感觉蔺苍吧,其实就这么清水也不错~

hzswy0 2008-09-10 18:26
其实藺蒼和蒼藺我都是不是很纠结!、
我现在最想看的就是咻咻和老道能修成正果,来一场华华丽丽,惊天动地的妖孽那

三脚猫伯爵 2008-09-13 12:22
第二十章

襲滅天來閉目側臥。

這次的失手讓他惱火,難得的一次機會,竟然又讓一步蓮華逃了回去。

吾倒要看看,這人間到底亂成什麽樣子,才能讓你在天界待不住!


龍宿莫名地覺得心神不寧,好像有什麽將要發生。突然聽見敲門聲,走過去開門,發現是藺無雙。

藺無雙是來告辭的。

“多謝你們日前的照顧,但是這世間事實在不適合吾,吾還是就此告辭了。”

“汝要去哪裡?回修羅道?”

“修羅道自是回不去了,吾只想找個清凈地方,慢慢把靈識所受的傷養好。”

“吾們之前來的地方?”

“也可,只要不再捲入是非。”

其實藺無雙大可一走了之,不過他這人責任心重,要走也要和龍宿知會一聲。龍宿聽了藺無雙的話,想了一會兒。

“吾也跟汝一起走。”龍宿決定了。

“你為何要跟吾走?”藺無雙不禁皺眉,龍宿可是個麻煩。

“吾也不想理這裡的事了,不行麼?”

“你不是有約定?”

“那又怎樣,本就不是吾愿意的。”龍宿毫不在意。

“這……”藺無雙心裡不想跟龍宿一路,可是又沒有合適理由。

“就這樣說定,汝與吾各自準備一下,儘早離開。”

龍宿不由分說把藺無雙推出門,藺無雙無從拒絕。站在龍宿門外,藺無雙欲言又止,最終還是搖搖頭。龍宿的任性,還真是多少年都不變。


劍子一回房,發現龍宿正坐在他房中等他。對龍宿不請自入,劍子已經不奇怪了。

“你等我,有什麽事情?”劍子走過去。

龍宿見劍子回來了,也未起身。

“藺無雙要走了。”這是龍宿第一句話。

“走?去哪裡?”劍子頗為意外。

“找個地方養傷。”

“哦,你不留他?”

“吾為何要留他?”

“上次你怎麼也要他和你一起來,我以為你們關係非同一般,你是不會讓他單獨離開的。”

“不是單獨,吾也要和他一起走。”

“什麽?你怎能走?”這是劍子第一反應。

“吾為何不能走,吾待在這裡,還有價值麼?”

“當然,你當初也是答應助中原,直到修羅道之人退出中原為止。”

“吾留下也無用。吾不愿意聽臥江子的,臥江子也未必愿意再聽吾的。”

劍子發現龍宿并不是說說的,而是真的打算走了。

“臥江子并非如此沒有肚量之人,不會因為銀狐斷尾之事遷怒你。”其實劍子也不太確定。

“汝又不是他,”龍宿沒好氣地說,“總之,掌握大局之人,一人足矣,多了便有麻煩了。吾在這裡,本就是多餘。”

劍子心知他所說也是有道理的。

“可是,我們還是需要你的。這個關頭,多一份力量總是好的。”

“大不了,汝需要吾的時候,吾就回來。”龍宿看了劍子一眼。

劍子其實擔心的不是這個,而是……

“吾跟蓮華下過擔保,你若是作惡……”

“哼,說來說去,汝還是不信吾。”龍宿頓時冷了下來,“吾還能做什麽?汝怕吾做什麽?若是吾真的心存歹意,和襲滅天來聯手豈不更快?”

龍宿看起來似是不高興,但是心裡其實暗暗好笑。汝怕吾出去做不好的事,吾在汝身邊,就不做了麼?

劍子見龍宿惱了,趕緊補救。

“唉,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怕你這樣走了,一步蓮華再把你抓去關,那你可愿意?”

龍宿抿著嘴唇,顯得很不甘心。

“一步蓮華這個妖僧,滿口假仁義假慈悲,他若是又讓善法來抓吾,吾真是一點都不奇怪!”龍宿憤憤地,“他是妖僧,汝是妖道,正好湊做一對了。”

劍子鬱悶,為啥把我和他湊一對呢?

“若是一步蓮華來抓吾,汝還向著吾麼?”龍宿話一轉,指向劍子。

劍子看龍宿眼巴巴看他,充滿期待。

“也許吧,如果你真的老老實實。”

“那,吾就是要走,汝放吾走麼?”龍宿眼睛眨啊眨。

劍子在屋子里來回走了幾步,這件事真是讓他為難。可是龍宿說得也沒錯,人類無法對龍宿心無芥蒂,龍宿在這裡著實尷尬。

“唉,罷了,你要去就去吧。若是我日後需要你,會再去找你。”

龍宿立刻表現得很高興,臉上的笑淡淡的。劍子一見龍宿開心,自己心情也好了些。希望這樣做是對的。

“那,吾還有一個問題。”

“還有什麽?”

“汝愿不愿意隨吾離開?”

這個問題的確出乎劍子意料,他只略想了想,便搖頭。

“不可能,現在這個形勢,我沒辦法離開。”

龍宿顯得有些失望,劍子看著,也有點微微的悶。果然是個死腦筋,龍宿心想。

“汝不隨吾走,那就吾二人要分開了。也許以後也沒機會再見。”

“不會,來日方長,總會再見的。”劍子打哈哈。

龍宿惱恨地看他一眼,劍子就噤聲了。

龍宿不說話,劍子也就沒話說,兩人相對著,氣氛微妙。過了好一會兒,劍子覺得不能這樣,想要說點什麽打破這沉悶。這時,龍宿突然起身。

龍宿冷不防站在劍子身後,從後面環抱住劍子。劍子一動都不敢動。

“龍宿,這,這與禮不合。”劍子有點緊張。

“哼,這是我們修羅道的禮數。”龍宿的聲音傳來。

是麼?劍子心中將信將疑。修羅道現在在劍子眼中,是個與人間完全不同的神奇的地方,那裡的人和規矩,人類不能理解。

“哎呀。”劍子叫喚一聲,“龍宿,你這是做什麽?”這次劍子怎麼也不相信這也是禮數了。

只見龍宿在劍子脖子上重重地咬了一口。

“汝是吾第一個人類的朋友,吾要做個記號。”龍宿的聲音頗為得意。

劍子苦笑,從龍宿手臂中掙出來,轉身看龍宿。

“你也是我第一個修羅道的朋友,我是不是也應該做個記號?”

本以為龍宿定是說笑推脫,沒想到他竟欣然接受。

“好啊。”龍宿一口答應,并用手把自己的領口微微拉開,露出脖頸。

劍子本是隨口說說,哪裡會真的去咬一口。龍宿這樣,他倒不知該如何應對了。劍子別開眼睛。

“咳咳,既然要離開了,你先回去準備吧,想來有很多要收拾的。”

龍宿在心中翻了個白眼,就知道他是這樣無趣的人。


龍宿從劍子那出來,沒有去收拾東西,而是轉進了蒼的屋子。

“吾們要走了。”龍宿進門就說。

“誰?”

“當然是藺無雙,劍子,汝和吾。”

“嗯,知道了。”蒼什麽都沒有問。

“汝竟然如此痛快?吾以為汝一定會矯情一會兒,不愿跟吾們同行。”

“吾說不愿,你就會放過麼?吾在哪裡都無所謂,既來之,則安之。”蒼總是淡淡的。

“吾真想知道,汝是真的這樣看淡一切,還是另有所謀?”

“你不信便罷。”

“吾不得不疑惑,甚至是懷疑。”龍宿盯著蒼的表情變化,“畢竟,汝當年也是如此超凡脫塵的態度,卻暗自重重算計。”

“說笑了,哪裡敢在你面前說算計。”蒼微微笑了笑,“連那個劍子都愿意隨你走了,你的手段真是不錯。”

“他還并不愿意跟吾離開。”

“但是你有把握,不是麼?”

“呵呵,汝這把戲也玩得高明。”龍宿反譏回去。

蒼閉上眼睛,似是不愿再多說了。

“龍宿。不要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

龍宿神色不虞,狠狠盯著蒼。可是蒼不睜開眼,也不理他,他也沒有辦法。


善法天子尋找一步蓮華未果,想了想,去了後面蓮花池。果然,一步蓮華坐在池邊。

“在想什麽?”善法天子走近一步蓮華身邊。

“若是毀了這蓮花,便能滅人魂魄,那就好了。”佛者竟用溫和的語氣說出如此有殺意的話。

“蓮花本是幻像,只能映出眾人命數,哪裡會有如此影響。”

“是啊。”

善法天子看看池內,那黑蓮長得愈發好了。

“襲滅天來恐怕要有大的動作了。”一步蓮華突然說道。

“此話何意?”善法天子心中頓時涌上不祥預感。

“襲滅天來自從進犯人間界,一直在觀望,并未真的發動攻勢。他是在觀察情形,更是在等。”

“等什麽?”

“等吾。”

善法天子乍一聽,不明白。他等著一步蓮華解釋。

“吾的惡體,吾自己知道。他的一切執念,皆在吾啊。”一步蓮華蹙著眉,搖了搖頭,“他對人間界出手,是在逼迫吾。他不能進入天道,便想把吾引到人間界。上次他失手,未擒得吾,恐怕再沒有耐心了。”

“那你打算如何做?”

“吾嘛,盡人事,聽天命。”


劍子在屋子里,翻來覆去睡不著。他知道,龍宿恐怕明天就要走了。這兩個月相處下來,對自己來說,真是難言的經歷。一切真的結束了麼?

現在形勢不容樂觀,襲滅天來虎視眈眈,一步蓮華若發現龍宿毀約,不知是否真的會讓人再抓他回去。若是自己遇到了,也好給龍宿說個情。

劍子想來想去,還是放心不下,一骨碌爬起來。


劍子站在龍宿門口,才反應過來,夜已深了,龍宿恐怕早已睡了。劍子為難,猶豫著是不是該回去,突然門開了,龍宿倚在門口,閑閑地看他。

“呃,龍宿。”

“什麽事?”龍宿隱隱有笑意。

“想來想去,路上恐不安全,我還是送你們去吧。”

“好啊。”龍宿這下也不掩飾笑意了,笑容大大的,看得劍子有些不好意思。


第二天要走了,藺無雙出來時,馬車已經準備好了。藺無雙過去,掀開簾子,正要進去,卻變了臉色。

車中三個人,劍子,龍宿,蒼。

藺無雙沒有注意到劍子和龍宿的表情,只是和蒼對視。蒼依舊無情緒波動,眼中也沒什麽感情。

藺無雙回過神來,把簾子狠狠一甩,掉頭就走。不一會兒,聽見另外的馬匹聲。劍子掀開簾子一看,藺無雙自己牽來一匹馬,翻身跨上,馬鞭一揮,揚長而去。

劍子回頭用眼神詢問龍宿,這可怎麼辦?

“無事,無事。”龍宿似是忍著笑,向馬夫喊了一句,“跟著他。”

馬車也動了,三人在馬車內顛簸。馬車遠遠地尾隨著藺無雙的馬,竟也沒有跟丟,因為藺無雙走得并不太快。

走了一段路,劍子和龍宿有時交談,而蒼幾乎不怎麼說話,一直閉目。

不知為什麽,自從出發后,劍子總是心神不寧。劍子不時挑開簾子回頭望,連龍宿都看出來了。其實修羅的預感總是比人類強烈很多,龍宿早感覺到不尋常,他知道蒼必然也心中有數,只是兩人都不動聲色。

“龍宿,我總有些放心不下,心中靜不下來。”劍子說。

龍宿料到他要說什麽。

“是麼。”龍宿顯然不太想說這個問題。

“要不然……”劍子是想說,他還是先回去了。

龍宿突然臉色變得難看,緊捂著胸口,呼吸困難。

“龍宿,你怎樣了?”劍子嚇了一跳。

龍宿艱難地搖了搖頭,劍子一摸龍宿的手,整個手冰冷。龍宿似是連支撐身體的力氣都被抽去了,整個人軟了下來,劍子只得讓他靠在自己身上。

“這可如何是好。”劍子不知龍宿這樣的原因,手足無措。

蒼睜開眼睛,只看了一眼龍宿。

“是老毛病了,你用真氣幫他在體內走一遭,疏通經脈氣血,該是可以緩解。”

劍子一聽,趕忙照做,過了一會兒,龍宿果然臉色好轉一些。劍子不敢大意,真氣源源不斷灌入龍宿體內。

龍宿靠在劍子肩上的頭上,眉頭終於舒緩,劍子也松了一口氣,給他擦了擦額上的細細汗珠。

“這樣算好了麼,還會再發作麼?”劍子詢問。

“吾也不知,總之,這一路,就麻煩你多照顧他了。”

蒼身上還有一個窟窿,自是幫不了龍宿的,劍子只得點點頭。

中途,經過溪邊,劍子下去取水。只見劍子一離開,龍宿立刻睜開了眼睛,精神得很。

“汝還真有一套,隨口就能胡扯。”龍宿對蒼說。

“哪裡比得上你,演得那樣逼真。”

“過獎。”龍宿也不客氣。

“你不想讓他回去?”

“那裡該有事發生了,回去也是麻煩。”

“你對他還真不錯,只是他未必會領情。他若知道你有意阻他回去,必會怨你。”

“呵呵,汝不說,吾也不說,他怎麼知道。”龍宿滿不在乎。

劍子取了水回來,龍宿還是沒什麽精神和力氣的樣子。劍子把龍宿扶起來,喂了幾口水。

“要多休息一下再趕路麼?”劍子關切地問龍宿。

龍宿搖頭。

“好,那我們就快走,快點到達。”

------------------------  ----------------------
我的假期結束了,今天要坐火車,去很遙遠的城市實習了。房子還沒有著落,希望明天到達的時候,能順利找到房子OQ。不過應該是不會有網線的,所以估計以後只能去網吧更新了。也許這樣也好,沒有網線,打字時就不會總去刷網頁,沒準效率會提高很多。
現在是二十章,七萬五千字,估計這篇總共得三十章多一些,字數超過十萬。本來希望九月完結,沒想到竟然這麼長,看了十月才能寫完了。
發了這篇后,立刻要出門趕火車了,之前回帖下次一起回覆,見諒~~

小牙刷 2008-09-13 14:52
好久没有功夫看更新了 一次看那么多 爽啊

先把沙发占了再说!!

一路看下来 其实觉得剑子已经开始有那么一点点的开窍了

虽然因为咻咻的身份 他多少都是会有些顾忌的 但还可以看出来他已经开始试着去相信咻咻了(我觉得他的本能反映已经开始有些偏向咻咻了)

最令我欣喜的发现是老道开始放不下咻咻了 哈哈哈(哼哼,老道你已经开始陷进去了。)

虽然对于葱的事情 觉得咻咻的手段过于激烈(人家也很萌葱的嘛)但是却非常符合他的性格

爱憎非常的分明 也是我喜欢咻咻的一大原因 我欣赏他的敢爱敢恨

随着故事的发展 虽然咻咻对于前世的剑子还是有很深的执念

把剑子拐出来大部分原因可能也是因为想从老道身上找到前世剑子的线索

但咻咻对于老道的关心担心却不完全是因为那个原因

虽然前世剑子与现世的老道其实根本没有相同之处 但是咻咻的目光还是为现在的老道有所停留

看到这里觉得终于有点小曙光了 (老道,你就不能开窍的快点嘛??趴~~)

葱果然是个很淡定的人 蔺兔兔也像原剧中的有种冷冷的感觉

大大的文里一直没有提过蔺兔兔和葱之间有无明确关系 最多只是说他们互相牵挂着惦记着

从未提“爱”却让读的人感受的到他们之间的感情

刷子觉得对于蔺苍这两只 大大的处理太赞了!!

看剧的时候就一直很心疼灭灭 他对于桃子的执着一直很惊人 文中也是这样的

有时候看着他就像是个希望得到大人认同肯定的孩子 唉~~

到现在想期灭灭在剧中最后一句话 还是觉得很感伤

期待大大的下文 越看越希望大大可以出本子啊
===========================================================
看到大大在这个帖子里贴了关于写作时的一些想法

同人文人物会有些走形是正常的 毕竟每个人对于心中萌的人物都有自己的理解

这个是众口难调的 而且就我来说我看文比较注重文的感觉 感觉对了 就算有些走形也不会觉得有什么

于是我对大大的文很有感觉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就大大的文来看 因为每篇的背景不同所以人物的性格自然会有些调整 所以我是没觉得有什么走形的

文章背景 其实我还是喜欢看一些架空的

因为总觉得如果是原剧背景 不论是老道还是咻咻都太辛苦了

虽然架空也是会有虐啦 但是总觉得看着不会太沉重(果然原剧虐的我不轻= =)

关于配角 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大大这篇太平了(我都在看剑龙 没怎么注意过大大之前文中的配角。自PIA

三角关系其实是我最怕看到的 虽然还不到雷的地步但是还是觉得剑龙两个人中间是插不进其他人的

他们的目光始终都在对方身上 当然N角就更不敢想了

很赞同大大关于炮灰的那段说辞 每个人物都是有人爱的 所以要尊重他人喜爱的角色

对于三观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 也有个人不同的标准

在霹雳中我是觉得没有所谓确切好与坏 只能说个人有个人的立场和追求

至于狗血的问题 主要是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何为狗血= =

在我心里总觉得吧 这个爱情如果没有经历挫折磨难就修成正果 显没啥说服里

但是虐到最后没有个好结果 看着又郁闷

所以我大爱虐心HE文  既有说服力 看着又不郁闷 嘿嘿

咻咻给我的感觉一直是个对于爱情可以勇往直前的人

爱上了就不会逃避 也不会去理会所谓的世俗 很有魄力

但是让咻咻攻老道 想想都有种被天雷击中的感觉

我喜欢美人强受 腹黑温柔攻 就此咻咻跟老道的攻受关系就此确立 而我也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王道!!

一直都觉得他们对对方的爱其实是相等的 只是咻咻比较外放 而老道比较内敛

所以从表象上看 会有老道没有咻咻爱的深的印象

总体来说我非常喜欢大大写的文章 不光是太平 像情人令啊那些也很好看!

希望大大在写文的道路上走的愉快 写的顺畅(这样我们这些读者就有好文看啦

期待大大的下次更新!!

PS:话说大大啊 情人令和竹生花啥时候能到大陆啊 刷子等的都望眼欲穿了~~~~~~~

再有就是非常期待太平完结的时候 大大可以出本子

若若 2008-09-13 15:52
主子就這樣把劍子拐走了,真厲害
這個龍宿真是越來越狡猾了,本人最嘎意這樣的主子了
藺無雙要是能和蒼坐一輛馬車就好了,幹嗎這麽彆扭捏?

kemike 2008-09-14 09:50
“劍子發現龍宿并不是說說的,而是真的打算走了。”
噗,感觉剑子很失落啊,其实这两个人一旦相遇了,总是下意识的觉得不想分离吧,好吧这是我的愿望……

于是剑子同学乃的反应完全被龙大操控在掌心啊,几乎全照龙宿设想的步骤进行着嘛,戳。不过如果这个时候中原发生什么状况,而剑子又救之不及的话,估计他是不会怪龙宿,但是会很自责吧。

三三要搬家了啊,适应新环境会很辛苦吧,请加油。

三脚猫伯爵 2008-09-14 21:54
TO minjinfeng:

其實還好,這樣算計其實也成了龍宿的習慣。他遇事習慣這樣千折百轉的,也是以前環境所致吧。無論是對誰,都是藏了心思的。


TO吞佛月:

這篇里他倆不會出來的,人物太多,考慮不到他倆了= =
主要是,龍宿為劍子犧牲很多次了,我實在不好意思不補償他一次= =
其實你說這個,反過來也挺萌的


TO 宅貓:

呃,其實我寫十九章的時候,還沒有確定是否要讓他們出逃。
不過現在看來,的確是龍宿拐劍子出門了。你很有預見性呢
其實我非常喜歡可愛的龍宿,現在的龍宿實則有些偏離了設定
但是他和劍子難得這樣和諧,我忍不住讓他和劍子多在一起些時候
畢竟,這篇文中,劍龍的溫馨橋段少得可憐。


TO kemike:

襲滅天來的目的,從來都是一步蓮華吧,在劇裡也是這樣。
我是覺得,一腹更比一腹黑。這幾個人斗來斗去,偏偏是劇中最有腹黑之名的老道在這裡是小白一樣,真是世事無常。
其實當年,論最後結果,是一步蓮華勝,果然其實外表越白的腹里越黑么。


TO hzswy0:

我也很想寫他們妖孽,只是……他倆修成正果真的不知是猴年馬月了
其實蒼和林無雙的倒是會比他們早
不過可以保證這兩隻的福的確還有剩就是了

三脚猫伯爵 2008-09-14 22:20
TO 小牙刷:

唉,龍宿對劍子的戰術是潛移默化,劍子漸漸就習慣這些曖昧了
所以,劍子的大腦開竅了一點點,但是心裡的本能卻是開竅了很多點了
其實從前面開始,他就對龍宿有莫名信任。當時我寫的時候,自己都懷疑
劍子就這樣相信龍宿麼?他是不是白癡啊
其實劍子只憑自己直覺,他覺得龍宿不會真的做危害人界的事
龍宿把劍子拉出來,其實最大的出發點……是他覺得無論面對襲滅天來還是一步蓮華
自己都搞不定= =需要拖劍子為自己護駕……調查之事,還要往后排。
其實,我一直在考慮,蒼和藺無雙這兩隻,誰會先踏出第一步
真的很難啊,不踏出來,便沒有結果了
我覺得是蒼,難道是因為我喜歡受主動一些麼,笑。
啊,竟然有人心疼襲滅啊……你對襲滅這個感覺,基本是和我一樣的
一步蓮華不承認他,他偏要他正視自己,承認自己吧。

其實我在太平之前,真的是沒認真塑造過什麽配角
有的把人抓過來用,都不了解其性格的
原劇嘛,我喜歡那種把原劇解釋成很有苦衷的原因的
我其實對龍宿莫名反叛,一直很有怨念
笑,我也是覺得虐心是愛情試金石一樣的東西
細水流長的愛情,也許是很深刻的,但是容易被人忽視
這種讓人痛徹心扉的愛情,是很直觀的刺激吧
我喜歡的攻受類型也和你一樣。也許并不是特別要美受,但是美攻是我的雷
我對攻很美的文,一般繞道,我也不知為啥。

情人令和竹生花現在應該剛剛離開台灣吧,過幾天應該會到吧,如果順利的話。


TO 若若:

他去和蒼坐一輛馬車也是尷尬啊。
兩人當對方是空氣。
劍子:……
龍宿:><
總的來說,這文里,只有劍子很白,其他人都很狡猾= =
除了無雙和銀狐這倆好小孩。


TO kemike:

你這個願望其實適用與劍子
龍宿并不是這樣的,龍宿現在要拐劍子,還是出於劍子利益考慮多些
主要是龍宿臨走時,算是有意勾劍子吧,劍子的承受力,龍宿恐怕是心裡有底的。
若是出事,劍子的確是想不到去怪龍宿的,所以龍宿放心撒大慌,只要劍子不知龍宿真正心思,就可以擺布劍子不負責。我真忍不住想讓劍子振夫綱啊。

mohsien 2008-09-15 13:57
龙宿真是厉害
对剑子不用多说什么
就可以让剑子跟着走了

嘿嘿
剑子啊~~
这可是你心甘情愿的唷!!
你就认栽吧^^

三脚猫伯爵 2008-09-15 20:42
第二十一章

幾人行了一日,傍晚時終於有了落腳處。這是個小鎮,只有一間客棧,進去一問,藺無雙早到了,並給每個人要好了房間。藺無雙表面冰冷,實則總是最細心的。

大家休息了一夜,繼續趕路。

馬車上,誰都不說話了,一種令人焦躁的情緒擴散。索性,大家都閉目養神。

“糟糕!”“來了!”龍宿和蒼幾乎同時睜開眼。

“什麽來了?”劍子不解。

龍宿未理會劍子,直接沖著車夫喊道:

“快,快走。”

車夫聞言立刻揮鞭,馬車加快了速度,但是龍宿還是顯得不安。劍子不知何事,但也被這種氣氛所染。

突然一聲凄厲嘶鳴,馬車動蕩得厲害,三人險些被摔了出去。待好不容易穩住身形時,馬車已經停了下來。

龍宿撩起簾子一看,瞬間變了臉色。

“這個瘟神。”龍宿嘴裡念著。

蒼雖未往外看,但是臉色也難看起來。劍子探出頭,立刻覺得頭疼。馬已被攔腰斬斷,一人立在路中央。

是襲滅天來。

誰也沒有想到,襲滅天來會親自來。他來的目的是什麽?

無論如何,眾人心中明白,這恐怕是場硬仗了。

“襲滅天來,為何擋吾去路?”龍宿又搬出上次那招,強作鎮定。

“各位皆是修羅道中人,吾現在為修羅道表率,想請各位回去做客,各位可賞臉?”

“多謝美意,可惜吾們還有要事在身,不能前去,改日再說吧。”

“這可由不得你們了!”

語氣一變,粉飾的和平氣氛頓時崩裂。襲滅天來手一揮,掌氣襲向馬車。三人趕忙跳出,只見馬車在身後四分五裂。

劍子也知襲滅天來不好惹,但是龍宿和蒼實在不能與之一戰,自己只得上前應付。兩人交起手來,劍子不占絲毫便宜。

“天下無雙。”

劍子出劍,古塵飛向襲滅天來。襲滅天來單手隔空停住古塵,劍子上前,灌注內力,再推動古塵。怎料古塵紋絲不動,襲滅天來另一隻手化掌,直擊劍子胸口。古塵落地,劍子被打退,嘴角見紅絲。

龍宿心中也揪著,這一戰險惡,恐難脫身了。

一股氣流從後面衝擊襲滅天來,襲滅天來皺眉,騰空一躍,躲避開來。回頭一看,是藺無雙。

原來藺無雙在前,感覺到襲滅天來氣息,知事不好,趕緊轉回,正見劍子落敗下來。

龍宿見藺無雙趕到,不由得稍稍放心。蒼肩頭一動,化出怒滄琴,手一拉,明玥出鞘。明玥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落到藺無雙手中。

藺無雙明月在手,渾身散發凌厲氣勢,不怒自威。劍子見狀也召回古塵。藺無雙主攻,劍子為輔,兩人配合,再次向襲滅天來發出攻擊。

藺無雙和劍子自成默契,同進同退,一同攻擊,襲滅天來兩手分別對付兩人,竟一時也無法完全招架。尤其藺無雙,攻擊力甚高,襲滅天來也不得不小心應付。

“你二人快走。”

龍宿衡量了一下,沒有多猶豫,拉著蒼便跑。留那二人牽制襲滅天來。

襲滅天來自是不會任由他們逃走,想越過藺無雙與劍子二人,前去追趕,無奈這二人也甚是難纏。

襲滅天來耐不住,發出猛烈攻勢,可這二人均不接招、不硬拼,旨在拖住襲滅天來。即便被襲滅天來的招數擊中,也硬接下來,不與之糾纏。這一來二去,時間過去好一會兒了。

劍子盤算,龍宿與蒼應該跑出一段距離了,若是自己和藺無雙不想葬身在此的話,也該撤了。

襲滅天來久攻不下,不由得惱怒,突然收勢站定。劍子與無雙對看一眼,這是要發極招了!

二人也站住,急提真氣,做接招之勢。襲滅天來冷笑,好,很好。

襲滅天來聚集真氣,正準備發招之時,兩人突然向後翻去。原來兩人只是虛晃一下,早已打算撤退。襲滅天來見二人逃,堪堪停住將發之勢。真氣被突然凝住,豈是好受的,襲滅天來被自己的翻涌真氣衝得後退幾步。

“可惡!”襲滅天來見人逃走,化光追上去。

劍子與藺無雙極速奔走,後面襲滅天來緊追不捨。這樣下去終不是辦法,兩人遲早力竭。

“吾拖住他,你去保護他倆人。”

劍子猶豫片刻,點了點頭。

“你小心。”

藺無雙就這樣停了下來,手持明玥,站在那裡等著襲滅天來的到來。那一刻,劍子仿佛看到了這個男人的充滿血性的靈魂在燃燒。真是個讓人敬佩的男人。不需任何言語,劍子知道藺無雙值得信任與托付。


龍宿和蒼其實並沒有走遠。龍宿覺得,若是一味的逃,跑得再遠也無用,畢竟襲滅天來功體超出現在的自己很多,要趕上自己很容易。自己和蒼亂跑,控制不了氣息流露,更容易暴露目標。於是龍宿決定鋌而走險,剛跑出不遠,反而走了迂回路線,藏在離他們爭鬥之地不遠處。蒼自然也是跟著走。

龍宿與蒼躲在茂林深處,各自隱了修羅氣息。

地上的落葉有細微響聲,龍宿立刻全身警惕,有人來了。龍宿心裡忍不住咒罵,該死,這樣都能找到麼?

腳步聲越來越近,龍宿焦躁不安。

來人一走進,龍宿一劍刺出,來人有些意外,偏身躲閃,一只手便夾住了龍宿的劍。龍宿感覺到了失敗,心中懊惱,可一抬頭,又高興了起來。

是劍子!

劍子這時也不忘調侃。

“龍宿,就你現在這三腳貓的功體,還搞什麽偷襲啊。”

龍宿難得沒有反駁,看得出再見劍子,他是很高興的。劍子看了龍宿的表情,心裡也很受用。龍宿是真的歡喜他平安無事。

“汝怎知回頭來找?”

“我也不知,只是直覺你不會跑遠。”劍子摸摸鼻子。

蒼從後面走出來,冷不防出聲。

“藺無雙呢?”

劍子這才想起。

“藺無雙讓我先來護送你二人,他斷後。”

三人瞬時沉默了,藺無雙單獨面對襲滅天來,勝算不多,結果會如何,大家心裡有數,恐怕是兇多吉少了。

“放心,藺無雙當年是修羅道第一勇者,未必會有事。”龍宿想說點讓大家寬心的話,可是誰都不做聲。龍宿自己也知道,自欺欺人罷了。

蒼轉身便走。

“汝要去哪裡?”龍宿抓住蒼的袖子。

蒼把袖子一抽,微微側身。

“吾自覺欠他,總是他怎麼說,吾便怎麼做。這次,不能再聽他的了。他若是還活著,吾便去收人,他若是死了,吾便去收屍。”

再沒人能阻止他,蒼決然而去。

“我好像漸漸可以明白,為何你說他倆是那種關係。”劍子看著蒼離去的方向,喃喃地說道。

“是啊,”龍宿似是有些不對勁,“他二人,還是很為對方著想。”

劍子見到龍宿臉色不對。

“你怎樣了?”

“沒,沒什麽,只是覺得,藺無雙愿為蒼受烈火焚身之苦,現在又甘愿赴死,蒼也為藺無雙置生死於不顧,該說是太純,還是太蠢?”

“這是人之常情吧,若是心中真的有對方,當然會以對方為要。”

“說得好聽!當年每次有事,汝總是第一個把吾拋出去作擋箭牌!”龍宿驀然變得激動,“是了,是了,汝心中並未真的有吾,自然做得出。”

劍子被這無端斥責弄得呆住了,好一會兒,反應過來,恐怕未必是說自己。

“我不會這樣做的,若真有事,我也會拼死護你周全。”劍子說道。

龍宿聽了這話,身子一震,似是有些清醒了。

“汝——”龍宿有點意外,“該說汝是笨蛋麼?隨便汝了,反正吾是不會為汝送死的。”龍宿偏過頭去。

“我知道,畢竟我們並無什麽關係嘛。”劍子笑了笑,也不知他聽了這話,心裡是不是真的無所謂。

“哼。”龍宿也不知說什麽好,索性不說了。

兩人相對著,尷尬了一會兒。

“現在該如何?”龍宿問道。

劍子想了想。

“我們還是回去吧。城中人多,襲滅天來也會有所顧忌。”

龍宿是真的沒想到襲滅天來會親自出來對付幾人,早知這樣,他也會待在城中不出。這次真是失策。

“好吧,吾們回去。”


蒼循著沿路回去,沒有刻意隱藏行蹤,竟也未碰上襲滅天來。蒼也沒有問劍子具體方向,全憑直覺前進。

蒼站住了,眼前的情景讓他眉頭皺了起來。四周樹木都被破壞了,地上血跡斑斑,可是空無一人。

蒼仔細觀察,這血跡的軌跡很長,兩人該是邊打邊移動。最後,血跡消失在河邊。

於是蒼順著河流沿途向下找,這水流湍急,蒼的手緊緊握著。

會找到麼?找到的會是誰?藺無雙還是襲滅天來?

其實龍宿總覺得,蒼很是好命,幾乎沒有經歷過大的波折,似乎老天總是很照顧他。事實證明,蒼的運氣的確頗佳,他在下游找到了被沖在河邊的人,是藺無雙。

藺無雙趴在河邊,水沖刷著他的身體,身上的傷口被沖得發白。衣服早已破爛,人也失去知覺。

蒼蹲下身子,查看他是否還活著。還好,藺無雙果然是命硬之人。

“唉……”蒼嘆了口氣。

蒼把藺無雙撈起來,往身上背。

“從今以後,再不能由著你了。”

此章中剑子蔺无双Vs袭灭天来武戏MV

在线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1x-1o_iMGH0/

下载地址在此帖10F

http://pili.2230.net/read.php?tid=5394&fpage=0&toread=&page=2

若若 2008-09-15 20:56
龙宿又想到以前的剑子了,感慨以前的剑子真狠心,让龙宿做挡箭牌
万一主子真出事了,怎么办嘛,搞不懂以前剑子到底在想什么
不过现在的剑子,好像很疼咻咻的样子,可喜可贺,嘻嘻

明天就要上课了,今天还能看见大大的更新,好开心

kemike 2008-09-15 21:04
绕一圈又回城了啊……果然抽身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这章里无双同学表现很好很靠得住,果然还是蔺苍吧……远
于是……剑子同学你已经能够对龙宿说出“为你而死”这种性质的话了么……可喜可贺。

宅貓 2008-09-16 12:45
肩头那一口咬得好!
可惜先生真是太不懂情趣了,咻咻都拉开衣服给你咬,摆明了随你要舔还是啃,你到底在害羞个什么劲啊~我都想冲上去了
咻咻装病啊,fufufu,这招还真灵哈~说明先生你还是紧张他的嘛,那你之前到底在害羞啥![非常纠结的人]
蔺苍两人还真是别扭来别扭去
其实我觉得剑龙两人现在也差不多
都是非常模糊的cp感,若隐若现
话说黑白帽什么时候碰头?有福利咩?笑

暗之末裔 2008-09-16 12:57
恩恩,蔺苍吗……也是完美的CP啊~~~苍受王道啊~~囧~~两人麦再闹别扭了,重新开始吧!
龙宿,唉,从他的话里可以看出,以前的龙宿是多么痛苦的爱着剑子啊……泪奔~

堕天舞 2008-09-16 21:45
看来龙主子对先生怨念颇深啊  
不知怎么很想念那两个忠心护主的孩子呢

小牙刷 2008-09-16 22:05
话说 大大的更新速度太有爱呢

于是说 葱你终于要行动了!! 哈哈哈

早就该行动了嘛 这么耗着也不是事啊

我相信葱一主动起来 蔺兔兔是没辙的

咻咻 汝一定又想起修罗剑子了 么么

不过没事 我相信 老道以后一定会很疼你的

汝看 伊都表态了  

滿滿 2008-09-16 22:34
“龍宿,就你現在這三腳貓的功體,還搞什麽偷襲啊。”--->噗!~這句還蠻好笑的,劍子說話果然實際也很白目啊(呵~),要是龍宿功體還在的話應該會反手化出那把華麗的團扇把劍子哥啪飛吧!(大笑)
劍子說出口那句”我會拼死護你周全”...我心裡已經擅自把它翻譯成〔我會拼了命保護我愛的人,我不會把你丟下的〕..(掩面笑一v一)
-------------------------------------------
藺蒼(應該是吧?)...我說性情彆扭的人談起感情來還真是累人,一個也就算了~竟然兩個都是..= =,明明彼此在意也關心對方,就算為了對方沒了性命也不會有啥怨尤,卻還硬是要憋著(嘖...真真是無言啊)
蒼一個字也沒說的化出滄琴把明玥送至藺無雙手裡,意會著兩人不需要言語的默契,“還活著,吾便去收人,若是死了,吾便去收屍”“從今以後,再不能由著你了”這話從蒼的嘴裡說出來..他是做下了決定了吧?
期待這兩人接下來的進展^___^
-------------------------------------------
龍宿說出那句”汝總是把吾拋出去作擋箭牌!”(好狠喔~竟然用"拋"的!!),感覺龍宿心中有好多怨念啊= =",而龍宿對現在這個劍子,我想..不只是因為那張一模一樣的臉孔,不只是期待著那個舊人的靈魂,或許他內心渴望著..這張臉孔之下真的存在那個舊人的靈魂...那個人也會對他付出如同現在這個劍子所給的真心關懷,就算只有那麼一點點....。(好像被我想的很哀怨~"~)

三脚猫伯爵 2008-09-17 21:30
第二十二章

劍子與龍宿往回趕,一路並未碰見襲滅天來。兩人猜測,襲滅天來遇見藺無雙,恐怕也無法全身而退。爆發之時的藺無雙,若是采用同歸於盡的招式,襲滅天來也討不了便宜。

待二人趕到城外時,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整個城已化作火海!

怎會這樣?城中的人呢?無論是劍子還是龍宿,對這個情況都完全沒有想到過。

劍子顯得比龍宿激動,龍宿上前握住了劍子的手,讓他冷靜一下。

“臥江子他們人呢?難道已葬身城中?”劍子心中激動難抑。

“吾想不會,大概是撤出了吧。還沒有找到他們,汝切勿自亂陣腳。”龍宿要冷靜一些。

“撤出?那麼多人,能夠一下子撤出麼?我們離開才兩日,竟發生這樣的事。”

“總之,吾相信臥江子不會坐以待斃。他們人數眾多,這麼短時間恐怕也不會走遠,吾們去找找吧。”

劍子聽了龍宿的話,不去想些有的沒的,找到臥江子他們要緊。

其實也不難找,這情況,一看便是修羅道入侵了,既然城已經化了火海,說明已失陷。要撤退,必然是南撤,往南去尋就是了。兩日工夫,還走不遠。

劍子和龍宿向南走,在下一個城中找到了臥江子的軍隊。原來他們已經撤退到這裡來了。

“臥江子,這是怎麼回事?”劍子見面便問。

“是你們。”臥江子見他兩人,如釋重負,“你們回來了,那就好,那就好,現在正是危機關頭,用人之際,你們回來正能幫上大忙。”

“是修羅道進犯?”龍宿疑問。

“是啊。”臥江子沉痛道,“你們剛走不久,修羅道突然大軍進犯。兵力集中,攻勢猛烈。以前修羅道與我們是僵持階段,都在觀望,怎麼突然采取如此激烈手段呢?我方損失一千,他方就損失五百,這種犧牲對他們來說也是非常巨大,襲滅天來怎會突然采取這種極端手段?”

臥江子不明白,襲滅天來為什麽突然打破章法,用這種幾乎同歸於盡的攻勢,劍子自然也不明白,只有龍宿心中有數。襲滅天來恐怕是再無耐心了吧。

“那現在情況如何?”

“現在情形險惡。當時城被破得突然,迅速淪陷,我們只好撤離。而在城外與修羅鏖戰的一支軍隊卻無法及時回撤,現在還陷在那裡。那支軍隊是我們的主力,是我們的一半人馬,雖然現在不知已經損失多少了,但是一定要救。我已向中原再調兵馬過來,可是不能馬上到達。”

“為何無法撤回?”劍子問道。

“他們被修羅道包圍,要撤退,只有回城一途,但是城已被占,他們再無後路。”

“那,你需要我做什麽?”劍子知道臥江子必有安排與他。

“劍子,請你去開出一條退路,將那支人馬帶回來!”

“退路不是被封死,如何才有退路?”

“開山!”臥江子斬釘截鐵道,“過來看地形圖,那裡帶型山脈是天然屏障,在通往中原的入口建了那座城,現在城已失,我們必須另闢退路。”

劍子與龍宿去看那地形。

“這裡,是兩山直接相連的薄弱一處,毀了這裡,可以開出退路一條。你用你的功體從這裡將山斷開,開出這條退路,再引我們的軍隊從這裡退回。”

“不可,太危險了。”龍宿立刻反對,“上次是小隊人馬,這次是如此大規模兵團,怎可同日而語。況且,劍子開出通道,必然還需要拖住修羅軍以爭取撤退時間,以一人之力敵千萬人,汝是要他去送死麼?”

“雖然此舉的確危險,但是卻不得不為。我覺得還是很有可行性,也相信劍子的能為。”

“好一個不得不為,”龍宿冷笑,“那汝為何不去為?汝退縮在這裡,卻讓劍子出頭。汝為何不自己去,為何不讓銀狐去?”

在這種情況下,大家的情緒都緊繃著。臥江子一下子被激怒了。

“我在這裡調度,等待援軍,銀狐能為不如劍子,此事定要一次成功,錯失良機便會不可挽回。我請劍子去,也是爲了保證成功。”

龍宿聽了正要反駁,卻被劍子制止。

“這種時候,你們兩人就不要吵了。”劍子無奈,“我知此事重要,你放心,我定會安然將他們帶回。”劍子對臥江子說。

“汝——”龍宿要氣炸了。

“你什麽都不用說了,”劍子打斷龍宿的話,看他的眼神卻是溫柔的,“我知你為我擔心,但是這次,我必須去。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現在正是該為之時。”

“擔心什麽?吾才不擔心,汝愿意去死,那就盡情去。”龍宿越說越氣,“去吧去吧,死在外面,不用回來了。”

龍宿一甩袖子,竟摔門而去。劍子在後面搖頭苦笑。

劍子還是去了,龍宿知道。他在屋子里,聽外面人聲嘈雜,知劍子已動身。

這個笨蛋,這種事,躲還來不及,他竟攔過來。若是襲滅天來已經回去,和他在戰場相遇,那真是連收尸都省下了。

龍宿在心裡將劍子罵了無數遍,覺得他這樣不知好歹,不如死了乾淨。

龍宿不願去想他了,可是偏偏又什麽都幹不了,一直豎著耳朵聽外面動靜。一有人經過就仔細聽聽,是否有消息。

這裡所有的人都在等。天色暗了下來,沒人能睡得著。龍宿抬頭看天上明月,心沉了下去。他在心中算過,若計劃順利,傍晚應該回來,而現在天已經黑了,還不見動靜,八成是失敗了。

難道真的回不來了麼?龍宿是手握緊了。

子時,還沒有回來。龍宿覺得時間過得太慢太慢,也太快太快。龍宿之前不住地在窗前張望,現在卻不敢張望了,每看一眼,都是空的。

真的沒有回來。龍宿一這樣想,心裡驀然空了一塊。原來,這段日子,已經習慣這個笨蛋在身前身後了麼?

真是個笨蛋,果然好人死得早,不能當好人啊。

龍宿的心情亂七八糟的,自己竟然被他擾亂了。

突然,外面腳步聲紛雜,龍宿心中一動,推了門出去。龍宿跑上城墻,見遠遠很多人朝這邊行進。城內所有人戒備。

當那些人行近時,大家終於能看清那殘破的旗幟,是自己人!

雖然已經是半夜,但是幾乎所有人都沒有睡,等待著這些人。若不是怕暴露目標,恐怕早已有人歡呼。龍宿遠遠看著走在前面的白衣人,雖一臉疲累,但是似乎沒什麽大礙。龍宿不自覺鬆了口氣。

劍子抬頭一看,龍宿在城墻上張望,心裡頓時一熱。劍子等到城下時,沖著龍宿笑了笑,卻見龍宿給自己一記白眼,轉身離開了。劍子訕訕地摸了摸鼻子。恐怕龍宿還在計較自己不聽他話吧。

劍子在大廳跟臥江子等人說話,大家情緒都很激動。劍子環顧一周,也沒見龍宿,心裡有點失落。此次真的兇險萬分,自己也以為怕是回不來了。最危險時,并沒有想到龍宿,可是全身而退之後,卻迫不及待想看看他。好不容易應付了眾人,劍子得以回房休息。

屋裡一片漆黑,劍子進房,先走到桌子跟前,點亮油燈。

一雙手臂從身後環住了劍子,屋子里沒有風,燈卻熄了。劍子站著不動,後面伸過來手在他的小腹上畫著圈。

劍子猶豫片刻,緊接著,按住了那雙手。身後的人啃咬劍子的脖子,氣息噴灑其上。劍子知道,這次他沒有喝酒,自然也沒有醉。

劍子轉過身,把身後之人向後退,抵在墻上。黑暗中,他把那人壓在墻上,一點一點地親吻他。劍子的親吻很輕柔,但是那人顯然不滿足這樣,他要更激烈的親吻。他主動去攪動劍子的口舌,劍子不得不順應這樣的方式。二人吻得難捨難分,幾乎忘了如何呼吸。

“嗯啊,汝這混蛋,為什麽不死在那。”終於鬆開了,兩人的額頭抵在一起,各自喘息。

“你真的高興我死在那?”劍子就在龍宿的唇上說話。

“當然。”

兩人再沒有說話,二人的唇再度交疊在一起。

龍宿把劍子的腰帶解開,手伸了進去,胡亂摸著。劍子心裡咯噔一下,知道兩人一直以來那模模糊糊的界限,終於要打破了。

龍宿把劍子的衣服打開,露出胸膛。龍宿稍彎了身子,在劍子胸膛上舔舐啃咬。劍子心癢難耐,又覺得自己似乎也應該做什麽。

劍子把手也伸進龍宿衣服里,但是他不知該摸哪裡。劍子試探地撫摸龍宿,龍宿便溢出隱忍的呻吟,這極大刺激了劍子。

劍子還是不得要領,龍宿忍不住了,自己握住劍子的手往下拉。劍子碰觸到龍宿那裡,上次的記憶浮現,便知道該如何做了。

劍子托住龍宿的分身揉捏著,龍宿抱住劍子的脖子,舔咬他的耳朵。龍宿越來越急的呻吟聲直接劍子的神經。劍子另一只手刮搔龍宿胸前的一點,龍宿上下被刺激,有些難耐,忍不住放開了劍子。劍子就把他壓在墻上,使他不至於滑脫,一面又不斷輕輕親吻他的嘴角。

龍宿被快感刺激著,有些迷糊了。劍子的手由前至后,來到龍宿身後,抓住龍宿臀瓣揉捏了幾下。龍宿下意識身子一震,把劍子推開了!這一動作,兩人皆意外地愣住了。

龍宿愕然,他以為劍子要進入他,本能地抗拒了。劍子本來不明白,可是稍一想,也就知道了。龍宿是拒絕接受他的。

劍子的心情像翻了鍋,剛才那飄飄欲仙的感覺,現在蕩然無存。兩人尷尬地沉默相對。

龍宿覺得很過意不去,他知此舉定然傷了劍子,看他半晌沒有動作便知。龍宿心裡微微刺痛。

一旋身,龍宿把劍子反壓在墻上,從他的肩膀一路吻上來,至他的臉頰。龍宿想彌補,劍子知道。

龍宿把劍子全身脫光,並拉著他的手,褪下自己的衣服。現在兩人都是光裸的了,龍宿把自己全身貼在劍子身上,讓他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每一個部分。龍宿的手指沿著劍子的脊梁滑下,一直到股溝,那手指就一直徘徊在那裡。

劍子的情緒還是不若剛才,龍宿想了想,蹲下身子,托起劍子的分身,凑了過去。劍子感覺到分身上濕熱觸感,心裡一驚。

“不行。”劍子把龍宿拉開。

“為何不行?”龍宿仰起頭,一臉茫然。

“你,你不用這樣的。”劍子結結巴巴。

“這樣又怎麼了?”

劍子搖搖頭,把龍宿拽起來。

“這樣委屈了你。”說著,劍子把龍宿拉近自己,抱住了他。

龍宿被劍子抱著,覺得好笑。這只是些床上情趣,享受到就好,哪裡有什麽委不委屈,可是心裡又有點難言的感動。

“無礙的。”龍宿笑著說。

劍子堅持搖頭。

“用手就好。”

龍宿無奈,用手幫他服務。劍子的頭低著,龍宿情不自禁去摸他的眉眼。看劍子與平時完全不同的隱忍表情,龍宿是真喜歡。龍宿把自己的分身與劍子的握在一起,劍子感受到龍宿的挨著自己,低低吼了一聲,反應更加明顯。龍宿把兩人的分身一起照顧,這種事對他來說真是嫻熟得很。

龍宿先到了頂,那一刻,身體的力氣似是被抽乾,所幸劍子一直攬著他,不至於軟倒。龍宿抬起手,上面沾了自己的東西。龍宿伸出舌頭舔了一下,然後和劍子唇舌糾纏,劍子嘗到了龍宿的味道。

“這是吾的,汝也快點。”

這對劍子來說無疑是一種催情藥。龍宿見劍子緊閉雙眼,呼吸越來越重便知,他也快到了,於是加快手上的速度。

就在劍子到頂那一瞬間,劍子額上的精玉竟然發光了!那精玉只短暫地閃了一下,可是龍宿卻看見了。龍宿立刻變了臉色。

劍子也脫力了,高潮之後的疲累讓他只能靠在墻上休息。屋子里還是黑的,劍子也沒有睜開眼睛,所以他看不見龍宿的表情。

“汝……剛剛頭上的精玉似乎亮了。”龍宿的聲音有些奇怪。

“有麼?不會吧,那東西我從未見它亮過。”劍子也沒在意。

“是這樣?那是吾錯覺吧。”

劍子沒力氣去想其他,他只想跟龍宿靠在一起親昵一會兒,於是伸手去攔他。龍宿卻把身子一偏。

“不早了,天快亮了,吾該回去了。”

劍子沒料到龍宿馬上就走,下意識不想讓他走,可是卻沒有理由。

龍宿自己穿好衣服,再沒看劍子一眼,匆匆出去了。剩下的劍子,總覺得哪裡有些奇怪。

龍宿回到自己房間,走路便有些不穩。他走到桌子旁邊,用手撐住桌子,那桌子竟微微晃動。龍宿此時正氣得發抖!

minjinfeng 2008-09-17 22:22
呃,上来便看见大大更了好几章,太幸福了。苍终于真是的面对自己,不再是躲躲闪闪甚至是龙宿的刺激下才正视蔺无双了,看来黑道大哥的心疾是否要开始对小蔺同学施展了呢?为了留在他身边。这新的一章嘛,老道的福利很不错啊,就是太笨了点(古尘抽飞~~~),龙大真是绝代的女王诱受啊,可惜剑子老道目前暂时开窍不多。现在,老道精玉亮了,估计就真的是以前的剑子转世了吧,这下两人的关系会如何走呢?可以肯定的现在两人都不好过。在龙宿快要认为剑子不是原来剑子的时候,精玉的反应让龙宿气怒,再想想以前,估计龙宿的心思开始要百转千回的要在现在的剑子身上讨回来,毕竟剧中的龙宿也说过自己是个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人。而剑子,在享受了福利后,面对龙宿的反应,暂时是摸不着头脑。但之后就应该明了了龙宿的想法,但这对一直坚持自己就是自己,不是以前的剑子的现在的剑子来说(呃,好像太饶舌了~~~)真是一个残酷的打击。明明自己对龙宿有情,却偏偏要承受自己不知道的前世(?)惹下的罪业啊。不过,再怎么样,偶最心疼的还是龙宿大人啊,忘不了以前的剑子对自己的伤与自己对以前剑子的情,却又受现在剑子的吸引,两难啊,揪心啊。不过,要受罪还是剑子吧,谁让他皮厚肉粗经得起摧残,咻咻冰肌玉骨,肤若凝脂不宜伤嘞~~~~~
弱弱问一句,不知道能看到佛剑不?想念啊

rikviy 2008-09-17 22:25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三脚猫伯爵 2008-09-17 22:28
TO mohsien:

龍宿雖然沒說什麽,但是有做啊
估計做出曖昧舉動,讓劍子忘不了放不下吧
自愿是沒錯,不過還是龍宿的安排啊


TO 若若:

人就是很奇怪,尤其是男人
對自己不好的就很愛,對自己很好的就視如草芥
龍宿也不例外吧……(被毆)
汝開學也很晚呢,還是放假好吧,是吧是吧OQ


TO kemike:

唉,說實話,繞了一圈又回城這件事,其實是我RP了
整個十九章到二十一章,實際上我是卡文了
這裡應該是過渡事件
唉,感覺藺無雙武戲還是很有氣勢的,雖然原劇里那出師未捷身先死很大跌眼鏡啊
其實劍子當時說那話,還是挺純潔的,就是表達得很奸情
劍子的話,只要是他的朋友有難,他都會盡力相助的吧


TO 宅貓:

唉,劍子和龍宿之前算是一層窗戶紙的關係,總是不明不白
所以浪費了大好機會
不過這次因為劍子的生死危機,讓兩人邁進了一大步,撒花~
劍龍玩模糊是正常的,劍子的身份一直懸著嘛
黑白帽碰頭,在非常關鍵的時候,笑
福利就沒有了,因為他倆是介於CP和糧食之間非常模糊的界限……


TO 暗之末裔:

藺蒼是強強結合吧
其實龍宿以前愛劍子,不算太痛苦,還是很愉快的
否則不會這麼愛他
只不過後來發生不好的事罷了


TO 墮天舞:

那兩個孩子,至少這部裡面沒有安排角色……
修羅道那部會不會出現,端看龍宿缺不缺使喚人了


TO 小牙刷:

因為我想快快解決這篇啊~~~
唉,這篇裡面的老實人只有藺無雙和劍子
而老實人總吃虧,果然還是狡猾一點的好
哈哈,以後龍宿和老道,又要轉折了
可以說又開始折騰了
從現在開始,劇情就會一直貫穿到結尾了


TO 滿滿:

劍子經常會在不適宜的場合講他的冷笑話,冷笑話大王是也
劍子那個拼死護你周全,其實是他所有好友適用的……
藺蒼這對,應該是涉及原則問題。
原則上,藺無雙是該把蒼千刀萬剮的,可是他沒有,已經是破例了
而蒼也不是很愿意去追逐的人,於是……
你這個不算悲觀了,其實龍宿那是是把這個劍子當作另外一個人
只是無意識中才會重合,多數時候還是分得很清的
他嘛,恩怨分得清,愛恨也分得清

Sinmi 2008-09-17 22:36
終於突破了阿...
不過突然發光??
難道他真的是原本對他不好的劍子
如果是 龍宿會氣死吧
偶還是喜歡現在的劍子阿

宅貓 2008-09-18 10:12
咻咻在气以前那个剑子不肯出来见他么?
想想也难怪,心心念念爱了千年又恨了千年的人这样躲着自己,他没把现在的剑子劈开两爿真是不错了。
这段嘿咻阿真是五味陈杂
咻咻到最后会不会喜欢上现在的剑子呢?其实我都觉得他已经开始喜欢了
不过这种喜欢还不到能容忍被占有的地步才会出现那出尴尬吧
这两个人阿,到底会怎么样啊~~
这一章剑龙看得很爽,下一章就快要黑白帽了吧,没有福利也么关系的……这两只也是纠缠不清不能好好相爱相守的一对,叹气~
大家怎么都那么别扭呐!!!

kemike 2008-09-18 16:57
嗯……说实话……为什么觉得这章有点怪……

之前卧江子的说明方法觉得好像二人不是一直在城里作战的同僚,而是空降来的援兵,对地理位置完全不了解似的,可能用侧面说明或者几人心里活动来表现的话会自然默契一点。。。然后银狐的争论也有点怪,龙宿的说法和担忧其实没错,而卧江那句“你用你的功體從這裡將山斷開……”也确是有点利用味道强了,若剑子不回来他打算怎么办。。。当然也可能是军情紧急,顾不了这么多吧。

龙宿着急无奈的心情很喜欢啊,担心但是又拿剑子没办法,谁叫那边是个老实人呢,哈。

精玉发光,代表剑子即是本尊还是什么,能让龙宿气成这样,估计是跟从前相关吧。

又,上面那些也只是个人意见,一家之言,有不当之处,三三表介意哈^ ^

小牙刷 2008-09-18 23:11
咻咻啊 放过自己吧 这么下去汝也是不会快乐的

现在的老道不是挺好 而且就算找回来了 汝又真的下的去手吗?

再怎么说 过去的剑子也还是在现在的老道身体里啊

老道 你终于开窍了 虽然还是呆呆的老实样 但是至少知道跟咻咻。。。。嘿嘿

看大大的回复 貌似又要开始虐了 不过最后结局是好的就好

希望后面还有福利啊~~~~~~~~

黑白帽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羁绊呢?

蔺兔兔在葱的强势下会不会不再逃避了呢?

啊啊 还有好多问题没有解决啊

继续等待更新 大爱大大的更新速度 嗷嗷

三脚猫伯爵 2008-09-20 08:34
第二十三章

第二日,劍子在大廳見到龍宿,心裡有點小小激動,可是龍宿只看了他一眼,就偏過頭去,沒什麽特別。劍子心裡有點落差,好像一切又回到原來。

臥江子來了,大家互相招呼一下,很快進入正題。

“現今情況不容樂觀,我們現在所在,防禦工事甚為薄弱,又地處谷地,易攻難守,對我們十分不利。我建議,我們放棄這裡,再向後撤三百公里左右,那裡是軍事重鎮,地形與我有利,可大大增加勝算。”

“三百里,需要走上好幾日,豈是這樣容易的?修羅道之人很快就會追上來,怎麼可能允許汝實現這樣的撤退。”

“我們這麼多人馬撤退,的確不易,所以必須留下一部分人,擋住修羅道的腳步。”

“在現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些斷後的人,不也是必死無疑?犧牲一部分人,保全大部分人,汝與吾當初所做,有什麽不同?”龍宿語氣中有些輕蔑。

“我并非要他們去死。事實上,他們最需要做的事,是保全。他們并不需要與修羅展開面對面鏖戰,只要用各種手段拖住修羅,這就是他們的任務。”

“還不是一樣。”龍宿才不買賬。

“不同,我要求這些人活著,盡最大的努力活著。我也不會放棄他們,援軍正在趕來,當主力軍撤到安全地點時,我會派一路人馬去接應他們。”

“說得好聽,你真的做得到麼?到時又會覺得,為那些人犧牲更多不值得,不如放他們自生自滅。”

“龍宿,”劍子忍不住出聲,“臥江子不是那樣的人。”

“是,他不是這樣的人,只有吾是這樣的人!”龍宿冷哼。

“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劍子趕緊解釋。

“哼。”

“龍宿,你大可不必擔心,我不會要求你去。”臥江子忍耐著性子。

“是啊,吾自然是不會去,你當然也走不開,還不是得劍子去?”龍宿冷笑。

臥江子被嗆住了,的確,他是打算拜托劍子再出力一次。

劍子見臥江子臉上陣紅陣白,心中也有數。

“放心,交給我,我盡力而為。”

臥江子心中感激,這樣危險的事,劍子卻不猶豫一下就答應下來,真是難能可貴。

劍子以為龍宿必定又要臉色難看,可是一轉頭,卻見龍宿沉思不語。臥江子也不由得注意龍宿的反應。

“那去接應的援軍,由吾帶領如何?”龍宿語出驚人。

“你?”臥江子皺眉,擔心之意明顯地寫在臉上。,

龍宿不理會臥江子是否放心,他轉向劍子。

“汝覺得呢?”

這句話,實則是“汝信吾麼?”之意。

劍子看著龍宿,見他的確是認真的,心中不禁感動。龍宿願承擔自己的安危,兩人的命運便被牽在一起了。

“我相信你。”劍子回答。


蒼把藺無雙背走,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山中人家。山裡人心地善良,見藺無雙重傷,趕緊收拾了一間屋子,讓蒼把藺無雙放下。

蒼讓人家幫忙燒了水,便去看藺無雙情況。

蒼把藺無雙的衣服解開,只見全是青紫斑駁。用手在腹上摸了摸,蒼閉上眼睛用心感受,嗯,內臟恐是破裂了。蒼想了想,手一劃,竟將藺無雙腹部割開!

蒼抽出四根針,毫不遲疑地在藺無雙上方來回,似是在替他縫合。那針上什麽都沒有,可是藺無雙的內臟上的裂口的確在逐漸合攏。再仔細看,蒼握針的手,四周籠了一層真氣。當完成時,蒼已大汗淋漓,身體有些撐不住,乾脆躺倒在藺無雙身邊,半天無法恢復,顯然此舉消耗極大。

好在,藺無雙這一命看來是保住了。蒼轉過頭,看著身邊的藺無雙,情不自禁伸手摸上了他的臉。這張臉,什麽時候看著,都是嚴肅又冰冷的,可是這個男人藏在外表下的熱血,他清楚地知道。


藺無雙醒來時,屋子里并沒有人。一開始,藺無雙腦子還不太清醒,過了好一會兒,想起來了,自己和襲滅天來經歷了一場惡戰。

唉,藺無雙嘆息。襲滅天來真不是易與之輩,本以為,自己這次恐怕命數將盡了,沒想到……是天不絕吾麼?

藺無雙想動,可是牽動了全身的疼痛。堅毅如他,也忍不住表情扭曲。藺無雙突然覺得不對,把自己衣服拉開,只見腹上一道疤痕。

這,難道是……

蒼推門而入,手上端著藥。

“是你。”藺無雙的身子立刻緊繃。

“是吾。”蒼走過來。

“你忘了吾們之前說的話。”藺無雙偏過頭,不去看蒼。

“吾的確忘了。”蒼輕描淡寫地說。

藺無雙見蒼變卦,索性不再理蒼。

“行了,把藥喝了。”蒼把藥遞過去。

藺無雙沒看見似的,翻身躺下。

蒼也沒說什麽,這藥碗就一直端著,不離開,也不動。兩人就這樣僵持著,活像兩尊石像。

“放在那裡吧。”過了一炷香時間,藺無雙終於忍不住,冒出來一句話。

“吾放在那裡,你也不會喝,吾定要親眼看見你喝完它。”

藺無雙不說話,蒼就繼續端著,就這樣,蒼竟然端了一個時辰。藺無雙霍地坐起身,盯著蒼的臉,蒼坦然面對。藺無雙咬咬牙,搶過蒼手中的碗,一仰頭,打算一飲而盡,那碗卻突然被蒼搶了回去。

“別喝了,已經凉了,等下熱過再喝吧。”蒼把藥放一邊,“吾們談談。”

“沒什麽好談。”

“你恨吾?恨吾當初反叛修羅道?”蒼坐了下來。

“沒有。”藺無雙又偏過頭,“你既然是天道中人,各為其主,這是自然。”

“說謊,那為何不愿面對吾?”

“這你應該知道。理解是一回事,接受是另一回事。”

“那還是恨吾的。”

“隨便你說了。”藺無雙無心再糾纏。
    
“你一向愛憎分明,既然恨吾,為何不動手?”蒼嘆了口氣,“吾的天命如此,吾不愧疚吾所做之事,唯獨對你,吾的確是虧欠的。吾誰都不欠,只欠你的。”

“錯了,你欠誰的,都不欠吾的。”藺無雙咬咬牙,“當初你雖有心利用,但是吾所做一切皆是自愿,你沒有勉強過吾。”

“你也錯了,吾所說欠你的,并不是這個。”

藺無雙似乎更難堪。

“除去這個,那你更是不欠吾什麽了。吾們更是沒什麽好談。”

“不行,今天定要將你吾心結解開。”蒼難得未理會藺無雙的話,“你的心結是吾,你就該把它斬斷。”

“哈,如何斬斷?”

“就這樣。”蒼突然把床邊的明玥劍塞到藺無雙手中。

“你,這是何意?”藺無雙摸不著頭腦。

“修羅不都是以血還血,以牙還牙?吾這便是要還你了。”

藺無雙沒有想到蒼如此動作,劍握在手上,不知如何是好。

“你一向乾脆,現在怎麼婆婆媽媽起來。你不動手,吾自己來。”

蒼話音剛落,將劍柄一抽,藺無雙手上只剩劍鞘。再一道血光,蒼竟輕巧地割斷了自己的腕脈。藺無雙心中一驚,眼睛被眼前的血光染得更紅了。

“你——”

藺無雙剛要動作,便被蒼點了穴道,動彈不得。

“吾已經在還你了,你也該好好聽吾說話了吧。”

“你到底要說什麽?”藺無雙不能動,焦急地問。

“你到底是恨吾反叛,還是恨吾利用汝感情這件事?”

“這有什麽區別?”

“有,在修羅道臥底,是吾該爲之事,但是回應你的感情,是吾不該為之事。”

藺無雙剛要說什麽,又被蒼打斷。

“聽吾把話說完。”

蒼的血一直流淌著,藺無雙眼睛都要瞪出來了,可是蒼似乎沒有感覺。他還是淡淡地,在講他的話。

“最初,你對眾人冷淡,唯獨對吾殷切,吾本沒有多想。那時汝在吾眼中,只是一個修羅,是吾來臥底的目標之一。”

說到這裡,藺無雙表情有些痛苦。

“後來,總有人跟吾說,你心儀於吾。吾本未當真,但是稍作觀察,似乎確實如此。你吾雖立場不同,但是吾當時已對你很是了解,吾敬你為人,并不屑利用你的感情去達到吾的目的。”

藺無雙嘴動了動,但什麽都沒說。

“後來,發生那件事……”蒼也頓了頓,“總之,吾最後回應你的感情,是出於吾情不自禁,明知不該,卻還是任性妄為一回,因此使得你痛苦至今。吾所說欠你,便是這件事。吾對你的回應,是吾心之所向,跟吾的目的、身份無關。你信還是不信?”

“你說這,又有何用?”藺無雙在強抑激動。

“意思就是說,吾對你并非虛情假意,更沒有利用你感情達到吾的目的。”

“你為什麽要說這些,為什麽要說這些?”藺無雙似乎有些茫然了。

“想來,吾從來未給過你一個明確答案。吾既然要以一命還你,自然要為你吾做個交代。”

藺無雙聽到這話,突然回過神來,只見蒼的下擺已經被血染紅了一大片。

“快,快止住,止住。”藺無雙焦急,蒼的臉已無血色了。

蒼像沒看見也沒聽見一樣,走到一邊桌子旁,坐下,幻出怒滄琴。蒼把琴放平,手一按上,琴音便流轉出來。隨著手腕動作,蒼的血汩汩冒出,琴上很快血跡斑斑。

“你讓吾明白你的心意,然後要吾看著你在吾身邊死去。”藺無雙激動怒吼,“吾到底做了什麽,你憑什麽如此對吾?你自私又混賬!”

蒼竟微微笑了。

“曾經有一次,吾彈琴時,你在旁邊站了很久。一曲畢,你說,你希望每天都能聽到這琴音。可惜,吾當時裝作沒有聽懂,最終也沒有回答。”

藺無雙看著蒼整個人都搖晃了,幾乎要急瘋了,哪裡會去聽他說什麽。

“來人,外面有人麼,快來人!”


已經兩天了,臥江子他們已經走了大半了吧。龍宿心裡盤算著。抬頭仰望,不遠的山那一邊,劍子他們應該正與修羅道之人糾纏。真是奇跡,他們竟拖了這麼久。不過,也到此為止了吧,戰了兩日,也該精疲力盡了。

龍宿身後,長長的隊伍在等著。援軍已經到了,在等龍宿統一發號施令。

“我們是不是應該趕緊去支援,過了這麼久,我怕他們撐不住了。”副將小心進言。

龍宿只看了他一眼,悠然地搖著扇子。

“支援什麽?”

“當然是……”副將見龍宿臉色不善,話說了一半。

“吾有吾的安排,現在還不到時候。”龍宿隨意說道。

“那——”

“行了,”龍宿打斷他,“沒有吾的命令,誰也不許輕舉妄動。”

“是。”副將只得將所有話吞進肚子里。

龍宿向前走了幾步,遙望遠方,神情莫測。

汝可知什麽是希望,什麽又是絕望?這是汝最擅長的伎倆,莫怪吾回用在汝身上……


---------------  --------------
仔細算了下,估計三十章之內就能搞定。握拳,勝利在望~~如果正好是三十章,那還真的很有緣分呢。我每次最初寫的時候,都不知道故事會有多長,但是情人令和竹生花都恰好寫了三十章~~
現在還是急著出門,晚上回來回覆,見諒^ ^b

minjinfeng 2008-09-20 08:41
沙发,传说中的沙发,哈哈,等下再细看~~~~~
苍救了小蔺同学,这似乎对小蔺同学打击很大啊。想信他,还是不信他?这是一个难题。再看看苍对小蔺同学说的话,嗯,不知道怎么滴我突然有种火上浇油的感觉。在我蔺无双准备忘记你,准备和你断干净的时候,你又说了这些话,依照小蔺同学的性子,现在应该在纠结我到底是接受你,还是忘记你的挣扎中啊,偏偏小蔺同学又是个闷葫芦。不过苍能做卧底,心机也不会少哪里,现在苍开窍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再来上一招苦肉计(苍:白虹抽飞你,竟说我是苦肉计!!!天音:呃,难道不是苦肉计吗?)小蔺同学守得住多久的防线嘞???谜啊,总是美好滴~~~~~

精玉发光的后果开始出现鸟,咻咻的无视,让剑子失落啊~~~~(剑子:你乐呵个啥???),现下卧江子的计划让剑子大仙主动承担出击任务,虽然不喜欢,但战争就是残酷的,能以最少的牺牲换的最大的战果,才是战争的最好方式。以剑子的心性,龙宿也无法阻止。现在龙大带着军队,希望能赶得及对剑子的援手~~~

枯骨生肌 2008-09-20 08:51
竟然有板凳。早期的鸟儿有虫吃。
呵呵 宿宿又要做啥动作啊~苍他们真是别扭啊。。。别扭

暗之末裔 2008-09-20 08:54
哎呀呀,苍SAMA,你这又何苦!蔺兔子估计只是纠结了,但是,你这样完全是在挖他心啊,看着自己喜欢的人死在自己眼前却什么也不能做的人的心情……唉!又一死心眼!泪奔,但是最后他们应该是重新开始吧……(呃,是蔺苍吧?!)

kemike 2008-09-20 14:54
蔺苍……这狗血洒的真好看,一段话下来他们过去那些基本就清楚了,又恨又放不下就是现在这种状况吧。

剑龙两只,龙宿似乎想刺激剑子一下,是打算尝试把原来的剑子逼出来么……

小牙刷 2008-09-20 15:09
咻咻啊 我发现我说错了 你那种有仇必报的个性 怎么可能放的下嘛

只是在报复过后 你还会快乐吗?真的就能开心了吗?

突然开始有些同情老道了  觉得他也怪不容易的

明明跟他没有直接关系 他也没有对咻咻做过什么招咻咻恨的事情

却因为他那个前世而被咻咻无视了(话说老道好不容易有情窦初开的感觉了啊啊啊啊啊)

我想咻咻这次虽然明里说讽刺卧江子老让老道去冒险送死

但其实咻咻心里是打定主意要让老道去的

就算卧江子这次没有选老道去 我想咻咻也会想办法 让老道去

要不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没法继续了

带领援军却迟迟不去救援 咻咻是想逼前世剑子出来呢?还是想老道直接死了算了呢?

(希望不是要来个前世债今生还吧 = = 那老道就真的吃哑巴亏了)

好不容易才等到他们有点发展 这下好像又回到原点似的

葱啊 我竟然没发现 你竟然有腹黑的一面 = =

你是不是吃定了蔺兔兔会心有不忍 所以才割腕的

看了这章 对于葱和蔺兔兔的上下问题更迷茫了

不知道黑白帽在后面出来后会是怎样的一种状况啊

继续等更新  看看咻咻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


查看完整版本: [-- 08.23《春秋》1~42章(完)580F 《太平》修改版 594F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