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九周年]情之所钟【短篇 已完结 更新至3F】 --]

曉問·霹靂劍龍主題論壇·古生物王道 -> ≡琴箫和鸣≡ -> [九周年]情之所钟【短篇 已完结 更新至3F】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隰有苓 2013-05-01 21:40



谷雨之后,春意正酣。杜鹃桃花已过,蔷薇正是艳时。

龙宿轻摇手中绢扇,抿一枚极浅的笑,眼里映着灼灼花色。石桌对面,剑子熟练地提壶倾茶。桌上两只白瓷小杯,真真如诗所言,白如霜雪,各抱一汪剔透茶水,端的出尘脱俗。

“恰是今年新出的春茶,清香浓郁,无遮无拦也算别有风味。龙宿,请。”剑子转手将壶搁在一旁,将其中一只白瓷杯推向对面,复又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龙宿并未即刻接下澄碧茶水,暗金眸子飞去一瞥,意有所指道:“虽知剑子汝善于茶艺,吾却从不曾料,汝也有日日择叶制茶之雅兴。剑子莫非真欲归隐山水间,不问世事了?”

他含着微不可察的笑意,指尖堪堪触到几缕温热白气,便与剑子覆来的手撞在一处。修长手指停顿片刻,仍是绕路端起了瓷杯。只是另只手中的扇子莫名地摇得快了些。

剑子便做不知,接着龙宿的话述说下去:“这却要借你儒家的话讲了——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山水或江湖,吾心如一。”见龙宿试探看来,他爽朗一笑,“更何况,吾于此间烹茶赏花,自有不同意境,兼之好友妙语连连灵犀互通,好似解语花在旁,岂不十分舒畅?”

龙宿冷冷道:“汝何处学来解语花这等词,眼见无人受用,尽消遣吾了。”似是转念一想,瞬即重露笑靥,“今日才令吾知晓,剑子仙迹心中除去得道登仙和黎民百姓,还有别等闲情。”

剑子依然佯装不解,不愠不火添了句:“好友不必过谦,你数次置身险境,挽救危难局势,何来闲人之说?茶凉了,待吾再续一杯。”

龙宿以扇作挡,面上颇有不豫之色,回绝道:“茶意已冷,何必勉强为之?”旋身对仙凤道:“吾欲往园中细赏花容,但恐吾这好友无聊难耐,凤儿,汝不妨与他切磋几局,免得某人失了解语花,心内郁郁。”

仙凤掩口而笑,翩翩前来,忍笑对剑子行礼道:“仙凤棋艺仍未炉火纯青,还请先生多多包涵。仙凤口舌笨拙,难有妙语,先生莫要嫌弃……”说到此处更是憋不住,笑出声来。

“仙凤切勿妄自菲薄,若论口才,你可是深得龙宿真传哪。”端起龙宿的白瓷小杯,剑子细细品来,茶水正温。他抬眼看向仙凤,神情自若:“可惜吾近日棋艺荒疏,越发不精。仙凤,这对弈……”刻意就此打住,余意却是再明了不过。

仙凤会心道:“先生,仙凤方才想起还有一床被褥未晒,今日的棋怕是不能再开了。”笑吟吟一欠身,便如同来时那般翩然离去。

剑子手指轻轻摩挲温润杯底,只站在原地,似是沉醉于繁华东风之中,无可自拔。然而他眼眸深深,凝望群花中露出的紫色衣角,又似是游走过千山万水后终抵栖处,疲倦但确是欢喜的。
——————————————————————————————————————————————————————
没有时间更完它,这周周末回来再续。
暂且这样吧。

隰有苓 2013-05-05 17:32




龙宿拂过园中葳蕤蔷薇,看似极为随意,其实倒是小心避开了花下的木刺。媸妍景色虽美,但这微小而锐利的刺时时映入眼中,便仿佛警语一般,告诫赏花者不可有亵玩之心。

“朋情以郁陶,春物方骀荡。”轻声吟出此句,他垂眼看向枝条上的尖刺,忽而意味不明地一笑,放了手中娇艳花朵,举扇轻摇。先前的失意与不豫都于此刻散去,重拾儒生风流,便又是华丽无双的疏楼龙宿了。

岁月真是好一把利器,悄无声息却又能使出火烧水潦千般功夫,将少年习性统统磨尽。千年时光直如百川东流,逝者如斯,不舍昼夜。饶是伤春悲秋多情如此的龙宿,也不愿费心去回想年少轻狂的日子。青葱岁月便好似琉璃,华美而易碎,稍有不慎当万劫不复。

宫灯十里和昙华正盛,彼时还未布置,唯有所谓好友,不曾改变。春服既成结伴踏青,端午佳节同饮雄黄,到得重阳携手登高。彼时盛世太平,一派安然。

龙宿早慧,心知这般静好岁月自是不会长久。他对着一街明媚灯火,状似无意地提及:“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贞观开元亦不过百余年,如今更是休提。若是此间安好不再,为之奈何?”

身旁那人已经发白如雪,卓尔出尘,听闻此言也仅仅淡然笑道:“吾誓救黎民苍生。”

龙宿心内一沉,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吾只道老子更喜鸡犬相闻而民至老死不相往来,未闻如此多情者。”

“圣人忘情,最下不及于情,然则情之所钟,正在我辈。”

终究是少年意气,龙宿抬扇掩面,颇为自得地援引同个典故道:“孩抱中物,何至于此?”出言便知鲁莽,匆匆寻了别的话头,未敢去看对方神色,也强逼自己将心底不安捺下,从此不提。

他那时何曾料到,令人不安的回忆便如花刺,思及痛极。可那花色娇美如初,竟勾人反复回想。剑子所言“情之所钟”,恰恰应了龙宿此后命运。世间变动难测,可见一斑。

隰有苓 2013-05-13 22:18
三【完结】



“龙宿,”白衣道者踏入园中,拂尘轻扫,仙姿非凡,“若论诗句,吾还记得一二,却也应景,道是:不至东山久,蔷薇几度开。许久未见花事,不知蔷薇是否还记得剑子仙迹此人呢?”

龙宿哂笑道:“剑子,汝又可曾记得这句,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他转身对上剑子眼神,一时间失了与他打太极的耐心,全不顾他是何等想法,假借风流姿态,兀自说道,“钟情固然可贵,自古却言情深不寿。花色叫人倾心,但以花之特性,一年仅得一次美艳之时,强令其动心不忘,无非徒增苦痛,怎及现下姿态逍遥:不懂人心,不动凡情,自开自落自赏。为花竟比为人容易这许多。”

这番言语大出剑子意料。他已记不清上回龙宿坦诚以告是什么时候,以为这位生死相交的挚友更为喜好话留余地,处处隐晦,越是真心越仔细拿捏分寸,反是调笑言语更放得开些。他思忖片刻,温言劝慰:“龙宿,怎能如此消沉?人所以成人,不为花草,皆是有情之故。吾少时便立志,誓救天下苍生,时至今日,全仗心中对不忍苍生受难之情支持。有此番情义,才有剑子其人。”

龙宿微微一笑:“剑子,汝之多情恰是汝寡情之处,伤人最狠,却又无可指摘。”他扬手以扇掩面,仅露出一双暗金眼眸,看似潇洒无畏,然而内中意味不明,“也罢,吾何必强人所难,吾又何必自讨没趣。多年相交,剑子鲜为人改变,吾最清楚不过。”

听闻此言,剑子皱眉道:“龙宿,你这是何意?吾……”

两人皆不愿多言,相对而立却一片死寂,唯有身边花色依然艳艳灼目。可说的自然还有许多。但言语不同于草木,虽经风霜不幸凋零还有来年春回可以挽救,此时未能说出,怕是此世暗藏不提。

剑子终是暂作退让,先行开口道:“龙宿,剑子无意成圣。圣人怀大爱而难存私心,已然超脱人世种种。这并非剑子所慕。吾先前向你说,情之所钟,正在我辈。此心不移。”

龙宿扯落几片花瓣,置于指尖细细揉搓。他似是认真斟酌后,才慢慢说道:“吾知晓,坦白到这般地步,对汝而言已属不易。……吾今日失态了,一片强词夺理,好友不必记挂心上,当作呓语,随它自去便是。”

“只是剑子,”龙宿松手让花瓣飘落,“即使为花再容易,若使吾成花,吾未必觉着欢喜。不识世间诸情,亦是别种缺憾。吾自愿得情所钟,该当甘之如饴。此心不移,吾与汝共。”

远处隐隐有闷雷作响,继而撕破天幕炸开一个霹雳。纵然惊心动魄,于此刻听来,倒有种豁然开朗之感。许是因了这个缘故,急雨将至,天色昏昏,心里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

龙鳞黄泉 2013-05-15 12:46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淡雅却温柔入心,有种意犹未尽的甘美在其中~~~~

好比这两个人的情感,不炙热,却久长~~~~~


查看完整版本: [-- [九周年]情之所钟【短篇 已完结 更新至3F】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6.3.2 Code © 2003-08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